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a

177.2万浏览    9868参与
碑前没有玫瑰(开学暂退)

【玫瑰烧饼铺】点梗,随便点!

刚刚看到圈里太太的元宵贺图才想起来的(目移——)

斯米马赛,明天去学校了,没时间搞贺图或者文章了

U ´꓃ ` U

你们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评论一下哦,暑假我会全部写出来的,或者画(但我不会画画……)

一定!!!


刚刚看到圈里太太的元宵贺图才想起来的(目移——)

斯米马赛,明天去学校了,没时间搞贺图或者文章了

U ´꓃ ` U

你们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评论一下哦,暑假我会全部写出来的,或者画(但我不会画画……)

一定!!!


白茶

女巫的手稿(CA)

元宵节快乐!!!辛妈生日快乐!!!

标题我不会取呜呜呜呜

大概就是女巫小姐写了一点ca文不小心被天使看去这件事(所以女巫小姐喜欢写be还是he呢?)


阿兹拉斐尔从安娜丝玛那借了一些书。

这源于一次拜访。

阿兹拉斐尔拉着克劳利满心欢喜地踏入了这对新婚夫妇家,安娜丝玛热情地用红茶招呼他们。

“你和牛顿怎么样?”

女巫小姐瞟了一眼克劳利,咳嗽两声,阿兹拉斐尔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扭过头放软语气说。

“克劳利,我和安娜丝玛有些事情要聊,是关于书本的,我想你不感兴趣。”

我有兴趣,我可是看书的恶魔,克劳利在内心咆哮着,可是看着天使那软糯的眼神,他没了拒绝的勇气,点点头就跑外面的......

元宵节快乐!!!辛妈生日快乐!!!

标题我不会取呜呜呜呜

大概就是女巫小姐写了一点ca文不小心被天使看去这件事(所以女巫小姐喜欢写be还是he呢?)



阿兹拉斐尔从安娜丝玛那借了一些书。

这源于一次拜访。

阿兹拉斐尔拉着克劳利满心欢喜地踏入了这对新婚夫妇家,安娜丝玛热情地用红茶招呼他们。

“你和牛顿怎么样?”

女巫小姐瞟了一眼克劳利,咳嗽两声,阿兹拉斐尔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扭过头放软语气说。

“克劳利,我和安娜丝玛有些事情要聊,是关于书本的,我想你不感兴趣。”

我有兴趣,我可是看书的恶魔,克劳利在内心咆哮着,可是看着天使那软糯的眼神,他没了拒绝的勇气,点点头就跑外面的花园去了。

嗯……外面的植物将遭受非人的折磨。

看到恶魔出去了,安娜丝玛才说:“我和牛顿不重要,你和克劳利才重要,你们还没结婚吗?”

“结,结婚?!我的上帝啊,这太过了……”

阿兹拉斐尔此刻的表情就好像一只猫被踩到了尾巴,那杯红茶差点从他手中滑出去。

安娜丝玛看着他笑了起来。

“不逗你了,天使先生,我们还是来谈谈正事吧,”她站起身,将早在一旁放好的书拿了过来,递给阿兹拉斐尔,“这是你要的书。”

一看到书,天使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赶忙放下红茶,将那些书揽进自己的怀里。

“小姐,你真是太好了。”

“不客气。”



“克劳利,你在做什么?”

看着对满院植物吐着蛇信子的恶魔,阿兹拉斐尔感到一丝不解。

“噢,没什么,天使。”

后来的一个星期,安娜丝玛小姐发现即使她忘记浇水院子里的花草依旧长势良好。

安娜丝玛:恶魔对植物的生长有促进作用?



