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妈

1802浏览    51参与
桃矢.✨
全世界最好的法伊麻麻 临摹漫画

全世界最好的法伊麻麻

临摹漫画

全世界最好的法伊麻麻

临摹漫画

苏式月饼
前两天约的一张稿 我老婆真是太...

前两天约的一张稿

我老婆真是太好看了。

前两天约的一张稿

我老婆真是太好看了。

若燃

迦勒底教授众生相

我咋摸了这么个玩意儿……

【以摆平程度从易到难排列】

二世(现代魔术基础):尽职尽责,课前发ppt课后不留作业,重讨论,不点名,考点会在ppt里。考试会体谅逃课孩子的艰难,保过容易,但是高分要注意技巧,比如答题不可过于天马行空或者得瑟,不然会收到理性蒸发的扣分(“我知道你是天才lady/gentleman,但是你答。题。为。什。么。不。列。点?”)


c妈(魔术高阶):水平极高,但是课上疯狂吹水。给分出题看心情,如果熟悉手办沙盒制作,平时和她积极唠嗑的话,不仅会得到很有益的指点,给分也会很高


红a(厨艺高阶):尽职尽责,极其重视实践安全,讲题恨不能一步一步带你做。考试不怎么超纲,...

我咋摸了这么个玩意儿……

【以摆平程度从易到难排列】

二世(现代魔术基础):尽职尽责,课前发ppt课后不留作业,重讨论,不点名,考点会在ppt里。考试会体谅逃课孩子的艰难,保过容易,但是高分要注意技巧,比如答题不可过于天马行空或者得瑟,不然会收到理性蒸发的扣分(“我知道你是天才lady/gentleman,但是你答。题。为。什。么。不。列。点?”)


c妈(魔术高阶):水平极高,但是课上疯狂吹水。给分出题看心情,如果熟悉手办沙盒制作,平时和她积极唠嗑的话,不仅会得到很有益的指点,给分也会很高


红a(厨艺高阶):尽职尽责,极其重视实践安全,讲题恨不能一步一步带你做。考试不怎么超纲,但评分极严,而且一是一二是二,不及格就是不及格(“这个做菜水平,我作为老师把你放出去,就是对全迦勒底的不负责”)


c闪(天文学):表面上既严厉又吊儿郎当的教授,内里却是难得放下了王的尊严,愿意认真教学。备课和大纲准备很齐全,但是你不去要就不会给。不喜欢讨论,不喜欢当堂提问,但下课间隙去问却会收到“怎么连这个都不懂杂修,难道是本王讲的太深奥了?”以及细致的解答。猫系教授,讨好的路数要自己摸索,但是稍微花点心思会发现不难。考的全是讲过的,不过相应的,热爱闭卷,说挂就挂(“本王讲过的都记不住,你脑子里塞的是一团头发?”)


莱妮丝/莫里亚蒂(厚黑学/数学与哲学):表面上和蔼可亲,但是真正摆平需要动用你在课程上学习的所有知识的那种教授,也就是说,论斗心眼,你必须和他们水平几乎相同,甚至更高。没有教材,ppt上的重点考试则可能全部绕过,表面上说着推崇马基雅维利但考试却会上霍布斯,而且如果不用马基雅维利批判霍布斯并且说到他/她想要的点就不会给分。允许作弊,因为抓作弊道高一丈。课程内容曾遭到ruler职阶集体抗议,但考试并不难,因为有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侦探年年提供带着烟丝味的押题和答案,并且命中率极高。某不愿意透露名字的武小姐和她新近才获得夫人封号的卡妹妹对此课程给予了高度评价



阿拉什/陈宫(爆破工程):教授人都很nice,不过不知为什么从来没有人选过。助教芥小姐和吕先生(经赤兔马翻译)表示批这门课的人就活该被炸死,这个诅咒似乎很灵的样子。


梅林(不列颠尼亚史):没有讲义,没有提纲,上课吹水,课题写着不列颠,开讲全是亚瑟王。考题是亚瑟王吟游诗现场创作,分数是用随机数生成器给的。某不列颠文豪在被给了42分之后怒作《梅林之死》五幕剧,在迦勒底成功演出,并收到了来自芙芙和阿尔托利亚lancer等兽和人在内的追捧。

