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ts

46.7万浏览    74754参与
清淮晓色

【Vmin】沉溺(3)

*心理医生泰X当红歌星旻

***高亮避雷↓

B/

D/

S/

M/

本章清水,防止抽风,依旧外链。


“我不在乎未来会发生什么,我只负责一个人的幸福快乐。”

本章4000➕ 

题材特殊,看文耐心点~

  ​​

*心理医生泰X当红歌星旻

***高亮避雷↓

B/

D/

S/

M/

本章清水,防止抽风,依旧外链。


“我不在乎未来会发生什么,我只负责一个人的幸福快乐。”

本章4000➕ 

题材特殊,看文耐心点~

  ​​

🌟

[輝人x泰亨 喜歡你]EP.6 尷尬?

[摁..]輝人轉了個身 面對著身旁的人


[恩..]泰亨被躺在懷裡的人碰醒


[......]在寂靜的房間裡 兩個人對上了眼睛


[!!!]睜大雙眼的兩個人 同時從對方的身上彈開


[醒 醒啦]酒醒了之後有些尷尬的泰亨抓著頭


[摁 早 早安..]輝人默默的把身體挪到床邊


[不早了呢 11點多了]泰亨隨手抓起手機看著時間


[怎麼那麼晚了 哈哈..]輝人默默的把露在外頭的身子用被子蓋住


[妳繼續睡 我..我先去...

[摁..]輝人轉了個身 面對著身旁的人


[恩..]泰亨被躺在懷裡的人碰醒



[......]在寂靜的房間裡 兩個人對上了眼睛










[!!!]睜大雙眼的兩個人 同時從對方的身上彈開







[醒 醒啦]酒醒了之後有些尷尬的泰亨抓著頭


[摁 早 早安..]輝人默默的把身體挪到床邊


[不早了呢 11點多了]泰亨隨手抓起手機看著時間



[怎麼那麼晚了 哈哈..]輝人默默的把露在外頭的身子用被子蓋住


[妳繼續睡 我..我先去洗個澡]爬下床的泰亨快步走到浴室













[我現在真的在現實嗎..阿西]腦袋還沒醒的輝人 看了看棉被裡的自己便認清現實





[昨天晚上 是真實的嗎..]沖著冷水泰亨手撐著牆壁















[那個 泰亨呀]輝人走到門邊



[摁?怎麼了]泰亨將冷水關掉


[我把衣服放外面 等等換一下吧 這件比較大件你應該穿的下]急忙穿好衣褲的輝人把衣服放在浴室外頭


[啊謝謝 再睡一下吧 我快好了]



[沒關係我起來了 慢慢用吧]輝人邊搔頭邊撿著前一晚兩個人散落在房間各處的衣物


[該妳用了 給我來整理吧]裸著身子的泰亨打開門套上衣服


[啊..我的放著就好了 沒關係的]一想到就害羞的輝人跑進廁所


[小心點別滑倒了]輝人急忙把門關上







[唉西我到底為什麼會那麼衝動 對輝人..阿西]泰亨邊摺著衣服邊懊惱著


[......]


[哦輝人吶 妳手機響了 星伊努那打的]泰亨看著放在桌上的手機顯示螢幕



[幫我接吧 應該沒什麼事]輝人大喊著


[好哦 喂努那我是泰亨 輝人她在廁所]泰亨接起電話


[哦泰亨?輝人現在不方便嗎]


[恩]


[那 幫我跟他說 惠真要拿衣服 等一下幫他送過來]


[ok 可能還要一下子喔 他現在在廁所]


[摁不急 就這樣 掰]


[努那掰掰 說惠真要拿衣服 叫妳幫她拿過去]掛斷通話的泰亨對著廁所裡說著



[好 對了..等一下要去哪裡呢]廁所裡的輝人猶豫了下 還是問了


[我嗎]泰亨還沒反應過來



[我們]


[..我們 你要跟我出去?]在房間驚訝的泰亨問著


[摁 不是答應你了嘛]


[我現在排一下 妳慢慢來吧]在廁所外的泰亨捂著嘴偷笑著





















[叮咚 叮咚]日月房電鈴響起



[那麼快就來了嗎..喔某]打開大門的容仙驚訝的看著兩個人


[容怎麼了嗎 哦泰亨啊午安]環抱住容仙的星伊看著輝泰



[努那們午安 你們等一下有要出去嗎]


[我們沒 你們倆不是要出去?]


[所以他在問啊歐逆]


[你們就出去呀 反正我們也沒有要幹嘛]星伊說著


[那你們聊 我去查詢個東西]泰亨笑了笑 走到樓層旁的休息區





[輝人吶進來]惠真關上門後把輝人拉進去



[某]




[你們兩個昨天真的睡同一間房間?]


[摁 怎麼了]


[同張床?]兩個姐姐興奮的看著


[他醉了..所以 正常吧]


[哦~~~~]







[上床了對吧]惠真一臉認真的看著輝人







[黑金啊為什麼問輝人這個ㅋㅋㅋ]



[歐逆們別說話 丁輝人看著我]



[摁..]輝人誠實的回答



[某????]

[真的假的??]日月兩人驚嚇的看著輝人


[我就知道 我們輝妮有男人了呢~]惠真黏在輝人身上


[某呀..我以為妳生氣了]


[又不是壞男人 我怎麼會生氣]



[誰主動的]



[他]




[當下你有同意嗎 醉了的時候]



[有..]





[哦~~~~~]

[齁你們很煩餒..我先走了啦]臉紅的輝人準備逃離現場


[好啦好好玩 別搞壞關係了]

[東西我幫妳收就好 來不及的話就直接去機場吧 飛機同班]姐姐們說著

[知道了 安扭]輝人關上房門




[哇丁輝人大發 我才一晚不在就~]惠真躺到床上


[欸咦喜歡的人主動出擊的話妳會拒絕嗎]

[對啊想了想 這歐逆也一樣呀 我們倆第一次的時候也..]

[呀文星伊]容仙適時堵住星伊的嘴


[好了好了我並不想知道=..=]惠真嫌棄著每天在眼前上演親密橋段的日月
















[有點晚了 去吃個飯之後逛逛街應該就差不多要回去了]


[ok 吃什麼呢]


[有間評價不錯的速食店 去吃吃看吧]


[走吧]輝人甜笑著



[丁輝人xi請把全部吃乾淨 我廢了好多力才點來的~]泰亨端著一整盤的食物走向桌子


[太多了吧這個ㅋㅋ看來你得吃多一點了]


[你才得吃多一點 嘴巴張開]薯條在三秒內沾好醬送到了輝人嘴前


[你也]咬了口薯條的輝人也送了一條回去


[要餵你怎麼又變我了ㅋㅋㅋ]


[我開心~]



[是說昨天..真的咪安 我不該這麼衝動的]低著頭的泰亨說著


[道歉什麼呀ㅋ又沒怎麼樣ㅋㅋ]輝人喝了口奶昔


[妳怎麼那麼鎮靜 我..]

