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igbang

25.8万浏览    40643参与
黛阿心

[韩娱]花开时再会(153)绮丽

       本书首发于晋江。

       文/黛阿心


       第153章  

       绮丽

       ——————  

  《凌晨一点1AM》MV的拍摄过程异常顺利,目前正在后期剪辑制作中,东永裴最近忙于筹备他的第二...

       本书首发于晋江。

       文/黛阿心


       第153章  

       绮丽

       ——————  

  《凌晨一点1AM》MV的拍摄过程异常顺利,目前正在后期剪辑制作中,东永裴最近忙于筹备他的第二张正规SOLO专辑《RISE》,烦恼和忧虑以及多年来始终困扰着他的遗憾都在工作中变得微不足道,不知不觉间恍然发现二十六岁生日即将来临,他思来想去决定到时候只邀请亲近的朋友过来聚一聚,不再像去年那样听胜利的大操大办,应酬太多没什么意思。

  

  权志龙这段时间陆续结束了在北京和台湾的演唱会,回到首尔后白天去YG Studio工作,晚上在家里缠着妹妹不放,他仿佛拥有无穷尽的精力和充沛的热情,任她说什么都没用,一遍遍把妹妹的嘴唇吻肿了不说,她的眼睛也哭红了。

  

  气得静绵心中懊悔不已,吃一堑长一智,她心里想着以后再也不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这种话了。

  好在权志龙没待几天就要赴港岛举办记者会,分别前他把妹妹抱在怀里亲了又亲,小奶音将满腔不舍透露得淋漓尽致,声声撒娇让人听着心里难过,他走的时候也是一步三回头,上车前挥了好几次手,太过可爱的模样看得金南国忍俊不禁。

  

  静绵反而松了口气,晚上终于能安稳地睡个好觉了。

  整天腰酸背痛,腿软得连下床都困难的感觉可真不好受。

  

  静绵知道哥哥一定在透过车窗遥望她,目送载着他的保姆车开走,直到彻底消失在路的尽头,她才收回视线转身离开,然而行走不足十步……她还是没忍住转眸望向他远去的方向,强行将心头的怅然敛去。

  

  权志龙下飞机后习惯性在聊天室里向妹妹报备近期行程。下午进行演唱会彩排,明天举办记者会,后天参加Versace@HK Pacific Place Store Opening,接连两天都在亚洲博览馆开唱,等到一切结束后才能再回首尔待几天。

  

  他编辑讯息的手速很快,点击发送后紧跟着就问她:[wuli绵绵呢?]

  

  成长环境使然,静绵的心思极其敏感细腻,她明白哥哥前面发的那些话不仅仅是想带给她安全感而已,还为了后面这一句。其实他完全可以不那么小心翼翼地直接问她的,他这样反倒弄得她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下意识地就将她未来几天的日常全部报备了出去,没给自己留下丝毫余地。

  

  妹妹:[哥哥,我刚才想了一下,真的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未来几个月还是必须得整天泡在公司里制作专辑,一如既往地无聊且枯燥。不过奇怪的是我们公司的音源最近频频外泄,从两个月前的后辈男团EXO到上个月的智贤欧尼,她这段时间精神过度紧张,生怕专辑再出问题,一直待在录音室里都不怎么找我玩儿了。经纪人最近也心烦意乱,没有严格筛选就给我接了好多通告,所以明天开始可能会越来越忙,终于不用再每天两点一线了,有点期待。(傻笑)]

  

  刚发送成功,静绵就后悔了,为什么现在的聊天软件竟然没有能让消息撤回重发的功能?!

  盯着消息框内[EXO]的敏感字眼,她后知后觉地一惊,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

  

  静绵瞬间没了写歌的心思,她登时摘掉耳机,用双手紧握着手机,大拇指轻点一下聊天框,编辑出一行转移话题的长句,她的手指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木楞着停顿片刻,然后又微微皱着眉长按删除。


  桥豆麻袋,不对啊……

  她和吴亦凡交往是瞒着所有人的,她根本没把这事告诉哥哥,他理应是不知道的。

  她要是现在转移话题,他肯定觉得奇怪,那不就是不打自招了吗?幸好没发出去。

  

  正在静绵感到庆幸的时候,权志龙发消息过来:

  [距离回归不远了,还记得你以前常跟哥哥说的那句话吗?坚持就是胜利!我的绵绵是最棒的~]

  [音源外泄的根本原因出在公司内部,相关人员不负责任,艺人就得吃亏了,不过Wren xi也不必太担忧,出现过一次的问题应该不会再发生。]

  

