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lue

41324浏览    3292参与
M & W

我…

我…有点…想放弃你了

我…又好像…在等你…

my whish ! ! !

[图片]

我…有点…想放弃你了

我…又好像…在等你…

my whish ! ! !

M & W

每天

每天夜晚就有点郁闷

因为:

每天满脑子都是你

每到夜晚就格外的想你

每到夜晚就超级超级超级超级的想你

[图片]

每天夜晚就有点郁闷

因为:

每天满脑子都是你

每到夜晚就格外的想你

每到夜晚就超级超级超级超级的想你

M & W

梦…想…不想…

想,因为是你;不想,因为在梦中我哭的很伤心,眼泪真的从梦中变成了现实,从眼窝流到了枕头上,早上醒来眼睛都肿了👀

这几天晚上睡觉都梦到你,前天梦到你,昨天梦到你,今天下午睡觉还梦到你了,前几天的梦都让我哭的很伤心。但,今天下午的梦我很激动,我梦到你发的消息在向我报备你要出去玩,然后还要带我一块,还说可能要喝点酒,最后要跟我一块,在梦中我看到消息激动的不知道回复啥了,激动地我都醒来了,你的消息中还有要跟我在一起的意思。我真的超级超级超级激动,开心到爆炸,开心到半天不知道说啥。

梦到你是我太想你了吗?

曾刷到过一个视频说,梦到一个人,并不是这个人在想你,而是这个人在遗忘你。

你会把我忘记吗...

想,因为是你;不想,因为在梦中我哭的很伤心,眼泪真的从梦中变成了现实,从眼窝流到了枕头上,早上醒来眼睛都肿了👀

这几天晚上睡觉都梦到你,前天梦到你,昨天梦到你,今天下午睡觉还梦到你了,前几天的梦都让我哭的很伤心。但,今天下午的梦我很激动,我梦到你发的消息在向我报备你要出去玩,然后还要带我一块,还说可能要喝点酒,最后要跟我一块,在梦中我看到消息激动的不知道回复啥了,激动地我都醒来了,你的消息中还有要跟我在一起的意思。我真的超级超级超级激动,开心到爆炸,开心到半天不知道说啥。

梦到你是我太想你了吗?

曾刷到过一个视频说,梦到一个人,并不是这个人在想你,而是这个人在遗忘你。

你会把我忘记吗???

我可能是太想你了吧,你会出现想我的可能吗?

㊣鱼仔酱的搬运号
Star sanses!⭐ 【...

Star sanses!⭐

【授权搬运】itsxroxannex太太的作品

未经原作者授权,禁止转载,盗图,描改等

授权图+主页链接 

Star sanses!⭐

【授权搬运】itsxroxannex太太的作品

未经原作者授权,禁止转载,盗图,描改等

授权图+主页链接 

青原荒

是摸的ink——

p2 ei注意避雷的说!p4是蓝莓和ink——

是摸的ink——

p2 ei注意避雷的说!p4是蓝莓和ink——

陈年老糖

易守蓝攻

    “为什么还不回我?过分!”Blue泄愤似的把手机扔到一旁,将被子拉过头顶。也许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在生气什么。微信列表里面那个人的信息栏除了刚加好友那会儿的一个客套的表情包外再没任何信息?呵,这么多天了,连句寒暄都没有,那当初为什么要加我?哼!Blue撅着嘴生着闷气,傲娇病又犯了。

    原本还不至于会这么生气的,这一切导火索都是源于那人说的那句话。那晚Blue用小号四处窥着屏,想着反正无聊不如顺道去看看那人直播,绝对不是特意去看的,只是因为无聊而已!谁知刚进他的直播间就看到直播间里粉丝集体起哄让他...

    “为什么还不回我?过分!”Blue泄愤似的把手机扔到一旁,将被子拉过头顶。也许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在生气什么。微信列表里面那个人的信息栏除了刚加好友那会儿的一个客套的表情包外再没任何信息?呵,这么多天了,连句寒暄都没有,那当初为什么要加我?哼!Blue撅着嘴生着闷气,傲娇病又犯了。

    原本还不至于会这么生气的,这一切导火索都是源于那人说的那句话。那晚Blue用小号四处窥着屏,想着反正无聊不如顺道去看看那人直播,绝对不是特意去看的,只是因为无聊而已!谁知刚进他的直播间就看到直播间里粉丝集体起哄让他来找自己双排,连号称“正宫”的某弋都在游说。Blue手心微微出汗,心脏扑通扑通的像吞进了一百只燕尾蝶似的。他会来找我双排吗...哼,臭男人,我才不要和你双排呢。╯^╰Blue心里这么想着,手指却悄悄点开了微信那人的消息界面...如果他真的来找我双排,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他吧。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愫在Blue心里蔓延着,像阳光下的粉色小气泡。

