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sgore dreemurr

47浏览    4参与
GF Gardener

The King and Cat 序章

Main Characters:Asgore Dreemurr(艾斯戈尔·逐梦) Cat(凯特)

Style:日常/哲理

Attention:短篇小说初尝试 请多指教

PS.祝Asgore Dreemurr先生父亲节快乐,感谢您向我传达的爱与思考。

Enjoy the Miracle Scene of Life Show

序章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艾斯戈尔·逐梦拿着他的公文包,走上一条红松夹列的柏油马路。他的脚步稳健,不时放缓,不时停留,向着马路......

Main Characters:Asgore Dreemurr(艾斯戈尔·逐梦) Cat(凯特)

Style:日常/哲理

Attention:短篇小说初尝试 请多指教

PS.祝Asgore Dreemurr先生父亲节快乐,感谢您向我传达的爱与思考。

Enjoy the Miracle Scene of Life Show

序章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艾斯戈尔·逐梦拿着他的公文包,走上一条红松夹列的柏油马路。他的脚步稳健,不时放缓,不时停留,向着马路两旁熟络的人们微笑致意,扯着翻来覆去的那几句家常。

“逐梦先生,你结束一天的工作了?”帮忙打理水果店的姑娘之一凯茜·阿力克山德罗夫娜正把最后一箱水果拉进昏暗的库房。她操着一口有明显俄罗斯口音的英语,笑起来尽露贝齿。她的一头金发在夕阳下像着了火,映得她的笑容闪闪发光。

“要不要我给你拿几个橘子——不新鲜了,但挺甜的!”

艾斯戈尔对这位姑娘挺有好感。这主要不是因为她的青春活力,或是她经常在他包里硬塞上的几个橘子,而是他觉得她的笑容和言语就如同夕阳般温和平实,不至于刺眼,也不至于冷淡。

“啊——谢谢,小姐——不用了,”艾斯戈尔从头上轻轻取下帽子,后退几步。他很乐意在一天的劳累享受几个暖心的橘子,但他这时看见凯茜的母亲,阿力克山德罗夫娜夫人正快步从仓房里走出来。她揉搓着双手,操着一口纯正的英语尖声喊道:

“唉呀,唉呀,唉呀!”她一面对着女儿,也不时瞥向艾斯戈尔,“凯茜!我跟你说过很多遍……”

艾斯戈尔在她扭头看过来的时候垂下目光,微笑着凝视帽子上皱褶,慢慢将他们抚平。

“……不新鲜的东西,不能卖给客人!乖女儿,我们自己留着……现在,跟我进屋!”

艾斯戈尔知道怎么回事,也知道怎么做。他只是顺着角重新戴上帽子,把手探进公文包拿出几罐茶叶,在阳光下展示了它们的商标。

“阿力克山德罗夫娜夫人,我们办事处分到的茶叶,偶尔节日分发的些许好物,”他把茶叶递到别人手里,脸上挂着浅淡的笑,“我来这边有一段时间,各方面受各位照顾,但这边的茶还不怎么能消受,就劳驾您把这茶叶给四邻分享些。”

“哦!这怎么……”阿力克山德罗夫娜夫人把茶叶捂到胸口,欢快地四处张望,但笑容很快也不自然起来了,“关照什么的……不是没有,但帮助都是相互的,我们人——大家都是这么生活的……”她把茶叶放到女儿手里,又放到女儿的围裙里,“我会的,谢谢您的好意。”

“嗯,感谢您的慷慨。”艾斯戈尔一直很小声,“我还想从您这儿买一斤橘子和一斤红富士——您知道的,明天就是秋收节了。”

秋收节是埃尔顿小镇的传统节日,于每年八月末九月初举行,横跨两月末首,为期两天。期间家家户户都欢聚在镇中心广场,赶集、出售作物、交换牲畜、观看秋收节歌剧等,享受夹在忙碌的一年中两天难得的清闲——当然,店铺都停止营业。

自艾斯戈尔从伦敦主使节馆退休来到这里休整(当然,依旧处理着事务,不过大多是地方性的),已经目睹了三次秋收节,却都印象不深,仿佛随着枫叶一掠而过,不留余影。

“明明就不新鲜……”凯茜嘟囔道,话语里明显有不满。

“你让先生明天上那儿去买呢?”阿力克山德罗夫娜夫人嗔怪道,脚步迅捷地走进昏暗的仓房。待她出来时,便提着两袋水果,娴熟地上秤打包,“共10美元,谢谢。”

“嗯,谢谢。晚安,夫人,预祝秋收节快乐。”艾斯戈尔点头致谢,没有再看她一眼。

“凯茜小姐,夜安。秋收节要玩得开心啊!”

