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c

11273浏览    231参与
FEanfic

A店限定盘 特典Disc配音剧


「Re;f 103.00 深海のカケラ」


(一个概括版剧情repo


(基本是意译


(有点剧场版的剧透



***翻译水平不佳,请勿转译或挪用***



——剧场版结尾——



GEASS碎片四散到世界各地


C.C为了回收碎片继续踏上旅途


鲁鲁修也一起出发


“你要跟过来,名字呢?身份暴露了怎么办。”


“就取鲁鲁修•兰佩鲁吉的字头。叫L.L怎么样?”



——「Re;f 103.00深海的碎片」



零镇10年后...








A店限定盘 特典Disc配音剧


「Re;f 103.00 深海のカケラ」


(一个概括版剧情repo


(基本是意译


(有点剧场版的剧透




***翻译水平不佳,请勿转译或挪用***














——剧场版结尾——




GEASS碎片四散到世界各地


C.C为了回收碎片继续踏上旅途


鲁鲁修也一起出发


“你要跟过来,名字呢?身份暴露了怎么办。”


“就取鲁鲁修•兰佩鲁吉的字头。叫L.L怎么样?”






——「Re;f 103.00深海的碎片」




零镇10年后


世界某处海底,潜水艇内




加隆索*刚赢得胜仗,手下们围在四周庆贺,还押上几个掳来的漂亮姑娘。


“最左边的你,说!我是不是个好男人?”


被点名的姑娘已经泣不成声,顺着奉承了几句。


“你说谎了!任何人都别想骗我。”


他是从星光一样的碎片中获得力量的。飞鸟纹样刻在鼻上,谁说了谎靠味道就能分辨。




“果然,分辨话语真假的能力啊”




“男人的声音?是谁?”加隆索四处张望也找不到声音的源头。




“你看C.C,我说中了。”


“毕竟被偷袭的都是队伍人手薄弱的地方,谁都能想到这回是个能搜集情报的GEASS。”




“你!这张脸……是那个恶德皇帝?不可能!”


“是啊,都过了十年,人怎么可能毫无变化?如果是‘人’的话。”被称作C.C的女人笑着回道。




“你话太多了。我们难道不是秘密行动吗?”


“哎呀我真是的!因为太害羞了,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告诉大家呢☆”


“…………?你这是什么角色上身了?”


“无视掉不就好了”


“……我本来也没想深究”




加隆索忍不住出声打断,“你们两个在谁面前打情骂俏呢??”




“闭嘴,谁打情骂俏了”


“明明就是嘛☆”


“不是!”




“闭嘴,冒牌货!!”,加隆索威胁道,“是想尝点苦头吗?”




“不,你错了。该吃苦头的是你,加隆索。以为我没有武器吗?”


虽然对面的两人看起来手无寸铁,可是加隆索闻不到那个男人说谎的气味。怎样都好,全杀掉就解决了。他这样想着,让手下端起武器瞄准。




“L.L在此下令,你们,去死吧。”




男人话音刚落,周围的手下就把手中的物什调转方向,利落地自裁了。


“怎么可能……你也,你也有那种力量?”


“明明是个笨蛋,察觉的还算快”,男人笑着看过来。


“可恶……但,我还活着……我懂了,同样拥有魔法的人影响不了彼此!哈哈哈!你说谎了,哪有什么武器,赢的是我!”,加隆索扣住板机指向男人,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断片般的场景一晃而过,眼前被红光覆盖。


“啊,是啊,我这样的人,死掉就好了。”和四下倒在血泊中的部下一样,他也自裁了。






安顿好其他俘虏的C.C转回大厅,“如果将武器对准你就会自裁。原来你已经下过令了。”


鲁鲁修转头看她,“有资格扣动扳机的只有做好被射杀觉悟的人。”




旁观C.C像往常一样回收完碎片,鲁鲁修开口道,“该回斯德哥尔摩*了。我在总控室留了个人,可以让他驾驶潜水艇——”


“哦,那个人我解决掉了,谁让他想碰我。”


“哈??”


“难道我没有决定自己好恶的自由了?”


“……不是那个意思。我们的主人只有我们自己,没有人可以下令。……哈,现在该考虑怎么回去——”


“哼,潜水艇而已,我会啊。二战的时候就开过了”


“那怎么不早说!”