  静绵意识到权志龙已经略过她刚才不小心提到的敏感字眼,直到此刻,她眼中才浮现出真正轻松的笑意。很早的时候,哥哥就教她心里想什么要原原本本地告诉他,养成多年的习惯很难戒掉,才会有今天的口无遮拦。看来她以后得稍微注意些了……

  

  妹妹:[(捂脸笑)我会全力以赴准备回归的!]为了不让你失望。

  [我也觉得公司不会再让这种事发生……除非他们还像从前那样。]

  

  看到后面那句话,权志龙微不可察地怔了怔。

  [再忙也要记得按时吃饭,按时联系哥哥喔。]

  [哥哥想你想得心都疼了!(抓狂)(崩溃)]

  

  明明上午才刚分开……

  

  静绵牛奶般的双颊悄然泛起粉红,她骤然面朝港岛所在的方位,甜甜地对着空气发笑。

  [嗯!我一直都记在心里呢,哥哥也要记得按时吃饭好好休息啊……想你想你想你。]

  

  权志龙在前往亚洲博览馆的路上,他于众目睽睽之下单手抵住额头笑得肩膀不断颤抖。

  见状,一位朋友的语气半无奈半调侃:“鸡涌啊,能把Daisy xi的姐妹介绍给我吗?”

  “……啊?”他连透露着无尽甜蜜的说话声都格外害羞且温柔:“应…应该不行呢。”

  

  金南国默默注视陷入爱情的自家巨星,数不清地又一次想起昨天,他在公司里经过社长办公室门外时无意间听到……

  

  梁社长的声音:“凡事注意分寸,别做得太过火了。”

  权志龙的声音:“您放心,我不会影响到BIGBANG。”

  

  金南国敛起思绪,看一眼权志龙无名指内侧的文身,他在心里长叹一声,并不打算说什么。

  

  车辆很快抵达彩排场地,权志龙被迫终止和妹妹之间的聊天,下车时有点不开心地嘟了嘟嘴。

  这扑面而来的可爱少年感看得等待在场馆外面的粉丝们一齐高声尖叫,激动得快要晕过去了。

  

  然则所有人都不曾发现,也完全想不到的是——

  就在权志龙单手抵住额头、害羞地笑得肩膀不断颤抖时候,他盛满星辰大海的眸中有一瞬间闪过象征着阴翳的寒芒,充满美好向往的脑海内诡异平生出阴暗的思绪,却在刹那间就被他敛去,面上根本看不出分毫异样。放下手时,他还是旁人眼中那个熟悉的款鸡涌。

  

  看来正如他所想,那个练习生得不到南智贤的原谅,更没敢找绵绵做说客。

  既然她选择了一条活路,那么他真的要考虑把日剧试镜的机会介绍给她了。

  

  至于那个所谓的‘前男友’……他感到非常可笑,妹妹哪里有过前男友?

  他强忍着不去在意过去的事情,真希望有些人能安分一点,别自己找死。

  

  ……

  朋友们都以为权志龙今年肯定是没办法给东永裴过生日了,毕竟他18号那天在HK回不来。然而大家没想到的是……东永裴为了权志龙,竟然把生日聚会推到了19号晚上,一众好友们得到通知后简直惊呆了。

  

  听到风声的前线私生们却并不意外。

  东永裴曾在采访里谈到权志龙:“在我的人生中,他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他虽有些腼腆,但还是直视镜头:“志龙啊,希望我也是你不可或缺的存在哟。”

  

  东永裴向来低调,去年的生日会来那么多三教九流且大多数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是因为……胜利邀请了他的朋友们,他的朋友们又不约而同纷纷邀请了自己的朋友们,如此往复,不外乎权志龙当时很晚才到,他就是在确定有没有不合时宜的人到场,以防任何突发事件影响到他和妹妹间时隔许久的约会。

  

  19日当夜,京畿道抱川市,Dolce Vita庄园

  

  权志龙刚回首尔就开车到S.M接住妹妹去往他的庄园里给东永裴过生日,今晚到场的人都是BIANG成员们和他们共同的亲故。

  

  林侑恩和南智贤今年都没办法来了。

  

  音源泄露至今,调整过来状态的南智贤比从前更拼了,起早贪黑在公司做回归准备。

  她努力找回出道前的全力一搏和高度自律,正要用行动证明自己并不比昭贤队长差。

  

  《听见你的声音》已于本月十五日正式开拍,林侑恩直接住进片场里,连家都不回了。

  作为一个Rapper,公司今年不给她回归就算了,她要赌上那些说她演技不好的人的嘴。

  

  静绵答应帮南智贤转交礼物,至于林侑恩……

  她们联系得并不同往年那样频繁,她不清楚。

  

  根据以往惯例,静绵本以为会见到起码二十个人,没想到连十五个都没有,而且大部分都是熟面孔,看来这次真的是朋友间无需应酬的悠闲放松时光。

  

  张贤胜,李彩琳,李洙赫,Tablo前辈等等这些她都认识。

  唯一的生面孔只有……

  

  静绵看着不远处正和东永裴谈笑的女孩,好奇问哥哥:“那是谁啊?”

