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ang dream!

85424浏览    2248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11 06:09
氧離子 (夏)
(應該沒有人發現她們學校不同背...

(應該沒有人發現她們學校不同背景卻在學校這件事)

(應該沒有人發現她們學校不同背景卻在學校這件事)

AK

于梦醒时分(三)

纱夜A日菜O预警

——————————


11

距离纱夜提出想独自搬出去住已经过去了两周。

父母对于一向沉稳的她异于寻常的发言并没有第一时间否决,只是如同当初她决定去花女时一样,说要慎重考虑后再给出答复。

纱夜笃定最终一定会被放行,已经开始按照自己的行事节奏找寻合适的房子,并规划需要打包的行李和搬家节点了。

期间,日菜并没有阻止她。实际上在某天晚归时,她甚至听到了日菜和父母交谈时同意她决定的话语。

真是一直在依赖她的温柔,纱夜叹了一口气。

明明那晚说出决定后,日菜瞬间凝固的动作和片刻后有些为难的笑容,让她每次想起时心脏总是隐隐作痛。

但是找不到更好的解决方式了。

仅仅是和...

纱夜A日菜O预警

——————————


11

距离纱夜提出想独自搬出去住已经过去了两周。

父母对于一向沉稳的她异于寻常的发言并没有第一时间否决,只是如同当初她决定去花女时一样,说要慎重考虑后再给出答复。

纱夜笃定最终一定会被放行,已经开始按照自己的行事节奏找寻合适的房子,并规划需要打包的行李和搬家节点了。

期间,日菜并没有阻止她。实际上在某天晚归时,她甚至听到了日菜和父母交谈时同意她决定的话语。

真是一直在依赖她的温柔,纱夜叹了一口气。

明明那晚说出决定后,日菜瞬间凝固的动作和片刻后有些为难的笑容,让她每次想起时心脏总是隐隐作痛。

但是找不到更好的解决方式了。

仅仅是和日菜同处一个空间,那天的一切就会在她脑内不断闪现。无论是甜蜜到让她理智快被融化尽的信息素,在她怀内急促呼吸带来的潮热,还是那仅仅隔着一条单薄浴巾的细腻肌肤触感……

细节在回忆中一遍遍被完善,让她躁动不安的同时又后怕无比。

纱夜顿了顿正在打包行李的动作。

……还好没有做出更加让自己后悔的事。

虽然已经伤害了那孩子很多,但只要赶在下次发情期前搬出去,就不会有再发生那种事情的机会。

“对不起,我并不想……”她不由自主喃喃低语。

在意识到自己说出什么后,又苦笑起来。

并不想什么呢?不想伤害日菜?不想搬走?还是不想……明明连对她说明缘由的勇气都没有。

她颓然地坐在被打包箱包围的地板上,尚未收起的物品也一起滑落在旁。

纱夜再次大大地叹了口气……日菜她会怎么看待自己的逃避呢?会失望?还是生气呢?

纱夜出神地思考着。以至于良久后,她才注意到刚刚滑落的东西中,混着一个她记忆中完全没出现过的牛皮纸信封。

那封面写着:冰川纱夜亲启。


12

即使一向被说成无法理解他人,日菜在那天纱夜提出要搬走后,情绪冲击之余,多多少少理解到了她的苦衷。

作为姐姐、作为Alpha,明明关系不算很好,却不得不和身为Omega的妹妹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一旦被信息素影响做出有违本意的行动,严于律己的她绝对是无法接受的。

之前两人之间再次疏远的关系或许也是因为这样吧。

只是为什么未来的姐姐看起来对此态度完全不同呢?是因为未来两人不住在一起了,才能更加平和地相处吗?

日菜不知道答案究竟是什么,只能默默看着纱夜做搬家的准备。

这天,又是未来的纱夜过来时。

虽然以前每次总是间隔很久也没什么规律,近期这样的日子却越来越频繁,日菜也渐渐可以预先察觉到时机。

推开门看到纱夜后,她没有像前几次那样直接扑进怀里,而是犹豫了片刻才坐到旁边。

对她的动作了然于心,纱夜只是朝她更坐近了一点,伸手替她理了理耳侧的头发。

“今天怎么这么拘谨,这可不像你。”

“嗯……”

“是不是没休息好?”

纱夜说着,双手从日菜耳侧移动到眉间,轻轻替她按摩起来。

纱夜的手很温暖,按摩力度也刚刚好,让她瞬间放松到有点想入睡。

然而注视着姐姐表情严肃替她按摩的样子,日菜脑内这几天一直踌躇的问题又再次浮现出来。

她不由得问出了声:“姐姐这样和我接触,会觉得讨厌吗?”

“诶?……”还在认真专注于手上动作的纱夜愣了片刻,才意识到日菜问了什么。

她停下了手。

“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我是Omega,而姐姐是Alpha?靠近时信息素啊什么的会影响情绪,这很麻烦吧?……姐姐不喜欢那种感觉吧?”

