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urning

1846浏览    119参与
静听风寒

偶尔从一个视频上听到的,是那个视频的BGM,觉得挺好听的,很有调调。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时光岁月都不在了的感觉。声音也清楚嘹亮,很好听。

分享歌词:

作曲 : Laila Samuelsen/Jorn Dahl,作词 : Laila Samuelsen/Jorn Dahl

Passion is sweet

激情是甜蜜的

Love makes weak

爱却带来脆弱

You said you cherished freedom...

偶尔从一个视频上听到的,是那个视频的BGM,觉得挺好听的,很有调调。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时光岁月都不在了的感觉。声音也清楚嘹亮,很好听。

分享歌词:

作曲 : Laila Samuelsen/Jorn Dahl,作词 : Laila Samuelsen/Jorn Dahl

Passion is sweet

激情是甜蜜的

Love makes weak

爱却带来脆弱

You said you cherished freedom

你曾说自由至上

so You refuse to let it go

因此你不愿被束缚

Follow your fate

跟随你的命运

Love and hate

爱恨情仇

Never fail to seize the day

决不失去每一天

don't give yourself away .

但不要放弃你自己

Oh when the night falls

哦 当夜晚降临

And your all alone

你孤身一人

In your deepest sleep

在你沉睡之时

what Are you dreaming of

你梦见了什么

My skin's still burning from your touch

肌肤之亲 让我陶醉

Oh I just can't get enough

哦 我只是无法满足

I Said I wouldn't ask for much

曾答应不再向你索取

But your eyes are dangerous

然而你的眼睛摄人心魄

So the thought keeps spinning in my head

对你的思念 挥之不去

Can we drop this masquerade

我们可否坦诚相对

I can't predict where it ends

纵使结局无法预料

If your the rock I'll crush against

我仍然甘愿飞蛾扑火

Trapped in a crowd

置身于茫茫人海之中

The music is loud

乐声嘈杂

I said I love my freedom too

我说我同样珍爱自由

Now I'm not so sure I do

可现在我却又不那么确定我珍爱

All eyes on you

看到你的一切

wings so true

那么真实地告诫着我

Better quit while you're ahead

最好在你还在前面的时候就离开

Now I'm not so sure I am

可现在我却又不那么确定我能

Oh when the night falls

哦 当夜幕降临

And your are alone

你孤身一人

In your deepest sleep

在你沉睡之时

what are you dreaming of

你梦见了什么

My skin's still burning from your touch

肌肤之亲 让我陶醉

Oh I just can't get enough

哦 我只是无法满足

Said I wouldn't ask for much

曾答应不再向你索取

But your eyes are dangerous

然而你的眼睛摄人心魄

so the thought keep spinning in my head

对你的思念 挥之不去

Can we drop this masquerade

我们可否坦诚相对

I can't predict where it ends

纵使结局无法预料

If your the rock I'll crush against

我仍然甘愿飞蛾扑火

My soul my heart

我的灵魂, 我的心

If you're near or if you're far

无论你近在咫尺或是你远在天涯

My life my love

我的生命, 我的挚爱

You can have it all....oohyeahho ah.

请一并带走

Oh when the night falls

哦 当夜幕降临

And your are alone

你孤身一人

In your deepest sleep

在你沉睡之时

what are you dreaming of

你梦见了什么

My skin's still burning from your touch

肌肤之亲 让我陶醉

Oh I just can't get enough

哦 我只是无法满足

Said I wouldn't ask for much

曾答应不再向你索取

But your eyes are dangerous

然而你的眼睛摄人心魄

so the thought keep spinning in my head

对你的思念 挥之不去

Can we drop this masquerade

我们可否坦诚相对

I can't predict where it ends

纵使结局无法预料

If your the rock I'll crush against

我仍然甘愿飞蛾扑火

ooh, if your the rock I'll crush against.