“这是想命令我吗?”


“唔……好,不就是不用潜水艇的逃脱路线吗,你等着。”,鲁鲁修一脸头痛地开始思考对策。


“呵,虽然不想被你命令,请求的话还是可以听的。”


“什么?”


“驾驶需要两个人,我缺个助手,怎么样,能帮个忙吗?”


“哈……我才是,帮大忙了。那就麻烦你了,走吧。”








*加隆索:音译,原名ガロンソ


*斯德哥尔摩:原文ストックホルム,按正常翻译的话是瑞典的首都斯德哥尔摩(如果这个世界观有瑞典的话




——以上——






其实就是俩人旅行日常


官方真的很爱在配音剧给鲁鲁穿女装(。


(服装见图片


(近景能看见L姑娘发带耳坠配饰齐全👌


谷口说零镇后到剧场之前


所有人的角色设定有A4纸1cm+厚


把设定集吐出来不比这剧情好看(小声逼逼




A-on限定盘还有个配音剧


「Re;f 1.05 密談のハマム」


看起来是闺蜜聊天剧情


没钱再入了(划掉)

蹲个repo_(:з」∠)_

Delusionsnake

【授权翻译】 Ways to Ruin Zero Requiem! 06

第六章: 披萨收购

cp:本章鲁路修/CC,请注意避雷。

雷者慎入

pizza hut=必胜客

恶逆皇帝等待他的终焉降临,末了他即将为.犯.下的过错赎罪。零之镇魂曲,一个毫无瑕疵的计画,于大型的舞台上演。鲁路修凝视着远方,而他看见……必胜客的载货卡车?朱雀的时尚品味并非如此,他以Zero的身分粉墨登场的时候,不会选择这种舞台,对吧?……恶逆皇帝做出滑稽的动作,想把最初拯救他的卡车拖曳到旁边。但是,必胜客运载卡车?什么?请告诉他,朱雀沒打算用起司君拯救世界,他也沒有把Zero替换成起司君之类的?一想到那个笨蛋可能会搞砸他们的计划,鲁路修·V·不列颠尼亚感到十分

第六章: 披萨收购


cp:本章鲁路修/CC,请注意避雷。

雷者慎入


pizza hut=必胜客

恶逆皇帝等待他的终焉降临,末了他即将为.犯.下的过错赎罪。零之镇魂曲,一个毫无瑕疵的计画,于大型的舞台上演。鲁路修凝视着远方,而他看见……必胜客的载货卡车?朱雀的时尚品味并非如此,他以Zero的身分粉墨登场的时候,不会选择这种舞台,对吧?……恶逆皇帝做出滑稽的动作,想把最初拯救他的卡车拖曳到旁边。但是,必胜客运载卡车?什么?请告诉他,朱雀沒打算用起司君拯救世界,他也沒有把Zero替换成起司君之类的?一想到那个笨蛋可能会搞砸他们的计划,鲁路修·V·不列颠尼亚感到十分头痛。




世人津津有味地望着一切,为什么必胜客的卡车在接近恶逆皇帝?他似乎不喜欢吃速食,品牌名称似乎危及皇室的形象,好吧,靠近恶逆皇帝也会危及他们。



「这是什么意思?」Orange开始盘查众人。



「我……我们从殿下那里收到1250份披萨的订单,他命令我们把车停靠在路中央。」心惊胆跳的必胜客员工说道。



什么?世界上所有人,黑色骑士团和鲁路修同时在想一件事。CC从藏匿的地点出现,在订单上面签名,把信用卡拿给战战兢兢的员工。而且开始拿出披萨享用,剎那之间,魔王以死亡视缐盯着她的头。



「这是什么意思,魔女?」鲁路修盘问对方。


「……」


「回答我!」



「对世界的皇帝而言,即使帮我买一些披萨,也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世人与鲁路修不.禁.汗颜,一些?1250份披萨是一些?



「为什么,现在,在这里,CC,回答我!」



「这是你最后一次买披萨给我了,少年,你一定觉得很难过吧?」恶逆皇帝的瞪视越发强烈。世界开始质疑他们的关系。黑色骑士团不敢相信CC会来这里,团员以为她离开了战场,她是如何前往此地,并且站到鲁路修的游.行.彩.车.上.面?