    就在Blue都想好怎么答复他的时候,就听到那人略显为难地说:“我跟他其实还没那么熟。”...没那么熟。没那么熟?没那么熟?!去你的个铁憨憨!!!啊啊啊啊啊啊!气死我了!再也不要理他了!Blue费了好大力气才忍住不去把那人直接拉进黑名单。冷静!不就是个男人吗?不至于不至于。Blue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找回自己的姿态。鱼塘鱼儿千千万,可不差你一个。呵。

    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了几天,这晚Blue下完直播,洗了个澡舒舒服服躺在床上打开小破站准备随便看看搞笑视频助眠时,正好看到自己和那人第一次直播撞车的剪辑,于是一个没忍住点了进去。啊,他好帅啊!!!怎么办!心脏受不了了!!!Blue用手摸了摸发烫的脸蛋儿,嗯?我为什么要脸红ฅฅ*?一定是空调温度开太高了,调低一点。

    哼,不看了,睡觉!怎么哪儿哪儿都是他啊。

    我要矜持!不可以主动!

    ......

    可是他真的好帅啊!!!

    怎么办怎么办。

    对了,或许我可以发个表情包炸炸他,然后假装发错人了,这样也不算我主动。对!就这么办。本猪真是宇宙第一聪明猪!

    挑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把今天看到的一张很有趣的瑶瑶公主“带带妹妹”的表情包发给他,优雅又不失可爱。

    花了好几分钟作心里建设,最后一咬牙,Blue直接点了发送键。算了,豁出去了!Blue把手机扔开,双手捂住发热的脸,在床上翻滚。啊,他会不会觉得我这样子不矜持啊?他和某弋究竟发展到哪一步了?他会不会拒绝我啊?短短几秒钟Blue脑子里冒出了无数个问句。每隔几秒钟看看手机屏幕,生怕对方没看到信息,有生怕对方回复的不是自己想看到的。我这是怎么了?Blue问自己。原来自认为阅男无数的自己也会有这么纯情的时候啊。

    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手机还像去世了似的安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呵,臭男人,我都主动到这份上了。罢了罢了,权当错付了。往后山高水长,再也不见。

    就在Blue重新把扔在一边的手机拿过来准备一鼓作气拉黑时,对方的信息突然传了过来。是一条语音信息。Blue红着脸,心跳得厉害,屏住呼吸点开了语音。只听到熟悉的嗓音低沉性感地调笑着说:“好啊,猪猪妹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Blue脑海里炸出了漫天的烟花。他真的真的好会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Blue偶然得知他家里的小猫也叫作猪猪后,每次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都觉得充满宠溺,感觉自己都要融化了。他真的好温柔啊。

    Blue一遍又一遍地听着那段语音,最后,故作镇定高冷地回了几个字:明晚,八点见。

    傲娇人设不能破。

    睡觉。

    这晚,Blue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ALS_NASTY

【bluegun】蓝色💙💛

  偏甜心视角,现实向,略微带点暗恋向,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未曾谋面的也终将会相遇


   我从Mark那里认识了一个人,他叫blue,和mark是朋友。但我其实很早就认识他了,就是不知道他记不记得了,但那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对吗?我亲爱的学弟!


       我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偏甜心视角,现实向,略微带点暗恋向,个人脑洞,勿上升真人


             未曾谋面的也终将会相遇


   我从Mark那里认识了一个人,他叫blue,和mark是朋友。但我其实很早就认识他了,就是不知道他记不记得了,但那有什么关系呢?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对吗?我亲爱的学弟!



       我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这天我收到通告,后天要参加个活动,想到当年刚出道的时候接到通告的兴奋,现在的我已经毫无兴致,甚至有些厌恶,“参加活动的都有谁啊!”我扭头问了下经纪人,他递给我一份名单,我看了一眼,愣住了,他也在名单里,我那亲爱的学弟,这是要证明我们有缘吗?“gun,我们收拾收拾准备去美容室,你好了吗?”经纪人在门口对我喊道,我压下心里那丝窃喜,面无表情的上了车。



    “n'gun,你今天想做个什么发型,要染什么颜色吗”这是我一直合作的发型师哥哥,比较喜欢调戏男孩子,当然我也是其中一个。“p'gong,我想染个颜色,你有什么推荐的吗?”(我实在想不出来名字,皮贡我对不起你)“你可以染个红色,又白又嫩又漂亮的,最适合你了,”p'gong在一旁坏笑的看着我,“p'gong,不要说我漂亮,要说我帅气,”我生气的看向p'gong,“好好好,帅气,帅气,那帅气的gun,想要什么颜色呢”“我想要染个蓝色,”我想了一下对p'gong说道,“为什么想要染蓝色,有什么理由吗?”p'gong一脸诧异的看着我,“就是想要染嘛,我就想尝试一下啦!”我才不会告诉你,我是因为想到了某个人才想要染蓝色的。我很期待我们见面噢!n'blue


     “gun,醒醒,醒醒,我们结束了,可以走了,”我一睁眼就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蓝色微卷的头发显得这张稚气未脱的脸更加精致,啧,真好看(自恋的甜心宝宝)


