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语言修仙

13.7万浏览    550参与
旁白过多。

【东浔】我会梦见你的。

*题目取自原文,东君对算法说的~


又开始了,无厘头的梦。

自从他那句“我会梦见你的”后,林浔总是梦到他。不对,不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更确切来说,是从那瓶香水开始的。

频繁地,又好像逐渐成为一件平常事。


梦到的内容太奇怪了,梦里的那个人就是他,绝对是他,这是建立在一个程序员的直觉外加对自己二十多年的了解上确定下来的。

但是他又无敌确定的是,自己和东君说话不可能是这样得意洋洋的。他向来视东君为男神,有的时候跟他说话都带着莫名其妙的怕。


好奇怪。

他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在这些事上却畏手畏脚的。


今晚又梦到了他。...


*题目取自原文,东君对算法说的~

 

又开始了,无厘头的梦。

自从他那句“我会梦见你的”后,林浔总是梦到他。不对,不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更确切来说,是从那瓶香水开始的。

频繁地,又好像逐渐成为一件平常事。

 

梦到的内容太奇怪了,梦里的那个人就是他,绝对是他,这是建立在一个程序员的直觉外加对自己二十多年的了解上确定下来的。

但是他又无敌确定的是,自己和东君说话不可能是这样得意洋洋的。他向来视东君为男神,有的时候跟他说话都带着莫名其妙的怕。

 

好奇怪。

他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在这些事上却畏手畏脚的。

 

今晚又梦到了他。

 

也还是很平常的一些碎片生活,他和东君躺在一张床上,睁着眼睛半晌无言。

他向外看了一眼,乌漆漆的夜色压抑了天空,然后他又转头来看着东君,“时间快到了吧。”

 

“嗯。”东君的回答很轻。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他说着这话的同时,整个人窝进了东君的胸膛。

 

“不出意外的话就一周,出意外的话三天就回来。”东君擒住了他的下颚,与他浅浅地接了个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林浔从无章的睡梦里骤然而醒,发现现在的自己,正像梦里那般,整个人窝在东君的胸膛。

甚至比梦里的场景还要过分,他不安分的手脚都缠在东君身上,像八爪鱼一样。东君倒是没嫌弃他,手还紧紧地贴在他的腰上。

……每次都是这样,他的矜持在东君面前都丢完了。

 

不对,他今晚不是还在客厅里等这个人的吗?怎么一睁开眼就是这个人的脸。

大概是东君把他抱回来的吧。

回头看了眼墙上的电子钟,是凌晨四点钟。

 

林浔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来捏了一下,软的。

就像他对东君最开始的印象,明明这个人被外界形容得多么高冷,也只有他知道这个人的软,尤其是在不生气的时候,他做什么都可以被容忍。

 

仿佛是下意识的举动,做完这一切后,林浔站起身来,环视了一下房间,是很简约的色调。

是东君的房间。

 

桌上贴着一张便签,泛了黄。

按正常道理来讲,东君不会允许这种旧东西留在自己房间的,人工智能更不会,但奇迹般地,它就是在东君的房间里。

 

怀揣着好奇心,他捏起了便签的一角。

 

“Lo,我会梦见你的。

晚安,我的宝贝。今晚好梦。”

 

这字迹他最熟悉了,化成灰他都认得,更何况上面熟悉的Lo。

……是东君写的。

 

明白了,原来这句话一开始就不是独属于自己的,而是属于Lo的。

他第一条微博里的Lo。

 

所以,Lo到底是谁啊??

还有那句,“我会梦见你的”,到底是会梦见谁啊?Lo吗???

 

林浔感觉自己又开始酸了。

 

好像在睡前的时候某个人也和他说过类似便签上的话。不对,不是类似,根本就是一模一样。

他就说这个人怎么这么会撩啊,完全不像个写代码的。

现在他明白了,绝对是因为那个Lo。

 

气死了,今晚不能好梦了。

 

“宝贝。”

 

林浔回过头去,看见某个人正趴在床上,温柔地看着他,还给他抛了几个眼神。

 

“别说话,”林浔打开手机备忘录就开始记东西,“你之前的那些情话在哪里学来的?又是对谁说的?”

