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c221

19.8万浏览    20658参与
草莓豆糕儿

【岳明辉x你 】 52赫兹💜



      你听过鲸鱼的叫声吗?那种来自深海的感觉,仿佛穿过了几亿光年的时间,飘飘荡荡的来到你的耳边。宛如一个孤独落寞的歌者在轻轻的吟唱。


​      你是整片海洋里最独特的一只鲸鱼,人们都知道鲸鱼是靠声呐在交流,然而,普通鲸鱼的频率都在15到25赫兹,而你的频率却偏偏是52赫兹。你是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这看上去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但你却在庆幸你因此遇到了那个少年。


      你第一次遇到岳明辉是在一个天气阴沉甚至有点飘着小雨的夏...



      你听过鲸鱼的叫声吗?那种来自深海的感觉,仿佛穿过了几亿光年的时间,飘飘荡荡的来到你的耳边。宛如一个孤独落寞的歌者在轻轻的吟唱。


​      你是整片海洋里最独特的一只鲸鱼,人们都知道鲸鱼是靠声呐在交流,然而,普通鲸鱼的频率都在15到25赫兹,而你的频率却偏偏是52赫兹。你是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这看上去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但你却在庆幸你因此遇到了那个少年。


      你第一次遇到岳明辉是在一个天气阴沉甚至有点飘着小雨的夏天,那天你正饿得肚子咕咕叫,距离岸边不远的地方有一群你最爱吃的鱼,你慢慢游过去,在你快要接近鱼群准备饱餐一顿的时候,你看到不远处正飘着一只小船,上面坐着一个眉眼异常精致的少年,天上飘着细细的雨,海上浓重的雾气在他好看的头发和睫毛上凝结成一个一个亮晶晶的小水滴,空气中带着丝丝的凉意,在这个本该炎热的夏天里,显得孤寂又清冷。你看着他微微嘟起的嘴,轻轻叫了一声,这么多年你已经接受了其他鲸鱼听不到你的声音,但是看到眼前这个和你孤独的有点相似的少年,你第一次想要去安慰别人,即使他听不见你的声音。


      出乎你意料的是,少年听到你的叫声惊讶的抬起头看着你,睫毛和头发上的水珠随着他的动作被震落了一部分,落在小木船已经有点掉色的船体上,发出轻轻的响声。


      你浮在海面上静静的看着他,他犹豫了一下,从脚旁的小桶里拿出几条不大不小的鱼朝你这边扔过来。


       “就这么几条啦,都给你啦。”他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好看,眼睛里闪闪的发着光,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可爱的小虎牙。你张嘴咬住了男生扔过来的鱼,然后愉快的在水面上喷出了轻轻的水汽。


      男生坐在摇摇晃晃的小木船上,轻轻叹了口气,你发觉他的不开心,轻轻叫了一声,然后慢慢的靠近他。男生感受到你的善意,无奈的笑笑,然后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你诉说。“你知道吗?我当初为了摆脱家里的束缚,去了离家很远的南方去上学,但是现在真的要走了,还真有点儿舍不得……”男生倒豆子似的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你看着他时而晴朗时而沮丧的表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你用嘴尖轻轻顶着男生的小木船,把他慢慢的送回岸边,男生回头看了看你,伸长了胳膊,在空中边晃边喊“拜拜小鲸鱼,我以后再来找你玩。”你回应他似的喷了喷水汽,特意大声的叫了一声之后就转身回到了海洋里。


      后来,男生确实一点一滴的在兑现着自己的承诺,他总是带着各式各样的鱼来找你玩,虽然他带来的根本不够你填饱肚子,但是你总是会毫不犹豫的张嘴吃掉他给的鱼,然后高兴的向晴朗的空气中喷着水汽。水汽划过天空在阳光的精心加工下,变成一道道绚丽的彩虹,男孩看着彩虹,看着你,心里的阴霾也慢慢的一扫而空。


