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obby

21803浏览    3900参与
🍁

🎆

     “𝐂𝐨𝐦𝐞 𝐫𝐞𝐬𝐭 𝐮𝐫 𝐛𝐨𝐧𝐞,𝐘𝐞𝐚𝐡⁂”

🎆

     “𝐂𝐨𝐦𝐞 𝐫𝐞𝐬𝐭 𝐮𝐫 𝐛𝐨𝐧𝐞,𝐘𝐞𝐚𝐡⁂”

角角老师

一往情深 番外2

微风星月,伸手不见五指的——是夜。


门把转动声微响,皮鞋轻踩在大理石地上,金知元蓦地睁开双眼。


金韩彬躺在病床上,他睡得并不安稳,似乎是被外界不大的动静吵到了,他皱了皱眉,呓语了两声,稍稍动了动身子,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那人逆光而站,从金知元的角度看去,就只能看到男人黑色的剪影。看了一眼床上睡得并不安稳的小朋友,金知元冲着男人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先出去,门不要关。


男人会意,退后两步,虚掩上门,没有再发出任何声响。


起身走到床边,金知元检查了一下金韩彬身上的几处伤口,确认金韩彬没有在梦中不小心碰到它们,才给金韩彬掖了掖被子,走出病房,小心翼翼地关上了房门。...


微风星月,伸手不见五指的——是夜。


门把转动声微响,皮鞋轻踩在大理石地上,金知元蓦地睁开双眼。


金韩彬躺在病床上,他睡得并不安稳,似乎是被外界不大的动静吵到了,他皱了皱眉,呓语了两声,稍稍动了动身子,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那人逆光而站,从金知元的角度看去,就只能看到男人黑色的剪影。看了一眼床上睡得并不安稳的小朋友,金知元冲着男人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先出去,门不要关。


男人会意,退后两步,虚掩上门,没有再发出任何声响。


起身走到床边,金知元检查了一下金韩彬身上的几处伤口,确认金韩彬没有在梦中不小心碰到它们,才给金韩彬掖了掖被子,走出病房,小心翼翼地关上了房门。


“不是说中午过来的嘛,怎么这个点来了?”金韩彬还睡着,金知元不敢走太远,又怕吵着金韩彬,只能压低了声音说话。


“事情处理完了就来了。”金振焕朝病房里面看了一眼,“怎么样啊,他恢复得好不好啊?医生怎么说,什么时候才能出院啊?要不跟我回S市得了,省得我来一趟还跟打仗似的。”


金韩彬刚出事金东赫就通知他了,本来是想当天就来的,可是S市那边实在走不开,又不敢动静太大怕惊动了老爷子,只能让金知元帮他在这里盯着,他手里的事情一处理完,就连夜安排了飞机飞了过来。


金知元靠在墙壁上,看了金振焕一眼:“就留在S市吧,他断了几根骨头,动来动去的不好。”


金振焕愣了愣,转头,戏谑地上下扫着金知元:“哟,怎么着,现在不是半个月前恨不得把他打包扔回B市的时候啦?”


“咳。”金知元轻咳一声,生硬地移开了视线。


“要我说,还是跟我回B市的好。”金振焕抱手站在一边,站姿敷衍,语气真诚,“他对你本来就……是那种心思,你还不躲得远一点,还不避嫌地往上凑,这万一要是他想岔了,以为你对他也有意思,到时候脾气一上来死占着你不还,不让你结婚了,这不麻烦嘛。”


“……你少来。”


金知元朝天翻了个白眼。


他和谢家退婚的事情早是闹得满城风雨了,他们两家向来交好,金振焕怎么可能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


还“不让你结婚了”,结什么?和谁结?B市金家二少爷嫁给S市金家掌权人的婚礼嘛?



……


也不是不行。


“行吧,你们俩的事,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吧。”金振焕耸耸肩,“就是你们家,你想好怎么跟那群老家伙交代了没啊?”


自己家争个权夺个位都能牵连到金韩彬这个外家人,这要是让那群老不死的知道了他和金知元之间的那点事,金韩彬还能有安生日子过嘛?道上的百年家族,怎么可能会允许这一任掌权人喜欢一个男人?族规还要不要啦,传承还要不要啦,血统还要不要啦?


“没人敢动他。”金知元撑在身后的栏杆上,仰头,看着头顶的日光灯,“那帮老不死的,都惜命得很,没人有胆量成为下一个金钊。”


杀鸡儆猴,哪有那么多道理可言?拳头硬的才是道理。


挑了挑眉,金振焕不置可否:“护好他就行。”


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护好他就行。


点了点头,金知元双手插在口袋里,还准备要说些什么,手机突然响了。拿起来看了一眼,他匆匆挂断电话,转身打开病房门:“醒了?”


住院以来金韩彬睡得一直都不安稳,半夜起来金知元人不在了。打他电话,铃刚响了两声就被挂断了,一抬头,就看见金振焕跟在金知元后面走了进来。


“哥?”金韩彬眼睛还睁不太开,揉揉眼睛,像只小仓鼠一样,“你怎么来了?这才几点啊?怎么这时候来了啊?”


金韩彬按开手机屏幕,看了一眼时间。


凌晨四点。


“急着来看你呀,手里的事情弄完就飞过来了。”金振焕坐到金韩彬的病床边。


金韩彬皱着眉头:“那也太晚了。”


“和你说好的啊,我那里的事情一处理完,就立马过来。”金振焕攒着金韩彬的小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金东赫和他说金韩彬出事时候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活了二十几年,沾了那么多血,这还是金振焕第一次觉得生命是如此珍贵。


“那你这次能待几天啊?”金韩彬往金振焕手心里蹭了蹭,享受着这一刻哥哥的溺爱。


金振焕工作忙,家里的长辈几乎都是甩手掌柜,所有的工作都扔给金振焕一个人,一天都恨不得掰成二十六个小时来用,突然来一趟S市,待得时间也不会太多。


哥哥不能待太久,金韩彬是有准备的,可是真的从金振焕嘴里听到“后天”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小小的失落了一下。


“想振焕哥了再让他过来嘛。”金知元站在床位,安抚着金韩彬,说得非常自然,“等你好一点了我们就回B市,顺便去看看爷爷。”


金振焕眼角一跳,趁着金韩彬不注意,猛地转头看向金知元。


回B市?


