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buster bros!!!

3974浏览    213参与
syndrome

【ARB主线剧情翻译】2部6章 徒なる虚実は籠から零れ落つ4

练习向,水平有限,欢迎指正!


4節1話 萬屋へ


簓:哦哦一会儿见~

盧笙:打完电话了吗?

簓:哦,结束啦!咱们到那边再说吧~

簓:好啦,还有徒矢さん也一起吧!

金糸雀:什...你倒是说一下要去哪里啊?如果是奇怪的地方——

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金糸雀:......

我:徒矢さん,我们快走吧!


簓:嗯嗯,确实应该是在这附近...

簓:哦,找到了找到了!是这里!

我:这里.../(为什么会来山田万事屋...?)

簓:这里是池袋的万事屋!【山田万事屋】!/盧笙:...【山田万事屋】?就是什么委托都接的那种?

簓:是咱的熟人开的店哦,刚刚听了徒矢さん的话,咱......

练习向,水平有限,欢迎指正!


4節1話 萬屋へ


簓:哦哦一会儿见~

盧笙:打完电话了吗?

簓:哦,结束啦!咱们到那边再说吧~

簓:好啦,还有徒矢さん也一起吧!

金糸雀:什...你倒是说一下要去哪里啊?如果是奇怪的地方——

簓: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金糸雀:......

我:徒矢さん,我们快走吧!


簓:嗯嗯,确实应该是在这附近...

簓:哦,找到了找到了!是这里!

我:这里.../(为什么会来山田万事屋...?)

簓:这里是池袋的万事屋!【山田万事屋】!/盧笙:...【山田万事屋】?就是什么委托都接的那种?

簓:是咱的熟人开的店哦,刚刚听了徒矢さん的话,咱一下子就想到了这里!

金糸雀:但是这里是division rap battle的...

金糸雀:...站在被你们帮助的立场上,我也没办法说什么呢。

金糸雀:我知道了,既然都被带到这里来了,总之先进去说明情况吧。

簓:基本上的事情他都能帮忙解决的。

盧笙:那我们快进去吧...

簓:等等,咱们就到此为止吧。

盧笙:为什么啊?不一起进去吗?

盧笙:既然是你的熟人至少要打个招呼吧——

簓:咱也是这么想的啊~但是咱的身体现在渴求着蜜瓜苏打啊!

盧笙:啥啊...

簓:而且对面可是我们下次rap battle大赛可能会遇到的对手啊,也有可能会和他们直接对上...还是别经常见面比较好吧。

盧笙:...这倒也是,毕竟大赛当前。

簓:就是这样,接下来就拜托你啦!

金糸雀:我知道了,我会好好陈述事实的。

簓:毕竟是事出有因,也有可能在说的时候很难开口...抱歉啊,能请你跟着她一起吗?

金糸雀:也是...如果可以的话非常感谢。

我:好的!

簓:哦!好好干哦!

盧笙:抱歉啊,全丢给你,拜托你了!

盧笙:要是之后再发生什么,随时联系我们就好。

簓:拜拜啦~

金糸雀:...那我们就上去吧,抱歉啊,让你陪着我。


金糸雀:是这里啊...

一郎:您好,是徒矢金糸雀さん吧?

金糸雀:是的。

一郎:真是抱歉啊,让你也特地跑一趟。

一郎:总之先进来吧。

金糸雀:...失礼了。

二郎:啊嘞?是你啊?

三郎:打电话的熟人原来是这家伙吗?

一郎:不,打电话过来的是其他人,应该是和他恰好认识。

二郎:这样啊!旁边的就是这次的委托人...呃,这家伙是...

三郎:为、为什么你会一起来啊!?


4節2話 金糸雀の依頼


金糸雀:哈啊...所以我才不喜欢大惊小怪的小屁孩。

三郎:什...!说谁是小屁孩男人!

一郎:这个人是徒矢金糸雀。如你们所知,她是公安部的部长。

二郎:这种大人物找我们有何贵干?

一郎:二郎和三郎,别这样紧咬不放。

一郎:既然是找我们委托什么的话,也就是说已经把公安部的这一层身份放一边了吧。先听听是什么事情吧。

一郎:这次的事件不仅仅由我们来,我的弟弟们也会参与,可以让他们和我们一起坐吧。

金糸雀:...随你。

一郎:那么事不宜迟...请再说一遍详细情况吧。

金糸雀:嗯,可能会有些说来话长...


金糸雀:...就是这样。

一郎:...我知道了,在确认具体的委托之前,我有几点想要再次确认。

一郎:首先,被劫持为人质的你的弟弟,现在平安无事吗?

金糸雀:...他没有事,他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三郎:...?为什么你能够断言他平安无事呢?

金糸雀:因为我定期能够看到他平安无事的样子,准确来说是让我看见。

二郎:那么就算不收集charm,利用你的权力也能做点什么吧?

金糸雀:虽然他确实是没有事...

金糸雀:我的弟弟被锁链锁着,没有这么简单就能救他出来。

二郎:这算什么?是被抓住了吗?

金糸雀:也可以这么想,反正就是外部无法轻易插手的状态。

一郎:......

一郎:情况我差不多了解了,那么 接下来是山火的事情。

一郎:率领着穿白衣的团体的人是你没错吧?

金糸雀:是的,我假借仪式之名率领他们,并且放火。

金糸雀:因为有你们,还有另外一些追查charm的人在。

金糸雀:我想如果把现存的一些charm都烧掉的话,你们应该就能忘了它们。

三郎:我们在赌场周边见到的穿着白披风的那些人也是为了仪式而这样打扮的吗...?

金糸雀:是的,事实上并没有这样的宗教。

金糸雀:所以才会这样...

二郎:怎么了吗?

一郎:不...因为我在交易现场见到的人净是些和那些穿着白衣服的人没有关系的人。

一郎:我当时就有些怀疑...但如果是为了仪式而装扮成那样,就能合得上了。

一郎:(但是...)

三郎:仪式成功能让世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件事上,从而可以继续收集charm。但是到现在没有找到【头奖】对吧?

金糸雀:是的,但没有时间了...现在这样就是最坏的情况。

二郎:所以我们应该做什么才好?

二郎:既然来了万事屋,应该是需要我们帮你做什么吧?

金糸雀:嗯,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需要你们做什么...

金糸雀:我的愿望只有一个,就是想要救出我的弟弟。所以我需要【头奖】。

金糸雀:如果可以,我想要比组织更早发现【头奖】,以此为筹码与组织进行关于释放我弟弟的交涉。

一郎:...原来如此。

一郎:但是在此之前你做过的事情不能暴露。

金糸雀:是的...要是我的行动暴露的话,那时我弟弟的安危就不能够保证了。

金糸雀:所以我想要在不被组织和中王区察觉的情况下入手【头奖】。

金糸雀:我想要你们帮助我...这就是我的委托。

二郎:...我才不管什么组织,但那种事情还是,不能够原谅。

三郎:但是,你做的那些坏事也是事实,这些事情我们是不会包庇你的。

一郎:二郎和三郎说的话我也能理解,两方都是正确的。

一郎:虽然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我明白原委了。

一郎:我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你,二郎和三郎觉得呢?

二郎:我明白了!

三郎:我明白了。

金糸雀:...谢谢你们。

三郎:那么就需要我们帮助这个人隐藏自己的身份去寻找【头奖】。

二郎:不仅仅是有【中奖】的与【没有中奖】的,还有【头奖】啊,要怎么分辨啊?

金糸雀:【中奖】与【没有中奖】的的区别的话,看一下就知道了。

一郎:真的吗?那...

一郎:你能分辨出【头奖】吗?


4節3話 チャームの鑑定


一郎:你能分辨出【头奖】吗?

金糸雀:我想想...

金糸雀:不能说绝对能看出来,因为我也没有见过。

金糸雀:但是我觉得应该可以看出来,在收集charm的过程中我见了太多的【中奖】与【没有中奖】的charm了,如果是这两类以外的东西应该能够分辨出来。

金糸雀:虽然你们可能信不过我说的话...但我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当上公安部的部长的。

一郎:我明白了,那么就拜托你来鉴定charm了。

一郎:如果找到了【中奖】与【没有中奖】这两类charm以外的东西请告诉我。

金糸雀:嗯,可以,反正也就只有几枚吧?也不会花很多时间。

一郎:不,希望你能鉴定的charm,有这么多。

金糸雀:有、有这么多...?

我:不是说最近都找不到charm了吗?/最近就连charm的情报都没有...

金糸雀:明明最近想要找到一枚都很费力.../...为什么你会知道?

一郎:因为这家伙之前有拜托过我,所以稍微去找了找。

金糸雀:委托...?

一郎:关于这个,也发生过很多事呢。

二郎:...顺便我这里还有。

一郎:有这么多...!都是二郎一个人收集到的吗?

二郎:嗯,虽然哥哥说了不用,但还是想尽一份力。

三郎:明明一哥说了不要和charm扯上关系呢...

二郎:我知道啊,难道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看着哥哥一个人忙碌吗!

三郎:吵死了啦!给你!

二郎:什...这是...

三郎:只有这次,我和二郎做了一样的事情。一哥,对不起,我擅自去收集了charm。

一郎:三郎...

三郎:我觉得可能会有什么线索所以去收集了,也拜托你鉴定一下了!

一郎:你们啊...

一郎:我一直告诉你们不要去做危险的事情吧。但是这次谢谢你们了。

一郎:能请你也鉴定一下他们收集到的吗?

金糸雀:好的,给我吧。

金糸雀:......

金糸雀:...有这么多的话,说不定真的能找到【头奖】呢...

二郎:哦!要是能的话你的弟弟就能得救了吧!

三郎:嘛,要是这些里面没有的话,我们还会继续帮你的。

一郎:嗯,我们之后要是发现charm也会先放在身边的。

我:我也会加油的!

金糸雀:你们...

金糸雀:真是的,你也是,你们也是...

金糸雀:真是的...真是不知道说你们是老好人好呢,还是说你们因为有着相同的特质而互相吸引好...

金糸雀:但是...谢谢你们。毕竟收集大量的charm是最快的方法。

一郎:明明是你的委托,但好像变成了我们这边拜托你做事,真是抱歉啊。

金糸雀:没什么的,我也知道我的委托是强人所难。

一郎:那拜托你鉴定一下了。

金糸雀:好的——那我开始了。


4節4話 【当たり】と【外れ】


金糸雀:......

金糸雀:这个也没中,下一个。

二郎:哈...?就这样就能看出来吗?

金糸雀:是的,那个毫无疑问就是【没有中奖】的。

三郎:等等...!你判断的基准是什么?

三郎:拿在手上稍微看看就能判别,也太奇怪了吧!

一郎:三郎说的也有道理。抱歉啊,能告诉我们判断基准吗?

金糸雀:也是...那我简单说一下你们应该就能懂吧。【中奖】与【没有中奖】的区别就在于星星的数量。

三郎:...那我也能看出来。

金糸雀:星星比较多的就是【中奖】的特征。

金糸雀:但是这只是我们公安部的回收基准...【中奖】的charm里面也有分类。

二郎:那又有哪里不一样?