      后来,男孩来找你的那天,天空中又飘着细细的小雨,就宛如你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这次,男孩没有再带各种各样的的鱼,他静静的坐在那个老旧到有点掉色的小木船上,轻轻的摸了摸你的头,说着“我过几天就要去英国了。可能好长时间不能再来找你玩儿啦。你也该回去找你的朋友一起去海洋里傲游啦。”


      你张了张嘴,想要告诉他,这整个海洋里只有他肯跟你说话,给你讲他身边新奇又有趣的故事,跟你碎碎念,温柔的给你唱着你从来没有听过的歌。你想要挽留他,让他别走,但是你明白,他有着自由洒脱的灵魂,他属于那个色彩缤纷却又别具一格的世界。所以你还是像你们每一次见面时那样,轻轻的喷了水花,慢慢的把他的小木船送回岸边之后,转身游进海洋深处。但是这次,男生转身的时候,听到了一声盖过一声的鲸鸣,像是挽留但又更像是告别。


       男生离开之前跑遍了城市里大大小小的店铺,在自己的吉他拨片上刻了一只小鲸鱼,然后做成项链带在了脖子上心满意足的去了遥远的北欧。


      热闹之后的孤独是最可怕的东西,男孩离开之后,你又重新回到了那个没有一个人可以交流的孤独冷漠的世界。所以,你下定决心,游过所有的海域去寻找他。


       后来,你终于再次遇见了他,这次是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他把头发染成了好看的栗色,在阳光下微微的散发出温暖的气息。经过了几年的时间,他脸上已经褪去了少年的青涩,有了成年人独特的感觉,在白色外套的衬托下愈发的温柔好看。但是那精致的眉眼和可爱的小虎牙却是一点儿没变。他站在轮船的甲板上和身边的朋友说说笑笑。你慢慢的靠近他们的轮船,轻轻的喷了一下水汽。轮船上那个高出他半个头顶的男生看到了你,惊喜的眼神和他当年一样。“诶!老岳你看!那儿有条鲸鱼!”岳明辉顺着木子洋的视线看过去,在空中和你的眼神撞在一起。那个瞬间,你在想,如果这个世界上有魔法的话,你们之间一定会绽放绚丽好看的烟花。


    他从二层甲板上一下飞奔到一层离你最近的地方,眼里的神采像是又变回了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年。


      “这次我没带鱼哦,咱俩就聊聊天儿吧。”


        你听着他讲着他这些年来的点点滴滴。他在哈利波特剧院里看到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真的尝试过用身子去撞看看能不能真的进去魔法世界;他去了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看了那里的石碑;他在苏格兰的酒吧里切身的体会到了那个城市沉淀下来的浪漫、粗犷和孤寂;他在格拉斯哥的街道上飞奔着赶着去上课;他和朋友一起在周末坐火车去往650公里外的伦敦就为了去尝尝coventry   street那家新开的海底捞;他去了达西庄园感受傲慢与偏见的碰撞;他在王子街上吃到了味道诡异到无法形容的Haggis;他把一个人的日子过得井井有条。你听他慢条斯理的给你讲着他的经历,你张了张嘴,想要告诉他,他离开之后你有多想念他。想要告诉他,为了找他,你游过了全球大部分海域,游过了冷到发抖的北冰洋,游过了风险莫测的百慕大。但是你没有说,你只是静静的听着,像以前一样。


      他在海上航行了两天,那是你陪伴他的最后一段日子,鲸鱼和人类的寿命的不同注定你们不能陪伴彼此到最后,你在遇见他之前度过了太多孤独且没有颜色的日子,所以,在生活变得有趣之后时间仿佛会慢慢变得越来越快,在他的生命正绚烂的时间里,你正巧要离开这个世界。


      这次,你什么都没有做,就只是停在水面上,静静的看着他离开,然后,一点一点的沉入海底。


       一只鲸鱼的死亡可以哺育附近海域的鱼类接近一百年的时间,周围的鱼群欢呼雀跃蜂拥而至,只有他静静的靠在甲板的栏杆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带着耳机,听着她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痕迹。




“ 有的人浅薄,有的人金玉其表败絮其中。


终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如彩虹般绚烂的人,从此之后,其他人都成为浮云,过眼匆匆。


                                       ——《怦然心动》”


可樱木

【岳洋岳/岳灵】第三区(黑道向)②

“这次的生意,我八你二,”木子洋歪了下头,朝桌子对面的男人露出个漂亮又欠揍的笑,“你没意见吧?”