哦 我仍然甘愿飞蛾扑火。 

重明桥Z

蝴蝶au的MHA角色

想到谁写谁系列,配图源百度

名朋专区也有更新,未经允许,请勿擅用

标签:我的英雄学院,Burning

101. Burning――红带黑蛱蝶

从太阳点燃的火,在灵魂中燃烧的火。她的翅膀上有火,开始后就不会熄灭的火。你追不上火,活跃又炙热的火
[图片]

想到谁写谁系列,配图源百度

名朋专区也有更新,未经允许,请勿擅用

标签:我的英雄学院,Burning

101. Burning――红带黑蛱蝶

从太阳点燃的火,在灵魂中燃烧的火。她的翅膀上有火,开始后就不会熄灭的火。你追不上火,活跃又炙热的火

鸭鸭的小草窝

【燃烧】【Ben/李钟秀】祭品

看完电影后的脑洞产物。(警告啥的就不搞了,估计太冷了也没人看哈哈

贴在自己新注册的quotev上了。哈哈因为WordPress没折腾明白,怎么搞都不如quotev上po文方便好看。


明明是揭露资本主义世界血泪的电影,为啥拍得这么有性张力。

[图片]
明明知道钟秀在跟踪窥探自己,Ben还是很温和优雅地邀请他进屋聊聊。这心态真的稳,老哥我服。

看完电影后的脑洞产物。(警告啥的就不搞了,估计太冷了也没人看哈哈

贴在自己新注册的quotev上了。哈哈因为WordPress没折腾明白,怎么搞都不如quotev上po文方便好看。


明明是揭露资本主义世界血泪的电影,为啥拍得这么有性张力。


明明知道钟秀在跟踪窥探自己,Ben还是很温和优雅地邀请他进屋聊聊。这心态真的稳,老哥我服。

木槿

but you eyes are dangerous , so the thought keeps spinning in my head 

but you eyes are dangerous , so the thought keeps spinning in my head 

hamony.

分享歌词:

Passion is sweet 激情是甜蜜的

Love makes weak,爱却带来脆弱

You said you cherished freedom 你曾说自由至上

so You refuse to let it go因此你不愿被束缚,

Follow your fate,跟随你的命运,

Love and hate,爱恨情仇,

Never fail ...

分享歌词:

Passion is sweet 激情是甜蜜的

Love makes weak,爱却带来脆弱

You said you cherished freedom 你曾说自由至上

so You refuse to let it go因此你不愿被束缚,

Follow your fate,跟随你的命运,

Love and hate,爱恨情仇,

Never fail to seize the day,决不失去每一天,

don't give yourself away .但不要放弃你自己,

Oh when the night falls,哦 当夜晚降临,

And your all alone,你孤身一人,

In your deepest sleep,在你沉睡之时,

what Are you dreaming of,你梦见了什么,

My skin's still burning from your touch,肌肤之亲 让我陶醉,

Oh I just can't get enough,哦 我只是无法满足,

I Said I wouldn't ask for much,曾答应不再向你索取,

But your eyes are dangerous,然而你的眼睛摄人心魄,

So the thought keeps spinning in my head,对你的思念 挥之不去,

Can we drop this masquerade,我们可否坦诚相对,

I can't predict where it ends,纵使结局无法预料,

If your the rock I'll crush against,我仍然甘愿飞蛾扑火,

Trapped in a crowd,置身于茫茫人海之中,

The music is loud,乐声嘈杂,

I said I love my freedom too,我说我同样珍爱自由,

Now I'm not so sure I do,可现在我却又不那么确定我珍爱,

All eyes on you,看到你的一切,

wings so true,那么真实地告诫着我,

Better quit while you're ahead,最好在你还在前面的时候就离开,

Now I'm not so sure I am,可现在我却又不那么确定我能,

Oh when the night falls,哦 当夜幕降临,

And your are alone,你孤身一人,

In your deepest sleep,在你沉睡之时,what are you dreaming of,你梦见了什么,

My skin's still burning from your touch,肌肤之亲 让我陶醉,

Oh I just can't get enough,哦 我只是无法满足,

Said I wouldn't ask for much,曾答应不再向你索取,

But your eyes are dangerous,然而你的眼睛摄人心魄,

so the thought keep spinning in my head,对你的思念 挥之不去,

Can we drop this masquerade,我们可否坦诚相对,

I can't predict where it ends,纵使结局无法预料,

If your the rock I'll crush against,我仍然甘愿飞蛾扑火,

My soul my heart,我的灵魂, 我的心,

If you're near or if you're far,无论你近在咫尺或是你远在天涯,

My life my love,我的生命, 我的挚爱,

You can have it all....oohyeahho ah.请一并带走,Oh when the night falls,哦 当夜幕降临,

And your are alone,你孤身一人,

In your deepest sleep,在你沉睡之时,

what are you dreaming of,你梦见了什么,

My skin's still burning from your touch,肌肤之亲 让我陶醉,

Oh I just can't get enough,哦 我只是无法满足,Said I wouldn't ask for much,曾答应不再向你索取,

But your eyes are dangerous,然而你的眼睛摄人心魄,

so the thought keep spinning in my head,对你的思念 挥之不去,

Can we drop this masquerade,我们可否坦诚相对,

I can't predict where it ends,纵使结局无法预料,

If your the rock I'll crush against,我仍然甘愿飞蛾扑火,

ooh, if your the rock I'll crush against.哦 我仍然甘愿飞蛾扑火。 

Maria Arredondo的单曲《Burning》: (来自@网易云音乐)

鬼臼秦艽

2020.02.13 庚子年正月十二 雾雨


每日推荐推给我一首大概是2007年听到的歌。

那年,我刚上初一,刚开始用百度写博客,把空间打扮得花里胡哨,还开始自己靠着稀烂的英语摸索着写html做模版……听点音乐,什么琵琶吟、Cara Dion,胡乱写点伤春悲秋的文字,还想着,以后老了翻来看看一定很温暖。哈哈,想不到几年后,百度博客关闭了。给博客搬家前,翻了翻,真幼稚,看着想笑……

在那之后就有点流离失所的萧瑟感。网络里认真经营的小窝有一天会突然消散,换一个地方,一想到早晚也会失去,顿时索然无味,自己搞个又不会有人来串门……

世界在变,我也是在翻来覆去地变...

2020.02.13 庚子年正月十二 雾雨


每日推荐推给我一首大概是2007年听到的歌。

那年,我刚上初一,刚开始用百度写博客,把空间打扮得花里胡哨,还开始自己靠着稀烂的英语摸索着写html做模版……听点音乐,什么琵琶吟、Cara Dion,胡乱写点伤春悲秋的文字,还想着,以后老了翻来看看一定很温暖。哈哈,想不到几年后,百度博客关闭了。给博客搬家前,翻了翻,真幼稚,看着想笑……

在那之后就有点流离失所的萧瑟感。网络里认真经营的小窝有一天会突然消散,换一个地方,一想到早晚也会失去,顿时索然无味,自己搞个又不会有人来串门……

世界在变,我也是在翻来覆去地变,在假象中赖在原地不走的是傻瓜。


(在豆瓣上写的日记,想发布时却依然“日记功能暂停使用”……呵呵)

凉慕不挑食

【周深】Burning | 个人向混剪mv(欲/舔屏向/血洗妈粉警告)


撕裂,燃烧,殆尽,

才能重塑一个崭新的我。


---


依旧是练习向小白剪辑,等我过了这个新鲜劲我就回来写文(flag预警)

b站id 凉慕慕慕


我好想用苏州场那个撩镜头的视频,可是我没找到高清的…哭泣

剪完发现这…有点痴汉视角


【周深】Burning | 个人向混剪mv(欲/舔屏向/血洗妈粉警告)


撕裂,燃烧,殆尽,

才能重塑一个崭新的我。


---


依旧是练习向小白剪辑,等我过了这个新鲜劲我就回来写文(flag预警)

b站id 凉慕慕慕


我好想用苏州场那个撩镜头的视频,可是我没找到高清的…哭泣

剪完发现这…有点痴汉视角


瀧.懲
新的一年当然要继续爱老b神 谢...

新的一年当然要继续爱老b神

谢谢b神,我好了

谢谢DOTA,我爱你

新的一年当然要继续爱老b神

谢谢b神,我好了

谢谢DOTA,我爱你

雲虎映繪

红尘看破了不过是沉浮;生命看破了不过是无常;爱情看破了不过是聚散。其实,生命就是一种缘,让我们在缘分的天空下,守候真诚与善良,坚持期待与梦想,认真对待生命,认真对待生活,认真对待生存。面对生命,面对生活,面对生存,只要自己已经尽力了,就让一切顺其自然。万事随缘!