“他懂个屁的不列颠!”文豪把笔杆子一折,抡起自己的全集,如是说。


喀戎(铁人三十六项):

He will teach you,and just try to survive,good luck. ——愿意透露姓名的阿克琉斯

希腊太强了。——愿意透露姓名的亚历山大/伊斯坎达尔


斯卡哈(卢恩高阶/散打/械斗):

TRY TO SURVIVE. ——库丘林

苏氏一小生

C妈找虐之路

十几年前

魔卡少女樱—

十几年后(一年前)

Clear Card—


一年后

四月一日灵异事件簿(我最开始还以为是那种破案类似灵能或者地狱少女那种)


翼年代记-

翼年代记剧场-

翼年代记ova-东京默示录


X战记


下一步

东京巴比伦


……其实本来看完四月一就想收手 但无奈弹幕科普太多导致我真的很好奇就手贱……∠( ᐛ 」∠)_


十几年前

魔卡少女樱—

十几年后(一年前)

Clear Card—


一年后

四月一日灵异事件簿(我最开始还以为是那种破案类似灵能或者地狱少女那种)


翼年代记-

翼年代记剧场-

翼年代记ova-东京默示录


X战记


下一步

东京巴比伦


……其实本来看完四月一就想收手 但无奈弹幕科普太多导致我真的很好奇就手贱……∠( ᐛ 」∠)_


安㺭宸

【五战C组】26字母挑战 (葛木宗一郎×美狄亚)

㺭宸的话:C妈和葛木的小甜饼,二更,五次发完。甜度爆表,饱腹感十足,全糖无刀,放心食用。

Family(家庭,家人)

“我于宗一郎大人而言,究竟算是什么呢?”美狄亚像往常一样,一边做着家务,一边期盼着她的宗一郎大人下班回家。她如今和葛木一同寄居在柳洞寺内,再加上门前的Assassin,她也乐得帮寺里做些什么,来当做允许他们安身于此的报答。只是今天她有些心不在焉。

——其实也不能怪她。她在晾衣服时偶然听到了寺里面那些小鬼的闲言碎语,左不过是在议论她怕人的黑色长袍,长袍下浅紫色的头发与精灵似的双耳。她本也懒得理会,唯有一句话惹乱了她的思绪——“你们说葛木先生是怎么看待她的呢?”

“宗一郎大...

㺭宸的话:C妈和葛木的小甜饼,二更,五次发完。甜度爆表,饱腹感十足,全糖无刀,放心食用。

Family(家庭,家人)

“我于宗一郎大人而言,究竟算是什么呢?”美狄亚像往常一样,一边做着家务,一边期盼着她的宗一郎大人下班回家。她如今和葛木一同寄居在柳洞寺内,再加上门前的Assassin,她也乐得帮寺里做些什么,来当做允许他们安身于此的报答。只是今天她有些心不在焉。

——其实也不能怪她。她在晾衣服时偶然听到了寺里面那些小鬼的闲言碎语,左不过是在议论她怕人的黑色长袍,长袍下浅紫色的头发与精灵似的双耳。她本也懒得理会,唯有一句话惹乱了她的思绪——“你们说葛木先生是怎么看待她的呢?”

“宗一郎大人是怎么看待我的呢?”那伙人说着走远了,美狄亚却出神了许久。春日的微风吹起晾衣架上的衣物,遮掩了她的身姿,恰似影影绰绰。

这个男人,无论自己说了在常人耳中如何不可思议的话语,做了什么在旁人眼里罪大恶极的事情,他总是那样轻易的相信、理解、接受,然后陪她一起。“背叛的魔女”美狄亚——这个名号在如今无人不知,他却视若无睹。“宗一郎大人……”她紧攥着拳放到胸前,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又放下。

门外传来一阵嘈杂。

“葛木老师,您也太惯着她了。您看她的样子,浅紫色的头发和瞳色,精灵样的耳朵,怎么看都很可疑啊!”是一成的声音。“这个可恶的小鬼,我一定会杀了你,让你知道神代魔术师的厉害!”美狄亚在心中暗狠狠地想着。

