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ssassin's creed

97287浏览    4739参与
米靈
⚡萌萌公主阿泰尔⚡ 萌え姫アル...

⚡萌萌公主阿泰尔⚡

萌え姫アルタイル♡

⚡萌萌公主阿泰尔⚡

萌え姫アルタイル♡

子亦

【海鲜组】所以到底是谁在攻略谁啊END

*主CP:Haytham&Shay(Haytham攻,注意避雷)副CP:Liam&Hope

*又名《他 没 有 感 情》《Charles Lee的学生就这样被拐走了》《我好朋友是男同怎么办》《出门约会都能磕到CP》《你是怎么勾搭上我们大团长的》《原来谈恋爱这么麻烦的吗》

*抱歉咕了这么久,现在来了

*悄声:有番外,等我有空


下午三点多,Haytham把舒舒服服窝在沙发上的Shay抱到阳台上。

“这又是干什么?”Shay眯起眼睛以适应突然明亮的光线。

“下午茶。”Haytham回去拿食物,一会儿后,他端着一......

*主CP:Haytham&Shay(Haytham攻,注意避雷)副CP:Liam&Hope

*又名《他 没 有 感 情》《Charles Lee的学生就这样被拐走了》《我好朋友是男同怎么办》《出门约会都能磕到CP》《你是怎么勾搭上我们大团长的》《原来谈恋爱这么麻烦的吗》

*抱歉咕了这么久,现在来了

*悄声:有番外,等我有空




下午三点多,Haytham把舒舒服服窝在沙发上的Shay抱到阳台上。

“这又是干什么?”Shay眯起眼睛以适应突然明亮的光线。

“下午茶。”Haytham回去拿食物,一会儿后,他端着一个瓷盘回来,上面放着一个咖啡壶和两只瓷杯,一罐糖和一罐牛奶,另外还有三碟曲奇,两块蛋糕。

Haytham给Shay倒了一杯咖啡,接着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嫌苦的话就加糖加奶。”

Shay尝了一口,苦得他脸都皱了起来。他加了几块糖进去搅拌,小勺和瓷杯轻撞,发出好听的叮当声。

Haytham也喝了一口,Shay见他没事,用小勺从他那舀了一点尝尝,结果发现是一样苦的。

“你怎么喝了就没事啊。”Shay吐了吐舌头。

“习惯了吧。”Haytham以前也喜欢甜食,尤其是热巧克力,但自从他逐渐成熟,在圣殿骑士团一步步上攀,最终坐上大团长的位置后,他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苦咖啡了,反而有些受不了过甜的食物。

Shay开始吃曲奇,吃了大半后又喝了半杯不知道加了多少糖的咖啡,又往咖啡里兑满牛奶。然后他开始吃蛋糕,等他吃完蛋糕,咖啡也喝的差不多了。

Haytham有些哭笑不得,下午茶不是这样吃的啊。他把自己那份蛋糕推到Shay面前。

“你不吃?”Shay眨眨眼睛。

“你喜欢就给你了啊。”

Shay迟疑了一下,挖了一块递到Haytham嘴边。Haytham含住蛋糕,奶油在嘴里慢慢融化,尝起来像洒满阳光和糖的云层。

Shay想拿回勺子,但Haytham把勺子咬住了。

“Haytham?”

Haytham在等到时间差不多了才松口,他慢条斯理地呷了一口咖啡,然后才解释道:“一般下午茶都是以这个速度吃的。”

Shay尴尬极了。

“不过你嘛,”Haytham微笑起来,“凭我喜欢就可以为所欲为。”他越过桌面去亲吻Shay。


原本Shay打算吃过晚饭就走的,人都站在门口了,Haytham突然把他从后面抱住,头埋在他头发上,道:“我不放心把你交到别人手里。”

???“所以?”

