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soul二创

324浏览    71参与
洞秋知冬

一名画渣的爆肝四小时成果(烂)

  

[图片]

很想让乃琳穿的类型Orz驼子只出裙子(悲恸)

耳环画得我极度舒适:)

  

很想让乃琳穿的类型Orz驼子只出裙子(悲恸)

耳环画得我极度舒适:)

一个名字

请求授权

各位妈咪 这边需要一些稿子授权 用来制作周边开团 真的十分感谢

各位妈咪 这边需要一些稿子授权 用来制作周边开团 真的十分感谢

雪豹闭嘴✊😡👊不要坏了我的好事

近期施工的嘉然小姐

然然😭😭😭😭没了你我怎么活啊😭😭😭😭🏃🏻‍♂️🏃🏻‍♂️🏃🏻‍♂️🏃🏻‍♂️

近期施工的嘉然小姐

然然😭😭😭😭没了你我怎么活啊😭😭😭😭🏃🏻‍♂️🏃🏻‍♂️🏃🏻‍♂️🏃🏻‍♂️

半瓦仙人
“今年的夏天结束了,明年,也要...

“今年的夏天结束了,明年,也要陪我去海边哦”


绘图:半瓦仙人

“今年的夏天结束了,明年,也要陪我去海边哦”


绘图:半瓦仙人

普通的贝极星

嘉然Diana的羁绊【3】

"这个不确定的世界里,你赠与我的礼物指引着我去抓住现实"


在经过充分的休息后,五位姑娘都觉得自己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是时候继续探索了

按下按钮,电梯的大门缓缓打开,大家鱼贯而入。电梯还是之前大家坐的那一部,但是不同的是这一次电梯上除了24和14的按钮,多了一个8的按钮。

显然,下一步就是要去八楼了。

电梯缓缓下行,在显示屏数字轮换至"8"的时候稳稳停下。

这一层楼是不是还是那个漆黑的楼道?在黑暗中是否会有猛兽张大嘴巴等待她们的到来?

电梯门打开,映入眼的却是一个鸟语花香,植被繁茂的如世外桃源一般的世界。

小溪缓缓的流淌,草地随着微风的......

"这个不确定的世界里,你赠与我的礼物指引着我去抓住现实"


在经过充分的休息后,五位姑娘都觉得自己恢复到了最佳状态。

是时候继续探索了

按下按钮,电梯的大门缓缓打开,大家鱼贯而入。电梯还是之前大家坐的那一部,但是不同的是这一次电梯上除了24和14的按钮,多了一个8的按钮。

显然,下一步就是要去八楼了。

电梯缓缓下行,在显示屏数字轮换至"8"的时候稳稳停下。

这一层楼是不是还是那个漆黑的楼道?在黑暗中是否会有猛兽张大嘴巴等待她们的到来?

电梯门打开,映入眼的却是一个鸟语花香,植被繁茂的如世外桃源一般的世界。

小溪缓缓的流淌,草地随着微风的轻抚有规律的舞蹈。

这让紧张的姑娘们心稍稍放松了些许,但是她们明白,这地方可不会是一个好的选择去度假,而是一个随时可能出现致命事件的危险之处。

预料之内,最后一个姑娘走出电梯后,电梯大门再次快速合上,随后消失了。摆在眼前的只有一条路,一条由规律摆放的鹅卵石形成的路。只能向前走了。

姑娘们顺着小路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在穿越了一篇繁茂的森林之后,他们进入了一片空地,这块空地被高耸入云的山峰包围,他们进来的路是唯一一条可供离开的道路。

路到头了,不知道这次是什么危险?

"队友们,看来有敌人要来了"小队长贝拉凭着敏锐的直觉,提醒队友们保持注意力高度集中,随后双手握住了铁斧。

乃琳将手枪换上了装满子弹的弹夹,珈乐将刀从腰间的刀鞘中抽出,向晚也举起了狼牙棒。四人将手无寸铁的然然包围在保护圈的中央。

果不其然,这个冰冷的机械声音再次响起了"游戏开始一分钟后开始。规则,胜利灭亡,游戏时间没有限制。"

踏踏踏,随着脚步声,一个人影从小路中出现,熟悉的身影。居然和小队长贝拉几乎一样。只不过,这个贝拉全身上下都是灰色的色系。手中同样拿着铁斧。

"这是什么情况"然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拉姐,你怎么在对面啊?"

