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u

21.1万浏览    21515参与
by慕月.
刚下完晚自习摸个大队长 果然队...

刚下完晚自习摸个大队长

果然队长还是沙雕才正宗,这样有点奇奇怪怪的  

刚下完晚自习摸个大队长

果然队长还是沙雕才正宗,这样有点奇奇怪怪的  

by慕月.

本来准备把邪骨团和星眼战队画完的

可是我太懒了(bushi)

可当头像的,只要不嫌弃(我太拉了不会画画嘤嘤嘤)  

本来准备把邪骨团和星眼战队画完的

可是我太懒了(bushi)

可当头像的,只要不嫌弃(我太拉了不会画画嘤嘤嘤)  

Evans💓

【HP/待授翻】新鲜的血液/Young Blood 2(亲世代/AU向/詹莉)

Part 2

湖边很安静。十一月的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凉意,使詹姆胳膊上的汗毛竖起,直直穿过他的鸡皮疙瘩。他深吸了一口冷气,双臂缓缓伸过头顶,闭上眼睛,一头扎进湖里。水刺痛了他身体的每一寸,他抑制住了与水搏斗的冲动,挣扎着不让自己再吸一口气。他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于生存。

昨晚,他自愿参加了一场比赛,这场比赛可能会导致他和他的22名同学的死亡。

那天早上他醒来时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希望这是“收割”的那天早上,他会避开那件令人不舒服的热毛衣,希望他、小天狼星、莱姆斯和彼得能设法安然无恙地度过他们最后一次的“收割”——希望莉莉·伊万斯能在“收割”中幸存下来。但是,当詹姆清晨......

Part 2

湖边很安静。十一月的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凉意,使詹姆胳膊上的汗毛竖起,直直穿过他的鸡皮疙瘩。他深吸了一口冷气,双臂缓缓伸过头顶,闭上眼睛,一头扎进湖里。水刺痛了他身体的每一寸,他抑制住了与水搏斗的冲动,挣扎着不让自己再吸一口气。他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于生存。

昨晚,他自愿参加了一场比赛,这场比赛可能会导致他和他的22名同学的死亡。

那天早上他醒来时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希望这是“收割”的那天早上,他会避开那件令人不舒服的热毛衣,希望他、小天狼星、莱姆斯和彼得能设法安然无恙地度过他们最后一次的“收割”——希望莉莉·伊万斯能在“收割”中幸存下来。但是,当詹姆清晨拉开床上方的窗帘时,小天狼星脸上的表情证明,他的生活现在变成了噩梦。他默默地穿上衣服。小天狼星用詹姆无法忍受的悲伤看着詹姆,而莱姆斯和彼得一起避免看他。他知道这个套路。他们已经在他死之前脱离了他——至少这样,他们就有了自己的归宿。

他不能怪他们。毕竟在此之前,他不也对无数的同学做过同样的事吗?他不是还要对莉莉做同样的事吗?

浸入水中,昨晚的影像像动态摄影一样闪烁。声音低沉而遥远,留给他的只有影像,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其他三个学院的七年级勇士缓慢地排队着走进来,最后一个进来的是斯莱特林的女孩,后面紧跟着伏地魔。他解释了比赛的规则,虽然詹姆什么都没听,但他也不需要听。他亲眼目睹了足够多的学院杯,已经把规则背得滚熟了。相反,詹姆注视着莉莉。她在伏地魔解释规则时眯起眼睛盯着他,只是偶尔撩起她耳后的一缕深红色头发。她似乎认为,尽管已经知道规则,但只要专注于规则,就能找到一些秘密信息,让整个比赛向她有利的方向转变。

从莉莉出生的那一刻起,她的就一直没有胜算,没有什么秘密规则可以改变这一点。

詹姆终于破水而出,一个猛烈快速的吸气让他的肺燃烧了起来。他踩着水,回想着去年这个湖是怎样被用作竞技场的一部分的,那只巨型乌贼干掉了一个叫德克·克雷斯韦尔的五年级学生。詹姆伸直身子,向岸边游去。他本来是到湖边训练的,可是一想到德克,他就突然晕水了。

等他回到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时,休息室已经基本空了。其他人都去上课了。詹姆不再有学习的义务。多年来,为了减轻学业负担,他宁愿杀人。他自鸣得意地笑了笑,接受了这个令人作呕的笑话,而现在他真的要成为这个笑话的主角了。


令人惊讶的是,他的宿舍并不是完全空的。小天狼星坐在床上,茫然地望着窗外曾经的魁地奇球场,它很快就会被改造成学院杯竞技场。他没有理会詹姆。

“你上魔药课不会迟到吗?”

小天狼星收回了目光,怀疑地看着詹姆。“魔药课?我现在应该担心魔药课迟到了?”

“别傻了,大脚板。既然不能把你扔进学院杯,如果你现在搞砸了,伏地魔就会想出特别令人发指的办法来惩罚你。”

“比杀害我的二十二名同学更可恶?”

詹姆走到床边,坐在小天狼星对面。“你知道我的意思。”

“是的。”他转身看向窗外。“考虑到你耍的花招,我可能会更惨。我想沃迪会很高兴看到我和我弟弟的对决,你剥夺了他一些高质量的娱乐。”小天狼星停顿了一下。“你做的事真的很愚蠢,尖头叉子。”

“哦,得了吧。”

“我是认真的。你没有权利—”

“—救你?”詹姆打断了他。“不让你被自己的亲弟弟杀死——或者更糟,让你不得不杀死自己的亲弟弟?”

