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ang dream!

85173浏览    2252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07 22:24
AK

于梦醒时分(一)

ABO背景,纱夜A日菜O,一定程度人物OOC,一定程度狗血。大概最后一章会有喜闻乐见的内容,虽然也可能没有(

——————


他人、自我。

从出生就未曾分离的我们无法界定这之间的差别,然而社会的一切都在重新定义着我们。

那或许是在分别分化成Alpha和Omega前,就无法逃离的矛盾。

作为姐姐,作为Alpha,应该保护,应该远离。

我只是用着“这样才正确”的话语,掩饰着卑劣暗藏的内心,从她身边逃离。

自那时起,没有再正视过她的脸。

直到那个七夕。


1

夏季的炎热开始渐渐褪去,距离七夕已过去了数周,日菜最近的状态却一直延续着那天久久无法消散的节庆感。

或许是因为最...

ABO背景,纱夜A日菜O,一定程度人物OOC,一定程度狗血。大概最后一章会有喜闻乐见的内容,虽然也可能没有(

——————



他人、自我。

从出生就未曾分离的我们无法界定这之间的差别,然而社会的一切都在重新定义着我们。

那或许是在分别分化成Alpha和Omega前,就无法逃离的矛盾。

作为姐姐,作为Alpha,应该保护,应该远离。

我只是用着“这样才正确”的话语,掩饰着卑劣暗藏的内心,从她身边逃离。

自那时起,没有再正视过她的脸。

直到那个七夕。


1

夏季的炎热开始渐渐褪去,距离七夕已过去了数周,日菜最近的状态却一直延续着那天久久无法消散的节庆感。

或许是因为最近搭话时,姐姐的表情没有了以往的抗拒,又或许是因为偶尔走在一起时没有再被反复提醒保持距离……两人之间原本僵持的关系似乎每一天都在变得更为柔和一点。

这一切,都让日菜错觉仍置身那场祭典一般,维持着难以说明的昂扬。


这一天,难得paspale没有活动。

直接离开学校回到家的日菜,一边叼着刚从冰箱里拿出的冰棒走向卧室,一边设想着晚点姐姐回来后是否能搭上话。

父母还没下班,客厅只有她自己的脚步声。

虽然一个人在家时总有一点点不噜,但是先做点别的什么有趣的事情,姐姐回来时就会有更多的话题聊了。

这么想着,日菜的脚步轻快了许多,几步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愉快地推开了门。

然而,事情的发展远在她构想外。

本来出门前没来得及拉开的窗帘已经被好好地拉起,阳光倾泻满整齐到让人差点回忆不起本来样貌的房间。而站在那正中,比阳光更让她炫目的……是推开门后就被那柔和目光吸引、心中一直想着的那个人。

这一切太过不寻常,以至于日菜一向运转良好的大脑当机了不下十秒,只能呆呆地保持左脚刚迈进房门的姿态僵在那里。


……姐姐?

姐姐是在对我笑?可是姐姐怎么会在这里呢?这个时间应该Roselia还在练习才对……难道我是在做梦吗?


“日菜?不进来吗?”

房间内的纱夜似乎疑惑于她的呆滞,出声提醒了她。

“嗯……嗯,没想到姐姐也在家,吓了一跳”

“想要和你闲聊一下,就直接过来了。”伴随着话语的,是许久未见过的腼腆笑容。

在这个笑容下,日菜维持着如梦如幻的恍惚心情走进了房间,直到被提醒手上的冰棒快化掉了,她才回神到了日常状态。

“唔,可能气温有点太高了,姐姐你把空调开一下,我去冰箱那再拿点冷饮过来~”

难得能这样和看起来心情很好的纱夜对话,她决定先抛开所有疑问,开开心心地一起吃东西聊天。

“先不要出去。”纱夜却伸手拉住了准备转身的她。

“……姐姐?”

这大概是自初中分化后,纱夜第一次主动拉住她,日菜一时不知道能否回握住那只手。

看出了她的紧张,纱夜放缓了语气:“我……我等下还有事情,就不用特意出去拿了。”

“嗯!”

手心的温暖触感让她既惊讶又开心,即使纱夜说了等等就要走,她也不由自主笑着点头。

仅剩的时间里,两人一起坐在床边。她手舞足蹈地把最近开心的事情想要全说出来,而纱夜也一直带着柔和的笑容注视着她,时不时点点头。

太过幸福了。

以至于到了前面说好了该走的时间,她带着不舍的神情目送纱夜出门后,一遍遍在脑内回味刚刚的相处时,才想起了最初的疑问。

姐姐,总觉得头发好像比平常长一点点。


2

莉莎看得出来,今天的日菜有点奇怪。

虽然平常发呆思考的时候就很多,今天则是连上课整个人都在神游。

只是没有影响到她被老师提问瞬间就报出正确答案就是了。

课间时,日菜也没有和平常一样跑过来和薰或者她聊天,而是抱着一堆借来的书,似乎很认真地查着什么。

出于关心和好奇,到了午休时,莉莎还是下定决心过去搭话。


“日菜~现在不去吃饭吗?”

“啊?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吗”日菜抬起头,露出对于时间流逝没什么实感的表情,然后笑着合上书起身,“正好我也有事情要问莉莎亲呢,要一起去买午饭吗?”

莉莎点点头,目光顺势扫过了日菜刚合上的书本封面,那是一本她也看过的、很经典的时空穿越题材恋爱小说。而旁边堆放着的其他几本则是看不懂名词的厚重物理书。

哇,该说真不愧是日菜吗,为什么会同时津津有味地看这样差别巨大的书啊。

莉莎心情复杂地感慨着,同时稍微放下心来。看来日菜只是沉迷读物,而不是和纱夜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两人一边交谈着,一边往食堂的方向走着。

“所以刚刚说要问我的话是什么呢?”莉莎看着日菜几次思考着组织话语,忍不住先问了出来。

“嗯……莉莎亲,Roselia昨天是在正常练习吗?”

“当然啦~毕竟距离下次live时间也剩的不多了,怎么了吗?”

“姐姐昨天也一直在练习吗?有没有中间离开之类的?”

“……嗯?”