金糸雀:嗯...这个,在这里用语言描述感觉有些困难。

金糸雀:如果我说有一些重心的区别,还有触感...你们能明白吗?

金糸雀:因为我至今见过了很多charm,所以不仅能够一下子看出区别,也能通过手感察觉到细微的差别。

金糸雀:如果遇到至今没有遇到过的charm的话,我应该能很快判断出来。

一郎:因为你说能够现场鉴定charm,我还以为charm自身会有一些显而易见的机关...原来不是这样啊。

金糸雀:怎么说呢...算是需要感知的?

三郎:这不基本上就是感觉吗...!

三郎:明明有更科学的判断方式...比如利用统计学,利用磁铁反应,利用热传导,计算比重之类的...

金糸雀:利用一般的货币鉴定方法是不能判断的哦,毕竟所有的charm的材质和重量都是均一的。

三郎:也就是说利用判断假币的方法是判断不出来的吗...

金糸雀:...呐,我能继续了吗?还有很多呢。

利用:嗯,拜托你了。

三郎:总觉得不能放心啊...利用这种主观性很强的个人感觉来判断...

二郎: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应该是最强的掩盖方法吧?对于一窍不通的家伙来说完全没办法判断【头奖】是什么吧?

三郎:...如果这个人的鉴定值得我们相信的话。

三郎:我们只能相信她的鉴定结果...毕竟只有这一种鉴定方法,我们也没办法怀疑。

二郎:那确实...是这样...

三郎:所以我们要是真的找到了【头奖】,也没办法察觉吧。

三郎:这也太破绽百出了...


金糸雀:...这个也不是...

金糸雀:刚刚的就是最后一枚了,没有特殊的。

金糸雀:这里面应该没有【头奖】。

一郎:这样啊...抱歉占用你的时间了。

二郎:真的假的~我们可是花了好多时间才找到的。

三郎:...不管怎么看,这些charm除了星星的数量以外都一样。

金糸雀:除此之外这些charm外表都没有差别。

三郎:喂...你该不会隐瞒了什么吧?

金糸雀:当然没有,就算有什么差别,你们也该注意得到吧?

金糸雀:我能回收这些charm吗?

金糸雀:既然没有【头奖】,交给组织也没有意义。

金糸雀:我表面还是作为公安部职员活动的,为了救我的弟弟还是需要做工作的...

一郎:...嗯,你拿走吧。

一郎:但是比我预想中要花时间啊,已经傍晚了。

二郎:已经挺晚了,你要住下来吗?

三郎:哈?你突然说什么呢!

二郎:有什么关系啊!大家一起玩桌游也挺好的吧!绝对很有意思!

我:那个,但是徒矢さん要怎么办...?

三郎:确实,还有这个问题...

一郎:委托还没结束,还是先确认一下接下来的行动比较好。

一郎:你有能回去的地方吗?


4節5話 身を隠す場所


三郎:虽然说是要在隐藏你身份的同时找到【头奖】...

一郎:但我们找到的这一批里并没有,你要回公安部去吗,还是说这样很困难?

金糸雀:...是呢,但我应该也能若无其事地回去...

金糸雀:毕竟我的工作性质导致很多人会盯上我的性命,这也是没办法的...

金糸雀:这样下去可能会给公安部...更坏的是给中王区添麻烦。

一郎:说是要隐藏身份...你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可以去吗?

二郎:Port harbor呢?

一郎:要是把店里搞得一团糟的话会给アミリアさん添麻烦的,还是不要去比较好吧。

一郎:找找看能够潜伏的地方吧...

一郎:我去拜托一下熟人,稍等一下。

金糸雀:...我知道了,谢谢你。

我:那个...我有一个推荐的人。

二郎:嗯?你有认识这样的人吗?

一郎:那你先联系那个人吧。

我:我知道了!


鵺:喂,今天也是你常会联系我的日子呢。

鵺:这次又是怎么了?如果是说那之后有些进展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我:其实我有一件事想和您商量...

鵺:商量?只要是你的需要我都可以考虑,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就可以。

鵺:毕竟我也受了你很多照顾。请说吧。


鵺: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鵺:被卷入一件又一件事件中,你也很不容易啊。

鵺:我来准备这位女性的藏身之所吧。

鵺:我的产业里也有一些酒店呢。

鵺:毕竟这位也有一些难言之隐,我会让工作人员准备一下不引人注目的房间。

鵺:马上就能准备好,我会发给你酒店的地址,你们方便的时候前往就可以。

鵺:还有...

鵺:你还真是有胆量啊,居然会去帮忙藏匿公安部的人。

鵺:能走独木桥的人才真是不可多得。

鵺:那么我先挂了,谢谢你联系我。


二郎:怎么样了?

我:解决了!

三郎:正好有能帮忙的熟人真是走运啊。

一郎:那能请你陪徒矢さん一起去酒店吗?

一郎:也不能让她一个人去啊。

金糸雀:是呢,我也拜托你。

一郎:我最后想问一个问题可以吗?

金糸雀:嗯,如果我能回答的话。

一郎:是关于...你定期巡查的那座横滨赌场的事。

一郎: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金糸雀:啊啊,那座赌场...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那附近的巡查是我负责的。

金糸雀:赌场的性质决定了它会是犯罪的温床,所以我会定期去看。

金糸雀:...这是我作为公安部工作人员的理由。

金糸雀:其实那里在山火事件之前是用来保存charm的地方。

金糸雀:当时的店长是个好骗的人,也很热衷于神神道道的团体活动,所以我利用了他。

一郎:山火事件之后,和宗教团体有关的人包括经营者全部都被开除了,这是真的吗?

金糸雀:好像是的,至少那里现在不是charm的保管场所了。

金糸雀:你问完了的话我就要走了,已经很迟了。

一郎:啊,抱歉拦住你,收集charm的事情要是有进展会让他转告你的。

金糸雀:...好的。

一郎:到了酒店的话,你能和寂雷医生联系一下吗?

一郎:你需要隐藏自己身份的话,应该也没办法去医院。

一郎:我听说徒矢さん是从医院逃出来的,寂雷さん应该也很担心。

一郎:所以拜托你告诉他徒矢さん平安无事。

我:我明白了!

一郎:那就再见了,路上小心。


4節6話 少し近づく距離


金糸雀:...诶,这房间还挺不错的嘛。

金糸雀:虽然住在这里确实不错...但是你的熟人真的值得信任吗》

我:我觉得是的!/虽然他看上去有些神奇...

金糸雀:你觉得...这样说的话还是有些不确定?真是的,你在这种地方也这么诚实啊。/很神奇的人...但我也想象不到比你还要神奇的人了。

金糸雀:嘛,在听了我的事之后还帮我准备房间,姑且能够信任吧。

金糸雀:如果没有这里我也无处可去,至少先稍微休息一下吧。

我:那个,我能去联系一下神宫寺さん吗?

金糸雀:啊啊...是刚刚说的。

金糸雀:抱歉...但我不希望你把我的事情告诉别人。

金糸雀:可能你会觉得我明明接受了你们的帮助还这样很自私...

金糸雀:但要是情报泄露了的话,组织的人或者是对我怀有恨意的人都有可能来袭击我。

金糸雀:我很信任你,但是对其他人...所以拜托你了。

我:...我知道了。

金糸雀:...谢谢你,抱歉了啊。

金糸雀:还有准备这里的事情也谢谢你,虽然我现在只能口头道谢...先让我道谢吧。

金糸雀:...呼。

金糸雀:好累啊,你也坐下吧?

金糸雀:对了,你那位熟人说我们可以使用房间服务来点餐吧?

金糸雀:说实话被关照到这种程度我也有些不好意思...机会难得,我们吃点什么吧。

金糸雀:你从白天开始一直和我一起,什么都没吃吧。

金糸雀:嗯,菜单在...


我:谢谢款待!

金糸雀:我一开始还不知道要怎么办呢,但应该能在这里住得很开心。

金糸雀:...但是如果找不到【头奖】该怎么办呢。

我:别的队伍要是找到了charm,我能拿给你看吗?

金糸雀:诶...能找到吗?最近能够拿到一枚都是很困难的呢。

金糸雀:但是,也是啊...刚刚的どついたれ本舗的两个人,还有Buster Bros!!!和麻天狼的医生...

金糸雀:之前你还和Bad Ass Temple在一起。

金糸雀:一开始你还和MAD TRIGGER CREW的人在一起吧。

金糸雀:你是和这些强队的人都很熟悉吗,那么和Fling Posse也...?

金糸雀:那确实是能找到一些charm吧。

金糸雀:...好,要是你带来的话我就会负起责任好好鉴定。

金糸雀:charm越来越少的话找到的几率就越大。

金糸雀:你也要小心一些。

金糸雀:...对了,我先把联系方式告诉你吧。你要来这里的话就联系我吧。


十四:...啊嘞?那边的是不是【新人DJ】呀?

狱:啊啊,好像是的,好像刚从酒店出来。

空却:哟!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看望熟人的。/大家为什么会在这里?

十四:好巧呀~!我们现在住在这里哦!/贫僧我们也住在这里啊。

狱:你好,从外地过来参加那个rap battle大赛的人,主办方好像是准备了酒店的房间的。

我:(那大阪的人也住在这里吗?)

十四:这家酒店的房间超豪华的~!能住在这里真的好开心!

空却:贫僧还是比较喜欢和室啊。

狱:这里还有休息室,能够安安静静地喝酒。

十四:安保措施也很好哦!没有房卡的话是不能乘坐电梯的!

十四:而且房间服务提供的东西也很好吃!大赛的参加者可以免费吃!这当然是要吃遍整张菜单!!

空却:贫僧我们在大赛结束之前都会住在这里,为了不让身体变得愚钝所以会去修行。

空却:你要是又想参加修行的话就联系贫僧吧。


4節7話 夜分の連絡


百鬼:欢迎回来。

百鬼:已经很晚了呢,无事解决了吗?

(电话)

百鬼:刚说了这话马上就又有电话进来了啊。

百鬼:你为了准备大赛也忙得焦头烂额呢,最近应该都闲不下来了吧。

理莺:...啊,抱歉这么晚打扰。

理莺:找你有些话需要说,可以打扰一下吗?

我:可以的!

理莺:那么事不宜迟。

理莺:今早关于charm的事情,联络了左马刻。

理莺:之后小官开始搜查,得到了一些。

理莺:小官将入手的charm送到了左马刻的事务所,准备着手调查...

理莺:小官觉得需要来询问你关于charm的事情。

理莺:希望你能够把关于【头奖】的相关信息告知小官。

我:我也有话想要和你们说,我现在过来!

理莺:嗯...这样吗。

理莺:左马刻、铳兔,那家伙之后会过来。

理莺:应该是关于charm有话要告诉我们。

左马刻:我是无所谓。

铳兔:我也没问题,倒不如说能够早点说完就是帮大忙了。

理莺:了解。

理莺:这边没有问题,你随时可以来。


百鬼:啊啦,是毒岛君打来的吗,这之后又要出门吗?