“当然要!”凯茜被母亲拉着手,在进入昏暗前抛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艾斯戈尔先生,您也夜安!秋收节请您一定来广场看看——”

“——您来听听我的电吉他……”

“别喊了,快进屋收拾!”阿力克山德罗夫娜夫人一向对“电吉他”这类年轻人的新鲜事物很敏感,“我跟你说了……”

艾斯戈尔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直到晚风吹动他的帽檐,他便迎着那两列红松回到既定的轨道上。

“逐梦先生,工作真是辛苦了,我上次跟你说的跟办事处的绅士们搞好关系的建议……”说话的是便利店的小伙威尔森·伯斯,口音里有多种地域特色,但是是实打实的本地年轻人。

“我可以尝试,感谢建议。”

“是啊是啊!”青年转成了不利索的英伦口音,“那些讲究人!您得准备好各种各样的话题同他们周旋,特别是礼帽、西装、桥牌、高尔夫球,哦哦——最好还要名贵的雪茄和酒!他们最钟爱这些!哦哦——还有您就别谈您的茶或者诗歌了,那种东西——你们怪物知道‘沙龙’吗?”

他点点头,又摇头,又点头。

“羊先生羊先生!您下班了!快过节了,来我们店里订套成衣吧,不过您的身材那么大——还有那么奇怪的角……”这次是成衣店的小女儿伊芙琳·尼娜,扯着和母亲丽吉娅·尼娜一样的大嗓门。母女俩的笑声和尖叫一般锐利。

“是啊,快过节了,先停下店里事务好好放松下吧——我是想,我和我的大个子和角过段悠然自得的居家时光呢。”他让自己的笑声中平添了几分憨意。

“哦,艾斯戈尔,亲爱的,别走那么快……”艾斯戈尔停下脚步,看到几个孩子从木匠吉瓦·伯斯——也就是那便利店小伙的父亲的当铺里冲出来,围着他的小腿上蹿下跳。而他们的奶奶乌尔苏拉·伯斯整眯缝着眼,从老朽的木椅上颤颤巍巍地起身,向艾斯戈尔急切地招手,“亲爱的……慢点儿,慢点儿,小心弄着他们……亲爱的,因为你这么强壮,你理解……”

艾斯戈尔收敛了笑意,嘴角依旧保留着一丝温和的弧度,小心翼翼地蹲下。孩子们即刻沸腾起来,凑到了他的公文包前,对着那缓缓拉开的拉链里面望眼欲穿。

“快点儿嘛!”一个男孩囔囔到。

“大个子国王!山羊国王!”一个女孩蹦跳着唱道,带动了其他孩子一齐怪叫起来。

艾斯戈尔突然发觉,因为今天走得急,忘了从桌上的糖罐里拿糖。他看向包的底部,只有他的公文和钢笔静静地躺着。他拉上了拉链,让他的伙计在黑暗中继续长眠。

“抱歉,孩子们——今天国王的财宝没有随身带着。让我去便利店给你们‘征讨’吧。”艾斯戈尔还满意这个笑话,于是咯咯地笑了出来。不过从孩子们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大失所望。

“才不要,哥哥店里的糖不好吃,国王的糖才好吃!”

“今天为什么没有啊?”

“哦,抱歉亲爱的,我忘了……”

“哦——”孩子们随即一哄而散,嘟囔着拥进了木匠铺的黑暗。艾斯戈尔支起身,揉着腰准备离开。

“艾斯戈尔?亲爱的?”乌尔苏拉又站起来,刚好遮住了门后一个孩子的鬼脸,“你过来下,来我身边,原谅我这眼睛……我的眼睛不好使。”

艾斯戈尔听闻过,伯斯家生活拮据,拖延了老人的眼疾,以至现在她眼里的世界是一片昏黄,也在拉扯着伯斯家除威尔森之外的五个孩子长大。

艾斯戈尔站到老人身侧,单膝跪地,看着老人家从口袋里颤巍巍地抽出一张票,向他伸出一只枯瘦的手。

艾斯戈尔摊开双手,辨认着揉皱的纸上的内容:“欢乐时光游乐园,敬候您的莅临!”