"笨蛋!"向晚抽出一只手拍了一下然然的脑袋"我们这里的才是队长"

珈乐思考了一会后,道"按照上一关那个假冒的然然,这次的"拉姐"应该也是机器人"

果不其然,接下来"贝拉"的话印证了珈乐的猜测

冷冰冰的机械声音响起"我是你们的对手,仿制机器贝拉α,倒计时结束。我将发动攻击。"

话音未落,贝拉α的的身形已经开始动了。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贝拉α在进入游戏场地后,居然与环境融为一体。光靠肉眼已经无法判断她的位置。

"大家小心"乃琳对着贝拉α消失周围的几处位置开了几枪,杂乱的枪声响起,可惜似乎子弹并没有命中敌人。

乃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皱了皱眉

"噔噔噔噔噔"脚步声在贝拉的面前响起,贝拉自信的笑道"抓到你了!"铁斧夹杂着风声劈向声音所在处,可惜斧头嵌入了地面,并没有砍到任何东西。

"啊!"突如其来在然然耳边响起的碰撞声让然然不经尖叫出声。

听到然然尖叫的向晚,立刻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可是那里只是一片空地,什么也没有。

"向晚,珈乐,小心!"乃琳幡然醒悟,这关卡不可能这么简单,在这个世界中,声音的传播是被打乱的!

果不其然,贝拉α在贝拉正后方的珈乐面前出现,铁斧向珈乐劈来。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珈乐来不及反应,只能将刀放在身前抵挡。

完了,如果贝拉的全力一斧,这根本不是常人挡得住的。

"啊!"随着珈乐的惊呼,臆想中刀被砍碎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珈乐跌坐在地上,乃琳抓住机会连开三枪。可惜贝拉α的速度似乎高的吓人,一个翻滚,三枚子弹只是险而又险的从她的身边飞过,她再次进入了隐身状态,脚步声似乎远去了一些,伺机发动下一次进攻。

"队友们,这个世界不同于我们之前世界的!你们只能相信你们听到声音的内容,而不能相信你们大脑告诉你声音的来源方位"乃琳得出了结论。

"乐乐,没事吧"嘉然跑过去扶起坐在地上的珈乐

"这个机器人的力气虽然大"珈乐揉了揉有些发麻的手"但是和队长比起来差不少"

如果是有准备的情况下,珈乐还是很有信心站着接下攻击。

"可能是牺牲了部分力量,换取了更高的灵敏度"乃琳做出了一个推断

"队友们,那个机器人又来了,这次声音是在我面前!"向晚一边挥舞着狼牙棒一边大声提醒。

"所有人,等声音足够接近,同时攻击!"乃琳下达了指示。

虽然我们不能摸透贝拉α的具体位置,但是贝拉α发起攻击的时候必然在我们四个人周围的位置。只要我们同时攻击,一定至少有一个人有机会可以命中。

乃琳是正确的,贝拉α如预料中的没有出现在向晚的面前,而是出现在了乃琳的面前。

与珈乐被偷袭的不同,这一次乃琳做好了准备。

"啪啪啪啪",乃琳先发制人,在贝拉α攻击前连开四枪,逼得贝拉α不得不高速侧身躲避。尽管如此,依旧有一发子弹在贝拉α的手臂上留下了划痕。

乃琳的初步计划取得了成功。

接下来,四人又成功挡下几次攻击,但是这不是一个长久的办法。游戏时间没有限制,贝拉α是机器人,不会累。但他们四个是人,会累。拖下去,只会对我方不利。

必须主动出击了

又挡下了几次攻击,姑娘们似乎发现了一些规律。如果声音在贝拉面前响起,那贝拉α的攻击目标一定是珈乐。而如果在向晚面前响起脚步,那受到攻击的一定是乃琳。

抓到了这一点,那下一次,也许可以决定胜负。

"队友们听我说!"乃琳向队友们简单讲述了一下她的发现。

"那我们下一次,一起进攻一个确定的点,是不是就能获得成功。"珈乐领悟到了其中的含义。

向晚也回答道"我明白了"

"那队员们,开始战斗吧!"贝拉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斧头。

"声音在我面前!"贝拉捕捉到了脚步声。"队员们,同时攻击乐乐的周围空间!"

"好!",四人同时朝一个方向发起了攻击。

意外发生了

贝拉α并没有出现在珈乐的附近,居然是在乃琳的背后举起了斧头。

"不好!"一直在中间当吉祥物的然然惊呼出声,她站起来想要把乃琳扑倒,可是似乎来不及了。

"乃琳!"有一个身影抢在了然然和斧头落下之前,抱住了乃琳的腰,往下一按,成功让乃琳躲开了斧头。

"队长(拉姐)!"

贝拉奋不顾身的救下了乃琳,可是贝拉就这没好运了,尽管没有被斧头的头部直接命中,但是却结结实实挨下了斧头柄的一击。

剧烈的疼痛传入贝拉的脑海,惯性让她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虽无生命危险,但是贝拉意识恍惚,是昏迷的前兆。

"愚蠢"冰冷的机械声音响起"居然妄图揣测我的轨迹",贝拉α再次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拉姐!"乃琳失去了平时的冷静"都怪我,是我的决策失误,醒醒啊拉姐!"