“嗯,虽然你这么说,但Caster是我的家人。跟她长什么样子无关。”随即是葛木的开门声。

“我回来了,Caster。”他把手里的纸袋递过去,又补了一句,“这是你想一直尝的鲷鱼烧和羊羹。”

“嗯!谢谢你,宗一郎大人。”美狄亚笑靥如花。这里就是家呀。

Gentle(温和的,绅士的)

“葛木老师其实是一个很温和的人,熟悉了自然就清楚。虽然他长着一张很严肃的脸,也不怎么笑,给人一种他总是在生气的错觉,但实际上他真的很温柔。呃……我这么说好像有点奇怪。失礼了,我是柳洞一成。

从我第一次见到他,也就是他开始寄居在寺里,到现在也有三年多了,他虽然寡言木讷,但耿直诚实,表里如一。与我而言,他就像是大哥一般的存在。但凡事总有例外。脾气再好的人也会因为某些事情生气,而且只会更恐怖。你问我经历了什么?啊,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感慨一下,感慨一下。

总之,他在两周前带回了自己的未婚妻,而且据说将要举行婚礼。虽说是未婚妻,但我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但毕竟是喜事,也不好说什么。让我一直在意的是那女人的打扮,是来自中东的女性吗?总是一袭黑袍将自己挡的严严实实,完全没有新娘子的感觉。直到某天我才看清她的面容。嗯,诡异的发色,诡异的瞳色,诡异的耳朵。葛木老师不会是被魔女给迷惑了吧?!抱着这样的担心我关切地询问了他一下。然后……嗯……恕我失礼,我真的不想再回忆起那以后了。这么说来,你也是紫色的头发。的确,也不是什么怪事,是我自己的多虑了。哦对了,他对未婚妻【那个魔女】很温柔,是真的很温柔。

总之葛木老师真的是一个很温和很绅士的人。想跟他接触的话只要适应那种性格就可以了,他是一个很好的人。”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刚才还穿着校服的小女生摇身一变成了黑色斗篷魔女。“唔,算他小子识相,那么就放过他好了。”美狄亚对一旁的美杜莎和间桐樱挥了挥手以示感谢,一瞬间便消失了。

Hell(地狱)

对于美狄亚而言,没有宗一郎大人的地方都是地狱;

对于葛木宗一郎而言,没有遇到美狄亚的日子都是在地狱中度过的时光。

——但他们都愿意为了对方而回到地狱。

——当然,我们是不允许的。

Inevitable(必然的,不可避免的)

“嗯~当然了,我和宗一郎大人的相爱是必然的。”刚刚蜜月旅行回来的美狄亚一边悠闲地喝着下午茶,一边得意地对柳洞一成和零观炫耀着旅行的见闻,当然实际上就是在秀恩爱。她双手端着茶杯,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在阳光的映射下显得那样耀眼。

“大姐,我说,”一成眯起眼睛,有些不满的样子,“你手上的戒指,太晃眼睛了。”

“我同意。”她听到路过的Assassin好像补充了一句。

“哦?是这样吗?”美狄亚抬起左手,佯装端详了一阵。其实她特意调整过角度,故意要晃着他们的。……好吧,其实也用魔术刻意着画了一下。

那又如何呢?

“Caster,听学生们说晚上市里有烟火,一起去看看吧。”

“好的,宗一郎大人φ(≧ω≦*)”撇下一脸黑线的一成和一脸懵逼的零观,葛木牵起了美狄亚的手。

在阳光下同样闪耀的婚戒。那是不可避免的耀眼的爱情。

Jealous(妒忌的;猜疑的;唯恐失去的)

美狄亚当然是很害怕失去宗一郎大人的。但葛木在这方面可以说是无可挑剔。没有交往过近的女同事,也没有天天黏在身边求教的女学生,甚至连下班买菜都鲜少遇见因无聊而四处搭讪的大妈。美狄亚最多只能和一成争个风吃个醋,后来连一成也不陪她玩了。只有一次,她因为躲在房间里做了一下午的手办搞得自己头晕眼花而把一个穿绿色运动衫的学生当成了葛木宗一郎,而那个学生正在被藤村大河教训。不过在她的妒忌之火燃起之前,她的宗一郎大人就出现在她身后叫她一起回家。

“你是对藤村老师感兴趣吗?”