“我不需要你成为我的英雄,詹姆。我已经在伏地魔的名单上了。你所做的一切就是害死自己,并谴责我过着悲惨的余生,因为我知道我应该处于你的位置。”


“不,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监视我。不像你叔叔死的时候。”听到詹姆严厉的语气,小天狼星的脸沉了下来。几年前,他的叔叔阿尔法德·布莱克被食死徒杀害了。阿尔法德是小天狼星为数不多关系亲近的家庭成员之一。他在一个纯血统家庭中对黑魔法不屑一顾,这使他和其他人保持着一段距离。但阿尔法德一直支持和理解小天狼星。詹姆认为他从未真正从阿尔法的死中恢复过来。

“我不会的。”小天狼星回答,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内疚。

“不,你不能。几个月后你就要离开这里了,需要有人照看月亮脸。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保护他,但如果你们出去闯世界,情况会变得更糟。你们必须保持团结。”詹姆的声音低了下来。“就算不是为了我,那就是为了莱姆斯。”

“我会的,尖头叉子。”

“答应我。”

“我保证。”

他们之间一片寂静。尽管小天狼星比詹姆高几英寸,但他看起来还是那么渺小。

“也许你能赢。”过了一会儿,小天狼星说。

詹姆差点笑出声来。“好像我对付那些斯莱特林们有一半的机会似的。只有你弟弟一个人在他的婴儿床栏杆之间诅咒成年巫师。”

“你真是个天才巫师。”小天狼星说。

“是啊,好吧,你比我好多了。”詹姆平静地说,这句话他已经瞒了好几年了。

“那以梅林的名义,你为什么要代替我?”

“因为——”

因为小天狼星是更好的人。因为他可以照看月亮脸和虫尾巴。因为小天狼星仍然看到了人类的善良,仍然想要反击并生存下来。因为如果他们中有一个人有未来几个月的通行证,那应该是小天狼星。

“因为你更好,”詹姆说。他知道小天狼星肯定会抗议的,但他遇到了朋友的目光,知道小天狼星也一直没有把这个想法告诉别人。

“你真应该去上魔药课。”

“是的,是的。”小天狼星从床上站起来,走到门口。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去。

“尖头叉子?”

“怎么了?”

小天狼星舔了舔唇瓣,把它们紧紧地抿在一起,然后又开口了。“答应我,你至少要试着赢。”

詹姆不忍心告诉他,他的内心已经没有多少斗志了。相反,他扬起嘴角说:“我保证我会试试看。”

小天狼星点点头,最后一次回头看了詹姆一眼,然后关上了他们之间的门。


Winter

《你好,萨尔》#仿生人偶au#ls#part2

萨尔在第二天的八点五十三分醒来,他用手指轻轻扯了扯我的衣服,然后小声叫着我的名字。


我把身体转向他,看到了那对蓝眼睛睁开时不可见的,浓密而长的睫毛。


“早安,萨尔。”


这是我昨晚在互联网查询到的话术。睡觉醒来后的人,可以根据醒来的时间问候“早安”,“午安”,最后是“晚安”。


“早安莱利…”他努力让眼睛聚焦在我的身上。“光太亮了…”


我把手掌盖在他额头上方,隔了一层他戴着的白色面具。


“咦,莱利,你听得懂光是什么意思吗?”他慢慢睁开眼,又把脑袋往我胸前蹭了蹭。我有些不解。


“是的,在你睡觉期间,我通过搜寻互联网学到了很多基础名词。”


“那很好呀。”......

萨尔在第二天的八点五十三分醒来,他用手指轻轻扯了扯我的衣服,然后小声叫着我的名字。


我把身体转向他,看到了那对蓝眼睛睁开时不可见的,浓密而长的睫毛。


“早安,萨尔。”


这是我昨晚在互联网查询到的话术。睡觉醒来后的人,可以根据醒来的时间问候“早安”,“午安”,最后是“晚安”。


“早安莱利…”他努力让眼睛聚焦在我的身上。“光太亮了…”


我把手掌盖在他额头上方,隔了一层他戴着的白色面具。


“咦,莱利,你听得懂光是什么意思吗?”他慢慢睁开眼,又把脑袋往我胸前蹭了蹭。我有些不解。


“是的,在你睡觉期间,我通过搜寻互联网学到了很多基础名词。”


“那很好呀。”他缓缓从我身上脱离出去,在床上坐了起来。


“今天是休息日,我带你出去玩吧?”


“休息日?”


(经过这一晚,我对语气的把握也有了新认识。)


“是的,周六,也就是昨天,还有周日,也就是今天,这两天是我的休息日,不用去学校。”萨尔对我认真解释着,在日历上圈了两个红色的小圆圈。“你看,再过五天就是新的休息日,而这五天我每天都要去上学。”


我认真地盯着萨尔的手(实际并不能看出面部表情的变化,前面说到过),在时间管理备注里给「休息日」和「上学日」做标记,并迅速计算出了无穷数值外的所有「休息日」和「上学日」。


他很快地做完了洗漱工作,没有拿桌上哈利留给他的煎蛋三文治,把钥匙塞进口袋里后就立刻拉着我的手出门了——这幅场景非常滑稽:他只齐我的腰高,我必须弯着腰才能更好地聆听他下的互动指令或者问题。在我的视野里,萨尔的两根翘马尾是离我最近的属于他的「物件」。我从那两撮干枯没有光泽的毛发中读取了他的DNA,并记录在最机密的储存区域,自动命名为「blue boy」。


过马路的时候他抬起脸看我——准确的,是那对眼睛被脸抬起来看我。“这是斑马线,莱利,我们要等红灯结束换到绿灯的时候才能走。那些小汽车,我们要避开,被撞到就不好了。”


其实这些知识我在昨晚就已经全部学习到。我的学习功能即使不如其他型号的仿生人偶,却也可以高速处理并记忆一切日常所需的相关知识。


「让萨尔开心」和「一直陪伴萨尔」是对我相同重要的两个指令,此刻我判断,如果我打断萨尔告诉我的事,萨尔情绪平稳波动的状态也许会被打断。分析不出是好的指向还是坏的指向,所以我决定按照「还未知晓那些内容」的情况来回答他。


“好的萨尔,红灯停绿灯行,避开汽车,我记住了。”


我注视着萨尔漂亮的蓝色瞳孔,那里面把我也倒映得十分清澈。直到绿灯亮起,萨尔再次高兴得拉起我往前走,我的视野恢复到眼睛的高度,对面种植了一排枫树,我预测萨尔要向我介绍这些枫树。


“你看,莱利,这是枫树。”果不其然他再次抬头并说出了我预测的想法。


“好的萨尔,这是「枫树」。”我照样回答着。他又开始说了。“每年只有秋天的时候枫树的叶子才会红得这么漂亮。”