可是贝拉抬手摸了摸乃琳的脸颊,什么也没说,慢慢合上了双眼。脸颊愈发苍白。

"队长,队长!"然然跑过来使劲摇晃着贝拉,想唤醒贝拉。

珈乐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紧蹙的眉头也体现出她内心的焦急。

"队友们,贝拉α又攻过来了"向晚再次捕捉到了脚步声

贝拉倒下了,然然拿起了斧头加入了战斗的阵营。

贝拉的倒下让剩下的四位姑娘显然乱了心,再勉强接下几轮攻击后,都气喘吁吁。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不出多久,也许就会被冲散然后逐个击破。

"我们时间不多了,必须找到办法,一击制胜"

乃琳话是这么说 但是她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形式及越来越不利,似乎已经没有希望了。

又进过了几轮交手,珈乐和乃琳似乎还能支撑,但是向晚和嘉然已经几乎到极限了。嘉然感觉到自己双腿已经有一些软了,好想坐下休息一会,但是如果坐下,那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为身后的队长,她不能坐下去。

好后悔没有好好锻炼,然然内心想着。

又是一次对于嘉然的进攻,在巨大的力量差之下,然然再也支持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斧头也被打飞出去了,剩下三个队友迅速改变了站位,将然然和昏迷的贝拉围在了中间。但从他们脸颊上的汗和苍白的肤色以及发颤的双腿来看,大家的力量也已经几乎耗尽了。

"怎么办怎么办,"然然使劲的挠着头发,却什么也想不出。

不经意间,她摸到了口袋中珈乐送给她的怀表。可是这块表似乎与之前有些不同了。

然然从口袋中拿出了这一块怀表,金色的链条下面挂着一个精致的小钟。分针和秒针都指向着十二,再看反面,上面有一串小字。

"在不确定的世界里,跟着我,我将带领你走向现实"

难道说?

然然把怀表紧紧地握在了手中,这可能是一个逆转局面的契机,但是一旦失败了,那结果是不可逆的毁灭。

凭借剩下的三人,能做到吗?

"为什么不相信队友呢?"然然的脑海中似乎有声音响起,必须要勇敢,没有时间再拖下去了。

然然按下了手中的怀表按钮,时针开始旋转。在然然的视野中,贝拉α的位置逐渐浮现,声音也不杂乱无章。似乎一切都回归了正轨。

贝拉α再次发起进攻了!这是最后一次翻盘的机会。因为怀表是asoul队员们最后一张底牌。

"队友们,大家听我的指挥!我有办法,来不及解释了"

在关键的时候,队友们的羁绊深深地体现了出来。大家无条件地选择了相信然然。

然然眼中的贝拉α越来越近,逐渐从向晚的左侧接近。

"晚晚!向左边用力打下去!"随着嘉然的指令,向晚调动了最后一点体力,用力挥舞狼牙棒。这一次,向晚取得了先手,在贝拉α还未显形前,主动出击迫使贝拉α不得不防御。

"乐乐!往右侧飞扑过去!"

"乃琳,朝着珈乐原先站立的位置,开枪!""

尽管这看似荒唐的指令,但是珈乐和乃琳毫不犹豫地执行了。珈乐刚刚向前扑倒,原先的位置就被贝拉α的斧头扫过,而此时,提前开枪的乃琳所射击的子弹恰好达到了贝拉α的位置。三发子弹击穿了贝拉α。

贝拉α显露出了身形,在裸露的电线的火光中,倒了下去。

"游戏胜利"。冰冷的机械声音再次响起。

四人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不管怎么说,至少她们赢了。

嘉然刚刚想说点什么,就感到天旋地转。

回过神后发现自己在电梯里。刚刚的体验是那么真实,但是自己却一点伤害也没受到,精神无比疲惫,身体却好像没有消耗过体力一般充满活力。

与她一起的还有面面相觑的四人。

贝拉似乎也没有什么大碍。

"看来那个关卡的事情不会投射到我们身体上。"经过一番思考,似乎只有这么一个合理的结论。

电梯的按钮又多出了一个"3"

"至少大家都好好的"

"是啊……"

只是不知道,接下来的一层楼会面对什么。

"然比,你是怎么在最后的时刻做出关键的指挥的"向晚提出了一个大家都想知道的问题

然然回答道"乐乐送给我的那个怀表,让我可以看清贝拉α的位置,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诶"

接下来大家把目光放到了珈乐身上

珈乐则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怀表居然可以有这种功能。

"好吧"

说到这,然然突然想起了什么,摸了摸口袋,怀表已经不在了。

"也好"乃琳沉思道"也许是这枚怀表拯救了我们,但是他却只能停留在那里,我们将要在他为我们创造的道路上继续继续走下去。"

"休息一下,我们继续往下吧。马上就到一楼了,或许我们就可以找到我们想要的答案了"贝拉说道。

在经过这一关后,大家之间的羁绊再次加深了一层。简短的休息过后,在四位姑娘坚毅的目光下,嘉然按下了那个"3"

电梯开始缓缓下行。

前方又是什么未知的挑战?

