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sd

32957浏览    2746参与
一墨惊蛰
末路TOKYO 超想画一个系列...

末路TOKYO

超想画一个系列的!但是我不够肝!!(服装有参考民工组合EXILE TRLBE welcome to TOKYOwwwwww高考之后就要中考了!我要咕咕了👍等我回来,之后我就蜗牛上色😆

末路TOKYO

超想画一个系列的!但是我不够肝!!(服装有参考民工组合EXILE TRLBE welcome to TOKYOwwwwww高考之后就要中考了!我要咕咕了👍等我回来,之后我就蜗牛上色😆

林二白白

爷青回!高考加油!!!

来跟乱步一起摇吧!视频在b站

BV11f4y117TW

是地狱把妹王的那个(草


爷青回!高考加油!!!

来跟乱步一起摇吧!视频在b站

BV11f4y117TW

是地狱把妹王的那个(草


污浊了的忧伤和人间失格-阿落

【双黑太中】see you tomorrow(本宣)

 《see you tomorrow》被屏重发(。)
原作:文豪野犬,CP太宰治X中原中也,双黑太中向。
执笔:阿落   封面@敷衍嗒嗒啦 
A5开本胶装,封面用纸星河,

内页用纸欧维斯80g P数大约在88上下(目前可能会超)

定价40R左右。

预售戳:这里 7.10日晚八点开始预售,预售前十五名获得特典(飘金银边色纸)赠送,预售在8.20日截止。发货时间在预售截至后的两周内。

PS因为星河纸算在特种纸里所以成本会比较高,已经尽力压成本了QWQ


收录选段(删了一点大家都懂的……)

《仙度丽娜的魔法》

这只是一根习惯的事后烟。中原中...

 《see you tomorrow》被屏重发(。)
原作:文豪野犬,CP太宰治X中原中也,双黑太中向。
执笔:阿落   封面@敷衍嗒嗒啦 
A5开本胶装,封面用纸星河,

内页用纸欧维斯80g P数大约在88上下(目前可能会超)

定价40R左右。

预售戳:这里 7.10日晚八点开始预售,预售前十五名获得特典(飘金银边色纸)赠送,预售在8.20日截止。发货时间在预售截至后的两周内。

PS因为星河纸算在特种纸里所以成本会比较高,已经尽力压成本了QWQ


收录选段(删了一点大家都懂的……)

《仙度丽娜的魔法》

这只是一根习惯的事后烟。中原中也摸索到他的打火机点燃后猛吸了一口。一旁缓过来的太宰治哼哼唧唧了一会儿抬起手去抢中原中也嘴里还没吸几口的大烟。中原中也弹了弹落在腹部的烟灰,反手把烟头往太宰治眼睛上戳。鸢色眸子的男人熟络地挡下对方的攻击,对着那双修长手指中挟着的烟吹了一口。

 

《太宰治是个同A恋》

太宰治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正常回答他对中原中也的看法:“小个子,脾气差,第一次见面就合不来,永远合不来……”他就是没办法在江户川乱步那双看穿了人心的眼睛底下吐露这些话。

倒不是爱或者什么,哪怕酒气熏人,他醉得想和对方跳贴面舞,他不爱任何人这事他也心知肚明。只是暖气和醉意软化了平时提到这问题的尖锐,他宁愿选择大冒险也好过自己真心挟带假意的话语被人洞悉。

说白了,他也不清楚自己要什么。

“我喜欢的对象,是一个alpha。”

太宰治说。

 

《see you tomorrow》

“我也在中也的车上装了炸弹哦!”

骗子——中原中也想,从来没有过炸弹,只有回到横滨被告知太宰已经离开的如释重负和那么一点点不甘。

篡改过去的记忆有意思吗?

 

《伴生》

“我一直认为我和你共享痛感是一件无法忍受的事。”

“但是在这种时候我还挺乐意见到你的太宰,这可是足以记入世界名画的表情啊。”

“中也,别忘了,我们是伴生。你不会如愿,我也不会。”

“是吗太宰?可我觉得,我们早已是两个个体。”




雷雨落日🌉
连翘: 魔法与神一般的第六感...

连翘:

魔法与神一般的第六感


老图重发,清理文章时误删,是四月画的果诞中的一张。

连翘:

魔法与神一般的第六感




老图重发,清理文章时误删,是四月画的果诞中的一张。

银纹之匣

【文野|中也乙女】青瞳 20

* 15-16岁羊时期和港黑初期,别扭偏执心思深沉女主,始终是中也的同伴和同事,BE

* 前情走合集

* 完结倒计时,这章来一票大的

————————————————


Episode 20.

中也和太宰终于站到了最终决战的天台上。

在此之前的一系列行动中,事实上港黑已经通过精妙的布置和剩余下来的绝对的实力,初步掌控住了横滨地下社会的局势,在这场横跨两个多月的惨烈战争中,取得了具有优势的战果。

随着一个又一个势力溃不成军地退出了战场,整场战争最后的阴谋终于渐而浮出水面。经历了数周的追索而最终毫无收获的幕后黑手已经吝于再做丝毫多余的掩饰,倚仗着自己足以占据主导...

* 15-16岁羊时期和港黑初期,别扭偏执心思深沉女主,始终是中也的同伴和同事,BE

* 前情走合集

* 完结倒计时,这章来一票大的

————————————————


Episode 20.

