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igbang

26.3万浏览    40729参与
A.

无法入眠的夜


好想他们

静待花开 2020.3.31

无法入眠的夜


好想他们

静待花开 2020.3.31

叫我小文儿吖!

韩娱之三世爱你(五)

我好像感受到了拖更的快乐,故事开始

                                               ...

我好像感受到了拖更的快乐,故事开始

                                                                              

权志龙听完陈一濡说的话,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陈一濡看着权志龙的背影,摇了摇头笑了笑。

权志龙回到工作室,第一时间就去找了金善喜。金善喜扶着肚子从外面走回来,碰到了权志龙。

权志龙一把抱住了她,什么话也没有说。金善喜也没有挣脱,她像是得到了依靠一样,紧紧的抱着权志龙,紧紧的靠着他。金善喜哭了,也许是因为她信任权志龙,也许因为她觉得权志龙可以让她心安。

权志龙扶着她的头,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

“为什么不告诉我?” 权志龙轻轻的问。

“……我的事情不喜欢和别人说,我怕会影响你。” 金善喜回答。

“我有信心让你痊愈。” 权志龙答。

话毕,权志龙抬起手,为金善喜擦去眼泪,然后再一次抱紧了她。

那一刻,周围十分安静,静的可以听见两人频率近乎一样的心跳声;静的可以听见权志龙在金善喜耳边起伏急促的呼吸。

两人同时抬头,撞了一个满眼。他爱她,她爱他,是心脏给的答案。

“哥啊,我…………” 这时候,李胜利突然开门走了进来。

“我错了哥!我马上走!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李胜利感受到了权志龙幽怨的眼神。这时候,东永裴也走了进来。他拎起李胜利就走了,用眼神示意他们继续。

金喜善放开了权志龙。“你快去忙吧!我不打扰你了。”

“药的副作用很大吗?” 

“嗯,还蛮大的,毕竟是舍曲林和帕罗西丁一起吃。”权志龙再次抱了一下金善喜,这一下,是给她力量。

权志龙走了出去,质问着李胜利:“找我干嘛,耽误你哥的好事。”

“哥……哥有人找你……” 李胜利磕磕巴巴的回答。

“志龙哥哥!你还记得我吗?” 一个女孩子冲着权志龙跑过来,一把抱住他。权志龙出于绅士不好推开她,太阳一见这样就急忙拉开了他们俩。

“你是哪位?” 权志龙问道。

“我是方念啊志龙哥哥!” 那个女生对权志龙说。

“方念……是谁?” “就是当年和你在YG共用一个练习室的你的小师妹啊!” “小师妹……?” 

在旁边的太阳听到这里,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志龙哥哥当时一口一个妹妹的叫着,可甜了,还说喜欢我呢!” 方念不要脸的说道。

“这位女士请你不要瞎说,我真的对你一点印象也没有” 说完,权志龙送上了一个标志性假笑,随后挥手就让保镖送客。

方念暗道:“我会让你喜欢我的,她金善喜算是个什么东西。”

说完就走了。方念不过一个小小的练习生,连出道都没有成功,这次居然花了大手笔收买媒体炒绯闻和诋毁金善喜。

                                                                                        

大家可能觉得时间点跟龙哥和水原恋情的时间对上了,麻烦大家不要yy啊!方念真的是一个随机想出来的角色,请不要代入其他演员,也切勿上升正主!!!

胜利家的小猫

第四章

  在玩阴谋方面,梁铉锡可以自豪地说,自己不输于南韩任何一个娱乐公司的社长。因此,对付像崔胜铉和权志龙这样两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对他来说,不会比做一个引体向上更困难。(毕竟社长平时也是会健身的)

  那天晚上,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他就想出了一个对策。虽然不能确保拆散这一对小情侣,但是只要他俩还没有爱得要死要活,就有99.9%的机率取得成功。而梁铉锡知道,他们并没有。他对自己的计划非常满意。

  现在,他正气定神闲地坐在办公桌前,等待着献祭的羔羊自己送上门来。

  门被敲响,崔胜铉出现在门口。梁...

  在玩阴谋方面,梁铉锡可以自豪地说,自己不输于南韩任何一个娱乐公司的社长。因此,对付像崔胜铉和权志龙这样两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对他来说,不会比做一个引体向上更困难。(毕竟社长平时也是会健身的)

  那天晚上,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他就想出了一个对策。虽然不能确保拆散这一对小情侣,但是只要他俩还没有爱得要死要活,就有99.9%的机率取得成功。而梁铉锡知道,他们并没有。他对自己的计划非常满意。

  现在,他正气定神闲地坐在办公桌前,等待着献祭的羔羊自己送上门来。

  门被敲响,崔胜铉出现在门口。梁铉锡看了他一眼,说:

  “坐吧。”

  待崔胜铉坐定后,梁铉锡开口了:

  “胜铉啊,你当初为什么要来YG呢?”