“诶?宗一郎大人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刚才看你的样子,好像很在意那边。”

好吧好吧,原来宗一郎大人也会在意这个呢!美狄亚的心情突然就愉悦了起来。

安㺭宸

【五战C组】26字母挑战 (葛木宗一郎×美狄亚)

㺭宸的话:C妈和葛木的小甜饼,五次发完。甜度爆表,饱腹感十足,全糖无刀,放心食用。


Accompany(陪伴)

“Caster……在做什么?”美狄亚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两个小时了。葛木一脸严肃地合上了面前的教案,来到了神代魔女的房门前。

“Caster,你在吗?”葛木敲了敲门。房间里随机传来一阵“稀里哗啦叮了咣啷”的收拾声。大约两分钟后,房门才被打开,浅紫发色的精灵样女子出现在他面前。

美狄亚的脸颊微微有些红,她慌乱地问道:“宗……宗一郎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吗?您可以用感应直接叫我……”似乎还有些害羞。

“没什么事。”葛木径自走进了房间,坐在了在房间中央的桌子旁,摊开手中的教案放在了桌子上。“做你...

㺭宸的话:C妈和葛木的小甜饼,五次发完。甜度爆表,饱腹感十足,全糖无刀,放心食用。


Accompany(陪伴)

“Caster……在做什么?”美狄亚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两个小时了。葛木一脸严肃地合上了面前的教案,来到了神代魔女的房门前。

“Caster,你在吗?”葛木敲了敲门。房间里随机传来一阵“稀里哗啦叮了咣啷”的收拾声。大约两分钟后,房门才被打开,浅紫发色的精灵样女子出现在他面前。

美狄亚的脸颊微微有些红,她慌乱地问道:“宗……宗一郎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吗?您可以用感应直接叫我……”似乎还有些害羞。

“没什么事。”葛木径自走进了房间,坐在了在房间中央的桌子旁,摊开手中的教案放在了桌子上。“做你自己的事就好。”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低沉,毫无波澜。

“诶?!”美狄亚有些惊讶与疑惑。

既然不懂她在做什么,也帮不上什么忙,那就只是陪着她也好。这样想着的葛木只是扶了下镜框,面无表情地继续在教案上写着些什么。


Breakfast(早餐)

美狄亚像往常一样为宗一郎大人准备好了今天的爱心早餐。

“宗一郎大人,今天的早餐怎么样?还合您口味吗?”美狄亚有些紧张地问道。

“唔,挺好。”葛木咽下最后一口鸡丝粥,略显平淡地回应道,随机起身准备去上班。

玄关处,美狄亚仔细地为葛木打好领带,又捋了捋他的衣领:“给,这是您的包和中午的便当,一路小心。”

“嗯,多谢你,Caster。”葛木接过公文包和装有便当的口袋,拉开门正要往外走,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退了回来:“Caster,你明天不用早起准备早餐和便当了。”

“为什么?宗一郎大人,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她显得有些焦急。

“你偶尔也要休息一下,换我来准备早餐就好。”他的手搭在了美狄亚的肩上,“我走了。”

美狄亚一怔。看着葛木宗一郎离开的背影,她想,自己的脸一定又红了。


Commit suicide(自杀)

“自杀吧,Lancer。”言峰绮礼一脸愉悦地说出令人惊异的话。身着蓝色紧身衣的Lancer一瞬的迟疑,似乎在与那把红色的枪抗争着——要活下来。

“啪——”电视机屏幕一黑,被人关掉了。

葛木手中的茶正喝到一半,他把茶杯放下,问道:“怎么了,Caster,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什么,就是看累了,想歇会。”美狄亚的笑容里透露出些许局促。

“我和你就到此为止了,美狄亚。”

“以吾令咒在此下令,自杀吧,Caster。”

自己当时是如何回应他的呢?轻蔑地、戏谑地、无情地嘲笑。

“怎么回事,只下令一次没有效果吗?”

“以吾令咒再次下令,自我了断吧,Caster!”

自己在嘲笑什么?是无知无能的原御主,还是濒死却得不到救赎与原谅的自己?

