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rolin

78080浏览    104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6-03 09:54
R.H.Waiting

目录

由于会发不同CP的文,还是编个目录吧~自己留个底,看起来也更方便~


感谢喜爱 & 祝食用愉快 (◦˙▽˙◦)


【柯南/赤琴】


长篇:永远的恋人 (Gin是FBI断线卧底,且是赤井秀一失散十年的恋人)

【1】【2】【3】【4】【5】【6】【7】【8】【9】【10】【11】【12】【13】【14】【15】THE END

短篇: 长发情结(番外1)...


 

由于会发不同CP的文,还是编个目录吧~自己留个底,看起来也更方便~

 

感谢喜爱 & 祝食用愉快 (◦˙▽˙◦)

 

 

【柯南/赤琴】

 

长篇:永远的恋人 (Gin是FBI断线卧底,且是赤井秀一失散十年的恋人)

【1】【2】【3】【4】【5】【6】【7】【8】【9】【10】【11】【12】【13】【14】【15】THE END

短篇: 长发情结(番外1

           家(番外2

           真相(番外3)前篇 中篇 后篇 (赤琴&平新)

 

短篇: 新年愿望 Pink Gin 全文 (新年贺文)

           秘密情人 全文 (情人节贺文)

           从头来过 全文 (琴平-赤琴-平新)

           吻别 全文 (通灵梗)

           绝处逢生 全文 (枪战梗)

           梦回游园 全文 (过山车梗)

           顿悟 全文 (纪念柯南漫画连载第1000话)

           命运之轮 全文 (赌场梗)

           替身兄弟 全文 (双胞胎梗)

           后会有期 全文 (平安夜贺文)

           超能力梗之LUCK 全文 (超能力梗1)

           不朽传说 全文 (吸血鬼梗)

           超能力梗之FATE 全文 (超能力梗2)

           超能力梗之TIME 全文 (超能力梗3)

 

长篇:颠覆 (你的名字梗,灵魂上是赤琴,分别以俩主角视角描写)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THE END【19】番外

 

 

【火影系列】

 

[鼬佐]

短篇:长发情结 全文

中篇:宇智波的全家福 全文

短篇:七重奏 全文

短篇:爱的告白 全文

长篇:慰灵碑安慰了谁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THE END【22】番外


[卡佐]

短篇:路的尽头 全文

长篇:禁句 全文

短篇:曾经 全文

 

 

【钢炼/修佐】

 

短篇:See You Again 全文

 

 

【HP系列】

 

[斯莉]

长篇:斯内普未竟一生的爱恋(唯一原创出场人物:Ivana)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尾声【34】番外

 

翻译短篇:飞翔 (出场人物:西弗勒斯·斯内普,莉莉·伊万斯,伏地魔) 全文

 

 

【POI/RF】

 

短篇:Two Lovers and a Bear 全文

 

 

【Underworld Blood Wars 黑夜传说5 血战/David X Varga】

 

短篇:真爱如血 全文

 

 

【Merlin/AM】


短篇:为你钟情 全文

 

 

【RPS/Brolin】

 

短篇:此情可待 全文

 

 

【RPS/吴冯】

 

短篇:不可或缺 全文

 


【美少年之恋/Sam X Jet】


短篇:再次出发 全文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亚梅科布] 献给保洁圈的文之汇总。

[图片]

大家好这里郭郭。

感觉自己要暂时封笔了,所以抛下所有文的连接希望大家不要忘记我(哈哈哈


【AM】

(一)翻译

· [授翻]当巫师俘虏了王子 (全文22章 HE)    ☞here

  原文地址          ☞here


(二)原创

1.长篇

· 说,我是谁(全文47章)     ☞...

null

大家好这里郭郭。

感觉自己要暂时封笔了,所以抛下所有文的连接希望大家不要忘记我(哈哈哈


【AM】

(一)翻译

· [授翻]当巫师俘虏了王子 (全文22章 HE)    ☞here

  原文地址          ☞here


(二)原创

1.长篇

· 说,我是谁(全文47章)     ☞here

  ——现代AU  HE


2.中篇

· Mutual Curse(全文10章+番外)    ☞here

 ——正剧向 BE+HE


3. 短篇 (糖)

· Tribute of You(饥饿游戏AU 此篇BE)     ☞here


· 嫁你,并非我本愿(上/下)    ☞here


· 我本来只是打酱油的(大学AU)    ☞here 


· 千年后的你说爱我(穿越)    ☞here


· 听见你的声音(NC17)     ☞here  (微博)


· 可恶的新娘      ☞here


· 失恋三十三天     ☞here


· Merlin Christmas(AU)      ☞here


· 亚瑟你是不是瞎(AU)     ☞here


· 想死?你还嫩(AU)       ☞here


· 亚梅图书馆脑洞(大学AU)     ☞here


· 先斩后奏(AU)     ☞here


· 水管工的魔法(NC17)     ☞here


【BC】

· Flashlight     ☞here



安亦

已完结保洁文存档

整理一下自己已经完结的保洁圈产出,以后的产出也会更新到这里!

很少很少肉,所以除了特别标明都不分↑↓

标题即链接


亚梅 Merthur:

《云外之歌》 超短篇小随笔

《The Road to You》 4万字中篇,竹马故事

《召唤 Merlin's Call》 1万字中篇,原剧向衍生,重生哏

《Right ho, Emrys》 3万字中篇,万能管家AU,喜剧

《记忆之外》 短篇,老年向

《记忆如碑 Memorials》原剧及亚瑟王传说衍生,重生哏,我觉得很甜但据说有刀(咦

《亚梅十幸》十个小甜饼!

《真爱至上 Love Actually》系列1-3...

整理一下自己已经完结的保洁圈产出,以后的产出也会更新到这里!

很少很少肉,所以除了特别标明都不分↑↓

标题即链接


亚梅 Merthur:

《云外之歌》 超短篇小随笔

《The Road to You》 4万字中篇,竹马故事

《召唤 Merlin's Call》 1万字中篇,原剧向衍生,重生哏

《Right ho, Emrys》 3万字中篇,万能管家AU,喜剧

《记忆之外》 短篇,老年向

《记忆如碑 Memorials》原剧及亚瑟王传说衍生,重生哏,我觉得很甜但据说有刀(咦

《亚梅十幸》十个小甜饼!

《真爱至上 Love Actually》系列1-3 独立短篇完结

《羽毛床和羽毛吻 Feather Bed and Feather Kiss》 原剧向第四季背景,意识流小甜饼。

《Famous Last Words》 本篇为英文,HP交叉

《老之将至 If Winter Comes》白头偕老的故事,原剧向衍生

《盛世》 PWP一发完,原剧向衍生,这篇真的不好看(。

《顺流而逝》 超短篇小随笔

《四季 The Four Seasons》原剧向,甜的!

《你是我的麦田和糖果》 看标题就知道超甜der!

《小吵怡情》 超短篇小段子

《野史凿凿 Real History》HP交叉,喜剧

《综艺节目的收获》 超级无脑欢乐向傻白甜,OOC预警

《No Need for Motions This Time》本篇为英文,模拟联合国AU

《Happy Endings》OOC预警,这篇也不好看真的(。

《他们讨厌社交媒体》傻白甜短篇,古早文笔OOC预警



拉郎:

《Crazy Nuts》 Lowell/Anderson,吸血鬼和小警探的(伪)PWP

《Everything Else》同上,PWP一发完

《Lust, and Probably Love》(斜线有意义!)Anderson/Damien,PWP一发完,本篇为英文。


歌词:

《繁星在上 Stars Above》

《Come Back to You》谱曲Hecate,网易云已经有全歌了哦!




翻译:

《相斥相惜 Fundamental Imperfection》作者Starlingthefool,双作家设定,大量文学引用。补个 AO3链接

《Change in Crowns》作者derekstilinski,稀里糊涂结婚的故事,三年前的翻译现在看难免很尬(




RPF:

哪对你们懂的。完全脑补与真人无关。

《Mr B At Bay》 圣诞贺文

《七周年》 这篇就别看了纯无脑傻白甜 (。

《Letter to Bradley》本篇为英文



Sue

千言万语都在布总的眼神里

千言万语都在布总的眼神里

Lancaster Bomber

*AM

不务正业的改图!

玩了下“没有你只关心你自己的梗wwww”

含一点点brolin成分

*AM

不务正业的改图!

玩了下“没有你只关心你自己的梗wwww”

含一点点brolin成分

会者定离

[RPS-Brolin]病隙碎笔(清水,短篇,一发完)

《病隙碎笔》

CP:Bradley/Colin(斜线不代表攻受)

TAG:清水,RPS

分级:G

字数:9000+

阅读指南:

首先,这是一篇RPS(真人同人/99.999%纯脑补),不适勿入,千万勿入;其次,这是一篇清水,清得连渣都没剩下,期待奇怪东西的可以不用往下;再者,这是一篇自娱自乐的产物,无情节,无狗血,无BEHE。

这儿得先谢谢翅膀的灵感,就是“探病梗“&”世界上并没有一定能和最喜欢的人在一起的幸福法则“。看the tempest这么一段时间,C有不少事儿,B也有不少事儿,自己脑补也不少,像是T恤,见面,流言蜚语等等等等……我说过,灵魂中永远都有ship着Brolin...

《病隙碎笔》

CP:Bradley/Colin(斜线不代表攻受)

TAG:清水,RPS

分级:G

字数:9000+

阅读指南:

首先,这是一篇RPS(真人同人/99.999%纯脑补),不适勿入,千万勿入;其次,这是一篇清水,清得连渣都没剩下,期待奇怪东西的可以不用往下;再者,这是一篇自娱自乐的产物,无情节,无狗血,无BEHE。

这儿得先谢谢翅膀的灵感,就是“探病梗“&”世界上并没有一定能和最喜欢的人在一起的幸福法则“。看the tempest这么一段时间,C有不少事儿,B也有不少事儿,自己脑补也不少,像是T恤,见面,流言蜚语等等等等……我说过,灵魂中永远都有ship着Brolin不可理喻的一部分,所以也不用指望我多理智。对于有些事,当时脑补过,但一直没有写出来过,不过写不写也没差,我的脑补都和情节无关,与感情有关。至于CP观,曾经执念过BC的HE,但是现在已经想得很开了,这篇文也并不是我对他们现实事件的全部理解,只是看完翅膀那篇文,我发现很想动笔来写一下BC在the tempes期间的状态。而且也是凑巧,有同好传了我一条BC居家日常的微博,我也看到了别人眼中的BC,于是更想下笔认真描绘一下我的理解,没有对错,没有谁辜负谁,发乎情止乎礼,无法过界,克己复礼,爆发只能是微乎其微。

我其实真的不执念BC是否在一起,也不期待他们是不是能热辣来一发,我只是很希望那五年对他们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彼此对于对方来说也是独一无二的。不求常伴,也不求一个最字,只希望那一份特殊,即便是时间的洪流也无法冲刷。

文里有一些描述来自翅膀的只言片语,你看到应该能明白:)


----------------------------------- 

 

 

Colin并不是一个常常生病的人,偶有的也不过是随着冬日飘零雪花而来的重感冒。每当这种时候,Colin会围很厚很长的围巾,松软的羊绒质感,在脖颈上围了一圈又一圈。而他厚重的羊毛手套,就是他埋住脸庞打出喷嚏的归宿所在。Colin好听的爱尔兰口音,加上一点软糯的鼻音,不仅不影响交流,还生出一丝丝微妙的悦耳氛围。

化学反应,有人这样论断。

 

不过这次不一样,在环球剧院历时四月余的《暴风雨》演出,和像季节更替一样自然而然的重感冒并不一样。

如果说Colin Morgan有什么是最闻名遐迩的,也许是他的另外一个名字,Colin · 和工作结婚了 · Morgan。所以在这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四个多月中,那些细细碎碎的病痛也就不怎么稀奇了。

为了做好演出,Colin新学了很多东西,首当其冲要算跑酷,当然健身房也是不能少的。他对自己的身材还算满意,当他上一次说出“还算”这个词的时候,得到的是一记眼刀。Tom撩起自己的短袖,鼓了鼓臂膀上的肌肉,又对Colin抬了抬眉毛,最后开口却是一个硬汉的哀求:Emrys,不要跟我抢饭碗好吗?

Colin记得这句话之后所有人都开始大笑,是的,很多人,都在酒吧昏暗的灯光里大笑。漆黑亮面儿的桌台摆满了玻璃酒杯,薄薄的杯壁,香槟色的酒汁,还有几颗掉在外面的冰块,骰子就滚在附近,是他们刚刚玩过的游戏。

Eoin,Tom,Rupert,Angel,Alexander,Eoin的女朋友,Tom的女朋友……Colin没有女朋友,但他身边的位置并不是空的。

他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形成的这种习惯,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习惯会被流传下来,明明也有回避过,可是好像时间过去,总是收效甚微。于是他开始想,五年到底有多大的魔力,可以让那么多事变成既定的事实,又变成不可提及的传说,直到身边的人递给他一杯酒。

直到Bradley递给他一杯酒。

 

 

《暴风雨》首演的时候Colin很兴奋,甚至称得上亢奋。

生活中很少有东西让Colin觉得是必不可缺的,换言之,他并没有很执着的东西。并不是不喜欢,也不是不在乎,而是——好像没有也没关系,不存在也可以过活,并不是鱼儿和水的关系,也不是植物和阳光的关系。说白了,他只是一个忍耐力好得有些过分的人,不是没人跟他说过矫情的话,诸如“哭出来吧,哭出来会好一些”,可是得到的回应也不过是耸肩笑笑。

是啊,哭出来会好一些,可是不哭出来又怎么样呢?

生活还是继续,闹铃还是照常响起,Colin一瞬的迷糊,也总是在刷完牙口腔里清凉的薄荷气息之后消失殆尽。

 

除了演戏。

十年如一日放在心口,抓在手心,他是真的很喜欢演戏。所以在剧院收到四面八方传来的祝福短信时,他还是忍不住露出一点点大男孩的模样,心跳也跟着快了那么一些些。亲人,朋友,同事,“预祝首演成功”“别紧张,期待你的表演”“加油,为你自豪”,他看着这些字句,只觉得胸腔热热的,笑容比以往更明亮。

不是没期待过某个人的短信,但说实话,自从12年尾那场盛宴之后,确实没有再联系过。那些零星半点的消息,也都来自共同朋友的谈笑风生,没有刻意去问,知道了也只是知道了。某种程度上,Colin真的感谢过狗仔,毕竟字母的排列组合并不能带给他一个具象的Bradley James。

 

出演《暴风雨》的消息正式公布在二月,那时距离他们分开也两月有余,但商议出演Ariel这个角色却是早就开始的,他告诉过他,不确定他是否上心——因为Bradley是这样一种人:凡事没有到真的实现,不会在语言上玩儿投机取巧的那一套。说白了就是,Bradley并不是很会说情话的人,他会去做。倒不是因为他不擅长甜言蜜语,相反,他能达到的肉麻程度早就超出众人的想象。他只是,更看重行动的意义罢了。如果说了,一定是认真的,如果做了,无论一时冲动还是深思熟虑,一定是做好承担后续准备的。

但他没有应允过什么,在Colin告诉他出演《暴风雨》的时候。

 

那时的Colin也并未上心,剧组时不时飘着一种名为离愁别绪的东西,他无意深究。和Bradley不同,Colin很愿意向前看。“Merlin Cast”这个名头,是很美好的一段过去,却不是未来应该继续戴在头上的冕冠,所以Colin可以早Bradley很多就在媒体面前说出“是时候该说再见了”这样的话。他是真的在告别,尾音上扬,嘴角的弧度,都算得上快乐。同样的,并不是不在意,也不是不珍视,而是确实该向前看了。每每这样想的时候,Colin也会觉得自己的忍耐力是不是好得有些过分。

 

和Bradley的默契曾经是Colin很引以为豪的一件事——即使被称为a pair of wierdors也没关系。既然用了曾经这样的定语,自然是不适用于现在的。所以当他们在NTA之后默契万分地没有再联系时,Colin有点儿憎恶这样的默契。他设想过很多状况,大吵一架,装作相安无事,故意烧糊对方的牛排,丢掉橱柜里的花生酱,怎样都好,却没有一种状况包括现在的情状。

他没有想过会这样,渐渐地,默默地,自然而然地,不去联系。

而这显然成为了某种僵局。

 

他不会来了,Colin脸上铺着Ariel的妆容,心里这样想。

震动的手机意味着短信,闪光的屏幕意味着短信缩略。第一眼看到的是Katie,第二眼看到的……是推特内容。

Colin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回了个谢谢,神采奕奕上台开演,低吟浅唱,鞠躬谢幕,一切都那么顺利。

 

所以再见到Bradley也就不怎么惊奇了,他看起来有点儿风尘仆仆,金发很凌乱,却还是拥有很好的手感。别问Colin为什么知道,毕竟到了这种距离,伸手揉一揉就可以知道。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实践出真知。

他们相互说的第一句话既不是“你好”也不是“好久不见”,Bradley开口,很是一口抑扬顿挫的莎翁语调。

他说:Once more unto the breach, dear friends……

不过他们离得很近,所以Bradley的声音其实很轻,他甚至在拖出音调之时朝Colin眨了眨眼,似乎对自己前一刻还隔着一片海洋现在却近在咫尺并不惊奇。Colin压下头颅低低的笑声在路灯下隐隐绰绰,不知怎么被感染地意识不到这是一场久别重逢,他们站在一起,随随便便就回到了过去,或者说,他们站在一起,永远有无可更替的模式。他和他,Colin想用不变这样的词来形容,却又觉得未免太过矫情,可是是真的,只有两个人的静谧氛围,是旁人无从感受的另一个世界。

Colin接口:Once more…… For Harry, England & St George.

于是一切都变得心知肚明,陪伴了多年的默契一瞬间流转会两人之间。说不感怀是假的,但又无瑕感怀,他存了很多很多的冷笑话想要说给他听,那些别人不会懂的,只言片语。

他们肆意大笑,几个月的空白几乎悉数填满。

对,他觉得很满。

 

 

再后来,Colin病了。

高强度的舞台演出以及日程满满的健身训练还是让他扛不住累,拉伤了背部。Colin从不是轻言放弃的类型,尤其是在演戏这一块儿上。所以他万分不想的事其中之一就是病倒在中途,可是背部传来隐隐的疼痛,红肿,温热,都让他不得不停下来,身子一歪,停在路边稍作休息。

他没有特意告诉过Bradley,但是他想他会知道的,他们向来是这样的模式,他们的朋友似乎也乐于这样牵桥搭线或者在一句话中夹杂巨大信息量的模式。

总会有地方,有时机知道对方的消息。

Colin趴在沙发上,刚从医院推拿回来显得有些困顿。一般来说他并不喜欢“趴”这个姿势,因为实在太过懒散,闲时在家看书,他也总是盘腿坐着,不会让自己懒懒得像块随便丢在哪里的抹布,扒也扒不起来。

Bradley倒是很喜欢他家的沙发,趴过,坐过,躺过,用奇怪的姿势占据过。当然也拍着大腿说过“过来坐”这种话,得不到回应是正常的,谁会理他那么奇怪的请求?想到这儿,Colin闭着眼笑了一下。

那个笑容消失地很快,因为想起过去的事让他觉得脑仁儿很疼。

他没有试图去定义过他和Bradley的关系,他们甚至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就算有,也只能算作过火的争吵——那还是在Merlin的拍摄间隙。他们喊停的时机很到位,这种关系一度让人觉得像浸泡在蜜糖中一样甜蜜,所以一下儿掉到冰窟窿里的不适应感,真的不能怪他。

 

是进可以温柔亲吻,退可以环肩称一句好友的关系。

 

没人说破,没人推挤,默契兴许是最好的调和。他们曾经一个进一个退,一个跑一个追,最终摸索出最为适合的模式,中间永远隔着那么点儿距离。所做过亲密的事数不胜数……可是没有过界。

没有过界,就是还有余地,不必红脸,不必老死不相往来,可是也不可以流泪,不可以歇斯底里。

于是Colin又想,幸而他是个忍耐力超级好的人,不然,会爆炸也说不定。

 

 

时间是什么都可以带走的奇妙物质。

曾经的亲密无间,无话不说,随着人潮来来往往,他们之间出现过很多人,并不是名义上的女友或是情人,甚至只是朋友至交,也足以打乱他们不予言说的相处模式。拍摄梅林的早期,真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说一句相依为命并不为过。那时这部儿童剧似乎也没有要用到热火朝天这样的词来形容,他只是个一无所有的小年轻,只身来到伦敦混口饭——好吧,是追寻梦想。Bradley比他成熟很多,也更善人际交往。其实Colin那时是有些小家子气的,身上还有没退干净的稚气,并不很懂与人交往,甚至经营着一个完整的自我的世界。

慢热,害羞,不自如。

后来渐渐有人能在街上认出他,他也渐渐知道原来真的有人每周守在电视机前等着看他们演的电视。很难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起初还是有一点点差异,还有一点点兴奋,像消化不了这种转变似的,尽管这明明也是潜移默化而非平地而起。

后来剧组来了很多新的人,他们也玩做一堆,国王和骑士的地位似乎没有因为向内戏外而发生改变,Bradley总是金光熠熠,站在众人中间。要说有什么变了,不过是作为Merlin和作为Colin似乎变得有点点不同。

Angel并不是他们戏外的皇后,Colin才是。

好像出去聚会,Colin身边的位置总会被留出来给Bradley,Bradley被起哄,最后也总会缠缠绕绕到Colin身上。可是所有人被问起,都只会说:他们是好朋友啊。

渐渐的,有些默契好像连同身边的朋友也拥有了。

 

慢慢出现的人当然包括Bradley的女朋友,除去拍摄以外,Colin见她的次数并不算多,最近的一次,是在他家小区楼下。

她穿着很休闲的开衫外套,长裤,运动鞋,身后的冒兜可爱又不失活力。她在楼下来回踱步,双手插在上衣口袋中,及肩的金色卷发没有扎起来,一步是等待,一步是烦乱。

看到Bradley时她的眼睛明显里亮了一下,而那时Colin正和他拎着超市的口袋。一时间三人都没有出声,那个场景,Colin现在想起来都是要笑出声的——太尴尬。可是情理上可以说通的尴尬,便也算不上尴尬了——因为Bradley只是来见一个朋友。

一个,朋友。

也许他那时也笑了吧,接过Bradley手里的袋子,还抽手挥了挥大概是说再见,转身上楼之后一切就好像没有关系了。

那时距离《暴风雨》首演不到一月。

Colin当晚做了一顿大餐,当然牛排是不需要了,于是刚买的牛排就被搁置在冰箱里,直到一个多星期以后冰箱也拯救不了它的气味,Colin才拿出它,很不舍得地丢到垃圾桶。

 

 

Bradley敲门,Colin开门,然后真的就没有人多说点儿什么。

Colin重新趴回沙发,也在想,为什么自己从来不问,为什么他也从来不问,恍惚间有个想法跳出来耀武扬威:一辈子装糊涂是不行的。所以他半撑开一只眼,想看看Bradley在干吗。不出意料他在往冰箱和橱柜里塞东西,还夹杂着几句“你能不能吃点儿真正的食物,这样下去早晚变成一颗植物。”

以前Bradley好像也开过这样的玩笑,不,不是玩笑,他是真的不知道从哪里买来一盆绿茵茵的草,一本正经起名叫做Colin……虽然后来养死了。Katie抱着那盆植物在剧组里哭天抢地:Brad你这个混蛋,你还我的Colin!!!