书本,一种快速了解人类的方式,当然,这是一两千年前阿兹拉斐尔的想法。

后来,随着他看的书越来越多,他慢慢爱上了这个特殊的“工作”,有时,他会抱着一本书感叹人类那丰富的想象力。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发现女巫小姐家里有些他没读过的书,这对于一个已经将自己书店里的书烂熟于心的天使来说,简直就是一片新天地。

所以,现在他抱着那些书,舒舒服服地躺在椅子上,翻开了第一本。



他看了大概两三本,有些忘记了时间,当他再次拿起下一本的时候,发现那是一份手稿,而压在这份手稿底下的是更多的手稿。

这一认知让阿兹拉斐尔格外兴奋,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即将看到他这辈子都想忘掉的东西。

天使的手因激动而颤抖,他快速拿起了第一份手稿。

名字叫《迟来的告白》。



阿兹拉斐尔恨透了自己的迟钝,那段简短的小诗已经证明了一切,可他还和克劳利打趣。

“克劳利,这家伙真幽默,可惜世界从不会像他写的那么美。”

他看着对方微张的嘴最后只呼出一口气,克劳利一句话也没说,他站起身,一瞬间,阿兹拉斐尔觉得他的身影单薄极了。

像一张纸。

他写的小诗像一阵风吹进了天使的心,却无法在那块石头般厚重的心上吹出任何痕迹。

只有等狂风骤雨摧毁了一切,石头才碎裂开来,露出里面娇嫩的内心。

可狂暴的风,等得起吗?



阿兹拉斐尔看着有些落泪,这是篇感人的故事,但他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两位主人公的名字和他和恶魔的名字一模一样,书本开头还特意标注了奇怪的CA标识。

天使不太明白,于是他又看了一份手稿。

名字叫《灵魂伴侣》。



“你知道的,这是上帝指派的……”天使依旧嘴硬地坚持着。

懂他的恶魔早已明白他心中所想,却也并不因此感到恼火,他缓缓地走到阿兹拉斐尔身边,让他们两个人的灵魂标识挨在一起。

“天使,我知道你爱我,这是上帝的旨意,你不可能违背上帝的,对吧?”

他说的是那么慢那么轻,天使明知道这是一种诱惑,却也无法拒绝。

阿兹拉斐尔握住了他的手,这已经是妥协的信号,他们已经没有阵营之说,天使早该放下这些,只做属于他的爱人。

克劳利忽然强硬地把他摆过身来,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表情。

“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应该做一些爱人该做的事情了吧?”

阿兹拉斐尔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啪!阿兹拉斐尔火速关上了书,他脸上红的不成样子,若是克劳利看到这一切,一定会笑他的脸就像是那刚熟的番茄。

他慌忙去看作者是谁……安娜丝玛。

阿兹拉斐尔的大脑开始飞速旋转。

这些是预言家的后代写的,预言家的后代也会预言的,难道这就是我和克劳利之后的发展,但是确认关系就做爱是不是太快了,克劳利肯定不会这样子对不对,这肯定不是克劳利(恶魔确实不会这样,因为不是一个世界观)。

即使这么说,在看到克劳利的那一眼,担忧还是不受控制地蹦进了阿兹拉斐尔的脑子里。

“恶魔,离开我的书店!”

无辜的克劳利就被赶出去了。

克劳利:?



安娜丝玛:奇怪了,我写那几本ca的手稿呢?(忽然想起)完了,不小心放给天使先生的那堆书里去了

阿兹拉斐尔:(看了两本以后不敢看了但是又好奇所以最后还是看完了)这真是太罪恶了……(脸红)

另一边的安娜丝玛:(去看自己祖先怎么说,抽一张卡片)顺其自然……?那就先不去找天使先生要回来了

我:安娜丝玛,多写点!

AV  Chris
  多少是晚了点

  多少是晚了点

  多少是晚了点

问鲤•86左位捍卫人
  今天又去测着玩了一下,测的...

  今天又去测着玩了一下,测的是CA))虽然但是!太符合了吧!完全就是我磕CA的写照呜呜💦💦🌸🌸

  今天又去测着玩了一下,测的是CA))虽然但是!太符合了吧!完全就是我磕CA的写照呜呜💦💦🌸🌸

LL.(拒绝黄赌毒至尊无敌版)

好兆头【CA】加百列的烦恼

1.

