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rtist5

9923浏览    88参与
十二鐘聲。

【αrtist5】她与花。

*αrtist5/艾尔法×莉可莉丝。

*因为是根据试听歌词衍生的脑洞所以非常OOC。(所以什么时候放出《少女艾尔法》全曲)

*名字随便起的看看就好。


“艾尔法。”


  我听见莉可莉丝一如往常地轻轻开口,视线蓦然撞进她翠色的、祖母绿般的瞳孔,不仅有些愣神。莉可莉丝应该是被我靠近的声音惊醒--即使身为女神、她也会经常性的闭上眼小憩片刻。

  她的双眸里满是刚刚苏醒的茫然,莉可莉丝的瞳孔过于纯粹而清澈了、我甚至能够在其中看到我双眼的色彩。是不亚于她的,流动着光辉的湖蓝。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

*αrtist5/艾尔法×莉可莉丝。

*因为是根据试听歌词衍生的脑洞所以非常OOC。(所以什么时候放出《少女艾尔法》全曲)

*名字随便起的看看就好。




“艾尔法。”



  我听见莉可莉丝一如往常地轻轻开口,视线蓦然撞进她翠色的、祖母绿般的瞳孔,不仅有些愣神。莉可莉丝应该是被我靠近的声音惊醒--即使身为女神、她也会经常性的闭上眼小憩片刻。

  她的双眸里满是刚刚苏醒的茫然,莉可莉丝的瞳孔过于纯粹而清澈了、我甚至能够在其中看到我双眼的色彩。是不亚于她的,流动着光辉的湖蓝。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听到莉可莉丝这样称呼我的名字--我就感到心脏跳动得炽热而滚烫,甚至此刻些许热意已经不知不觉中蔓延到了我的脸颊。好吧,但我尽量不会让莉可莉丝看出来--因为我的潜意识似乎正在暗自告诫着我:不能让她探察我的另一面。被掩盖在赤诚与敬慕和信仰之下的狂热而激烈的…爱意。

  我不知道我这样是否正常,毕竟从未有人教导过我在感情方面之事,我的脑海中只有“如何与莉可莉丝一起探讨艺术的美亦或是演奏一曲”。等我回过神来,那是与平常没有任何区别的一天,我的本意是为了照料在她庭院里绽放的彼岸花海,却在看到不远处的她陷入浅眠后就不自觉的靠近她,然后轻轻俯下身,唇畔与呼吸交融编织成一张名为“爱意”的网。靠近、再靠近,如同蜻蜓点水般--那时我脑海中只浮现起了一句话。



「原来她的嘴唇是如此温热而柔软。」



  然后,下一秒,我的理智告诉我:艾尔法,你面前的是崇高美丽纯洁优雅的神,乌甸子民敬爱的女神莉可莉丝·缪斯,你在做什么?

  但内心的真实声音却好似抗议般念着:那又怎么样?我尊敬她跟随她仰慕她、同样的,我也深爱着她。



  我很庆幸那时的莉可莉丝并没有察觉到什么,趁着间隙起身回到不远处的彼岸花海。只是我面上依旧是正常的模样,心脏却横冲直撞的乱跳,我抿了抿嘴--老天,我刚刚在做什么?我又为什么要那么鲁莽的去做出那样的举动?正当我想的入神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清晰的、仍带着睡意的、我最熟悉不过的声音了,莉可莉丝的声音,她一如往常般的开口:“艾尔法,我似乎是小憩过头了。”

  当她轻轻念出艾尔法时,我只感到心脏猛的一颤,太奇怪了太奇怪了…我不断压抑住自己激动到颤抖的心情。不过是叫你的名字而已,再平常不过的称呼,但我的心脏仿佛被某种火焰点燃,灼热的跳动着,我从未感受到那样纯粹的感觉。这股火蔓延上我的脖颈至脸颊,在皮肤上晕开一层薄红。


  等我试图调整呼吸转过身看向莉可莉丝时,似乎有一阵风吹过庭院、拂过彼岸花海,大片大片的彼岸花尽情摇曳着绽放,莉可莉丝正高座于台阶的王椅上,她翠绿的瞳孔映出一片红色与我的身影,如太阳耀眼的金色长发被轻风调皮的撩动,几缕发丝拂过脸颊。几朵彼岸花被风带到了她的裙摆边。



  她就那样静静的望着我,然后再次轻叹着:“艾尔法。”



  我不受控制般、一步步的向她走去,最终停在莉可莉丝的面前,注视着她翠绿的双眸。我想:这太糟糕了,艾尔法。

  --在摇曳的彼岸花海中,花儿轻轻吻上白塔。①



  那道声音在我思绪的牵扯之中,此刻逐渐与面前的莉可莉丝逐渐重合。我伸手轻轻抚摸着她鬓边几缕金色的发丝,真奇怪,明明我和她拥有相似的发色,为什么她的长发如同光芒般耀眼?