看爷爷?


这臭小子不会tmd是想见家长吧??!!



只活一天有缘就见

追白鸟11

*过渡用废料


金知元歪在床边,从东宫设宴想到了自己入宫伴读,想着想着就已沉沉地睡着了。门外的下人看着时辰已经不早,估摸着少爷已经歇下,便蹑手蹑脚地进屋刚要吹灯,金知元就醒了过来作势要从床上起来。

下人以为是自己扰了少爷休息,见势就要跪倒在地,谁知金知元好像没看见他似的,直勾勾地冲着案台过去,挑了挑灯芯,拿起笔在纸上簌簌地勾画了起来。

那下人还未回过神来,金知元已经将画纸叠好连同之前装在袖袋里碎成两半的玉装进了一个暗色的锦囊里,隔空递给了他,一边说:“明天,你去趟城北玉石作坊,把这个给那里管事的按画上的做,提我的名,他就知道该给谁。”

下人哪敢怠慢,连忙伸手迎上去...


*过渡用废料

 


金知元歪在床边,从东宫设宴想到了自己入宫伴读,想着想着就已沉沉地睡着了。门外的下人看着时辰已经不早,估摸着少爷已经歇下,便蹑手蹑脚地进屋刚要吹灯,金知元就醒了过来作势要从床上起来。

下人以为是自己扰了少爷休息,见势就要跪倒在地,谁知金知元好像没看见他似的,直勾勾地冲着案台过去,挑了挑灯芯,拿起笔在纸上簌簌地勾画了起来。

那下人还未回过神来,金知元已经将画纸叠好连同之前装在袖袋里碎成两半的玉装进了一个暗色的锦囊里,隔空递给了他,一边说:“明天,你去趟城北玉石作坊,把这个给那里管事的按画上的做,提我的名,他就知道该给谁。”

下人哪敢怠慢,连忙伸手迎上去,点头称是。

可锦囊刚拿到手边,又让金知元拿了回去,“你下去吧,明儿备车,我亲自走一趟。”

少爷已经决定,他自认不敢反驳,从地上站起来,躬身退了下去。

 

翌日清早,金知元的院里便热热闹闹地准备起来,金知元坐在廊下看着眼下的人忙活。

 

“那个,那几个匣子里装的是前些日子父亲差人送回来的香料。”

“还有那几匹江陵纺纱,对,花花绿绿的,也一并送过去。”

“青哥,路过味荣坊买点我们常吃的那个点心,也给赵小姐送过去。”

“对对对,明儿听戏的茶点也备一份。蜜饯,蜜饯也要。”

金知元把塞了半个院子的人派了出去,临了还不忘叮嘱一句:“话说的漂亮点啊。替我给人姑娘赔礼。”

 

喧哗了半天的庭院逐渐安静了下来,金知元立在门口若有所思,片刻就对身边的人说,“走吧城北玉器坊,然后绘音阁,咱们亲自踩踩场啊”

 

不多时,金家的马车就停在了玉器坊前,这里承办着京城各种玉石的加工和精致。金知元父亲在外时不时就送回来些奇形怪状的玉石,金知元就主动按着吩咐来这送东西。有的时候也跟着一起琢磨,一待一半天,一身玉屑回家也是有的。他在玉器坊耽搁了一会儿,跟里边的工匠有说有笑谈了半天,说做好就差人送上府,便心满意足地在手里敲着擅自哼着曲去了绘音阁。

绘音阁倒是不常去,他虽然喜欢听戏但也不愿意煞费苦心来这一趟。平日里哪家婚嫁贺寿他同兄长听过的不少,折子戏一场一晚上,每次他都是抱着扇子让兄长晃醒。金楼也有,虽然唱词直白露骨,可音律听着倒是让人余音不绝。但宴宾会友总不能流连风月场,还是这正经的戏楼显得雅致体面。下车从后门直接去了后台,看了看明日上场的角儿们,提前给了拉胡琴的赏钱,跟班主点明要了戏台左手第一间的雅间就抬腿回了府。

 

许是金楼一事后还没缓过劲来,金知元只觉近日身体乏得很,叫人去了宋公子和东赫府上说了明日的时辰,便乘车回去了。







//////

只活一天有缘就见

追白鸟10

*投机取巧分章转场


该来的还是要来,该躲的终究躲不过。


金知元看着这紧张的气氛,也毫无目的地给自己坐起了心理建树。

他规规矩矩地跟父亲和老师请了安,父亲示意老师跟他讲,师父仿佛很艰难地开了口。

“知元,你可愿意跟师父进宫读书,太子一人深居东宫正是需要玩伴的时候。圣旨已下,不日便要入宫。”

厅上没有人一个什么别的人再敢开口,可他霎时间好像听见了父亲,老师还有自己心跳的声音,他知道所有人都在等他的答复,所谓圣旨,就昭示着要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好啊,我看世人读取功名为得好像都是能在宫中展露头角,如今给我这机会,我当然要去瞧一瞧。”

“...