[我知道你是可以信任的人 對吧?不是那種..會逃走的人]


[當然 我還怕你 算了..]想了很久才說出口的泰亨說著

[那就對啦 不要再想那些了 吃吧]事實上心裡慌的很的輝人邊停止話題邊往泰亨的嘴裡塞食物 撐過吃飯時間












[去看一下衣服吧 總不能穿你的回去韓國吧]泰亨拉了拉身上的衣服


[知道啦你慢慢選 我也去看一下衣服]輝人跑向一旁



[幫我選]泰亨堵住去路


[阿尼 為什麼]


[就幫我選齁 相信你的眼光]泰亨傻笑著


[知道了啦~~]



[這件怎麼樣 感覺還可以]挑了一陣子後拿起衣服的輝人比對著泰亨的身體


[好看啊 跟我衣服的style很像]


[真的假的 我有那麼厲害?]


[欸咦 偷偷調查過我齁]


[最好啦ㅋㅋ我平常也都穿這種款式]


[那你也一件]聽到這句話 泰亨立馬再拿了件小版的size

[呀呀不用啦 不要買我的]


[當作幫我選衣服的報答 就接受吧~等我]泰亨接過輝人手上的衣服便走去找店員結帳


[真的是 真的不用啦..]輝人看著走遠的泰亨









[時間過好快 還想去海邊走走的說]泰亨提著提袋


[沒關係啦 以後還有機會一起呀]


[一起去海邊嗎]


[嗯 恩痾..不知道]輝人裝傻的加速向前




[輝人呀 等一下]


[摁?]輝人回頭看著身後的人



[這角度好看 拍個照]泰亨喬好角度就按了快門


[真的假的不要騙我哦ㅋㅋ]輝人燦笑著


[真的啦ㅋㅋ你繼續往前走 自然點]泰亨看著眼前的人


[不理你囉]


[好了好了 你自己看看呀~金攝影師的厲害]泰亨炫耀著自己的手藝


[欸咦竟然 還不錯呢 等一下傳給我]輝人認真的看著泰亨拍的照片


[阿尼 我偏不傳~]


[齁拜託啦..我想放到官咖]


[放官咖的話 如果你們木木問說是誰拍的怎麼辦]


[就說經紀人歐逆就好了啊 他們又不知道]


[喔 就算這樣還是西摟~]調皮的泰亨鬧著輝人


[切拜啦 齁..]撒嬌的輝人嘟著嘴


[好啦好啦ㅋㅋ我現在就傳給你]泰亨點選著照片


[對嘛一開始就這樣不就好了]


[哇這態度 不傳了不傳了]泰亨關掉手機屏幕


[誒欸欸開玩笑的啦 齁..]輝人拉住泰亨的領口



[我也是開玩笑的好嘛 不過 這樣子看 你真的挺可愛的]泰亨低頭看著輝人都臉


[某]臉頰莫名的紅了起來


[都沒人跟你告白嗎 出道到現在]泰亨不經意的問


[當然有呀 好幾個]


[哇..很火呢 丁輝人xi~]


[你不也會有嘛 長的帥帥的男生怎麼可能沒人追]


[有是有 但我都直接拒絕啦 在當下]


[欸?直接拒絕?]輝人吸了口手上的飲料


[恩 不然你怎麼處理]


[過個幾天再明確的拒絕他 跟他斷乾淨]


[呀你這更壞吧哈哈哈哈哈]泰亨吐槽著


[哪有ㅋㅋ這樣比較不會不好意思呀..]





[等等 過幾天才明確的拒絕..]想到了兩人前一晚的泰亨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輝人也停了下來


[沒事想個事情而已 我們走吧]泰亨略過煩惱 在對方面前露出招牌笑容




[哦等等經紀人打來 喂歐逆...欸那麼快嗎 我們等一下就回去了 摁知道了 掰掰]

[我們經紀人也傳訊息給我了 一起回去吧]扛起一大堆購物袋的泰亨說著


[我也拿吧 看了好重]


[又不是都你的 我拿啦]


[真的是]


[怎麼樣~]


[沒事]


[沒事就是有事]


[就真的沒事齁]兩個人就這麼一路說說笑笑的走在美國的街道上 也在異地開始了兩個人之間關係的轉捩點

Zoe
小亨要去上学啦 欧妈什么时候来...

小亨要去上学啦 欧妈什么时候来接我呀 ​​​

小亨要去上学啦 欧妈什么时候来接我呀 ​​​

苏木
姐妹们,投票吧😏😏😏

姐妹们,投票吧😏😏😏

姐妹们,投票吧😏😏😏

秋一

一只飞蛾准备去死

听Spring day突然来的想法


飞蛾准备在冬日迎来自己的最后一天。


冬日漫长,飞蛾太孤独。


她学会了听风吹断树枝的声音,水失去温度的声音,和同类临终前的嘶鸣。


那一天,落了大雪,飞蛾缩在摇摇欲坠的小房子里,想着一个夏日里出现的朋友。


飞蛾的房子只剩下一点枯叶和树枝。她想,房子消失的时候,就去死吧。


记忆不是永远需要载体的。但是没有了房子,该怎么捱过漫长的冬天。


也许是前天。

飞蛾轻轻迈出一只脚,听到了雪落实成冰的声音。是凉的。她抬头看一看,不行不行,还有两片树叶,等明天吧。


也许是昨天。

冰融化的时候最冷。飞蛾躲在翅膀里面,还是...

听Spring day突然来的想法


飞蛾准备在冬日迎来自己的最后一天。


冬日漫长,飞蛾太孤独。


她学会了听风吹断树枝的声音,水失去温度的声音,和同类临终前的嘶鸣。


那一天,落了大雪,飞蛾缩在摇摇欲坠的小房子里,想着一个夏日里出现的朋友。


飞蛾的房子只剩下一点枯叶和树枝。她想,房子消失的时候,就去死吧。


记忆不是永远需要载体的。但是没有了房子,该怎么捱过漫长的冬天。


也许是前天。

飞蛾轻轻迈出一只脚,听到了雪落实成冰的声音。是凉的。她抬头看一看,不行不行,还有两片树叶,等明天吧。


也许是昨天。

冰融化的时候最冷。飞蛾躲在翅膀里面,还是冻得瑟瑟发抖。屋檐角长长的冰棱。飞蛾看到了千千万万个自己,在这寂静的荒野。

不过,还有一片叶子。泛着哀哀的绿意。

再来一阵风就会死去的吧。

也许不要一阵风。一块落下来的冰就可以了。

飞蛾重新缩回了房子里。


也许是今天。

飞蛾探出触角,感受属于今天的温度。阳光正好,叶子落光了,也许今天适合去死。


滴答,滴答。


触角微微颤抖。


滴答滴答。


触角从门后又伸长了一点。


这次好像又多了什么,叽叽喳喳,的响声。


啪。


飞蛾的头被用力拍了一下。


飞蛾缩起门背后蜷起身体,轻轻揉着头。


下一秒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是她南飞的朋友回来了。


朋友从遥远的南国,给飞蛾带了一朵春日的樱花。


飞蛾把樱花用红绳穿在心脏的上方,离自己最近的距离。


入睡前,飞蛾想,也许自己还可以挣扎一下。


也许明年的自己,可以和朋友一起飞走。

苏木

那个小姐姐要的图片呀,快点来认领吧

那个小姐姐要的图片呀,快点来认领吧

Kirkland柯克兰

【泰正】英同人推荐 X 4

中短篇


1.【正泰正】99 Shades of Coffee

 🔗原文

作者:Meanie_Beanie

字数:23k


简介:患有严重社交恐惧症+被害妄想症的柾国在买了99杯咖啡后,终于和他心仪的店员修成了正果......