中也和太宰终于站到了最终决战的天台上。

在此之前的一系列行动中,事实上港黑已经通过精妙的布置和剩余下来的绝对的实力,初步掌控住了横滨地下社会的局势,在这场横跨两个多月的惨烈战争中,取得了具有优势的战果。

随着一个又一个势力溃不成军地退出了战场,整场战争最后的阴谋终于渐而浮出水面。经历了数周的追索而最终毫无收获的幕后黑手已经吝于再做丝毫多余的掩饰,倚仗着自己足以占据主导的实力,毫不在意地令自己的目的和野心在港黑面前昭然若揭。

这让太宰几乎没有花费多大的力气就找到了这处天台所在。

而那个一手策划了战争末期惨剧的始作俑者,就这样目中无人地坐在那一堆火堆之前,了无生趣地焚烧着迄今为止的一切珍贵战利品。他作绅士一般的优雅打扮,留有一头醒目的银白长发,淡泊地就这样坐在那里,仿佛等待的就是眼前的这一刻。也许任谁也无法想到的是,大量无辜的生命就消亡于这样一个人的手中,而在他眼中,这些似乎都是不值得在意的无价值之物。


这样的一幕深深刺痛了中也的双眼。

看到孤军深入的太宰与中也两人,涩泽龙彦这才饶有兴致地抬起眼眸,说着仿佛事不关己般的残酷现实。

当中也意识到,自己失去的同伴,就埋葬在了眼前之人身后的迷茫雾气之中时,他几乎再也无法抑制满心的愤怒和痛恨。那封前几日寄到港黑总部的威吓信,和眼前之人的影像渐而重叠在了一起,仿佛正对着他露出高高在上的无情的嘲讽——嘲笑着他的天真、他的无助和他的弱小。

是他没能保护好他们。

而那些照片上他的下属同伴们凄惨的死状,全都是这一切的有力证明。他们曾经都是一个个如此鲜活的人,有着各自不同的异能和迥异的性格。他们和自己并肩的那些战斗中默契无间,他们也曾在下班后的闲暇时光中放声欢笑,在艰苦的战斗过后痛饮上一杯庆功之酒。

虽然与自己相处的时光并不算多么漫长,但在归于自己麾下的那一刻起,他们却毫无保留地献上了自己的力量、信任和忠诚。这几个或多或少都比自己年长数岁的下属,与羊时期的同龄同伴们相比,带给自己的是全然不同的人际关系体验。

他还没来得及好好品味这不一样的人性的感受,他就又一次永远失去了自己的同伴。

不仅是这些同伴,他失去的,还有青瞳。


直到翻看到最后一张照片,将其中的那个目盲少女单薄的身形映入眼中的那一刻,中也才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在意着她。

他与青瞳相识已经五年了。自他从混沌中觉醒了人性之后,迄今为止不算太久的人生中,这已经算是不短的一段时光了。

她共同经历或见证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些时刻和事件,以她不留痕迹的方式,原来已经在自己心中留下了如此深刻的烙印。

中也曾经很感激青瞳,当年她力排众议接纳自己加入羊的决定,多多少少改变了他此后的人生轨迹,带给了他同伴和朋友这样奇妙的人性体验。

他也曾经对青瞳与自己关系不睦感到失落,不曾想到第一个向自己伸出了手的少女竟然讨厌躲避着自己。

他也曾经同情和心疼青瞳,惊叹于在自己和所有羊的同伴们不知道的背后,她原来作出过莫大的牺牲,独自背负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

他也记得和青瞳一起走过的夏日祭,看过的花火。当时的他未曾想到,美好是如此的短暂易逝。

他至今仍然无法理解,青瞳瞒着自己,亲手处决了昔日同伴的行动。他曾想方设法证明这一切都不是真的,然而一次次现实残酷的打击,带给他的唯有失望、自责和痛苦而已。

这些混乱而复杂的情绪,一直萦绕着中也至今的人生轨迹,让他如今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青瞳。

他可以拥有强悍的绝对战力,拥有不输于任何人的敏捷头脑,却独独不擅长于理解包裹于重重躯壳之中、掩藏在了厚厚面具之下的人性最核心的感情。

这让他从未认清过青瞳,或许,也从未认清过自己。


然而,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甚至无需港黑的鉴定科告诉自己那些照片被验证是真实的,单是那个消失在了追踪器上的光点,已经无可辩驳地证明了一切。

中也强行压下所有情绪,握紧了双拳,下定了决心。

战争,是时候该结束了。

这场战争已经带走了太多无辜的人,毁灭了太多美好的事物。如果说自己拥有的力量,背负这样的命运,是为了在某一刻体现出自身的价值的话,那也许使用力量的时候就是此刻了吧。

哪怕代价是丧失自我的人性,哪怕代价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但那又如何?这场战争中他已经失去了太多东西了。这样看来,如果能够以此换取到战争终结的话,这样的代价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不是吗?

他们,还有她,一定也是希望结束这场战争的吧?

