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atman

12万浏览    10761参与
百合香

【蝙蝠侠】布鲁西宝贝变小了怎么办?(十)

继续布鲁西和托尼在复联“快乐玩耍”的剧情

==============================================

“我回来了!” 一道闷闷不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复仇者们纷纷收回了落在史蒂夫身上的目光转而投向大厦的小主人托尼·满脸不高兴·斯塔克。

鹰眼,娜塔莎,旺达对视几眼,一致收住了声,索尔又默默地吃起了已初见桶底的鸡块。


“嘿,托尼你回来了。”史蒂夫松了口气,暗自庆幸上一个话题的中止。

小托尼一副大佬气派地迈腿走向沙发走去,复仇者们连忙挤了挤,给他让出了一块较大的空间。

他很是享受地一屁股坐了上去,接过娜...

继续布鲁西和托尼在复联“快乐玩耍”的剧情

==============================================

“我回来了!” 一道闷闷不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复仇者们纷纷收回了落在史蒂夫身上的目光转而投向大厦的小主人托尼·满脸不高兴·斯塔克。

鹰眼,娜塔莎,旺达对视几眼,一致收住了声,索尔又默默地吃起了已初见桶底的鸡块。

 

“嘿,托尼你回来了。”史蒂夫松了口气,暗自庆幸上一个话题的中止。

小托尼一副大佬气派地迈腿走向沙发走去,复仇者们连忙挤了挤,给他让出了一块较大的空间。

他很是享受地一屁股坐了上去,接过娜塔莎递来的果汁,荡着两只悬空的小短腿,吸溜吸溜地喝了起来。

“sir,还需要来些吃的吗?”贾维斯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用,我早就气饱了。” 

“托尼,你的脸怎么了?”一旁的美国队长注意到小家伙乱糟糟被抓的像鸟窝一样的头发和脸上几块肿伤,忍不住问道。

托尼没好气地朝那边一指,“问他!”

众人这才后知后觉注意到客厅里的黑发男孩,那人有着同小托尼一样肉乎乎的身子和圆润柔软的小脸,只是看起来人畜无害一双蓝眸间笼罩着一层黑暗。

不知是不是复仇者们的错觉,总感觉他浑身散发着一种高冷生人勿进的气息,而且这感觉还有那么点熟悉,曾经一个带披风的面罩猫耳男似乎就用这样的眼神打量过他们……

 

“这这这是不是——”克林特最先反应过来,从沙发上扑腾起来,语无伦次地惊叫道。

“好像是……”班纳博士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同样认真地打量着。

“绝对是啊!”旺达激动起来,兴奋的目光在两个小人间流转。

“oh,my dear……”娜塔莎拿着酒杯,不可置信地摇头叹道。

“谁?”索尔见队友们过激的反应,有些茫然地看向一旁若有所思的史蒂夫。

沉思的队长: 他是谁?为什么大家都那么兴奋?都认识他吗?难道是我又落伍了?我还是保持沉默装作知道的样子吧……

“我是布鲁斯·韦恩,很高兴见到你们。”小布鲁斯挂上标准的得体微笑,十分绅士有礼地鞠了一躬。

 

“喂喂喂!都用那种眼神看着他干什么啊!我不要面子的吗?!”

 

此时,莱克斯大楼——

“哈,九界第一魔法师?认真的?”卢瑟不屑地笑了笑,看向落地窗前那个细腰长腿的高挑身影。

那个男人转过身来,他长着一张俊美高贵的脸庞,高鼻薄唇棱角分明,象征着狡猾阴险的黑发整齐地梳在耳后,身穿一袭墨绿长袍,肩上是金黄的盔甲,活脱脱像是从神话剧本中走出的人物。

他轻蔑地看了一眼座椅上的光头男人,“怎么,有什么疑问吗?”

“哦,疑问么?我想想,本应该施在我最大的对手超人身上的魔法落在了谁身上?”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氪星人是哪个?魔法跑偏了也是有理由的。”

“那你哥哥雷神总该认识了吧?怎么变小的不是他是钢铁侠?”

“他才不是我哥哥……”洛基小声嘟囔了一句,转而颇有自信道,“虽然最大的威胁没有除掉,但你也不必太过担忧,我们还有一支军队。”

“……军队?”

“是的,一支装备精良的外星军队,”洛基不知何时幻化出了他的权杖,缓步走到窗前,颇有威严地张开双臂睥睨下方,“在空间宝石的力量下,我的军队能通过传送门直接攻入地球,用不了多久那些卑微的蝼蚁便会俯首下跪,彻底臣服于——”

“呃,抱歉,容我打断一下,”卢瑟指了指正在直播新闻的屏幕,上面是来自星球日报露易丝的报道——《凯旋!太阳之子带领正义联盟再次拯救世界》,“你说的外星军队是这个吗?”

“…………”

 

复仇者大厦——

“你拉我到这干什么?不要以为我请你到我家大厦能代表什么,我们还没完!我告诉你——”小托尼嘴里不停地嚷着,被另一个小人拽着肩膀上的衣料,一路上拉拉扯扯地进了一个空无一人的房间。

“你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吗?”终于停下脚步的小布鲁斯,脸色阴沉地道。

“什么不对劲?”托尼歪了歪头,不明所以地看着对面一副高深莫测样子的人,“我看你才不对劲。”

“今天是几号?”

“……贾维斯,今天几号?”

“2020年1月20日,先生。”

“所以?”

“……你有网络上搜索过自己吗?”

“哈?这么自恋的事我怎么会做!”在接收到对面那人的目光后,托尼还是老老实实地地嘟囔道,“好吧好吧,我就看你耍什么花样……贾维斯!”

“安东尼·爱德华·托尼·斯塔克,钢铁侠,复仇者联盟的创立者之一,仅十五岁时就进入麻省理工学院电子工程系大学部就读并以最高分毕业,在霍华德夫妇去世后,接任斯塔克工业董事长,……”

“慢着慢着!”托尼突然间感到有点接受无能,“这谁??”

屏幕上呈现的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留着浓黑的胡子,戴一副酷炫的墨镜,举手投足间尽显傲慢霸气。

“是您,先生。”贾维斯冷静地答道。

“这不可能!!”托尼不可置信地叫了起来。

而一旁的布鲁斯并没有表现的有多震惊,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又不紧不慢道,“再看看你的出生年份。”

托尼连忙在屏幕上翻找起来,在看到那个刺眼的数字后倒吸了一口凉气,瘫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半晌没说话。

 

“你……还好吗?”看到眼前的人没了往日的神气,一脸茫然地坐在地上像是在对自己进行灵魂拷问的样子,布鲁斯不禁有些担忧地问道。

“哦…哦!我很好…非常好……才怪!这他妈是怎么回事?!我我是说——”他有些会不过神来,指着屏幕上的画面语无伦次道,“那个照片上的我穿着明显的增高鞋垫挺着个小肚腩?认真的?”

“那个金红色的铁罐又是怎么回事?钢铁侠?这是什么糟糕的配色??”他几近抓狂地扯着自己的一头乱发,“这这这怎么可能是我?!” 

“你……你先冷静……”

“我怎么冷静?!”托尼急的就要哭出来了,“我爸妈呢?我要去找我爸我妈!”

“呃,托尼?”来找两个小人的美国队长刚进来见到小小一只可怜巴巴,哭唧唧要找爸妈的小钢铁侠有些手足无措,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着那张湿漉漉的小脸,让他心里狠狠地揪了一把,不禁想起了早已逝世的好友霍德华。

没有多想,史蒂夫上前扶住了因哭泣而颤抖的肩膀,将小家伙拥入怀中,轻轻拍着他的背,轻声道,“没事了没事了……”

布鲁斯(面无表情):…………

 ============================================

“贾维斯,搜索蝙蝠侠。”

“别——”

“哇哈哈哈!这是你吗布鲁斯??你看看那对猫耳,那条外穿的黑色内裤,还有披风!好像在告诉全世界你不中二谁中二!!哈哈哈笑死我了!!喂喂喂有话好好说动什么手啊!别以为我打不过你!嗷好痛!!”