*投机取巧分章转场

 

该来的还是要来,该躲的终究躲不过。

 

金知元看着这紧张的气氛,也毫无目的地给自己坐起了心理建树。

他规规矩矩地跟父亲和老师请了安,父亲示意老师跟他讲,师父仿佛很艰难地开了口。

“知元,你可愿意跟师父进宫读书,太子一人深居东宫正是需要玩伴的时候。圣旨已下,不日便要入宫。”

厅上没有人一个什么别的人再敢开口,可他霎时间好像听见了父亲,老师还有自己心跳的声音,他知道所有人都在等他的答复,所谓圣旨,就昭示着要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好啊,我看世人读取功名为得好像都是能在宫中展露头角,如今给我这机会,我当然要去瞧一瞧。”

“知元不得无礼,”父亲虽然说着责备的话却又好像是在提醒他,他隐隐看见了父亲微微扣紧了桌角,“太子身侧岂容得你胡闹。”

“是”,金知元委屈地对父亲和师父眨眨眼,好像没体会到其中的凶险,自顾自地说“我去了处处以太子为马首便是,什么该学什么该说,想必师父也自有斟酌。”

 

金知元其实已将其中深意看透,父亲从不与他讲什么家国政事,师父教授给他的也是修身养性的学问之道。此时传他东宫伴读表面上为的是给那位太子爷找个伴儿,其实是替着各方面监视着自己。

圣上在潜邸被围困时,是父亲带着人马从城门口一直杀到了宅门口。在叛军的刀口下救下了大皇子和当时仍在襁褓中的当今太子。当时最有可能成为储君的大皇子因为被困时受惊,久久被梦魇缠身,逐渐沉默孤僻。太子的人选也是在群臣屡次三番的催促下才定妥,仔细算算也才三五年而已。

 

如今京城皇家一脉,只剩他与兄长因为父亲的庇护而平安无事地度过了这么多年。兄长自是早早就放弃了学业,舞刀弄枪习得一副好身手。自己能读上书,也是因着师父对父亲的多次劝慰,如今到底是朽木还是璞玉,明里暗里有多少人在好奇。

他父亲无意于权术,他自己更是。他父亲教得好,那年家里的藏书烧得够旺,早年间不读书他玩得够放肆,这点点滴滴都让他深谙父亲的良苦用心,都让他本能地排斥那座高不可攀的金銮殿。

但他不能深想,他只能做个平平凡凡的普通人,最好是一个唯唯诺诺的质子。他可以进宫,他说到底只是个孩子,他当然好奇皇宫的生活,好奇那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太子。但更重要的,如果他能为保全这个家做些什么,他愿意。

 

十余年前,论功行赏时他父亲做的事,如今换他来做,他愿意。

 

知子莫若父,金知元的父亲看着他没有插科打诨,眼神里也没有玩味的轻佻,就知道他现下里已经动了那层用意。让他跟着宫里来的内侍去学礼仪,又命下人收拾一些少爷平日里用的顺手的,拿得上的物件。

 

“只是……”,金知元顿了顿,抬眼看了看父亲,看见了示意自己说下去的眼神,便接着道,“我不知事情如此仓促,还烦劳老师与东赫解释一二。”

他看见两位长辈神情都有所缓和,便直了直身子佯装起了埋怨:“师父您是不知道,东赫那小子不跟他说清楚,肯定记我仇,别我前脚迈进宫,他后边就四处毁我名声……”

 

“好好好,为师知道了。”东赫父亲看着金知元嘟嘟囔囔地退身下去。脸上的笑意也随着声音渐渐褪下去。

 

“你说我儿此行是福是祸?”

“人都说福祸相依,知元不是任人宰割的性子,做事看似轻浮但心里有自己的度量,定能化险为夷。”

“我这一生都想着护这家宅安生,未曾料想到底还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你也莫要多心,我在宫中会照料。”

“嗯,那还要你多费心了。对了,你那儿子肯他走吗?”
“他啊,天家的事哪容得他置喙……不过我得走喽,他要是知道了得闹到半夜不行。”






////

只活一天有缘就见

追白鸟09

*双更

*插叙爱好者


对,就是太子设宴。

宋尹亨若是知道金知元这时才想起他来肯定要揶揄他一番,说什么“少爷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


但这也不怪金知元忘性大,这还要从他入宫伴读说起。

自从金知元十七岁进宫伴读后,就再也未见过金东赫。严格来说,是金东赫从未见过他。金知元即使得空有意要去拜访,听到的也是下人说什么“少爷今日默功课”,“少爷出城回乌山老家探望老夫人”之类的搪塞。唯一一次就是太子行冠礼宴请京城王公大臣的公子进宫的时候。那时他因与太子要好正是席间被人攀附的对象,虽有意去见东赫,可金东赫却也只是远远地坐在席边与那位宋大公子你来我往,推杯换盏,急得他揪了案上的葡...

*双更

*插叙爱好者



对,就是太子设宴。

宋尹亨若是知道金知元这时才想起他来肯定要揶揄他一番,说什么“少爷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

 

但这也不怪金知元忘性大,这还要从他入宫伴读说起。

自从金知元十七岁进宫伴读后,就再也未见过金东赫。严格来说,是金东赫从未见过他。金知元即使得空有意要去拜访,听到的也是下人说什么“少爷今日默功课”,“少爷出城回乌山老家探望老夫人”之类的搪塞。唯一一次就是太子行冠礼宴请京城王公大臣的公子进宫的时候。那时他因与太子要好正是席间被人攀附的对象,虽有意去见东赫,可金东赫却也只是远远地坐在席边与那位宋大公子你来我往,推杯换盏,急得他揪了案上的葡萄往东赫身上掷也没叫动他。

 

明摆着就是生他的气,可金知元也有满心的委屈。

太子十六岁那年朝堂已显出权权争斗的暗流。以杨泫、杨泯为首的杨氏将门屡屡暗中向父亲示好,称当今龙座根基不稳,太子也未有继承大统的天相。可金知元的父亲早在当今圣上登基之后论功行赏时就谢绝了封赏,毁了当前在潜邸救驾的兵刃,将手头的护院和长子都一并送到了禁军里。父亲从那以后更是一心痴迷作画,因着创作采风的由头和知元的母亲避世不出。至于那些个经世治国的书卷都付之一炬,金知元当时也在院中,那熊熊的火光灼得他脸颊火辣辣的感觉,他却至今还能记得……

 

他在金楼时听见不少对他父亲的谈论,说他当年从乡野过来为的就是借着自己的皇室血统混出点名堂来,明明站对了却激流勇退,没准是预谋着什么大事。这其间也不乏还提到了金知元自己的,说偶尔得见他的人都觉他言语气度大有作为,说留在京都恐有大乱……小到冷嘲热讽,大到杀人诛心。

 

金知元不是没有问过为什么,别人都上学堂,都有先生教导的时候,他却让下人背着满街买零食吃的时候他悄悄问过哥哥,问他在禁军当值,累不累。问父亲为什么不乘轿骑马。问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读书。