如同要狠狠将整个世界映入眸中一般,中也睁大双眼,念诵着无人理解的字句,放任扭曲狂放的纹路爬上自己的皮肤,解开了禁锢着体内荒神的名为人性的枷锁。

那是中也的异能“污浊了的忧伤之中”最为真实的形态。

足以摧毁一切的可怖重力铺天盖地地倾轧而下,巨大的火光爆裂开去,扬起了建筑物爆破的碎片和烟尘,一时之间甚至遮蔽了横滨半边的天空。

这一战之后,代表了几乎战力巅峰的港黑重力使中原中也之名,贯彻了横滨整个地下世界。


撕扯着身躯的强烈的痛苦终于迫使青瞳从深度的昏迷之中勉强找回了一线清醒。

在先前的潜入任务中意外被抓的青瞳亲身体验了极致的恐怖。敌人诡异的异能中,她几乎被从自己体内分裂而出的异能杀死。失去了异能的加持,她再也无法通过枫叶化规避伤害,有过濒死经历的她以为这次已经毫无疑问会因此死去。

然而此刻,意识却不知为何回拢到她的思绪中,似乎让她在必死的绝境中留有了一线生机。

她艰难地挪动了一下身躯,不意外地发现胸腹中还有与人形化的异能战斗中留下的几处致命伤。她尝试使用自己的异能来减弱伤口的伤害,却发现此刻已经失去了控制身体枫叶化的能力。

在这过程中,她的手碰到了边上的几具已然冰冷的躯体。

她愣了片刻,猛地收回了手。

这一发现已经在瞬间让她明白了很多情况。她和港黑的同事们现在仍然处在敌人据点之中,在刚才战斗开始的地方。只是除了她之外,那些熟悉或不太熟悉的昔日同伴如今已然再也无法醒来。

未给她太多思索的时间,身体上传来的血肉崩塌的极大痛楚渐而愈演愈烈。她终于恐惧地发现自己的身躯正在不受控制地飘散成片片枫叶,再也无法聚拢起来。

这样的情形太过熟悉,那是一直以来,中也的异能每次在有意无意间发动时,带给她的最直接的影响。力量上的绝对差距从来都不曾给她任何反抗的余力,不协调的异能特异点的存在令她的异能每次都会暴走失去控制。

只是如今撕扯着她身躯的这种力量,却与以往中也的异能截然不同。这种陌生的,却带着一些似曾相识的熟悉感受的力量,令她想起了曾经亲眼见识过的人间地狱的样子。

那是荒神的力量。

长久以来中也苦苦坚持以人性作为禁锢的枷锁,将凶残狂暴的野兽囚于自己体内的努力,为何在这一刻失去了作用?

青瞳纵然有无尽的担忧和疑惑,但是飞速流逝的生命已经容不得她再思考更多。她徒劳地想要爬出这片危险的雾气之中,或是出声呼喊中也的名字。只是无论如何行动,已然崩塌了近半的身躯却极大地阻碍了她后续的任何行动。

她有些绝望地颓然倒伏在角落,在生命最后的时刻,露出了自嘲又有些凄惨的笑容。

这一次,恐怕真的就要结束了吧。

她的思绪随着流逝的生命也在渐渐模糊,只剩下撕碎的身躯带来的极大痛楚在勉强维系着她最后的意识。她模糊地想起了诸多不愿忘记的往事,哪怕其中大多掺杂着或多或少的悲惨与不幸,此刻想起竟然都带着莫名的留恋和些许的温暖。

她最后向着外面战斗的方向昂起了头颅,想要从激烈的战况中更清晰地探知中也的情况。此时的她已经多少猜到了中也做出了这样决定的原因。在这场席卷了整个横滨地下世界的战争中,这场持续了近三个月之久的灾难中,在这不啻于先前她经历过的任何一场战斗的绝境中,也许这已经是中也最后的王牌。

青瞳深知他现如今正处于极端的危险之中,也明白他释放了荒神力量时是带着怎样彻底的觉悟,又必须为此付出怎样可怕的代价。

念及此处,自己因为受到了荒神力量的波及,很快就会因为身躯飘散殆尽而死去的事实,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了。

困顿于命运的捉弄,自己流落于贫民窟的时候,曾有过太多次足以夺去自己生命的危机。而在羊面临危机之际,自己的天真和错误,给羊这个组织、给中也带来的伤害,也值得自己用生命作为赎罪来偿还。

所以,如果是死于中也的异能的话,这样的结局对于自己来说,也许也算是一种救赎了吧……

压倒性的巨大重力威压,已经使青瞳的大半身躯都崩散殆尽,那些再也聚集不起来的青色枫叶上还染着伤口上的血,在她的身边无规律地飞舞低旋着,最终散落在四处,失去了最后的生命力。

而青瞳在最后,向着荒神力量传来的方向,艰难抬起了仅剩的右手,就着自己胸腹间伤口上的血液,在地上断断续续地写下了诀别的话语。

这是她最后的期望,直至生命的终点仍然放不下的唯一念想,也是她直至此时将要结束的生命中最大的遗憾——

「中也君,不要忘记,你作为人曾拥有过的一切……」


-TBC-



* 作为一开始就已经是既定结局的BE,青瞳不负众望地死在了即将看到完结曙光的此处……

* 剩下两章交代一下前面埋的一些还没解释的内容,毕竟此时中也还是被蒙在了鼓里的……

* 可能前文发刀太多,看到此处应该已经麻木了吧(扶额……不过在这个事件中青瞳几乎是必死的。前面各种抉择点的地方,两人都因为个人经历和性格,做了太多会导致悲剧的决定。会走到这一步,几乎已经救不了了……

(没错,BE就是如此该死的甜美……

污浊了的忧伤和人间失格-阿落

【双黑太中】see you tomorrow(印调)

原作:文豪野犬

作者:阿落

C  P:双黑太中(不逆不拆)

开本:A5

P数:64P↑↓

定价:25-30

暂定收录:

《像兔子一样的热潮期》正文+番外(未发布)

《see you tomorrow》未发布短篇

《太宰治是个同A恋》完结短篇

《仙度丽娜的魔法》完结中篇(lof只发布过上和中)

印调走CPP,搜索:【双黑太中】see you tomorrow  点一下加入心愿单就可。如果没有下载CPP的朋友可以直接留言

会根据CPP的收藏来酌情决定,大概7.1日开预售,预售一个月,八月中旬发货

[图片]

