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9

2261浏览    38参与
是的YeS时尚

有钱真会玩儿

宝马中国官宣成为 FPX、T1、G2、FNC、C9官方合作伙伴
你们觉得哪一辆好看一点儿


有钱真会玩儿

宝马中国官宣成为 FPX、T1、G2、FNC、C9官方合作伙伴
你们觉得哪一辆好看一点儿


假面金茶
莫扎生快! 右上角含有莫贝成分...

莫扎生快!

右上角含有莫贝成分。

莫扎生快!

右上角含有莫贝成分。

景颜吾心

糖20190209

久违地双排了,要谢谢Travis的采访,等我有空细细记录一下那两个采访视频。

Sneaky says he misses Jense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vHDN3pHB68

Jensen says he misses Sneak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Ix1rGrjdw8




久违地双排了,要谢谢Travis的采访,等我有空细细记录一下那两个采访视频。

Sneaky says he misses Jense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vHDN3pHB68

Jensen says he misses Sneak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Ix1rGrjdw8



景颜吾心
粉丝:Jensen,你呆过的两...

粉丝:Jensen,你呆过的两个队伍都是以蓝色为主色调,为什么你会选择红色的眼镜?

Jensen:我买的时候没有意识到眼镜是红色的,直到有人告诉我……我是色盲。


如果传言是真的,C9一度同时有4位色盲选手,上单Balls,打野Hai,中单Jensen,ADC Sneaky。辅助的柠檬叔心很累……


粉丝:Jensen,你呆过的两个队伍都是以蓝色为主色调,为什么你会选择红色的眼镜?

Jensen:我买的时候没有意识到眼镜是红色的,直到有人告诉我……我是色盲。


如果传言是真的,C9一度同时有4位色盲选手,上单Balls,打野Hai,中单Jensen,ADC Sneaky。辅助的柠檬叔心很累……



1V1男人大战·Sora

【Bang x Sneaky】圣诞礼物(车)

全明星cos梗

立了flag的裴大爷现在已经在各种打听cos服了

如果两人穿着cos开车了可还行┓( ´∀` )┏

链接请见评论区

谢谢阅读~

全明星cos梗

立了flag的裴大爷现在已经在各种打听cos服了

如果两人穿着cos开车了可还行┓( ´∀` )┏

链接请见评论区

谢谢阅读~

1V1男人大战·Sora
北美第一ADC和他的ADC情人...

北美第一ADC和他的ADC情人❤️

北美第一ADC和他的ADC情人❤️

声波吾爱

可以可以,终于懂为什么AO3上的妹子最爱的CP就是Jensen/Sneaky了,这两个人玩个真心话大冒险也太放的开了吧哈哈哈哈哈,Sneaky什么“不想喝恶搞饮料”之类的都只是借口吧你只是想坐Jensen大腿吧(ಡωಡ)
Jensen还不好意思直视Sneaky的脸
~( ̄▽ ̄~)
多么适合开车的同人材料啊,有没有大大安排一下(「・ω・)「(「・ω・)「
——指路微博@Cloud9FanClubCN的最新视频

可以可以,终于懂为什么AO3上的妹子最爱的CP就是Jensen/Sneaky了,这两个人玩个真心话大冒险也太放的开了吧哈哈哈哈哈,Sneaky什么“不想喝恶搞饮料”之类的都只是借口吧你只是想坐Jensen大腿吧(ಡωಡ)
Jensen还不好意思直视Sneaky的脸
~( ̄▽ ̄~)
多么适合开车的同人材料啊,有没有大大安排一下(「・ω・)「(「・ω・)「
——指路微博@Cloud9FanClubCN的最新视频

1V1男人大战·Sora

Sneaky cos Soraka Bjergsen发糖

女装大佬又Cos了


Bjer直播中读弹幕问题:“你喜欢Sneaky穿成吕。。。铝。。。女孩子么(读了好几遍才读对)”

然后Bjer咧嘴傻笑:“怎么?你不喜欢吗?”

彳亍口巴。。。懂了。





女装大佬又Cos了


Bjer直播中读弹幕问题:“你喜欢Sneaky穿成吕。。。铝。。。女孩子么(读了好几遍才读对)”

然后Bjer咧嘴傻笑:“怎么?你不喜欢吗?”