不行,他现在很酸,非常酸,无敌酸。

 

东君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笑。

 

骗子。

林浔想。

 

如果说没有程序框的指针是小骗子,那东君就是大骗子。

都是骗子,还是一主一猫的关系,果然有什么样的猫就有什么样的主人。

 

林浔没理睬他抛来的眼神,而是径直点开了qq的“小浪蹄子17群”。

 

东君的青轴:你们说,Lo到底是谁啊??

 

明明是深夜,小姑娘们倒是都没睡,一个两个回信息回得可快了。

 

银河老板娘:Lo应该是男神的初恋吧,看那条微博就知道Lo的地位了。

东君的猫:虽然男神现在和小朋友在一起,但那个小朋友地位估计没有Lo重要。毕竟Lo可是被藏了好多年,小朋友是最开始就被大肆公开了。

东君的键盘:同上。

 

林浔:。

他就不应该点开这个群聊了,点开了更酸。

 

然后某只柠檬跑去了隔壁客房重新睡回去。

……结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又窝在东君怀里。

流潆

大家还在为找不到未删减的资源而烦恼吗?


大家喜欢的广播剧、动漫、漫画和小说资源我们都有


喜欢的宝贝们可以进群,进群就能领新人资源哦


所有资源无偿0


群号:738 011 204   推荐人:流潆


加过同系列的宝贝就不要加啦


QQ等级要3个 🌙(有☀️也可)


(占tag致歉)

大家还在为找不到未删减的资源而烦恼吗?


大家喜欢的广播剧、动漫、漫画和小说资源我们都有


喜欢的宝贝们可以进群,进群就能领新人资源哦


所有资源无偿0


群号:738 011 204   推荐人:流潆


加过同系列的宝贝就不要加啦


QQ等级要3个 🌙(有☀️也可)


(占tag致歉)

雪花酥太难了

C语言修仙(一十四洲)

  他声音里有一个温柔的磁场,季风和洋流都由它统辖,候鸟会听从磁场的指引向南振翅久飞,直到坠入温暖的海水。

  人在宇宙中往往能里回到自己的渺小,又往往因为渺小意识到自己生命的可贵。

  我身在果壳中,然自以为无限空间之王

  可即使如此,他的性格中也毫无温存这一成分,他并非温良和善之徒。他想和他抵死纠缠相互折磨,想将他死死禁锢,也想拉扯他下落沉沦,一起堕入万丈深渊。

但他不会。

HelloWorld

你热爱世界。

我热爱你。

  尘世喧嚣仿佛远去,一场雪落了下来。...


  他声音里有一个温柔的磁场,季风和洋流都由它统辖,候鸟会听从磁场的指引向南振翅久飞,直到坠入温暖的海水。

  人在宇宙中往往能里回到自己的渺小,又往往因为渺小意识到自己生命的可贵。

  我身在果壳中,然自以为无限空间之王

  可即使如此,他的性格中也毫无温存这一成分,他并非温良和善之徒。他想和他抵死纠缠相互折磨,想将他死死禁锢,也想拉扯他下落沉沦,一起堕入万丈深渊。

但他不会。

HelloWorld

你热爱世界。

我热爱你。

  尘世喧嚣仿佛远去,一场雪落了下来。

  这是东君。

连0.07的失败概率都不要他去冒险的东君

永远不会用任何方式去伤害他的那个人

  片刻的寂静里。林浔握住东君的手。

他问:“我... .. 会不会成为历史的罪人?

东君看着他, 与他十指相扣,眼中笑意如许。

“你会流芳千古。”

“一起。”

  片刻的寂静里。林浔握住东君的手。

他问:“我... .. 会不会成为历史的罪人?

东君看着他, 与他十指相扣,眼中笑意如许。

“你会流芳千古。”

“一起。”

  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方北

《C语言修仙》

是朋友送的生日礼物。

《C语言修仙》

是朋友送的生日礼物。

双吉为喆

书里每个人头上的C语言程序输入界面大概是这样^ ^(忽略编译器差别和我没有写出来的头文件)

P2是Hello,World!你热爱世界,我热爱你(*˘︶˘*).。.:*♡这也是我亲手写的第一个程序!

