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breedy

1085浏览    6参与
森林の熊

我用breet的图做了一个饭卡套!!

卖家可能读懂了我的心,给我配的饭卡绳子上面有BrettEddy HAPPY哈哈哈

正好是twoset的生日,祝琴琴生日快乐!以后的每一天都要快乐!


原图链接:https://yingyingying378.lofter.com/post/2035dde9_2b5178249

大大的授权在第二张 第三张是原图🥰

我用breet的图做了一个饭卡套!!

卖家可能读懂了我的心,给我配的饭卡绳子上面有BrettEddy HAPPY哈哈哈

正好是twoset的生日,祝琴琴生日快乐!以后的每一天都要快乐!


原图链接:https://yingyingying378.lofter.com/post/2035dde9_2b5178249

大大的授权在第二张 第三张是原图🥰

叶弈

【杨陈】小提琴之丘

设定:Eddy因为心理问题在远离市区的郊外养病

房子在城郊,开车大概要两个小时才能回到原来的家,Eddy很满意这里的房子,他很感谢Ray,毕竟这个房子是Ray找到的。

“谢谢了,兄弟。”Eddy发过去一条信息。

“环境怎么样?中介说有阵子没人来问过就没怎么打扫。”

“还好不是很脏,还挺好收拾的。”

寒暄完,Eddy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

房子不算很脏,不过桌椅板凳上有一层淡淡的灰还是需要打扫的。

Eddy收拾好卫生已经是傍晚了。

夕阳透过窗子打在地上,阳光被窗户分割出整齐的格子,拉长着融入阴影。

“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Eddy看着自己的右手。

可是当纸...

【杨陈】小提琴之丘

设定:Eddy因为心理问题在远离市区的郊外养病

房子在城郊,开车大概要两个小时才能回到原来的家,Eddy很满意这里的房子,他很感谢Ray,毕竟这个房子是Ray找到的。

“谢谢了,兄弟。”Eddy发过去一条信息。

“环境怎么样?中介说有阵子没人来问过就没怎么打扫。”

“还好不是很脏,还挺好收拾的。”

寒暄完,Eddy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

房子不算很脏,不过桌椅板凳上有一层淡淡的灰还是需要打扫的。

Eddy收拾好卫生已经是傍晚了。

夕阳透过窗子打在地上,阳光被窗户分割出整齐的格子,拉长着融入阴影。

“好像也没有什么问题。”Eddy看着自己的右手。

可是当纸尖碰到琴弓的瞬间,如同被电击的感觉让他迅速地收回了手。

随之而来的便是疼痛,从手指尖开始渐渐蔓延,整只手到手肘,然后是肩膀……

他的全身都在痛,他几乎要控制不住地栽倒了。

于是小提琴被关回了它的盒子里,继续几周前开始的不见天日。

Eddy大口的喘着粗气,他对自己的琴产生了恐惧。

他歇了一会儿,感觉灵魂似乎回到了身体,他又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铺好床,他将自己整个人丢进被褥。

布料的温柔和细腻让人昏昏欲睡,Eddy开始整理最近的生活。

因为要同时准备两个比赛和演出,他几乎不分昼夜的在练琴,可是突然某一天,他再也没法拿起他的小提琴了。

“Eddy,你必须休息一阵子。”Ray不容置疑的为他安排了接下来的一个月的养老生活。

要不打一局游戏吧。

Eddy躺在床上玩儿着手机,屏幕的光亮映照在他的脸上。

直到一阵悠扬的小提琴旋律响起。

“谁会在这个时间段练琴啊?”Eddy看了一眼时间嘟囔了一句。

毕竟现在已经接近半夜十一点了。

许是同为演奏者的原因,Eddy控制不住地欣赏起来,似乎是他自己写的曲子。

可能是邻居吧,毕竟这里几乎没有人会过来。

如果明天见到他那就去拜访一下吧,毕竟现在的Eddy真的懒得动了,打扫的劳累让他现在只想睡觉。

“并没有哦,先生您是这里唯一的租户。”

中介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大概是附近的住户?