【音文网络/雲虎映畫】

红尘看破了不过是沉浮;生命看破了不过是无常;爱情看破了不过是聚散。其实,生命就是一种缘,让我们在缘分的天空下,守候真诚与善良,坚持期待与梦想,认真对待生命,认真对待生活,认真对待生存。面对生命,面对生活,面对生存,只要自己已经尽力了,就让一切顺其自然。万事随缘!

【音文网络/雲虎映畫】

过期咸菜屑
一些杂图 (拍糊了wk 军训闲...

一些杂图 (拍糊了wk


军训闲着无聊的瞎摸

一些杂图 (拍糊了wk


军训闲着无聊的瞎摸

白色奇迹

【燃烧同人】灰烬(上)

     “燃烧之后呢?”

  “会像是一阵烟飘走了……”

  “大概还会剩下一地死灰,风也不能吹散,还弄得到处都是焦黑。”

  ————————————————

  钟秀的文章还是发表了。杂志社的回信不是想象中委婉又坚定的拒绝,而是薄薄的稿酬和封面花花绿绿毫无文学感的样书。甚至还有封措辞严谨的邀约,询问他是否有意同杂志社签约,为杂志社长期供稿。

  同信附带的还有长长的几页合同,仿佛只要写下姓名“李、钟、秀”三个韩文,亦或是身份证上特别用括号标注出的汉字,一直以来的困顿都将结束,伴随真正意义上成为一个作者而来的将是新生。

  但提起的笔又顿...

     “燃烧之后呢?”

  “会像是一阵烟飘走了……”

  “大概还会剩下一地死灰,风也不能吹散,还弄得到处都是焦黑。”

  ————————————————

  钟秀的文章还是发表了。杂志社的回信不是想象中委婉又坚定的拒绝,而是薄薄的稿酬和封面花花绿绿毫无文学感的样书。甚至还有封措辞严谨的邀约,询问他是否有意同杂志社签约,为杂志社长期供稿。

  同信附带的还有长长的几页合同,仿佛只要写下姓名“李、钟、秀”三个韩文,亦或是身份证上特别用括号标注出的汉字,一直以来的困顿都将结束,伴随真正意义上成为一个作者而来的将是新生。

  但提起的笔又顿了顿。当重新下笔,钢笔尖的墨水早已干涩,左右划过,只在合同坚实的纸张上压出一道浅浅的印记。看去,什么也不曾留下,仿佛合同也在嘲笑他。真的会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改变吗,改变就是从搬运工变成为为不入流的地摊文学搬运些吸引眼球的文章吗?

  不及错愕,钢笔金属外壳磕在地上的声响便在耳畔回响。钟秀的父亲就是这般,死要面子又不知变通,偏偏又一肚子的怒气随时准备摧枯拉朽、摧毁一切。后来母亲头也不会的走了,钟秀越是怨恨便越要对天起誓,自己一定不能重蹈覆辙。

  想起此刻应在牢里的父亲,猜想他该是怎样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旁边站着拿他没办法的狱警,钟秀不觉笑了笑,弯腰去捡那只开启了他作家之梦的钢笔。

  然而,想必那一贯木讷的表情之下,内心早已扭曲。那目光扫过,落在钢笔已经朝两边叉开的尖上,瞬间变得锐利、变得饱含侵略性,却又满含挣扎。握笔的手颤抖着合上了钢笔盖,将钢笔放在桌上,急促的呼吸正努力的平静下去。

  下一秒,撑在桌面边缘的右手仿佛邪灵控制般,捉过可怜的钢笔,高高划过头顶,然后狠狠地砸在地面上。笔帽被摔在地上的力道弹飞,磕到桌角又再次落下,在地上打起转来,好久不能停下,同地面摩擦出的金属声音直刺进人的耳朵里。

  钟秀愣了两秒,又好像是在与接下来要做的事做挣扎。他抬脚、踩下,被踩扁的金属笔帽不再打转了。另一下踩在已经报废的钢笔上,墨水流了出来,弄得地板一片乌黑。

  这种破坏东西的发泄行为可没有浇灭钟秀内心已经燃起的怒火,甚是有愈演愈烈之势。每一个细胞都在催促他继续下去,继续破坏下去,先去踹那个被笔帽磕掉漆皮的桌角,在把随便什么砸在被墨水弄脏的地面……就让事情更糟下去吧,反正又能如何呢。