  权志龙轻捻着妹妹娇软的手心,忽而在她耳边道:“那是闵孝琳xi。”

  

  弯月当空,群星闪烁,庄园里亮着温暖的光芒,花坛前的地面上落满了雏菊的花瓣,李洙赫和Tablo在往升起阵阵烟雾的烤炉上放五花肉,晚风吹拂着诱人的烤肉香味,远处传来胜利和亲故们嬉笑拌嘴的声音,李彩琳和姜大声在厨房里寻找还有没有别的调味料,崔胜铉和张贤胜在认真且细心地边串Barbecue的食材边聊天,而东永裴正坐在长椅上对身旁一身黑色长裙的闵孝琳笑得很温柔。

  

  若是此刻时光长河能够流淌得慢一些,再慢一些,

  那真的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静绵遥看那位知性优雅的欧尼,无意识轻声道:“好漂亮啊。”

  小时候听很多长辈说过,想要俏,一身皂,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今夜绮丽的月色笼罩着妹妹美得不真实的侧脸,权志龙满眼迷恋,看得入了神。

  “是呢。”他轻笑着点头。

  


浅陌轻云
出BigBang的签名专辑 想...

出BigBang的签名专辑

想要的可以私信加我

出BigBang的签名专辑

想要的可以私信加我

仿生李昇炫会吃电子草莓吗
「龙tory红白玫瑰」小孩才做...

「龙tory&红白玫瑰」小孩才做选择,队长我全都要

b站🔗:玫瑰发发🌹 

是激情脑内的成果(卑微)

剧情向,在评论置顶

「龙tory&红白玫瑰」小孩才做选择,队长我全都要

b站🔗:玫瑰发发🌹 

是激情脑内的成果(卑微)

剧情向,在评论置顶

忘冬-

【TG】假想敌(第七章/非拟实)

1.我好像搞错了拟实和非拟实的定义,严格来讲这应该属于非拟实?从现在开始改掉题目。非常抱歉。鞠躬。

2.写这篇的时候,在循环《意难平》。

3.情感导师姜上线。

--------------------------------------


07.


  “所以,你拒绝了起步月薪两万的红圈offer,就是为了泡他?”


  毕业等于失业那年,姜大声未雨绸缪开了家咖啡馆,主业煮咖啡,副业养狗。那只叫芝麻酱的金毛趴在地板上,脑袋枕着门槛,啃骨头,好吃到迎风流泪的那种。


  “也不全是。红圈里加班和出差成为...

1.我好像搞错了拟实和非拟实的定义,严格来讲这应该属于非拟实?从现在开始改掉题目。非常抱歉。鞠躬。

2.写这篇的时候,在循环《意难平》。

3.情感导师姜上线。

--------------------------------------


07.


  “所以,你拒绝了起步月薪两万的红圈offer,就是为了泡他?”


  毕业等于失业那年,姜大声未雨绸缪开了家咖啡馆,主业煮咖啡,副业养狗。那只叫芝麻酱的金毛趴在地板上,脑袋枕着门槛,啃骨头,好吃到迎风流泪的那种。

 

  “也不全是。红圈里加班和出差成为常态,你知道我是个天生的享乐主义者……好吧,我承认有一小小小半原因是为了看见他。不过‘泡’这个字,太难听了。”

 

  崔胜铉点了一杯抹茶巴菲,这种精致的享乐主义者一向不擅苦涩味的食物。

 

  “大学选课的时候都没见你这么上心。”


  姜大声心说喜欢一个人这件事你压根儿瞒不住,嘴巴闭紧也会从你的耳朵里飘出来,你会在别人偶然提到这个人的名字时下意识扭头去听;即便真的可以稳坐如钟你的眼神也会出卖你,它会不由自主地去寻找他所在的方向。

 

  姜大声毫不留情的打开电视,重播红毯上那让人羞耻的一段采访,按着崔胜铉的肩膀强迫他看完:“明星和普通人不一样,不是有句话圈子不同不必强融吗?何况你看——”


  “人家昨晚和你谈情说爱,之后呢?还不是拉着女明星的手演你侬我侬。你在这儿难过地跟被踹了一样有谁知道?”