“Caster,你在想什么?”美狄亚一惊,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震,她从回忆中醒过来,葛木正以极其微小的距离关切地望着她。

“宗一郎大人……我……”她别过头去,很是不安。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的,她可以向月之女神赫卡忒发誓。

葛木宗一郎的吻就那样轻巧的落在了她的脸颊上。一瞬间,她又回忆起那一晚,与他初遇的那一晚……不!自己究竟在想着些什么……

“宗一郎大人,您……”话还未完,葛木便拉起她的手,走到廊下。“既然看累了,那不如一起走走,休息一下。”

“啊……哦,好的,Master。”美狄亚不知为何自己下意识地说出了这个称呼。好在葛木似乎并没有注意到。

“Caster,那种事情,你不会再遇到了,我可以对你保证。”他依旧是一本正经的神情,很是坚定。

“诶~”是的呢。我最亲爱的宗一郎大人。我相信你,永远不会了。

这样想着,美狄亚挽上了葛木的胳膊。


Delicate(微妙的,精美的,雅致的,柔和的,纤弱的,易碎的,清淡可口的)

葛木对美狄亚的感觉很微妙。

他从第一次见到美狄亚,就觉得她像一个精美的人偶——即使她用黑色披风遮挡了自己姣好的面容;或是雅致的和风瓷器——即使她与寻常日/本女子甚至是人类女子相去甚远。

她的头发是柔和的浅紫色,她的瞳色也是如此。娇小的身躯总给人以纤弱的美感,即使她表现出过分的自强,他也能感受到她易碎的内心。虽然他也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但他想去呵护她,给予她应有的一切。

他喜欢她做的清淡可口的饭菜。

当然,这些话葛木是说不出来也想不到的。他只是很喜欢Caster。这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


Embrace(拥抱,皈依,信奉)

“我回来了,Caster。”

“欢迎回来,宗一郎大人。”迎接他的是像普通妻子那样、在折叠刚刚晾干收回来的衣服的、旁人口中的“魔女”美狄亚。

她站起来,走到葛木身边。她的脸贴在葛木的胸前,手臂环在他的肩上。是一个普通的拥抱,像所有夫妻之间会存在的那种拥抱。葛木当然也会回抱她。

希腊众神也好,柳洞寺供奉的佛菩萨也罢。她美狄亚早就皈依了爱情。她所信奉的,只有面前的这个男人,名为葛木宗一郎。


tbc.


汤元媛_士术鸽了

诈尸(

去影院看了第一章(十分好奇国语配音),然后删减了有三分之一在C妈身上,歪瑞不爽了。

去影院看了第一章(十分好奇国语配音),然后删减了有三分之一在C妈身上,歪瑞不爽了。


Yoikvy
@FOIL 给我老相好画的新...

 @FOIL 给我老相好画的新年贺图 维系一下我们半年联系一回的感情┏ (^ω^)=

 @FOIL 给我老相好画的新年贺图 维系一下我们半年联系一回的感情┏ (^ω^)=

汤元媛_士术鸽了

ACT 7
进行空间跳跃的宝具,
斩断因果业障的妖刀,
扭转因果的护甲,
无法攻破之盾,
受袭瞬间予以防御的护心甲,
多重次元折叠的断层宝具,
以及,
必定不死的灵药

用尽了Lanar的魔力储备,整整七次的投枪,以七种完全不同历手段完美防住...不...也不能说是完美吧。 
青年的胸口上有一丝撕裂的痕迹, 各处都有轻微磨损。
至于Lancer,全身遍布死线,嘴中不断地淌着鲜血,满身是狰狞的伤口,紧身衣已经破烂得像是半截袖与短裤的搭配,地上插着近千把剑。时间已从早晨推移到了黄昏。

“妈的, 败给你这家伙了!"
以割开的声带, 不减豪迈的音质吼出。
在最后一度的投枪后,枪兵被束缚神的[站住,金闪...