Seven-每个明天,都是明天
一只虚弱的酥皮快晕倒前在喊布鲁...

一只虚弱的酥皮

快晕倒前在喊布鲁斯🤔非常合理👌


一只虚弱的酥皮

快晕倒前在喊布鲁斯🤔非常合理👌


伽藍

Ephemeral 作者是badlifechoices

它算是Star Trek和Batman混合同人


香烟。 他以前见过这种东西,不过在他那个世纪,人们很少抽这种东西了。 他们还有其他药物,危险性较低,让人愉悦的药物,但也有一些人发誓说,与“真正的药物”相比,这些药物根本不算什么。 显然,对某些人来说,得癌症和死亡的风险很有吸引力。 陌生人拿了一个,点燃了它,然后把袋子递给他。


它算是Star Trek和Batman混合同人



香烟。 他以前见过这种东西,不过在他那个世纪,人们很少抽这种东西了。 他们还有其他药物,危险性较低,让人愉悦的药物,但也有一些人发誓说,与“真正的药物”相比,这些药物根本不算什么。 显然,对某些人来说,得癌症和死亡的风险很有吸引力。 陌生人拿了一个,点燃了它,然后把袋子递给他。


死不填坑灵杰月

蝠丑也太好嗑了。

我爱死丑爷了,呜呜。

P2是未调节原图。

对比度调节真的如同电子扫描。

蝠丑也太好嗑了。

我爱死丑爷了,呜呜。

P2是未调节原图。

对比度调节真的如同电子扫描。

暮轻归

【Batfam】蝙蝠们在霍格沃兹.1

hpAU.

微绿红,212、434算gay里gay气兄弟情。

这章是魁地奇相关。

1

赫奇帕奇院长,花名绿灯侠,觉得自己跟迪克·格雷森——刷新了他交女朋友数目的学生——会很有共同语言,比如虽然身处赫奇帕奇却向往格兰芬多、以坚定的意志著称啦……

他警惕地发现这家伙已经跟他的小熊太谈得来了!

2

迪克靠着杰森打哈欠:“话说我一直觉得我们院长对我有意见,可能是因为我打破他情人节收到告白次数的记录了吧 。”

他死而复生的兄弟奋笔疾书,根本懒得理他。

3

迪克向往格兰芬多是因为格兰芬多院长兼黑魔法防御课老师是克拉克·肯特,他本人对所有学院一视同仁。不过他特别羡慕拉文克劳可以住塔楼上,在...

hpAU.

微绿红,212、434算gay里gay气兄弟情。

这章是魁地奇相关。

1

赫奇帕奇院长,花名绿灯侠,觉得自己跟迪克·格雷森——刷新了他交女朋友数目的学生——会很有共同语言,比如虽然身处赫奇帕奇却向往格兰芬多、以坚定的意志著称啦……

他警惕地发现这家伙已经跟他的小熊太谈得来了!

2

迪克靠着杰森打哈欠:“话说我一直觉得我们院长对我有意见,可能是因为我打破他情人节收到告白次数的记录了吧 。”

他死而复生的兄弟奋笔疾书,根本懒得理他。

3

迪克向往格兰芬多是因为格兰芬多院长兼黑魔法防御课老师是克拉克·肯特,他本人对所有学院一视同仁。不过他特别羡慕拉文克劳可以住塔楼上,在他弟弟当上拉文克劳级长、拥有单独房间*后,他常常去蹭房间。

于是每天杰森早上惊醒时,他都能看见他哥快乐地、外套都不披一件地爬窗户;而等他都起来洗漱完了,大蓝鸟才意犹未尽地回来,踩着窗台弯着腰,撞见面无表情的他弟,毫无吵醒他人自觉地冲杰森笑。

4

作为交换(自作主张),迪克非常上道地每次路过厨房都带上大量好吃的,量大到从赫奇帕奇走到拉文克劳寝室,他分了一路,还有得剩。

杰森其实跟家养小精灵关系很好,他们会很乐意专门送吃的给杰森,但是有人专门给他带吃的他也不会拒绝。

5

迪克和闪电家族的成员关系都不错,他还经常会在去上飞行课的时候给飞行课老师带吃的,这样的小伙伴闪电家都很欢迎。

据飞行课教授所说,赫奇帕奇院长兼变形课教授是他最好的朋友。

“每次他因为担心我又饿了、抱着一堆食物出现在我面前、而且是特意来捡我的时候,我都觉得他在发光……”

迪克塞了一个甜甜圈给老师,没心没肺地接话:“院长他的确会发光,绿灯侠嘛!”

由此可见,他的院长警惕他不是没有理由的。

6

事实上蝙蝠家的成员都很擅长待在空中,虽然他们本身真的不会飞。

迪克是非常优秀的找球手,他能够随心所欲地在空中做出任何动作。最惊险的一次是他从扫帚起跳抓住了距他四米远而且正远离他的金色飞贼,抱膝空中转体720度刚好落在他的扫帚上。他毫无自己做出了不可思议之事的自觉,用他最典型的迪克式笑容面向观众,一手举起金色飞贼,另一手放在腹前,跟表演结束后一样站在扫帚上给大家鞠躬。

韦恩教授默默地收起他的魔杖。

7

杰森最初几年当的是找球手,他以他的兄长为目标来训练自己,且的确做的不错,就是对手纷纷表示他好烦,怎么这个人能一边找金色飞贼一边观察战况随时嘲笑对手失误,更气的是你还抢不过这个“不专心”的家伙。

他休学一年,六年级回来时身高疯长,重量级增加,开始担任击球手,飞得迅速身姿灵活还力气大,随便一个球都又快又准,但凡出手必定中人,还辅以言语攻击把对手气到水平失常,曾经一个人打下对面三个人且没有被警告,帮己方队友扫除鬼飞球威胁,最后还一棒打中金色飞贼、令它正中拉文克劳队的找球手的额头*结束比赛,是个非常难缠的对手。

8

提姆和达米安都是找球手,不过扬名理由各不同。

提姆高光操作是他被对手撞下扫帚、只剩手抓着扫帚时,他愣是把自己荡了上去,荡到对手头顶上方时刚好腿碰到了不知啥时候出现的金色飞贼;掉下来的时候又好巧不巧地撞到了那个把他撞下扫帚的对手身上,两个人一起做自由落体运动,提姆在上倒霉鬼在下当垫子,摔得七晕八素。

事后提姆真诚道歉,倒把对方吓到了,连连说是自己不好,这还是头一次格兰芬多们在斯莱特林面前觉得自己做得的确有点儿过分。

9

达米安?达米安才刚加入*,打了一局就被按到冷板凳上了。

不过据乔纳森的观点,要是达米安不执着于当找球手与他三哥一较高下,而是当击球手,他已经可以上场了——虽然理论上来说他有年龄劣势,但他那股凶劲儿与杀气、还有高超的揍人击球技巧,完全可以抹消这点劣势。

要知道他可是在两个七年级的针对下比赛的,而他愤怒之下疾升摆脱两人并抢到了对面击球手的击球棒,一棒把那两个针对他的选手的扫帚都打断了。

10

然后赛后斯莱特林五年级的提姆·德雷克和格兰芬多二年级的达米安·韦恩聊了两分钟的天——用聊天这个词很让人有一种自己在胡说八道的感觉——小韦恩吼道:“不就是赔吗!”

所以斯莱特林多了两根最新款扫帚,那俩高兴得还想再来一次。

tbc.