“我跟你一起走。”

结果就是他们两个来了一场晚饭后的散步。到了外面Shay就拘谨多了,和Haytham稍稍隔开一点距离。Haytham还是一如既往的从容。

人渐渐多了起来。Haytham将Shay带到一家花店,挑了一束玫瑰送给他。Shay捧着玫瑰,猝不及防地被Haytham亲了一口。

“Shay,情人节快乐。”Haytham凝视着Shay的眼眸,红玫瑰开在里面,绽成一片浓烈。

Hope没想到自己出来约会都能磕到CP。她和Liam手挽着手来一场“浪漫的黄昏的散步”,走着走着,她看见一家花店门口站了两个很眼熟的人。

“Liam,你看那两个人。”Hope指了指花店。

“那不是Shay吗?我就知道他一定又去找Mr.Kenway了,”Liam此刻还没有看清Shay和Haytham关系的本质,“等等,他捧个玫瑰干什么…我的天!!!”Liam对Shay的认识终于在HS亲吻时裂开了。

Hope下意识掏出手机拍摄。情人节的约会,放在群里一定大受好评。

视频传到群里后大家都疯了。他们磕的CP是真的!好耶!

Haytham看到Hope拍下了他们,也认出她是Shay的朋友。待到晚上他们又做了一次后,Shay累得睡过去了,Haytham用Shay的手机给Hope发了消息。

“我是Haytham,你拍我们干什么?”

Hope慌的一批,在Haytham的语言艺术压迫下把事情全招了。

“把我拉进群里,给你们发官糖。”

还有这等好事?!Hope连忙照做,不一会Haytham在群里发了张图,是他和Shay躺在一起的照片。

群再次沸腾。

“www这是真图对吧!!!”

“还有吗还有吗?!”

“想看涩图!”

“想看涩图+1!”

Haytham笑着打了一句话:“我就是Haytham。”

群里暂时安静了一下。

他继续发道:“我来给你们发官糖了。”

“官糖!好耶!”

“这是在一起了吗!”

“一看就是睡过了!”

“谁上谁下?”

Haytham:“被干的已经累得睡着了。”

“果然没有站反!”

“有没有更多官糖?”

“干起来感觉怎么样?”

Haytham:“先不说了,陪Shay睡觉去了。”

“这也太甜了吧!”

“好宠的样子!爱了爱了!”


次日,Haytham拍下了Shay的睡颜,获得群友一致好评。

而Shay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吃过早饭后Haytham终于肯放他回去了。等到Shay和两位好友见面时,他觉得他们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干嘛这么看我?”Shay不自在地理了理领子,希望他们没看到脖子上的红印。

“…你们做了?”

“这…哪有?!”Shay涨红了脸,大声辩解,然而没有人信他。

“Haytham都官宣你们的关系了。”Hope幽幽地说。

“啥?他什么时候说的?”

Hope叹息一声,打开CP群,翻到Haytham给Shay看,Shay这才相信。

“这什么群?你们什么时候建的?”

Hope又叹息一声,收回手机:“你自己加群去了解吧。”

Shay找Haytham加了群,进群后他傻了。

Haytham在群里当众大喊:“Shay我爱你!”下面一群人:“请直接原地结婚!!!”

Shay慌的一批,连忙下线假装无事发生。

他没看见,不远处一个身影悄悄摸过来,一把从后方捂住他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男人悦耳的嗓音响起,同时伴着一股熟悉的男士香水气息。

“Haytham!你差点吓到我!”Shay特意加重了“差点”这个词。

“差点?”Haytham微微笑了笑,不再追究这个,“我在群里表白,你居然不给我面子。”

“额…这个…”Shay有些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那我现在表白回来?”

“好啊。”Haytham手背在身后,按住了某个键。

Shay深吸一口气,顿了两秒:“Haytham,我也…我也爱你!”他感到自己的脸又升到烫手的温度。

Haytham手指一松,一条语音就发了出去。接着他收起手机,吻上了Shay。


过了几日,Shay正式和Haytham同居,对外说是打工当男仆,实际原因嘛…都懂的。

Charles Lee在北美的任务终于完成了,不仅完成得很完美还带回来了当地特产——比如一个印第安小男孩。

当他们开庆功宴的时候,Charles Lee拎着大包小包出现时赢得了一阵欢呼,而当他走进屋内,露出身后有些羞怯小男孩时,大家都沉默了。

“这是?”有人发问道。

“一个印第安人,他的族人因为因为一场火灾都逝世了,只剩下他,我就想着把他带回来,打算找个人收养他…”

“我来养吧。”Haytham打断了他的话。

“可是Master Kenway,你要处理的事那么多…”

“不必担心这个,会有人协助我的。”

“我可以问一下他是…?”