原作:文豪野犬

作者:阿落

C  P:双黑太中(不逆不拆)

开本:A5

P数:64P↑↓

定价:25-30

暂定收录:

《像兔子一样的热潮期》正文+番外(未发布)

《see you tomorrow》未发布短篇

《太宰治是个同A恋》完结短篇

《仙度丽娜的魔法》完结中篇(lof只发布过上和中)

印调走CPP,搜索:【双黑太中】see you tomorrow  点一下加入心愿单就可。如果没有下载CPP的朋友可以直接留言

会根据CPP的收藏来酌情决定,大概7.1日开预售,预售一个月,八月中旬发货



山南·自闭·小生

【BSD/太中芥】出轨Ⅲ(31)

*周六了!更文更文

*下面应该是没有大刀了,各位看官放心

*下周经济还有后半部分的期中考,更文可能不及时

*以及最近沉迷终极一班不能自拔xd

*祝观愉!


---------------------------------


“森先生。”

“别急,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森停下了手头的事情,摘下了他新配不久的眼镜,随即示意永助去把门关上。


“爱丽丝她……”

永助有点警觉地看了一眼坐在单人沙发上翻着少女漫画的爱丽丝。


“永助!你又有什么事情要偷偷摸摸的?我才不会让你抢走林太郎呢!”听到永助想要赶她走的话,小妮子显然生气了起来,...

*周六了!更文更文

*下面应该是没有大刀了,各位看官放心

*下周经济还有后半部分的期中考,更文可能不及时

*以及最近沉迷终极一班不能自拔xd

*祝观愉!






---------------------------------






“森先生。”

“别急,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森停下了手头的事情,摘下了他新配不久的眼镜,随即示意永助去把门关上。




“爱丽丝她……”

永助有点警觉地看了一眼坐在单人沙发上翻着少女漫画的爱丽丝。




“永助!你又有什么事情要偷偷摸摸的?我才不会让你抢走林太郎呢!”听到永助想要赶她走的话,小妮子显然生气了起来,她从小就喜欢跟人吵嘴,那也是森惯出来的坏毛病,“我就在这哪都不会去的!”




不过森也没有想要因此而让爱丽丝退下的意思。

永助有时会觉得迷惑,为什么森可以完全顺着爱丽丝,愿意不对她保有任何秘密,简直像是对待……第二个他自己一样。

明明有些东西根本不是她一个骄横的小丫头该听到的。

“没事,永助,就让她坐这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不是大不了的事情?!您在说些什么啊!芥川先生他辞职了诶!他甚至不愿意等公司再周转一下,就那样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永助显然有些心浮气躁,竟几步上前把双手失礼地撑在了森的桌子上,前倾了身体紧逼着森,“您知道他的意思对吧?他去找了那个人!”




他现在迫切要把事情捅到上一辈这里,就是铁了心要拆开那对藕断丝连的人。他没有想到,连银的死都不足以让芥川憎恨太宰,这种爱情在他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

他的目的是要让太宰下地狱,所以当然不是得到了中原的身体就能够满足。拆散原本的这对是为了解救他的中原,而拆散太宰和芥川则是为了让太宰痛苦。




可是森却毫不在意的样子,仿佛早已料到了一切一般平静得让人厌烦。




“随他去吧。他不是小孩子了,我尊重他的选择。”

森或许并非一点都不插手,他也算是和芥川谈过一些,不过那些芥川和太宰执意要做的事情,就不是他能够再管得了的了。




“您尊重父亲大人的选择吗?那爸爸呢?您就不管他的心碎了吗?就因为他不是您一手带大的孩子?若是被红叶姨知道……”

“那就永远都不要让她知道。”




森的眼神是最锋利的刀刃,那眼角的细纹就是一道道鲜明的刀痕。

若是付出自伤的代价,那必定得到巨大的能量——

永助一时像是被森的气场所震慑住,分毫都动弹不了。




“好一句那就不要让她知道。”

尾崎端着红茶推门而入。曾受过致命打击的她早已不再畏惧森的冷酷。




真是上天有意相助!

永助在心底舒下了一口气。

这件事但凡落入了尾崎的耳中,她就一定会插手,正如当初安排太宰和中原去岛根的事情一样。




“森鸥外,妾身绝对不会让中也再走妾身的老路。那个姓芥川的小子不要想夺走中也的幸福!你想让妾身对此事沉默的话……”

尾崎狠狠地把手中的茶杯摔落在地,水珠与陶瓷一块破碎飞溅。




“幸福?和太宰那家伙在一起中也哥有什么幸福的。太宰哥反正已经被那个叫芥川的迷得神魂颠倒,怎么可能再给中也哥幸福。”爱丽丝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用她尖细甜美的声音咯咯笑了起来,“让中也哥回到爱丽丝身边来吧。中也哥和爱丽丝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笑着的。中也哥那么喜欢跟爱丽丝玩,还是在爱丽丝身边更能得到幸福……”




“爱丽丝,不要乱说话了,爸爸他不可能爱你的!”

爱丽丝一席暧昧之语让永助瞬间警惕起来。




“臭小子!论辈分来说你该叫我一声姑姑才对!真是没有礼貌!”爱丽丝不满地跳起来,伸手捶了永助的头一下,“你讲什么呢!我指的可不是漫画书里的浪漫,幸福难道非要爱情来爱情去的嘛,死脑筋!”