 

注1:级长有级长专用浴室,我私设他们还可以有单独房间,方便他们晚上巡逻不打扰室友、以及可以当会议室之类的。但原著应该没有级长专用房间,因为罗恩当上级长后还是跟室友一起住。

注2:金色飞贼有施加特殊魔法,只有第一个碰到它的人才可以打开它,方便辨认到底是谁先碰到金色飞贼。杰森用棒子打金色飞贼,棒子是无机物,应该不会被识别为第一个碰它的东西吧,那个额头才是。

注3:一般来说二年级才可以加入魁地奇校队,哈利·波特由于是救世主有主角待遇加本身的确在这方面有天赋,才一年级就进队而且局局出战。正常情况应该是六七年级为主队员,四五年级入队,低年级的可能性其实不高,罗恩作为哈利的好基友,也一直到六年级才进队的(虽然有他水平太不稳定的原因)。金妮未来是职业打魁地奇的,我没记错的话她也是到四年级才进队的(五年级才成为长期出战队员?我不大清楚了orz),五年级哈利无法参赛的时候她作为找球手兼队长带领格兰芬多胜利。还有一个例外是德拉科·马尔福,他也是二年级入队,因为钞能力加自己也有找球天赋而且他还跟主角做对所以二年级就长期出战——总而言之,二年级水平高也坐冷板凳是正常的,而且达米安还抢了击球棍恶意把对手打下扫帚,红牌警告hhh


伽藍

Jason Todd-Mikaelson 作者是HellionOfTheOutlaws22

Jason死後被轉換為克劳斯 · 迈克尔森儿子


#Roy Harper

#吸血鬼日記

#The Vampire Diaries

#25之洐生

Jason死後被轉換為克劳斯 · 迈克尔森儿子


#Roy Harper

#吸血鬼日記

#The Vampire Diaries

#25之洐生

sunnysdraw
2020/01/17美漫風格真...

2020/01/17
美漫風格真的好難哦
画不出陽剛的男子漢

2020/01/17
美漫風格真的好難哦
画不出陽剛的男子漢

罗夏

I Hate U

桶蝙感觉,为什么这么多由爱生恨歌曲,每个都觉得在说桶蝙,我死了

I hate you' everything about you,

我厌恶关于你的一切,

Don't wanna be in love with you no more,

再也不想与你相爱,

Don't wanna be around you' touch you' **** you,

再也不想待在你周围 ...

桶蝙感觉,为什么这么多由爱生恨歌曲,每个都觉得在说桶蝙,我死了

I hate you' everything about you,

我厌恶关于你的一切,

Don't wanna be in love with you no more,

再也不想与你相爱,

Don't wanna be around you' touch you' **** you,

再也不想待在你周围 甚至碰你、睡你,

I loved you so much' oh baby' but then' oh,

我曾多么爱你啊 亲爱的 但现在 呵呵,

Betrayed me' played me' slayed me,

你的背叛 、玩耍 、虐杀,

Hurt me like I've never been hurt before,

前所未有的伤害了我,

Disowned me only for the other people,

只是为了别人也可以与我断绝关系,

You decided that you wanted in your life more,

你的决定都是因为你想得到更多,

Made your bed now lie in it,

好好躺在你床上做梦去吧,

And don't wake up' you ******* [inaudible],

还有 别再醒了 特么的。 

罗夏

Hurricane

又是桶蝙感觉,告诉我,为了拯救生命,你是否会杀戮?

Tell me would you kill to save a life?

告诉我,为了拯救生命,你是否会杀戮?

Tell me would you kill to prove you're right?

告诉我,为了证明你是对的,你是否会杀戮?

No matter how many deaths that I ...

又是桶蝙感觉,告诉我,为了拯救生命,你是否会杀戮?

Tell me would you kill to save a life?

告诉我,为了拯救生命,你是否会杀戮?

Tell me would you kill to prove you're right?

告诉我,为了证明你是对的,你是否会杀戮?

No matter how many deaths that I die I will never forget,

无论死亡轮回多少次,我都永不遗忘,

No matter how many lies that I live I will never regret,

无论生活在多少谎言中,我都绝不后悔,

Do you really want me?

你想要我吗?

Do you really want me dead?

你想要我死吗?

Or alive to torture for my sins?

还是活着因我的罪受尽折磨?

The love we had, the love we had,

我们所拥有的爱,我们所仅有的爱,

We had to let it go,

我们必须放手离开。 

罗夏

Super Psycho Love懂了,又是桶蝙【?

Something lately drives me crazy,

有些事使我心烦意乱,

has to do with how you make me,

一定与你这么对待我有关,

struggle to get your attention,

挣扎着寻求你的注意,

calling you brings aprehension,

却连打电话都没有勇气,

Texts from you ...

Something lately drives me crazy,

有些事使我心烦意乱,

has to do with how you make me,

一定与你这么对待我有关,

struggle to get your attention,

挣扎着寻求你的注意,

calling you brings aprehension,

却连打电话都没有勇气,

Texts from you and,

你发来的短信,

*** from you,

与你散发的诱惑,

are things that are not so uncommon,

都并非罕见的事物,

Damn if you didn't want me back,

该死  如果你不要我回来,

why'd you have to act like that?

那你小动作是在做给谁看,

It's confusing to the core,

真是不可理喻,

'cause I know you want it,

我知道你这是欲迎还拒,

Oh, and if you don't wanna be,

哦  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成为,

something substantial with me,

我最重要的人,

then why do you give me more?

那为什么还要来引诱我,

Babe I know you want it,

宝贝   我知道你想要我,

Say that you want me every day,

说你每天都渴望我,

that you want me every way,

无论如何都想要我,使我疯狂在,

super psycho love,

这极度病态的爱里,

Aim, pull the trigger,Damn, if you wanna let me go,

该死   如果你真的想让我走,

baby please just let me know,

亲爱的   你就尽管开口告诉我,

you're not gonna get away with,

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地逃脱。

罗夏

My Way听着这歌我脑子里充满了桶蝙,草

Why wait to say, at least I did it my way,

不用遮遮掩掩,至少我曾用我的方式来爱你,

I made my move and it was all about you,

我为你拼尽一切,

You were the one thing in my way,

曾在我心里你就是唯一,

You ...

Why wait to say, at least I did it my way,

不用遮遮掩掩,至少我曾用我的方式来爱你,

I made my move and it was all about you,

我为你拼尽一切,

You were the one thing in my way,

曾在我心里你就是唯一,

You were the one thing in my way,

我用我独一无二的方式爱你,

My way, oh way, oh way, oh way,

用我特立独行的方式,

My way,

至少我曾真心爱过你。

西乌船行

蝠丑 灵魂伴侣当然要在一起了

#ooc

#不同状态名字不同

#文笔辣鸡

#灵魂伴侣一定要露脸才能感受到

布鲁斯找到了他的灵魂伴侣。

那个青年的名字叫杰克,他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会说笑话,他们心有灵犀,仿佛都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一样。

杰克不知道布鲁斯是蝙蝠侠,布鲁斯不知道杰克是小丑。

“小蝙蝠,你好啊!”小丑哈哈大笑,看着对面的蝙蝠侠。心中却想:我和布鲁斯的结婚纪念日马上就要到了,要去哪呢?

“小丑,我会把你抓住的。”嗯,一如既往的蝙蝠侠。可是现在蝙蝠侠脑子里可完全不是这个想法:结婚纪念日马上就够了,杰克肯定要想去哪儿玩儿,果然是把工作交给罗宾他们吧。

今天可不是进阿卡姆的好时候。虽然很想和小蝙蝠好好玩玩,但...

#ooc

#不同状态名字不同

#文笔辣鸡

#灵魂伴侣一定要露脸才能感受到



布鲁斯找到了他的灵魂伴侣。

那个青年的名字叫杰克,他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会说笑话,他们心有灵犀,仿佛都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一样。

杰克不知道布鲁斯是蝙蝠侠,布鲁斯不知道杰克是小丑。

“小蝙蝠,你好啊!”小丑哈哈大笑,看着对面的蝙蝠侠。心中却想:我和布鲁斯的结婚纪念日马上就要到了,要去哪呢?