每到这个时候哥哥都会哄他,让他再等等,说爹爹的选择一定有原因,为着一家人能在一起也要再忍一忍。他不知道个中缘由,或者说他害怕如果自己猜下去就一定会猜到。

就这样等到了他八岁那年,一天他被伺候盥洗的老妈妈叫醒,一早就穿着新做好的长衫去了城东的一家宅院。他迷迷糊糊地和几个孩子站在了一起,听着台阶上的男人说了一些话,他眼看着护送自己来的青哥要往外走,就回头眼睁睁地望着他,青哥扭头也看见了他,就跟他连说带比划地说买了灶糖,在府门口等着他。他才点了点头,跟着孩子们进去了。

一进屋就看见一排排得整齐的桌案,上边摆着文房四宝,他随着就露出了笑意,知道哥哥说的那天竟然让自己盼来了。

 

从此寒来暑往,遇见了扎着小辫子追着纸团跑的小孩子。跟他上山下河爬树打架,跟他识文断字拳脚比划。直到初夏一天,他让父亲唤到正厅,看见师父忧心忡忡看着自己,堂上的父亲也紧锁着愁眉。隐约间听见谁说了一句:“该来的还是要来。”

 



////


只活一天有缘就见

追白鸟08

*双更

*二哥登场


二人正用下人递上来的巾帕擦手,院外的下人便来通报,说宋大公子听闻东赫少爷昨夜受伤,前来看望。

“快,快让人进来。”金东赫听闻便笑了起来,转头对立在身旁的丫鬟说:“去,再添置副碗筷来。”

“宋大公子?哪家的宋大公子?”金知元察觉到了东赫脸上的喜色,却一时间想不来这位踏着饭点姗姗而至的宋大公子究竟是何人。

“宋尹亨宋公子啊,他父亲官拜大都尉,你从宫里回来的时候他正好从父到北边视察,眼看就要入冬,总算是回来了。”

“休要再提北疆之事,”金知元闻声转过头去,正见院中一男子明眸皓齿,身着靛蓝色长袍,腰间束着条青底金丝蝠纹锦带,只是头上那只发簪翠玉攒就,实在是有违稳...

*双更

*二哥登场



二人正用下人递上来的巾帕擦手,院外的下人便来通报,说宋大公子听闻东赫少爷昨夜受伤,前来看望。

“快,快让人进来。”金东赫听闻便笑了起来,转头对立在身旁的丫鬟说:“去,再添置副碗筷来。”

“宋大公子?哪家的宋大公子?”金知元察觉到了东赫脸上的喜色,却一时间想不来这位踏着饭点姗姗而至的宋大公子究竟是何人。

“宋尹亨宋公子啊,他父亲官拜大都尉,你从宫里回来的时候他正好从父到北边视察,眼看就要入冬,总算是回来了。”

“休要再提北疆之事,”金知元闻声转过头去,正见院中一男子明眸皓齿,身着靛蓝色长袍,腰间束着条青底金丝蝠纹锦带,只是头上那只发簪翠玉攒就,实在是有违稳重成熟的第一印象。想到这,金知元忍俊不禁,金东赫也不知他什么意思,快速地拿手戳了一下他的胳膊。

 

宋尹亨却不甚在意,见了生人也不怯场。双手向前一拜,“东赫兄,别来无恙。”说着转身,向金知元再拜,“金少爷。”

金知元顾着看他,忘了回礼,看着宋尹亨端着手等着,他才回过神,赶忙回拜,“宋兄,听闻刚到京都,如此匆忙赶来想必与舍弟交情甚佳。”

宋尹亨见金知元回过神来,便收了手站直身子,一掀后襟就坐在了桌前。金知元见他如此随意,心里便有些意外,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

金东赫光顾着高兴自是不注意这两人初次见面还幼稚地较了一劲,只顾着自己的好奇心开口发问:“你方才说不再提北疆之事,怎么了?可是出去涉险了?”

宋尹亨打量着饭菜,看着都着实清淡,心里思量着东赫怕是伤的不轻。抬头看了一眼金东赫,啧,的确也没什么血色,“没有的事,如今天下太平,海晏河清,哪有那么多险境。我爹带我出去也是因为此次仅是视察边防工事,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金知元看自己也插不上话,就低头用筷子百无聊赖地扒拉着碗里的菜,听见宋尹亨说道一半,没了下音,金东赫着提着嗓子一问,他才抬眼去看那宋家公子。

只见宋尹亨双臂担在桌沿,幽幽开口,“只不过啊,一路上的伙食都不及你这清汤寡水的有滋有味。”

“哈哈”,金东赫笑起来,“尹亨哥,你若嫌弃这饭菜直说便是,改日我让知元哥寻一个好去处,算是为你接风洗尘。”

“那我就谢过知元兄了”,宋尹亨说着话和金东赫将眼神看向了金知元,金知元只好放下筷子,点头默许。

“别去金楼啊,我还想留着我这条腿”,金东赫借机埋怨了一下,金知元听了只觉这个弟弟怕是还有心结,不如借着机会找个好去处以当赔罪。

“绘音阁怎么样,后天有出戏,本来想让你跟赵……”

“哎呀,”金知元话说道一半,一拍大腿,“赵小姐”,说着话他拿手指了指金东赫,“都怪你这小子不开窍,我得赶紧回府,好准备准备去给人姑娘拜帖道歉。”

“宋公子,我先失陪了,后日设宴您一定到”,金知元草草拜了一拜,在屋里转了半天找到自己那把苏工扇便飞也似的走出院子了。

 

其实给人姑娘道歉也不是什么要紧之事,现下已经入夜,贸然登门自是不成体统,只是他认生得很,加上已是一夜未归,实在不宜久留。

金知元心里想着想着,想起了那宋家公子,“诶?这人怎么这么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在哪呢。”

 

金知元这么想着就回到了自家府中,一进门便看见昨天跟在自己身边的小厮一瘸一拐地在院里收拾,甭问,看来十有八有家里人也知道了,便脚上加快了步伐,往自己院走,谁知走到一半却让嫂子叫住了,“知元。”

金知元听闻撇了撇嘴,转身笑盈盈地跟嫂子问安,怯怯地等着兄嫂发难。

“赶紧回去休息吧,有什么吩咐下人去做,你大哥今夜换防,在外当值。”

金知元听闻心里暗自欣喜,想着什么事留着日后解决,多避一天就还有“一线生机”。

待收拾妥当,金知元拿着东赫那块碎玉躺在床上对着烛光把玩,想起来刚才见过的宋家公子,又开始陷入疑问的漩涡里。

忽然他想起什么,突然坐立起来,“东宫设宴!”




