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by48水仙

231浏览    8参与
假如我是毛猴,你还爱我吗
规矩不多,人少,空皮多,可重皮...

规矩不多,人少,空皮多,可重皮,进群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规矩不多,人少,空皮多,可重皮,进群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假如我是毛猴,你还爱我吗
宣群啦,空皮多规矩不多,可重皮...

宣群啦,空皮多规矩不多,可重皮,来了我们就是姐妹/兄弟

宣群啦,空皮多规矩不多,可重皮,来了我们就是姐妹/兄弟

假如我是毛猴,你还爱我吗
宣群啦,空皮多,规矩不多 许愿...

宣群啦,空皮多,规矩不多

许愿一个黑袍哥哥或斩魂使

沈巍许愿左位赵云澜

宣群啦,空皮多,规矩不多

许愿一个黑袍哥哥或斩魂使

沈巍许愿左位赵云澜

假如我是毛猴,你还爱我吗
宣群啦,规矩不多来玩啊 沈巍许...

宣群啦,规矩不多来玩啊

沈巍许愿一个赵云澜

宣群啦,规矩不多来玩啊

沈巍许愿一个赵云澜

假如我是毛猴,你还爱我吗
新群,人少,空皮多,规矩不多来...

新群,人少,空皮多,规矩不多来玩呀

罗浮生在线等弟弟程慕生


新群,人少,空皮多,规矩不多来玩呀

罗浮生在线等弟弟程慕生


New🍒

怎样才能不让男友不高兴

[⚠预警(️必看)⚠️]
/水仙注意
/CP:韩沉×尤东东
/全名“鸽了男朋友订好的晚餐,怎样才能不让他不高兴”。
/激情短打,想嗑水仙东东所以写来自己爽的,感到不适请左上角自己迷路🙏
/请一定看到最后!!!!!!!!!!!

 ...

[⚠预警(️必看)⚠️]
/水仙注意
/CP:韩沉×尤东东
/全名“鸽了男朋友订好的晚餐,怎样才能不让他不高兴”。
/激情短打,想嗑水仙东东所以写来自己爽的,感到不适请左上角自己迷路🙏
/请一定看到最后!!!!!!!!!!!
       
    
     
   
    
    

   
   
半个小时前,18:30

韩沉收到了尤东东的短信,询问今晚七点半是否有时间一起吃个饭什么的,他在餐厅订好了位置,是韩沉喜欢的高层和靠窗。
短短一条信息,韩沉却仿佛能看到尤东东紧张兮兮却又万分期待的模样,絮絮叨叨也不让人觉得厌烦。他的唇角不自觉就弯起浅浅的弧度,可手上的消息输入到一半,车门被打开了。

“还谈情说爱呐、差不多到时候了吧。”

白锦曦扶着车门调侃他,被他抬眼一瞥才噤了声。韩沉没再管那没输入完的消息,把手机一锁屏就收好,又成了那个黑盾组精神支柱韩神,眼底的那点儿温情也瞬间降到零度以下,眸子里覆着薄薄的冰。

他下车看了看时间,通知小组开始行动。

这次的案发现场不同于以往,他们不是第一次来了,这里是同一个杀手多次杀人的案发现场。并且据白锦曦推测,凶手也会时不时回来,现在正是他最有可能在这栋房子里的时间。

凶手似乎早就察觉到他们了,黑盾组已经取得了将罪犯当场击毙的许可,他们必须抓住这次机会,否则这很有可能就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这位患有严重心理疾病的疯子。
       
    
     
半个小时后,19:00

也就是现在,凶手被击毙了,即将被害的人也被救下来了,黑盾组完成了他们的任务。

除了,并不圆满。

经过现场医疗组的紧急抢救,在救护车到达的前两分钟,本次任务的行动组长韩沉确认死亡。

所有人都不愿接受这个现实,尤其是白锦曦和那个被救下的小姑娘,韩沉是在最后为了保护她俩并击毙了凶手才倒下的,就倒在她们面前。

小姑娘控制不住情绪的哭嚎嘶喊着,白锦曦也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泪流满面,救护车赶到,心脏起搏器也用过了,确认无力回天。韩沉脸上溅了几滴鲜血,不知是他的还是凶手的,在惨白惨白的脸上异常妖冶突兀,扎得人心生疼。

现场的气氛沉重到了极点,先前吆喝着完成任务要聚一聚的黑盾组几位成员都沉默着站在原地,有人捏紧拳头又突然脱力似的松开,有人支撑不住跪在地上,有人跟着一起大哭或默声流泪,又或者红了眼眶。