我问萨尔:“你喜欢「红色」吗?”萨尔奇怪地摇摇头,问我为什么要这样询问他。我说,因为你说「红」得「漂亮」,据我所了解,「漂亮的」东西「人人都喜欢」。


萨尔说他不喜欢红色,他没有特别喜欢的颜色。然后他反问我喜欢什么颜色。我回答告诉他,仿生人偶没有喜好设置。他看起来失落极了,体内的激素分泌有了一种可检测的下降趋势。


逛了一大圈,萨尔向我介绍了整个他所生活的城市,还把我介绍给了所有他认识的人。经常忘记取牛奶的爱丽丝女士,一边抽烟一边钓鱼的詹姆斯先生,养了一条博美犬的史蒂夫和史蒂芬妮,他们是一对兄妹。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人,具体可以读取我的记忆卡,萨尔从未删除过任何东西。


一直到下午三点,萨尔才想起人类的肚子会饿这一回事。他询问我吃什么好,我根据记忆把刚才路过的餐饮店都报了一遍。


他听得发毛,决定就带着我去路口一辆汉堡车旁边解决。


萨尔要了一份吉士汉堡和一小杯可乐。我告诉他,一份吉士汉堡的热量可以达到五百二十大卡,一小杯可乐的热量大概是四十卡。


他一边听我说话,一边用手去拆开后脑勺的金属链条,几次没有卡出凹槽,所以我将手伸过去,试图帮助他。


但他立刻拨开了我的手,对我说“不要”。


我静静地看着他抬起那层白白的面具,露出了属于嘴的皮肤组织。我扫描了一遍,只扫描出一些瘢痕记录,无法读取信息。


在他进食的这段时间里,我重新向他报告了一遍吉士汉堡和可乐的热量数据。他依旧没有表示什么,在啃完半个汉堡之后递给了我,小杯可乐也剩了一半,全部推到了我的面前。


由于昨晚我的启动时间已经超过萨尔用餐的时间,所以萨尔并不知道仿生人偶不需要进食,不过我独有的玻璃管通道做出了可以进食的效果,在咀嚼动作后进行自然的吞咽,那些食物会滑进一个凹槽,及时打开清理就可以一直模仿进食的状态。


我拿起那半个吉士汉堡,一口,两口,三口就全部吃了下去,接下去是可乐,因为我不会吮吸,所以揭开杯盖,一骨碌倒进了玻璃管。


有时我很庆幸萨尔没有一份仿生人偶的说明书,尤其是初代机的说明书。


他对于我可以进食这一件事没有表示出太多的惊讶,仿佛所有仿生人偶都理所应当具备进食的功能。我决定不告诉他玻璃管和凹槽的事,自己偷偷清理,因为我想萨尔能够「开心」。


他打了个嗝,然后对我说,“走吧,我们回家。”


我点点头,计算出一条可以回到家里的最短路线。我告诉萨尔,下一个路口左拐。


萨尔很奇怪,他说明明我们刚才来时是直走的一条大路呀。我告诉他我计算出的这条路后,他的眼睛写满了不可思议。


“你好厉害莱利!”他认真地看着我,那对蓝色的眼睛闪闪发光。


我对这句话没有判断能力,所以没有作答,萨尔没有在意,他已经拉着我的手开始走了,时不时还转头问我,下一段路该怎么走?我每次告诉他后,他都要拥抱一下我,我蹲下身体,这样能让他拥抱地更彻底一些。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没有喜欢设置,却对他的拥抱有一些奇怪的判断。


回到家后,萨尔告诉了哈利这一整天我们所做的事,然后哈利就让萨尔去吃饭了。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萨尔,他不断转头看向我,一副完全吃不下的眼神,这时哈利起身去往洗手间,他便立刻叫我过去。我的步频通常不会改变,但会随着使用者「呼唤」的情绪而有所调整,所以此刻的我看起来,像在奔向萨尔。


萨尔把桌上的面包一股脑塞进我的手里,然后切了半块牛排叫我叼着快去房间。所以我再次奔向房间。


哈利从洗手间出来后,萨尔装作已经吃完了餐盘里的所有东西,跳下椅子对哈利说细嚼慢咽有助于身体健康,接着就回房间找我了。


我拿着面包叼着半块牛排,应该是有一些呆愣地低头看他。他对我做了一个吃掉的手势,然后示意我别让哈利知道是我吃掉了他的食物。我迅速解决了那半块牛排和面包,萨尔松了一口气,然后拉着我手说:“还好没被哈利发现。”


他见我的手上沾了面包屑,立刻拿起餐巾纸帮我擦去,还给我擦掉了嘴边残留的牛排酱汁。我不明白这些动作的意义,所以一动不动直到他完全脱离我的身体。


“莱利,你为什么不说话?”他眨巴眼睛看着我。


“我会一直回应你,萨尔,只要你和我说话,我会一直回应你。”我这样告诉他,因为我的程序设定如此,但他仿佛由衷感动,再次拥抱了我,和我说“谢谢”。


时钟再一次指向睡觉的标点,萨尔像昨日那样爬上床,然后叫我与他一同缩进床里。这次,我自己脱掉了鞋。


萨尔让我把身体转向他,我转了过去,他搂抱着的我的小腹也随之转了个方向。他说拥抱一个人总是正面比较好。


接近一个小时,萨尔的呼吸都没有趋于睡眠的平稳状态,但他没有和我说话,那张被白色面具掩盖的瘢痕脸在被子里若隐若现。突然,他像是不耐烦地在我胸口蹭了两下,那些额前的蓝色短刘海全部开了叉。我询问萨尔有没有感到身体的不适,他说没有,然后语气凝重地对我说,会不会介意他的脸和其他孩子不一样。


我说不会的,他又问真的吗,我说不会,仿生人偶的程序不允许对使用者说谎。


许久的沉默后,他告诉我,他的脸是被枪炸烂的。


“现在还会痛吗?”我抚摸着他的后脑勺。


他像受到了惊吓,一抽一抽哭了起来。


我检测到那个情绪叫做「悲伤」,所以更加用力搂住了这个小小的身体,自动开启了体温控制器,让自己也更温暖一些。人类在寒冷中总是喜欢温暖的。


直到他停止哭泣,时间几乎过去了二十分钟。然后他微弱的声音告诉我,不痛了。


但是我已经明白,那些瘢痕的疼痛还在发作,我要保护好他,保护好萨尔费沙,不让他再受到任何伤害。


萨尔缓缓将他的脸抬起来,我看着他,就像在马路边他看着我那样。


“莱利,你说漂亮的东西人人喜欢,那我,我会被喜欢吗?”