“好了,不说这个了,来Charles,讲讲你在北美——”Haytham停住了,所有人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听见Shay的声音传来:“Haytham?今天怎么这么吵?”

“Shay!回去!”Haytham慌忙喊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穿了件浴袍,发梢还在滴水的Shay出现在众人面前。他愣了下,迅速逃离现场:“对不起Sir!我这就去把衣服换好!”

餐厅沉默着,直到Charles颤抖着开口:“Master Kenway,请问他是…您的爱人?”他回来是听说了一些事但没放在心上,他一直以为Haytham是个正常男性。

“对,这件事到此为止。Charles,汇报一下成果。”Haytham连忙阻止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他总不能和下属们大谈自己的情感经历吧。

Charles努力了好几次才稳住发颤的声线。他汇报完后众人又讨论了些别的话题,最后Haytham总结了一下,宣布会议结束。

然后就是宴会了,以前每到这时候气氛都是很融洽的,只是这次…非常一言难尽。Shay换上了正式点的衣服,端端正正地坐在Haytham旁边。在这么多人面前,很显然,Shay收敛了不少,没有像前几天那样坐Haytham腿上或大字瘫沙发上了。

在场的人,除了Haytham,Shay和那个印第安小男孩,表情多多少少都有些古怪,尤其是Charles。

Haytham中途离席了一会,Charles看准时机对Shay低声说:“你是怎么勾搭了我们大团长的?”

“什么大团长?你是说Haytham?”

Charles懵了,然后他慌了,如果Haytham没有跟Shay讲过教团的事,那他不就是泄密了吗?

Shay一脸莫名其妙,不打算继续搭理这个一直对他臭着个脸的男人。

这是Haytham端着一个小盒子回来了,他郑重其事地对Shay说:“Shay,我想是时候告诉你,我们属于一个秘密团体,名为圣殿骑士,而我是这里的大团长。现在我邀请你加入我们的教团。Shay,你愿意吗?”

“我愿意。”没有丝毫的犹豫。

“我必须提醒你,我们还有很多敌人,加入圣殿骑士就与刺客势不两立,而据我所知,你那两位朋友都是刺客世家的人。而且,你加入我们后还可能遇到很多超出你想象的危险。知道了这个,你还愿意吗?”

“我愿意。”依旧毫不迟疑。

“好。”Haytham顿了顿,桌边其他人立马反应过来,纷纷站起身。Shay也站了起来,和Haytham对视着。

“维持本组织的原则,以及我们的立场,

“不得与人谈论分享我们的秘密,也不可暴露我们工作的性质,

“无论需要何种代价,至死都不得违反此规定。”

Haytham走到了Shay面前,亲手为他戴上了戒指。

“现在你是一名圣殿骑士了,”他说,“May the father of understanding guide us.”

他们短暂地拥吻了一下,周围爆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很快就压低了下去,不过气氛已经恢复融洽。

Charles在瞄见Shay手上的戒指时就再也笑不出来了。他看了看自己手上黯淡的黄铜戒指,又看了眼Haytham和Shay手上的银制对戒,在心底叹了口气。好家伙,大团长来真的了。

没错,当时Charles还在惋惜大团长就这么被一个野小子拐走了,可不久以后,他就成功代替Hope成为了海鲜组第一粉头子。


等人都走光了,Haytham和Shay正收拾着桌面。这时Shay感觉衣服下摆被扯了一下,他低头一看,原来是Charles带回来的印第安小男孩。

“你叫什么名字啊?”Shay蹲下来和小男孩说话。

“Ratohnhake:ton.”

“…什么?”Shay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

“Shay,你在跟谁说话呢。”Haytham走了过来,也发现了小男孩,“哦,你的名字是?”

“Ratohnhake:ton.”

Haytham沉默了,鬼才知道那些印第安人是什么起名字的。

“额…这是你的印第安名字?”

小男孩点点头,有些局促不安地拨弄着自己的手指。

“那我再给你取个英文名吧…Connor?怎么样?”