谁也不知道,但是姑娘们相信只要是在一起,就一定可以成功克服。


普通的贝极星

嘉然Diana的羁绊【2】

接上回


等待总是漫长的,难熬的。

最初十几分钟嘉然和珈乐尚且在整理活动室还会发出一些声响,但是在搜寻完了一切可以利用的物资后,活动室便陷入了寂静。只剩下向晚在敲击屏幕所发出的有节奏的声音。

尽管窗开着,尽管望下去似乎车水马龙,可是活动室完全听不到一丝声音,就好像,窗外的一切只是幕布上无声放映的电影罢了。

整理出来有用的物资有一些水和食物(多亏了然比平时偷偷藏的零食),一个火灾应急包,里面有一支强光手电筒以及一个临时防毒面罩。一些可以装在十字弩上发射的锋利箭镞,一个狼牙棒。以及,一把手枪和一些子弹。

珈乐俯下身仔细看了看这些物资,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里太不对劲了,为什么......

接上回


等待总是漫长的,难熬的。

最初十几分钟嘉然和珈乐尚且在整理活动室还会发出一些声响,但是在搜寻完了一切可以利用的物资后,活动室便陷入了寂静。只剩下向晚在敲击屏幕所发出的有节奏的声音。

尽管窗开着,尽管望下去似乎车水马龙,可是活动室完全听不到一丝声音,就好像,窗外的一切只是幕布上无声放映的电影罢了。

整理出来有用的物资有一些水和食物(多亏了然比平时偷偷藏的零食),一个火灾应急包,里面有一支强光手电筒以及一个临时防毒面罩。一些可以装在十字弩上发射的锋利箭镞,一个狼牙棒。以及,一把手枪和一些子弹。

珈乐俯下身仔细看了看这些物资,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里太不对劲了,为什么我们平时表演用的道具现在都变成真的家伙了"

没有人能给出答案,只有从这里出去,才能获得解答。

随着珈乐声音的结束,活动室再次陷入了寂静。只剩下向晚在敲击手机。但救援似乎已经无望了。

度日如年很好的体现了出来,直到乃琳的一句话让活动室的气氛再次紧张了起来

"有脚步声向这来了,不能确定是不是拉姐"

参照大家商量好的布置四位姑娘迅速就位。她们把桌子翻起来作为掩体,乃琳装填好了子弹躲在了桌子后瞄准了门口,向晚则举起来狼牙棒站在门口左侧,珈乐拿着刀站在门口的右侧。如果有人想破门而入那四位姑娘有信心给予其迎头痛击。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直到在活动室门口停下来了。

"砰砰砰……"有规律的敲门节奏响了起来。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安静了下来。

"密码正确"躲在桌子后面的嘉然仔细的对照着摩斯电码表格再三确认后给出肯定的答案。

"开门"乃琳向珈乐点头示意。珈乐随即打开了大门。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小队长贝拉。

见到队长平安的回来,大家都微微放松了一些。

"没有受伤吧"乃琳拿出手帕为贝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关切地问道。

"没有,这些机器人还伤不到我"贝拉把手上的斧头靠着墙角放下。

"一些,机器人是指?"乃琳捕捉到了关键词"难道说这一层楼不止刚刚袭击然比的那一只?"

贝拉回答道"是的,还有一些藏在暗中。但是我发现的都已经被我毁掉了。"她喝了一口水,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个大楼好像停电了,灯的开关怎么按都没效果。不过好消息是我发现了电梯,并且还可以运行。也许我们可以乘坐这个下去。"

"电梯还有电?"向晚探出脑袋道"太好了,我们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不,我觉得有些蹊跷"沉思许久的珈乐发表了她的意见。

"我同意珈乐的观点"乃琳表示赞同"这一栋大楼似乎都停电了,除了我们的活动室之外,只有电梯还在运行。再接合这些机器人,我认为这显然背后有人在策划这件事。这么一来,电梯还能运行我觉得是策划这件事的人诱导我们做的选择。"