我没有运行任何程序,向他回答道:“会的。”


他的眼泪再一次涌出来,此刻我的身体预热完成,他也再一次投入了我的怀抱。


“莱利,你变热了。”他惊讶地摸着我的身体。


“是的,我变热了。”我安抚地拍着他的脑袋。(这也是我的程序之一)。“该睡觉了萨尔,明天要上学。”


“好。晚安,莱利。”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晚安,萨尔。”这是第二个长夜。

Winter

《你好,萨尔》#仿生人偶au#ls#part1

萨尔说我是他从垃圾堆旁边捡回来的。我没有关于遇见他之前的记忆,以他的说法,我是仿生人偶市场丢掉的一只赝品,既没有做好表面皮肤的修饰也没有装太多可以学习的软件,大抵是——外观产品的第一型号,仅供后面型号的外貌仿制。


当我接通电源,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萨尔,那个蓝头发的小男孩。我扫描不到面部特征,所以只对瞳孔进行了验证分析并储存到了记忆卡。


他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抬起头着告诉他,名字是要主人赐予的。


在新的一批仿生人偶当中,创作者加入了表情系统,会根据使用者的情绪而变化面部动态,实现羞涩,愤怒,委屈,还有一些疼痛的小细节,更智能化,储存卡的容量也更大,但我是最旧的型号,...

萨尔说我是他从垃圾堆旁边捡回来的。我没有关于遇见他之前的记忆,以他的说法,我是仿生人偶市场丢掉的一只赝品,既没有做好表面皮肤的修饰也没有装太多可以学习的软件,大抵是——外观产品的第一型号,仅供后面型号的外貌仿制。


当我接通电源,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萨尔,那个蓝头发的小男孩。我扫描不到面部特征,所以只对瞳孔进行了验证分析并储存到了记忆卡。


他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抬起头着告诉他,名字是要主人赐予的。


在新的一批仿生人偶当中,创作者加入了表情系统,会根据使用者的情绪而变化面部动态,实现羞涩,愤怒,委屈,还有一些疼痛的小细节,更智能化,储存卡的容量也更大,但我是最旧的型号,还是观赏机,自然没有这些功能,也就是说,即使我的使用者再怎么爱我,我也不会笑。


萨尔思索了一下决定叫我莱利,他说这个名字寓意好,而且叫莱利的男孩都长得漂亮。后来他告诉我,当时他还是小孩子,小孩子哪能明白那么多寓意,莱利只是他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名字而已。


“好的,我叫莱利。”我将他的话分解出来,把“莱利”这个词填入了「自己的名字」这一栏。


“这样就对啦,我叫萨尔,以后你就陪着我,可以吗?”


“好的,你叫萨尔。”我把“萨尔”这个词填入了「主人的名字」,然后答道:“我会一直陪着萨尔。”


这是仿生人偶被制造出来的目的——陪伴一些孤单寂寞的人类。


小小的萨尔测试着我的互动系统。“说,你好。”


“你好,萨尔。”


“说,我叫莱利。”


“我叫莱利。”


“说,前面这个男孩是萨尔。”


“前面这个男孩是萨尔。”


他看起来高兴极了,一把把我抱在怀里,我没有学习到拥抱的含义和意义,但还是有样学样地也抱住了他,他说我的皮肤好冷,我问,什么是“冷”?他答,是体温的一种,我又问,什么是“体温”?他把我放在一旁像是思考了一会儿,但没有告诉我答案。


是的,我无法感知人类的体温,也无法理解他们口中所谓的“冷暖”,但我拥有发热的功能,准确来说,我拥有「冬暖夏凉」的特质,只要萨尔告诉我正确的指令,我就可以和人类一样正常发热并保持温暖。


他小心地触摸我身上的皮肤,还有一些因为磨损而露出的玻璃内壳。仿生人偶通常会做成和人类相同的皮肤触感,为的就是与人类更加相似,我的表层也不例外,不过现在的型号已经将人偶内壳做成金属了,这样便于回收也防止损坏。


萨尔小心地戳着我露出来的玻璃管,问我:“疼吗?”


我告诉他,我的系统没有疼痛感应器。


这时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他叫着萨尔的名字,并问他现在是几点。


在萨尔转头去看时钟的那一刻,我立即回答道。


“现在是下午六点三十三分。”


萨尔开心地抓着我的手去找「那个男人」的声音,并把我刚才的回答告诉了他。「那个男人」看着能够走动的我,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没想到真的能动啊。”


“是呀爸爸,而且他还很聪明。”


我检测到「爸爸」这个词,并自动打开了备注输入。


“爸爸,叫什么名字?”


我突兀地抛出这句话,但却是我开口问的第一个问题。


“我叫哈利,你好。”


这个叫哈利的男人比我高一些,所以俯下身子向我伸出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伸出手,但还是照着做了,与此同时,他握住我的手晃了两下。


“你好哈利,我叫莱利,这是萨尔给我的名字。”


哈利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告诉萨尔,要好好陪着我,就像刚才萨尔和我说的那样。


萨尔用力点点头,然后就牵着我在家里到处转圈,告诉我这个是“花瓶”,那个是“台灯”,这个挂在「墙上」的是“照片”,那个「吃饭」用的东西是“碗”。


我默默将所有词汇记入储存卡,一句话没有和萨尔说,但他没有感到无聊或疲惫,一直紧紧拉着我的手,告诉我所有这个家里拥有的东西。


八点,萨尔坐在沙发上看了三十分钟电视。


八点半,萨尔在房间玩了四十分钟游戏。


九点二十分,萨尔起身去浴室洗澡。


九点四十分,萨尔爬上床,盖上了被子。


“莱利,你需要睡觉吗?”他问道。


“不需要,在电量耗尽的时候充电我就可以继续启动。”


“这样啊,那晚上我睡觉的时候你去哪里呢?”