百鬼:人气高也很困扰呢,不要搞得太晚哦。

百鬼:路上小心。


左马刻:来了吗?

铳兔:抱歉让你这么晚特意来跑一趟呢。

理莺:小官我们搜集到的charm在这里。

铳兔:我们觉得无法查出何为中王区在找的【头奖】。

铳兔:署内也无法入手关于区分charm的情报。

左马刻:按照主办的那家伙的说法,这些charm里面可能会有能够成为中王区的弱点的一枚是吧。

左马刻:你找我们有话说吧,快说。

我:其实我知道有人能够鉴定charm!

铳兔:也就是说...那个人能够判别出【头奖】吗?

左马刻:是谁?


(回忆)

金糸雀:抱歉...但我不希望你把我的事情告诉别人。

金糸雀:我很信任你,但是对其他人...所以拜托你了。


我:我不能说...是谁。

铳兔:原来如此,我知道你为什么急急忙忙跑来这里了。

铳兔:你是想作为给我们提供情报的报酬,借用我们的charm吧。

左马刻:明明不能告诉我们是谁,但还想要把charm拿走吗。

左马刻:这种自私的事我们怎么可能同意。

左马刻:别小看我们了,赶紧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我:...对不起,我不能说。

左马刻:切...

左马刻:你要是不想说,我会强迫你说出来的。


4節8話 守りたい約束


左马刻:你要是不想说,我会强迫你说出来的。(开麦)

铳兔:喂,等等,你给我冷静一点!

左马刻:烦死了,你也不认同吧?

左马刻:马上就让你开口!


【碧棺左马刻 VERSE01】


てめぇ虫が良すぎんだよクソガキ

你这混蛋臭小鬼也太自私了点

俺らんとやり合うのかドンパチ

真的想要和我们合作吗

隠してねぇさっさと吐けボケ

别藏着掖着了赶快给我说出来

さもなきゃ沈めんぞ海の底へ

不然就把你扔到海里去


铳兔:喂,你差不多得了!这可是孩子啊!

左马刻:啊啊?这又怎么了。我们可不是来过家家的!这家伙也知道的吧!

左马刻:你这混蛋快说!

我:这...


(回忆)

金糸雀:......我弟弟被劫持做了人质。

金糸雀:我表面还是作为公安部职员活动的,为了救我的弟弟还是需要做工作的...

金糸雀:...但是如果找不到【头奖】该怎么办呢。

金糸雀:抱歉...但我不希望你把我的事情告诉别人。

金糸雀:但要是情报泄露了的话,组织的人或者是对我怀有恨意的人都有可能来袭击我。


我:...我不能说!

左马刻:切...净会小看人...

左马刻:那就再来一发吧,直到你肯说为止——

理莺:住手,左马刻。这孩子应该是有什么隐情。

铳兔:我也赞成理莺说的。

铳兔:接下了左马刻的rap还能守口如瓶...他相当有骨气。

铳兔:而且我们对着这一堆charm也只是束手无策,如果真的有人能够鉴定charm的话,有试一试的价值。

左马刻:...你们一个两个都...

左马刻:我知道了。

左马刻:来一趟。

左马刻:换个地方,铳兔,去开车。

铳兔:你这样能冷静说话吗...?

理莺:唔姆...以防万一能阻止他,小官我们也同行吧。

铳兔:...真没办法呢。

铳兔:那么我去开车,你们就去外面等吧。


左马刻:我想和这家伙单独说话,你们就在这里等吧。

左马刻:...走吧。

左马刻:......

左马刻:...喂,别傻站着,过来。

左马刻:......

左马刻:虽然是和你无关的事。

左马刻:中王区从我们这里夺走了我们重要的事物,所以我们无法原谅她们。

左马刻:不管使用怎么样的手段,我都要击溃她们。

左马刻:charm可以成为我们成功的契机。既然你想要这些charm,也该明白这个道理。

左马刻:...你有背负着我的觉悟的觉悟吗。

我:是的,我有。

左马刻:......

左马刻:...拿去吧。

左马刻:用这东西把握住中王区的弱点吧。

我:...对不起,我什么都没能说。

左马刻:事到如今你没有必要向我低头了。

左马刻:我也有不能说的事情,你也有,我是很清楚的。

铳兔:说完了吗。

左马刻:嗯。

理莺:你决定要把charm交给他了吗。

左马刻:嗯,反正我们也没办法判断【头奖】是什么。

铳兔:已经很晚了,你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我送你。

左马刻:...我想在这里再待一会儿。

铳兔:...知道了,理莺,我们走。

理莺:嗯。

左马刻:......

左马刻:拜托你了。


syndrome

【ARB主线剧情翻译】2部6章 徒なる虚実は籠から零れ落つ3

练习向,水平有限,欢迎指正!


3節1話 艨艟鵺の頼み


——翌日


百鬼:你昨天回来得很晚呢。

百鬼:虽然你有和我说是去了饴村君那边,但你不是要去新宿的吗...

我:是这样的,去了医院之后...

百鬼:...诶,那个人从医院逃跑了?

百鬼:那真是不得了啊,那之后也还没找到。

百鬼:嗯,有点担心呢...毕竟从未想过会有住院患者突然逃跑呢...

我:对不起,您都这样叮嘱我了...

百鬼:我也没有要怪你的意思,不用道歉哦。

百鬼:说起来一郎君他们收到了强制参加比赛的通知,渋谷以及新宿的大家也是这样吗?

百鬼:毕竟碧棺君他们也受到了通知。

百鬼:这下这四支队伍会强制参......

练习向,水平有限,欢迎指正!


3節1話 艨艟鵺の頼み


——翌日


百鬼:你昨天回来得很晚呢。

百鬼:虽然你有和我说是去了饴村君那边,但你不是要去新宿的吗...

我:是这样的,去了医院之后...

百鬼:...诶,那个人从医院逃跑了?

百鬼:那真是不得了啊,那之后也还没找到。

百鬼:嗯,有点担心呢...毕竟从未想过会有住院患者突然逃跑呢...

我:对不起,您都这样叮嘱我了...

百鬼:我也没有要怪你的意思,不用道歉哦。

百鬼:说起来一郎君他们收到了强制参加比赛的通知,渋谷以及新宿的大家也是这样吗?

百鬼:毕竟碧棺君他们也受到了通知。

百鬼:这下这四支队伍会强制参赛了...大阪和名古屋是之前已经答应了的。

百鬼:感觉会变成很有排面的大赛呢。

百鬼:入场票也会很难抢吧...

百鬼:对了,碧棺君他们上次匆匆忙忙地来了一趟之后,你有联络艨艟さん吗?

我:我现在联系一下!

百鬼:嗯,那就好。


鵺:喂,您好?

鵺:你会来联系我...也就是说募集参赛者的事情有所进展?

我:我所邀请的队伍都会参加,但是.../关于这件事,是这样的...

鵺:真是好消息呢...但是为什么吞吞吐吐的?/...是遇到了什么阻碍吗?


鵺:...原来如此,邀请函...中王区终于开始行动了吗。

鵺:但我更希望他们是自愿参加这场大赛的呢。

鵺:...如果他们没有立刻决定要参加,那就是我们大赛的企划有问题,可以从中吸取教训。

鵺:真是抱歉啊,如果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就不应该拜托你去做这件事。

鵺:而且...为什么中王区会突然开始行动呢。

鵺:我只知道她们要收集charm...

鵺:虽然问你可能也没什么用,请问你知道什么别的内情吗?

我:我有一件在意的事情...


(回忆)

零:是中王区。我听说中王区在寻找唯一一枚【头奖】...

零:嘛,我知道的就仅此而已。

零:你要是想知道更多,那就去问问鵺老爷吧...对吧?


鵺:【头奖】...吗?她们的目标是这个吗。

鵺:最高效的收集charm方式就是通过我主办的rap battle大赛...

鵺:为了拿到【头奖】,所以给各队伍下达了强制参加的通知...

鵺: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

鵺:天谷奴さん说出了我的名字,可能是他以为我作为主办方会知道些什么吧。

鵺: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中王区的意图...如果不是我想多了就好了。

鵺:依我所看...【头奖】可能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鵺:...如果能够抢在中王区之前拿到这枚charm的话...(小声)

鵺:虽然不能算是代替募集参赛队伍这一工作...

鵺: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3節2話 参加チームへ連絡


鵺: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

鵺:我想要你把刚刚告诉我的事情,也都告诉所有参赛队伍的队长。

鵺:中王区还在继续回收charm,是因为还没有找到【头奖】。

鵺:虽然我也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

鵺:但如果我们能抢在中王区之前找到这枚【头奖】,说不定可以成为与中王区进行交涉的筹码。

鵺:总之...如果找到charm,能够先保存着就好。

鵺:如果在大赛上中王区没有办法回收到【头奖】,她们应该会采取什么行动。我们事先开始收集,也没有什么损失。

我:我明白了,我会去联系他们的。

鵺:谢谢你,如果是你去拜托他们的话,他们也一定会帮你的吧。

鵺:我这边也会再次清查一下有关charm的情报。

鵺:要是我这边有什么新进展,会来联系你的,之后也拜托你了。


我:(先从一郎さん这边开始一个人一个人联系吧。)


一郎:喂,您好?

一郎:今天是怎么了?又有什么麻烦事了吗...

一郎:——关于charm的新情报吗?


左马刻:charm之中有一枚【头奖】...原来如此。

左马刻:也就是这东西有什么秘密吗。

左马刻:为了一枚小硬币,中王区有这么大的动作,原来是因为这个。


乱数:是【头奖】啊~不知道背后隐藏着什么呢??

乱数:也就是说中王区的大姐姐们还没有找到对吧~我也好在意哦~!

乱数:总之我也很赞成先找到charm然后收着这一点哦~!


寂雷:原来如此...谢谢你告诉我。

寂雷:围绕着charm发生的诸多事件,究其原因是这一枚,也能想得到呢。

寂雷:我会告诉一二三君和独步君,如果找到了charm会先保存着。


空却:贫僧我们决定参加之后好像又发生了什么麻烦事啊。

空却:总之贫僧懂你说的了,我们也会先去找找看charm。

空却:拜拜。


我:最后是白膠木さん。


簓:您所拨打的电话,现在无法接通哇...

簓:......

簓:诶,不要沉默啊!之前也玩过这个梗吧,吐槽一下嘛!?

簓:啊,对了对了!虽然是你打过来的,但能不能听咱说件事?

簓:现在本人正在和搭档一起在街上无所事事...就在这时!

簓:大人气搞笑艺人白膠木簓...居然!

簓:在街上捡到了charm哦~!耶~耶!好开心哇♪

簓:好啦,盧笙也一起!

盧笙:别做这种蠢事啊!都不想和你站在一起了!

簓:有什么不好嘛~...诶,你刚刚说什么?

