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bankpon

2091浏览    115参与
蜘蛛网中的兔子

被遺忘的起司蛋糕 01.

SandeePhai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作品


01. - -


Phai很難想像當自己被Sandee遺忘時是怎樣的世界。


世界只剩下自己或許就是這樣的感覺。


- - - 


「 Tong,狀況如何? 」


Phai一見到Tong從急診室出來心急的想問狀況...

得到的答案是要觀察幾天。

Phai急著跟上了護士們推動的病床來到了個人病房。


連離開個半刻都不想的Phai...


病房門外的Tong與擔心Phai的Kit用著嚴肅的神......



SandeePhai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作品







01. - -






Phai很難想像當自己被Sandee遺忘時是怎樣的世界。



世界只剩下自己或許就是這樣的感覺。



- - - 



「 Tong,狀況如何? 」



Phai一見到Tong從急診室出來心急的想問狀況...

得到的答案是要觀察幾天。

Phai急著跟上了護士們推動的病床來到了個人病房。


連離開個半刻都不想的Phai...



病房門外的Tong與擔心Phai的Kit用著嚴肅的神情對話著,Phai完全無法像平時一般冷靜或觀察任何一個人。

他擔心病床的人醒來時自己沒看見,又害怕醒來的人麻醉退了會忍著不說...



整件事有一半也是自己造成的。




今天是Phai的生日,Sandee中午休息時就傳了訊息問Phai想吃什麼蛋糕,Phai念念不忘上次跟Qui和Sab吃到的草莓起司蛋糕。

除了自己很喜歡以外,會知道這蛋糕店是因為大家約好出去露營Sandee卻臨時因為工作無法前來,三個人一起去吃了Sandee找到的起司名店。

除了自己想再吃一次之外他也想讓喜歡起司蛋糕,Sandee自己查了半天期待了半天卻一口都沒嘗到。



所以他就這麼用著生日的特權要求了一個願望,

他希望Sandee能嚐到他自己查到的夢幻起司蛋糕是什麼味道。



但怎麼也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車禍。



誰讓蛋糕店在遠處的半山腰上,

又是誰讓明明的好天氣雷雨交加,

然後又或者是哪個任性的人要求非要吃到那蛋糕不可...

Phai怎樣也沒想到這麼一次的任性要求成了車禍整件事的做魁禍首。



當Phai睜開眼睛,準備伸展被自己壓到麻木的手...卻發現病床上的人已經清醒的靠在床頭。

沒有多餘的時間伸展手臂就先投出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



「 Sandee你感覺怎樣?我去叫醫生 」



當Tong來到病房之前兩個人也沒有對話,

一個心急的看著門口醫生何時進來,一個則是看著門口的人若有所思...

Tong進來之後用了要仔細檢查和Phai整天都沒進食的理由將病房淨空的剩下自己。

進行了一番的檢查Tong謹慎的撥打了P’Kit的電話...



「 P’Kit情況如你所預測的一樣 」

「 現在Sab帶Phai出去不在病房,你要過來一趟嗎? 」



Kit面有難色的對話了很久,雖然不是最糟的狀況但這狀況讓自己的弟弟知道後會是怎樣他也無法想像。

Tong因為是主治醫生而成為了那個最不想承擔這個罪名的劊子手。



Phai與Sab其實也沒去多遠的地方吃早餐,因為Phai怎樣也不願意離開醫院,

Sab只好答應Phai就在醫院的食堂但一定得看著Phai 將早餐吃下。

一同走回了病房門口Tong剛好的帶上了房門,示意著要跟Phai說話...



「 Tong狀況很不好嗎? 」



兩位好友看著自己的朋友開始捏起了衣角緊張的神情,但Sab卻也沒想到接下來聽到的事情卻連自己都難以置信。



「 傷口剩下的就是需要時間癒合,Phai...只是Sandee腦部因為撞擊有點狀況就是... 」

「 他現在這個有點難解釋,因為我也是第一次處理這種事情... 」

「 Sandee記憶因為撞擊關係現在記憶有些錯亂... 」

「 他的記憶當中缺失了一塊對他來說很重要的東西 」



Tong很努力的簡單盡可能不傷到Phai的言語說著現在的狀況,而Phai則是安靜的聽著Tong說著話。

Tong深呼吸了一口氣用著有點沈重的語氣揮下了那隱形的大刀...



「 Sandee的記憶當中沒有你 」

「 蛤?Tong你說這啥鬼話? 」

「 就是話中的意思... 」

「 什麼鬼?沒有Phai?就有你就有我?就是沒有Phai?你確定? 」



Phai還沒來得及反應或消化整個狀況,Sab就暴躁的發言了...

好友們的探病成群剛剛好就在Sab暴躁發言的狀況下,Pok,Qui還有Gale剛好走到了門口...

大家一句右一句的對話跟氣憤改變不了事實,而最主要的當事人卻是像停止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 Phai,Phai,你還好嗎? 」

「 記憶恢復的機率很小嗎? 」

「 不一定,記憶這種東西在醫學來說就是個難解的題。可能明天就想起也有可能一週甚至一年,但也有可能... 」

「 永遠...想不起來對吧? 」



Tong點了點頭,很認真的觀察著Phai的神情。






「 嗯,我知道了。大家都來了,站在門口擋路呢。 」

「 回去工作吧,Tong…謝謝你 」



他其實沒表面那麼冷靜,他第一次希望“僥倖”存在。

也許就在這幾分鐘內記憶就這麼回來也說不定,又或許只是忘記了一小段記憶,而不是我整個人。

或許看到了自己他可以想起所有的事情。


Phai停滯了些許的時間重整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才跟上大家進病房的腳步。




「 Sandee你狀況怎樣? 」Pok進門就問著

「 嗯...還行 」

「 你是真的失憶? 」Qui的發言總是會讓人想伸手巴他



病床周圍圍繞著好友們,Phai有些畏縮的站在Pok身後看著Sandee...

思考的要怎麼開口,要說些什麼,明明除了身上的繃帶以外他跟平時沒什麼兩樣。



「 ...剛剛在我房裡的人是你對吧? 」



病床上的人對上了Phai的雙眼,Phai點了點頭。



「 要怎麼稱呼你? 」



周圍的空氣可能比剛剛Qui那句話還要沉靜,在所有好友面前被刺上第二把刀。


原來我們對視也拯救不了現實。



「 …Phai 」

「 Phai…我們認識嗎? 」



Sandee呢喃著名字,想起剛剛睜開眼時看見的趴在自己病床旁的男人。

他好像覺得自己很習慣這個視線,有股衝動想摸摸趴著人的頭,但在那刻那個人動了動手指像是要醒來一樣。

他只好放下準備抬上去的手剩下的則是目光直盯著對方,總覺得在哪見過這個人,

又好像自己這一連貫想伸手的動作有些許的熟悉...


但,他到底是誰。



「 我們是同學。 」

「 同學?什麼時期的同學? 」

「 高中,你剛轉來學校時。大家從那時就開始了!Phai不是個愛說話的人你可能沒啥印象。 」

「 …是嗎? 」



Sab總覺得Phai抓著衣角的手越來越用力,在這樣下去狀況會更加糟糕他緊急的找了藉口堵塞。

眼神則示意著Gale快點幫腔他實在不相信Qui這個白癡...



「 Phai個性安靜呢,很少跟大家鬧在一起 」

「 是嗎? 」



是不是大家覺得失憶連智商都會消失?

Sandee清楚的看見了Sab對Gale打的暗示,又清楚的看見Phai聽見回答之後縮回了Pok的身後。

怎樣也覺得有些怪異...想開口發問,但縮在Pok身後的人表情讓自己覺得無疑的難受。

所以他也就不捨得再追問下去提問些什麼。



「 我…忘了P’Kit說要來接我,我先走了。 」

「 你好好休息啊,Sandee 」



Phai像是落荒而逃一樣,丟下了話就心急地往外走去。



P’Kit只是個幌子,自己只想要個理由離開那。

那個有些讓自己覺得窒息的空間,他實在喘不過氣,更不用說繼續盯著Sandee看...



Phai也不記得自己是如何回到家,他在進到家門關上門的瞬間失去了全身的力量。

靠著門跌坐在玄關,迎面而來的氣息是那熟悉的洗衣精的味道...

憋了好久的眼淚在呼吸的那個瞬間像潰堤般似的崩塌...



Phai的第一次知道 撕心裂肺地哭原來是這樣,

原來喉嚨也會被自己喊到疼痛,哭真的會讓自己更加的無力然後在不知覺下睡著,心臟真的會很痛。

想拔出被扎在心臟上的刀卻怎麼用力想拔起都沒有用,反而越是思考越讓傷口擴大。






從高中時期一直到大學,到大家就業到現在。

他們最少一起走過了十年,就算不是交往以朋友的身份都不配被擁有記憶嗎...

所有的人都完整的被記憶著,自己卻是被遺忘的那個。




如果生日願望可以重來,可以放棄那個該死的蛋糕。

換我那個給予我全世界的人嗎...




 - - ToBeContinued - -




sky

mirror

36


Kad不知道該如何表白,

畢竟自己也沒有什麼經驗,

如果和jet商量的話又會覺得不好意思,

感覺真的很難。


之後kad去看superboy的演出,

graphic當然也在,

不過沒想到的是有女fans硬拉著junior拍照,

拍照的時候還動手動腳的,

氣得kad差點暴走。

但是他也知道fans得罪不起,

萬一有什麼事影響到p’ju或者是superboy的話就很麻煩,

kad也是知道要顧全大局的。


“P’kad,你是不是很想把p’ju搶過來?”Graphic把一切都看在眼裡。

“說什麼呢?”Kad在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36

 

Kad不知道該如何表白,

畢竟自己也沒有什麼經驗,

如果和jet商量的話又會覺得不好意思,

感覺真的很難。

 

之後kad去看superboy的演出,

graphic當然也在,

不過沒想到的是有女fans硬拉著junior拍照,

拍照的時候還動手動腳的,

氣得kad差點暴走。

但是他也知道fans得罪不起,

萬一有什麼事影響到p’ju或者是superboy的話就很麻煩,

kad也是知道要顧全大局的。

 

“P’kad,你是不是很想把p’ju搶過來?”Graphic把一切都看在眼裡。

“說什麼呢?”Kad在壓抑著自己的情緒,結果graphic卻直接就點出來了。

“你的眼神都已經出賣了你。P’kad,你喜歡p’ju就表白啊,你們成了情侶的話就可以理直氣壯地去宣示你的主權。”

“你叫我去表白,那你呢?”Kad想到可以趁機試探一下他。

“我?關我什麼事?我又不喜歡p’ju。”看來p’kad真的誤會了。

“你不喜歡p’ju?”

“這個當然,我當p’ju是我哥,他也是把我當弟弟的。我就知道你之前都在吃我的醋,不過你的反應挺好玩的,我就不點破咯。”

“原來你那麼惡劣的。”真的看不出來,難為jet還說他看起來很乖巧,不過聽到他說不喜歡p’ju自己就真的放心了很多。

“你就當我是在看個戲嘛,不要生氣咯。P’ju他不會喜歡我的,雖然他對我很好,不過那也是因為他媽媽以前小產過,本來他應該有個弟弟的,他只是把對親弟弟的感情投射在我身上而已。”

“我不知道有這件事。”這件事p’ju都沒有和自己說過。

“那也不是什麼好事啊,他不說也正常,我想他應該很少和你說他家裡的事。”

“嗯。”

“不過他不說不是因為覺得和你的關係不夠親近,或者是覺得沒有必要讓你知道,而是有某些原因的,至於原因你就自己問他吧,我也不方便說。”

“你這樣是在安慰我嗎?”他這麼說是不是代表p’ju也喜歡自己?

“我是看好你們,p’ju對你那麼好,他一定對你有意思的。其實p’ju對人的防備心挺重的,但是他都願意和你一起住,這可是別人都沒有的特權。不過我很好奇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和我說說吧,最多我當你的助攻。”Graphic其實是有些八卦基因在身上的。

“你要當我的助攻?”

“嗯,我可是有成人之美哦。”

“......那好吧。我第一次見p’ju是他們superboy在這裡的第一次演出,是jet邀請我來的,我看他好不容易有了駐唱的機會,而且我也沒有來過酒吧,想來見識一下,所以也就答應他了。演出當然很好看,p’ju彈吉他的時候很帥,整個人都很有魅力。”

“所以你是一見鐘情?”

“不是,你就不能好好地聽我說嗎?”

“不好意思,你繼續。”自己太心急了。

“雖然他很有魅力,但是我也只是覺得他很帥而已,其他就沒有感覺了。後來我見到有小混混騷擾女生,我家是開武館的,我也算是從小練武,雖然天賦不夠沒什麼實力,但還是有正義感的,所以就上前阻止。結果人家人多,我一個人應付不來,還好p’ju看到把他們打跑了。”

“哦,原來是英雄救美。啊,不是,是英雄救英雄。你也是很厲害,如果是我就不敢出手了,可能連上前的勇氣都沒有。”

“其實我沒有想過p’ju那麼厲害的,那一刻覺得他真的帥呆了,感覺有點像我哥小時候保護我的樣子,我哥的武術修為比我厲害多了。”

“哇,第一印象就那麼好,難怪你之後會心動,不過我覺得p’ju的確是很帥,而且p’ju打架真的很厲害。我以前因為長得太過秀氣而被其他人欺負,又不敢告訴爸媽,也是他幫我出頭的。”

“P’ju總是很照顧身邊的人。”

“雖然你這樣說沒錯,但是我覺得你對他來說也是特別的存在。不要猶豫了,p’kad,你不是差不多要畢業了嗎,可以趁著畢業典禮的時候表白,到時候p’ju一定不會拒絕的。”Graphic覺得自己這個想法很好。

“不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總感覺好像要強迫p’ju一樣。”而且自己也會害羞,畢業典禮的時候jet一定在,自己可不想有什麼把柄讓他來調侃自己。

“那你覺得不行就再想其他辦法,或者你等幾天,我幫你再想想。”

“謝謝你。”

“沒關係,我也想p’ju可以幸福啊。”

 

Kad覺得心裡踏實了一些,

有多一個人幫忙總是好的,

而且那個人還是自己之前以為的情敵,

少了一個競爭對手那麼自己就更有勝算了。

 

這天p’tae也有來看演出,

演出結束之後他就把pon叫到了辦公室。

“P’tae,找我有什麼事?”Pon有些緊張,之前自己請了太多假,也不知道p’tae是不是對自己有意見。

“你看看這個......”Tae把一張宣傳單給了pon。

“調酒比賽?”

“嗯,我想你去參加。”

“這個......好像不是很適合我。”Pon覺得自己沒有實力參加這樣的比賽。

“你回去再考慮一下吧,你有很多年的調酒經驗,雖然這裡是pub不是bar,可能沒有那麼多的鍛煉機會和會喝酒的客人,但是我覺得你是行的。之前因為疫情的關係酒吧的生意不算很好,我看除了superboy來表演那兩天這裡的客人比較滿之外,其他時候的客人都不算多。而且沒有什麼新的客人,都是一些熟客,所以我想如果你參加了這個比賽就可以提升我們酒吧的知名度,可以吸收一些新的客人。”

“......那我再回去考慮一下吧。”Pon覺得p’tae都這麼說了,自己如果太決絕的話不是那麼好,畢竟p’tae對自己有恩。

 

凌晨pon收工之後經過了寵物醫院,

寵物醫院還在亮著燈,

應該是bank還沒下班,

於是pon就進去找bank。

其實以前pon收工之後都會經過,

如果是今天這種情況的話一般就會發line給bank讓他早點休息,

雖然bank都沒有回應,

但是一般等一會兒那裡就會關燈,

bank也會出現在門口,

然後pon就會偷偷地跟著他走一段路。

那個時候pon只敢把關心小心地收起來,

不表現得那麼明顯,

就怕bank會覺得自己很煩。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自己可以大方地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因為自己已經是bank的戀人,

等過一段時間自己再勸勸bank原諒他的姐姐,

這樣或者就可以讓bank對人再次產生信任。

 

“Bank。”

“Pon,你來了。”

“你又加班得那麼晚。”

“因為之前有台手術,然後還要看看恢復的情況,所以需要加班,現在它沒什麼事可以走了。”

“嗯。”

 

這時候pon才意識到bank可能是在等自己才那麼晚走的,

雖然自己的心情已經平復,

也可以正常上班了,

但是他還是會擔心自己,

所以等著自己一起下班,

這讓pon覺得很窩心。

 

“Bank,今天p’tae說希望我可以參加一個調酒比賽。”兩個人一邊回家一邊聊天。

“那很好啊。”

“你覺得我可以?”

“嗯,為什麼不可以,你不是調酒師嗎,你調的酒不錯,我們的同事都很喜歡。”

“但是我覺得我沒有什麼實力,怕一開始就被淘汰了,丟人。”

“沒有關係,就當是和其他調酒師交流學習一下咯,你不是說這段時間沒有什麼靈感,沒有調到新的酒嗎?你知道我不太喜歡和人接觸,但是所有需要我出席的會議我都不會缺席,也會在會上積極發言。因為我知道這些都是對我的工作有幫助的,或者也對整個行業有幫助,只要有益于動物的我都會去做,而不會在乎這些需不需要和別人交流。如果去參加比賽是對你的工作有幫助的,我覺得就應該去嘗試,我想你的老闆也不是一定需要你去爭金奪銀。”其實bank是希望pon可以用空餘的時間去做一些積極的事情,這樣也好暫時分散他的注意力,要不然他會經常想起已經過世的院長,然後又傷心難過了。

“你這樣說也對,那我就去參加比賽吧。”既然bank都鼓勵自己去,那麼自己就當是挑戰一下自己。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就開口。”

“你又不太喜歡喝酒,而且你是醫生需要時刻保持清醒,我找我之前的師父幫幫我,他應該會答應的。”

“你需要時間準備比賽的話就不用天天過來收拾。”Pon現在每天都會去bank那裡照看兔子們,也幫bank打掃,感覺就只差搬過去了。

“不要緊的,我喜歡去你那裡,我想見見兔子們,它們很可愛。”其實這也是pon缺乏安全感的表現,他就喜歡待在有bank氣息的地方。

“你喜歡咯。”既然他說喜歡,那麼bank也不會阻止,就怕他太累。

“Bank,過兩天你休息的時候我們去看看你姐姐吧,之前我忙著院長的事也沒有關心她康復得怎麼樣。”

“好。”Bank其實并不排斥去看她,只是自己一個人去的話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怕尷尬,和pon一起去比較好。

 

之後pon開始準備比賽的事,

雖然會覺得有些壓力,

但是因為有了bank的鼓勵,

pon也很有動力。

其實他也想給bank看到自己努力的一面,

bank已經是一位獨當一面的獸醫,

自己也要跟上他的腳步。

 

經過幾天的反復討論,

kad和graphic研究好了向junior表白的方案,

雖然kad還有些忐忑,

但是自己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氣,

如果不實行的話可能就會洩氣了,

下次也不知道怎麼再找機會。

 

“P’ju,你之前不是教過我彈一首曲子嗎,我現在彈得很好了。”

“哦,原來你有偷偷練習。”

“當然了,我有空嘛,我現在彈給你聽。”

“好。”

 

之後kad就拿起junior的吉他彈起了曲子,

這首是junior的自作曲,

只不過以前被唱片公司退回來了,

但是junior自己又很喜歡,

改了一下也沒有再拿出去,

就怕被唱片公司再退回來,

畢竟自己那麼喜歡的作品也不希望被其他人評頭論足。

Junior在kad面前彈過一次,

kad也很喜歡,

於是junior就教給了kad,

只是沒有想到kad之後還會自己練習,

看來是真的很喜歡。

 

“不錯,彈得挺好的。”Junior聽出來kad是下過苦工的,自己的作品被別人所喜歡當然讓junior覺得很高興。

“其實我很緊張,還好沒有出錯。”

“出錯也沒有關係,你是初學者,慢慢練一定會有進步的。”

“因為那是p’ju你自己寫的歌,如果我彈得不好總覺得會破壞它。其實這首曲子很好聽,唱片公司不要是他們不識貨,你可以嘗試填詞然後自己唱,我覺得效果一定不會差。而且你那麼喜歡的作品當然要自己唱,給了別人多可惜啊,萬一那些人填的詞編的曲不能很好地表達你原來的意思不是會更鬱悶嗎,到時候又不能收回來。”Kad真的很為p’ju憤憤不平,明明p’ju那麼有才華,就是那些人不會欣賞而已。

“你和我的想法一樣,其實我也想把歌詞寫下來,只是一直都沒有靈感,可能是太喜歡了吧。”

“我知道了,一定是你的靈感女神還沒有來到你身邊,所以你就沒有靈感。”

“還靈感女神呢?Muses嗎?”

“這個我倒不清楚,只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成為你的靈感男神。”

“你一直都是啊,其實我寫的有很多歌都是你給我的靈感,你沒有聽出來嗎?”

“我有些遲鈍,沒有聽出來。”P’ju這樣說是不是代表其實他也有些喜歡我,所以才會在我身上找到靈感,這樣想就讓kad更有信心。“P’ju,我想永遠都做你的靈感男神,因為我喜歡你,我想永遠和你在一起。”

“Kad,我很開心你是喜歡我的,雖然其實你也表現得很明顯,但是你不說的話我真的不能確定。我也很喜歡你,但是之後我說的話你要聽清楚,然後再決定要不要和我在一起,好嗎?”

“嗯。”

蜘蛛网中的兔子

Sunset

歪愛延伸腦洞:)

清清清清清清水MokBay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作品


MokBay小甜文?應該是。

那天重新刷了一遍,就是覺得手癢沒太大理由。

但抓不大到兩個角色的感覺所以就空架了一個故事~

希望大家喜歡:)我就是不喜歡寫長文但愛挖坑的傢伙!

歡迎大家給評語留言!


心結,總是要有人打開。

但好像得花很長很長的一段時光。


何時,才能逃離這個不想再去回放的夢靨。


- - -


醫學院的同期聚餐,每次都會搞的時間很長很長。

因為......




歪愛延伸腦洞:)

清清清清清清水MokBay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作品




MokBay小甜文?應該是。

那天重新刷了一遍,就是覺得手癢沒太大理由。

但抓不大到兩個角色的感覺所以就空架了一個故事~

希望大家喜歡:)我就是不喜歡寫長文但愛挖坑的傢伙!

歡迎大家給評語留言!
















心結,總是要有人打開。

但好像得花很長很長的一段時光。



何時,才能逃離這個不想再去回放的夢靨。




- - -



醫學院的同期聚餐,每次都會搞的時間很長很長。

因為好不容易湊齊了大家的放假時間,可以進行酒精洗禮大家都會相當放縱,畢竟隔天大家放假。

所以老是在吃完飯後都會不知道來上幾巡的續攤。



不知道幾巡來到了一個稍微安靜的地下酒吧,

至少不像是在開趴踢一樣的瘋狂,有著鋼琴的伴奏,還有著稍微溫馨的暖光燈照著。

比起前幾家店讓Mo’Mok覺得心情輕鬆點了,雖然他依然不大自在的選擇在最邊邊不起眼的位置。

他其實不喜歡沾酒,從進入醫學院懂事開始就如此,怎麼拱酒就是不喝。



但,人總是在外在強迫和社會生存之道當中不得不妥協。

尤其像是現在同期聚餐,有的是一群平時憋瘋了的醫生朋友們,還有本身就是院長子女們的高層同學。

基於不想被無故的冠上奇怪的流言蜚語或是排擠,他總是會在這種“同期聚會”下沾酒。



一群醫生的聚會說話的聲音在小聲,在這種酒吧裡面一樣明顯。

畢竟誰會在這種地方討論一些奇怪的病名或是解剖開刀之類的東西...何況各個長得人模人樣的。



Mo’Mok坐在邊上聽著大家的對話,幾巡下來他其實也覺得有點昏頭。

從上一家店開始就偷偷的在後面點著無酒精飲料,誰知道一群損友又進了下一家店...