这个地方艾斯戈尔是有印象的。作为镇里为数不多的大型娱乐设施,“欢乐时光”游乐园坐落在距镇中心50公里远的东山的山脚,伴随着这个小镇最初的老区存活至今,却因人口向新区的大量转移和设备常年失修已少有人问津——偶尔像秋收节这样的重大节日或庆典,才有些许烟火,传出几阵旧风箱似的音乐和吱呀作响的旋转木马齿轮声。平日里,就是各位流浪犬、流浪猫的温暖而梦幻的家。

“女士,请问这是……”

“艾斯戈尔,亲爱的……你来我们这里多久了?”乌尔苏拉的嗓音柔和,吐词清晰,据闻是以前秋收节歌剧的常客。艾斯戈尔也确实能感受到她的言语里有类似音乐的魅力。

“这是第四年了,女士。”

“啊,时间真慢啊……”老人双手合十,轻声说到,“我像做了个跨世纪的梦。”

艾斯戈尔半蹲着身,随后轻轻地坐到了地上,示意门后的调皮鬼们保持安静。

“亲爱的,你做过这样的梦吗……”

“很多次,女士。”

“是啊,想来你一定有的,时间对们很宽厚,我们因此做了很多很多梦,还能在第二天醒来,反复咀嚼那些梦……”

“但有时候梦太多太多,又太真太真,让我把它们同现实混淆了……”

“包括你,亲爱的,我有时觉得你像梦里的家伙,醒来便会消失。”

老人哈哈笑道,笑口中没有牙齿,话语却清晰可辩。

“但这是个好梦——有你在这里,这是个好梦。你那么体贴、善良又成熟,对孩子们和我都好——更重要的,你愿意去听我讲话。”

“我很荣幸……”艾斯戈尔没有预料到话题会慢慢变得沉重,但或许他很适应这样的状态,甚至会在此感到更放松。

“我很快乐……有你同我分享各种各样的感情。不过我很好奇,你有没有与之分享感受的人呢?”

“……我想您会是……”艾斯戈尔沉吟片刻,回答到。

“哦不,亲爱的,我不是……”老人摇了摇头,“你的问题和你本身一样特别——就连梦也一定会更精彩!”

“所以,去找个伴侣吧,能同你交心的伴侣。”

“感谢您的好意,我明白……但这票,是让我去找某位吗?”艾斯戈尔举起那张票,凑近老人的眼睛。

“找谁?啊……我不知道……”老人又笑起来,“游乐场是放松的地方,可以尽情玩乐,不用费力费心去找谁,而要找到自己的快乐……”

“我是过去几年都不见你在广场上,想着是广场上太吵,你不喜欢,于是想着你去个偏僻的地方散散心。也是对你对镇上的贡献的感谢……”

“您言重了,我的职责所在。多么感谢您的心意!”艾斯戈尔感到夕阳快沉到地平线以下了。

“啊……夜晚,要来了。”

“亲爱的,你知道我们镇有句老话吗?”

“是什么呢?”

老人将那浑浊的瞳孔转向艾斯戈尔。

“‘让猫儿和生活同行,让无言的生灵慰藉有形的伤’。”

“亲爱的,让猫儿和你同行吧,亲爱的……”老人呢喃的话语,在艾斯戈尔听来愈发轻盈,像是天幕上某颗星星的低语。

“不过不要刻意去找,要求‘邂逅’,等着某人闯进你的生活……”

“就像石头鲜活了潭水那样。”

艾斯戈尔此刻听到了夜的鸣叫,像是头顶的天幕碎掉了某颗星星,继而波折出无数的回声。

他突觉自己手心都是汗。他把那张票捏在指尖,怕晚风送它到那片星海里,沾湿了再浮不起来。

“夜安,女士。”他向着老人脱帽欠身,“愿您今夜美梦。”

老人没有回答,只是点头,快要步入梦的大门了。

艾斯戈尔回到了既定的轨道上,在红松夹道的柏油马路上。

夕阳晕染的幕布已落下,迎面的是满天繁星、街灯、未知还有一个长梦。

或许还有一只猫。

“会有一只猫的。”他说。

“那无言的生灵,来疗愈有形的伤。”


序章 完

银河-YH

哈哈哈,closetale前传人物设定来喽

但是后面懒得画其他人物设定了

哈哈哈,closetale前传人物设定来喽

但是后面懒得画其他人物设定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