“小丑,我会把你抓住的。”嗯,一如既往的蝙蝠侠。可是现在蝙蝠侠脑子里可完全不是这个想法:结婚纪念日马上就够了,杰克肯定要想去哪儿玩儿,果然是把工作交给罗宾他们吧。

今天可不是进阿卡姆的好时候。虽然很想和小蝙蝠好好玩玩,但是为了自家布鲁斯,小丑还是打消这个念头。

小丑换了妆容,化成杰克的样子。而此时蝙蝠侠到来却看到杰克,心中慌乱却又无法表示出来。杰克怎么在这里?布鲁斯不想把身份暴露给杰克,并不是怕身份被识出,而是怕自己的身份会给杰克带来麻烦。

《题外话

突然沙雕

杰克:你就是个麻烦。

布鲁斯:嗯...

杰克:可我偏偏喜欢自找麻烦。

布鲁斯(一把把杰克扛起,抱到床上)》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蝙蝠侠不赞同的眼神出现了。

对,想到这个时候他是杰克。所以面对小蝙蝠时他应该这样子,于是杰克装作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在这里的,好像突然就到这儿了一样。”

好想把他抱到怀里,这声音就像平时杰克和我撒娇一样。不行,不能让杰克识破我的身份。要忍住。他说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来到这儿了。那应该是有人把他带到这儿。是小丑吗?如果是的话,他为什么会把杰克带到这儿?如果他把杰克都要这是为了我的话,他怎么会知道杰克和我的关系?还是说他不知道我和杰克的关系,只是单纯对杰克抱有不好的心理?

蝙蝠侠此时脑中冒出了非常非常多的plan,各种阴谋诡计都冒了出来,可却偏偏没有想到杰克就是小丑这一事实。

面对“小可怜”杰克,蝙蝠侠当然不会拿出刚刚对待小丑那样的态度对他,比起以往对待很多人样子显得温柔很多。而杰克敏锐地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同,杰克这个身份并不认识小蝙蝠,而小蝙蝠却对他与众不同,以小丑对他的了解,不可能是因为什么一见钟情,那么有极大可能是他另一个身份与杰克有接触,与杰克有接触,并且年纪与小蝙蝠相似的只有那么几个,看来我的小蝙蝠马上就要浮现出真面目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真是高兴呢。

不过布鲁斯在家发现杰克不见了,会很着急吧。看来得赶快回去,如果他察觉到不对那就不好了。杰克不想让自己另一个身份被布鲁斯知道。也许是怕他知道之后他们的感情会中断,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哥谭的小丑也会怕这种事情了?谁也不会想到一个罪犯竟然被感情束缚住。

“蝙蝠侠先生,你送我回去吗?”杰克小心翼翼的说,眼神中充满期待。

“好。”蝙蝠侠回答道。可却暗中联系阿福,让他为自己打好掩护。他怕杰克在待在他身边,自己就要抵挡不住灵魂伴侣的诱惑。他现在无时不刻不想把杰克按着蝙蝠车上艹。

一路上,有人相顾无言。突然,杰克开口了。

“蝙蝠侠先生,你认识布鲁斯吗?”这个问题杰克亦或者说小丑两个人都很想知道,哥谭八卦日报上面充满了布鲁斯和蝙蝠侠的八卦,什么热恋,什么隐婚层出不穷。

“不熟。”蝙蝠侠现在秉承着能少说一句就少说一句的理念,话多容易出纰漏。这话应该对的吧,我确实是我自己不熟。

“可是那些报纸上都说...”其实听到蝙蝠侠说不熟的时候,杰克已经明白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实不是很熟,因为蝙蝠侠并不是个喜欢撒谎的人,可以说是诚实的,他不屑于撒这种谎(?)。只不过,杰克其实有点吃醋的,他虽然知道他们的关系也许并不熟悉,但是也不那么简单。

一定有更深层的关系。杰克是这样想的。

我一定要把他们关系挖出来。于是杰克开始和蝙蝠侠套近乎。然后,并不想收到来自他伴侣的崇拜、敬佩、赞赏的眼神。他其实很高兴,但又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只是蝙蝠侠,而不是他的伴侣布鲁斯,心情又低落了下去。


蝠丑回暖中,好久没写了,文笔复健。

罗夏

Human老爷和哥谭角色歌【我反正信了

每个字都那么戳我,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If that’s what you ask,

为你所想,

Give you all I am,

予你所有,

I can do it,

为你付出,

I can do it,

付出一切,

I can do it,

一切我所拥有的,

But I’m only human,

怎知我只是一介凡人,

And I ...

每个字都那么戳我,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If that’s what you ask,

为你所想,

Give you all I am,

予你所有,

I can do it,

为你付出,

I can do it,

付出一切,

I can do it,

一切我所拥有的,

But I’m only human,

怎知我只是一介凡人,

And I bleed when I fall down,

跌倒时也会流血,

I’m only human,

我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

And I crash and I break down,

坠落了便是毁灭,

You build me up and then I fall apart,

你造就了我,我却毁了自己,

Cause I’m only human, yeah,

只因我如此平凡,

I can hold the weight of worlds,

撑起一方天地,

If that’s what you need,

给你所需,

I can do it,

一切只为你,

But I’m only human,

但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

And I bleed when I fall down,

跌倒时流血,

I’m only human,

平淡无奇,

And I crash and I break down,

坠落后破裂,

You build me up and then I fall apart,

你造就我却也毁了我,

Cause I’m only human, yeah,

只因我如此平凡,

Just a little human,

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

I can take so much,

我承担一切,

Until I’ve had enough,

直到走向死亡,

You build me up and then I fall apart,

你成就了我 也使我坠入深渊。


完整版歌词↓

桜田sakuฅ

[翻译]Batman:No Man's Land 23

Summary:大地崩裂,残壁垝垣。地震之后,国家抛弃哥潭市之后,只有勇士,枉法者和疯子留在这——-无主之地。

  ♢作品属于DC comics 和作者Greg Rucka

  ♢翻译水平不高(划重点)

  ♢翻译速度不快,可能两三天更新一次(随缘)

  ♢部分为了语言流畅和语境有改动

  ♢欢迎捉虫哦ᶘ ͡°ᴥ͡°ᶅ

神谕私人记录#342——无主之地第124天

世界协调时14:42

亲爱的爸爸——

你没必要破门而入,你知道吗?

我理解你焦灼的心情,但是你真的没必要破门而入。

当然,冲你发火比起对他因为她的原因发火更容易。

我很生气,我给你说。

生气到...

Summary:大地崩裂,残壁垝垣。地震之后,国家抛弃哥潭市之后,只有勇士,枉法者和疯子留在这——-无主之地。

  ♢作品属于DC comics 和作者Greg Rucka

  ♢翻译水平不高(划重点)

  ♢翻译速度不快,可能两三天更新一次(随缘)

  ♢部分为了语言流畅和语境有改动

  ♢欢迎捉虫哦ᶘ ͡°ᴥ͡°ᶅ

神谕私人记录#342——无主之地第124天

世界协调时14:42

亲爱的爸爸——

你没必要破门而入,你知道吗?

我理解你焦灼的心情,但是你真的没必要破门而入。

当然,冲你发火比起对他因为她的原因发火更容易。

我很生气,我给你说。

生气到我想啐在他脸上。

一个新的蝙蝠女?

我困在这轮椅里然后这出现了一个新的蝙蝠女?

我他妈的当然生气。

有像是挥舞武着器前进,也许在吟唱的响声吸引了我的注意,

我并不知道那该死的是什么。

但我望向窗外,他们有五十多人。

爸爸,他们汇聚在街道的两端,我知道是黑面具带领他们,甚至在我用望远镜确认之前就知道了。

下面只有两个警察而其中一个变成了兔子,一溜烟的逃跑了。威尔警官,挡住了门。

我是说,她该怎么办?

威胁要逮捕他们?

我把来福枪留着好多年了,爸爸。

走投无路的选择,我从来没有发射过那该死的东西。

我买了它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不到万不得已,必须夺走一个生命以保护另一个无辜的人的时候。

感觉就像毒药在我手里。它没有在我的肩膀上靠好,最开始我几乎看不清瞄准镜里的一切。

但我不得不杀了他,我告诉自己。

他们跟随着黑面具,如果我杀了黑面具,这是我认为唯一能保护威尔和其他仍然住在我的大楼里的人的方法。

还有我。

因为,让我们面对现实吧,虽然你的小女孩绝对不是容易被欺负的人,然而在这张轮椅上,我也不可能在与50人的战斗中获胜。

不知道你有没有透过来福枪上的瞄准镜,看到一个男人,完全没注意到你,知道你的右手食指只需用一磅的拉力就能杀死他?