 

  “你哪儿看出我难过的像失恋?你的专业是国际经济与贸易,不是心理学,姜甜点师。”

 

  姜大声气笑了,握着擦的锃亮的咖啡勺在他眼前比划,“看看您这眉毛吧,打从进了我的店就没舒展过,路人看了会觉得我在你的咖啡里下了毒药。”


  崔胜铉再次将眉头蹙得更紧,这次是源于被他戳中伤口的疼痛,“我确定我是认真的,也可以确定他是。怎么说呢,喜欢是真的,小心是真的,惴惴不安和浪荡不定也都是真的。”

 

  “如今把你扔一边扭头和女明星撩拨动情也是真的,脱掉不切实际的乌托邦式浪漫,我们需要面对现实,崔律师。”

 

  崔胜铉听出了他的语气里满是讥笑嘲讽,抿着嘴心酸了半分钟,再抬起头看着他满目坚定,“他的眼睛里有小心翼翼的试探和放肆大胆的爱意,我确定。”

 

  姜大声被堵到无话可说,心里暗骂这家伙真是个情种。小女友动作熟练地将烤好的曲奇饼干从烤箱里拿出来,熟练地收拾烤盘,熟练地包装成盒。

 

  大学毕业后迅速确定恋爱关系,而今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姜大声看着她的背影很不出息地红了眼眶。


  “我们之前吵过架,闹过分手,互相都说过伤害彼此的话。”


  姜大声指了指背身工作的女朋友,崔胜铉循着他的手去看。


  “可是到头来我知道我这辈子都要和她在一起,也只能是她。我想劝你及时止损可是没有任何立场,毕竟一个人如果在年轻的时候遇见另一个让他惊艳一生的人,以后再遇到谁都会觉得对方黯然失色。”

 

  “你总要把自己心里的疑问解开,不然以后无论是否在一起都会觉得别扭和遗憾。”


  崔胜铉更懂得,时间愈久,这种负面情绪如同得到养分一样缓慢滋生,钻出的毒芽会使两个人的亲密关系分崩离析,争吵和冷战会成为周而复始的噩梦。


   咖啡店靠近路边的那一侧镶了整面落地玻璃窗,透过窗户可以看见这座城市的秋末都这么嚣张,下午四点半的夕阳烧红了整片天空,直挺挺地洒在他的后背上。

 

  芝麻酱终于将那块大骨头消耗殆尽,满足地在地板上滚来滚去,像一大片毛茸茸的金色地毯。


  姜大声想起了前阵子在书里看到的特别文艺的一句话:

  -Relationship expires; leaves a bitter aftertaste。

 

  -恋爱过期,苦涩犹存。

 

 亲爱的老朋友,请你在尝到恋爱过期后的苦涩之前,一定要过得特别特别幸福。


peaceminusone

老福特的姐妹们:

1.拉毛加的《承诺》抄袭BIGBANG的《let's not fall in love》

2.麦小兜,郭聪明的《害羞》抄袭权志龙的《miss you》

3.B-KIDS唱的《说你爱我一天一天》抄袭BIGBANG的《一天一天》

大家动起来,一起去qq音乐和酷狗音乐举报抄袭!!

老福特的姐妹们:

1.拉毛加的《承诺》抄袭BIGBANG的《let's not fall in love》

2.麦小兜,郭聪明的《害羞》抄袭权志龙的《miss you》

3.B-KIDS唱的《说你爱我一天一天》抄袭BIGBANG的《一天一天》

大家动起来,一起去qq音乐和酷狗音乐举报抄袭!!

mangyi星晨

情人节快乐

我磕的CP必须幸福!

情人节快乐

我磕的CP必须幸福!

赤童子AKAKID
TG 一份情人节的早餐~(是我...

TG

一份情人节的早餐~(是我熬夜画的……)

快忘了自己是个多能搬弄事实的画手 

TG

一份情人节的早餐~(是我熬夜画的……)

快忘了自己是个多能搬弄事实的画手 

仿生李昇炫会吃电子草莓吗

「龙tory&pink soda」

bilibili🔗你是只属于我的粉色碳酸饮料 

老糖新磕

看看孩子(⁍̥̥̥᷄д⁍̥̥̥᷅)

「龙tory&pink soda」

bilibili🔗你是只属于我的粉色碳酸饮料 

老糖新磕

看看孩子(⁍̥̥̥᷄д⁍̥̥̥᷅)

nine's靠谱票务小助理

Bigbang2016亲签工作证.

不知有没有人要的?

Bigbang2016亲签工作证.

不知有没有人要的?