簓:现在过来...咱们是无所谓啦...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3節3話 デジャヴ


簓:哦!这边这边!

我:白膠木さん、踯躅森さん!/突然过来真是抱歉!

盧笙:哦哦,你最近还好吗?之前的模拟上课受你关照了,再次谢谢你啊。/簓:没事哦,反正今天也没什么要做的事。

簓:所以为什么这么着急哇?

盧笙:特意过来我们这边,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我:是关于charm,因为有新情报所以...

簓:新情报?很有趣的样子!


簓:哦!原来是因为charm之中有一枚【头奖】!

簓:真巧哇~所以头奖是什么呢?

我:这个我也不知道...

簓:失望!!

盧笙:虽然不知道详细情况,但是中王区正在找这枚【头奖】对吧?

簓:要在她们之前找到它的话,之后要是发现charm,咱们就来和你联络。

簓:话说回来,零会不会知道关于头奖的事情哇~

盧笙:关于中王区的事情应该会管制得比较严格吧...?

盧笙:一听说还有【头奖】这回事,感觉比之前对于charm的印象还要奇怪了。

盧笙:除了黑道,就连中王区也在收集charm。

簓:有很多人与charm扯上了关系,这一点毋庸置疑。

盧笙:这不就是在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盧笙:...你是为了寻找失踪的师父才追查charm的。

盧笙:所以也不能让你不要追查了。

盧笙:但是...还是不要太过于勉强自己了,要是你遇到危险,你师父也会伤心的。

簓:是哇,咱们会尽全力帮助你的,但也不能保证你一直平安无事。

簓:就像盧笙说得那样,charm今后也还是会与危险与纷争扯上关系。

簓:你要好好保护你自己啊。

盧笙:簓,你刚刚发现的charm要怎么办?

簓:啊啊,对哦,咱们拿着也没用,就给你啦。

我:非常感谢!

簓:这枚charm就这样放在路边,最近是流行这种奇怪的交易方法吗?

盧笙:有传言说如果拿着charm就容易被盯上,可能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才选择这样子做的。

簓:嘛,然后被路人捡到了也蛮蠢的。

簓:给你,不要搞丢了哦——

(被穿白兜帽的人撞倒)

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身白的人:...这不是你该拿的东西,还给我。

盧笙:什!?

我:刚刚的人,是那时候的...

簓:......?

盧笙:喂!簓!那家伙拿着charm跑了!

簓:盧笙,咱们追!

盧笙:好!

簓:绝对绝对不会让你跑掉的~~!!

簓:......

簓:...你有没有觉得这场面似曾相识?

盧笙:因为之前也有发生过同样的事情!

簓:对...那是几年前的事情...

盧笙:才不是,这不是前不久的事情吗!

盧笙:不要在跑步的时候犯傻啊!我没这个精力来吐槽!

簓:因为运动的时候脑子也会活动起来!不自觉地就开始想要说段子了!

盧笙:别提升你那说段子能力了,给我把速度提上去啊!!


3節4話 フードに隠した素顔


簓:给我等等啊啊啊啊啊!

一身白的人:切...!

盧笙:喂,簓,这样一味地跑也不是个办法...

簓:咱知道!从前面抄小路追上去吧!

盧笙:好!速度差不多,追上就好了!

簓:...盧笙,你注意到了吗?

盧笙:什么?

簓:那家伙,偶尔会踉跄一下。

盧笙:为什么要在这种状态下...

簓:总觉得有什么隐情啊...嘛,等咱们把那家伙抓到之后好好问问就行了!

簓:...好!就这样——

一身白的人:什!?

簓:很遗憾!

一身白的人:可恶...!这样的话...

一身白的人:呃...

盧笙:喂,你不要紧吧!?

簓:笨蛋!怎么会有人在这种情况下担心敌人的状态的呀!

盧笙:但是...你有看到这家伙刚刚开始就一直脚步虚浮吧。

盧笙:我们也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要你吧charm交给我们就能放你一马——

一身白的人:吵...吵死了!(开麦)

簓:...看来是个说不通的对手啊。

簓:那咱们也不会手下留情啦!(开麦)

簓:一发就解决你!


【白膠木簓 VERSE01】


もう逃げられへんねん 堪忍せぇ

你已经无处可逃啦 投降吧

普通に考えてないやろ 勝ち目

普通想想你也没有胜算吧

自分悪すぎやろう 往生際

都是你自己造的孽呀

おとなしくそいつを よこしや

所以乖乖把那东西交给咱们吧


一身白的人:呜哇啊啊啊啊啊!

一身白的人:...呃...哈啊...

盧笙:我们也在收集charm,抱歉了。

簓:一直带着兜帽,让咱看看你的脸!

金糸雀:......

我:徒矢さん!?

簓:你认识她吗?

金糸雀:...也就是...见过几次吧。

金糸雀:......

盧笙:看来你也不会继续逃跑了。

簓:呐,你认识这个小姐姐吗?

我:...徒矢さん是...


簓:公安部的?那在收集charm就是...

盧笙:...是警察啊。

簓:警察在做这样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盧笙:还特意穿着外套和兜帽,是想要把公安部的制服掩盖起来...隐藏自己的身份。

簓:不对不对,很奇怪吧?如果这家伙的目的是收集charm的话,利用公安部的身份来行动效率不是会更高吗?

金糸雀:...和你们没有关系,我没有必要告诉你们。

金糸雀:你们也知道把我带去警察那边也是没有用的吧,快点从这里离开。

簓:这说话方式真是好生硬哦...

盧笙:如果和这孩子说得一样,你现在还需要在医院静养,居然从医院逃跑,真是...

盧笙:是有什么隐情,所以才要这样勉强自己?

我:请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收集charm。

金糸雀:......

簓:你要是继续这样沉默,就算没有用也会把你带去警察那边的哦。

簓:让你的上级处置你比较好。

簓:但是你要是坦白的话,咱们会考虑不那么做。

金糸雀:啊啊真是的...我知道了,我说就是了,我说。

金糸雀:...因为我弟弟被当做人质了啊。


3節5話 彼女の事情


金糸雀:...因为我弟弟被当做人质了啊。

簓:人质...!?被谁?

金糸雀:...这...我不能说。

金糸雀:但不是中王区,你们也应该注意到是别的组织了吧。

盧笙:让你在这种状态下还要继续收集charm,也是把你弟弟当做人质的那些人的指示吗?

金糸雀:...是的。

金糸雀:我是公安部的部长,但是因为有人质在他们的手上,我就不能靠着我的职位...

金糸雀:组织知道我的工作是搜集charm,于是以我弟弟的命要挟我,让我把charm交给他们。

金糸雀:组织好像把握住了中王区的弱点...所以利用我公安部的身份行动。

金糸雀:表面上是作为公安部搜集charm...实际上是把charm交给组织。

簓:也就是说,你是在中王区的间谍。

金糸雀:...正是如此。

我:那山火事件又是怎么回事?/所以你要穿着这样的衣服?

盧笙:...山火事件?是前段时间的新闻播报的事情吗? 簓:好像说是烧起来了,但没有找到犯人。/盧笙:衣服...就是这样白色的装束吗? 簓:你也觉得眼熟吧,好像是真的有见过。

金糸雀:...你也在山火现场吧。

金糸雀:当时是我穿着这样的衣服...在山上放火的。

盧笙: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金糸雀:因为你,还有山田一郎他们...一直在查charm的事情...妨碍到我收集charm了。

金糸雀:因为不想让你们妨碍我的计划,那就全烧了了吧。就是这样。

簓:于是就烧了一座山,还真是可怕啊。

我:那神明还有仪式又是什么呢...?


(回忆)

教祖:神明会降临在信徒的身边。

教祖:来吧...用你的手,用你的身体,来感受神明吧...

教祖:不可以让他们妨碍我们神圣的仪式!信徒们,快把这些人抓起来!速速把祭品处刑!


金糸雀:啊啊,那个啊。

金糸雀:根本就没有...什么神明。

金糸雀:charm本来就不是用来信仰的东西...

盧笙:【能够唤来幸福的护身符】,这也是骗人的吗?

金糸雀:是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效果。

金糸雀:散布这样的传言来收集charm是最高效的。

金糸雀:但是...对了,这样的传言也有预想之外的效果。

金糸雀:——你知道【神明大人】吗?

金糸雀:只要这么说就好了吧?而且也有真的相信的人在。

金糸雀:...明明追求这种东西也没有用。

金糸雀:但是,利用他们收集charm也是一种方法,所以我假借了教祖之名。

金糸雀:有这么多人相信这种东西,所以很简单就能收集到charm然后借用仪式之名全部烧掉。

簓:明明在收集charm,烧掉它们真的好吗?

簓:你不是说为了救你弟弟才收集的吗?

金糸雀:没关系,在山上被烧掉的是不需要的charm。

簓:那那个什么【头奖】呢?

金糸雀:...你们又是从哪里听说这个的?

盧笙:刚刚这孩子告诉我们的。

金糸雀:你为什么...?因为...

金糸雀:......

金糸雀:...你们还在追查charm啊。那只是普通的硬币,还请不要深究了。

金糸雀:我已经说完了,可以了吗。差不多都告诉你们了,可以放了我吧?


3節6話 果たせない役割


金糸雀:我已经说完了,可以了吗。差不多都告诉你们了,可以放了我吧?

簓:等等,咱们还没决定要不要把你带去警察那里。

金糸雀:...那你快点决定吧。

簓:这样啊,那你再回答咱们一个问题吧?

盧笙:你还有要问的啊?

簓:咱还在想有趣的问题呢!

盧笙:不要太胡闹了,这个人都告诉我们这件事和她弟弟的性命相关了。

簓:喂盧笙,你真的相信她说的话吗?

盧笙:嗯,我觉得相信比较好。

盧笙:虽然不知道她弟弟究竟有没有被当做人质,但能看出这对她很重要。

簓:你这人真是没变啊...

簓:嘛,确实如盧笙所说。

簓:那...你先开始问吧。

簓:这位大人可是奇怪团体的挂名教祖,又是公安部的部长!而且还是与中王区作对的超级两面派大间谍!

簓:你没有什么想要问她的吗?

我:请问中王区收集charm是为了【头奖】吗?

簓:确实,中王区和这位小姐姐收集charm的目的好像是不一样的。

盧笙:徒矢さん虽然是为了自己的弟弟,但公安部要收集charm是中王区的指示吧?

金糸雀:...是的,中王区下令让公安部回收charm。

金糸雀:但是...目的是不是【头奖】,这点我也无从得知。

金糸雀:...因为这是内部的事情,本来我是不能和你们说的...

金糸雀:中王区命令是要把所有的charm一枚不剩地回收。

金糸雀:我觉得是想要把charm的存在彻底抹消,因为放任它流通好像会让事情变得很麻烦...