  莉可莉丝似乎有些疑惑,想要说些什么,但我止住了她。这是我第一次低下头,湖蓝色的瞳孔深深的注视着莉可莉丝,仿佛要将她的模样生生世世的镌刻在脑海里。我看向莉可莉丝茫然的神色,只是轻笑出声。



  --我是如此深切的爱着您啊,我的艺术之神,我的…莉可莉丝②。



Fin.




-

①选自《少女艾尔法》的歌词“花儿吻上白塔” 。

②选自《少女艾尔法》的吟唱部分,目前无法得知具体歌词,所以自己根据感觉写了一下。

吃不到鱼的北极熊正茗
激情摸原诗 (AI诗很快出炉(...

激情摸原诗

(AI诗很快出炉(?)

世界观内设定是缪曦博物馆实体AI解说员诗萝原型

至少在这个世界线内诗萝的塔没塌

激情摸原诗

(AI诗很快出炉(?)

世界观内设定是缪曦博物馆实体AI解说员诗萝原型

至少在这个世界线内诗萝的塔没塌

阿司

乱画的

除了头部稍微记住了点

其他都模糊了

乱画的

除了头部稍微记住了点

其他都模糊了

吃不到鱼的北极熊正茗

论三只毛熊都是被哪个人物“污染”的

毛熊-传说私设(紫):加害者颜语(妄想症系列)

加颜出妄想世界后救了传说

甚至把自己以前那双蓝色眼睛给她了

(加颜系列曲设眼睛为蓝色游戏设眼睛为紫色)

毛熊-主设(?)

就是他剜去了传说的眼睛

隐藏人物种子为莉可莉丝(αrtist5)

共产主义“女神”,关于“英特纳雄耐尔”的爱与美,也难逃堕落的命运

“污染”前名称为毛熊-初代主设(leader)


苏音维埃(粉):初音未来(V家)

初音在苏音被追杀时收留了苏音

也让苏音渴望成为一个虚拟歌姬,成为传递爱与美的使者

隐藏人物种子为诗萝(αrtist5)

“我是你们从未见过的人,所以写你们未见过的诗”

“污染”前名称为...

毛熊-传说私设(紫):加害者颜语(妄想症系列)

加颜出妄想世界后救了传说

甚至把自己以前那双蓝色眼睛给她了

(加颜系列曲设眼睛为蓝色游戏设眼睛为紫色)

毛熊-主设(?)

就是他剜去了传说的眼睛

隐藏人物种子为莉可莉丝(αrtist5)

共产主义“女神”,关于“英特纳雄耐尔”的爱与美,也难逃堕落的命运

“污染”前名称为毛熊-初代主设(leader)


苏音维埃(粉):初音未来(V家)

初音在苏音被追杀时收留了苏音

也让苏音渴望成为一个虚拟歌姬,成为传递爱与美的使者

隐藏人物种子为诗萝(αrtist5)

“我是你们从未见过的人,所以写你们未见过的诗”

“污染”前名称为毛熊-正茗私设(soldier)


苏音维诺(蓝):鹰酱(这个大家估计都知道)

囚禁并给于其痛苦

使其建起极为坚固的伪装

其实不算真正的“污染”,只是一层永远都不会拆下的伪装

苏音维埃

唯一使其内心还保留着一丝真正感情的人

隐藏人物种子为维坦(αrtist5)

“你来成为我的药引,将脆弱治愈”

“污染”前名称为毛熊-正茗私设(scientist)


总之,心最“红”的其实是苏音维诺(这反差也够大的)



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民 意 调 查

[图片]

,,完全不想动笔

《早爱》光有草稿 《遮阳伞》只有开头(后续发展一概不知)