可事情还是发生了,突然的,猝不及防的。
   
    
     
距离尤东东与他约定的时间还有半小时。
   
   
  
韩沉在昏昏沉沉中醒来。

他记得自己似乎连中数枪,可身上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

视觉和听觉慢慢恢复,他看到眼前的场景慢慢变得清晰,耳畔开始有无比混乱的声音,争先恐后灌进他仍旧不太清醒的大脑。

他看到自己躺在中间,周围的人都在难过,于是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体轻飘飘的,就浮在人群外围。

——原来我死了啊。

韩沉垂了眸子,想起自己还有半条没发出去的消息,和一个满心欢喜等着自己的小傻瓜。

全场慢慢地静下来,只能听闻细若蚊嘤的抽噎,却不再有人放声哭喊,所有人无一例外低下头,向着中间的遗体默哀。

现场只剩下窸窸窣窣地树叶晃动声,和救护车闪烁着的刺眼的红蓝光,晃得人眼晕,韩沉觉得自己几乎要再次昏过去。
      
          
     
“该走了。”

男人清冷的声音在身旁响起,不知何时,他身边站立了一个身着黑袍的男人,和他一起望着这安静的现场。

韩沉侧眸去看,男人的面孔被宽大的兜帽遮掩看不清,黑袍外又罩着黑纱,似乎还有冰冷的雾气。他被冻的缩了缩身子,明明已是鬼魂,却仍旧能感受到那寒冷与压迫。

——这难道是黑无常?白无常轮休了吗?

没人注意到他们,韩沉脑袋里莫名冒出这么一句话。
而后想想,许是被自家那个脑子有坑的小屌丝带坏了,也开始没来由就乱想。

“你是谁,要带我去哪。”

可韩神不愧是韩神,抱着胳膊没有了别的动作,只是直勾勾看着这个来路不明的男人。

“斩魂使,带你去地府。”

那称自己为“斩魂使”的男人转过头来与他对视——大概是在对视,韩沉只觉得幽冷爬上脊椎。那该是如何一个存在,他甚至能觉出一丝悲伤。

“可我还不想走。”

“你有未完的心愿?”

“……嗯。”

斩魂使没再说话,似乎是在心里琢磨些什么,韩沉就等他发话,反正自己也死了,看这斩魂使好像挺厉害,不管跑到哪去都会被捉回来吧。

最终像是做了很大的纠结一般,斩魂使才迟迟开口,语调还是没有什么波澜,只是他慢慢隐去了身形。

“请想清楚,想好了,我会帮你完成。”

——这斩魂使还挺好心的?

韩沉看着他消失的地方懵了一会儿,才想明白原来这位大人给自己在人界这边续了个约延了个期,好让自己了却心愿。
     
     
   
那么心愿是什么呢。
     
     
     
19:15

韩沉漂浮在医院里,看着他们给自己已经处理了伤口的身体盖上白布,但他没有进太平间,只是安静的被安置在一间单人病房里,身上的伤已经全部处理好了,但他已经失去了脉搏和呼吸。
他没有守自己尸的兴趣,往回躺了几次也完全没用,想着斩魂使这位大哥就不能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没有身体的他又能做什么呢。

19:30

他准时到了尤东东说的那家餐厅,是他以前跟尤东东提过的,说他挺喜欢在那样的高层靠窗吃饭,可尤东东就跟他在这儿吃了一回,这本应该是第二次。

韩沉就坐在尤东东对面的座位上,隔着暖橙色的烛光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尤东东把自己精细的打扮了一番,倒看不出原来那小屌丝的样子了。可无论他什么样子,韩沉都喜欢。

对面的人不出预料的无比紧张,一会拽拽衣角一会儿搓搓膝盖,一对眸子四处打量着寻找着心心念念的身影。他还特意买了一束玫瑰花,因为他知道韩沉一定会表面嫌弃他,但还是会收下。
      
     
      
韩沉从不会迟到的。

尤东东看着手表,表盘上指针一格一格的迈着,已经数不清秒针经过了分钟多少次。

说起来,韩沉根本就没有回复他的消息,可既然显示已读,肯定是看到了的。

——那韩神肯定是在忙吧。

尤东东局促地有些坐立不安,可他愿意等,因为韩沉总是惯着他,所以即便是工作晚了,韩沉也一定会来找他的。或许他要等到很晚,但只要想到能见到自己的爱人,尤东东就觉得心里暖融融的。