ACT 7
进行空间跳跃的宝具,
斩断因果业障的妖刀,
扭转因果的护甲,
无法攻破之盾,
受袭瞬间予以防御的护心甲,
多重次元折叠的断层宝具,
以及,
必定不死的灵药

用尽了Lanar的魔力储备,整整七次的投枪,以七种完全不同历手段完美防住...不...也不能说是完美吧。 
青年的胸口上有一丝撕裂的痕迹, 各处都有轻微磨损。
至于Lancer,全身遍布死线,嘴中不断地淌着鲜血,满身是狰狞的伤口,紧身衣已经破烂得像是半截袖与短裤的搭配,地上插着近千把剑。时间已从早晨推移到了黄昏。

“妈的, 败给你这家伙了!"
以割开的声带, 不减豪迈的音质吼出。
在最后一度的投枪后,枪兵被束缚神的[站住,金闪闪。]
以纯粹的漆黑( Excalibur. Morgan).扫荡蹂躏教堂,将之变为虚墟,夷为平地。
冷酷的化身,漆黑的王者显露身姿。

「唔...骑士王么一一」
思忖了片刻,金色的英雄王歇斯底里地大笑起来
[一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被那黑泥污染心灵侵犯身体堕落成了如此下贱的存在吗,骑士王...不,应该说'Saber  Alter'这样的?哈哈哈哈哈哈一」
   最古老的王者由衷感到愉说般地,捂腹大笑
[如此不洁的存在。]

[闭嘴,拿出你仓库最深处的剑,然后被我杀死吧.]
那琥珀般的金色双瞳中,没有流一丝情感的色彩。

汤元媛_士术鸽了

大家好啊我千子境泽又回来了呜呜呜呜……怎么看这集都是士术啊呜呜呜……他们真好……

大家好啊我千子境泽又回来了呜呜呜呜……怎么看这集都是士术啊呜呜呜……他们真好……

汤元媛_士术鸽了

ACT.6 中


全力冲锋。

青蓝色的猎犬根本不允许利刃接近自己的身体。

一边打飞宝具,一边缩短距离。

没错,他正是要让对方踏入“那个”的范围内。

「要见见你手中的家伙吗?」
伴随着这句话,赤色魔枪自青年身后的「门」浮现。

「嘁,抵消吧。」
Lancer向枪中注入魔力。

◇◇◇◇
数十个回合过后,二人的位置几乎没有发生变化,仅有的变化就是教会的庭院沦为了废墟。

Lancer俯下身子,在地面上用手指画下符文。瞬间,由以太凝聚而成的立方体又一次阻挡了宝具的轰击。随后,屏障如同宣告无法承受般破裂。

「你这杂种,要让本王动真格的吗?!」
金色之王的身后,数百扇「门」浮现。

无数兵刃展露獠牙。
那或许是刀刃。
那或...


全力冲锋。

青蓝色的猎犬根本不允许利刃接近自己的身体。

一边打飞宝具,一边缩短距离。

没错,他正是要让对方踏入“那个”的范围内。

「要见见你手中的家伙吗?」
伴随着这句话,赤色魔枪自青年身后的「门」浮现。

「嘁,抵消吧。」
Lancer向枪中注入魔力。

◇◇◇◇
数十个回合过后,二人的位置几乎没有发生变化,仅有的变化就是教会的庭院沦为了废墟。

Lancer俯下身子,在地面上用手指画下符文。瞬间,由以太凝聚而成的立方体又一次阻挡了宝具的轰击。随后,屏障如同宣告无法承受般破裂。

「你这杂种,要让本王动真格的吗?!」
金色之王的身后,数百扇「门」浮现。

无数兵刃展露獠牙。
那或许是刀刃。
那或许是弓矢。
那或许数长枪。
那或许是宝剑。
其中有诛杀邪龙的魔剑。
其中有分割沧海的圣弓。
其中有重逾千斤的神枪。
其中有解除锁缚的圣剑。
其中还有,切断术式的魔枪。
亦或是,浸染了剧毒的弓矢。