你从来就没有谈及过战争。

或许是因为你太过了解了。

我不喜欢这种感觉,爸爸。

它让我恶心。

但我还是把保险栓拉开了,我吐了一口气,尽我所能地瞄准...

...然后她飞过。

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我不认为有人能理解那一刻我的感受。

看着她俯冲下来,装备着滑翔翼——我帮助设计的滑翔翼,看在上帝的份上!——这使她看起来如此巨大,可怕和强壮。

看着她扔下催泪弹,一把把烟雾弹。

她切断了滑翔翼,落入人群中,她熟练得就像她一直如此,就像她是生来如此,

就像···

就像她是我。

那一刻我非常恨她,我非常生气。

我说不出话来。

我甚至不能呼吸,我只是把瞄准镜移到她的头上,我思考着。

原谅我,但我真的思考过,我真的想过要惩罚她,因为她让我想起了我当时的样子。

但是我没有。

我放下来福枪,摘下眼镜,哭了起来。

当你出现的时候,你看到我一直在哭,因为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爸爸,你认为这是因为我很害怕。

你说的有一部分是对的,我确实有,但事实并非如此。

可惜,因为你担心得想留下来,确保我一切安好,可我得把你推出去,才能做我需要做的事情。

但我看到你脸上的表情了,爸爸。

当你问我发生了什么。

“黑面具,”我说,“你还没到他就跑了。”

你有好一会儿都不相信我。

也许你以为是蝙蝠侠,他出现了,千钧一发之际救了我。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生气。

然而,我没有时间也不能解释。

你走后,我回到控制室连上了收音机。

我花了两个小时来用他的频率联系他,要求他与我谈谈,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最后,我拿出了我的太阳能镍铬电池,并将它插入红外投影仪——我一直在用传感器测试。

我剪了一个图案,蝙蝠的形状,我走到窗前,我把它打开,我看不见的蝙蝠信号在天空闪耀着。

淡淡的,几乎没用,全城的人都看不见.

但是如果蝙蝠侠打开他的红外镜抬头看了一会儿,也许,只是也许,他会看到我。

我在那里坐了一整晚,我坐在那里直到天亮,等着他出现。

当我在我的控制室听到他在我身后时,我已经用所有恶毒的话诅咒了他。

“芭芭拉。”

我把椅子转得太快了,你头都会晕,爸爸。

他甚至没有动,一半藏在房间另一端的阴影中,就像是石像鬼和噩梦的结合体。

我怒视着他,却说不话来,我能感觉到我的脸颊变得滚烫,我的胸压得越来越紧。

“你以为我不会发现吗?”我问,我的怒气来的很快,而且比我想的还要暴躁。

我的怒气全跑出来了,我越来越大声,到最后,我几乎是在对他大喊大叫。

“你以为我真的不在乎外面有个人顶替了我?你到底想过了吗?你怎么能?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他还是没动。

这就像他变成了大理石,绝对不可触摸,毫无感情。

然后他说。“你知道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不!不,我确实不知道。我知道的是,现在外面有了另一个人,一个不是我的人!她得到了我做的东西,她取代了我!”

我把投影仪摔在地板上,撞击的声音令我非常满意,在那一瞬间我想去踢它,想再听到那声音,但是我想起来我做不到。

再也做不到了。

永远。

他从阴影中走了出来,走上前来。

他紧绷的下巴塌了下来。

“我别无选择,芭芭拉。当我...当我回来的时候”

我瞪了他一眼。“回来了。所以说你确实离开了。你确实背弃了我们。

“我从来没有抛弃你们。我需要准备。我需要思考。

“三个月,蝙蝠侠。三个月。当你思考的时候我们在这里,战斗。”

“我知道。

“你没让她当蝙蝠女吧?”我问。“你是说她自作主张?”

他点了点头。

“那是她在做标记吗?

“起初,是的。”

“她是谁?告诉我。”

“不行。”

我把轮椅摇在他面前,瞪着他。

“我可以自己查。你知道我可以的。你不是无主之地中唯一的侦探。”

“是的,你可以找出来。”

他伸出一只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然后他蹲下了,这样我们能平视着对方,当他这样做的时候,我的愤怒就消失了,我感到的就只是悲伤了。

他还在看着我。

“但这又有什么用?”

“什么用都没有,”我说,我的声音随着这种情绪而变得微弱,我的眼睛有点疼,而这不是整天盯着我的终端的原因。

我转过头来,看着那扇窗户,那扇我举着来福枪的窗户,那扇另一个蝙蝠女从我旁边飞过的窗子,就像那个蝙蝠女已经知道我所有的把戏一样,或许她比我还要了解。

我感觉到他的手从我的肩膀移动到我的下巴,他抬起我的脸看他,之后我真的很想哭。

他以前仅只有一次碰过我的脸,当时我在医院里,在小丑枪伤了我之后。

我记得那时,在黑暗中醒来,害怕得要命,听到机器的嘶嘶声和心电图的嗡嗡声。

然后他摸了摸我的脸颊,他的手在手套里的感觉,太温柔了。

这让我想起了你,爸爸。

“我无意给你带来痛苦。”他说,他听起来有点不一样,可能是太累了。

“我从来不想让你受伤。我知道这些话改变不了任何事。”

他把手移开了。

“我需要你相信我,”他说。

“我一直信任你,”我说。“你知道,我永远都会的。

———————————————————————

这篇翻了之后结果忘了发哈哈哈哈

阿卡姆骑士太香了

除了谜语人267个谜语要把我搞疯以外

快去玩呜呜呜呜打折之后也就17块诶

少喝杯奶茶不就?!

谜语人滚出哥谭啊啊啊啊

下集预告:

还是芭芭拉日记时间!一小段!

哥谭单挑王收复哥谭?

       

Nehf

Prime 1 Studio Batman Ninja 豪華版

[图片]
[图片]
[图片]託@Jackt鸡仔包訂的1/4雕像總算來了。

又重又沉,總算明白為何單運費就要2310NTD。


開箱第一次成了體力活。還好天時地利我弟在,主要靠他組裝搬動。


太帥了。我可以。



@Jackt鸡仔包訂的1/4雕像總算來了。

又重又沉,總算明白為何單運費就要2310NTD。


開箱第一次成了體力活。還好天時地利我弟在,主要靠他組裝搬動。


太帥了。我可以。

我的猫

【未授翻/batfamily/hp AU】玛丽·德思礼·格雷森系列第二部分

                                    鸟瞰


摘要:


这原来是“蝙蝠家巫师”的第四章。基本上是迪克视角的和哈利一起待在德思礼家的第一天,和哈利在晚上做噩梦之后。还包括他和德思礼夫妇进行了一次哈利从...

