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by银萧的丸子

369浏览    135参与
银萧的丸子

看了看四周,感到了一片茫然,两片,三片,四,五,六……

看了看四周,感到了一片茫然,两片,三片,四,五,六……

银萧的丸子

看看会不会被屏,

  他把刀子扎下来的时候,眼里是幼稚的孩子气的笑。


  我确定不会让你死的。


  青年躺在地上,眼里有像是海水反射阳光产生的炫光。


  但是不确定你会不会半死不活。


  青年没有反应,眼神涣散。


  喂!


  刀尖拔的艰难,青年一动不动,半睁着泛灰发白的眼睛,像是默默忍受着这一切。又像是什么都感受不到。


  又一刀,又一刀,一刀扎进去赶快再来一刀,为了让眼前的血流的真实,为了让自己产生这个人并不...

  他把刀子扎下来的时候,眼里是幼稚的孩子气的笑。


  我确定不会让你死的。


  青年躺在地上,眼里有像是海水反射阳光产生的炫光。


  但是不确定你会不会半死不活。


  青年没有反应,眼神涣散。


  喂!


  刀尖拔的艰难,青年一动不动,半睁着泛灰发白的眼睛,像是默默忍受着这一切。又像是什么都感受不到。


  又一刀,又一刀,一刀扎进去赶快再来一刀,为了让眼前的血流的真实,为了让自己产生这个人并不是无动于衷的感觉——他不是还会流血吗。


  扎够了吧?不,不,还没有。


  小孩子把脸凑到伤口上小心地嗅闻着,试图分辨出这冰凉的甚至不带点体温的血液到底是不是这个人流出来的。


  他忍不住去拍打那张苍白的脸,你不是不会死的嘛?


  为什么没有反应呢?


  死的时候怎么不说一声呢?怕我抓你小辫子吗?怕被我喊叛徒吗?


  看你现在的样子,也不像是那样怯懦的人啊。


  咱,什么也不理解呀。


  所以,求求你快点醒来吧。

银萧的丸子
炎 - 宮下遊

枯死的行星

在悲伤的环带上绕行

咕咕唧唧的声音和缓慢的空气喘息

似乎是悲伤的害怕的可怕的怀疑着

在死亡的崩碎与死亡的破裂中绕行

呼喊着死亡者的名字

枯死的行星

微微笑着震颤着的细碎的岩石

要是这样的话就很难办了

怎么办都可以的

不管怎样都会在某天的某时的某分碎裂开的

所以并没有为此而悲伤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回环的声音鼓动着啜泣的啜泣

丝丝缕缕的微妙的声音

丝丝缕缕的微妙的声音

像是在呼吸一样

又像是沉重的悲伤一样

在彻夜贯午的好天气里

也执着不停地呼吸着

不知所措的行星啊

不知所措的尘埃啊

如何找到悲伤的根源啊

怎么办呢

这样的话如果突然提前裂开...

枯死的行星

在悲伤的环带上绕行

咕咕唧唧的声音和缓慢的空气喘息

似乎是悲伤的害怕的可怕的怀疑着

在死亡的崩碎与死亡的破裂中绕行

呼喊着死亡者的名字

枯死的行星

微微笑着震颤着的细碎的岩石

要是这样的话就很难办了

怎么办都可以的

不管怎样都会在某天的某时的某分碎裂开的

所以并没有为此而悲伤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回环的声音鼓动着啜泣的啜泣

丝丝缕缕的微妙的声音

丝丝缕缕的微妙的声音

像是在呼吸一样

又像是沉重的悲伤一样

在彻夜贯午的好天气里

也执着不停地呼吸着

不知所措的行星啊

不知所措的尘埃啊

如何找到悲伤的根源啊

怎么办呢

这样的话如果突然提前裂开怎么办呢

望着行星内部的裂缝

望着缓行无法唤醒的笑声

度过悲伤的

度过温暖的

烫着温度的阳光普照之处

最好要从现在开始呼吸

最好从现在开始笑起来

最好把裂缝中的阳光都插进心脏最冰冷的地方

最好是如此鲁莽地把温暖都留给内核

假如这样,就可以的话

那么微微的空气中为什么会弥漫着凉意呢

/应该是未完吧,像以往一样写不出来了了呢

by十月份寒冬季のX.w

银萧的丸子

手机卡的就跟我的心情一样

手机卡的就跟我的心情一样

银萧的丸子

有了很多可以忽略的东西?

还不错嘛

清醒起来了

这只萧丸

有了很多可以忽略的东西?