纱夜叹了口气。

“怎么可能会讨厌……和Alpha或是Omega无关,我只是自己想要触碰你。如果不是在意的人,即使信息素影响也不可能违背意志去触碰的吧。”

郑重其事的回答让日菜半响不知说什么好。

纱夜只是再次认真地看向她双眼,轻轻笑着:“或许之前没有告诉过你,但对于我来说,日菜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妹妹,最重要的人……所以,想要一直珍惜下去。”

“姐姐……”

“虽然现在的一切可能让你感到痛苦,但请相信我的话。”


13

或许是因为马上要搬走了,纱夜最近并没有再刻意躲避日菜。

但不知道该说是贴心还是确实安排如此,在离她搬家还剩3天的时候,paspale被安排了去外地一周的活动。

与其同时,拗不过她的父母也终于对她的搬家计划给出了同意的答复。

或许她该为一切如此顺利感到安心,想到不用当着日菜的面搬走,本来的她或许会稍稍松口气。

但那天打包行李时发现的信件让她这几天都迷茫不已。

信封和信纸上的内容,熟悉的字体毫无疑问都出自于她本人。虽然日菜也不是不能做到模仿……但按照她对那孩子的认知,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还开得出玩笑。

信上内容除了最后一句外,都是逐条列出的,仿佛什么提醒事项清单一般。逐个列着家中、附近的一些地点。

而信的最后写着:“请好好看着日菜,不要让她哭泣。”

纱夜疑惑于这封信的来源和动机,但出于谨慎,她还是先按照上面的指示将家里翻了一遍。

……即使她并不觉得自己有日菜那样的好记忆力,因为逃避而封存在脑内的许多回忆也渐渐被记起。

从储物柜里翻出的日菜送给她的画,过去每个生日时日菜送的礼物,院子里挖出的和日菜一起埋下的许愿瓶……

看着每个物品,她都能立即想起当时拿在手上的心情,以及那时日菜暖融融的笑容。

而更远的地方,虽然还没去看,会有着什么样的回忆,她只是看着纸上的地点名也逐渐想起。

“日菜……”

无论这些年如何逃避,身边的一切依然充斥着日菜的存在感,和她从以前起就没有改变过的对自己的那份温柔。

果然走前一定要向日菜好好说清楚,如果仅仅维持现状就这样逃开,她一定会哭泣的吧……一定会觉得是做错了什么。而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纱夜握紧了手中的信,终于下定了决心。


14

日菜正走回家的路上。

一周前事务所突如其来的活动安排让她已经连续在外几天了。

活动出发前就从父母那得知了姐姐的搬家时间,而活动中途也收到了她正式搬走的信息。

日菜呼出一口气,白色的水蒸汽在初冬的街面渐渐飘高。

她的头脑在冰冷的空气中逐渐放空,但和纱夜相关的事情却仍不由自主一直在脑内闪现。

明明至少想要再多待在一起几天,但是连最后的送别都没能成行。没有姐姐在家,以往急匆匆回去的行动似乎也缺乏意义了。

夜晚的星空过于明亮,日菜为了逃开脑内的思考而放慢脚步,一边抬头看着星星,一边绕着路漫不经心地走着。

直到天空中猎户座的腰带移动到了正上方,她才注意到手机上连续几条父母传来的简讯和未接电话。

糟糕,好像过了说好的回家时间了。

日菜迅速回了电话说明情况,然后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等到达时,父母窗口的灯已经熄灭,大概看到回复的信息后就安下心来睡了。而平常这个时间都该亮着灯的姐姐房间窗口,今天却毫无灯光。

毕竟姐姐已经不住在这里了呢。

日菜摇了摇头,掏出钥匙打开屋门,房间内只有客厅惯例留给她的那盏灯是亮的。

只是当她看清灯光下,那倚靠在沙发上呼吸轻缓闭着双眼的熟悉侧影时,本来因为屋内温暖空气包围而袭来的疲劳感瞬间清醒。

她犹豫了片刻,还是放轻脚步走到了沙发前。

面前的人维持着皱眉的表情,似乎睡得很不安稳。日菜甚至觉得此刻不放轻呼吸都会吵醒她。

不过……这是未来的姐姐吧?为什么可以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外了?这样睡会着凉的吧?

“姐姐?”日菜小声呼唤着,靠近一步轻轻晃了晃她的手臂。

直到沙发上的人悠然转醒,却在看到她离得如此近的脸就瞬间僵住时,她才惊讶地意识到……在这里的是她以为已经搬离家所以不可能出现的,现在的姐姐。

“对不起……我以为……”

日菜道着歉,往后退了一点拉开距离。

而面前的纱夜却只是注视着她,迟迟没能说出话。


15

纱夜是在从父母那里得知日菜工作回来时间的当天,特意回到家的。

本来搬离的地方就没有很远,开车也不过半小时路程。所以父母并没有问她为什么突然回来,而是对于她仍然关心着妹妹感到了欣慰。

只是到了本来预计日菜回来的时间,人却迟迟未归。父母多次电话过去,也毫无回音。

以往这样的情况也不少,父母也只是说着大概日菜是又沉浸于什么事情没注意手机,并没有特别在意。

纱夜表面没说什么,内心却一遍遍担忧着会不会是发生了什么。

以至于之后确定了日菜安全,正在往家赶后,父母放下心回房间休息。她才坐在沙发上,因为瞬间放松下来而陷入了浅眠。

只是她没想到,下次睁眼就会看到日菜离她极近距离的脸。

“对不起……我以为……”

“不是,应该是我谢谢你叫醒我才对。”

纱夜冷静下来,打断了日菜的道歉,两人之间一时又变回沉默。

“那个……姐姐如果要睡还是回到房间吧,我先去洗澡了。”

“先不要走。”

纱夜坐起身,深吸了口气下定决心。

“在几天前我已经搬走了你知道吧?”

“嗯……”

“今天我是专门回来的,因为有话想要对你说。”

日菜的表情瞬间变得紧张起来,看起来想要说什么,但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没向你说明搬家是因为我自己的错误这点……日菜,对不起。”

“诶?”