                                    鸟瞰


摘要:


这原来是“蝙蝠家巫师”的第四章。基本上是迪克视角的和哈利一起待在德思礼家的第一天,和哈利在晚上做噩梦之后。还包括他和德思礼夫妇进行了一次哈利从未听过的“谈话”。但是,迪克回忆了一下,突然间,我们了解了迪克和哈利的全部关系。基本上,这是蝙蝠家的巫师的第四章,但是时间线是错乱的,所以它不是很连续。



今天天气很好。迪克起得很早,所以他能在其他人起床前享受他的长跑。附近的人很好,迪克在享受城市的喧闹和兴奋的同时,也在郊区找到了一些安静的地方。不是说他会在这儿呆很长时间。郊区从来没有足够大的屋顶可以飞行。但是,在安静的社区里跑来跑去,看着周围的世界苏醒,还是挺好的。


他在返回德思礼家的路上经过了附近的公园,并向附近几个试图挥手向他示意的孩子挥手。在过去的几天里,他已经见过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了。德思礼一家人很好,一切都很好,但迪克并不是那种可以连续坐着看几个小时电视的人,所以当他们开始这样做的时候,他试图离开房子。他无意中在周围碰到了他的表弟,他正推搡着几个年幼的孩子,这帮助他看清了自己的错误之处。然后,他和达力从德思礼家的棚子里拿出了一些工具,修理了公园里大部分的设施。出于好奇,邻居的孩子们前来调查,迪克设法与其中一些交谈,然而他们显然不信任达力。后来迪克没有带达力来的时候,孩子们邀请他来对他表示感谢,不知怎么的,它演变成了一种标记游戏。


今天,一些孩子似乎想学习如何做他们看到迪克昨天做的倒立,这是相当可爱的。迪克想看看哈利,确保他在昨晚的恶梦之后睡得很好。另外,他可能应该洗个澡来洗掉汗水,他想在德思礼家吃点东西。


答应孩子们一会儿就回来,迪克平静地回到了女贞路四号。拿出他的备用钥匙,他打开门,并记得脱下他肮脏的运动鞋,然后才走进干净的房子。即使是庄园也在努力保持这种机械的清洁。但这房子里总有一股清洁产品的辛辣气味,如果迪克深呼吸,他的鼻子就会刺痛,而只要不是太脏,阿尔弗雷德就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迪克决定先和厨房里的舅妈打个招呼,就上楼去。他之前跑过一圈就想吃东西,但他姑舅妈不赞成他在餐桌上穿着脏兮兮的带着汗水的衣服。她并没有说任何关于这件事的话,但她皱紧的鼻子和尖刻的评论使迪克不再这样做。迪克已经习惯了人们因为他是谁而喜欢他。他参加过布鲁斯的许多聚会,没有办法逃脱。即使在他的旧学校,哥谭学院,他也得到了一些特殊待遇,这不仅是因为他是布鲁斯的被监护人,而且也是因为他的智慧和奖项。而本应是他家人的人也这么做,就令人困扰又不安了。不是说达力和哈利也这样做了,尽管迪克知道达力可能被告知要对他更好,哈利也可能听见了同样的话。他本来希望他的舅妈和舅舅习惯了他,但他没有这样幸运。


迪克悄悄地走进他的房间,不想吵醒任何人。哈利和他的猫头鹰仍然睡得很香。迪克对猫头鹰的健康知之甚少,但他确实对噩梦相当了解,哈利能睡这么久是件好事,他显然需要它。可怜的孩子看起来好像独自度过了太多充满噩梦的夜晚。


迪克迅速地找出衣服,走到了他房间旁边的浴室。他昨晚给哈利拿的毛巾还在水槽里,但现在已经干了,所以迪克在佩妮看到它之前就把它放进了毛巾篮里。


昨晚只顾着担心。迪克已经感到奇怪了,他在过去的几天里没有听说过这个男孩。当然,他知道这个男孩在他来之前是合法居住在这里的,因为布鲁斯是对的,做好准备从来就不是一件坏事。然而,除了没有人提到的那间额外的卧室外,他还感到很奇怪,因为房子里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表明另一个人住在那里。迪克在他们独处的时候问过达力这件事,达力告诉他这曾是他的第二间卧室,但现在哈利住在那里。除了他骂哈利是个粗鲁的名字外,迪克决定跟表弟之间的竞争或其他什么扯上关系。


所有这些都不能解释门底部的封禁,或者侧锁的过多。当迪克问达力哈利是否有一只宠物或其他类似宠物的事时,他说那男孩有一只奇怪的鸟,这一点都说不通。


迪克决定要知道更多,所以,这周早些时候,在一个其他人都睡着的晚上,他悄悄地走进了锁着的房间。不是偷窥,只是为了收集更多的信息。迪克的第一印象是,这房间看起来不像卧室。它看上去像一间客房,而且就客房而言也太破败了。不像房子其他地方精美且摆放整齐的家具,这些家具都很便宜,也很旧。房间里似乎只有最基本的必需品、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只抽屉和一个衣柜。床上只有破旧的床单和毛毯,枕头磨损得太厉害,根本撑不起来。墙上什么也没有,任何东西上面都没有小摆设,桌子上甚至没有零散的纸张。如果迪克不知道这个房间的主人在上学,他可能不会猜到有人住在这个房间里。很奇怪。奇怪又担心。


关于第四间卧室或它的主人,直到昨天迪克和他的舅妈和舅舅一起吃午饭,才有了答案。谢天谢地,他表弟和一些朋友一起去看电影了。迪克发现达力是个很难与之交谈的人。佩妮准备了一些三明治和柠檬水,他们在一尘不染的厨房里享受着它们,这时那个话题就被提出来了。


“迪克,你知道我们还有一个侄子吗?”佩妮用餐巾擦了擦脸后问道。


“不知道,”迪克吞下食物后撒谎道,想知道这场谈话的走向。“他是你家的人吗?”


佩妮的脸紧绷着,迪克在过去几天里学到,这意味着她不喜欢这段对话的进行,但她会咧嘴一笑,忍受它。“是的,实际上是我已故妹妹的儿子,哈利·波特。”


“对你妹妹的事,我很遗憾,佩妮舅妈,”迪克诚实地说。毕竟,他知道失去兄弟姐妹的滋味。那挤出来的微笑加深了,所以迪克又深入问了一句。“他和他父亲住在一起吗?”


弗农吃了多到令人担忧的三明治,他大声笑了起来,但没有给出任何解释。佩妮小心翼翼地继续说:“不幸的是,他和我妹妹在同一场车祸中去世了。这个男孩不在学校的时候住在这里。”


这很有趣,因为关于车祸的部分绝对是个谎言。他确信这个可怜的孩子是个孤儿,但这个故事似乎不仅仅是一场车祸。之前提姆还担心过迪克在这里的时候会很无聊呢。


迪克决定不能假装忽略房子里唯一的另一间卧室,于是又问了下一个问题。“他的房间里有所有的锁吗?”


佩妮显得试图很冷淡,她擦着已经完美无缺的衬衫上根本不存在的面包屑。“是的,”她停了一会儿,看着餐巾纸,而不是迪克。“他很狂躁,所以这样对每个人都比较安全。”


“非常狂躁,”弗农一边吃完另一个三明治一边附和道。


迪克的困惑加剧了。他已经简短地看了一些关于这家的个人信息和医疗档案,只是为了知道他要加入什么样的家庭。提姆说他有点令人毛骨悚然,但这个小跟踪狂实在没有说这话的余地。但是,如果有任何诊断,它肯定会在档案里。


“那太糟了,”迪克又咬了一口三明治,小心地吞了下去。“他正在接受治疗吗?”


佩妮和弗农交换了目光,她的笑容变得更淡了。“我真的不喜欢讨论这件事。”


“当然不了,”迪克赞同道,并巧妙地改变了话题,讨论男孩到这里的时间,而不是男孩本人。他只分了一半的注意力在弗农何时离开,以及交通堵塞将如何使驾驶难以忍受的讨论上。迪克正忙着思考哈利·波特这个奇怪的谜团。


午饭后,迪克上楼给提姆打电话,告诉他这件奇怪的事情。最后,他和芭芭拉谈论了最新的关于超级英雄和普通民众的八卦,并设法打电话给康纳,向他了解少年正义联盟的进展情况。有一段时间没去那里是很奇怪的,但是康纳挂断了电话强迫他不再打探,坦率地说,这是非常无礼的。


迪克回到楼下,这时他听到从他下面传来的声音,于是中途停了下来。


“告诉那个男孩,他最好不要对客人说任何话,”从迪克的有利位置很容易识别出佩妮的嘘声。


“他已经知道不要在房子里传播他的怪异之处了,”弗农回答说,然后又说了一些话,但是被汽车钥匙的叮当声掩盖了。


佩妮打开前门时叹了口气。“一定要提醒他。”


