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enrey

692浏览    55参与
eureka20706
儿童节贺图 Reylo!为什么...

儿童节贺图

Reylo!为什么 supreme leader emo Kylo被芮芮拉住手的时候会脸红?

没有人知道。

--- 

"Kylo look it's raning candies."

"(*///__///*)"

 "And thanks for your umbrella!"

"(////°▽ °////*)"

儿童节贺图

Reylo!为什么 supreme leader emo Kylo被芮芮拉住手的时候会脸红?

没有人知道。

--- 

"Kylo look it's raning candies."

"(*///__///*)"

 "And thanks for your umbrella!"

"(////°▽ °////*)"

蛤
原力者的星期天。(눈_눈)

原力者的星期天。
(눈_눈)

原力者的星期天。
(눈_눈)

蛤
原力者的星期五。٩( 'ω'...

原力者的星期五。
٩( 'ω' )و

原力者的星期五。
٩( 'ω' )و

蛤
原力者的星期四。(。&ogra...

原力者的星期四。
(。ò ∀ ó。)

原力者的星期四。
(。ò ∀ ó。)

蛤
原力者的星期三。Ծ‸Ծ

原力者的星期三。
Ծ‸Ծ

原力者的星期三。
Ծ‸Ծ

蛤
原力者的星期二。(눈_눈)

原力者的星期二。
(눈_눈)

原力者的星期二。
(눈_눈)

蛤
原力者的星期一。(눈_눈)

原力者的星期一。
(눈_눈)

原力者的星期一。
(눈_눈)

蛤
练习的草稿。透明度一调,突然就...

练习的草稿。透明度一调,突然就虐了(ಥ_ಥ)

练习的草稿。透明度一调,突然就虐了(ಥ_ಥ)

蛤

蕾蕾鼠和本本熊.13

原力熊写书法
故事详见P2长条

*字丑写不来……只好用系统自带的字体

蕾蕾鼠和本本熊.13

原力熊写书法
故事详见P2长条

*字丑写不来……只好用系统自带的字体

蛤

蕾蕾鼠和本本熊.12

“Ben!我们来玩传话筒吧!”有一天蕾蕾鼠说。
她从原力熊的收藏品里翻出两只纸杯,一卷绳子。
对于熊来说,老鼠的声音一定很小,于是Rey冲着纸杯大声喊:“Monster!”
Kylo Ren无奈地看着这只小老鼠,她已经笑得在桌上打滚了。
传话筒是这么玩的?他才不信。这个胡搅蛮缠的小家伙,啧。

蕾蕾鼠和本本熊.12

“Ben!我们来玩传话筒吧!”有一天蕾蕾鼠说。
她从原力熊的收藏品里翻出两只纸杯,一卷绳子。
对于熊来说,老鼠的声音一定很小,于是Rey冲着纸杯大声喊:“Monster!”
Kylo Ren无奈地看着这只小老鼠,她已经笑得在桌上打滚了。
传话筒是这么玩的?他才不信。这个胡搅蛮缠的小家伙,啧。

蛤
-嘬- 汤圆节快乐! 。 。...

-嘬-

汤圆节快乐!

开罗伦你住嘴!!!

-嘬-

汤圆节快乐!

开罗伦你住嘴!!!

蛤
蕾蕾鼠和本本熊.11 夜深了,...

蕾蕾鼠和本本熊.11                    


夜深了,义军鼠和原力熊们都睡着了。那么,就让我们来认识一下那个传说中每次出现只有一个巨大影子的——Snoke。
嘘,现在还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

Rey正在梦里想要抓住那些从空中落下来的金色树叶,它们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真想见见原力熊们的师傅,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还要找到公主,就像童话书里的骑士一样把她从囚禁中解救出来。Rey梦里的玩偶熊变...

蕾蕾鼠和本本熊.11                    


夜深了,义军鼠和原力熊们都睡着了。那么,就让我们来认识一下那个传说中每次出现只有一个巨大影子的——Snoke。
嘘,现在还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

Rey正在梦里想要抓住那些从空中落下来的金色树叶,它们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真想见见原力熊们的师傅,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还要找到公主,就像童话书里的骑士一样把她从囚禁中解救出来。Rey梦里的玩偶熊变得很大非常大,她现在可以够到树枝了,或许答案就在叶子的尽头。
“Ben……”她说起了梦话。
警惕的Kylo醒了过来,一直等到她重新安静下来才闭上眼睛。

蛤
蕾蕾鼠和本本熊.10“那时我还...