  所幸,仿佛是冥冥之中有神灵要阻止他继续想下去,或是把脑海里的想法付诸行动。视线刚刚瞄到手机,手机漆黑的屏幕就忽的一下子亮了起来,把他拖出偏执的愤怒。

  依旧是没有显示姓名和号码的未知来电。沉默,奇怪的背景声,那是水滴滴落的声音,然后是本的沉着的嗓音。

  钟秀还是没能杀了本,但或许是杀了,在他的将要出版的小说里。

  “钟秀晚上有时间吗……还记得我家吗?”钟秀当然不会忘了本的大平层,那是他无法触及的的生活,如同谜一样的本本身,所以格外难以忘怀。

  ————————————————

  走廊尽头的画上是一头牛,每个部分都被标上了不会被人们说起的学名,和应被烹调成的菜品。

  “猫咪……不见了。”

  “嗯,免税店的姑娘带着它走了,就是钟秀以前见过的那位。”钟秀想起了那次不小心放走了猫咪的女孩。

  “她很喜欢那只猫呢,再说那也不是我能照顾得好的。” 本还是那样,永远掌握着主动权,说话的语气淡淡的,不容抗拒,让钟秀不能出声反驳,恨得牙根打颤却又无可奈何。

  钟秀也还是如同往常那样,呆滞木讷的点点头,脸上意味深重的表情却全落在本的眼里。本不说什么,维持着一贯绅士礼貌般的笑容,拍拍钟秀的肩膀,转身去处理食材。

  温和、暖洋洋的灯光照在钢刀金属的锋面上诡异又安详。

  “会有别的人来吗?”

  “会的。”本抬头对上钟秀的眼睛,说“烹饪如祭祀,祭品当然不能只让你和我自私地享用。”

  像是要验证这话一般,门铃的声音响了起来。本正切着一个番茄,满手的汁水。他抬了抬眼,钟秀就明白了意思,向门口走去。

  每次走过大平层的走廊都让钟秀有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仿佛门外是待被捕捉的猎物,而自己正向他们步步逼近。

  打开门,问外却不是像惠美或是那位免税店的姑娘,是一位男性。看起来比钟秀大些,或许比本还要大上几岁。

  门外的男性和钟秀不同,穿着一身熨烫得体、笔挺的西装,见到开门的钟秀惊讶之后很快冷静了下来。问道:“请问,本在吗?”

  这时钟秀才确定了原来本真的可能叫本,不是随便随口说给那些女孩们听的。

  “请进。”钟秀侧身将男子请进了屋子。四处打量评价的目光让钟秀有些无措、不安,但又幸灾乐祸、有些不能外露的期待。

  本已经处理完那个讨厌的番茄了,一片一片的码放在盘子里。整齐,齐整,只等着被筷子夹起享用。本洗过手,关上了水龙头,用叠放的分外整齐的毛巾擦干手。

  那干净的毛巾让钟秀想起卫生间里的东西,想起或许已经死去,或许还在不知在什么地方的惠美。或许,她正等着自己,或许并不是。

  “您好,有些事我想和您谈谈……”

  “我去下卫生间。”看来那位先生还是第一次来拜访本,不然不会用这么客套的对话。客套对话的意义,不就是让对方难以拒绝吗。未尽的语义让钟秀避开,他知道这是在委婉的请他走开。突兀的插话,让钟秀落荒而逃,而本面对毫不清楚底细的人却是毫不慌乱。

  卫生间的水很冰,浇在脸上分外冰冷。装着女孩们饰品的抽屉还在那,艳粉的运动腕表突兀的摆在一众闪闪发光的小饰品里,令人分不清这些小饰品几个月里是否增加了。

  钟秀只是想多去消磨些时间,不要撞上本和别人的谈话,但又按捺不住,想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果然,本总是有能力,不经意间就能让已经适应了忽视的钟秀倍感压力。