尾崎的表情在一瞬间有些松动,爱丽丝看似无心的发言,却好像是戳中了她内心的一块缺角。

比起中原原本孤儿的命运,得到家庭,得到在乎他的人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可是……




“红叶,你已经左右过他们一次了,结局却还是落至今日的地步,你还想要重蹈覆辙吗?”




森鸥外站起身离开他的座位,径直走向了尾崎。

弯下腰来,他把碎了的陶瓷一片一片地捡起,像是在捡尾崎心的碎片一般,小心翼翼地放在了自己的手心。




“已经碎裂的陶瓷,即使用胶水粘起来,也已经回不到原来的样子。我了解中也或许比你了解得更深,因为中也在你面前只要做个乖乖的小孩就可以了。红叶,他并没有你想象中那样脆弱,这段感情也从芥川出现之后就注定结束了。”




一切就像是他自己的人生一般……

森想起与福泽的最后一面,谁也没有想到那会成为他们的最后一面,可惜命运向来阴晴不定。

他并非对尾崎没有任何感情,他也爱着这个曾与他度过一段美好时光的女人,只是——

不属于命定的东西,即使拿在了手里也无法经久不衰。




“这一次就放过他们两个吧,红叶,他们只不过是一对在对的时间遇上的错误的人而已。”

仅此而已。




……




可恶,该死,荒唐!

走在路上的永助回想起不久前在家里发生的事,还是忍不住气愤。

本以为从尾崎这能得到预想中的结果,却不想她竟然会被森和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给说动!真真是感性到愚蠢!




这样看来,他所能继续自己复仇计划的最后一个方案也行不通了,他必须得到一个更好的方案,但他一时已经束手无策。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踏上了这条通往侦探所的路。江户川乱步是个不得了的人,他的头脑仿佛是一涌不会枯竭的泉水一般,只要有了他,一切都会被完美地结合起来,成为一出漂亮的戏。




他真的要感谢中原,如果没有他,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得到这样一个强大的帮手——

永助微微笑了起来,他似乎在一瞬间,又一次看到了希望。








【TBC】






鸪豫
脑洞。尽量还原颜色效果了,但是...

脑洞。尽量还原颜色效果了,但是色差着实……之前滤镜把颜色叠得油到触目惊心。

别的构图也考虑过,持续咕咕中——

脑洞。尽量还原颜色效果了,但是色差着实……之前滤镜把颜色叠得油到触目惊心。

别的构图也考虑过,持续咕咕中——

Addicted.

求(一)

#太芥 abo 生子(也不知道后期会不会有)流

#黑时宰→武侦宰 渣变宠

#别骂我崽崽(芥)贱哦 他真的太令人心疼了


雷:文笔像唠嗑一样 特别平淡 毫不谦虚的小学生文笔


樋口一叶一行人赶到一区八号楼的时候,芥川龙之介依旧被囚禁在潮湿的地下室里,双手被镣铐扣着,地面上满是斑驳的痕迹,散发出一股怪味儿,仔细闻闻就能分辨出是血液和药物的味道。


芥川在昨晚被安排去了扣留MANIAC组织的现场,因为是暗中截杀药物交易,所以只带了两三个人,但无疑的是全都被射杀了,芥川为了控制M组织的特制药物交易,悄悄把放在储备室交换的药品一...

#太芥 abo 生子(也不知道后期会不会有)流

#黑时宰→武侦宰 渣变宠

#别骂我崽崽(芥)贱哦 他真的太令人心疼了


雷:文笔像唠嗑一样 特别平淡 毫不谦虚的小学生文笔


樋口一叶一行人赶到一区八号楼的时候,芥川龙之介依旧被囚禁在潮湿的地下室里,双手被镣铐扣着,地面上满是斑驳的痕迹,散发出一股怪味儿,仔细闻闻就能分辨出是血液和药物的味道。


芥川在昨晚被安排去了扣留MANIAC组织的现场,因为是暗中截杀药物交易,所以只带了两三个人,但无疑的是全都被射杀了,芥川为了控制M组织的特制药物交易,悄悄把放在储备室交换的药品一把火全烧没了,但是由于被线人的出卖,以及时而头晕恶心的孕期反应,没能逃出来,一直被囚禁在了这里。


“芥川前辈,您...您没事儿吧?”樋口一叶看着眼泛泪光,身下还在淌血的自己的上司,问道。


“我...我没事。”但是孩子没了,那个他期待着在春天迎接的宝贝随着被灌进身体的毒药,一点一点地从体内流逝。


那个特制药品对于人的身体有极强的侵蚀作用,普通人根本难以抵御它的伤害,可经过特殊训练的芥川就算自己扛过去了,但是那个刚刚满三个月的小生命,又怎么能有力量去对抗呢?


芥川睁开眼的时候已经躺在港黑医院的病床上了,意识一点一点回流,脑子里多半是将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太宰先生的画面,如同走马灯一样,一遍一遍地循环。


“太宰先生!”


“您痛苦的话在下可以帮助你!”


“如果是太宰先生的话,做什么都可以。”


“我不会拒绝的。”

狐狸初三啦♪

来看Mafia的帅哥美女。

p2放大看感觉有点像黑白漫画(?

正装吧唧缺1中也,就不拍了x

来看Mafia的帅哥美女。

p2放大看感觉有点像黑白漫画(?

正装吧唧缺1中也,就不拍了x

是臧由子阿

p2的果果两个字写的像呆呆(。)

p2的果果两个字写的像呆呆(。)

是臧由子阿

因为我是无差党贱女人所以就决定两个tag都打()

因为我是无差党贱女人所以就决定两个tag都打()

齐柯

有人会看到吗

来点图哇

占tag致歉


最好是单人  想画画自己没画过的人TTTT

限定个文野吧 

来点图哇

占tag致歉


最好是单人  想画画自己没画过的人TTTT

限定个文野吧 

山南·自闭·小生

【BSD/太中芥】出轨Ⅲ(30)

*我来更文啦!