蕾蕾鼠和本本熊.10

“那时我还是原力学徒,每周都要去学院,就在边境线附近。那个时候,义军鼠和原力熊还不是敌对的。
有一年秋天来得突然,边境线一夜之间变成了金色,大家都停下来看落叶。就在那天,我见到了你们义军的公主,她原来是师傅的好朋友,这只玩偶也是当时她送我的。
冬天快结束的时候,我们突然和你们决裂了。师傅成了叛徒,公主也被关了起来,边境线建起了壁垒,学徒们则被送进了Snoke的训练营。Ben Solo从那天起,成为了Kylo Ren。”
原力熊翻了个身,“没有Ben了,Rey。”
Rey鼠困倦又茫然趴在头盔边上,Kylo一开口她就醒了,还以为自己又在做梦。她把几乎脱口而出的“为什么”咽了回去,的确,...

蕾蕾鼠和本本熊.10

“那时我还是原力学徒,每周都要去学院,就在边境线附近。那个时候,义军鼠和原力熊还不是敌对的。
有一年秋天来得突然,边境线一夜之间变成了金色,大家都停下来看落叶。就在那天,我见到了你们义军的公主,她原来是师傅的好朋友,这只玩偶也是当时她送我的。
冬天快结束的时候,我们突然和你们决裂了。师傅成了叛徒,公主也被关了起来,边境线建起了壁垒,学徒们则被送进了Snoke的训练营。Ben Solo从那天起,成为了Kylo Ren。”
原力熊翻了个身,“没有Ben了,Rey。”
Rey鼠困倦又茫然趴在头盔边上,Kylo一开口她就醒了,还以为自己又在做梦。她把几乎脱口而出的“为什么”咽了回去,的确,没人说得清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公主更仿佛从没存在过一样。


*终于如愿画了学徒辫 
*这算骨科擦边球伐?

蛤
蕾蕾鼠和本本熊.9Rey在Ky...

蕾蕾鼠和本本熊.9

Rey在Kylo的头盔里安了家,每天晚上她都会在熄灯前爬进去,抱着Ben进入梦乡。
“Snoke长什么样儿?”有一天Rey已经闭上眼睛了,又睁开问。
“就是那个样子。”
“你见过他吗,Ren?”Rey鼠从头盔里爬出来,悉悉索索地爬到原力熊的被子上。
“Snoke每次都只有影子出现。”
“什么样子?他都说什么?”
“他说:哇——!”
“哇!”
“不不,手举高,手指用力。哇——!”
“哇!!”
“你需要个老师,小矮子,再露出牙齿。”
“哇——!”
“做得很好!”
再不说好,Rey鼠就要扑上要咬他鼻子了。事实上蕾蕾整只鼠抱着Kylo的被子笑得几乎打滚,过了好久才安静下来趴在被子上,原力熊以为她睡着了。
“你是...

蕾蕾鼠和本本熊.9

Rey在Kylo的头盔里安了家,每天晚上她都会在熄灯前爬进去,抱着Ben进入梦乡。
“Snoke长什么样儿?”有一天Rey已经闭上眼睛了,又睁开问。
“就是那个样子。”
“你见过他吗,Ren?”Rey鼠从头盔里爬出来,悉悉索索地爬到原力熊的被子上。
“Snoke每次都只有影子出现。”
“什么样子?他都说什么?”
“他说:哇——!”
“哇!”
“不不,手举高,手指用力。哇——!”
“哇!!”
“你需要个老师,小矮子,再露出牙齿。”
“哇——!”
“做得很好!”
再不说好,Rey鼠就要扑上要咬他鼻子了。事实上蕾蕾整只鼠抱着Kylo的被子笑得几乎打滚,过了好久才安静下来趴在被子上,原力熊以为她睡着了。
“你是不是叫Ben?”Rey闷在被子里问他,“和玩偶上写的一样。”
“我已经不叫那个名字了。”
“为什么?Ben?”
原力熊没有回答她,Rey等了一会儿忍不住困意还是睡着了。

蛤
蕾蕾鼠和本本熊.8 半夜里Re...