“你大概已经察觉到了,我对于靠近你这点抱有恐惧……但这并不是你的错。或许从头说比较好……之前我注意到了你脖子上的咬痕,所以觉得你大概已经有了其他喜欢的Alpha……”

“那个并不是……我……”日菜着急的想要解释,却在说出口后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明未来的纱夜的事情。

“不用解释也不要紧……冷静下来想想是我误会的可能性比较大,虽然就算不是误会也不是我这样的人可以干涉的事。”纱夜低下头,表情晦暗不明,“只是那之后,我才发现了自己身为Alpha的劣根性……仅仅因为你是Omega、仅仅因为你可能和其他人在一起,就擅自产生了独占欲。不论是之前伤害你那次……还是之后差点失控的时候,都是因为我作为Alpha的卑劣行动。所以如果还是让你这样一无所知地待在我身边,一定会被这样的我……”

“够了!”

“……”纱夜呆了瞬间,似乎没想过被会日菜这样打断。

“刚刚起就是,姐姐一直‘这样的人'‘这样的人'的说自己!到底有没有想过对我来说姐姐到底有多重要!为什么要这样说自己?”

说到最后日菜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伴随着话语结束的,是她义无反顾上前一步紧紧抱住纱夜的行动。

纱夜直到被抱了个满怀,才反应过来日菜的举动。一瞬间,比起抗拒她更多的是惊讶,明明无论是哭泣还是违背她的话语靠近,日菜以前都是不会做的。

“日菜……放开我……刚刚说的话你没听明白吗,我……”纱夜挣扎着,却不敢用力推开她。

“为什么姐姐总是这样!总是一个人烦恼,一个人决定事情……姐姐是笨蛋!”

“日菜……”

“我从来都不觉得姐姐会伤害我。……第一次检查出姐姐是Alpha,而我是Omega的那时,我其实很开心,真的很开心。虽然姐姐为此烦恼了很久……我果然很过分吧。”

纱夜呆呆地看着日菜,像是从来没有思考过她的想法会是这样。

“我想要一直和姐姐在一起,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这么想的。所以姐姐说的伤害,对我来说根本不是伤害……姐姐又是怎么想的呢?”日菜抬起头注视着纱夜的双眼。

“日菜……”纱夜目光动摇了片刻,声音放低,“还是先放开我……”

没等到想要听到的话语,日菜动摇地松开了手臂的力量。

然而没等她失落着道歉,纱夜一边双手捂脸一边靠着沙发坐下:“不是……我只是……这样被你看着,心脏会很不好。”

“诶?”

片刻后,纱夜才像终于冷静下来一样长舒了一口气。

“我……我确实也对日菜很在意。想要保护你,也会对你产生负面的情绪和独占欲……这是否只是Alpha的情绪作祟,我无法得到肯定的答案。所以在此之前,也无法像你那样确切地说出想要一直在一起……但是即使最后的答案并不是那样,我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永远都是日菜。”

“姐姐……果然我最最最喜欢姐姐了!”

纱夜对日菜突然说出的喜欢有点害羞地挠了挠脸颊。

客厅墙壁上挂钟整点的报时声适时地响起,中止了两人继续的对话。

“好啦……时间很晚了,你快去洗澡睡觉吧。明天晚上我才会回租的房子那边,白天一整天都可以一起的。”

“嗯……那么说来……”

“什么?”

“姐姐的行李已经送过去了对吧?”

“嗯。”

“姐姐的床铺也收起来了?”

“嗯。”

“那……姐姐今晚是不是和我一起睡呢?”

“嗯……诶?”

纱夜在习惯性的点头后,露出了复杂的表情。然而下意识拒绝的话语在看到日菜瞬间变得失落的神色后还是没能说出口。

于是这一晚,日菜抱着纱夜睡了最近最安稳的一觉,纱夜却因为脑内的各种想法彼此争斗而失眠了大半夜。

果然该提醒一下日菜不要那么无防备……日菜睡醒前,纱夜看着自己妹妹无邪的睡脸,相当有罪恶感的想着。

小甜甜s

【mskk】透明人

小学生文笔

严重ooc      

私设有

嘛……突然的脑洞,至于题目……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大家看的开心就好😁


      城市的夜晚灯火通明。

       美咲却无暇欣赏。

       阵阵清风吹过,撩动着美咲的发丝。

       20...

小学生文笔

严重ooc      

私设有

嘛……突然的脑洞,至于题目……实在是想不出来了

大家看的开心就好😁



      城市的夜晚灯火通明。

       美咲却无暇欣赏。

       阵阵清风吹过,撩动着美咲的发丝。

       20层的楼还是有一些高的,美咲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

       但踌躇了一会,美咲还是一跃而下。

       “嘭”美咲摔在了垃圾堆里,垃圾四散。

       巨大的声响以及散落的垃圾吸引了人们的注意,他们纷纷把头探进这个小巷里,但却什么也没发现,于是满脸疑惑地继续手头的工作了。

        又失败了吗……美咲就这样仰面躺在垃圾堆上,在脑内默默给“跳楼”这个选项打了个叉号。

          美咲实在是太累了,她已经很久没睡过觉了,不过不是因为她不想睡,而是她似乎丧失了这个功能。就连吃饭这种事对她来说也成了可有可无。

         美咲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透明怪物。

         她闭上眼。

         汽车的声音,人群的嘈杂,巷子里流浪猫的尖叫……这些杂乱的声音都被揉成一团,塞进了美咲的耳朵里。

         美咲想有一个片刻的宁静。

         “邦”“邦”“邦”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进入美咲的耳朵。

         听起来像是用棍子在敲击地板。美咲皱了眉,全当是哪家小孩子不懂事。

          但是这极富规律的敲击声逐渐近了,最终停在了美咲的跟前。

         “阿拉,你在做什么呢?这位小姐。”一个轻松欢快的声音传入美咲的耳朵。

         美咲睁开眼,是一个金发的少女。

         美咲四下望了望,发现四周并没有人。

         “躺在这上面很舒服吗?”少女轻轻地说,说完就往美咲身边的垃圾堆上一躺,差点压到美咲。

         “真的不错诶。”少女的语调更加欢快了。

        “……”美咲愣住了,“……你能看见我?”美咲说完这话,自己都惊讶了,她已经多久没说过话了……

       “当然,”少女的笑意减少了,但嘴角依然上扬,“虽然我是个盲人。”说完,还晃了晃手中的盲棍。

         “……”美咲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这句诡异至极的话,但美咲这也才注意到心紧紧闭着双眼。