那时Bradley坐在桌子上,Colin站在她旁边,而前者的手就那么随随便便挂在后者的肩上,他把Colin拉得更近,还顺手揉了揉他的头毛。记忆里Colin听见他大笑着说:“我的Colin明明好好的。“

 

Bradley塞进橱柜的花生酱有……一瓶,两瓶,三瓶。Colin心满意足闭上眼,方才的思绪飘得没边。

忽然间腰侧的那一块儿沙发陷下去一些,熟悉的气息也蜷了上来,有人坐在他身边。一双大手秉着四指并拢拇指成九十度的姿势按上他的背,从下往上,一点点一点点往上推。那种触感很轻柔,却又用对了力道。那双手一趟一趟推着,还停在肩胛骨那儿按了按,Colin的T恤不知怎么被推开一角,手心燥热的皮肤在背上拉出一道长长的余温。

Colin几乎是即刻僵直了背脊打了个激灵,那道激灵从脊椎一直通到尾骨,像是感觉到他的反应,Bradley也停下手。没法否认的心跳,静得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Bradley停滞的手掌微微颤动了一下,连带有是一阵肌肤相亲。他的手很干燥,也很温暖,那种触感让人心安。而Colin的腰肢还是很细,背上的肌肉匀称而光滑,就在Bradley的拇指摩挲到第三次的时候, Colin把头埋回叠着的手臂之间,闷闷说一句:“衣服。”

那种声音和他重感冒的时候一般无二,不知是谁想想起了这回事儿,Bradley不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拉好他的T恤,惯常取笑他:“化学反应。”

 

 

如果Colin可以预知后事,他一定会毫不留情回骂Bradley一句“乌鸦嘴”。拜他那句“化学反应”所赐,没过多久,何止重感冒,他几乎失声。他上台再没唱歌过,没有歌声的Ariel,让他敬业的灵魂饱受折磨。

那几天索性没有再讲话,Bradley却因此变得多话。他拿照片给他看,是四月二十三日的泰晤士河。

Colin喝了一口蜂蜜水:“有什么特别的?”

于是Bradley开始滔滔不绝地讲四月二十三日的泰晤士河有多么地不同寻常,风有多和煦,河面有多清澈,清晨的雾气有多迷蒙不觉。Colin翻了个白眼,好像在说“认真的吗Bradley?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无趣了?“Bradley当然不会被这种眼神打败,他又拿出更多别的照片,一张张,几乎是不厌其烦地绕着Colin说话。

翻到最末一张的时候,原先嬉笑的氛围似乎又一瞬间不见了。Colin的拇指停在照片上,脑袋偏过去一些,是难以置信的表情。Bradley松松往后一靠,双手交叠在脑后,和在自己家一样自如。

那是一张Ariel的照片,照片上Colin站得笔直,一只脚在后边儿一些,头微微颔着,目光却看着Prospero的角色。照片清晰地有些过分,Colin头发的纹路,手指交缠的状态,衣服的褶皱,眼角的红妆,甚至是半阖眼眸睫毛覆盖下来的阴影,全都看得一清二楚。

 

剧院的灯光正好栖息在他的眼角眉梢,时隔多年,Bradley James镜头之下的Colin Morgan。

 

Colin用手肘捅捅Bradley的肚子,后者只是应声笑了笑,含糊说了句“导演开的后门“。认识的人都觉得Bradley很适合演Arthur,除了端正的王子外貌,还有他称得上与生俱来的leader气质,其实他们不知道,Bradley安静的时候会很安静,撒娇起来也很是那么回事儿。

Bradley把那颗像麦穗一样金灿灿又带着软和劲儿的的脑袋搁在Colin腿上,他们一个坐在沙发一侧,一个横扫整片沙发。Bradley那双蓝色的大眼睛正正对上,明明是一脸良善的表情,语调却可以那么戏谑,他说:“Do you love me,master?“

这回换Colin干笑两声。

说实话,第一次看剧本的时候他就有在想这句台词,在想某个人会不会借题发挥。于是便也撇过头不予理会,驳回问句。不过Colin还是忍不住发出笑声,随手从边上摸过一个抱枕,直接往Bradley脸上拍。

 

少不了的是一番打闹,没错,虽然他们一个已经三十而立,一个走在双十年华的尾巴尖儿上,可是他们还是能像两个男孩一样充满荷尔蒙地肆意扭打。如果要问男人的时刻有没有,或者说克制又禁欲的荷尔蒙有没有,答案自然也是肯定的。就像扭打的下一刻,抱枕静默无声滚下沙发,Bradley手里握着的是Colin的手腕。他们总能这样,上一刻还处在热闹的氛围,下一刻静谧得好似全世界失声。

Colin猛地想起对方拇指在自己背脊上的摩挲,而大腿上那个脑袋,那双湛蓝湛蓝的眼睛,都像一簇热火,火舌舔舐人心,焦灼而又炽热,仿佛周围的空气都爆裂出咝咝声响。

他得做点儿什么,不然真的会爆炸。

Bradley眼里有爱意,不知怎么,这一点他们谁都不会否认。而Colin眼里有闪躲,不知怎么,却没人肯承认。这种时刻在他们相处的五年第六个年头中,几乎处处可见,却没有人愿意深究。Bradley看着Colin,把手轻轻拉到唇边,眼神却没有半刻离开上方的面容。

很近,实在是很近。

Colin可以感觉到那些扑在自己手腕上的气息,也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可是后续也是一定没有的,诸如这么多年以来他们最擅长的戏码,不过是“不了了之“这一出。也许是Colin说了什么傻话,类似“王妃怀了哈哈哈”这一种,立刻马上能让原先的气氛一散而尽。也有可能是Bradley忽然坐直身子,去翻今早看到的冷笑话,自己先笑起来。

总之不会尴尬,总之,都是那一刻闪过的怦然心动。

 

 

Colin失声期间几乎不讲话也不外出,Bradley的来访,或者说变相照顾已经是一件约定俗成的事情。

天底下见过Bradley围围裙的人,除了他的妈妈,恐怕只有Colin。而且他知道,Bradley的大男子主义无伤大雅,也不合时宜,不仅不合时宜,还不合时宜地有点儿好笑。

比如他明明做得一手好菜,却喜欢对外宣称不会下厨,如果他真的不会下厨,Colin的厨房警报器也许早已响了几百万次。不过有的时候他们也会懒得做饭,Colin吃过药躺在床上休息,感冒药的陈分让人混混欲睡,Bradley拿了备用钥匙就会出门提外卖。

等他回来的时候,钥匙插进锁孔,推开门,不轻不响说一句我回来了。手里还拎着外卖的塑料袋,随意踢上拖鞋,一边往厨房去一边先看一眼床上的Colin。

Colin其实没有那么嗜睡,药物只是让人昏沉,却不一定能睡着。他喜欢躺着等Bradley回来,就算是他自己也得承认,人生病的时候总会格外依赖甚至生出几分娇气。对,他喜欢等Bradley回来,他喜欢听开门的那一声“咔嚓”。真的不是什么怪癖,只是一个人住久了,总想听听这种带着人气儿和陪伴的声音。

他对Bradley说过“谢谢你来照顾我”这样的话,对方却很不以为然,反问一句“你怎么知道不是你陪我”。

 

有的时候Colin坐在沙发上翻看杂志,Bradley会从后面,两手撑在沙发背上,半低下身子,俯身到Colin耳侧,问他中午想吃什么,温热的气息就这样软绵绵吹进Colin的耳朵。当然这并不是全部,关于Bradley的作风,这怎么可能是全部?说完问句,他总会很体贴加上一句:“你嗓子不好,不要说话,用气声就行。”然后自动自觉侧过脑袋,把自己的耳朵贴近Colin,Colin被他弄得有些好笑,于是温热的气息,也就那么软绵绵吹进了Bradley的耳朵。

“James先生好像很享受?”Colin咳了两声,故作正经。

“Morgan先生如果不满足我,”Bradley挥挥手里的勺子,笑着说,“那我只好用勺子威胁你了。”

 

无聊的时候他们会一起看片,Colin记得,最近的一部是《Lady and the Tramp》。

他们把灯关了,两人一起坐在地上,背靠着沙发沿儿,透明茶几摆满了吃的。Bradley左手托了个盘子,右手握着叉子,时不时提溜一口盘子里的意大利面,屏幕荧荧的光亮随着画面变化一下下打在他们脸上。

放到经典kiss那一幕时他用手肘推推Colin,后者没有理会,只是勾起一只脚,手臂放在膝盖上,身子前倾。Bradley不甘示弱又推了推,Colin仍旧看着屏幕:“别用叉子威胁我。”

说完这句话,叉子却被递到了面前。

银色的叉子,柄上有繁复的花纹,是Colin的妈妈,好吧,比起妈妈他更想说是妈妈那一辈人的品味。镂空细致的纹理,光滑的质地,厚重的成色,叉子尖儿上缠着意大利面,和电影里的画面如出一辙。

“相信我,你不会想cos这个的。”Colin万分嫌弃地看着Bradley,得到的回应就只是更往前递了递的银色叉子。他看着Bradley,难以置信这个男人一把年纪还能这么有童心。可是他又说不出不,因为他仿佛能看见他深蓝色T恤背后摇摇晃晃有一条金色的尾巴。常有人用狮子比喻Arthur,至于Bradley的真人,Colin一直觉得金毛更像一些,形似并且神似。所以他现在面对的就是一直摇着尾巴的大型犬科动物,而且他金色的毛发上还滴着水珠,沐浴露的清香闻起来……是自己的味道。

自己的味道在别人的身上。

自己的味道在Bradley身上。

Colin咬咬牙,放弃了抵抗,张嘴咬起意大利面条的一端。Bradley脸上的笑容瞬间放大好多倍,说一句唇红齿白并不为过。Colin一直觉得Bradley不能用某种颜色来形容(虽然首当其冲的一定是金色),但他身上的颜色也不是零零碎碎的,好比现在,金色的头发,蓝色的T恤和眼睛,红色的嘴唇,大笑时露出一口白牙,怎么看都是大块大块的色彩,周正,纯淳。

没等Colin继续想下去,对方已经咬着面条凑了过来,因为嘴里含着东西,所以Bradley的声音很含糊,大约是在说“我很饿“之类的。

Colin憋不住笑,四目相对,对方的面容都被无限放大。只要再进一步,再咬一口,他会尝到Bradley的味道。

可是那根儿面条似乎断得很不是时候,Colin笑着吞下嘴里的零头,Bradley像是置气把叉子丢进盘子,扬言再也不会买这个牌子的意大利面。

 

电影仍在放,明明灭灭的光映在他们脸上。

Colin搓搓双臂,说好像有点儿冷了。Bradley看了他一眼,站起来把空调调低,又到房间拿出毛毯,展开覆盖上Colin的整个背脊,最后捏着的毯子两角,在他跟前合拢,往他手里塞。

窗外是不必拉上帘子也很浓郁的黑,Bradley拍拍他的肩膀:“我该回去了。“

Colin的第一反应却是“NO”,而后是大片大片的沉默,黑暗中那种安静不知为何予人以满心的酸楚。

 

昏了头了。

所有一切都是鬼使神差,对于说出“很晚了房间还有空“这件事,Colin是这样对自己解释的。

 

房间空不空其实都是虚的,因为Colin的沙发足够大,所以没谁回去房间睡觉,他们只是一起躺在沙发上。而刚刚盖上的毯子也被摊开,因为还得盖上另外一个人。Braldey经常和阳光沾边是没错,可是他整个人都像个火球这很令人奇怪,毕竟这是夏天,开着空调,刚洗过澡,还喝过冰饮。像他的手掌一样,Bradley的怀抱干燥而温暖,Colin背对着他,从没觉得自己的身体这么契合过哪条曲线。Bradley的手从后腰一直环到腹部,就那么随随便便搁着,腰上那片皮肤,虽然隔着一层衣料,却始终觉得有火星在燃烧。

Colin的头枕在Bradley的手臂上,对于男性来说已经是很细腻的皮肤,脑袋下面肌肉的触感也让人感受到无穷无尽的荷尔蒙,他一直都知道他的身材很好,可是他们真的很久没见了。Colin在想,他会不会还是趁现在一切正常的时候把他一拳抡出去比较好。毕竟自己只是失声,又不是丧失了先前那么长久的体能训练。

毛毯碰到下颚的地方有些痒,Bradley像是感觉到怀里人的躁动,黑暗中手臂一扣,揽着Colin的腰把他拖近一些。他爱极了Colin卷曲的黑发,他把鼻翼埋到其中,深深吸了一口,带笑用鼻尖蹭了蹭怀里的人。

很亲昵,简直太过亲昵,Colin一对瞳仁,在黑暗里忽闪了一下。

 

Bradley的怀抱不松也不紧,那晚Colin应当是睡得很好,因为他向来是个浅眠的人,睁眼时背后已经没有人了。不过这样也好,不然一起经历晨勃可能不能算是什么太好的经历。

Colin掀开毯子,从沙发上坐起来,脚心碰到地板一阵冰凉。

厨房里传来噼里啪啦还有烧水的声音,Bradley探出一个脑袋,问他咖啡要不要加奶。Colin还处在迷糊的状态中,伸手揉了揉自己一头凌乱的短发,随口答他:“一小份。”

开口的瞬间两人都愣了一下,Bradley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他的厨房之旅。Colin踢上大一码的拖鞋,两手撑在两侧,不由对自己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他忽然间觉得很委屈,但是还好,他还能忍耐。

起身走到卫生间,Colin看着镜子里那个面色苍白的男人,足足看了有四五分钟。最后他捧起一把水往脸上一泼,似乎确实清醒了很多。洗脸,刷牙,剃须,擦手,和寻常的日子没有分别。

 

Colin的嗓子好了,Bradley也不用再照顾病人。

 

 

后来演出照常,Colin再也没有听到开门的“咔嚓”声,倒是收到不少短信,诸如“澳洲天气不错。”“住的地方有很好吃的素菜”“今天一共跟四个Merlin合照过,他们一定是赶场来的,看着吧,回去一定会被Arthur扣工资的。”“Col,我们和韦斯莱双子一起去酒吧了,你真应该一起来,这样我就能搂着你说‘梅林的胡子’!“

Colin看这些短信的时候总是笑,笑得突兀,仿佛一瞬间又回到Merlin那五年wierdors的气场之中。他的回复惯常都很简短,不过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多写一些,像是“Ariel有衣服了,Ariel现在是自由的小精灵了”“ 樱桃西红柿半切;西兰花焯水;化开黄油;炒匀洋葱丝鲜口蘑;放入T骨牛排;煎熟;浇上黑胡椒酱;送给楼上的金毛“,或者“你不能因为我给前年抱过的考拉取名Brad就给你怀里那只取名叫Col,你知道你养什么都会养死的“。

 

Colin真的很少觉得委屈,他喜欢安排生活,掌控生活,那是因为除去可以安排掌控的部分,总是“不由人“。

那天Bradley坐在客厅的时候他刚喝下去一口温水,正拿手背擦着嘴角的水珠。

“那我回去了?“

“嗯,你回去吧。“

真的有那么一刻Colin没来由觉得想哭,那是长久以来第一次,无法忍耐,无处排解,让人酸得无地自容的委屈。

但他也没有再说什么。

 

 

备用钥匙丢到铁盒中稀稀疏疏的一声,躺在一大堆杂物里再也没人动过。


-END-


ShangnySun

皮埃尔枫城堡朝圣攻略


皮埃尔枫朝圣攻略


       大概三个月前决定去皮埃尔枫城堡朝圣,下了决心之后就有点发蒙,皮埃尔枫并不像卢浮宫、凡尔赛一样有很多攻略,很多探班日记又把重点放在了BC,而且年代比较久远,所以这次回来之后就写了这个攻略,方便保洁圈想去的其它小伙伴,所有信息亲测可靠,亲测日期是2017年7月。之前没写过攻略,皮埃尔枫我也只去过一次,所以信息仅供参考。主要有以下几部分:


一、交通

二、住宿

三、城堡(门票、开放时间等)

四、吃的

五、语言

六、安全

七、花费

八、其它


法国签...


皮埃尔枫朝圣攻略


       大概三个月前决定去皮埃尔枫城堡朝圣,下了决心之后就有点发蒙,皮埃尔枫并不像卢浮宫、凡尔赛一样有很多攻略,很多探班日记又把重点放在了BC,而且年代比较久远,所以这次回来之后就写了这个攻略,方便保洁圈想去的其它小伙伴,所有信息亲测可靠,亲测日期是2017年7月。之前没写过攻略,皮埃尔枫我也只去过一次,所以信息仅供参考。主要有以下几部分:

 

一、交通

二、住宿

三、城堡(门票、开放时间等)

四、吃的

五、语言

六、安全

七、花费

八、其它

 

法国签证部分我没有写,网上一搜一大把,而且我们这次是从意大利办的申根签证,所以法签我没有经验~


一、交通:

先科普一下城堡的大概位置。图中标注的位置是城堡,大家可以以巴黎和凡尔赛为参考。皮埃尔枫在一个叫贡比涅的地方:


这个贡比涅放大是这样的,城堡在右下角:


再放大,那个美丽可爱的小轮廓就是皮埃尔枫啦:


交通我只写了从巴黎出发去皮埃尔枫的方法,估计大多数游客都会从巴黎去。

 

1.从巴黎北站:

应该是最普遍的抵达方式。简单说就是从巴黎北站坐火车到贡比涅,再从贡比涅车站打车到皮埃尔枫。火车时长每趟不一样,约为一小时,打车车程约为半小时。


买火车车票点这个网址:

http://www.raileurope.cn/

注意选择单程往返,日期人数什么的不说了,欧洲有些地方办国际学生证可以有优惠,但这个好像不行,所以一般选择成人(adult)。

出发地写:“COMPIEGNE”或者“贡比涅”

目的地写:“巴黎”或者“PARIS NORD”

写“巴黎”亲测可以,系统寻找线路后会自动调整到巴黎北站。写完点搜索,页面大概长这样,价钱一百块左右一个人就对了。


填信息按照步骤来,这个可以用中国银行卡交费,我用的建设银行储蓄卡。交易完成后会给你的邮箱发邮件,一共两个文件,一个车票,另一个是打印指南,车票大概长这样:


车票建议在手机里备份一份,多人同行的话每人一份,关于车次的时间选择一个是安全考虑,这个我在“安全”的部分会详说,另外就是打出富裕,因为我在法国念书的朋友告诉我他们那边列车晚点是日常。

 

列车车程地图上看起来是这样子(请无视那两趟列车时间):



下火车之后要从车站打车去皮埃尔枫。这段打车花费约为35欧,1欧当时约等于7.8人民币。看当年探班攻略好像有一路公交车,但谷歌地图没有查到,我们后来问了酒店前台和另外两位当地人都说没有,也许是取消或换线路了吧,城堡官网的抵达方式也只写了自驾。另外建议提前和酒店沟通是否能接站,或者让前台帮忙叫车,可以自己用Uber叫车(注意不要用国内版),但是贡比涅那个地方感觉叫车比较困难,要知道等车浪费的每一秒都原本可以在城堡里转啊!

  

2.从Beauvis机场去:

去程我们坐的廉价航空,因为便宜所以位置偏,从Beauvis机场这个地方去皮埃尔枫不推荐,如果想省钱一点的话可以从这个机场折腾到巴黎北站再重复一遍上述步骤,但是会非常非常浪费时间,我们赶时间,就只有打车一条路,用uber到皮埃尔枫一共花了91.54欧,1欧当时大约等于7.8人民币,如果几个人平摊还好,两个学生党就真是肉疼了>_<

 

3.自驾

这个我们没有试过,我也不会开车【写文也不会开车哈哈哈】

但官网上有个指南是这样的:


有经纬度,想试一试的小伙伴请便,坐出租车过去感觉路蛮好走,没什么崎岖之处,但是法国租车要注意安全。直接用谷歌地图导航应该也可以。

 

二、住宿:

 

住宿我们本来订的民宿,用的airbnb,中文“爱彼迎”,但是入住前一天房东生病了,要去巴黎看病,于是我们迫不得已临时换了一家酒店,不过感觉还不错~

 

1.酒店

比价之后订酒店我们用的Booking,可以点下面这个链接,我把地点选好了(所以链接非常、非常长),小伙伴们可以直接挑,不过没有几家可以选。

https://www.booking.com/searchresults.zh-cn.html?aid=1288230;label=metagha-link-mapresultsCA-hotel-26917_dev-desktop_los-1_bw-35_dow-Sunday_defdate-1_room-0_lang-zh_curr-CAD;sid=6200b2ec92a47e0819757bf0292c4f2a;checkin=2017-09-03;checkout=2017-09-04;city=-1458171;highlighted_hotels=26917;hlrd=with_av;keep_landing=1;redirected=1;source=hotel&utm_campaign=CA&utm_content=los-1_bw-35_dow-Sunday_lang-zh_curr-CAD&utm_medium=mapresults&utm_source=metagha&utm_term=hotel-26917&

 

我们住的是这一家:贝冬酒店(三星)

https://www.booking.com/hotel/fr/beaudon.zh-cn.html?aid=1288230;label=metagha-link-mapresultsCA-hotel-26917_dev-desktop_los-1_bw-35_dow-Sunday_defdate-1_room-0_lang-zh_curr-CAD;sid=6200b2ec92a47e0819757bf0292c4f2a;all_sr_blocks=2691702_95150737_0_0_0;checkin=2017-09-03;checkout=2017-09-04;dest_id=-1458171;dest_type=city;dist=0;group_adults=2;highlighted_blocks=2691702_95150737_0_0_0;hpos=1;room1=A%2CA;sb_price_type=total;srfid=a62fcc8160b878c967a96f96805297c5d1b5b32fX1;srpvid=f75456657f280099;type=total;ucfs=1&#hotelTmpl

 

酒店宣传册上的联系方式:


酒店图片(自己拍的不是酒店宣传图)长这样:


内部:


窗户看出去,可爱的·地牢全世界最安全·每季都陷落一次·小城堡就在那里!