朱雀拔足狂奔,沒错,今天是零之镇魂曲终结之日,也是披萨之日?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必胜客载运货车会封锁他的道路?別告诉他鲁路修饿了,决定在路中央订购一些点心……或全餐。他跳到货车.顶.端,当他抵达现场的时候,CC正在享用披萨,鲁路修对她怒目而视。




好吧,朱雀告诉自己,只要忽略披萨。零之镇魂曲即将来临,他向前冲锋陷阵;包含Orange在内的守卫都把注意力放在CC.身.上,因为.坐.拥.十五个披萨的贪食少女实在太令人分心了。但是朱雀竟然被CC阻止了,她只是轻而易举地.拉.住,对方的披风。



「把你的剑.交.给我。」女巫向对方声明得说道。



等等,什么?绝对不可能,该下十三层地狱。为什么CC要阻止他们的计划?他思索着对方早已同意。朱雀试着改变前进方向,然而CC只是一边拖着Zero,一边继续行走。她朝着恶逆皇帝的方向迈进,取走对方的.枪.枝,射.击.Zero手中的物品。所有人因为太过震惊而动弹不得。魔女乾脆用剑继续切披萨。



朱雀仔细呵护自己受创的手。这是鲁路修的计划吗?不,他看起来太过震惊,不可能是策划者。所以是CC自作主张。他过去无法理解鲁路修为什么总是将她称为魔女。现在他明白了,唔哇……!



鲁路修面容.发.青,他充满令人难以置信的愤怒,零之镇魂曲已经毁了!全、全部都是因为魔女想吃披萨!




「你怎么敢?」他开口盘问。



「敢.做.什么?男孩;你真以为弥赛亚可以拯救世界吗?」



「这是什么意思;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干扰我的计划?」



什么计划,全世界的.人.民,黑色骑士团,剩馀的皇室家庭和娜娜莉感到十分纳闷。



「当弥赛亚初来乍到的时刻,我也在那里,而他离开后,世界陷入一片混乱。魔王,你以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吗?」CC冷淡的金色双眸试图挑战对方。






「那给妳干预我计划的权利?」恶逆皇帝大声咆哮。



「零之镇魂曲注定要失败,男孩,憎.恨.只不过是人类的天性。」魔女答覆对方的问题。



「我以为我们已经讨论过了。」鲁路修回答。朱雀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世界把注意力集中在魔女和魔王身上,即便他现在杀死恶逆皇帝……CC透露他们计划的各个层面!




「不对,你只是.强.迫.我单方面接收信息。鲁路修,我完全不同意。你以为世界跟你所想得一样容易?如果这个世界痛恨你,你却离开人世,你能够带走所有的恶意吗?」魔女向他提出挑战。



「……」


「愚蠢的男孩,憎恨依旧会存在于世界当中,即使大部分被.推.翻.了,憎恨是由零星的火苗所引起的,然后爆发成熊熊烈火。你以为雪为什么会忘记它的颜色?」


「那麽给我.启.示,魔女!」



「它忘了自己的颜色,因为它只记得毁灭和混乱的颜色。」魔女庄严而郑重地说道。



事件馀波……



当人们解读贪吃的披萨少女或魔女所说的话以后,零之镇魂曲向全世界.揭.露。呃,是关于恶逆皇帝为了让世界更美好而.诛.杀.自己的部分。



朱雀非常生气。Zero是奇蹟之人。至少鲁路修致力于表现出这种模样……但是他却被披萨阻止了!



CC开始收购必胜客,作为恶逆皇帝的情人,……至少媒体是这么传播的。鲁路修只是感觉非常头痛。必胜客担心他们和其他速食品牌一样无法生存。




囚.犯.终究被人释放了;他们只需要用披萨贿赂CC。卡莲和娜娜莉训斥恶逆皇帝好长一段时间,剩下的黑色骑士团不确定该怎么做。

修奈泽尔帮助Zero进行策划,以便让世人转移注意力,不再关心「披萨魔女」或是「恶逆皇帝的情人」。朱雀不敢相信报纸对零之镇魂曲的描述都集中在CC身上,Zero迅速地被忽略了。




柯内莉亚想知道,鲁路修害那个女孩.怀.孕.了吗?她拥有鲁路修的信用卡,而且.食.慾.旺.盛。所以她计划重返王宫,严格地管教她的幼弟!