  ——————————————————————


一本正经的搞笑,剧情反转让人猝不及防,全员都是小品演员系列😂。身为店长却要街头卖艺赚零花钱的珍、把“现在的年轻人啊... ”当口头禅,不是被人误会成抢劫犯/连环杀手就是在调戏别人的南俊、对店长珍一见钟情...

中短篇


1.【正泰正】99 Shades of Coffee

 🔗原文

作者:Meanie_Beanie

字数:23k

 

简介:患有严重社交恐惧症+被害妄想症的柾国在买了99杯咖啡后,终于和他心仪的店员修成了正果......

  ——————————————————————

 

一本正经的搞笑,剧情反转让人猝不及防,全员都是小品演员系列😂。身为店长却要街头卖艺赚零花钱的珍、把“现在的年轻人啊... ”当口头禅,不是被人误会成抢劫犯/连环杀手就是在调戏别人的南俊、对店长珍一见钟情的反社会(?)糖、在感觉到兄弟们开始丢人的时候拉他们一把的锡锡、总是反应过度的小旻(他为了给果道歉追了他几条街🤪,还每次都被想要在暗恋对象前表现自己的泰撞倒在地,真是泰南了)、坚持不懈试图和果调情的泰、扭扭捏捏易受惊吓的果。

 

果在暗恋的人面前紧张地说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的,甚至在外界刺激过大时会当场晕倒(9/10... )。这篇他的脑回路超乎想象的神奇,每一次他想鼓起勇气和泰正常交流,脑子里就会上演起各种悲惨下场作为结局😂,最后再紧跟一句“妈妈会对我非常失望的”。泰听了糖的话以为果真名叫Ricardo,还在给他的咖啡上留了自己的号码,果看到的一瞬间心碎就成了渣渣:他根本就不喜欢我,他喜欢Ricardo🥺(半夜看这段捂着嘴防止笑出声)。糖为了逼对南俊出言不逊的客人道歉,就一直冲他丢糖包直到把他打跑(所有人包括店员都在看戏,我服了),珍目睹全程后脱口而出要约糖出去😋。正泰好纯情我无声尖叫🐰💜🐯

 

PS:太喜欢这个作者的文风了,戳进主页发现她5/6的文我都存过了🤭,慢慢扫吧

 

副珍糖、南旻(the friend version of husband?




2.【泰正】Sugar and Spice  

 🔗原文

作者:kkozumes 

字数:23k 

 

简介:柾国知道自己在泰亨的车停在路边的那一瞬间,他就为他倾倒了。柾国欣赏英俊的脸庞,而金泰亨恰恰非常符合他的审美。然而他没有料到,这个开豪车的帅哥竟然把他带回了一间同样豪华的公寓,不仅给他新衣服穿,允许他留下来过夜,还问他想不想要一个sugar daddy......  

 


通篇🚅都很绝!梨花带雨易推倒娇娇果完全激起人的施虐欲嗷嗷嗷!看的想亲自上阵🙈(危险发言)...他撒娇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要化了😭,霸道总裁金屋藏娇的戏码甜到人牙疼,走肾又走心!强推!!!




3.【 糖果+泰正】Best You're Ever Gonna Have 

 🔗原文

作者:Bangtanbananas 

字数:5k 

关键词:ABO、A飞咻、O果 

 

简介:伪装成A的O果由于长期使用抑制剂,在他雇佣的杀手兼商业间谍“大邱双煞”面前意外翻车的故事......  

  ————————————————————— 


糖爷酷到没对象🤤,结尾泰说咱俩得帮他度过热潮期,他说:“没心情,我还得去杀个人”...




4.【泰正】But I Still Want You 

 🔗原文

作者:sharggukie 

字数:33k 

关键词:黑帮AU、金氏三兄弟和闵氏是仇敌、敌人→恋人 

 

简介:果受命潜入敌家金氏的大楼盗取载有其重要机密的磁盘,并且成功全身而退。逃跑路上,一个看似无害的俊美男子答应载他一程,不料他却在半路现出原型。原来他的真实身份是声名狼藉的金氏三当家——金泰亨。 

 

泰瞒着所有人把果囚禁在自己的公寓里,还宣布果以后就是他的所有物了。在这漫长的两个星期里,果从憎恨抗拒到主动渴望泰的触碰。泰甚至还在发现试图前来营救他的同伴和果的情侣纹身后,妒火中烧在他全身上下都刻上了自己的全名。  

 

那为什么他这个从里到外都已经破败不堪的人,会在那个恶魔主动放他离开后,反而开始想念起他来了呢......  

 ———————————————————————— 

 

这一篇剧情如果能展开的话应该会更精彩,毕竟设定这么吸睛。由于篇幅限制感觉有很多细节没有交代清楚,泰正到底咋就在这么短时间内爱的死去活来的了😂?泰一开始可是为了羞辱果强迫了他啊😶,限制他的人身自由把他当自己的“玩具”,边🚗边用刀给果刻了一身他的名字,给人家痛到昏厥😰。这身心创伤要恢复怎么着也得个一年半载的吧,更别提短期内为此爱上他了,经过这一系列非人的折磨除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我想不出其他解释...问就是他俩互相馋对方的身子......  

 

但是果真的好野好直接我好爱😍,瞒着哥哥们孤身一人偷偷把金氏对家窃取的磁盘又偷出来还给泰,泰问他原因他说“人会为了爱情做出疯狂的事情 ” 。嗯他俩感情部分还是很甜的,就是具体过程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算了)。这篇的人物到后期也有一丢丢崩坏,所有人都背叛来背叛去的,还动不动就掏枪指着对方😂,旻几年前为了糖背叛泰、泰为果背叛南硕、果为泰背叛糖旻锡...还好最后都圆回来了,大家依旧是兄弟情深。但是忽略剧情🚗还是非常带感的:腹黑鬼畜攻X美人强受 

 

PS:这篇泰正人设简直不要太符合最近放出的会员照,看的时候真的是全程代入😙 

 

副糖旻(咳生生把对待自己恋人的态度写成和对待下属一个样😂,要不是有明确描写糖旻的剧情,前期我还真看不出来)

Pokey_V
在线出一个IDU毛毯 要的姐妹...

在线出一个IDU毛毯

要的姐妹dd我

在线出一个IDU毛毯

要的姐妹dd我

Lạc Trôi不学会厚涂不改ID
“和我的玫瑰一起起舞,是你的荣...