蕾蕾鼠和本本熊.8

半夜里Rey被吓醒了,她忘了梦到了什么,大概是其他义军鼠在嘲笑她,要么就是一路上遇到的那些原力熊。
她拖着Ben熊玩偶去找Kylo。她想,像他这样的大熊应该是不会介意一只小老鼠在他胸口哭的。于是她任性地吵醒了他,手脚并用地爬到他胳膊弯里,开始大哭起来。
“嘘……小矮子……”
“是Rey!”蕾蕾鼠还打着哭嗝。
“嘘……Rey……那只是梦。”原力熊笨拙地轻轻摇晃她。
“没人喜欢我,嗝!……”
“不会的。”
“原力熊不喜欢义军鼠!”
“或许是因为什么误会,我不知道……睡吧。”
“Ren,为什么你连睡袍都是黑色的?”
“呃……”
“Snoke,那个大熊,连你们穿什么颜色也要管吗?”
“小矮子,你自己一身...

蕾蕾鼠和本本熊.8

半夜里Rey被吓醒了,她忘了梦到了什么,大概是其他义军鼠在嘲笑她,要么就是一路上遇到的那些原力熊。
她拖着Ben熊玩偶去找Kylo。她想,像他这样的大熊应该是不会介意一只小老鼠在他胸口哭的。于是她任性地吵醒了他,手脚并用地爬到他胳膊弯里,开始大哭起来。
“嘘……小矮子……”
“是Rey!”蕾蕾鼠还打着哭嗝。
“嘘……Rey……那只是梦。”原力熊笨拙地轻轻摇晃她。
“没人喜欢我,嗝!……”
“不会的。”
“原力熊不喜欢义军鼠!”
“或许是因为什么误会,我不知道……睡吧。”
“Ren,为什么你连睡袍都是黑色的?”
“呃……”
“Snoke,那个大熊,连你们穿什么颜色也要管吗?”
“小矮子,你自己一身灰别忘了。”
“是Rey!”
蕾蕾鼠终于哭累了,原力熊把她和Ben熊玩偶放进自己的头盔里,搁在床头。

*本想给开罗画亨利领的,忘记了,算了就老头衫吧

蛤
蕾蕾鼠和本本熊.7 “家里不能...

蕾蕾鼠和本本熊.7

“家里不能有老鼠!”原力熊坚持。
“我只要一个柜子,不不,一个碗。”
“一个碗?!不行。”
“破箱子也行!”
Kylo没法赶走蕾蕾鼠,何况当初也是自己头脑发昏把她带回家的,总不能扔到外面吧,老鼠就是老鼠,她只要想就一定能进来。原力熊气呼呼地指了指距离最远的墙角,那里有只放杂物的旧纸箱。

原力熊正在懊悔中打瞌睡,“这个是什么!”Rey鼠在他脚下大喊。
她举着一个比她自己个儿还要小的原力熊玩偶,看起来脏兮兮的,穿了条裁剪奇怪的黑色裤子。
“那个……是我很小时候的。”
“几乎和你鼻子一样大。”
“都说是小时候了。”
“能给我吗?”
原力熊点点头,只希望她能放过他别来烦他。
“它跟你真像……”Rey回到...

蕾蕾鼠和本本熊.7

“家里不能有老鼠!”原力熊坚持。
“我只要一个柜子,不不,一个碗。”
“一个碗?!不行。”
“破箱子也行!”
Kylo没法赶走蕾蕾鼠,何况当初也是自己头脑发昏把她带回家的,总不能扔到外面吧,老鼠就是老鼠,她只要想就一定能进来。原力熊气呼呼地指了指距离最远的墙角,那里有只放杂物的旧纸箱。