金糸雀:我回收charm的理由就是这样。

簓:嗯~你真是让人看不透啊。

金糸雀:但是...这些日子一直在寻找charm,而且组织上也给了我一些情报...所以我能够区分【中奖】与【没有中奖】的charm。

金糸雀:...当然我是不会告诉你们区分方法的。

簓:好小气哦~

盧笙:【头奖】是存在于【中奖】的charm里面吗?

金糸雀:我也不太清楚...但它确实还没有被找到。

金糸雀:如果中王区拿到了【头奖】,那么公安部的任务应该就能结束了。

盧笙:你交给组织的charm里面会不会有【头奖】呢?

金糸雀:没有呢,组织把握着中王区的弱点的话,应该也在找【头奖】吧。

金糸雀:如果已经入手了的话,应该会马上使用这个和中王区对峙吧...

簓:也就是说咱们还有机会先行一步找到【头奖】呢!

盧笙:我们发现的这枚charm会是【头奖】吗...

金糸雀:...我已经把它给你们了。

金糸雀:反正我一个人也不可能收集到所有的charm。

金糸雀:最近会开展rap battle大赛,那时应该就能差不多收集完所有的charm吧。

金糸雀:到时候,我的弟弟就能被放出来...本该是这样的。

盧笙:...不能按照预定进行吗?

金糸雀:如果我被带去警察那里的话一切都完了。

金糸雀:如果我是中王区的间谍这一身份暴露了的话,一定会被肃清,当然也会从公安部被除籍。

金糸雀:到时候我就没有利用价值,作为间谍也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

金糸雀:但是,如果我和中王区讲了组织的事情——

金糸雀:不管怎么样我是中王区间谍的事情也是事实。

金糸雀:不管怎么样我都救不了我弟弟。

盧笙·簓:......

金糸雀:我怎么样都行,在选择成为间谍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不能体面地继续活下去了。

金糸雀:但是...我想要在一切结束之后,好好偿还自己的罪孽...

金糸雀:...只有弟弟,我想要拯救他...


3節7話 ラップバトル大会へ向けて


金糸雀:但是...我想要在一切结束之后,好好偿还自己的罪孽...

金糸雀:...只有弟弟,我想要拯救他...

金糸雀:...让你们看到我没出息的一面了,请忘记刚刚的事情。

金糸雀:呐,我说完了,已经可以了吧。

金糸雀:要把我带去警察那里也可以,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接受的。

盧笙:喂...簓,要怎么办?她还有弟弟要照顾,真的要把他带去警察那里吗。

簓:...这样啊。

簓:毕竟人命关天,现在不是咱们可以左右的局面...

我:那个...徒矢さん!

金糸雀:...什么,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另一方,池袋


一郎:(...早上那家伙的电话...)

一郎:(中王区在寻找唯一一枚charm...是真的吗?...到底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一郎:(为了拿到它所以才让公安部的女人做那样的事情吗...?)

一郎:(不管怎样,如果能抢在中王区之前拿到它的话,毫无疑问charm相关的事件就能解决了。)

一郎:......

一郎:(但是...但还是有很多说不通的事情...)

一郎:(我这边还有必要继续调查...)

二郎:哥哥!我回来了!

一郎:哦,二郎!欢迎回来!

二郎:rapbattle大赛近在眼前了,所以我急着回来呢。

一郎:这是为什么呢?

二郎:我要好好练习,让我们取得优胜!好期待呀!

一郎:真可靠呀,我也很期待你的表现哦!

二郎:嘿嘿...

一郎:也不能完全交给二郎,我也要开始准备起来,我们兄弟齐心协力取得优胜吧!

二郎:嗯!我会加油的!

一郎:但是不能忘记学生的本分哦,学习和与朋友一起玩也很重要哦!

三郎:我回来了!

一郎:欢迎回来,今天两个人都回来得很早呢。

三郎:因为rap battle大赛要准备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三郎:虽然这次参赛不是我们的本意,但一旦决定要参加了,我就要全力准备。

三郎:所以要好好开始准备!!

一郎:是这样啊,真是坚定呢!

三郎:诶嘿嘿...

二郎:......

三郎:...呃,什么嘛,二郎也在啊。

二郎:什么啊,我也是为了大赛早点回来特训呢!

三郎:特训啊...我是不知道缺点脑子的二郎能准备出什么东西呢。

二郎:你说什么!?锻炼技能和智商没有关系吧!

三郎:哈啊,所以我说你这低能啊...一味练习能有什么效果,首先要分析一下出场的队伍,制定一下对策。

二郎:你说谁是低能呢!!

三郎:什么嘛!我只是说了事实吧!

(被一郎打)

二郎·三郎:好疼!/呜哇!

一郎:你们给我适可而止!

一郎:为了大赛收集资料和磨练技能都是必要的,没有先后之分对吧?

一郎:你们一起收集资料,然后一起练习,一起成长才好对吧?这样才算是兄弟啊。

二郎:呜...我知道了,哥哥...

三郎:好的...

(电话)

一郎:嗯?我的电话吗?抱歉,我接一下电话。

一郎:喂,您好?

一郎:...诶...?


3節8話 知り合いからの電話


二郎:是委托吗?

三郎:发生了什么吗?

一郎:嗯,熟人给我打电话,我还有点惊讶...嘛,也算是委托...

三郎:...?但一哥看上去很不安。

二郎:内容是什么呢?

一郎:有关charm。

三郎:charm...?感觉最近都不太能听到相关的事情了...?

一郎:因为在那场山火之后被烧掉了大部分,但是今早那家伙打电话来了。

一郎:中王区好像是在寻找特定的charm。

一郎:用那家伙的话来说就是【头奖】——仅有一枚的charm。

三郎:这个...我查到了很多有关charm的资料都没有听说过这个...这是真的吗?

一郎:现在正要开始确定这条情报的真伪,但是如果我们发现了charm就先保存在自己这边。

二郎:现在还不知道【头奖】究竟是什么呢。

三郎:委托是和这个【头奖】有关吗?

一郎:是的,委托人现在会过来。

一郎:charm和rap battle大赛相关,而【头奖】更是与它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一郎:二郎、三郎,你们能和我一起吗?

二郎:当然啦!

三郎:好哦,一哥!


金糸雀:...什么,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帮助徒矢さん和您的弟弟呢?

金糸雀:帮助...?

金糸雀:你明明知道我是混进中王区的间谍,不仅不把我带去警察那里,还要帮助我和我弟弟吗?

金糸雀:你还真是个老好人啊...但是这是没意义的,反正也不可能顺利进行。

金糸雀:首先,帮助我对你们没有任何好处。

金糸雀:反倒是只有坏处吧。要是被人知道了你们在帮助臭名昭著的公安部,别人会怎么想呢...

金糸雀:我对于你们来说只是无足轻重的人...而且,我真的做了很多坏事,没有必要包庇我...

我:但是...!

盧笙:...可以让我说几句吗?

盧笙:我确实觉得你做过的那些抢夺或者是暴力的事情,还有在中王区当间谍的事情,都是些不好的事情。

盧笙:但是,我们也能理解你的隐情,而且人命关天,我们没有办法坐视不理。

盧笙:如果你的目的是救出你的弟弟的话,我们也想尽力帮助你。

金糸雀:......

盧笙:...簓,你怎么想?

簓:你们两个真是老好人啊。

簓:咱只想说一句,咱们是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簓:你要是能找到【头奖】,把它交给组织的话就能救出你弟弟吧?

金糸雀:...是的。

金糸雀:但是,应该不行吧。

簓:为什么你自己已经开始放弃了?

金糸雀:因为我已经努力到现在了...

金糸雀:你们也知道吧,我不择手段地收集charm。

金糸雀:刚刚你们捡到的charm也是,是我掌握了非法交易的情报,在交易者出现之前想要偷偷拿走。

盧笙:放在隐蔽的地方原来是为了交易啊。

金糸雀:是的...这样可以不用直接交易,现在很流行。

金糸雀:即使我做了这么多努力,但也还是没有找到【头奖】。

金糸雀:所以...我已经无所谓了,你们还是不要和我扯上关系比较好。

我:怎么这样...

簓:......

簓:徒矢さん,咱认识个能帮咱们的人。

金糸雀:哈...?

簓:咱来和他说,先等等哦!


娑鳥

纸盒小音响试用

本来打算买来当个摆设,结果还真意料之外的能用,感觉赚了wwww


实话说人耳实际听的效果比录出来的好多了

纸盒小音响试用

本来打算买来当个摆设,结果还真意料之外的能用,感觉赚了wwww


实话说人耳实际听的效果比录出来的好多了

Noey懦已

手书里个人比较喜欢的几张素材图也单独发发

手书里个人比较喜欢的几张素材图也单独发发

Noey懦已

啊啊啊赶上了!!!是生贺手书,祝一哥生日快乐!


时间比较仓促,第一次做手书也有很多不足,请各位多多包涵!!!

B站也发啦,可以去看看 BV1KB4y1C71R


啊啊啊赶上了!!!是生贺手书,祝一哥生日快乐!


时间比较仓促,第一次做手书也有很多不足,请各位多多包涵!!!

B站也发啦,可以去看看 BV1KB4y1C71R


R33

(p2是无字版)

今天是山田一郎的生日,转发到十个群即可获得山田万事屋八折券一张;我试过了,是假的

但是今天真的是一哥生日,祝一哥生日快乐

(p2是无字版)

今天是山田一郎的生日,转发到十个群即可获得山田万事屋八折券一张;我试过了,是假的

但是今天真的是一哥生日,祝一哥生日快乐

纷失
【同人游戏发布】一郎噩梦的一天...

【同人游戏发布】一郎噩梦的一天...?【山田一郎生贺】

-

突发企划

游戏类型:AVG

游戏时长:10-15分钟

游戏平台:pc

游戏下载:见评论

【同人游戏发布】一郎噩梦的一天...?【山田一郎生贺】

-

突发企划

游戏类型:AVG

游戏时长:10-15分钟

游戏平台:pc

游戏下载:见评论

syndrome

【ARB主线剧情翻译】2部6章 徒なる虚実は籠から零れ落つ

练习向,水平有限,欢迎指正!


2部6章 徒なる虚実は籠から零れ落つ


1節1話 振り出しに


——翌日


百鬼:…你怎么又皱着眉头在想事情?又怎么了吗?

百鬼:说起来你昨天被艨艟さん约出去了对吧?

百鬼:关于募集rap battle大赛参加者的事情,你不是也觉得非得和他谈谈不可吗?这不是正好?

百鬼:但是…看你这副表情,应该是谈话起了反作用,更让你烦恼了吧?

百鬼:呐,艨艟さん说了什么?也和我说说吧。

我:是一些以前的事情。

百鬼:以前的事情…?


百鬼:诶…御籤君和艨艟さん是认识的吗?

百鬼:而且还是受艨艟さん的指示才和你…确实是很震惊呢。毕竟你们的关系好...

练习向,水平有限,欢迎指正!


2部6章 徒なる虚実は籠から零れ落つ


1節1話 振り出しに


——翌日


百鬼:…你怎么又皱着眉头在想事情?又怎么了吗?

百鬼:说起来你昨天被艨艟さん约出去了对吧?