*又发晚了因为差点没写完嘻嘻嘻

*走煽情路线开始?

*不刀了!真的不刀了!

*太中part和中芥part在这边应该是杀青了

*结尾是否会掉落多结局暂且不定

*祝观愉!


------------------------------


在只有二人的空间,芥川反倒手足无措。

他对中原,没办法像对太宰一样,那样理直气壮地说爱,但是也不能无情地把曾经的过去都当作是黄粱一梦。

他在最后的挽留,是为了将残存的心完全打碎吗……

芥川于心不忍,却又别无抉择。


“龙……不,芥川,我现在应该这样称呼你了……”

他自知自己已失...

*我来更文啦!

*又发晚了因为差点没写完嘻嘻嘻

*走煽情路线开始?

*不刀了!真的不刀了!

*太中part和中芥part在这边应该是杀青了

*结尾是否会掉落多结局暂且不定

*祝观愉!







------------------------------






在只有二人的空间,芥川反倒手足无措。

他对中原,没办法像对太宰一样,那样理直气壮地说爱,但是也不能无情地把曾经的过去都当作是黄粱一梦。

他在最后的挽留,是为了将残存的心完全打碎吗……

芥川于心不忍,却又别无抉择。




“龙……不,芥川,我现在应该这样称呼你了……”

他自知自己已失去了资格。在这最后的战役中,他没有办法放弃一切,处处积虑无亦是挥舞白旗,自认输家。




“中也先生,请不要这样……”

“他终究还是选择了你啊,其实我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只不过是自欺欺人到现在罢了。”




他是在乞怜吗?他是渴望着同情吗?中原觉得现在的自己真是不堪入目。

又或许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只是在制造弱势的假象,他是别人眼中闪耀的太阳,却在逃避着一些无法改变的事实。




“他注定不会属于我,在你还没有出现的时候,我就预见到了现在。所以你不必感到愧疚,我早已做好了一切准备,祝福你们。”




像是一串事先编好的台词一般,很生硬,芥川的心隐隐作痛。




“中也先生,太宰先生并非不爱您……”

“别说了,芥川。”中原的笑苦涩,苦涩得像是芥川所抽的第一根香烟一样,“或许上天是有眼的,芥川,纯粹真挚的感情才会得到幸福。可惜,多数人都像我这样,因为某种欲望而变得面目全非……”




欲望?对某种事情的固执追求吗?

芥川回想起了自己的从前,那些原本被挂坠在心头一走路便会叮叮当当的东西被他一点一点地舍弃掉,他失去了太多,最终却变得不再在乎。




但是中原呢?他不是一样放下了一切,安心地居于这偏僻之所,在和着草木清香的阳光中读些小诗,喝着红茶,不再参与世间的痛苦之中了吗?又为何眼睁睁地看着芥川自己抓住了太宰的手,而把自己的幸福拱手让人?




况且,纯粹真挚的感情,难道只有芥川他自己和太宰才拥有吗?

那位在心爱人之死后跨出舒适圈,最后释怀着选择安定下来,照顾着自己的小女儿的微微笑着的森鸥外,和垂垂老矣却依旧和煦而温柔的尾崎红叶,同样是不为欲望所困,不再渴求着触手不及的东西的二人,却至今不愿再重圆,宁可相敬如宾隔开一道鸿沟。




他的小妹银,和她的丈夫道造,两个人从相恋最初一直走到现在,即便眼前有着怎样的困难都相互扶持着一起携手度过,本该是幸福一生的一对,却也在一夕之间破碎。




“芥川,幸福是一种博运气的东西,也是一种因人而异的东西,你不必去猜测,每个人眼中的幸福都是不一样的。只是在我眼中,你和太宰那家伙已然得到了它。”




中原像是在平静地陈述,但芥川还是能够看到他眼中未被完全扑灭的蓝色火焰,或许是他之前所说的,那使他面目全非的欲望。




“所以,在送你们离开我的世界前,我有一个,对于你们的最后的请求。”

他突然站了起来抓住了芥川的手,那种深情仿佛是他离开公司时的样子。芥川以为他也会像当初的自己一样,在熊熊大火之中献上最后的deep kiss。




可是没有。

中原没有把最后的言语留给芥川一人。

似乎他们双方间的感情与羁绊,原本就是不平等的吧。

如果是这样,芥川还能感到好受些。




“请不要把今日当作临行前的告别,不管你们是否是出于对我的愧疚。我的放手不是为了补偿,芥川。记住,你和太宰所欠我的东西,我早已连本带利地要了回来,所以你们两个就作为相爱的人,好好地活下去。”




活下去……

芥川没想到,中原了解他们,了解太宰竟到了知道他们下一步准备做什么的地步。

他也没想到,他最后的请求会是如此。




可是怎么可能会一笔勾销呢?中原是那个最后受了伤的人才对。他能从太宰和自己身上要回什么呢?




“中也先生……”

“我的话已经说完了。”

中原没有再给芥川分毫同他亲近一分的时间,而是直接伸手按响了床头的提示铃。




在刺耳而急促的警示音中,与谢野很快地推门而入:

“中也,发生什么了?!”