  崔胜铉一愣,似乎没有料到社长会问自己这种问题。他诚实地回答:

  “为了我的音乐梦想。”

  “原来是这样啊。”梁铉锡装作很惊讶的样子。“那出道之后呢?梦想仍然是这个,连一点改变都没有吗?”

  崔胜铉再次愣住了。梁铉锡可以看出他在揣测自己的心思。他再次回答:

  “是的,梦想一直都是这个,没有改变。”

  “真的?”梁铉锡突然身体前倾,凌厉的目光落在崔胜铉身上。“在我看来,你的生活重心好像转移到儿女情长上面去了呢。”

  崔胜铉开始坐立不安了。“社长,您……我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吗?”梁铉锡把一摞照片拍在桌子上:“你自己看看这些是什么!”

  崔胜铉拿起一张照片,仔细一看,顿时血液都凝固了:照片上他和权志龙亲密地搂抱在一起,灯光昏暗,暧昧至极。他俩甚至连脸都没有遮住。

  梁铉锡双臂交抱在胸前:“自己解释。”

  “我……”崔胜铉本来想说两个人只是朋友关系,但他无法开口。权志龙曾经担心过的事情全都成了真,而他当时轻率许下的玩笑般的承诺,现在看来,显然绝无兑现的可能。他无意识地吞咽了一下,声音平板地说:

  “我们在谈恋爱。”

  “原来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梁铉锡冷冷地说,“D社跟踪你们很长时间了,拍下了这么多照片,如果我不摆平这件事,不光你们两个遭殃,BIGBANG也彻底完了!你是偶像,就应该有自知之明,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难道为了一己之私,就要让这么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我对你很失望。”

  崔胜铉沉默着。

  “你现在没有其他选择。”梁铉锡继续道,“如果你还稍微有一点清醒的头脑,不想拿自己和另外四个人的前途冒险的话,就立刻和权志龙分手,变回普通队友。”

  他看出崔胜铉在痛苦地纠结,心中却是暗喜:果然是小孩子啊。

  崔胜铉此刻的内心风起云涌。他的脑海里闪过一幕幕过往的情景:躲在地下室里写歌的日子,在练习室地板上睡两个小时又起来练习的日子,和同伴畅想未来的日子;还有被泪水打湿的那封信,深夜里暗自许下的誓言,以及无数个靠梦想支撑的日夜。那时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只要能够登上万人瞩目的舞台,让自己的音乐被更多人听到。灯光集中在他身上的那一刻,他感到自己最闪耀。

  他试图唤起自己对那段爱情的记忆,却发现记不起对方的轮廓。曾经占据他内心的那个少年,在回忆汹涌的洪流中悄然隐去。

  他抬起头,说了一个字:

  “好。”

  梁铉锡点点头:“另外,不要告诉他是因为被拍了照片。”

  崔胜铉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如果他知道了,会自责,”梁铉锡解释道,心里不禁感慨这孩子真是什么都不懂。“你得伪装得自然些啊。”

  崔胜铉点点头,还是只说了一个字:“好。”

  “我们今天的会面就到这里吧,”梁铉锡站起来,“很高兴你和我达成了共识。”

  崔胜铉站起身来。“社长再见。”

  他步伐有些僵硬地离开。

  梁铉锡坐回到沙发上,放松地往身后一靠,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果然这么轻易就得手了,他想。

  刚成立公司的时候,梁铉锡给自己立下过规矩,绝对不把私情带入工作中。现在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越过了黄线。而在不久的将来,他将怀着感激和悔恨的复杂心情,回忆起这一段往事。毕竟在注定没有结果的爱情面前,再狡猾的人,也难逃蹉跎善良,荒唐下场。


橘橘🎫
Bigbang权志龙 solo...

Bigbang权志龙 solo新专辑USB

带小票KWON JI YON 

最后一个 明天可发

需要的可以私信我哦

Bigbang权志龙 solo新专辑USB

带小票KWON JI YON 

最后一个 明天可发

需要的可以私信我哦

可心儿呀

动物农场重新开业🎊🎊🎊

3月29日

动物博主重新上线🎉🎉🎉🎉

(当然,脆选又是一如既往的盗图,我又那么一个瞬间怀疑了一下下,我哥养宠物了?)
[图片]

然后

一两分钟后

权🐉更新ins
[图片]😊😊😊😊

今天是个好日子

好日子呀好日子


3月29日

动物博主重新上线🎉🎉🎉🎉

(当然,脆选又是一如既往的盗图,我又那么一个瞬间怀疑了一下下,我哥养宠物了?)

然后

一两分钟后

权🐉更新ins
😊😊😊😊

今天是个好日子

好日子呀好日子



Mine
Bigbang权志龙 solo...

Bigbang权志龙 solo新专辑USB

带小票KWON JI YON 

最后一个 明天可发

需要看主页哈

Bigbang权志龙 solo新专辑USB

带小票KWON JI YON 

最后一个 明天可发

需要看主页哈

叫我小文儿吖!