今天是他们交往三周年了,尤东东攒了快一年的钱,最近去挑了对戒,准备趁今晚向韩沉求婚。
毕竟在这方面他还是可以抢先一步占据主动权的。
      
      
      
等了大概有10分钟,尤东东开始漫无目的的划手机转移注意力,头条新闻跳出来的那一刻他愣了一会儿,心里开始隐隐不安。

——“黑盾组任务不圆满完成,确认一人死亡。”

他颤抖着手指没敢点开。

韩沉在察觉到他身子一僵的时候就飘了过去,看到那条标题时眸子沉了沉,看着人耷拉下去的脑袋习惯性的把手搭上想揉一把,却穿了过去。

心里一惊,韩沉立刻收回手。

然后他就看到尤东东的手机屏幕被来电提醒占据,来电人——白锦曦。
      
    
      
尤东东从椅子上蹭的站起来的时候吓了韩沉一跳,他没跟侍者解释,听到声响的人都看向他,还有“不可以在这里奔跑”的提醒,他都听不到了。。

玫瑰花还摆在桌旁,花瓣边缘已经蔫掉了,不像刚买来时好看。

韩沉跟了尤东东一路,惊奇的发现他的小屌丝竟然没有哭。
     
     
     
“韩沉呢。”

尤东东冲进医院,仿佛用了毕生最快的速度到了病房外的走廊,白锦曦在那儿等他,眼睛哭得红肿。

“…就像电话里讲的那样。”

“让我见他…让我见他!”

尤东东呼吸有些紊乱,他红了眼眶,头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嗓音也是带了一丝哭腔的沙哑,可他还是拼命忍着眼泪,他不愿相信。

“在里面…”

一指病房,尤东东立刻冲进去,见证了他们的爱情的白锦曦又一次蹲在地上掩面而泣。韩沉经过她时,歉意的望了她一眼,看着她被其他人扶走,嘴里还念叨着“我…我甚至没让他们最后聊几句”。

但韩沉不怪她,那条未完的消息现在还留在对话框里,要是他当时答应了,尤东东指不定会更失望难过。

可现在尤东东就站在他的病床前,门被关好,他就安静的看着被盖上白布的韩沉,没了下一步动作。
     
     
      
尤东东在害怕,他大脑一片空白,因为奔跑而剧烈搏动着的心脏几乎要调出胸膛,可他却觉得浑身冰凉,像是被人一脚踹进冰海深渊,又黑又冷,却没人能拉他上去。

他指尖颤抖,哆嗦着伸过手去,一咬牙掀开那块白布,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苍白安静,沾了点血迹在上面。

那一刻,他们的曾经突然在他的大脑里飞速掠过,最后炸开一朵惨白的烟花,轰的他昏昏沉沉站不住脚,他身形一晃,跌坐在地上。

可韩沉能有什么办法呢,他只能虚虚环抱住尤东东单薄的身体,触碰不到,传达不到。

啪嗒、

一滴泪砸在地面上,摔的四分五裂。

然后止不住的,尤东东俯在床边被眼泪糊了满脸,却还是抬手抚着韩沉的脸颊,把那块已经干涸的血迹就着泪水擦去。
      
    
     
韩沉不记得了,自己有多久没见过尤东东大哭了呢。

看来自己还算个称职男友。
他记得上次让尤东东大哭还是因为他终于同意了他的告白,两个人滚到一张床上。

可现在一切都没用了,他把最爱他的人孤零零丢在世上。

想到这,韩沉也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紧紧蹙着眉,眉眼间笼上阴翳。
他的工作本就充满危险,他们明明早就想到的。
     
     
     
过了很久,尤东东突然不哭了,他只是抽噎了两声,从口袋里掏出两枚戒指放在床上,自己哑着嗓子开始絮絮叨叨说起来。

韩沉听着,本已经没有的心却像是紧紧揪在一起,用千万根针细细地扎。

而那两枚看上去不怎么便宜的戒指也刺痛了他的眼。

“你还记得咱们刚认识没多久吗,那会儿你可嫌弃我了,我这也不合你心意,那也达不到你要求。”

“可后来你还是被我攻略了不是,可见我还是很有魅力的嘛。”

刚认识那会儿韩沉巴不得躲着尤东东走,然而谁知道这韩神怎么就动了心,一朵高岭之花就这样被个天真单纯的小屌丝摘下了。

“我本来以为我是直男的,我现在也这样觉得,可我也知道我喜欢你,只喜欢你一个。”