一切一切,后世英雄得以成立的凭依,尽数收入最古老之王的宝库。

宝剑脱鞘,劲弩拉满。

然而——

「金闪闪,」
库兰的猛犬耸下一边肩膀,将枪朝向地面。没错,那是Gae•blog的起手式。
「你的心脏我收下了。」

青筋突起,血瞳裂眦。

以全身魔力浇注魔枪,开出死亡之花。

随着一声断喝,赤色的轨迹扭曲着奔向青年,最终目标是他的心脏。

下一秒,青年的身影出现在了数十米之外。而长枪尽最后的力气,扎向空气后便如倒带一般回到Lancer手中。

「若是能脱离你犬牙的范围,那么便无可奈何了吧,野狗?」

汤元媛_士术鸽了

ACT.6(上)


「唔……」
慎二从眩晕中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和式客厅的榻榻米上。

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

哦,这里是卫宫的家。

那么自己究竟又为什么——

魔神柱,臃肿恶心的膨大肉块。
从深处涌上呕意,慎二急忙捂住了嘴。

「呃啊……」

「啊,你醒了啊。」
白色少女从外进来。
「马基里的,御主。」

「你是……?」

「唔,还真是失礼呢,我是伊利亚•冯•爱因兹贝伦。」

「爱因……兹贝伦……?」

「连这都不知道吗,真不知道你是怎样参加圣杯战争的!」

「……?!」

回忆起了事件的开端,慎二站直了身 向屋外走去。

「去哪里、那个、神经?」

「啊啊,本大爷还没有失败,要去教会再找一个...


「唔……」
慎二从眩晕中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和式客厅的榻榻米上。

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

哦,这里是卫宫的家。

那么自己究竟又为什么——

魔神柱,臃肿恶心的膨大肉块。
从深处涌上呕意,慎二急忙捂住了嘴。

「呃啊……」

「啊,你醒了啊。」
白色少女从外进来。
「马基里的,御主。」

「你是……?」

「唔,还真是失礼呢,我是伊利亚•冯•爱因兹贝伦。」

「爱因……兹贝伦……?」

「连这都不知道吗,真不知道你是怎样参加圣杯战争的!」

「……?!」

回忆起了事件的开端,慎二站直了身 向屋外走去。

「去哪里、那个、神经?」

「啊啊,本大爷还没有失败,要去教会再找一个Servant,Rider那家伙连Assassin都打不过耶!还有,不是神经,是慎二啊——喂、你该不会以为我不敢打你吧?!」

「要打的话我可是愿意奉陪哦。」
白色的少女笑着,身后盘旋着近十只鹳鸟骑士。

「喂、你、你这家伙想怎样啦?!」

「我想看看神经怎么换从者。」

◇◇◇◇◇
教堂的门被粗暴推开,慎二冲进去便开始大喊。

「喂,监督者在吗?快点出来啊,我差一点就死掉了啊!」
「哦?」

跃动的火焰与静谧的角落间,高大的神父站直了身。
「这么说来,你是来祈求神的庇佑的吗,少年?」

「才不是啊,你这家伙!」
「哦?那么请跟我来吧,马基里的Master——」

神父的目光在慎二的身侧游离了一瞬。

「——以及,爱因兹贝伦的Master哟。」

◇◇◇◇◇◇
教堂的后院。

「Lancer杀掉小鬼,英雄王抓住圣杯。」

伴随着凭空现身的枪之男,以及从侧门走进的某个金发青年,话语凝结为杀意。
神父头也不回地离开这里。

「虽说是肮脏的请求,不过——」
宝剑自金发青年背后显现,飞射而出。

是的,那是「宝具」,是人类智慧与幻想凝结而成的结晶,是英灵间决定胜负的「王牌」。

然而,这名青年视之如敝履般地将其弃置。

因此,慎二与伊利亚从一开始就走向了死亡。

但是,现在二人却都安然无恙。
要问为什么的话,请看向那里吧。

蔚蓝的枪兵只是轻描淡写地挥枪击飞了袭来的利刃。

「嘛啊,手滑了真是不好意思。」

「是嘛,很不娴熟啊。」

让慎二和伊利亚没有感觉到敌意地,两人稍微取了点距离。

「你的目标是杂种,而我要拿到容器,你还记得吗?」

「嗯,但我不想。不用令咒的话。」
Lancer与青年对峙。

「Lancer,和我签订契约。」
白色少女下定决心般地说道。

「别扯了 小丫头,我也有供魔的人啦,你呀,和那小鬼一起走。」
Lancer的枪指向青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