他手撐在霸台上猶豫了很久,像是要失神似的...到底是該不開繼續點著無酒精飲料,

但這種格調稍微高的酒吧第一杯就點上了個無酒精飲料也是尷尬,正在內心掙扎著。



「 您的酒 」酒保推到自己面前的是個高腳杯。



他正納悶著到底該不該說清楚自己沒有點上這杯東西,旁邊的損友們就開始這一句那一句點這啥?

讓他尷尬的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 Sunset 」高腳杯裡其實就是透明杯底下有著淡淡琥珀色的液體「 希望你會喜歡 」酒保對對著Mok說著

Mok雖然疑惑但還是認真的點了點頭回了聲「 謝謝 」



就在朋友們瘋狂對談自己開始進入自己的保護圈時,他舉起了杯子喝上了一口。

他發現這杯酒有著淡淡的蜂蜜味道,怎樣也沒有嚐出酒精的味道。

抬起頭看了看剛剛推過酒來的酒保,酒保就這麼剛好的對上了Mok醫生的眼睛,

酒保圓圓有吸引力的眼睛馬上眼角灣灣的露出了一個讓人安心的笑容。

他馬上清楚知道真的這杯飲料沒有酒精,而這位酒保也發現自己內心的猶豫。



Mok醫生佩服著自己的同期朋友們有著永遠說不完的話題,和強健的肝臟。

他也沒有進入大家的對話,開始觀察起吧台裡面的事物...

比如說酒架上的威士忌比起其他的酒吧來說種類很多,擺放的也相當俐落乾淨。

又比如說是剛剛的那個酒保的髮色在昏暗的燈光下不能確定他是灰色還是銀色,

在跟其他客人對話露出笑容時會有個招牌的兔牙,確實挺像隻兔子的。



Mok醫生笑了笑把酒杯裡的東西一口飲進,站了起來。

「 Mok你別想跑! 」

「 ...廁所 」



他白了眼自己的同窗,就走進了廁所。

吧台裡的酒保撞見了這個有點有趣的畫面不自覺得揚起了嘴角笑了笑。

回到座位上的Mok開始禱告這群同期損友們快點結束這個長期巡禮,已經快到清晨時間了。

他還想著回家可以醒酒完後完成每天早上的晨跑。



「 醫生,這個給你。 」



正在遊神的Mok被這句話呼喊回現實,忽然抖了一下。



「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嚇你的。 」

「 …沒有,是我自己想東西出神,你怎麼知道我是醫生? 」

「 你的朋友們這麼說的,大家都是醫生 」

「  嗯,可以這麼說。但我跟他們不一樣,沒這麼了不起。 」

「 能做醫生的人都很了不起。 」

「 …是嗎?我是Mok 」

「 稱你Mo’Mok可以嗎?我叫Bay 」

「 Khun Bay…剛剛謝謝你。 」

「 叫我Bay就好了,不會。不過醫生都這麼會喝酒的嗎? 」

「 不,那群人例外 」



他看著自己右手邊那群大致上要進入極限的損友們指了指。



「 大家一定很喜歡Mo’Mok 」

「 …嗯?你看人肯定很不準 」

「 不喜歡的話,怎麼可能會叫上你來這種地方還不讓你走。 」

「 他們是少了個清醒的人把他們帶會家 」

「 那就是Mo’Mok很喜歡大家囉? 」



Mok覺得這位酒保的腦迴路相當有趣,他沒有回答笑了笑回應了Bay。



當然,如他自己所料。

他就是那個要幫這群神經病叫計程車,叫朋友,叫家人來接的人。

他一一地將這群麻煩人送走,才準備伸手去拿自己的外套。



「 Mo’Mok 回去路上小心 」

「 嗯,謝謝 」

「 還有,早安!Mo’Mok希望還有機會見面 」



Mok推開了門,想著反正還沒有車子就幾站當作醒酒散步走回家。

回家路上總是回想起剛剛那杯”日落“不就是杯被美化甜甜的蜂蜜水,但一直讓自己回味。

嘴裡流著那甜甜的蜂蜜水味,腦中則是那笑容有點甜甜的酒保。




- - -



Bay在家中養了一隻小貓。

其實就是在某天下班後回家在酒吧門口撿回家的小貓,瘦小的貓咪不知怎麼回事一直跟在自己腳邊。

就這麼驅使了所謂的母愛將他帶回家,久了他也習慣回家時小貓會窩在玄關等著自己。

回到家打開了玄關卻沒看見自己的小貓在玄關,喊了喊名字。



沒想到窩在自己的床上,比起平時像是少了點精神似的。

檢查了糧食杯發現沒減少多少東西,Bay暫時斷定自己家的小貓就是上了年紀。

但久而久之小貓越來越沒有精神,工作時聽見了客人說有個口碑挺不錯的獸醫院,想說找天帶去看看。

事情也就發生得很突然,睡醒時小貓的呼吸聲好小好小即使自己抱在胸口都聽不大到聲音,

Bay雖然才醒但心慌的很抓著所需物品就朝著個人所說的醫院去。



「 下一位,Khun Bay 」



隨著護士的呼喊Bay就這樣拉開了診療室的門,他沒想到現在睡眼惺忪的見到了前幾天的客人。



「 …Mo’Mok? 」

「 你怎麼了,乖~讓我聽看看。這狀況持續多久了?吃的飯量呢? 」



Mok醫生仔細的翻查著小貓的全身,也仔細聽了聽小貓的呼吸頻率也仔細地問著關於小貓的疑問。

小貓的主人Bay回答著答案卻又有些許的失神...

那天在酒吧裡有些拒人千里外的Mo’Mok竟然露出了如此溫柔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小貓,

現在也只對著小貓問問題連個招呼也沒打,這是忘了嗎?



「 他年紀有點大了,好像也沒有定期的施打預防針之類的,有些機能已經退化了可能... 」Mok醫生邊解釋說明著狀況,修長的大手則是一直在安撫著小貓。



「 Khun…Khun…Khun Bay,你有在聽嗎? 」

「 喔,喔有... 」

「 他得在這待個兩天觀察,你不用太擔心 」

「 好的…謝謝...那個... 」Bay像是有話要說卻被打斷了

「 你直接到櫃台去填資料就可以了,到櫃台前先去趟洗手間整理整理吧! 」



Mok醫生說完了話拍了拍Bay的肩膀告訴他洗手間的方向。

納悶歸納悶的Bay也還是走進了洗手間,看見鏡子的自己他也想巴死自己...

來不及做太仔細的梳洗Bay戴上了眼鏡但來不及照鏡子,現在看見鏡子裡面自己的頭髮...

該死的睡姿,該死的頭髮不受控,這樣看起來自己真的像個傻子。

雖然,他不知道在Mok醫生眼中是個心急可愛的翹髮。



小貓兩天放在醫院裡觀察下,小貓好像黏上了Mo’Mok

就連主人Bay想要帶著小貓回家,小貓就是死趴在位置上毫不移動,甚至伸出爪子抓傷了Bay的手。

這年頭連寵物都選擇顏值高的就是了...有沒有良心啊!

小貓持續地發了脾氣,Bay晚上又要上班跟任性的小貓拉扯了半天後,Mok醫生妥協說下班後幫他送到店裡去。



造就了今天Bay上班不久就看見了Mok醫生在十一點多領著貓來到了店裡,

換下了醫生的白袍又是那天見到的似乎相當高冷的Mo’Mok

Mok醫生好像很喜歡角落,就是坐在角落逗著籠子裡麽小貓...

Bay在吧檯裡看著入迷許久才想起要端杯水端杯酒到醫生面前。



「 Mo’Mok這個給你喝 」

「 謝謝 」看了看眼前是那杯熟悉的“Sunset”他就默默地接下,他似乎有點想念蜂蜜水的味道。



最後也不知道為何Mok醫生在店內待到了最後關店的時刻, 

小貓也在籠子裡面睡著他靜靜的陪著Bay收店,然後再一起踏上了樓梯出了店裡。

又一就有二就像是意猶未盡兩個人就又並肩的朝著Bay家方向前進。



「 你記得要注意它喝水的量,藥就壓碎放到食物裡就好了 」

「 嗯...謝謝你,Mok醫生 」

「 那我走了,晚安。 」

「 Mok醫生,我還可以去找你嗎? 」

「 常來醫院不是好事,不論是你看醫生還是他。我有時間會去店裡找你的 」

「 …嗯 」



Mok醫生就這樣沒事下班就到酒吧等著Bay下班,在一起到Bay家看看小貓聊聊天吃飯。

Bay的小貓就這樣不知道為何更加的纏Mok醫生,

有時候甚至到了Mok得回家時小貓就是坐在醫生的腿上怎麼趕也趕不走。

兩個人也好像習慣這樣的模式,Bay會拿出小毯子給Mok醫生,

Mok醫生就會睡在沙發上,一早在默默的離開Bay家。



一切就像是順理成章一樣。



- - -




「 誒!Bay你這是跟Mok醫生交往? 」

「 沒有啊... 」

「 這樣沒交往?不科學吧... 」



Bay同事酒保看了這狀況持續了好久,Mok醫生也不怎麼點酒。

每次Bay總調那杯“Sunset”給他,但醫生卻又會待到關門跟著Bay一起回家。

這跟查哨有啥沒兩樣?你跟我說沒有交往?不科學。



Bay也覺得自己表現得挺明顯的,但始終不會有任何更近一步的動靜。

兩個人總卡在一個不上不下的位置,我在意他,他看樣子也在意我但誰也不問。

Mok醫生到家裡也熟門熟路的,甚至知道自己備用鑰匙藏在哪。

兩人的行為其實就跟談戀愛的情侶沒兩樣,卻沒個名份?



「 喔?你不知道Mok對自己自卑呢... 」

吧台前的客人說起了話,是那天聚會時Mo’Bay的醫生朋友。



據醫生朋友說。

Mok 醫生其實是同期的首席,其實可以選擇的科系太多,當時不知道為何他偏偏選擇獸醫。

後來才知道是因為從小父母離異,父親酗酒施暴打死過母親送的小狗,他從那時就決定當個獸醫。

父親酗酒又欠債的,父親又口語暴力,求助母親時母親視而不見。最後父母也因為一些因素而雙雙過世。

他覺得自己只要一個人別跟他沾上邊就可以過得好好的,所以跟同期也沒太深的交往。



學生時期好像也交過女朋友,只是因為Bay醫生的個性也沒給全別人安全感,

最後女友腳踏了兩條船跟他分手了,女友最後好像也跟他說他過度的自卑主導的永遠是自己,感受不到愛。

雖然大家同期聊聊天吃飯一起之類的Mok總會跟大家有些許的不同,

班上也很多都是一些達官們的孩子大醫院,Mok也總是做自己的是把自己關在自己的圈圈當中。

不深交但也絕對不是不交談就是似有似無總是堵了道牆一樣,倒是現在大家都在醫院上班好點了。



他的口頭禪就老是那句「 別跟我扯上關係,這樣的距離對你安全。 」



Bay就在Mok醫生的同學口中聽取了好多好多他沒有聽過的Mok,

難怪他總是面對大家一臉高冷生人勿近的感覺,卻又在適當時處理很多事情。

面對著動物們又會流露出那些溫柔溫暖的神情...總覺得有點心疼。



這天下班後神情若有所思地打開了自家的大門,他看見了玄關放著Mok的鞋。

走進了客廳發現Mok醫生坐在沙發上家裡的小貓躺在醫生的腿上,兩個都進入了睡眠狀態,

Bay回家的路途試圖的消化了很多很多有關自己不知道的Mok醫生,

他也不知道該用什麼話來提起或是安慰,就將頭埋入醫生的肩上從沙發後頭抱住了Mok醫生。



Mok感覺到了重量跟溫度,睜開了眼睛想要回頭看看Bay「 你回來啦...怎麼了? 」

「 一個人不寂寞嗎? 」Bay埋在肩上輕輕的說著

Mok醫生不知道Bay真正問的是什麼但他感受到他今天的不尋常「 嗯,有貓咪在呢。 」

這個姿勢不知道持續了多久,Bay整理好了心情起了身子端了兩杯水走回了客廳。

他坐在了Mok 旁邊想把那礙人的貓抱到自己腿上卻聽見Mok醫生的問題



「 怎麼了嗎? 」

Bay搖了搖頭「 我可以問個問題嗎? 」

醫生指示點了點頭,Bay則是邊順著小貓的毛邊開口「 我們這樣算在交往嗎? 」

Mok醫生安靜了好久好久他伸手抱起了小貓在懷裡摸呀摸順阿順的...



是啊,算什麼呢。

靠近自己的人總沒好事,對自己好的人也總是會不幸。

是不是自己真的開口說要交往,不幸的命運就會纏上Bay然後自己又躲不開那個一個人的命運。

他只不過想貪婪多一點點的蜂蜜水,希望每天日落時有個人陪伴自己過著安穩的時間。

但最終好像敵不過不幸的命運。



「 我們還是保持距離好了,離我遠一點你安全點 」Mok醫生思考了好久放下了小貓說了這句話後離開了Bay的公寓。




- - -



命運總是還會有轉機。



那天Mok醫生下了班,鎖上了診所的大門。

一轉身發現Bay站在外頭,外頭雖然漆黑但還是能看得出他的低氣壓。

走了幾步靠近了Bay他發現Bay的眼睛紅腫,淚痕都還沒乾...



「 Bay,你吃飯沒? 」

Bay搖了搖頭

「 那走吧,吃飯去 」



Mok將Bay帶回家,正確的說應該說是Bay跟在Mok後頭進了家門。

Mok覺得Bay的狀態好像不大好也不適合出去就這樣帶著回到家裡來了,

到了杯水Bay就這樣坐在餐桌前發著呆像是在找時機開口似的...



「 Mok…貓咪死了… 」



這次,Mok緊緊的抱著Bay,他拍了拍Bay要他冷靜。



看似堅強的人似乎也會缺乏安全感,Bay在小貓身上寄託了自己的負面情感和寂寞,

撫摸小貓時得到的是溫暖與安慰,與Mok保持距離時也是如此,陪伴寂寞的都是自己的小貓。

現在則是連安慰自己的寵物都離開了自己,不知不覺的就到了Mok醫生的診所。



失神的Bay在擁抱下哭得更加的難過。



「 一個人不寂寞嗎? 」抽泣的Bay還是問了那句他先前好奇的問題

Mok擦了擦Bay的眼淚「 ...寂寞,但好像習慣了 」

「 可是我不習慣 」



兔子害怕寂寞。



Mok醫生想起自己第一次見到Bay時就覺得他像隻兔子。

現在他坦承自己的寂寞讓他更加覺得Bay像個無害的兔寶寶。

無奈地拍了拍他的背,安撫著他的情緒。聲音輕柔的像在診療著小動物一樣溫柔。



「 沒事了,現在我在呢 」

「 可是一但結束了你就會離開 」Bay的小拳頭抓緊了Mok醫生的襯衫

感受到被緊抓的Mok有點慌張「 這我家呢,是要去哪 」

「 你知道我不是在說這個... 」



像抓住最後一根稻草般的,Bay認為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他抓緊著機會開了口。



心慌的不會只有Bay,Mok醫生的脆弱永遠藏在最深最深處。

他比誰都希望有個人陪伴著自己,卻又害怕上天玩弄自己這不幸的人生。

哪怕自己現在就是自己人生當中覺得最暖最安心的時光。



「 會...不幸的 」

「 不會的 」



Bay堅定地回答Mok總是覺得歡喜但是揪心。

他不知道Bay早已知道他的過往所以打算開口說說自己希望大家跟他保持距離的原因...



「 可是放我一個人才是真的不幸,而且你明明就喜歡我 」



兔子好像也有些自戀的傾向,他們喜歡自己但又害怕寂寞。

就像現在的Bay些許的高傲卻又害怕被遺留在世界的角落。



認定的主人與心,就不在移動的只在範圍內移動的小兔子。

明明是自己害怕對方受傷卻被對方高傲的說著情話。

因為話中就是沒了自己,他會寂寞到死掉。毫無遺漏的展現出他的內心。

自己當然不能閃躲,被需要的感覺不是所有人都能給。



Mok醫生覺得有點好笑,摸了摸Bay的頭。



「 你哪來的自信 」

「 …這裡 」



Bay指了指放在流理台上的各式各樣的蜂蜜罐。

Mok醫生被將了一軍無話可說,的確他說著要分開距離卻又想念著那名為日落的蜂蜜水

怎麼試也,怎麼樣調也弄不出那個日落的味道。



「 知道為什麼叫“Sunset”嗎? 」

Mok搖了搖頭「 不知道 」



「 日與夜的交界點,忙碌與休閒的交換點,繁忙難過的時間都該在這時間換氣 」

「 沒有人一生都是幸運或不幸的 」

沈靜了好久Mok才回了一句「 嗯 」



心結打開好像不大需要太長的時間,

只需要一個對的人向自己說出最需要的一句話。



「 你說對了,我喜歡你 」



只要,對的人說出那個時機點最重要的一句話就好。



「 所以不再是一個人了對嗎? 」Bay圓滾滾的眼睛認真的看著Mok醫生

「 嗯 」



所以日落了,

不幸運的日子該在太陽下山時離去,夜晚來臨了。



幸運該慢慢地來了...








- - END- -  









sky

mirror

35


Pon抱著bank哭了很久,

眼淚就好像停不下來一樣,

bank很擔心,

但是現在就只能讓pon先把壓抑的情緒都發洩出來。

終於pon似乎哭累了,

然後就睡著了,

其實pon這幾天都睡不著,

人已經累到極點,

現在發洩了情緒之後自然就能睡了。


Bank把pon抱到床上讓他可以睡得好一點,

也把blue帶到了客廳讓它不要影響pon休息,

而自己則回家一趟看看,

順便把兔子們帶過來。

剛才自己還沒到家就過來了,

兔子們一天看不到自己會擔心,

而且把它們帶過來pon應該會喜歡。


第二天pon從床上迷迷糊糊地醒來,......

35

 

Pon抱著bank哭了很久,

眼淚就好像停不下來一樣,

bank很擔心,

但是現在就只能讓pon先把壓抑的情緒都發洩出來。

終於pon似乎哭累了,

然後就睡著了,

其實pon這幾天都睡不著,

人已經累到極點,

現在發洩了情緒之後自然就能睡了。

 

Bank把pon抱到床上讓他可以睡得好一點,

也把blue帶到了客廳讓它不要影響pon休息,

而自己則回家一趟看看,

順便把兔子們帶過來。

剛才自己還沒到家就過來了,

兔子們一天看不到自己會擔心,

而且把它們帶過來pon應該會喜歡。

 

第二天pon從床上迷迷糊糊地醒來,

他記得自己回到家應該是躺在沙發上,

但是現在卻是在床上醒來,

然後他就又想起來bank好像來了又擁抱了自己,

這時候bank就剛好推門進來。

 

“Pon,你醒了,覺得怎麼樣?”

“Bank,你......”Pon剛剛才想起來昨天晚上的事,他有些搞不清楚bank對自己的態度,所以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知道院長過世你很難過,但是也要照顧好自己,你昨天讓blue很擔心,它都跑到我家來了。”這時候blue也進來了。

“對不起,我太累了,都沒有顧及到blue。”對啊,blue應該是自己負責照顧的,現在反而讓blue擔心了,bank或者也是看在blue的面子上才來看自己的吧。“對不起,耽誤了你的時間,應該到你上班的時間了,我沒事的,你去上班吧。”

“我做了早餐,你洗漱完就出去吃吧。”

“哦,我知道了,謝謝你。”自己還沒有吃過bank做的東西了,今天是第一次,也應該是最後一次了。

 

Bank看著pon的表情就知道他誤會了,

也是自己向來對他的態度讓他不會對自己期望太多,

但是自己昨天晚上就想明白了。

院長之前說有些人不喜歡照鏡子是不想看到真實的自己,

也害怕面對內心真實的想法,

自己已經決定要去面對不能再逃避,

曾經抓不住的現在就要抓住。

 

Bank出了房門,

然後去到客廳把兔子們拿到房間,

最後放在了pon的手上。

 

“它們怎麼在這裡?”Pon感覺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它們了,很是想念,而它們也很熱情地不斷蹭著pon。

“你覺得難過就抱抱它們,它們可以治愈你,我以前也被它們的媽媽治愈過。”

“它們的媽媽?”

“嗯,它們的媽媽是以前我在街上撿到的,那個時候它已經奄奄一息,後來還好被獸醫救活了。但是後來它生它們的時候難產死了,之後我才決定要成為獸醫。”

“怪不得你那麼疼它們。”它們真的很幸福,可以得到bank的照顧,還有所有的寵愛。

“你知道嗎,它們很喜歡你,你沒有來的這幾天,它們似乎都沒有那麼活潑了,甚至我在家的時候它們也會時不時地望著門口,就好像在等著誰開門一樣。”

“......”Pon覺得很欣慰,果然動物都是很直接的,你對它們好它們都記得,但是要感動別人卻很困難。

“我和它們一樣,也都在等著你。”

“Bank......”Pon覺得自己似乎還沒有清醒過來,因為bank不會對自己說這樣的話,但是自己手中的觸感又是那麼得真實。

“上次我們去探望院長的時候他曾經和我說過關於鏡子的理論,他說我們遇上的每一個人其實都是像在照鏡子一樣,不同的鏡子照出來的自己都是不一樣的,而我在你身上看到的是自己,我一直都不敢照鏡子是因為我害怕面對真正的自己。我已經決定面對真實的自己,而那個我說我喜歡你。”Bank真的是有生以來第一次說出告白的話,而這個人也是值得自己說出這句話的人。

“你說的是真的嗎?”Pon想不到bank竟然會對自己告白,就連以前兩個人真的是喜歡對方的時候bank都沒有說過,他怕這一切都是自己所做的夢。

“嗯,我喜歡你,從來都只是喜歡你一個人。”

“Bank......”