     活动当天,我早早的到了活动现场,想在第一时间看到他,只可惜整场彩排下来我都没有看到他,“他是不来了吗?”我默默的在心里想到,感觉心里闷闷的。但我没有表现出来,毕竟我还是个公众人物,总不能给那些记者说闲话吧。


     时间就这样飞快过去了,活动到了最后时刻,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结束,我还是没有看到他,我有些难过的低下了头。“今天好晒好热啊!是不是啊p'gun,”正在发呆的我耳旁突然传来声音,吓了一跳。我正想扭头看下是谁的时候,有个人站在了我的旁边。我侧目而视,只见一少年眉眼带笑,阳光正好,微风吹拂。我仿佛丢了神一般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只能呆呆的问了句:你是blue?。当时我真想揍我自己,我在说什么傻话,我问的什么蠢问题啊!他会不会觉得我很奇怪呀!我瞬间慌张了起来!“p'gun,你怎么知道我叫blue,是不是Mark说的呀!”只见他惊讶的看着我,我故作镇定的脱下外套,遮盖在了我们的头上,美名其曰挡太阳,实际私心的制造我们两个单独的空间。突然很感谢造型师给我带的口罩,至少它挡住了我抑制不住的笑意。


      “我在mark的视频里面见过你,”我小声的对他说道,“啊,是吗?谢谢,说起来我还很羡慕Mark呢!那家伙一天到晚在我面前说p'gun你对他有多好多好,超级羡慕呢!话说p'你今天真好看,蓝色的很适合你哟!”blue一脸真诚的看着我,对我说着如同行星撞地球般冲击性的言语,此时的我迷失在这蓝色的白日梦里,感到全身心的悠闲。“谢谢,你也很帅气啊!”我望着他笑着说道到,内心窃喜果然颜色染对了,就这样我们在外套的一方天地下,窃窃私语着。时间仿佛静止,周围只有我们,直到结束。


    来日方长,所有的遇见都是蓄谋已久的,我们还会再见的,我亲爱的n'blue!





M & W

刚,你说喝了点酒,我内心就开始难受,开始担心你,胃不好,以后能不能少喝点呀!(忍住,忍住,不能流泪)

六一儿童节那天早上,给你发消息说"我昨天晚上做梦了,给我哭醒了"我当时给你说的是,梦见你欺负我了。

可,事实是,我梦见你拒绝我了,我到现在还记得我当时的样子,面对你我装作了没有关系的样子,可,我痛在心里,没过两分钟,我就撑不住了,哭的撕心裂肺,真的是撕心裂肺,我还不是哭醒的,是那种心痛给我痛醒的,真的,早上醒来还有一阵阵的心痛。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我真的不想在现实中去体会,更不想让你带给我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无论怎么样,你都要照顾好自己,按时吃饭,按时吃饭,按时吃饭,少喝点酒,少喝点酒,少喝...

刚,你说喝了点酒,我内心就开始难受,开始担心你,胃不好,以后能不能少喝点呀!(忍住,忍住,不能流泪)

六一儿童节那天早上,给你发消息说"我昨天晚上做梦了,给我哭醒了"我当时给你说的是,梦见你欺负我了。

可,事实是,我梦见你拒绝我了,我到现在还记得我当时的样子,面对你我装作了没有关系的样子,可,我痛在心里,没过两分钟,我就撑不住了,哭的撕心裂肺,真的是撕心裂肺,我还不是哭醒的,是那种心痛给我痛醒的,真的,早上醒来还有一阵阵的心痛。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我真的不想在现实中去体会,更不想让你带给我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无论怎么样,你都要照顾好自己,按时吃饭,按时吃饭,按时吃饭,少喝点酒,少喝点酒,少喝点酒。你要开开心心的!!!

木业白

我深知爱情布满荆棘


但为你我愿跨越山海


纵使满身伤痕




我深知爱情布满荆棘


但为你我愿跨越山海


纵使满身伤痕




戒律

是被药物控制的frisk和黑莓!

注意避雷

磕到了不少这对的粮,于是有动力产粮了(什)

是被药物控制的frisk和黑莓!

注意避雷

磕到了不少这对的粮,于是有动力产粮了(什)

羡游凡尘

Love it's hard, I know, 

爱人难,我懂,

All your lights are red, but I'm green to go, 

你拒人千里,我知难而进,

Used to see you high, now you're only low, 

昔日你高高在上,而今你好像放低姿态,

All your ...