        “你……”唯一能看见自己的是个盲人,自己该高兴吗?

         “你叫什么名字呢,亲爱的小姐?”少女的声音又恢复了元气,“我是弦卷心。”

         “……奥泽美咲。”美咲似乎觉得有些不妥,“这是我的名字……”

        “美咲吗?很好听的名字呢。”

        “是吗?”美咲红了脸,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夸她名字好听。

         “美咲是我能看到的第一个人呢。”心异常的兴奋。

        “第一个……但我是个透明人。”美咲无奈地叹口气。

        “透明人?”心歪了歪头。

        “别人都看不见我的意思……”美咲想了想,做了个通俗易懂的解释。

        “听起来很酷呢!”

        “……或许是吧。但在别人看来,你现在就像是神经病一样呢,他们都在看你。”美咲指了指巷口几个探头看的人。

         “阿拉?”心笑了,“我看不见啊,美咲。”

         “……抱歉。”美咲觉得自己的记忆力也变差了。

         “没关系的,反正我看不见他们,自然也不用在意,美咲是透明人就更不用去在意了吧。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难道不是件很快乐的事情吗?”心笑着,从垃圾堆里起身。

        美咲身体一震,这话……

       “但是与别人不同……”美咲没说完,接着苦笑道:“算了,当我没说。”

          心笑着牵起美咲的手:“很温暖呢,美咲一定是一个温柔的人吧。”

        美咲只是扯了扯嘴角,从垃圾堆里爬起来,“不,我可一点都不温柔。”

        “那美咲有住的地方吗?”心没有去在意美咲的回答。

        “没有。”美咲实在是无法想象心为什么会把这两个问题连在一起。

         “那美咲愿意跟我一起来嘛?”

          “我?我……”美咲观察了一下心,虽然眼睛紧闭猜不出情绪,但可以发现她的呼吸略微急促,有点紧张。

          拒绝的话语在美咲嘴边拐了个弯。

          “……好啊。”这是美咲的最终回答。

          心喃喃道,“还是很温柔的。”

          ……

          两人在一起度过了两周的时间,美咲发现了心很多事情。

         心的身体似乎不好,每周日都要去医院做检查,至于检查的内容……美咲不知道,因为心似乎并不想让美咲知道。

         美咲也吐槽过为什么心家里这么有钱,还要每周日步行去医院检查呢,在家里或者坐车不是更方便吗?

         对此,心只是笑着说:“我喜欢路边的紫阳花。”

         美咲只是看了看,接了一句:“是挺漂亮的。”

          心的父母似乎对心非常地宠溺,虽然美咲目前还没有见过,但心跟自己说过小时候的她说想要一颗星星,于是她就获得了行星命名权。

         对于这样壕无人性的父母美咲能说什么呢,她能做的只有吐槽了……

         不过最近,弦卷家独生女疯了这件事传遍了大街小巷。

         每个人都说他们看见心和空气说话说的有来有回,还非常开心。

        这种事自然是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地人们甚至当着心的面都开始小声议论,但心的情绪却没有为这事低沉过。甚至可以说,美咲就没见心有过负面情绪。

        不过,美咲对此事倒是颇为不满。

         ……

        又是一个星期天,心戴了贝雷帽,拿着导盲棍出门。

        “邦”“邦”“邦”,美咲跟在心的身边。

        街上的人都躲着心,美咲眯了眯眼,双手揣着口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美咲,喂,美咲。”心的手在美咲面前晃了晃。

         “啊,怎么了?”美咲被吓了一跳,挠了挠后脑勺。

         “我看美咲一直在发愣呢,美咲想到什么有趣的事吗?”心的手不自觉地牵上美咲的手。

         “我……”美咲张了张嘴。

         “你看……她又……”议论声传入美咲的耳中。

         美咲一咬牙,挣开了心的手,接着又揣进兜里。

         心只是笑着收回手,盲杖的声音回响着。

         到了医院,美咲在检查室的门口等着心。

        走廊上路过的护士也小声地讨论着心。美咲只是默默攥紧了拳头。

        心出来了,“美咲,我们……”

        心还没说完,美咲就猛的抱住心,把心抵在了墙壁上,手捂住了心的耳朵。

       “美咲?”心在美咲的耳边低语。

        “……没什么,一会就好……”美咲的脸埋在心的颈窝里。

         心不再说话,手环上了美咲的腰。美咲在颤抖,心只是抱着她,任由美咲在自己颈间乱蹭。

        怀中的温暖以及颈间的呼吸都让心觉得偶尔这样也不错。

       “走吧。”美咲放开心,主动牵起了心的手,这一次“邦”“邦”“邦”的声音没机会响了。

         ……

        “美咲。”心躺在床上,怀里抱着玩偶,侧过身子。

       “怎么了?”美咲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着心。

         “你今天为什么要牵我手呢?” 心的语气里充满好奇。

          “我……”美咲的眼睛暗了暗,苦笑道,“我错了。”