作者註释:如果CC认为披萨比零之镇魂曲重要,将会导致这种结果,作者认为她至少活了2000年以上,她已经看过第一次有人打算以死亡改变世界的结果,所有不想再让它发生第二次。

一媛咂儿
看到LC牵手成功我真的啊啊啊呜...

看到LC牵手成功我真的啊啊啊呜呜呜呜呜(不能言语)(*꒦ິ⌓꒦ີ)
激情摸鱼啥稿子都靠边儿!(;д;)

看到LC牵手成功我真的啊啊啊呜呜呜呜呜(不能言语)(*꒦ິ⌓꒦ີ)
激情摸鱼啥稿子都靠边儿!(;д;)

无感

我哭了!!!这是什么绝美的爱情!!!!!

我哭了!!!这是什么绝美的爱情!!!!!

倾朵风
女婿的生贺可能会迟发😭 厦门...

女婿的生贺可能会迟发😭


厦门的气温太多变让我深夜码字的手微微颤抖😭


周五争取会发✌🏻

女婿的生贺可能会迟发😭


厦门的气温太多变让我深夜码字的手微微颤抖😭


周五争取会发✌🏻

Mrs.Sawada

【…LC】幕间其一

※被 @蕭俙 敲打着摸了一个万圣节的鱼,非常短

※时间是R1llx还在学院过双面生活。工作间歇L x 发起话题C,这是一个有趣的万圣节。

※纯对话体,主要还是想模拟LC就一个话题的生发展开。如果你可以轻松地分辨出谁是L谁是C我就成功了w

※没问题就Let's go♪大家万圣节快乐!

喂。

你信神吗?

神不过是农业社会生产力低下的人民愿望的投影,亦或者是宗教组织巩固统治的噱头——你问这个做什么?我当然不信。

只是出于好奇而已。那么下一问,你信鬼吗?

…我不认为鬼和神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非要说的话,我是个唯物主义者,大部分情况下。

看到了我和GEASS之后还是吗?

科学必然...

※被 @蕭俙 敲打着摸了一个万圣节的鱼,非常短

※时间是R1llx还在学院过双面生活。工作间歇L x 发起话题C,这是一个有趣的万圣节。

※纯对话体,主要还是想模拟LC就一个话题的生发展开。如果你可以轻松地分辨出谁是L谁是C我就成功了w

※没问题就Let's go♪大家万圣节快乐!






喂。

你信神吗?

神不过是农业社会生产力低下的人民愿望的投影,亦或者是宗教组织巩固统治的噱头——你问这个做什么?我当然不信。

只是出于好奇而已。那么下一问,你信鬼吗?

…我不认为鬼和神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非要说的话,我是个唯物主义者,大部分情况下。

看到了我和GEASS之后还是吗?

科学必然可以解释你们,只是不是现在。比起这个我很怀疑你问这些的动机,你真的没什么问题吗?

嗯~是不是呢。下一问,你知道最近有什么重要的日子吗?

土耳其独立日?第25个梅森素数被发现?顺带一提娜娜莉的生日已经过了…不对,虽然不太可能,你不会想说万圣节吧?

宾果。万鬼狂欢之夜很快就要降临了。

…是吗,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很快融入它们。不老不死的魔女,手提南瓜灯上街游荡——不觉得很应景吗。

不会吧,你是这么看待万圣节的?

那你可真是没有童年,连万圣节的精髓都没有参透。

…愿闻其详,魔女。

百鬼夜行?这学校里都没几个人和11区沾边吧?听好,服装,千变万化的多彩服装才是节日的大头其一。

如果你在一日三餐加夜宵的披萨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想法,我劝你趁早掐灭。这边已经资金不足了。

赤字这个词有这么难出口吗?

你以为是谁的问题!