Love it's hard, I know, 

爱人难,我懂,

All your lights are red, but I'm green to go, 

你拒人千里,我知难而进,

Used to see you high, now you're only low, 

昔日你高高在上,而今你好像放低姿态,

All your lights are red but I'm green to go, 

你拒人千里,我知难而进,

I want you, 

满怀想念的我。

Love it's hard, I know, 

爱人难,我懂,

All your lights are red, but I'm green to go, 

你拒人千里,我知难而进,

I'll colour me blue, 

会将自己染上蔚蓝的颜色,

Anything it takes to make you stay, 

只要你留下,我愿做任何事,

Only seeing myself, 

从你的眼中,

When I'm looking up at you, 

我只看到我自己,

I want you, 

满怀想念的我,

I'll colour me blue, 

会将自己染上蔚蓝的颜色,

Anything it takes to make you stay, 

只要你留下,我愿做任何事,

Only seeing myself, 

从你的眼中,

When I'm looking up at you, 

我只看到我自己,

I can't say no, 

不再自欺欺人,

Though the lights are on, 

即使灯火通明,

There's nobody home, 

房中也是空无一人,

Swore I'd never lose control, 

我曾发誓,我会控制自己,

Then I fell in love with a heart that beats so slow, 

却还是爱上了一颗冰冷的心,

I want you, 

满怀想念的我,

I'll colour me blue, 

会将自己染上蔚蓝的颜色,

Anything it takes to make you stay, 

只要你留下,我愿做任何事,

Only seeing myself, 

从你的眼中,

When I'm looking up at you, 

我只看到我自己,

I want you, 

满怀想念的我,

I'll colour me blue, 

会将自己染上蔚蓝的颜色,

Anything it takes to make you stay, 

只要你留下,我愿做任何事,

Only seeing myself, 

从你的眼中,

When I'm looking up at you, 

我只看到我自己,

I know you're seeing black and white, 

我知道,你的世界只有黑白,

So I'll paint you a clear blue sky, 

让我为你绘上蓝天,

Without you I am colour-blind, 

没有你,我的世界没有色彩可言,

It's raining every time I open my eyes, 

每次睁开眼,都是泪流的开始,

I know you're seeing black and white, 

我知道,你的世界只有黑白,

So I'll paint you a clear blue sky, 

让我为你绘上蓝天,

Without you I am colour-blind, 

没有你,我的世界没有色彩可言,

It's raining every time I open my eyes, 

每次睁开眼,都是泪流的开始,

I want you, 

我想要你,

I'll colour me blue, 

我会将自己染上蔚蓝的颜色,

Only seeing myself, 

从你的眼中,

When I'm looking up at you, 

我只看到我自己,

When I'm looking up at you, 

只看到我自己,

I want you, 

我想要你,

I'll colour me blue, 

我会将自己染上蔚蓝的颜色,

Anything it takes to make you stay, 

只要你留下,我愿做任何事,

Only seeing myself, 

从你的眼中,

When I'm looking up at you, 

我只看到我自己,

I want you, 

我想要你,

I'll colour me blue, 

我会将自己染上蔚蓝的颜色,

Anything it takes to make you stay, 

只要你留下,我愿做任何事,

Only seeing myself, 

从你的眼中,

When I'm looking up at you, 

我只看到我自己,

I want you, 

我想要你,

I'll colour me blue, 

我会将自己染上蔚蓝的颜色,

Anything it takes to make you stay, 

只要你留下,我愿做任何事,

Only seeing myself, 

从你的眼中,

When I'm looking up at you, 

我只看到我自己。

这 里 是 水 底。

六一快乐!!!

全部是糖和沙雕!

p1p2是给@灵血 血哥的交换粮!

双b后面都是自己私设梦系现pa啦!!!

一个关于逛街和如何阻止弟弟出去搞事的现pa【不是】

shattered穿风衣真的很好看。


六一快乐!!!

全部是糖和沙雕!

p1p2是给@灵血 血哥的交换粮!

双b后面都是自己私设梦系现pa啦!!!

一个关于逛街和如何阻止弟弟出去搞事的现pa【不是】

shattered穿风衣真的很好看。


M & W

以为…

明明知道是我,可TA却无动于衷。

TA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可TA却不知道我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犹豫了多少次才说出了那句话。

TA以为我是整天干点没有意思的事,可TA却不知道我是想跟你说说话,跟你分享一天中所经历的事。

这种表现真的是答案吗???

因为我一度懷疑TA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可是TA真的表現出了很多喜歡我的樣子,卻又做出了很多從來沒喜歡過我的事。

希望TA能转过头,我真的一直在TA身后,真的会一直在,无论以后出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我真的一直在TA身后,就等TA转过头来,告诉我说:"让你久等了。"

六一儿童节要来了,朋友圈里的这句话"你成为了全世界的大人,但还是一...

明明知道是我,可TA却无动于衷。

TA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可TA却不知道我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犹豫了多少次才说出了那句话。

TA以为我是整天干点没有意思的事,可TA却不知道我是想跟你说说话,跟你分享一天中所经历的事。

这种表现真的是答案吗???

因为我一度懷疑TA到底有沒有喜歡過我,可是TA真的表現出了很多喜歡我的樣子,卻又做出了很多從來沒喜歡過我的事。

希望TA能转过头,我真的一直在TA身后,真的会一直在,无论以后出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我真的一直在TA身后,就等TA转过头来,告诉我说:"让你久等了。"

六一儿童节要来了,朋友圈里的这句话"你成为了全世界的大人,但还是一个人的小朋友。"是送给你的,你能看出来吗?