彳亍口巴。。。懂了。


1V1男人大战·Sora
BoxBox直播欣赏Sneak...

BoxBox直播欣赏Sneaky女装cos照

诺夏目前尚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

BoxBox直播欣赏Sneaky女装cos照

诺夏目前尚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

1V1男人大战·Sora

C9这位北美第一女AD Carry没毛病吧😂😂😂

C9这位北美第一女AD Carry没毛病吧😂😂😂

1V1男人大战·Sora

我看解说和选手是最骚的

😂TL赢了CLG以后Doublelift接受采访

Echo Fox在台上准备

记者:大家今年很看好Echo Fox!

Doublelift:我觉得他们的团队合作稀烂(falling apart)

Doublelift身后的Echo Fox 成员和教练六边形懵逼。

😂Echo Fox 赢了100 thieves以后Huni接受采访

C9在台上准备

记者:你怎么看待接下来C9和TSM的比赛?

Huni:我希望C9输。

C9众人:喵喵喵?

Huni接受完采访走过去跟C9解释了一波。

然而被C9无情嘲笑哈哈哈哈哈😂

😂C9对战TSM

TSM四人gank下路

Sneaky把Smoothie卖了自己跑路

解说员:Sneaky...

😂TL赢了CLG以后Doublelift接受采访

Echo Fox在台上准备

记者:大家今年很看好Echo Fox!

Doublelift:我觉得他们的团队合作稀烂(falling apart)

Doublelift身后的Echo Fox 成员和教练六边形懵逼。

😂Echo Fox 赢了100 thieves以后Huni接受采访

C9在台上准备

记者:你怎么看待接下来C9和TSM的比赛?

Huni:我希望C9输。

C9众人:喵喵喵?

Huni接受完采访走过去跟C9解释了一波。

然而被C9无情嘲笑哈哈哈哈哈😂


😂C9对战TSM

TSM四人gank下路

Sneaky把Smoothie卖了自己跑路

解说员:Sneaky这场面是见多了的(he’s so used to it!)

又黑我被秒怪😢


肚子饿了

midnight ramen

Smoothie/Contractz

jensen is dating jonny and yassuo

只能写一下小朋友了

深刻思考以后让他们讲英文

——


tsm contractz: 我今天就到这吧

smoothie: 好 

smoothie: 我也准备睡了

tsm contractz: 明天见


十二点已经不是吃东西的好时间了,特别是对于马上就准备睡觉的人来说。可是Juan关掉自己的steam后,实在是不能忽视肚子不断发出的声响。

稍微做一点吃的,不吃太多没关系...

Smoothie/Contractz

jensen is dating jonny and yassuo

只能写一下小朋友了

深刻思考以后让他们讲英文

——

 

tsm contractz: 我今天就到这吧

smoothie: 好 

smoothie: 我也准备睡了

tsm contractz: 明天见

 

 

十二点已经不是吃东西的好时间了,特别是对于马上就准备睡觉的人来说。可是Juan关掉自己的steam后,实在是不能忽视肚子不断发出的声响。

稍微做一点吃的,不吃太多没关系吧。

心想着身体已经自己付诸行动,不知不觉间身体已经在gaming house的厨房,手抓着冰箱的把手 。

为了配合10点的训练时间,以及在Jack和Reapered的监督下,大家作息都非常规律。除了sneaky房间还偶尔会传出他的鬼哭狼嚎,这个时间几乎已经没有什么声音了。


Juan打开冰箱,里面只有牛奶和一些微波炉速食。他不是很想吃速食,也不想做太复杂的食物,站在冰箱前思索了许久都无法决定要拿什么。

站了那么久,Juan甚至感觉有些冷,冰箱门的警告声马上就要响起来了。

不过在它响起来之前,先响起了拖鞋行走的声音。


“嘿Juan,你在做什么?”

嗨,这不是刚才和他说“明天见”的那个人嘛。现在已经是明天了吗?