其余除了《展信佳》和《见信如晤》以外仅  停  留  在  脑  洞  阶  段

可恶为什么WPS不能自己打字啊啊啊啊(怒


展信佳和见信如晤是姊妹篇,现阶段更新可能性最大,基本全文都准备差不多了在打磨和打字(

人工智慧准备挺久了但一直挺无从下笔,写了好几个开头都删了


大家不要学我半途而废/泪

来吧告诉我你想看啥!!今天我写什么取决于你!!买到...

null

,,完全不想动笔

《早爱》光有草稿 《遮阳伞》只有开头(后续发展一概不知)

其余除了《展信佳》和《见信如晤》以外仅  停  留  在  脑  洞  阶  段

可恶为什么WPS不能自己打字啊啊啊啊(怒


展信佳和见信如晤是姊妹篇,现阶段更新可能性最大,基本全文都准备差不多了在打磨和打字(

人工智慧准备挺久了但一直挺无从下笔,写了好几个开头都删了


大家不要学我半途而废/泪

来吧告诉我你想看啥!!今天我写什么取决于你!!买到就是亏到!!

一条评论你买不了吃亏!一条评论你买不了上当!!


我们,评论区见!!


?好奇怪 为什么不过审

我说啥了

楚羽青
和@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在筹...

 和@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在筹备画α5塔罗牌w先放着牌面和牌背出来叭w

 和@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在筹备画α5塔罗牌w先放着牌面和牌背出来叭w

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端午了把之前屯的图都发出来了

我坠喜欢研究员姐姐了❤️❤️🙏

端午了把之前屯的图都发出来了

我坠喜欢研究员姐姐了❤️❤️🙏

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关于莉可莉丝讲课根本没人听这件事》

《关于莉可莉丝讲课根本没人听这件事》

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涂完天空和草地后悔死了,不过有一说一宝虹的纸是真的好用🙏💦

只是细纹不太适合晕染,我当时应该买中粗🙏🙏

涂完天空和草地后悔死了,不过有一说一宝虹的纸是真的好用🙏💦

只是细纹不太适合晕染,我当时应该买中粗🙏🙏

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蕾莱】彩虹尽头

♦是几星期前的梦

♦我也不知道什么AU,大概是现实吧

♦人物属于雨狸,ooc和私设属于我


我和莱特妮丝是恋人。

没错,我们都是女孩,可是那有什么关系?我们爱的不是对方的性别,所以性别不能阻止我们相爱。


那天洪水来临时,我们在和维坦诗萝一起逛街。

她们是少数知道我们关系的人。

下午六点,我们坐在一起边聊天边喝饮料。

紧接着的记忆,是污浊的洪水冲开了冷饮店的门。

伴随而来的是人们的脚步声,喊声,建筑物散架的声音。

她的声音穿插其中,显得那么脆弱无助。


恢复意识后,我看到的是白发的双子。

“姐,姐蕾拉...

♦是几星期前的梦

♦我也不知道什么AU,大概是现实吧

♦人物属于雨狸,ooc和私设属于我




我和莱特妮丝是恋人。

没错,我们都是女孩,可是那有什么关系?我们爱的不是对方的性别,所以性别不能阻止我们相爱。

 

那天洪水来临时,我们在和维坦诗萝一起逛街。

她们是少数知道我们关系的人。

下午六点,我们坐在一起边聊天边喝饮料。

紧接着的记忆,是污浊的洪水冲开了冷饮店的门。

伴随而来的是人们的脚步声,喊声,建筑物散架的声音。

她的声音穿插其中,显得那么脆弱无助。

 

 

 

恢复意识后,我看到的是白发的双子。

“姐,姐蕾拉醒了。”

“蕾拉,”维坦扭过头来,在我旁边蹲下。“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记得。”我尽力欠起身,“……莱特呢?”

我看到她们的脸色变了变。

 

“……她不见了。”

“我们没有找到她,她可能被冲走了。”

 

……啊。

 

我疯了似的找她。

维坦和诗萝随我一起找。

 

有人找到了我。

……不是莱特。

我的家人们要带走我。

我求他们帮我找到莱特,而他们不愿意。

……也是。毕竟无亲无故的。

“她只不过是朋友罢了你何必这么上心!找她的事交给警察算了我们赶紧走——”

我愣了愣,“朋友罢了”这几个字在我脑中挥之不去。

那么……是不是只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不只是朋友,他们就愿意帮我了?