“你特么……”那人一下子暴怒,窜起来抓住木子洋的衣领,“还叫我谈什么,存心耍我是吧?”

“看你现在还不清楚情况,所以我和你解释一下。”木子洋一把扯开那人的手,理了理弄皱了的衣领,“其实你现在没有和我谈生意的资格,我只是看你在这行里是前辈,才给了你点面子。要真的打起来,你没有优势的哦。”

“你哪来的那么大自信,”那人冷笑了一声,从腰间掏出一把枪,枪口朝着桌子上磕了磕。

“前辈,”木子洋眉毛轻微一挑,“既然您都拿出来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木子洋伸手从桌子下面把枪拿出来,抵着那人的胸口,...

“这次的生意,我八你二,”木子洋歪了下头,朝桌子对面的男人露出个漂亮又欠揍的笑,“你没意见吧?”

“你特么……”那人一下子暴怒,窜起来抓住木子洋的衣领,“还叫我谈什么,存心耍我是吧?”

“看你现在还不清楚情况,所以我和你解释一下。”木子洋一把扯开那人的手,理了理弄皱了的衣领,“其实你现在没有和我谈生意的资格,我只是看你在这行里是前辈,才给了你点面子。要真的打起来,你没有优势的哦。”

“你哪来的那么大自信,”那人冷笑了一声,从腰间掏出一把枪,枪口朝着桌子上磕了磕。

“前辈,”木子洋眉毛轻微一挑,“既然您都拿出来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木子洋伸手从桌子下面把枪拿出来,抵着那人的胸口,上了膛,另一只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悠悠地说,“您真不考虑考虑,我感觉还挺不错的。”

“你装什么装,不就是被岳明辉睡……”

木子洋脸色一冷,扣下了扳机。

他站起身,木然地看着那人倒下,血从胸口往外涌,在地板上流成触目惊心的一大片。



“完了,博文儿,我是不是坏规矩了。”过了一会,木子洋像才回过神似的喊了一声。

“是坏规矩了。”陈博文抱着只猫走了过来,有些不忍地往地上看了一眼。

“坏就坏吧,反正我不想听他那狗嘴里再说一个字儿。”木子洋往后一倒,摊在凳子上,随手把枪扔到桌子上。

“诶,棉裤都这么胖了你怎么还抱着。”

“我怕它跑来跑去的有什么危险。”


“这么说,我是不是只能去找他了。”木子洋瘪了瘪嘴,扭过头有点不情愿地说。

“洋哥,不是我说,该去了。”博文说,“想想我们当初为什么来的,你还真做上黑道生意了?”

“那是你洋哥有头脑,什么生意都干得好。”木子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懒懒地回话道。

“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进这来拼死拼活的,我看您这也没什么头脑。”

“陈博文你给我闭嘴!”


东区的老大木子洋,也是来路不明,之前和岳明辉的种种就让人捉摸不透。

第三区的人,大多数都是从没钱没势开始打拼,可从来没有人见过木子洋亲自动过手。木子洋倒一路顺风顺水,没吃过什么苦,不知道背地有多少人嫉妒。


“啧啧,”木子洋站在穿衣镜前换上了不知道第几套衣服,正换着角度欣赏自己,“这儿的人都不识货,我都怕穿出去他们也不懂欣赏。”

木子洋每次出门前都要在穿衣镜前磨蹭一会儿,每次出门都不像黑帮大佬谈生意,倒像个时装模特上台走秀。

“可以了吧,洋大少爷,”博文守在穿衣镜前不耐烦地说,“再不走都要晚了。”

“诶呀,知道啦。”