冲刺到城堡估计五分钟,溜达过去十分钟左右,滴滴打龙可能七八秒,但别忘了算你的龙飞过来的时间(那可能要两天多)。总体来说酒店位置很方便。如果订这家,订的时候一定要备注要看得见城堡的房间,如果有一般都会给你安排,对自己英语没自信的可以在备注栏里直接复制粘贴这句话:

Can you please give us a room with a view of the Castle please? Thanks a million:)

 

2.皮埃尔枫的airbnb:

地理位置还可以的只有一家(看下方图片,城堡轮廓右边标着人民币的就是民宿地址),我们当初订的时候是四百九,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是七百多,可能不同时期涨价了吧。订房点这里:

https://zh.airbnb.com/rooms/967502?wl_source=list&wl_id=10033050&role=wishlist_public&adults=1&children=0&infants=0


另外关于这家airbnb,评价说很好我们才订的,房东也答应机场接机50欧,火车站送站30欧,感觉人蛮好。但是!(Nothing matters before the but)房东一病,我们房子没住成,退款的时候出了点小麻烦,房东答应退款但是迟迟不肯点取消订单,但如果我们自己点取消订单给平台的手续费就要不回来了。后来我们发现airbnb有自己的惩罚政策,如果房东临时取消订单影响行程airbnb会罚款,所以房东想只退款但不取消订单,这样对他的信用记录就没有影响。房东后来私下有给我们退款,但平台手续费还是没有回来,而且因为汇率的问题,共有一百多块没有退回来,我们跟房东说,房东磨磨叽叽就是不直接取消订单,后来干脆让我们去找airbnb不怎么搭理我们了。最后找airbnb的客服磨了一个多礼拜才把全款退回来,这个时候房东依然没有取消订单。虽然生病是偶然事件,但是想订的小伙伴可以斟酌一下。如果这家价格降回五百块这里合适(毕竟住宿空间大有早餐),如果都是七百,两个人出游的话还是建议住酒店吧。

 

关于订房时间:我们很幸运,提前一天居然订上了,而且是看得见城堡的房间,但是因为夏季算是那边的旅游旺季了,所以我们其他地方都是提前两三个月就开始着手挑选订房,特别是airbnb,提前一个月下手一些优质房源就基本上没有了。所以出游订房一定要尽早挑选,保险又便宜。

 

关于住宿价格:airbnb的话提早下手,在巴黎可以租到安全地段、每晚人均两百块(按照我和朋友分一张床来算)的好房源,但酒店的话普遍价格就翻几番,我们住的贝冬酒店七百块有点贵但是事发紧急没得选。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booking上自己查一下巴黎酒店价格,另外我们在巴黎住的那家airbnb房东有点呵呵所以就不推荐给大家了,但是在巴黎选airbnb一定要看好位置,选择安全区域的住,具体安全的部分再说。


三、城堡:

 

1城堡官网:

http://www.chateau-pierrefonds.fr/

官网的页面不翻墙打开有点费劲,关键信息我就截图了。官网页面长这样:


2地址电话传真:


3开放时间(房东提醒我们提前一个小时停止入内),城堡C生日那天是关门的><


4门票:不可以网上订票。现场购买窗口在入口处,小景点不需要排队。门票8欧,优惠票6.5欧,差不了多少我就没研究直接买的8,算是为心爱的城堡做贡献啦。


5没有讲解,但有官方参观指南:


左边是中文的,右边是英文的,还有其他语言,中英文我比较了一下内容略有不同所以都拿了一份。参观指南在庭院内那条著名走廊(B不忍心下手打C耳光的走廊,M对A说”You…and me”的那条走廊)里一个架子上,一眼就能看到。虽然官方翻译是皮耶枫,但我更喜欢不知道哪里看来的皮埃尔枫,感觉四个字更有韵律:卡美洛特,潘德拉贡,霍格沃茨,枫丹白露,香榭丽舍……

 

6纪念品:可能因为年代久远,我搜遍了纪念品商店都没看到和梅林相关的产品,但是这里的明信片非常漂亮,是我此行中见过最漂亮哒【←此人粉丝滤镜七米厚><】

 

7游玩时间:airbnb房东建议一个小时,但作为一个梅林粉怎!么!可!能!够!呢!虽然外面看起来城堡并不大,但里面还是很大的,有很多介绍城堡历史的牌子,不过都是法语。客观点说我觉得游玩至少要三个小时,我们是三点左右到的,六点关门,我们走的时候门已经关了,那个看门小哥很好心地帮我们又把门打开了,所以我们是literally最后出去的。

皮埃尔枫绝对撑得起任何expectation,一点也没有看到明星素颜照的感觉。因为是小景点,人很少,所以慢悠悠逛非常舒服,很清静很享受,就算在石阶上坐着发一下午呆也是很美好的事,而且那条尽头有C最喜欢的雕像的石阶(就是腌蛋梗的那个地方)是一种自带柔光的珍珠色,摸上去的时候有种“啊啊啊等我变成鬼要在这里找个马桶住下”的感觉【←我朋友不是梅林粉,她说我在那里看啥都像在看自家娃哈哈哈】。另外城堡所在的那个小镇也非常非常美,那儿的法式小洋房真的是看得我心花怒放~

 另外,我不是很喜欢在去之前就把要去的地方了解透,不然就没什么惊喜了,所以图片就不多放啦,想看更多图片的可以点这里:

https://cn.tripadvisor.com/Attraction_Review-g1029112-d1181824-Reviews-Chateau_de_Pierrefonds-Pierrefonds_Oise_Hauts_de_France.html

注意,城堡地下还有一个墓穴一样的地方,别忘了去,下面非常冷,所以最好带一个长袖外套。

 

四、吃的

标记处是城堡,可以看到吃饭买东西的地方没有多少。


早餐:

那片有一个超市,但我记得好像晚上七点半就关门了,而且很小,所以早餐的话可以考虑带储备粮。之前上面介绍的那家airbnb含早餐(至少我们订的时候含),后来住的酒店早餐是自助,虽然一个人9欧有点贵,不过吃的还可以,有麦片,法式小面包,切成丁、加酸奶的水果,完整的水果,ham,奶酪,咖啡,茶,热巧,橙汁等等。我们当时弹尽粮绝只能掏钱,然后没出息地塞了1.5顿饭。


晚饭/午饭

午饭或者晚饭我们用的tripadvisor,中文猫途鹰,相当于中国的大众点评,上面标记的那片儿的餐厅有八九家,包括酒店提供的,选择余地不大,看图:


餐厅具体信息点这里,我已经填好了定位:

https://cn.tripadvisor.com/Restaurants-g1029112-Pierrefonds_Oise_Hauts_de_France.html

 

我们吃的是这家:

https://cn.tripadvisor.com/Restaurant_Review-g1029112-d4782476-Reviews-Le_Triskell-Pierrefonds_Oise_Hauts_de_France.html

这家的价格在法国算是还可以,我们要的当日特价9.5欧一人,水免费(有些地方水会收费)。这家主要卖可丽饼,份大量足,我们两个女生谁也没吃完。没有英文菜单但是老板娘人很好说可以帮我们翻译,而且她英文说得很不错。如果英文不太好可以直接问他们要recommended(推荐菜),然后看一下价格是否合适,或者点开上面我给的tripadvisor的网址,找点评里看得顺眼的图片直接指,简单粗暴效率高。我们点的长这样:



五、语言

       不要担心语言不通X3,相信天无绝人之路嘛。

       我去之前一直非常担心语言不通,然后安慰自己我英语好嗯嗯,结果作为一个雅思口语8.5的人到了后来直接蹦词儿,因为遇见的大多数人都听不懂完整句子……所以除非你要和店员调情、和房东深入探讨难民问题、和航空公司吵架找丢失的行李,否则九年义务教育的英语就足够用了

       去火车站飞机场,工作人员一般都会英语,不会的话找tourist information,那里的人应该会英语。觉得自己英语不好的可以直接给工作人员出示车票露出茫然+拜托了的表情,看对方手势知道左拐右拐然后换感激脸说一句merci(谢谢)就大功告成。

      景点更不用担心,可以拿着门票求助工作人员,或者大的景点随便找找就能找到中国人,看是国内小姑娘大家都挺热心的。可能用到的最复杂的词组应该也就是audio guide讲解器。

       吃饭上面说过了可以指图片或者recommendation,还可能用到hot(我有次说加热heat对方都没听懂),no ice,最后结账Can you please bring us the check?(能给我们拿一下账单吗?)或者直接check,法国不安全千万不要拿着钱或信用卡举着乱晃。

       另外,一路上碰到的法国人会不会说英语看运气,愿不愿意跟你说英语也看运气,但是我们遇到的大多数法国人没有传说中那么高冷,有些地方人家看我们只会英语还有会英法双语的好心人帮忙翻译。从某个攻略中看到一个小窍门但自己并没有用过,是说如果你问can you speak english?对方不愿说英语可能直接回答no,但是如果问can you speak chinese?对方有可能回答no, but I can speak english,哈哈哈——

       最后讲个故事好啦,有天我在给我爸爸买鞋,问店员要尺子,我怎么描述比划对方都不懂,于是我最后拔出手机调出便签里面的画图画了个尺子涂鸦,下面写上1 cm, 2cm给店员小哥看,小哥哈哈大笑着告诉我……他们没有尺子。

       总之,不要担心语言不通,实在不行,别忘了还有谷歌翻译~

 

六、安全

       法国不是很安全,不仅要防小偷还要防抢劫,因为我在法国念书的同学(男生,一米七八左右)说他身边的人基本上都被抢过,我这次出行的朋友在法国的同学也这样说,之前看探班的姑娘也有被抢的,回程路上也碰上一个台湾姑娘笔电和手机都被偷了,她的朋友包没了。我朋友本来想带单反,怕被抢就没带。那边的小偷抢劫犯尤其喜欢偷抢亚洲面孔,一是他们觉得中国人有钱爱买奢饰品而且爱带现金,二是亚裔游客可能性很大嘛。钱没了就没了,关键是人不要出事。所以去皮埃尔枫朝圣安全很!重!要!

       皮埃尔枫当地不是旅游热门地点,感觉治安还好,本身就清清静静没什么人。法国七月天黑时间是晚上十点,所以基本上城堡关门之后再在周边恋恋不舍地溜达溜达,怎么着也能在天黑之前回去,但巴黎就不一样了。

       巴黎分区,网上有很多巴黎不同区安全程度的科普,可以自己查一下,简单说就是抓过地图从左上一条斜线画到右下,左下方比较安全,右上方比较不安全,订住处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要图便宜。去皮埃尔枫要坐车的巴黎北站更是乱乱乱,不要因为图便宜订太早或者太晚的车,贡比涅车站感觉也好不到哪儿去,拍了几张图大家感受一下,车站是这样:


里面有这个,突发事件逃生指南:


比较搞笑的是上面有一条是躲藏时别忘了把手机调至静音哈哈,想起了电影里面的诸多倒霉主角

然后这个车站的玻璃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变成了这样子:

这样子:

       嗯,我们去的时候治安应该处于非常好的时候了,因为我们不仅赶上了法国国庆,而且川普又来参加阅兵,所以安全程度必然高,然而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不仅差点被抢了,还被一个奇怪的男人跟踪了。所以建议女生不要单独去巴黎,起码要两个人,一个人掏钱掏钥匙另一个人一定要观察周围环境放风。景点附近现在基本都有警察还行(但也要注意假警察,怎么分辨?说要查你钱包的一定是假的,查护照的有可能是真的),但地铁里就要特别注意了,真的不是歧视,但是看到黑人和中东那边的还是躲着走比较好,碰到搭讪、帮忙拿箱子的白人帅哥也别放松警惕,台湾姐姐的笔电就是这样没的。简单说就是做一个独立强壮的女汉子。

        关于财物的保护方法我觉得我这个不错介绍给大家,我在淘宝买了一个运动腰包(买一个大点的,可以塞下护照的,透气),里面放国内带硬壳的那个学生卡,学生卡透明夹层里面塞信用卡和少量现金(一开始我每天带50欧,后来发现用不到所以每天带20欧这样,因为法国很多地方刷信用卡有下限,满多少才可以刷),然后手机装到淘宝买的手机袋里挂在脖子上,将腰包松紧调整到合适宽度,拦一下手机包将其固定在腰间,再套上一件松松垮垮的衣服就Ok啦。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腰间有包,即使看到了有人在身上摸总是可以感觉到,然后纸巾塞兜里,遮阳帽一背,充电宝我朋友背了一个小包带着,我提溜着一个透明破塑料袋里面装着我俩的矿泉水瓶,有的时候景点门票也扔塑料袋里面看起来就是两张破纸,我俩走在街上就是一个大写的姑娘没钱。当然,长得太好看的姑娘担心劫色我就没招了,我俩都没有此类天生的烦恼~


七、花费

我只列了皮埃尔枫部分,标注两人的是两人平摊的,如果你们一行人多,可能每人分的更少。

1住宿111.5欧(两人)

2从Beauvis机场打车到皮埃尔枫:91.54欧(airbnb那家住宿说接机收50欧)(两人)

3从皮埃尔枫到贡比涅火车站打车:35欧(airbnb那家住宿说送站30欧)(两人)

4城堡门票:16欧(两人)

5城堡纪念品:5欧(我买了一个纪念币,两张明信片)(一人)

6晚餐:9.5欧(可丽饼那家店)(一人)

7早餐:9欧(酒店自助)(一人)

8贡比涅车站到巴黎北站:194人民币(两人,单程)

9网费:因人而异。


八、其它:


1朝圣照片

这次想尝试着拍这种照片(原谅我没对准):


结果拍的很不咋地。图片都是我从101到——双手交叠捂心口——513截出来的,想要的可以自取:

http://pan.baidu.com/s/1miuVDTA

格式是png,我手机默认截图就这么个格式我也没注意,到了打印店被告知不能直接洗,但是大叔人很好说帮我转。建议洗磨砂,光面反光太厉害,另外最好洗5寸,因为清晰度不是很高,而且大了以后皮埃尔枫的风刮得照片忽闪忽闪没法拍……再有就是洗的时候最好叮嘱一句要白边,因为截图出来不是标准的5寸,有的无良打印店可能会自作主张截取一部分出来破坏构图和美感。我截取的大多数都是我以为可以在城堡里找到的,但最后只找到了一部分,还有几张是截图的时候觉得“哇哇哇梅子好美”或者“不行不行这个画面构图太棒拍得好好”然后也放进去洗出来了,大家自己看情况定哈。

 

2入境

我们是在巴黎入关(入境申根),所以关于巴黎入关:感觉不是很严格,我之前因为一直在生病,所以飞机上还掐着点吃药祈祷到时候不要入境的时候发烧被关小黑屋,还向空姐要体温计等等紧张了半天,结果根本没啥事。当时我整顿精神向C看齐发挥演技假装我没有在生病去安检,然后拿着签证和下一班飞机的机票去入境人员那里,小哥特别好,看了护照跟我用中文说你好,然后问我这次来旅游吗我说是,问去哪里我回答完他啪一盖章就让我过了,可能分人吧我左边那个入境人员问来问去问了一大堆问题,大概是我长得比较良民【得意】

 

3气温

皮埃尔枫和巴黎差不多,我们去的那阵子虽然是七月但陆陆续续在下雨,挺冷的。我一直穿长袖长裤。皮埃尔枫那个地下的部分特别冷最好带长袖不然飞速转一圈赶紧跑出去也可以。皮埃尔枫官网上有气温情况,可以临近了查一下。巴黎塞纳河游船一定要带外套,特别是傍晚、晚上那阵子,冷得打哆嗦,多说一句塞纳河游船不打算吃饭的话淘宝上买票就好,便宜又好,反正大家都在看景色拍拍拍没人看船,船咋样无所谓,不沉就行,可以自己带吃的上去,但是不要吃的太张狂。我巴黎念书的朋友说自己出门常备一把伞。

 

4几个实用app

住宿:booking,airbnb爱彼迎

吃饭:tripadvisor猫途鹰(相当于大众点评,看看还是十分有必要的因为毕竟语言不通看看评分评价省得被骗)

交通:Google map就很好,另外我朋友的手机是苹果的,应用商店搜“巴黎地铁”有一个专门的软件,安卓的姑娘们不要气馁,我握着一张懒得打开的地铁小地图趴在朋友肩膀上伸着脖子看她手机也过得很好哈哈。

景点:三毛游,里面有一些景点讲解,有官方讲解的建议听官方,没有的可以用这个。卢浮宫没有官方中文讲解,可以用这个,里面的讲解和卢浮宫的藏品数比感觉很少,但这个你还真不一定听得完,我们在巴黎的时候是由我在法国念书的朋友全程陪同,所以他很好心地一直在给我们翻译牌子上的内容,讲解买了就没咋听。


5关于本攻略的图片:本攻略中所有图片除了我的截图以外,最好看的是我朋友拿她手机拍的,其次是她拿我手机拍的,然后是我拿她手机拍的,最后是我拿我手机拍的……


本来还写了一段很矫情的感想,后来觉得太矫情就不敲出来了,发图结束~

我是不是该滚去写文了?

是.......

卡在劫狱是不是不道德?

是.......

另外一篇卡结尾是不是更不道德?

是.......

嗯你们要相信我外出期间一直饱受良心谴责.......






不甜notsweet

【布总生贺】没有人不知道梅林,除了亚瑟(。)

  *布总生快!
  *这篇文的真正助攻是戴斯特尼x
  *欢乐向,cp:Merthur
  *日常祝食用愉快XD
  *再次对布总说生快!!
  *依照约定 @飞絮(⁄ ⁄•⁄ω⁄•⁄ ⁄)  @阿橙太太和西挂太太今天更文了吗
  
  
  谁是梅林?亚瑟思考这个问题很久了。
  
  事情要追溯到几天前。
  
  亚瑟的秘书:格温,看起来是个很有亲和力,而且非常靠谱的秘书。事实上的确是的,格温很能干,她总是能把事情做到亚瑟满意得不能再满意的地步,以最大限度减少了亚瑟的工作量,公司里也从未有人对格温说过坏话,可谓人际工作双重赢家。
  
  但在私底下,格温总是对亚瑟非常苛刻,大概是因为大学时期两人曾短...

  *布总生快!
  *这篇文的真正助攻是戴斯特尼x
  *欢乐向,cp:Merthur
  *日常祝食用愉快XD
  *再次对布总说生快!!
  *依照约定 @飞絮(⁄ ⁄•⁄ω⁄•⁄ ⁄)  @阿橙太太和西挂太太今天更文了吗
  
  
  谁是梅林?亚瑟思考这个问题很久了。
  
  事情要追溯到几天前。
  
  亚瑟的秘书:格温,看起来是个很有亲和力,而且非常靠谱的秘书。事实上的确是的,格温很能干,她总是能把事情做到亚瑟满意得不能再满意的地步,以最大限度减少了亚瑟的工作量,公司里也从未有人对格温说过坏话,可谓人际工作双重赢家。
  
  但在私底下,格温总是对亚瑟非常苛刻,大概是因为大学时期两人曾短暂的交往过一段时间,随后又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的缘故,格温,对亚瑟知根知底。
  
  每当亚瑟犯了一些不该犯的错误时,格温的一个眼神可以让亚瑟立刻打起精神,他可不想被扔来一堆多余的工作。
  
  如同格温如此亲近亚瑟,亚瑟亦非常了解格温。他清楚的知道,格温是永远不会犯在他的黑咖啡里加了四颗方糖这样愚蠢的错误的。
  
  “发生了什么?”亚瑟看着方糖们在他的咖啡里快乐的浮浮沉沉,然后以一种潘德拉贡式的挑剔眼光扫视格温,“兰斯洛特对你做了什么吗?…不,兰斯洛特永远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格温红了脸,掩饰性地双手叉腰:“不关兰斯的事--我只是突然知道我的一个朋友刚刚被他老板开除了,有些为他担心而已。”
  
  一个亚瑟不知道的格温的好朋友?虽然亚瑟的确对让格温如此在意的朋友有些好奇,但他怎么会问呢?
  
  亚瑟挑眉:“噢?那一定是个很不错的朋友咯,你这么失态的样子我可没见过几次啊。”
  
  格温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夺过亚瑟的杯子,看样子是准备去把咖啡连带方糖一股脑的去水池子倒掉。
  
  “别那么急嘛,说说你那个朋友怎么样?”亚瑟若有所指的瞄了瞄那杯咖啡,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她停下脚步,回头瞪着他。
  
  格温吃瘪的样子百年难得一见!值得载入卡梅洛特公司的编年史册上!
  
  本来亚瑟已经做好了被格温报复的准备了--把咖啡倒他头上一类的。但格温并没有,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亚瑟一会,突然叹了口气。
  
  “好吧,我就说说我怎么认识他的--他叫梅林。一家糖果店的员工。”格温把咖啡搁到桌子上,令人出乎意料的开始说了起来,“几个月前我去那家店里买糖果,一进门就有好几个员工过来和我推销一种太妃糖--”
  
  “邪恶的营销手段。”亚瑟说道。
  
  格温点头,笑了出来:“梅林也是这样说的。真是令我惊讶--毕竟他也是那群员工之一。他混在那群人间偷偷凑过来,小声对我说:
  
  ‘别信那些吸血鬼,那太妃糖黏得可以拿来当胶水用了。’
  
  你知道吗亚瑟,我几乎当场笑出来!”
  
  亚瑟的确被逗笑了:“那他还真是个实诚人。”
  
  “然后每次我买糖果时都忍不住去那家店看看他,他也非常友好,尽管一开始他很是害羞,但我们还是熟悉了。”
  
  亚瑟点点头,随即调侃道:“根据你所说的…我大概知道为什么你那个朋友会被炒鱿鱼了--太过诚实。”
  
  格温立刻变得有些失落,随即显得义愤填膺:“没错,我之前就已经猜到迟早有一天他会被开除的…但这不公平啊!真是太可怜了,poor Merlin!他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他是个风趣又可爱的人,虽然很笨拙,但显然非常聪明--那些把他炒了的公司老总和老板们显然都是些蠢货!”
  
  话音未落,格温突然捂住了嘴。
  
  “我刚刚什么都没说。”格温迅速的咧开嘴假笑,匆匆跑了出去,然后又在亚瑟目瞪口呆的视线下跑了进来,拿起那杯咖啡,顺便撂下一句话:“兰斯会‘做什么’的--迟早会,所以你别再拿这个说事了!”
  