百鬼:关于募集rap battle大赛参加者的事情,你不是也觉得非得和他谈谈不可吗?这不是正好?

百鬼:但是…看你这副表情,应该是谈话起了反作用,更让你烦恼了吧?

百鬼:呐,艨艟さん说了什么?也和我说说吧。

我:是一些以前的事情。

百鬼:以前的事情…?


百鬼:诶…御籤君和艨艟さん是认识的吗?

百鬼:而且还是受艨艟さん的指示才和你…确实是很震惊呢。毕竟你们的关系好不容易才变得这么好。

百鬼: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了让rap battle大赛能够成功举办吗…

百鬼:都这样说了,你也不得不努力募集参赛者了对吧?

百鬼:话说回来,关于【VIP席位需要charm】这一条件,你有问到什么吗?

我:我问了,但是…

百鬼:艨艟さん是受中王区命令,不得已才协助她们收集charm的吗…


【回忆】

等闲:邮件上写的【VIP席位需要charm】这样的条件也太可疑了。


百鬼:…达磨的猜想好像是对的呢。

百鬼:艨艟さん没有告诉你中王区收集charm的理由的话,是不是说明他也无从得知呢?

百鬼:但总之是明白了这是中王区的指示,这样一来应该能和大家说明一下了吧?

百鬼:…没这么简单吗。不仅如此,如果让大家知道大赛是为了收集charm而举办的话,更会让大家心生疑虑了。

百鬼:嗯,真是困扰呢…而且艨艟さん也拜托了你,再不行动起来也不行…

百鬼:怪不得你会一脸为难了呢。

我:我打算现在去打电话,但是…

百鬼:大阪和名古屋的两支队伍已经决定参加了,你是要打给剩下的队伍吧。

百鬼:在他们还在考虑的时候打电话就会变得像是在催促他们一样,我也明白你的为难。

百鬼:但是不行动起来现状也无法改变。总之还是先和他们谈一谈吧,说不定能有一些进展…

百鬼:以重新交涉的心态联络他们试试?

我:也是呢,我先给一郎さん打电话!

百鬼:嗯,加油哦!


一郎:喂?

一郎:我正好有想要问你的急事,刚刚想要给你打电话呢。

一郎:抱歉啊,虽然是你先打给我的,但我能先说吗?

一郎:是关于之前说的rap battle大赛的事情…

一郎:就在刚才,邀请函送到了。

一郎:寄件人是中王区,内容是…

一郎:【Buster Bros!!!被决定参加rap battle大赛】——上面这样写着。


1節2話 不可思議な招待状


百鬼:…怎么了?怎么突然这样慌张…

我:我、我要去一郎さん那边!

百鬼:诶,现在吗?真是很着急啊。

百鬼:注意不要太晚回来哦!


一郎:你来了!

一郎:抱歉突然把你叫过来啊。

一郎:但是这次的事情在电话里不能够讲清楚。而且我觉得要和他们一起商量一下比较好。

二郎:好久不见啊!感觉事情变麻烦了啊。

三郎:我也一样,这可是有关Buster Bros!!!全员的事情。

一郎:事不宜迟我们进入正题,就像我刚刚在电话里说的那样,我们收到了中王区寄来的邀请函。

一郎:这是那份邀请函,我想让你直接看看。

一郎:中王区公认的rap battle大赛…这是你来拜托我们参加的那个没错吧?

我:是真的…/没错。

一郎:…看你的表情,你应该也不知道关于邀请函的事情吧。

一郎:所以这是中王区的独///裁吗…?

二郎:这上面明明白白写着我们没有拒绝的权力呢。

二郎:真是的,这帮人真是让人不舒服啊。

三郎:同感。字里行间连她们的傲慢都不想掩饰一下了,真是让人不爽。

三郎:恐怕除了我们以外,其他队伍也收到了这份邀请函吧。

一郎:我也觉得,而且这次活动的幕后是中王区,一定有什么别的隐情...

一郎:既然收到了这种东西,那我们也没有办法。

一郎:要出场比赛的话,我们一定会倾尽全力。这点你就安心吧。是吧,二郎、三郎?

二郎:当然了!

二郎:要让其他队伍的家伙们见识一下我们的强大!

三郎:虽然非常不想按照中王区的指示老实就范...但一旦我们参加了这场比赛,就不能给我们的队伍蒙羞。

三郎:一哥!我也会为了胜利倾尽全力的!我是不会像二郎那样来凑数的,请放心!

二郎:三郎!你又多嘴!

三郎:哪里多嘴了呢?一哥有我在的话就不需要低能二郎了吧!

二郎:你说什么!?比起没体力的弱鸡三郎当然是我更强了!

一郎:真是的,你们别一言不合就吵架!

一郎:但是,虽然决定要参加了,但说实话什么都不明确呢。

二郎:你就不火大吗?为了募集参赛者,不是还去问了各种队伍吗?

二郎:既然她们要下达这种命令的话,一开始就这么做不就好了!

我:确实,为什么事到如今中王区才...?

三郎:大概是因为中王区的人疲于应对我们这种不服气的态度了吧。

一郎:也有道理,你有什么别的头绪吗?

二郎:也是呢,比如有什么目的什么的?

我:她们好像是要利用大赛来收集charm。

一郎:你说charm...?

一郎:再详细说说!


1節3話 中王区の思惑


一郎:【VIP席位需要charm】吗...原来是这样。

一郎:中王区设置这样的条件,并且举办rap battle大赛,是为了回收charm吧。

三郎:如果强力队伍参赛的话,想要购入VIP席位的观众也会增加吧。

二郎:所以说她们给我们寄来这样的邀请函就是为了把我们当成招揽客人的幌子吗,就像动物园的熊猫一样。

三郎:对她们来说我们和熊猫也没什么区别,只要能够招揽客人,是什么都无所谓。

一郎:...不管是这次的活动条件也好,还是公安部那女人的行动也好,中王区是真的想要把charm一枚不剩地回收起来啊。

我:公安部的,难道是...

一郎:对,就是之前突然闯入Port harbor大闹一番的徒矢金糸雀。

二郎:就是我和三郎在那座赌场见到的公安部的女人...

三郎:一哥也有去调查charm和那座赌场的关系吧,有调查到什么吗?

一郎:没有,细节的大学至今还什么都不明白。只是知道徒矢会定期去赌场巡逻。

一郎:最近有关charm的目击情报也越来越少了,看来确实是在山火中被烧掉了不少。

一郎:也有人说最近东都已经没有charm了。就算在这种状况之下,徒矢还是在到处搜查charm。

一郎:我听说她最近经常单独行动,而且做派比之前还要过激。

二郎:我和三郎见到她的时候,怎么说呢...就是很傲慢的样子,现在要比那时候还过分吗...?

三郎:也可以说是为了收集charm而走火入魔了...

三郎:而且举办rap battle大赛的话,不就能收集到剩下的charm了吗?

二郎:是啊,这么拼命也很奇怪诶。

一郎:但现在我们对于徒矢的了解也只有这些。

一郎:自从Port harbor的事件以来,你也有可能被徒矢盯上了。

一郎:要是被卷进麻烦事,一定要马上联系我们啊。

我:我知道了!

二郎:说起来你的修行怎么样了?

三郎:确实还有这回事呢。虽然不清楚详细情况,但是你们做了什么呢?

我:比如接受rap的攻击,还有...

三郎:哈?这...能叫做修行吗?

二郎:还在山上跑来跑去啊,很厉害啊!体力一定有提高吧!

三郎:但说到底接受rap攻击算哪门子修行啊...

一郎:诶,你做了这么多事情啊!那么体力比之前要有进步啰?

一郎:机会难得,要不要把修行的成果在这里展示一下?

一郎:我来rap,你来接下试试!

我:拜托了!

一郎:好!那我上了!


【VERSE01 山田一郎】


YO!見せてみろよ

YO!让我见识一下吧

ほら 修行の成果

你那修行的成果

玄人ウケなフロウを連打

技艺专精的flow连打

メガトン級のハードパンチ1,2,1,2,1,2

megaton的重拳出击1,2,1,2,1,2

サンドバッグばり脳をぐわんぐわん揺らす

把你那沙包般的脑子狠狠晃动


一郎:哈哈,真是变强了很多啊!

一郎:看来修行是有效果的啊,虽然我有稍微放水...

一郎:但是比我想象得要好多了呢!

二郎:干得不错啊!

三郎:居然能够这么冷静地接下一哥的rap...

一郎:既然都变得这么强了,看来我们也不需要过多担心。

一郎:但是遇到困扰的事情还是不要客气,只要是我们能帮上你的,什么都可以!

二郎:朋友之间不用客气!要是发生了什么马上联系我们哦!

三郎:虽说你进步了很多,但不要太过得意忘形哦!要好好衡量一下自己的力量再行动啊!

二郎:真是不坦率啊,要是担心他的话就好好说出来啊。

三郎:烦死了啦,二郎!

我:谢谢大家!

一郎:我们一定会把这次的rap battle大赛的气氛炒热的,你就好好看着吧!


1節4話 珍しい来客


百鬼:啊啦,回来得很早呢,我们差不多要准备开门了,你能回来真是帮大忙了。

百鬼:看你出门的时候慌慌张张的,是从一郎君那里听到了什么呢?


百鬼:这样啊...是中王区下达了强制参赛的命令...嘛,确实也是她们会用的手段。

百鬼:刚下定决心要继续加油交涉参赛事宜的,中王区突然就下了这样的命令,真是让人放不下心啊。

百鬼:就连我都有点迷糊了。

百鬼:但是...对了,让你去募集参赛队伍的艨艟さん知道这件事吗?

我:我联系一下他吧?

百鬼:也是呢...现在也只知道Buster Bros!!!收到了这样的命令,还得再去确认一下别的队伍——

铳兔:打扰了。

百鬼:啊啦,入间君,还有...碧棺君和毒岛君。

百鬼:真少见啊,你们三个这么早就一起来这里。

铳兔:在开店前就进来了真是抱歉。

百鬼:我倒是不介意...但你们看起来不是来喝酒的。

左马刻:是来找这家伙有事的,喂,过来。

我:是什么事呢?/...难道说是关于活动的事情?

铳兔:是的,有急事想要找你呢。/理莺:你已经得到情报了吗?

左马刻:我们队伍今天早上收到了中王区的那群臭女人寄的邀请函。

铳兔:信上写了要我们参加她们公认的rap battle大赛的命令。

理莺:不论中王区的目的是什么,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不得不参加这场比赛。

铳兔:这本就是你之前邀请我们参加的比赛。能够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吗?

左马刻:...你是不是瞒着我们什么,都给我说出来。


理莺:VIP席位需要charm才能够预约...

铳兔:中王区看来是要把散落在市面上的charm一枚不剩地回收呢。

左马刻:臭女人们...只是把本大爷我们当做诱饵吗。

理莺 :有更多的强力队伍参加比赛的话也能掀起话题。拿着charm来观看比赛的客人也会变多。

我:大家都知道charm吗?