木子洋从车上下来,看见了守在门口的岳明辉。

木子洋穿了件暗红色丝质衬衫,领口宽宽松松地漏出平直的锁骨,下身是修身黑色牛仔裤,凸显出两条修长笔直的腿。脖颈上还带了个choker,黑色皮质的项链上挂着个金色的小三角挂坠。

从他下车,岳明辉就开始上下打量他,嘴角勾起淡淡的笑。

“看够了没?”木子洋不耐烦地皱眉。

“洋少往里请吧。”岳明辉没有一点不悦,倒是笑意更浓。

灵超站在岳明辉身边,有点敌意地打量着木子洋和他身边的陈博文。

今天是他灵超第二次见木子洋,第一次是他把西区还给岳明辉的时候。

那时木子洋面色很冷,也不笑,只是把一把钥匙扔给岳明辉,然后淡淡的说:“西区的地,还你。”

“好啊,谢谢少爷。”岳明辉接了钥匙,笑着看着木子洋离去的背影说。

那时灵超就感觉很奇怪,他从未见过岳明辉这样笑。

那笑容和今天岳明辉望着木子洋的笑容一样,竟带了几分讨好。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需要岳明辉去讨好?

他也奇怪岳明辉的那句“少爷”。

少爷?

木子洋吗?



“我的生意对象被我不小心弄死了,”木子洋抱着胳膊,翘着二郎腿,坐在岳明辉会客厅的沙发上,“所以现在除了你,应该没有人愿意和我谈生意了。”


这是第三区的规矩之一,无论你对你的生意对象有多不爽,都不能在谈生意时对他下手。

这样你的下一任生意对象就会担心你找他谈生意只是想要借机除掉他,这会影响到你的生意信誉度,得不偿失,一般没人敢冒这个险。


“哦,那为什么我就愿意啊?”听完木子洋的话,岳明辉挑挑眉。

“岳明辉,你敢说不愿意?”

“不敢不敢……”岳明辉笑了笑,哄他说。

inner

初雪都不联系的话
也该算了

初雪都不联系的话
也该算了

可樱木

【岳洋岳/岳灵】第三区(黑道向)①

第三区,是个干黑色生意的地方。


在第三区,没法律,但有规矩,想要活命的人就要把这些不成文的规矩记牢了:这个地方,有两个人不能碰,一个是西区的岳明辉,一个是东区的木子洋。

第一个是西区的岳明辉,他算是白手起家,刚进第三区的时候什么也没有,但能打,也抗打,什么生意都干,办事不要命。没用多长时间,他就在第三区声名鹊起。后来岳明辉把整个西区大大小小的帮派一锅端了,直接当了西区的老大,成了第三区最大势力。

几年前岳明辉不知得罪了何种人物,居然被搞进了局子。

这里的人,谁都有进局子的罪,但是警察都不想管,也管不了。

所以只要是岳明辉愿意,花点钱疏通疏通关系,或是找人顶罪,他都没必要去监狱...


第三区,是个干黑色生意的地方。


在第三区,没法律,但有规矩,想要活命的人就要把这些不成文的规矩记牢了:这个地方,有两个人不能碰,一个是西区的岳明辉,一个是东区的木子洋。

第一个是西区的岳明辉,他算是白手起家,刚进第三区的时候什么也没有,但能打,也抗打,什么生意都干,办事不要命。没用多长时间,他就在第三区声名鹊起。后来岳明辉把整个西区大大小小的帮派一锅端了,直接当了西区的老大,成了第三区最大势力。

几年前岳明辉不知得罪了何种人物,居然被搞进了局子。

这里的人,谁都有进局子的罪,但是警察都不想管,也管不了。

所以只要是岳明辉愿意,花点钱疏通疏通关系,或是找人顶罪,他都没必要去监狱走这一遭。但岳明辉竟然就这么心甘情愿的进去了。

然后西区的地盘就被他交给木子洋代管。

旁人看来觉得莫名其妙,木子洋那时刚进第三区不久,才有点势力,与岳明辉就见过一次,岳明辉怎么就这么放心的把地盘交给他管。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一年前岳明辉出狱,木子洋又把西区还给了他。

说实话,很多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等岳明辉出狱。岳明辉进监狱四年,木子洋就经营西区四年。

期间不仅西区,他又收了东区那片地。

相当于木子洋同时掌握着大半个第三区的势力。

这么大的权力,他怎么会舍得放手?