莉莎隐约感觉到了这个提问的语气有点焦急,但一时也无法想到究竟哪里有问题,只能如实回答。

“纱夜昨天也是比大家到的都早,我回家之前她还在一个人自主练习呢。”

“这样啊……”日菜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纱夜和你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需要我帮忙吗?”

“唔……也不是。大概不算和现在的姐姐有关系。”

“……什么?”

“没事啦!等以后我想明白会告诉莉莎亲的。”

接着日菜笑嘻嘻地把话题转到了午饭菜单上,莉莎无奈地随着她继续了下一个话题。

算了,还是晚上练习的时候和纱夜聊聊好了。仍然有点担心的她这么决定了。


3

果然那不是现在的姐姐呢。

日菜在询问完莉莎,并查阅了一圈资料后,内心就隐隐有了判断。

而当几周后,纱夜第二次出现在她房间时,她已经基本能确定自己心中猜测的正确性了。

出现在房间和她聊天的姐姐,与平常和她相处尚有距离的姐姐,并不是一个人。

然而说不是一个人也并不确切。

毕竟无论是说话语气、长相,甚至身上的气味,两人都毫无差别。对她熟悉的态度,也无疑是有着和她漫长的相处经历。

大概那是未来的姐姐吧?

在房间内的纱夜几次有意无意的提示下,她基本可以明确这样的结论了。

虽然分析出这个结论并接受它对日菜来说并没有多么困难,重要的是之后该怎么做呢?

她很开心于未来的姐姐对自己的态度,这说明了两人和好如初这样遥不可及的梦想确实在未来实现了。可是……无数与时空穿越有关的书本都阐述着改变现实就会改变未来的观点,如果直接把结论拿来问对方,是不是姐姐就会不再出现,未来的发展也会因此变化呢?

日菜犹豫着,还是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而是单纯地珍惜着和纱夜开心相处的机会。


与此同时,日菜感觉现在的纱夜也比往常更关心她了许多。

虽然那是自七夕开始就有的改变,但最近尤为明显。甚至有次父母不在,两人独自吃饭时,纱夜还一脸犹豫地说出了要是最近有什么烦恼可以告诉她这样以前绝对不会说出的话。

虽然说完没等她有什么反应,就逃一样地扭头回到房间继续练习吉他了。


一切看起来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她不由得开始期待着是否和好的那天就在最近。

以至于她都快要忘记了两人之间最初暴漏出的矛盾。那让纱夜开始躲避自己的,身为同一屋檐下的Alpha和Omega的差异。


4

接下来的时间里,每隔一个月左右未来的纱夜就会出现,每一次两人都亲密地坐在一起,纱夜总是温柔地看着她兴高采烈地讲述最近的乐团生活、校园生活。

而日菜已经不会对看到纱夜出现在自己房间内吓一跳了,虽然每次内心都充满了如同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的惊喜。


这一天,又是未来的纱夜出现时。

日菜像往常一样,对纱夜讲起了最近正式表演时的趣事,正当她讲到彩在MC时又咬到舌头时,很突然的,她感觉脑袋眩晕了一瞬。

因为不想中断和纱夜的聊天,日菜先是晃了晃头试图无视这个感觉,然而眩晕没有褪去,随之而来的,是身体熟悉的开始渐渐上升的热度和乏力感。

糟糕。

按照日期,大概是发情期到了。明明以往都对此记得很清楚,为了避免发情期时撞见姐姐惹她生气,但最近太过于开心,而忘记了这件事。

想到这里,她小心翼翼地望向纱夜,担心是否未来的姐姐也对于这种时候的自己充满了排斥。

然而纱夜只是一脸关切,仅仅在开始被信息素冲击的瞬间停顿了几秒,就立刻回过神让她快点去冰箱里拿抑制剂吃。

日菜瞬间松了口气。

然而……

如果出了这个门,再回来时未来的姐姐应该就回去了吧,以往的相处规律让她确定了这里存在以她房间为基点的穿越规则。

那样的话,下次见面又是一个月后了,明明才开始说了几句话。她有点委屈地想着。

两人之间一时沉默了数十秒。

大概是看出了她犹豫的原因,纱夜突然靠近一步轻轻抱住了她。

“姐姐?!”

即使是未来的纱夜,这样亲密的举动在两人之间也是第一次。

“……现在不想出去的话,别的方法也可以抑制一下……”纱夜脸色微红地在她颈侧说出了这样的话。

“诶?”

一时间,日菜脑袋像被重锤了一样,由纱夜话语引出的脑内画面让她双颊瞬间变得通红。

“不是、不要误解……”看到她瞬间脸色通红的反应,纱夜慌忙补充,“我是说临时标记一下……”

“这、这样啊,好的。”

日菜结结巴巴地点头同意,虽然临时标记也是较为亲密的举动,不过姐姐不介意的话,她当然不介意了。虽然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有点点遗憾。

可明明是姐姐先脸红才会让我有误解的嘛,她在内心腹诽着。

然而颈侧湿润的舔舐感打断了她继续的思考,随之而来的,是腺体被轻轻咬下的感触,和脊椎自下而上划过电流一般的刺激感触。

“唔!”

虽然知道临时标记也是很亲密的举动,但是居然是这种感觉。

日菜呆呆地想着,直到纱夜重新抬起头,都维持着身体发软的恍惚感。

而纱夜只是抱着她轻轻拍着她背部,直到她因为发情期的疲乏睡去前都守在她身边。


5

纱夜最近有点焦虑。

无论学业还是社团近期都颇为繁忙,每天空余的时间都被用来练习吉他。

自七夕起和日菜之间缓和的氛围并没有能让她放下内心焦灼着的、急于追赶上什么的心情。

虽然在意着日菜,之前也被同个乐队的莉莎劝了多次好好看看日菜的情况,然而仅仅注视向那个背影,偶尔挤出关切的话语,已经耗费了她全部的勇气。

所以当这一天乐队的练习休息时间,莉莎几次目光飘向这边,看起来吞吞吐吐有话要说的样子时,她不由得皱眉。

难道日菜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虽然自觉最近对日菜邀约的拒绝次数变少,也努力像一般的姐姐那样给她带过喜欢的零食,父母不在家时还按照她喜欢的口味做了晚饭。

可是……要说这样的自己真的是个好姐姐吗,她自己恐怕也会否定。

所以只能去拜托日菜身边的人照顾她,即使这样很狡猾。


“今井同学,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吗?”