铳兔:...倒是我更在意你对于charm到底知道多少呢。

左马刻:难道不是那个公安部的女人来这里的时候才第一次知道的吗?

我:其实我在调查有关师父的线索.../我和一郎さん一起调查了。

理莺:关于失踪的DJ ROKURO吗。要想调查有进展的话,就应该得到相应的情报。/左马刻:...切,你可别说那令人作呕的名字了。

铳兔:也就是说,你比我想象得更了解charm。

铳兔:接下去要说的事情请你保密...

铳兔:你也知道围绕着charm发生了不少事件吧。所以警察也在追查。

铳兔:令人在意的是,每次事件解决之后警察回收到的charm全都上缴中王区了。

铳兔:我也有调查过其理由,但有关charm的情报在警察内部也很难收集。

铳兔:正好有某位进行结婚诈骗的女性和与她有关的男性掌握着charm相关的情报,但是。

铳兔:他们被中王区拘禁了。

铳兔:看来有关charm的事情全部被中王区下了缄口令。

铳兔:中王区的那群家伙真是会做这些多余的事啊,真是的...

理莺:中王区会固执到这种地步,也正说明了charm对于她们来说意义非凡。

左马刻:...毕竟都为了收集charm而举办rap battle大赛了。

铳兔:中王区如此执着于charm的理由...接下去只能出于个人兴趣来探求了。

理莺:charm可能可以成为对付中王区的杀手锏。

左马刻:...是啊。

御籖:喂,你有空吗,我有话想和你说——


1節5話 厄介な事態


御籖:喂,你有空吗,我有话想和你说——

御籖:啊,你们是...!

理莺:嗯...你是匕首吗?

铳兔:自从在理莺的营地见面以来好久不见了呢,你找这孩子有事吗?

御籖:啊啊...是的。喂,你过来一下。

铳兔:想问的东西我们也问完了,我们就先告辞了。

理莺:再见。

左马刻:...喂,你可别和那家伙走得太近。

我:诶...?

御籖:他们找你有什么事吗...?

御籖:不行,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呐,抱歉啊,能不能去外面说?


御籖:横滨的那群家伙...看上去已经走了。

御籖:抱歉,把你带出来。我不太想让アミリアさん听到我们谈话的内容。

御籖:现在...事态变得有些棘手了...

我:发生了什么?

御籖:我想你也在追查,所以应该是知道的吧。公安部的女人在收集charm对吧。

御籖:那家伙,之前一直是带着部下的,但最近变成了一个人乱来。

御籖:接下去就是正题了。

御籖:我也是刚刚才听说...街上的小混混们打算一起偷袭那个女人。

御籖:告诉我这件事的是我的同伴,他也打算加入这场袭击。

御籖:这些对charm出手的人,都受到了回收charm的公安部的不公正对待。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御籖:其实最近在公安部回收charm的过程中,大家受到rap攻击也是家常便饭了。

御籖:但是...如果他们袭击了公安部的人,一定会受到报复的吧。

御籖:而且,公安部的背后就是中王区的人,没有人想要与她们为敌吧。

御籖:所以我想要阻止他们。

御籖:...还有,最近...一直受你照顾了...

御籖:如果我遇到了什么不测,突然联系不上了的话,你一定会担心的吧。

御籖:所以我想来告诉你,之后一结束我就会联系你的。

御籖:如果我没有联系你,请你也告诉鵺さん吧。

我:我也要和你一起去!

御籖:哈啊...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这次还是不要去了。

御籖:他们可是气血上头的小混混啊。这次的情况可能会比那场违法rap battle大赛更危险。

御籖:而且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好像确实也做不到。

御籖:如果你能够帮助我的话,真的是非常感谢,但是我又不想把你卷入危险之中...

御籖:要是能有几个对自己的战斗力比较自信的人在就好了。

我:那么我们拜托一下那些人怎么样...

御籖:那些人...?


空却:哟...啊?御籖也在一起啊。

十四:晚上好!

狱:所以急事是指什么?

御籖:虽然是和你们没有直接关系的事情,但是是桩麻烦事。

御籖:我们需要有能力的人帮忙。

空却:哈啊?什么事情?好好说明一下!


空却:也就是说为了不让公安部的女人被袭击,要把你的同伴都打倒吗?

御籖:事到如今也无所谓了。比起被中王区报复,让他们被你们打倒要好得多吧。

狱:既然要开展袭击,那么有没有具体的时间地址呢?

御籖:请放心,我已经从他们嘴里问到了。

御籖:被盯上的公安部的女人好像定期会去某个赌场巡视。

御籖:她一个人去巡视的可能性很高,那些小混混打算埋伏在赌场里。

十四:那么就是说下一次她巡视的时间就是开展袭击的时间?

空却:下次巡视是什么时候?

御籖:预定是在明天。

空却:那在此之前贫僧我们就解决一下吧!

空却:公安部的家伙会落得这个下场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但这群小混混的做法也是让人不爽啊。

空却:你们和贫僧也是一起修行过的伙伴,要是你们遇到困难了,贫僧也不能坐视不理。

十四:这么多人对付一个人...我也觉得很过分。

狱:向我们寻求帮助是正确的选择。

我:谢谢你们!

御籖:抱歉,多谢你们了,那么我们就去他们的据点吧——

(电话)

御籖:啊,是我的电话,喂?

御籖:...什么?


1節6話 襲撃、決行


御籖:...什么?

御籖:啊啊...我知道了,再见。

我:...怎么了吗?

御籖:波罗夷,还有大家,抱歉!

空却:啊?

御籖:巡逻的日期好像改了。

狱:什么?延后了吗?

御籖:不...变成今天,就是现在。

御籖:我马上过去,你们也跟上!


空却:...这里吗?

御籖:是的,没错。

十四:但是,好像没有看见类似的人呢...

狱:目标还没现身吗,或者是,已经达成目的撤退了吗...

御籖:切...如果是那样的话,就...

空却:喂,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空却:所谓【与其临渴掘井,莫如未雨绸缪】。

空却:在这里嘀嘀咕咕也没用,既然公安部今天会来巡视,那就抓个店里的家伙问问不就行了。

狱:空却说得不错,我们在这里呆站着也没用,这附近要是有谁在就好了...

十四:啊!正好后门有工作人员出来了!

空却:好!那就赶紧去问吧!


空却:哟,你是这里的人吗?

工作人员A:?是的...你有什么事吗?

狱:我们有事想问你。请问今天公安部的人有来过这家店吗?

空却:有个会来这里巡视的女人吧。

工作人员A:啊啊,公安部的...是有来过哦,就在刚才,她一个人来的。

十四:您所纺织出的言语——以凡赛堤(北欧神话中的真理与正义之神)之名起誓其为真实的吗?(翻译:是真的吗!?)

工作人员A:是、是的...?她就像之前那样来巡视了一下。

狱:来晚了吗...

工作人员A:那个...可以了吗?我只是来后门看看情况,可以走了吗?

空却:啊?看情况?

工作人员A:是的,我听到有人争执的声音所以来看看。

狱:这里可没有别人的身影啊。

工作人员A:是男性和女性争吵的声音...女性的声音还非常慌张。

工作人员A:然后有一阵奇怪的声音,那之后就安静下来了。

空却:你这混蛋,这话怎么不早说!

工作人员A:噫!?

空却:你听到声音大概是多久之前?

工作人员A:诶...大概是十分钟之前...

狱:...公安部的人巡视结束大概是多久之前?

工作人员A:...差不多是同时。

御籖:可恶,来迟了吗...!

工作人员A:那个,我能回去了吗?

十四:非常感谢,侍奉着享乐之园的使者啊,请回自身的战场吧...(翻译:谢谢你!)

工作人员A:诶?

狱:...不用在意他,抱歉在你工作的时候占用你时间。

工作人员A:那我先走了。

我:没赶上吗...?/现在追上去还有转机...!


金糸雀:......

金糸雀:......

金糸雀:...这里、是...?

面色不善的男人A:哦哦,终于醒了吗?高高在上的公安部大人哟!

面色不善的男人A:抱歉啊,我可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呢?

面色不善的男人B:你这混蛋,真是胆大包天啊,一直以来在我们的地盘上任性妄为啊!

金糸雀:...你们是...


1節7話 交渉虚しく


金糸雀:...你们是...

金糸雀:......!

面色不善的男人C:哎呀,还是不要乱动比较好哦?刚刚我们可是狠狠地打了你几下呢!

金糸雀:...你们做了这种事情,可别想着全身而退——

金糸雀:...可恶!

面色不善的男人A:喂喂,什么叫做不会放过我们的呀?你现在又能做什么呢?

面色不善的男人B:你现在可是被我们绑着,根本没办法使用你那麦克风吧!

面色不善的男人C:毕竟大家都知道公安部的大人物可是没事就要使用麦克来攻击的呀。

面色不善的男人C:只有我们的同伴才知道这个地方。

面色不善的男人B:别想着有人会来救你了!

金糸雀:...哼!

金糸雀:...终于想起来了,你们就是在我出了赌场之后马上围上来的人吧。

面色不善的男人B:你想起来这个又有什么用呢!

金糸雀:...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金糸雀:既然都使用了这样的手段,一定是找我有什么话想说吧?

金糸雀:毕竟如你们所知道的一样,我是公安部的人员。现在你们挟持了我,是想以我为筹码来达成什么目的吧?

面色不善的男人B:你这混蛋...还想和我们交涉?掂量掂量你自己的处境吧——

面色不善的男人A:那就顺着你的话来说吧。

面色不善的男人A:把你们公安部抢来的charm全部拿到这里来!

面色不善的男人A:照做的话就饶你一条小命。给我回答“遵命”!

金糸雀:......

面色不善的男人A:喂,我听不到你的回答啊?要我再说一遍吗——

面色不善的男人D:呃啊!?

面色不善的男人E:啊啊啊!

面色不善的男人B:刚刚的是在外面守着的人的惨叫吗...?

面色不善的男人A:难道说...是中王区的人找到了这里吗...!?

御籖:喂,你们!

面色不善的男人C:诶...御籖さん!?为什么会来这里!

金糸雀:你们是...


【回忆】

——不久前

我:没赶上吗...?/现在追上去还有转机...!

狱:冷静点,还不能下定论。/十四:是呢...事情是不久之前才发生的,我们抓紧一些应该能赶上!

空却:喂,御籖,他们袭击了之后要怎么办?

空却:不会只是在赌场后门袭击了对方就作罢吧,一定会把人带去什么地方。

御籖:...他们计划之后会把人带去某个仓库。

空却:你知道地方吧?

御籖:在这前面,我带你们去!


空却:你们以多欺少都不觉得羞耻的吗!

十四:那个人...不就是之前把我们发现的charm抢走的人吗!?

狱:目标是那位女性吗...算了,总之还活着就行,之后就是把她救出去了。

空却:真是的,一堆弱鸡开会。

空却:做好觉悟了吗你们这群歪门邪道!贫僧我们的惩戒可是很严厉的!