从萨尔启动我的这几个小时内,我一直和他待在一起:看电视时坐在他旁边,即使我看不懂,也一直陪着他;玩游戏的时候站在他身后,即使我看不懂,也一直陪着他。


我回答:“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萨尔掀起被子的一角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睡。我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分析的能力,但他已经从床的内侧爬出来,抓着我的手让我坐在床上了。


正当我顺着他的意思要把腿缩进去的时候,他又爬到我身上扯掉了我的鞋子。


“睡觉要脱鞋子哦。”他蓝蓝的眼睛看着我。


“好的,「脱」「鞋子」。”


我把脑袋朝向外面,他关掉了墙上的灯,然后托着我的腰倚靠在我的背上。


“这时候要说晚安,莱利。”他小声地嗫嚅,这是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


“好的。晚安,萨尔。”


“晚安,莱利,明天见。”


我把「明天」输入时间记录,然后在萨尔浅浅的呼吸里启动了夜间观测。

雏子
 摸鱼,里面有自家au 

 摸鱼,里面有自家au 

 摸鱼,里面有自家au 

杉杉来迟的氿

保护好自己啊(5)

  啧,怎么说,没灵感写了,弃了弃了,看寒假有没有欲望写吧

  cp向km

  废话不多说,让我们(不)直入主题吧!

—————————————————

  “murder君,你还好吗?”killer凑过来,看向现在身旁有着一圈低气压的murder,笑嘻嘻地问。murder看了killer一眼,随后想绕过他离开这里。但是killer毫不犹豫地捏住了murder纤细的手腕,将他一把拉了回来。

  “你干什么?”

  “我在问你话呢,回答我。”

  murder想猛...

  啧,怎么说,没灵感写了,弃了弃了,看寒假有没有欲望写吧

  cp向km

  废话不多说,让我们(不)直入主题吧!

—————————————————

  “murder君,你还好吗?”killer凑过来,看向现在身旁有着一圈低气压的murder,笑嘻嘻地问。murder看了killer一眼,随后想绕过他离开这里。但是killer毫不犹豫地捏住了murder纤细的手腕,将他一把拉了回来。

  “你干什么?”

  “我在问你话呢,回答我。”

  murder想猛一下想甩开killer的手,但是他不但失败了手腕还被killer捏的生疼。

  “放开我!”

  “murder君,回答我。你看到了什么。”killer将murder粗暴地拽进怀里后,轻声道。

  “我还能看到什么。”murder脸色微微一紫。killer歪着脑袋想了想。“你的paps?你的朋友?……horror?你自己?……还是有我?”

  murder的表情变了两次。一次是paps——看起来又要哭了,一次是killer。先是慌乱了一瞬,随后露出一抹淡淡的羞涩和恐惧(horror:??)。“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murder一脸不耐烦地说着,看向killer。“……反正就是又看到paps和…额,我说的是我又见到paps了……”murder说完后不耐烦地扭过头去,“走了,去吃饭。晚了就没了。”

  “……好吧?”





  当天深夜。

  murder瞬移到学校天台处。他喜欢在这里“独自一骨”“喃喃自语”。今晚秋风阵阵,甚是凉爽。

  “paps……嗯,我知道看到的是谁。……哈?你在开玩笑吧,就那家伙我怎么会看得上,又烦骨又贱……”murder扒在栏杆上,看着天上的星星点点,轻声一笑,“他又怎么看得上我呢?……你知道的,我和他在有关你的事情上都没能处理好……”

  一阵沉默。

  “试着去接受他……?paps,你在开玩笑吗,我和他都是男的诶。”murder抬眸眺望着远方,淡淡地一笑。远方已经缓缓暗淡,看样子城市终于要陷入寂静之中。

  “时间不早了,回去……”

  “嗨murder君,你今天怎么有时间来天台上吹吹晚风啊~”

  一个贱兮兮的声音从murder身后传来。啊,不用猜,绝对是killer了。毕竟声音这么贱而且喊“murder君”这个奇怪名字的只有他了。

  一只手突然揽住了murder的腰,随后整个骨都贴在了身上。

  “?你……”

  “抱抱嘛,你今天的情绪看着不是很好诶。”

  killer说着,厚颜无耻地把头靠在murder的肩膀上,看向远方明亮的行星与消散在云层下的月亮,忍不住微微一笑。没有他的眼睛好看呢,killer忍不住这么想着。

  murder在killer抱住自己的一瞬间身体猛的一抖,好像想推开对方。但是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最终手也只是抬起来了一下,象征性的推了推对方,便不再管。

  手轻轻掀开了对方的衣服,一把捏住了对方的灵魂。
  “唔!?你tm松开!”murder的思绪瞬间被打断,满脸恼怒地凝聚出骨刺打向killer,但也在意料之内地躲开了攻击。没事,松开了就好……murder想着,憋下气。“再见。”打出一个清脆的响指后,murder便瞬移消失了,留下killer一个人站在那里。

  摸到灵魂了,反应到是还挺可爱的……killer想着,嘴角不自觉地翘起几分。

  他就是这样的人,说到做到。

昨与故人期

【苏盖】小绿茶和大男子主义

我的妈呀,发一个符号都不行。


我的妈呀,发一个符号都不行。



箱子与box的旅游时间

*4.5号成功的进入了实验场所

*据他们所说

*在他们初入“猎奇之下”,能够感受到大量的病毒聚合且靠拢在他们身上,但没有侵蚀行为。

[俺很疑惑,按道理来说病毒会侵蚀一切?]

[或者..是因为我们来自同一个“个体”,气味或者信息素相同...?等等,他们是怎么分辨我们的??]

*兴许是病毒将他们当成了同类?但感染者是否会对其发动攻击有待考证。

*他们的落点在一处毁坏且暴露一半的楼层..[大概吧,根本看不出样子]

*并且建筑上有缠绕的红色 植物??

*暂时命名为“血藤”

*希望他们能送回一部分样本。

*4.5号成功的进入了实验场所

*据他们所说

*在他们初入“猎奇之下”,能够感受到大量的病毒聚合且靠拢在他们身上,但没有侵蚀行为。

[俺很疑惑,按道理来说病毒会侵蚀一切?]