听了许久的嘉然找不到可以插嘴的话题,有些走神了。她没注意到剩下的四位姑娘已经开始表决是不是要坐电梯了。

珈乐和乃琳认为不应该坐电梯,而去探明另一边的情况,这种大楼一定楼梯。走楼梯下楼

贝拉认为在现在的情况下去另一边探险风险远远大于走已经探明的路去坐电梯。而向晚则认为普遍电梯都有独立运行的电源,大楼停电电梯也能运行是很正常的事情。

嘉然的意见会成为决定接下来行动的关键一票。

但是这个关键一票,似乎完全没听到之前的讨论内容……

然然还沉浸在自己走神小世界中,知道向晚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然比,你选择坐电梯还是不坐电梯"

"啊"嘉然恍若梦中惊醒一样,看到四双眼睛正盯着自己。也没来得及好好思考,就脱口而出,我想坐电梯。

"好吧"乃琳摆摆手道"虽然我不赞成这个意见,但这种情况下我们五个必须要保持一致,可不能内讧或者在活动室之外分开。那我们去坐电梯吧。"

带上整理完的物资,五人踏上了旅途。贝拉走在最后方防止有危险。珈乐提着强光手电筒打头阵。乃琳则走在珈乐身侧防止突发情况。向晚和然然手牵手走在中间。

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电梯运作也十分正常。电梯屏幕上显示的是24,但是电梯只有24楼和14楼两个按钮。也就是姑娘们只能坐到14层。电梯下行的十分平稳和顺利。不久后就缓缓降到了十四层。电梯停稳后,一行人小心翼翼地走出了电梯。但是随着最后一个出电梯的然然后脚离开电梯时,电梯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合上。并且原来门的位置被坚硬的墙壁所替代。

五人都被吓了一跳,看来只能向前走了。这次换成贝拉走在珈乐边上来防止突发情况。而乃琳则负责殿后。向晚和嘉然一如既往的手牵手一起走。

突然,珈乐手中的强光手电筒熄灭了 顿时唯一的光源也没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嘉然和向晚直接惊叫出声抱成一团

"王珈乐!这不好玩,不要在这个节点关手电筒吓唬人啊。"向晚不满道

"我没关,是手电筒自己熄灭的"珈乐的声音从黑暗中幽幽地飘来。

"我的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功能也没法使用,我甚至手机屏幕都开不开",这是乃琳的声音。

"我也是"贝拉表示附和

向晚从然然的怀抱中出来,摸黑掏出了手机,果然,她的也没办法使用

这让本来就紧张的气氛愈发压抑,所有电子设备同时失灵,这已经不能说是巧合了。

向晚把手机放回兜里,哆哆嗦嗦地牵起了然然的手。回应晚晚的是然然充满冷汗还在发颤的小手。

"怎么办,乃琳"贝拉提出了大家都想问的问题。这个时候全队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乃琳身上。

"我不知道,大家靠近一点,手牵手,不要让任何一个人掉队!"乃琳也没法给出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只能先最大限度保护住每一个人的安全。

五人挤作一团,准备慢慢向前走。就在此时,黑暗中传来了一个声音

"游戏开始,限时十五分钟"

没有任何提示 只有这一句冷冰冰的话

"什么游戏啊"

"把话说清楚啊!"

不论大家怎么追问都没有回应。就在此时

"晚晚,大家,你们在哪啊?"

这个熟悉的声音,是然然的声音。

可是,然然不就在队伍里吗?

要不要做出回答?

经过简短的商讨,嘉然和向晚反对回答。而其余三人同意回答。

"我们在这里!"贝拉独自向前走了几步,与后面四人保持了一个直线距离。作为人类武力的巅峰就算遇到什么攻击也会有一战之力,而后面四人则是纷纷准备好了武器。

踏踏踏,是然然的跑步声在不断接近,与之一同清晰的还有然然的喘气声。

"你怎么跑去了离我们这么远的地方?"贝拉提问道

然然没有直接回答贝拉的问题,而是问道"队伍中是不是还有一个我?"

然然是怎么知道的?

"是的"贝拉回答道

"大家赶紧离开她,这是假的然然!"贝拉面前的嘉然十分焦急

"我才是真的然然!我们一直都在一起,你这个来源不明的然然才是假的!"

"快离开你们队伍中的那个然然,她是假扮的!如果只要和我们待在一起超过十五分钟,我们就都会被毫无还手之力的抹掉!"

"你这个冒牌货在说什么?大家,这个冒牌的然然在挑拨离间!"