世界末日被阻止后,大天使长加百列有了烦恼。

这对于一众总在天堂溜达的天使来说不是件特别要紧的事,哪个当领导的没个烦心事儿嘛。


但当因为继加百列的褶子越来越多之后,就连羽毛都一动掉一地,导致天堂本来光滑的可以照镜子的地板被羽毛占领了巢窝后,那群抱有仅对加百列生效的洁癖的鸽子们不得不远离了天堂,以免被满脸褶子但笑容依旧不减的加百列抓去扫地。

对此,加百列表示有话说。

等下再让他说。

他被无情的堵上了嘴。


2.

加百列的烦恼主要来自于他的员工:权天使阿茨拉斐尔,和他诱惑夏娃吃禁果的男朋友。

不管阿茨拉斐尔如何否认加百列都默认为他俩早就勾搭上了,包括见过他俩的所...



1.

世界末日被阻止后,大天使长加百列有了烦恼。

这对于一众总在天堂溜达的天使来说不是件特别要紧的事,哪个当领导的没个烦心事儿嘛。


但当因为继加百列的褶子越来越多之后,就连羽毛都一动掉一地,导致天堂本来光滑的可以照镜子的地板被羽毛占领了巢窝后,那群抱有仅对加百列生效的洁癖的鸽子们不得不远离了天堂,以免被满脸褶子但笑容依旧不减的加百列抓去扫地。

对此,加百列表示有话说。

等下再让他说。

他被无情的堵上了嘴。


2.

加百列的烦恼主要来自于他的员工:权天使阿茨拉斐尔,和他诱惑夏娃吃禁果的男朋友。

不管阿茨拉斐尔如何否认加百列都默认为他俩早就勾搭上了,包括见过他俩的所有天使。

克劳力表示如果你想的是真的我就用不着这么费劲把天使往家里引了。


他眼睁睁看着阿茨拉斐尔走进地狱火,眼睁睁看着他在火里被烤,眼睁睁看着他扭了两下脖子,又眼睁睁看着他朝这里喷了口火,到这儿也不算是眼睁睁,他可敏捷地护住了身后的天使们。

在听说地狱那边也安然无恙后,加百列心里有一扇黑白配色加两只黑白翅膀的大门,白色的那扇似乎还有个天使光环,打开了。他认为这可比主的不可言说要不可言说多了。


加百列在人间视察了几圈后(以阿茨拉斐尔为圆心,以克劳力围着他的距离作半径),终于忍不住搓搓被闪瞎的神眼。基佬紫的瞳孔好像苍老了点儿。

他捏捏眉心,觉得褶子又多了两条。


3.


克劳力早就发现了他这个大天使的存在。


在发现加百列老盯着他俩后,义正言辞地以 我的宾利车想你了 或 我家的盆栽想你了 为借口,在大天使长的见证下把阿茨拉斐尔带上了车又或是家门,共同点是每次临走前都不忘向身后竖了个中指。

而阿茨拉斐尔总是带着他那世界无敌可爱的笑脸和宇宙无敌美丽的亮晶晶的眼睛和恶魔聊天。

勾肩搭背,有辱圣体!

这还是聊天吗?!


米迦勒表示:上司的怪癖我不懂。


4.

加百列持续跟踪,褶子持续变多,羽毛持续减少,甚至波及到肉身上的毛发。


5.

“加百列快秃了,”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天使员工如是说。“他绝对是活该哒!他除了假笑看色情文学跟踪员工持续给天堂带来毛污染还blablabla……”

向主发誓,这名员工拉着我说了两个小时。


6.