  “钟秀。”本的声音让男子停下谈话,转过头来重新、又一次打量着钟秀的上上下下,像是要看到皮肤之下,更深层的东西那里去。钟秀不敢说,那是在打量灵魂的目光。

  “钟秀先生……”

  “李、钟、秀”

  “嗯,抱歉,李先生……”

  男人像是要说些什么,这让钟秀紧张不已。但刚开口,男人的声音又一次被门铃声打断。

  “我去开门。”本朝着他们笑了一下,微微颔首表示抱歉,留下他们两个独处在一起。很快门口传来年轻女孩撒娇又歉意的声音“抱歉啊,本哥哥……”

  那位男性递给钟秀一张名片。朝着本走过去,说“实在抱歉,今天冒昧的过来拜访。既然还有客人,改日我再过府。”

  “您慢走。”女孩微微鞠躬,送别这位意料之外的“客人”。

  那张名片上写着,警卫 金孝言。这个年代了谁还会用着名片,原来是警察啊。警察,警察,这两个字萦绕在钟秀的脑海里不能散去,终于牵扯到了警察吗。

  女孩把一沓文件交给本,本只是接过来,随意翻看,就放在一旁。用纸镇压着,以免被谜一样不知何时会来的怪风吹散。

  走进厨房,女孩半惊讶半试探地问:“李先生?”

  又是一个同学吗,不等钟秀再问些什么,本就回应女孩说:“钟秀是我一个朋友。”

  女孩疑惑的点点头,礼貌的颔首,像是不解为何钟秀会出现在这里。

  原来女孩姓朴,是一位编辑。她讲起怎么一个人埋下头一天到晚做着校对,怎么和作者们斗智斗勇。欠着稿费给不出,只能和下笔千言却唯唯诺诺的写手们谈人生、谈理想。她一定是见识过了太多的人生和太多的理想了,包容每个人、理解每个人,却连稿费都发不出。

  聚会里大家都一脸微笑,看起来和蔼礼貌又亲近,但看的久了,这一成不变的嘴角弧度,又让人觉得猜不透,仿佛是大海寻针,完全难以明白他们真正在想着什么。这感觉就像是把有着大海恐惧症的人扔进大海里,下边是不可见底的汪洋,上边是透亮碧蓝的海水透着海边明媚的阳光,而他只能怀着窒息的闷气不断游去。没有起点,亦没有终点,不见休憩,也不能喘息。

  坐如针毡的钟秀不禁去想,自己为什么要来,为了追寻着惠美留下的一丝痕迹,把她救出无人知晓的荒井吗。为了逃避自己不能控制的愤怒、迷茫吗。而本叫自己来,又是为了什么,为了嘲笑惠美所托非人,还是钟秀手无缚鸡之力呢。

  本又在打着哈欠了,又在那样笑着。钟秀离开的时候,本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没有再跟上去。而他的目光却被玄关上的那一沓纸张定住了,最上面的文章署名处写着:李、钟、秀

  

  

afterword:燃烧真是我看过的最好的文艺片之一了,什么都可能是假的,又什么都可能是真的。这种虚无的感觉,太配文艺片了。李沧东导演太棒了,让人完全沉沦在故事里,意识不到是改编的。

丰富了很多细节,初看时散漫,像是在缓解对主线悬疑的注意力。看到后面才知道,完全没有一句废话。让最后钟秀的杀人那么出乎意料,又那么有迹可循。

好了彩虹屁吹完了。高潮处完结很好,但是我还是不知足啊。

惠美小姐姐太可了,男主和女主之间,两位男主之间那种微妙的感觉太吸引人了。

两位男主吸引、追逐的感觉上次看到还是汉尼拔和小茶杯呢,然后ben就又被捅了,你们资本主义都这么玩的的吗,哈哈哈。

interstellarbrownie

但昨天听到这首歌的鼓点的时候 我有了耳朵复苏的感觉

但昨天听到这首歌的鼓点的时候 我有了耳朵复苏的感觉

✔CRrrrrr

【电影燃烧同人】低音贝斯

    家里的座机电话响了,你不敢接。以往的时候,你大概会一把抄起电话大喊一声,“说话啊!”这样的做法总是有一种发泄怒气的意味,虽然你觉得自己早就没有愤怒这么个东西了。


    但现在不会了,直到现在你还打着两天前从外面带来的寒颤,混着Ben温热的血,和那个温暖与寒冷交融的拥抱。


    电话仍然在响,这个每月要交二十块钱电话费的东西没有一点用处,除了折磨人之外。


    你伸出手,手指触碰到电话机冰凉的塑料外壳。...