中原只是摆手示意与谢野不用惊慌,随后慢慢地躺回到病床上去,那本地狱一季被他重新拿起,紧紧地贴在自己的左胸处。




“晶子,送客吧。”

他疲惫地低下了头来。




芥川在被迫踏出房间门的那一刻,仿佛听到了一句很轻很轻的声音。

是谢谢你……还是对不起……他听不清。

总之不管是哪一种,都令他不禁潸然泪下。




活下去。

“在下一定会按照您的意思,好好地活下去,好好地把您的心意,完完整整地传达进太宰先生的心里。”

他也好似轻轻地在回应。




……




与谢野送走太宰和芥川二人后回到了病房内,中原已经换下了西服。他的脚下是一个不大的行李箱,拉杆上挂着普通的随身包。




“中也,你这是……”

“我是时候离开这里了,晶子,谢谢你这么久的照顾。既然已经解决了太宰和芥川那小子的事情,我也必须要去会会某个人了。”




“就这么着急着回关东吗?我以为你还会再看看状况……当然我是不会拦你。”与谢野偏过头去望向窗外,太宰和芥川的影子还没有消失殆尽,“你之前说过,他们两个离开以后就会死,你真的不担心了吗?”




“不会了,那是在极端情况下才会发生的事情,芥川比起太宰来说好控制得多,太宰也一定不会拒绝他的。”中原像是放下了重负一般舒了口气,把杯中最后的一点红茶灌下肚去,“我在这边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牵挂的了,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心结。我也到了去过新的生活的时候了。”




与谢野不屑于听中原的这种鸡汤,她只是拎起了中原摆在床上的西装:

“要不要再等等?我给你把西装送去干洗一下?”




在无尽的黑暗中找到光点的人又怎么可能再忍耐下去?

中原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扬起了嘴角——

“不了,晶子。就把我留在这里的所有东西,统统处理掉吧。”

一并抹除掉的,还有至今为止存在着的中原中也。







【TBC】


彩虹蒟蒻

一些关于BSD兰波魏尔伦(及异能)的想法

顺便狙一把魏哥异能,后面有解释。

……作为标准兰波痴迷型粉丝+考据爱好者以及语c兰堂我终于决定来写一写了。如果mp看到那是本人搬运的。

文中使用的加笔部分参见Edvac和林可菌老师的翻译。安利组主页请看https://www.weibo.com/u/7164388370?refer_flag=1001030103_&is_all=1

魏尔伦的诗句由我本人翻译。为了狙这个异能我觉得我透支法语能力了,甚至把Final(太宰纪念碑刻的那首)读了一遍……。

这两位诗人有兴趣请自行查阅资料,此处不做赘述。


首先来说一下对人设的想法。文豪野犬中大部分的人物都抓住了本人的特点以至于和三...

顺便狙一把魏哥异能,后面有解释。

……作为标准兰波痴迷型粉丝+考据爱好者以及语c兰堂我终于决定来写一写了。如果mp看到那是本人搬运的。

文中使用的加笔部分参见Edvac和林可菌老师的翻译。安利组主页请看https://www.weibo.com/u/7164388370?refer_flag=1001030103_&is_all=1

魏尔伦的诗句由我本人翻译。为了狙这个异能我觉得我透支法语能力了,甚至把Final(太宰纪念碑刻的那首)读了一遍……。

这两位诗人有兴趣请自行查阅资料,此处不做赘述。


首先来说一下对人设的想法。文豪野犬中大部分的人物都抓住了本人的特点以至于和三次的偏离并不太多,而兰波和魏尔伦在我眼里却有点三次性格对调和人生悲剧反转的意味。或者说,这是一个一帆风顺、意气风发的魏尔伦和不停漂泊却梦想粉碎的失意兰波。作品中二设的兰波(兰堂)大家都熟悉,执着、强大、却悲哀,甚至失去记忆。而其结局的虐点主要还是源于最后一刻才发现一切信任只换来魏尔伦的背叛(大约影射三次魏尔伦开的两枪。)可是三次元中的兰波却是“羁风之人”典型浪荡又叛逆的少年天才。而魏尔伦的人设基于现在有的信息应该是自信轻快甚至有些轻佻的,说话还莫名有种神棍气,和原型的懦弱悲惨完全不同。如果让我以真实人物为基准来形容,“银幕明星,北欧不羁(放浪)的神明”一定是用来形容兰波的,而魏尔伦会是忧郁严肃,软弱却执着的人物。

bsd故事线我不太清楚我该怎么去评价。曾经的我是认为他们三次惨就够了二次让魏尔伦好一点,最后回心转意什么的吧。结果官方加笔一出狠狠打了我的脸。不过有一点联系的起来:就是不管是哪个次元,他们生命中都穿插着彼此的影子。兰波(兰堂)没有记忆没有和过去的半点联系,找回“关于亲友的记忆”和“亲友的下落”几乎是他最后唯一的执念。他最后回收荒神的动机一个是完成任务,另一个拿出来提了的就是“想不起来保尔所以我要读取记忆”。而魏尔伦作为兰哥的搭档,又背叛了他。但是最后依旧是(为了自己的目的)继续这样一个本该是两人合力的任务。临行前还专门跑去拿走了原属于兰波的帽子。……果然就算哪个次元都得不到he,他俩的命运也会永远互相交缠吧。

以及魏尔伦的西装是“夜晚的海洋一般的颜色,不知道会不会是和兰波对横滨的海的描述相联系呢?