别人等着看岳明辉出狱,木子洋不肯还回西区,他孤立无援的窘迫局面。

昔日黑帮老大的没落是这里的人最喜闻乐见的戏码。

可事实上他就是放手了,还放得干脆,二话不说就把西区还给了岳明辉,岳明辉也没亏他,也把东区的地给了木子洋。

就此,他们俩就成了第三区的两大巨头。

不过自从灵超进了第三区,规矩又多了一个。

长得漂亮的人也不能惹。

灵超的来历让所有人都捉摸不透,因为他是岳明辉亲自接进第三区的。


灵超成了岳明辉的贴身打手。

不过一开始的确没人能看得出,甚至以为灵超是岳明辉结识的新欢。

毕竟灵超长得精致,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起初没人把他放在眼里,只觉得岳明辉脑子坏了。

不过后来灵超动了几次手,就没人再敢吭声了。

 


头上的吊灯吱吱呀呀地又摇又晃,晃得屋子里一明一暗,屋子里有男人的呻吟叫骂声,在灯光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凄惨。

灵超无辜地眨着眼睛,居高临下地盯着那个在地上挣扎的男人,转了一下手里的枪,然后冷笑了一声:

“都说过了,我最讨厌听别人说我长得像女人。这次断条腿,下一次不知道有什么后果哦。”

 

"小漂亮。"

“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这么叫我。”看着从门口慢悠悠地踱步进来的人,灵超笑了笑,“要是别人我都会杀掉的。”

岳明辉从鼻子里哼笑了一声,撇了眼倒在地上的人,目光又扫回灵超身上。

“话说小漂亮的脸总能让人产生误会,”岳明辉说着,伸手掐了掐灵超的脸,“结果是不好惹的孩子呢。”

“嗯……”灵超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灵超和岳明辉的初次相见是在监狱里。

那时候岳明辉还有一年出狱,而灵超刚刚入狱。

监狱里的人看到新入狱的人,都要存心刁难,给他们一潭死水的生活找点乐子。

“喂,你要不要玩个游戏?”一个人凑上去问灵超,旁边的人看着他们偷笑。

“说吧,玩什么?”灵超一抬眼,没什么迟疑地反问道。

刚进监狱的灵超是个刺头,谁也不放在眼里。

“石头剪子布,赢了打输的那个一巴掌,多大力气都行,对方没倒下就继续,”那人贱兮兮地笑,“谁先倒下谁输。”

“什么智障游戏?”灵超听完翻了个白眼。

“怎么,不敢玩?”

“倒没什么不敢玩的。”

 

看灵超答应了,周围人笑开了,起着哄把他推到一个人面前。

这人身材高大魁梧,一身横肉,体格上看是灵超的两倍。

人们等着看好戏。

“我怕把他打死。”那个高大的男人瞟了一眼灵超,不屑一顾地扭头笑着说。

“喂,快点开始,别那么多废话。”灵超皱着眉催促道。

 

第一局,是灵超输了。

那人的力气确实很大,打得灵超半张脸都麻木了,往后退了两步。

“小朋友,不行别硬撑着,这么漂亮的脸打肿了就没办法再去勾引女人了。”

周围又是一阵哄笑。

第二局,灵超赢了。

那下灵超用了力气,他看见那男人皱了皱眉,似乎也没想到灵超有这么大的劲,不过碍于面子,他勉强忍住了。

“没想到你这瘦的跟娘们似的,还有点力气。”那人嘴硬说。

“你tm说什么?”灵超明显带了怒意地瞪着他。

“呦,不愿意了,说你长得像个娘们不愿意了?”那人存心惹怒灵超似的继续说。

“闭嘴。”灵超一拳就朝他肚子上打了过去。

那人没设防,结结实实地挨了灵超一拳,倒在地上起不来。

灵超又朝他肚子踢了几脚,然后跨到那人身上,一拳一拳地往他脸上揍。

周围的人一看打了起来,更加兴奋地哄闹起来。

直到打得那人鼻青脸肿,灵超才解了气,站了起来。


“小漂亮。小心后面。”