放一万个心吧,我对衣服的兴趣不大,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一天到晚和你共衣服穿。

…你就不能换一种更有自尊心的说法吗。我都替你羞耻。

你是替我羞耻吗?不说这个,其二我还没说呢。

……

你看吧,你果然很有兴趣。看起来非常期待我的下文。

那就快说吧,我的闲谈时间快结束了。在这流逝过去的三分钟里,一份武器采购清单本可以被看完。

嗯——其二在于,trick or treat。这个你总该听过吧?

不给糖就捣蛋?

你也不全是一无所知嘛。

废话,别把我看成没有常识的书呆子。既然话题到了这里,为了保险,我就再多问一句:你不会打这个的主意吧?

连续宾果~

…拜托,虽然我不觉得你有正常女性的羞耻之心,可你毕竟不是小孩了吧?

你想说我幼稚吗——也是呢,我毕竟是比某个万圣节都没怎么经历过的老成小朋友幼稚得多。

讽刺就免了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想吃糖?

严格来说,是想吃上撒糖霜的南瓜味披萨咯。必胜客限定。

我不觉得有人会想出这个古怪的口味——除了你。

所以trick or treat?

treat没有。如果你想吃这种,你应该早和我说。我先声明,这不代表我纵容任性,只是我比较怕麻烦。当你说trick的时候我着实有种不好的预感。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我现在去请必胜客大厨为你亲自打造一块恶魔味的垃圾食品,时间也赶不上了。还有1分钟就到万圣节了。你看——刚好,Happy Halloween,C.C.。

Happy Halloween,Lelouch。怎么办呢,你连一块糖也没有吗,我可是让步了。

没有。明天、不,今天下午可能会有。会长她们要开派对。不过,你居然向你口中的小朋友要糖吃,你的脸皮厚度我真是叹为观止。

废话少说。现在是trick时间。

???

我给过你机会哦,谁叫你连块水果糖都没有。其实,我早就料到了你有这种反应,所以我把trick的时间提前了。大概5分钟以后你就会听到门铃声吧,感谢必胜客,营业24小时,我要吃一晚上。Happy Halloween,Lelouch。

你到底订了…5个特大号的?!你到底有多能吃?

第5个其实是给你订的,不过我想你没有吃夜宵的习惯,我就替你代劳了。记得感谢我。

所以你绕了一大圈就是想告诉我你刷我的信用卡订了5个特大号必胜客?

错,这是trick。顺理成章。

是吗,难得我也想感受一下童年的气息。现在由我向你发出契约了,C.C.——trick or treart,选一个吧。

…你这算是反将一军吗,Lelouch。

算是吧。

太巧了,我可比某些迟钝的人爱生活得多。给,牛奶味的,昨天娜娜莉分给我的。

?你又和娜娜莉接触了?!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既不会泡她更不会害她。只是在活动室碰到了而已。

活动室?!你和她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说。你的身份我一直保护得很好,相较于我你才是疏漏百出。

哼。

当然,你要是不想要糖非要trick我也行。干脆亲你一口吧,纯母爱的那种。

…敬谢不敏。

你害羞什么?该是我这边比较困扰吧?

闭嘴吧魔女。

这可不行。门铃响了,快,帮我把外卖拿过来。顺便,给,记得让外卖员在卡上盖五个章,千万别看错了,是五个章。再有五个我就能换芝士君周边小包了。

…你还是闭嘴吧。

Mrs.Sawada

神生

※比较意识流的练笔之作,想换个文风。
※明早起来改改,今晚只是脑嗨之物。
※ooc有,受不了就关闭界面吧。

——她本是事不关己遥望远方的恶之神灵。

神明观测着母亲用她的乳房喂养她的子女,皱纹和白发包裹着疲惫的欣悦笑容。

她想,真好,但这不属于我。

神明观测着如胶似漆的爱侣接吻,幸福的汁水湮湿嘴唇,抹上蜜糖的舌头窃窃私语。

她说,真美,果然我不适合。

神明观测着愚者对她的痴迷,亦或者是不见光的暗暗揣测。那人手舞足蹈,滑稽的脸上堆满的是故作怜悯的笑容,他对着空气的她所在的方向说。

“你现在一定是这么想的!对吧?■■■!”