小男孩点点头,算是接受了。

“好了,你以后就叫Connor Kenway了,来,这个给你吃。”Haytham把Connor抱到了一张椅子上,递给他一块糕点,愉悦地说。

Shay疑惑,他拉了拉Haytham:“怎么他这就跟你姓了?”

“我们不可能有孩子,所以就当他是我俩的孩子吧。怎么,你不高兴了?”

“没有没有,我就问问。”Shay看了眼Connor,发现这孩子眉目和Haytham倒也有些许相像。好吧,他想,我就勉为其难早当妈吧,不对,是爸。


Haytham过了几天后才后知后觉地了解到养孩子的不便之处。首先是他们不能随时随地想做就做了,必须等到Connor睡着后,声音也不能太大,这可苦了Shay。平时的爱意表达也不能过于激烈,至少当着孩子的面不能。其次,照顾小孩真的很累,尤其Haytham要工作,Shay要上学。

还有更尴尬的,一次他们一家三口出门,Haytham打算给Connor买玩具,旁边一家花店里Liam正好抱着一束花出来。

“哟,Shay,好久不见,”Liam热情地朝Shay打招呼,“这是谁啊?”

“Connor,是我的…我的…”

“儿子。”Haytham替Shay把话说完。

Liam差点把花掉地上:“开玩笑吧!”

然后他看到了Shay手上的戒指。

“不会吧你们结婚了?什么时候?孩子都这么大了?Shay你到底瞒了我们多久?!”Liam痛心疾首道。

完了,Shay想,误会解释不清了。

当天群里就出现一张图,标题:Kenway一家三口。

Shay觉得这真是太羞耻了,不过习惯了就好,他这样对自己说。

他看向Haytham,蓝灰与深棕的眼中爱与欲穿过三十厘米连绵成一片。这就足够了,Shay想。

没错,这就足够了。


—END—

幻想的小径-塞纳河义务生态保护小队成员

亚诺的女朋友事件,请各位亚诺的女朋友拿去食用

亚诺的女朋友事件,请各位亚诺的女朋友拿去食用

遁入深海
@封明文 妈咪点的老马🤧🤧...

@封明文 妈咪点的老马🤧🤧🤧一一!!❤️❤️❤️🌹🌹

@封明文 妈咪点的老马🤧🤧🤧一一!!❤️❤️❤️🌹🌹

SILENT

【刺客信条】关于木偶小人对于画家的重要性【Ezio/Leonardo】

“我感觉你生气了。”

艾吉奥在说这话的时候莱昂纳多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他,密函的吸引力显然要大得多。这让年轻人有些生气,虽然他一早就知道大师的脾气,即工作时间没有任何人可以获得他的全部注意力,但在这个时候,在他试图说点正事的时候,莱昂纳多的反应简直是在拱火。

“莱昂纳多!”

“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莱昂纳多看起来一脸无辜,让人有气都没处使,艾吉奥一下子又泄了气,闷闷不乐地说:“算了,没什么,不用管我。”

画家收起密函卷轴,把破译好的内容单独夹进纸张内,有些好笑地问他:“你在问我问题,亲爱的朋友,我总还算是个乐于助人的人。但你也知道我的……”他停顿了一下,蓝色的眼珠转了一圈,“我的一些......

“我感觉你生气了。”

艾吉奥在说这话的时候莱昂纳多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他,密函的吸引力显然要大得多。这让年轻人有些生气,虽然他一早就知道大师的脾气,即工作时间没有任何人可以获得他的全部注意力,但在这个时候,在他试图说点正事的时候,莱昂纳多的反应简直是在拱火。

“莱昂纳多!”

“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莱昂纳多看起来一脸无辜,让人有气都没处使,艾吉奥一下子又泄了气,闷闷不乐地说:“算了,没什么,不用管我。”

画家收起密函卷轴,把破译好的内容单独夹进纸张内,有些好笑地问他:“你在问我问题,亲爱的朋友,我总还算是个乐于助人的人。但你也知道我的……”他停顿了一下,蓝色的眼珠转了一圈,“我的一些小毛病。”