灵超还没来得及回头,一直围观的岳明辉就飞起一脚把灵超身后准备偷袭的人踹出几米,然后转头看着灵超,笑得露出小虎牙,“不客气。”

“你刚才叫谁‘小漂亮’呢……”灵超看着岳明辉的笑脸有点发愣。

"叫你啊。"岳明辉歪着头凑近了看了看灵超的脸,又笑了,“就是很漂亮啊。”

“哪有……”灵超小声嘟囔着,伸手遮住了发烫的脸。





─=≡Σ((( つ•̀ω•́)つ

打耳光部分灵感来自于《不汗党》

可樱木

一个声明

好久没写,写得也不好,应该没人记得我了。

有两个长篇没写完,一个卜洋的《独享》一个卜岳的《学会》(这个没发到老福特上,我忘了。)。

不写的原因应该大家都很明白了

某人退队了,没心情再写到他了。

文不删。

如果想知道结局以后我可以大概写一下。

算是给看过这篇的人都一个交代。

感谢我没掉完的粉。

感谢看过我的文的人。

正在进步,文笔不好。

以后可能会继续写。

好久没写,写得也不好,应该没人记得我了。

有两个长篇没写完,一个卜洋的《独享》一个卜岳的《学会》(这个没发到老福特上,我忘了。)。

不写的原因应该大家都很明白了

某人退队了,没心情再写到他了。

文不删。

如果想知道结局以后我可以大概写一下。

算是给看过这篇的人都一个交代。

感谢我没掉完的粉。

感谢看过我的文的人。

正在进步,文笔不好。

以后可能会继续写。

-桃子睡成酒-

"像一粒生米 青光闪闪"

我能想到的

"像一粒生米 青光闪闪"

我能想到的

酒井piggy

木子洋x你 军痞14

他拿过你的筷子,吃完你的面条,还不忘点点头


“嗯,还行吧”


好想打他,可他笑得真好看


你憋屈地吸面条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你刚刚不还抢了!”


“我那是光明正大拿的”


。。。


他看着你,笑得一如既往的灿烂


你选择低头扒拉碗里的面,不理他哼


吃完面,坐了一会,你突然想起了那个广场


“洋哥,你等会有事吗”


“刚刚叫什么?再叫一遍”


“军痞!”


他捏住你脸上的肉肉


“真不听话”


你牵着他的手,带他去了你曾经最喜欢的那个草坪


那里有天真可爱的小孩,不谙世事的大学生,陷入热恋的情侣,正在拍婚纱照的新...

他拿过你的筷子,吃完你的面条,还不忘点点头


“嗯,还行吧”


好想打他,可他笑得真好看


你憋屈地吸面条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你刚刚不还抢了!”


“我那是光明正大拿的”


。。。


他看着你,笑得一如既往的灿烂


你选择低头扒拉碗里的面,不理他哼


吃完面,坐了一会,你突然想起了那个广场


“洋哥,你等会有事吗”


“刚刚叫什么?再叫一遍”


“军痞!”


他捏住你脸上的肉肉


“真不听话”


你牵着他的手,带他去了你曾经最喜欢的那个草坪


那里有天真可爱的小孩,不谙世事的大学生,陷入热恋的情侣,正在拍婚纱照的新婚夫妇,抱着没几个月大孩子的新晋父母,还有手牵手白头偕老的老奶奶和老爷爷


还有活蹦乱跳的狗狗们


你带着他坐到草坪边的凳子上


他看着你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地方”


他握着你的手紧了紧


“外面再吵再闹,这里始终很安静,过了这么多年,也还是这样”


你看着面前蹦蹦跳跳的狗狗,突然有点想和他两个人,一间屋,养只狗


他一直盯着她的侧脸,有些心疼


你一回头,就看到他紧皱着的眉,往他肩头一靠


“现在有你,也挺好的”