韩娱之三世爱你(四)

金善喜得了抑郁症的这件事情,只有陈一濡知道。金善喜没有告诉别人,连权志龙也不知道。金善喜为什么会得抑郁症呢?她失眠了很长时间,只是想去找心理医生咨询一下,没想到是中度抑郁。她以为自己很正常,以为自己可以坚强的挺过去,没想到还是败下阵来。其实许多人都和她一样,以为自己可以抗下一切,实际上累的只剩一副假笑的皮囊。

她给权志龙打过电话,告诉他要晚一天去上班,实际她是想调整一下自己,不让她看起来那么疲惫。

她依旧是失眠,是习惯的通宵。夜晚,对她来说是痛苦的。她在床上辗转反侧,安眠药吃了一片又一片,抑郁症的药放在床边。天,对她来说是灰暗的,她自己像是在一个真空机里面,空气一点一点被抽走,她觉得自己快...

金善喜得了抑郁症的这件事情,只有陈一濡知道。金善喜没有告诉别人,连权志龙也不知道。金善喜为什么会得抑郁症呢?她失眠了很长时间,只是想去找心理医生咨询一下,没想到是中度抑郁。她以为自己很正常,以为自己可以坚强的挺过去,没想到还是败下阵来。其实许多人都和她一样,以为自己可以抗下一切,实际上累的只剩一副假笑的皮囊。

她给权志龙打过电话,告诉他要晚一天去上班,实际她是想调整一下自己,不让她看起来那么疲惫。

她依旧是失眠,是习惯的通宵。夜晚,对她来说是痛苦的。她在床上辗转反侧,安眠药吃了一片又一片,抑郁症的药放在床边。天,对她来说是灰暗的,她自己像是在一个真空机里面,空气一点一点被抽走,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太阳升起,一夜已经过去。她从床上起来,去冲了个澡,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哗哗的水声传出来,她无助的锤着墙壁,想要缓解自己的压力。

洗完了澡,金善喜喝了一杯牛奶吃了几片面包,坐在镜子前化起妆。她今天涂的口红是YSL唇釉的401色号,是一个紫调的草莓红,显得人有气色,而且不夸张。穿的是藕色的西装外套和藕色的直筒裤,脚踩一双黑色高跟鞋,170的她穿上高跟鞋显得更加高挑。

金善喜来到权志龙的工作室后,先去了一趟洗手间,是因为抑郁症的药起了副作用。

东西放在了桌子上,恰好权志龙带着太阳进来,想要认识她,没想到没有见到她;太阳却看到了金善喜的药。 

“志龙啊,善喜怎么了?” 太阳问着权志龙 “怎么了啊?” “你看啊,善喜的东西里有舍曲林,是治疗抑郁症和失眠的药。哦,还有盐酸帕罗西丁,也是治疗抑郁症的,善喜的抑郁症好像蛮严重的,不然不会两个药一起吃的,副作用也蛮大的。” “抑郁症?” 

权志龙有些疑问,不过他丢下东永裴,打电话去找了一个人。

“约我出来干什么啊?” “我想问问善喜,善喜她...得了抑郁症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看你是她的朋友,想问问你知不知道。” 权志龙约得人,就是陈一濡。

“她昨天告诉我了。你还不知道吧。” “不知道什么?” “善喜,善喜的父母和家庭。” “方便说说吗?” “可以,她不会介意的”

“善喜的家庭,其实挺狗血的。善喜一岁多的时候,父母离婚了。这事没几个人知道,只知道她父母离婚,不知道具体时间。你知道因为什么离婚吗?她父亲出gui了,她母亲发现之后就果断决定离婚,净身出户,连抚养权都在善喜的父亲手里。”

“善喜一直住在爷爷奶奶家,在爷爷奶奶家的时光,对她来说是恐怖的。我遇到她的时候是在小学,眼睁睁的看着她变得成熟。有一次是在期末考试的前一个晚上,她跟爷爷奶奶吵架,她被无缘无故的打骂了一顿,第二天脸色惨白的挤出笑来考试。” 

“你知道她被她爷爷奶奶逼到多绝望吗?八岁那年,她被逼到第一次拿起刀,对着自己的手腕。八岁而已,就已经明白拿刀寻死了,你说她有多绝望。”

“后来她长大了。爷爷奶奶依旧不分青红皂白的骂她,她被逼到哭着求妈妈让自己的外婆来,她不想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你知道她外婆是怎么说的吗?她外婆说不愿意。后来她才知道,她外婆正跟一个男人不清不楚的在一起!”