她沉默。

“没有人理解也没有关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比较意识流的练笔之作,想换个文风。
※明早起来改改,今晚只是脑嗨之物。
※ooc有,受不了就关闭界面吧。





















——她本是事不关己遥望远方的恶之神灵。



神明观测着母亲用她的乳房喂养她的子女,皱纹和白发包裹着疲惫的欣悦笑容。

她想,真好,但这不属于我。

神明观测着如胶似漆的爱侣接吻,幸福的汁水湮湿嘴唇,抹上蜜糖的舌头窃窃私语。

她说,真美,果然我不适合。

神明观测着愚者对她的痴迷,亦或者是不见光的暗暗揣测。那人手舞足蹈,滑稽的脸上堆满的是故作怜悯的笑容,他对着空气的她所在的方向说。

“你现在一定是这么想的!对吧?■■■!”

她沉默。

“没有人理解也没有关系,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炽热的火球投射下热量和光影,穿透宇宙,大气,云层,树冠,扑向她的面孔。

“今天的阳光依旧普照,一切与一千年前的区别不大。”

冷热交错的气流孕育了风之精灵,它们顽皮又不识趣,只会吹起她的发丝,却连一片向日葵的瓣都不曾给予。

“冷吗?我只觉得安心。”


带来灾厄的神灵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观测,重复着同样的孤独。她在山间漫步,小心地避开所有蚂蚁。她啜饮生命之河的泉水,让春去而凋落的淡薄阳光栖于头顶。她居住的山洞幽暗且潮湿,钟乳石挽留不住的泪滴滴答答,她夜晚就数着这滴答入睡,满足地枕着柔软的苔藓。百灵鸟,松鼠,鲟鱼从来看不见她,铃兰花,水杉树,藤蔓和野草也是。神明或许只被蛇目击过。它描绘不出她清冷的美貌,于是就含糊着吐露她的行迹,反倒让她成了妖女。神明从未在意过这些。松软的泥土说她不懂母爱,不懂情欲,也不懂人性。是这样吗?蛇嘶嘶着反驳,是这样吗?难道不是因为她心知肚明吗?

神明也从未在意过这些。

她看得见自然之绚烂,听得见天籁之绝唱。她见过巨大的,将死的抹香鲸,在它身上她嗅到了龙涎芬芳。她坠入过火山口当然也被放逐到雪山之巅,她知道岩浆有何等滚烫,寒冰有何等的刺痛。她全都知道,她的感官犹如人类般普通,她的心灵与人类仿似。她只是不在意。

因为那都不是神的所有物。离群索居的神明只需要黑暗和一点点回响,一个小小的洞穴就足够。

时间毫无意义,可能过去了一万年,也可能是一秒后,她偶然碰到了一个旅者。

避雨的旅者头发湿润,水珠顺着发间滴落,溅到地上发出滴答。他面色苍白,嘴唇发紫,和其他双足行走的生物没有任何区别,有一双能在在山洞里看见她的明亮双眼。

那不过是再不经意的一瞥。

旅者被暗处的神惊吓到了。不过,他有着冒险家的勇敢和镇定,很快,他以一种又是不悦又是好奇的语气问,你是神明吗?

你怎么不在山洞之外,日光之下?他又补了一句。

她愣住了。一半是为他的视力,另一半是为他奇怪的问题。

于是她老老实实地,看着他的眼睛,一千零一遍回答他。

我在过。但是我是离群索居的神,这里更适合我。

对方听她一言,反而放松了神情,他活动着手臂,不屑又轻松地说:

其实你是人吧?神明根本不会目光聚焦在人类身上。

旅者拍拍裤子站起来,探出手来。

如果你还能看见向日葵,还能听见钟表的转动声,还能涂抹香水,知道锅炉饭食的热度和雪人的冰凉,那么,就快把手给我。他说。

为什么?她问,慌张宛如一个懵懂的孩童,为什么?那些都不属于我,我没有父母,没有知己,没有伴侣,没有人看得见我,我是世界尽头的孤独之神。

你为什么要让我出去?

旅者砸了咂舌。

我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他直视着她,熠熠生辉的光倒映在她的眼瞳里,只是,不是你的眼神在说明你的渴望吗。

神明哑然失声。

还有,他补充道,正在看着你的人,现在不就有一个吗?