不用转身他也知道那是谁的声音。

“我和你在这做一样的事情啊。”他说。

Andy挑了挑眉,向冰箱的方向靠近了一些。 “哇哦,所以某些人在这等我给他做宵夜啊。”

Juan非常想友善的回绝说,这就不必了。所有人都知道Andy的高超料理水平。



“ok,那我们到底吃什么呢。现在已经12点了,要赶快才行。”Juan板着脸继续盯着冰箱,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肚子又开始发出让人害羞的声响。

Hmm,不如吃拉面吧。Andy提议,一边已经从不知道哪个柜橱摸出来了两包泡面。

真是个好主意,泡面应该是厨房里所有食物中最不容易被做坏的一样了,而且它不需要太多的时间。

没有人想过了半夜被Reapered提着回房间外加一顿臭骂。

说不定明天还会被Jack开除。


虽然最后还是Andy掌的厨。

只是煮开水,加面饼这样简单的步骤,过程中Andy还是极力要往锅中放各种奇怪的东西。

大量的芝士啦,什么奇怪的东方酱料啦。

也不管这么多了,能吃上就行。

 

Juan坐在凳子上看了一会手机,没过多久Andy就一手一个碗,端着两碗冒着热气的面上了餐桌。

我们就在这吃吗?他问。还没得到答复,就听到有人向厨房走来的声响。

“我觉得在房间吃会好一些。”他赶忙接过其中一个碗,不管来的是谁,被发现在这个时间还在做饭似乎都不太好。

“到我房间来吗?”

他的大厨师耸了耸肩,表示没有什么关系。



“感觉像是我们在做什么坏事啊”Andy摸着黑走进了Juan的房间,“能不能把灯打开?”

“我们是。”

现在已经接近一点了。

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只有电脑亮着的屏幕,耳机里还能听到电脑正在播放的anisong。

“嗨,”Juan说,把碗放在了桌子上,“我们再看一集动画吧,我有下载好的!”


Andy还端着面站在后边,只能看见他的后脑勺和微卷的棕色头发。

对于这个长得像个小朋友,实际也是个小朋友的人,他是一直都没有什么拒绝的办法。

好吧他说,然后把他的碗放在了另一个碗的边上,也不去考虑明天八点就该起床做早饭了。

 

——

CLEAN UR FUCKING KITCHEN JUAN

sneaky在厨房里咆哮。


RumBlizzard

【授翻/Suremendo】Almost a year

标题:Almost a year (we've made some progress)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67372

原作者:kanebii

译者:荼苓

授权:


简介:Surefour想在L.A.给Mendo接机。


作者的话:

角色:Lane"Surefour" Roberts, Lucas "Mendokusaii" Håkansson.

弃权声明:我拥有这篇文章和剧情,但角色不属于我。

备注:别把这篇同人文当真。我...

标题:Almost a year (we've made some progress)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67372

原作者:kanebii

译者:荼苓

授权:

 

 

简介:Surefour想在L.A.给Mendo接机。

 

作者的话:

角色:Lane"Surefour" Roberts, Lucas "Mendokusaii" Håkansson.

弃权声明:我拥有这篇文章和剧情,但角色不属于我。

备注:别把这篇同人文当真。我从Reddit、Wiki、Surefour和Mendo的直播上找了一些资料,但剩下的部分都是我脑补的,所以可能并不是那么准确。我只是想抒发一下看到Surefour(几乎)亲了Mendo之后的一腔热血。

同时这是一个没有捉虫过的文章。

 

译者的话:这是M小姐的请求!

 

正文:

 

Surefour耐心地在候机室的大厅里等待,来回渡步的同时第四次看向墙上的挂钟,然而时间并不会因为他的瞪视而过的快一点。他需要什么东西去爆了时间的头。

 

什么都行。

 

要不然他就要疯了。

 

再过20分钟那个人就要到了。20分钟,感觉就像是一个世纪一样,墙上的指针根本没有移动的意图。身边的人们也像他一样等待着。一个小男孩,绝对不超过八岁,带着微笑向他走来。这让他的坐立不安稍微得到了缓解。他低下头去看着那个男孩。

 

“你也在等人吗?”男孩好奇的发问。

 

“是啊孩子,”他点点头,回给对方一个微笑。“你呢,你在等谁?”

