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assav

326浏览    10参与
不搞颜色
拉到最下面什么都没有(像我这样...

拉到最下面什么都没有(像我这样不搞黄色已经在互联网混不下去了明明一片白色怎么会被封禁呢唉

拉到最下面什么都没有(像我这样不搞黄色已经在互联网混不下去了明明一片白色怎么会被封禁呢唉

羌浓
查有此万的合志稿 噗其实是家暴...

查有此万的合志稿


噗其实是家暴现场但是感觉眼睛里的爱去不掉了像个求婚现场(没有)


是给@童话话话 老师的配图!


感谢带我这个菜鸡玩!

服饰有参考

查有此万的合志稿


噗其实是家暴现场但是感觉眼睛里的爱去不掉了像个求婚现场(没有)


是给@童话话话 老师的配图!


感谢带我这个菜鸡玩!

服饰有参考

素臣

【鲨美】五感

伴郎梗 鲨没结婚收到了邀请 短打一发完


Would you be my best man? 

像飞鸟掠过湖面,羽毛划破涟漪。他这样轻轻说道,灵动的蓝眼睛还含着笑。Michael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那嫣红的唇吐出一个个惊人的语句,惹人或脸红或发笑或心动。 

当突然的询问发出时,他还是不可控制地怔了一下。还好,他还记得自己在镜头前,还记得端住快要裂开的笑容。只是一股凉意在心底漫开,肆无忌惮地闯到全身各处,撞得他头皮发麻,手心冒汗。 

短暂的沉默弥漫又消散。他们巧妙地转移了话题。两人依然笑...

伴郎梗 鲨没结婚收到了邀请 短打一发完


Would you be my best man? 

像飞鸟掠过湖面,羽毛划破涟漪。他这样轻轻说道,灵动的蓝眼睛还含着笑。Michael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那嫣红的唇吐出一个个惊人的语句,惹人或脸红或发笑或心动。 

当突然的询问发出时,他还是不可控制地怔了一下。还好,他还记得自己在镜头前,还记得端住快要裂开的笑容。只是一股凉意在心底漫开,肆无忌惮地闯到全身各处,撞得他头皮发麻,手心冒汗。 

短暂的沉默弥漫又消散。他们巧妙地转移了话题。两人依然笑得愉悦自然,互动起来熟稔又亲密。 

他的耳朵却充盈着隆隆作响的轰鸣声,半天才听清是James温柔的询问在不断重叠。 


Would you be my best man? 

他咽下满口辛辣的烈酒。James的声音缠住他思绪纷乱的大脑,清晰分明得可怕。酒意和想狠狠发泄的念头也盖不住它。话语像一颗欲藏于水底的皮球,他将它拼命压下去,又顽劣地浮上水面。一次又一次,他累了,泄了力,无助地看着它漂浮,在粼粼的水面上闪着无辜又柔和的光芒。 

Michael也的确失去了全身力气。他瘫在沙发里,把玩掌中的酒杯,呆滞地欣赏酒液和多面玻璃在半昏暗的灯光下折射出奇异斑斓的色彩。再接着,他仰头灌下酒,将酒杯扣在桌上,碰出极响亮的撞击声。 

本不该指望再有任何动静。Michael宁可窝进沙发溺死在无谓的回忆里。但熟悉的叩门声想起,是他的救赎和惩罚。 

他起身开了门,矮了半个头的男人抬眼笑眯眯地看着他。 

James嗅到他身上缭绕的似有似无的酒味,挑起眉:“不等我吗?” 

“我想喝酒。它看起来很不错,我等不及。下次一定等你。”Michael扯出一个笑容。 

我想和你一起喝酒,又怕触景生情。碰杯后,他们又一次干杯。Michael觉得这辈子还没喝过这么苦涩难堪的酒,刺激得他眼眶发酸。 


Would you be my best man? 