黑羽快斗

正在制作三款TG的金属徽章,喜欢的私聊呀!GD&TOP

#权志龙

正在制作三款TG的金属徽章,喜欢的私聊呀!GD&TOP

#权志龙

kwon

BIGBANG IS FIVE 

💚💛💙❤️💜


vip永远等你们五个人一起回来。

BIGBANG IS FIVE 

💚💛💙❤️💜


vip永远等你们五个人一起回来。

可心儿呀

❤💛💚💙💜

开心的冒泡泡

崔塔塔同学更新啦

虽然秒删了,但是我依然开心的冒泡泡


哎呀呀,怎么办太开心了

我都准备睡觉了


哎呀呀,真好,今天一定能做个美梦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真好,我要睡觉了


要是梦里有他,那就更好啦


开心的冒泡泡

崔塔塔同学更新啦

虽然秒删了,但是我依然开心的冒泡泡


哎呀呀,怎么办太开心了

我都准备睡觉了


哎呀呀,真好,今天一定能做个美梦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真好,我要睡觉了


要是梦里有他,那就更好啦




此间少年
权志龙珍藏版签名相框 要的主页...

权志龙珍藏版签名相框

要的主页微信问价

权志龙珍藏版签名相框

要的主页微信问价

忘冬-

【TG】赤兔马(短篇番外/包甜)

1.为了对大家伙儿表达从日更到三五天更的歉意,撸了篇番外献上。

2.主题:叛逆迷路小青年权x大山深处的男人崔

-------------------------------------------------------------------------


——《赤兔马》


1.


  大学时代,权志龙奉承六十分万岁的金科玉律,四年里尽跟着玩儿乐队的三五大神厮混。


  对学习不上心倒是自己组的小乐团火了,不说天南海北大大小小的夜店酒吧都放着他们五个人鬼吼鬼叫的神曲,在委身于这座灯红酒绿的城市里确实大街小巷都知道有这么不着边际但歌儿好听的大...

1.为了对大家伙儿表达从日更到三五天更的歉意,撸了篇番外献上。

2.主题:叛逆迷路小青年权x大山深处的男人崔

-------------------------------------------------------------------------


——《赤兔马》


1.


  大学时代,权志龙奉承六十分万岁的金科玉律,四年里尽跟着玩儿乐队的三五大神厮混。


  对学习不上心倒是自己组的小乐团火了,不说天南海北大大小小的夜店酒吧都放着他们五个人鬼吼鬼叫的神曲,在委身于这座灯红酒绿的城市里确实大街小巷都知道有这么不着边际但歌儿好听的大学生乐队。


  毕业旅行那一年也不知道谁出了个馊主意说要自驾游,去翻过山还是山的地方看海,年轻人还可以为自己的梦想粉身碎骨,四个人一琢磨靠谱就立时打包行李准备出发。


  权志龙拉了辆车当代步工具,特别骚气的将车尾用油漆喷上一屁股粉色,起名叫小迷你。


  五个人各走个儿,约定在“翻过山的那座山”上相见。

  那座山叫什么,权志龙也不知道。
  
2.


  从加油站穿出来,给小迷你补充食物后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权志龙没由来滋生灵感,未免自己在午后放晴的雪地里沉沉睡去,开始哼歌。


  十二月初的山地比自己想的还要冷,断壁残垣挂着不知何年何月结的满头雪花到了午后也没化掉分毫,高速公路已罕见车辆,权志龙只能循着指示牌机械式前进。


  避免耗能过大,车里暖气开的并不足。


  机械式动作太久血液流速会变缓,最后四肢发凉,在崎岖公路上拖累自己的大脑,结局难免车毁人亡。更难过的是,高原的黑夜会比陆地降临的更快,爬不出这段山路他只能在夜里和山狼相伴,权志龙慌了,在交叉路口一个右拐靠近一条小路,根据导航显示穿过去最慢一个半小时会抵达计划好的歇脚地——名为莫拉里的小城。


  噩梦比他想象的来的还要快。


  疲于驾驶的权志龙不得不靠咬舌头、掐大腿来保持清醒,疼痛刺激却抵不过沉沉睡意,小迷你开到跟前才发现凭空多了根电线杆,为了避让不得不紧急转动方向盘却一头杵在旁边的山石。


   车停了。


   大前灯撞得稀巴烂。


3.


  下车去看却发现坏的不只有前灯还有保险杠,七零八落躺在地面儿,哪儿哪儿都写着惨字儿。


  权志龙懊恼地踢了一脚无辜受累的电线杆,回到车给同伴和救援队发送了紧急求助的信息,寻了点儿柴火生了个火堆试图驱散夜晚嗅到美食寻来的野狼,缩回车里把车门锁死,寻摸出自己能穿的衣服都穿上,清点食物和用水。


  一系列求生动作完毕后才发现自己的右脚撕心裂肺的疼,咬牙从马丁靴里挣扎出来才发现脚踝处肿的不像话,一按生疼。


  瞎了!