“和我的玫瑰一起起舞,是你的荣幸。”

是私设的玫瑰果,这色差就很离谱

“和我的玫瑰一起起舞,是你的荣幸。”

是私设的玫瑰果,这色差就很离谱

阿布阿不雪

天生艺人(防弹少年团BTS)第25章

        我溜达出来后见柾国的房门开着,我就探头过去看了一眼。“果果,你怎么不收拾行李?”“都收拾好了,反正也没什么可带的,缺的到那边再买就是了。”我探头看了一眼,除了他习惯带的相机包,还有一个大行李箱,里面装的满满当当叠放整齐的衣服,只不过都是清一色的黑白灰,我不禁扶额,吐槽道。“果果,下次买些别的色系的衣服吧,你这衣服都快赶上我爸的风格了。学学我啊!年轻人要穿的精神,有活力,我都怎么教的你,净给我丢脸!”柾国十分无奈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想吐槽我的穿衣风格,被我给瞪回去了。...


        我溜达出来后见柾国的房门开着,我就探头过去看了一眼。“果果,你怎么不收拾行李?”“都收拾好了,反正也没什么可带的,缺的到那边再买就是了。”我探头看了一眼,除了他习惯带的相机包,还有一个大行李箱,里面装的满满当当叠放整齐的衣服,只不过都是清一色的黑白灰,我不禁扶额,吐槽道。“果果,下次买些别的色系的衣服吧,你这衣服都快赶上我爸的风格了。学学我啊!年轻人要穿的精神,有活力,我都怎么教的你,净给我丢脸!”柾国十分无奈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想吐槽我的穿衣风格,被我给瞪回去了。



        “衣柜打开,我看看,有没有别的衣服,也带几件,实在不行,你去我那边挑,反正我们俩的身材都差不多,应该有你能穿的。”“泰亨哥,你确定我们身材差不多?”柾国挑眉看着我,指了指面前的镜子,透过镜子,我看见了他衣服下精壮的肌肉,而我的身材,唉!不提了,薄的跟纸一样,根本没得比!“你少废话,赶紧去我那边挑衣服,我给你看看你的。”柾国无奈地被我赶去我房间选衣服了,而我翻了他的衣柜半天,毫无收获,这家伙的衣服,根本没有选择的空间。



        嗯?这家伙怎么去了那么久还没选好衣服?我冲回了自己的房间,只见柾国站在我床边,看着床上的两条围巾发呆。“我让你来挑衣服的,你发什么呆?赶紧过来挑衣服。”我拍了柾国的肩膀,唤回了他的神志。我也懒得管他,自顾自地给他挑合身的衣服,突然柾国开口问道。“哥,美国那么冷,你不带上围巾吗?”“带啊!还没放进去罢了!”“哥,你打算带哪条?我帮你收吧!”“你说呢!我最喜欢的是哪条你还不知道啊!”“也对,哥喜欢的东西从来都很明显。”说着柾国就从两条围巾里拿了一条打算放进行李箱里。

捨忆
快去投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快去投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快去投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keep going🍭
愿晚安 🌙 Cr.logo...

晚安 🌙

Cr.logo from twt.

晚安 🌙

Cr.logo from twt.

苏木

chanson de toile  第一章(正文括号内是短信内容)

  “하늘이 파래서 햇살이 빛나서.내 눈물이 더 잘 보이나 봐.왜 나는 너인지 왜 하필 너인지”(姐妹们看得出来这是那首歌的歌词咩)随着闹钟声响,金泰亨也渐渐从昏睡中清醒过来,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温和的洒在金泰亨脸上,暖暖的,很舒服,金泰亨又蹭了蹭被窝 正准备转个身继续睡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一声,金泰亨抓起手机,刚打开就看见...

chanson de toile  第一章(正文括号内是短信内容)

  “하늘이 파래서 햇살이 빛나서.내 눈물이 더 잘 보이나 봐.왜 나는 너인지 왜 하필 너인지”(姐妹们看得出来这是那首歌的歌词咩)随着闹钟声响,金泰亨也渐渐从昏睡中清醒过来,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温和的洒在金泰亨脸上,暖暖的,很舒服,金泰亨又蹭了蹭被窝 正准备转个身继续睡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一声,金泰亨抓起手机,刚打开就看见方老师发的信息(泰亨啊,起了没?)(怎么了?方老师?有什么事吗)(泰亨你们社团今天不是要招新吗,我打算让你们和学生会一起招新)屏幕前的金泰亨看到这一条消息嘴巴都快要合不上了,学生会?方老师没开玩笑吧!金泰亨抓起手机,又敲了一行字发给了方老师(方老师,您没有开玩笑吧?)对方以极快的速度回复了自己(没有,你们广播社和学生会不是一直以来招新去的人最多的两大社吗,这次让你们一起招新是为了磨合一下你们之间的默契,我和张老师一起商量了一下,以后学生会和你们广播社有很多活动要一起举办,所以要磨合一下),金泰亨的嘴巴张的更大了,已经可以装下一个鸡蛋了(就这样吧,泰亨你早点起,我去跟学生会长说一下)。

  另一边的田柾国也一脸懵逼的看着手机(方老师,您真要这么做?)(已经商量好了,柾国啊,赶紧起床,你和广播社长还要碰一下面的。)田柾国急匆匆的回了句嗯就跑去洗漱了。

  田柾国走的很急,都没来得及和车银优说声就急匆匆的跑走了。到了学校,广播社长也刚刚才到。

   “这次招新你俩加油,好好磨合一下默契,以后还有活动的。我先走了,你俩聊一聊待会怎么弄吧。”方老师说完就去找金硕珍说烹饪社的事了,留下金泰亨和田柾国两个人,空气都仿佛冻结了一样,两个人看着对方,什么话都没说。

  最后还是田柾国先打破了沉默“学长好,我是学生会长田柾国,学长叫什么名字啊?”“我叫金泰亨,学弟你叫我泰亨或者泰亨哥就可以了。”“嗯,那学长就叫我柾国吧。”“好的,我们两个社团以后还会有活动要一起弄,我们要不先留个联系方式?”金泰亨喝了口水,不慌不忙的说着,田柾国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金泰亨看着田柾国点头时的样子,不禁轻声笑了一下,这个小孩子还蛮可爱的嘛,“柾国你蛮可爱的嘛。”金泰亨看着田柾国水灵灵的大眼睛说到,看着柾国还是一脸懵逼的的的样子又补充了一句“像兔子一样。”田柾国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笑了一声“泰亨哥也很像一种动物呢。”“什么动物啊?”金泰亨带着一丝自己也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期待,看着眼前的这只小兔子“嗯……泰亨哥就像一只小老虎或者小狮子。”田柾国稍微思考了会,继续说到“泰亨哥虽然小老虎一样,但看起来又很温柔,所以泰亨哥是一只纸老虎。”金泰亨听见了兔子弟弟的回答,笑了一下,然后摸摸田柾国的头“走啦,快要开始招新啦”说完就带着田柾国去了之前方老师说过的招生地点集合。