迷惘少女♪永安(枯叶永安)

清明节【后续番外】

*很ooc注意,望不要介意

*三视角时间不统一,比如meme小队发生在拥抱之后,blue篇则是发生在一天以后

*因为都是ds人物所以前面不加DS!的前缀了

*dsink是旧设 旧设 旧设!

*关于我用“他”来代替Ani的性别 纯粹是为了表明ta未知的性别,不用ta来说明,不然整篇文章会显得怪怪的,不是特指Ani是男性

*设定Error穿越au需要一些时间且可去往任何地方,包括屋内

*blue篇有17+内容,请谨慎观看

*cp混杂,选自己喜欢看的方式看就好

*请催更我谢谢,我会继续努力的

*因为这边有些事情所以现在才更

【你们可以自己猜猜blue...

*很ooc注意,望不要介意

*三视角时间不统一,比如meme小队发生在拥抱之后,blue篇则是发生在一天以后

*因为都是ds人物所以前面不加DS!的前缀了

*dsink是旧设 旧设 旧设!

*关于我用“他”来代替Ani的性别 纯粹是为了表明ta未知的性别,不用ta来说明,不然整篇文章会显得怪怪的,不是特指Ani是男性

*设定Error穿越au需要一些时间且可去往任何地方,包括屋内

*blue篇有17+内容,请谨慎观看

*cp混杂,选自己喜欢看的方式看就好

*请催更我谢谢,我会继续努力的

*因为这边有些事情所以现在才更

【你们可以自己猜猜blue在电话里说了什么XP】

—————————————————————————

                   清明节【后续番外】

meme小队:

  “看来不需要我插手了。”Error慢慢地从楼梯上走下来,脸上洋溢着欣慰的笑容,他仿佛从未像今天一样感到如此放松与快乐。

  Nightmare也松开了抱住Cross的手,并对Error使了个眼色。虽然这使身体中心向前的Cross打了一个踉跄,但好在Cross并没怎么在意这一小小的失误,反而急急忙忙地对朋友表示道歉道:

  “真是太出糗了,我应该...没有让你们感到过于担心吧...”Cross说话很不自然,语气显得有些心虚,他知道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背着自己的朋友擅自做主跑出去一事。

  “如果你tm早点来找我或许就不用让我这么忧虑了。”Nightmare盯着Cross的眼睛说道。Cross没有敢直视这目光,即使Nightmare的眼神中并没有责怪之意,他用另一种感情替代了责备的存在。

  “我...我只是想去散散心...没想到反而把时间给忘了...”Cross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的,他努力地想要辩解着,但还没说上几句,就被Error的善意提醒给打断了。

  “放心吧,以Nightmare的性子你也知道,他只是担心你出去的话有什么意外就大事不妙了,要知道JR的那帮家伙可不是你一个人能搞定的了的。”

  Cross心里一颤,原本不敢看向Nightmare的眼睛也在那一瞬间望向对方,慢慢地,他们逐渐对视上。Cross感觉Nightmare的眼神格外地温柔,对于他而言说不出的一种温柔感,占领了他的颅内,充斥在他的体内。他感觉有些愧疚于朋友们,更多的则是感动。

  “嘿!伙计们,瞧瞧我找到了什么?一台旧相机!里面还有些胶卷,看来我们可以好好玩一番了。”Error趁气氛开始变得奇怪之前,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迅速跑上阁楼拿了一台旧相机下来。

  “也许我们可以三个来一张合照。”Nightmare率先提议道,旁边的两人都默许了。他们没有找到相机支架,就把它放在了一个与他们的身高标准差不多高的一个小柜上。三个骨紧紧贴在一起,Cross站中间,其他两骨站在前旁,各探头向Cross的身体中心,偏头望着相机。

  Nightmare闭了左眼,脸上带着俏皮的笑容,Error则是微微一笑。唯有Cross的脸微微泛蓝,嘴角极大幅度的咧开着,傻傻的笑。

  待照片出来后,Nightmare从抽屉里找出了一支剩墨不多的笔,缓缓的地用工整的字迹写出——最好的朋友们。

  三人的照片静静挂在墙上,在这间屋子内最显眼的一处。


JR:

  Ink从回来后就一直很不解,Boss在忙得夜不归宿的时候却特意去给那个人类去送花,可见他对那个人类的执念有多深。但Ink在送咖啡的时候微微提及了一下时,得到的也是许久的沉默,随后Dream只是淡淡说了句:“只是一个老朋友而已。”可他注意到Dream拿杯子的手有些不稳,咖啡的水波泛起一层又一层。Ink当时可想拍着桌子大声说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但由于Boss的一句“请求你出去”,也就不再多问,识相地走了。

  他到底做了什么让Boss那么在意他呢?Ink走在无人的走廊上踱步思索着,路过一个拐角处,一个绿色身影“撞”到了他,穿过了Ink的身体。这使Ink不禁吓了一跳,连着往后退了几步。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身着宽松衣服的人类,略微有些惊讶地看着Ink,手指着自己用稍稍颤抖的声音说道:“你可以看见我?”