 

男孩略微低下头,戳了戳他衣服上的漏洞,有些害羞的回答。

 

“我正在等我的妈妈。我们有两年都没见面了。”

 

看上去像是家庭团圆的故事,他想。他瞄到这个孩子的父亲坐在旁边,盯着自己的手机和他的孩子,然后看了看表。父亲肯定也像他一样不耐烦了。他微笑着揉了揉男孩的头。

 

“这挺好的。我想她看到你肯定会很高兴。”

 

这句话让男孩瞬间高兴了起来,就像是一只摇着尾巴的小狗。

 

“真的吗?你真的这样想吗,大哥哥?”

 

“噢,我敢肯定。”

 

“嘿嘿,那你呢,大哥哥?你在等谁?”

 

男孩在他旁边落座,前后摇晃着小腿。Mendo拿出手机划开屏幕。还有十五分钟。

 

“我是来接我的一个朋友的。他从瑞典过来。”

 

想到正在等待的对象,他不由得露出一个笑容。再等一会他们就终于可以相见了。

 

“他长什么样?我妈妈有非常好看的棕发,而且她非常温柔。”

 

那个孩子像虫鸣一样喃喃,眼睛闪烁着童真的光芒。这让他想起那个人。

 

“噢,他?他挺酷的。”

 

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

 

你总有未曾谋面但却似曾相识的人。Surefour的那位就是Mendokusaii。

 

他们认识了一段时间,但从没在现实中见过面。他们是从Robert举办的一对一Tracer大赛相识的。那时候,Overwatch还处于测试阶段。Mendo说他是最强的Tracer,而那引起了Surefour的注意,介于他是当时NA最强的Tracer。加拿大人并不是会回拒挑战的角色,所以他参加了比赛,还获得了意料之外的惊喜。那天,Surefour觉得自己棋逢对手。

 

那孩子有足够的技巧和出人意料的个性。能和他一路聊废话还狠狠压制他的人可不多,就算只有一个回合也算。瑞典人做到了。他知道Mendo很年轻,但更让人惊讶的是他还只是个孩子。和他相比,17岁或许还构不成代沟,但还是有那么一点太年轻了。

 

回想起来,他的确非常享受那场一对一里的废话。他发誓他感受到了比自己敢承认的更多的情感。但就一点而已,因为Mendo是个狡猾的小家伙,而他不想让对方发现这点。

 

·

 

他们偶尔组队。介于他住在美国而那孩子住在欧洲,瑞典,服务器把他们用超高的ping值所隔开。但那还是很有趣。从此之后,生活走上了正轨。

 

Surefour觉得Overwatch真的很有趣,并且他下定决心要成为职业选手。那就是他想要的职业。十分有趣的,Mendo也这么觉得。那孩子已经在一个战队里,而他的职业生涯正在起步。他希望Surefour能做到最好,而对方对此的回应则是个不要脸的“ty;)”。

 

他没有刻意去跟踪Mendo的行踪,但他听说对方不断从一个战队跳槽到另外一个。对于选手来说,转换战队并不是什么非常罕见的事情,但对于像Mendo这样年轻的人来说这或许意味着什么。叫他少年天才选手完全不是夸大,Mendo就是那么有才华。有很多战队都想拥有他的才能,所以他才会有那么多的邀请函。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从来不在一个战队呆太长时间,直到他转去了FaZe而他们总算再次取得了联系为止。

 

·

 

Surefour想起了瑞典人在晚上八点给他打的电话。介于视频通话的质量像屎一样,那孩子的脸看起来也比屎好不到哪里去。他告诉Surefour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电话,他说他只是太累了,而Surefour就静静地听着,因为那是他能做的最合乎逻辑的事情了。

 

那一点都不尴尬。

 

感觉他们最后一次讲话还是在几个月之前,不,这很正常,就好像他们是朋友,而Surefour就是Mendo愿意在生活最糟糕的时候放心吐苦水的对象。

 

加拿大人觉得他那天什么都没做成。从所有人里面,那个男孩选择在天杀的凌晨四点给他打电话,那肯定意味着什么。又或者他想多了。听到那个男孩低沉而沮丧的声音,看到他的脸颊,在眼睛下的黑眼圈,疲惫从他的身体深处将他撕裂。那一刻他多么想飞去对方的身边。那一刻他就想陪伴着对方,就为了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

 

他没有再开无聊的玩笑。感谢上天,他让那个孩子笑起来了。他笑的时候看上去那么可爱,表情也柔和多了。年长者觉得自己在描述后者犯贱的时候如何可爱上犯了个错,因为再说下去他绝对就要被当成恋童癖了。不露齿的微笑着,对方反驳说他的这种行为绝对合法并且完全可以接受。

 

一小时之后,Mendo在Surefour念着网上信息的声音中睡着了。这或许是年轻的孩子在这么长时间中获得的最平和的睡眠。

 

·

 

“大哥哥,你还好吗?”