话说因为东浔绝美爱情跑去自学C语言的我是不是很肤浅。。。不过更离谱的是,我不知道我家Turbo C的运行结果在哪看,最后才知道需要按Alt+F5…敲了十几遍程序根本找不到错误,最后看着运行界面上十几个“Hello,World”的我,心情非常复杂。(我果然还是太笨了(T ^ T)不过我会读文言文!)


书里每个人头上的C语言程序输入界面大概是这样^ ^(忽略编译器差别和我没有写出来的头文件)

P2是Hello,World!你热爱世界,我热爱你(*˘︶˘*).。.:*♡这也是我亲手写的第一个程序!

话说因为东浔绝美爱情跑去自学C语言的我是不是很肤浅。。。不过更离谱的是,我不知道我家Turbo C的运行结果在哪看,最后才知道需要按Alt+F5…敲了十几遍程序根本找不到错误,最后看着运行界面上十几个“Hello,World”的我,心情非常复杂。(我果然还是太笨了(T ^ T)不过我会读文言文!)



双吉为喆

最近看了C语言修仙!洛神好可爱!附加一只小指针(^ω^)

复健还是失败了呢……(只习惯手绘的人泪流满面,电子设备就不照顾我这个残障人士)我连画世界都用不好(´△`)

P2,3是原版(我处理手绘的照片直接把滤镜亮度调到最大只有这样才能拯救我的画技)

P4是瞎涂的一个林算法

最近看了C语言修仙!洛神好可爱!附加一只小指针(^ω^)

复健还是失败了呢……(只习惯手绘的人泪流满面,电子设备就不照顾我这个残障人士)我连画世界都用不好(´△`)

P2,3是原版(我处理手绘的照片直接把滤镜亮度调到最大只有这样才能拯救我的画技)

P4是瞎涂的一个林算法

旁白过多。

所以说东君5.3生日,有人来搞生贺活动什么的吗(

来点人,球球了


球球了球球了 

所以说东君5.3生日,有人来搞生贺活动什么的吗(

来点人,球球了


球球了球球了 

旁白过多。
是谁磕疯了?是我

是谁磕疯了?是我

是谁磕疯了?是我

森林里也有月亮—

唯有浪漫

我真的好喜欢林算法和东君

“Hello World”

“你热爱世界

  我热爱你”

“你好,我是洛神”


这个时间,看完了《C语言修仙》(其实昨晚1点多,但是太困了)

感慨良多

说实话,已经很久没看过这么“沉”下来的文字了

最近这段时期看的东西很飘很急,人也很飘很急

看小说本来是带着功利的目的的

就是为了看不同的人设和爱情的代入感制造的浪漫

但是看C语言没有这种感觉

虽然也很浪漫

但不是一种浪漫

很温柔缱绻那种

娓娓道来

说来也巧

我仿佛每年过年左右都会遇见一篇特别好的文

仿佛是给新年定音定调一样

然后在一年中的剩下部分...

我真的好喜欢林算法和东君

“Hello World”

“你热爱世界

  我热爱你”

“你好,我是洛神”


这个时间,看完了《C语言修仙》(其实昨晚1点多,但是太困了)

感慨良多

说实话,已经很久没看过这么“沉”下来的文字了

最近这段时期看的东西很飘很急,人也很飘很急

看小说本来是带着功利的目的的

就是为了看不同的人设和爱情的代入感制造的浪漫

但是看C语言没有这种感觉

虽然也很浪漫

但不是一种浪漫

很温柔缱绻那种

娓娓道来

说来也巧

我仿佛每年过年左右都会遇见一篇特别好的文

仿佛是给新年定音定调一样

然后在一年中的剩下部分

浑浑噩噩地看着不同的故事

浑浑噩噩地过着相似的人生

然后新的一年

又遇见新的期许


又想到“安全感”

之前有一天在学校

就在窗户边水管旁边的那个别扭而又舒适的座位

那个角度看,是正好能被窗帘挡住一半,向窗外看有黑夜中的灯火,仿佛被包裹着,向内看,是明暗交界的地方,至于选择的开关,我一伸手就能够到,那时候我感受到了所谓的“安全感”


但是为什么林算法和东君会给我这种感觉

我目前也不太能说清

(或许是因为有钱?