  马丁靴的保护使撞击只让他脚踝发生骨裂,惊险刺激的一幕下高速分泌的肾上腺素和多巴胺让他也不知道疼,可实打实出踹上电线杆这件事却让骨裂的伤口进一步撕裂,眼下八成骨折。


  权志龙除了苦笑便只有哭笑不得,勉强逼自己吃了个面包喝了两口水外脑袋枕靠背上闭目养神,手里还握着最后的救命稻草,一部坚挺的手机。


  天黑时摸不着时间分寸,只听到狼群兴奋的吼叫声,再睁眼见车窗外寻来的绿眼睛,在黑夜里发着让人胆战心惊的光,这次权志龙连苦笑都没有。


  疼痛和寒冷加重了行动不便的恐怖境地,半梦半醒间他听到马蹄的哒哒声和马鞭撕破风声的狠戾喊叫。 


  在被狼群撕碎前还可以梦到被人救赎,真好。

  他想。


4.


  被一阵浓郁草药味儿熏醒,意识游离于天灵盖外,混沌中想起骨折的右脚,下意识用力一抽好像被什么东西裹得很紧,生拉硬拽这么一下疼的他倒吸口凉气,“嘶。”


  “别动,骨折已包扎,需要静养。”睁眼看见穿藏青色袍子的男人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操着一口生硬普通话。


  “你是谁?”权志龙狐疑起来。


  “塔。”


  ......


  权志龙也辩不清自己获救这事儿是真是假。


  “我在哪?”


  “小城莫拉里”,男人又补上一句,“我的家。”


  “我被你救了?”疲倦与疼痛抽干他对于眼前状况的辨别能力,扔下句没营养的废话。


  “是,九月听到狼群围着车里的你大叫,我看见狼群便朝天开了一枪,把你从车里救出来。”


  被唤作“九月”的猎狗立即哼哧哼哧走进来,权志龙眯着眼看清眼前这条狗浑像一只狮子,浑身耷拉着厚实的长毛,淌着哈喇子。本能恐惧让他下意识往墙角缩,“你这养了头狮子啊!”


  “是狗,高脊背猎犬,我家还有十几条。”叫作“塔”的男人亲昵地摩挲猎犬的头,看得权志龙脊背发凉。


  命运从狼群辗转到狗群?


  “我给你煮了牛肉汤,有烙饼和热好的奶,你吃了,明天送你走。”


  “送我去哪儿?”


  “扎西拉比的医院,翻过这座山,再翻一座,就到了。”


  “你到底是谁?”


  “塔。”


  ......


 沟通无能。


5.


  一碗热乎乎的牛肉汤和泡的绵软的烙饼下肚权志龙终于恢复了所有体力和精神,抬头打量来收碗的男人。


 一身干净的羊毛袍,扎着棕色牛皮腰带,饱经日晒的小麦色皮肤,照耀整个夜晚的亮晶晶的眼睛,以及胸前挂着一串珠子,分不清什么材质。


“你们僧人都这么帅吗?”


“我不是僧人。”


 男人坐下来,掀开羊毛毯拉出被纱布裹得两倍大的右脚,一圈圈拆开。


  “我只有消肿止痛的草药,糊上去睡一晚会好受点。”


  权志龙禁不住他手下动作,想抽回腿又碍于面子,只得咬牙强忍,“嘶...能轻点吗?”

 
  男人放慢了动作,将这只肿的发紫透明的脚踝捧在自己膝盖上,拿了块纱布放进旁边咕嘟咕嘟炖的直冒泡儿的一大锅黑乎乎看不出什么的药汤里,夹出来放到温热给他擦拭。


  “我知道你很疼,就像被人用棍子打这么疼。”


  对于自己并不好看的右脚被人放怀里擦拭这件事,权志龙尴尬的只能挠头。


  “我想问你名字,不要再跟我说塔这个字了!你有没有更通俗易懂的名字?”


  理清了从自己被发现到被救赎的整个经过,对于眼前这个男人他依然不知道也摸不透,这让他很不开心。


  “为什么要问?”


  男人始终低着头,给他擦洗受伤的脚踝,仔细包扎好,完完整整送回被窝里,找了个小枕头垫高。


  “记得你名字,日后才能感谢你。”


  权志龙不敢看他的眼睛。


6.


  烧的暖和的小房子里,权志龙做了个久违的梦。

  

  梦里他骑着一匹黑马,黑马昂着高高的头在雪山上奔腾,鬃毛被风吹起来,肆无忌惮地扬在风里,抽打在权志龙那双握着缰绳的手,耳边嘶吼着最烈的风和哒哒马蹄声。


  他要骑到那座最高的山,去山上那座传承了上千年的寺庙。


  他知道自己要去见一个人,但是见了以后做什么,却不知道了。


  梦境戛然而止,大脑神经将这些梦境转换为信息要素传达给他。


  权志龙猛地惊醒,醒来发现男人还没睡,脖子上的念珠不知何时被摘下来放在手心里摆弄,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


  “疼的睡不着?抱歉,我已经尽最大力帮你好受点。”


  你救我命,免我被狼群撕咬,给我治伤,将这张单人床全让给我,自己跑一边儿干坐着,还有什么抱歉的?