阿茨拉斐尔也察觉到他上司的不对劲,那是世界末日后五天。

他满脸心虚(根本找不到心虚的理由)地笑着看着堆着满脸假笑的加百列推开了他书店的门,又像是在找色情书籍一样晃晃悠悠转到他跟前。

“你和那位…克蠕力?怎么样了?”他说到恶魔时撇了撇嘴唇。

“克劳力。”阿茨拉斐尔纠正了他的读音,“他最近的脾气不太好,我经常听到他在吼他的盆栽,可是他们明明长得很好呀为什么要吼呢……”这位善良的天使又开始碎碎念起来,全然没注意到盆栽长得好是因为克劳力吼的,而克劳力吼他们是因阿茨拉斐尔住在这里,他只是一只想让天使高兴的恶魔,他又有什么错。

加百列几乎是瞬间抓住了他话里隐藏的问题

“你和他同居了?”

阿茨拉斐尔也没想到,含含糊糊的应了几嘴,把加百列打发走了。


大天使长孤身一神在伦敦街头迷茫。


7.

加百列不明白他为什么非要问清楚来给自己添堵,也不明白这有什么好堵的,只是有一种自己家养了几千多年的闺女被隔壁一条蛇拱了的无奈与愤恨。

他现在只想拍死几只苍蝇来泄愤!


8.

他去了天使心理治愈会所。

在那里得到了一个答复:写他俩的r18同人文!


9.

加百列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开始疯狂创作。

内容不雅,有辱圣体。

但治疗效果一级棒欸!加百列连夜给会所搬了一个更加气派的地方。


10.

于是,天堂从纯洁无瑕到现在黄书本子满天飞。不仅是加百列,还有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天使鸽子忽闪着翅膀也开始了色情书籍的创作生涯。

传播之广泛,内容之黄暴!以至于地狱那边都开始人传人了。


还在人间吃可丽饼喝香槟的两位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成为天堂地狱共有的名人,出名方式连撒旦都想不到!

11.

别西卜看着笑的满脸褶子的加百列,陷入了沉思。

“……帽子不错。”

她摸摸头顶上的苍蝇帽子,心说这个天使品味不错。

他捋捋脸上的褶子,心说这什么逼帽子好他妈丑!


“所以这就是天使大规模堕落的理由。”别西卜指指加百列手中的黄书,光是封面两个衣衫不整的身体就够让人遐想了。

“是的”

“你想怎么办?”

面对天堂人口大批量的流失,加百列必须得负这个责。

“通通绞杀!”


12.

天堂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局面:小黄书保卫战!

一群贼心不死的傻逼天使为了保护自己珍藏的黄书不被加百列抢走,特意组织了这场战争。

更有极端分子为了黄书自甘堕落,下了地狱。

反正一样要打工,那就换个地方吧。

不少耳根子软的天使跟着发起者浩浩荡荡闯进了地狱。


地狱本就不少的人口此时更显拥挤。


“滚开!你们这群死鸽子!那他妈是我的书!!”

“混蛋吧丑恶魔!!老子抢到就是老子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去死吧!!!!”

“我草泥马你踏马踩我手了!!!”


状况混乱,加百列和别西卜预感自己要写报告了。



“这里是他妈的什么情况?!”一阵尖锐的嗓音穿透了暂时混乱不堪的地狱,所有人齐刷刷的回头,盯着这个再熟悉不过的恶魔,和天使。


当然,他们见到黄书主角是很敬畏的,毕竟他们让他俩做了那么多不可言说的事。

天使紧张地抓住了克劳力的胳膊,招架不住这么多让人难受的眼神。

这些眼神里一半是在看总被爆炒的天使,他们在意淫。

还有一半是在盯超人的恶魔,他们在脑补两根各十二英寸。


“我不该带你来的,天使。但是地上这堆缠在一块儿的人是干什么玩意儿?”克劳力安抚着身后受惊的天使,吐槽着地上打结在一起的天使恶魔们。

加百列受不了这令人尴尬的寂静,率先打破:“呃,咳,他们在抢,呃,书。”

“书?原来你们识字!哈,我输了天使,看来你是对的,他们确实认字儿。”阿茨拉斐尔尴尬地接过克劳力递过来的钱,小心地揣在钱包里,漏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

Awwwww~他可真可爱……这是在场除了阿茨拉斐尔以外所有天使恶魔的内心活动。


不愧是po文主角!