还不错嘛

清醒起来了

这只萧丸

银萧的丸子

天真

像是扑簌簌掉了一地雪一样,空气清新得紧,嘴巴抿起来,因为确实很冷。

手藏进袖子里,卫衣帽子挡住大半张脸,笑得花朵一样,娇羞艳丽,像杏子。

不知道要干嘛呢,听着耳机里萎靡的音乐,想要振作起来而奔出窗外,手尽情地挥舞着,手指钻进碎密的树叶,手掌合住粗糙的树皮。

你说,我是不是个笨蛋呢.


这种事情,又有谁清楚呢?


算是我回来了。

像是扑簌簌掉了一地雪一样,空气清新得紧,嘴巴抿起来,因为确实很冷。

手藏进袖子里,卫衣帽子挡住大半张脸,笑得花朵一样,娇羞艳丽,像杏子。

不知道要干嘛呢,听着耳机里萎靡的音乐,想要振作起来而奔出窗外,手尽情地挥舞着,手指钻进碎密的树叶,手掌合住粗糙的树皮。

你说,我是不是个笨蛋呢.


这种事情,又有谁清楚呢?


算是我回来了。

银萧的丸子

算是最近的简介

不知道为什么想退了,现在发一个声明吧


很多天前lof的更新确实算是一个节点,一直在想要不要离开什么的,虽然类似的话说了好多次了,也应该给各位看客许多厌倦了,但还是没有坚定下来


找到了新的岛屿,应该是,因为个人能力太菜所以不方便告知究竟是怎样的岛屿能夺走lof在该丸心中的地位


大概就是尝尝新鲜,但也确实是回不去了


坚持的话,可以发发凹凸同人,联文什么的,以后原创什么的就不发了,毕竟看的人。看到的人应该都是买彩票能中一百万的幸运儿吧,恭喜恭喜了。


不管怎样,也确实没有什么能够留恋的了。也许是因为高考完报完志愿精力赤字,所以人也敏感到了极致,于是觉得和人相处真是一件很疲...

不知道为什么想退了,现在发一个声明吧


很多天前lof的更新确实算是一个节点,一直在想要不要离开什么的,虽然类似的话说了好多次了,也应该给各位看客许多厌倦了,但还是没有坚定下来


找到了新的岛屿,应该是,因为个人能力太菜所以不方便告知究竟是怎样的岛屿能夺走lof在该丸心中的地位


大概就是尝尝新鲜,但也确实是回不去了


坚持的话,可以发发凹凸同人,联文什么的,以后原创什么的就不发了,毕竟看的人。看到的人应该都是买彩票能中一百万的幸运儿吧,恭喜恭喜了。


不管怎样,也确实没有什么能够留恋的了。也许是因为高考完报完志愿精力赤字,所以人也敏感到了极致,于是觉得和人相处真是一件很疲惫的事情。毕竟一不小心就愚蠢起来了,被人笑话也并不知道。


所以呢,我也不会删号,暂时也不想用pc端去进行账号注销这一流程,所以呢,就继续在此丢人现眼啦,真是很不好意思啊,我是个很自私的人,取关什么的随意啦,毕竟丸子已经忘记之前是因为什么才在这里写东西的啦,既然环境早都改变了,那为什么还要让自己不开心地去接受这个环境呢?


真的是很对不起呀


并不针对任何人呀


丸子只是有些烦躁


什么话都想说出来呀


那么,就这样喽,谢谢某大段日子的款待,也谢谢很久之前和我交流的你们


丸子已经忘记了很多事情,也已经忘记过去的路了啦



银萧的丸子

不屑

在手机没电的时候打字,好像是一种奢侈的事情,此刻我坐在成都街边的红灯映照里,在玻璃窗前支着下巴看戏。

前面两人正为了一张车票吵嚷,看行头看不出来什么,只是觉得,那么一张纸竟能引起这样大的周折,足以说明其无形升值了。

我摸索着兜里的烟盒,是前几天那人塞到包里的,可能是走时忘了,就这样落在了那里。我改不了我贪人钱财的毛病,虽然从不抽烟,还是塞到了兜里。

我摸出一根,期间抖落几屑碎丝,最终拿到眼前,也还是一副西装革履的白净模样——啧,真是单身久了,连烟都看得出体面。

我闻了闻,大概是气味还行,鬼使神差的,我又掏出一个打火机。

是很精致的银灰色金属外壳,摸着很舒服的凉意。我呷了口柠檬水,冰块...