 

Pon不知道這一刻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之前以為院長離開了自己,

而bank也徹底不再見自己,

自己身邊一個人都沒有了,

自己又成了孤單的一個人。

但是現在卻能聽到bank對自己的表白,

自己等了那麼久,

做了那麼多的事終於能打動bank,

這一刻真的想哭又想笑,

感覺就好像不斷地徘徊在地獄和天堂之間。

 

“我不是因為同情你才這麼說的,我沒有什麼在乎的人,只有動物才可以牽動我的情緒,但是面對你的時候我會有很多情緒上的波動。其實我一直都很迷茫,我想再次相信你,但是又害怕一旦恢復了對人的感情,很多事情就會一發不可收拾,所以我不斷地拒絕你。如果拒絕不了,就冷漠以待,就想著你或許有一天會放棄。但是你一直都沒有放棄,所以我才想著逼迫你一下,結果你真的答應了,不過我好像沒有我想象中的那樣輕鬆。兔子們都很敏感的,可能也是察覺到我的心情才會有這樣的表現,而我自己也終於想通了。”

“Bank......雖然我真的很想可以和你一起......就好像以前一樣......但是我其實沒有抱多大的希望......因為當初的確是我騙了你......你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因為我......”Pon的眼淚又流下來了,這不單單是感動的眼淚,而是太多的感情摻雜在一起,連pon自己都控制不住。

“不是的,不是因為你,其實我身邊的所有人只有你對我是最真心的。我的父母,我的姐姐,他們都是我的親人,而你和我一開始只是陌生人,其實你沒有義務要對我好。但是你卻做東西給我吃,又在我最寂寞的時候陪著我。以前是我任性地要求你和我一起走,我知道你的決定沒有錯,但是我沒有辦法宣洩我的心情,才把所有的錯都怪在你的身上。”

“不是的......是我一時衝動答應你......才給了你希望......我一開始真的不後悔自己怎麼做......但是後來知道你姐姐騙你的事就開始覺得後悔......一切都是因為我才讓你遇上這些......”

“好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我們重新開始。我知道你為了院長的事很難過,但是每個人都是要面對死亡的,這是避免不了的。你好好調整自己的心情,如果覺得很難過就要哭出來,之後慢慢就會過去了,兔子們就留在這裡陪你。”

“嗯。”對於bank來說這些兔子是他的寶貝,他肯讓它們留下來陪自己就能證明剛才bank說的話是真的,他把他最珍貴的東西留給了自己。

 

之後pon又多請了兩天假,

因為自己這樣的狀態的確不適合去工作,

而這兩天bank放工之後都會來陪自己,

pon覺得自己的心情已經平復了很多,

他相信在天上的院長會很高興,

因為自己的心願終於達成了。

 

Bank這幾天看p’bouns的狀態都不是很好,

可能是因為弟弟的問題還沒有得到解決吧,

尤其是superboy來酒吧表演的時候,

他都請假了,

可能是因為每次superboy的演出他的弟弟都會來看,

所以他才刻意避開。

本來想著那是他家的事情自己不應該插手,

但是又不想看他這種狀態,

於是還是很關心地問了他的狀況。

 

“P’bouns,你弟弟還沒有回家嗎?”

“還沒有了,不過他在junior那裡倒不用太擔心,junior會照顧他的。”

“你打算就這樣下去嗎?”

“當然不是,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那是他的心結,我沒有辦法解開。”

“那你和nat師父有溝通過嗎,我始終都覺得癥結應該是在他那裡。”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和爸說,他這段時間心情都不好,師弟們都被他折磨得不行,連媽都沒辦法。”

“其實我覺得你可以告訴nat師父你弟弟之前曾經答應過畢業之後回武館幫忙的事情,讓他知道你弟弟是因為在乎才那麼介意你們是同父異母的這件事,也讓他知道你弟弟不是不求上進的人。雖然nat師父可能沒有想過讓他來繼承武館,但是沒有想過不代表覺得他沒有資格,可能只是覺得他天賦沒有你那麼好,沒有你那麼有責任心,又或者想讓他過得更加輕鬆。你要先搞定nat師父這一邊,這樣才可以解決你和你弟弟之間的問題。”上次自己只是提了一下,這次是更深入地給了一個建議,雖然也不知道以自己現在的身份是不是合適。

“我明白你說的,但其實我不是一個很會說話的人,平常大家會聽我的話也只是因為我是師兄而已。以前爸和kad也吵過架,我也會在一旁勸阻,只是效果好像并不好,以至於他們的矛盾越積越多。”這段時間感覺真的很難熬,自己真的是信心全無,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心結如果那麼容易打開就不叫心結了。”

“那倒是。”

“其實你以前什麼都不知道才會覺得手足無措,因為根本就找不到方向,現在既然知道你弟弟的心結那麼就要想辦法解決,一直逃避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印象中的p’bouns很有本事,只是短短的時間就能把我這個武術小白帶進決賽,還拿了獎,我想你也有能力去解決你弟弟的問題。”

“武術的事我當然懂,而且你哪是什麼武術小白,你已經是武館的負責人了。只是我懂武術,但是我不懂人心。”

“其實你不需要懂人心,你只需要懂你弟弟就好了。”

“但是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竟然不知道他早就知道了我們隱瞞的秘密,我又怎麼可能懂他。”

“如果你覺得不懂,那麼我覺得你可以咨詢懂他的人。可能你會覺得有點丟臉,但是只要能解決問題,那麼放下一些自尊也無不可,就好像我一樣。我也厚著臉皮求你當我的教練,如果是其他人就會覺得我明明是一個武館的負責人,但是竟然去請教其他可能是我們武館的對手的人,畢竟我們在一條街上,有時候難免會有競爭,就好像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一樣。但是我知道我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是解決我們武館的生存問題,為了生存我可以去打工,可以忍受那些人對我的不尊重,也可以厚著臉皮求幫忙,只要是為了武館好那麼我都會去做,因為這個是我的責任。而對你來說現在重要的事就是解決你弟弟的事,為了這個你也可以去做任何的事,除非你覺得他在你的心目中沒有那麼重要。”Bank真的明白bouns的顧慮。

“他是我唯一的弟弟,當然重要,除了爸以外,和我最親的就是他了。”

 

對啊,

自己還有junior可以請教,

他的確是比自己更加的了解kad,

有他的幫忙應該能解決,

至少他可以讓kad願意見自己。

 

“看來你知道應該要找誰了。”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我也曾經問過他,不過那個時候他也沒說什麼。”

“可能他那個時候還不了解真相吧,我認識的p’ju不是那種冷漠的人,雖然他不笑的時候是會給人一些壓迫感。我一開始沒有什麼接觸他,只是看過他在台上的表演,而且他不是玩搖滾的嗎,我還以為他的脾氣會很火爆,是會在台上砸吉他的人。後來真正接觸以後才發現他脾氣其實很好,很會照顧人,在隊員裡面有什麼矛盾也是他負責解決的。”

“我知道,junior的確很會照顧人,所以kad很依賴他,我還曾經因為這樣而吃醋了。不過你說的對,為了kad沒什麼不能做的,我想junior應該不會拒絕我。”

“你想到解決的方法就好了。”

“謝謝你,bank。”之前是自己幫助他,現在輪到他來幫助自己,還好有他,自己才不會陷入迷霧之中。

“不用客氣,我都說了你需要幫忙的時候我一定義不容辭。”

 

Kad覺得自從graphic來了之後p’ju陪自己的時間變少了,

graphic經常會打電話給p’ju約他出去吃飯,

有時候又約p’ju去玩,

雖然大部分時候p’ju也會把自己帶上,

graphic好像也不介意,

但是自己就是覺得p’ju沒有那麼重視自己了。

自己現在有家不能回,

只有依靠p’ju,

如果連p’ju都不要自己的話自己就真的哪裡都不能待了。

 

“慫貨。”

“夠了,jet。一句話,你究竟要不要收留我?”

“我們是朋友,這個當然沒有問題,你不嫌棄我宿舍小就好了。我都說了,叫你早點告白,你又不聽,現在出現情敵了吧,後悔了吧?”

“什麼情敵,人家graphic又沒說他喜歡p’ju。”

“有些話不用說的,看就看出來了,這幾次他不是每次都有來看我們樂隊的演出嗎,沒有這個心幹嘛跑得那麼勤?再說,人家graphic那麼可愛,人看著又乖巧,和p’ju又是竹馬,你比不上的。”

“喂,究竟你是我的好朋友還是他的好朋友,說的話就沒一句好聽的。”雖然平時jet也會和自己鬥嘴,但是kad還是第一次覺得他說的話那麼難聽。

“你沒看出來我現在在用激將法嗎?人家都已經追到曼谷來了,你還不緊不慢的,我是好心想幫你。與其想著他們在一起之後怎麼找容身之所,不如抓緊時間告白,先下手為強。雖然他們是竹馬,但是你們現在都天天住在一起了,想要找個機會就那麼難嗎,不行就強吻啊。”

“你就不能給個好建議嗎?”之前是家裡的事,現在又是p’ju的事,都搞得自己焦頭爛額了,這個jet還在那裡亂說一通。

“不用考慮那麼多,在我眼裡p’ju對你最好了,你有什麼要求他沒有滿足過,就你在那裡猶豫。”

“但如果他喜歡我為什麼一直都不說?”自己何嘗不知道他對自己最好。

“或許是覺得你還太小,不懂得什麼是喜歡吧,他又不想你們的關係到時候弄得太僵。畢竟你是我的好朋友,和我們其他人又很熟,他會顧慮的事情還是很多的。”

“或者吧。”如果p’ju向自己告白的話自己一定會答應的,但是自己都和他認識了那麼久,現在又住在一起,但還是什麼都沒說。

“幸福是要自己爭取的,光在哪裡吃醋有什麼用,還是行動起來吧,靠人不如靠自己。”

“你那麼慫恿我,那你什麼時候告白啊?”

“這個你就不勞你費心了,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想想jet也說的對,

自己總說自己不是小孩子,

但是遇事總是好像小孩子一樣逃避,

自己已經為了家裡的事逃到p’ju這裡了,

難道還因為p’ju又逃到jet那裡嗎?

雖然還是有些忌憚graphic,

也有些害怕p’ju會拒絕自己,

即使知道就算p’ju拒絕了也會繼續對自己好,

但是還是握在手中的才安心,

看來真的是要好好考慮一下向p’ju表白。

蜘蛛网中的兔子

回娘家

現實向腦洞:)

清清清清清清水SandeePhai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作品


新年快樂,大年初二回娘家小腦洞:)

其實只是個喝酒醉的小片段,越寫越亂~

大家就當作新年小甜糖吃吃甜甜蜜蜜大家一年都幸福快樂!

歡迎指教留評!


「 Sandee…你還好吧? 」


Phai幫攤在床上的Sandee解開了襯衫的扣子,房間與洗手間來回的走動著。

光是從客廳把人搬回自己的房間就已經讓Phai滿身大汗了,他卻還沒有時間打理自己。


「 Sandee…很難受嗎? 」...


現實向腦洞:)

清清清清清清水SandeePhai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作品




新年快樂,大年初二回娘家小腦洞:)

其實只是個喝酒醉的小片段,越寫越亂~

大家就當作新年小甜糖吃吃甜甜蜜蜜大家一年都幸福快樂!

歡迎指教留評!
















「 Sandee…你還好吧? 」



Phai幫攤在床上的Sandee解開了襯衫的扣子,房間與洗手間來回的走動著。

光是從客廳把人搬回自己的房間就已經讓Phai滿身大汗了,他卻還沒有時間打理自己。



「 Sandee…很難受嗎? 」



大過年的跟Kit說好要一起回家,誰知道Sandee哪來的消息說要一起回家。

回到家看到門口停的車子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Mark也來家裡,難怪Sandee勸不停地要跟著自己回家。

但這種大過年的節慶總少不了這種大家要喝酒變相應酬?的情況...

搞到最後Kit和Mark像是要逼問Sandee什麼似的狂灌酒精,造成了現在喝醉的大型犬躺在Phai的床上。



「 …Phai… 」

「 要喝水嗎? 」

正準備站起來的Phai被這昏昏沈沈的人給抓住了手腕「 不要走 」

「 我去拿水,不走。你等等 」



很少能見到Sandee的失態,意外的完美主義者。

他總是可以控制好自己所有的情緒和想法,一滴也不露的不展露給其他人。

再一起這麼久也沒看過他將自己喝得爛醉。當然自己沒看到的就不算數。

聽過Tong說過他將自己喝到爛醉過的原因是因為自己...這次好像也是因為自己...



「 Sandee喝點水 」



遞上了水,Phai拿著毛巾擦拭著Sandee額頭上的汗。

數落了一會兒「 就叫你不要喝了,真是叫什麼勁... 」



喝酒醉的Sandee似乎還沒完全進入睡眠狀態,牽起了Phai的小手。

半天不吭個聲響的就是那迷離的眼直直的盯著Phai的眼睛看著...

被那迷離的眼神直視著Phai總是覺得帶著平時不同的感覺,

在這樣盯著下去有種會被吸進Sandee的世界發生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一樣,他選擇了開口



「 不准看了,你!睡覺!明天再跟你說... 」

喝醉的人卻還是死盯著Phai點了點頭說著「 嗯 」



聽到了回應似乎有些安心的Phai,拿走了Sandee手上的杯子準備收拾自己也洗個澡。



「 不要走...陪我睡覺 」



Pahi懷疑著自己的耳朵聽見了什麼天大的消息,背著Sandee睜了睜眼深呼吸後轉回了身子



「 你快點睡覺,我滿身汗要去洗澡等等回來 」

「 ……Phai是不是不會選我 」

「 喝醉的人在說些什麼,快點睡覺 」



順勢的將在床腳邊的枕頭丟向了Sandee轉身就進了浴室。



Phai清楚的知道Sandee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全怪剛剛P’Mark問那些有的沒有的沒有的假設...




“ 所以Yu如果真的沒有跟P’Thanu相遇,N’Phai還是會選擇Sandee嗎? ”


“ 到底喜歡上Sandee哪點?明明跟他做朋友這麼久了... ”


“ Sandee呢?全世界這麼多人給你選怎麼就掛在Phai身上了 ”


“ 假如再給你們一次選擇,還會選擇對方嗎? ”




P’Mark真的嫌事情不大就算了,P’Kit幫什麼腔!

所以自己才說要一個人回家,他決定明年過年絕對不要在跟Kit撞日回家了。





水嘩啦啦地灑著,Phai洗著頭怎麼就忽然覺得自己有點鼻酸了。

他知道Sandee在意著這種二選一的答案。

他更清楚當初跟自己絕交時的Sandee是如何弄壞自己身體跟他那其實善良的心。

「 什麼嘛!為什麼是我要選擇... 」Phai覺得鼻酸卻又心疼這樣的Sandee但自己也委屈。

嘀咕了一會兒用水沖淨了頭上的泡泡還順帶沖走了眼角準備留下的淚滴



回到了床邊坐著看著在一旁已睡著的Sandee

大型犬居然會抱著自己剛剛丟的枕頭捲曲起來睡著,Phai再次拿了毛巾擦了擦汗順勢的順了順Sandee的瀏海

他敲了敲Sandee的頭,戳了戳Sandee的臉頰



Phai就是覺得不甘心,憑什麼是自己要面對這個難題。

他是不會自己告白嗎?還要等著我行動,你都沒說會一直選我我幹嘛要回答你啊「 狡猾的傢伙...你活該 」

拉起了被子將兩人蓋好,Phai習慣的面對著Sandee睡覺,他覺得這樣有充分的安全感。

心裡的小小不甘心但卻也激起了一點點甜蜜蜜的憐憫...

閉眼前Phai輕輕的在Sandee臉頰旁啄了一下才躺下去睡...



當Phai半夜睜開眼睛時他才發現身邊的大型犬像是等到了主人般似的睜大了眼睛...

Sandee像是算好了Phai會在半夜醒來看看自己的狀況一樣,他也沒出任何聲響就是一直看著Phai...



「 …你好點沒? 」

「 嗯...對不起 」

「 你指的是哪件事? 」



Phai似乎還沒忘記他自己睡前的糾結。



「 嗯…喝醉 」

「 …我很睏,我要睡覺了 」



沒得到滿意的答案,Phai就是覺得自己就是傻了,還想說半夜要醒來看看他的狀況。

果然就跟P’Kit說的一樣談戀愛就連腦細胞都被啃了,自己都覺得自己蠢。

轉了身拉上了被子準備繼續睡覺順便否認自己戀愛後變蠢這件事...



「 Phai… 」

「 ...我知道,你在生氣 」




狡猾的大型犬做什麼都狡猾,竟然從後頭環住了自己的腰。

Sandee將頭埋進了Phai的肩上…在耳邊吐著氣說著話...



「 對不起... 」



Sandee比誰都清楚知道Phai很性情敏感,

但Phai總是會在自己腦中處理所有的事情一句苦話也悶著不說。

他怎麼會不知道Phai現在的心情...

Phai一方面覺得Sandde沒自信覺得心疼但又覺得無奈,

一方面覺得什麼事非得要自己踏出那步才行?就是委屈但憋著。



雙方都不曾懷疑過對方的感情方向,但卻對彼此都缺乏了所謂的自信...



「 Phai… 」環住腰際的手加重了力道,將Phai更加的鎖緊在胸前

「 狡猾… 」悶在被子裡的人悶著出了聲「 Sandee每次都這樣 」



大家在外頭看著兩人總是覺得達到最好的平衡感的情侶。

感情總是在天秤上比重總是可以達到最好的共識,

但彼此都知道兩人早已習慣察言觀色隱藏著自己的私心努力的想要配合對方。

沒有所謂的磨合而是退讓了彼此的想法彼此的空間,兩人都希望對方自私一點自信一些。



「 不論是回到什麼時候,Sandee永遠只會選擇Phai的,真的 」



Sandee摸索了很久竭盡所能地說出了自己最真誠的一句情話。

酒醉的記憶當中,半睡半醒之間的記憶“ 不要走 ”“ 留下來 ”並不然是淺意識的作祟,

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沒自信和疑心疑鬼的想法只能在酒精作祟的時候裝瘋賣傻...

以為裝瘋賣傻可以聽到哪怕只是安撫自己的話,他也能話語刻在腦中渡過一生。



「 混蛋!狡猾! 」崩潰時的Phai也是會措辭野蠻的

「 對不起...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 」



Sandee硬是將Phai轉向了自己,要的不是別的他只希望Phai是看著自己



「 就算給我一百次選擇的機會,答案都會是一樣的 」

「 你的意思是一百零一次你不會選擇我就是了... 」



抓起了小語病,Sandee知道Phai現在原諒了自己至少有一半了。



「 不管幾次都是Phai...誰還會再睡前在我臉上偷偷留個香吻才睡,不選他選誰 」

「 …混蛋!你是醒的… 」

「 正確的說我是沒有睡沉,我只是清楚的知道Phai的行動而已 」

「 狐狸! 」

「 我知道Phai對自己沒什麼自信 」

「 狡猾!你自己也是 」



不甘心的Phai低下了頭,明知道狡猾卻又拿他沒轍。

他退的一步都是為了自己,因為自己每每退步還不是也是因為他。



「 嗯,面對Phai很難有百分之百的自信。 」

「 我說過很多次了 」

「 嗯 」

「 不論是什麼事情Phai都會相信你的,所以絕對不可以有秘密不說 」

「 Phai也是嗎? 」

「 Phai才沒有秘密 」

「 你確定? 」



糾結答案的好像不只有Phai一個人。

前一天的團年飯就像是個審問台,雖然問的都是些無建設的問題。

卻一針又一真的插進兩人的心坎。



「 P’Thanu跟Sandee…Phai… 」

「 Sandee! 」



Phai扯了扯Sandee的衣角,他也有點不敢抬頭看Sandee,因為他也害怕Sandee露出失落的模樣。

心急的扯了扯衣服毫不猶豫地在問題結束之前就回答出了答案。



「 Sandee!不論是回去多少次答案都是一樣 」

「 Phai就喜歡這樣,就這樣在身邊就好,所以不要再想了 」

Sandee伸手將Phai整個人攬在懷裡。只是輕輕地回了一聲「 嗯 」



好像彼此都憋了很久的意外疙瘩,但解鈴似乎比想像中的簡單。



「 那,Sandee可以跟P’Mark炫耀嗎? 」

「 …炫耀什麼? 」

「 Phai說不管多少次答案都是一樣啊,P’Kit說他要考慮考慮 」

「 P’Kit那個鬼話你也信,P’Mark哭著也會把Kit領回家的 」

「 那~這樣算回娘家了? 」

「 什麼東西拉! 」



Sandee輕輕地吸了口Phai的味道,淡淡的洗髮水味道。



「 大過年的見過父母,這算回娘家了吧?跟爸爸一起連酒都喝了 」

「 嗷!我想起來了,Sandee我說過不可以喝這麼多酒的 」

「 P’Mark跟爸爸這樣喝,Sandee不能輸的 」

「 你什麼時候這麼好勝 」

「 是不能讓你沒面子 」

「 神經病... 」



髮絲的洗髮水味像是誘人的甜蜂蜜,Sandee輕吻了Phai的額頭。



「 睡吧,我知道你沒睡好 」

「 誰叫你要喝醉 」

「 噓,睡吧! 」



真的有醉嗎?只有Sandee自己知道。

好吧,窩在Sandee懷裡的Phai可能也知道,到底是真醉還是假醉...



反正,明年不會再帶他回娘家扯出這一大堆東西。









- - END- -  












蜘蛛网中的兔子

拾 - Pick 10.

BankPon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任何作品和團體


10.


自從話說開了,好像變得輕鬆了許多。

雖然兩人見到面還是依然夾帶著一些些的尷尬。


「 Pon〜P’Tora他們說要出去露營,一起去吧~? 」

「 不要了吧,太花錢了... 」

「 不是啊~P’Tora說是去P’Bank家裡別墅,不花錢的!陪我去拉~拜託~ 」


凹不下去Bonus的撒嬌,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朋友完全為了私心。

自己取而代之的像是個電燈泡?陪葬用的...

但內心深處也又有些想法,想深探陽光學長在家......



BankPon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任何作品和團體







10.





自從話說開了,好像變得輕鬆了許多。

雖然兩人見到面還是依然夾帶著一些些的尷尬。



「 Pon〜P’Tora他們說要出去露營,一起去吧~? 」

「 不要了吧,太花錢了... 」

「 不是啊~P’Tora說是去P’Bank家裡別墅,不花錢的!陪我去拉~拜託~ 」



凹不下去Bonus的撒嬌,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朋友完全為了私心。

自己取而代之的像是個電燈泡?陪葬用的...

但內心深處也又有些想法,想深探陽光學長在家裡又是怎麼樣的形象

說是不好奇也不是,想要窺探學長卻又怕自己做出什麼失禮的行動,最後還是硬著頭皮的點了點頭。



露營當天,天還沒亮就被對門的Bonus拉著到樓下等著學長們來。

整個人還是很睏的Pon與Bonus的反應完全是正負兩極,一個興奮的不行一個卻很安靜。

清晨,天依然還在黑與深藍覆蓋下帶點一絲絲的神秘氣息。



「 嗷!來了~P’Tora開車!P’Bank能不能讓位置啊~ 」

「 你是想坐前面?想得美啊你~P’Bank怎麼會坐後面 」

「 我就是想坐旁邊嘛~! 」



在無謂的對話之後車子就停在兩人面前,

Tora和Bank下了車,Tora順手的接了Pon的行李準備放到後車廂,

誰也沒注意到Bank整準備接下Pon行李的手還停在半空中,只好接下了Bonus的行李。

無奈地放下了行李蓋上了車廂,Bank思考了半天看著Pon說著「 Bonus你坐前面吧,我想睡一會兒 」

説説小謊,成全兩個人。雖然其中一個人是他自己。



Tora碎嘴的抱怨似乎也不大在意,Bank就這麼坐進後座Bonus嘴上說著秉持的學長的命令卻又開心的打開了車門。

Pon看著自己的朋友開開心心的上車似乎還沒想到等等自己會面對到些什麼...