 

小孩子的声音将Surefour从回忆中唤醒。他看向旁边的小孩,然后看向他的手机。Mendo应该快要到了。

 

“对,我很好。你妈妈已经来了吗?”

 

“她就在那,在爸爸旁边。我现在就得走啦,所以想跟你说个再见。”孩子指了指他的父母。

 

Surefour顺着孩子指的方向发现了站在男孩父亲身边的女人。他的妈妈,和男孩描述的一模一样。她是个带着棕色头发和暖心笑容的美女。当她为了寻找在Surefour身边的孩子而向投来目光时,Surefour向她轻轻挥手示意。

 

“噢,好啊,拜拜孩子。”他点点头。

 

“拜拜大哥哥。”

 

Surefour看着他挥挥手,然后跑向正在等着他的父母。划开锁屏,他不由自主地想到Mendo在见到他时会是何种反应。那孩子见到他母亲的时候就好像在过圣诞节一样。Mendo也有过那样的表情,当他得到Cloud9的回应时,所有激情和微笑都那样明亮。在收到Jack的消息之后Mendo立马就给他打了电话,确认他马上就会来LA。他拿到Visa之后就会来。

 

告诉Mendo他现在队伍的安排是Surefour的主意,介于前者正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战队。他认为他的队伍对Mendo来讲是完美的,而那个孩子也可以尝试一下除了欧洲之外其他地方的比赛环境。那个时候,Cloud9的某些队员正在考虑离开,而Mendokusaii的地位绝对不可忽视。Surefour知道他们战队的管理者绝对不会错失邀请如此有才的瑞典人入队的机会。从他们那里拿到许可简直是轻而易举。

 

他向Mendo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表情几乎是难以置信的。

 

“你在逗我。”

 

“不我没有。我在问你要不要来美国,来C9打职业?”

 

“你的意思是和你一起?我还以为C9没在招人呢。”

 

对方的笑容咧到了耳边,Surefour觉得他这件事真是做对了。字面意义上的。

 

“很明显我们要做出点改变了。所以你来不来?”

 

就那么一秒,他十分害怕Mendo会拒绝。尽管那孩子提过很多次想要来美国,但Surefour还是情不自尽的感到有那么一点紧张。一切皆有可能,尽管他没有表现在明面上。

 

“当然,如果能和你一起的话,我去。”他回答。

 

在Mendo挂断之后他绝对没有像个蠢货一样微笑。他才没有。Mendo在他身边、和他一起玩、百分之百在LA的消息才没有让他感到高兴。

 

他以一种吓人的愉悦给Adam和剩下的队员都打了电话。

 

回想起来,这段关系已经过去很久了。仅仅一年里,他们从网络游戏里认识的人变成了朋友,最终又变成了队友。终于,他们在这里。

 

Surefour敢说今天就是大事发生的时候。

 

“嘿。“

 

一个遥远但熟悉的声音靠近他的耳朵,把他的思绪拉回现实。

 

“我在找这家伙,加拿大人,唱着芭比娃娃的曲子而且是NA最好的Overwatch玩家。这是你吗?“

 

“或许。嗨。“

 

Mendokusaii就站在他面前,穿着一件T恤衫和蓝色的牛仔裤,还有开口的帆布鞋。一年之后,他们终于在屏幕之外的地方相见了。他想做很多事情。他想把那孩子拉进怀中给他一个巨大的拥抱,再给他一个有史以来最温暖的欢迎仪式。然而他克制住了自己,只是站起来揉乱了对方的头发。

 

“我们走,呆子。大家都在等你呢。“

 

在这之后,他绝对没有给对方一个拥抱并在男孩脸颊上落下湿漉漉地亲吻,大喊着“美国欢迎你!