“她外婆还是来了。她以为她来到了天堂,没想到是从一个地狱走向另一个地狱。她不喜欢把心事说给别人,喜欢隐藏自己的想法,请你一定要明白善喜的欲言又止。”

“她以前总想快点到十八岁,想摆脱别人,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当一名律师。她有过许多次想要一了百了的念头,是你让她活了下来”

“我?”  “对啊,她以前很喜欢你,还总说要嫁给你。”

“她现在好像也很喜欢你,她今年25岁,一段恋爱没谈过。因为家庭,她缺爱,极度渴望被爱。但是因为父母离婚,她恐婚,不敢谈恋爱,结婚也没有生孩子的打算,她害怕如果夫妻感情不和,给孩子带来影响。”

“如果你爱她,那就好好爱,如果不爱,你就走吧。以她的性格,她宁愿单身一辈子,也不愿意和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结婚。”

陈一濡说到这里,就不再往下说。

权志龙对金善喜,有了不一样的想法。也许是可怜,也许是心疼,又或许是喜欢转变成了爱。

Ms-允智

>Asianfanfics网站tag排名


>P1~5热度降序排列


>小网站而已不代表真实热度!!!!


>站茶蛋,别家的不适合了解,所以没标注出来,大家可以自己找一找


>茶蛋家为红色,有关前队友的我用了红椭圆标注


>Asianfanfics网站tag排名


>P1~5热度降序排列


>小网站而已不代表真实热度!!!!


>站茶蛋,别家的不适合了解,所以没标注出来,大家可以自己找一找


>茶蛋家为红色,有关前队友的我用了红椭圆标注






叫我小文儿吖!

大姨妈的折磨(权志龙短篇)

权志龙和你

你在疼痛中醒来,你摸了摸脸上的痘痘,还有肚子的疼痛,想了想日期,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将权志龙摇醒。

“哥!来内个了!快下去帮我买内啥,再帮我买布洛芬,还有替我上课请假,肚子疼真的起不来。要不然我会死家里的。” “好好好,我再买点红糖回来,我给你倒杯热水就走。床单等我回来洗。”

你看着权志龙在厨房和卧室之内急忙穿梭,不由得感叹,权志龙这种居家好男人,不可多得。

权志龙回来时,看床上没有你,就着急的大喊起来:

“宝贝你在哪里?” “哥...我在...卫生间.....呕.....” “怎么了宝贝?怎么了?” “大姨妈引发的上吐下泻,还有就...

权志龙和你

你在疼痛中醒来,你摸了摸脸上的痘痘,还有肚子的疼痛,想了想日期,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将权志龙摇醒。

“哥!来内个了!快下去帮我买内啥,再帮我买布洛芬,还有替我上课请假,肚子疼真的起不来。要不然我会死家里的。” “好好好,我再买点红糖回来,我给你倒杯热水就走。床单等我回来洗。”

你看着权志龙在厨房和卧室之内急忙穿梭,不由得感叹,权志龙这种居家好男人,不可多得。

权志龙回来时,看床上没有你,就着急的大喊起来:

“宝贝你在哪里?” “哥...我在...卫生间.....呕.....” “怎么了宝贝?怎么了?” “大姨妈引发的上吐下泻,还有就是,我胃痛,再帮我去买奥美拉唑” “好好好,等着我。”

权志龙看着你这个样子,十分心疼,每次你亲戚来都是这样的,不过没想到这次这么严重。

再回来,权志龙就看见你躺在床上,脸上毫无血色。你看起来十分平静,实际是因为吃了止痛药而缓解了疼痛,要是不吃,你估计会在床上疼的打滚。

“呜呜呜呜老公...胃疼....呜呜呜呜我血流成河了,是不是快死了呜呜呜呜...” 你躺在床上冲着权志龙撒娇。 

“宝宝来把药吃了,好心疼你啊,要是可以替你缓解疼痛就好了。” 权志龙用红糖水给你喂下了胃药,然后又钻进被窝抱着你,想要为你缓解疼痛,也想给你一点温暖。

你看着权志龙,突然有一种想要嫁给他的冲动。


今天凌晨一点龙哥微博上线,我这两天失眠,好不容易昨天晚上早睡,他上线了,我真的好悲伤。

为什么把药写的那么清楚呢?因为我就是一个药罐子,布洛芬是止疼的,奥美拉唑是吃了好多胃药之后吃出来的。

叫我小文儿吖!

关于剧情的碎碎念

昨天和老陈聊了聊剧情的事情,我一点不后悔给个双作者。意见上没有分歧,主要是感情线和故事线。我们的想法都是碎片化的,但是在努力完善,以后会把更好韩娱呈现给大家,请大家相信我和老陈,谢谢啦。

昨天和老陈聊了聊剧情的事情,我一点不后悔给个双作者。意见上没有分歧,主要是感情线和故事线。我们的想法都是碎片化的,但是在努力完善,以后会把更好韩娱呈现给大家,请大家相信我和老陈,谢谢啦。

叫我小文儿吖!
来来来权志龙短篇《网课》后续来...

来来来权志龙短篇《网课》后续来了,我怕被吞所以倒置了,这是一个小可爱管我要的,小可爱满意否?@饭圈女孩Estelle 

来来来权志龙短篇《网课》后续来了,我怕被吞所以倒置了,这是一个小可爱管我要的,小可爱满意否?@饭圈女孩Estelle 

izczi
权志龙亲签官方正版毛巾,要的私...