////


角角老师

一往情深 番外1

“呜——”


懒懒地躺在床上,金韩彬面朝着空无一物的白墙,歪着脑袋,发出了一声呜咽,


没人理。


不甘心,转个头,朝着沙发上正在办公的金知元,接着发出一声呜咽:


“呜————”


还是没人理。


金韩彬生气了,双手握拳,把身下的病床砸得闷声作响:


“呜!!!!”


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金知元一抬眸,看到的就是自家小孩这副凶巴巴的小模样。


心里好笑,金知元配合着皱起了眉头,故作惊奇:“诶,这谁家的孩子啊?好好的,怎么成了哑巴了呢?”


……


“金知元!”


你才哑巴,你全家都哑巴!


金韩彬凶神恶煞,躺在病床上干瞪着自家装模作...


“呜——”


懒懒地躺在床上,金韩彬面朝着空无一物的白墙,歪着脑袋,发出了一声呜咽,


没人理。


不甘心,转个头,朝着沙发上正在办公的金知元,接着发出一声呜咽:


“呜————”


还是没人理。


金韩彬生气了,双手握拳,把身下的病床砸得闷声作响:


“呜!!!!”


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金知元一抬眸,看到的就是自家小孩这副凶巴巴的小模样。


心里好笑,金知元配合着皱起了眉头,故作惊奇:“诶,这谁家的孩子啊?好好的,怎么成了哑巴了呢?”


……


“金知元!”


你才哑巴,你全家都哑巴!


金韩彬凶神恶煞,躺在病床上干瞪着自家装模作样的男人,极度凶狠。


这下是真没忍住,金知元摇头笑着把手里的文件放到一边。


好嘛,小朋友这是要撒娇啦。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金韩彬这一连断掉四根肋骨,左小腿还是粉碎性骨折,都是不好好养着会留下后遗症的富贵病,住院到现在,别说出门了,金知元连床都不允许他下,每天就这么躺着,从早躺到晚,再从晚躺回早。


一开始还好一些,心里装着和金知元的那些事儿,每天光是提心吊胆就够他累一天的了,根本没工夫想着要下床。后来和金知元把话说开了,金韩彬心思也就活络了起来,腰也疼了腿也算了,嫌弃在床上躺着太过无聊,天天变着法儿要金知元陪他解闷子。


基本上两小时一趟,算算时间,距离他上次发嗲也过了一个多小时了,是该作了。


“怎么啦我的小少爷,”金知元轻叹一口气,也不管那些还没做完的工作了,起身坐到了金韩彬的床边,替他捏着胳膊,“身上又难受啦?”


“不舒服……骨头酸,还痒……”金韩彬哭丧着一张小脸,一双眉毛撇成一个“八”字,根根都写满了委屈。


一连躺了这么多天,金韩彬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没一块地方是舒服的。受了伤的骨头又痒又胀,没受伤的骨头酸得不行,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熬着,明明是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身上的肉还是一个劲儿地往下掉,小脸都瘦了一圈。


“再稍微忍忍,过两天就好了。”金知元脸色稍绷了一些,细声哄着床上娇气的小朋友,心里早就紧张得不行。恨不得自己替他都受一遭,好让他别吃这些苦。


“金知元,”金韩彬躲在被窝里,眼角还耷拉着,叫得小小声,“我想我哥了。”


“……明天就到了。”金知元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揉着小朋友软软的小卷毛,声音又轻又柔,脾气好得你根本看不出这个男人在几天之前刚刚把金家血洗了一遍,“我们再等一天啊。”


又软又委屈的小可怜,在激起金知元保护欲的同时,还激起了金知元藏得深深的、隐秘的快感——他要是就这么哭出来,该有多棒啊……


金韩彬头发上的手微微一顿,过了两秒,用力握了握拳,才重新放了下来,抚在金韩彬的眉眼上。


金韩彬毫不自知,依旧嘟着小嘴,可怜巴巴:“可我想他了……”


“乖,你好好养着。”金知元大拇指在金韩彬额前来回摩挲,给他足够的安全感,“等养好了,医生说你能下床了,我就带你回B市,回去看爷爷他们好不好?”


金韩彬低着头,沉默半晌,才小心地抱住金知元的手:“金知元。”


“嗯?”


其实不是这样的。


金韩彬咬住下唇,


其实他以前,没有这么娇气的。


“金知元。”


生病发烧什么的,身上再怎么难受都不会这么缠人的。


“在呢。”


怎么这一次,这一次就,矫情成这样了呢。

“金知元……”


“我的宝贝诶。”把人半搂进怀里,金知元轻轻一笑,低头,在他发间落下一吻,


矫情还挺……


“我爱你。”


挺好的。


……嗯,挺好的。


抿了抿唇,金韩彬又往金知元怀里靠了靠,在他身上来回蹭着,满足又眷恋。


“嗯。”