行使的路上聽著Bonus開心的對著Tora噓寒問暖,

Bank則是側身的靠在車門上看似望著對面車窗卻看著身邊的人...都快把人給看穿了...

實在是受不了視線的Pon拿起了手機傳了訊息



“ P’ 別再看了! ”

“ 為什麼不行? ”

“ …… ”

“ 為什麼不用說的 ”

“ …你不是要睡覺? ”

“ 想欣賞點”風景”再入睡 ”

“ ……… ”



意識到在這樣對話下去會沒完沒了的Pon收起了手機閉上了眼睛,

他覺得自己現在睡意充滿了腦中無法對抗這個人的伶牙俐嘴。

反倒是Bank看著Pon一連串的動作覺得可愛,笑了笑得也一併閉上了眼睛。

Tora開著車卻從後照鏡偷偷地看見了這一幕,吃味的緊緊的抓緊了方向盤。



不知道過了多久,Bank先是睜開了眼睛,看了看身邊的人睡到頭晃來啊晃去的...

看似找不到個舒服的位置可以睡覺似的離自己的距離也比剛剛近多了。

前座的兩個人開著車對話著似乎也沒對後座有太大的關心,他移動了自己的身子靠近了Pon...

輕輕的將Pon的頭推到了自己的肩上,將自己的外套輕輕地遮住了透進來的陽光,想讓睡著的小兔子有個舒服的夢。



只要輕輕的呼吸似乎能將旁邊的人的味道給一併吸入,總覺得滿足。

距離近到手只要輕輕滑動就可以觸碰到小指...

狡猾的Bank輕輕地滑動了自己的手,滿足的閉上了眼睛。



車,還在行駛。後座的兩人睡得很熟,小指重疊著甜蜜畫面。


看樣子,距離比起之前更近了一些。






- - ToBeContinued - -






sky

mirror

34


第二天是superboy的演出,

kad很早就跟著junior去到酒吧排練,

結果又被jet調侃了一通,

兩個人也一如既往地鬥嘴。

到了正式演出之前graphic也到了酒吧,

junior安排他和kad坐一桌。


“哇,我還是第一次來酒吧啊,好多人哦。”

“那当然,p’ju他们很受歡迎的,有很多fans。”說起這個kad就覺得很自豪。

“P’ju那麼帥,吉他彈得又好,當然會有很多fans。我記得高中的時候p’ju就在學校表演過,那時候那些女孩子都要瘋了。”

“你和p’ju的年紀差那麼多,你怎麼會看過?”

“我們初中和高中都是同一個學校啊......

34

 

第二天是superboy的演出,

kad很早就跟著junior去到酒吧排練,

結果又被jet調侃了一通,

兩個人也一如既往地鬥嘴。

到了正式演出之前graphic也到了酒吧,

junior安排他和kad坐一桌。

 

“哇,我還是第一次來酒吧啊,好多人哦。”

“那当然,p’ju他们很受歡迎的,有很多fans。”說起這個kad就覺得很自豪。

“P’ju那麼帥,吉他彈得又好,當然會有很多fans。我記得高中的時候p’ju就在學校表演過,那時候那些女孩子都要瘋了。”

“你和p’ju的年紀差那麼多,你怎麼會看過?”

“我們初中和高中都是同一個學校啊,都是直升。”

“哦。那他那麼受歡迎一定有很多女朋友吧?”Kad只知道自從認識p’ju以來他都沒有談戀愛,至於以前kad就沒有問過,但是又很想知道。

“一兩個吧,p’ju很專一的。”而且有些特殊原因,雖然p’ju很受歡迎,但是願意接近他的人其實不多,不過這個graphic沒有告訴kad。

“那也正常。”雖然聽到p’ju之前有過女朋友有些不舒服,但是那也已經過去了,自己也沒有資格介意。

“那你知道現在p’ju有女朋友嗎?”

“沒有,他很忙的。”還好沒有,要不然就沒有人這麼照顧自己了。

“一開始我見你和他住在一起,我還以為你是他的戀人了。”

“怎麼會?”

“但我見他對你很好啊。”

“你昨天才第一次見我,你又怎麼知道p’ju對我很好。”

“他昨天都幫你夾菜,他都沒有幫我夾。”

“那也不算吧,p’ju向來都很會照顧人。”

“那倒是,p’ju也很照顧我,不過自從他來了曼谷之後我們就很少聯繫了,搞得我都有些寂寞。”

“所以你才特意來到這裡做交換生?”

“也不全是,不過來這裡就可以見到p’ju,他都不回去。”

“他說回去他就會被他爸殺掉。”

“那可能會。”

“他爸那麼兇的嗎?”

“是挺兇的,我從小最怕就是他了。”

“那看來他們兩個人的矛盾很難解決。”

“不可能解決了,伯父只有p’ju一個繼承人,就算p’kim再能幹也不可能繼承他們的家業。而且p’kim斯斯文文的,沒有p’ju那麼有壓迫感,可能壓不住其他有野心的人。”雖然graphic也想p’ju回到芭提雅,這樣自己有事的話就能多一個人商量,但是又很想p’ju可以實現他的夢想。

 

說起壓迫感kad的確是深有體會的,

p’ju平時對人是很好,

又溫柔又有禮貌,

就感受是個脾氣很好的人。

但是自己第一次和他見面的時候,

因為自己打不過那些小混混,

後來是p’ju救了自己,

而他那個時候的氣場真的很強大,

把那些小混混都嚇壞了。

 

“他們是那麼龐大的一個家族啊?”

“嗯,他們家族在我們這裡是最大的家族啊,全島大部分的酒店和酒吧都是屬於他們的。”

“我只知道p’ju他們家很有錢,也不知道他們家族是做什麼的。”

“可能是p’ju不想提起吧,因為對他來說可能這些東西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那也是。”其實kad對於junior的一切都很想知道,只是junior好像是有些忌諱談論這些,就連和他認識更久的jet也不知道,這樣只能在graphic這裡下手。

“P’kad,表演開始了。”之後兩個人都很投入地看演出,於是kad也沒法再深入地問下去。

 

表演完之後因為junior要送graphic回去,

所以kad只能自己先回去,

這種感覺真的很難受。

雖然知道graphic的確是人生地不熟,

而且年紀也比自己小,

p’ju先照顧他是沒有錯的。

但是kad 真的很羨慕graphic和p’ju的情誼,

那可算得上是竹馬啊,

比自己強多了,

kad可是第一次有危機感。

 

這天pon接到電話讓他趕快去醫院,

院長可能要不行了,

pon立即趕到醫院,

但是遺憾的是還是趕不及見到院長最後一面。

之後pon一直協助院長的家人處理院長的身後事,

這是pon最後可以為院長做的事了。

 

很快就來到了院長的葬禮,

很多以前在孤兒院的院童都過來參加了,

大家都想送院長最後一程,

畢竟院長對他們來說就好像家人一樣。

 

“Pon。”

“Bay,你來了。”

“嗯,收到消息后我就立即請假過來了,之前都太忙了,院長住院那麼久我都沒有來看過他。”

“院長他不會介意的,他和我說過最重要的是我們要過好自己的生活。”

“既然院長和你說過這番話,那麼你就要做到。你瘦了很多,如果難過就要哭出來,不要壓抑自己。”對於院長的過世自己很傷心,而pon比自己待在孤兒院的時間要長很多,和院長的感情也更深,他一定更難過。

“我知道,只是......”自己的確是很難過,但是根本就哭不出來。

“你要不要去我們度假村休息一下,那裡環境很好,你一定喜歡的,我請你啊。”難過的時候來度假村的確可以放鬆心情,也能讓身心得到治愈,雖然自己很忙,但是陪他的時間還是有的。

“不用了,這幾天我都請了假,再請假的話老闆就炒我魷魚了。”

“但是你現在的心情能回去工作嗎?”自己和他的職業是一樣的,他現在的狀況真的不適合工作,自己總覺得他的心情不只是受到院長去世的影響,應該還有其他方面。

“我會調試好的,你不要擔心。”看來自己的狀況真的很糟糕,連bay都看出來了。

 

之後人越來越多,

pon也忙起來了,

直到葬禮結束才算是有了空閒的時間。

Bay因為工作的關係要趕回去,

臨走前他再一次邀請pon去他工作的度假村,

但是還是被pon婉拒了,

他現在真的不想去任何地方,

總感覺沒有一個地方是可以容得下自己的。

 

晚上回到家的pon一下子就累得躺倒在了沙發上,

blue可以感覺得出pon現在的心情很差,

於是也就想好像平常一樣逗逗他,

但是pon一點反應都沒有給blue。

Blue突然之間有些害怕,

於是又向著pon叫了叫,

但pon依然沒有反應。

之後blue愣了一下,

然後就跑了出去,

剛才pon回來的時候連門都忘關了。

 

Blue跑得很快,

一下子就跑到了一棟住宅門口,

不過因為腿太短,

站起來也沒辦法按到電梯的按鈕,

只好焦急地在門口徘徊,

偶爾吠兩聲。

 

“Blue?”

這時候blue等的人回來了,

是bank。

Blue一見到bank就咬著bank的褲腿想把他拖走,

bank意識到可能是pon出事了,

blue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才來找自己的。

因為對於blue來說除了pon的家,

最熟悉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家和寵物醫院,

但是寵物醫院比較遠,

它可能不知道怎麼去,

所以就來這裡找自己,

於是bank跟著blue的腳步趕到了pon的家。

 

“Pon?”

bank看到pon的家門口并沒有關,

裡面黑漆漆的也沒開燈,

bank直覺不妙,

於是打開手機摸索著打開了燈,

一眼就看到躺在沙發上的pon。

Pon睜著眼睛但是就好像感覺不到呼吸一樣,

甚至都沒有聽到bank叫他的聲音,

bank又推了推他,

這時候他似乎才有了一點反應。

 

“Pon,發生了什麼事?”

“......”Pon只是呆呆地看著bank,似乎在確認眼前的人是誰。

“Pon!”Pon這種狀態真的很不對勁,自己真的從來沒有看過pon這種樣子。

“......bank?”

“我是bank,你怎麼了?”還好,pon總算是有了一些反應,還能認出自己。

“......你不是bank。”Pon看了很久,他覺得眼前的人不是bank。

“怎麼不是,你再看清楚!”

“不是,你不是,bank說過我們不要再見面。”對啊,bank不想見到自己,眼前的人又怎麼可能是bank。“我知道了,我在做夢,所以能見到bank。”

“......”看來他還沒有真的清醒,應該是受到什麼打擊才變成這樣。“......是不是院長他......過世了?”Bank可以想到的就是這件事,他知道院長是pon最在乎的人。

“嗯......他過世了,bank也不要我了,我......什麼都沒有了......”

 

現在的pon正處在無限的悲痛之中,

這種痛其實從院長過世之後就開始了,

但是這幾天一直都在忙,

pon也一直在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現在院長的身後事都辦完了,

就感覺和這個世界的最後一絲聯繫都沒有了,

整個世界就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Pon!”

Bank瞬間明白了pon的感受,

那種被所有人拋棄了的感受自己也曾經試過,

只是那時候自己還掙扎了一下,

試圖抓住一些什麼,

結果什麼都沒有抓住,

然後就開始渾渾噩噩的生活,

感覺每一天都過得很空虛,

最後找到了能讓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情才算是結束了這樣的日子,

可惜對於人的信任就再也找不回來了,

就算是和人交往也只是生活所需。

 

而這一刻bank也明白了之前院長和自己所說的那番話,

自己和pon就像是在照鏡子,

pon就是鏡子裡面的自己,

兩個人的靈魂其實是一樣的,

自己一開始被pon吸引也是因為他和自己一樣害怕寂寞,

就算他表現得並不明顯自己也能感覺得出來。

現在的自己之所以一直不接受他但是又沒有明顯地抗拒他的親近也是因為再次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自己,

看到了那個即使不再信任他人但其實仍然渴望和別人建立關係的自己,

只有他才可以擾亂自己的心緒。

自己之前說兩個人不要再見面,

但其實這幾天自己一直過得不好,

手機慣常會響起的聲音沒有了,

上班之後回家那些可口的飯菜也沒有了,

家裡的那兩隻兔子似乎也沒有那麼活潑了,

甚至在自己在家的時候也會時不時地望著門口,

就好像再等著誰開門一樣。

但其實等著的人是自己,

兔子們是感覺到了自己的情緒,

因為它們很敏感。

 

“Pon!你看著我,我是bank,你不是在做夢。”

“真的嗎?你真的是bank?”Pon還是不敢相信他會主動来找自己。

“嗯,你狀態不對被blue發現,他跑著來找我,它很擔心你。”

“Blue?”

“汪!”Blue終於聽到pon叫它的名字於是就回應了pon。

“Bank!”Pon終於確定自己不是在夢中,眼前的人的確是bank,不是因為自己的想象他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我在。”Bank扶起pon,然後微微向前擁抱了pon。

“Bank!”

 

Pon感受到了bank的體溫,

那種感覺自己渴望了很久,

這一刻自己終於感受到了bank沒有拋棄自己,

在自己最難過的時候他出現了,

而自己隱忍了很久的淚水終於可以流下來了。

sky

mirror

33


“Bank,你沒有和pon在一起吧?”

“啊?”他竟然看出來了?

“你們不用騙我了,我比你們多活了幾十年,pon又是我從小看到大的,他的表情根本騙不了我。如果你們是在一起了,那他一定會很幸福,會發自內心的微笑,因為那是他一直等待著的。但是現在他的眼中沒有笑意,你的眼中也沒有對他的愛意,即使你們牽手也不見親密。”院長一眼就看穿了他們的偽裝。

“對不起,他不是有心要騙你的。”既然院長已經看出來了,bank也不打算隱瞞,果然院長就好像pon所說的一樣很精明。

“我知道,他只是希望我能安心,其實他上次說你沒有怪他,我就知道他說謊。我到現在也記得,你當時離開孤兒院的時候的......

33

 

“Bank,你沒有和pon在一起吧?”

“啊?”他竟然看出來了?

“你們不用騙我了,我比你們多活了幾十年,pon又是我從小看到大的,他的表情根本騙不了我。如果你們是在一起了,那他一定會很幸福,會發自內心的微笑,因為那是他一直等待著的。但是現在他的眼中沒有笑意,你的眼中也沒有對他的愛意,即使你們牽手也不見親密。”院長一眼就看穿了他們的偽裝。

“對不起,他不是有心要騙你的。”既然院長已經看出來了,bank也不打算隱瞞,果然院長就好像pon所說的一樣很精明。

“我知道,他只是希望我能安心,其實他上次說你沒有怪他,我就知道他說謊。我到現在也記得,你當時離開孤兒院的時候的那個眼神,你和他都是固執的人,又怎麼可能那麼容易放下。”

“雖然知道他可能是迫不得已的,但是......還是不能完全釋懷。”Bank覺得自己也是怨念這位院長的吧,他以前就幫著pon欺騙自己,也是因為他當時對自己說的話自己才放棄繼續去找pon的。

“我明白,你覺得他背叛了你,就算知道他有苦衷,你始終還是放不下。人有時候就是執念太重,什麼都放不下,pon也是。基本上被遺棄在孤兒院裡面的孩子都有想過自己的父母有一天會來接自己,但是有些孩子想一段時間就不想了,因為他們知道希望渺茫。只有pon一直在等,所以他不接受任何人的領養,明明他是最受歡迎的那一個,畢竟誰看他的第一眼都會認為他是個好孩子。其實我也很後悔當初選中他去你家裡陪你,他雖然對人很好很熱心,但卻不是一個容易和別人交心的人,我也想不到短短三個月的時間他就喜歡上你了。你離開之後他一直放不下,一開始更是經常以淚洗臉,後來才稍微好一點。當然我這麼說并不是要勸你什麼,就好像我也曾經勸過pon要放下,但是他始終都沒有聽我的。我一直覺得人遇到另一個人就好像在照鏡子一樣,有些人會照出一樣的自己,有些人會照出以前的自己,有些會照出憧憬的自己,鏡子不同,看的東西也不一樣。而有些人不喜歡照鏡子,因為他們害怕面對真實的自己,也害怕面對內心真實的想法。希望你不要告訴pon我已經知道他騙我的事,拜託了。”

 

Pon回到了病房,

之後院長就一直和pon說話,

偶爾和bank說兩句,

而bank也沒有表現出異樣,

所以pon并沒有發現院長已經看穿了他的謊言。

他知道這天可能是最後一次見bank,

於是趁著演戲bank不會拒絕自己的緣故,

就真的好像情侶一樣的相處,

如果不是在病房院長重病在床,

pon甚至覺得今天可能是最幸福的一天。

 

“院長,您好好休息,我過幾天再來看您。”Pon很不捨,他害怕下次再來的時候就是和院長的離別,但是他知道院長很累要休息了。

“嗯,你先忙你的工作,有空才過來,不要因為我而耽誤了你工作。”

“院長,我們走了,您好好保重。”Bank覺得和院長說話其實還挺輕鬆的,感覺和以前給自己的印象不一樣。

“再見,pon、bank。”

“再見,院長。”

 

兩個人離開病房之後pon就主動地鬆開了bank的手。

“Bank,謝謝你幫我演這場戲。今天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我能最後為你做一頓飯嗎?”Pon想再為bank做點事,就算只是很小的一件事。

“嗯,回去吧。”

 

當他們兩個人回到bank的家,

兔子們就開始圍著pon轉,

pon也很珍惜這最後的一次機會,

不僅做了晚飯,

連兔子們的吃食也準備了。

 

這最後的一頓飯pon做的都是bank愛吃的,

甚至還做了他第一次做給bank吃的東西,

也算是有始有終吧。

吃飯的時候pon沒有像平常一樣說話,

而是很安靜地吃著,

他怕會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

他怕一說話他就會想哭。

Bank也默默地觀察著pon,

他現在已經不知道自己當初的決定對不對,

又或者要等到兩個人真的不再見面的時候才會清楚,

他承認今天院長對自己說的話讓自己有些動搖。

 

“再見了,小兔子,以後不可以再來看你們了,要乖乖的哦。再見了,bank。”Pon終於要和bank說再見了。

“嗯,保重。”

“你也是,多些去看你姐姐吧,要不然她可能不能好好養病。”

“好。”

“再見。”真的是最後了。

 

晚上bank洗完澡之後剛好看到浴室中的鏡子,

但是因為蒸汽的原因鏡子上都是霧氣,

不能很好地映出鏡中人的樣子,

於是bank用手擦了擦鏡子,

但似乎還是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霧,

始終還是看不清楚。

 

自從kad去了junior那裡住之後就覺得很輕鬆,

雖然之前那段時間也經常在這裡,

但是心情卻是完全不一樣的,

可能是把一直以來的心情都發洩了出來,

即使不知道以後要如何面對家人,

不過現在能輕鬆一下也好。

感覺自己好像一直都在逃避問題,

又或者真的是不成熟吧,

如果是p’ju的話或者一早就處理得當了。

想到p’ju就會覺得很甜蜜,

現在兩個人的關係真的挺親密的,

早上有p’ju叫自己起床,

一日三餐p’ju都會做,

偶爾自己任性想要去很遠的地方玩,

p’ju也不會拒絕,

這樣的生活真的過得像神仙一樣,

p’ju對自己那麼好,

是不是代表p’ju也喜歡自己?

Kad覺得自己是不是應該考慮一下如何向p’ju告白,

但是又害怕自己會錯意,

雖然知道p’ju不會排斥這種事,

不過自己可能會覺得很尷尬,

這樣就會失去了一個對自己最好的人。

 

這天晚上kad聽到門鈴的聲音於是去開門。

“P’ju!Surprise!”門外面是一位kad不認識的少年。

“你找p’ju?”兩個人有些面面相覷。

“嗯,他在嗎?”

“他......”剛好junior出現在那個少年的背後,junior今天有工作出去了,家裡只有kad一個人。

“Graphic?”

“P’ju!”少年聽到junior的聲音就立刻轉身一把抱住junior。

“你......”少年的行為著實嚇了kad一跳,自己和p’ju都沒有那麼親密過,怎麼這個少年卻可以這樣,kad覺得心裡在泛酸。

“你怎麼來呢?”Junior很開心graphic來看自己,但是他還是把graphic稍稍推開。

“P’ju,我來曼谷的大學做交換生,為期一年。”

“這樣啊,那挺好的。”

“嗯,這樣就可以好像以前一樣經常來往呢。對了,p’ju你不是自己一個人住的嗎,那他是......”

“他是kad,他比你大,這段時間暫時和我一起住。我們進去吧,不要都在門口。Kad,我買了你喜歡的食物,一會兒加菜。”Junior能看出kad看到graphic擁抱自己的時候有些不高興,所以拿出食物哄哄kad。

“這個我也喜歡,謝謝p’ju。”

“你喜歡就好。”Junior真的不記得graphic也喜歡,看來kad是暫時哄不好了。

 

之後junior就去做晚飯,

graphic則在廚房忙進忙出,

而kad就只能在外面等著,

因為廚房太小了,

三個人會很擠。

 

吃飯的時間一直都是graphic在說,

而且多數都是聊他和junior以前的事,

graphic的家族和junior的家族是世交,

兩個人從小就認識,

在芭提雅的時候經常見面,

只是自從junior來曼谷讀書之後就比較少聯繫。

Kad完全插不上嘴,

只好悶悶不樂地在吃飯,

以前都只有自己說,

這次終於遇上對手了。

當然kad的情緒也被junior捕捉到了,

所以junior雖然一直和graphic說話,

但其實也一直在夾菜給kad。

 

“P’ju,你們樂隊什麼時候有表演?”

“我們是每個星期二和星期五。”

“那不是明天嗎,我要去看。”

“好,我分享地址給你,你到時候去就好了,我叫人提前幫你留位置。”

“謝謝p’ju,那p’kad也去看嗎?”

“當然,我是p’ju的super fans,他們的每一場演出我都會去。”這個時候當然是要宣示主權的。

“其實我也看到網上一些片段,看起來真的很棒,我很期待哦。P’ju,一會兒可以送我回去嗎,我剛來不是很熟悉路況。”

“叔叔沒有派保鏢給你嗎?”

“我才不要了,管東管西的,不自由,我現在住在宿舍。”

“這樣也好,可以學習一下獨立生活。”

“這個p’ju你最有經驗了,要教教我哦。”Graphic很擅長撒嬌的。

“好。”

 

好不容易吃完飯了,

graphic又要聽junior彈吉他,

kad不想待在客廳,

只能乖乖地去廚房洗碗。

 

“Kad,我現在送graphic回家,如果你太累的話可以先休息,不用等我。”

“哦。”該不會今晚不回來吧?

“如果早回來我就買宵夜給你吃,好不好?”

“嗯。”看來是自己多想了。

 

Junior把graphic送到了宿舍樓下。

“謝謝,p’ju。”

“回去早點休息。”

“嗯,我會的。”

“不要現在沒有人管你就玩遊戲玩通宵,要多些打電話回家,要不然叔叔阿姨會擔心的。”

“不用我主動打電話回去,我媽媽每天都打電話給我。”

“她應該是想到你不會經常打電話才這樣做的,既然決定要獨立生活就不要總想著依賴別人。”

“依賴p’ju也不行嗎?是不是怕p’kad吃醋?”