“话说你们看的是什么?”克劳力指着地上一本满是文字的书,歪着脑袋,眉头蹙成一团,看起来很费解。

“什么都没有,我相信你们不会感兴趣的。”加百列一边圆场一边向那堆人挤眉弄眼。

于是不到三十秒,地上散落的书籍全都被收拾干净了。

“终于送走了。”


13.

还在状况外的阿茨拉斐尔疑惑着扭头看着克劳力。

“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加百列和天使也在那里?”他眉头微蹙,表现出了作为po文主角的可爱。

克劳力没说话,无辜地摇摇头。

他们回了家,恶魔匆匆地说要洗澡,就一头钻进了浴室死活也叫不出来。


浴室里,他慢慢翻看着一本名为《热血恶魔与纯情天使的不可言说》的黄书。


“谁他妈偷走了我珍藏的书!!!!!!”办公室里,加百列撕心裂肺地喊。



14.

天使和恶魔的故事仍在继续,当然,不是在黄书里。



快给你爹过审

  “你携将尽的长夜降临。现在上帝的羊群将为你献上赞歌,愿光明偏爱你饱含天真与邪恶的眼睛。”

  画了好久,第一次尝试厚涂写实所以有参考,以及旁边的小羊原型其实也是可辛()

  祝辛老师事事顺遂平安喜乐❤️

  

  二编:建议提高屏幕亮度看!

  “你携将尽的长夜降临。现在上帝的羊群将为你献上赞歌,愿光明偏爱你饱含天真与邪恶的眼睛。”

  画了好久,第一次尝试厚涂写实所以有参考,以及旁边的小羊原型其实也是可辛()

  祝辛老师事事顺遂平安喜乐❤️

  

  二编:建议提高屏幕亮度看!

寄吧战神

p1是Colin嗯呃呃嗯,

p2是大羊和小羊🐑🐑🐑

p4画的有点问题,但我不想改,(就是贱)

,生日快乐♪♭♬。

p1是Colin嗯呃呃嗯,

p2是大羊和小羊🐑🐑🐑

p4画的有点问题,但我不想改,(就是贱)

,生日快乐♪♭♬。

嗯哼啦呀嘿轰哈

The Last Leg 2023 2.4

啊啊啊啊啊晚开学的孩子有ca粮吃啊🤩🤩🤩

The Last Leg 2023 2.4

啊啊啊啊啊晚开学的孩子有ca粮吃啊🤩🤩🤩

骨头渣

  P1是搁置了好久的草稿😢

  P2本来是想画传声筒的,感觉会很可爱,但我笨比,给俩人画反了,而且翻转之后报看,于是含泪改为贴贴(

  P1是搁置了好久的草稿😢

  P2本来是想画传声筒的,感觉会很可爱,但我笨比,给俩人画反了,而且翻转之后报看,于是含泪改为贴贴(

夏予晓夜

就是,这个ai……不ooc那是假的,但又莫名觉得可以想象出老蛇说这些话的样子()

代餐还是可以的,不枉我花那么长时间编辑(叹)

结尾ca亲亲抱抱预警 私以为最后几条最不ooc(?)

就是,这个ai……不ooc那是假的,但又莫名觉得可以想象出老蛇说这些话的样子()

代餐还是可以的,不枉我花那么长时间编辑(叹)

结尾ca亲亲抱抱预警 私以为最后几条最不ooc(?)

笑死,萎了!

  玩了下过山车梗:-D

  玩了下过山车梗:-D

AV  Chris
  也是旧图嘿嘿(以前好多作品...