————————————————————————————————————————————

我回来啦~~~~

(填完坑……大概还走……



快乐的中2病

[chun2byo - 修图]

iKON-ON : BOBBY - Behind The Scene


[chun2byo - 修图]

iKON-ON : BOBBY - Behind The Scene


快乐的中2病

[chun2byo - CAP]

iKON-ON : BOBBY & JU-NE - ‘깊은 밤’ MAKING FILM


[chun2byo - CAP]

iKON-ON : BOBBY & JU-NE - ‘깊은 밤’ MAKING FILM


快乐的中2病

[chun2byo - GIF]

iKON-ON : BOBBY & JU-NE - ‘깊은 밤’ MAKING FILM

[chun2byo - GIF]

iKON-ON : BOBBY & JU-NE - ‘깊은 밤’ MAKING FILM

顾伊

克劳力:你干嘛要用舌头
哈哈哈哈,鲍比的一段孽缘

克劳力:你干嘛要用舌头
哈哈哈哈,鲍比的一段孽缘

dokakiki

片段

   他的嘴巴软软的有点酒味,弄得我也有点醉。他低头吻我锁骨的时候湿湿的头发弄得我有点痒,我把他头发拨开舔了舔他的眉钉,咸咸的。他挑了挑眉,问我好吃吗,我摇摇头,啵了下他的嘴巴,说没有这个好吃。

   然后就干了个爽。(我真不会写🚗)

   






   他的嘴巴软软的有点酒味,弄得我也有点醉。他低头吻我锁骨的时候湿湿的头发弄得我有点痒,我把他头发拨开舔了舔他的眉钉,咸咸的。他挑了挑眉,问我好吃吗,我摇摇头,啵了下他的嘴巴,说没有这个好吃。

   然后就干了个爽。(我真不会写🚗)

dokakiki

一起做饭

  金知元是个笨手笨脚的男的,我一直这样觉得。但是他的手很漂亮,骨节分明又修长,特别适合牵手和十指相扣。

  那天是圣诞节,我想亲自做一顿大餐,让我们俩度过一个有意义的圣诞。我问他,你会做饭的时候吗的时候,他得意洋洋的给了我一个意料之中的答案 : 我煮泡面很好。我就笑出了声,他假装恼怒的捏了捏我的脸,并表示自己并不是一点不会。我一边说好的好的,一边就溜进了厨房。

  金知元喜欢吃披萨,所以我今天就要给他一个圣诞惊喜。但是食材切起来真是好费劲,我一边切洋葱一边流眼泪吸鼻子。金知元在客厅玩手机,听见我吸鼻子觉得奇怪...

  金知元是个笨手笨脚的男的,我一直这样觉得。但是他的手很漂亮,骨节分明又修长,特别适合牵手和十指相扣。

  那天是圣诞节,我想亲自做一顿大餐,让我们俩度过一个有意义的圣诞。我问他,你会做饭的时候吗的时候,他得意洋洋的给了我一个意料之中的答案 : 我煮泡面很好。我就笑出了声,他假装恼怒的捏了捏我的脸,并表示自己并不是一点不会。我一边说好的好的,一边就溜进了厨房。

  金知元喜欢吃披萨,所以我今天就要给他一个圣诞惊喜。但是食材切起来真是好费劲,我一边切洋葱一边流眼泪吸鼻子。金知元在客厅玩手机,听见我吸鼻子觉得奇怪,就跑来了厨房。一闻着味就知道了原因,他看我眼眶红红,又是心疼又是好笑。替我包揽了这项工作,他笨手笨脚,切的又丑又慢,不一会他也要流眼泪了。我笑死了,觉得他好可爱。他好不容易切完,就呆着厨房不走了。等到我把披萨放进烤箱后,他亲亲我的鼻子,对我说merry Christmas和I love you. 

 


(感觉这篇节奏太快了,如果喜欢的话有时间会扩写)

dokakiki

和金元的校园恋爱

  金知元虽然是个可爱又很好的人,但是他肯定不是个好学生。我和他一起坐在最后一排,他上课经常睡觉,我每次看他都只看见他毛茸茸的脑袋,可可爱爱,像兔子的毛。我们俩是恋人关系,但是我们的恋爱并不像其他高中生那样热情又活力。我们有自己的空间,自己的朋友。好像只有闲暇时间才会想起彼此。但我们是相爱的,我确定的。他也是。我们会在班主任强调学生不能早恋的时候,在桌子底下偷偷牵手,他握着我的手一下没一下的捏着,像玩玩具。我们还会在中午午休的时候,跑到没人的角落亲吻,他会故意咬一下我的嘴巴之后又舔舔我的嘴角。然后在我的耳朵旁笑一下,说嘴巴好甜。

  我不喜欢打篮球的男...

  金知元虽然是个可爱又很好的人,但是他肯定不是个好学生。我和他一起坐在最后一排,他上课经常睡觉,我每次看他都只看见他毛茸茸的脑袋,可可爱爱,像兔子的毛。我们俩是恋人关系,但是我们的恋爱并不像其他高中生那样热情又活力。我们有自己的空间,自己的朋友。好像只有闲暇时间才会想起彼此。但我们是相爱的,我确定的。他也是。我们会在班主任强调学生不能早恋的时候,在桌子底下偷偷牵手,他握着我的手一下没一下的捏着,像玩玩具。我们还会在中午午休的时候,跑到没人的角落亲吻,他会故意咬一下我的嘴巴之后又舔舔我的嘴角。然后在我的耳朵旁笑一下,说嘴巴好甜。

  我不喜欢打篮球的男生,但是只有他是例外。在篮球场上,只有金知元是帅帅气气清清爽爽,其他男孩子都像猴子抢球,好搞笑。我也不喜欢像小女生一样害害羞羞的跑过去给喜欢的男生递水,我只会在金知元投完一个球回头看我的时候,摇摇手,示意他我有水,他就跑过来接我的水。说实话,在我男朋友无视一堆女生的水跑向我的时候,真的让人更心动了。

  放学回家的时候他斜挎着没装书本的包,牵着我的手送我去公交站台。我没问他书包没书为什么要带书包回家,因为我知道他的书包里全是他写满的歌词。那个书包看起来轻,实际上装满了他的梦想。我爱极了他这种对梦想的努力,也好心疼他的辛苦。想着想着我握紧了他的手,在路上飞快的亲了下他的脸。他好像有点害羞,小声的问怎么突然亲我?虽然很开心就是啦...