  格温的确是有够伤心的,这个叫梅林的人的确很好。亚瑟想,但为什么格温会和他说呢?还有那个捂嘴到底是什么啊?
  
  
  ×××××
  
  
  很快亚瑟就知道了答案。
  
  莫甘娜半年前不顾乌瑟的反对执意退出了卡梅洛特服装公司,并凭着自己的本事创建了另一家公司--【Magic land】。她的公司发展得很快,一跃成为了服装界内一匹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马。
  
  不少媒体认为莫甘娜的这家公司如果继续这样发展下去,不出十年必然会与卡梅洛特公司齐名,甚至超越。但事实上,只有亚瑟和莫甘娜两人知道,这两家公司在未来会合并,成为一家崭新的服装公司--从而震惊服装业。他们都在为此努力着。
  
  而现在,两姐弟在一起吃饭叙旧,尽管亚瑟并不愿意来见这个“恶毒”的姐姐,因为莫甘娜总是会各种叨叨自己公司多好而卡梅洛特如何因为乌瑟一步步往下坡路走--后面这点亚瑟倒是没法否认。
  
  乌瑟太过固步自封,这是莫甘娜离开的重要原因之一。
  
  “所以,半年前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下决心离开的?不会就是因为和父亲吵架那么简单吧?”亚瑟抿了一口酒,终于向莫甘娜提出了他一直以来想问的问题。
  
  “因为一个朋友。”莫甘娜睨了一眼亚瑟,优雅地切开牛排。她就像一朵红玫瑰,美丽且危险,亚瑟深信不疑。
  
  “格温?那真是意外…”
  
  “不,不是格温。尽管她也有在支持我。”莫甘娜扬起红唇,对于自己营造的戏剧性感到满意,“他是个男的。”
  
  “什么?莱昂?可你们那时还不认识吧?”
  
  “也不是莱昂,我说的是,朋友。他只是位非常棒的朋友,你说的我和乌瑟吵架‘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他。”莫甘娜眯起眼亲昵的笑。
  
  “谁?”亚瑟皱起眉。
  
  “他在卡梅洛特工作过一段时间,却没人注意过他。”莫甘娜哼了一声,仿佛这也是乌瑟的锅,“他叫梅林。”
  
  亚瑟一瞬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不会是格温说的那个吧?梅林这个名字很罕见,恐怕不会有第二个梅林。也就是说,一个在卡梅洛特工作过的人去了糖果屋做服务员?
  
  亚瑟终于明白为什么格温会这么详细的告诉他关于梅林的事了--格温在试探亚瑟对梅林有没有印象。
  
  以及,格温,你这是骂了我爸了你知道吗?
  
  他梗了一会,看着沉默的莫甘娜决定开口:“谁?”
  
  莫甘娜瞪了他一眼:“嘛,毕竟他当时只是个小小的员工,你不知道也正常……”
  
  时间回到半年前,乌瑟和莫甘娜在会议上因为意见分歧大吵一架,莫甘娜气得摔门而出,独自一个人坐在茶水间门口的椅子上生闷气。梅林拿着一杯水从里面出来,一转角就看见公司老总的养女莫甘娜大小姐,显然吓得不轻,半杯水倒在了自己身上,两人手忙脚乱地忙活了半天,最终双双坐在了椅子上。
  
  梅林双手握着剩下的半杯水,踌躇了半天,开口向莫甘娜询问:“…你怎么了?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莫甘娜装作若无其事的耸耸肩:“我以为我和我的养父关系不好已经整个公司都知道了呢。”
  
  梅林滑稽的扯了一下嘴角,没有说话,但是莫甘娜看得出他有话要说。
  
  “你想说什么?”她好奇的问。
  
  梅林显然又吃了一惊,他“呃”了半天,踌躇不定,但在莫甘娜的目光威慑下他还是开了口。
  
  “莫甘娜小姐…有没有想过退出卡梅洛特?”
  
  这可真是语出惊人。
  
  并不是说莫甘娜没有想过,她甚至经常想,连格温都知道。但在一个小职员的嘴里听到这个,莫甘娜觉得她有足够的理由惊讶。
  
  “你怎么会这么想?”
  
  梅林的视线飘忽不定,一只手拿着杯子,另一只手在胡乱做一些并没有意义的手势。
  
  “就是…我有几次…在经过会议室时大概听到一些,你和乌瑟争吵的问题看似很多,但其实只有一个问题,就是创新与保守。卡梅洛特在所有衣服款式里专攻青年男性至中年男性这个年龄段的礼服与西装等,从这就可以看出来乌瑟是个很保守的人,因为男性西装在基础上其实没有多少改动的余地。你的思维发散,善于创新,但在卡梅洛特你是绝对没法施展手脚的,起码在乌瑟的--统治下。”
  
  莫甘娜目瞪口呆。
  
  “所以我认为你应该脱离卡梅洛特,自己另外创建一家公司,把年龄锁定在青年男女间,设计一些…新颖的时装…”梅林越说越小声,最后简直就是小声嘀咕了,“…我不该说这么多的对吗?”
  
  “不…你说的很好…”莫甘娜迟疑的回道,“你在这里是什么职位?”
  
  “嗯?就是打印文件,统计数据,顺便帮同事拿咖啡…”
  
  莫甘娜不可置信的瞪着他:“可是你的才能…你为什么会做这个啊?”
  
  “面试的时候…我总是太过紧张,然后工作时还会说些不该说的话…就像现在我对你说的…然后就被…你知道。”他撇撇嘴,“一直都这样,总是这样。”
  
  莫甘娜不禁为他难过。
  
  “你以后怎么打算?”
  
  “我打算过两天就辞职。”梅林再次语出惊人,“一个月后又要裁员了,以我这点业绩,肯定会出现在裁员名单上。既然这样,还不如我自己走,这样总比被扫地出门有尊严多了。”
  
  莫甘娜立刻感到愤愤不平,卡梅洛特凭什么裁掉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把眼睛放亮点?像梅林这样诚实又有才的人能有几个?于是她忍不住开口。
  
  “如果我创立了公司,你会来吗?”
  
  梅林瞪大了眼睛。
  
  “我不知道…其实我近期不打算再做这方面的工作了…我想找一份空闲一点的工作放松一下。”
  
  “这样啊,那真是可惜…我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你吧。”
  
  “什么?”梅林被话题的突然转变吓得跳了起来,一惊一乍的,脸红得像煮熟的螃蟹。莫甘娜笑了--他简直就是一只容易受惊的小鹿嘛--她跟着站起来:“别误会!我只是想着如果你哪天回心转意了就打给我吧?”
  
  “噢…噢…”他挠挠乱糟糟的头发,不知所措的笑了,“…你真的要去开公司吗?卡梅洛特怎么办?”
  
  “我莫甘娜从不反悔。”她露出了绝对是邪恶的笑容,梅林感到有些凉意爬上脊背,“至于卡梅洛特…有我弟弟在呢。”
  
  梅林停顿了一下。
  
  “的确…他很可靠,我可以看出来。”梅林短暂的露出了一种特殊的笑容,随即立刻收了回去,莫甘娜注意到了,但她决定在内心默默微笑。
  
  莫甘娜与梅林交换电话号码时,莫甘娜决定对这个棒透了但却屡屡丢工作的人说些什么。
  
  “听着梅林,你很出色,所以你会找到你喜欢的长期工作的,我相信这一点。”
  
  梅林按着键盘的手指一顿。
  
  “谢谢你…莫甘娜小姐。”他欣喜的对这祝福回以微笑。
  
  时间回到现在。
  
  “虽然梅林并没有来我这工作,但我们还是保持了联系。”莫甘娜笑着把最后一块牛排送入口中,“他是非常棒的朋友,我简直要爱上他了。”
  
  亚瑟没想到这个叫做梅林的人不仅让格温如此惦念,还让莫甘娜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卡梅洛特--间接导致了卡梅洛特内部的一阵混乱。
  
  梅林,诚实得管不住嘴,笨拙得可以把水倒到自己身上,却又如此睿智,显得深藏不露,如此友善,可以让所有人都喜欢他--连亚瑟都有些喜欢上那个叫梅林的家伙了,尽管他们没有见过面。还没有。
  
  莫甘娜突然像是想起了一些有趣的事一般,突然浮夸的张开嘴“啊”了一声:“我还尝试让他当模特来着。”
  
  “哈?”亚瑟震惊。
  
  “尽管他有些瘦,但他长得很帅噢~”莫甘娜调侃着,“他的颧骨迷人极了,亚瑟。”
  
  “闭嘴,莫甘娜。”
  
  
  ×××××
  
  
  莱昂带来了一大袋散发着香气的曲奇,高汶扑了过去。兰斯洛特和格温在一旁捧着文件看戏。
  
  亚瑟刚来到公司就看到这么一幕。
  
  “你们在干什么?赶紧去干活啊!格温,我昨晚发邮件让你准备的秋季销售市场调查弄好了没?兰斯洛特,新设计的礼服配色决定了吗?莱昂,宣传部和报刊媒体联络好关于新品的事了吗?还有你!高汶!你吃够了吗?!”亚瑟恶狠狠的揪住高汶的后领,将他拉离曲奇的海洋。
  
  大家忿忿的回到自己的岗位,高汶不满地仰头,腮帮子鼓鼓的,还在不停地嚼嚼嚼。
  
  “你是仓鼠吗?!”
  
  高汶回以一笑,咕噜噜的说了些什么。旁边的莱昂嗤道:“高汶大概在说:‘这都怪梅林。’”
  
  兰斯洛特和格温相视一笑。
  
  什么什么?这又关那个梅林什么事?亚瑟一脸迷茫。敢情只有他不认识梅林是吧?
  
  “噢!亚瑟不知道梅林是谁吧?…”高汶终于把曲奇吞了下去,洋洋自得的甩甩头发,“真是可怜,鉴于梅林和我们在座的各位都有着奇妙的缘分,只有亚瑟公主不认识他。”
  
  亚瑟给高汶的头来了一记重捶,足以让高汶嗷嗷叫着跑远消停一阵子了。
  
  “的确…我们都认识梅林,只有亚瑟…”兰斯洛特沉吟,格温若有若无的瞟了亚瑟一眼。
  
  “为什么那只仓鼠说是那个叫梅林的人的错?”亚瑟装作并不好奇的问道。
  
  莱昂抢答:“因为曲奇是梅林做的。梅林做的曲奇简直不可思议,当然还有别的菜肴甜点…都很不可思议,他整个人都不可思议。”
  
  亚瑟看向那个装曲奇的袋子,从那里飘出来的香味…非常的诱人。
  
  “你们都什么时候认识他的?”亚瑟伸手拿了一个曲奇,端详了好一会儿,“不是我好奇…没什么好好奇的…就是你们甚至不告诉我…你们有这么一个朋友…而且他似乎很赞。”
  
  “得了亚瑟,你就是好奇。”格温毫不犹豫的揭穿了,亚瑟觉得脸有点发烧,“事实上,我们也是在不久之前才发现我们都认识梅林。”
  
  在亚瑟恼羞成怒之前,兰斯洛特这个老好人,依旧是打圆场的角色:“说实在的,亚瑟,你本来会和我们一起认识梅林的,格温也是。”
  
  亚瑟和格温一起看向他,看样子似乎格温也还不知道。
  
  “我们?”亚瑟抓住了一个词。
  
  莱昂招了招手。
  
  亚瑟还未反应过来,兰斯洛特追加了一句话:“还记得我们大学的书友会吗?”
  
  啊…亚瑟当然记得,格温也是。正是那场几个学校联合举办的书友会上他们四个人相遇--莱昂与兰斯洛特本来是不同系的,却因为一本似乎非常珍贵的书聊到了一起,还在互相把书让给对方。亚瑟则是陪格温来的,他们暂时停止了两人的死循环。他们在一家书摊前相遇。亚瑟称之为孽缘--那时侯亚瑟和格温还在交往呢!
  
  “所以…”亚瑟感到不可思议,格温也目瞪口呆,“这不会是…”
  
  “事实上,当时不止我们四人相遇,”兰斯洛特忍不住笑了,“梅林一直都在那呢,他就是那个书摊的主人。”
  
  
  
  “所以留个联系方式吧?改天我们可以一起踢球啊?”亚瑟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聊天聊得真心愉快的感觉了,谁叫他身边的都是那些狐朋狗友呢?
  
  “或者大家一起交流一下文学什么的。”格温补刀,亚瑟的脸配合的一沉,大家都大笑起来。
  
  在与亚瑟和格温挥手告别以后,两人再次把目光放回那本书上。
  
  “所以,”兰斯洛特把书放到莱昂的手上,“这本书就给你吧,我只要读过就已经满足了。”
  
  莱昂给了兰斯洛特一个“不是吧你还来”的眼神,把书塞回兰斯洛特的手上:“你显然比我更适合拥有这本书,伙计。”
  
  两人又开始互相退让,两个老实人。
  
  “其实…如果你们都要的话…我家里还有一本。”从书摊里面传来一个声音,随即一个皮肤白皙的黑发男生走了出来,向他们靠近,带着有些局促的微笑,“你们也许可以把这本书带到你们和刚才两位的--文化交流会上…”
  
  上帝,他们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完全没注意到这里有人--虽然这里本就应该有人,这个人一定就是这个书摊的主人没错。
  
  “你…你还有一本?”兰斯洛特吓了一跳,“这本书几乎绝版了!”
  
  “是的没错,所以它特别贵。”梅林抿抿嘴,头朝价码那侧了侧,“我要搬家了,显然那间小房子装不下我这些书,我只能…把它们忍痛卖出去。但如果它们能拥有像你们一样爱惜它的主人,我不介意把我珍藏的这两本书送给你们。”
  
  “可是…”莱昂并不愿意这么做,兰斯洛特也是,看看这些书吧!本本珍品,每一本都被保养得如同崭新,只有翻书页的边角有些翘起或毛毛糙糙的。足以看出眼前这个人到底有多么爱书!
  
  “别说了,拿着它。”梅林非常坚定,“你们比那些看看就扔掉的人好上一千倍。”
  
  两人面面相觑,显然被感动得说不出话来--这是绝版啊!绝版!
  
  “我把家地址给你们,到时你们来找我吧。也可以约我到我家附近见面。”梅林掏出纸笔刷刷刷写下了自己的地址和号码,随即露出抱歉的神色,“我最近脱不开身,实在对不起了,我希望你们别认为我是骗子。”
  
  莱昂和兰斯洛特拼命摇头否认的同时紧紧抓着书。
  
  
  
  “你们两个书呆子。”亚瑟断定。
  
  “梅林的收藏太恐怖了,”兰斯洛特回忆着他与莱昂去到梅林即将搬走的家中,看到满满一屋子书的情景,“他家可以开一个图书馆,不,博物馆了,谁知道他从哪弄来这么多绝版书籍!”
  
  “我爱他在我们看书时端来的曲奇,现在依然是。”莱昂眼神放空,“不过,事实证明在看书时绝对不能吃梅林做的食物。”
  
  亚瑟终于咬了一口曲奇--他表示非常认同莱昂的话。
  
  “那么,高汶呢?”
  
  高汶回来了,他兴高采烈的说道:“终于到我了吗?公主?”
  
  亚瑟懒得教训他关于这个绰号的事了,只能一脸嫌弃的看着他,然而这并不能阻挡高汶恶心人的笑脸。
  
  “和你们整天用打电话发短信约他出来不同,”高汶再次甩头发,亚瑟有一种想把高汶的头发剪掉的冲动,“他是我的邻居。我们每天都隔着阳台互相说早安--伙计们,你们弱爆了。”
  
  全场寂静。
  
  
  
  莱昂帮梅林把最后一箱行李放下。
  
  “这下就全部搬完了,谢谢你啊莱昂!”梅林拍拍手上的灰尘,才刚刚扬起嘴角打算庆祝时,他又注意到了堆满客厅的箱子,只能无可奈何地再次叹了一口气,“…我还得把东西布置好呢。”
  
  “要我帮忙吗?”莱昂问。梅林摇摇头,用眼神提醒让莱昂看看他的手表。
  
  “上帝我的面试!”莱昂惊叫,转身面对门口,“我得走了,很可惜没能继续帮你…我的曲奇饼还在吧?”
  
  得到梅林的点头肯定,莱昂跑向他的小车并挥手告别,随即飞驰而去。梅林叹着气走回去:只能自己一个人慢慢收拾了。
  
  梅林,这个小白痴,忘记锁门了。
  
  不锁门的后果,就是大白天的有一个醉鬼闯进你家里对着你无辜的地板呕吐。而你除了吓傻没有别的可以做。
  
  当高汶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到处散落着纸箱,脑袋晕沉沉的,背脊还被木板床硌得生疼。
  
  难道他喝酒后又得罪了谁,然后被绑架了?啊…就算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也来的太快了一些,他还没有找到工作,还没有把这个镇子所有的妹子泡完,还没有逛完每一个酒吧--
  
  “你醒了?”
  
  高汶看见房门被打开,一个头发乱蓬蓬的小子探头进来,带着讨人喜欢的笑容。
 
  “怎么回事?”高汶迷迷糊糊的向这个--高汶暂时把他称为“可爱的小子”--问道。
  
  “你喝醉了…”可爱的小子拿着水和醒酒药进来,用脚把门关上,徐徐走到高汶面前,把水和药放在床头柜上,“然后闯进了我家。”
  
  高汶一蒙,感情自己居然私闯民宅了?幸好不是别人家,要不然可能就抛尸荒野了--于是他连忙打哈哈:“没想到我居然醉得连家都会错了哈哈哈哈。”可爱的小子不可置否地耸耸肩:“呃…嗯。先把药吃了吧…你住在哪?要我送你回去吗?”
  
  高汶拿起水,往窗外看了一眼。
  
  “啊!原来你就是我新来的邻居啊!”高汶跳起来,弄得床咯吱咯吱响,“我叫高汶!你好啊邻居!”
  
  这个可爱的小子,迷茫的瞪着他,仿佛他刚刚说的是外星语言。
  
  噢,这真是糟糕的初次见面。
  
  “你…是我的…邻居?”可爱的小子脸上满是对于新生活的绝望。
  
  “是的,要不要我明晚请你喝一杯?可爱的--”“不,谢谢。以及,我叫梅林。”
  
  高汶向梅林友好的告别,而梅林回以僵硬的笑容。
  
  晚上高汶带着沮丧又跑去喝酒,在酒吧里大声嚷嚷着“我失去了一段友谊!”然后被酒吧的人扔了出来。
  
  他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跌跌撞撞的踏上回家的路,整个人都散发着酒气,行人们纷纷让路。
  
  这是喝醉的好处之一,没有人会想惹上一个酒鬼。
  
  高汶本身就天不怕地不怕,喝了酒之后这种无敌的错觉越来越强烈,仿佛全世界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
  
  于是他踏上了马路。
  
  
  
  第二天高汶再次在梅林家的木板床上醒来。这次有了棉被没那么硌人了。
  
  “早上好!梅林!”高汶晕乎乎的对进了房间的梅林傻笑,“今天都布置好了嘛!”
  
  梅林叹了一口气:“喝酒也要有节制啊…要不是我刚好发现你躺在马路中间,你现在就已经…”
  
  高汶艰难的回忆,想起自己喝醉后到底干了些什么蠢事时惊恐的张大嘴巴:“你救了我一命!”
  
  梅林对他未来几年的邻居报以极其无奈的视线。
  
  
  
  “虽然我们相识的方式很操蛋,但因为梅林对我的救命之恩我们还是熟了嘛哈哈哈,而且他为了防止我喝醉还整天陪我去酒吧!还推荐我来了卡梅洛特呢!”高汶大声说完,突然捏着下巴沉思,“说不定哪一天他会逼我戒酒…”
  
  “不会的,因为你根本戒不掉。”亚瑟吐槽,高汶再次回以欠揍的笑容。
  
  “要不要我们约梅林出来和你认识?”格温调侃他,“说不定你会喜欢他?而且既然他容忍得了高汶,那他大概也能容忍你。”
  
  “啥?”高汶懵逼。
  
  “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么想啊?!”亚瑟防卫性的抱起双臂。
  
  “因为,我们都知道你是双性恋--”在亚瑟翻白眼的过程中,格温继续说,“--而且你明显听得入迷了,你肯定对梅林很有好感对不对?尽管你没有见过他?我告诉你梅林其实长得很不错…”
  
  “我才不--!!”
  
  
  “呃,莫甘娜?我觉得现在不应该…”突然,门口那边传来了声音。
  
  
  大家齐齐转头望向门口。
  
  “有什么关系!他们都在夸你啊!害羞什么啊!”莫甘娜说着,把一个人推了进来。
  
  亚瑟理解了莫甘娜为什么试图让梅林当模特的理由。也理解了所有人都喜欢梅林的理由。他深蓝色的眼睛,他白皙的肌肤,他乱糟糟却可爱的头发,他拘谨却友善的笑,那讨人喜爱的性格,还有那不得不说的令人感到冲击的,使人迷恋的颧骨,上面因为害羞浮着浅浅的红色--
  
  就算亚瑟不知道梅林这号人,也许都会对他心生好感,毕竟梅林本身就拥有这样的魅力。
  
  亚瑟完蛋了。
  
  梅林向着亚瑟走过来,脸上的笑容带着些犹豫。兰斯洛特等人欣喜的站起来,梅林一个个回应,但他的脚步并没有停下。
  
  他在亚瑟面前站定。
  
  “呃…潘德拉贡先生?”
  
  “叫我亚瑟。”亚瑟说出这句话后,立刻窘迫得想要把自己的舌头咬断。莫甘娜等人在梅林背后眯着眼偷笑着指指点点。这群人真是--!
  
  梅林有些惊讶,但他笑了出来,不再显得拘束了:“以后我就要当你的秘书啦,请多指教咯。”
  
  “诶可是格温…”亚瑟看着莫甘娜搂住格温的肩膀,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莫甘娜仰着头宣布:“从明天起,格温就到【Magic Land】上班啦!她是我的秘书!为了补偿我亲爱的弟弟,以及为了给失业的梅林找份工作,所以我就让梅林做你的秘书了,怎么样?惊不惊喜?”
  