在这对夫妇互相道别,弗农出门,而佩妮去客厅继续她目前的针织作品时,迪克思考着这件事。迪克决定更多地与人交流,看看是否能有任何答案,于是他抓起阿尔弗雷德推荐的一本书,和舅妈一起坐在起居室里。之后迪克意识到这位女士显然不想进行比她为丈夫做的帽子更有意义的谈话,于是他开始读这本书。


他舅舅进来,重重地坐在沙发上,打断了他的阅读。以几不可闻的哼声作为招呼,弗农就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是哈利回来了吗?”迪克把书放下,问道。弗农又咕哝了一声,迪克认为那一定是一声是的。“那我去打个招呼。”


弗农又咕哝了一声,伴着一声佩妮尖利的擤鼻声,迪克走出了房间。离开房子后,他看见男孩站着,看着车里的箱子。迪克打了招呼,并主动提出帮哈利抬行李箱,然后介绍了自己。


这个男孩不是迪克所期望的那样,也不是说他抱有很大期望。他比德思礼家的任何一个人都瘦得多,看起来也比他们友好。他似乎对迪克一无所知,但迪克已经知道弗农不是善于言辞的人,所以这不可能是那个男孩的错。


通过他的愤怒可以判断,这个男孩显然害怕着什么。这让迪克想起了杰森,当他第一次和布鲁斯来到庄园时,他满脸怒容和虚假的自信,因为他的世界完全颠倒了。但是,哈利也对他本该能信任的人,主要是他的亲戚,缺乏信任,这让迪克悲伤地想起了提姆。显然这个可怜的男孩需要帮助。然而,迪克并没有注意到任何他亲戚所暗示的,哈利狂躁不安的迹象。


他和哈利谈了聊他自己的过去,他想知道他关于哈利的家庭生活的问题能否有明确的答案。他得到了一些有趣的信息,但他们似乎给他留下了更多的问题而不是答案。那不适合任何动物的猫洞*似乎是最令人担忧的部分,尽管哈利对他房间里糟糕的状况毫不关心,这一项的奇怪程度非常接近于第一项。不幸的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多说几句话,就被叫去吃饭了。


然而,晚餐既好又坏。迪克继续不停地交谈,大部分是和佩妮,因为其他人似乎都像往常一样忙着吃东西。然而,每当哈利呼吸得太大声时,他都很难错过佩妮嘴唇的紧绷,或几个月不见表弟的达力几乎不看哈利一眼的样子。太可怕了。这些应该是哈利可以信任的人,这应该是他的家。这些人怎么能这样对待他?


当哈利试图花几秒钟的时间在没被允许的情况下拿点什么吃时,迪克几乎就说要些什么了,但最终他继续说话,并确保那孩子拿到了足够的食物。最糟糕的不是德思礼一家的冷漠,而是哈利似乎觉得这是完全正常的。这太卑鄙了!


在饭后,迪克发现他不能再看这些互动了,再加上哈利看起来精疲力尽,所以他把哈利打发去睡觉,和他的舅妈一起度过了一段珍贵时光。迪克本来希望对这个男孩有更多的了解,但是,虽然佩妮可以一直谈论隔壁太太的染发剂瘾,但她却出人意料地对她的另一个侄子守口如瓶。


迪克甚至想和弗农和达力谈谈,但他们都沉浸在电视里,不愿被打断。在看了一部拙劣的侦探剧之后,迪克终于承认了失败,并决定去他的房间。他在经过的路上迅速地检查了一下哈利,并很高兴看到这个男孩得到了休息。


他想和布鲁斯谈谈正在发生的奇怪事情,但布鲁斯目前正与骑士和侍从*合作处理一些重大案件,所以当布鲁斯对这个问题只提供了几句话时,他并不感到惊讶。但是,布鲁斯确实向他保证,这个案子,希望,能在接下来的十二个小时内结案,然后他会打电话给他。


这么早就无所事事让人觉得很奇怪,但女贞路并不是一个可以通过打击犯罪来释放精力的地方,这本身很好,但还是有点令人失望。迪克觉得没有别的事可做了,就早早地去睡觉了。


他的睡眠被一声大叫打断了,不幸的是,迪克很容易就认出这是一场噩梦,因为这在庄园里很常见。他迅速从床上爬起来,向门口走去。他不知道他对德思礼家的期望是什么,但其他人似乎根本不愿意帮忙,这太可怕了。


在庄园,噩梦是一个集体工作,根据严重程度,每个人都非常愿意伸出援手。迪克花了一点时间使哈利平静下来,但迪克在这方面有一些经验,他知道只要等下去就行了。说服哈利到他的房间来很简单,迪克决定加快进度,帮助男孩拿要换的衣服。


迪克早年过着高速运转的生活,之后和一个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偏执的人之一住在同一所房子里,还有一个过分乐于助人的管家和年幼的弟弟,迪克承认隐私是存在的,但在他的生活中不怎么现实。然而,当他打开哈利的行李箱,迪克看到了一些相当不寻常的东西。这并不是十几岁的男孩逃避窥探的正常事物,而是一本清楚地标着“四年级标准咒语”的书,还有其他一些让迪克好奇的东西。


“我能自己来,”哈利说,听起来突然比之前清醒多了。很明显他有什么要隐瞒的。迪克毫不大惊小怪地站了起来,试图在不断思考的时候显得很随便。现在显然不是问哈利这件事的时候。


迪克脱衣服上床,但被哈利的猫头鹰的喙响声弄得分心了。迪克一向喜欢动物,而阿尔弗雷德不怎么乐意,所以他高兴地向她打招呼。她似乎很喜欢他,这很好。她的羽毛很柔软,她在迪克的注视下梳毛。


当哈利回来的时候,迪克试图表现得很随便,迅速地把男孩和猫头鹰带回了他的房间。哈利脑袋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但是迪克等了一会儿才确定。


迪克穿过大厅,走进哈利的房间,又打开了那孩子的行李箱,这一次开着他手机上的手电筒。果然,那本奇怪的书还在那儿。迪克把它拿起来,翻了一遍,它看上去就像一本普通的教科书,除了教的是魔法而不是生物学之类的东西。出于好奇,迪克进一步翻找了行李箱,发现了几本类似的教一些奇怪科目的教科书。他还发现一根放在一些看上去很奇怪的衣服上的棍子,这一定是教科书上提到的魔杖。


还有其他奇怪的东西:用一种迪克无法辨认的材料制成的手套,最底下的东西只可能是一个大锅。迪克小心翼翼地把物品放回原来的样子,只把他看到的第一本书倒着放,这样哈利就不会怀疑了。


迪克觉得这有点超出他的知识范围,便打电话给扎塔娜,因为她对大部分魔法知识都很了解。


“我知道你晚上工作,迪克,”她回答道,哇,听到他的消息,她听起来一点也不兴奋。“但是,我们不是每个人都这样的,而且你不是应该去度假吗?”


“听到你可爱的声音真是太好了,扎塔娜,”迪克回答说,他保持着很低的声音,以免吵醒他的亲戚们。


“是的,我确定。这次你需要什么,笨小子?”


“噢,为什么你认为我需要什么?”


她对着电话大声叹了口气。“只是一种预感。”


“那么,我表弟可能是个魔法师,”迪克告诉她。有好几秒钟扎塔娜都没回答。


“你觉得我认识他吗?”过了一会儿,她回答说,显然刚咽回去一个哈欠,迪克花了一会儿才感到有点抱歉。“我们并不都认识所有人,迪克。”


“当然不是,”迪克急忙向她保证。“哈利看起来是个好孩子,我只很好奇。”她又停顿了一下。


“不会是哈利·波特吧?”扎塔娜听起来放弃了,疲倦突然从她的声音里消失了。


迪克咧嘴笑了。“我记得你不是说过你不是每个人都认识的吗?”