  因为这次是学生会和广播社第一次联合招生 所以这次也比以往难一点,虽然难度增加了,但是两个帅哥社长往那一坐还是有源源不断的人前来面试,金泰亨和田柾国也一个一个的看过去,同时我们广播社副社长金玖杉也坐在金泰亨旁边,看着那些前来面试的学生,不禁头疼,天哪!这都是什么魔鬼,大姐你是来面试的不是去夜店的好伐!金玖杉看着面前浓妆艳抹的女生,不禁叹了口气,大姐下次来也要搞清楚状况啊,还有你这妆容跟个埃及艳后一样的……金玖杉在内心不断的吐槽,然后看了眼田柾国和金泰亨,两个人也摇了摇头,那个女学生的廉价香水味太冲了,没把他们臭死算好的了,他们有摇了摇头,金玖杉也看不下去了“下一个。”随着金玖杉话音刚落另一个女生走进来了,她看着田柾国和金泰亨两个人双眼直发光, 得,又来一个。金玖杉用尽量听起来亲切的说到“请自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我我叫张智晴,是……”张智晴话还没有说好,金玖杉开口说到“这位同学请问您是结巴了吗 请下次准备好了再来。”金玖杉看了眼又旁边的田柾国和金泰亨,二人也叹了口气,“下一个。”就这样一直面试到了下午,就连午饭也是金硕珍和金南俊一起带过来的,“玖杉,结果怎么样啊?”“哥你别说了,个个都像埃及艳后一样,不是结巴就是什么话也不讲。”金硕珍看着自家妹妹一副备受折磨的样子笑了笑,摸了摸自家妹妹的头安慰安慰自已可怜的妹妹。在几人吃好饭后,下午的面试也开始了。

  “哎一古,我腿都坐麻了。玖杉一共几个人通过了?”“柾国哥一共才只有六个人通过。”“嗯?我们没有很严格啊,怎么回事啊。”“还不是这一个个的埃及艳后啊,真不知道他们一个个的是来干嘛的,他们是去夜店的吗!”金泰亨回想起今天那几个女生的妆容,唉算了,不提了,可以吓死你。

“泰亨哥,柾国哥我先走了啊”“玖杉,你哥还没来啊,你往哪走”金泰亨看着金玖杉转身就要走,这小姑娘要跑去哪啊“我约了别的班的一个人一起走”“你怎么不约你玧智姐啊”“玧智姐和号锡哥待在一起,我可不想吃狗粮。”“那玧其哥呢?”“他和智旻哥待在一起,我可不想做个电灯泡。”金玖杉一想起玧智姐和号锡哥撒狗粮的场面,可以齁死你,玧其哥和智旻哥更加,自家哥哥也是,自己只能叫叫隔壁班的朋友一起回家。“你跟谁一起回去啊?”金泰亨出于对妹妹的关心,问了一下,结果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隔壁班的车银优”“窝……你跟车银优一起回去?”田柾国一口水给呛到了,自己好不容易多了个妹,不会立刻就被车银优给拐走了吧,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叫别人哥哥姐姐,还不太有人叫他哥,自己还没有嘚瑟够呢。“对啊,他是我朋友,哥你别乱想嘛,我先走了,拜拜”“拜拜”金泰亨和田柾国一起整了一下东西,也回家了。

  

柚木栖

七分甜与草莓酱🍓「ᴘᴛᴇʀ 16」

🍓占有欲很强的小狼狗校霸果×专克傲娇软甜金薇薇学长,小甜饼HE。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勿掐勿杠勿ky。


🍓食用愉快꒰  ˘͙ ᵌ˘͙꒱♡


𝕊𝕖𝕧𝕖𝕟-𝕔𝕖𝕟𝕥 𝕤𝕨𝕖𝕖𝕥 𝕤𝕥𝕣𝕒𝕨𝕓𝕖𝕣𝕣𝕪


小甜饼日常又回来啦!💕


        回去的路上,金泰亨一直是有些迷迷糊糊的状态,虽然田柾国借了个肩膀给他,不过在车上睡总是不如床上睡得安稳。昨晚睡好的时候并不多,大部分时间...

🍓占有欲很强的小狼狗校霸果×专克傲娇软甜金薇薇学长,小甜饼HE。


🍓圈地自萌勿上升蒸煮,勿掐勿杠勿ky。


🍓食用愉快꒰  ˘͙ ᵌ˘͙꒱♡


𝕊𝕖𝕧𝕖𝕟-𝕔𝕖𝕟𝕥 𝕤𝕨𝕖𝕖𝕥 𝕤𝕥𝕣𝕒𝕨𝕓𝕖𝕣𝕣𝕪


小甜饼日常又回来啦!💕


        回去的路上,金泰亨一直是有些迷迷糊糊的状态,虽然田柾国借了个肩膀给他,不过在车上睡总是不如床上睡得安稳。昨晚睡好的时候并不多,大部分时间都因为做了噩梦而处在一种神经紧绷的状态,今天一大早上起来就赶车的行程也是让人十分疲惫,金泰亨打从心里觉得昨晚的觉睡了还不如不睡来着舒坦。

  田柾国也觉得挺累,不过由于他隔三差五就要在外打一场架,经常是弄的自己累到差点走不回家的状态,所以这种没睡好的情况对于他来说还并非不可以忍受,他看着金泰亨醒来时隔几秒打个呵欠的样子,十分怀疑对方会不会就这样打着打着昏睡过去。

  但还算好,这次回去路程似乎比来时快了不少,就在金泰亨实在是忍不住想要就地下车先睡一觉再上路的时候,田柾国拍了拍他的肩膀,“哥,到了。”

  金泰亨瞬间一个激灵清醒了不少,他强打起精神拉着田柾国就往车下冲,他们打了个车回家,金泰亨本来想不管不顾的先躺床上睡一觉再说,可却没想到田柾国动作迅速的先把他关进了浴室,还很好心附赠了一句解释:“洗个澡再睡,灰尘大。”

  站在浴室里的金泰亨懵圈的拿着对方塞进来的一条毛巾,第一次思考起了让田柾国住到家里的正确性。低头定定的看着毛巾好一会儿,金泰亨终于还是放弃了挣扎,选择认命的先去洗澡。鉴于金泰亨觉得现在自己这个状态实在是撑不了多久,所以他很果断的放弃了泡澡的洗浴方式,选择了速战速决的淋浴。

  听着浴室里渐渐传来的水声,田柾国托腮坐在桌前,思考着今天下午的活动计划,他将压在自己书桌抽屉里的一张活动宣传单拿出来又仔细看了看。其实活动的时间从下午两点半就开始了,但因为金泰亨昨晚没有休息好的缘故,田柾国决定让对方多休息一会儿,这才将参加活动的时间改成了四点半左右,反正这活动也是以现场报名、现场参赛的方式进行的,没有统一的时间规定,且活动一直会持续到晚上七点,时间非常充裕。