  亚瑟瞠目结舌:“你凭什么挖我墙脚?!”“凭乌瑟那条‘禁止办公室恋爱’的规定咯!这样格温和兰斯洛特才能好好谈恋爱,不用时刻担心被炒掉!”莫甘娜有理有据的呛回来,亚瑟哑口无言,格温和兰斯洛特深情对视。
  
  “噢对了,至于你…”莫甘娜若有若无的在梅林和亚瑟两人身上扫了两眼,“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如果你真的喜欢。”
  
  莫甘娜潇洒的离去,留下亚瑟呆滞的身影。
  
  梅林并不懂莫甘娜刚才那番话的意思,但他看着沉默的亚瑟,有些结巴的提议:“如果…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让莫甘娜…”
  
  亚瑟急忙回头:“不用!你很好…不我是说…”
  
  梅林脸红了:“你是听他们夸我夸多了吧…我没有那么…”“呃,不,我觉得…”
  
  大家在旁边喜气洋洋的围观。
  
  他们才不会说,当初梅林在看见认真工作的亚瑟时,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呢。
  
  (兰斯洛特永远知道更多的秘密:其实当初在书摊那里梅林就已经注意到--)
  
  命运的钟声已然敲响。
  
  
  END.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你们都出戏了,但我们还在戏里,替你们伤心💔

你们都出戏了,但我们还在戏里,替你们伤心💔

墨冰希

庆祝622哈哈哈哈哈哈哈
熬了那么多年也算是熬出头了
布的eyef**king还是如此撩人
大致假设布在看着科和别人说话
因为如果科在看着布的话
布肯定笑得格外灿烂啊
揣摩一下他的内心戏(并不

对于梅林传奇在b站下架真的是太难受了
特别喜欢以前那位ellff的up主
每一集的名字都非常简洁地概括了内容
所以有时候找图非常方便
直接对着名字回忆是哪集
现在就只能翻百科看分集剧情再去百度云了
悲伤

庆祝622哈哈哈哈哈哈哈
熬了那么多年也算是熬出头了
布的eyef**king还是如此撩人
大致假设布在看着科和别人说话
因为如果科在看着布的话
布肯定笑得格外灿烂啊
揣摩一下他的内心戏(并不


对于梅林传奇在b站下架真的是太难受了
特别喜欢以前那位ellff的up主
每一集的名字都非常简洁地概括了内容
所以有时候找图非常方便
直接对着名字回忆是哪集
现在就只能翻百科看分集剧情再去百度云了
悲伤

努力复健的小咸鱼

【Brolin】He Knows(小甜饼·一发完)

Bradley总是不知道自己可以靠得多近,好在Colin知道。

 

*

 

在乘务员温和的催促下Bradley打开了手机的飞行模式。通常情况下他是一个遵守规则、不制造麻烦的乘客,他总会在广播提醒之前自觉关机然后倚靠在不算柔软的坐垫上闭目养神。

可这一次他的飞行之旅是不同寻常的。

他转向舷窗偷偷查看五分钟前Colin发来的短信。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是希望他一路平安并催促他赶紧关机,典型的Colin——贴心又“刻薄”得让人气恼。他关掉手机屏幕,毫不意外地在黑屏中看到自己不住上扬的嘴角。

Bradley几乎是微笑着承受了短暂的耳鸣折磨,如果他身旁的亚裔女子看到他的表...

Bradley总是不知道自己可以靠得多近,好在Colin知道。

 

*

 

在乘务员温和的催促下Bradley打开了手机的飞行模式。通常情况下他是一个遵守规则、不制造麻烦的乘客,他总会在广播提醒之前自觉关机然后倚靠在不算柔软的坐垫上闭目养神。

可这一次他的飞行之旅是不同寻常的。

他转向舷窗偷偷查看五分钟前Colin发来的短信。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是希望他一路平安并催促他赶紧关机,典型的Colin——贴心又“刻薄”得让人气恼。他关掉手机屏幕,毫不意外地在黑屏中看到自己不住上扬的嘴角。

Bradley几乎是微笑着承受了短暂的耳鸣折磨,如果他身旁的亚裔女子看到他的表情一定会认为他是个盲目快乐的白种人。

或许在这件事情上他的盲目的,过了这么多年还是那么盲目。

飞机飞行的速度非常慢,慢得让人难以忍受,Bradley恍惚间以为自己是静止不动的。

当你和你的爱人分隔两地,距离其实很难产生美。思念是一头永远在饥饿的野兽,永远无法满足直到你把距离缩到最短。这是Bradley总结的经验,矫情又真实得不可理喻。

睡眠看上去是打发时间的好办法。没错,他得睡一觉,因为他只想跳过漫长的时间。

他得睡一觉。

 

*

 

飞机不解风情地晚点了。

Bradley下飞机的时候Colin非常不巧地正在彩排。

他关闭飞行模式,接收到一个小时前就该收到的短信:抱歉我得走了,下了飞机给我打电话。

Bradley压低了帽檐,环顾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没有他的爱人。苦涩和甜蜜同时交织在心头,苦涩是因为飞机晚点害得他心爱的Colin白等了一个小时而他不得不一个人打车,甜蜜是因为Colin在一个小时前曾经为了自己站在机场大厅耐心等待。

他真讨厌自己这样多愁善感。

铃声响到第五声的时候Colin接听了电话。Colin因为他不知道的原因喘着气,有些失真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嘿,抱歉,我必须得回来排练。你下飞机了吗?你可以自己过来吗?”

“我下飞机了,否则我不会给你打电话,”Bradley轻笑,他几乎可以想象Colin听到这句话的表情,“我马上过去,你好好排练。”

“我很抱歉,我应该去接你的。”

“没关系,你已经来过了。”

“这感觉很糟糕,我甚至说错了一句台词。”

“你说错了一句台词?”Bradley有些受宠若惊,“是因为我吗?”

Colin似乎咕哝了一句“是的”,Bradley没听清楚,这时候一辆的士停在了他的手边。他不甘心地结束通话,把自己塞进这辆普通的的士。他颇为平静地报出剧院的地址,当引擎声响起时那颗心却止不住雀跃。

他真讨厌自己这样多愁善感。

 

*

 

幸运女神终于向Bradley微笑,等他赶到剧院的时候Colin进入了中场休息。他故意不给Colin发短信,压低帽檐走进了后台试图捕捉他的男朋友。

“你来了。”

Bradley本想直接给Colin一个吻,但Colin并没有被他吓到,还笑得那么开心,似乎在嘲笑他的幼稚。

“你没有被我吓到。”

“没有,”Colin的眼睛笑成了一条明亮的细缝,“你得更努力一点。”

Bradley突然很想吻他怀里的人,但这是演员们可以随意出入的后台,他或许需要保持一点距离。老实说“保持距离”不是Bradley的强项,他没有Colin的——温热的触感停留在他的嘴唇,仅仅持续了半秒钟,介于幻觉和烙印之间。

“嘿。”

“晚上好。”Colin轻声回应。

Bradley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在得到惊喜后发表合适的感言……或者情话。他搜肠刮肚得出的感言就是“嘿”。可情况能坏到哪里去呢,Colin不会因此和他分手。

 

*

 

Bradley坐在观众席全神贯注地看Colin表演。这不是第一次,却总像第一次。

他喜欢看Colin表演,喜欢看Colin从他熟悉的模样变成另一个样子的过程。当Colin融入角色他会变得不像他自己又很像他自己,这就像魔术,准确来说是一种魔法。

作为演员,Bradley在向Colin学习自然融入角色的能力;作为爱人,Bradley只是在替Colin骄傲——Colin在做自己最爱的事业并且表现得很出色。

总之他没办法把视线从Colin身上移开。

Colin的表演总能让故事真实可信,Bradley想起拍摄Merlin的时候他一度怀疑这个喜欢眨眼睛的演员真的会魔法,这是他永远不会告诉Colin的。

观众席爆发的笑声打断了Bradley的思绪,Colin没有笑出来(他当然不会跟着笑),而是看向了他的方向。

那一刻Bradley生怕自己会捕捉不到Colin的视线又怕自己会忍不住站起来大喊“Colin Morgan刚刚给了我一个吻”。

他真讨厌自己这样多愁善感。

 

*

 

演出结束后Bradley发现自己依旧没办法把视线从Colin身上移开。

好吧,“发现”是一个错误的词,这对Bradley来说不是什么新鲜事。

他们买了一支冰淇淋,Bradley把它当成了一种奖励,尽管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要奖励自己。他应该奖励Colin,但是Colin是令人心疼的乳糖不耐受人群。

他们共享一副耳机,就像多年前那样。Colin的习惯动作还是没变,Bradley偷偷观察,大口地吃掉甜而不腻的冰淇淋。

在耳机里传来一句Bradley并不熟悉的歌词之时Colin在他耳边问道:“好吃吗?”

Bradley花了一秒钟时间意识到Colin在问冰淇淋的味道,他皱着眉点头,觉得自己这么做又不给Colin尝一口很不够意思。

第二个惊喜——Colin轻轻吻了他的嘴角,甚至伸出舌尖舔掉了残余的冰淇淋。Bradley的心跳就像一个十七岁情窦初开的少年才拥有的,胃里仿佛有很多不安分的蝴蝶。

他这一次什么都没说,因为耳机里正好传来一句十分应景而动人的歌词。他知道Colin肯定听到了。

Bradley可耻地作了弊。

 

*

 

他们一前一后走进无人的楼道,Bradley忍得快要发疯,再吻不到Colin他就要疯了。

他如果疯掉一定会选择亲吻Colin。

他的Colin非常兴奋,他感觉得到,表演总能让Colin兴奋。

这就是为什么Colin并不吝惜他的吻。

一个又一个的亲吻让Bradley找不着北,他在兵荒马乱中抓住Colin的身体又错失了Colin的嘴唇。他气恼地将自己卡在Colin的腿间索性向Colin的脖颈和锁骨发起了进攻。Colin笑得浑身都在抖,又好像是因为他的亲吻。他把嘴唇移到Colin发烫的耳垂,满意地收获一声动情的轻喘。

Colin像是想要推开他又像是想要把他拉得更近,他无从得知,因为他的选择永远是第二个。

“等……等,有人来了。”Colin力不从心地叫停这个吻。

Bradley气恼又得意地啄了啄Colin的唇,“那我们先回去。”

他们在有人能够看到他们之前便离开了楼道。

Bradley走在前面,在一个拐角Colin突然抓住了他的手心。

“怎么了?”

Colin似乎想要道歉,他们在昏暗的灯光下对视。一秒钟之后Bradley听到Colin的声音,莫名的歉意和满满的爱意混杂其中,“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我爱你。”谢天谢地他终于说出来了。

“我也爱你,你这个傻瓜。”

 

*

 

Bradley总是不知道自己可以靠得多近,好在Colin知道。

 

 

Fin

 

第一次写Brolin,因为被糖淹没不知所措哈哈哈哈

会有很多bug,也加上了一些个人认为比较浪漫的元素比如开头Bradley坐飞机。

心疼这个在我笔下变得婆妈的布总哈哈哈

BC可以再ship一万年~!!!!!!!

全粗体也是为了表达我的激动哈哈哈。

伊瑶若

【梅林传奇】十周年采访(中英对照)

原文链接:https://www.radiotimes.com/news/tv/2018-09-22/merlin-at-10-the-cast-and-creatives-on-how-they-made-the-bbcs-boy-wizard-drama/

 

Merlin at 10: The cast and creatives on how they made the BBC’s boy-wizard drama梅林:科林·摩根剧情片的幕后制作历史?十周年口述史-电台时报。


A decade after its first episode...

原文链接:https://www.radiotimes.com/news/tv/2018-09-22/merlin-at-10-the-cast-and-creatives-on-how-they-made-the-bbcs-boy-wizard-drama/

 

Merlin at 10: The cast and creatives on how they made the BBC’s boy-wizard drama梅林:科林·摩根剧情片的幕后制作历史?十周年口述史-电台时报。

 

A decade after its first episode aired, we talk to the cast and crew of the BBC fantasy series for a behind-the-scenes look at how it was made – and why the story of the young wizard isn’t quite over for some people…

在第一集播出十年后,我们和bbc奇幻系列的演员和剧组进行了一场幕后采访,看看它是如何制作的,以及为什么这位年轻巫师的故事对一些人来说还没有完全结束呢?…

 

Saturday, 22nd September 2018 at 9:00 am

On an ordinary evening on Saturday 20 September 2008, fantasy drama series Merlin began its BBC1 run as a stand-in for Doctor Who’s slot – but over the next five years it carved its own niche in the television landscape.

在2008年9月20日(星期六)的一个普通夜晚,奇幻剧“梅林”(Merlin)开始了BBC 1的演出-接替了“神秘博士”的时段-但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它在电视舞台上开辟了自己的立足点。

 

Delivering a new take on the Arthurian legend based around an adolescent Merlin (Colin Morgan) befriending and protecting a pre-throne King Arthur (Bradley James), the drama ran for five series of 13 episodes, attracted millions of viewers and was screened around the world in hundreds of countries.

该剧以一位少年梅林(科林·摩根饰)与获得国王王位前的亚瑟(布拉德利·詹姆斯饰)为伴,拍摄了一部新的亚瑟王传奇,共13集,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的观众,并在全球数百个国家上映。

 

【这里图片无法加载】

Pictured: the cast of Merlin L-R Anthony Head (Uther Pendragon), Katie McGrath (Morgana), Bradley James (Arthur), Colin Morgan (Merlin), Angel Coulby (Guinevere), Richard Wilson (Gaius)

图为:梅林的演员:L-R·安东尼·海德(乌瑟·彭德拉贡)、凯蒂·麦格拉思(莫嘉娜)、布拉德利·詹姆斯(亚瑟)、科林·摩根(梅林)、安吉尔·库尔比(Guinevere)、理查德·威尔逊(盖尤斯)

Even today, new fans keep discovering the series (just search through twitter) via streaming services and repeats – so to mark the anniversary, we caught up with some of the cast and creatives to find out what exactly went into making Merlin so magical, from the very earliest scripts to the last days of Camelot and all the incantations, venerable guest stars and difficult filming days in between.

时至今日,新粉丝仍在通过媒体服务和重复搜索(只需在Twitter上搜索)-为了纪念这一周年纪念日,我们采访了一些演员和剧组创意人员,找出了让梅林如此神奇的确切原因——从到卡梅洛特的最初一直到最后几天的剧本,还有所有咒语、受人尊敬的客串明显以及其间艰难的拍摄日子。

As it turns out, there were more than a few challenges getting Merlin out into the world…

事实证明,让《梅林传奇》诞生于这个世界有很多挑战……

 

 Getting started 开始

With Doctor Who paving the way followed by Robin Hood, there was room for another family-aimed TV drama to hit the BBC on weekends – and in 2007, Julian Murphy and Johnny Capps (with fellow creators Julian Jones and Jake Michie) were keen to take up the challenge.

沿着“神秘博士”铺好的路。罗宾汉紧随其后的是“罗宾汉”,另一部以家庭为目标的电视剧有机会在BBC周末上映。2007年,朱利安·墨菲(Julian Murphy)和约翰尼·卡普斯(Johnny Capps)(和其他编剧朱利安·琼斯(Julian Jones)和杰克·米基(Jake Michie)他们热衷于接受挑战。

Julian Murphy, co-creator and executive producer: It all began in a restaurant on Kensington Church street, where I had lunch the writer Jake Michie. And the pitch I gave him was very simple – It was I’d like to do the Arthurian story, but as an origin story in the same way that the Superman story had been done in [US TV series] Smallville. And I think from there, it evolved.

朱利安·墨菲,联合创作者兼执行制片人:这一切都是从肯辛顿教堂街的一家餐馆开始的,我在那里吃了午餐,作家杰克·米基。我给他的介绍很简单-我想演亚瑟王的故事,但作为一个起源故事,就像超人故事在[美国电视连续剧]斯摩维尔一样。我认为从那以后,它就进化了。

But the decision that I think was at the heart of it, which was to make Arthur and Merlin contemporaries, rather than make Merlin the old man looking after the young Arthur, was there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但我认为这一决定的核心是让亚瑟和梅林同时代,而不是让梅林成为照顾年轻亚瑟的老人,从一开始就在那里。

Johnny Capps, co-creator and executive producer: That made us feel excited about it. But we didn’t think about all the other kind of characters until much later, when we had a meeting with [then Doctor Who showrunner] Russell T Davies.

约翰尼·卡普斯 联合创建者兼执行制片人:这让我们感到很兴奋。但直到很久之后,我们才开始考虑其他类型的角色,当时我们和[神秘博士的剧组成员]拉塞尔·T·戴维斯(RussellT.Davies)进行了一次会面。

JM: Russell actually was hugely influential on the beginning of Merlin. Because we sat in a hotel room, a hotel conference room with Russell and talked to him about his approach to Doctor Who and how he would approach something like Merlin. It was only a morning, but it was incredibly valuable.

JM:事实上,罗素在梅林一开始就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因为我们坐在酒店的房间里,和罗素一起住在酒店的会议室里,跟他谈论着他和“神秘博士”的接触,以及他会如何对待《梅林传奇》这样的作品。这只是一个早上,但它是非常有价值的。

Anthony Head, Uther Pendragon: I read the script and thought ‘Well this could go horribly wrong, or it could be really cool. it depends on what the vibe is. Because if they decide to make it like a kids’ show it could be really really twee.

安东尼·海德 饰 乌瑟·彭德拉贡:我读了剧本,想,‘这可能会出可怕的错误,或者它可能真的很酷。这取决于是什么氛围。因为如果他们决定把它变成孩子们的节目,那就非常矫揉造作了。

And I had a meeting with James Hawes, who directed the first episode. And I upfront said look – my taking this depends on what your vibe is. And he said right off the bat no, this is gonna be quite dark. It’s a family show but it’s got a dark underbelly. And I was in from that moment on.

我和詹姆斯·霍斯开了个会,他导演了第一集。我先说,看,我接这个取决于你的氛围。他立刻就说不,这会非常黑暗。这是一个家庭节目,但它有一个黑暗的背景。从那一刻起我就决定加入了。

JM: We became magpies – we stole the bits of Arthurian myth we liked then ignored the bits we didn’t.

JM:我们变成了喜鹊-我们偷走了亚瑟王神话中我们喜欢的部分,然后忽略了那些我们不喜欢的部分。

JC: We wanted to embrace as much as the legend we could, though some bits were too adult in their content. For the audience we were playing to you could hint at it, but it didn’t feel tonally right for the series.

JC我们想尽可能多地拥抱传说,尽管有些部分内容太成熟了。对于我们正在播放的观众来说,你可以暗示这一点,但这感觉不太适合这个系列剧。

 

 Casting the stars 铸造新星

The younger cast of Merlin L-R Angel Coulby (Guinevere), Bradley James (Arthur), Katie McGrath (Morgana), Colin Morgan (Merlin)

《梅林传奇》的年轻演员:安吉拉·库尔比(Guinevere),布拉德利·詹姆斯(亚瑟),凯蒂·麦格拉思(莫嘉娜),科林·摩根(梅林)

 

 With the premise sorted and the scripts under way, the show needed a cast – and finding untested actors to take on the central roles of young Merlin, Guinevere, Morgana and Arthur wasn’t easy for the producers and casting director Jill Trevellick

随着前提的分类和剧本的正在进行,这个节目需要一个演员-并找到未经考验的演员来扮演年轻的梅林,吉妮薇,莫嘉娜和亚瑟的核心角色,对于制片人和演员导演吉尔·特雷维利克来说并不容易。

Colin Morgan, Merlin: I appreciate the trust from Johnny Capps and Julian Murphy to give me the opportunity and take the risk with me in the role.

科林·摩根 饰 梅林我很感激约翰尼·卡普斯和朱利安·墨菲对我的信任,他们给了我这个机会,并与我一起承担了这个角色的风险。

It was such a special and exciting opportunity that I was given at that time in my life.

在我的生命中,这是一个给予我的特别而令人兴奋的机会。

Julian Murphy: It wasn’t easy. Because we were casting big parts, young actors. Obviously that didn’t apply to Richard Wilson and Tony Head, we sort of knew what they were capable of at that time!

朱利安·墨菲:这可不容易。因为我们选的是大角色,年轻的演员。显然,这不适用于理查德·威尔逊和托尼·海德,我们有点知道他们当时的能力!

So you do far more auditions than you would with younger actors, and you do put them together.

所以你要年轻演员做更多的试镜,你要把他们组合在一起。

Bradley James, Arthur: The first I heard of it was I was doing a pilot for Johnny Caps and Julian Murphy, which was a BBC pilot called Disconnected. This would have been back end of the summer of 2007. And as we were filming it, they mentioned another show they were developing, told me about a part they thought I’d be right for.

布拉德利·詹姆斯 饰 亚瑟:我第一次听说这个,是我在为约翰尼·卡普斯和朱利安·墨菲做一个叫“断线青春”的BBC播放的的一个飞行员的角色。这应该是2007年夏天结束的时候。在我们拍摄的时候,他们提到了他们正在开发的另一个节目,告诉我他们认为我适合的一个角色。

We did that show, the pilot didn’t get picked up. I then didn’t hear anything for a while other than the fact that every drama school graduate and his dog was going in to audition for this TV show called Merlin. I then got a call saying Johnny and Julian would like to see you, and I pretended to be calm and casual about it, acting like I hadn’t spent the last few weeks worrying about being forgotten.

我们做了那个节目,飞行员没有被选取。后来我什么也没听到,除了每个戏剧学校的毕业生和他的狗都要参加这个名为“梅林”的连续剧的试镜。然后我接到一个电话,说约翰尼和朱利安想见你,我假装对此很冷静和随意,装作我过去几个星期没有为被遗忘而担心。

Johnny Capps: In my mind, Bradley was always going to play the part because we’d worked with him on a couple of pilots before, and I knew he had a great comic ability. But we met a lot of other actors – and he was ultimately the one who won us all over. 

约翰尼·卡普斯:在我看来,布拉德利总是扮演这个角色,因为我们曾经和他合作过几个飞行员,我知道他有很强的喜剧能力。但是我们遇到了很多其他的演员-他最终赢得了我们的芳心。

Katie McGrath, Morgana: I actually hadn’t been acting that long when I first started auditioning for it. I remember going into my first audition, and there was a guy reading in the room before I went in. In retrospect, I remember actually when we started filming that it was Colin! We both met each other on our first audition for it, and I didn’t put two and two together until we were actually cast that he was the guy, the two of us just sat there chatting before we went in.

凯蒂·麦格拉思 饰 莫嘉娜:实际上,当我第一次开始试镜的时候,我还没那么久就开始表演了。我记得我第一次试镜,在我进去之前,有个人在房间里看书。回想起来,我记得当我们开始拍摄的时候,那是科林!我们第一次试镜的时候就认识了,我没有把两个放在一起,直到我们被拍到他就是那个人,我们俩就坐在那里聊天,然后我们就进去了。

There was something about Morgana, something about the girl that she started out in the show and the woman that they wanted her to become that really sort of made me feel like this was something I could do.