在手机没电的时候打字,好像是一种奢侈的事情,此刻我坐在成都街边的红灯映照里,在玻璃窗前支着下巴看戏。

前面两人正为了一张车票吵嚷,看行头看不出来什么,只是觉得,那么一张纸竟能引起这样大的周折,足以说明其无形升值了。

我摸索着兜里的烟盒,是前几天那人塞到包里的,可能是走时忘了,就这样落在了那里。我改不了我贪人钱财的毛病,虽然从不抽烟,还是塞到了兜里。

我摸出一根,期间抖落几屑碎丝,最终拿到眼前,也还是一副西装革履的白净模样——啧,真是单身久了,连烟都看得出体面。

我闻了闻,大概是气味还行,鬼使神差的,我又掏出一个打火机。

是很精致的银灰色金属外壳,摸着很舒服的凉意。我呷了口柠檬水,冰块化得差不多了。

谁知道这个打火机是从哪里来的?

没喝酒,我拿醉眼一般的迷朦眼神睥睨这金属械怪,你是从哪里来的?

记得来的路上大巴车人挤人,溢散着汗水的湿气,我好不容易扒拉开窗子,却被邻座的老者拦住。

我那个气呀。

所幸没有干什么,只临走多拿了一个打火机,当时也觉得,这东西于我无益,我拿着都嫌沉。现在还是拿在了手里。。

真是可怕啊。

我扳了一下,火光乍现。我迅速合上盖子趴到桌上还不忘把打火机藏到下巴底。硌得慌。

呼,没有人看到我啊。

那两个人已经走了。许是后续的旅程更加艰难无力支持了吧。

我倒是不担心这个。

我贪人钱财,自然也是不缺的。

看见窗外的灯更亮了,我笑起来,天都黑了,这家店不会快关门了吧。

我起身,将那杯柠檬水端起,径直走出店面——这本来就是一家奶茶店。

我又掏了掏兜子。

哎呀,糟糕,烟和打火机都落下了。

我想折回去。

后来想想,唉,还是算了。



/by银萧的丸子

银萧的丸子

写出来

  “我回来啦!”

  空空无人的房间,空空荡荡。

  “唔?都去哪里了?”

  推开门,拉开椅子,拿起笔欻欻(chuā)地写写些什么,不过五六分钟,就舔着嘴唇满意地拿起满载字眼的纸张,迫不及待地看着门口。

  几分钟,敲击着桌面。

  几小时,凝视着门板。

  忍不住盯着天花板,发出小声的叹息。

  可是。

  可是没有人。

  还能有什么人呢?

  早知...

  “我回来啦!”

  空空无人的房间,空空荡荡。

  “唔?都去哪里了?”

  推开门,拉开椅子,拿起笔欻欻(chuā)地写写些什么,不过五六分钟,就舔着嘴唇满意地拿起满载字眼的纸张,迫不及待地看着门口。

  几分钟,敲击着桌面。

  几小时,凝视着门板。

  忍不住盯着天花板,发出小声的叹息。

  可是。

  可是没有人。

  还能有什么人呢?

  早知道就不写了,不写了。

  早就知道等不到的。

  早就知道了。

  还是不敢怀疑,侥幸一样。

  得到了不想接受但已摆在面前的事实。

  也算不上得到,因为什么也没有。

  是吧。

  看着这张纸,看着这样的繁密文字,先喘一口气,看一遍。

  哦,确实。确实是不怎么样,自己都看不太明白是什么呢。

  所以。

  从前一写完就争抢着看的他们,他们都不再出现了。

  就要被自己说服了,就要被自己说服了,腿被抽屉磕了一下,抽屉滑开,露出陈年的稿子。

  凝视。

  手抽出来一张。

  几乎是逐字逐句品读着。

  没有什么味道。

  笑起来了。

  看这美好的稚嫩的文字,笨拙的像学步的孩子一样。

  所以说并不是水平问题。

  这么多天了,自己已经写得出更好的文字了,但这屋子里的人一点点走开,原因是什么呢?

  是什么呢?

  指尖沾染的黑墨划出清晰的痕迹,像是支支吾吾的雨突然彻头彻尾地倾下,刺得眼睛发酸。

  明白了,明白了,已经明白了。

  像这样的故事是没有人看的吧。

  像这样的事情、没有任何缘故的交锋和踌躇是没有人看得畅快开心自得其乐吧。

  就像这样,漫无目的的字眼漂泊,就像这样,恍惚欸乃的呼吸停顿,也就这样等待吧。

  “我写好了哦!”