不过或许跟我对白柳和徐凤年的态度一样

我崇拜于这个层次的信任关系

眷恋这份真诚


又或者说

是control吧

无论是两个人之间的control

还是他们对于C语言的control

都让人觉得安心


再谈到关于人工智能的话题

我觉得一十四洲处理的真的很好

我一直对于人工智能的态度

处于一种知道命运将会走向何方所以逃避的态度

所以很不理解站在林算法这个立场上的人类

不过“存在即合理”

或许就像他所说的那样

是揭示人类进化的过程(我不太会描述)

关键是洛啊,妈妈爱你~

爱情使人面目全非。


浪漫

提供了另一种解法的浪漫

之前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纠结

我想要去过一种浪漫的生活

但是我当时的想法是错的

我把浪漫束缚在某个特定的语境

而实际上

不管怎么样的生活

都能活的浪漫


去年这个时候,是《戏骨之子》

真的潜移默化影响挺大了

我开始更多的用“或”“应该”

挺好的


今年的《C语言修仙》

还会引领我到什么地方呢

我目前还不清楚

明年再看


又又又被理性抓住了

真就“心动悖论”

如果用薛定谔的猫来比拟的话

我觉得坍塌态处在彻底坍塌的状态

“人生苦短,我选Python”

林算法跟周自珩一样抓我

当然还有江别秋

用理性角度看

或许总会得到解答

听到世界的回声

让人振聋发聩


最后还想说点什么呢

别说话

他写代码像在弹钢琴

他在架构世界

“唯有爱与科学,能给我自由

流潆

大家还在为找不到未删减的资源而烦恼吗?


大家喜欢的广播剧、动漫、漫画和小说资源我们都有


喜欢的宝贝们可以进群,进群就能领新人资源哦


所有资源无偿0


群号:738 011 204   推荐人:流潆


加过同系列的宝贝就不要加啦


QQ等级要3个 🌙(有☀️也可)


(占tag致歉)

大家还在为找不到未删减的资源而烦恼吗?


大家喜欢的广播剧、动漫、漫画和小说资源我们都有


喜欢的宝贝们可以进群,进群就能领新人资源哦


所有资源无偿0


群号:738 011 204   推荐人:流潆


加过同系列的宝贝就不要加啦


QQ等级要3个 🌙(有☀️也可)


(占tag致歉)

辰晨尘

无尝汁源分享


广播剧,动漫,小说,漫画应有尽有


扣裙:558494345


推荐人填:北辰


占tag致歉


24h后删

无尝汁源分享


广播剧,动漫,小说,漫画应有尽有


扣裙:558494345


推荐人填:北辰


占tag致歉


24h后删

旁白过多。

可是真的好好笑……我现在笑到停不下来

可是真的好好笑……我现在笑到停不下来

樱凝琉璃_

我不理解,后面几张都是写错了的,可恶

我不理解,后面几张都是写错了的,可恶

Yu

Seven Days

论如何饲养幼化兔浔      幼化,兔耳,失忆 ooc


  8:00a.m.

  在强大的生物钟作用下,东君醒了。他下意识的收紧了搂着爱人的手,却楼了个空。

  嗯?林浔呢?

  东君猛地睁开眼,而眼前的景象促使他再次闭上眼睛。

 “不,我没睡醒。”

  他怀里的“林浔”变回了少年摸样。头上还多了一对低垂的兔耳,随着浅浅的呼吸,起起伏伏。俊俏水嫩的小脸深埋在被子里,舒适且安逸。

  东君把被子往下...

论如何饲养幼化兔浔      幼化,兔耳,失忆 ooc


  8:00a.m.

  在强大的生物钟作用下,东君醒了。他下意识的收紧了搂着爱人的手,却楼了个空。

  嗯?林浔呢?

  东君猛地睁开眼,而眼前的景象促使他再次闭上眼睛。

 “不,我没睡醒。”

  他怀里的“林浔”变回了少年摸样。头上还多了一对低垂的兔耳,随着浅浅的呼吸,起起伏伏。俊俏水嫩的小脸深埋在被子里,舒适且安逸。

  东君把被子往下拉了一些。昨夜的欢愉在白皙的脖颈上留下浅浅的暧昧印记。他的手一顿,不敢再往下看。

  “林浔”被他这么一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唔....”连声音都如牛奶般甜腻。抱着他的人披着长发,美得惊心动魄。

  “美人...哥哥?”