一些无伤大雅的小问题。这没什么,艺术家总是有一些自己的小怪癖,就连美第奇都会选择包容他们的习惯。

“我刚才说,我感觉你好像在生我的气。”艾吉奥心不在焉地盯着地板砖,砖缝里面有些残留的木屑,可能是莱昂纳多做木工活的时候掉下去的。

“为什么会这么说,艾吉奥?”莱昂纳多看上去很惊讶,这样看起来更加无辜了。

“我不知道,我就是这么觉得……”他觉得有些烦躁,感觉好像是自己在无理取闹一样,“就是上次我们路过那个小铺子,当时你想要那个木头人偶……还有就是在工作室门口,我好像错过了你的邀请……现在你都不愿意让我在工作室里久留,一拿到密函你就不和我说话了,甚至不愿意让我在你这里过夜,迫不及待地要赶我走似的。”

老天,现在他听起来可真像个抱怨丈夫分心的怨妇。

但是画家明显愣了一下,接着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艾吉奥当然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这一举动简直是印证了他的猜想:“天啊,莱昂,你果然生我的气了。”

“我不是生你的气,艾吉奥,我只是……哎呀,我怎么会生你的气,是你想太多了,朋友。”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刺客从椅子上站起来,眯起鹰隼般锐利的眼睛上前了两步,莱昂纳多不得不同时后退两步避其锋芒,但很快就被身后凌乱的桌子堵上了退路。

好吧,说起来有些尴尬,但是他确实是在避免和刺客见面。只不过说成是生他的气确实有些言过其实了,他从来没有对眼前的年轻人生过气,在未来大约也不会。毕竟艾吉奥总是那么迷人风趣,更别说还有那些密函……但并不是说密函比他本人更加重要,但锦上添花总是好的,没有人会对这样的诱惑说不吧?

“我最近太忙了。”莱昂纳多干巴巴地说道,话语中的信服度并不怎么样,听起来就像是个显而易见的借口。

艾吉奥失望地退回去,而莱昂纳多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这下换做是他盯着地砖转移视线了。

“好吧,如果你确定的话。”

 

所以莱昂纳多一定是生气了。

艾吉奥蹲在房顶心不在焉地扫视着四周的环境。啊,很好,这里有一根羽毛,等过段时间回了蒙特里久尼就把它和其他羽毛放在一起。说话间他又敲晕了两个守卫,两个箱子里装了不少弗洛林。哦,看看,这里甚至还有一封密函,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到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随便一放的。

密函,这是好事,说明他又有机会去骚扰莱昂纳多了。

但是莱昂纳多在生他的气,艾吉奥自认绝对跟他们刚来威尼斯那天的经历有关。好吧,他这段时间太忙了,又是盗贼工会又是圣殿骑士的,他身上背负的那些东西不断强迫他更进一步,让他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好好思考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可是莱昂纳多是他最重要的朋友,他当然不能接受失去这样一位天才挚友。且不说画家给他的事业提供了多少帮助,就算是为了当初对方不顾一切收留了被全城通缉的自己,这份情谊他是如何都还不清的。

当然,莱昂纳多会对他说这些都是小事,没必要放在心上,但这不代表他就可以随便忘记。

我得想想办法弥补一下他。艾吉奥摸了摸下巴,又拜托了交际花们去引开站岗的守卫,他自己则大摇大摆地摸进了银行,从保险箱中顺走了另一封密函。

 

从佛罗伦萨来的达·芬奇大师总是保持着他异于常人的作息,此时正是深夜,而他却依然废寝忘食地摆弄着工作台上最新的发明。

飞行。想想看吧,要是人类拥有飞行的能力,世界上的战争没准都能停止了。

又或者这会引起新的战争模式。啧,真是贪得无厌的人类啊。

莱昂纳多提笔在他的笔记本上写下了另一串数字,这些参数都是宝贵的参考资料,等到他哪天有机会去实验了一定会派上大用场。等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在画家终于抽出空来喝一口水的时候,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工作室窗台上的刺客。

“艾吉奥!老天,你吓了我一跳!”他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差点被刚喝下去的一口水呛死,“你还是这么的……神出鬼没。”

刺客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在烛火摇曳下显得那张脸俊美非常。莱昂纳多感到一阵脸热,一会想着这个光源很适合做新的画技实验,一会又被眼前的青年诱惑得神魂颠倒。他干巴巴地咳嗽了两声试图缓解尴尬,随后说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艾吉奥轻轻笑了一声:“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找老朋友叙旧了吗?”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开玩笑的,别那么紧张,朋友。”