“我就安慰自己,既然直男做不成了,强攻总能做做吧,可你还是不给我那个机会,每次都快把我折磨死了。”

就凭尤东东那小身板还想翻身?怎么可能。
韩沉扯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学着尤东东的姿势也趴在床边,侧着头看他。

“你知不知道,你答应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都快高兴疯了。我是个屌丝,没人喜欢我,可就在那天,我最喜欢最憧憬的你突然走下神坛,拉住我的手,把我拥进怀抱里,告诉我你也爱我。”

“我们在一起三年了,普通情侣干的我们好像都干过,没干过的我们也干了不少。可我以前从没想过一句话——”

“要是时间能停住多好。”

“因为我想要的不仅是过去,是现在。”

“我想要的是未来,是有你在的未来,是我们的未来。”

“可是我后悔了…我不想要了…这样的未来…我不想要了……”

尤东东哽咽了,可他还是一字一句的说着他们的曾经,韩沉死掉时没看到的走马灯现在一点点浮现,他捏紧了拳头。

尤东东又说了一会儿,没了声音,就安安静静地看着床上躺着的韩沉,没有蹙紧的眉,就像睡着了一样。韩沉就看着趴在床边的他,用目光一遍遍描摹那张面孔,眸子里是满溢的留恋和神情。
      
      
      
“你的心愿。”

黑袍的男人又出现了,周围的一切都突然静止,像被按了暂停键。
那股来自黄泉深处的寒冷又一次爬上他的脊背,可韩沉感觉不到冷了。

他的心愿是什么呢?

说不上来。

韩沉紧紧地盯着尤东东。

——啊、我知道了。

他想。

——我想他没有忧虑,即使可能会有小烦恼,会有小挫折,可再也不会有什么能打倒他。

——我想他不再受伤,能被好好的保护着。

——我想他能不走进任何一片阴影,永远被光明拥抱。

“我想让他幸福。”
      
     
      
“如你所愿。”

斩魂使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唤出一柄长刀,轻轻敲了一下地面,从脚底开始结出薄薄的冰,慢慢延伸。

“他的世界里以后不会再有你,我会消除他关于你的所有记忆,他不会再为你悲伤,他会遇到一个能保护他的人。”

“这样,怎么样。”

冰在病房的地板慢慢铺开,从周围围住了病床,就要蔓延到他们这里了,韩沉的视线还是没有移开,只是深深地望着尤东东,连灵体下结了冰都不躲闪。
   
   
   
“可我还想看着他。”
   
   
    
“我不想离开他。”
   
   
    
在冰距离尤东东还有一厘米时,韩沉突然这样说。
他的声音很轻,却是那样的深情。

斩魂使几乎不可察觉的动了一下,一瞬间,整个房间的冰都消失了。

韩沉总觉得他听到了一声轻叹。
  
  
    
随后一切都沉入黑暗。
    
   
   
像是梦中人突然惊醒,又像是溺水的人重获空气,韩沉猛地睁眼坐起来,把一边还抽抽嗒嗒的尤东东直接吓懵了。

顾不上伤口撕裂似的疼痛和脑袋的眩晕,他一把抓起尤东东的手,把一旁的一枚戒指也抓起来——他盯了一会儿了,自然知道哪个是该戴在尤东东手指上的。

“你愿意嫁给我吗。”

尤东东怔怔地点了点头,但很明显他其实什么都没听清,仍处于没反应过来的状态。

韩沉把戒指套在那根手指上,又看着尤东东僵硬的像个输好了程序的机器人给他套上戒指,才凑上去吻了吻人因为呆愣而微张的唇,牵着他的手心满意足又躺回去。

“嘶……”

果然即便伤口被处理了还是很疼。

——斩魂使真够意思啊。

他想着。

——要是还能再见到他,一定得好好道个谢才行。
  
   
    
当然,是要等到这辈子过完再说。
    
    
     
至于现在该考虑的,大概是该怎么哄哄这个哑着嗓子连滚带爬冲出去大喊“诈、诈尸啦!!!!!!!”的小傻瓜。
       
——那怎么才能让他高兴呢。
     
韩沉觉得,他可以慢慢想。
   
      
   
反正他们有得是时间。
    
   
     
    
    
   
    
    
   
End.
   
我还是搞了水仙,dbq我真的太喜欢东东辽👀
为什么斩魂使大人对韩沉东东没那么冷酷无情呢——因为他俩长得像澜澜/大概
/这对叫啥啊我都不会打tag叻´<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