  这语气可不像是在开玩笑。

  “美人哥哥”脸色一沉。“洛,叫博士来一趟。”

 

 

  “所以说,这是果壳3.0造成的?”

  少年林浔套着柔软的米色毛衣,宽大的袖子将小手完全遮住,乖巧可爱。他正坐在东君腿上,晃着毛茸茸的大兔耳朵,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位秃头博士。

  “是的。部分使用果壳3.0医疗舱的用户出现了幼化现象,最多一个星期就能恢复,你别着急。”

  博士聪明绝顶,他怎么也没想到林浔也会成为部分用户之一。

  “可他现在完全是失忆状态!”东君提高了音量。“他不记得我,甚至不记得自己是谁!”

  林浔抬眸,悄悄勾住东君的手。“东君哥哥,你在生我的气。”

  东君的语调瞬间软了三分,他反握住林浔的手。“没有,哥哥怎么会生小浔的气呢。”

  博士忽视了东君的变脸艺术,心中飞过一万只草泥马。得了吧,你那点变态占有欲我还不知道吗?

  “这耳朵也是正常的吗?”

  “正常...您就当是...情趣吧。”

  

  

    Day1  晚安

  “猎人救出了小红帽和外婆,他们幸福地生活着。”柔和的床头灯给东君的侧颜镀上一层金边。“故事讲完了,小浔该睡觉了。”

  林浔拥着被子,眨着乌黑亮泽的眼睛问道:“东君不睡吗?”

  “我还有工作,很快就处理完了。小浔先睡好吗?”

  “好。那...”林浔欲言又止,不知想到了什么,白皙的小脸泛起淡淡的红晕。他望向东君含笑的双眸,鼓起了勇气。

  “那我可以,要一个晚安吻吗?”他越说越小声,耳尖也跟着粉了。

  啊?晚安吻吗?东君挑眉,饶有兴致地看着林浔微红的耳尖。这个风格倒是和修仙游戏里的林浔有些相似。他俯身凑近林浔,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晚安。”低沉悦耳,温柔至极。

  突然,林浔贴上了他的唇,轻轻一碰,浅尝辄止,就立刻缩回了被窝。

  “晚安。”

  这才是真正的,晚安吻。

  

  林浔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可他索吻的样子又有些说不出的熟练?东君抱着笔记本,漫不经心地敲敲打打。

  五分钟后,主卧的门被推开。一个小巧的身影钻了进来。

  “东君,我睡不着。”

  “过来睡吧。”东君放下电脑,拍拍身边的枕头。林浔似是正期待着这句话,开开心心的上了床。枕间漫着淡淡的木香,勾着林浔的发丝,引他入梦。

  东君宠溺地凝视着他的安静睡颜,将他拥入怀中。

  “晚安,林浔。”


牛油果精

关于十六岁的某件事

*东浔

         “学、学长,能帮我看看我写的程序吗?听说你要保送到大学了,所以、所以想请你看看……”

         东君挑眉看了看面前拿着一叠纸,声音越来越小的女生,又挑眉看向了林浔,便见林浔接过那叠纸,认真看了起来。

         林浔对这个女生有印象,一次竞赛的集训上见过她,不过好像因为身体原因退出了...

*东浔

         “学、学长,能帮我看看我写的程序吗?听说你要保送到大学了,所以、所以想请你看看……”

         东君挑眉看了看面前拿着一叠纸,声音越来越小的女生,又挑眉看向了林浔,便见林浔接过那叠纸,认真看了起来。

         林浔对这个女生有印象,一次竞赛的集训上见过她,不过好像因为身体原因退出了。

         “你这个程序有运行过吗?”林浔看了几张,她的思路挺清晰的,写的也很简便,虽然……他瞟了眼东君,虽然没有东君写的代码好看。只见后者在手机上敲打了几下,似乎在犹豫。

         “运行过,但、但是有些地方实行不了。”女生的耳朵红了,有些结巴地说。

         林浔刚想开口,他的手机振了几下,伴随着特别提示音,“不好意思,看个消息。”

         我饿了。

         又一声响,是一个微笑“^^”

         林浔扭头看向了在面无表情摆弄手机的人,见“美人”抬头无辜地眨了眨眼。

          呵,男人。

          他不好意思地对女生说:“陈同学,不好意思,我现在有点事,要不这样,你加一下我QQ***********,回头你把运行过的传给我,我给你看一下。”