尽管一片漆黑,但是两个然然依旧顺着声音找到对方的位置,扭打成一团。拼命的想要证明自己才是真的。

"都停下!"乃琳扶了扶额头。

两只然然都乖巧的停了下来。

"结合之前的声音,跑来的然然说的话应该至少有一点是真的。我们陷入了一个游戏中。并且如果十五分钟内不找出假冒的然然。我们都会陷入未知的危险。"

首先乃琳检摸了一下两只然然的背包,光靠摸里面的东西几乎一模一样。看来不能通过随身物品来区别了。

"那我们来问你几个问题"

你的生日是几月几号by贝拉

"三月七日!"异口同声

我的生日呢 by珈乐

"十一月二日"又是异口同声

"我的粉丝叫什么"by 向晚

"顶碗人"异口同声x3

"晚晚私下怎么称呼你的" by乃琳

"老婆!"异口同声x4

"为什么要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啊"这是来自向晚的悲鸣。

接下来问了一大串问题,不论什么两个然然都同时对答如流,时间一分一秒在流逝。

看来靠问问题是想不通了。

"三分钟倒计时"冰冷的提示音再次响起。

"什么,居然过了这么久了"向晚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到底怎么办才能区分出真假然然啊啊!"

乃琳陷入了沉默,在黑暗中根本没办法观察她们的行为举止,她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

而珈乐还是一贯的沉默,似乎也没什么主意。

时间还在一分一秒流逝。

"队友们,我们来玩贝拉说!"贝拉突然提议"只有一次机会,大家要把握住。"


【1】注解:贝拉说规则 由贝拉发号施令,但是只有在命令前加上贝拉说这三个字才能执行,没有加上贝拉说这三个字的不能执行。执行代表失败。


"是啊!"乃琳一拍手,表示赞同。冒牌的然然应该有大部分然然的知识。从细节入手也许可以找出来,贝拉说是计划在未来直播的内容。但是从未公开过。游戏的规则应该只有她们五人知道。虽然不知道冒牌嘉然是否也知道,但事到如今只能赌一把了

"我同意"珈乐,向晚自然没有异议。

四人以及一个冒牌的然然站成一排,由贝拉开始发命令。

"贝拉说,用左手用力拍右肩!"

"啪啪啪啪",四声参差不一的声音响起。

"贝拉说,用右手用力拍左肩"

"啪啪啪啪",四声参差不一的声音再次响起

接下来就是决定胜负的时刻,队友们,一定不要出岔子啊。贝拉内心祈祷

五人屏住了呼吸

"拍手!"贝拉发号施令

"啪!"黑暗中只有一个声音响起

没错,这一定是那个冒牌的然然!乃琳举起手枪向发出拍手声音处准备开枪,可是随着然然的一声惊呼,冒牌的然然居然再次扑倒了然然。两人扭打作一团。这让乃琳无从下手。

这下怎么办,时间快要到了。

"如果能看到两只然然也许就好办了"珈乐道。

两只扭打中,乃琳听到了她送给然然的香水被打翻了的声音,是玻璃瓶碎裂的声音。里面的液体撒了一地。

乃琳灵机一动想到一个主意"队长,用你的斧头用力的去劈然然的十字弩!"用金属相击产生火花点燃易燃的香水,这也许是在黑暗中唯一的光明!

"还有一分钟"游戏倒计时再次响起

要想赢下这一局游戏,只能对队友无条件信任。

贝拉用铁制斧用力劈向了然然那个用同样用铁制造的十字弩,巨大的轰鸣声中火花飞溅,地上的香水成功被点燃了,漆黑的环境中燃起了暗淡的光。

两只然然也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

可是就算能看到,时间也不够再去仔细分辨了。

"三十,二十九"无情的声音已经开始了倒计时

怎么办,如何是好?

一直在挠头的向晚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她从乃琳手中抢过了枪,指着两个然然。

"王嘉然,你信任我吗?"向晚控制住颤抖的双腿道

"信任!"两只嘉然同时回答

"十七,十六,十五……"来不及了,向晚闭上眼睛扣下了扳机。

"碰!"枪声响起。

"在这个游戏中,对队友无条件的信任才是取胜利的唯一办法"

再看然然,一只还保持在原来的姿势不动,尽管浑身发颤。另一只则是为了躲避子弹趴到地上。

"看好了,这就是嘉晚饭之间的羁绊!"

"五,四……"

向晚在趴在地上的冒牌然然试图扑向真然然之前,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一……恭喜,游戏取得胜利"冒牌然然被打出了原型。是一台机器人,贝拉随即跟上一斧头结束了它的机生。

而真然然和向晚则瘫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

得救了……。

几人不远处的墙壁在一阵光芒过后,变成了电梯入口。同时,手电筒等电子设备也恢复了正常运转。

然然和晚晚在队友的搀扶下坐到了墙边,刚刚的那一枪实在是让她们紧张到了极点。但凡有一点差错,那现在她们就不知道处于什么危险的境地了。

根据嘉然的描述,就是向晚在离开她的怀抱时,被飞快的调包了。同时她被带到了一个不知道的地方,被一个奇怪的声音说明了游戏规则。接下来就被一个人扔在黑暗中。

经过投票,五人一致同意稍作休息再去乘坐电梯探索其他楼层。

嘉然和向晚平复下来后很快就依偎在一起进入了梦乡。而贝拉珈乐乃琳则轮流警戒和休息。

前方还不知道有多少的未知,她们能做的只有把自身恢复到最佳状态,,

以及,对队友的绝对信任。

(图片源于网络)