“說什麼呢?Kad只是暫時住在我家,他很快就會回去。”

“哦,我還以為你們兩個是情侶關係,都同居呢。”

“就會胡思亂想。上去吧,早點休息,有什麼事就找我。”

“好。”

 

之後junior就去買了宵夜,

果然回家發現kad還沒睡。

“你的宵夜。”

“謝謝p’ju。”P’ju果然兌現了承諾。“Graphic的宿舍離我們這裡很近嗎?”

“還好,怎麼呢?”

“沒有,八卦一下而已。”如果很近的話不知道會不會經常過來。

“Graphic剛來曼谷,認識的人不多,所以這段時間可能會經常來找我。不過按照他的性格過一段時間就會有一堆的朋友,到時候就不會這樣了。”Kad的樣子一看就知道了吃醋了。

“那既然人生地不熟,為什麼還要來啊?”

“去其他地方看看也好啊,芭提雅畢竟是個小地方,想要走出去也很正常啊。而且之前疫情對芭提雅的經濟產生很大的影響,我家也要來這裡拓展業務,雖然不知道graphic會不會繼承家業,但是多出來走動,多認識一些人,多點人脈也是好事啊。”

“P’ju也知道你家來這邊做生意?”

“知道,前段時間我表哥過來談生意,我們見了一面,他告訴我的。”

“哦,上次你說老家有人來看你就是你的表哥。”

“嗯,還好有他幫忙打理我家的業務,要不然我爸早就殺過來帶我回去了。”

“說得那麼恐怖,好像在說黑道大佬。”

“你的想象力真的很豐富。”

“按照你的說法,那麼你的表哥是不是會代替你繼承家業?”

“那就不知道了,如果我爸願意的話那就好辦了,我覺得p’kim真的很有能力,又熟悉公司的業務,讓他做繼承人的話絕對會比我好,只是其他人可能會有微詞。”

“那也是,如果是我繼承武館的話,那些師兄弟們可能要瘋了。”所以無論怎麼樣也不可能是自己。

“那是因為你知道那個秘密之後不用心練武而已,如果你用心不浪費時間的話可能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才不會呢,無論我怎麼練也不可能比得上p’bouns的,天賦就比不上。”

“但是沒有天賦也可以後天努力啊,也不是每個學霸都有天賦,學霸也有天賦型和努力型之分啊。”看來這個心結真的不是那麼容易解開的,其實這幾天自己一直在找可以幫助kad的方法,只是自己是外人,要插手的話好像名不正言不順。

“不要說了,我吃飽了,要睡覺了。”

“吃完不要立即睡,對胃不好,我陪你打一會兒遊戲再睡吧。”

“好,今天我打了一天都沒能通關,有p’ju幫忙應該就可以過關了。”

“別整天想著打遊戲,也做點有意義的事情。”

“嗯,我打算去找工作,雖然也不知道要找什麼樣的工作。”

“沒有關係,想不到就先做點簡單的,最起碼可以養活自己。”

“你請不請助理啊,我想做你的助理。”

“我只能夠養活我自己,請不起助理。”自己也想幫他,不過就真的是無能為力了。

“免費也可以哦。”

“你是不是想跟我去工作?”

“嗯。”反正又不是沒有時間,整天在p’ju家也無聊。

“好,你就跟我一起出去工作,多接觸一下社會也好。”
sky

mirror

32


晚上酒吧關門之後大家幫bank慶祝他拿獎,

其實bank有些不好意思,

因為之前自己要準備比賽的關係請了很多假,

但是大家都體諒bank,

所以也不計較工作多一點忙一點。

大家都很開心,

但是bank留意到bouns的狀態不對,

其實今晚聽他打碟時候的聲音就有些異樣,

只不過在工作中也不好意思去問他。


大家慶祝了一下就散了,

因為忙了一晚上大家都累了。

“P’bouns,我來開車吧。”Bank主動提出由他來開車。

“好啊。”Bouns真的很累,昨天晚上一直都睡不著,直到今天早上問了junior知道kad在他那裡才稍微放心下來。......

32

 

晚上酒吧關門之後大家幫bank慶祝他拿獎,

其實bank有些不好意思,

因為之前自己要準備比賽的關係請了很多假,

但是大家都體諒bank,

所以也不計較工作多一點忙一點。

大家都很開心,

但是bank留意到bouns的狀態不對,

其實今晚聽他打碟時候的聲音就有些異樣,

只不過在工作中也不好意思去問他。

 

大家慶祝了一下就散了,

因為忙了一晚上大家都累了。

“P’bouns,我來開車吧。”Bank主動提出由他來開車。

“好啊。”Bouns真的很累,昨天晚上一直都睡不著,直到今天早上問了junior知道kad在他那裡才稍微放心下來。

“P’bouns,你在煩惱什麼?如果需要我幫忙的話你儘管說,我一定會盡力幫你的。”

“我表現得那麼明顯嗎?”Bouns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好,父母沒有看出來,今天去武館的時候大家也沒有看出來。

“是有一些,可能是你的音樂告訴我的吧。”

“看來你對音樂的感受力很好啊,果然是舞蹈高手。”

“就算不是舞蹈高手也能聽懂音樂啊,音樂本來就是抒發心情的其中一個渠道,當然語言也是,只是音樂會比較隱晦一些,但是有時候又能直擊心靈深處。”

“用音樂來交流感覺很棒。”

“但是我也希望你可以用語言來和我交流,這樣你可能會舒服一點。你的煩惱又是因為你弟弟嗎?”

“嗯,我昨天終於知道為什麼我回來之後我和他的感情生疏了很多,因為被他發現了我們的秘密。”

“關於什麼的?”

“關於我的身世。”

“這個方便告訴我嗎,如果你不想說就算了。”因為這個涉及到p’bouns的隱私,所以bank想他可能不太方便說給外人聽。

“沒有關係,你是我信任的人。”

“聽你這麼說,我很高興,我們去另外一個地方吧。”

“好啊。”

 

之後bank就開著車去到了一個小山坡。

“這裡我以前來過,不過從韓國回來之後就沒有再來。你喜歡這個地方?”

“也談不上喜歡,只是一開始我想跳舞的時候我爸有意見,所以就只能偷偷地來這裡練。反正這裡沒有什麼人,就算跳得很難看也不會有人看到,我爸更不會來這個地方。”

“那這裡是你的秘密基地咯?”

“嗯,所以你可以在這裡分享你的秘密給我聽。”

“你覺得kad和我像嗎?”

“你希望我怎麼回答你?”

“當然是說實話。”

“長得不太像,所以第一次見到你們的時候我都沒發現那個是你的弟弟。”

“我們兩個長得不像是因為我和他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剛好我們兩個都長得像媽媽......”之後bouns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給bank知道。

“怪不得你會覺得煩惱,如果是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解決。”

“其實我多多少少也能明白kad的想法,爸的確有時候會忽視了他,對他的態度也不是很好,可能是有些強者思維吧,也或者是想補償我。以前有時候我也會想如果我不是那麼優秀的話,那麼爸會不會多重視一下他。”

“這個不是你的錯,凡是家裡有多個小孩的都很難一碗水端平,親兄弟間反目成仇的也很多啊。其實我不認為他會覺得是你的問題,他不是小孩子了,他能獨立思考,最多就是覺得你不應該瞞著他,但是就是他知道所以才更矛盾,你要不給他一點時間?”

“但是他應該幾年前就已經知道了這件事,但都已經過了那麼長時間了,如果能想通的話他就不會和我生疏了。”

“人有時候會選擇逃避的,當你和他沒有生活在一起的時候可能會覺得沒什麼,而且你不在家你父母應該會更重視他。但是你回來了,所以他就會覺得彆扭,因為他或者已經習慣了你不在身邊的時候。”

“之前我一直都在想我們的關係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我想破腦袋都想不出來,現在才發現原來是這個原因。又或者他本來就對我有些意見,只是都沒說,只有我一個人傻傻地以為我們的感情很好,甚至我還因為kad和junior的感情比和我好而覺得鬱悶。”

“你想不到也正常,每個人對同一件事的反應都是不一樣的,所處的位置不同差別就更大了。其實如果你覺得自己已經做得很好了,那麼就只有等他想通吧,但是我還是覺得他更在乎的還是nat師父的態度。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你能做的事畢竟有限,只要問心無愧就好了。”

“或許你說的對,只是我覺得我還是有事情還沒有做得很好。”

“你之前和我說過要我不要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現在的你也是,不要逞強。”

“我明白的。”

“明白的話就不要想太多,現在回去好好休息,人精神了才能想到解決的方法。”

“你以前遇到困難也會這樣嗎?”

“一開始不會,後來我媽媽見我壓力太大就開導我,之後就慢慢地學會怎麼做,只是不一定都能做到。人就是這樣啊,自己知道該怎麼做,但是總是做不到,卻又讓別人照著做。”

“我感覺你真的很成熟,可能是你經歷的事情比較多吧。”

“我倒不覺得自己很成熟,我還有很多事情處理不了,就好像上次比賽一樣,要不是你提醒我,後來還指導我,那我就不可能拿到那麼好的成績。”

“那你下次還想再參加比賽嗎,我爸說武術協會的大家都很看好你,覺得你很有實力很有潛力。”

“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會想再參加,畢竟趁熱打鐵也不錯,只是到時候又要麻煩你。”

“沒關係,其實與其說我教你,不如說我們只是共同研究,這樣也能共同進步,希望有一天我和kad也能這樣。”

“我覺得一定會。”

 

之後就還是bank開車,

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才bank的話真的對bouns有效,

bouns在車上終於睡著了。

Bank還是第一次看到p’bouns脆弱的樣子,

以前總感覺他很厲害,

武功又好,

明明兩個人學武的時間都差不多,

但是他就是高自己好幾個level,

明明還沒有正式接管武館,

但是武館的每個人都很尊重他。

只是是人就會有煩惱,

就會有弱點,

他的弱點就是他的弟弟。

自己真的很想幫助他,

但是自己是外人,

他的家事自己也不方便插手,

如果自己和他的關係更進一步的話是不是就可以為他解決問題。

 

Bank姐姐的身體開始好轉,

pon有時候會帶著bank一起去醫院看她,

雖然bank并不會主動和她說話,

但是兩個人的感情看來是有修復的可能,

看著這樣的情況pon覺得很欣慰,

希望終有一天可以解開bank的心結。

只是bank和他姐姐的事情還沒有解決,

就輪到pon那邊有狀況。

 

當pon知道院長病倒進了醫院的消息還沒有時間去看他的時候就又被通知院長可能時日不多了,

明明上次院長只是說他有些中暑去做身體檢查所以要住院,

怎麼現在就快要離開大家了,

那麼可能就是院長說謊,

就為了不要讓大家擔心。

Pon突然之間就覺得很害怕,

好像一直以來支撐著自己的力量突然就消失了,

可能是因為院長對自己來說是最重要的人,

如果不是院長一直照顧著自己關心著自己,

自己也不可能健康快樂地長大。

以前想念著媽媽的時候院長會在自己身邊,

以前害怕黑夜的時候院長會在自己身邊,

以前自己離開bank之後極度傷心的時候院長會在自己身邊,

自己覺得迷茫不安的時候也一定能得到院長的支持,

現在他就快要離開自己了,

自己以後該怎麼辦。

 

Pon去醫院看了院長,

院長還是表現得很開朗的樣子,

絲毫看不出對死亡的恐懼,

反而安慰pon,

讓pon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

不要太過操勞。

 

“Pon,你現在還在等那個人嗎?我知道你覺得對那個人有所虧欠,但是也不能以懲罰自己的方式作為彌補,這只是在感動自己,或者他早就已經忘記你了。”雖然院長覺得死亡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他不會覺得害怕,但是他還有很多放心不下的東西,其中就包括pon。

“其實他已經回來曼谷,我們也相遇了......他沒有怪我,而且我們現在已經在一起了。”

“真的?”

“嗯,他現在在當獸醫,比較忙,下次我帶他來看你吧。”Pon撒了謊,他當然也知道院長想看到自己幸福。

“這樣實在是太好了,既然在一起了就要好好珍惜,不要再讓自己後悔了。”

 

Pon知道自己必須圓了這個謊,

這樣院長才能走得安心,

這也是自己為了院長最後能做的事,

但是bank不知道願不願意配合自己演戲。

 

“Bank,我能拜託你幫我做件事嗎?”

“怎麼呢?”Bank看他的樣子就知道這一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院長他......他住院了......醫生說他的時日不多了......”

“......”Bank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pon,只好拍拍pon的肩膀,而這個動作無疑讓pon不再顧慮勇敢開口。

“他是對我最重要的人,我也知道他一直記掛著我,所以我希望可以在他還在的時候讓他看到我幸福,我能拜託你幫我演一場戲嗎,就一場?”院長是個閱歷很多的人,也很了解自己,其實自己并沒有把握能在院長面前演戲而不被他揭穿,所以就打算演一次就夠了。

“演什麼戲?”

“我騙院長說我們在一起了,所以我希望你可以扮演我的戀人一起去看院長。”

“你知道我不會演戲,就不能找別人嗎?”

“這個是非你不可的,因為院長知道我從來都只喜歡你一個人,他也知道我一直在等你。”這是pon第一次向bank表白,其實pon原本是打算bank原諒自己之後才說的,就怕他不接受,但是現在不得不說。

“都過了那麼多年了,怎麼可能?”Bank才不相信pon的話,以前兩個人的確是喜歡對方的,但是都已經十年了,怎麼可能還愛?

“是真的,當然你不相信我也正常,畢竟我騙過你。但是自從我離開你之後我就沒有喜歡過任何人,因為我不配,一個辜負過別人的人不配得到別人的愛情。我也曾經想過是不是因為我覺得虧欠了你,想補償你,如果你可以原諒我的話,是不是我就可以重新愛上別人,我就可以越過這個坎向前走。但是自從重新再遇上你並且你願意讓我接近你之後,我想我就是喜歡你,就算你不接受我,我也會一直喜歡你。”對於自己來說bank就是這樣的存在,是自己最愛的人,這個是無論過了多久都不會改變的。

“......但是我不喜歡你。”

“我知道,我也沒有想過在我騙了你之後你還會繼續喜歡我,對我來說你能原諒我、不排斥我、讓我留在你的身邊就已經夠了。我知道讓你演戲是很為難你,但是我沒有其他辦法,我希望院長能走得安心,拜託你!”

“......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之後請你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Bank覺得從pon再次出現在自己面前開始自己平靜的生活都亂了,所以可以的話自己想回到以前只有自己和動物的生活。

 

Pon沒想到bank肯答應自己的條件竟然是這個,

這叫自己該如何選擇,

院長對自己來說很重要,

bank也很重要。

院長以後都沒有辦法再陪在自己身邊,

自己就只有bank了,

但是如果自己答應了bank的條件,

那麼就連留在bank身邊的資格都沒有了。

自己以為這段時間bank沒有再排斥自己就代表他已經開始慢慢地接受自己,

原來一切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bank可能只是覺得有個人在他身邊幫忙會比較方便,

但是沒有了自己對他來說也區別不大,

或者他不用再見到自己會更高興。

 

“......好,我接受這個條件,謝謝你幫我。”

院長是這個世界對自己最好的人,

如果能讓他安心那麼還是值得的,

反正自己這十年也在過著沒有bank的生活,

以後自己雖然不在他身邊,

但是起碼還能知道他的消息,

知道他過得好就足夠了。

 

等到bank休息的時候兩個人就去了醫院,

在病房門口pon牽起了bank的手。

“這樣會比較真一點,院長很精明的。”雖然是演戲,但是也是pon的私心,今天過後自己就不能再出現在bank的面前了。

“嗯,我明白。”Pon的手很冷,bank沒想到對人那麼熱心的人手會那麼冷,可能是他此刻的心情很沉重。

“院長。”

“Pon,你來啦。”

“我帶bank來看您。”

“您好,院長。”

“你好,好久不見,現在比以前成熟很多了。”

“嗯,畢竟都十年了。”十年前是院長告訴bank,pon沒有回孤兒院,雖然當時的bank并不相信,但是也因此沒有再去找pon。

“院長,你今天感覺怎麼樣了,看起來精神還不錯。”

“還好。”

“如果不舒服一定要和醫生說。”

“這個當然,我還想多見你幾次。”

“你不嫌煩的話我天天過來也可以,反正我早上都有空。”

“這倒不用,平時在孤兒院太吵了,很久都沒有這麼安靜過,你就不要來打攪我了。”其實是他不想pon看到自己不舒服的樣子,要不然pon又要擔心了。

“我煮了點東西給你吃,醫院的飯可能不合你胃口,我做的你應該會喜歡。”

“我又不挑食,你做什麼我都喜歡。我見你的點心看起來很不錯,你幫我把這個拿去給兒童病房58號床的那個小朋友,他很喜歡吃點心。他以前是我們孤兒院的,半年前被領養了,現在生病在住院,昨天剛好碰見他了。”

“嗯,我拿去給他。”院長真的什麼時候都記掛著大家。“Bank,你先在這裡陪陪院長,我一會兒就回來。”

“你去吧。”

 

院長等pon離開病房之後才和bank說話。

“Bank,聽說你是獸醫,工作很忙嗎?”

“挺忙的。”

“再忙也要休息,不要像我這樣因為工作而忽視了健康,划不來。”

“嗯,謝謝您的關心。”

“Bank,你沒有和pon在一起吧?”

十六安

凋零的栀子花

  又是一年平安夜,每间店铺都透着温馨的灯光,就连外面的墙壁上都挂着暖黄色的串灯,门口和窗下摆着礼物盒一样的装饰品。

    偌大的广场中心有一棵深绿色的松树,树上挂着灯球,小熊,糖果,贺卡……好多好多惹人喜欢的小玩意。

   树的周围摆满了礼物盒,礼物盒上推积着类似雪一样的白色粉末。可它不会融化,因为这里是不会下雪的曼谷…

   沈清安漫无目的的穿梭在人群中,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望着那笑容出了神。

   是第几年了呢?是第几个没有他的圣诞节了......

  又是一年平安夜,每间店铺都透着温馨的灯光,就连外面的墙壁上都挂着暖黄色的串灯,门口和窗下摆着礼物盒一样的装饰品。

    偌大的广场中心有一棵深绿色的松树,树上挂着灯球,小熊,糖果,贺卡……好多好多惹人喜欢的小玩意。

   树的周围摆满了礼物盒,礼物盒上推积着类似雪一样的白色粉末。可它不会融化,因为这里是不会下雪的曼谷…

   沈清安漫无目的的穿梭在人群中,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他望着那笑容出了神。

   是第几年了呢?是第几个没有他的圣诞节了呢?记不清了,只知道记忆中的那张脸越来越模糊了。

   不知是谁在人群中高喊了一声“顾青野”

   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时,好像脑海中某处尘封已久的记忆翻涌而出。

   沈清安急切的在人群中寻找名字的主人,口中弥喃着“顾青野”三个字。

   终于,他抓住了那人的胳膊。“顾…青野…”

   声音中夹杂着期待,震惊和难以相信。在等待的过程中沈清安抓着胳膊的手不断收紧,他渴望这是真的,却又清楚的知道这不可能是他的顾青野。

   “嗯?”男生轻声应下,缓缓转头。

   当男生的面容出现在沈清安的眼中的那一瞬间,他的梦碎了。一点都不像,除了名字,没有一处相像的地方。

   是阿!他早该发现的,他的顾青野怎会染这般惹眼的发色。

   他松开紧握着的手腕,苦涩的挤出一抹笑:“不好意思…认…认错人了。”

   “没事”男生摇摇头,随着同伴离开了。

   一滴泪划过嘴角,砸在地上,晕染出一朵不大不小的水花。所有的情绪都在这一瞬间迸发出来,泪水如决堤般涌出。

   明明知道不会是他,为什么还会止不住的期待?思念如同一只猛兽,在每一个没有他的夜晚吞噬着沈清安的,将他推入记忆的最深处无助的哭泣。

   他讨厌死这样的自己了,顾青野也一定嫌弃死这样爱哭的他了。

   不知过了多久,沈清安终于整理好心情,重新站起身向前走。

   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起,盛大的烟花绽放在空中,仿佛要将幸福的种子撒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足足响了十分钟,属于烟花的盛世才降下帷幕。但圣诞节才刚刚开始,街道上瞬间就又热闹了起来,人们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幸福。

   沈清安眨着红肿的眼睛,幻想着如果顾青野还在的话,他也一定会像现在的人们一样幸福开心,甚至更开心更幸福。

   因为,顾青野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沈清安的人,他怎么舍得沈清安受一点点委屈呢。

   可是,顾青野,现在你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好难过阿,不止现在,每一个没有你的日子里都好难过阿!

   忽然一只手搭在了沈清安的肩上,他愣了一下,缓缓转过头。

   “就知道你会在这里。”

   “不是说过圣诞节不必找我的吗。”

   “怕你不安全,想了想还是来了。”

   “下次不用再找来了,我想一个人待着”

   “知道了。”

    良久的沉默过后,来人再次开口:“还是忘不掉吗?关于他的一切。”

   “嗯”沈清安轻声应着,左手手指下意识的抚上右手的无名指,可那里早就没了那枚戒指,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沈清安勾了勾唇角,他忘了,那枚戒指已经被他做成项链戴在身上了。

    韩真羽将沈清安的动作都看在眼里,垂下头苦涩的笑了笑。当真是一点儿位置都不能腾给我阿。

   “走吧。”沈清安站直身子,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话是说给韩真羽听得,目光却从未落在韩真羽身上。

   “嗯,走吧。”

    既然已经知道结局了就没必要再等下去了。

次日

    沈清安怀中捧着一束洁白的栀子花,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顾青野的墓碑前。

沈清安蹲下身子,将手中的花束放下,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墓碑上刻的字。

    “顾青野,快十年了……你骗人,曼谷根本就不会下雪,即使是在圣诞节也不会。”

    声音中透露出隐忍的哽咽,可泪水还是浸湿了眼眶,滑落到脸颊上。

    沈清安擦掉眼泪,仰起头挤出了一个笑脸,视线落在了那张一寸照上。

    少年的嘴角轻勾,深邃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前方,额前散落着几缕碎发。

    这是二十岁的顾青野,是不爱笑却善良到极致的顾青野,是会无条件偏向沈清安的顾青野。

    “本不想哭的,可是在见到你的那一刻所有的委屈都涌了出来,阿野我好想你!

    我去见过顾爷爷了,他还从以前一样,自你走后身体日渐消瘦,听医生说没有好转的希望了。

    伯母总是明里暗里的示意我人要向前看,去接受新的人和事,我知道她就是想让我忘记你。

    可我做不到,我人生中的大半时光是同你一起过的,我做不到将有关你的回忆全部忘记,因为那样不仅抹除了你也抹除了我自己的存在。

    阿野,明年的圣诞节我想去一个有雪的城市,去弥补一下曼谷不会下雪的遗憾。

    阿野,再过几天颜依阿姐就要结婚了,对方是英泰混血,是颜依阿姐留学时认识的,他很好,很爱颜依阿姐,他的眼里仿佛只有颜依阿姐一个人。”

    沈清安顿了顿,靠在墓碑旁坐下。好似是想说的话都说完了,又好似想说的话有太多,不知道先说哪一个好。

    总之,良久的沉默后,沈清安从衣兜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他打开盒子。

    里面躺着一只小巧的兔子,兔子裂开嘴笑着,两颗门牙露在外面,傻呼呼的

  “还记得这枚胸针嘛?是你送给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不久前我找到了我送给你的那枚胸针。你藏的可真深,害我找了好久。

     阿野…阿野…阿野”

   “阿野!快看,我种的栀子花有花骨朵了!等它开花了,我就都送给你摆在房间里,好不好?”