  Ink用短暂的时间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最后视线回转到他的脸上。感到这张脸似乎有点熟悉,在他突然想起对方和墓碑上的照片里的人如出一辙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tm不仅仅看见了鬼魂。Ink的震惊度足以绕地球一圈半,略微有些发愣的吐出了一句:

  “你是...Ani?”

  “你认识我?”

  “你和Boss之间...”

  “'Boss'是指,Dream先生吗?”

  Ink没有直接问完,Ani就意识到了他想表达什么。他的手背到身后,身体微微挺直,报以一个微笑道:“他是我的一个老朋友。”当Ink正对两个相同的答案感到疑虑重重时,Ani已经贴近了他的身边,靠近Ink的耳边轻轻问他:“你能帮我,好好照顾Dream吗。”

   “我会...的...”Ink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这番话,即使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为什么会承担起这份巨大的责任。

  “谢谢你,这样我就放心了。”

  Ani走向了Ink的身后,他的声音渐渐变小,最后消失在了走廊的另一侧。


Blue:【17+】(meme小队视角友情客串)

  Blue的状态不怎么好,从今天早上开始,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被火焰烧灼一般,浑身发烫,头也昏昏沉沉的。当他好不容易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去拿到抽屉里的体温计时,却因为头一昏又倒了下去。在倒下的一瞬间,他正大口地喘着滚烫的热气。

  Blue知道有什么发生在自己身上了——他发烧了,因为昨天的冒雨。体温测出来了,他用力抬起手看了一眼,面前的数字令他出乎意料而又是意想之中,38.9度。

  Blue已经没有心情再想那么多了,他现在唯一明白的就是得找其他人求助。凭他自己是没法治好这场大病的,反而,如果再拖下去会更加严重。

  Blue伸手摸索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他难受到甚至不能抬头去看一眼。经过两分钟的摸索后,他终于拿到了自己的手机。

  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于是他拨起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而在电话另一头,meme小队正迟疑着要不要接这通电话。

  “为什么他在这时候会给你打电话过来?”Cross第一个率先提问道。

  “Error,你知道他一给你来消息准没好事。你确定要...”Nightmare随后提醒道,语气中带着些生厌。

  “让我来接吧,我跟他有过承诺,他不会对我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的,况且我们只是在电话里聊。”Error的态度很认真,他表示并不为此而感到不安。

  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而又无力,Error没有开免提,因此meme小队的其他成员什么都没有听到。待电话挂断后,Error急急忙忙地打开出去的门,走之前并说了句:“我有些急事要忙,你们好好待着。”

  “等等,你要去他家?”Nightmare看出来他的小心思,“你不知道Blue究竟会...”他还没有说完,Error就已经离开了。

  与此同时,在Error刚挂完电话的那一刻,Blue的房间飞来了一只小鸟,金色的羽翼带着柔软的羽毛,一动不动地站在窗台上,仿佛相当的威严、庄重,这使他想到了Dream。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既然当Error来还有一段时间,那何不找点事情娱乐一下自己呢?

  他拿起手机,不熟练的拨了一串陌生号码。接通后,电话那头却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您好,这里是Dream,请问您是?”

  “您可以猜猜我是谁?Dream阁下。”Blue尽量提高了声音,但由于感冒的原因音色有些低迷,虽然还是显得有些无力,但没有先前与Error说话那么明显了。

  “你怎么知道我的私人号码?以及你的声音你怎么回事?”Dream察觉到了Blue的不对劲,但他并没有有多担心Blue有多大问题,很显然,他的重点放在第一个问题上。

  “我自然有我的方法得到关于你的信息,Dream阁下。您不会还认为...自己不出众吧?”Blue的语气微带些调侃,但说了这么长一句有些发声困难,音量越压越小,不过Dream并没有理会他的调侃,反而注意到了Blue目前是个什么情况了。

  “听起来你似乎状态不太好,音色有些改变,而且说话有些有气无力的,你感冒了,对吗?”

  “不愧是Dream阁下,谢谢你这么关心我的情况,但即使这样你也帮不上我任何事呢,先生。”

  “我并没有关心你,这是我的工作,JR有必要帮助任何一个有困难的人。”

Dream的语气冷淡,仿佛从未跟Blue产生过任何交情。说完后,Blue似乎听到了Dream在安排什么事的声音,但不巧的是很快电话就被挂断了。

  过了一段时间,Error打开了主卧的门,因为他即使再怎么敲门,Blue也没有任何余力走下床,于是就用一些“非常手段”进了Blue的屋内。他的手里提着一大堆药品,有对应各种症状的感冒药以及退烧药。不过距Error所说这并不仅仅是Error从黑药店带来的药品,绝大部分药物都是他在Blue家的门口发现的。

  Error给Blue喂了退烧药后,端出一盆水,将湿毛巾放在他的额头上,精心地照顾着。Error知道这时候Blue没有精力拿他怎么样,也就稍稍放宽了心悸。

  待几个小时后,Blue的烧渐渐退下来,待他慢慢能够起身时,Error则示意他最好赶紧躺下。

  “你还是先躺下吧,毕竟你刚退烧不多久。”Error挥挥手示意Blue不要坐起来,不过Blue似乎另有打算。

  “Error...很感谢你今天过来帮我...我在电话里说过...会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Blue没有躺下,反而双手合十握拳,身体前驱兴奋地靠近坐在凳子上的Error的脸,“你说,是吧?”