    家里的座机电话响了,你不敢接。以往的时候,你大概会一把抄起电话大喊一声,“说话啊!”这样的做法总是有一种发泄怒气的意味,虽然你觉得自己早就没有愤怒这么个东西了。


    但现在不会了,直到现在你还打着两天前从外面带来的寒颤,混着Ben温热的血,和那个温暖与寒冷交融的拥抱。


    电话仍然在响,这个每月要交二十块钱电话费的东西没有一点用处,除了折磨人之外。


    你伸出手,手指触碰到电话机冰凉的塑料外壳。


    电话那头传来清浅的呼吸声,一如既往地没有声音。“你说话啊。”你没什么力气,只是念叨。对方好像永远掌握着主动权,游戏的主人是不必说话的,他只需要敲几个号码,就能看到或者听到一场跳梁小丑带来的好戏。


    尽管这出好戏好像伤及到了自身,但一切都是为了好玩不是么。仓棚啊,越烧越有意思。


    “钟秀,我可不是那些仓房啊。”几十秒的静默过后,传来ben的声音。你被声音的主人惊到了,毕竟你之前狠狠捅了他一刀,他应该死了。但惊讶也只停顿了数秒,你觉得自己像个窝囊废,连情绪都不配有了。


    “那你是什么?”你只是单纯的发出疑问,甚至骂不出一声他妈的。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他忍不住笑,大概牵起你前天捅得那深深的一刀,他笑不出来了。“我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在这里,也在那里,在首尔,也...”他故意顿了一下,“也在非洲。”

    “然后现在,也在我家。”


    “不在医院么。”


    “家庭医生足够了,再说了,在医院还怎么见杀人犯呢。”


      你在对方的调侃声中挂了电话。


     你挤上了地铁,人群熙熙攘攘,有人一把把你挤开,然后努力把自己塞进那节铁皮车厢。没来由地,你想起了自己那辆破皮卡。

 

“惠美从来不是什么没用的仓棚。”站在他的房子里,你一向觉得格格不入,现在依旧。哪怕那个人被你捅了一刀,那种压迫感仍然存在。就像走廊尽头的那幅人体图,也像那日看到的那些属于女孩的廉价饰品。


    他斜倚着床边歪着头笑着看你,像是在嘲笑,和那天你说你爱惠美的时候一个模样。他缠在胸口的绷带因为笑声的震颤在往外渗血,你握紧拳头,站在门口看他,对未知的到来,你怀着奇怪的心思。

    

     你不为他的起死回生感到畏惧,也不为你之后的道路感到担忧。从见到他的第一面开始,你就没有什么道路了,一切都是按照游戏的规则按部就班,你没来由的想,心底却是一种奇怪的平静,你好像听到了从骨头里发出的低音了。


    像大提琴,你怔愣在门口,平静让你想顺着他的伤痕撕裂开来,然后拆分入腹,像祭品。名叫Ben的病毒伸出藤曼,你只能说出一句话,“惠美从来不是什么没用的仓棚。”


    “她不是。”不同于之前的几声讥笑,他又变回了之前公式化的微笑,这个微笑告诉你,他开始无聊了。“她说她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了,真是让人嫉妒啊。从她说出那话的时候,她就变得有趣起来了。我说真的,”Ben 的眼睛充溢着笑意,这笑意看上去不知所云,像那天见到的水库里的水。


    “所以我放她走了,”他刻意地停顿,以此来观察你的反应。


     但你没什么反应,消失与否,井存在与否,猫存在与否, 惠美化烟也好,化灰也好,沉湖也好,你的斗争开始即结束,怒火这东西,被一月份的天气冻没了。


     他好像乐于见到这个反应,但他愈发灿烂的笑容中,很显然,意料之中的东西总是显得无聊。


“惠美一直在寻找great hunger,但是她要还卡债,所以只好止步于little hunger了。”他接着笑嘻嘻地说,“其实我杀了她。”