普通的贝极星

嘉然Diana的羁绊

【背景看不看不影响后面内容阅读】

公园2120年,在一次意外事故中人类偶然找到了利用反物质作为能源的契机。尽管基础科技发展并不是很明显,但人类的能源输出功率已经超越了二级文明。

一段时间后,很多副科技成果(指对文明推动没有作用但是可以改变人们生活的技术,比如沙发代替了板凳)涌现。

经过太阳系联盟的批准,亚空间(通过短时间内释放巨量能量击穿时空基本单位而达到开辟新的空间。其中一切和地球环境一样)技术得以普及。

亚空间中人类建立了一座美丽的城市——枝江市

此同时一批优质的娱乐偶像被创造出来。其中居住有五位特别人气偶像组成了组合asoul


以上是背景内容

[图片]

(图片源于网络......

【背景看不看不影响后面内容阅读】

公园2120年,在一次意外事故中人类偶然找到了利用反物质作为能源的契机。尽管基础科技发展并不是很明显,但人类的能源输出功率已经超越了二级文明。

一段时间后,很多副科技成果(指对文明推动没有作用但是可以改变人们生活的技术,比如沙发代替了板凳)涌现。

经过太阳系联盟的批准,亚空间(通过短时间内释放巨量能量击穿时空基本单位而达到开辟新的空间。其中一切和地球环境一样)技术得以普及。

亚空间中人类建立了一座美丽的城市——枝江市

此同时一批优质的娱乐偶像被创造出来。其中居住有五位特别人气偶像组成了组合asoul


以上是背景内容

(图片源于网络)


2125年3月7日

晚上21:30分

嘉然小姐的生日庆祝会结束了。切断了直播后,四位姑娘纷纷给嘉然送上自己准备的生日礼物。

向晚送上了一台新款的游戏机,珈乐送的是一块怀表。乃琳送上的是一瓶香水。贝拉准备了一把十字弩。她还收到了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粉丝们寄来的礼物。以及运营组的礼物。是一套纪念币。不止嘉然,每个人都有一块,正面刻上了她们的每个人的容颜,而背面统一刻的是Asoul。这象征着他们五位之间的羁绊。

姑娘们在活动室狂欢到了半夜。看了看时间不早了,随着小队长贝拉宣布本次嘉然的庆生活动结束。五位姑娘收拾一下后遍便走楼梯从二楼的活动室前往地下车库取车回家。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嘉然没有整理今天获得的礼物。只是简单洗漱一下就睡着了。

第二天,嘉然发现了游戏机的新姿势,在上班期间偷偷摸鱼忘了直播事宜。遇上贝拉突脸逮捕,吓得嘉然一把把游戏机塞进衣服里。险而又险地躲过了一劫。

今天是也是五人的共同直播。下播时间是晚上九点。看似相同的日常却走向了不同的发展。嘉然推开活动室的大门,发现门外不是熟悉的那条下楼的通道,而是一条漆黑的深邃的的长廊。嘉然顿时愣住了,恍然间,一个黑影提着刀快速向嘉然冲来,然然哪里遇到过这种场面,双腿吓得像灌了铅一样的没法移动。眼看到刀尖离自己越来越近,然然除了尖叫什么也做不到。还好队伍里有一个人类武力巅峰,贝拉眼疾手快抄起斧头一下砸向那个黑影。

黑影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剩下三人反应过来后也快速围上去,检查着嘉然有没有受伤。确认完嘉然没有受伤后,众人开始观察起这个陌生的环境。那个黑影是一个机器人,斧头已经深深地嵌入了机体中。显然已经是报废的不能再报废了。

现在有两个问题 她们在哪 机器人为什么想要攻击她们。

珈乐走到活动室的窗前看了一下,果然出了巨大的问题。活动室是坐落在二楼。但是现在这一眼往下去至少在20楼的位置。

对于这种奇异的状况,嘉然一行人都十分困惑。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向外界求助。乃琳拿出手机试图报警,但是电话根本检索不到信号 无法拨打。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经过半个小时的讨论,贝拉决定由自己去探探路。剩下四人以活动室为中心布置好防御措施。防止有危险再次靠近。不管发现了什么,贝拉都会在一个小时内回来。并且约定了以摩尔斯电码的"asoul"敲击门的方式作为暗号。如果贝拉一小时没有回来,那剩下四人必须向另一个方向出发探索

经过简单的布置后,贝拉从机器人的躯壳内拔出了斧头,同时珈乐取下了机器人手中的刀作为防身武器。贝拉提着斧头走进了黑暗之中。

乃琳关上了门,同时用活动室的椅子箱子等堵住了门。并且监视有无异常动静。向晚拿手机闪光灯向窗外以摩尔斯电码的方式发送求救信号,希望有人看到。珈乐和嘉然则负责整理活动室。搜寻一切可用物资……

【玩了枝江往事产生的奇思妙想】


【有一点点凉宫春日的影子在里面(或许)】

火狐会咕咕咕
HG as纪元 贝拉特装,捕鸟...