  田柾国盘算着吃晚饭的时间会不会跟参加活动的时间冲突,他只希望金泰亨可以顺利按照他的计划来走,不然他的准备就要白费了。希望这一次他能给泰亨哥一个惊喜,至少是让对方觉得这个圣诞节过得开心,这也算是报答一下对方幸苦陪他上医院又收留了他的好心行为吧,也真的够傻,却也够可爱,哪有随随便便就把人往家里带的呢。

  想着想着田柾国就忍不住弯起了嘴角,虽然他是个经常惹事的校霸,但好在他的运气还不错,比如这一次,若不是遇上了金泰亨,他一个人大半夜的去医院还真的要废上一些事,毕竟当时他的身份证和现金都没带在身上,想要顺利挂上急诊打破伤风还是没那么容易的。

  金泰亨那时想的没错,他其实就是在逞强,只不过他不想承认罢了,说起来那天他和金泰亨的相遇,简直就像在演话剧,那么偏僻的小巷,怎么就刚好遇见了个人呢?还是个这么可爱的哥哥。

  田柾国仰身坐在椅子上,抬头看着天花板发呆,“草莓酱、鸡蛋……”他小声默念了一遍需要准备的材料,一时觉得要记得东西太多,于是打开了手机的记事本将材料写上,“等泰亨哥睡着就去买吧,顺便去踩个点。”这么想着,他又确认了一遍活动的注意事项,这才将手里的宣传单塞回了抽屉。

  听着差不多停下的水声,田柾国起身正准备去拿洗澡完要换的衣服,随即就听见了金泰亨从浴室里传来的声音,“柾国!救我!”

  田柾国疑惑的挑眉,“哥?”

  金泰亨站在浴室里欲哭无泪,他紧紧拽着围在胯间的毛巾,觉得大概这辈子的脸都给他丢完了一半,“我衣服忘记拿了啊……”

  其实他本来可以只围一条毛巾就出去,毕竟田柾国也是个男生,最多就是调侃调侃,也再没别的了,况且还不一定会碰上。但不知为何金泰亨就是觉得这样十分别扭,他一想到会被田柾国看见自己这幅窘迫的模样就觉得他还是让对方送件衣服来的好,这一定是他人生最尴尬的境地之一,尴尬的童叟无欺。

  闻言田柾国差点没笑出声,他放下手里的衣服转而走进金泰亨的房间,假装自己并没有在笑,尽量用平稳的声音问对方,“衣服在哪?”

  金泰亨想了一圈,由于他刚回家就想直接扑床上睡觉,所以他是被田柾国直接推进浴室的,连睡衣都没来得及拿的那种,他就这么傻愣愣的拿着对方给的一条毛巾洗了澡,也不想想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想清楚了自己并没有把拿好的衣服放在外面,他又想了想自己衣柜里的格局,心里嘀咕着如果让田柾国帮他连内裤都一起拿是不是也太羞耻了一点?可现在还有什么办法?

  “那个……你就从我衣柜里随便拿一套给我吧……”

  金泰亨张了张嘴,本来还想交代一下内裤的位置,但几次开口都没能大声说出来,只好闭了闭眼,不如听天由命,大不了出去之后再进一次浴室换上就好了。

  田柾国按照金泰亨说的打开了对方的衣柜,他看了几眼找到一套看起来应该是睡衣的衣服又很贴心的在旁边的抽屉里找了一条印有大红色爱心头的不明生物的内裤。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很尴尬的地方,都是大男生,以前大学住宿这种事也是常有的,拿个衣服罢了,又不是在衣柜里干什么偷偷摸摸的事。

  “泰亨哥,开个门。”田柾国敲了敲浴室的门,拿着一套衣服举在面前,金泰亨试探的将门开了一条小缝,田柾国见此便将衣服从门缝伸进去递给金泰亨,金泰亨看了一眼对方拿进来的衣服就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他不得不感叹一下田柾国的细心,虽然他没有说明但对方还是把内裤也一起拿过来了。

  递完衣服,田柾国站在门想了些什么,忍不住笑了笑,他突然朝浴室里喊了句:“哥,尺码不错。”说完就绕到一旁的墙壁后等里面的反应。

  金泰亨闻言先是一愣,下意识的反问,“什么尺码不……”然而话才说到一半就自己后知后觉的回过味儿来了。

  什么尺码不错?

  还能有什么尺码值得特意被田柾国提出来说?

  金泰亨瞬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升高了几个温度,特别是耳根和脖子的地方,他觉得烫的吓人,像发烧一样,他“啪”地撑住一旁的洗手台,低着头一边想笑一边又觉得十分羞耻,像是为了要掩饰自己的害羞一样,金泰亨转头也对门外喊了句:“观察这么仔细干嘛?要不今晚来试试?”但他话都还没喊完呢,金泰亨自己就先红了脸,可仗着田柾国看不见,硬是死撑着把狠话给撂下了。

  田柾国本来听见金泰亨问了一半的话还在暗自偷笑,心想着泰亨哥这反应也是很迟钝了,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猝不及防又听见金泰亨喊了句话,而且这话的颜色程度甚至比他还要高,这回田柾国也懵了一下,随即直接就别过脸笑出了声。他边笑边有觉得些诧异,要不是亲耳听见,他还真的想象不出来这么一个正经模样的哥哥也会说出这种话出来。

  金泰亨在浴室里听着门外传来的笑声,心里别扭的差点没打结,摸了摸发红的耳垂,金泰亨万分不甘心。田柾国什么意思?明明就是他先挑的话题,怎么反过来被笑的是自己呢?难道现在的校霸全都是这么羞耻的画风吗?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两岁,心思居然已经这么开放了,这可不行。

  迅速的将睡衣换好,金泰亨深吸了口气,一把将门给推开了,田柾国这时已经止住了笑意正准备往自己的房间走,听到声响后便转头朝金泰亨看过来,看着金泰亨发红的耳根略有些愧疚的笑了笑,看来是自己玩笑开的有点过。

  他刚想给哥哥道个歉说自己不应该那么虎,结果就见金泰亨一个箭步冲上来直接拉住了他的衣领,还不等他反应,金泰亨上前就将脸贴近了田柾国,看着对方的眼睛低声装凶,“未成年别一直看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小心进局子啊。”

  田柾国虽然有些意外,心想着这哥哥是跟自己杠上了吗?但他对金泰亨的动作却不躲不避,反而一脸笑意的看对方,听见对方的话后迅速伸手捧住了对方的脸朝自己拉近,“未成年看乱七八糟的东西要进局子?那对未成年干些乱七八糟的事是不是更要进局子?”末了还嫌不过瘾似得,又补上一句,“哥要不要来试试看?”

  金泰亨这下完全就傻了,他怔怔的看着田柾国,想要说些什么反击可又觉得那些话过于羞耻,实在是没办法说出口,咬了咬牙,金泰亨一把挥开田柾国的手,朝后退去一步,“田柾国你……”

  见金泰亨被自己说的整张脸都红了的样子,田柾国也明白什么叫做见好就收,毕竟是哥哥,虽然欺负起来很有意思,但还是不能做过头了,本来想就这么算了,然后立马给金泰亨道个歉,但谁知金泰亨却突然转身掉头就走。

  田柾国见此暗道一声不好,这下怕是真的把哥给惹生气了,他连忙追上去走到金泰亨身边想要道歉,可金泰亨铁了心要跟他闹,于是故意换个了个方向背对着田柾国走不理人,田柾国见此又不厚道的想笑,他突然从背后抱住金泰亨带着两人的身体晃了晃,“哥别生气啊,我下次不说了好不?”