一群人围在吧台边举杯畅饮,庆祝这忙里偷闲的难得的聚会。Michael在一旁瞧着他们闹腾,无不痛快。依然会有人开起他俩的玩笑:“去爱尔兰登记结婚?”然后大家捧腹大笑。两位主角却是一反常态地挂着笑容沉默不语,勉强应和几声。 

突然伸来一只手臂揽过Michael的脖颈,两个人身侧相贴。他听见好友碰了一下他的酒杯,对众人大喊“my best friend”,心脏被重槌猛擂。他差点又神经兮兮地听成了“best man”。 

Michael无奈笑着按了按太阳穴。一缕陌生的香味钻进他鼻子里,他拧起眉头。“James?”他喊。对方转过头来,他们的肩膀还挨在一起。“香水?”他问出口,又后悔了。 

果然。“早上Lisa非要给我喷一点,做个记号。”Michael呆呆地看着他温柔的笑。笑是特别的,被美满爱情浸泡着的人全身都泛着光泽,那是互馈了爱情的温柔。 

又来了,又是那种奇怪的、讨人厌的酸涩感。“挺适合你的,McAvoy小姐。”他调侃道,被好友轻轻地用拳头捶在胳膊上。 

Michael调笑他佯装羞恼的小姑娘模样,却被名为“幸福”的香气浸酸了鼻尖,连两人无意的分开都没注意到。 


Would you be my best man? 

他的指尖在颤抖。 

他们正在互发短信,上一个话题还是在吐槽今天的晚餐供给不如平常。聊天界面突然弹出来这么一条消息,好似James没头没脑地发了一句胡话。 

但他再清楚不过了。这是来自一对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新人的正式邀请,邀请新郎最好的朋友以伴郎的身份出席婚礼。 

没有比赛,无需拍戏,除了这场婚礼似乎也没其他忙事。Michael心里有个怪物在叫嚣:“拒绝!拒绝!你不愿意……!” 

你真的不愿意吗?他的理智冷静地反驳。 

你不愿站在他身后见证他的幸福吗?他的手机械地举起手机。 

每按一次屏幕就像扎一次针。十指连心,他麻木地忍耐着虚无的钻心的疼痛。消息成功发送时他丢开了手机,趴在床上侧目盯着屏幕。 

窗口弹出新消息。他在泪水中看见对方模糊的道谢,双手却沉重地抬不起来,更别说发短信了。 

原谅我,James。他挣扎着。原谅我没法及时回你消息,我的双手不听使唤了。 


Would you? 

他在发呆,漫不经心地对着化妆间的镜子整理衣领。James过来拍他的肩膀:“Hey!” 

“Hey.” 

“Nervous?” 

他看向意气风发的新郎:“Less than you, of course.” 

James绽开灿烂的笑容,Michael却看见了前一秒他眼底闪过一瞬哀伤。那太真实了,仿佛絮絮叨叨地念着抱歉。 

还有惋惜、遗憾和痛苦。Michael很肯定。 

他们又闲聊了几句,交换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Michael担心勒得太用力,紧贴的胸腔会让自己乱糟糟的心声被对方听到,又抱有一丝希冀地束紧手臂,放纵自己把头在对方肩上搁了一会儿,将James嵌进怀里。 

他们互相鼓励,短暂地告别,按着计划好的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婚礼。交换戒指时,Michael穿着笔挺的黑西装站在他们身后一侧,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只他握过许多遍的手套上戒指。 

有极端的一瞬,在戒指巧妙地契合时,他仿佛被其闪烁的光芒击中,如播放老电影般,眼前映着近二十年来经历的一切,从他见到朝气蓬勃的漂亮少年那惊鸿一瞥开始。心跳又达到了初遇时的频率,砰砰响地撞击耳膜震得发疼。一切回到现在的时候,他杵在原地坠入无限的黑暗,像是失明。 

再次恢复正常视觉时,James恰好揽着妻子的腰回头望向他。他们相视一笑,别开头。 

伴随着Michael的光熄灭了。 


你愿意做他的伴郎吗? 

你愿意祝他幸福吗? 

你愿意伴他左右吗? 

是的。我愿意。 


你愿意继续爱他吗? 

至死不渝。


END

————————————————————————

两人都结婚了,我会怎样呢?

大概是将我的爱埋葬在沃土里,待春季一个重获新生。

大概一开始没想到第一篇鲨美便是刀(不会很刀吧 悄悄

其实之前还有一篇糖在码 但太咕了……最近忙得焦头烂额但憋不住了要写点东西 这个算我受到刺激的快速垃圾产物吧orz

(dbq我挨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