 

·

 

作者的话:

我用一天来写这篇文。很明显我写的超垃圾qwq最近,我的朋友和我开始玩Overwatch而且我深受其毒害。我发现了这对超可爱的cp并且在看他们开箱视频的时候决定高举大旗!

我可能在这篇文章里面犯了些错,介于大部分的资料都只是源于我的脑补(和Reddit和Wiki的消息)。至少我不后悔。我还会再为这两个人写东西的!

 


RumBlizzard

【授权翻译/SureMendo】Kisscam

标题:Kisscam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81544

原作者:kanebii

译者:荼苓

授权:


简介:当位于韩国的训练室中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开着弹幕绝对是个错误,介于Surefour在Mendo的直播中提供了堪称完美的粉丝服务。


作者的话:

角色:Lane "Surefour" Roberts, Lucas"Mendokusaii" Håkansson.

分级:T,有接吻情节,已经提醒过你了。

弃权声明:我拥有这篇文章和剧情,但...

标题:Kisscam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81544

原作者:kanebii

译者:荼苓

授权:


 

简介:当位于韩国的训练室中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开着弹幕绝对是个错误,介于Surefour在Mendo的直播中提供了堪称完美的粉丝服务。

 

作者的话:

角色:Lane "Surefour" Roberts, Lucas"Mendokusaii" Håkansson.

分级:T,有接吻情节,已经提醒过你了。

弃权声明:我拥有这篇文章和剧情,但角色不属于我。

备注:别把这篇同人文当真。在看这篇之前重复十遍这句话,如果你想看SureMendo之间的浪漫情节的话。

同时这是一个没有捉虫过的文章。

 

译者的话:这篇是M小姐的请求。

 

正文:

 

当位于韩国的训练室中只剩下一个人时,开着弹幕绝对是个错误。

 

Mendo的脑子几乎被无聊占满了。他无事可做,今天的队内训练也早早结束了。Gods,Adam和Ryb出去探索Seoul的夜市,到现在也没回来。Tviq刚刚路过,顺手把Roolf拖到了鬼知道什么的地方。Surefour是唯一一个留在这里的家伙,但他已经在沙发上打呼噜打的不可开交了。

 

Seoul的天气对他们实在不怎么样。除了晕晕沉沉的云朵之外,就是砸着雨点和小雪。今天是个多云天,不过Mendo丝毫不介意天气有多冷。毕竟他生在北欧国家。他只是不喜欢这种看上去就悲凉的天气,阻止了他外出寻找Seoul城冬日美景的步伐。

 

他在OGN Apex遇到的韩国记者Susie告诉他,冬天的Seoul或许会看上去比较阴郁。不过,她说,春节快到了,这次锦标赛也会给所有参赛队伍开一个大派对,所以他们在这样的日子里至少可以有点盼头。但直到那时候——还有两天——Mendo都必须要找点事情来娱乐自己。

 

这只是晚上十点,他还可以打会游戏。把Twitch打开并直播看起来是最符合逻辑的事情了。

 

·

 

韩国的快速队列实在是太有趣了。

 

这个服务器的玩家们对他都很友善。他交了很多朋友,哪怕语言障碍都不妨碍他们去教他一些韩国文化。他们聊的非常起劲,其中一位甚至尝试去让他说“saranghaeyo”,韩语版的“我爱你”,而Mendo也非常愉快地接受了这个请求。愉快,他的意思是,在说“saranghaeyo”的时候用手指比个心形并且眨巴眼。Kreygasm,kappa,pachigasm和剩下的一大群心形表情图案和评论一起在他的直播窗口里炸开。除那之外,他的直播进行的都还蛮顺利的。他多了几个粉丝,多了些礼物,还有赢了四场中的三场比赛。

 

当他正要以全场最佳的四杀McCree结束第五场比赛的时候,他注意到Surefour起床了。较为年长的那位肯定已经醒了一段时间了,介于他正在边喝红牛边看Mendo玩游戏。

 

“其他人呢?”