权志龙亲签官方正版毛巾,要的私我哦

权志龙亲签官方正版毛巾,要的私我哦

叫我小文儿吖!

韩娱之三世爱你(三)

老陈一天没理我,后悔给个双作者。还有就是,开头我实在想不出狗血短句了,所以我决定不写了,故事开始吧

金善喜和陈一濡玩到很晚才回家,所以她又睡了一上午,直到中午才起床。中午起床吃了个饭,就收拾收拾准备赴约。

她画了一个日常妆,今天准备穿一身白色西装,搭配的香水是DIOR的JOY,而口红色号则是M.A.C的SPICE IT UP!是一支漂亮的牛血色口红。

她两点半就到了咖啡馆,她习惯早到,不过这个习惯在陈一濡身上例外。她以为她来的很早,没想到权志龙来的更早。

“我还想早到一点等你,没想到你先来了,真是不好意思,让权先生久等了。” “金律师客气了,我也刚刚到啦。” 说完,...

老陈一天没理我,后悔给个双作者。还有就是,开头我实在想不出狗血短句了,所以我决定不写了,故事开始吧

金善喜和陈一濡玩到很晚才回家,所以她又睡了一上午,直到中午才起床。中午起床吃了个饭,就收拾收拾准备赴约。

她画了一个日常妆,今天准备穿一身白色西装,搭配的香水是DIOR的JOY,而口红色号则是M.A.C的SPICE IT UP!是一支漂亮的牛血色口红。

她两点半就到了咖啡馆,她习惯早到,不过这个习惯在陈一濡身上例外。她以为她来的很早,没想到权志龙来的更早。

“我还想早到一点等你,没想到你先来了,真是不好意思,让权先生久等了。” “金律师客气了,我也刚刚到啦。” 说完,权志龙送上了一个十分容易让人沦陷的笑容。

“对了权先生,方便透露年龄吗?这样我比较好称呼您。” “我今年28啊,金律师多大呢?” “我啊,我今年25岁,看来我要叫您哥哥喽!” “没关系啦,称呼无所谓的,喜欢叫什么叫什么,就算叫志龙我也不会生气啦。” 

权志龙又是一笑,金善喜觉得自己离沦陷不远了,心里还在说:“这次不会还真让这陈大仙儿猜中了吧......”

“对了权先生...呃...不对...志龙哥?” “哈哈,你太可爱了,直接叫我志龙吧,大家都是朋友,也不用和我说敬语啦。” “呃...志龙啊,我在这边的工作都交接差不多了,到你那边是不是跟公关团队合作就好?” “是这样的,其实平时工作也不算太忙,善喜想什么时候来上班都可以啊。”

“对了,善喜啊,昨天晚上和你吃饭的那个男人是谁啊?晚上一个女孩子独自和陌生人吃饭不太好呢。” 权志龙诡异的笑,一边笑,一边笑一边看着金善喜。这笑搞的金善喜有些心虚,明明和朋友吃饭是光明正大的,被权志龙这么一问就变成了不应该的。

“就是...就是普通朋友啊...” “真的是普通朋友吗?善喜?” “是....是我男闺蜜啦。” “男闺蜜啊,那他叫什么名字,做什么职业啊?” 权志龙不依不饶的问。

“老陈,对不起,只能牺牲一下你,改变一下你的性取向了。” 金善喜在心里想着。

“他...他叫陈一濡...私家侦探...性别男....爱好...爱好男!” 说出这句话,全咖啡厅的人都看着金善喜,金善喜尴尬的低下了头。权志龙不再说话,这个答案似乎满意,又似乎不满意。

金善喜和他聊了一会,说要去看医生就走了,权志龙也没再多问。

看完了医生,金善喜又将陈一濡约了出来。

“老陈,说对了,我好像是有点喜欢他” “我*,你进展这么快?” “你淡定一下,我也不知道他的心思,先相处看一下吧。” “你俩都聊什么了?” “我俩......没聊什么,就工作嘛,工作。” 说到这,金善喜就想起来供出陈一濡性取向的事情,由于心虚,不敢去看陈一濡。

“干对不起我的亏心事了?我跟你说,你要是有啥对不起我的事,我整死你” “滚吧。”

“对了,还有个事。我今天去看心理医生,中度抑郁。”  “抑郁症?你没开玩笑吧。” “没有,不知不觉得上得病,希望它快点过去吧。”

两人都沉默了。

金善喜说的这些轻描淡写极了,像是没有大事一般,痛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结束了,我刚想起来,老陈可以看见我的吐槽,我也对不起他,毕竟把文中人物的性取向给改了,我觉得他看完得跟我拼命。希望他可以选择性看不见。

叫我小文儿吖!

