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h同好

85.6万浏览    31253参与
海芋

大概

  美丽卡放下向日葵,面无表情地注视了前面的黑色墓碑一会儿,嘴角勾出一丝嘲讽的笑。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可能是纯粹为了虐待自己吧。

  自己的对手死了,他明明应该很高兴才对啊,为什么心中还有一丝小小的失落?

  他站在迷雾中,看着对面的自己,模糊不清。

  没有再多看一眼,扭过头,大步走出了白桦林。

  巨大的压力朝他袭来,是黑暗,是雾。在雾里,他看不见一切,看不见自己。

  “该做个了结了。”

  镜子在他面前摔成碎片,碎片中,那个模糊不清的身影也渐渐清晰,镜子在流血…

……

  美丽卡飞快地穿梭在森林中,看不清,他的影子。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美丽卡放下向日葵,面无表情地注视了前面的黑色墓碑一会儿,嘴角勾出一丝嘲讽的笑。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可能是纯粹为了虐待自己吧。

  自己的对手死了,他明明应该很高兴才对啊,为什么心中还有一丝小小的失落?

  他站在迷雾中,看着对面的自己,模糊不清。

  没有再多看一眼,扭过头,大步走出了白桦林。

  巨大的压力朝他袭来,是黑暗,是雾。在雾里,他看不见一切,看不见自己。

  “该做个了结了。”

  镜子在他面前摔成碎片,碎片中,那个模糊不清的身影也渐渐清晰,镜子在流血…

……

  美丽卡飞快地穿梭在森林中,看不清,他的影子。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世界的灯塔,就要灭了么?

  可笑。“不!我是美丽卡啊!我才是这个世界的老大!这一切都应该由我说了算!”

  他突然愣在原地,若有所思地站了一会儿。向前更快的奔去。

……

  “美丽卡!你疯了!”

  “阿美丽卡!快下来!很危险的!”

  美丽卡坐在桥的边缘,玫瑰与荆棘攀在扶手上,向着中心蔓延,逐渐涌向美丽卡。他坐在桥的中心。十几米多高的桥,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手忙脚乱他们。

  那一刻,他,那个人的影子好像在他身上出现了。

  过去的自己。

  玫瑰轻轻的盘在自己身上,娇艳欲滴。

  他突然开始笑起来,开始自言自语:“为什么?我不是美丽卡!世界的灯塔?!那就是个笑话!他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世界上也没有美丽卡!”

  众人一动也不敢动,怕他会做出什么过激举动。

  “那我是谁?!”美丽卡开始晃起身子。

  你是谁?你是曾经那个追求自由的男孩?是世界的霸主?还是引领一切的灯塔?

  我什么都不是。

  “I'm nothing.”

  他突然从口袋里面掏出一把枪,对着自己的心脏——这颗还在跳动的生命。

  “Then goodbye, my friends, the beacon of the world, no longer exists.”

  他开了枪,子弹穿透身体,鲜红的血液随之涌出,在空中形成了一道优美的弧度。

  他笑着闭上了眼睛,张开双臂,向后倒去,坠入深渊的怀抱。

  折断了翅膀的恶魔,掉入了更深的罪恶。

  他重重地摔在地上,玫瑰花瓣四处飞扬。

……

  美丽卡睁开眼睛。

  看见了一片混乱的世界,这一次,他把枪口对向世界。

  “Hey,guys.”

  “I'm back.”

  

  

泡芙卡卡

当五常群打开匿名模式

含英法  


无实证,纯欢乐向


内容标签:#为什么所有国都会语c#

          #五常放飞自我后到底有多可怕#

          #四常最有默契的瞬间没有之一#

          #让USA得高血压的正确方式#


美:整活还得看我世界灯塔

四常:......

含英法  


无实证,纯欢乐向


内容标签:#为什么所有国都会语c#

          #五常放飞自我后到底有多可怕#

          #四常最有默契的瞬间没有之一#

          #让USA得高血压的正确方式#


美:整活还得看我世界灯塔

四常:这把高端局



——————————





台上印度正在慷慨陈词,表达自己渴望入常的深切愿望。台下,身为五常之一的世界灯塔美利坚先生感到非比寻常的无聊,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五常工作群(仅限工作)】


法兰西第八共和国:这次轮到谁拒绝申请?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谁提问轮到谁


法兰西第八共和国:?你没事吧??