HG as纪元

贝拉特装,捕鸟计划

HG as纪元

贝拉特装,捕鸟计划

火狐会咕咕咕

画完好久了

慢慢传过程

视频和原图已经在哔哩哔哩动态里面

画完好久了

慢慢传过程

视频和原图已经在哔哩哔哩动态里面

火狐会咕咕咕
先发一张草稿 构图和机甲参考N...

先发一张草稿

构图和机甲参考NT高达A装备封绘

之后慢慢发过程

先发一张草稿

构图和机甲参考NT高达A装备封绘

之后慢慢发过程

画饼奇才

【琳嘉女孩】草坪、夜色

趁着夜色朦胧,琳嘉女孩偷偷来到了枝江公园,她们的目标是草坪中间的秋千。

此时正是深夜,除了晚晚一般没有哪个小孩子会在这个时候醒着。

乃宝一开始走向这里的脚步还是腼腆且迟疑的,如果不是然然拉着,恐怕下一刻就会转身逃跑。

但随着秋千越来越近,乃琳的脚步却急切了起来,反而变成了她拉着嘉然在走。

乃宝迫不及待的坐上秋千,撒娇道:“然然~推我~”

然比把小手背在身后,笑眯眯道:“叫姐姐……”

“然然姐姐~好姐姐~帮忙推一下嘛~”乃琳毫无抗拒的撒起娇。

嘉然便抓住乃宝双手下方的铁链,一点一点的往后拽了大约一米,才撒手叫道:“飞喽!”

“哦哦……”乃琳欢呼一声,疑惑道:“然然,为什么要来我面......

趁着夜色朦胧,琳嘉女孩偷偷来到了枝江公园,她们的目标是草坪中间的秋千。

此时正是深夜,除了晚晚一般没有哪个小孩子会在这个时候醒着。

乃宝一开始走向这里的脚步还是腼腆且迟疑的,如果不是然然拉着,恐怕下一刻就会转身逃跑。

但随着秋千越来越近,乃琳的脚步却急切了起来,反而变成了她拉着嘉然在走。

乃宝迫不及待的坐上秋千,撒娇道:“然然~推我~”

然比把小手背在身后,笑眯眯道:“叫姐姐……”

“然然姐姐~好姐姐~帮忙推一下嘛~”乃琳毫无抗拒的撒起娇。

嘉然便抓住乃宝双手下方的铁链,一点一点的往后拽了大约一米,才撒手叫道:“飞喽!”

“哦哦……”乃琳欢呼一声,疑惑道:“然然,为什么要来我面前推我啊?”

“因为这样可以摸到乃宝的大腿。”然比一边笑眯眯的说着,另一边又摸着乃琳白白软软的大腿推了一把。

“小朋友怎么学坏了呀?”乃琳享受着秋千带来的失重感,笑着调侃起来。

“对呀。”然然笑眯眯的,这次不单摸着大腿推了,还精准的亲到了乃琳的脸颊。

“呃咦咦——”乃宝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她手足无措的在秋千上晃了一下,竟然掉了下来。

“啊,小心!”小朋友勉强接住乃琳,随后两个人一同摔到地上。

枝江公园的草坪又绵又软,抱住乃宝的嘉然也又软又香,乃琳摔倒在地,感觉骨头都摔酥了。

“嘿嘿,没事吧?我的乃宝。”哪怕摔倒,然然还是笑嘻嘻的。

“然然~”乃琳声音不自觉的微颤,她的眼前就是那怎么也看不够的可爱面孔,近的可以嗅到小朋友那令她熟悉又安心的芬芳。

乃琳不由环住嘉然的脖子,媚眼如丝,声音恍惚的像是从哪个美梦中传来:“我可以吻你吗?”

嘉然将小小的脑袋凑到乃琳的耳边,声音竟然出奇的妩媚:

“诸位,听说《热病》很好磕,但是怎么也找不到,求资源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自由的小百合
Farewell, 我的小狼公...

Farewell,

我的小狼公主,

你永远高贵无瑕。

Farewell,

我的小狼公主,

你永远高贵无瑕。

电气白兰

在这边发一发,是美女🫰🏿👅👅

在这边发一发,是美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