莱昂纳多无奈地笑了笑:“好吧,朋友,如果你今天需要在我这里过夜的话,你知道可以去哪里。”

青年从窗台上轻手轻脚地跳下来,就好像一只敏捷的猫,画家为自己的联想勾起了嘴角,不得不说那些优雅灵巧的小动物确实很像他的朋友。

“我给你带了礼物。”艾吉奥走近了几步,视线落在桌上那些精巧的设计图上,他还是没忍住发出赞叹的声音,“天啊,莱昂纳多,我知道我说了很多次,但你真的是个天才,这些设计……我真好奇你都是怎么想到的。“

“不过是些没有落实的想法而已。”画家避重就轻地回答,”所以你又带了密函来吗?“

“密函可不能算是礼物。”艾吉奥摆了摆手,“那叫做我给你带来的额外负担,我是来给你这个东西的。”

是一个木头人偶。

莱昂纳多眼前一亮,惊讶地拿起人偶摆弄起来:“这个!你还记得,老天,我最近被雇主们催得晕头转向,都快把它给忘记了。多精巧的小东西啊,你看,它的关节多灵活!”

“是的,是的。不过我还带了别的东西来。”这下桌子上又多了两张密函,“算上上次那几张,这应该是第六张了,过段时间我得回一趟蒙特里久尼把它们放在一起。”

这下莱昂纳多几乎是用感激的目光看着他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亲爱的,两封密函!你快去找地方休息一下,我今晚就能把它们破译好,明天一早你就能拿到。楼下应该还有点吃的,你要是饿了的话,”他随意挥了挥手,“请自便吧。让我看看,啊哈……有意思……”

艾吉奥觉得有些好笑,莱昂纳多还是这样,一旦让他碰到密函他的眼里就没有其他人了。他决定给他的朋友一个小小的惊喜。于是他悄悄站到了画家身后,快速伸手揽住了对方的腰把他带到了怀里拥抱。

莱昂纳多显然又被他吓了一跳,几乎发出了一声柔软惊呼:“艾吉奥!”

“嗯哼?”年轻人恶劣地在画家耳边说道,“算是补上那天的邀请,莱昂,现在可不许再生我的气了。”

“我本来也没有生气……”他小声嘀咕着,整个人像个熟透的番茄一样一直红到脖子,“我只是……哎呀,快放手吧,我保证不生你的气了。”

刺客沾沾自喜地闪身下了楼梯,只留下画家一个人在工作室里面对两张不知所云的密函,半天都没能把他被搅乱的天才大脑恢复正常。

 

END. 

遁入深海
出血效应 @今天吃什么好呢 妈...

出血效应

@今天吃什么好呢 妈咪点的戴斯蒙😭😭😭🥺🥺🥺❤️❤️❤️……!!((因为之前画的画到一半不小心删了就拿了之前弃置的草稿细化了  然后画着画着感觉来了就画成这样了orz ...感觉画风和之前变化相差巨大.....🥲

出血效应

@今天吃什么好呢 妈咪点的戴斯蒙😭😭😭🥺🥺🥺❤️❤️❤️……!!((因为之前画的画到一半不小心删了就拿了之前弃置的草稿细化了  然后画着画着感觉来了就画成这样了orz ...感觉画风和之前变化相差巨大.....🥲

ino
被期末周折磨得接近恍惚突然发现...

被期末周折磨得接近恍惚突然发现今天是e叔生日,拿出最后的存货草稿画完,生日快乐!!

被期末周折磨得接近恍惚突然发现今天是e叔生日,拿出最后的存货草稿画完,生日快乐!!

ino
导师!!evie趁我大E偷袭,...

导师!!evie趁我大E偷袭,一拳打中了我的,呃,上巴

(其实是六一图但是拖到今天才画完

导师!!evie趁我大E偷袭,一拳打中了我的,呃,上巴

(其实是六一图但是拖到今天才画完

子亦

肝出来了!

灵感来源于一篇很神的EA文,是讲太空探索者E和太空探索导师A的,虽然忘了文的名字但是那个合集名字好像叫300年,这个写手太太真的很神

我没有完全按照文里面的情节画,可以说基本上全改了()

希望大家喜欢

P2是自己拿油画棒整的,这就是我这个学期的美术期末作业了【点头】

肝出来了!