   “好”

     顾青野揉了揉沈清安的头,宠溺地说。

   “对了,阿野你知道栀子花的花语是什么嘛?”沈清安眨着水灵灵的眼睛,询问中又带着些小骄傲。

   “不知道。”顾青野笑着摇摇头,顺着沈清安往下问:“是什么呢?”

   “就知道你不会知道,我种之前查过——是永恒的爱!”

     沈清安满脸写着我厉害吧,顾青野笑着点头附和,“嗯,厉害!”

   “什么阿?我还没问呢!”

   “问不问你都厉害”

   画面逐渐模糊,少年的身影也在逐渐变小直至被光影遮盖住。

    画面一转,是海浪的声音,篝火架在一旁,两个少年并肩坐在沙滩上。

    “清安,十八岁生日快乐!”顾青野从身后拿出一个精致的袋子,递到沈清安面前。

    沈清安高兴的接过袋子,脸上是难掩的喜悦:“谢谢阿野,我好喜欢啊!”

   “你还没看是什么呢,怎么就喜欢了?”

   “只要是阿野送的我都喜欢。”沈清安笑着靠在顾青野的肩膀上,装着礼物的袋子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仿佛是什么无价之宝一样。

    顾青野任由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手揽上他的肩。

    头顶是一片星河,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海,身边是此生最爱的人,似乎关于未来的一切都很美好。

          ——

    “孩子,醒醒,醒醒吧孩子。”

    一道沧桑却满是温柔的声音将不知何时睡着了的沈清安唤醒。

    “天色不早了孩子,该回家了。”

    大爷拄着拐杖,一脸和蔼的站在一旁。

    沈清安揉了揉眼睛,起身对大爷说:“不好意思,不小心睡着了。”

    “没事儿。”大爷依旧和蔼的站在一旁,看着欲要离开的沈清安问道:“孩子,我见你总来,是什么重要的人嘛?”

    沈清安的动作一顿,随后回道:“嗯,很重要,是我的爱人。”

   “快回去吧,天黑了不安全。”

   “嗯,大爷再见。”

    路边的风景渐渐地从单一的树木变成高楼大厦和霓虹的灯光,沈清安开着车在市内绕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在湄南河边停下。

    这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习惯,每年圣诞节过后沈清安总会不由自主的来到这边。

    大概是心里的执念太深,他始终没有办法释怀。

    沈清安下车站在岸边,夜晚的风有些刺骨的冷,混着海浪带来的潮湿感,浪花不停地拍打着沙滩,汹涌至极。

   “就是这里吧,阿野,坠落的时间里有没有想到我呢?有没有想过我将永远不能释怀?有没有想过我还在等你?”

    呼啸的风吹乱了沈清安打理过的头发,发丝划过脸颊带来酥酥麻麻的刺痛感。沈清安闭着双眼张开双臂,更直接的感受着迎面吹来的风,风中夹杂着淡淡的栀子花香。

    是错觉吗?海边怎么会有栀子花。

    沈清安缓缓睁开双眼,脚边多了一束精心包装过的栀子花。

    一个男生安静的站在他身旁,目视前方。

    沈清安盯着他看了好久,男生的眉眼与顾青野像极了,也仅仅只是眉眼间罢了。

    沈清安收回目光,轻轻地叹了口气,望向天边。

   “清安哥,十年了,该结束了。”

    男生率先开口,说的话和旁人都一样,她们都想让沈清安放下顾青野,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青澜,是伯母叫你来的吧。”沈清安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淡淡地笑着。

    顾青澜低头不语,默认了。

    “你知道嘛,阿野曾经跟我说过曼谷是会下雪的,在每年的圣诞节,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骗了我二十多年。

    那天,他说过让我在原地等着,他会回来接我的。才十年而已,曼谷都还没下雪呢,他会来接我的。”

    “清安哥……”

     顾青澜扭头看着沈清澜的侧脸,他看不清沈清安的情绪,但能感觉到,沈清安不想放下,他还在等,等曼谷下雪,等顾青野回来……

   “清澜,要照顾好伯母和顾爷爷啊,跟伯母说我有时间会去看她的。”

    沈清安擦掉眼角还未落下的泪,如释重负般的深呼吸了一下。

    顾青澜愣愣的点了点头,总感觉遗忘了什么,是什么呢?想不起来了。

  当他反应过来时,沈清安已经驱车走远了。

  那日之后,顾青澜好一阵都没有见过甚至是联系到沈清安,心底那抹担忧的情绪越来越清晰了。

   再次与沈清安取得联系是四个月之后,沈清安捧着一束栀子花出现在顾宅。

    沈清安左手捧着鲜花,右手提着一个精致的白色袋子,穿过庭院走到房前,房子的大门是敞开的,顾母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听到声音后,抬头看了过来,见到是沈清安后,立马放下手中的杂志,招呼沈清安坐。

   沈清安坐下后将手中的花束放在茶几上,又将手中的袋子递给顾母。

  “伯母,这是我出差时买来送给您的。”

   顾母接过袋子放在一旁,微笑着说:“听青澜说,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上你了,下次有什么事提前跟伯母说一声,你父母离开的早,我也一直拿你当亲生的,打声招呼的话,我总能安心一些。”

   “知道啦,伯母,这次走的急,公司那边又要求秘密培训,所以才没跟您说一声。”

   “清安,要不那边的工作就辞掉吧,回来家里帮你伯父打理公司。”

   沈清安咬着唇,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嗯,等我交接完工作,我就辞职。”

   顾母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你不会答应呢。”

   “怎么会不答应呢。”

   “清安,人总归是要往前走的,即使再依赖回忆,也不该永远把自己困在过去不会再兑现的承诺里。”

    顾母苦口婆心的劝着,十年了,刚开始她也走不出去,可是后来突然就想通了,逝者已逝,再怀念也回不去了。

    她明白沈清安只是转不过来那股劲,所以才会在回忆里越陷越深,可人不能总这样,压抑太久是会生病的。

   “走出来吧,为了自己也为了青野”

    沈清安微笑着点头,可眼里仍旧充满了悲伤。

   与顾母告别后,沈清安起身去了楼上。

   二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与其他的房间不同,房门依旧是十年前的款式,陈旧却没有一丁点的灰尘。

    “咔哒”

      门锁被转动,沈清安走进屋内轻轻地把门关上。

     熟悉的环境,屋内的一切都与十年前一样,就连桌面上摆件的朝向都未曾变过。

     木制的床头柜上摆着一瓶栀子花,沈清安走近,将原本的栀子花拿了出来,又把自己带来的栀子花换上。

    屋内充斥着栀子花的清香,仿佛一切都还是十年前,他也只是坐在房间里等着顾青野拿水果上来。

    沈清安盯着某处失了神,记忆飘回到了十年前——那天下着小雨,整个沈家弥漫着沉重和悲伤,沈清安坐在一旁,怀中抱着两个黑白相框,安静的听着大人们争吵。

    沈家是百年世家,沈清安一家代代单传,所以现在在场的所有人和沈清安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也几乎没有人愿意要一个累赘。

    虽然沈家很有钱,现在收留了沈清安就相当于掌权了整个沈氏,但是早在很久之前沈家的所有旁系都受过沈家祖上的救济,全都衣食无忧了。

    小小的沈清安将大人的话都听在心里,无非就是沈氏是挂在沈清安的名下的,就算现在能掌权以后也是要还回去的,再说这么大的孩子能不能养熟都是一个问题,谁都不想养一个白眼狼。

    泪水挤出眼眶,滴落在相框上,就如现在的他一般,弱小又无助。

    “都别吵了!”少年稚嫩又坚定的声音打破了这场争吵。

     顾青野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大厅内,“我们顾家养他!”

    “开什么玩笑,一个小孩子瞎说什么?叫你家大人来!”

    “就算我家大人来说的也是这番话!阿清由我们顾家养!”

    “去去去!小孩子凑什么热闹!”

      有人觉得顾青野是在捣乱,便起身走到顾青野身边推他出去。

    而顾青野不管不顾的挣脱开,跑到沈清安身边,牵起他的手对他说:“阿清别怕,以后我妈妈就是你妈妈,阿清才不是没人要的小孩子。”

     小孩子柔软的手指轻轻地划过沈清安的脸颊,带走了留在脸上还未干的眼泪。

    沈清安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顾青野问道:“真的嘛?”

    “当然,一会儿妈妈就来接我们了。”顾青野紧紧的握着沈清安的手,轻声的安慰着:“阿清不怕,我们马上就能回家了。”

    “小孩子说的话怎么能算数?”

    “别人家的孩子说话算不算数我不知道也管不着,但是我家阿野说的话绝对算数。”顾母穿着旗袍一步一步走近,语气里满是嘲讽:“一群大人连个孩子都不如,没有沈家你们能有今天这般的好日子过,狼心狗肺的东西,即使把孩子交给你们,也会被你们虐待的不成样子。”

    顾母不屑的撇了他们一眼,续而温柔的对着顾青野二人招手:“阿清阿野快过来,回家了。”

    “嗯。”顾青野应了一声,拉着沈清安跑了过去。

    顾母现在二人中间,一手牵一个欲转身离开,临走时还不忘放出话:“你们都可以走了,后续的事情我会处理,以后若是再想踏进沈家的门可就难了。”

          ——

    那年沈清安七岁,他还记得那时小小的他怕极了,是同样小小的顾青野如阳光一般闯进他的视线,努力的安慰着他。

   两只稚嫩的手紧握在一起,那一刻沈清安突然就不怕了,他不要跟亲戚走,他想一直待在顾青野身边。

   最后他跟着顾母去到了顾家,两家离得并不远,可顾母还是坚持抱着沈清安。到家里顾母抱着他坐在沙发上,温柔的说:“阿清以后这里也是你的家,你不想叫妈妈呢就还叫伯母,阿野就是你的哥哥,因为他比你要更早成为伯母的孩子,知道嘛,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等伯父回来了我们一起去把你的东西拿过来”  

    沈清安看了看顾母又看了看顾青野,最后重重的点头。

   自那以后,他便和顾青野形影不离了。

   栀子花其实是沈清安喜欢的花,是他偏要把自己亲手种的栀子花送给顾青野,后来顾青野也喜欢上了栀子花。

   那束代表着永恒的爱的栀子花最终还是腐烂了,在曾经最显眼的地方。

        ——

   良久,沈清安才回过神,他起身理好坐过的地方,又把换下来的栀子花拿在手里,向门外走去。

    屋内的一切都没有变过,就好似不曾有人来过一般,只是床边摆着的那束栀子花更鲜艳了。

    人都是依赖记忆存活的,依赖记忆而不是困在回忆里。

    沈清安都知道,十年了,这些话他听了无数遍,可他到底该怎么走出来,没有人能告诉他,他只能困在回忆里一遍又一遍的尝试。

   或许等他在今年的圣诞节看到那场晚了十年的雪,执念就会消失了吧。

   在每一个等待圣诞节的日子里,沈清安都会在院子里种上一颗栀子花。十年里,花开又花落,再也没有人会把他种的栀子花当成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摆在房间里,即使凋零了也舍不得换。

     他也还会时常怀念过去,还会记起那日夕阳下的那个欲落未落的吻,想起自己那句没能说出口的告白,或许在两个人的心中彼此早就成了不了替换的一部分,但那层没有被捅破的窗户纸终究成为了遗憾。

    如果当时再勇敢一点儿,现在就应该是以恋人的身份怀念他了,而不是只是一个暗恋者的身份。

    沈清安最终还是辞掉了工作,正式的将沈氏和顾氏融为了一体。

    在帮顾伯父处理好一些交接的工作后,沈清安便一直待在家里,打理着园内的栀子花。

    他总是会看着某处失神,恍惚间好像回到了过去,那时无忧无虑,从来都没想过以后会怎样,也不会担忧现在,因为有顾青野在,所以以后会发生什么都变得不重要了。

    临近圣诞节,沈清安提前买好了飞机票,收拾好行李,在与顾母告别后踏上了看雪的旅程。

   “各位旅客请注意,本次由泰国曼谷飞往中国北京的航班即将到达,请大家带好自己的物品,准备下机,本机所有乘员在这里预祝大家旅途愉快!”

   飞机落地时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沈清安拉着行李箱走出机场。

   一片小小的雪花落在他的肩膀处,紧接着是成千上万片雪花,沈清安伸手去接落下的雪花,人体的温度导致雪花刚落在手里就融化了。

   “是雪,阿野。”

蜘蛛网中的兔子

Little Finger

  


現實向腦洞:)

清清清清清清水BankPon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作品


內容抨擊到其他人,但一點關係也沒有。

純粹是我就想加鹽添醋一些Moment而已~

想寫小甜文 但最近太忙只好大家吃短文解渴~!!!

希望大家喜歡~:)


度日如年


為了參加弟弟的生日會,身為隊長的人不得不將外觀打理好。

當然,比起往常在梳洗時花的時間更多的Bank被要接送的Bonus手機轟炸!


「 你是要弄多久?我還要去領蛋糕 」

「 好了好了~我要下去了 ......

  



現實向腦洞:)

清清清清清清水BankPon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作品




內容抨擊到其他人,但一點關係也沒有。

純粹是我就想加鹽添醋一些Moment而已~

想寫小甜文 但最近太忙只好大家吃短文解渴~!!!

希望大家喜歡~:)











度日如年




為了參加弟弟的生日會,身為隊長的人不得不將外觀打理好。

當然,比起往常在梳洗時花的時間更多的Bank被要接送的Bonus手機轟炸!



「 你是要弄多久?我還要去領蛋糕 」

「 好了好了~我要下去了 」

「 三分鐘後沒看到人我要離開了... 」



Bank無法解釋今天為何如此的花時間梳洗,但答案很簡單...

他已經太久沒見到Pon,已經很久沒在公開場合看見pon了。

說是多久他細算不了時間就是覺得很久很久,老是只能透過訊息或是大家的消息...

活像著異國戀情,度日如年時間總是湊不上



「 真是受夠了你,等下上台別太明顯 」

「 嗯 」



雖然說是隊長,但老是得裝著沈穩。實際上Bonus比自己還像隊長。

自己明明也是個愛起鬨愛鬧的人,卻因為某些原因無法放開自己或是展現自己些什麼...



「 就這麼期待?多久沒見了 」

「 我也不知道... 」



被問到自己也不清楚到底過了多久。

看著窗外的大樓景色覺得自己多沒渺小,周圍總是種種困難壓著喘不過氣,

不能說不願意或是討厭這個團體或生活而是覺得自己不能完全被解放或放開,

明明有個懂自己的人卻不在身邊的感覺就是覺得有那麼點空虛難受...



- - 



背景音樂是The Moment的主題曲,

用自己名義第一次發的歌曲也屬於我們兩個人的歌曲,一首意義重大的歌曲。



拿著麥克風唱著熟悉的歌,嘴角卻上揚的不像話...

眼神多想專注另一個人卻又無法太過於的明目張膽,輕輕的地上了麥克風。



喜歡看他看他唱歌時的表情,

更喜歡他唱著自己的歌,像是在訴說我們的故事。



眼神總是離不開,就像想將人看穿似的用力著眼神看著....




- - 



「 Pon~等等吃飯時跟我聊聊最近如何~ 」

結束活動後台整理時就先是聽見了Bonus的邀約,說什麼時間怎麼也不能被搶走。



人數一但眾多要搶位置很難,腳步跟在Pon的身後很近很近。

遇見空擋就這麼自然地坐了進去,Bonus在身邊站了很久要自己起身,怎樣也不能讓開這個位置。



「 左撇子坐在一起才方便! 」

「 ……也太明顯 」Bonus像是聽到無言的藉口默默地離去...



不怎麼經大腦的回答忽然想要大笑,與隔壁的心上人咬上了耳朵。

但又不能被竊聽到自己說的小情話...



「 P’Bonus想要跟你說話? 」

「 嗯 」

「 但我跟他說我左撇子,我要跟你坐一起才可以 」

「 …你… 」

「 然後我才想起來P’Bonus也是左撇子 」

「 笨蛋 」



心急,擠出來的藉口都像是理所當然。

就像你也同意著我這無理取鬧的理所當然,笑得多甜。

果然,坐在身邊就能輕易地說著敲敲話輕易的交換自己的心情跟想法...



Baz默默地坐到了自己面前,看著Pon伸手要握手打招呼有那麼心跳落拍子...



「 正式的打個招呼,你好 」

「 P’Pon你好… 」

「 這個隊長很不像個隊長對吧? 」

「 不會,他一直很照顧我... 」



Pon手收回到了大腿上,像是不是很滿意Baz這個回答似的...

不經意的用著自己的右手勾了勾他的小指,只有在你面前才不像個隊長。

像是懂得自己心聲似的回勾了自己的小指。



只有我們之間才知道勾勾小指的意義到底有多大...





- - 





「 走了 」

「 Khun Pon,送我回家吧! 」

「 又來,什麼時候考駕照啊?Khun Bank 」



拿著包包又跟上了腳步,自然地坐上了車熟悉的開著音響跟冷氣。



車內很安靜,只有音樂聲。

彼此分享喜歡的團體音樂聲音,到現在才在歌單當中換不下來。



車上還有著自己硬是放在車上的蜘蛛人公仔,

滿意地笑了笑開心地閉上眼睛,為了不讓自己直盯著對方讓對方害羞。




「 Bank,到了! 」

「 …嗯!要上來嗎? 」



他搖了搖頭,說著明天有工作得早起。



「 好吧... 」伸手拉起他放在方向盤上的手「 那借我三分鐘 」



將他抱進了自己懷裡,Pon的頭就這麼剛剛好的卡在自己肩窩。



「 我真的好想你。 」

「 嗯 」

「 真的不上來嗎? 」




狡猾的用小指勾著小指...






「 早上叫我起床... 」

「 嗯! 」





勾小指的約定,意義重大的小動作。

但在內心裡另個聲音告訴自己,因為這樣永遠不要記得考駕照。











- - END- -  


















蜘蛛网中的兔子

Season

歪愛延伸腦洞:)

清清清清清清水SandeePhai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作品


SandeePhai小短文。

季節性小短篇~至於為何又是SandeePhai純粹我喜歡(笑)

長篇請接受慢家等待:)希望大家喜歡~


泰國不怎麼分四季,總括大概就是分上三個類別。


有人問Phai喜歡哪個季節,結果他坐在討論桌上進入了思考模式,

然後露出了讓人尋味的幸福表情...如果可以詢問的朋友很想知道,到底為何?

我不過就是問了問課堂上要討論的季節問題,他咋進入了半神遊狀態?


 - - ......


歪愛延伸腦洞:)

清清清清清清水SandeePhai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作品




SandeePhai小短文。

季節性小短篇~至於為何又是SandeePhai純粹我喜歡(笑)

長篇請接受慢家等待:)希望大家喜歡~










泰國不怎麼分四季,總括大概就是分上三個類別。



有人問Phai喜歡哪個季節,結果他坐在討論桌上進入了思考模式,

然後露出了讓人尋味的幸福表情...如果可以詢問的朋友很想知道,到底為何?

我不過就是問了問課堂上要討論的季節問題,他咋進入了半神遊狀態?




 - - -




涼季



早上總是在出門前會猶豫半天要不要將外套塞進包包裡面,

Phai最後都會因為那幾秒的猶豫而奔跑的下樓。



看著Phai慌張奔跑下來的Sandee總會笑著說著



「 又不急,你小心摔倒 」

「 你看看你,Phai,頭髮亂成這樣... 」



就會伸出他先長的手,整理Phai的髮絲,

Phai似乎很享受這個瞬間,距離很近像是被擁抱的距離,太陽與Sandee身上的味道。

距離很近可以偷偷看著Sandee的眼睛,Sandee卻認真整理自己頭髮的神情。



可能因為過度喜歡這個瞬間,Phai總會在這個季節時出門時猶豫個幾幾秒甚至幾分鐘。





這個季節只要太陽下山,傍晚過後風吹起來就有些許的涼。

並肩走著雖然有旁邊的人的溫度卻還是會不小心地打起冷顫。



「 外套穿著吧... 」

「 嗯... 」



就因為在身邊,只要Phai有那麼一點點顫抖Sandee就會發現。

Sandee會在Phai第二次顫抖之前,將自己的外套蓋在Phai的肩上,要他穿上。



撲鼻而來就會都是Sandee身上的味道和溫度。

Phai穿起衣服的瞬間都會偷偷地笑著,心情總會跟著好起來...



「 Sandee不冷嗎? 」

「 不會 」



這個季節的Sandee總會比較主動,他會在Phai問著冷不冷的瞬間牽起Phai的手。

Phai知道Sandee或許比自己還要不耐冷,修長的指尖總是冰冰冷冷的,

但Phai總喜歡Sandee冰冷的手指漸漸的被自己體溫弄暖的過程畢竟只有自己能扣住這隻手。



這樣想好像,Phai可能比較喜歡涼季?



至少這個瞬間,他這麼想。









熱季



代表泰國的夏天,就是炙熱的太陽。

Phai其實不大喜歡稱為夏天的熱季,高溫總會剝奪體力和耐心。



甚至不怎麼麼吃醋的Phai其實很不喜歡在這個季節跟著大家一起去海邊玩耍,

理由很簡單,他討厭這個季節Sandee跟大家去海邊玩耍時都會帶起太陽眼鏡。

本身五官挺拔,戴上眼鏡更能顯著著Sandee的輪廓,更加的招蜂引蝶?

哪怕是一群人玩再一起總會有人走到Sandee身邊要電話或是搭話。



Phai會再發現自己正在吃醋時離開了熱鬧的人群,走在沙灘上或是一個人坐在豔陽下做日光浴。

他一直認為平時的理所當然好像一但氣溫高漲他就會失去冷靜和耐心,

無法像平常面對這些無所謂甚至不大重要的“蝴蝶們”



「 會曬昏的,Phai 」



隨著聲音,就會是一隻大手將帽子扣上Phai的頭,然後再Phai的身邊坐下。

隨之而來的就會是轉水瓶的聲音跟遞上水的動作,一直以來都是。



「 Phai討厭夏天… 」

「 為什麼?但我挺喜歡的 」



Sandee總會看透Phai的想法,他都會輕描淡寫的說著「 鬧脾氣的Phai很可愛啊... 」

明明知道Sandee會怎麼回答,他卻依然會因為這一句話語而變得開心。



「 這個,不要戴了... 」



不能被看透自己的害羞與開心,Phai會伸手奪下Sandee的太陽眼鏡然後自己戴上。



「 嗯,但這樣就看不清楚Phai的表情了 」

「 …嗷… 」




好像,高溫的季節也沒啥不好。









雨季



Phai的記憶當中雨季有個特別的回憶。



他其實不大記得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情,Phai只記得他存了一陣子的錢買了雙新鞋。

跟著大家說要出去玩,回程自己說要繞去買筆記本結果從文具行出來下起大雨,

結果沒帶上傘的Phai想到得回家跟家人吃飯心急的想淋雨回家沒想到新鞋摩擦腳流起血來...