有一些关于莫嘉娜的事情,一些关于她在剧中开始的女孩的事情,以及他们想让她成为那样的女人,这让我觉得这是我可以做的事情。

Especially because her character trajectory mirrored what I was going through. She was very unsure about herself and her abilities and her powers, and that was kind of me with acting.

尤其是因为她的性格轨迹反映了我所经历的一切。她对自己、她的能力和她的力量非常不确定,这也是我对演戏的一种感觉。

Richard Wilson, Gaius: The thing that appealed to me about it was I’d never done that sort of semi-children’s thing before, and it seemed a very good idea. And I think, if I remember, they left…well I don’t know if they’d left the casting of Merlin ’til last, but they couldn’t get anyone!

理查德·威尔逊 饰 盖尤斯:吸引我的是,我以前从来没有做过那种半儿童式的事情,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我想,如果我记得,他们离开了…我不知道他们是否直到最后才开始演梅林,但是他们谁都找不到!

JC: Casting Merlin was really really hard because you needed to find an actor who had a really big, broad playing range, but also could handle the fact that it’s not naturalistic drama. So you couldn’t have an actor who was just going to play it in an incredibly earnest, real way.

JC演梅林真的很难,因为你需要找一个有着非常广泛的表演范围的演员,但同时也可以处理这不是自然主义的戏剧这一事实。所以你不可能有一个演员,他会以一种非常认真,真实的方式来演它。

You wanted somebody that could find the truth, but also find the truth as it exists in that kind of fantasy world.

你想要一个能发现真相的人,但也能在那种幻想世界中找到真相。

JM: Interestingly, in the early days Matt Smith was in the frame for Merlin. And we just felt that he was too old – not that he wasn’t great. And he was too old, really.

JM:有趣的是,在早期,马特史密斯在梅林的框架内。我们只是觉得他太老了-不是说他不太好。他曾.太老了真的

I think there’s a certain kind of actor who has the lightness and skill to play that sort of family drama, and I think both Colin Morgan and Matt Smith are that kind of actor. It’s a mercurial quality. And they’re light on their feet. That’s the skill they had.

我认为有一种演员有着轻盈和技巧来演那种家庭剧,我认为科林·摩根和马特·史密斯都是这样的演员。这是一种变化无常的品质。它们的脚很轻。这就是他们的技能。

And I think Colin and Bradley had a chemistry, and a natural comic affinity that we could see in the audition and became very central to the series.

我认为科林和布拉德利有一种化学反应,以及我们在试镜中可以看到的一种天生的喜剧亲和力,并成为这个系列的核心。

JC: There was lots of really interesting actors on the shortlist. And we thought Matt was absolutely brilliant, but Colin just had that quality, he just had the right quality.

JC候选名单上有很多非常有趣的演员。我们认为马特是绝对聪明的,但科林有这种品质,他只是有最合适的品质。

 

 The early days 早期

Filming for Merlin was split between Cardiff, Surrey and France at the Château de Pierrefonds, a castle which doubled for the exterior scenes of Camelot – and when production began, the young cast had to quickly find their feet.

梅林的拍摄是在卡迪夫,萨里和法国之间进行的。一座城堡,卡米洛的外部场景翻了一番-当制作开始时,年轻的演员们不得不迅速地找到他们的位置。

Katie McGrath: I was out of my MIND nervous on set! I didn’t know anything – I found out I didn’t even know what I was doing. They were like ‘OK Katie, there’s your mark, just come in and find your light’ and I was like ‘Er, sorry what now? What do you want me to do?’

凯蒂·麦格拉思:我在片场的时候太紧张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发现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说:“好吧,凯蒂,这是你的标记,进来找你的光”,我说:“呃,对不起,现在怎么了?”你想让我做什么?“

I was completely bloody clueless. It was useless.

我完全毫无头绪。那是没用的。

Anthony Head: Even in the very first episode you had a stunning performance by Eve Myles. I remember when she played a mother of the guy who Uther was having killed for witchcraft. And she was actually the witch.

安东尼·海德:即使是在第一集,也有一个惊人的表演——伊芙·迈尔斯。我记得她扮演乌瑟因巫术杀人的一个母亲。她其实就是那个女巫。

And we shot that scene where she breaks down in front of me, in Pierrefonds, and all the French extras just applauded her because it was stunning.

我们拍了那个场景,她在我面前崩溃了,就在皮尔菲,所有的法国演员都为她鼓掌,因为这是令人震惊的。

Bradley James: I almost have an idea of my first scene being me walking down a corridor or something, really uneventful. But the first scene I properly remember doing is when Merlin walks in and he goes ‘Oh I’ve done this’ and I go ‘You’ve done what?’ And basically just rip into him for a solid minute (laughs)

布拉德利·詹姆斯:我的第一幕可能是我走在走廊或什么的,真的平淡无奇。但我记得的第一幕是梅林走进来的时候,他说:“哦,我做了这件事”,我说,“你做了什么?”基本上,对他进行了足足一分钟的研究(哈哈大笑)

If it wasn’t the first scene it was one of our first scenes. And obviously a good way to build a relationship with someone you’re gonna work with for five years is to do a scene where you’re just hollering at them for take after take.

如果不是第一幕,那就是我们的第一幕之一。很明显,和你将要合作五年的人建立关系的一个好方法就是拍一个场景,你只是对他们大喊大叫,让他们拍摄一次又一次。

 

 Getting into the groove 进入常规

The day-to-day realities of filming Merlin – a series which over its five years featured dragons, undead Knights, trolls, Questing Beasts and all manner of malign sorcerors – were a unique challenge, especially considering the sheer level of special effects required. 

拍摄“梅林”(Merlin)的日常现实是一个独特的挑战,尤其是考虑到所需的特技效果,特别是考虑到所需的特效水平,这部电视剧在五年内以龙、亡灵骑士、巨魔、寻访野兽和各种邪恶巫师为主角。

But even in the early days, there was a sense that they were making something special

但即使在早期,也有一种感觉,他们正在做一些特别的事情。

Katie McGrath: There was such a suspension of disbelief on a day-to-day basis. You know, you are now talking to a dragon, but the dragon is a tennis ball with the AD voicing him. And if you didn’t believe it no-one watching would either, so you just had to go with it.

凯蒂·麦格拉思:每一天的日常总是有这样一种不相信的暂停。你知道吗,你现在和一条龙说话,但龙是一个网球,有模拟声音。如果你不相信,也不会有人看,所以你只能跟着看。

Bradley James: There was a lot of buzz around it, even though the first sort of scenes were just bits and pieces. There was a lot of buzz from everyone involved.

布拉德利·詹姆斯:虽然第一种场景只是一些零碎的片段,但周围还是有很多传言。每个人都很激动。

And at the time I just assumed this was normal, this was how it works when you get onto a new project and everyone’s feeling like that. With hindsight my experiences since have taught me it’s not always like that.

当时我以为这是正常的,当你进入一个新的项目时,这就是它的工作方式,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感觉。事后来看,我的经历教给我,但并不总是这样。

Anthony Head: I do remember walking across the square of Pierrefonds in costume, and you could feel your cloak sort of catching the wind behind you, and you couldn’t help but strut your stuff.

安东尼·海德:我确实记得穿着服装穿过皮尔菲广场,你可以感觉到你的斗篷在你身后的风中,你禁不住要炫耀你的东西。

Because it was just, you felt so cool! It was just like dressing up, like a little boy.

因为那只是,你觉得很酷!像个小男孩一样喜欢那样的打扮。

Richard Wilson: Playing Gauis was quite good fun. We had a whole team of writers – and I don’t remember their names now, but some of them were brilliant, and some were not quite so brilliant.

理查德·威尔逊:饰演Gauis很有趣。我们有一个完整的作家团队-我现在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了,但是他们中的一些人很出色,有些人就不太聪明了。

And of course it was such a long time ago and I’m so old now that I forget things. I can’t remember which were the better ones. And we had some very good directors.

当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我已经老了,以至于我忘记了一些事情。我记不起哪个更好了。我们有一些很好的导演。

Colin Morgan: It was the best cast of actors I could have ever hoped to work with, with a supportive crew working so hard and with such skill and spirit.

科林·摩根:这是我所希望能与之合作的最好的演员阵容,有一群支持我的剧组,他们以如此的技巧和精神努力工作。

And of course all the amazing support we received and continue to receive from fans of the show old and new made it among the most enjoyable [years] of my career to date.

当然,我们持续获得新老影迷惊人的支持,使它成为我职业生涯中迄今为止最令人愉快的[日子]。

 

 A punishing schedule 严酷的时间表

Merlin’s schedule and budget meant that filming had to be achieved as efficiently as possible, which proved tricky considering there was only one Colin Morgan to go around.

梅林的日程安排和预算意味着必须尽可能高效地完成拍摄工作,考虑到只有一个科林·摩根(ColinMorgan),这证明是很棘手的。

Johnny Capps: There was a practical challenge in that we were always chasing our tails production wise. The show was commissioned very quickly and we had to get the scripts done quickly. And I think it was the time challenge of always finding great stories and things for the characters to do within the time pressures.

约翰尼·卡普斯:有一个实际性的挑战,我们总是要赶时间明智地生产。演出很快就开始了,我们必须尽快完成剧本。我认为这是一个时间挑战,总是为角色在时间压力下找到伟大的故事和事情。

Julian Murphy: We used to deliver Merlin two days before it aired, episode by episode.

朱利安·墨菲:我们过去常常在“梅林”播出前两天,一集一集地一脚“梅林”。

And that was a show with a lot of CGI, so it’s scary stuff! And we got down to that tight at times because they wanted it to be in its slot, it had to be in its slot, which is fair enough. But it was very tight.

这是一个有大量CGI的节目,所以它是可怕的东西!我们有时会陷入困境,因为他们希望它在它的时间段上,它必须在它的时间段上,这是很公平的。但它很紧。

Katie McGrath: Basically after filming Merlin, everything is a walk in the park. There’s a scene at the start of season four or five, and it’s me and Emilia Fox. And they only had Millie for a couple of days, so we shot all of Millie’s stuff and all of the wides, but to do my coverage we didn’t have Emilia, because she went off to Silent Witness.

凯蒂·麦格拉思:基本上在拍摄梅林之后,一切都是在公园里散步。在第四或第五季的开头有一幕,是我和埃米莉亚·福克斯。他们只有米莉几天,所以我们拍摄了米莉的所有东西,所有的宽度,但为了我的报道,我们没有埃米莉亚,因为她去了沉默的见证者。

So my stuff, they’d pick up as and when they could, with one of the Assistant Directors reading in her lines. And it actually took, to finish that scene completely, nearly four months.

所以我的东西,他们会在有可能的时候捡起来,其中一位助理主任正在读她的台词。实际上,花了将近四个月的时间,才完成了这一幕。

But however hard it was for me, it was nothing compared to what Colin and Bradley had to go on.

但是不管对我来说有多难,这和科林和布拉德利所要做的没有什么两样。

Richard Wilson: I mean, Colin Morgan of course was a brilliant piece of casting. They were so lucky because Colin was a really hard worker. A wonderful actor, and did his job brilliantly. He had a huge schedule, he had a lot to do. He was in more or less every scene.

理查德·威尔逊:我是说,科林·摩根当然是个出色的演员。他们很幸运,因为科林是个非常勤奋的人。一位出色的演员,出色地完成了他的工作。他有一个庞大的时间表,他有很多事情要做。他或多或少地出现在每一个场景中。

Anthony Head: They’d do a thing where we would run two or three episodes at times literally together. So they’d put all the scenes from one episode alongside the other episode.

安东尼·海德:他们会做一件事,我们会在一起播放两三集。所以他们会把一集的所有场景和另一集放在一起。

They would have two units, or three, shooting at the same time in different areas. And it was alright for someone like me, but Colin, bless his heart, literally he’d finish his scene and then he’d run to the other unit because he was slightly behind. The scheduling was insane.

他们将有两个小组,或三个,同时在不同的地区开拍。对像我这样的人来说,这没什么,但是科林,保佑他的心,他真的完成了他的场景,然后他跑到另一个单位,因为他稍微落后了。日程安排太疯狂了。

Bradley James: I’ve never had a job anywhere near as hard. We didn’t realise this at the time, but there were working us to the bone in terms of  the hours we’d do and then the extra commitments with regards to publicity and things in your time off.

布拉德利·詹姆斯:我从来没有过这么辛苦的工作。我们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我们在工作的时间和额外的承诺,在宣传和其他事情是你的休息时间。

You’d go in and be doing what would be scheduled as a 12-hour day. You’d be picked up an hour and a half before that, and then you’d get home at night going over the scenes for the next day. You’d probably already prepped them over the weekend. That’s if you hadn’t been sent to a convention or something like that.

你会进去做一天12小时的工作。你会在那之前一个半小时被接走,然后你会在晚上回家,第二天去看一遍场景。你可能已经准备好周末了。如果你没有被派去参加会议之类的话。

We really did go all-out, but at the time we didn’t know any different.

我们确实全力以赴,但当时我们不知道有什么不同。

JM: It’s hard to sustain the quality. It’s not like you make a show now, and often you’re given time to make all the episodes before anything airs. We were still shooting it while it was airing! We were admittedly near the end of it, but we were.

JM:质量很难维持。这不是你现在制作一个节目,通常你有时间来制作所有的插曲在任何事情之前。我们还在拍摄它的时候,它在播放!诚然,我们已经接近尾声了,但我们已经接近尾声了。

And I think that means that there were certainly one, sometimes two episodes a series where we just made bad choices. And sometimes those episodes were saved by clever writing and great acting, and sometimes they weren’t.

我认为这意味着肯定有一集,有时是两集,我们只是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有时这些插曲是通过巧妙的写作和出色的演技来挽救的,但有时却没有。

 

 The guest stars 客串演员

Over the years Merlin had a truly impressive roster of guest stars, with the likes of Charles Dance, Michelle Ryan, Liam Cunningham, Emilia Fox, Adrian Lester, Asa Butterfield, Sarah Parish and John Lynch all cropping up to lend their skills to an episode or two. Apparently, Merlin offered a unique opportunity…

这些年来,梅林有一个真正令人印象深刻的客串明星,如查尔斯·唐斯,米歇尔瑞安,利亚姆坎宁安,埃米莉亚福克斯,艾德里安莱斯特,阿莎巴特菲尔德,莎拉帕里什和约翰林奇都出现,以发挥他们的技能,为一两集。显然,梅林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

Julian Murphy: A lot of actors like guest parts, because they don’t take too long but they can be very satisfying and challenging parts. So that always helps you. Many of those actors had children and families who loved the show, and once we’d made one series it was very easy for us to get these people.

朱利安·墨菲:许多演员喜欢客串角色,因为他们不需要太长时间,但他们可以非常满意和挑战性的部分。所以这总是对你有帮助。很多演员都有孩子和家庭喜欢这个节目,一旦我们制作了一个系列,我们很容易就能得到这些人。

Katie McGrath: In a way it was quite nice that I was bit a clueless back then, because then I wasn’t that daunted or scared by these legends coming on set. Except for Charles Dance, that man had the most amazing screen presence and freaked me out every time he was on screen. He’s incredible, but acting with him! Oh God.

凯蒂·麦格拉思:从某种程度上说,我当时有点不知所措,因为当时我并没有被这些传奇故事所吓倒,也没那么害怕。除了查尔斯·唐斯,那个人在银幕上最令人惊奇,每次他出现在银幕上都吓到我。他很棒,但是和他一起表演!哦上帝啊。

My default when I’m nervous is to start laughing, so there’s a whole scene with me and him where they couldn’t use anything because I’d just keep giggling in the middle of it. He’s just got such presence when you meet him. If you think how much it is onscreen, in person it’s insane.

当我紧张的时候,我的默认做法是开始笑,所以我和他之间有一整个场景,他们什么都不能用,因为我总是在其中咯咯笑。你见到他的时候他就这样出现了。如果你认为它在银幕上有多大,当面说这简直是疯了。

Bradley James: Charles has had to put up with me of numerous occasions. I definitely count myself lucky with the people who did come in.

布拉德利·詹姆斯:查尔斯不得不多次容忍我。我很幸运能和那些进来的人在一起。

Anthony Head: I remember all of them, I remember Charlie. The thing was, if you’re offered a guest role it’s got to be meaty, it’s got to have something to play. And it always did. They always had, it wasn’t just obvious, they weren’t just here for such and such a reason.

安东尼·海德:我记得他们所有人,我记得查理。问题是,如果你被提供一个客人的角色,它必须是内容充足的,它必须有一些发挥。而且一直都是这样。他们一直都有,这不仅仅是显而易见的,他们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这样和那样的原因。

All the characters always had levels. And it was fascinating because of that.

所有的角色总是有层次的。因为这件事很吸引人。

 

 Favourite moments 最爱的时刻

While there were highs and lows throughout the five-year shoot, everyone involved still has fond memories of their time working on the series.

虽然在整个五年的拍摄过程中都有高潮和低谷,但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人都对他们在剧集上的工作有着美好的回忆。

Julian Murphy: I think there’s a couple of episodes that I think we feel were very strong. I think The Last Dragonlord episode [at the end of series two] where John Lynch first appears as Colin’s father was a very moving and powerful episode.

朱利安·墨菲:我认为有几集我认为我们是非常强大的。我认为最后一集(在第二集的结尾),约翰·林奇第一次以科林的父亲的身份出现是一个非常感人和强大的插曲。

Johnny Capps: I agree with Julian, that was really good fun. That was going to be an opening episode for series three but it became a final episode. And it was just such a strong idea but we realised it wasn’t a good episode one, it was a really good episode 13. And then we had something to work to quite definitively.

约翰尼·卡普斯:我同意朱利安的观点,那真的很有趣。这本来将是第三季的第一集,但却成了最后一集。这是一个非常强烈的想法,但我们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第一集,而是一个非常好的第13集。然后我们就有事情要做了。

I also loved all of the iconic episodes – I liked when we had fun with the legend.

我也喜欢所有的标志性情节-我喜欢当我们演绎传奇。

JM: I think we’re all quite proud of the way we did the sword in the stone. Because we felt a real pressure to find an original way of doing it – and it’s not easy. So I think that episode stands out too.

JM:我想我们都为我们把剑插在石头上而感到骄傲。因为我们感觉到了一种真正的压力,想要找到一种原始的方法-这并不容易。所以我觉得这一集也很突出。

Anthony Head: I remember there was one instance where Katie and I, Morgana, we were supposed to be having a horse race across this open field.

安东尼·海德:我记得有一个例子,凯蒂和我,莫嘉娜,我们应该在这片空地上举行一场赛马。

But the truck with all the horses’ food was at the top of the hill, and every time she overtook me she’d start to veer off sideways towards the hill, because the horse was going back to eat. It was so funny!

但是载着所有马的食物的卡车都在山顶上,每次她超过我,她就开始转向山坡,因为那匹马要回去吃东西了。太好笑了!

Bradley James: The big transition for me was when the knights turned up. I’ve always had a group of guy mates, and felt most comfortable in those surroundings. And as soon as I got a five-a-side football team’ worth of knights around me I thought ‘Oh, this is a laugh.’

布拉德利·詹姆斯:我的大转变是当骑士们出现的时候。我总是有一群男性朋友,在那种环境下感觉很舒服。当我身边有一支五人足球队的骑士时,我就想,‘噢,这简直是个笑话。’

All of a sudden I was given this set of mates who I got to run around in a forest with and swing swords around. Not that it was bad before, just that it made things much more enjoyable when the knights turned up, and it got into a more familiar setting for me – I’ve always had big groups of guy mates.

突然间,我得到了一组伙伴,我在森林里跑来跑去,挥舞着剑。这并不是说它以前很糟糕,只是当骑士们出现的时候,它使事情变得更加愉快,并且对我来说,它进入了一个更熟悉的环境-我总是有一大群男性伙伴。

Richard Wilson: Most of my work was with Colin, because we were together in the writing. But he was just wonderful to work with. Very good.

理查德·威尔逊:我大部分的工作都是和科林在一起,因为我们在一起写作。但和他一起工作真是太棒了。非常好。

 

 The difficult days 艰难的日子

Though of course, even outside the brutal scheduling there were more challenging aspects to making Merlin a success.

当然,即使在残酷的日程安排之外,要使梅林获得成功还有更多的挑战。

Julian Murphy: I think the challenge with any family show is to make it work for the adults. You’ve got to want the mum and dad to be sitting down as much as the kid. And getting a show to work well on both those levels is genuinely difficult – it really is.

朱利安·墨菲:我认为任何家庭节目的挑战都是让它对成年人有效。你一定要让爸爸妈妈和孩子一样多地坐下来。让一个节目在这两个层次上都能很好地发挥作用真的很难-真的很难。

When you make a show that’s successful, there’s a slight pressure always to do the same thing again. And I think it’s really important that you don’t, that you change it and make it grow. Each year we did sit down and say we’ve got to take this further, and we have to take this to a different place.

当你制作一个成功的节目时,总是会有轻微的压力让你再次做同样的事情。我认为真正重要的是你不要,你要改变它,让它成长。每年我们都会坐下来说我们必须更进一步,我们必须把它带到不同的地方。

And that’s part of the reason it got darker. We were consciously pushing it to new places. Because otherwise I think you start trotting out a formula very very quickly, and a modern audience spots that formula just as quickly.

这也是它变得更黑暗的部分原因。我们有意识地把它推向新的地方。否则的话,我认为你会很快地推出一个模式,而现代观众也会很快地看到这个模式。

Richard Wilson: I was partly an assistant director at Sheffield then, so I was going from Cardiff to France, to Sheffield, to London. Which is rather a lot of travelling! I was lucky, being a senior member, that I got driven from London to Cardiff, and back. I think the others had to get the train.

理查德·威尔逊:当时我是谢菲尔德的助理导演,所以我要从卡迪夫去法国,去找谢菲尔德,去伦敦。这是相当多的旅行!作为一名资深会员,我很幸运,从伦敦开车到卡迪夫,然后又回来了。我想其他人必须坐火车。

Katie McGrath: If you had a shadow of a doubt about what you were doing – and there were days where you did, because you’re human – it made your job much harder. You had to buy into it completely or it didn’t make sense. You had to just drink the Kool-aid and go with it.

凯蒂·麦格拉思:如果你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一丝怀疑-因为你是人-有时候你会这么做-这会让你的工作更加艰难。你得完全相信否则就没有意义了。你只能喝下助兴酒然后跟它一起去。

Bradley and Colin were both amazing at it, I have to say, of completely believing and buying into everything that they did. Bradley was Prince Arthur, and then King Arthur. By the end of it I wasn’t sure where one ended and one began. And Colin obviously is possibly one of the best actors of our generation, and he made everything look easy.