  “我做梦了,梦里在骑马。可惜现实里我并不会骑马。”权志龙拉上被子,脸上很遗憾的表情。


  “很正常。第一次来雪山的人都会做梦。”


  男人起身点了一个小炉子,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古色古香的小罐打开,倒了点粉末上去。


  “你要迷晕我吗?”


  男人第一次笑了,“是沉香,有助于安眠和集中精力,寺庙诵经的时候常常会点。”


   权志龙想爬起来看却被男人按住肩膀塞回被窝,刚要挣扎却发现这人又将自己那只受伤不轻的脚踝捧怀里,这次不一样的是,男人在给他揉因长时间固定一处而僵硬的小腿肌肉。


  你没有正常人名字,只有个‘塔’字儿,这真是......我以后想记住都没意义。
  
7.


 “塔”的意思是飘扬在扎德寺上的那面最高的旗帜。


  他从记事起就知道自己是个孤儿,被遗弃在树林里,被僧人捡到寺庙养大,长大了跟老僧人说要出家,老僧人只摸着他的头顶,“此生你断不了七情六欲,下山吧。”


  塔很听话,冲老僧人跪下端端正正磕了三个头告别下山。在离寺庙最近的山脚处,名为莫拉里的小城驻扎下来,一人住一个小房子,养十几条猎犬,三匹马,几头最结实的牦牛。


  平日和很多莫拉里的年轻男人一样去打猎、放牧,帮助山上的寺庙做一些活计。几年前偶然碰见一来旅游迷路的小青年以后,塔觉得纵使这一生当不成僧人,但胜造七级浮屠的事儿却不限于庙堂,懒散时间便骑着马带着九月去山里看看有没有落单的过路人。


  但是塔觉得,叫权志龙的男人和以前自己帮助过的人不一样,具体哪儿不一样,塔自己也说不明白。


 权志龙由马驼着他来到昨天车祸现场,拄着一根足到人腰那么长的烧火棍费力绕着小迷你看了一圈儿后彻底绝望。


 小迷你的前灯和保险杠全部报废就算了,昨晚这男人为了救自己用大石头砸烂了后车窗,前车窗也好不到哪儿去,拖维修厂就是等着报废宣判。


  “车废了,我下一程旅途也得报废,这可真是...绝望。”


  权志龙看着莫拉里的太阳照常升起来却沮丧至极。


  “下一程你要去哪?”


  “翻过山还是山的地方能看见海,我的同伴在那儿等我。”


  “那不是海,是拉姆卡湖。那里有世界上最干净的水,有缘人可以在那里看见自己的前世和来生。”


  权志龙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伸手摸了摸小迷你那被涂的粉红的小屁股。


  “你的同伴应该还没到,我们可以绕路过去看一眼拉姆卡湖,但之后必须送你去扎西拉比的医院治伤,伤好了才可以去见你的伙伴们。


  塔晃了晃权志龙的手机给他看,除了昨晚闻讯他的不幸车祸外,的确没有一条来自同伴的见面信息。


8.


  传说有一位德行很高的僧人叫莫拉里,为了救满村的人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莫拉里的血肉化做整座雪山上的松林与草甸,莫拉里生前因不忍见村民遭受痛苦而流下的眼泪便化为可以照见前世今生的拉姆卡湖。


  塔十岁那年和很多小僧人一样去拉姆卡湖观看自己的前世今生,当别的小僧人看到自己的前生还是位僧人或者草原上飞的最高的苍鹰的时候,塔却伤心欲绝,因为他除了自己外什么都没看到。


  身体九级残障人士权志龙被这男人撂在床上冷在一边,塔代替他收拾半残状态的小迷你上的行李,将大包小包固定到马结实的后背上。


  “你如果当菲佣,一定很赚钱。”权志龙感慨道。


  “什么是菲佣?”


  “......”