         很明显的答非所问。

         “美咲没错哦。”心轻轻地抓住美咲的手。

        “嗯……你睡吧。”美咲想抽回手,起身。

        “美咲。”心拉住美咲。

        “怎么了?要我陪你吗?”美咲轻声说道,但语气中还是带着一丝惊讶的,两周以来这是第一次。

       “嗯,害怕……”心轻轻地应下。

        “……好。”美咲就这样让心握着手,看着心入眠。

        害怕……身处黑暗的人却惧怕黑暗,美咲轻轻叹息一声,看着心因为入睡而逐渐松开的手。

        “为什么呢……”美咲喃喃道,“我自己都不知道啊……”

        ……

        “美咲!” 心一下子抱过来。

        “呜啊,心,这很危险。”美咲没站稳,赶忙扶住了书架。

       “抱歉,我只是太激动了。”心笑着。

       “唉,我已经说过你好多次了。”美咲叹口气。

       与心相处已经有一个月了,美咲发现心真是一个神奇的人。

         虽然不是美咲觉得盲人怎么样,但是普通的盲人会后空翻吗?!看到这一幕美咲都惊了…… 

         不过后来美咲觉得后空翻其实还算是正常的……

       美咲还知道了原来心的身边还有一些黑衣人来照顾她的日常生活。每次心与自己说话时,黑衣人都在一旁秘密观察。突然觉得有点可怕。

       “怎么了?”美咲合上书,用书轻轻敲了一下心的头。

       “阿拉?美咲在看书吗?”心没有回答。  

       “嗯。”美咲点了点头。

       “看的什么呢?”

       “这个嘛……”美咲看了看手里的《人间失格》,这还真不好说,“童话书罢了。”

        “童话!”心的情绪高涨起来,“我很喜欢童话呢,下次美咲讲给我听吧。”

         “嗯。”美咲嘴上应着,把书放回书架,“所以找我有什么事吗?”

         “嗯……”心眨了眨眼睛,“我想去约会呢。”

       “约会……”美咲皱了皱眉头,“你又是从哪里听来的。”

       “电视里。”

       “啊……”美咲长出一口气,“约会……这是恋人之间才能做的。”

       “恋人吗?” 心歪了歪头,“那今天美咲就是我的恋人呢!”

       “哈?”

        ……

       美咲还是被强行拉了出来,

       美咲就这样走在前面,牵着笑得开心的心在路上走着,还伸手正了正心的贝雷帽。

       所有的人都在看她们,或者说在看心。

       但她们,一个透明,一个是盲人,何必去在意别人的眼光呢。

       美咲突然笑起来。

       “怎么了?”心歪了歪头。

       “没什么……想到了一些好事情罢了。”

        “好事情吗……”心也笑了。

        “美咲。”

        “嗯?”

        “你吃可乐饼吗?”

        “我……”

        没等美咲说完,心就朝着商业街的精肉店走去。

         “欢迎光临。”是一个很开朗活泼的声音呢。

        “育美,我想要两个可乐饼。”

        “啊,是小心。”育美拿了两个可乐饼给心,“刚出炉的哦。”

         “谢谢你,育美。”心接过可乐饼,向美咲走去。美咲只是默默瞥了一眼付钱的黑衣人……嗯……有时候还是挺方便的。

        两人坐在长椅上,心欢快地吃着可乐饼,美咲就这么看着她。

       “美咲不吃吗?”心吃完了,看着美咲。

       “算了,让别人看到一个可乐饼突然飞起来还一点点消失,还是蛮可怕的。”美咲无奈地笑了笑。

        “那我来喂美咲吧。啊~”心拿起可乐饼。

        “……”美咲实在是不理解心是怎么想到这种办法的,难道看到一个少女手中的可乐饼慢慢消失就不恐怖了吗?!

         美咲犹豫了半天,还是咬下去。

         这是美咲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吃东西,第一口竟然没有尝出味道。再吃一口……很好吃,美咲勾起嘴角,但眼泪也轻轻地滑落。

        “……”心没有说话,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为美咲擦拭泪水。

       美咲低下头,心轻轻地抱住美咲,手臂有意无意地挡住了美咲的耳朵。

      真是安静啊……美咲闭上眼,只觉得头枕在了一个柔软的地方。

        真是温暖啊……美咲渐渐地失去意识。

        美咲再次睁开眼,已经黄昏了。

         美咲睁开眼,却发现是黑的,一摸,发现有一只手捂着自己的眼睛。

         “啊嘞?美咲醒了吗?”手拿开了,是心。

       “我睡着了?”美咲眯了眯眼,虽然是黄昏,但阳光还是有点晃眼的。

       “嗯,看美咲你没了动静,我就让美咲枕在我腿上了呢。”心撩了撩美咲细碎的发丝。

        “……” 腿上……美咲听罢,赶紧起身。

         “再躺一会也是可以的。”心微笑着。

         “不不,还是算了……”美咲的耳根都红透了。

        “嘛,那要走吗?”心抬起头。

        “嗯……走吧。”美咲牵起心的手。

        ……

       “美咲,你不睡觉吗?”心握着美咲的手。

       “不睡了。”美咲笑道,“你睡吧。”美咲轻轻撩了撩心额前的碎发。

      “一起吧。”心拉了拉美咲的手。

      “……”美咲犟不过她,躺在了心的旁边。

      心始终没有放开美咲,美咲也没有挣脱。

      “美咲,你喜欢什么花呢?”