我不得不说,布拉德利和科林都对此感到惊讶,他们完全相信并陷入他们所做的一切。布拉德利是亚瑟王子,然后是亚瑟王。到了最后,我不知道其中一个是在哪里结束的,另一个是从哪里开始的。显然,科林是我们这一代最好的演员之一,他让一切看起来都很轻松。

 

 Saying goodbye 道别

In the end, after five series and 65 episodes Merlin drew to a close in 2013 – and according to both the cast and crew, the end of Merlin had been written from day one.

最后,梅林在2013年结束了五部连续剧和65集之后,根据剧组和剧组的说法,梅林的结尾是从第一天开始的。

Julian Murphy: I’m not saying I’m often in that place, but from the start we saw it running five series, and we always thought it would end pretty much where we ended. We always at the end believed we’d get to the Morte D’Arthur.

朱利安·墨菲:我不是说我经常在那个地方,但从一开始我们就看到它连续五季,我们一直认为它会在我们结束的地方结束。我们总是在最后相信我们会到达Morte D‘Arthur。

Johnny Capps: We knew that the final moment of season five would be the death of Arthur, and Merlin throwing the sword into the lake. We knew that was the end point of the series.

约翰尼·卡普斯:我们知道第五季的最后一刻是亚瑟的死,梅林把剑扔进湖里。我们知道这是系列的终点。

JM: Unless you’re Doctor Who, which is rare and lucky, endings are important. You have to pay off those characters and their journey in some way. We really didn’t want to see the spin-off series of so-and so’s life. it just isn’t right, and it so rarely works.

JM:除非你是神秘博士,这是罕见和幸运的,结局是重要的。你必须以某种方式偿还这些角色和他们的旅程。我们真的不想看到这样和那样的生活的分拆系列。这是不对的,而且很少起作用。

Anthony Head: There wasn’t a point where I went awwww – because I’d always known that it was going to happen. It was such a lovely crew, and such a lovely shoot – apart from the rain. It was a nice place of work. Everybody was invested.

安东尼·海德: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因为我一直都知道这会发生。这是一个如此可爱的团队,如此可爱的射击-除了雨。那是个不错的工作场所。每个人都投入了

You didn’t feel at any point anybody was just doing work because they had to. Everybody was hugely invested in it. Johnny and Julian as producers were really hand on, which was lovely.

你从来没有感觉到任何人只是在工作,因为他们必须这样做。每个人都在这方面做出巨大的投入。约翰尼和朱利安是真正的制作人,这是很可爱的。

Richard Wilson:  I think I haven’t missed it. I enjoyed it, but I thought five years is quite enough.

理查德·威尔逊:我想我没错过。我很喜欢,但我觉得五年就够了。

Bradley James: They got us early on. We were young, fresh idiots out of drama school and they were like ‘Right, you’re signing up for five years.’ That was great both at the time and even more in hindsight, to create that bubble for us.

布拉德利·詹姆斯:他们很早就抓到我们了。我们当时还年轻,刚从戏剧学校毕业,他们说:“对,你已经报名五年了。”这是伟大的,无论是在当时,甚至更事后,为我们创造了起步。

And then we started the beginning of that fifth year, and the question got put to myself and Colin as to whether we’d consider doing more. I can’t speak for Colin, but I certainly felt like the passion was not there across the board to go on and do more.

然后我们开始了第五年,我和科林被问到我们是否会考虑做更多的事情。我不能代表科林说话,但我确实感觉到,激情并没有在所有的地方继续下去,做更多的事情。

When the question came we were probably both ready to go. I mean again, I won’t speak for someone else, but I was ready to take the chain mail off.

当问题出现时,我们可能都准备好了。我的意思是,我不会代表别人说话,但我已经准备好把枷锁取下来了。

 

 Could Merlin ever return? 梅林还能回归吗?

Colin Morgan in Merlin (BBC, HF)

科林·摩根梅林(BBC,HF)

 

Today, many fans still wonder if there could be some return for the series – and while it’s unlikely this particular cast will ever reunite, it’s not outside the realms of possibility that Merlin’s world will have some form of future.

今天,许多粉丝仍然在想,这个系列是否会有一些回报-虽然这个特别的演员不太可能重聚,但梅林的世界会有某种形式的未来,这并不是不可能的。

Richard Wilson: I still get younger people coming up to me and saying ‘Is there no chance that Merlin’s not going to start again?’

理查德·威尔逊:到现在还是会有年轻人走过来对我说:“梅林不可能再开始了吗?”

Of course the youngsters wanted to get out and do other stuff. They wanted to make their mark. They didn’t want to get into something that was just going to go on and on and on when they had so much to offer.

当然,这些年轻人想出去做其他的事情。他们想留下印记。他们不想在有这么多东西可以提供的情况下继续做下去。

Katie McGrath: I have no doubt that at some point they will give a remake a go, and it’ll break my heart to see somebody else play Morgana.

凯蒂·麦格拉思:我毫不怀疑,在某一时刻,他们会重拍一次,看到别人扮演莫嘉娜会让我心碎。

She was so wonderful for me, I couldn’t deny that gift to somebody else. She’s been amazing – she still is, I still use her in other performances. I still find myself doing ‘smirkana’ every so often. Nope – probably shouldn’t do that!

她对我来说太棒了,我不能否认那份礼物是别人的。她一直很棒-她仍然是,我仍然在其他表演中使用她。我仍然发现自己经常做“傻笑”。不-也许不该这么做!

Julian Murphy: I think you could mine that legend for a lifetime and you wouldn’t scratch the surface. It’s huge, and there’s so much out there.

朱利安·墨菲:我想你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挖掘那个传说,但你不会触及表面的。它很大,外面有很多东西。

I think we all remain fascinated by that legend. And I think one day we want to return to it. But I think we’d return to it in a very very different way. And that’s right. And maybe that time will come – I don’t think it’s quite yet – but I think we will return to the legend. I hope it will be something that’s completely different.

我想我们都被那个传说迷住了。我想有一天我们想回到它。但我认为我们会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回到它。这是对的。也许那个时候会到来-我认为这还不是很好-但我认为我们会回到传说中去。我希望这会是完全不同的事情。

Anthony Head: It’s certainly probably time for the BBC to get Merlin out there once more. Wheel it out again on BBC3 or something, or iPlayer.

安东尼·海德:现在可能是BBC让梅林再次出现的时候了。在BBC 3或其他什么设备上再次启动它,或者iPlayer。

 

 Merlin’s legacy 梅林传奇的遗产

10 Years since #Merlin aired for the first time. One of the first things my memory jumps to is great times with our crew. Not all pictured but much missed. Many a laugh shared with a team who became family (and they put up with me for 5 years #Mahone #IvanIvan #BigJcameos pic.twitter.com/Yyc9gaLA7p

— Bradley James (@BradleyJames) September 20, 2018

十年后梅林第一次播出。我记忆中的第一件事就是和我们的船员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不是所有的照片,但错过了很多。许多人笑着和一个成为家人的团队分享(他们忍受了我5年)

-Bradley James(@BradleyJames)2018年9月20日

Years on, Merlin remains incredibly popular with young fans, and is watched (and discussed) online to this day – and the careers of its young leads aren’t the only legacy of the series.

多年过去了,梅林在年轻粉丝中仍然非常受欢迎,直到今天都在网上被关注(和讨论)-年轻领队的职业生涯并不是该系列的唯一遗产。

Colin Morgan: It’s hard to believe it’s been 10 years since I first began on the journey of Merlin. It was such a special and exciting opportunity that I was given at that time in my life.

科林·摩根:很难相信我第一次踏上梅林之旅已经10年了。这是一个特别而令人兴奋的机会,在我的生命中,我被给予了这个机会。

Katie McGrath:  I’m constantly surprised at the people who stop me years later, and even in America, and now in Canada, that are completely in love with this show and haven’t let it go. I think its being on Netflix in America now, it’s found a whole new audience. I honestly believe it’s going to be our new generation’s Doctor Who – that people will remember and hold on to.

凯蒂·麦格拉思:我对那些多年后阻止我的人,甚至是在美国,现在加拿大,对这个节目一见钟情而又没有放手的人,我总是感到惊讶。我认为它现在美国的Netflix上,它找到了一个全新的观众。老实说,我相信这将是我们新一代的神秘博士,人们会记住和坚持。

Julian Murphy: It’s a great feeling to know that TV lasts. You do often have a sense that no matter how good something is it doesn’t last.

朱利安·墨菲:知道电视能持续下去,这是一种很好的感觉。你经常会有一种感觉,不管某件事情有多好,它都不会持续下去。

We are aware of how many people still watch it, how its still aired, how it’s still successful. And it’s fascinating. There are shows in TV that do that, but they’re not very common.

我们知道有多少人还在看它,它如何仍然播出,它是如何仍然成功的。而且很吸引人。电视里有这样的节目,但它们并不常见。

Anthony Head: It’s a really solid cast, and there aren’t any weak links, nobody who you think ‘Oh it’s a pity about them.’

安东尼·海德:这是一个非常坚实的演员阵容,没有任何薄弱环节,没有一个人你认为“哦,这是他们的一个遗憾”。

But also the storylines were really fun, and really exciting, and really intricate. The locations are stunning, the animation is remarkable, the computer graphics.

但故事情节也非常有趣,非常令人兴奋,而且非常复杂。地点是惊人的,动画是非凡的,计算机图形。

Colin Morgan and Bradley James in Merlin (BBC, HF)

科林·摩根和布拉德利·詹姆斯在梅林(BBC,HF)

 

Richard Wilson: I think it was a very unusual show full of one-offs that they made work really well. And especially the special effects and things, they were so well done. It just worked brilliantly. And as I say, when it stopped there were children around the world absolutely horrified to find out that it was stopping.

理查德·威尔逊: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不寻常的表演,充满了一次性,他们使工作真的很好。特别是特别的特效和东西,他们做得很好。效果很好。就像我说的,当它停止的时候,世界各地的孩子们都非常震惊地发现它已经停止了。

Johnny Capps: I think the very fact that Merlin is a legend and it’s lasted this amount of time shows that there’s a fascination in the story. The Knights of the round table, King Arthur, Merlin – there’s something in our DNA, a fascination. There’s a romance about it which people still are intrigued by.

约翰尼·卡普斯:我认为梅林是一个传奇,它持续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一事实表明故事中有一种魅力。圆桌骑士,亚瑟王,梅林-我们的DNA里有某种东西,一种魅力。它有一种浪漫,人们仍然对它感兴趣。

Bradley James: Obviously you can’t run Doctor Who for 52 weeks of the year, and I think that opened up room for other shows like it. There have been successes and failures for what is able to fit in that slot.

布拉德利·詹姆斯:很明显,你不可能在一年中的52周里执导“神秘博士”,我认为这为其他类似的节目开辟了空间。有成功也有失败,因为什么是能够适应这一位置。

Most things are gonna struggle to have the longevity of Doctor Who, but in terms of filling that slot for however long was necessary, we probably glanced more on the successful side.

大多数事情都很难有博士的长寿,但在填补这一插槽的时间是必要的,我们可能会更多地看到成功的一面。

KM: I think we can’t underestimate what Merlin and shows like it, that England and the BBC do so well, have done for TV as a whole. We’re living in the world of Game of Thrones, but Game of Thrones came after Merlin.

凯蒂·麦格拉思:我认为我们不能低估梅林和这样的节目,英格兰和英国广播公司在整个电视节目中都做得很好。我们生活在“权力的游戏”的世界里,但是“权力的游戏”是在梅林之后出现的。

BJ: I haven’t watched the show back since it last aired, and I wonder how long it’ll be before I actually watch it back. And my fear is that I leave it too long, and the next time I watch it it’ll feel like a very separated experience from my body.

布拉德利·詹姆斯:自从最后一次播出后,我就再也没看过这个节目了,我想知道我要多久才能把它看回来。我担心我离开的时间太长,下一次我看它的时候,我会觉得它和我的身体非常分离。

Talking to you about it now, I’m taken back to the mental environment I had for it. But I have a feeling if I were to watch the show back, I have a feeling I’d feel like I was watching a completely different human being swinging swords, delivering orders and riding around on horseback.

现在和你谈这件事,我又回到了我为此而拥有的精神环境。但我有一种感觉,如果我要回去看这个节目,我会有一种感觉,我会觉得我在看一个完全不同的人,挥舞着剑,下达命令,骑在马背上。

CM: I feel so proud of the show and everyone who made it possible and incredibly lucky that I got to be a part of it all.

科林·摩根:我为这个节目感到骄傲,也为每一个让它成为可能和难以置信的幸运的人感到骄傲,因为我成为了这一切的一部分。

 

 

Sagamus
卧槽卧槽,来自托马斯&midd...

卧槽卧槽,来自托马斯·萨拉蒙的诗集!上课看到的不管怎样及使用流量也要@梅林 QAQ

卧槽卧槽,来自托马斯·萨拉蒙的诗集!上课看到的不管怎样及使用流量也要@梅林 QAQ

宇智波火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I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really like you❤️

一柚噗噗

奶香味的梅林【AM】【清水向甜饼一发完】



亚瑟警告莫嘉娜不准把他有哮喘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因为他不允许世界上任何一个不相关的人知道完美无缺的亚瑟彭德拉根竟然从出生开始就有一种极难治愈的健康缺陷。

亚瑟的父亲乌瑟拥有一家上市公司卡梅洛特,在房地产和股市以及亚瑟压根不了解的一堆领域上,卡梅洛特都有涉及。有了如此殷实的家境,亚瑟自然没有像普通人那般的后顾之忧,再加上不错的外表,更是成为广大群众的追捧对象。

只是乌瑟并没有让亚瑟过那种烂俗的啃老生活,所以亚瑟自成年以来就成为了一名普通上班族,手头的经济也充裕不到哪去,人生中最爱的无非是手游和酒吧。

当然,人生的待遇难免不同,莫嘉娜就可以理所应当的做名媛,而亚瑟每天却累的像只狗,对这种情况用莫嘉娜的话可...






亚瑟警告莫嘉娜不准把他有哮喘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因为他不允许世界上任何一个不相关的人知道完美无缺的亚瑟彭德拉根竟然从出生开始就有一种极难治愈的健康缺陷。

亚瑟的父亲乌瑟拥有一家上市公司卡梅洛特,在房地产和股市以及亚瑟压根不了解的一堆领域上,卡梅洛特都有涉及。有了如此殷实的家境,亚瑟自然没有像普通人那般的后顾之忧,再加上不错的外表,更是成为广大群众的追捧对象。

只是乌瑟并没有让亚瑟过那种烂俗的啃老生活,所以亚瑟自成年以来就成为了一名普通上班族,手头的经济也充裕不到哪去,人生中最爱的无非是手游和酒吧。

当然,人生的待遇难免不同,莫嘉娜就可以理所应当的做名媛,而亚瑟每天却累的像只狗,对这种情况用莫嘉娜的话可以这么解释:

因为姐漂亮。

的确,老姐你的确漂亮,每次祸害帅哥的时候你更漂亮,亚瑟说。

他如今在卡梅洛特的总公司呆了五个月,待遇没有想象中那么刻薄,养活自己还是绰绰有余。一周四天半的工作时间,其余的亚瑟都用来娱乐,偶尔还会因为不合时宜的犯病在医院度过几天,然后面对莫嘉娜的冷嘲热讽。上帝作证,亚瑟讨厌那种突然喘不上气的那种无助感。这个病甚至让他觉得自己有了一个摆脱不了的致命弱点。

每个周末乌瑟都会派专业人员把亚瑟家清洁到一尘不染,因为有种墙角生的细菌孢子会引发哮喘。其实乌瑟还是挺疼自己的,最起码亚瑟每周都有一天是这么认为的。


————————————

兰斯可以算是亚瑟的发小,他几乎从亚瑟能记事开始就开始暗恋莫嘉娜,到了大学毕业总算是成功把莫嘉娜给搞到手。亚瑟作为一名合格的僚机,本应为自己哥们儿高兴,但是自从亚瑟觉得自己成为电灯泡那一刻开始,就只剩下抱怨兰斯洛特的背叛了。

比如今天——兰斯又抓着亚瑟出门,明明是和莫嘉娜约会,偏偏还要叫上他,他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故意要虐狗,哦不,虐亚瑟。

在餐厅里他就那么看着他亲姐姐和他亲哥们你一口我一口的分享盘子里的食物,而他却胡乱扒拉着牛排和通心粉,期盼着这次电灯泡之旅早点结束。

晚饭还没吃完,亚瑟就已经感觉到自己渐渐开始胸闷,加上无法正常呼吸。断断续续的听到自己失去规律的心跳声,然后腿一软就倒在了餐厅地板上。


他知道自己那该死的病又犯了。

在兰斯洛特的车上他醒来了一次,虽然已经喷了喷雾但是感觉仍不好,所以亚瑟索性又闭上眼睛。

再醒过来的时候是在病床上,他的症状已经有所缓解,亚瑟开始打量站在床边的医生——他带着口罩,不过向下拉了一些没有遮住鼻子,亚瑟还是能判断出医生的长相。

他身穿白大褂,但是身材高挑又纤细,所以就算是制服也被穿的格外好看。医生正低头在手中的单子上写着什么,亚瑟就不停的盯着他的手,看那双白净的手指在纸面上移动。

“看来你是好了,眼睛瞪着不累吗。”面前的人突然抬起眼扫了他一遍。“你已经睡了四个小时了,我们刚给你用了支气管舒张剂,你现在应该感觉好点了吧。”

亚瑟的偷看被发现令他不太高兴,他摸了摸嗓子:“我感觉好多了,谢谢你,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梅林·艾默瑞斯。”

亚瑟内心觉得这是一个好听的名字,不勾搭上这个医生简直都对不起自己的一世英名。于是亚瑟·彭德拉根就开始了自己缜密无比的计划。


———————


“梅林,你说,我这次犯病到底是为什么,我其实一向都比较小心。”亚瑟啃着手里的苹果,故意找着话题。

“可能是餐厅空气不流通,加上室内变应原包括的其他因素,就引起了哮喘,下次记得通风,保持干燥,还有要记得身心愉快。”梅林走上前去取出亚瑟嘴里的体温计,用手轻轻测了一下他额头的温度。

“我猜你这是在担心我吧,梅林。”

梅林甩着手里的体温计,内心翻了一个夸张的白眼,“你是我的病人,我是你的主治医师,我当然要适当的关心你了,否则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可是要担责任的。”

亚瑟用尽千方百计把梅林的手机号要到了手,每天晚上准时发短信,如果梅林不理他,亚瑟就在第二天告诉梅林自己不舒服。到了后来梅林实在没有办法,只好由着他去。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梅林对陌生人及其敏感,他内心对于不认识的人总带有一丝抵触,因为毕竟不是每个人接近别人的原因都是一片赤诚。所以梅林很怕受到骚扰, 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对亚瑟也不例外。

不过梅林心底对亚瑟有一点欣赏,可能自己是喜欢他的金发多一些。

莫嘉娜在周五下午来到了医院看望自己那个蠢弟弟,顺便给他买了点东西,估计见了面之后他又像之前几次那样要嚷着出院。

走进病房的时候莫嘉娜看见亚瑟拉着自己主治医师的手不放而且还一脸痛苦的样子。她瞬间就辨认出亚瑟的神演技,傻子都看得出来是装的,拜托能不能有点技术含量。

梅林看到莫嘉娜来了,马上带上口罩走出病房。莫嘉娜一脸鄙夷的盯着亚瑟坐到床边:“你搞什么名堂,还想不想出院了,把自己的大夫都吓跑了。”
亚瑟一脸怒气,“莫嘉娜你怎么专挑这个时候进来,梅林马上就要答应和我吃饭了,都被你搅黄了。”

“你的医师我见过,的确算得上好看,但是我实在想像不来人家会看上你,你还是和你那帮狐朋狗友共度余生吧。”莫嘉娜狠狠的做了个鬼脸,打算尽全力把亚瑟气死。“你有没有觉得梅林的身上有种奶香味,就像婴儿身上的那种味道。”亚瑟不但没像之前那样和莫嘉娜掐起来,而且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上帝作证你真是个变态。”莫嘉娜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给亚瑟,她觉得这个蠢货恨不得永远住到这儿闻人家梅林身上的味道。

过了几天亚瑟崩溃的承认自己还是没得手,于是只好召唤了他的五人骑士团——高汶、帕西瓦尔、伊利安、里昂、兰斯洛特,来作为他的指导,但是事与愿违,他们出的所有主意都试了一遍,效果最好的也只是赢得了梅林的一个笑容。而如今,只剩下一个方法仍尚未尝试。

三天后亚瑟匆忙的出了院,自从恋爱之后他整个人摆脱了狗粮,天天都神清气爽。自从出院之后他每天下午都开车在门口等着送梅林回家,之后更是开始猛烈的短信攻势,约定在两天后和梅林共进晚餐。

他为了两天后的约会绞尽脑汁,想给梅林留下一个好印象。于是亚瑟选择了一身深蓝色的西装,莫嘉娜说配上他的金发一定会令梅林惊讶的。

配菜和红酒什么的亚瑟都精心安排过,万事具备只缺梅林这只小天使了。


—————————

梅林一进餐厅就看到了亚瑟,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衣和围巾,再看看亚瑟的正装,突然想着自己是否穿的不算正式。

亚瑟为梅林拉开椅子,梅林入座卸下围巾,“亚瑟,我真没想到你搞得这么正式。”

“那当然,你可是我的贵客,我当然要好好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了。”其实亚瑟心里默默的把贵客这个词换成了恋人。“那是我的职责,你不必太在意。”

整个晚饭大多是亚瑟在委婉的表达自己的心意,梅林就只是对他笑笑。不过也不代表梅林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亚瑟不停的给梅林灌酒。等吃完晚饭梅林已经有点晕,走路开始晃悠起来。“要么我送你回家吧梅林,反正你家应该也不是很远了。”亚瑟把梅林扶在怀里,帮他戴好了围巾。梅林没有回复他,亚瑟就当是默许,拉着梅林往他家的方向走。

一路上梅林都没有抵触什么,只是一如既往的安静,就连亚瑟都觉得梅林喝醉之后安静的太过火。
“亚瑟,你追我这么久究竟为什么,我真不知道我哪点吸引你了。”梅林低下眼眸,“我并不总是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其实说真的,我挺喜欢你的。”

他一时语塞,只好听梅林继续说下去:“我总归是有点自我保护过剩,我身边的朋友也总是说我,但是我就是特别担心,我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亚瑟从梅林口袋里找出钥匙,插进门锁。“好了梅林,这些我都知道。我以后会好好保护你的,你放心吧,到时候你就不用再保护自己了,都交给我来做。”

梅林自从进了家门就趴在沙发上不省人事,亚瑟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能把梅林灌成这样,他替梅林脱下外衣,然后给他盖上被子,坐在床边反复的思量着梅林刚才的话。他说还是挺喜欢自己的,那也就是说明自己还有机会。

他本来想给梅林一个晚安吻再走,只是这个后果简直是令他没想到的。上帝作证,亚瑟发誓当初如果知道会导致这种结果他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不过在梅林加深这个吻的时候已经晚了。


————————————

“所以通俗的来说,你们上床了?你强迫人家的?”莫嘉娜坐在亚瑟对面用镶钻的指甲来回的敲着桌子。“我没有强迫梅林,再说我也舍不得强迫他。”

“自从那天晚上的事发生之后我就特别想见他,可是梅林一直都躲着我,我真不知道他是不是生气了。”亚瑟用手揉着自己的金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莫嘉娜看起来倒是轻松多了,“对了亚瑟,梅林身上的味道你应该仔细闻过了,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有种奶味?”她喝了一口茶,淡定的接着说到:“别大惊小怪的,这根本没什么大不了,如果他生气了的话早就该痛打你一顿,如今他躲着你肯定是因为他喜欢你,还有,他肯定是第一次。所以我敢赌五百块他现在肯定也渴望着见你呢。”

亚瑟把身体猛的往前一扑,“莫嘉娜,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别说五百块,一千块我都给你,看来我现在最好就去找梅林!”