在第四次看到莉莎犹豫不定时,她还是主动说了出来。

“啊哈哈……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啦。”

“是日菜在学校做了什么吗?”

莉莎在听到日菜的名字时,身体僵直了瞬间,看起来是说中了。

纱夜叹了口气。

“如果是日菜有做什么不对的事情,我先替她道歉。能否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也不是不对的事情……”莉莎一边观察着纱夜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地问道:“纱夜对于高中生恋爱之类的事情会很反感吗?”

“虽然我认为学业为重,但没有不良的交往应该也没有问题吧,这个话题和日菜有关系吗?”

身为偶像、成绩又是年级第一,如果说只是有人向日菜告白之类的事情,想必今井同学也不会这么难以启齿。

可如果是说日菜答应了什么人的追求……纱夜一瞬间否定了脑内的念头,无论如何,她想象不出日菜把目光投向具体什么人的样子,那孩子只会对奇怪的事情感兴趣。

然后莉莎下一句话却打破了她一向的认定。

“纱夜你冷静一点听我说哦,今天体育课前换衣服时,我看到日菜脖子侧面好像有牙印…………虽然也说不定是我看错了……”

莉莎看着纱夜越来越糟糕的脸色,不由得补充了后面的话。

“那个……我觉得也可能是Paspale拍电影什么要做的化妆效果之类的,总、总之,先不用紧张,我觉得日菜这么乖肯定就算恋爱也不是不良交往的……”

“我回去了……”

“……诶?”

“对不起,我……耽误大家剩下的练习很对不起,下次我会补回来的。”

纱夜像没有听到莉莎后面的话一般,一言不发地收拾起吉他,然后转身出门。

“今井同学,还是很感谢你能告诉我。”

她只留下了这样的话。

柠檬子Remonko
甜甜小女孩×2 来...

甜甜小女孩×2

来磕彩花音吗,双倍的快乐双倍的甜度

(为了列表姐妹不饿死,我擦掉了板子上的灰开始产粮)

甜甜小女孩×2

来磕彩花音吗,双倍的快乐双倍的甜度

(为了列表姐妹不饿死,我擦掉了板子上的灰开始产粮)

雾忧君

是点图的saya,就顺手画了喜欢的这对

是点图的saya,就顺手画了喜欢的这对

AK

于梦醒时分(二)

纱夜A日菜O

感觉更加狗血了

————————

6

究竟怎么做才是正确的,纱夜仍在迷茫。

那天听到莉莎的话后,无法言说的情绪使她克制不住自己,不顾大家的惊讶反应转身回家。

但那满满充斥胸腔、接近愤怒的焦躁感在一路疾走中还是逐渐冷静下来。当踏进家门,看到日菜像往常一样欣喜地迎接她时,纱夜终究丧失了开口询问的勇气。

妹妹天真无邪的笑容让她一度怀疑是不是今井同学真的看错了,可这样反常的在家里却穿着遮住颈部的立领衬衣……

“抱歉,我想要一个人待一会。”

纱夜压制住内心再次浮起的情绪,制止了日菜想要跟过来的举动,一个人回到房间。

那天后,她就开始了对日菜的再次逃避。


清晨,纱夜...

纱夜A日菜O

感觉更加狗血了

————————

6

究竟怎么做才是正确的,纱夜仍在迷茫。

那天听到莉莎的话后,无法言说的情绪使她克制不住自己,不顾大家的惊讶反应转身回家。

但那满满充斥胸腔、接近愤怒的焦躁感在一路疾走中还是逐渐冷静下来。当踏进家门,看到日菜像往常一样欣喜地迎接她时,纱夜终究丧失了开口询问的勇气。

妹妹天真无邪的笑容让她一度怀疑是不是今井同学真的看错了,可这样反常的在家里却穿着遮住颈部的立领衬衣……

“抱歉,我想要一个人待一会。”

纱夜压制住内心再次浮起的情绪,制止了日菜想要跟过来的举动,一个人回到房间。

那天后,她就开始了对日菜的再次逃避。


清晨,纱夜总起的比以往更早来错开和日菜一起早餐的时间,晚上回来后也以练习吉他为借口禁止日菜找自己,即使她并没有真的集中精神练习。

两人之间无法避开相处的吃饭时间则一言不发。或许是表情太可怕了,日菜确实一次也没有敢在这种时候出声搭话。


然而即使物理上避开了,纱夜的思绪也没有平静下来。期间几次她都差点无法控制地想要去向日菜问清楚,甚至一度在学校遇到paspale的其他成员时忍不住反常的打听起了日菜的交友情况。

可这样太奇怪了,就算真的知道了什么,她也没有责问日菜的立场。

日菜是偶像,日菜是高中生,所以她不该……即使心中一遍遍给自己找寻理由,她也知道,作为Omega甚至在高中前就确定人生另一半的也不是多么少见的事情。


这样混杂的思绪,终究还是被Roselia的其他人察觉到了。

当被友希那一针见血地指出她最近不在状态,建议她回去休息一下的这天,纱夜再次迷茫起来。

究竟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呢?

凑同学相信她能迅速解决好自己的问题回到状态,可是她自己并不确信。她甚至无法理解自己究竟在愤怒什么。

无法专注于练习,也无法下定决心面对日菜。


就这样,骤然而至的暴雨在她从Circle走出、茫然不知何去何从时从天而降。

独自在骤雨中徘徊,无力感让她甚至不想花时间去寻找一处避雨的地方,只是任凭雨水从额发间滴落。


所以纱夜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狼狈的状态下被日菜找到。

仿佛永远不会中止的雨幕却在某个瞬间被隔绝在外,然后……抬头看到了那伞下的笑颜。


7

找到纱夜的瞬间,日菜松了口气。

最近,她不知道纱夜在烦恼什么,只是突然比七夕前还要疏远的距离感让她一时无所适从。

因此这天骤雨突降,她去Circle给纱夜送伞,却被友希那告知纱夜已经走了时,内心隐隐有一点不安。

四处找了半天,才在路边找寻到那淋雨中的身影,瞬间的放松感让她没能注意到纱夜不同于平常的痛苦表情。

直至被突然抱住、咬上颈侧的那一瞬,她也未能完全反应过来。


“!”