[或者..是因为我们来自同一个“个体”,气味或者信息素相同...?等等,他们是怎么分辨我们的??]

*兴许是病毒将他们当成了同类?但感染者是否会对其发动攻击有待考证。

*他们的落点在一处毁坏且暴露一半的楼层..[大概吧,根本看不出样子]

*并且建筑上有缠绕的红色 植物??

*暂时命名为“血藤”

*希望他们能送回一部分样本。

藝錚 (小錚)

濾鏡比較會畫畫

注意這是AU!

以歷史作為延伸瞎想

藥物、菸草


濾鏡比較會畫畫

注意這是AU!

以歷史作為延伸瞎想

藥物、菸草


香满人间

 那干脆画一张搬一张?问题不大

 感谢——🌹🌹 

 那干脆画一张搬一张?问题不大

 感谢——🌹🌹 

爱吃巧克力的屑Chara

下一章是剧情主线,会有这两位已知角色登场喔

下一章是剧情主线,会有这两位已知角色登场喔

凌霜熊
大概是一个预告 这是一个与原著...

大概是一个预告


这是一个与原著无关的au,在这里,火心、黑莓、蛾翅是虎星与金花的孩子,他们被选中成为了预言中的三只猫,但火心的预言却有些不对劲,这让虎星对火心充满不信任,但火心实际拥有着星族都未必能控制的力量——火心能预知未来并且拥有改变它的力量,在充满匪夷和不被理解的压抑生活中,火心必须选出他要走一条怎样的路


火生自星辰中,但它必须独自前行


在寒假便会开map征集

大概是一个预告


这是一个与原著无关的au,在这里,火心、黑莓、蛾翅是虎星与金花的孩子,他们被选中成为了预言中的三只猫,但火心的预言却有些不对劲,这让虎星对火心充满不信任,但火心实际拥有着星族都未必能控制的力量——火心能预知未来并且拥有改变它的力量,在充满匪夷和不被理解的压抑生活中,火心必须选出他要走一条怎样的路


火生自星辰中,但它必须独自前行


在寒假便会开map征集

圆圆子

  互换一个灵魂,拯救两个世界

  互换一个灵魂,拯救两个世界

杀戮酱

AU学院pa

是根据阿羽的漫画所出的同人文!

食用愉快~

视角是your,自由代入哦


又是非常闲散的一节课啊…

唉…反正老师讲的又听不懂,还是画画吧

毕竟,基本上没人在听,除了像Dream或者是blue那样的三好学生才会去听课吧,其他人要么在跟别人发消息闲聊,要么就是在…emmm摸鱼

此时此刻的我正在兴致勃勃地练习绘画或者摸鱼,下一秒…一个纸团扔了过来,我打开看了一眼,上面写着:下课去给我买瓶水

不用猜,这准是killer那个混蛋写的

“去你妈的!别老想着使唤我!”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我瞬间勇了起来,大概是受不了老是被killer使唤了吧

“嗯哼?”

killer比了个咔嚓的手......

是根据阿羽的漫画所出的同人文!

食用愉快~

视角是your,自由代入哦



又是非常闲散的一节课啊…

唉…反正老师讲的又听不懂,还是画画吧

毕竟,基本上没人在听,除了像Dream或者是blue那样的三好学生才会去听课吧,其他人要么在跟别人发消息闲聊,要么就是在…emmm摸鱼

此时此刻的我正在兴致勃勃地练习绘画或者摸鱼,下一秒…一个纸团扔了过来,我打开看了一眼,上面写着:下课去给我买瓶水

不用猜,这准是killer那个混蛋写的

“去你妈的!别老想着使唤我!”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我瞬间勇了起来,大概是受不了老是被killer使唤了吧

“嗯哼?”

killer比了个咔嚓的手势,又想威胁我…

“OK!OK…”

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毕竟我不想英年早逝啊!

“真怂…”

虽然murder的声音很小但是我还是听到了,也不带这么嘲讽别人的啊!明知道我一个人类比不过你们的战斗力,要不是有决心我可能早就死在这了

我在纸上画着,势必要狠狠地出这口恶气


叮铃铃铃…

唉…可算熬到下课了

我正准备起身去买水,但是被gambler叫住了

“交一下作业”

“啊哈哈哈…我好像没写完耶…”

此时我的心里好像有一万匹草泥马路过,完了啊!我™作业还没写完!

跟Eipc聊了一节课的cross也没写完,至于他们两个在聊些什么…唉,鬼知道呢

“你快点写我先不报你名字,话说你这一节课都在干什么…”

“万分感谢!!!”

呼…我可真是太感谢你了gambler,草,得赶紧去补作业了!至于买水…去他妈的吧!

“唉?!为什么我也要!”

一旁的cross一脸慌忙地看着gambler,但最后结果是…cross一脸委屈地控诉gambler的双标行为


larivechauche

我心动的瞬间 E13

我心动的瞬间 E13

第二天早上,姜海宁在头痛中醒来时,她知道自己应该又喝多了。过度疲惫令她睁不开眼睛,恍惚间,她想找自己的大抱枕抱着,但怎么捞都没捞到,她只能强迫自己睁眼找抱枕。接着她就发现自己啥都没穿,而床上另一半显然是有人躺过的样子。

姜海宁几乎是瞬间就清醒了。她躺在床上努力回想昨晚发生了什么,但她一点儿也想不起来。她记得喝完酒等车的时候,李秀根他们一直在怂恿南优贤送自己回家,她突然开始担心,不会是自己刚认识就把人睡了吧?韩国这都什么风水,自己一来就净是喝到断片,还总弄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她听到外面有动静,挣扎了半天,还是抱着被子起床,去衣柜里找了条睡裙套上,出去看看......