网课(权志龙短篇)

权志龙和你

你这两天被网课折磨疯了,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早读,一直上课到下午五点,还有写各种作业,权志龙也每天跟着你早起,你们俩都很累。再加上这两天你失眠了,凌晨一点半之前根本睡不着,安眠药也不管用,只能顶着个熊猫眼上课。

你冥思苦想了许多天,发现自己是好久没有出去吃饭蹦迪了。于是你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

“晚上出来吃饭,吃完饭蹦迪去,卡座我开,等我把权志龙安置好就给你打电话。今儿咱逃课蹦迪。”

挂了电话你就收拾起来。穿了一个露脐装,短裤,有画了一个超级闪的妆,一切都在为蹦迪做准备。你以为你瞒过了权志龙,殊不知,他也有着自己的打算。

你今天的香水是GUCC BLOOM 你并不喜欢太过张扬...

权志龙和你

你这两天被网课折磨疯了,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早读,一直上课到下午五点,还有写各种作业,权志龙也每天跟着你早起,你们俩都很累。再加上这两天你失眠了,凌晨一点半之前根本睡不着,安眠药也不管用,只能顶着个熊猫眼上课。

你冥思苦想了许多天,发现自己是好久没有出去吃饭蹦迪了。于是你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

“晚上出来吃饭,吃完饭蹦迪去,卡座我开,等我把权志龙安置好就给你打电话。今儿咱逃课蹦迪。”

挂了电话你就收拾起来。穿了一个露脐装,短裤,有画了一个超级闪的妆,一切都在为蹦迪做准备。你以为你瞒过了权志龙,殊不知,他也有着自己的打算。

你今天的香水是GUCC BLOOM 你并不喜欢太过张扬的香水。这款香水刚刚好,前调清新,后调浓郁,非常适合去蹦迪。

一转眼你就忘记了时间,回家已经凌晨两点多了,一回家,你就看见权志龙坐在沙发上等着你。

“回来了?” “嗯....哥,回来了” “去洗个澡吧,要喝蜂蜜茶吗?” “不喝了不喝了,哥我去洗澡了。” 你说完了话就赶紧跑去洗澡了。

洗完了澡穿上浴袍,权志龙又在床上等着你。“哥...不困吗?早点睡吧。”话还 没说完,权志龙就起身将你压在身下 

“最近胆子很大嘛!都敢背着我逃课去蹦迪了,看来今天不‘教育教育’你是不行了啊!” “哥.....明天....还要上课。” “我已经给你请过假了,好好享受吧。”

说完,权志龙就脱下了你的浴袍,覆上了你的唇。



这篇的车想不想看,要是想看我就写,不看就没有后续了,我估计我今天会码一下午的字。

izczi
中韩演唱会计划中,要的可私我哦

中韩演唱会计划中,要的可私我哦

中韩演唱会计划中,要的可私我哦

MaI

如果提早预知到你所要面对的未来


你还会那样义无反顾吗


如果提早预知到你所要面对的未来


你还会那样义无反顾吗

胜利家的小猫

第三章

  
[图片]

  崔胜铉在做练习生之前是有女朋友的。

  她是一个可爱的姑娘。不同于热情又莽撞的崔胜铉,她总是温柔地笑着,好像无论什么也不能撼动她一样。崔胜铉逃学混迹Hip-Hop酒吧的那些日子里,她并未责备他不好好学习,而是认真地对他说:

  “既然热爱音乐,也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要回头地一直走下去吧。我相信你的才华,总有一天你会成功的。”

  崔胜铉听从了她的建议,白天在酒吧打工,晚上专心创作音乐,她则将他的作品妥善保存。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左右,有一天崔胜铉卡在了一句歌词上,怎么也想...

  

  崔胜铉在做练习生之前是有女朋友的。

  她是一个可爱的姑娘。不同于热情又莽撞的崔胜铉,她总是温柔地笑着,好像无论什么也不能撼动她一样。崔胜铉逃学混迹Hip-Hop酒吧的那些日子里,她并未责备他不好好学习,而是认真地对他说:

  “既然热爱音乐,也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要回头地一直走下去吧。我相信你的才华,总有一天你会成功的。”

  崔胜铉听从了她的建议,白天在酒吧打工,晚上专心创作音乐,她则将他的作品妥善保存。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左右,有一天崔胜铉卡在了一句歌词上,怎么也想不出合适的词句,突然爆发了:

  “该死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女孩问他:“歌词写不出了吗?”

  “是的,可不完全是……”崔胜铉烦躁地揉着头发:“你说我有才华,没错,也许真是这样,可又有谁来欣赏我呢?我总不能一辈子靠打工赚钱,这样不但支撑不起我的梦想,连你都养不起啊!也许我应该回到学校,老老实实参加高考,混一纸大学文凭,然后做一名普通的职员……我到底该怎么办……”他停住不说了,两只手把头发揉得更乱。

  女孩听了他的话,眼神有一瞬间黯淡下来,但崔胜铉没有注意。她平静地问他:

  “如果有公司想要你去当练习生,你会去吗?”