第一时间,她只感觉到皮肤被牙齿撕裂开的剧烈疼痛感。伴随着混合在雨水中的血腥味,让她有点眩晕。

被咬了?

混沌的大脑并不能对现状作出正确判断,但是在这样并不是发情期的时刻被咬在脆弱的颈部,本能的危机感让日菜下意识想要推开眼前的人。

然而挣扎中她还是注意到了纱夜的表情。那是她无法解读的,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不甘心的神情。


姐姐在哭。

日菜在看到纱夜泪水的瞬间,心脏像被紧握住般痛苦。原本试图反抗的动作瞬间停下了。

为什么呢?发生了什么?

是我……又做错了什么吗?

“姐姐……”

她想说对不起。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姐姐这么痛苦,但一定是她做错了。

然而仅仅才小声呼唤出姐姐这个词,眼前的纱夜就猛然惊醒一般,松开了她。她神色绝望,跌跌撞撞地后退着,像是无法相信自己做出了什么一般。

“日菜……我,我没有想……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没等日菜有所反应,纱夜说着对不起,独自从雨中跑掉了。


8

那天后,两人各自病了一场。或许是淋雨导致的,又或许是压力。

然而即使是同时在家养病的期间,日菜也感觉被远远避开了。不再只是言语上的距离,而是物理上的距离。

对于这样的躲避,日菜没有惊讶,只是依然有些难过。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做了什么让姐姐那么生气,可她也没有勇气去问,她实在不想再看到姐姐露出那种痛苦表情了。


这样距离被拉开的时间内,一切如同静默剧一般。

虽然在学校以及paspale的一切还是如同往常,听课、说笑,但让她感觉噜的事情仿佛消失了。

几次被千圣和莉莎分别有点担心地询问状况,或者带一些平常她喜欢的东西给她,也依然无法像过去那样直率地开心起来。


灰色一般的日子继续,两人之间的心之墙壁也越来越厚。

所以这一天,当日菜回到家,推开卧室房门,发现带着温柔微笑看着她的未来的纱夜出现在那里时,内心混杂的委屈不安和难过终于再无法堵上一样涌了出来,这段时间脑内堆积所有话语变成了无法抑制的泪水。

“日、日菜?!”

被她从进门起一言不发开始哭泣的样子吓到,纱夜手足无措了半天,才小心翼翼把她拥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直到日菜哭累了,带着不好意思的表情从她怀里抬起头时,纱夜的担忧才平缓下来。

“对不起,是不是‘我'对你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日菜踌躇着,没有回答。

纱夜想起什么似的,皱着眉头伸手拉开了她的外套。果然,在右侧颈部那里,与当时位置略有不同、伤口却更加深的咬痕正隐藏在那。

她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姐姐?”

“对不起……”

纱夜道歉后就低下头。沉默了片刻,又把日菜的衣服整理好,才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发:“伤口很痛的吧?”

“也没有那么痛的。”

日菜在这个抚摸下,表情逐渐放松。


至少未来的姐姐仍然愿意和自己交谈,再次和姐姐变得关系良好并不是不可能。她怀着这样微小的希望,再次露出了平常的笑容。


9

“我说纱夜,这些东西你直接送给日菜她会更开心吧,为什么最近都让说是我送的。”

这天又是Roselia练习时。休息期间,莉莎看着纱夜又拿出拜托她带给日菜的零食和小礼品,一脸不解地问着。

“我……”

“好啦好啦不要摆出这么纠结的表情,我会帮忙的。虽然最近几天日菜看起来好点了,但你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啊,还是好好找机会和日菜聊一下吧。吵架也不能吵这么久的。”

“我会考虑的,谢谢。”

纱夜松了口气,对友人不刨根问底的行为报以感激。

最近她都是通过今井同学和白鹭同学分别获知日菜在学校和乐队的状况,也托她们替自己给日菜送了不少她喜欢的东西。

然而这样迂回的行为与其说是为了日菜,实际上更多是为了自己安心。

除了这样,她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能做的。


纱夜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卑劣的人。

那个雨天后对日菜躲避造成的痛苦,她都知道。虽然想要道歉,虽然不想再让日菜露出那样寂寞的神情。

然而……放任自己接近的话,与那天相同的错误还会发生。

说什么因为日菜是高中生、是偶像,才觉得她和其他人在一起不好,真是说得好听。

察觉到自己真实的独占欲时,她既感到悲哀又对自己愤恨无比。

明明是最为重要的妹妹。

明明是最应该保护的人。

明明日菜有了其他喜欢的人,自己该为她开心。


想着这里,她叹了口气。

今天也是日菜出去拍摄活动回来的日子,父母有事晚归,晚餐时间大概很难避开见面。

厨房内已经放着她热好保温起来,作为两人晚餐的咖喱。

如她预期的,在她将厨房收拾好,回到自己房间后不久,客厅就传来了开门声,和熟悉的哒哒脚步声。

果然和白鹭同学说的结束时间差不多,纱夜默默想着。

写明晚餐在厨房的纸条已经被她贴在日菜房间门口,想必进屋就能看到。

她打定主意,等日菜洗漱完、吃过晚饭她再出去,就不用彼此见到了。


隔壁房间的门在她的注意中开了又关,然后是浴室那边门的响动。

一切如她预期,纱夜放下心继续预习。

然而等她做完整整两章的题目后,浴室那边也没有传来再打开的声音。

今天也洗得太久了吧。

她坐立不安地又等了十几分钟,想起白天收到白鹭同学邮件时还被叮嘱了日菜今天脸色不太好。

内心的担忧越来越重,她忍不住站起来往外走。


浴室门外,她只能隔着门听到里面持续的水流声。

“日菜,你还没洗好吗?”