法兰西第八共和国:多说一句显得你长嘴了是吗?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我长没长嘴你清楚得很


法兰西第八共和国:你的母亲……


法兰西第八共和国:工作群,私聊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来啊


美利坚抬头看去,两国明明就挨着坐在一起,一个气定神闲地喝茶,一个双手抱着手机手速飞快,线上吵得不亦乐乎。


都吵了几百年了,还没吵够。美利坚摇摇头,顺着群聊记录往上面翻了一阵,全都是工作上的内容,严肃又正经,简直令人索然无味。


他转头看了看,其他国家都不敢在会议上看手机,默认拥有看手机特权的就是他们五常了,但这个群带着个“仅限工作”的帽子也没人提供陪聊服务,而要他就这么枯坐到印度冗长的演讲结束……恕他直言,这可不是崇尚自由的世界灯塔的作风。


他又划到群管理界面左右看了一圈,一个标着“打开匿名模式”的图标引起了他的注意。


有点意思……


开了匿名模式之后他可以干点什么呢,一百个点子马上浮上心头。


不过相比之下他更好奇另外四位对此会作何反应,英法暂且不论,俄罗斯一向少言寡语搞事可是方便得很,至于瓷,那位更是古板得不能再古板了,美利坚看他命里就是缺点自由。


美利坚合众国:各位


美利坚合众国:或许我们可以尝试一下匿名模式


俄罗斯联邦:工作群


俄罗斯联邦:少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美利坚合众国:毛子,国啊,要学会变通


美利坚合众国:不断改变才是历史的潮流,创新懂不懂?


他并没有要商量的意思,提前通知一下他们,显示一下自己的民主。


【匿名模式已开启】


他切回聊天框,背景变成了显示匿名模式的灰色,屏幕上出现一个弹窗:当前您的ID是“波士顿”,请问是否更改?


波士顿倾茶闹得那么沸沸扬扬的,这个ID挂出去谁不知道他是美利坚,那匿名模式还有什么意思?他手动给自己改了名字:大西洋茶缸


这下谁能看出来,真不愧是他世界灯塔。


他再次切回聊天框,看到屏幕上第一条消息之后直接愣住了。


世界灯塔:不愧是我开的匿名模式,很懂我,这名字起的


美利坚本国:???


他摘下墨镜再看一遍,不是吧,这谁啊?


难道不是他开的匿名模式?


太离谱了吧?


十三洲:@世界灯塔,谁啊,模仿仿到正主脸上来了,你是不是忘了本灯塔在群里面?


自由女神像:不敢苟同两位,尤其是@十三洲,正主正看着你呢


美利坚:???WTF,怎么又冒出来两个?


灯塔驾到统统闪开:劝几位都收敛一点,小心明天就制裁你们


美利坚上下数了一遍,一,二,三,四。


得,名字一个起得比一个花枝招展,合着群里面除了他这个正主所有人都在演“美利坚”是吧?


十三州:@灯塔驾到统统闪开,可以看得出来你模仿得很到位,从ID到口头禅“制裁”都很具备本灯塔的气质,要不是我是正主我就要信了


他口头禅什么时候变成“制裁”了?


自由女神像:只有我是真的,因为我知道我明天根本就没时间制裁国,忙着去和西亚某国就石油问题和平交流


十三洲:@自由女神像,能把抢石油说得如此委婉,看得出来是认真做了功课的,提出表扬


灯塔驾到统统闪开:抢石油……抢!……世界灯塔的事,能叫抢吗?


自由女神像:本灯塔需要你这个冒牌货表扬?


十三洲:不服私聊,十分钟到你家门口

自由女神像:你这个把红茶喝进脑子里的英……行,私聊


美利坚看不下去了。


大西洋茶缸:各位,适可而止


大西洋茶缸:本灯塔从来不会自称“本灯塔”!


世界灯塔:你要不听听你自己在说什么?


灯塔驾到统统闪开:这个才是最假的吧,从ID到语气都这么朴实无华,怎么可能是正主?


灯塔驾到统统闪开:世界灯塔会隐藏自己那“尊贵”的身份?


【“灯塔驾到统统闪开”撤回了一条消息。】


灯塔驾到统统闪开:世界灯塔会隐藏自己尊贵的身份?