又一次,几乎是同样的时间,Eddy再次听到了小提琴的声音。

这次的乐曲更加激昂,带着几分自由与疯狂。

Eddy打开窗,月光下,一个人在不远处的山丘上拉琴。

Eddy穿好鞋子向那个方向走去。

说是山丘其实也并不准确,这里更像是一个小型的私人牧场,破旧的篱笆早就被风雨腐蚀了一半,支楞巴翘的插在泥土里,蔓延的苔藓侵占了它们的躯体。

Eddy没敢靠得很近,他不想惊扰对方。

但似乎是意识到有人,那人停了下来,随后竟迅速的跑远了。

是我打扰到他了。

Eddy无比懊恼自己的唐突。

“他今天还会来么?”Eddy喃喃自语道。

他几乎一整天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当午夜到来时,琴声如约而至。

Eddy站在窗前,同样的地点,同一个人。

他很想同那人合奏一曲,可他做不到,他现在甚至无力去打开自己的琴盒。

这次的曲子更加温柔,缱绻的如同对爱人的呢喃。

那人在月下舞动起来,合着乐曲,像这世间最深情的爱人倾吐爱意。

他需要什么呢?

很明显不是金钱,Eddy很想与他结交,可却连打破尴尬都做不到。

“不如我把你送给他?”Eddy轻轻的敲了敲琴盒。

琴盒静静的躺在桌子上,带着几抹尘灰。

小提琴在渴求它的主人能再次拉响自己,它想念着琴弦的震动,指板与指尖的亲吻,琴弓摩擦后留下的淡淡的松香屑。

可它的主人还是在恐惧,甚至不敢打开盒子看它一眼。

虽然它依然享受着主人精心安排的加湿器待遇。

 

清晨,Eddy习惯性的走到了那个山丘。

他又看到了那个人。

这次那个人没有跑,甚至指了指不远处的木篱笆示意他可以从那里进来。

“你不能说话么?”Eddy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人点了点头,随后又坚定的握住弓。

“我可以做你的听众么?”

在得到了对方的同意后,Eddy寻到一处坐下。

这感觉很棒,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他在台下看姐姐演出,那时候他期待着同姐姐一样,就这样他爱上了音乐,然后便是不断地练习。

他有多久没单纯的去欣赏一首曲子了?

职业习惯让他几乎无时无刻不再考虑入耳的乐曲需要什么技巧,就好像是做阅读题一样,不停的分析研究着作者的心里,可这却在一点点消磨他对音乐的热情。

Brett。

他们分开时,Eddy知道了他的名字。

我们可以合奏一曲么?

Brett看着他,比划着。

“对、对不起,我……”

Eddy看到了对方眼里的失落,即将吐出的拒绝硬生生的压了回去。

“好,什么时候都行。”

 

他拎起琴盒,走向那片山丘。

“我,很久没练了……”

“可能拉的不好……”

“要不我们可以下次……”

Brett似乎没有听到,已经自顾自的拉了起来。

指尖的茧在多日休养下有些薄了。

一时间竟不太能适应琴弦的坚硬。

不再疼痛了。

Eddy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似乎恢复了知觉。

手指在琴弦上的翻飞如此流畅,就好像之前的疼痛与麻痹只是一场历时持久的梦,还是场噩梦。

“明天你还会来么?”

Eddy没有得到肯定回复。

“他不来了么?”

一连几天,他再没有见到Brett。

直到他离开那天。

 

“Bro,你休太久了,都不知道我们乐团来新人了吧?”

同事揽着Eddy的肩膀带着他去见新人。

“Brett?”

那人看着他有点儿意外,“我们认识么?”

“抱歉我可能认错人了。”

“那我们就重新认识一下,”那人伸出手,“Brett Yang。”

“Eddy Chen。”

 

 

 

 

 


憂
涂鸦!摸个陈和羊 真的好喜欢琴...

涂鸦!摸个陈和羊

真的好喜欢琴琴们 第一次fa他们

两人丢被窝画崩了!希望下次会更好


涂鸦!摸个陈和羊

真的好喜欢琴琴们 第一次fa他们

两人丢被窝画崩了!希望下次会更好



蕻昀不是红云
差不多一个星期之前就摸完了现在...

差不多一个星期之前就摸完了现在才想起来发……

画的是摸耳朵的名场面!

我上色就是丑凑合看吧各位

还有催我绿总生贺的我真的在画了!!但是卡在描线上色……不然干脆别上色了?反正毁画……

差不多一个星期之前就摸完了现在才想起来发……

画的是摸耳朵的名场面!

我上色就是丑凑合看吧各位

还有催我绿总生贺的我真的在画了!!但是卡在描线上色……不然干脆别上色了?反正毁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