刻意摆出冷淡的语调,纱夜敲了敲门,然而没有得到任何回音。

不安在她心中持续加深。

再次用力敲门没有得到任何回复后,她一下推开了门。

雾气瞬间散了出来,伴随着毫无预警地让她大脑全部意识都被瞬间冲垮的浓烈信息素。

浴室中间,日菜无力地半趴在那里,无论表情还是眼神都只剩下被发情期中情欲涂抹上的色彩。

“姐……姐……”

被呼唤的这瞬,她仿佛听到了理智崩裂的声音。


10

日菜没有预料到一向稳定的发情期会提早一个月到来。

白天感到身体不适时只觉得是没休息好,好不容易活动结束,回到家时却越来越乏力。

直到洗澡中,发情期的热度如同赤焰一般瞬间燃遍全身,她才意识到了身体的异样。

糟了,抑制剂。

已经无力的身体不足以支撑她坚持到走出去,担心着这种状况下撞见姐姐的忧虑也让她迟迟不能下定决心。

意识逐渐被欲望一点点吞噬。


恍惚中,浴室门被打开了。

看到姐姐带着担忧神情望过来的那刻,日菜拼尽了最后的意志力却依然无法说出让她远离的话。

“姐……姐……”

不可以过来,真的不想要再被姐姐更加讨厌。……可是也不想让姐姐离开。

矛盾的心理让她无法继续说下去,令人沉醉的Alpha信息素像是回应着她般逐渐清晰,肚子深处被勾起一阵阵疼痛。

她感到纱夜的脚步越来越接近,沉重的呼吸几可耳闻。

然而还没等走到她身旁,片刻的脚步停顿后,她听到了拳头击向墙壁的声音。

一条浴巾在纱夜的闷哼声后被扔了过来。

“不要害怕。”

纱夜暗哑的声音中,她被浴巾裹住整个人被抱了起来。

“姐姐?”

没有理会她的惊讶,纱夜只是紧紧咬着下唇保持理智,抱住她继续往外走。

湿润却紊乱的呼吸声中,她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之后就是注射抑制剂,回到房间。

平常简单的举动,今天却仿佛用了一万年那样久。

被纱夜抱在怀里的悸动,呼吸在耳侧时心跳不已。

即使抱她回房间后,纱夜就脸色不好地离开了。然而已经知道还被姐姐关心着,这一天她放下心,休息地格外好。


所以,日菜并没有想到,第二天饭桌上,就会听到姐姐向父母提出单独搬出去住的话题。


AK

日菜她总是被猫喜欢

有点清凉的双子夏夜怪谈(

————————————————


“…………于是在那个神秘声音的指引下,五个人终于顺利找到了体育馆的出口,从学校逃了出来…………好了我讲完了!怎么样?怎么样?”

“……问我吗?可亚子这个故事到结尾也没解密真相……帮助她们的是校园幽灵吗?为什么不露面呢?”

“好啦好啦,友希那,不用想那么多,怪谈通常都不需要解读细节的。来抽下一轮吧,大家把签拿好…………嗯,我看看这次是谁中了…………呜哇,是纱夜。”

“诶?”

“……纱夜同学……有鬼故事……可以讲吗?”


只用手机屏幕作为照明光源的漆黑房间内,五个人正围成一圈席地而坐面面相觑。

虽然这看起来很像闲散高...

有点清凉的双子夏夜怪谈(

————————————————


“…………于是在那个神秘声音的指引下,五个人终于顺利找到了体育馆的出口,从学校逃了出来…………好了我讲完了!怎么样?怎么样?”

“……问我吗?可亚子这个故事到结尾也没解密真相……帮助她们的是校园幽灵吗?为什么不露面呢?”

“好啦好啦,友希那,不用想那么多,怪谈通常都不需要解读细节的。来抽下一轮吧,大家把签拿好…………嗯,我看看这次是谁中了…………呜哇,是纱夜。”

“诶?”

“……纱夜同学……有鬼故事……可以讲吗?”


只用手机屏幕作为照明光源的漆黑房间内,五个人正围成一圈席地而坐面面相觑。

虽然这看起来很像闲散高中生的试胆聚会,但很可惜原本并不是。

如果不是十几分钟前乐队练习中那突然的停电,如果不是等待来电中亚子突如其来的以打发时间为目的的游戏提议,以及……如果不是这局糟糕的手气。

纱夜叹了口气,前面没抽到自己时已经觉得很头疼了,现在更是。

“必须是讲鬼故事吗?”

“莉莎姐那种解谜七大不可思议真相的真实体验谈也可以哦。”

“好吧,不过我很少看这类,所以没法讲得多有趣。我想想……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一对姐妹……”

“什么什么,纱夜要讲和日菜的故事吗?”

“…………我又没说是日菜”

“嘛,那这对姐妹怎么了?”

“某一天,妹妹在事务所练习到很晚,所以姐姐发了信息说去接她…………”



当纱夜赶到事务所门口时,日菜看起来已经等了很久,正用不知道从哪里拔的狗尾草和一只四足雪白的黑猫玩耍。

“啊!姐姐!”第一时间察觉到纱夜的到来,日菜一边蹲在那里保持着逗猫的姿势,一边抬头开心看向她。

“日菜,抱歉我来晚了,练习时circle停电耽误了一会。”

“没关系,我刚刚一直在和小黑一起玩。”

“小黑?这是你们事务所的猫吗?”

纱夜顺着日菜的话看向那只黑猫,它似乎玩的正兴奋,尾巴在地面左右轻扫着,腹腔发出咕噜噜噜的声音在日菜腿边翻滚露出肚皮。

看起来好像很好摸。

“小黑不是事务所的哦,我上周喂过它一次,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这几天每天都来找我玩。”

日菜说着,站起身亲昵地靠向纱夜,又在快接触到时停了下来,只是抬头笑眯眯看着她。

“怎、怎么?”

“姐姐看起来好像很想摸摸的样子,不是吗?”

“才没有!为什么我要摸日菜……”

“诶?我是说小黑。”

“……”

被脑内下意识的的误解引向了奇怪的对话,纱夜一时哑口无言,只感觉脸颊有些发烫。

她不自然地别过身跳过话题:“好了很晚了,我们快去车站吧,你还想回去吃冰淇淋的吧。”

日菜并没有奇怪她突然跳转的话题,迅速向刚刚陪着自己玩了半天的小猫挥手告别,步伐轻松地跟上了姐姐。

夜晚的风很清爽,两人闲聊着往车站方向走去。

日菜一路讲着练习中、白天上课时的趣事,不长的道路在纱夜刻意放慢的脚步中走得格外久。

然而还没等到达车站,不知何时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她们身侧路面减速停靠,随即车窗缓缓降了下来。

一位穿着职业套装的年轻女性坐在驾驶座,带着和善的表情望向她们:“这不是小日菜吗,旁边的是姐姐?你们是要回家?我顺路载你们一程吧。”

“日菜,这是?”纱夜小声地向日菜询问。

“啊,这是我们事务所的staff,虽然在外面见到还是第一次。”

确认不是可疑人物后纱夜松了口气,但斟酌片刻她还是礼貌地说出了婉拒的话。

对方却仍是没听懂拒绝的意思一般,热情地打开了车门,她们只能道谢上车。


“哇,感觉好豪华!”