  塔皱着眉指责了权志龙身上并不能御寒的棉衣,半强制性地给他换上自己的羊毛袍子,然后勒令和他一起驾乘同一匹马。


  权志龙并没有拒绝,拐着瘸腿被这男人孔武有力的胳膊一把拉上来,男人的手握着条长长的五色绳子,穿过自己的腰和这人的绑在一起才出发。


  驰骋在莫拉里整座雪山上的时候,风几乎要吹断他的头发,身后的黑马驼着他的行李,九月带着十几条长的像狮子那么大的猎犬在后头狂奔。马匹奔跑的速度并不快,隔着风权志龙听到了身后男人的呼吸声。


   权志龙并不能很好的描述莫拉里和拉姆卡湖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他只记得这里的云层很薄,太阳晒在雪地上会照出人长长的影子,自己在这里遭受的所有痛苦与绝望被一个叫“塔”的男人用一整晚的时间温暖到消弭。


  他还记得拄着那根长年累月被熏的黑兮兮的并不好看的烧火棍站在拉姆卡湖的时候,他从清澈的湖蓝色水里看见了自己和另一个人的身影。


  这个人有好看的黑色眸子,洁白整齐的牙齿和硬挺的扎手的短发。


  “我十岁的时候第一次来观湖,除了自己外什么都没看到。”


  塔面对整片湖泊虔诚地跪了下来,用权志龙无法理解的形式行礼。


  “我也看不到有什么,我毕竟是凡夫俗子,看不到也正常。那你这次看到什么了没?”


  塔站起来,指了指湖泊,“这次有我们俩的影子。”


  行驶在路上的第八天,陷入雪盲危机的第二天,小迷你出车祸后的第二天,弹尽粮绝从狼群死里逃生的第二天,第一次,权志龙看着望不到尽头的雪山和澄澈的拉姆卡湖大笑出声。


  站在拉姆卡湖边,权志龙才后知后觉,昨晚那个梦里,想去见的人是谁。


  
  我想告诉你。


  我爱的情郎他骑着高高的马,穿一身藏青色的羊毛袍,腰间系着棕色牛皮腰带,还有一双可以盛得下整座神圣的莫拉里雪山和拉姆卡湖的眼睛。



———————全文完———————
 

  
  
  
  
 

kwon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要刷屏了

因为我要充实我的合集👧🏻

这是鸡涌的神仙图(我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要刷屏了

因为我要充实我的合集👧🏻

这是鸡涌的神仙图(我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楚庄王

权志龙《Superstar》中文翻唱

今天突发奇想写歌,是想说一说现在的网络暴力的问题

前两天看到塔普的ins直播,真的满满的心酸,

对塔普说的话记忆超级清楚

“请不要再做新闻了好吗?”

“现在的人真的是太坏了,真的没想到。”

所以以网暴受害者的角度写了翻唱,送给所有爱豆的黑粉和总是莫名其妙喷人的某些人。

(英文词也是自己填的嘻嘻)

----------------------------------------------------------------------------

《Superstar》


就这样耗尽的My life now

消逝前从不知道

明天也永远不知道


再看看我吧

My beautiful...

今天突发奇想写歌,是想说一说现在的网络暴力的问题

前两天看到塔普的ins直播,真的满满的心酸,

对塔普说的话记忆超级清楚

“请不要再做新闻了好吗?”

“现在的人真的是太坏了,真的没想到。”

所以以网暴受害者的角度写了翻唱,送给所有爱豆的黑粉和总是莫名其妙喷人的某些人。

(英文词也是自己填的嘻嘻)

----------------------------------------------------------------------------

《Superstar》


就这样耗尽的My life now

消逝前从不知道

明天也永远不知道


再看看我吧

My beautiful ladies

Call me superstar

Say I'm okay yeah


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我

明天会怎样

看着  My garden

不够我再飞翔

被口水和污秽填满

翅膀被压折也要折返

连心情都报废一半

每一次就这么白干


我只是做我早已习惯做的事

并没有踏上别人的地盘

却像个白痴

但是    他们都只想着 Get in my way

我也是没话说了  baby


I don't need somebody

laugh at me body

I just need somebody

any kind happy body

I need somebody

I hate nobody

I need somebody

any smile-faced body


不要再管我   也没什么结果 yeah

生气或开心   all shut up yeah

我相信你们都很坏   But I'm good

他们不相信人能改   But I'm changed

和镜子里病态的自己持续对抗

将他们说的话语   都吞进左腕的伤口上

他说我这样会带坏年轻的生命  Oh yeah

我走的时候也把这些人带上吧  Oh yeah


他只是做他习惯做的事

却已经踩在我脸上

但他不知道   那又怎样

但是   这样让我很难受

但他却不以为然

我也是没话说了  baby


I don't need somebody

laugh at me body

I just need somebody

any kind happy body

I need somebody

I hate nobody

I need somebody

any smile-faced body


还有活说吗

即使我不想听了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让他们不满意的

谁还不是胆小怕事的人了

Bingle Bingle   闪烁的自尊

明天也枕着那些话语入睡

Yeah  我可真是很幸福

Yeah  他说大家都这样


I don't need somebody

laugh at me body

I just need somebody

any kind happy body

I need somebody

I hate nobody

I need somebody

any smile-faced body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