然后来说异能。

兰波是被官方给了《彩图集》。因为人物一直伴随“海”这个意象出现我曾经一度认为他的异能会是著名的《醉舟》,看到红色方块出现的时候以为是《地狱一季》,结果谁想得到最后居然是《彩图集》。这其实是一件我不太能理解的事情,因为实话说《彩图集》虽然是最后的作品但是实在找不出多少和亚空间的联系。(毕竟如果《地狱一季》的话暗红色、死人重活、攻击力极强等都能说得通。)不过除去名字我不太理解之外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他说过“彩图集里是他的王国”这样意思的话,里面他就是一切的主宰。想来兰波的诗歌也正是他的王国。他是个做梦的孩子、是乘着风飘起来的人,他的文字就是他随意操控的美好纷杂的幻想世界,也是最宝贵的财富之一。魏尔伦在评论集《Les poètes maudits(被诅咒的诗人)》也提到兰波“过于倨傲,甚至不屑于将作品出版一词半句。”异能是他随意掌控的世界,这实在再合适不过。

然后就是快乐的狙异能时间了!魏尔伦的话个人确实是对《月光》比较有信心。看年底出书我对不对吧,叹。以下是理由!

首先众所周知bsd里作为异能的通常都是最著名的作品,之前和消消  @wien bleibt wien  狙的时候一致同意魏尔伦的诗集名字听起来非常不靠谱(有兴趣各位可以自己查……特别直白。)只有《无言浪漫曲(Romance sans parole)》听起来有点可能,看到有老师狙了。单首诗歌知名度最高的的大概主要就是《月光(Claire de lune)》《秋歌(Chanson d'automne)》两首。月光甚至给了德布西谱写《月光曲》的灵感。

在特典加笔里,开始时的夜晚一片寂静,从魏尔伦的出场开始才出现了月亮(而且特意描写了!!)魏尔伦登场时是“背对着月光站立着的,有着修长四肢的青年。”后面再次描写人物时又说“青白色的月光裁剪着那高大的身影”。结合之前说的“光线都无法侵入顶层”就好像是魏哥带来了月亮一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敦的异能是《月下兽》,而动漫第一集当时介绍异能前也出现了不少次月亮。)

另外攻击模式也值得一提。在敌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砍头砍手大卸八块这种实话说确实很犯规啊。原文中详细写道“抵在扳机处的手指被切断了,落在地上。接着枪身被切断了。他的手腕,肩膀,落在地板上。肢体与腰部与下颚与鼻子与头顶部位都被切断,四散着落下”,而且“甚至连悲鸣声都没有,两个人类就这么,过于安静地死去了。”然后魏哥的评价是什么呢?他说:"毕竟在这样寂静的月夜,枪声实在是太不风雅了。"这里我们来看原诗。诗中对月光的描写用到是“calm”这个词,也就是“安静、平静”的意思。文中他想要保持月夜的宁静风雅是不是能对上号了?

接下来一句:“窗外悬着变为青白色的月亮。”(当时没认真看还以为用完异能之后月亮才变色但是其实本来就这样。)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魏尔伦表示人被他杀光了时候那句话是这样的:“警备室的人们,就在刚刚已经都获得休息了——长久的休息。”《月光》一诗中有几句(连着的两节之中的,不是完整一节。只是觉得有用的几句话,这诗是ABAB韵。)写道“Et leur chanson se mêle au clair de lune, Au calme clair de lune triste et beau, Qui fait rêver les oiseaux dans les arbres” 我大概简单试着翻译一下,是说“他们的歌声融进那月光,安静、忧郁又美丽的光芒,让树上的鸟儿们进入梦乡”和文字就这样对应上啦!死亡和“进入梦乡”本来就是有相似之处的,长眠安眠都是常形容死亡的词汇。

继续看对魏哥的人物描写!“青年寄宿着月光的瞳孔中,青白色的光芒摇曳着。”又是月光,而且和魏尔伦的联系又更近了一步。同时再结合一下四分五裂大卸八块的攻击方式,说是敌人无形之中被洒落的月光(和萦绕其中的力量)切割(前面也有提到月光裁剪身型),所以不会有声音也防不胜防……其实好像也讲得通。因为整篇下来,好像都在有意无意的刻画月光和魏哥之间的某种联系,最后他跳下窗户时又是:“那身躯仿佛被吸入了地上的黑暗一般,最终看不见了。”看起来好像也有一点像是月光融在黑夜里的感觉。

其实强化玻璃碎掉像“光之雨”很大程度上应该也是在隐喻月光。

(另一种猜想其实是《秋歌(Chanson d'automne)》,考虑过但是觉得不太靠谱。但是还是提一下(?)诗里出现的第一个意象就是小提琴:“Les sanglots longs des violons de l'automne,blesse mon cœur d'une langueur de monotone.” 整个简单翻译就是“秋天的小提琴长长地悲泣,以那单调的忧郁刺伤我心。”如果狙《秋歌》作为异能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这是很有名的魏尔伦表达内心悲哀忧郁的诗,整个都很悲伤。又提到“枯死的树叶”这样和死亡有直接关系的意象。大卸八块异能攻击方式也和琴弦是有点联想的,至少对于我而言是这样。大概就是用这种线性东西很大力量高速切割的感觉……。“悲泣的小提琴”或“秋天的小提琴”就是里面的意象了。)

然后魏哥的异能,我还有两个问题。不管究竟怎么五马分尸,这个异能是不是只能对一个人使用,而不是彩图集那样的大规模异能?毕竟如果可以多人使用为什么被两把枪指着的时候不直接把两个人一起砍,还是说太快所以警卫员B看着A死的时候根本没能注意到呢?以及魏兰的异能该怎么合作?期待下册解答呜呜呜呜。


可恶真的好期待啊我好想看魏兰魏的过去生活什么的一堆东西……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朝雾写青年小谍报员!!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