  金泰亨一偏头“哼”了一声仍然不理他,田柾国见此忍不住笑着将头搁到金泰亨的肩膀上侧头看他。当金泰亨感受到脖颈上呼吸喷洒出的热气时就不易察觉的僵了身体,本来他只是被田柾国说的脸有些发热,没想到被对方这一抱,他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热,身体的温度似乎在逐渐升高,他不敢转头去看对方,因为他怕不小心会碰到什么解释不清又尴尬的地方,因此他只是僵着没有任何动作。

  田柾国没注意金泰亨有些不自然的反应,他闻着金泰亨身上传来的草莓牛奶的味道,一手搂住对方的肩膀,另一手绕到前胸将自己的两只手搭起来,说话随意的不经大脑,“哥你的味道有点甜啊。”

  金泰亨闻言差点没整个人都跳起来,他红着一张脸条件反射的想要把田柾国甩开,但动作才做到一半就又顿住了,他知道田柾国说的应该是他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这本来没什么,两个大男生打打闹闹开开玩笑,甚至有时候故意说些调情话来刺激刺激对方,可正常的男生听了会是这样的反应吗?

  没什么生气的感觉反而有点羞耻,甚至他还想歪了。

  这正常吗?

  金泰亨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到这些,或许是先前田柾国才开了些玩笑,又或许是他近两天对田柾国的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无论是什么,金泰亨都从中察觉到了一些不太寻常的东西。

  “泰亨哥?”

  迟迟没有得到金泰亨的回应,田柾国忍不住拍了拍金泰亨的前胸,“你在想什么呢?”

  金泰亨被田柾国一拍这才回过神来,假装镇定的把田柾国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他故意敷衍似得握了对方的手,“原谅你了,原谅你了。”

  见金泰亨这么说,田柾国弯了下唇角也就没再缠着金泰亨不放,“我也去洗个澡。”说完他就转身回自己房间拿衣服去了。

  金泰亨抿唇看着田柾国消失在拐角的身影,觉得这画面好像今早已经发生过一次了,那时候他似乎也是抱着这样的心情,理不清头绪,觉得自己的反应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又觉得可能是自己多心,哪有可能在短短一周就改变什么呢?

  也许真的只是自己太敏感了,毕竟田柾国长的那么帅。

  金泰亨甩甩头,他转身将脏衣服丢进洗衣机里清洗,不经意间看了眼窗外,这才注意到天地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他忽然隐约记起些什么东西,在今早那场雪白色的梦里,似乎有个人对他说了句“白色圣诞节快乐”,但他想不起来到底是谁了。

  会是谁呢?他梦见谁了呢?他只记得对方的声音非常好听,是他最喜欢的那种音色。但应该不会是田柾国,毕竟田柾国都是叫他哥的,而梦里的那个人却叫他“泰亨”。

  “白色圣诞节快乐吗……”金泰亨喃喃自语。

  突然他就转头对着田柾国的房间大声喊道:“柾国,白色圣诞节快乐!”

  正在房间里收拾衣服的田柾国闻言先是一愣,反应过来金泰亨说了些什么之后他就忍不住笑了,语气如同今早清晨时那样带着白雪般的气息。

  “嗯,白色圣诞节快乐。”

  

  “泰亨。”



————————

最开始我觉得一更2k+差不多,可没想到我就没下过3k+,而近来两更上了4k+。


求:阿栖我秃头的日子还有多久?😷

海洋波波球

【正泰】落跑甜心 C3

律师精英国x跑路代购V


/欢喜冤家沙雕甜文/追债追出真爱来/每日一问直男田律师今天弯了吗/


心跳快的好像要炸掉,田柾国觉得不能再这样眼看着金泰亨鲜红欲滴的嘴唇贴过来,他伸出胳膊力卡住金泰亨的双肩把他整个人都往后推。


“呀别离这么近!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关冰箱门啊~"金泰亨柔软的手心有意无意地从后头蹭过田柾国的腰窝,惊起他一阵颤栗。


得,今天看来是逃不过这一劫了。倒吸一口凉气之后,田柾国有些认命地发了话。“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不怎么样,”金泰亨玩味得挑起额角的眉毛,“你不是说我是下三滥吗,我这样难道不是情理之中的事?”


田柾...

律师精英国x跑路代购V


/欢喜冤家沙雕甜文/追债追出真爱来/每日一问直男田律师今天弯了吗/


心跳快的好像要炸掉,田柾国觉得不能再这样眼看着金泰亨鲜红欲滴的嘴唇贴过来,他伸出胳膊力卡住金泰亨的双肩把他整个人都往后推。


“呀别离这么近!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关冰箱门啊~"金泰亨柔软的手心有意无意地从后头蹭过田柾国的腰窝,惊起他一阵颤栗。


得,今天看来是逃不过这一劫了。倒吸一口凉气之后,田柾国有些认命地发了话。“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不怎么样,”金泰亨玩味得挑起额角的眉毛,“你不是说我是下三滥吗,我这样难道不是情理之中的事?”


田柾国这会子终于明白了,原来小老虎是生气了才故意这样的。自己早上的话确实说的重了些,隔着门没想到还是被听的清清楚楚。


身上传来的酥酥麻麻的感官刺激已经不由田柾国这理智的头脑再多分析什么了,他发现随着自己呼吸一起紊乱的不仅有心跳,还有从腿根到脚尖处的一阵阵电流。


我一定是太久没恋爱了,居然对一个男的产生生理反应。要死啊!


田柾国毕竟理亏在先,在身体彻底失去控制之前,他用残存的一点理智迅速道了歉。


“对不起,我早上不应该那样说你。是我一时气愤才口不择言。你,你快别贴着我了!”


金泰亨满意地闪开身子到冰箱门的一侧,他满意地看着田柾国慌里慌张地整理领带又扶好眼镜,却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脸上其实也早就绯红一片了。回到自己房间,四下安静的氛围里金泰亨突然听到自己有些过速激荡的心跳,他安慰似的拍拍自己的胸脯。


“还好报完仇之后我闪的够快,不然可就把自己搭进去了~”


这一晚金泰亨睡的十分香甜。


隔壁的田柾国可没这么好命,他只要一闭上眼脑袋里就全是金泰亨柔软莹亮的嘴唇和勾人放电的眼睛,翻来覆去到凌晨三点才勉强浑浑噩噩地睡过去。


早晨六点半,金泰亨被卫生间嗡嗡作响地洗衣机吵醒。


“不是昨天刚刚道过歉吗?!怎么又开始不考虑别人的感受!”金泰亨隔着卫生间门大声抱怨。


门的另一头没什么反应。金泰亨说了半天见没什么效果,打着哈欠打算回房补觉。


田柾国一边刷牙一边拧自己的脸。


这不是真的,我这么会,怎么会做那种梦呢?!