她冥冥中意识到了,在旅者向她伸出手的那一刻,一切才都开始了。她听见了命运的齿轮咔咔转动,毒蛇倾巢而出,高位的日神发出不齿的嘲笑。

她的目光在旅者的脸和手掌上游移。她最终别无选择,只是义无反顾地把手搭上去。

于是这瞬间世界的一切都在她面前鲜活了起来。上帝造物,花朵重开,冰山融化又凝结,潮起潮落,留下边缘光滑的贝壳。齿轮运作听而不清,蛇尽数消退,太阳掩于云层。




而神明终于落下泪来。

倾朵风
关于拖更 姐妹们不要着急!待我...

关于拖更


姐妹们不要着急!待我电脑修好我就码字!


《谁的归属》这篇商战长篇文还在连载 但我发现老福特好像吃了我不少章节(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但遗憾的是 这篇的底稿都已丢失 因为我的垃圾电脑自己刷完机之后 给我留下了一个干干净净的硬盘😭 


但是不要着急 这篇我会抽时间重修的 时间要等到这几篇短篇连载完吧👌🏻


《拾光》这篇短篇文我会抽时间写的!我太爱医生C了!我会加油写的!


《Still Here》离婚梗这篇还在构思情节 但好像你们比较喜欢这篇的样子 我尽量快一点喔👌🏻


最近我会抽时间把一些丢失的🚗链接发上来的 没看过的姐妹们记得翻着...

关于拖更




姐妹们不要着急!待我电脑修好我就码字!


《谁的归属》这篇商战长篇文还在连载 但我发现老福特好像吃了我不少章节(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但遗憾的是 这篇的底稿都已丢失 因为我的垃圾电脑自己刷完机之后 给我留下了一个干干净净的硬盘😭 


但是不要着急 这篇我会抽时间重修的 时间要等到这几篇短篇连载完吧👌🏻


《拾光》这篇短篇文我会抽时间写的!我太爱医生C了!我会加油写的!


《Still Here》离婚梗这篇还在构思情节 但好像你们比较喜欢这篇的样子 我尽量快一点喔👌🏻


最近我会抽时间把一些丢失的🚗链接发上来的 没看过的姐妹们记得翻着再看喔👌🏻



最近很有可能突然更新 新坑一发完结的那种✌🏻



抱歉呀 刚升入大一 学校大大小小的事情太多啦 还参加了学校的新媒体社团 所以时间不太充裕呜呜 我会加油更新的❤️ 谢谢关注我的最可爱的你们鸭❤️!

CCCC禧
【占tag宣传】终于有空弄了鲁...

【占tag宣传】终于有空弄了鲁C挂件的通贩惹quqqqq链接里有两款挂件请小心选购XDDDDପ( ˘ᵕ˘ ) ੭ ☆詳情如圖!!!!这款挂件因为是双人所以尺寸会比较大一点点XD有8cm高噢>////<

希望能夠喜歡(◦˙▽˙◦)

【通贩详情】

价格: $35一个

预售地址: 淘宝预售戳这里! / 微信预售戳这里!

预售时间: 2019.10.12晚上6点 - 2019.10.26晚上6点><

【占tag宣传】终于有空弄了鲁C挂件的通贩惹quqqqq链接里有两款挂件请小心选购XDDDDପ( ˘ᵕ˘ ) ੭ ☆詳情如圖!!!!这款挂件因为是双人所以尺寸会比较大一点点XD有8cm高噢>////<

希望能夠喜歡(◦˙▽˙◦)

【通贩详情】

价格: $35一个

预售地址: 淘宝预售戳这里! / 微信预售戳这里!

预售时间: 2019.10.12晚上6点 - 2019.10.26晚上6点><

如此便可活在你心¢
真我:终于描完线稿了!本我:还...