  Error则习惯性地往后靠,“你是说过有好消息,但你不会想要我帮你做点什么吧...”他们的脸逐渐贴近,最后他终于不能往后靠,在失去重心滑下小凳时,Blue伸手搂住了他。

  “请...放开我...”Error的声音越颤抖,Blue脸上的笑容就越狡黠,待Error的手蜷缩起来放在胸前时,Blue贴近他的脸,笑着说:“我还没有告诉你这个好消息,怎么能放你走呢?”

  他趁Error身上的乱码还没变多的时候,用轻轻一吻吻住了Error的嘴,然后将空出来的一只手伸到了Error的裤子里面。待他的呼吸变得急促时,Blue很粗暴地将Error放在了床上,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停下,挑逗着Error的敏感区。

  “Blue...快点...求求你...我想要...”Error已经失去了理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获得快感。Blue也很识趣地回了他一句:“当然了,我的宝贝,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好消息,你喜欢吗?”

  “是的...我很...喜欢...”


  

  

  

  

Maverick~

[ds!dream x ds!blue]起名废。。。

*ooc有!

*cp避雷!

*渣文笔警告!

*文中角色均为ds,所以前缀就不写了(懒)

*短小!

(翻ds翻译时关于blue想打炮的灵感,也不是特别磕这对cp)

—正文—


“所以,只要我配合你,就能狠狠地皮我弟?”nightmare一脸疑惑,眼神里还透露出浓浓的不信任。


“是的,nm阁下,能皮死他。”blue十分绅士地鞠了一躬,用非常温文雅尔的声音说到,末了又加了一句,“nm阁下莫不是没有听说过我在JR的大名?”嘴角露出友善的微笑。


“…………(就是,日常骚扰我弟?)”nightmare陷入了思考,感觉他就算不靠谱,对自己好像也不会造成什么损失吧……反正dream...

*ooc有!

*cp避雷!

*渣文笔警告!

*文中角色均为ds,所以前缀就不写了(懒)

*短小!

(翻ds翻译时关于blue想打炮的灵感,也不是特别磕这对cp)

—正文—



“所以,只要我配合你,就能狠狠地皮我弟?”nightmare一脸疑惑,眼神里还透露出浓浓的不信任。


“是的,nm阁下,能皮死他。”blue十分绅士地鞠了一躬,用非常温文雅尔的声音说到,末了又加了一句,“nm阁下莫不是没有听说过我在JR的大名?”嘴角露出友善的微笑。


“…………(就是,日常骚扰我弟?)”nightmare陷入了思考,感觉他就算不靠谱,对自己好像也不会造成什么损失吧……反正dream也抓不到自己,再加上让那个大鸡翅不爽可真是一件让骨开心的事,“好啊,那就合作愉快。”


blue听到了nightmare的回复,嘴角的笑容愈加灿烂。他伸出了手,握住了对方的手:“是的,合作愉快。”


“所以,你是希望我帮你做些什么呢?”nightmare双手抱胸,随便的问了一句。


blue凑到nightmare耳边:“……(超小声)……”


nightmare一愣,然后开始大笑:“哈哈哈,这可真是个干他娘的好主意!”


“那能不吗?”………


“不如就从今天晚上开始吧?”nightmare扬了扬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拿出来的小提琴,挑了挑眉(?)


“正合我意啊,nm阁下。”



—凌晨两点—,JR总裁办公室


“啊……到点了,那家伙又要来了。”

(十分钟过去了)

“哎,今天怎么没来,难得啊!”

(又是十分钟过去了)

“不会啊,他在这件事上坚持了很久啊,怎么会不干了呢?难道出了什么事!”dream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此时竟有些不习惯,连继续工作都没心思了。


(2:30到了)


窗外再次响起了那熟悉的小提琴声。

“所以今天是迟到了吗……”

dream有点无语,但是此时正对着月亮的窗口上并没有出现自己哥哥的身影。

dream的泪在往下流:(哦,又是这该死的对小提琴的反应。)


(两秒钟后——)


明亮的月光下突然有鲜红的玫瑰花瓣开始飘落,

dream带着脸上的泪抬起了头(淦,什么玩意儿?)

在不断飘落的花瓣中,dream在窗口看到了不属于nightmare的另一个身影,他沐浴在月光下,神圣的光辉让他看起来像一位天使,只是遗落了自己的翅膀。但是,但是!那是blue啊!


dream对当初blue的骚扰还记忆犹新,只是他一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去把blue扔到监狱里去。


“嘿,dream阁下,好久不见了,有没有想我啊?”blue跳下窗台,嘴里还叼着一支玫瑰,就这么单膝跪在dream面前,“哦,看看呐,我的小dream被我精心布置的场景感动哭了,怎么样?要不要来投入我的怀抱来感受一下我热烈的爱?”blue取下嘴里的玫瑰,站起来,举起手,用两个手指轻轻的夹着那支玫瑰去挑逗dream的下颌骨。


dream飞(?)快的拉开距离,还不忘露出恶心的脸色:“你老毛病又犯了?有意思,哈?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不会对你怎么样!”(此时dream的内心:淦,这家伙又出来作妖了!)