Sandee就從面前拿著傘跑到Phai面前「 Phai! 」

「 你會感冒的 」



明明就在跟大家解散時跟Sandee說了掰掰卻發現他拿著傘奔向自己,

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的心動,只是當時不確定這個感覺叫做心動。



「 Sandee…你怎麼會在這 」

「 我剛剛要上車時想起你沒帶傘,新聞說會下雨就繞回來看看,果然你還在這 」

「 走吧,我送你回去 」

「 嗯 」



容易感冒的季節,Phai腦中記憶當中只有跑向自己的Sandee



「 Phai你腳怎麼了嗎? 」

「 摩腳破皮了... 」

「 你怎麼不早說,我去買創可貼... 」



Phai想起Sandee有點生氣的臉,當時都不覺得那個嚴肅的語氣是生氣。

現在想想好像在好久好久以前開始就裝滿了和Sandee的回憶。



好像也沒有特別不喜歡這個季節。



- - -





“ Phai~所以你到底喜歡哪個季節 ”

「 都喜歡 」

“ 你想了這麼久這個答案會不會太敷衍? ”



小組討論的最終結局,收到了Phai的回答沒有太大的結論就匆匆的解散。

因為小組中心的Phai滿心回憶的踏上了放學路上。




「 Phai,這裡!」



外面下著小雨,

Sandee向Phai招了招手一手撐起傘,Phai小跑步的奔進了傘下。



Phai沒有說出喜歡的理由每個季節都充滿著美好的回憶,

不管是什麼季節只要每天都平凡安靜的能與Sandee渡過,他都喜歡。
















sky

mirror

29


當bank和pon趕到醫院的時候,

bank姐姐的未婚夫就守在急救室的門口,

而急救室的燈還沒有熄滅。


“她怎麼樣了?”Pon知道bank不會主動開口問,只好由他來問。

“醫生說她傷勢很重,可能要進行好幾個小時的手術。”

“嗯,我明白了,謝謝你通知我。”

“我想讓n’bank來就只能通過你了。N’bank,初次見面,我是你姐姐的未婚夫,我叫max。我知道你暫時還沒有原諒你的姐姐,我也不知道她可不可以平安地從裡面出來,如果可以的話請你收下這張支票。這個她一直放在包包裡,想著什麼時候你願意收下就可以立刻給你。”

“我不會收的,有什麼事還是等她出......

29

 

當bank和pon趕到醫院的時候,

bank姐姐的未婚夫就守在急救室的門口,

而急救室的燈還沒有熄滅。

 

“她怎麼樣了?”Pon知道bank不會主動開口問,只好由他來問。

“醫生說她傷勢很重,可能要進行好幾個小時的手術。”

“嗯,我明白了,謝謝你通知我。”

“我想讓n’bank來就只能通過你了。N’bank,初次見面,我是你姐姐的未婚夫,我叫max。我知道你暫時還沒有原諒你的姐姐,我也不知道她可不可以平安地從裡面出來,如果可以的話請你收下這張支票。這個她一直放在包包裡,想著什麼時候你願意收下就可以立刻給你。”

“我不會收的,有什麼事還是等她出來吧。”

“Max先生,我相信她一定會沒事的,她一定記得自己還有事情沒有完成,她會拼命留住她自己的性命,然後親手完成她想要做的事情。”Pon不想看到他們這樣僵持下去,他看得出bank也是擔心的,也是希望他的姐姐可以好好地活下去,所以他不會現在就收下這張支票。

 

之後三個人一直等待手術的結束,

中間pon貼心地去買了一點喝的,

雖然他也想買點吃的,

bank還沒有吃晚飯了,

但是這個時候他們應該都沒有心情。

 

急診室的燈終於熄滅了。

“醫生,她怎麼樣了?”Max第一時間衝了上去。

“手術很成功,但是病人還沒有脫離危險,我們現在已經把她送去重症監護室,如果等到明天麻醉藥過後她可以醒來的話就暫時算是沒有生命危險了,你們一會兒可以跟著護士上去看她。”醫生這麼說就代表她還很危險。

“好的,麻煩醫生了。”

“Max先生,你上去看她吧。Bank,你要上去嗎?”

“嗯,你先去寵物醫院接blue回家吧,那邊應該要關門了。”Bank並沒有忘記當初他們急著趕過來而暫時放在寵物醫院的blue。

“好,我接完blue再回來。”Bank果然是關心動物更多,只不過他願意來已經很好了。

 

之後max和bank都在重症監護室外面看著,

max有時候會通過喇叭向病房裡面的未婚妻喊話,

而bank則什麼都沒說。

 

這幾天bank都把自己弄得很忙,

所以也沒有時間想姐姐的事,

但是這個時候似乎不能不面對,

更何況她現在躺在裡面也不知道能不能過得了這一關。

 

Bank一直都覺得自己的親緣很淡薄,

父母不怎麼關心自己,

但是又不知道當初為什麼要搶自己的監護權,

搶到了的人也沒有珍惜,

再婚了就沒有再管自己了。

 

而曾經唯一關心自己的姐姐先是離家出走留下自己在那個沒有感情的家中,

然後突然之間出現希望自己可以原諒她,

自己掙扎了很久終於還是決定放下曾經的怨恨,

結果姐姐拿了錢就又拋下自己了,

自己最終還是一個人生活。

現在姐姐又出現了,

說要還自己錢,

又說她自己曾經經歷的一切,

搞得好像自己才是那個壞人。

 

不一會兒pon就又回來了。

“你們吃點東西吧,你們都沒吃晚飯。”Pon還買了點麵包。

“謝謝你,n’pon,不過我真的沒有胃口。”

“Bank?”

“我們出去吃吧。”

 

之後bank就和pon一起離開病房去到走廊吃麵包。

“Bank,如果她不會再醒來了,你會收下她的支票嗎?”

“我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

“你連她最後的心願也不願意完成嗎?”

“那些錢並沒有意義。”

“我知道你在乎的是她對你的感情,但是那些錢也是她對你的補償,也是感情的一部分,只是具象化了。”

“我和她的事情不需要你來插手。”在bank還沒有想清楚之前他不想聽pon再說這個,他不想自己受pon的影響。

“嗯,我明白。”自己還是太多嘴了,但是自己真的不想看到bank以後會後悔。

 

這樣一等就到早上了,

三個人誰也沒有睡,

一直注意著病房的情況,

還好沒有出什麼狀況,

到了中午bank的姐姐就醒來了。

醫生觀察過她的反應,

一切算是正常,

雖然傷得很重,

但是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

不過可能要躺在床上很久,

至於後續會怎麼樣也只能看之後的恢復情況。

 

“Bank,你去看看她吧。”

“嗯。”Bank沒有拒絕。“你.....”Bank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對......不......起......”Bank的姐姐掙扎著,雖然帶著氧氣罩,但是可以看到bank她也很高興,當然唯一能說的就只有對不起了。

“你安心養病吧。”Bank其實是有一些觸動的,只是說要原諒可能做不到。

“支......票......收......”

“你再休息下吧,後面的事我會辦好的,不要擔心。”Max怕她想太多安不下心來養病,所以也向她保證會幫她完成她想做的事。

“嗯......”Bank的姐姐雖然醒了,但是身體的機能根本維持不了太長時間的清醒狀態,很快又睡著了。

“N’bank,支票你暫時不想收也沒有關係,希望你可以多來看看她,讓她可以少一些擔心,好好養病。本來我已經求婚成功了,但是她說欠了你的,她想還,她不能只顧著自己幸福。當然現在這種情況是暫時不能結婚了,不過我會一直照顧她的。你們都累了,回去吧。”他也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和她的弟弟之間的情況太複雜了,自己想幫也很難幫到什麼,只是希望可以盡量緩和他們之間的關係,起碼能勸得了n’bank收下支票。

“嗯,那我走了。”知道她沒事就夠了,自己在這裡也不能做些什麼。

“你也不要太辛苦,你還要照顧她。”

“嗯,我會的,麻煩你了,n’pon。”

 

之後兩個人回到了bank的家,

因為bank一整個晚上都沒有回家,

所以兔子們很擔心,

一看到bank回來就迎了上去,

bank安撫了它們一下就開始為它們準備吃的。

 

“這個我來就行了,你整個晚上都沒有睡,現在好好休息一下吧。”Pon不想看到bank那麼累。

“你不是一樣沒睡嗎?”

“我沒事的,你忘了我的職業是調酒師嗎,我本身就習慣晚上不睡覺。”Pon沒有想到bank也會關心自己。

“對啊,我忘記了,那你做吧,做好了就回家吧,你晚上還要上班。”

“嗯,你去睡吧。”

 

之後bank進房間了,

而pon一直在忙碌著,

做完也沒有回家,

反正在這裡自己會更安心,

或者bank這個時候也是需要自己的。

 

“Bank,你醒了。”Bank睡了很久終於醒了。

“嗯,你還沒走?”

“差不多了,我還要回家一趟去看看blue,然後才上班。晚飯我已經做好了,你一會兒熱一熱就能吃了。”Pon一如既往地把東西都準備好。

“嗯,行了,我會吃的。”

“那就好,既然現在她沒有生命危險,那麼你再慢慢想清楚吧。”

“嗯。”

 

其實剛才bank一直都是半夢半醒的,

做的夢也和姐姐有關,

有開心的,

也有難過的,

還有自己想象中她全身是血地躺在路邊。

口中還說著“對不起”。

或者她真的在乎自己吧,

至少現在的確是,

怎麼她和pon都說要補償自己,

自己看著就這麼可憐嗎?

或者在很多人眼中自己也是可憐的吧,

但是或者自己也是幸運的,

一早就將感情置之度外,

如果不是的話今天自己也會好像她的未婚夫一樣擔心地要死,

好像她一不在了就會立即崩潰一樣。

但是究竟是有感情的,

其實好像pon一樣幸福,

還是好像自己一樣沒有感情、只有自己和動物的世界幸福?

自己也不懂。

 

之後幾天bank的姐姐情況好轉,

可以轉入普通病房了,

pon也帶著bank去看她,

pon是想bank應該不會自己一個人去看她,

兩個人去會好點。

 

“P’pin,你今天感覺怎麼樣了?”這個當然是pon開口問的。

“好很多了,不過就還有些痛,謝謝關心。N’bank,你來啦。”Pin其實覺得很痛,但是看到n’bank來看自己就感覺好多了,看來他還是關心自己的,果然那天醒過來的時候看到的不是假象。

“嗯。”

“你能來看我,我很開心。我已經沒什麼事了,你不用擔心。”Pin覺得這次受重傷真的是值了,因為能換來n’bank的關心,看來還是有機會會原諒自己的。

“沒事就好......你下次小心點。”

“對啊,p’pin你要好好休息,這樣以後才能做漂亮的新娘子。”

“可能到時候要坐輪椅了。”

“坐輪椅也沒有關係,無論你變成什麼樣,我都娶你。”Max知道pin總是有那麼一點自卑,

畢竟她是自己的助理,又覺得自己不應該得到幸福,所以總是說些自嘲的話。

“你怎麼越來越肉麻,n’bank和n’pon都在。”Pin不想在n’bank的面前表現得自己很幸福的樣子,因為自己不配。

“嗯,我收斂一下。我出去安排一下工作,你們幫我看著她。”

 

之後一直都是pon在和pin說話,

bank一句話都不說,

他現在的心情還很複雜,

他理不出頭緒,

只好憑著本能該怎麼做就怎麼做。

 

Pon大概也能看出bank的心思,

他現在應該很矛盾,

既想原諒或者對他的姐姐減少怨恨,

但是又過不了自己那關,

自己看著也覺得難受,

希望他可以快點走出這個困境,

這樣他自己也可以得到治愈。


蜘蛛网中的兔子

Magici Spell

  


歪愛延伸腦洞:)

清清清清清清水SandeePhai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作品


SandeePhai萬聖節的小短文。

就是我的想像,想寫的想像而已哈哈哈哈哈哈

但家就看看開心就好:)


相簿裡的是學生時代的回憶

善良的Phai裝扮著擁有黑魔法的魔法師,

Sandee擁有者俊俏的臉龐卻是害人的野獸鬼怪。


在沙發上翻著相簿的Sandee回憶著所謂的酸甜回憶,

在後台當中只屬於兩個人的秘密對話,

似有似無的試探和只有屬於兩個人的眼神傳遞。


想起來,則是能帶上甜甜的笑容。......


  


歪愛延伸腦洞:)

清清清清清清水SandeePhai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作品




SandeePhai萬聖節的小短文。

就是我的想像,想寫的想像而已哈哈哈哈哈哈

但家就看看開心就好:)










相簿裡的是學生時代的回憶

善良的Phai裝扮著擁有黑魔法的魔法師,

Sandee擁有者俊俏的臉龐卻是害人的野獸鬼怪。



在沙發上翻著相簿的Sandee回憶著所謂的酸甜回憶,

在後台當中只屬於兩個人的秘密對話,

似有似無的試探和只有屬於兩個人的眼神傳遞。


想起來,則是能帶上甜甜的笑容。



 - - -



國外盛傳的萬聖節日,

給糖就不搗蛋的不成文規矩。



Phai昨天說著今天得跟公司的人一起度過萬聖派對,

Sandee本身對這種東西沒什麼太大的興趣,結束了工作回到家想起了Phai學生時期的裝扮。

就這麼翻出了相簿坐在沙發上當作是今日萬聖節自己的回憶派對。



小小的臉龐帶著有些巨大的魔法帽,一手抓著魔法杖一手摸著魔法帽。

照片裡的Phai跟著一群好朋友拍著照視線卻不在相機鏡頭,

Sandee想想,想起來Phai的視線是自己站的位置,就又露出那不大值錢的笑容。



手機劃破了不值切的笑與回億跑馬燈。

看也不看的接起手機,以為是公司來的緊急事件,卻在第一聲呼喊又換回了那溫柔的語氣。



「  Sandee… 」

「 怎麼了? 」

「 你...到家了嗎? 」

「 到家了 」



話筒傳來的只有Phai的呼吸聲還有吵雜的背景音樂。

Sandee知道就是Phai不習慣那些華麗的音樂派對正在外頭喘氣,又找不到人說話。


一舉一動連話都不用說就用呼吸聲推測著Pahi的所有行動



「 …Sandee 」

「 嗯? 」



回應後話筒另一方沒有任何回答只有那輕輕的呼吸聲伴著有些遠的音樂節奏,Sandee想了想開了口。



「 進去吧,外頭會著涼的。 」

「 嗯... 」



Phai有點小小失落的掛了電話,他有點後悔自己一個人跟著公司的人出來玩。

大家都喜歡這種特別的節日做特別的打扮聽著歡樂的音樂喝著小酒狂歡,

自己為了社會關係難得出來跟大家玩卻有那麼一點點的背叛感,把Sandee一個人落在家裡。

想是個魔法師把不聽話的魔獸關在牢裡...



不情願的腳步走回了同事們的周圍,伸手拿起了不大喜歡的小酒。

知道自己不能多喝但是又想要藉由些什麼解發這麼一點點的鬱悶感受,

Phai還是克制著自己不讓自己喝醉,控制著酒精量。



- - -



Phai其實最不喜歡這種時候,聚會時開心但他討厭跟大家分開的時候。

學生時代他沒這麼想過,因為離開時Sandee總是會陪著他的腳步跟著他回家。

現在跟大家說了掰掰轉身卻沒有人陪著自己回家,他討厭這個瞬間。



離開了店裡的大門,路上還是有著想狂歡過夜的年輕人。

穿著著五顏六色奇怪的造型甚至是一些來自不同國度的鬼怪造型或是卡通人物,

明明一個人不是什麼太大的事情,Phai總就覺得今天酒精像是灌滿他的感性。

好像沒什麼事情卻又有點委屈...他有點想現在就見到那個總是跟大家掰掰後回頭會看見的人。



抓緊了手機又撥通了電話...


電話鈴聲似乎沒有響的很久馬上就被接通,委屈著自己的整顆心臟,

卻在通話的瞬間只喊出那一句...「 Sandee… 」



「 怎麼了? 」



委屈的情感被酒精襲擊,沒由來的一股的想哭,沒握著手機的手不爭氣的握緊了手中的東西。

善解人意善良的天使Phai,今天好像有點低落卻又不願讓話筒另一方的人發現他的異狀。



” 不給糖就搗蛋 “



Phai的肩膀被拍了拍,這節日的搭訕台詞真的都是如出一徹。

但現在的Phai一點也不想面對所有人,他只想快點回到家。



「 …對..對不起,我有約了... 」



想好了打發的台詞轉身正想推開搭訕的人,卻在轉身的瞬間讓委屈化解。




「 魔法師施了魔法找我過來竟然約了別人? 」




Phai總是能在轉身時看見等他的人,今天也是。

明明沒有跟他有任何約定,他今天依然在轉身後看見他的身影。



今天的酒精沒有讓Phai喝醉,就是委屈讓自己醉了。

在大庭廣眾下主動的窩進了Sandee的胸膛,用著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說著「 我好想你 」

在懷裡冷靜了幾秒,他才發現自己好像有點失態害羞的說著



「 我才沒有施魔法... 」

「 是嗎? 」



Sandee拉了拉Phai的斗篷帽子讓他蓋住了整個眼睛。



「 可能只有我能聽見的咒語 」

「 “ 我好想你 ”不就是魔法咒嗎? 」



Phai揮了揮手上的魔法棒,否認著自己說過這種話...



「 回家吧! 」



Sandee牽起那個抓著魔法棒的小手,踏入了回家的路上。




- - -



Sandee聽見的魔法不過就是Phai的呼吸還有喊著自己名字的異常。


他不會告訴Phai,

他很喜歡很喜歡Phai喊著自己的名字。

熟習著所有Phai喊著自己名字的情緒。



只要輕輕的一句“ Sandee ”,他便可以了解Phai到底想說些什麼。




至於魔法咒語的“ 我好想你 ”

不過就是今天萬聖節他的戰利品。















sky

mirror

28


當分享交流會結束之後bank第一時間就離開了,

pon只好跟著他也一起離開,

只是因為愧疚一直跟在bank的身後,

並沒有和他並肩而行。


Bank當然也知道pon跟在自己身後,

自己現在不想和他說話,

明明他說過不會再幫自己的姐姐,

結果還是欺騙了自己。

可能是知道了姐姐的遭遇同情她吧,

他向來是個爛好人,

這是他會做出來的事情,

但是自己也惱怒他為此而再次欺騙自己。


“好了,跟到這裡就夠了。”舉辦活動的地方離bank的家挺近的,所以走一走就到家了。

“你還沒有吃飯,我現在來做吧。”

“不用了,我會做飯。”......

28

 

當分享交流會結束之後bank第一時間就離開了,

pon只好跟著他也一起離開,

只是因為愧疚一直跟在bank的身後,

並沒有和他並肩而行。

 

Bank當然也知道pon跟在自己身後,

自己現在不想和他說話,

明明他說過不會再幫自己的姐姐,

結果還是欺騙了自己。

可能是知道了姐姐的遭遇同情她吧,

他向來是個爛好人,

這是他會做出來的事情,

但是自己也惱怒他為此而再次欺騙自己。

 

“好了,跟到這裡就夠了。”舉辦活動的地方離bank的家挺近的,所以走一走就到家了。

“你還沒有吃飯,我現在來做吧。”

“不用了,我會做飯。”

“我……”Bank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立即拒絕自己了,果然自己的做法惹惱了他。

“你們好像真的很喜歡幫我做決定。”

“這次我沒有想過要讓你原諒她,我只是想讓你知道關於她的全部事情,至於之後你要怎麼做都隨你。我想以前因為大家都覺得你是一個小孩子,所以總是幫你做決定,當然這也包括我,但是現在你都長大了,你怎麼選擇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連讓你原諒我也做不到,又怎麼奢求你會原諒你的姐姐。”他姐姐的心理醫生曾經說過,只有一個人自己願意接受治療才能有好的效果,如果那個人根本就不想自救,那麼誰也幫不了他。

“你知道就好,你回去吧。”

“嗯,那我先回家了。”

 

自己還是留點空間給bank吧,

自己這麼做他就只是讓自己先回去,

也沒有說以後都不見自己,

這已經是比較好的結果了,

只能明天再看看情況吧,

希望bank可以想通。

 

“很好,看來就用這套動作吧,不用改了。”Bouns幫bank設計好了動作,又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出來的效果已經很好了。

“那就好。”Bank終於放鬆了一點,自從決定參加比賽之後就一直很辛苦地在鍛煉和練習,雖然還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但是既然p’bouns說效果很好,那麼自己就能安心了。

“你那麼努力一定會有好的結果的,最重要的是到時候不要太緊張,一緊張動作就很容易變形,這樣這段時間所有的努力就會白費了。”

“嗯,你說的對,但是不緊張我覺得不太可能啊,畢竟我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比賽,我想我只可以盡量在比賽之前想辦法放鬆心情。”自己也知道緊張不好,但是這個比賽對自己和武館來說都很重要,一想到這個就壓力山大。

“其實我小時候第一次參加比賽的時候也是超緊張的,還好有kad一直在旁邊幫我打氣,說我那麼厲害一定沒有問題的,現在想起來我們以前的感情真的很好。”

“我想以後一定會越來越好的,只要找到適合現在你們的相處方式就行了。”

“嗯,我會盡力去找。今天就到這裡吧,我們來放鬆一下身體,雖然練習很重要,但是休息也同樣重要。”

 

Bouns開始想有什麼方式可以讓n’bank放鬆一些,

這個也是自己身為教練要做的,

一個優秀的教練除了給隊員技術上的指導之外,

對於他們心理層面的疏導也很重要,

要培養他們的抗壓能力,

這樣才能在比賽的時候有好的表現,

把訓練中的功力百分百地表現出來。

 

幾天之後bank收到了bouns要他明天晚上向酒吧請假的line,

他要帶bank去一個地方。

Bank想著可能是和比賽有關,

所以就按照bouns所說的去做,

第二天晚上bouns吃完晚飯就開車去接bank。

 

車一路開著,

bank慢慢地發現路上的景色有些熟悉。

“P’bouns,你想帶我去什麼地方?”

“去到你就知道了。”Bouns沒有正面回答bank,他知道n’bank應該或多或少猜到了自己要帶他去的地方。

 

果然去到現場bank就看到了以前一起跳舞的夥伴,

但因為bank已經很久沒有和他們一起跳舞,

所以舞團裡面有一些自己不認識的人,

而當初的夥伴也有一些沒有來,

就不知道是剛好沒空,

還是好像自己一樣已經退出了。

 

“Bank,很久不見了,你怎麼有空過來看我們的表演,你不是一直在忙你們武館的事嗎?”

“Potay,很久不見。之前是比較忙,但是現在武館的生意好了很多,所以有些時間。”

“那真的是太好了,當初你退出舞團我們都覺得很可惜,你可是在我們之間跳得最好的,連前輩們都經常稱讚你。但是自家的武館還是更重要的,我們都理解。這是你的朋友嗎?”

“嗯,他是我在酒吧打工的同事,p’bouns。”

“你好。”

“你好,p’bouns,歡迎你來看我們的演出。”

“P’bouns是DJ。”

“真的啊?那以後有空可以多些過來,或者我們會有合作的機會。”

“我不會跳舞了。”

“沒關係,我們有時候去表演也會和相熟的DJ合作,加強一下氛圍感,跳舞本來就很依賴音樂啊,和不同的人合作也會擦出不同的火花。對吧,bank?”