日菜从上车起就好奇地左右看,还对外观很像皮草的黑色座椅摸来摸去。

“日菜,不要到处乱摸。”

纱夜低声提醒着自己这位冒失的妹妹礼貌一点,但说实话她也有点惊讶。

车内装饰从风格上就和一般车不太一样,但非要说有什么特别古怪的点,她也说不上来,只是隐隐有种违和感。

可窗外经过的街道确实是回她们家的方向,所以大概只是她想多了吧。

纱夜正这么想着,内心却猛然惊觉。

等等,日菜刚刚说是第一次在公司外见到这个staff,那为什么她们还没说家庭地址,对方就知道往哪里开呢?

她压制住表情波动,装作不经意地抬起头,前排的车内后视镜反射着驾驶座staff的脸,那让她心惊的竖瞳下,嘴角似笑非笑,一直在盯着日菜的方向。

不好。

她下意识想要挡住日菜,却又在行动做出前硬生生停了下来。

冷静,要隐蔽地解决掉问题。她这么劝说着自己。

……说来,日菜是否察觉到现状了呢?

纱夜侧身看过去,被她训斥后就乖乖坐稳不动的妹妹也正在盯着她,眼睛闪亮亮的,就好像平常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想分享时那样。

她瞬间有种糟糕的预感,该不会……

“姐姐,我觉得这个车很奇怪呢。”

没等她阻止,日菜的话已经大声说了出来。

“哦?哪里奇怪呢?”前排悠悠地接过了话。

“唔,虽然座椅这么毛茸茸软乎乎的就很少见了,但是更奇怪的是,前车窗没有雨刮器,后车窗的雨刮器却一直甩来甩去,这样的车我还是第一次见呢。”日菜笑地很灿烂,“感觉奇怪地很好玩!”

随着她这句话讲出,纱夜察觉到周遭的违和感在日菜的话语后变得更夸张。

原本就很柔软的座椅逐渐变得更软,还隐隐传来咕噜噜噜的震颤声;后车窗那个雨刮器也左右甩地更频繁了。

“小日菜这么喜欢这辆车吗?”前排再次传来的声音似乎有按捺不住的笑意,“那我们要不要再多兜风一会呢?”



“……就在这时,姐姐用目光制止了妹妹意图同意的举动,强烈要求下车,那位staff停了一会还是打开了车门。说来奇怪,明明车没开动多久,门外却已经是她们家门口了。

第二天,妹妹再次去事务所时遇到了那位staff,她对前一天的事情表示感谢。对方却一脸纳闷,因为她前一天并没有来上班,她也没有车。

……好了,我讲完了。”

“诶,结局这里也太快了点吧。”

“哇纱夜居然真的是讲故事啊,前半我还以为你实在没得说了,用真实经历讲呢。不过先不提妖怪什么的,果然最后的举动不像日菜会有的呢。”

“不像日菜吗?”

“日菜的话,感觉绝对制止不住,肯定会噜噜噜地说想要兜风……”

“……”

没等纱夜回答什么,练习室的灯光就适时地亮了起来。

“反正只是故事而已。……好了,既然来电了就继续训练吧。”

除开亚子有点可惜的表情以外,大家都迅速回到了状态。


不过,日菜真的会觉得那样更‘噜’吗?

纱夜想着刚才今井同学的话,不由得摇了摇头。

毕竟,那一天……



“小日菜这么喜欢这辆车吗?那我们要不要再多兜风一会呢?”

听到这句话时,纱夜感觉到日菜的眼神确实更亮了几分。

不知为何,她很确定,此时此刻将要发生的一切,都会以日菜的回答为准。

日菜将目光投向那一侧世界的可能性如此之大,以至于她完全失去了前面的冷静,不再顾及更隐蔽地解决问题,就那么抓住了日菜的手。

“……姐姐?”

周围的一切都在迅速异化,窗外不再现实的街景,车内已毫不遮掩地震颤变型的内饰。

前排的staff也已经不再双手握着方向盘,完全回过身来盯着日菜:“小日菜,小日菜,一起玩吧,我们去多兜风一会吧。”


然而仿佛完全没注意到那些一样,日菜从手被纱夜握住的那刻起,就只是有点疑惑地、呆呆地注视着她的双眼。

“日菜,我……”

不知道是被什么力量束缚,后面的话语她不再能说出。纱夜焦急地比划着口型,却什么声音都没有。

咚咚、咚咚、咚咚……心脏在紧张地跳动着。

面前的日菜却突然低下了头。

下一刻,纱夜感到手被日菜回握住,手心被轻轻捏了捏。

然后,注意到眼前人那已然通红的耳垂。

“姐姐,我突然很想快点回家……回去还能吃三层的冰淇淋吧。”喃喃低语的声音几不可闻。

周围一下静了下来。

如同强行加在耳边的白噪声瞬间中止般,前面如同梦境异化的周遭就像滴进水中的墨水那样褪去。

窗外的景色、车内的装饰,所有都像刚坐上来时一样。后窗的雨刮器也不再甩动了。

只有从前排的车内后视镜那,还能看到那个staff神色不定,表情像是很不愉快。



纱夜呼出一口气,结束了回忆。

刚刚后半段练习中走神果然不太好,全员都被凑同学提醒了。

不过比起这个,更让她头痛的还是……

“日菜,你怎么过来了。”

“今天paspale也在circle练习……对了姐姐!锵锵!看这个!”

随着日菜兴奋表情的,是被拎着后颈从她身侧举起的猫。

“是小黑!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在circle也见到了,很可爱吧?”