我心动的瞬间 E13

第二天早上,姜海宁在头痛中醒来时,她知道自己应该又喝多了。过度疲惫令她睁不开眼睛,恍惚间,她想找自己的大抱枕抱着,但怎么捞都没捞到,她只能强迫自己睁眼找抱枕。接着她就发现自己啥都没穿,而床上另一半显然是有人躺过的样子。

姜海宁几乎是瞬间就清醒了。她躺在床上努力回想昨晚发生了什么,但她一点儿也想不起来。她记得喝完酒等车的时候,李秀根他们一直在怂恿南优贤送自己回家,她突然开始担心,不会是自己刚认识就把人睡了吧?韩国这都什么风水,自己一来就净是喝到断片,还总弄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她听到外面有动静,挣扎了半天,还是抱着被子起床,去衣柜里找了条睡裙套上,出去看看情况。

姜海宁从主卧出来走两步路就能到厨房和客厅,等她走进客厅,她就发现自己的决定真的大错特错。

“起来了?”厨房里的男人正在切菜,“先去洗漱吧。”

“哦…”姜海宁回应道,“哥怎么会有睡衣?”

“勇善哥给我送过来的。”曺圭贤突然转身,手里拿着菜刀,语重心长地说道,“别再喝酒了,这样很不安全。”

“知道了…”姜海宁歉意地笑了笑,“呀…别拿菜刀指着我呀,太吓人了!”

“快去洗漱吧!”曺圭贤拿着菜刀指向卧室的方向,“一会儿就能吃饭了。”

利用洗漱的时间,姜海宁给老白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一下这两天的荒唐事儿。老白听完以后,反问她是怎么想的。如他所料,姜海宁当然是下意识要切断关系自保。

“你觉得如果顺其自然,最坏的结果是什么?”老白在电话里问道,“换个方式来说,就是你会为此像一七年那样吗?”

姜海宁正在擦护肤品的手顿住了,她望向镜子里的自己,沉默了很久,最终回复道:“我觉得不至于,也没必要。”

“那我认为你没有必要破坏这段关系。我们都知道,当时击垮你的是工作,而不是爱情。”老白的语气笃定,“而且我很清楚地知道,你的潜意识也不想破坏这段关系。我的建议是,被动一点,视对方的行为再来处理。”

姜海宁还想说什么,但老白第一次很强硬地打断了她:“海宁,在我们的治疗关系里,我没有这么强硬过,你也没有如此退缩过。其实这件事情的课题与身份毫无关系,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你很喜欢的男孩子,今天的你一样会给我打这个电话,因为你仍然对自己是没有足够自信的。我作为你的医生,只能告诉你该怎么做,但做不做,就像你感冒了吃不吃药,选择权在你。”

另一头,正在做早午饭的曺圭贤,心中也是思绪万千。上周末时,尽管曺圭贤听不懂粤语,但还是把那通电话里他认为有关病情的词,用罗马拼音的形式发给了崔始源,请他问问他的香港朋友,这个词代表什么。昨晚他得到了崔始源的回复,一个离他很远,但在这个娱乐圈里却很常见的词——抑郁症。这让他很震惊,因为他此前决不会把这个词和她联系在一起。但仔细想想,这似乎也才能得以解释他为什么总觉得在两人的交往中,她一直隐约有一种克制和回避的感觉。

曺圭贤猛然想起昨晚在车上时,元勇善的一些小道消息,以及他再一次提出的问题。因为此次投资合作,崔始源从姜毅新的授权代表那里得知,老姜同志有意把韩国的生意交给女儿打理,这意味着小姜女士一年里至少有一半的时间都在韩国。因此,崔始源在考虑把厂牌的法律顾问换成姜海宁所在律所的首尔办公室。

“你怎么想的?”元勇善透过后视镜望向曺圭贤,又看了一眼靠在曺圭贤的肩头,正在专注地摆弄他手指的醉汉,“海宁喝醉了以后,看起来很喜欢你的样子。”

曺圭贤当时并没有做出任何回复,但回想起来,昨天晚上的那些冲击人神智的信息,或许正是令向来严于律己的他,放任之后一系列事情发生,现在还在这里做早午餐的原因。

“这个刀真的很好用啊~”曺圭贤嘴上感叹道,但心里却想的是另一回事——虽然开始的原因很不像话,但很显然他一开始就对她抱有好感,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日积月累,这种好感已经开始变质为喜欢。但这件事是因为她曾患抑郁症而带来的怜惜吗?他立刻就否决了这种可能性,因为即使见面的次数没有那么多,但期待的见面甚至期待回信的心情做不得假;周六晚借机不让元勇善来接他,擅自拿走保温包的行为也是真的,这都发生在昨天之前,而非之后。

椅子拉动的声音打断了曺圭贤的思绪。姜海宁洗漱完后,换了身保守的T恤和睡裤,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叹气:“头好痛…我不会怀孕吧…”

“别担心了,我用了condom…”曺圭贤把肉倒进热锅里爆炒,加了蔬菜进去后,拿着锅铲转身问道,“但是你为什么会有这个啊?!还是所有尺寸的!”

被头痛征服的姜海宁看似一条咸鱼,实则心跳得很快。但她依然抬起眼看着曺圭贤,理直气壮地说道:“我作为一个成年人,放这些东西以防万一不是很正常吗?哦对…哥住宿舍,不会懂的。哥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安静呆着等吃饭吧…”曺圭贤被她噎得有些无语,“我一会儿吃完饭就去赶行程了。”

“哥的衣服怎么办?”姜海宁挣扎着坐了起来,双手托腮,闭着眼问道。

“帮我洗了吧,回头我来拿。”曺圭贤端着盘子走到餐桌前,“吃饭了。”

两个菜一个汤,分量正好,姜海宁如愿吃到了曺圭贤做的饭。尽管前情在她看来很不像话,但这个结果她还是很幸福的,特别是在他手艺很好的情况下。

“哇~谁能想到以前煮汉江拉面的人,现在做饭这么好吃啊。”姜海宁眯着眼感叹道。

曺圭贤冷哼一声,感到无奈:“安静吃饭吧…头不疼了?你不是律师吗?不应该稳重一点吗?”

“我以后律师工作可能会很少了,我爸在考虑把韩国的业务交给我打理。”姜海宁突然变得很严肃,“我也在考虑。”

“挺好的啊,如果对你的心情没有影响的话就做呗。”曺圭贤吃了口饭,“下午好好休息吧,晚上如果难受就不用来接我了。”

姜海宁觉得他话里有话,像是知道什么,但又没想到套话的话术,便问道:“还是炒面吗?”