      “我?”美咲想了想,“我啊……我喜欢勿忘我。”

        “我喜欢紫阳花呢。”

        “紫阳花吗?那很好看。”

        “是啊……”

         “……对不起。”美咲意识到自己失言了。

         “没关系的。”心轻轻地笑道,“呐,美咲,你知道我为什么看不见吗?”

         “生病了吗?”美咲想了想。

         “不……我天生没有眼球……”

          “……”美咲没有说话。

         半晌,美咲才慢慢地说:“那……紫阳花是怎么知道的……”

          心笑了笑,虽然看不太清,但美咲分明看见那笑容中带着苦涩,“那个啊……是我拜托黑衣人让我下车,我沿着街道,把道路两旁的东西全部都摸了一下,就记住了。”

       美咲没有再说话,只是把心轻轻地搂在自己怀里。

        心靠在美咲的胸口上,渐渐入睡。在自己睡着前的最后一刻,心觉得自己的额头有一个柔软的东西,然后美咲就悄声说道:

        “谢谢你,心,让我不再害怕别人的目光……”

        真是温柔呢……心勾起嘴角,进入梦乡。

        ……

        “唔……”  

        美咲醒了,“心……醒醒。”美咲拍了拍心。

         “嗯……”心动了动手指,“早上好……美……”心没有说完。

        “怎么了?”

        “那个……美咲……你在哪里啊?”

        “诶?” 

         黑衣人突然进来,“你就是奥泽小姐吗?”

        “……你们能看见我?”美咲愣住了。

        “是的,以前不行,现在……是可以了。”黑衣人脸上没有表情。

         “心……”美咲牵起心的手。

         “美咲……”心紧紧地握住美咲的手。

         ……

         突如其来的恢复,让美咲不知所措。

        美咲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去看一看家人。在跟心说这件事的时候,心只是默默地听着,半晌,才勾起嘴角,“美咲,去吧。”

        美咲觉得心很奇怪,但又说不出来。但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美咲还是走了。

         ……

       等美咲回来,推开心的房门,发现心正坐在床边。

       听到响动,心抬起头,“谁?”

       “我……”

       “美咲吗?”

        “嗯,在读书吗?”美咲注意到心手中的书。

       “嗯。”心点点头。

       “什么书?”

        “美咲之前看的书,我拜托黑衣人找出来的。”

        “……”美咲无话可说,黑衣人可真是万能,“那……好看吗?”美咲试探性地问道。

      “叶藏很可怜呢……”心合上书,手指摩挲着封面。

       “嗯……”美咲点了点头。

        “呐,美咲,你觉得我可怜吗?”心突然问道。

       “心……”美咲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小时候父母其实对我很严格……但后来就渐渐地开始对我溺爱。为什么呢?或许就因为我是一个盲人吧……我能做的可能也只是用笑容去回报她们了……”心笑了,但美咲觉得这笑容是心笑得最苦的一次了。

       “呐,美咲,你说我可怜吗?”

        “……”美咲没有说话。

        “果然美咲也觉得我可怜吧……美咲,你到底在哪呢?我想见你……”心站起身来,走到阳台上,攀上栏杆,就那样坐在栏杆上。

           美咲赶忙起身,在心后仰的时候,一把抓住心的手。

          心被拽了回来,美咲也因为重心不稳摔在地上,心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你之前说我温柔……”美咲开口了,“但我其实一点都不温柔。我会变透明是因为我……看到了一个同学,她被……她被孤立了,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原因,但却都排挤她……有一次她跌倒了,向我伸手……我却没有去拉,我讨厌孤立她们的人,但我的所作所为又与她们有什么区别呢……人的眼光真的太可怕了……”

        “……”这次,心不说话了

         “好吧,我知道这听上去有点玄幻吧……”美咲无奈地笑了笑,“但或许这世界上真有魔法吧。比如我觉得我现在就被施了魔法。”

        “魔法?是让美咲变回来的魔法吗?”

         “不。”美咲轻笑着摇头,“是让我能遇到你的魔法。心,你就是我的魔法。”

        “我……”心没说话,只是贴近了美咲的胸口,静静地趴着。

         美咲也躺在地上,一只手揽着心的腰,看着天上的星星,耳边传来了心跳声。

         这心跳声是谁的呢?美咲合上眼,应该不是自己的吧……因为它跳的实在是太快了……

          ……

        美咲回到了学校,被冷落的女孩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美咲眯了眯眼,走上去,在旁人的注视下,对女孩伸出了手,“奥泽美咲。”

       女孩似乎被吓到了,过了半天,才颤抖地把手放在美咲的手上,“我是松原花音,请多多指教……”(这里其实不想写花音小天使的……但由于没有适合的人选了,客串一下吧)

         接着,花音又说道:“你真是温柔呢。” 

         美咲无奈地笑道:“我可是一点都不温柔呢……”

         ……

       “检查完了吗?”美咲坐在监察室的门口等心。

        “嗯。”美咲牵起心的手。

        “啊……下雨了。”美咲停在了医院门口。

         “淋雨跑吧,美咲,我觉得那很有趣的!”心兴奋起来,说着就要往外跑。

         “等一会吧,感冒了就不好了。”美咲赶紧拉住心。

        “也是。”心站在门口乖乖地等着。

         “心……”

         “嗯?”