灵感来源于一篇很神的EA文,是讲太空探索者E和太空探索导师A的,虽然忘了文的名字但是那个合集名字好像叫300年,这个写手太太真的很神

我没有完全按照文里面的情节画,可以说基本上全改了()

希望大家喜欢

P2是自己拿油画棒整的,这就是我这个学期的美术期末作业了【点头】

子亦

刚想着今天怎么没什么太太产粮然后就看到了新鲜的粮)

虽然但是,厚着脸皮把摸的鱼丢出来了,大家凑合着看吧

是AMA无差

刚想着今天怎么没什么太太产粮然后就看到了新鲜的粮)

虽然但是,厚着脸皮把摸的鱼丢出来了,大家凑合着看吧

是AMA无差

伦敦塔上的渡鸦先生

亚诺,你发现了什么?

亚诺很好奇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他发誓,一开始他只是想帮爱丽丝找书。他最近发现自己有一样神奇的能力,只要想着要寻找什么,他就可以确切感知到他们或者它们在哪里——用来找东西简直不要太方便,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在爱丽丝面前露一手了。

就从珍妮送给爱丽丝的项链入手吧。亚诺思索着“圣殿骑士”“海尔森·肯威”环视整个房间,几本书在他的视野中泛着金光,他挑出那些书摞在一起,和爱丽丝坐在一起看。前几本书很平常,主要是介绍和评论刺客和圣殿骑士历史上的大事件,直到他们翻到一本精致的小本子。

……所以说,现在的情况似乎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因为他正在和爱丽丝一起看的“书”实际上是爱德华的儿子,康纳的...

亚诺很好奇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他发誓,一开始他只是想帮爱丽丝找书。他最近发现自己有一样神奇的能力,只要想着要寻找什么,他就可以确切感知到他们或者它们在哪里——用来找东西简直不要太方便,他已经迫不及待地在爱丽丝面前露一手了。

就从珍妮送给爱丽丝的项链入手吧。亚诺思索着“圣殿骑士”“海尔森·肯威”环视整个房间,几本书在他的视野中泛着金光,他挑出那些书摞在一起,和爱丽丝坐在一起看。前几本书很平常,主要是介绍和评论刺客和圣殿骑士历史上的大事件,直到他们翻到一本精致的小本子。

……所以说,现在的情况似乎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因为他正在和爱丽丝一起看的“书”实际上是爱德华的儿子,康纳的父亲海尔森·肯威的日记。准确来说,是肯威大团长7岁时候的日记。

 

“我们看这个真没问题吗?”

“没事,珍妮都说‘书架上的书随便看’,我们可是在书架上找到这个的。”爱丽丝强忍笑意翻过一页,“这下好玩了,连麻瓜都知道了‘亡灵法师爱德华’。”

“噗。”亚诺没忍住笑了出来,说实话他真的没想到当今伦敦圣殿骑士团的大团长小时候居然如此……天真可爱,看上去完全不会撒谎,而且只要取得一点点好感就可以随便糊弄……哦不对,应该是只要取得一点点好感就能够得到他的全部信任。

“别笑了亚诺,之前你偷苹果的时候撒的谎可真够拙劣,他们稍微设个圈套你就承认是自己偷的。”虽说如此,爱丽丝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你8岁写的信里甚至还有一堆拼写错误和语法错误。”

“嘿,这不公平,我既要学法语又要学英语,那是误用。”亚诺压低声音,用鹰眼扫了一圈,“小心点,我才不想被发现。”

 

当初为了熟悉自己将要就读的学校,亚诺早在8岁的时候就开始看《霍格沃茨,一段校史》,自然的,对于三强争霸赛他也有一定了解。他仍然记得当初读到德姆斯特朗大船时的怪异——看到插图时,他对这艘大船的第一印象是阴冷破败,气息如同猪头酒吧和翻倒巷;然而船舱内部却相当整洁,床铺与被子蓬松柔软,甚至还有暖炉,看上去相当温暖舒适。