 

Surefour问道,自然而然地在Mendo旁边拉了把凳子坐下。摄像头抓住了他的影像,于是直播窗口里立马跳出了“Surefour”,“Suredaddy”之类的话。他的观众有那——么热爱Surefour。

 

“他们在你睡觉的时候出去了。来一局吗?”Mendo问。

 

“不了,我今天已经玩了太多Overwatch了。”年长的男孩耸耸肩。

 

Mendo从Surefour手里拿走了红牛并且喝了几口。很快,他又匹配到一局在Dorado的比赛。Surefour坐在他旁边,用二号显示屏浏览着他的Twitch聊天作以娱乐。几分钟后,加拿大人已经变成了Mendo直播中问答项目的主持人,而年轻的那位已经沉迷在观看的乐趣当中无法自拔了。

 

“Gods在哪?噢他和Adam和Ryb出去了。韩国冷吗?是,现在是有点冷。我可以给你们看看现在外面的环境,但我觉得你们更想看Mendo的脸,所以就让你们看啦。”

 

Mendo点错了两次敌方76的头,因为Surefour在弹幕的请求下说“saranghaeyo”的时候笑的实在太多了。

 

“错了?我怎么会说错?难道不是‘sa-rang-hee-o‘吗?”

 

四分钟进行到左右时,Mendo的队伍已经把运载目标送到Dorado的第二个检查点了。瑞典人在继续匹配比赛的同时纠正起了年长者的读音。

 

“不,你就是说错了。是‘sa-rang-he-yo‘。当你说那个的时候,还要这么做。”

 

当弹幕请求他重复那句话的时候,他做了他刚刚做过一遍的事情。他用手比出个心形,冲着Surefour眨了眨眼。年长者的嘴在沉默中张成了‘o‘型,不服输的怼了回去。

 

“嘿,我也能做到的。”

 

看Surefour冲着Mendo调情实在是太搞笑了。他用假声说话,手里捏出个像是屁股一样的形状,瑞典的Tracer因为这场景笑的直接撞到了敌人的枪口上。

 

“神啊,你做这个实在太差劲了。”

 

“哼,你的弹幕说你很可爱,而我很帅。所以我是比较酷的那个,而你是可爱担当。”

 

Surefour指向屏幕。的确如他所说的那样,不断有弹幕重复着“Sure前辈太帅了”,“Mendo超可爱”。并且他无视了一直说“Gay确认”,“他们刚刚用韩语告白了”和“新婚快乐”的评论。

 

干得漂亮,弹幕。

 

“用那个嗓音?真的吗大家??我感觉我被背叛了。”

 

仍然嘲讽着另外一个人,Mendo把他的注意力转回了比赛,并且和他的队伍一起把车推到了终点。这真的非常简单,介于他的队伍一直在以团灭对面的方法Carry他。他整场比赛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杀掉了一个想要碰车的Tracer。他们轻而易举的拿到了三个点,而且还剩下了将近三分钟的时间。

 

“你亲过Mendo吗,Sure前辈?当然,我们亲了好多次。Mendo爱死这个了。”

 

噢天。较年轻者在想象中捂住了脸。就像他所预估的一样,他的弹幕被“新婚快乐”和表情图案所轰炸了。

 

“不你没有。我们这周就亲了两次,一点都不多。而且你在上次直播的时候强行把我拉过去亲嘴,记不记得?”

 

Mendo噘着嘴装出一副受伤的样子。Twitch上的弹幕仍然被表情符号所填满。彩虹,他甚至不用看就能知道。

 

“嘿,是你叫我再做一次的。我是在练习。”

 

Surefour看着他,然后把视线转向了显示器,试图说些什么却又放弃了。就当Mendo要责骂他的时候,一个礼物忽然蹦了出来,阅读弹幕的机械提示音也随之弹出。

 

“这是我的钱。别害羞Mendo爸爸,亲他xoxo.”

 

“谢谢,感谢你的支持——等等什么?你送了两百就为了让他亲我?”

 

近乎惊讶的说话时他已经有些摸不着头脑了。的确,有一些送礼物的家伙就是疯狂的要命。就一瞬间,他发现Surefour的脸靠的太近了。无需多说,Mendo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等等,别再来来来来!”

 

这就像是Surefour X Mendo的浪漫时刻一样。

 

“为什么不?有人送了你两百块钱,就为了看我亲你,伙计。实现他们的愿望吧。”

 

Surefour很明显非常享受这个。他脸上露出了恶魔一样的微笑,用手触碰着Mendo的脸。

 

“啊啊啊啊啊!!!”