“哎你等等。”莫嘉娜一把拽住亚瑟。“你还没告诉我梅林是什么味的呢。”

亚瑟把她的手一拍,“别说梦话了莫嘉娜,你们都别打梅林的主意,他是我的。”

其实亚瑟心里知道梅林就是有奶香味。嗯,尤其是脖子上。

梅林坐在办公室里不停的摁着圆珠笔,一整天都心不在焉。桌子上的水杯还在冒着热腾腾的蒸气,梅林用手撑着脑袋,双眼无神。

自从他和亚瑟之间有了那层关系之后,梅林觉得自己估计有点儿什么奇怪的情结,否则就不该对他念念不忘。如果亚瑟现在出现自己或许不会再躲着他了。

“梅林!”心里刚想完,门就被猛地扑开。然后梅林看到一头金毛飞奔了进来。“我的上帝啊。”梅林轻轻念了一句,站起身来,往后不自觉的退了两步。“亚瑟,我正上班呢,谁让你就这么闯进来的。”

亚瑟往前走了几步,“梅林,我现在必须见你,你都躲了我五天了,莫嘉娜说那件事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我们那天晚上不都挺愉快吗,你就别躲着我了。”

“我倒不后悔,也没说不愉快,而且我也没躲着你。”梅林的耳尖有点泛红,他一直都挺腼腆。“那好,那你以后就是我的了。”亚瑟撂下这一句话然后立刻上前把梅林抱住,怀里的人也没挣脱,亚瑟心想要知道上床这招这么管用,就不用忍这么长时间了。

为了庆祝和梅林终于有了进展,亚瑟办了一个超级劲爆的Party,几乎把卡梅洛特所有的员工还有他们所有的朋友都邀请到场。梅林倒是没怎么和大家互动,但自然是躲不过骑士团和莫嘉娜的——调戏。

高汶把一杯酒放在梅林面前说道:“作为派对主角,你和亚瑟必须无条件的回答一个问题,然后喝交杯酒。”

梅林在心里默默的扶了额,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好了。”高汶说:“现在开始,梅林,和亚瑟的这次是不是你的第一次。”

“是。”梅林端起酒杯,小小的抿了一口。“我早就知道你要问我这个问题了,亚瑟告诉我说是你给他出的主意让他把我灌醉然后告白,但谁知道我们两个做的比你想象中过火,对吧高汶。”

一桌子人全都被梅林的调侃逗笑了,高汶对答说:“事实上的确是这样,如果没有我,你们两个能有今天才怪!”说完之后他移身到亚瑟边上,拍了拍他的肩。“亲爱的殿下,今天我可饶不了你。”
“说,梅林身上的味道。”

亚瑟立刻炸了毛举手指着莫嘉娜,“我就知道你们全都串通好了,莫嘉娜,算你狠。”

“可不止我一个人想知道,毕竟我们都想品尝一下可爱的梅林医生,只是没有那个机会罢了。”话毕,莫嘉娜弹了一声清脆的响指,引来一片赞同声。 “那也不行,你们要问问梅林的意见。”

他伸手把梅林往怀里一拉。“没关系亚瑟,你说了也无妨,既然大家都这么好奇。”梅林知道他们在打趣亚瑟,而且他也想知道亚瑟眼里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好吧,既然梅林同意了,那我就告诉你们,梅林尝起来就像芒果麦片牛奶,味道不错。”

莫嘉娜喷出一口红酒,“看来你果真尝的仔细,我也是微熏。”

帕西和高汶使劲往梅林身上蹭,争着要和梅林好好接近一下,亚瑟把他们推的远远的,给了梅林一个深吻。


———————————

距离他们正式在一起的那天已经快两年了,亚瑟也已经足够熟练的接过了父亲乌瑟的卡梅洛特。他的哮喘虽说偶尔还会犯,但是频率已经变的很小,毕竟有梅林在,他们的家里一切都很妥当安全。亚瑟觉得自己遇见并且拥有梅林是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他经常会给值夜班的梅林送牛奶和芒果味的奶昔,还有更多梅林喜欢的。

他偶尔还会抛下公务和梅林一起度假,然后每天都粘在一起不分开,毕竟当初追到梅林太不容易了,他一定要把梅林紧紧的拴在身边。

就连睡着了也是一样。

“喂,亚瑟彭德拉根,你要是再抱的我喘不上气就必须分房睡了。”梅林用脚轻轻的蹬了他一下。“还有,你把头闷在我睡衣里还能呼吸吗,赶快离我远一点。”不过挣扎是没用的,亚瑟就是喜欢粘人,这些话梅林都不知道自己说过多少遍,只是效果甚微罢了。

亚瑟把被子往上拉了拉,摸摸梅林的脸把他收进怀里。“好了梅林,没得商量,睡觉的时候你必须挨着我,我要闻着你的味道才有安全感。”

怀里的人没有再说什么,因为梅林知道说了也没用,因为他们还将拥有无数个奶香味的夜晚。



END
吃糖快乐~

🌟被米和老航亲过脸的迷妹陌

此去经年,岁月静好。

—1.1 Happy Birthday to Colin Morgan.

9.23:呜呜呜呜呜布总的十周年糖真的好甜啊!Did you know that dolphins sleep with one eye open?

此去经年,岁月静好。

—1.1 Happy Birthday to Colin Morgan.


9.23:呜呜呜呜呜布总的十周年糖真的好甜啊!Did you know that dolphins sleep with one eye open?

VIVforever

他们真的都好好。
还是我太肤浅。当初只看到了AM的羁绊与牵挂,却幼稚地认为BC若非爱情便是陌路。而事实绝非如此,早在布总多次声称Merthur映射出Brolin关系的时候我就该明白了。好喜欢微博上那句,灵魂伴侣的核心不是伴侣,而是灵魂。一些事,一生有过一次就够了。两个年轻的灵魂相遇相知,两颗生机勃勃的心脏碰撞出绚丽的火花,即便最终不能白头偕老,也不失为一段佳话。过去的美好不会因为故事的结束而消失,何况他们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他记得,所以他也记得。他们永远是彼此生命里最重要的人,组成彼此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管什么真真假假,或许爱情是假,但真相是真。
我现在全部努力,只为有朝一日去英国看看他们。或许大...

他们真的都好好。
还是我太肤浅。当初只看到了AM的羁绊与牵挂,却幼稚地认为BC若非爱情便是陌路。而事实绝非如此,早在布总多次声称Merthur映射出Brolin关系的时候我就该明白了。好喜欢微博上那句,灵魂伴侣的核心不是伴侣,而是灵魂。一些事,一生有过一次就够了。两个年轻的灵魂相遇相知,两颗生机勃勃的心脏碰撞出绚丽的火花,即便最终不能白头偕老,也不失为一段佳话。过去的美好不会因为故事的结束而消失,何况他们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他记得,所以他也记得。他们永远是彼此生命里最重要的人,组成彼此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管什么真真假假,或许爱情是假,但真相是真。
我现在全部努力,只为有朝一日去英国看看他们。或许大学,或许更晚,但我总会去的。所以不论其他人如何提出要与我一同去不列颠,我都断然拒绝。我要凭借一己之力,踏上阿尔比恩的土地。
一定会去看科总的舞台剧,一定会为那句"Take me to Glasgow"到这座城市去走走。哦对了,还要去一趟法国,去皮椰枫走他们并肩走过的路,看阳光透过窗户落地生辉,那是他们曾经一起沐浴过的阳光,那是属于他们的黄金时代。开始学法语,虽然可能不一定用得上,但他们终是我提升的力量来源、精神支柱。
我圈的姑娘真的都好温暖,在他们的激励下走出一条条多么美丽的道路。
因为他们遇见了很多美好的人。
十三岁那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遇见他们。总觉得冥冥之中存有天意,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相遇,注定了他们会伴我走过整个少年时代。
我不要让他们变成回忆,我要永远把他们放在心尖上最宝贝的那个位置,我要他们永远永远陪伴着我。
我丧了半个月,因为他寥寥数语精神抖擞。他们是我最真实的快乐。
不由感叹,不列颠究竟是一片怎么样的土地,才能孕育出我整个童年和青春——9岁的哈利波特,13岁的梅林传奇。
那里是我梦开始的地方。

橙汁橙C

【BC】Beautiful in White

一.

时钟指向十二点的时候,Colin仍然毫无睡意。这种情况对他来说是非常罕见的,没有工作的时候,他一般十点半就会上床了。

但是今晚这是可以被原谅的,Colin微笑着抚平挂在卧室里的两件白西装上细微的皱褶想着,没有人会在结婚前夜还显得很平静,对吧?即使要结婚的那个人已经和你认识交往了十几年之久。

回想起梅林传奇的拍摄,虽然已经过去十几年,但所有和那个人一起度过的日子,记忆还是深刻得仿佛昨天。

梅林传奇是他和Bradley相识、相知的起点,如果没有那五年,他们不会有今天。

前四年里他们就常常眉来眼去,暧昧的气氛整个剧组都感觉得到,而拍梅林第五季的时候Bradley第一次说在一起,Colin...


一.

时钟指向十二点的时候,Colin仍然毫无睡意。这种情况对他来说是非常罕见的,没有工作的时候,他一般十点半就会上床了。

但是今晚这是可以被原谅的,Colin微笑着抚平挂在卧室里的两件白西装上细微的皱褶想着,没有人会在结婚前夜还显得很平静,对吧?即使要结婚的那个人已经和你认识交往了十几年之久。

回想起梅林传奇的拍摄,虽然已经过去十几年,但所有和那个人一起度过的日子,记忆还是深刻得仿佛昨天。

梅林传奇是他和Bradley相识、相知的起点,如果没有那五年,他们不会有今天。

前四年里他们就常常眉来眼去,暧昧的气氛整个剧组都感觉得到,而拍梅林第五季的时候Bradley第一次说在一起,Colin却拒绝了。

Colin不是不知道Bradley的心思,也不是没有相同的情绪,只是他的顾虑太多,他对未来过于担忧。他分不清他们的感情是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太多才产生的对彼此的依赖,还是真正的爱,不知道这样的感情到底能持续多久。因为太在乎,所以才宁愿不做恋人,只做朋友——至少这样,不会走到绝交那一步去。

然而梅林传奇结束后,对彼此的思念丝毫没有减少。

尽管Colin不爱上网,却不代表他不上网。Bradley的每一条推,每一张照片,其实他都有关注——他懂得他每一次的暗示和表白,知道他从来没有放弃。

真正的转机是在the tempest时期。Colin生病错过最后一场,情绪最低落的时候Bradley一直陪在身边,照顾他。这让Colin意识到抓住眼前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未来的事,未来再说。

谁也没想到——又或者谁都料到了,这一牵手,就是一辈子。

 

Colin忽然想起他的未婚夫临出门时叮嘱他一定要看电脑桌面上那个文件夹,并表示这是一个结婚礼物,于是走进客厅,坐在电脑前。

等待开机的时候他看到了电脑桌上的结婚照小摆台。照片里两个人都穿着中世纪骑士礼服,分别骑在一匹马上,马靠得很近,他们都闭着眼微微斜着身体,接吻。他看着看着忽然就笑了出来——像是Arthur和Merlin。

电脑开了,Colin打开文件夹,里面全是照片,他一张一张照片地浏览起来。

看看这张——那是第一季他们初遇的时候,脸上还带着青涩。那时Bradley很嫉妒Colin被全剧组宠爱,所以老是欺负他。而且常常怪声怪气地说着“哦,看,人人都爱Colin。”

Colin觉得自己非常无辜,明明什么都没做,却招来如此小心眼地报复。但是很快Bradley就不再这样做了——因为人人都爱Colin,他自己也不例外。

后面的都是类似这样的两人的剧照或者朋友拍的生活照,很多都是Colin从来没看到过的。

越往后看,Colin的耳朵渐渐红了起来。虽然说已经十几年的老夫老夫了,但从别人的镜头下看到Bradley看向自己的眼神,还是有种不一样的感觉——Bradley的眼神实在是太过炽热,即使隔着镜头隔着屏幕也阻挡不了。话可以造假,眼睛却不会说谎——这也是打动Colin的原因之一。

最后还有一个未命名的子文件夹,Colin好奇地点开——全是粉丝画的、或者P的他和Bradley的接吻或者滚床单的图。

他什么时候存的这样的图?Colin惊讶又无奈地笑了,然后拿出手机给他的准丈夫发了一条短信。

Merlin在上,绝对没有催他回家的意思。

 

二.

    Bradley的朋友们拉着他庆祝这最后一个“未婚之夜”。毕竟从明天起,他就是有夫之夫了。

十二点半,他收到了一条来自“My love”的短信,然后在朋友们起哄声中打开并被迫念了出来。

【Brad,你可以解释解释吗。[图:粉丝画的他和Colin的一张滚床单的照片]。】

“喔喔,老实交代!”朋友们起哄道。

Bradley无奈地笑了笑:“很久之前的事情,我都忘了。”

他当然不会说,那是在他们还在拍摄梅林传奇的期间,Colin第一次拒绝了他的告白之后,他只能自己在网上看粉丝们的图、文字,想象那是真实发生的。遇见喜欢的图,他就会偷偷保存下来。其实后来和Colin在一起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看过那些了,只是在想给Colin一个特别的结婚礼物的时候,才重新找到的。

他感慨般地叹了口气:“回家了,明天见。”

然后在朋友们的调笑或者祝福声中,他潇洒地挥了挥手,走出了酒吧。

走在路上时,他想起似乎很多年前,也有过这样的场景。

Colin第一次拒绝了他的告白之后,他也是和这群朋友一起,在酒吧聊天到深夜,然后独自离开。

场景如此相似,心境却如此不同。那时候心灰意冷,现在胸口却被满满的爱意和幸福填满。

在别人眼中好像Bradley总是更主动、付出得更多的那个,但Colin也在一直用自己的方式守护、支持着他,只是他更内敛,总把心思藏起来——就像刚刚,Colin不会在短信里说想他了,希望他回家,但Bradley就是懂得。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需要刻意地寻找话题,默契得一个眼神就理解对方的意思。而且,在Colin面前的他,才是最真实的。

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Bradley和Arthur都最喜欢看Colin和Merlin絮絮叨叨的样子。粉粉的唇色,不经意间的小表情,还有对自己的表露无遗的担忧,全都是他——或者他们渴望的。有家的味道,温暖甜蜜到让人想一辈子沉溺。

酒精好像冲到头脑里,思绪乱成一片。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就要和Colin结婚了。

婚姻。丈夫。家庭。爱。责任。

虽然已经在一起很多年,虽然婚后和婚前的相处模式并不会有太大改变,可是恋爱和婚姻所代表的含义还是不同的。

Colin答应与他交往的时候,他兴奋得几乎整整一个星期没睡着;Colin答应与他一起生活的时候,他把Colin按在床上一整晚;而Colin答应他求婚的时候,他却忽然感觉自己真正成熟了。

因为不管从哪个意义上说,两个人的命运都交织在一起了。

 

从明天起,他们不仅是恋人,更是爱人,还是家人、亲人,也许以后他们还会领养一个孩子……即使年华渐逝,两鬓霜白,他们其中一个病了,另一个还可以照顾他,在要手术的时候签下自己的名字。

突然涌上来一股很奇怪的情绪,明明第二天就是婚礼了,明明早就拥有了彼此,明明才分开几个小时而已,现在对那个人的思念却在此刻爆发。

Bradley感到自己的脸上发烫了,他开始在夜色中狂奔起来。

 

三.

    “你回来了?”Colin听到开门声的时候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还以为你得玩到三四点。”

“嗯。”一身酒气地Bradley喘着气倒在Colin身上,闭上眼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微笑,含糊不清地说:“明天可是个大日子。”

Colin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头发,嫌弃又宠爱道:“不去洗澡?全是酒味。”

“一起一起。”Bradley磨蹭了一会儿才坏笑着站起来,要拉Colin一起。

“我已经洗过了。”Colin试图反抗。

“再洗一遍没坏处。”Bradley哄骗道:“来吧,我保证不做其他的。”

    

    三十分钟后。

“我再相信你就是有鬼了。”Colin喘息着搂住Brad的背,脸色潮红,背后是冰凉的瓷砖,身前是火热的另一个人的身体,他像是受了极大折磨地皱起眉,嘟起嘴唇嗫嚅着说:“你快点……快点……”

Brad也喘着气,他没说话,只是用力地用嘴唇堵住了Colin的,然后加快了身下的动作。

 

最后是Bradley抱着Colin回到房间的,Colin已经累得快要睡着了。

“晚安,Col。”Bradley给他盖好被子,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得到了Colin迷迷糊糊地一句“晚安”作为回应,他笑了笑然后起身走到客厅的电脑桌前坐下。

电脑的屏幕还亮着,桌面上还显示着Colin之前在看的照片。

一张梅林时期的Colin的照片——湖水一样的蓝眼睛,有些许碎发遮住了额头,微微张开的嘴唇,穿着蓝衬衫,领口开着露出锁骨。Brad看了好一会儿,拇指忍不住拂过屏幕上Colin锁骨的位置,几分钟后才关掉了这张照片。

然后他登上了自己的Twitter账号,发了一条推。最后关电脑,睡觉,不理会自己刚刚发的那条引起了多大的轰动。

 

四.

湛蓝的天空漂浮着朵朵白云,阳光恰到好处地洒满大地,绿油油的草地看起来一尘不染,清爽无比。

Colin和Bradley一致地选择了草坪婚礼而不是教堂,原本担心着会下雨的心在看到如此阳光明媚的天气的时候完全放了下来。

梅林剧组的朋友们能来的都来了,还有Bradley和Colin各自的好友、家人,此时大家正三三两两地或坐或站在草地上聊天,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意。

乐队和唱诗班表演着舒缓的音乐,悠长缠绵,偶尔一阵微风吹过,远处的树叶晃动带起细微的沙沙伴奏声,湖泊里荡起小小的涟漪,倒映着阳光泛起金色,温暖却不刺眼,一切都让人心旷神怡。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Katie牵着女儿的手,和Eoin,Angel他们坐在一起,笑着说道:“感觉比我自己结婚的时候还激动。”关于Brad和Col这一路是怎样走过来的,他们最了解不过了。

Eoin微笑着点了点头:“今天凌晨了Brad忽然发的那条推,你们看到了没?粉丝们都疯了。”

Katie瞪了瞪眼睛,表示自己还不知道。

“是‘Arthur终于和Merlin在一起了’那条吧?今天早上起来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Angel翻着手机,递给Katie:“简直要闪瞎了。”

“哇哦。”Katie惊呼:“还配了一张两个人戴戒指的牵手照,好甜蜜。”

 

不远处传来一阵起哄、尖叫声,婚礼进行曲骤然响彻草地。

“喔!!”大家全都站了起来,果然看到新郎和新郎挽着手走了过来。

“Brad,Col,你们今天最帅!”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大家全都哄笑起来,Bradley和Colin也忍不住微笑。

他们走过红毯时天空绽开了五彩彩带,飘飘然飞舞着落下,绚烂极了。

牧师微笑着看着他们慢慢走近,然后婚礼正式开始。

“Bradley James,根据上帝神圣的旨意,你是否愿与这名男子缔结婚姻关系,共同生活?有生之年,你是否会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不论健康还是疾苦,是否愿意舍弃一切,永远对他忠诚?”

Bradley看了看Colin带着笑意的眼睛,微笑着坚定地答道:“我愿意。”

“Colin Morgan根据上帝神圣的旨意,你是否愿与这名男子缔结婚姻关系,共同生活?有生之年,你是否会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不论健康还是疾苦,是否愿意舍弃一切,永远对他忠诚?”

“我愿意。”再没有那一刻会比现在更坚定了,Colin想。

“有谁反对这两位的结合? ”

 

“我,Bradley James,将成为你Colin Morgan的合法丈夫,从今以后,不论好坏,不论贫富,不论健康或是疾病,爱你并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在上帝面前,我向你发誓。”

“我,Colin Morgan,将成为你Bradley James的合法丈夫,从今以后,不论好坏,不论贫富,不论健康或是疾病,爱你并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在上帝面前,我向你发誓。”

“上帝保佑这枚戒指,保佑赠予戒指的人和接受戒指的人将对彼此忠诚,永远相爱,直到生命结束。”

Bradley拉起Colin的手,为他戴上戒指,眼神因为水汽氤氲而更显温柔,Colin发誓这世上再也不会有比这双眼睛更美的东西了,它们比白云更纯洁,比棉花更柔软,比阳光更温暖——更重要的是这缕阳光,永远只属于他。

Colin突然想起很多年前作为Merlin的自己,看着Arthur取了Gwen,为她戴上王冠。他忘了当时的自己是什么表情,只有那种酸涩,细细的心疼的感觉还能想起。亲手给Bradley戴上戒指的时候,他微微笑起——所有曾经的不圆满,都有他们来圆满,Colin想。所有Merlin没有说出口的话,由他来说。

“我爱你,一辈子。”

 

------FIN------


铅笔芯

Episode 16中吾脑补的诱人梅子 

( -`ω-)✧

献给爱他的各位♡

Episode 16中吾脑补的诱人梅子 

( -`ω-)✧

献给爱他的各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