原力熊正在懊悔中打瞌睡,“这个是什么!”Rey鼠在他脚下大喊。
她举着一个比她自己个儿还要小的原力熊玩偶,看起来脏兮兮的,穿了条裁剪奇怪的黑色裤子。
“那个……是我很小时候的。”
“几乎和你鼻子一样大。”
“都说是小时候了。”
“能给我吗?”
原力熊点点头,只希望她能放过他别来烦他。
“它跟你真像……”Rey回到自己的破箱子,靠在玩偶熊的肚子上,“它的裤子上有字。”
“是商标。”
“上面绣着‘Ben’。”
原力熊别过去不理她,深深地皱起了眉。Rey则蜷缩在一堆旧衣服里,打起了瞌睡。


*黑一下开罗的背带裤
*好歹还是用上了这块复健背景布……其实涂白更好Orz

蛤
蕾蕾鼠和本本熊.6蕾蕾鼠不能想...

蕾蕾鼠和本本熊.6
蕾蕾鼠不能想象一只熊住在这样的地方,阴暗、凄凉,只有一扇小窗能看到外面。
不过当Kylo脱下斗篷后,看起来更像普通熊而不是凶狠的怪物,Rey认为一切还有希望。
“你在干嘛?”原力熊问。
“我在做饭。”Rey用力搅动勺子,憋红了脸。
“直接吃就可以了。”
“不,我要吃一餐热腾腾的饭!”
“吃完你就可以回去了。”
“我什么时候说要回去?”

*伦熊要被讹了

蕾蕾鼠和本本熊.6
蕾蕾鼠不能想象一只熊住在这样的地方,阴暗、凄凉,只有一扇小窗能看到外面。
不过当Kylo脱下斗篷后,看起来更像普通熊而不是凶狠的怪物,Rey认为一切还有希望。
“你在干嘛?”原力熊问。
“我在做饭。”Rey用力搅动勺子,憋红了脸。
“直接吃就可以了。”
“不,我要吃一餐热腾腾的饭!”
“吃完你就可以回去了。”
“我什么时候说要回去?”

*伦熊要被讹了

蛤
蕾蕾鼠和本本熊.5 在他们去原...

蕾蕾鼠和本本熊.5

在他们去原力熊家的路上,Rey发现城市的边界墙上有一块巨大的污渍,看起来像只可怕的大熊。
“那个是什么?”她问。
“是Snoke。”
“它是谁?”
“是这个城市的主人。它很强大。”
“它比你还要高吗?”
“比我高。”
“它有尖牙和爪子……它很凶吗?”
“人们敬畏它。”
“它会讨厌我吗?”
“是的,它讨厌老鼠,小矮子。”
“是Rey!”
“它讨厌老鼠,Rey。”
蕾蕾鼠开始有点害怕了。

*墙壁用了照片+滤镜。放大可以看到蕾蕾的小辫子小屁股和吓到哆嗦的小尾巴

蕾蕾鼠和本本熊.5

在他们去原力熊家的路上,Rey发现城市的边界墙上有一块巨大的污渍,看起来像只可怕的大熊。
“那个是什么?”她问。
“是Snoke。”
“它是谁?”
“是这个城市的主人。它很强大。”
“它比你还要高吗?”
“比我高。”
“它有尖牙和爪子……它很凶吗?”
“人们敬畏它。”
“它会讨厌我吗?”
“是的,它讨厌老鼠,小矮子。”
“是Rey!”
“它讨厌老鼠,Rey。”
蕾蕾鼠开始有点害怕了。

*墙壁用了照片+滤镜。放大可以看到蕾蕾的小辫子小屁股和吓到哆嗦的小尾巴

蛤

<Benrey>暗与明 (12终)

12.结局+小小车
Ben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爱她,在这个荒漠里,漫天的沙、漫天的热,Rey是唯一可以滋润他的。他虔诚地吻她、温柔地吻她、粗暴地吻她,黑暗面依旧在他内心深处。他抬起头,Rey神情恍惚,有点不知所措,他捞起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抓住一根食指,带她描绘疤痕的形状。
“是我弄的……”Rey声音沙哑。
“是你。还有这里……”Ben带领她,用鼻尖拱开她脖子里的碎发,嘴唇抿着发烫的耳朵。
Ben把手伸进已经揉乱的衣服里,是触手可及的绵软。他先是轻轻试探,然后突然粗暴地抓住了Rey的乳^房,并把她的惊呼全部吞进嘴里。他把衣服扯开,往旁边扔,Rey甚至还想阻止他,挡着胸口想要抢回来,然后就被拉开了双臂...