          他余光盯着东君,那人依旧面无表情,但好像手指顿了一下。别人或许看不出来,可林浔知道他炸毛了,眼神有点凶地看着自己,有带着点委屈,还神情不善地打量了几下女生。

          林浔偷笑,东君还是那个攥住自己手,不让自己去和别人玩的小美人呢。

          “怎么了?”林浔问那把下巴抵在自己肩上的人,眼睛看着电脑上的代码。

          天色已经暗下去了,两人洗完澡待在冷色灯光下的房间里,暧昧的气氛却在这间房里弥漫起来。

          “别看了。”背后那人缓缓出声,目光中带着危险的气息。

          “不行啦,这是答应别……”人的,林浔话还没说完,他愣住了——东君的唇落在了他的脸颊,这是长大后的东君第一次吻他。

           一触即离,“别看了。”声音带着变声期的沙哑,或许……不只是因为变声期。他呼出的气扫过林浔的颈侧。

           痒,他想。

            “算法。”

             “嗯?”林浔的眼睛仍盯着电脑屏幕,但他根本没了看代码的心思。他自暴自弃地闭上眼,感受着心上人的占有欲。

             “不要看别人的代码了。”东君握着他拿鼠标的手,关了窗口。

             “那我看什么?看你吗?”他稳住自己发抖的声音,挑衅道。

             谁知对方“嗯”了一声,又吻上了自己的耳尖。

             他转过身,与长发美人面对面,对视的那刻,他们似看到了彼此眼里翻涌肆意的爱。

            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笑,林浔凑上去,轻轻地,用双唇碰了一下他的脸,就似很久很久以前,在林家屋顶上那样。

            而东君却像得到了什么默许,唇线向上一挑,眨眼间,那好看的唇吻上了林浔的唇,浅尝辄止。

           两人对视了几秒,林浔便又吻了上去,然后试探性地张开了嘴,东君顺势撬开了他的牙关。

           这个吻很长,长到林浔瘫在了东君怀里,直到林浔快要窒息,东君才松了松抵在他后脑的手,停止了攻略领地,退了出来。冷白色的灯光下,那道银丝显得异常淫^靡

          林浔低头大口喘着气,通红的耳廓在东君眼中十分可爱。

          “算法。”

          “嗯。”

          “算法……宝贝。”

          “……嗯,宝贝。”

——END

黑(作者):原文里东浔在一起的过程并没有细写,我想过东浔会是怎么挑明心意的,会是谁开的口,我想不出来。我觉得他们对对方的爱是无需多言的,眼神就能传递,于是就有了这篇并不像表白的表白文。

小剧场:

东君:???你还记得她(陈某)的名字?Ծ‸Ծ

林浔:哎呀,当时瞟了一眼名单嘛~( ̄▽ ̄~)~别生气啦,姆嘛(吻上)

东君:哼唧。

小揭秘:

黑:我决定了!ㄟ(≧◇≦)ㄏ

某位同学:嗯?

黑:我要写东浔的同人文,就一个得了绝症的女生给林浔表白看代码,然后去世了,林浔虽然因为喜欢东君没同意和她在一起,但还是很难过,然后把她的代码愿望实现了——自动驾驶。

某位同学:……

黑:开玩笑的,是因为一个女生两人挑明了心意的故事,然后女生没了。(๑• . •๑)

黑(写着写着):嗯!这样写比较好(。ò ∀ ó。)…………

总之,一篇文终于磕磕绊绊地写完了,写的虽然不怎么样,但我还是很喜欢得啦❤️❤️

感谢观看❤️❤️❤️


辰晨尘

无尝汁源分享


广播剧,动漫,小说,漫画应有尽有


扣裙:558494345


推荐人填:北辰


占tag致歉


24h后删

无尝汁源分享


广播剧,动漫,小说,漫画应有尽有


扣裙:558494345


推荐人填:北辰


占tag致歉


24h后删

辰晨尘

无尝汁源分享


广播剧,动漫,小说,漫画应有尽有


扣裙:558494345


推荐人填:北辰


占tag致歉


24h后删

无尝汁源分享


广播剧,动漫,小说,漫画应有尽有


扣裙:558494345


推荐人填:北辰


占tag致歉


24h后删

NGAK(羽化成鸽了已经)
Hello,World. 这是...