面前四足雪白的黑猫毫不反抗地被日菜拎着,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纱夜的错觉,总觉得那猫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时,露出了一丝不愉快的表情。

真是难缠。

纱夜和面前的猫互盯了一会,她还是伸出了手。

“好吧,真可爱。”

她伸出的手却绕过了举在眼前的小猫,直接在日菜头顶落下摸了摸。

“……姐姐”

无视瞬间呆住的妹妹和一下变得张牙舞爪的猫,她收回手后就继续面无表情地往外走。

“记得摸过猫要洗手,还有练习完早点回家。”

纱夜一边说着,一边走出门。


她很确信日菜会准时回家,也很确信日菜的目光会一直看着这一侧。

所以……今天还真是平和的一天啊。

柠檬子Remonko
邦邦cp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

邦邦cp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

ykn+lisa 回家路上送花

(虽然没有颜色但是想着是送的蓝蔷薇)

邦邦cp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

ykn+lisa 回家路上送花

(虽然没有颜色但是想着是送的蓝蔷薇)

津波硝子

[授權轉載]

[禁止無授權二次轉載和商用]

畫師:恭

主頁鏈接:https://www.pixiv.net/users/30972875

請大家多多支持畫手老師!

[授權轉載]

[禁止無授權二次轉載和商用]

畫師:恭

主頁鏈接:https://www.pixiv.net/users/30972875

請大家多多支持畫手老師!

小祤

Roselia thinking deux

一直想找Roselia的后续总算在b站上找到了

个人认为第一章更多的是从莉莎的角度去看ykn 第二章则是纱夜的成长 最后的最后才是ykn

说真的第一第二章的刀子看着令人心酸 尤其是ykn在车站流泪的那一幕 还有一直为ykn担心的莉莎

一. 剧情中的ykls

“lisa 这一路你给了我太多太多重要的东西”

正如一位朋友所说,莉莎就是陪伴着ykn的船身,我之所以这么支持ykls是因为 ykn所走出的每一步 都有着莉莎支持 追随的影子。...

Roselia thinking deux

一直想找Roselia的后续总算在b站上找到了

个人认为第一章更多的是从莉莎的角度去看ykn 第二章则是纱夜的成长 最后的最后才是ykn

说真的第一第二章的刀子看着令人心酸 尤其是ykn在车站流泪的那一幕 还有一直为ykn担心的莉莎

一. 剧情中的ykls

“lisa 这一路你给了我太多太多重要的东西”

正如一位朋友所说,莉莎就是陪伴着ykn的船身,我之所以这么支持ykls是因为 ykn所走出的每一步 都有着莉莎支持 追随的影子。从当初 她第一个说出我不想要Roselia解散,接着在担心中等待ykn【真的好心疼莉莎姐】到最后 她所等待的 最初热爱歌唱的ykn 回来了。ykn的成长有的也体现在感情上面了【不那么直男了hh】

一句话 没有莉莎的友希那不是完整的友希那!

前两章各种刀 第三章总算发ykls的糖了 

【都带莉莎见自己老爸了 真棒】

最后一幕ykn笑的那一次 正好呼应了莉莎第一章所说的 ykn以前其实很爱笑

嗯 就带着这份笑容 这份十几年的羁绊和莉莎姐 和大家一起走下去!

相当期待明年的剧场版【約束真的太好听了】


二.Roselia的冰川双子

nyt和莲男邦里面的糖都没双子在游戏剧情里明显!

重新审视起日菜结果发现妹妹一直在原地等待着自己 而这对姐妹明明喜欢却在多年互相伤害对方

但对日菜来说 天赋不如她的纱夜是她的英雄

dokidokikirakira的爱情我完全写不出其千万分之一美好 不同于幼驯染那一对【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双子之间充满了冲突 跌宕到最后的和解 互相邀请对方来看自己的演唱会


三. 亚燐

“世界第二帅的鼓手” ——最纯粹的亚子,锲而不舍地缠着ykn最后证明了自己 接着在无形之中鼓励了胆小内向的燐子 怎么看都是🔒死


这对的光芒虽然没有前面两队那么耀眼 可是她们给予roselia的都是默默的付出【燐子做的衣服真好看 kanon真美


另外 我个人虽然很雷ykn以外的cp但是现在看到兰友希那好些了 她们之间那种超好的 类似于知己的感觉真的难能可贵 有时候像是欢喜冤家 推蘭友希那只是觉得她们之间的友谊太美好了

看见刷蘭友希那真想喷一句:无🧠

最后提一下自己 占tag十分对不起 

看到最终章之后发现自己眼睛都湿了 作为一个cp洁癖晚期患者 看到自己喜欢的她们发糖了真的控制不住再写一遍Roselia的感想 谢谢她在这个时光给予了我最棒的faith


当自己看到ykn的第一眼就厨上了她 唱louder时踩音响 还有Fire bird那一句飙高音让我感同身受莲看live时的心情


难过没更早入坑



柠檬子Remonko

QQ涂鸦涂的傻乎乎cp图

内含:

p1-4摩卡兰

p5-8:mskk+ksar

QQ涂鸦涂的傻乎乎cp图

内含:

p1-4摩卡兰

p5-8:mskk+ksar

津波硝子
[授權轉載] [禁止無授權二次...

[授權轉載]

[禁止無授權二次轉載和商用]

畫師:恭

主頁鏈接:https://www.pixiv.net/users/30972875

[授權轉載]

[禁止無授權二次轉載和商用]

畫師:恭

主頁鏈接:https://www.pixiv.net/users/30972875

小祤

感想之Paspale篇


A vrai dire,和Roselia差不多的地方都在于是逆风开盘

一. 冰川日菜

小天才很香是不是?她是一个天才同时也是一个孤独的妹妹,一直在原地等待着姐姐。即使被伤害也同样在乎着纱夜。当她说出「接触不同的人很有意思」的时候,让我想到了多年之前看到折原临也说「人类,好有意思!」


Donc, 冰川日菜的经历很完美地告诉了我们一个哲理——即使是一个小天才,也在人与人之间的相遇中不断地成长。一开始的冰川日菜怀着好奇的心理轻松地参加了Paspale,对她而言,或许是一场游戏。但是对她来说,遇到和她在天赋方面截然相反的丸...