真我:终于描完线稿了!
本我:还有上色。
真我:……………………

从7月搞到现在,从现在起请叫我脱稿大王!(拜托不要

真我:终于描完线稿了!
本我:还有上色。
真我:……………………

从7月搞到现在,从现在起请叫我脱稿大王!(拜托不要

J(jí)J(jí)

关于LC的梦,有没有太太愿意接梗

       刚才做梦,梦见鲁路修做了一件c.c不喜欢的事,然后c.c就走了。之后鲁路修再见到c.c的时候,是一个c.c以某个已经去世了的皇帝的继位妃子的身份出现的舞会。

        当时鲁路修好像还是皇帝的身份,他就去邀请c.c跳舞,跳着跳着就把c.c公主抱带走了,因为c.c身份特殊,所以当时还有人拦着鲁路修,但是鲁路修连看都没看那些人,直接就把c.c抱走了。

        

       刚才做梦,梦见鲁路修做了一件c.c不喜欢的事,然后c.c就走了。之后鲁路修再见到c.c的时候,是一个c.c以某个已经去世了的皇帝的继位妃子的身份出现的舞会。

        当时鲁路修好像还是皇帝的身份,他就去邀请c.c跳舞,跳着跳着就把c.c公主抱带走了,因为c.c身份特殊,所以当时还有人拦着鲁路修,但是鲁路修连看都没看那些人,直接就把c.c抱走了。

         c.c穿着那种露背式的宝蓝色大长裙,手里还拿了一个黑色的扇子,超好看!

          意外的觉得这个设定有点玛丽苏,有没有写手太太或者画手太太愿意接这个梗!!!可以随意实用,只要艾特一下我让我能张口吃粮就行!❤️

我ooc我自己

被出轨场合.

赫斯特顿的场合。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和那个贱 人劈腿!”
他气急败坏。他情绪混乱。他举起那把枪。
“你以为你还活着?不,我认为你早就死了。”

*虽然他们(特顿和里德)的关系看上去很gay,但两个人都是强势的一方。别看特顿个性跳脱,话痨又看似弱气,但其实也只是老男人的一点儿小情调(笑)。所以他们两个在一起势必不上不下,因而一直处于一直主仆以上情侣未到的氛围中,并拥有各自的伴侣。(其实只有特顿有伴侣 茨茨只想约他个天昏地暗x)

*特顿并没有真的开枪,他只是恐吓那个可怜的女人,瞧瞧她,她被吓得花容失色,噢,但那又如何呢,她是那么一个惹人怜爱的甜心。她几乎是他的梦中情人——如果没有里德基茨。...

赫斯特顿的场合。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和那个贱 人劈腿!”
他气急败坏。他情绪混乱。他举起那把枪。
“你以为你还活着?不,我认为你早就死了。”

*虽然他们(特顿和里德)的关系看上去很gay,但两个人都是强势的一方。别看特顿个性跳脱,话痨又看似弱气,但其实也只是老男人的一点儿小情调(笑)。所以他们两个在一起势必不上不下,因而一直处于一直主仆以上情侣未到的氛围中,并拥有各自的伴侣。(其实只有特顿有伴侣 茨茨只想约他个天昏地暗x)

*特顿并没有真的开枪,他只是恐吓那个可怜的女人,瞧瞧她,她被吓得花容失色,噢,但那又如何呢,她是那么一个惹人怜爱的甜心。她几乎是他的梦中情人——如果没有里德基茨。

里德基茨的场合。
“……”
他看上去并不在意。
事实上他也毫不在意。
作为恶魔,他们总是一起厮luan混jiao,可能你刚刚插过的雄性 马上就被另一个雌性插入。
这没什么。
他也会吻每一个吞下无数jy的唇,他也总扣住谁的腰释放欲望。
他早就身经百战了,他唯一与众不同的就是他没有被操过。
这都要感谢特顿,是特顿让他如此强大。
低位恶魔无论再怎么高傲,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也只能被压在身下。
他的傲慢想必足以让傲慢之魂重新选择继承者,所以他怎么可能甘于人下。

*高位对低位拥有绝对统治权

阿择的场合。
“分手。我们不适合。”
独自承受失恋的痛苦并饱餐一顿。
“噢亲爱的,你放心,你的皮囊 粘膜我不会动分毫,太脏了,洗不干净。”

*阿择 他是一个充满悲伤的孩子 我们总不能要求他更多 而且他已经努力克制自己了 很棒 很乖

C.C的场合。
“养小三小四小五男的女的都行,刚好我们可以试试新的姿势。”
跃跃欲试甚至为自己一直没有想到这点而懊悔不已。

*C.C爱神,但神不一定是他的伴侣,而更像是一个朋友一个宠物。他本身是一个比较开放的天使。

*毕竟堕天了(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