  我觉得我的心跳又加快了,我们的爱情不是青春期的好奇与随便,是对互相的理解和爱惜。我说因为太喜欢你了。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我就亲你啦

  金知元也亲了亲我,他说他也是。

  那天也许没有阳光,但是我觉得那天是有阳光的。那种暖暖的感觉充盈的我的心窝,让我相信金知元他就是世界上最酷,最不同的人。

dokakiki

在家

  下雨的时候就只想待在有暖气的家里,穿着金知元宽宽松松的卫衣躺在地毯上看综艺。支援昨天熬夜作曲了,还在房间睡觉。我看完了综艺就赤着脚跑上床去缠他。冰凉凉的脚丫贴在他的腿上,金知元迷迷糊糊的醒了。下意识的就把我搂住,把头塞到我胸口继续睡。我揉揉他的脑袋,捏捏他的脸蛋,还咬了咬他的耳朵。在他耳边小声说,金知元,没有你我好无聊。他半梦半醒的嗯嗯了一下,把搂我的手收紧了。他抱着我好暖和,还香香的,搞的我也睡着了。

  快中午的时候我们醒了,但是外面好冷,根本不想起床。我推推他,叫他快起来,他用鼻尖蹭蹭我的脸,撒娇表示不要。他睡觉只穿一条内裤,我捏捏他的腹肌,...

  下雨的时候就只想待在有暖气的家里,穿着金知元宽宽松松的卫衣躺在地毯上看综艺。支援昨天熬夜作曲了,还在房间睡觉。我看完了综艺就赤着脚跑上床去缠他。冰凉凉的脚丫贴在他的腿上,金知元迷迷糊糊的醒了。下意识的就把我搂住,把头塞到我胸口继续睡。我揉揉他的脑袋,捏捏他的脸蛋,还咬了咬他的耳朵。在他耳边小声说,金知元,没有你我好无聊。他半梦半醒的嗯嗯了一下,把搂我的手收紧了。他抱着我好暖和,还香香的,搞的我也睡着了。

  快中午的时候我们醒了,但是外面好冷,根本不想起床。我推推他,叫他快起来,他用鼻尖蹭蹭我的脸,撒娇表示不要。他睡觉只穿一条内裤,我捏捏他的腹肌,叫他快点起床吃饭,他才不乐意慢吞吞的爬了起来。刚起来的头发成了鸟窝,看起来好可爱。我跟着他出房间,帮他热我做的早点,看他慢悠悠的吃完,又看他刷牙。他看我一直跟着他,觉得好搞笑,刷完牙就跟我交换了一个薄荷味的吻。下雨天人就是什么都不想干。我们靠着沙发坐在地毯上,在看RM,看到搞笑的一起笑的不成样子。觉得生活就应该这样平淡温馨,和爱的人一起呆很久很久。

dokakiki

跟支援哥的约会

  新年第一天当然要和男朋友一起过。所以即便外面的风好像要杀人,我也义无反顾的把金知元叫出来约会了。约会真的好麻烦,在我pass了第五套衣服的时候我甚至怀疑我的衣柜里都是垃圾。真的不想穿的肿肿的去见男朋友去约会啊!真是让人烦恼。好不容易打扮好后,金知元的电话就来了。我急忙跑下去,金知元每次都在楼下等我。

  今天金知元穿的也很少的样子,我问他冷不冷,他摇摇头。但他好像是真的不冷的样子。我感觉我做了一个十分错误的决定,就是没有穿我的羽绒服下来。外面真的好冷好冷,我感觉我的手都没知觉了。金知元瞥了一眼我,下一秒我就感觉我的手被温暖包裹住了。金知元抓住我的手...

  新年第一天当然要和男朋友一起过。所以即便外面的风好像要杀人,我也义无反顾的把金知元叫出来约会了。约会真的好麻烦,在我pass了第五套衣服的时候我甚至怀疑我的衣柜里都是垃圾。真的不想穿的肿肿的去见男朋友去约会啊!真是让人烦恼。好不容易打扮好后,金知元的电话就来了。我急忙跑下去,金知元每次都在楼下等我。

  今天金知元穿的也很少的样子,我问他冷不冷,他摇摇头。但他好像是真的不冷的样子。我感觉我做了一个十分错误的决定,就是没有穿我的羽绒服下来。外面真的好冷好冷,我感觉我的手都没知觉了。金知元瞥了一眼我,下一秒我就感觉我的手被温暖包裹住了。金知元抓住我的手,揣进了自己的口袋,他一边紧紧的握着我的手一边抱怨我说不注意自己身体,马虎鬼。

  进了电影院终于暖和了起来。今天我们看了天气之子。看到少年为了追回少女用力奔跑,抛弃世界那段的时候我好感动。眼泪在眼眶打转转,我转头看支援,发现支援哥也在看我。我想起他以前嘲笑我说看漫画幼稚死了,连忙抹了下眼睛,不想让他笑我。结果他亲了亲我的眼睛,把我的手拉过去了。他什么话都没说。

 “手を放すな”。电影里帆高对阳菜说。我握紧了金知元的手,知道了他刚刚在说我爱你。




不要放开我的手的意思。

焕拉斯冰的小眉钉

『同居BOBBI题』

2.金韩彬的起床气

        其实金韩彬的起床气还蛮严重的。

        他这个毛病除了他家里的父母和妹妹,竹马兄弟和舍友宋允亨、具晙会和金振焕以外,就只有金知元知道。

        然而能治的了金韩彬起床气的,也只有金知元了。

        记得上大学那会...