美利坚一时语塞。


世界灯塔:河南拔智齿


十三洲:河南拔智齿


自由女神像:河南拔智齿


整整齐齐的一溜。


美利坚看笑了,他抬头看了看围坐在桌前的四位,瓷平静地看着手机,俄罗斯单手在屏幕上戳着,英吉利和法兰西靠得很近,英吉利给法兰西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屏幕,法兰西笑得肩膀都开始抖了,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这还是在开会,咳了一声正色起来,端端正正地坐好。

看上去一个比一个正经,一个比一个具有大国风范。


用瓷家兔子的话来说,大国疯范。


这群人真的很会说话,是憋久了被他一下解除封印了吗?


他甚至开始怀疑这群人是不是从一开始就串通好了要搞事了。


美利坚咬着后槽牙想,别说,这匿名模式可真·有·意·思。


大西洋茶缸:6


大西洋茶缸:担心各位的精神状态


灯塔驾到统统闪开:不需要


大西洋茶缸:这样吧,我看各位都这么僵持不下的,不如来提问,看看谁才是真正的世界灯塔,伟大的美利坚先生?


十三洲:行啊


十三洲:提问,世界灯塔优雅迷人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睥睨众生的父亲是?


自由女神像:小不列颠及快要独立的北爱尔兰不怎么联合王国


自由女神像:手动狗头.jpg


十三洲:食不食油饼?


大西洋茶缸:虽然但是,这次我站法兰西()


自由女神像:你还是有点脑子的


世界灯塔:但不多


十三洲:@大西洋茶缸 你这个不孝子——


【“自由女神像”撤回了一条消息】


【“十三洲”撤回了一条消息】


大西洋茶缸:你俩别装了吧,我看着都累


十三洲:你在狗叫什么——


自由女神像:你在狗叫什么——


灯塔驾到通通闪开:你在狗叫什么——


世界灯塔:你在狗叫什么——


大西洋茶缸:6


大西洋茶缸:你们是真的很喜欢点加号


大西洋茶缸:而且怎么还有人(国)抢答呢?


世界灯塔:你能证明你是美利坚吗?


世界灯塔:你不能


大西洋茶缸:瓷家的设问给你玩明白了


世界灯塔:过奖


世界灯塔:再来,请问如果在野外遇险的话,怎样迅速自救?


大西洋茶缸:?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世界灯塔:这都不知道,你还算什么世界灯塔?


大西洋茶缸:行吧……或许,找到米老鼠?


世界灯塔:答到了一半


灯塔驾到通通闪开:更快,更好的方式,挖出石油


大西洋茶缸:……


灯塔驾到通通闪开:因为有石油的地方,容易滋生霉菌


大西洋茶缸:……


大西洋茶缸:6


大西洋茶缸:谐音梗,我要制裁你


十三洲:这都答不上?


自由女神像:这都答不上?


世界灯塔:这都答不上?


灯塔驾到通通闪开:这都答不上?


大西洋茶缸:不要!再!点加号!了!


灯塔驾到统统闪开:玩不起


十三洲:玩不起


自由女神像:玩不起


大西洋茶缸:Holly shit!


灯塔驾到通通闪开:还有问题吗?


世界灯塔:有


世界灯塔:请问美国的首都是?


自由女神像:伦敦


十三洲:法国佬你昨晚是不是——


旁边桌子传来“哐当”一声,美利坚抬头看去,法兰西踹翻了英吉利的凳子几乎是趴在他身上,骂骂咧咧地扒过他的手机。


全场都看着这两国,但他们丝毫不在乎这些异样的眼光,英吉利重新把凳子摆好,法兰西在英吉利的手机屏幕上戳了几下,英吉利也不管他,笑眯眯地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抬手撩开他垂在鬓边的鬈发,法兰西怒气冲冲地把手机拍到他脸上,英吉利熟练地抬手接住,法兰西的表情是“这个傻逼英国佬老子恨不得离他八丈远”,但脸上缓缓升起的的红晕出卖了他。


【“十三洲”撤回了一条消息】


大西洋茶缸:6


世界灯塔:6


灯塔驾到统统闪开:6


自由女神像:6你二舅


灯塔驾到通通闪开:这样吧


灯塔驾到通通闪开:最后一个问题,一局定胜负,怎么样


大西洋茶缸:Come on!