    他无所谓地摊了摊手,牵动了挂在旁边的吊瓶,他顺着点滴的细管用力一拽,玻璃碎裂的声音在这个空且大的屋子里显得突兀。他伸手把破碎的吊瓶捡起来,把碎掉的玻璃渣子铺在白色的床单上。


    他像是在耍一只猴,正如你开着你的破皮卡被他的保时捷不停地兜着圈子一样,你就是那只猴。奇怪的是,你不愤怒他杀了惠美,你只愤怒他耍你。


     你父亲的冲动因子好像又回到了你的骨血,有人在用你的骨头拉起了曲子,你踩过地上的玻璃渣,紧扼住他的喉咙。单曲循环,一切都重新来过。先是逃走,然后是微弱的挣扎,然后是拥抱,然后你一把火把他烧掉,和他的车一起烧掉。箱庭的风景美好,一切都要按部就班,这就是你的小说,写的是他的故事。


      他好像乐于见到你的失态,你终于还是没有勇气再下一次杀手,骨骼在叫嚣,你让它们再等等。你抱住头,你听到了他说的低音,你说,“我听到了。”


     他说不出话来,因为你刚刚掐住了他的脖子。你看,这个人连呼吸都是控制的,上位者被下位者松开喉咙的下一秒是精准地摆出一个微笑。你感受着他缓慢调整的呼吸,和之前的无声电话一样,你猜是他打来的。


     他气终于捋顺了,然后就是微笑,这个面具永远永远地摘不下来,除非把他的脸皮剥下来,混着意面吃下去。


    “我以为会再来一次的。”他把手按向之前刀捅过的地方,不出所料,有血流出。“这里,有低音贝斯的声音。无比响亮,无比低沉,震得你头昏。”他笑嘻嘻,“我猜你才是惠美所说的great hunger。”


    “不,我不是。”你觉得这个人疯了,疯狂是会传染的,你听到了来自骨骼深处的低音。“惠美死了,那为什么我说惠美想见你的时候你还是来了?”


    “因为有趣啊,我说过,只要是有趣的事,我都会做。值回票价了。”他兴奋地吹了声口哨,“我实在没想到钟秀有勇气杀人,当时我都惊呆了,下意识地想逃,结果你追过来,那感觉很好,就是血液流出来的那种感觉,很温暖。你也感受到了,不是么,钟秀?迸发出的低音,我头一次听到那样的低音,与烧仓房完全不同,”


    他强调了一句,“完全不同,这大概就是惠美给我带来的更有趣的东西。”


    血,刀子,坚冰,你不知道混合在一起是个什么意象,但你也觉得温暖。你自己也疯了,“那你为什么没死。”


  “当然是因为钟秀没有按照剧本上写的把我烧掉啊,”他大笑起来,“化成灰了,就活不了了。”


     你只是看着他,你俩现在都是发疯的小丑。


     他突然止住笑,深深望向你,“我想再听一遍那个声音。”


     你知道,见到他以后,你大概就没有道路可走了。


      你拿他放在床上的碎玻璃划开了他的喉咙,动脉的血液迸发出来,重新演绎了一遍什么叫低音贝斯。他被血呛住,血液从他脖颈流出,从他口中冒出,但你还是能从他嘴角的弧度看出来那是一个笑。个面具永远永远地摘不下来,除非把他的脸皮剥下来,混着意面吃下去。


    你抱住他,感受到临死前最后一丝热气,血,刀子,坚冰,加上火焰,混合在一起是个什么意象呢。


     谜一样的盖茨比啊,你从阳台上跳了下去,好像砸到了谁的车上,化为一滩血肉。

 

 

 


一颗苹果彼得潘

下午4点半

窗外冷色调的城市不近人情

这个房间里暖黄色的烛光

成了唯一的暖色调

流淌过心底的钢琴声

是悼词

是哀歌

是一日不复返的昨天

是不知所踪的今日



下午4点半

窗外冷色调的城市不近人情

这个房间里暖黄色的烛光

成了唯一的暖色调

流淌过心底的钢琴声

是悼词

是哀歌

是一日不复返的昨天

是不知所踪的今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