  “会啊,可是怎么会有公司愿意要我,我除了rap以外什么都不会,长相不行,又不擅长舞蹈。”

  女孩笑了:“怎么会,我们胜铉最帅了。”

  “真的嘛?”崔胜铉突然雀跃起来:“我是最帅的!我的声音就是Hip-Hop!真正的Hip-Hop!什么?就是Hip-Hop!真正的Hip-Hop!哈哈哈哈!”他像个孩子似的手舞足蹈,完全忘记了之前的烦恼。女孩不禁也跟着笑了,眼里的黯淡却未消失。

  第二天,女孩拿着崔胜铉录好的歌,去找一个低年级的同学。她并不认识他,但是听说过他在一家公司做练习生。那个人就是权志龙。

  权志龙听完崔胜铉的歌后,没说什么。他问在一旁紧张地等着他作出评论的女孩:

  “我在哪里可以见到他?”

  女孩回答:“今天晚上,Eagle Bar有场聚会,他会去,你可以在那里找到他。”

  当天晚上,权志龙去了指定的地点,在那里见到了崔胜铉。他径直走向崔胜铉,对他说:

  “我是权志龙。我可以把你推荐给我们公司的社长吗?“

  崔胜铉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好啊。他便是这么认识了权志龙。

  崔胜铉永远忘不了梁社长同意他进入YG公司做练习生的那天,他兴奋地冲回和女孩合租的房子,想与她分享自己的快乐。可是女孩不在屋里,她的全部东西都已拿走,留下的只有餐桌上的一张纸条:

  “我走了,今后你将不会再见到我。你既然成为了练习生,以后的日子一定要奋发努力,我相信你的才华和能力一定会使你成功。很久之前,我就想过,我一定不会成为你追求梦想的阻碍,当你处在人生的关键时期时,应该心无旁骛,不该有儿女情长来分散注意力,我思来想去,唯有离开你,才是对你最大的帮助。我不是不爱你了,只是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最后,记住我的话,相信自己,你是一个天才。祝你幸福。“

  崔胜铉的手颤抖着,眼泪大滴大滴落在纸条上。良久,他吐出一句话,既像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什么人说: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成为了公司里最刻苦的练习生之一,每天用各种各样的课程和练习把生活填满。他时常觉得,自己已经忘记那个女孩了,可每当他这样想的时候,过往的甜蜜记忆又浮现出来,让他痛苦不堪。他一边更加疯狂地练习,一边挣扎在两人在一起的影像的洪流中。在寒冷的夜晚,他辗转难眠,想要忘记过去,却做不到。这时,名叫权志龙的少年闯进了他的生活。

  权志龙是崔胜铉刚进入YG时唯一的朋友。他帮助崔胜铉熟悉身边的事物,和他一起练习,一起踢球,一起上街买东西,遇到烦心事时互相开导。两个人有时也会产生矛盾,但总是很快又会和好,各自为自己的幼稚感到好笑。

  崔胜铉自认是个标准的异性恋者,可是权志龙让他的信念动摇了。他喜欢看权志龙说rap时霸气全开的模样,唱歌时深情的模样,跳舞时炫酷的模样,还有踢球时阳光的模样。他渐渐喜欢休息时和权志龙挨着坐,两个人肩靠着肩,被汗打湿的身体贴在一起。他对权志龙讲起自己的家庭,说起父母几乎不管他的时候,权志龙笑着安慰他:

  “如果他们管着你,也许你现在就不会在这里了。“

  崔胜铉顿时觉得权志龙真是个贴心的人。从此,他更喜欢和权志龙聊天了。

  后来,当他发现权志龙似乎也喜欢自己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激动不安的。他做出试探,竟然得到了回应。直到权志龙在汉江边抱住他的时候,他依然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在心里感谢上天,让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上了自己。

  两个少年从此开始约会。他们都还青涩,不知怎样表达爱意,只有半夜外出时抱一抱对方,来释放白天压抑的感情。有时权志龙也会担心:

  “被社长发现了可怎么办好呢?“

  崔胜铉总是满不在乎地说:

  “没事,真有那一天我就告诉社长,是我逼着你和我谈恋爱的!“

  权志龙刚喝了一口水,差点喷出来:“社长又不是傻子!“

  崔胜铉也不知说什么好,只好说:“不会被发现的。“看着对方一脸我信你个鬼的表情,他沉默了,只有以拥抱来代替语言。

  他有时会想,这样的感情真的能长久吗。

  崔胜铉发现社长最近找他谈话的次数变多了,但都是会议之后让他留下,单独叫他去办公室的次数反而减少了。他心里其实是有些喜悦的,猜测社长也许开始认可他的能力,所以更加关注他了。但这些他都没有告诉权志龙,一个人藏在心里。不知何故,他并不想对权志龙说这些。许多时候,反倒是姜大声更能理解他,更适合作为倾诉对象。崔胜铉对自己这种心理感到不解:明明恋人之间才是最应该袒露心扉的嘛!他和那个女孩恋爱时,无论什么心里话都可以毫不顾忌地说出来,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

  这天,崔胜铉正在独自练习,突然宝型进了屋:

  “胜铉啊,社长叫你去他办公室!“

  崔胜铉应了一声,忐忑不安地出了练习室,向社长办公室走去。到了办公室门口,他敲了敲门,听到社长的声音在里面响起:

  “请进!“

  崔胜铉深吸一口气,推开门,走进了房间。

叫我小文儿吖!