         “我总是牵着你会不会像一只导盲犬。”

         “哈哈。美咲可真是有趣呢。放心啦,美咲就算是导盲犬也是最可爱的、最温柔的。”

        这时,云悄悄地散去了。

       “不过,我觉得美咲更像猫呢。”心轻笑着。

        “猫?为什么?”美咲有些疑惑。

        “因为美咲像猫啊。”心这回答让美咲更疑惑了。

          “这……诶?心,不要去踩水洼,哇……等……”

           不管怎么样,天晴了,挺好的。







小剧场:

(约会时,美咲睡着之后)

心的手轻轻地抚着美咲的头发

迎面却突然走来两位女生

一位女生:请问这里有人吗?

心:有啊,我的恋人在这里躺着呢

女生:薰……这……

薰:没事的,千圣

心:怎么了嘛?

薰:啊,可爱的小猫咪,你真的没有说谎吗?

心:没有啊

千圣:可是这里明明没有人啊

心笑了,没有说话

薰:看来你有一位很好的恋人

心:是啊,她很温柔呢

薰:走吧,千圣

千圣:薰,你在跟她说什么?

薰:没什么,只是说一下罢了

千圣:她好奇怪啊……

薰:是吗?我倒是觉得她很幸福呢……

F_Down…

《sayo猫藏了一张tsugu的照片》


是群里看到的代餐bot上的梗


我!我!肯定也和sayo一样的反应,鸫怎么能这么可爱!!!(激推发言)

《sayo猫藏了一张tsugu的照片》


是群里看到的代餐bot上的梗



我!我!肯定也和sayo一样的反应,鸫怎么能这么可爱!!!(激推发言)

非酋模拟器

千圣花音真的是太美好了!

看完bilibili联动消息之后就速摸了一张小花音,也有画成情头的想法。因为手机坏了的原因拖了很久才完成小千圣的部分实在抱歉。

P3P4是很喜欢的滤镜效果。

@恒诺不是桓诺 的邀请下注册了lofter账号,之后还请各位同好们多多关照了!

千圣花音真的是太美好了!

看完bilibili联动消息之后就速摸了一张小花音,也有画成情头的想法。因为手机坏了的原因拖了很久才完成小千圣的部分实在抱歉。

P3P4是很喜欢的滤镜效果。

@恒诺不是桓诺 的邀请下注册了lofter账号,之后还请各位同好们多多关照了!

非酋模拟器

谢邀,人在婚礼现场。

构图及部分画面元素参考了京都同性恋合法宣传海报。

P2到P4仍然是放出喜欢滤镜版本的环节。

谢邀,人在婚礼现场。

构图及部分画面元素参考了京都同性恋合法宣传海报。

P2到P4仍然是放出喜欢滤镜版本的环节。

光锥之外

凋零的金簪花(1)

第一部分,刀预警

cp为ykks,注意避雷

前段时间有很多考试或者作业什么的,就一直没有更新,也没什么心情去写同人,抱歉让大家等了很久(可能根本就没人等吧),这算是回归之作,也是找找手感。

依旧ooc可能性和小学生文笔。

欢迎大家来提意见和建议,评论区或者私聊都可以,谢谢大家能又一次忍了我的废话。

如果都能接受,请往下看。

一、醒来

“不可以吗?”她看向黑暗中的背影,暗自攥紧拳头,努力不让泪滴落下来。背影逆着光,并不能很清晰地看见。背影也许是回过头来了,好像摇了摇头,然后消失在透进光来的门里。背影没有说话。

她想去追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一种类似于黑色触角的东西从角落里那...

第一部分,刀预警

cp为ykks,注意避雷

前段时间有很多考试或者作业什么的,就一直没有更新,也没什么心情去写同人,抱歉让大家等了很久(可能根本就没人等吧),这算是回归之作,也是找找手感。

依旧ooc可能性和小学生文笔。

欢迎大家来提意见和建议,评论区或者私聊都可以,谢谢大家能又一次忍了我的废话。

如果都能接受,请往下看。

一、醒来

“不可以吗?”她看向黑暗中的背影,暗自攥紧拳头,努力不让泪滴落下来。背影逆着光,并不能很清晰地看见。背影也许是回过头来了,好像摇了摇头,然后消失在透进光来的门里。背影没有说话。

她想去追她,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一种类似于黑色触角的东西从角落里那株叫金簪花的花中伸了出来,攀上了她的腿,直直刺入她的心脏,没有痛觉传过来,有的只是一阵深深的悲伤,那种,失去了生命的光彩的悲伤。

她想喊,想摆脱那种情感,强烈地动着,扯着那些触手,但是并没有什么作用,悲伤的感觉越来越深,她感觉自己几乎要窒息了,就在失去意识的一瞬间。她睁眼,看见了月光。

坐起来,回头的时候发现有个人影进到了屋子里,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呼唤:“姐姐?你没事吧?我听见你一直在念叨说不要,别走什么的……”

她抱着来人,眼泪流了出来。

二、询问

“是这样吗?”她看着面前的人,有点不敢相信。

“很多事情只是自己没有察觉,或者说,只是不想改变,也许是对于自己或者对方没有信心,也许是恐惧未知。”手上的念珠又走过一圈,杯子里的茶也即将消失,老者说着自己的看法,“就像是音乐一样,很多人拒绝用现代的方式演诵经文,但是如果不进行改变,就像是不倒翁,虽然不会倒下,但永远不会前进一步。”老者放下已经空了的杯子,示意自己的话已经说完了。

她点点头,鞠躬作为感谢,慢慢退出了老者的屋子,没说话。旁边跟上来一个黑衣服的人,两个人简单对视了一下,她点点头,黑衣人开口道:“友希那小姐,您得到答案了?”

友希那轻轻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她拿出包里的水,喝了一口,“我有点累了,今天先这样吧,剩下的景点就先不去了吧。”

跟着黑衣人回到旅馆,友希那简单洗过一个澡后就把自己放倒在床上,这一次因为旅馆规定的关系,友希那和黑衣人住在同一间屋子里,友希那转头问了一句:“请问,您觉得改变是什么?”