感想之Paspale篇


A vrai dire,和Roselia差不多的地方都在于是逆风开盘

一. 冰川日菜

小天才很香是不是?她是一个天才同时也是一个孤独的妹妹,一直在原地等待着姐姐。即使被伤害也同样在乎着纱夜。当她说出「接触不同的人很有意思」的时候,让我想到了多年之前看到折原临也说「人类,好有意思!」


Donc, 冰川日菜的经历很完美地告诉了我们一个哲理——即使是一个小天才,也在人与人之间的相遇中不断地成长。一开始的冰川日菜怀着好奇的心理轻松地参加了Paspale,对她而言,或许是一场游戏。但是对她来说,遇到和她在天赋方面截然相反的丸山彩的时候,她好奇,甚至直接卡口「为什么阿彩这么努力都没办法做到」。


我个人认为,日菜的成长不同于纱夜。小天才多年来被姐姐疏远间接造就了她去寻找另一个对她而言有趣的「存在」。在剧情里面,她起的作用虽然没有纱夜在Roselia那么明显,但是她的直白,她的第六感每次都精准无比地切中了与彩分歧最大的千圣的重点。日菜之于彩的相处模式也甚为有趣(彩黑头子),因为天赋的不同让她有时实在无法理解彩种种无意义的行为,而在后期,Paspale的成功却在这个天赋远低于她的丸山彩的努力下生生翻盘!这对冰川日菜的冲击性无疑是巨大的,尽管她嘴上说很有意思。和纱夜的一针见血相似而不相同,她有时说的话虽然直白而令人难以接受,但很多次却成为了彩前进的原动力之一。


(果然是亲姐妹)

重复——je aime 姐控小天才


二. 丸山彩与白鹭千圣——相吸的磁铁


都怪第二季第五集官方发糖,然后无可避免地喜欢了这对。首先说阿彩,如果放到黑色四叶草里面,那她就像是那位咆哮帝——只要努力,一定可以成功!众所周知,所谓的偶像团体的经纪公司这趟浑水都很深,这也是为什么Roselia不会有什么经纪公司。彩在这趟浑水里面就像是暴风雨不屈的花,坚决地绽放着属于「丸山添彩」的美。一个人若想在这种环境下(我觉得这种situation比起Roselia要更为艰苦)保持初心及其清净,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而白鹭千圣恰好和彩形成了正反两极的鲜明对比,出身童星的白鹭千圣明白,要出名,要对自己利益最大化不免要用多种手段,这也是为什么前期她消极对待,甚至为自己找好了退路。千圣的开始与本心与彩是恰恰相反——她和日菜相似,觉得彩的努力是无意义的。甚至比日菜更为刻薄地指出——丸山彩的天真与感性。千圣也曾经说过,她甚至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当童星。


给人拥有冲击力的是,千圣第一次和彩在雨里卖票。嘿,奇怪不,微笑的铁假面,以理性得近乎冷血的白鹭千圣居然会做出这等不合常理的事情。明明有了退出的打算,却不得不留着,于是在各种不可抗因素之下,终于看到了属于彩的那一份坚持。


说到千圣,很不情愿地提到阿薰。薰哥提起千圣很久以前的事情,无疑是决定性的转折点(对,无数薰千圣的萌点)。但是,我不得不作出反驳——这和纱夜带回友希那有异曲同工之妙。薰固然提醒了千圣,差不多可以做梦了。如果没有彩在千圣回来之后,用自己的方式,属于她,阿彩的梦想——也就是说,在千圣的反面——指出了,千圣酱有梦想这点本身就是梦想才是Paspale回归的点睛之笔!


万事的成功都离不开平衡,就像友希那的身边有纱夜理智的分析和莉莎无微不至的关怀与陪伴。那么Paspale这个团体的阿彩和千圣,如同一明一暗,感性与理性的结合,努力与思考的相融。千圣的成长固然有阿薰的帮助,即使她说过只要有薰理解就好了。实则不然,没有阿彩这样如此清净的主唱与领队,白鹭千圣是无法,也无力迈开实现梦想,然后将Paspale当作自己的起点。


有丸山彩,才会有如今的白鹭千圣。正是将阿彩所有的一切尽收眼底,包括她无法理解的努力,让千圣明白了彩的本质是纯粹的——吸引她的重要点。


最重要的是摇摇曳曳这首曲子超喜欢,超喜欢!


Finally,键盘手若宫伊芙和鼓手大和麻弥她们我没太关注…


总而言之,整个都是围绕着彩千圣好上的过程说明的(不接受反驳)


顺便冰川双子擦边球【纱夜客串 不离姐姐的小天才真可爱】

柠檬子Remonko
邦邦cp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

邦邦cp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

msk+kkr 在花咲川的突然拥抱

(接下来还有两个mskk的点图...真受欢迎啊hhh)

邦邦cp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

msk+kkr 在花咲川的突然拥抱

(接下来还有两个mskk的点图...真受欢迎啊hhh)

津波硝子
[授權轉載] [禁止無授權二次...

[授權轉載]

[禁止無授權二次轉載和商用]

チュチュのガルパ夏ボイスで小ネタ パレオ「チュチュ様のためなら!」

畫師:恭

主頁鏈接:https://www.pixiv.net/users/30972875

請多多支持畫手老師!

[授權轉載]

[禁止無授權二次轉載和商用]

チュチュのガルパ夏ボイスで小ネタ パレオ「チュチュ様のためなら!」

畫師:恭

主頁鏈接:https://www.pixiv.net/users/30972875

請多多支持畫手老師!

柠檬子Remonko
邦邦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6 羽...

邦邦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6

羽丘夏制moka酱

(提到夏制果然就是共食冰棒)

私心cp tag

邦邦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6

羽丘夏制moka酱

(提到夏制果然就是共食冰棒)

私心cp tag

柠檬子Remonko
邦邦cp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

邦邦cp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

msk+kkr 拥吻(用米歇尔眼罩挡住kkr的视线)

(是我不太擅长的互动类型,亲亲好难///)

邦邦cp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

msk+kkr 拥吻(用米歇尔眼罩挡住kkr的视线)

(是我不太擅长的互动类型,亲亲好难///)

柠檬子Remonko
邦邦cp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

邦邦cp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

moca+ran 怀抱着花的拥抱

(花比人难画系列)

邦邦cp限定手绘草图点图系列

moca+ran 怀抱着花的拥抱

(花比人难画系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