"Hello,World."

这是计算机对人类说的第一句话,从那一天起,计算机就真正有了生命。

"Hello,World."

这是计算机对人类说的第一句话,从那一天起,计算机就真正有了生命。

丛中兔JWXL

【大型联动】(36)原耽一中

大型原耽联动,杂乱一锅烩。

ooc请指出,占tag致歉。


干杯!


顾飞靠在走廊上吹风,头上的鸭舌帽向后扣,风一吹,看着不像带了一个高中班的班主任,倒是像个……

“……叛逆期的痞气帅哥。”蒋丞边走过来边打了个响指 长手一揽,揽住他的肩:“想什么事呢飞哥。”

顾飞啧了声:“在想怎么跟祁老师换课。”蒋丞看他眉头微皱,轻笑:“不至于吧钢厂小霸王,换个课都这么慌?”

前任钢厂小霸王在风中叹了口气,神情沉重,看得蒋丞直摸口袋。

“干嘛?”顾飞看他掏了半天兜。

“给你找包烟,这个氛围不抽包烟可惜了。”蒋丞一脸遗憾:“哎,你带火机了没有钱。”

“丞哥,冷静,你是老师,老...

大型原耽联动,杂乱一锅烩。

ooc请指出,占tag致歉。



干杯!


顾飞靠在走廊上吹风,头上的鸭舌帽向后扣,风一吹,看着不像带了一个高中班的班主任,倒是像个……

“……叛逆期的痞气帅哥。”蒋丞边走过来边打了个响指 长手一揽,揽住他的肩:“想什么事呢飞哥。”

顾飞啧了声:“在想怎么跟祁老师换课。”蒋丞看他眉头微皱,轻笑:“不至于吧钢厂小霸王,换个课都这么慌?”

前任钢厂小霸王在风中叹了口气,神情沉重,看得蒋丞直摸口袋。

“干嘛?”顾飞看他掏了半天兜。

“给你找包烟,这个氛围不抽包烟可惜了。”蒋丞一脸遗憾:“哎,你带火机了没有钱。”

“丞哥,冷静,你是老师,老师!”顾飞憋不住笑,赶紧把他乱掏的手按住。

“飞哥!丞哥!站这干什么呢?”段嘉衍并肩和路星辞走来。

蒋丞清了清嗓子,脸上带笑,顾飞看他一脸的神秘,配合着不说话了。

蒋丞看着板着脸的钢厂酷哥,压下上扬的嘴角:“安慰你们老班呢,刚被祁醉老师念叨了一小时,头疼。”蒋丞只知道他去找了祁醉换课,成功被祁醉说得无功而返。此时干脆利落地把自己同事拉出来背锅了。


在机房更新电脑的祁醉突然打了个喷嚏,于炀闻声抬起头:“队长?”祁醉摸了摸鼻子,说没事,挑起眉笑逗他:“炀神,关心我啊?”

于炀经不住撩,转身去开机房的空调:“小心感冒了。”

于炀想到事问他;“今天高二一班班主任来找你干什么啊?”祁醉如实交代:“顾飞问能不能跟我换明天下午的课,但我们上午要去看电影,就没同意。”于炀听后一愣,眨眨眼:“看什么电影啊?”

祁醉笑笑,凑近逗他:“不乐意啊,我电影票都买好了。”于炀连忙点头说乐意,眼里的开心闪着光。


许盛坐在画室里作画。

窗明几净,金色的阳光透进来,衬他若十七八岁少年,承了满身阳光,朝气永存。他的白衫扣子少扣一颗,领子歪歪扭扭不齐,邵湛走进画室,微弯下腰给他扣上风纪扣,再理理衣领。