三、夏天

“姐姐你冷静一点,先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吧。”明日香抱着香澄慢慢抚慰香澄的情绪。

“从……哪里讲起呢……”香澄抽泣着放开了明日香,慢慢擦去自己的眼泪,试图恢复平静。

“从上个夏天吧,就是那个毕业典礼吧。”明日香精确地定位了发现香澄不对劲的时候。

“这首歌,献给即将毕业的大家,谢谢大家的陪伴,谢谢大家给两所学校带来的骄傲,`我们会接续你们的脚步,继续加油的。”香澄在舞台上高兴地说着自己的致辞,她想把心意传给每一个人,尤其是她……香澄也想在舞台上继续闪亮,她都能想到星星的光芒闪耀下的紫蔷薇的美丽了。

演出十分顺利,整个Popin’ Party的表演十分出彩,现场的气氛也达到了第一个高潮,而接下来就是roselia的接棒,同样十分顺利。

和大家商量好了的香澄留在了休息室里,她等待着那个机会,那个自己一直等的机会,窗外的太阳已经有点偏西,但是香澄此时却异常兴奋。同友希那的关系在最后一年进展很顺利,两个主唱的不断切磋探讨也让友希那的歌唱技术不断精进,最后如愿以偿以全市第一的特长成绩进入了那所自己梦寐以求的音乐学校,两个人在那之前的关系就已经不是普通的很好的朋友的关系了,而今天自己要送给她一份毕业礼物,同时,也希望自己能够表白成功。

“万一,友希那学姐觉得自己恶心怎么办啊……”香澄甩了甩头,“现在想这些都没有用了。”

“今天大家辛苦了。”正在香澄纠结的时候,友希那已经走了进来,正在准备和众人一起去听后面的演唱,只等roselia的各位收拾完乐器了。

“那个,友希那学姐……能不能等我一下,有点事。”香澄慢慢凑上来。

“那我们去等着你哦,友希那。”莉莎拉起旁边的亚子和纱夜,燐子自己站了起来跟了出去。

“啊,香澄你不去看演出吗,我看Popin’Party的大家也都不在。”友希那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可能是因为对自己演出挺满意的原因吧。

“祝贺友希那学姐考上自己最想去的大学哦。”香澄递过来自己的一份礼盒。

“啊,谢谢你香澄。”友希那的脸微微红了一下,对着香澄露出一个微笑。

这一瞬间,斜阳洒在友希那的身上,仿佛是紫蔷薇的花瓣上撒了一层金粉,整个人闪闪发亮,那个微笑,那个出现在梦中无数次的微笑,那个牵动着香澄灵魂的微笑,让一瞬间香澄的紧张荡然无存,她也对着友希那露出一个微笑。

“友希那学姐,我喜欢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斜阳照着两个人,风轻轻吹过衣摆。

友希那后退了一步,“我可以再考虑考虑吗?”脸上止不住的慌张,快速背过身去走向休息室的出口,“抱歉,我需要冷静一下。”

“不可以吗?”香澄很意外友希那的反应,她从未想过表白会让她慌张至此。

友希那快步退到门边,背对着香澄,“抱歉,我不是拒绝,我需要时间考虑。”

香澄还想再开口,但是友希那先一步走了出去。

香澄一个人落魄地坐在休息室里,直到Afterglow的各位问起来,香澄才走了出去。

外面的阳光变得更暗淡了些,晚风吹出几许凉意,如果在意的话,天空上已经可以看出淡淡的星痕,演出的光芒显得更加耀眼,众人仍然沉浸在这场狂欢,此时一个逆光的背影并不会引起大家的注意。

香澄匆匆回复了有咲带着点吐槽的信息,就回到了家里。

也许夜晚刚刚来临,但是谁能保证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呢?

四、旅行?!

“什么?”友希那擦着头发。

“就是说心要给你一份大礼,环球旅行。”莉莎的语气里听的出有些羡慕。

“我没时间。”友希那的心中充满着今天下午的事情,根本没有时间去想什么环球旅行。

“心本来是想找你去看演唱的时间告诉你的,结果你没在……是发生了什么吗?”莉莎好像突然想起什么,电话里的声音顿了顿。

“不……没什么,香澄送了我一份礼物。”友希那略微一想还是把话压了下去,大家都很高兴,没必要让大家跟着受影响。

“不管是什么,有事情还是记得和我们说哦。”莉莎听起来有点担心,但是了解友希那不想说也问不出太多。

“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是谁呀?”友希那穿好衣服朝门口走过去。

“您好,我是来自弦卷家的管家,将在未来一段时间照顾您的全球旅行,包括翻译和保安。”

“不,我不需要。”友希那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抱歉,弦卷小姐要求我务必完成这次旅行,如果您要取消的话,还是和弦卷小姐联系一下。”

友希那打开手机,发现了莉莎的消息:友希那,不管发生了什么,旅行散散心是个不错的选则,也许答案就在不经意间。

“那个,可以详细介绍一下旅行的计划吗?”

“这样,我们已经和大学打好了招呼……”

 

飞机承载着一份疑惑和向往,起飞了。

永夜后是天明还是噬灭,也许一切早已注定吧,但逆天而行,不就是人一直在做的吗?


偽伯爵

(BGD)不能是朋友 (薰千聖)

自我流的设定~~

希望成功~~

所以第一全给薰千圣^ ^

 ~~

自我流的设定~~

希望成功~~

所以第一全给薰千圣^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