 

我告诉了他们。

我以为他们会帮我。

 

只是我以为。

 

我天真了。他们强行把我带回了家。

我天真了。

 

他们把我关在我的房间里,留下我的几个姐姐陪我。

雨后,我们全都住在被称为避难所的小平房里。

平房的高度,连最基础的恶意都挡不住。

玻璃脆弱,孩童的石头轻易就破窗而入。

我有些累。

 

 

 

到了吃饭的时候了。

避难所有限,所以我们与许多亲戚同住。

于是吃饭时自然少不了亲戚们长长短短的聊家常。无谓的鸡毛蒜皮被当做灾难的佐餐,被他们随着避难所不堪的救济餐撕烂,嚼碎,吞入腹中。

我低着头吃饭。

不知是谁,不知为何,突然冲我问了一句:

“对了,蕾拉这么大了,有没有对象了啊?”

我瞟了她一眼。

中年女人的脸上堆砌着沟壑纵横的皱纹,横七竖八地组成一个半真半假的笑。

我妈在这时开了口,“有了啊,莱特妮丝。”

她的眼睛在瞪着我。我不声不响地吃着饭。

那人听见这个名字后,愣了愣。“……男的女的啊?”

我抬起头,看着我妈。

所有人在这一瞬间都停止了交谈。

所有人都在等待我妈的回答,带着不同的神色。

我妈好像沉默了很久。我盯着她。

我也在等待她的回答。

“男的。”

我妈最终开了口。

 

我低下头,接着吃饭。

其他人也扭回头去,继续刚才的话题。

 

我到底在期待着什么。

 

 

 

饭后,我们一群人出去打水。洪水过后,没被污染的水变得弥足珍贵。

走到一半,我爸突然停了下来。他转了个弯,走到一个水坑前。

他把手里的水桶狠狠扣在水坑里,桶里剩下的,尚且洁净的水立刻变成了与坑中的污水一样不洁的东西。

母亲尖利的骂声从身后响起。

“你干什么啊!你知不知道里面还有半桶水啊!……”

 

……好吵啊。我闭着眼。

吵死了啊。

 

雨早就停了,但我没有见到彩虹。





-end-


要开学了爆更,还有一篇维诗的《早爱》不知道能不能写完——

如果明天没发那大概就是没写完了,等中秋节假吧

如果中秋节也没发,那说明我彻底拿不到手机了,等一年后我中考完再更吧(?)

《早爱》是糖!

等等我————

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维诗】梦中人

♦你能区分梦和现实吗?

♦所谓黄粱一梦,梦醒之后,唯余惆怅。

♦之前和朋友聊天时的脑洞  维诗现实向

♦人物属于雨狸,ooc和私设属于我


你觉得这个世界很真实,是么?

也是,梦中之人怎么会察觉出梦的荒谬。


盛夏的阳光从密密匝匝的树叶之中流下,穿过玻璃后在地上晕开了散漫的光斑。

维坦听着诗萝讲她的梦。

“再后来我终于找到你了,吓死我了——”

“我居然没有去主动找你啊?”

“……反正是梦嘛!”

维坦啃了口苹果,悠闲地看诗萝在纸上打草稿,“要把这个梦记下来么?”

“对的,这么好玩的梦,横竖是个不错的创意嘛。”

“我有更好的...

♦你能区分梦和现实吗?

♦所谓黄粱一梦,梦醒之后,唯余惆怅。

♦之前和朋友聊天时的脑洞  维诗现实向

♦人物属于雨狸,ooc和私设属于我

 

你觉得这个世界很真实,是么?

也是,梦中之人怎么会察觉出梦的荒谬。

 

盛夏的阳光从密密匝匝的树叶之中流下,穿过玻璃后在地上晕开了散漫的光斑。

维坦听着诗萝讲她的梦。

“再后来我终于找到你了,吓死我了——”

“我居然没有去主动找你啊?”

“……反正是梦嘛!”

维坦啃了口苹果,悠闲地看诗萝在纸上打草稿,“要把这个梦记下来么?”

“对的,这么好玩的梦,横竖是个不错的创意嘛。”

“我有更好的创意。”

“诶?”诗萝偏过头,“好姐姐我要听——”

“是我昨天晚上无意想到的。”

 

我们所处的世界,以及我们本身,是真实存在的吗?