“嗯,p’bouns很厲害的,樂感很好。”

“沒有啦,我只是兼職DJ,不算很專業。”Bouns也是一如既往的謙虛。

“我們也不是什麼專業舞團,我們有學生也有上班族,就只是幾個熱愛舞蹈的人大家一起跳跳舞罷了。好了,我們要開始了,慢慢欣賞哦。Bank,有意見要提出來哦,不要吝嗇。”

“那麼久不見你一定進步不少了。”

“是嗎?我還是覺得和你差很遠啊,一會兒有機會一起跳。”Potay說完就去準備了,而bank和bouns也找了一個好的位置來欣賞。

 

Bank覺得自己真的很久沒有接觸舞蹈了,

其實一開始要放棄的時候也是很不捨的,

但是就好像potay所說的,

自家的武館怎麼樣都是最重要的,

跳舞只是自己的一個興趣,

自己的精力是要放在武館裡的,

這個是自己的責任。

 

Bouns好像都沒有看過n’bank有那麼放鬆的時候,

整個人的笑容都變得不一樣了,

可能是這裡可以讓他暫時放下自己身上的擔子,

變回屬於他這個年齡的感覺。

平時他的壓力真的很大,

一個人這樣苦苦地支撐著一個武館,

每天都會很累。

但是因為不想身邊的人擔心自己,

尤其是他媽媽,

他只能盡量地表現出自己最好的樣子,

可能只有半夜他一個人待在武館的時候才能完全脫下偽裝。

 

隨著舞蹈的進行越來越多的路人開始聚集圍觀,

還有時不時的掌聲,

現場的氛圍變得越來越熱鬧,

bank也開始跟著音樂打著拍子,

有時還扭動一下身子。

 

“N’bank,你也上去跳啊。”

“我已經很久沒有跳,跟不上的。”

“Bank,過來一起跳啊!”這時候剛好potay也喊著讓bank加入。

“去吧,我想看你跳。”Bouns真的很想看看n’bank跳舞,他想n’bank一定跳得比他們好。

“……那我去吧。”

 

Bank考慮了一下還是答應了,

既然p’bouns想看自己跳,

自己也不好意思拒絕。

他幫了自己那麼多,

如果自己連這麼一點要求也做不到,

這也太不應該了。

 

“你先做一下準備運動吧,注意不要受傷。”雖然bouns知道他想跳,自己也想看他跳,但是自己作為他的教練,還是要提醒一下他。

“嗯,我知道了。”之後bank就站了起來,然後按照以前的方法在跳舞之前做一些準備動作,之後就走向了potay他們。

 

舞團的成員和觀眾都歡呼起來,

bank也很久沒有感受到這麼熱烈的氣氛,

身體不自覺地開始動起來,

一開始只是簡單的動作,

後來因為以前的功底很快就適應了。

然後bank開始做一些高難度的動作,

他的每個動作都很有魅力,

現場觀眾的氣氛就更high了,

而bouns也看得很投入。

 

Bouns作為DJ也看過很多知名舞團的表現,

他看得出n’bank的基本功很扎實,

每個動作的動感十足,

而且看起來很輕盈,

身體的連貫性很好,

他覺得如果n’bank可以把跳舞的感覺融入到武術動作之中可能會給裁判新鮮的感覺,

這樣或許就有勝算了。

 

跳了一會兒bank就停下來了。

“N’bank,怎麼不跳了?”

“我盡興了,而且你說不要受傷嘛。更何況今天的主角是他們,我不能搶了他們風頭啊。”Bank已經跳得滿頭大汗了,他怕自己再跳下去會捨不得停下來,現在一切以比賽為重,不能有半點閃失。

“嗯,那下次我們再來吧,我還沒有看夠了。”N’bank實在跳得太好看了,不過自己也明白他的考量。

“好,下次再跳難一點的,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我拭目以待。”

 

到了規定的時間舞團就結束表演了,

觀眾也散了,

但bouns和bank卻並沒有離開。

 

“謝謝你,今天帶我來這裡。”Bank明白p’bouns的用心,他讓自己來這裡就是來放鬆的。

“我也是聽師弟們說這裡有一個舞團每個星期都會來這裡表演,他們跳得很好,沒想到是你的朋友。”其實bouns是在bank的facebook的關注列表中找到他的那個朋友,從而發現他們舞團會在這裡表演的信息才帶bank來的。

“其實我以前也在這裡表演過,只不過只有一兩次,之前我們都是在大學表演,是後來前輩們說可以在公園試試。這樣可以吸引更多觀眾,或者就會有其他出名一點的舞團看到,這樣我們的人就會有更多的機會。”

“他們真的是很好的前輩。”

“但是現在會有一點各分東西的感覺。”

“這個也正常,人在不同的時期都會做不同的選擇,就好像你一樣,最重要的是堅持,不要後悔。”

“我會捨不得,但是不會後悔。”

“你享受剛才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嗎?”

“享受啊,雖然一開始會覺得有點害羞,會覺得跳得不好有些丟臉。”

“其實比賽也是差不過這種感覺,只不過沒有那麼好的氛圍,但是武術比賽不是競技類的,它更多的是技巧類的,或者是表演的性質。所以評分才會分動作規格分和演練水平分,就是為了讓比賽更具有觀賞性,也更能吸引觀眾。我希望你可以在比賽的時候融入一些你跳舞的風格,創造屬於你自己獨特的表演風格,這樣效果一定很好。”

“嗯,我明白。”

“該回去休息了,明天一大早還要訓練。”

“好。”

 

之後bouns覺得n’bank的狀態明顯變得更好,

人也更自信了,

動作做得很舒展,

只要細摳一下細節,

那麼整套動作就完美了。

 

自從上次參加完活動之後pon有一個星期都沒有見到bank,

他覺得還是要給時間給bank,

讓他一下子重新接受他的姐姐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對她的感覺可能會有些變化。

雖然pon沒有去找bank,

但是每天pon都有傳line給bank,

bank有時候也會回復pon,

這讓pon知道bank應該沒有遷怒於自己,

這樣其實就很好了。

 

這天pon帶了blue去寵物醫院剪毛,

它的毛髮太長了,

有些把眼睛遮住了,

所以讓它有些煩躁,

這樣pon也正好有藉口去找bank。

 

“Blue,你看,是bank醫生哦。”Pon帶blue剪完毛就去bank的辦公室找他,blue一聞到bank的味道就立即衝上去,它除了pon之外,最喜歡的就是bank了。

“Blue?它沒事吧?”Bank見到他們過來找自己第一反應就是blue可能有事。

“沒事,我帶它過來剪毛而已。”

“沒事就好。Blue,來,給點東西你吃。”Bank隨手就把放在辦公室的小零食給blue吃,這樣blue就更高興了。

“Bank,你姐姐說只要你收下那筆錢,她就不會再來找你了。”Bank的姐姐這幾天一直都在pon這裡打聽bank的反應,也向pon表達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我不缺錢。”獸醫算是一個挺賺錢的行業,所以bank真的不缺錢。

“你這樣說,是不是代表你還希望她來找你?”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你因為她受了很多苦,你不願意原諒她我也能了解,我也是因為我媽媽拋棄了我才成為孤兒的。我一直都在等著她回來找我,雖然知道機會很渺茫,但是我還是願意等待。以前有時候我也會抱怨她,但是後來當我決定離開你的時候我覺得我好像能理解她當初的決定。你一直都說我是個爛好人,我也知道我很傻,但是我還是想相信所有人一開始都是善良的,只是生活實在是太殘酷了,不是每個人都能安然度過,所以會變得冷漠來保護自己。這樣或者很自私,但是他們也是掙扎了很久才做出這樣的決定,那也是對於人身心的折磨,我相信你的姐姐和我一樣都很後悔當初的決定……”

“現在是我的工作時間,私人的事情請你不要在這個時候說。”

“不好意思,我這就帶blue回去,我也差不多要上班了。”既然bank暫時不想說這些pon也只好不再說了,看來他還是需要一些時間,這時候pon接到了bank姐姐的電話,但是電話那頭的聲音卻是他的未婚夫。“Bank,你姐姐的未婚夫說你姐姐出了車禍,傷勢挺嚴重的,他希望你可以去醫院看看她。”

“她出了車禍?”

“嗯,她這段時間一直都失眠,可能是因為精神恍惚才出了車禍。你去看看她吧,我怕你不去看她可能以後都見不到她了。”Pon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情況,她的傷勢又嚴重到什麼程度,但是這個或者是一個契機。

“……嗯,去吧。”Bank這個時候的情緒很複雜,他理不出一個頭緒,所以下意識的就答應了pon。

sky

mirror

27


這天是superboy的演出時間,

kad照例是去看了,

但是卻沒有好像平時一樣在結束之後和junior去吃宵夜,

junior也沒有送他回家,

因為junior的老家有人來了曼谷找他,

所以junior去了和他見面。


Kad不知道那個人是junior的什麼人,

他也沒有問,

雖然kad真的很想知道junior的一切,

但是現在的自己又有什麼資格,

自己也只是他最疼的弟弟之一吧。


“P’kim,不好意思來晚了,演出才剛結束。”Junior去見的人是kimmon。

“沒關係,本來我也想去看看你的演出,但是也是有事耽擱......

27

 

這天是superboy的演出時間,

kad照例是去看了,

但是卻沒有好像平時一樣在結束之後和junior去吃宵夜,

junior也沒有送他回家,

因為junior的老家有人來了曼谷找他,

所以junior去了和他見面。

 

Kad不知道那個人是junior的什麼人,

他也沒有問,

雖然kad真的很想知道junior的一切,

但是現在的自己又有什麼資格,

自己也只是他最疼的弟弟之一吧。

 

“P’kim,不好意思來晚了,演出才剛結束。”Junior去見的人是kimmon。

“沒關係,本來我也想去看看你的演出,但是也是有事耽擱了,下次有機會的話一定要去看看你的表現。我在網上也看過你演出的片段,好像很不錯哦,看來你已經實現了你的夢想了。”

“現在我離我的夢想還很遠,我們也只是一個地下樂隊而已,上不了檯面的。”

“但我可以看得出你現在很開心,比在家裡的時候開心。”

“能做自己喜歡的事當然開心。”

“現在還在到處打工嗎?”

“有,不過都是和音樂有關的,也算是在這個圈子有些知名度,別人也願意用我。”

“那就好,以前你說做地盤工人那些工作就真的太辛苦了,而且還容易受傷。還好那個時候你沒有發生什麼事,如果不是的話可能連吉他都彈不了。”Kimmon的媽媽是junior的姨媽,所以kimmon是junior的表哥,從小就和junior關係很好,可以說是和junior一起長大的。

“沒辦法,誰叫我選擇了這條路,當然是跪著也要把它走完啊,中途放棄很遜的。”

“你從小就是很固執的人,和姨丈一個樣,說你們不是父子別人都不相信。”

“他們的身體還好嗎?”

“姨丈的身體向來都很硬朗,又經常鍛煉,而且他有每年都去做身體檢查,身體完全沒有問題。阿姨的身體也還可以,只不過總是擔心姨丈和你,你要多回去看看她,不要總讓她擔心。”

“我怕我回去就走不了了。”

“那也是,你在這裡姨丈就鞭長莫及了。”

“他們兩個人就麻煩你多些照顧。”

“這個一定,他們都是我很尊敬的長輩,姨丈也幫過我家不少,我媽經常對我說要感恩。”

“你這次也是來這裡幫我爸談生意的嗎?”

“對啊,之前疫情影響了旅遊業,我們那邊少了很多遊客,生意差了不少。現在好一點了,但是還是需要拓展業務和宣傳,所以也和這邊有些合作,不過這次我來這裡還參加了朋友的攝影展。”

“以前都沒有聽說你說喜歡看攝影展,怎麼現在有這個興趣了?”

“有時候談生意和做宣傳都是需要一點藝術細胞的。”

“怎麼聽起來這麼怪,你是不是在計劃一些什麼?”Junior總覺得p’kim不是會喜歡這些的人,可能是有一些特殊原因吧。

“這個遲點再說吧,反正你要保重身體,如果不是很忙的話就多多聯繫阿姨。”

“嗯,我會的。”

 

之後兩個人就邊喝酒邊聊天,

junior也從kimmon口中知道了更多家裡的情況,

畢竟自己離家出走多年,

對家裡其實會感到很抱歉,

自己父親曾經對自己期望很高,

自己卻忤逆了他,

但是自己不會後悔當初因為要追求理想而脫離家族。

 

Pon苦思冥想地想要幫助bank的姐姐,

但是又不能做得太過明顯,

不能讓bank察覺到自己還在和他姐姐聯繫。

Pon覺得自己真的找了一個大麻煩,

但是為了bank,

讓自己做什麼也樂意。

最後還是讓pon想到了一個辦法,

就不知道bank會不會配合。

 

“Bank,你這個星期的休息日你有空嗎?”

“應該有空吧。”

“我想參加一個活動,但是又不想自己一個人去,你可以陪我去嗎?”這還是pon第一次邀請bank,平時就連想請他吃個飯都不太敢,就怕bank會拒絕,這次真的鼓足了勇氣才說出口的。

“什麼活動?”Bank也很好奇pon會邀約自己。

“是一個關於了解患有抑鬱症的人和動物的活動,我想你可能會感興趣。”

“好啊。”

 

這個的確是bank會感興趣的範疇,

畢竟和動物有關的他都會想去了解,

而且獸醫和普通的醫生還有些不一樣。

普通的醫生只要醫治好病人身體患的疾病就可以了,

病人心理上的疾病有專門的心理科醫生或者精神科醫生來負責,

而獸醫在一定範圍內還要充當動物的精神醫生,

在治愈動物身體上的疾病之外還要觀察它的狀態,

及時提醒主人它可能患有心理疾病,

要想方法醫治它們。

所以bank都會讀很多關於動物心理學的書籍,

希望可以盡自己的力量為動物們醫治,

讓它們可以得到身心健康,

盡量地延續它們的生命。

 

“你能答應真的太好了。”Pon頓時鬆了一口氣,第一步總算是達到了。

“你怎麼對這個感興趣?”難道是為了討好自己?還是說他其實患有抑鬱症?

“其實我這個做調酒師的和你一樣,你觀察的是動物,我觀察的是人,調酒師是有責任幫助客人調整他們的心態,希望他們可以在喝了我為他們調的酒之後身心得到一定的紓解。”Pon當然不會把自己真正的目的告訴bank,但是他說的這番話也是發自真心的。

“哦。”Bank因為很少喝酒,所以並不清楚調酒師這個職業除了調酒之外還需要做些什麼。

“那我到時候和你再約時間吧?”

“嗯,好,時間你決定吧。”

 

到了bank休息日這天,

pon先去bank家裡做了早餐,

兩個人吃完後就出發了。

去到活動現場發現去的人還挺多的,

可能現在的人因為壓力太大,

或多或少的都會有一些抑鬱症的症狀,

所以會想要了解一些相關的情況。

而有一些人是因為有養寵物,

他們和自家的寵物感情很深,

所以也很願意去了解這方面的資訊。

 

Bank很認真地參與了現場的一些互動,

雖然很多知識他都懂,

但是也希望可以了解得更多。

而pon就在一旁默默地觀察著bank,

看到他那麼投入既覺得安心也很擔心,

不知道一會兒當他得知自己之所以會帶他來這裡的原因會不會立即離開,

然後再也不想看到自己。

 

活動的最後是一個分享交流會,

一開始由心理專家和動物學專家演講,

bank都很認真地聽,

甚至會做筆記。

Pon又一次感受到了bank對於動物的重視,

那種全身心投入進去去關心的姿態真的很打動人,

他是真的喜歡動物,

也希望用自己的知識來盡量幫助它們。

 

之後就是一些抑鬱症患者和養的寵物患過抑鬱症的主人現身說法,

讓參加活動的人可以更加了解抑鬱症患者因為這個病而受到的困擾,

這個才是今天的重頭戲,

所以pon一直很緊張地看著bank的表情,

就怕錯過一分一毫。

 

然後bank的姐姐就在心理專家的介紹下上台了,

這個對於bank來說真的是始料未及,

他第一反應就是望向pon,

他知道這個一定是pon安排的,

包括這個活動他應該也是參與其中,

如果不是的話不會那麼巧合。

 

而pon在bank望向他的時候也第一時間捕捉到了bank此時的情緒,

他沒有迴避,

也絲毫沒有心虛的表現,

即使心裡面真的很忐忑不安,

但是這個對於bank來說是必要的。

 

Bank有些被pon的眼神震懾到了,

自從兩個人相遇以後他望向自己的眼神總是小心翼翼的,

生怕惹惱了自己,

而這次卻是很堅定的,

所以就因為這樣bank猶豫了,

並沒有第一時間離開。

 

Bank的姐姐開始講述自己的情況,

她每說完一段心理專家就會就她上述說的內容說一下針對這些情況可以做的治療,

當然這些也是她所經歷的。

她一直在忍住眼淚,

本來她的未婚夫之前提醒她,

要她說的時候最好流點眼淚,

好讓bank可以同情她的處境。

但是她不想這麼做,

她不想用這個來道德綁架bank,

她只是想讓bank了解自己的情況,

知道自己的身不由己,

只要最後bank可以收下她還的錢就夠了,

她不需要bank原諒自己,

 

因為她是真的做錯了。

她一直都忽略了bank的感受,

只顧著治愈自己,

其實bank才是最受傷害的人。

他是自己的弟弟,

自己是有責任來照顧他的,

雖然論責任當然是父母優先,

自己這個姐姐的確沒有撫養他的責任,

但是在父母缺失的情況下自己是應該關心他,

不能因為自己當時年幼而找藉口。

自己想要彌補他就只會默默地賺錢,

忽略了什麼才是他最看重的,

如果自己早點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那麼自己一定不會因為那個男人而選擇傷害bank,

bank也不會變成現在pon所說的對人冷淡,

只會關心動物的人。

 

現在的bank雖然對人沒有興趣,

但是台上那個人畢竟是自己的姐姐,

是曾經和自己朝夕相處的人,

而她現在說的情況自己也了解了一部分。

當初姐姐來找自己的時候雖然自己一開始也不想見到她,

也會怨恨她當初離家出走留下自己一個人面對破敗不堪的家,

只是自己多少也明白姐姐也只是比自己大兩歲,

那個時候還是個孩子,

當然是不能帶著自己離開,

她現在能再找回自己那就證明她還是在乎自己的,

所以自己選擇原諒她,

甚至還想著可以跟著她回到泰國生活。

 

只可惜最後發現一切都是一個騙局,

她來找自己只是為了錢,

自己這個弟弟又再一次被她拋棄。

怪不得人家說沒有希望就不會絕望,

自己還是太天真了,

果然無論是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姐姐,

還有pon都不在乎自己,

自己還是一個人比較好,

那些感情的牽絆沒有了最好。

 

現在自己知道了一切的來龍去脈,

說沒有觸動是不可能的,

雖然自己只對動物有研究,

但是抑鬱症意味著什麼自己是懂的。

抑鬱症的人很多時候都是很脆弱的,

而且這種脆弱就算是與之接觸最多的人也未必能察覺到,

不像動物一樣表現得那麼直白,

主人只要細心觀察就能很快能察覺到它們的不對勁,

從而可以及時地進行治療。

人會演戲會偽裝會戴上面具,

也不喜歡把自己的脆弱隨便展現在別人的面前,

甚至會諱疾忌醫,

就是被別人看出來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是一個有病的人。

而且抑鬱症還有自殘和自殺的傾向,

那種情緒可能是一瞬間的,

如果沒有人立即進行干預可能就會產生無可挽回的後果。

 

但是自己明白這個病症是一回事,

這不能成為她欺騙自己的理由,

如果當初她向自己坦白,

讓自己明白她的處境,

自己也是會幫她的,

而不是靠著欺騙來得到自己的信任。

 

因為bank是面目表情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所以pon也沒有辦法了解他此刻的心情,

也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蜘蛛网中的兔子

拾 - Pick 09.

  

  

BankPon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任何作品和團體


  

  

09.


不想上車卻像是被下詛咒一樣的上了車。

車內有著一股淡淡的薄荷香車裡放著輕快的英文歌,

整個空間不會讓他過度的緊張,好在沒有寂靜到讓他全身不自在。


三十分鐘的車程,不長不短。

手裡握著巧克力的包裝紙,找不到時機將他鋪平的放回口袋。

不知道該怎麼樣進行對話有那麼一點點尷尬的氛圍,

好像車內冷氣有點強,他縮了縮肩膀學長卻伸手掏了掏後座的外套給自己。


「 蓋著吧,我調高溫一點。 」

「 謝謝P... 」......



  

  

BankPon

請勿上升正主本人與任何作品和團體


  

  

09.






不想上車卻像是被下詛咒一樣的上了車。

車內有著一股淡淡的薄荷香車裡放著輕快的英文歌,

整個空間不會讓他過度的緊張,好在沒有寂靜到讓他全身不自在。



三十分鐘的車程,不長不短。

手裡握著巧克力的包裝紙,找不到時機將他鋪平的放回口袋。

不知道該怎麼樣進行對話有那麼一點點尷尬的氛圍,

好像車內冷氣有點強,他縮了縮肩膀學長卻伸手掏了掏後座的外套給自己。



「 蓋著吧,我調高溫一點。 」

「 謝謝P... 」



一直以來坐交通無法閉上眼睛安靜地睡覺,

他卻因為淡淡的薄荷香和音樂製造的氛圍感到安心。

現在蓋上學長的外套,身上有那個像是陽光沙灘上的香水味,

好像更加的感覺到舒服,Pon覺得眼皮有些重他不知不覺的在助手席睡著了。



車子的引擎大概快要冷卻,Bank卻也沒有想要喚醒助手席上的人。

車窗開著好讓晚風可以許許吹入,Bank想伸起手將睡歪的外套拉回原位,

卻在下一刻看見那纖細的睫毛動了動,趕緊的將手收了回來。



「 …我…睡著了? 」

「 嗯 」

「 對...對...不起 」



Pon的羞恥心可能一整天下來被同一個人逼迫到他自己都覺得心累。



Bank卻笑了笑說著「 沒事,看你睡得很甜 」

「 …學長… 」

「 嗯? 」

「 你...真的不是開玩笑? 」



被院長開導了一番,回想了好多好多以前有點委屈的故事。

但總覺得這個人帶來了自然的安心感,有種很熟悉的感覺...

戰戰兢兢的問了問題卻又有點害怕對方跟自己說這只是個懲罰遊戲或是個笑話



「 看上去像開玩笑? 」



Bank看了Pon覺得好笑,到底誰會因為開個玩笑深夜的開車在外面蹲點。

但對上了那個圓滾滾的眼睛總覺得想說的話都會被眼睛吸引。



「 我是認真的 」

「 …嗯 」

「 能不能就別逃跑了,挺傷自尊的 」



原以為是高高在上的王子,卻那麼的有些委曲...

他說著傷著自尊卻又溫柔小心翼翼地對著自己。


Pon笑了笑,打開了車門在要離去時對著Bank說著



「 那也不能讓別人覺得我這麼好追啊! 」

「 回去開車小心 」




回到房間攤開了緊握在手上的巧克力包裝紙,

手掌上留下了那一點點包裝紙上融化的巧克力,Pon舔了舔手心笑了笑。


好像,像第一次吃到他一樣有點甜。





- - ToBeContinued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