韩娱之三世爱你

说一个好消息,我的笔记本又回到了我的手里。今天问了问我哥们儿,决定给他一点戏份,还有就是,本文章女主名字属于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故事开始吧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金善喜忙了几天,为案子的事情跑断腿,空闲时,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老金,最近有空吗?晚上出来喝两杯吧。” 电话那头的声音金善喜再熟悉不过,是她多年的同学——陈一濡。

“好,那老地方见吧。” 金善喜挂掉电话走回了家,踹掉高跟鞋就倒在了床上。

陈一濡,金善喜的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两人在高中毕业后一起来韩国发展。金善喜来韩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是韩国人,也是为了在韩国找到帅帅的欧巴当男朋友,陈一濡来...

说一个好消息,我的笔记本又回到了我的手里。今天问了问我哥们儿,决定给他一点戏份,还有就是,本文章女主名字属于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故事开始吧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金善喜忙了几天,为案子的事情跑断腿,空闲时,她接到了一个电话。

“老金,最近有空吗?晚上出来喝两杯吧。” 电话那头的声音金善喜再熟悉不过,是她多年的同学——陈一濡。

“好,那老地方见吧。” 金善喜挂掉电话走回了家,踹掉高跟鞋就倒在了床上。

陈一濡,金善喜的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两人在高中毕业后一起来韩国发展。金善喜来韩国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是韩国人,也是为了在韩国找到帅帅的欧巴当男朋友,陈一濡来当然也是为了韩国的美女。

金善喜睡了几个小时,她已经好久没有睡过这么好的觉了。金善喜醒来一看时间,刚刚五点半,她不慌不忙的起床,简简单单地画了一个淡妆,换上了一件卫衣。

收拾的差不多了,发现时间还早的很,就抱起手机追了几集韩剧。追着追着,她又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好,是金善喜金律师吗?” “嗯我是,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我是前两天在咖啡馆与您见面的权志龙。不知道您还记得我吗?” “我记得,突然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案子需要我处理吗?”

金善喜还是有些惊讶的,毕竟大家都知道,金善喜是一个离婚律师。这次权志龙来找她,不会是巨星大人在感情上有了问题吧。

“就是吧,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做我的私人律师呢?” “私人律师?您不是在开玩笑吧。我是一个离婚律师啊,婚姻法是我最拿手的。” 金善喜听到这里,差点叫出来,但是她还是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

“嗯嗯,没关系哒,我觉得您人美心善,一定对什么法律都很擅长。” 金善喜听着权志龙的声音,她都能想象权志龙在电话那头奶着嗓子嘟着嘴冲她撒娇的表情。

“好吧好吧,那明天咱们还约yg楼下的咖啡厅,下午三点你可以吗?” “好的呀!那就不见不散了。” 说到这里,两人都挂断了电话。这时,金善喜的电话又一次响了起来。

“姓金的,你来不来了!再不来我就要冻死在首尔的街头了!” 陈一濡骂骂咧咧地问她。“好了好了,我马上到,十分钟之内。” 说完,金喜善飞快地穿上外套,踩上运动鞋,打了个出租车就去找陈一濡。

“大仙儿我来啦!” 金善喜虽然出来的晚了点,但是很守时,说十分钟就十分钟。

从她坐下开始,陈一濡就开始看她。从头到脚,从上到下,连一丝眼神都不放过。金善喜被陈一濡盯的有些发毛,问:“大仙儿,你私家侦探当多了,在我身上犯起职业病了?” “你身上的气息不一样,散发出来了一种味道。” “什么味道?” “爱情的酸臭味。” “爱情?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我都母胎单身26年了,还哪有爱情。” “我给你预言,三个月之内必脱单。” “那我借您吉言吧。”

 “对了,权志龙要去找我当私人律师。我一个离婚律师,去给一个娱乐圈明星当私人律师。” “你答应了?” “嗯,答应了” “那我再说一个预言,你这个脱单对象一定是权志龙。你想想,一个国际巨星,找一个离婚律师当私人律师,天下律师都死光了吗?他这不是想追你是什么啊?”  “快滚吧你” “咱俩走着瞧。”

金善喜与陈一濡打闹的正欢,不知自己背后被来聚餐的权志龙恶狠狠的盯着。

Bigbang的五位成员也来聚餐,大家正在等菜时,听见队长权志龙一拍桌子说道:你们知道律师金喜善吗?我要追她!

这句话说出来,四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