12.结局+小小车
Ben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爱她,在这个荒漠里,漫天的沙、漫天的热,Rey是唯一可以滋润他的。他虔诚地吻她、温柔地吻她、粗暴地吻她,黑暗面依旧在他内心深处。他抬起头,Rey神情恍惚,有点不知所措,他捞起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抓住一根食指,带她描绘疤痕的形状。
“是我弄的……”Rey声音沙哑。
“是你。还有这里……”Ben带领她,用鼻尖拱开她脖子里的碎发,嘴唇抿着发烫的耳朵。
Ben把手伸进已经揉乱的衣服里,是触手可及的绵软。他先是轻轻试探,然后突然粗暴地抓住了Rey的乳^房,并把她的惊呼全部吞进嘴里。他把衣服扯开,往旁边扔,Rey甚至还想阻止他,挡着胸口想要抢回来,然后就被拉开了双臂。她完全不懂,每一步都迷迷糊糊的,她也害怕,皱着眉只会喘气,不知道应该推开还是往里拽。

Ben终于从她柔软的肚子上抬起头,Rey睁开眼睛看他,猜想接下来要做什么。她忍不住说了一句,“据说原力者是禁欲的。”
简直像捅了马蜂窝。
Ben让她想起了第一次见他的样子,他往Rey的脑袋里投射他的记忆,他在Jakku的经历,他投射出浓烈到近似残暴的爱意,还有他接下来要做的事,以及想象中Rey会有的反映。Rey脸红到不能再红,她用力抿着嘴唇,眼睛一路滑过Ben伤痕累累的胸口,他抓着自己身体的手——不可避免地看到了Ben制造的那些红痕,再到他那点缀着骇人伤疤的侧腰。Rey口干舌燥,没法再往下了,紧闭着眼睛往后仰进枕头里,脚跟搭在Ben的腰侧邀请一般往自己这边带了一下。
Rey是Jakku盛开的花,湿润、珍贵。
Ben紧抓着她的肩膀,感觉到汗珠沿着自己的背脊往下淌,他忍不住在她身体上留下浅浅的齿痕,并且任由她抓破自己。他在Rey的耳边胡言乱语,大概允诺了五个星球和三个孩子。

Ben永远不会忘记这一晚,还有下一晚,以及以后的每一晚。它们会扎根在他脑子里。如果,他是说如果,有一天黑暗面终于吞噬了他,就和他祖父那样。Ben希望Kylo Ren可以在愤怒的间隙想想这些,想想Rey靠在他胸口的样子,想想她的笑,还可以想想,他忍不住用手背挡住眼睛自己笑起来,想想她是怎么打他和骂他下流的样子。

BB9E在前面开路,Rey背着防身的长棍跟在后面,她说她决定轻易不使用光剑,不光只有Ben需要修行。Ben只能送到这里,他双手背在后面,手指扣着手指,防止自己说出挽留的话或者不要脸地随她一起走。
Rey转身等了会儿,在浓烈的阳光下眯起眼睛。BB9E又回来了,停在Ben的身边看看他又看看她。
“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Rey说。
“只要你想,我就在这里。”Ben回答她。
Rey用力撑了撑舱门,“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了。”她低声对自己说,知道Ben能听见,“我希望你能早日找到他们,又希望那天永远都不会到来。”
Ben看着千年隼离开,他的心就此系在外面,像颗卫星那样,不能靠近、不想离开。他转身往回走,风把他的袍子吹起,BB9E忠诚地跟在旁边。

如果你路过Jakku,看到一个穿着浅色长袍脸上有伤疤的黑发男人,千万别以为他和这里的其他人一样颓丧。
他是个修行的原力者,力量大到几乎可以毁灭整个星球。他心中有黑暗也有光明,他犯错、赎罪、寻寻觅觅。他爱上一个人,这是他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事情。

.fin

*祈祷不要被壁

无缝走sy,戳戳右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