御籖:你们...快别继续做这些蠢事了。

面色不善的男人C:......

御籖:我们也非常痛恨公安部,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个女人千刀万剐。

金糸雀:......

御籖:但是,你们现在做的这些事无法改变任何现状。要是被公安部知道了的话,我们所有人都难逃一劫。

御籖:你们也是知道的吧...!

面色不善的男人A:别在这叽叽喳喳了!这个女人要由我们来处置!妨碍我们的话你们也是和她同罪!

面色不善的男人B:既然都摸到这里来了,就别想跑了!可别想着能活着出去啊!

御籖:可恶...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一定要阻止你们!


1節8話 力強い助っ人


御籖:可恶...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一定要阻止你们!

空却:你先退下。

御籖:什...!你在说什么啊!

空却:优柔寡断的家伙在场只会妨碍贫僧!还没做好觉悟就先给我退下!

狱:啊啊,这种程度的家伙,我们三个来对付绰绰有余。

十四:请放心!别看我们这样,还是很强的哦!绝对不会输的!

御籖:...我知道了,抱歉。

空却:十四!狱!周边的杂鱼就交给你们了!

空却:贫僧要去打那个看上去像Boss的家伙!然后把公安部的那家伙救出去!

狱·十四:好!/好的!

面色不善的男人B:喂,你们这群混蛋,别在那边磨磨唧唧的啊——

面色不善的男人B:呃啊...!怎么...这样...!

狱:我有两样讨厌的东西。其一,【在别人讲话的时候插嘴的混蛋】;其二,【结党营私的杂鱼】。

面色不善的男人C:你这混蛋!!

十四:...愚者们啊!将挚友泪水中映照出的汝等丑恶的姿态,烙印在眼中吧!(翻译:居然让御籖さん这么困扰,真是太过分了!)

面色不善的男人C:呃啊!?

面色不善的男人A:骗、骗人的吧...!?喂、喂!你们一起上!!

空却:啊?你们一起上也打不过贫僧啊。

空却:你们就老老实实地悔过去吧!

面色不善的男人A:切,你这混蛋...!既然如此...!(拿刀)

金糸雀:......!

面色不善的男人A:喂,你们全都不要动!不然的话我可不能保证这女的会变成什么样!?

空却:...哈,你这家伙真是烂到骨子里的混蛋啊。

面色不善的男人A:随你说什么!嘿嘿...只要有人质在手,你们就不能——


【VERSE02 波罗夷空却】


ゲス野郎に叩き落とす天誅

给你们这帮垃圾混蛋降下天诛

業の深い餓鬼を即滅す

罪孽深重的妖魔鬼怪都一起灭了

卑劣極まりねぇ邪道外道

卑劣至极的邪魔歪道

自分の愚かさでも悟ってろ

深刻反省一下自己的愚蠢吧


面色不善的男人A:呃啊啊啊!

我:徒矢さん,你不要紧吧!?

金糸雀:...你是...DJ ROKURO的...

金糸雀:我没事,抱歉,你能帮我解开绳子吗?

我:好的!

金糸雀:...谢谢你。

金糸雀:被你们救了呢...

面色不善的男人A:呃啊,可恶...!

空却:把刀抵在人质的喉头...要借助这种东西显示你的实力,真是比任何人都要弱啊!

御籖:喂,你们输了。

面色不善的男人C:呃...御籖...さん...

御籖:放弃吧,快去找个藏身之处躲一阵子,我也会帮忙。

面色不善的男人C:......

御籖:...多亏了你们,没有把事情闹大。谢谢你们。

空却:贫僧只是把看不惯的家伙揍了一顿罢了,没什么好道谢的。

御籖:我要先把他们带走,抱歉,得先走了。

狱:注意不要被公安部的人找到了。

御籖:嗯,我会注意的。

我:那个,徒矢さん的状态好像很不好...

空却:怎么了?

狱:虽然对方是我很不想与她产生交集的类型,但也不能不管不顾啊。

十四:那个,你不要紧吧...?

金糸雀:......

狱:你看上去脸色很差。

金糸雀:...没关系的,这种、程度...!

十四:啊!这样突然站起来的话...!

金糸雀:......!

空却:喂,你这种脚步虚浮的状态就不要走了,想死吗?

金糸雀:...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我、必须、得走了——

金糸雀:呃...

金糸雀:我不能...在这种地方...倒下......

十四:诶...!?大、大事不好啦!!

空却:这不是失去意识了吗...这家伙要怎么办啊?


Kitty Pistol

三人游戏

前排避雷:三批,兄弟乱胶。


“我洗好了。”


山田二郎擦着湿漉漉的发梢从浴室出来,山田三郎把目光从手机挪到山田二郎身上,下一秒差点叫出来——这个低能居然光着身子就出来了,他在傍晚留在山田二郎颈侧的牙印正大摇大摆地暴露在白炽灯下。山田三郎紧张地看了看窝在沙发上的大哥,只希望大哥不要注意到山田二郎身上的痕迹。没想到山田一郎也正在紧张地盯着山田二郎……紧张?


山田三郎目光一滞,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秀气的眉间不动声色地拧起。山田家的末子故作无事发生,眼角余光瞥着大哥。后者见三郎没有注意,便冲二郎比划腰间的位置,脸色渐渐浮上一层尴尬的绯色。三郎看向大咧咧在料理台喝水的山田二郎,低能腰肢精...

前排避雷:三批,兄弟乱胶。


“我洗好了。”


山田二郎擦着湿漉漉的发梢从浴室出来,山田三郎把目光从手机挪到山田二郎身上,下一秒差点叫出来——这个低能居然光着身子就出来了,他在傍晚留在山田二郎颈侧的牙印正大摇大摆地暴露在白炽灯下。山田三郎紧张地看了看窝在沙发上的大哥,只希望大哥不要注意到山田二郎身上的痕迹。没想到山田一郎也正在紧张地盯着山田二郎……紧张?


山田三郎目光一滞,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秀气的眉间不动声色地拧起。山田家的末子故作无事发生,眼角余光瞥着大哥。后者见三郎没有注意,便冲二郎比划腰间的位置,脸色渐渐浮上一层尴尬的绯色。三郎看向大咧咧在料理台喝水的山田二郎,低能腰肢精瘦又结实,高潮时挺起来的时候弧度非常漂亮。但是此时上面留下了几道淤青,看上去像是指印——不属于山田三郎的指印。


方才的怀疑渐渐明朗。山田三郎挨挨蹭蹭到山田一郎身边,大哥以为弟弟又来讨乖,正要像平时一样抬手摸摸他的头顶,没想到初中生用那双澄澈明亮的异色瞳注视着他,颜色浅淡的唇瓣上下开合,开口雷击。


“一哥,和二郎做过了吗?”


❤️💙💛 

冬野崎由奈_kiyuna

关于神明的设定:池袋&横滨篇!

咱很早就写好了捏|ω•`),因为咱幼驯染的没写全阪庙完全没开始写(你)所以请让我摸一会!!


一郎:宅屋神(前夏季神)

神职是保护人类房屋,和在房屋地域中的人类。据说只要把一块刻着“宅屋神明锋大郎君之所在”的木牌插在房屋庭院的东南角就能保佑平安,除非木牌被蚀刻或损毁。

是前世保护主家而被敕封的人神。

二郎:金石神

管理四面八方的金银宝石。

很多矿工在下矿前会将一枚写了或刻了“金石神雀蕴二郎君”的木片包在怀里以祈愿不出灾难。在开矿时也会将开采出的第一颗宝石或者矿石供奉在其神龛前。

是因为哥哥的缘故而顺带被敕封的人神

三郎:植物神(草木神)

管理四季的花草树木,和四季神都有交流...

咱很早就写好了捏|ω•`),因为咱幼驯染的没写全阪庙完全没开始写(你)所以请让我摸一会!!


一郎:宅屋神(前夏季神)

神职是保护人类房屋,和在房屋地域中的人类。据说只要把一块刻着“宅屋神明锋大郎君之所在”的木牌插在房屋庭院的东南角就能保佑平安,除非木牌被蚀刻或损毁。

是前世保护主家而被敕封的人神。

二郎:金石神

管理四面八方的金银宝石。

很多矿工在下矿前会将一枚写了或刻了“金石神雀蕴二郎君”的木片包在怀里以祈愿不出灾难。在开矿时也会将开采出的第一颗宝石或者矿石供奉在其神龛前。

是因为哥哥的缘故而顺带被敕封的人神

三郎:植物神(草木神)

管理四季的花草树木,和四季神都有交流。

农民会将上面写了“草木神月明三少郎君”的纸烧成灰再撒在刚插好秧苗的田地里祈求植物神对秧苗一年来的保护。

和二郎一样都是因为哥哥顺带敕封,但是自己本身就有神格,刚好哥哥过了审查自己也就免查直接一起敕封了。


左马刻:比良坂判官(前冬季神)

负责管理比良坂中还没能成功投胎的冤魂,惨死冤死怨气大的鬼,心有不甘作祟的鬼……总之统领所有的鬼魂。

夜晚的行人过墓地会边念“以黄泉比良坂火昶(chǎng)大判官符令,叱不得近身”边画驱退敕符。据说有保护自己不被鬼怪缠身的作用。

是人们对冬天寒冷的厌恶所诞生的神,最初作为驱散寒冷的意想降生在世间。

铳兔:秋季神

管理秋季的时间运行和天气。四季运行中秋日的一环。

在立秋这天,要举行的祭秋神祭典中,人们会将带有致幻物质的植物踩碎埋进地底,并用长枪作为祭祀道具进行舞蹈。会唱诵关于销毁掉这些植物的好处和惩奸除恶的颂词。最后会以“敬献万法诸明秋日神入间郎君,乞来年丰收。”为结尾。

是世间人类对正义的追求而形成的化身,原来是被安排成比良坂判官,被左马刻先截了胡,自己也乐得清闲。

理莺:武运神

管理世间勇武之人的命数,包括仕途。

在民间有一个传言,武运神的庙宇必定要修建在靠近树林的滩涂旁,也一定要以当地树林滩涂中的动植物为贡品放在供桌上,祷愿时最好念“乞武运神晦朔理常大将作同袍,敬此勇武之身。”此后必得武运昌盛。

是世间勇武者对勇武至极的想象凝结成的神。


虽然真的很神神叨叨(走来走去)

飞鸟过平冈

​“你们吃的是什么饲料..?🤨”


这两天出的一些saburo😣💖💖


​“你们吃的是什么饲料..?🤨”


这两天出的一些saburo😣💖💖

天狗四月天
lof这里也存个档 三丽鸥也太...

lof这里也存个档 三丽鸥也太可爱了呜呜呜

lof这里也存个档 三丽鸥也太可爱了呜呜呜

不是好畎
“从谷底爬上来的小狮子 站在顶...

“从谷底爬上来的小狮子

          站在顶峰看到黎明曙光”

“从谷底爬上来的小狮子

          站在顶峰看到黎明曙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