灯塔驾到统统闪开:好啊


灯塔驾到统统闪开:众所周知,美利坚合众国是一个自由,平等,民主的国家,同时十分在乎自己的信誉问题。


灯塔驾到统统闪开:那么,请问美利坚合众国,伟大的世界灯塔,打算什么时候还钱呢?


美利坚猛地抬头,瓷坐在他对面,温温婉婉地看过来,脸上带着亲和的笑,但他不知为何感到一阵后背发凉。


他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地关闭了匿名模式顺带删了群聊记录。


法兰西第八共和国:哟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是谁关的匿名模式?


俄罗斯联邦:还把聊天记录给删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想必只是不小心吧


中华人民共和国:你说呢@美利坚合众国


俄罗斯联邦:@美利坚合众国


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美利坚合众国


法兰西第八共和国:@美利坚合众国


美利坚把手机盖在桌子上,假装自己没看到。


五常群……果然还是不适合匿名模式。







END.


——————————


打算开ask,随便问。

钳海

把俄临/苏俄/苏联时期分割开的做法我是不认同的

很多人把俄临和苏(这里的苏并不单指苏俄也不单指苏联)分开,我并不赞同这一做法。

临时政府的成分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他与苏维埃的关系也比我们想象的复杂。首先,临时政府多为二月革命时的党派,例如社会革命党。二月革命布尔什维克也参加了(虽然影响不大),而苏维埃中的孟什维克还是其主要力量之一,其次,苏维埃在临时政府初期是支持态度的,后来才形成二权分立的场面。你们真的觉得临时政府的成员和苏维埃是完全对立的吗?

列宁曾经提出过“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过渡到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那么我个人的理解就是这两者可以看为一者,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中间的那段时间就是列宁导师所说的过渡。

因此我觉得将俄临和苏分开是有些......

很多人把俄临和苏(这里的苏并不单指苏俄也不单指苏联)分开,我并不赞同这一做法。

临时政府的成分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他与苏维埃的关系也比我们想象的复杂。首先,临时政府多为二月革命时的党派,例如社会革命党。二月革命布尔什维克也参加了(虽然影响不大),而苏维埃中的孟什维克还是其主要力量之一,其次,苏维埃在临时政府初期是支持态度的,后来才形成二权分立的场面。你们真的觉得临时政府的成员和苏维埃是完全对立的吗?

列宁曾经提出过“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过渡到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那么我个人的理解就是这两者可以看为一者,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中间的那段时间就是列宁导师所说的过渡。

因此我觉得将俄临和苏分开是有些问题的。(当然,意见不同好好讨论,我也没说我觉得的就是对的。)

然后再说苏俄和苏联吧——我觉得这个是最不应该被割开的。原因很简单:都是布尔什维克掌权,都是苏维埃政权。

你猜为什么苏俄领土比沙俄少了那么多?因为他为了退出一战割地了。而苏联所做的不过是用结盟的方式把领土重新合并回去,这期间政府还是那个政府,怎么就可以看待为不同的了呢?凭这一点应该足够质疑分开苏俄和苏联这一做法了吧?

(还是说很多人其实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单纯喜欢异体设定……?)

甄姬恋爱日记

【俄右】婚外恋 16

*abo,俄o

*美俄 德俄 瓷俄都有 结局一对一

*小三文学,双向救赎,带球跑


他想过无数次和他重逢的画面,可是怎么也想不到会是此时此刻,这种光景——在自己毁容的情况下。

腹中的孩子似乎有点感应,它难耐的踢了踢俄,俄忍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

他无助的摸了摸自己并不圆润的孕肚:宝贝,这个时候别闹好吗。不是和你爸爸打招呼的好时机好吗?


他低下头,把围巾裹得更严实了一点,他希望美利坚无视他,可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美利坚回头皱着眉喊了他一声,他的心跳骤然提到了嗓子眼。

*abo,俄o

*美俄 德俄 瓷俄都有 结局一对一

*小三文学,双向救赎,带球跑


他想过无数次和他重逢的画面,可是怎么也想不到会是此时此刻,这种光景——在自己毁容的情况下。

腹中的孩子似乎有点感应,它难耐的踢了踢俄,俄忍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

他无助的摸了摸自己并不圆润的孕肚:宝贝,这个时候别闹好吗。不是和你爸爸打招呼的好时机好吗?


他低下头,把围巾裹得更严实了一点,他希望美利坚无视他,可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美利坚回头皱着眉喊了他一声,他的心跳骤然提到了嗓子眼。

长洱
  俄瓷摸鱼,如果丑到你了轻点...