2.金韩彬的起床气

        其实金韩彬的起床气还蛮严重的。

        他这个毛病除了他家里的父母和妹妹,竹马兄弟和舍友宋允亨、具晙会和金振焕以外,就只有金知元知道。

        然而能治的了金韩彬起床气的,也只有金知元了。

        记得上大学那会,某个晴朗周末的早晨,具晙会不小心吵醒了熟睡中的金韩彬,金韩彬马上从上铺三两步噔噔蹬地跳了下来,然后对着具晙会就是一顿乱拳。

        也只有具晙会这二货才会用“dumb&dumber”做闹钟铃声了。这歌开头总是莫名其妙的“party people!” 嚎一嗓子,每次都把睡梦中金韩彬吓得一个激灵。

        最后这事以具晙会给金韩彬带了两个星期的早餐才结束。

        今天对金韩彬是非常重要的一天,金韩彬昨晚就对金知元再三强调到,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自己按时起床。


        洗漱完毕的金知元推开卧室的门,站在床前看着床上裹成一团的金韩彬。

       “韩彬呐,该起床了,到点了。”

       “@#¥%…&*#¥%…”

       “韩彬呐,我听不懂你在说啥。要起来了,知道了嘛。”

       “嗯~”一声雄浑又中气十足的闷哼从被窝里传来。

        金知元坐在沙发上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金韩彬出来。他伸手一摸,发现桌上的牛奶和吐司正慢慢变凉。

       “韩彬,起床了…这次真的不能放任你了。”

        金知元无情地伸手扯开金韩彬裹好的被子,还用手不停地摇晃着金韩彬的肩膀,金韩彬眉头紧皱,终于受不了大叫了一声“吵死了,闭嘴!”


        金知元叹了口气,心想还是自己老婆自己宠,吼两句算什么打两下都不是问题只要老婆开心最重要。他任命地叹了口气,然后轻轻捏住金韩彬的鼻子,又俯下身堵住了金韩彬的嘴。

        迷迷瞪瞪的金韩彬感觉自己的嘴唇被滑溜溜的舌头大力舔了几下,然后被不轻不重地咬住,鼻子不知怎么的也被堵住了,金韩彬只觉得快要窒息了,生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他费劲地睁开眼睛,看到面前金知元放大的脸。

       “唔!”金韩彬用手一下一下地锤着金知元让他挪开,金知元就耍赖地将上半身直接压在对方身上。直到感觉身下的小家伙差不多清醒了,金知元才离开他的嘴唇。


        金知元看着金韩彬有些迷迷瞪瞪又湿漉漉的双眼,笑了一下又在金韩彬嘴巴上使劲亲了一口,“韩彬,我亲你一下,你今天会一切顺利的。”

焕拉斯冰的小眉钉

『同居BOBBI题』

1.半夜看恐怖电影

         一个燥热的夜晚,同居的两人终于迎来了第一次失眠。金韩彬倚靠在沙发上吃汉堡,他什么都不想做,眼睛漫无目的地瞟向蹲在电视机前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的金知元。

        “你在干嘛?” 

        金知元又摆弄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他按着遥控器坐到金韩彬身边,抓着金韩彬的手咬了一大口汉堡。...

1.半夜看恐怖电影

         一个燥热的夜晚,同居的两人终于迎来了第一次失眠。金韩彬倚靠在沙发上吃汉堡,他什么都不想做,眼睛漫无目的地瞟向蹲在电视机前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的金知元。

        “你在干嘛?” 

        金知元又摆弄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来。他按着遥控器坐到金韩彬身边,抓着金韩彬的手咬了一大口汉堡。

        “咱们看看电影吧,我现在不想去睡觉。我挑了好一会儿,爱情片。”

        金韩彬将剩下的汉堡几口塞进了嘴里,然后随手又扯开了一包薯片,没忍住又暗自嘲笑了一番金知元。


        “你哪来的少女心?什么电影。”

        金知元起身关了客厅灯,房间一下子陷入黑暗,电视机发出的亮光有一下没一下地投映在两人脸上。金知元嚼着汉堡,扭头看向金韩彬,“鬼电车。这是一部将印尼民间怪谈搬上大银幕的作品,听说改编于真实故事,还有目击证人。”

         金韩彬手头的动作一下子被冻住。

         “有鬼有证人的爱情怪谈吗?”

         金知元笑了笑,又抓了一把薯片塞进嘴里,“韩彬你害怕?”

        从小做职业刺头现在也是数一数二bking的金那个彬才不会承认自己害怕呢。他撅撅嘴,默默瞪了金知元一眼,然后决定把薯片拿远一点不分给金知元吃。


       “才没有。”

        过了几秒他又默默补了一句。

       “我不怕鬼的,我只是害怕突然出现的东西。”

        其实电影并不恐怖,只是阴郁的氛围让人觉得压抑,所以金韩彬觉得这程度自己也可以接受。他没看过这部电影,但金知元告诉他剧中也有个叫Bobby的人,所以勇敢小彬只是在一个人偷偷好奇着那个叫Bobby的剧中人物的命运。

        正当情节发展到climax时,正当金韩彬目不转睛甚至有些津津有味地盯着电视机屏幕时,身旁一直沉默观影的金知元突然侧头对金韩彬“哇!”一声大喊出声,吓得金韩彬整个人剧烈一抖,手里的薯片也洒了出来。


       “西八!!呀!!金知元!!想死吗!!”

        身旁的金知元早就躺倒在沙发上咯咯地笑的不省人事。眼睛弯成了一条细细的缝,大颗的兔牙亮晶晶的,整张脸都笑的皱皱巴巴。

        金韩彬惊魂未定地摸摸自己的小心脏,然后抬脚使劲踹了金知元几下。

        金知元还在笑,金韩彬气不过,伸手使劲扯金知元的头发,扯得金知元哇哇直叫。

        “睡觉!”自觉有些丢脸的金那个彬起身赌气地把电视给关了,爬上床没忍住又踹了金知元一脚。他突然觉得有点委屈,不自觉地又伸出右手揉揉自己的小心脏,撅撅嘴,最后自己背对着金知元躺下了。


        “彬彬我错了。”

        金知元笑的嗓子都有点哑了。他有些讨好地从后面轻轻环抱住金韩彬,一边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金韩彬的后颈。

        金韩彬推开他的手不给他抱,金知元被推开后又死皮赖脸地缠上去,就这么幼稚地持续了几个来回,金韩彬觉得累了,声音闷闷地开口道,

       “你给我做一个星期早餐。”

       “好的彬彬!”

        金知元还在热情地亲吻着他的后颈。

       “你明天给我洗脚。”

       “…好的彬彬。”

        金知元的吻慢慢变得有些黏黏糊糊了起来,他的手也开始在金韩彬的腰间慢慢磨蹭着。

        “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