  也是旧图嘿嘿(以前好多作品已经无法直视了挑个好看的发)

  也是旧图嘿嘿(以前好多作品已经无法直视了挑个好看的发)

哂靥

如题。离第二季开播还有几个月,欢迎同好一起边嗑边等待。CA不逆不拆基础上,可以聊关于兆的所有话题,守群规,偶尔冒冒泡就可,不用有负担。789768387

入群申请要审题呀,并且请正面回答,不然是不会通过的。欢迎喜欢恶魔天使的朋友来一起开开心心的嗑CP!

(评论群号方便复制)

如题。离第二季开播还有几个月,欢迎同好一起边嗑边等待。CA不逆不拆基础上,可以聊关于兆的所有话题,守群规,偶尔冒冒泡就可,不用有负担。789768387

入群申请要审题呀,并且请正面回答,不然是不会通过的。欢迎喜欢恶魔天使的朋友来一起开开心心的嗑CP!

(评论群号方便复制)

Emscxf
笑死我了好吧,迟来的新年祝福

笑死我了好吧,迟来的新年祝福

笑死我了好吧,迟来的新年祝福

LL.(拒绝黄赌毒至尊无敌版)
这样好像还…挺带感的欸 而且亚...

这样好像还…挺带感的欸


而且亚茨这个造型好帅(♡⌂♡)

这样好像还…挺带感的欸


而且亚茨这个造型好帅(♡⌂♡)

温九梦(社恐水母

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

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呦

右之林....

[好兆头/CA]题目被亚兹当成可丽饼吃掉了

(题目就是我取不来了azi背个锅罢)

人类au

乐队Crowley和诗人Azi

小学生文笔()无厘头的东西并且非常ooc

慎入!!!


  

  

夕阳还在慢悠悠地溜达下海平面,金色的余晖照着海面,海浪翻卷着闪烁的光,像刺一样刺着人的眼睛。按照克劳利的话说,这海像被下了毒。


此时的克劳利正骑着他的那辆二手加改装过的擦得锃亮的黑色机车,后座载着他的美人作家亚兹拉斐尔,以普通机车绝不可能达到的速度追赶还没有落下的太阳。克劳利长长的红色卷发被疾风带起,几缕头发拂在亚兹拉斐尔脸颊上。痒痒的。亚兹拉斐尔这样想。他环着克劳利腰的手又紧了些。


怎——么了——?克劳利大喊大叫,可声...

(题目就是我取不来了azi背个锅罢)

人类au

乐队Crowley和诗人Azi

小学生文笔()无厘头的东西并且非常ooc

慎入!!!


  

  

夕阳还在慢悠悠地溜达下海平面,金色的余晖照着海面,海浪翻卷着闪烁的光,像刺一样刺着人的眼睛。按照克劳利的话说,这海像被下了毒。


此时的克劳利正骑着他的那辆二手加改装过的擦得锃亮的黑色机车,后座载着他的美人作家亚兹拉斐尔,以普通机车绝不可能达到的速度追赶还没有落下的太阳。克劳利长长的红色卷发被疾风带起,几缕头发拂在亚兹拉斐尔脸颊上。痒痒的。亚兹拉斐尔这样想。他环着克劳利腰的手又紧了些。


怎——么了——?克劳利大喊大叫,可声音还是断断续续地传进亚兹的耳朵里。


太——快——了——!亚兹也学着克劳利的样子喊起来,声音在空旷的路上传了好远。


克劳利大笑起来,亚兹拉斐尔总是能让他笑,毫无负担地笑。亚兹拉斐尔也跟着克劳利的笑声笑了起来,只不过是无声的微笑。克劳利总说亚兹这样笑起来很像天使,在克劳利看来,这样的亚兹拉斐尔就像散发着圣光,是神圣的,让人想把他拉进泥潭。


克劳利曾经为这个想法写过半首歌,但是乐谱早就不知道被撕成几块扔进哪个垃圾场了。他隐约记得歌名叫《致天使》,写的什么大多数都忘记了。没什么好记的,毕竟那首歌还是大部分还是在描写亚兹拉斐尔,他写了好多首了,甚至还拉着乐队给小天使开过一个“个人演唱会”。