许盛不太习惯,觉得勒,想扯开扣子的手蠢蠢欲动,又被邵湛的眼神镇压下去了。

“哥。”许盛抬头看他,眼里露出讨好的笑意。

“注意形象,许老师。”邵湛一字一句道,无奈里也是笑。

美术老师并不觉得自己的形象有什么问题,他对着玻璃看了看自己依旧帅气的容貌,只想要对象给自己换颜料去。

邵湛领命,拿着颜料盒开始干活。

一出门,就和吴雩打了个照面,全校最闲体育老师来看看正在作画的美术许老师,猫似的潜了进去。

许盛画的是风景,用色鲜艳大胆的天空引人注目,金色白光的太阳炽热耀眼,光影落在一栋栋教学楼上,落在棕红色的橡胶跑道上,校门前的树挡住了校门牌,看得见烫金的一中二字,看得见风吹过林稍,整幅画都像处于阳光之下。

吴雩悄悄站在他身后,安静地看他握笔调色,眉眼间神采飞扬,像是一支画笔一张纸,便能绘出整个青春。

邵湛拖了张椅子坐在他旁边,帮他弄颜料。

看了很久,许盛勾完线涂色过了半,才发现后头还有个人看着。他转身趴在椅背上:“吴老师早啊。”

邵湛擦净了指间的颜料:“不早了,饭点都过了。”

“啊?”许盛从画中世界抽离了出来,一看时间:“我天,一点了。”

邵湛还以为他不饿,果然是忘记了,掏出手机准备点外卖,一问吴雩:“一起吃吗?”

看画看得腹中空空还没发表什么意见的步小花就被自家领导找着了:“步小花!怎么跑这来了,快来吃午饭。”

一同来找猫,啊不是,来找鱼回去吃饭的还有江老师。江停敲了敲门:“一起去吃火锅吗?韩越带了电热火锅。”

许盛当然答应,把画放好:“等下我收拾东西,哥,我们吃火锅去?”


两张长桌拼在一块,电火锅插上电,食材蘸水摆了一桌,韩越往辣锅里涮了肥牛,在楚慈满含期待的眼神下,非常果断…无情地,把麻辣肥牛往清水里一涮,再放进楚慈的碗里。

楚慈眼里的光,熄灭了。

吴雩手疾眼快夹了片麻辣鱼片,迅疾无比地往嘴里一送——“啪!”步重华的筷子精准打掉了那块沾满红油的鱼片。

“领——导——!!!”痛失到嘴肥鱼的吴雩发出哀嚎,可怜巴巴的眼神瞟向了江停。

江停笑笑:“不行,你昨天还胃疼呢。”

“噗……”沈清秋被他们这股味给吸引了过来,一来就见步重华鱼口夺食的惊险一幕。

还好现在是午休,不然就这个味儿……今天办公室得围满来蹭火锅的学生。

洛冰河看他盯着火锅挪不开眼,琢磨着待会去问问韩越这火锅底料怎么做的。顾晏见状,又去拿了副塑料碗筷,招呼他们一起吃。

费渡不太习惯一群人围着吃火锅,被骆闻舟投喂了几块鲜牛肉就吃起了自己的饭。


顾昀早上去外头办事,现在同长庚一起回来。开门那一刻就被这味儿给震住了。顾昀把门开着通风:“哟,又吃火锅?”两人在外头吃饱喝足才回来,半天假被用到了极致。

江停听后倒是认真反思了一下,每次聚到一块好像都会吃火锅,火锅底料还是高二一班的娄影送来的。

“也不是天天吃吧。”林浔刚从机房回来,祁醉那边出现病毒了忙不过来,他刚去帮忙杀毒,托腮数这几个吃了多少回火锅。

好像……还真有点多了。

“那下回吃点别的什么?”陆必行站在鸳鸯火锅升起的腾腾热气里提议,费渡被骆闻舟喂了一嘴肥牛,鼓着一边腮帮子嚼,慢条斯理地咽下去才道:“嗯,高二要毕业了。”

蒋丞胳膊肘一捅顾飞:“高二一班班主任,你的班要进入高三了,没什么表示?”

顾飞手里拿着吴雩无私贡献的可乐,失笑:“哪儿有什么好表示的?”

骆闻舟笑了声:“没意思了啊,人家许盛都画了幅画呢。”许盛举杯,里头晃荡着可乐:“骆主任你这更没意思,神秘感都没了。”


“别管那群小兔崽子了,干杯!”

“干杯!”






来不及了要到学校了,兔子就不艾特了嗷嗷嗷嗷,下下周期末考,快保佑死线更新的兔子逢考必过!!!


放假给你们爆肝嗷!我我我先去复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