她并不了解哈利本人,但这孩子在他自己的圈子里是相当有名的。这当然导致了一个简短的关于巫师界的速成课程,迪克本来就知道它的存在,但它属于从来没有被真正掌握的范围。除了一些显然声称这个男孩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打败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巫师,而且他很可能上了霍格沃茨这座有着愚蠢名字的魔法学校的传说之外,扎塔娜对哈利的了解并不多。


扎塔娜在解释中开始打哈欠时,迪克又一次感到抱歉,所以他让她回去睡了,并承诺会很快回到她身边。


魔法这个解释让一切变得更有意义。德思礼一家提到的“奇怪之处”可以解释了,然而,他们对哈利的恶劣行为仍然是个谜。迪克明白有人害怕奇怪的事情,而且很明显德思礼一家都没有这种魔力。尽管如此,哈利仍然受他们照顾,他们应该爱他,即使他有魔法。


当哈利和他一起度过一天的时候,迪克感到有点难过,因为这孩子不得不对他大部分的生活严格保密。他知道秘密对友谊能有多糟糕的影响。老实说,他所有的好朋友都是超级英雄,因为当他对他生活中如此大的一部分闭口不言的时候,很难和其他人保持关系。


迪克一时冲动地为哈利做了个决定,决定透露他知道了那个男孩的魔法。在向哈利表明了他是如何知道的,且听到了更多关于德思礼夫妇对魔法的负面感受之后,哈利确实向他敞开了心扉。


当孩子们回到公园,被拉进另一场比赛时,下午很快就在孩子们的模糊身影和尖叫中度过了。离开这里有点令人失望,但又能和哈利单独谈谈是件很好的事。魔法是非常有趣的,听听巫师在日常生活中是如何使用魔术的令人着迷。


值得注意的是,当他们离女贞路四号越来越近时,他们走得很慢。迪克简单地思考着,考虑到昨晚的晚餐是多么的尴尬,他们是不是应该尝试在其他地方吃晚餐。但是,佩妮可能已经为晚餐努力了一段时间,迪克觉得错过了一顿她如此精心的晚餐是件很糟糕的事。也许今晚会更好。


他们一进门迪克就知道他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弗农的声音从餐厅传到大厅。“是你吗,怪胎?”


刚才还在兴奋地谈论他的猫头鹰的哈利,在他面前迅速地萎靡了下去。这本该是他的家。他应该在这里被爱,而不是因为一些他无法控制的事情,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怪物,一个怪胎。


迪克推开哈利,走进厨房。哈利跟在后面,试图为他的亲戚辩护。“没关系!像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这并不重要,”哈利在说,每一个字都让迪克更加愤怒。这些怪物不知何故使哈利相信,他们的残忍是他应得的。在过去的几天里,迪克忽视了太多的事情,他不会让他们因此而逃脱惩罚的。


当他挤进厨房门时,桌子布置得很漂亮,房子也一尘不染。住户们已经开始吃东西了,似乎并没有发现如此随意地使用残酷的话有什么问题。迪克使劲地敲门,以引起他们的注意。


“该死地你刚才说什么?”迪克感觉这些话不经思考地从他的嘴里冒出来。迪克注意到德思礼一家僵住了,但他正试着深呼吸,阻止自己做一些肯定会后悔的事。


佩妮那高昂的、愤怒的尖叫声把他从他的思绪中拉了出来,当所有不公平的碎片都在提醒迪克,很明显,从他在这里开始,他们一直在虐待一个孩子时,她有什么权利去愤怒呢?


迪克重复了自己的话,但视线并没有离开弗农,因为他似乎是最有可能变得暴力的人。迪克不知道这个人和他母亲有什么关系,他很高兴他从未在孩提时代遇到过他。


弗农似乎不能采取暴力,因为他几乎做不出任何反应。


“我……我没在和你说话!”弗农结结巴巴地说,是的,迪克知道这一点,因为这个人一直吹捧他,显然是希望从他和布鲁斯身上得到一些东西。迪克不能相信他的家人是好的,因为他们奉承着他,对待另一个和他们住了13年的侄子,就像对待污垢一样。迪克几乎不想知道这家人还隐瞒了什么。还有什么其他的哈利不得不接受的残忍行为?


他必须把哈利弄出去。现在,马上。他把他的电话交给哈利,告诉他收拾行李。这可能使这个男孩在面对离开他所知道的唯一的家时所忍受的争吵很少。


哈利离开的时候,房间里一声不响,迪克听到哈利爬楼梯的声音,便关上了身后的门。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面对厨房。


“我不在乎你认为自己是谁,也不在乎你的监护人是谁,”弗农怒气冲冲地说,他站到一个显眼的位置展示他的大块头,他的脸涨得通红。“你不能来我家——”


迪克对他说话,不让自己大喊大叫,但是确保自己能被听到。“哈利在这里住了多久了?”


弗农语无伦次地说。“我几乎不明白那是怎么回事——”


这次佩妮打断了他,弗农很惊讶,他的嘴张大了。“他已经和我们一起住了将近十四年了。”


迪克不理他的舅舅,把注意力集中在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的佩妮身上。他完全不理睬他还在张嘴看着谈话的堂兄。“在这十四年里,你曾经关心过他吗?”


佩妮的嘴唇不愉快地紧闭着,弗农又想说话。迪克好奇他之前怎么没见过这个。


“那个男孩是个威胁!”弗农咆哮着。“他对这个家庭的伤害比你所知道的还要严重!他很幸运,我们还给他留了片屋顶——”


迪克忽略了他。“一个才一岁,而他的父母刚刚被杀,你收留了他的威胁——”


弗农越来越大声了。“我们没有收留那个该死的男孩!他被丢在我们的门口,我们本想只花点钱——”


迪克感到什么东西断了。“他是你的侄子!他是个你应该爱和关心的无辜的孩子!而不是虐待和贬低!”


迪克喘着粗气,几乎希望这是一场肉搏,而不是吵架。他很想打些什么。


“有些事情你不明白,”佩妮嘘道,这是她第一次对他无礼。


“我知道魔法,”迪克说,所有的空气似乎立刻离开了房间。自从这次谈话开始,迪克都不知道达力是否呼吸过,但他现在还像个雕像。佩妮怒气冲冲的脸渐渐变白了,而弗农的脸则变红了。


“出去,”佩妮喘着气,嘴唇几乎没有动。他能听到她说话的唯一原因是房间里安静得要命。


“我要带哈利一起走,”迪克对他们说,尽管他知道他们不怎么关心他,但他唯一的血亲把他赶了出去,他的胸口仍感到一阵疼痛。


“很好的解脱,”弗农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声说,只是听起来有点勉强。但是迪克没有看着他,他在看佩妮抿得更薄的嘴唇。


“佩妮,你对此有意见吗?”


“有人告诉我,”她停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坚决地盯着前面的墙。“为了他的安全,这个男孩需要和血亲住在一起。”


迪克尽量不嘲笑“安全”这个词。在经过了太多从屋顶上跳下打击罪犯的夜晚后,他的幽默感有点扭曲。他很确定这是哈利在这里一点都感受不到安全。


“我想对你来说,在乎哈利的幸福已经太迟了。”


佩妮想了一会儿。“走吧。把他带走。”


迪克确信这是他们为哈利做过的最美好的事情,他也不确定他是否想哭或是想打什么。他否决了这两个选择,然后就离开了厨房,不想听到别的消息。


门关上时,他听到弗农语无伦次地大喊大叫,但佩妮打断了他。“让他们走,弗农。”


*猫洞:迪克以为哈利的鸟笼是养猫的。


*骑士和侍从:侍从(Squire)是dc漫画旗下超级英雄,一共有三代。初代名为珀西瓦尔·“珀西”·谢尔德雷克,二代谢瑞尔·谢尔德雷克。三代名为贝瑞尔·哈钦森。三位侍从(Squire)都曾是骑士(Knight)的跟班(初代珀西瓦尔是光辉骑士的跟班)。后来都成长为新的骑士(Knight)



tbc



译者:这几章跳跃真的很大,我希望你们还记得前面写了什么。😂

艹的本蝙喵喵叫

Early Concept Art by Tim Burton for Batman (1989) 

Early Concept Art by Tim Burton for Batman (1989) 

扬兮

莫名泪目

不愧是小丑的女儿

莫名泪目

不愧是小丑的女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