拉回来。


机车的速度减缓,停在了沙滩前面。永远追不上的夕阳也停在他们面前。亚兹撒娇一样又抱了克劳利一会儿,两个人才沉默地下了车。


亚兹拉斐尔。克劳利哑着嗓子叫到。嗯。亚兹拉斐尔自然地应了一声。两人并肩在沙滩上坐下,望着远处橘红色的天空。你真好看。克劳利转头看着亚兹说,接着看见一抹红晕爬上他的脸颊,也不知道是不是夕阳照的。他失笑,又往亚兹的肩上蹭了蹭,伸出一只手去搂对方的腰。对方则是不安分地扭动一下身体,但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只是转头瞪了克劳利一眼,仿佛在控诉眼前这个男人的罪行。


下一秒,像他们做过的无数次那样,亚兹拉斐尔被压在下面喘着气,同时又克制着自己不要因为太过放纵而叫出声,他可不想吸引好奇路人来围观……克劳利一边在心里感叹亚兹的模样过于诱人一边急不可耐地咬上人的下唇,然后开始下一步动作。


天知道他们做了多久。亚兹和克劳利双双精疲力尽地躺在沙滩上时,早看不到夕阳的影子了。深色的天空中挂了零零散散几颗星星,还有一轮缺了个口的月亮。克劳利开玩笑地指着头顶上的月亮说,这个是你,缺了一块。为什么?亚兹好奇地问。因为你需要我才能填满。克劳利坐了起来,一本正经地说着黄色段子。亚兹拉斐尔笑了笑,说到,确实,我的人生有你才圆满。亚兹的笑很温柔,温柔的像春天的风,带着暖意。克劳利又俯下身吻了他。


之后两人踉踉跄跄地站起来走回机车边,克劳利把亚兹扶上后座的同时还嘲笑两句。亚兹拉斐尔等他上了车后下巴搭在对方肩上,还带着点鼻音就开口道,以后不许嘲笑我。要命。克劳利闭上眼睛,又睁开眼睛,心想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可爱。克劳利歪头看了看肩上的亚兹,问到,要赔礼吗?得到了肯定回答。他从裤兜里摸了半天,摸出一张皱巴巴的1999年发行的二十镑纸币,递给亚兹拉斐尔问,我只有这点了,够不够?亚兹拉斐尔用双手抚平皱成一团的伊丽莎白二世头像,嗯了一声,然后又说,不太够,我明天想吃可丽饼。克劳利笑着说好,然后发动了机车。


一路上克劳利再次大喊大叫,大声说着,亚兹——拉斐尔——你——就是——天使——!亚兹拉斐尔也大声回答说,谢——谢——你——!


他们回到了租的房子,蹑手蹑脚地上楼,害怕惊扰了楼下坏脾气的房东的好梦。回到房间,两个人相视一笑,又在床上滚到了一起,甚至没有把亚兹拉斐尔的诗稿拿下去。克劳利一遍又一遍含糊地喊着“my angel”,一遍又一遍吻着亚兹的眼睛。清澈的湖水升起了水雾,漾起涟漪,里面只映着一个克劳利的影子。最后他们相拥,然后又在梦里约会。


克劳利梦见了《致天使》,梦见它好好地夹在他的日记本里,他还弹给了亚兹听。


亚兹拉斐尔梦见了一首诗,他小声念给克劳利听,诗是这样的:


月亮在空中摇晃,晚风吹起海浪。

你手执玫瑰迎面走来,

看起来热烈又美好——

月光总是惊人的浪漫。

我问你,可否来我梦里一坐?

你笑而不语,

折一朵红玫瑰至于我掌心。

AV  Chris
  是过年的贺图啊(拖到现在才...

  是过年的贺图啊(拖到现在才发)

  是过年的贺图啊(拖到现在才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