 

“你再叫他们都会以为我在强奸你了。”

 

如果有人现在看向这个房间,就会发现两个成年男子正在互相推搡着较劲。Surefour尝试去进一步缩短他和Mendo脸颊的距离,而Mendo则努力地把那个年长点的家伙推开。

 

“你就是在试图强奸我我我我我!”他尖叫道。

 

“不,我不是。我在试图让你享受这个。闭眼。”

 

“不。”

 

他绝对不会相信Surefour的。那家伙肯定在暗中图谋着什么。

 

“来嘛伙计。”

 

“不。”

 

“兄弟,两秒。就两秒,我发誓。”

 

加拿大人用上了他最认真的表情,试图说服另外一位。很明显,他失败了,但他的坚持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好吧。”

 

因为Mendo最终的放弃,这还不算是完全的失败。唯一的好事就是,因为他的相机在显示器的上方,所以从那个角度来看的直播肯定被Surefour挡住了大半。

 

“你准备好了?”

 

“是的,我想。等等,我——”

 

他可以感受到Surefour的呼吸落在他的脸上,让他的皮肤微微发痒。他的手温暖地捧着他的脸颊。Mendo对刚才突发其来的兴致感到了后悔。就在他想要张嘴说些什么的时候,对方温软的嘴唇抵上了他的,柔和地轻轻移动着就好像在逗弄着一只小猫出窝。Surefour的手很温暖。或许有些太温暖了,才会使年轻者的大脑短路了几秒。

 

他被那尝起来像是红牛和柠檬糖味道的嘴唇亲吻了。

 

这是个不错的吻…

 

…他在想什么?!

 

更让他吃惊的,Surefour是先离开的那个。Mendo仍然沉浸在震惊当中,带着疑问看向那个年长的男孩。

 

“两秒,记得吗?好了弹幕们,你们看到了。把它发到Reddit上吧伙计们,这是Surefour和Mendo的耽美,可不是其他的。”

 

Surefour冲着摄像头眨眨眼,坐回了Mendo旁边的椅子上。这次轮到瑞士人受挫了。通常情况下,他总是有话说、也总是在面对出人意料的情况时反应最快的一个。但是这次,他的大脑拒绝正常工作,并且切换到了令人尴尬的社交盲模式。他的嘴张开又合上,就像是一条搁浅的鱼,而他唯一能说出口的就是一句微弱地“你真让人难以置信”。Mendo现在几乎不敢看他的弹幕,因为就连他的手机都在因为Twitter的消息而不断发出提示音。

 

“我知道你爱我,伙计。”Surefour得意的笑着。

 

Mendo撇撇嘴,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他要被想打他一拳和放纵他再做一次的两种欲望撕裂了。这个加拿大人就是天杀的疯狂,当然,这或许就是他们相处的如此之好的原因。

 

最终,他比预计更早地结束了直播,因为有太多祝贺他的礼物、Surefour的嗓音和礼物提示音,让他根本没法好好地玩游戏。

 

不,绝对不是因为他一直在想那个蠢的要死的亲吻。根本不是。

 

 

 

-End.

 

作者的话:哇,不到一周的时间写了两篇同人文,我有的时候都对自己的效率感到震惊<3


四月是你的谎言
我会努力去看你,不管是MSI还...

我会努力去看你,不管是MSI还是总决赛,不管是上海还是美国。
所以,请加油。

我会努力去看你,不管是MSI还是总决赛,不管是上海还是美国。
所以,请加油。

ZhichaoL

对你来说大头大眼、小身板,这就是萌的标准。

对你来说大头大眼、小身板,这就是萌的标准。

EvitaVip

剪了一个关于hai掌门的视频

渣字幕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M2ODQzMzgzMg==.html?x&plg_nld=1&plg_uin=1&plg_auth=1&plg_usr=1&plg_dev=1&plg_vkey=1&plg_nld=1

渣字幕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M2ODQzMzgzMg==.html?x&plg_nld=1&plg_uin=1&plg_auth=1&plg_usr=1&plg_dev=1&plg_vkey=1&plg_nld=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