也许我们都不过是你梦中的人物罢了,而等你一觉醒来,我们就会消失——所有的,这一切,都会消失。

就好像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真实世界甚至可能根本没有我们——我可能是你照镜子时眼中的自己,而其他人,无论蕾拉莱特妮丝还是莉可莉丝,可能不过是曾与你擦肩而过的陌生人罢了。

而醒来后的你,会伸个懒腰,随即便把这个梦抛之脑后。

如果我们幸运一点的话,你可能会告诉别人:‘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再幸运一点,你会把这个梦记录下来,我们也许会在纸张与他人的记忆中永存。

但这已经是我们最好的结局。

 

气氛不知为何变得有些凝重。

诗萝干笑一声,“真的好好的脑洞,不过为什么突然会想到这么悲观的东西……”

维坦咬下一小块苹果,“不知道。”

“就突然想到了。”

 

是啊。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确信这个想法是真的?

 

诗萝确实很喜欢这个想法,最后以此写了一篇原创。

 

此后的生活如旧。

她们是姐妹,所以恋情没有告诉过父母,但生活同样美好。

她们相伴走过一年一年。

 

之后,是她们等来了同性恋的合法。

并且由于同性无法生育,法律并不限制三代内近亲结婚。

于是她们终于领了证,那年她们二十九岁。

一切都像一场美梦,诗萝想,随即想起那个夏天维坦的话。

罢了,梦就梦吧,只要能晚些醒来就好。

 

法律能够使同性恋合法,但不可能消除人们对其的偏见。

根植于心的,偏见。

父母最终知道了她们的婚姻。

老一辈人至今仍坚信这是病,是邪祟。于是一场争吵不可避免。

太可怕了。诗萝有些恍惚。

我们到底有什么错?

她听着维坦与父母唇枪舌剑,最后以一个耳光作了收束。

维坦的表情一瞬间冷了下来。

“行啊。”她说,“你们觉得我们丢脸,那么我们就不在你们面前碍眼。我会带着诗萝走。本来我们也只是通知一声,没打算征求你们的意见。”

这是梦吧。诗萝笑。我曾经问他们时他们可说喜欢谁都是我的自由。

这是梦吧。

让我醒来吧。

 

离开家的生活反而比之前平静的多。

遇到对她们有偏见的,绕过去就好了。

没有必要说服他们,怎么想是他们的事。她们依旧活的烂漫,随便其他人如何指指点点。

 

她们渐渐老去了。

仍是盛夏。

那天是在阳台上,诗萝在逗猫。

维坦看着她的侧影,松了口气。

她并没有消失,也没有失去她的诗萝。

一切如常。

少女时的想法不过是想法。她放下心来。

“诗萝。”她笑着说:

 

 

“……”

 

 

她什么都没来得及说。

 

她消失了。

就像从来不曾存在过。

 

诗萝醒了。

她伸了个懒腰,试图回忆梦中的内容。

很长。

她下了床,笑着对室友说: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end-


看完了会不会很失望哈哈哈哈哈哈

想想真的写不了太长啊这个,一千二左右

欢迎建议——

玻璃替子

原作者:little Leaf

为一个注销帐号朋友的存档。

解释见合集二

原作者:little Leaf

为一个注销帐号朋友的存档。

解释见合集二

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是tag里的姐妹 @暮暗炎焰 的脑洞,原设维和学pa维的灵魂互换

以后大概会正经写,这个只是小短篇

不知道就现在这个篇幅应不应该打维诗,先打上吧,占tag致歉


【学校】

维坦觉得这个世界好奇怪。

明明自己上一秒还在塔上主持神降,下一秒睁开眼就和满脸惊恐的蕾拉对眼。

就这两秒的功夫蕾拉一个脱兔,人没了。

维坦茫然低头,手中是全班的作业。

“……三角函数?”

哈?


蕾拉觉得这个维坦好奇怪。

明明维坦上一秒还在凶神恶煞地催自己交作业,下一秒就满脸清心寡欲地:“无一作奸犯科之人能逃过祂严明的律法。”

蕾拉:?

紧接着反应极快地蹿了出去,...

是tag里的姐妹 @暮暗炎焰 的脑洞,原设维和学pa维的灵魂互换

以后大概会正经写,这个只是小短篇

不知道就现在这个篇幅应不应该打维诗,先打上吧,占tag致歉


【学校】

维坦觉得这个世界好奇怪。

明明自己上一秒还在塔上主持神降,下一秒睁开眼就和满脸惊恐的蕾拉对眼。

就这两秒的功夫蕾拉一个脱兔,人没了。

维坦茫然低头,手中是全班的作业。

“……三角函数?”