被体液湿透的睡衣内裤都还在洗衣机里转着,嗡嗡声便是证据。


田律师的职业操守告诉自己,证据确凿铁证如山,事实根本不容怀疑。


把牙膏沫淬了一洗脸池,田律师又多喷了几泵发胶,把头发捋上去露出额头让自己显得更加男人味。


对对对,我怎么看都是个直男啊。过去的12小时发生的一切都是我的错觉。田柾国拿出法庭里辩论的那套逻辑说服自己,没成想打开门出去的时候,好不容易建立好的心理建树又没出息地崩塌的渣渣都不剩了。


金泰亨晃着小细腰正在厨房欢乐地喝牛奶,前几天被田柾国揪掉老虎尾巴的睡衣撕裂了好大一个口子,里头圆润的两坨隔着内裤若隐若现。


一股子热邪横冲直撞进脑子里头。田柾国不敢再看再想了,换了皮鞋,坐上通往地下车库的电梯以后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忘带了领带夹和袖口。


“真是活久见啊,”律所的茶水间向来是八卦聚集地,小秘书们凑在一起议论纷纷。


“我们作风严谨令行禁止的田律师今天竟然敞着袖口散着领带工作了整整一天诶!”


“是啊是啊,我还看到田律师对着一节毛绒玩具尾巴沉思,咱们是接了什么玩具厂商质检案子吗?”


-----------------------------------------------------------------


玩具质检什么的金泰亨是不知道,但他此刻正坐在商场二楼的儿童区黯然失色。


下午晚些时候金泰亨接到了之前一个客户的消息,说合伙人问他要尾款,并且来这家商场的奢侈品专柜直接取货交易。


金泰亨急的连衣服都没换就冲出去了。他几乎找遍了整个商场,为了来商场,金泰亨甚至掏出了皮夹子里最后一张五万块付了打车费——然而,这赌上一切砝码的最后机会,是要以失败而结局了。


专柜的东西已经被领走,金泰亨软磨硬泡才从货柜那边问到了订购联系人的信息,拿来一看,上头却赫然写着自己的名字金泰亨三个大字。金泰亨摁着发货本的指节有些泛白,他有礼貌的谢过了管理员大叔,脚步不知轻重地往商场楼下挪。


“各位亲爱的顾客您好,我们抱歉的通知您,本商场的营业时间为早上九点至晚上十点,请您尽快在清场之前结束购物,祝您愉快~”


自动感应门打开,外头应景的下起了瓢泼的大雨。顾客们三三两两掏出雨伞,有小情侣们披着外套一起冲了出去,本来狼狈的事情却成了偶像剧似的情节引得行人纷纷侧目。


“啊西真的是!”金泰亨想起最近发生的一切,漫天的雨水终于成了压倒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匆匆跑去商场旁边的便利店买雨伞,却发现最便宜的塑料款式也要3500韩元。皮夹子里静静躺着两张蓝青色的一千块,那颜色跟自己的脸色几乎相差无几。


还要坐公交车回家呢,还是忍忍,算了吧。


因为是少有人以公共交通作为通勤的高档小区,在最近的车站下来跑到田柾国家还是花了将近20分钟。到公寓门口的时候,小老虎已经浑身湿透,金泰亨没心情理会一楼保安大叔嫌弃而惊异的眼神,好不容易到了607门口,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打不开公寓的门。


“喂,田律师吗?我因为很重要的事情临时外出了,现在回来了麻烦告诉我一下公寓大门的密码可以吗?”本就单薄的睡衣湿透之后全部紧紧贴在身上,金泰亨努力克制住冷颤才终于把话讲完。


田律师刚刚接待完客户在跟秘书交待后续的流程和注意事项。金泰亨的声音在他听起来和噪音的效果没差,都只会让自己心烦意乱罢了。


“个人密码不方便告诉你。等着吧,我加完班很快回去。”


金泰亨还想说些什么,刚张开嘴便被“嘟”的挂断声统统噎了回去。


田柾国烦躁地索性把开着袖口的衬衫全都挽上去。


他突然改变主意了。


“今天辛苦了。剩下的事情还是我自己来吧,你们先下班回去。”


十一点半,拎着西装外套的田律师终于疲劳地伸着懒腰回到了自己公寓门口。


金泰亨蜷坐在角落,脸上早已没有一丝血色。


“金泰亨?”


对面的人只是紧皱着眉头,并未回答只言片语。


“呀!你怎么回事!”走近后田柾国才发现人早就浑身湿透,滚烫的皮肤仿佛要烧着了一般。


我们英明神武睿智冷静的田律师突然就慌了。


“你你你别吓我啊清醒一点金泰亨! ”


凌晨一点半,医院。


“患者淋了雨高烧不退,血糖指数又低,是精神状态紧绷下导致的休克。请问……”


医生看着送人来的陪同家属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小心翼翼地开了口。


“您别太担心,他会苏醒的。不过患者最近,是不是遭受了什么巨大打击呢?建议您这边注意一下日常的生活细节,病人不适合再受到刺激了。”


一向骄傲自信的田律师此刻懊恼地垂下了那聪明无比的脑袋。


换上病号服的金泰亨脸上仍旧是一层薄汗,田柾国看着床边换下来的衣服,衣领还没干透,深深浅浅的水渍跟一道一道的条纹图案交缠在一起,脏兮兮的的样子纠结而心痛。


急诊室的凌晨是空旷而有些寂静的,响起来的电话铃声显得格外刺耳。反复确认金泰亨的被角已经掖好,田柾国终于慢吞吞地挪到了外头的走廊按下绿色接听键。


是姐姐。


“小国啊,最近有替我看好那个诈骗犯吧,我知道你业务过硬,可他狡猾的很,你可要留个心眼啊。“


“我……我知道了,姐姐。”


爱干净有洁癖的田律师一向很欣赏医院的环境,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消毒水的味道窜进鼻腔酸酸的,连带着整个人也一起不舒服起来。


“你姐夫最近工作比较忙,我们打算在加拿大过完新年再回国找你,恐怕得再麻烦你一个月啦!”


“好。”


再回去的时候金泰亨已经醒了。见到田柾国,气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我昏倒还不都是你害的!你如果告诉我公寓门密码,或者……”


金泰亨还没完全退烧有些气短,胸脯因为气愤和激动猛烈的起伏起来。


“或者……你早一点回家,我就不会在急救室了啊!”


出人意外地,我们在庭辩上伶牙俐齿无往而不利的田律师,一声都没反驳。


田柾国只是把金泰亨的胳膊轻轻拉过来,用手指在他掌心默默写了几个数字。


“901230。”田柾国又抽了张银行卡放在床头。


“密码一样,都告诉你啦。”


“别生气了好不好呀……”




【TBC】





直男(?)傲娇田律师心软啦!


小老虎气鼓鼓,╭(╯^╰)╮


NOBLE
全娱语c,无限重皮

全娱语c,无限重皮

全娱语c,无限重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