他本牵着你的手换了个位置,搂过你的腰


“那当然”


“给你能耐的”


你本想拿手推开他,他一个收紧,两个人反而更近了


他轻轻蹭过你的眼角,鼻尖,最后是唇角


然后耍赖皮一般地躺在你腿上


“干嘛”


你笑着问他


“享受女友福利”


他坏坏地笑着,露出一排牙


你玩着他额角的头发,啧,发际线都摸不到了


你们俩就这样,一个坐着,一个躺着,到了天色见黑了,才离开回家了


“木子洋!!!”


当你看到他把你巨大的皮卡丘娃娃丢在地上的时候,没憋住,咆哮了


“这个黄毛耗子太占床上的位置了,睡地板吧它”


“可我要抱着它睡觉的!”


你把皮卡丘捡了起来,拍了拍它,狠狠地瞪了一眼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的某痞


“那你以后可以抱着我睡啊”他撩了撩被子,“哥哥借你抱”


“死开”


你撇了他一眼,把皮卡丘放在你们俩中间


“不许越线木子洋,不然揍你”


“小妹,我们都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


“成年人也不行”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咱睡觉吧熄灯了熄灯了”


“不许越线!”


“知道了知道了”


可是没等你睡着,他又遛了过来,从背后圈住你,凑近你耳边


“晚安,我的小医生”


本文为我原创




 


-桃子睡成酒-

"直到你从荒原走过"

"直到你从荒原走过"

草莓豆糕儿

【木子洋x你】「万圣节限定」 不给糖,就亲你😘

     “hey baby trick or treat”甜甜的女声伴随着敲门声在门外响起,木子洋在屋里弯了弯嘴角,整理了一下刚刚自己捣鼓的“joker”同款妆容,从桌子上抓了一把糖准备放进门外小女生的糖果篮子里。


      你正在在门外偷笑着思考一会怎么吓吓这个“顶天立地”的男朋友。突然门开了,你们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看到对方的妆容之后愣了一下。木子洋偷偷把手里的糖放进口袋,笑着看着你。


     你一下扑进他怀里,“puddin!trick or...

     “hey baby trick or treat”甜甜的女声伴随着敲门声在门外响起,木子洋在屋里弯了弯嘴角,整理了一下刚刚自己捣鼓的“joker”同款妆容,从桌子上抓了一把糖准备放进门外小女生的糖果篮子里。


      你正在在门外偷笑着思考一会怎么吓吓这个“顶天立地”的男朋友。突然门开了,你们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看到对方的妆容之后愣了一下。木子洋偷偷把手里的糖放进口袋,笑着看着你。


     你一下扑进他怀里,“puddin!trick or treat?”木子洋关上门的同时,靠在门上把你揽在怀里,学着蝙蝠侠里小丑的语调,手指绕着你一边马尾辫上的蓝色发丝,下巴抵着你的头顶,声音慵懒又性感“哦!我的哈莉奎因。你今天闻上去真令人着迷。所以我才不会把我口袋里的糖果给你。”


      你抬起头,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喉结,笑着说“那,对不起喽J先生,我想我必须要惩罚你了。”你的声音像一根轻轻的羽毛在木子洋的心上一下一下轻轻的扫着。你感觉到面前的男人呼吸顿了一下,然后窝在他怀里鹅鹅鹅的笑得十分嚣张。


      木子洋瞪了你一眼,然后一下把你打横抱起,抬起长腿就往卧室走。“来来来,哥哥今儿带你体验体验party time”


     ‘在这个性感的晚上,我的身边终于不是缺了一个你。’


      墨绿色的丝质床单和他身上暗红色的西装莫名的搭。你勾住他的脖子,软软的说“哥哥,你的手上怎么少了一个笑脸呀!”


      木子洋低头吻住你,在你耳边低声说了句


       “你一会儿就知道了,我的坏女孩儿。”


     




     「城市的光亮起


        精心策划了一场游戏


        先闯进你心里


        Tell me baby trick or treat」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