“哎 —dream,不要老是拒绝我嘛。我知道的,你的内心其实是很喜欢的对不对,不要这么害羞啦!”blue用那种非常绅士的语调说出了在dream听起来十分下流而又猥琐的话。


“滚!离我远点!”dream已经忍无可忍了,抽出了剑抵在面前,鬼知道那个blue这些年都骚扰了他多少次了!


“哎呀呀,不要玩这么危险的东西,伤了自己怎么办?对不对?”blue没有丝毫惧怕,反倒是主动靠了上去,脸上还笑眯眯的。


这反倒把dream吓到了,手中的剑下意识的往回一收。


“我就知道,小dream可舍不得伤到我——”blue用手轻轻抵住剑尖,把它推到一边去,他离dream越来越近了。


一直在回响的小提琴声停了。


“哦,时间到了。没关系,dream不用想我,我会经常来看你的!”blue抛给了dream一个wink,然后就消失在窗口。


——离开JR后

“哈哈哈哈,你们在说什么?我只瞄到了那个鸡翅的脸色哈哈哈哈哈,真是太精彩了!我又有新的嘲笑他的理由了哈哈哈哈……”nightmare已经快笑趴了,一边笑一边用劲拍着blue的肩膀,“兄弟你太强了!”


“能有什么呢?骚扰嘛,你懂的~”blue色气的眨了眨眼


“yes,我懂~所以明天继续不?嗯?”nightmare用胳膊捅了捅blue


“你说呢?”blue右手打了个响指,吹了一声口哨。


“好滴。”


—第二天—

dream被骚扰。


—第三天—

dream被骚扰。


………………


—第十天—

dream被白色的玫瑰花淹没了


“dream,你难道真的没有理解我吗?我这么做不是为了有趣,或者是仅仅为了调戏什么JR总裁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什么的,我是真的喜欢你。不然谁能仅仅是为了好玩而坚持这么久?你就不能相信我吗?我对你表达的感情,你就有正视过吗?”blue越说越激动,话说完后,手紧紧抓住胸口处的衣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dream沉默了。他不知道。

他不知道blue的话有几句是真的,也不知道blue对他到底是怎样的感情。但是,他对blue的感觉,大概早就不一样了。开始他真的觉得blue很烦啊,但是有blue骚扰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也开始习惯了,就像nightmare的小提琴音一样,要是一段时间没听到还会想念。


当初blue突然消失,少了一个烦骨的骨,他很开心啊,但他却觉得心里少了什么。所以,十天前,当blue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的内心竟然有点喜悦。


dream仔细的看了看blue,他看起来是一副痛心的样子啊。

能信任吗……算了,不重要啊!


“blue,你说的,可都是句句属实?”dream的嗓音有些沙哑。


“千真万确!”blue急促的抬头,好像抓住了一丝希望。


“那 ……我,其实我,好像也有点喜欢你吧……”dream把头抬起,偏向一侧。


blue蒙逼了!

自己爱慕的,高高在上的JR总裁竟然真的会喜欢自己!难以置信…


dream看blue呆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弯腰俯身,用手指勾起blue的下巴,直接亲了上去。


刚好这个时候nightmare在瞄办公室里的情况,结果就看到了这样一幕——自己  亲爱的   哥哥把那个原本说好要和自己一起皮他的人给强吻了!nightmare的世界观崩塌了!他扒在窗台上傻傻的看着,直到其中一个当事人发现。


dream低头看向怀里的blue:“emmmm,我亲爱的弟弟看到了哦,不如就你来帮我抓住那个小坏蛋吧。”


blue马上反应过来,逮住了还处于震惊状态的一只发呆的nm,带到dream面前。


“得瑟,让你得瑟,作死了吧?”dream居高临下的看着被束缚住的nightmare,嘴里还不忘说些嘲讽的话。


“我TMD怎么知道blue反水了?!你们是什么鬼啊!?”nightmare在地上挣扎着,但是没有用,blue绑的很牢固。


“哦,现在他是我的小男朋友啊。”blue伸手环住dream的脖子,拉下他的头又亲了一口。


“我艹!blue你TM的找我就是为了上我弟!你个该死的大鸡翅,我们俩之间的事你让别人掺和干嘛?!”nightmare感觉自己好像进了blue的套?


“不好意思,他现在可不是  别人  。”dream笑了笑。


“淦!”nightmare开始口吐芬芳。


nightmare被扔到监狱里面去了后,


——JR总裁办公室,


blue抱着dream的腰,小声说:“dream,我们来打炮好不好?”


“淦,你TM还真想做这事!”dream心里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