  眼睛麻木不仁地睁着,似乎停留是一场意外一样。

  “嘻嘻。”


  byX.w

银萧的丸子

无间黑暗

前言

可能会和之前的风格不是很一样,是晚自习活动吧大概,考前一阵子有点懵,所以甚至在考前的某周达到了纸面文字的高产(不过大长篇还是没有 嘎),其实已经很久都没有写过什么好东西了,但也很希望未来能够像风一样自在地挥洒着自我,也很希望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即将踏进成人的大门的丸子,在高考后第一天早上,也很开心的和大家说“早安”呢


好,正篇,即将结束。(因为实在是太短了。。自我谴责中。。。)


雨夜,横亘在天台脚下,尽高处是白色的闪电和深紫至发黑的浓烈的云。

湿透了。雨水像黏滑的蛇一样固在脚面,短暂而急促地停顿出清晰的层次,水面隐有升高的趋势。

眼睛是湿的...

前言

可能会和之前的风格不是很一样,是晚自习活动吧大概,考前一阵子有点懵,所以甚至在考前的某周达到了纸面文字的高产(不过大长篇还是没有 嘎),其实已经很久都没有写过什么好东西了,但也很希望未来能够像风一样自在地挥洒着自我,也很希望得到更多人的认可。即将踏进成人的大门的丸子,在高考后第一天早上,也很开心的和大家说“早安”呢


好,正篇,即将结束。(因为实在是太短了。。自我谴责中。。。)







雨夜,横亘在天台脚下,尽高处是白色的闪电和深紫至发黑的浓烈的云。

湿透了。雨水像黏滑的蛇一样固在脚面,短暂而急促地停顿出清晰的层次,水面隐有升高的趋势。

眼睛是湿的,不过在浑湿的发帘后看不见半毫的,雨水触碰发丝时也触到了眼睫。于是湿成一绺一绺的,在湿漉漉的眼球上下。

远处是霓虹缠绕的集市,伸出手也抓不住声音的,此刻那黑色幕布上的彩色溅斑已经被雨水洗去了光泽。麻木地冷着。

心脏不可辨析地跳动着。

无法听见声音,只有嘈杂的雨声。和响彻了的会把人贯穿了、打着抖的雷声。


其实没有感觉。


仰头看一看。低头瞅一瞅。什么都遥远而陌生、什么都在雨水的冲刷下丧失了本来的色味。

一切都并无意义。

没有任何意义。

呼喘着,窒息着,猛攥住衣领而跪下去。

清晰而又无关自身的骨节碰撞摩擦声。

水浸过了大腿。

这里原是海吗?

抬头一看,四周的车都生了自我的蹄,正势大状伟地疾驰过来。

瞪大了眼。

车灯光刺穿了眼球直抵背后的黑暗。

就这样醒来,天花板仍亮着刺眼的白光。更深的黑暗挡在暖色调的窗帘后面,在风的鼓动里,蓄势待发。


by银萧的丸子

银萧的丸子

存在于虚拟世界的你我


也将这样走向现实吗?


是这样啊


是这样啊

存在于虚拟世界的你我


也将这样走向现实吗?


是这样啊


是这样啊

银萧的丸子
藍二乗 - ヨルシカ

我所拥有的月夜,在流淌着


亘古的蝉鸣时作时息


没有停顿过的


是颤抖又战栗的思绪


在风里难以发出声音

我所拥有的月夜,在流淌着


亘古的蝉鸣时作时息


没有停顿过的


是颤抖又战栗的思绪


在风里难以发出声音

银萧的丸子

郁晚银萧可能要等等了,但我还是很喜欢他们,燃子辛苦啦

码句话:


“虽然明天才是愚人节,可我今天就想说,我喜欢你。”

by银萧

2021年三月三十一日的脑洞

码句话:


“虽然明天才是愚人节,可我今天就想说,我喜欢你。”

by银萧

2021年三月三十一日的脑洞

银萧的丸子

记三月七日夜前巡礼

我开始拒绝起一些事情 不知怎么办才好

讨厌的声音 类如雨声、人声 始终不绝地响彻在耳朵里

我渴望着露骨的清静 清静使我失眠 失眠把我推向夜的高处 俯瞰

我试图怀疑一些东西 像怀疑我的存在一样

但 毫无疑问 那是徒劳的 给云挤一些黝黑的墨 正是我能干出来的事情


我想不出/他在说什么/说些我未曾耳闻的字句/像巫师一样


我等在那里

阳光跌落在林木廖远的荒地上,晃不起太大的光

风是没有的。我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一些凉气

我知道与时间赛跑这种事是...