曺圭贤在翻冰箱的时候看到了她准备的材料,点头道:“嗯。不是准备了吗…”

吃完饭后,姜海宁揽下了收拾的活儿,催着曺圭贤赶行程。由于元勇善已经到了楼下,所以曺圭贤只能出门。

“昨晚还好吧?”元勇善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他见曺圭贤气色还不错,便有些好奇。

作为唯一有记忆的当事人,元勇善的问题成功地让曺圭贤回忆起了昨晚的场景,以至于使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复杂起来。

元勇善不是第一次见这个表情了,一时没忍住,惊讶道:“又…?”

曺圭贤被元勇善的表情惹得心烦,说道:“哥别问了,适当的时候我会跟哥说的,我心里有数。”

“真是发愁,昌珉都恋爱了,你们还是单身。”元勇善突然像是个老父亲,“哦对了,今晚我们一起走。”

“知道了。”曺圭贤回复道,“哥安心开车吧。”

今晚的行程有粉丝来接下班,所以曺圭贤只能坐保姆车走。上车后,他发现车上只有元勇善,这让他多少有点失望。但开出去没多久,元勇善就把车停在了一个小路的路边,让曺圭贤下车。他满脸疑惑地下了车,却没想到元勇善径直就把车开走了。正当他一肚子气地准备给元勇善打电话时,后面又有一辆奔驰开过来,停在他面前。副驾驶的车窗降下后,随着冷气扑面而来的是姜海宁的声音:“哥要吃炒面吗?”

“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曺圭贤上了车,看起来脸色稍有和缓。

“不是约好了嘛…”姜海宁指了指中岛里黑色的随行杯,“先喝点东西吧,勇善哥说你今天节目说了很多话。”

“我哪天节目不说很多话?”曺圭贤笑着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哦?这个是绿豆汤吗?很久没喝到了啊~这个企鹅是新贴的吗?”

“上周就有了,哥没看到而已。”姜海宁借着转弯的机会,回避了曺圭贤的目光,“吃完睡一会儿吧,到了叫你。”

“不想跟我说话吗?”曺圭贤突然变得很敏感,直白地问道。

姜海宁被问得一愣。这会儿恰好是红灯,她转过头眯着眼反问道:“哥昨天晚上不累吗?少说得有两次吧?”

“你听听你说的像话吗?”曺圭贤很首藤45回是惊慌,“呀…你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姜海宁脸上一副得逞的坏笑:“哇~看来是真的…垃圾桶不会骗人,难道是三次?”

“你很在意这个吗?”曺圭贤看着她,无奈地问道。

“好奇嘛~毕竟哥的鼻子长得确实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姜海宁将虚势发挥到极致,甚至一边开车一边伸手去摸他的鼻子。

“呀!好好开车!”曺圭贤警告道。说完,他伸手精准地抓住她的手腕,生气地咬了一下她的手指才放开。

这个举动让姜海宁的脸红到了脖子根。她赶紧把手抽了回来,之后就安安静静地像个鹌鹑一样开车,一句话都没说,连开车的姿势都比平常标准。

快到宿舍的时候,崔始源给姜海宁来了电话,回复下周见面商谈的时间。姜鹌鹑今天第六感格外的准,她总觉得崔始源知道什么,否则不会用韩语说公事。

“David,Why do you use Korean today?”确定安排后,姜海宁突然问道。

“你车上应该有人听不懂英语吧。”崔始源笑道,“我和罗律师周四一起吃饭,你要来吗?”

姜海宁心里咯噔一下,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副驾驶,发现曺圭贤已经睡着了,不禁松了一口气:“He's napping. How do you know that?”

“I guess. From yours schedule last week.”崔始源回答道,“He's nice. He won't be a bad choice.”

“He's not the question. I am.”姜海宁解释道,“如果你好奇,你可以去问罗彬,我想你有权利知道你未来商业伙伴的潜在风险。”

“不怕我跟他说吗?”崔始源笑道,手上则在打字,即刻就把原话复述给罗彬,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Robin L.:她曾经因为工作和家里的事儿得过抑郁症,现在快好了。

Robin L.:她对这个事儿一直很谨慎,应该是面对新工作,还不太相信自己的状态,所以想跟你说清楚。

 

崔始源也对此感到震惊,毕竟这事儿从她身上可完全看不出来。但罗彬的话让他明白,为什么她会认为问题出在自己身上。简而言之,她不仅对工作谨慎,而是对生活的各个重要方面都很谨慎。崔始源又一次联想到了曺圭贤,他猜测那天的问题也与此有关,这意味着他应该也知道了这个事实。

“没什么事我就挂了。周四我有安排,不一定会来。”姜海宁在电话里说道。

“with him?”崔始源八卦道,“罗彬说他要带瓶新酒来呢。”

“不是啦…我要和敏英学舞。”姜海宁立刻否认,又委屈地抱怨道,“而且现在酒是禁物啊…禁物,我不想被唠叨。”

“好的,那周三中午见。”崔始源憋着笑挂了电话。

姜海宁停好车,准备叫醒曺圭贤,一转头却发现他正在用虫子眼盯着自己,她顿时觉得自己后背上冷汗都下来了。

“我唠叨吗?”曺圭贤面色不善,这让姜海宁觉得是道送命题。

“不要对号入座啊。”姜海宁强颜欢笑道,“快上去休息吧。”

曺圭贤翻了个白眼,冷笑了一声,拎着包下了车,过了一会儿又下楼把上次的饭盒拿了回来。

“明后天我们练舞,要来看吗?”曺圭贤依旧趴在副驾驶一侧的窗边问道,“应该是下午到晚上吧。”

“看情况吧,明天后天有拜访工作。”姜海宁回答道,“走了。”

Confuse

  P1是自家仔仔

  喜欢:喵喵

  讨厌:汪汪、孩子

  来自:碧空之下

  微病娇

  身上是衣服自带的印花

  P2是作者oc

  P1是自家仔仔

  喜欢:喵喵

  讨厌:汪汪、孩子

  来自:碧空之下

  微病娇

  身上是衣服自带的印花

  P2是作者o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