哈?

 

蕾拉觉得这个维坦好奇怪。

明明维坦上一秒还在凶神恶煞地催自己交作业,下一秒就满脸清心寡欲地:“无一作奸犯科之人能逃过祂严明的律法。”

蕾拉:?

紧接着反应极快地蹿了出去,剩下一脸茫然的数学课代表。

 

 

【塔顶】

维坦觉得这个世界好奇怪。

明明自己上一秒还在班里亲善有加地催蕾拉交作业,下一秒就站在万丈高空俯视芸芸众生。

手里一重,低头是一把与天秤接在一起的里拉琴。

受到冲击有点大,手一抖把琴摔了。

判决之琴:wdnmd.

诗萝:?

 

塔之民们觉得祭司大人好奇怪。

明明祭司上一秒还在领着大家念祷词,下一秒塔顶却传来了非常不和谐的声音:“什么时候,交作业。”

与之伴随而来的是不知什么摔到地上的一声巨响,咚。

 

 

以及。

莉可莉丝降世的时候正好目睹了这奇幻一幕。

“女神大人我姐她不是故意要摔琴的!!她真的!真的只是太激动了啊啊啊啊——”

好在莉可莉丝非常善解人意。金发的女神担忧地看着伏在地上狂吐不止的司法祭司,“……维坦她没事吧?”

维坦艰难地抬起头,挤出一个辛酸的笑:

“没事,恐高罢了。”



tbc

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鱼(?)&羊


好久没画特赦组了  发个摸鱼=\


鱼(?)&羊


好久没画特赦组了  发个摸鱼=\


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维!诗!破!十!了!

回眼一看一半都是我

是前两天的奇怪摸鱼,屑姐姐偷妹妹糖吃

维诗的参与度到两位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编

就,当作庆祝一下,有没有什么想看的脑洞给我我可以画一张

你根本就是找不到脑洞了吧喂




三编

你们都不打算评论一下?

维!诗!破!十!了!

回眼一看一半都是我

是前两天的奇怪摸鱼,屑姐姐偷妹妹糖吃

维诗的参与度到两位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编

就,当作庆祝一下,有没有什么想看的脑洞给我我可以画一张

你根本就是找不到脑洞了吧喂




三编

你们都不打算评论一下?

K-e★
帮亲友画的,增tag产物XD...

帮亲友画的,增tag产物XD

没有了解所以可能会ooc致歉,她没说什么要求我就自己想了QWQ

咖啡厅,那种女仆执事(嗯

帮亲友画的,增tag产物XD

没有了解所以可能会ooc致歉,她没说什么要求我就自己想了QWQ

咖啡厅,那种女仆执事(嗯

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就,,还是涂蓝了

觉得祭司双子俩人都是这个配色比较合适吧…

对诗萝的话,感觉她的性格上最突出的一点就是虔诚  绝对的虔诚  虽然虔诚之中带了些许自欺欺人的成分

似乎维坦是理智的实干家,诗萝是忠诚的信徒。

就,,还是涂蓝了

觉得祭司双子俩人都是这个配色比较合适吧…

对诗萝的话,感觉她的性格上最突出的一点就是虔诚  绝对的虔诚  虽然虔诚之中带了些许自欺欺人的成分

似乎维坦是理智的实干家,诗萝是忠诚的信徒。

楚羽青

qwq摸了个莱特的草稿,极丑勿喷w

呜呜呜莱特素材好少qwq那张诗人的图是参考了鸽子的画法w(小说蕾拉初见莱特的时候觉得她像一只白鸟)

qwq摸了个莱特的草稿,极丑勿喷w

呜呜呜莱特素材好少qwq那张诗人的图是参考了鸽子的画法w(小说蕾拉初见莱特的时候觉得她像一只白鸟)

凌岩岩坐等肖战粘锅
…也算是50%了吧? 想不好往...

…也算是50%了吧?

想不好往后怎么画了额啊

感觉像上次的维坦一样背景涂蓝有点太像了但,,嘶

想把全员画一遍🙏🙏💦

…也算是50%了吧?

想不好往后怎么画了额啊

感觉像上次的维坦一样背景涂蓝有点太像了但,,嘶

想把全员画一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