那段时间亚诺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一艘船可以既崭新又破败,爱丽丝说很可能是因为德姆斯特朗的学生经常决斗弄坏甲板,因此他们干脆放弃了修缮。亚诺觉得这理由太奇怪——德姆斯特朗难道连船不会修吗?于是他询问了德拉塞尔夫妻,而他们给出的回复使得亚诺更加迷惑——

“或许他们希望彰显自己学校悠久的历史,”弗朗索瓦如是说。亚诺发誓他看到了养父嘴角略微上扬。

“也可能是想展现自己独特的审美。”朱莉笑着补充,“说实话,我也不懂他们。”

亚诺觉得还是爱丽丝的回答更容易理解。自己和德拉塞尔一家都是巫师,巫师怎么会像那些描述一样奇怪呢。

 

“快看,这里有好多明信片,居然还有寒鸦号的。”亚诺翻开一页,意外发现这里贴着一个小小的口袋,里面装着不少明信片。爱丽丝凑过来,发现这些明信片不算崭新,几乎每一张都略微有些墨迹;尽管背面图案大概一致,她仍旧感觉它们有些不对劲。

“嘿,我可以确信,这些明信片大部分是手绘的。那些风景画是麻瓜明信片,剩下的很可能是爱德华或者船员们的杰作。”

“就算不用鹰眼也能看出来,毕竟麻瓜不会印刷关于寒鸦号的明信片。”爱丽丝谨慎地施了几个检测咒,“上面只有防护咒,可能是画完后施加的。”

 

明信片上的寒鸦号不论是外观还是内部装潢都豪华地可以媲美游轮,甲板上甚至可以开派对或者决斗。这可比德姆斯特朗的大船豪华多了,亚诺想,有朝一日真想去看看。他很好奇寒鸦号是如何以这么小体量承载那么多武器、房间和收藏品的,就算用了无痕伸展咒也得保证它不会因此沉没……还有,为什么风帆战船能够打败蒸汽巨轮呢?

那是因为寒鸦号不仅会飞还会开火,这种时候一个父亲不会骗自己儿子,爱丽丝十分肯定地告诉他,仅仅这样就可以吓坏大部分麻瓜,使得他们自乱阵脚。

 

“后面都是空白,日记本只使用了不到三分之一,最后一篇日记年份是1985年……哦不,抱歉。”亚诺没再继续说了。爱丽丝转身,发现珍妮出现在两人身后。

“你们的警觉性可真不怎么样,尤其是你,多里安,这可不是你应有的水平。”珍妮抱着双臂,眼里流露出笑意,“我都听到了。”

“抱歉,珍妮小姐,”亚诺有些不安,“我也是偶然找到的……”

然而珍妮制止了他的道歉,比起责备,她眼中闪烁的更多是兴趣。“‘随便看’,当然也包括这本日记。反正过了这么多年,海尔森从来没有发现这个。”

 

 

注:

 

1.我能说这是六一贺文吗(当然也可以用于庆祝高考结束)……抱歉我ddl如山倒(实际上是懒癌发作),而且手感严重缺失……我是fw。有很多设定想交代却写不出来,求轻喷。

 

2.这里设定亚诺已经可以自由使用鹰眼了。私设鹰眼只能标记自己想到的相关人或物,这点很重要,海尔森找不到日记和这个有关。

 

3.为了平衡战力,不对,为了强调刺客的强大天赋,我设定亚诺从小就学习英语和法语,当初和母亲一起的时候还会一点点德语(游戏里亚诺母亲是奥地利人),因此拼写错误和语法错误也就难免啦……

 

4.实际上,我也想吐槽德姆斯特朗的大船,外表破旧,里面似乎还是很舒适……仿佛做旧的牛仔裤(不)。

 

5.游戏里寒鸦号挺好看的,然而这构造显然是在牛顿的棺材板上蹦迪(带这么多武器不但不沉还能开得跟赛车似的)。而且既然是hpau……那就可以再豪华一点,不是吗?

 

6.沿用19大大@庚辰十九 的世界观,上一篇在这里 。另外这里查尔斯·多里安毕业于霍格沃茨,而且他不是遭遇刺杀死亡的。

 

t-j-n
给汤上友友画的便利贴

给汤上友友画的便利贴

给汤上友友画的便利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