我开始拒绝起一些事情 不知怎么办才好

讨厌的声音 类如雨声、人声 始终不绝地响彻在耳朵里

我渴望着露骨的清静 清静使我失眠 失眠把我推向夜的高处 俯瞰

我试图怀疑一些东西 像怀疑我的存在一样

但 毫无疑问 那是徒劳的 给云挤一些黝黑的墨 正是我能干出来的事情

 

我想不出/他在说什么/说些我未曾耳闻的字句/像巫师一样

 

我等在那里

阳光跌落在林木廖远的荒地上,晃不起太大的光

风是没有的。我能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一些凉气

我知道与时间赛跑这种事是无论如何轮不到我头上的

我大致能说出几句违心的话来 在这太阳笼罩的尾声

但指节的冰凉轻轻烙在一起 也无论如何攒不足出声的力气

我有些恍惚 我在等

等待一些未见过的东西 等待夜的到来 深夜 月亮被遮盖 也抹去我的存在

我咬掉更大的一块冰凉 那是与这天气不大相称的一支雪糕

我的牙哀哀地痛着 但没什么影响

我只是在等 一面走

我没入与冰凉相称的阴影 建筑物高耸入光的势力范围 而我只剩一双眼睛

我记起在那栋楼里同样陌生的欢声笑语 以及日落后未察觉便已扑了满脸的冷

想起苏轼的诗―词来 一面回忆

我猜我确实在等 等一次证明破解 等一次零点偏移准确

可是因为我在等 我还是呼吸着冰凉 沉没在日落里

我猜当垃圾桶叮当一声我会有一丝温暖 可惜没有听到

(也许它确实响过了,只是记忆里遗失了)

我在风里收起我的手 卷子翻转摔成一只折翼的鸟

卷子也在等 翻开来 再合上去

 



*是在校产物,有些感觉大概只能用平淡来形容

*放假了,希望天空依旧留给我恬淡的聒噪气息

*算是冒个泡,慢慢喝水,多多走路

银萧的丸子

一些教训

我以为生活就是,当你发了喜欢的文字,喜欢的或者是陌生的人会点个赞,说不说话没关系,重要的是那种感觉。

后来我发现,很多人都走了,要不就是消失了。所以我决定原谅他们。

看见的话看不见的话,看见也好看不见也行。我都始终喜欢你们,大概像个大傻瓜。也已经不年轻了,却还是以为自己刚从初中走开,将要避开一场中考。同时失去很多东西。

我即将失去我所有的勇气,请拉好我,不要让我弹出去。


我以为生活就是,当你发了喜欢的文字,喜欢的或者是陌生的人会点个赞,说不说话没关系,重要的是那种感觉。

后来我发现,很多人都走了,要不就是消失了。所以我决定原谅他们。

看见的话看不见的话,看见也好看不见也行。我都始终喜欢你们,大概像个大傻瓜。也已经不年轻了,却还是以为自己刚从初中走开,将要避开一场中考。同时失去很多东西。

我即将失去我所有的勇气,请拉好我,不要让我弹出去。


核桃的耳机

我也许是在和谁说话

我也许一直都没有想家

只是凝在指尖的童话

哗啦啦碎掉

搞得我瞬间崩塌

我知道我没有干坏事啊

我知道我干的都不行啊

我只是想活得开心而已

为什么总是要呼进脏兮兮啊

我影响了什么人

我走过了什么人

害怕被当做嫌疑犯而不知道拧什么棱

我只是想这样做

我只是想那样做

大人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我几乎沦为混沌

漫画还是要看的

天塌下来也是

但如果天没有塌下来而是继续高悬呢

我银萧今天是在和谁说话

我看着镜子呀

两个人说起话来不像一个人自言自语的

因此我觉得自己疯啦


by核桃的耳机


死掉吧,死尸

我也许是在和谁说话

我也许一直都没有想家

只是凝在指尖的童话

哗啦啦碎掉

搞得我瞬间崩塌

我知道我没有干坏事啊

我知道我干的都不行啊

我只是想活得开心而已

为什么总是要呼进脏兮兮啊

我影响了什么人

我走过了什么人

害怕被当做嫌疑犯而不知道拧什么棱

我只是想这样做

我只是想那样做

大人的话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我几乎沦为混沌

漫画还是要看的

天塌下来也是

但如果天没有塌下来而是继续高悬呢

我银萧今天是在和谁说话

我看着镜子呀

两个人说起话来不像一个人自言自语的

因此我觉得自己疯啦


by核桃的耳机


死掉吧,死尸

核桃的耳机
ヒッチコック - ヨルシカ

作为子博唯一能看的东西吧。。

不―,这是能听的。。

(真·一个能看的也没有·子博)

作为子博唯一能看的东西吧。。

不―,这是能听的。。

(真·一个能看的也没有·子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