  俄瓷摸鱼,如果丑到你了轻点骂

  俄瓷摸鱼,如果丑到你了轻点骂

北冥有鱼

p1原图

p2滤镜

hhh终于够六个了

我把星星去了放了我吧😇️

p1原图

p2滤镜

hhh终于够六个了

我把星星去了放了我吧😇️

浅译

(all瓷)重返修仙世界(10)

  瓷闭眼感受这周围气息的波动。


“小巴,你何必这样”


  “你……”对面沉默一会又开口“谁允许你这么叫我的?……”


  几把飞镖直冲瓷的面门,瓷挥剑抵挡。呯嗙几声飞镖滑落在地。


  “我也没办法,我师尊他逼我来的”瓷边抵挡边说“如果没什事?还请你放我出去”


  瓷一直听不见对面的回话,干脆拿出符箓,念了几句咒语就射向一出。


  “果然,你也是他的灵魂体吗……”巴打散换阵,留下一句话就不见了。...


  瓷闭眼感受这周围气息的波动。



“小巴,你何必这样”



  “你……”对面沉默一会又开口“谁允许你这么叫我的?……”



  几把飞镖直冲瓷的面门,瓷挥剑抵挡。呯嗙几声飞镖滑落在地。



  “我也没办法,我师尊他逼我来的”瓷边抵挡边说“如果没什事?还请你放我出去”



  瓷一直听不见对面的回话,干脆拿出符箓,念了几句咒语就射向一出。


 

  “果然,你也是他的灵魂体吗……”巴打散换阵,留下一句话就不见了。



  “闲的”



  瓷抚摸着哪位师姐送的剑“可惜了”他话毕那剑原本完好的剑身,顿时化作碎片。风一吹,又化作灰飘散而去。



  清晨嫩的簇簇新,没有一条皱痕,当街一排排大树,垂着新沐的绿发,背光出的丛叶叠着层次不同的脆黑。



  瓷扶着窗户,欣赏这一切。



  “秘境”瓷听见了英短暂的传音,微微一怔,就应了下来。



  叮!发布新任务!


  任务:收巴为徒


  奖励:和钦琴  务虚戒


  时限:无


  惩罚:无



  “你确定这是认真的?”瓷感觉刚刚美好的心情全部消散了。



  如果要收巴为徒这是相当困难的,尤其是他现在,有了一点过节先不说,主要是他现在的身份啊。



  或许这个秘境是个契机,我还未薅多点英的羊毛,甚是可惜 。



  瓷在心里思考着对策,想到了什么,露出一抹坏笑。



  “换个方式……不就可以了吗?”



  五日后……秘境开启,瓷悄摸摸的躲到人群之后,但因为衣服特殊,很快就被英揪了出去…被撇了出去。



  “……”瓷不满,撇了几眼英,叹了口气,算了,马上就走了,不跟着人犟。


  

  秘境一切照常,不过快要结束之时,打晕了一个可怜蛋,换上他的衣服又变回原样。



  可惜现在还没有可以使自己改变样貌的法宝,这样暴露的可能就是大大提升了,且不能披黑袍,否则在这一堆蓝不拉叽的人群中冒出个黑不溜秋的人谁不会注意。



  “……给他点教训!”既然以前的小孩身份不能用了,那到不如玩玩他们几个,报复一下。



  瓷记上长发,束了一个高髻,等待着秘境出去的自动传送。



  “呼……”瓷看着嘈杂的人群,抿嘴一笑,提步直往英的方向走去。



  “……那家伙去哪……嗯?!”英喝着茶眼神不住的往四处游荡,他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手中的杯子啪的一下掉落在地。



  “哟~这不是师尊么~”瓷带着挑逗的语气凑进英身旁。



  “有没有想我啊~”瓷趁着英晃神之际往他耳边吹了一口气。



  “……阿…阿瓷”英慌忙抓住瓷的手,瓷并没有闪躲,反倒是往法他们那边漂,回头看见他们精彩的表情,不禁一笑。



  “是啊……各位想没想我”瓷想抽开英的手,按常理来说,英不会做些失礼的事情的,不料却被拉的生疼。



  “嗯?英……你”瓷话没说完就被英落在额头的一吻愣住。



  瓷慌忙的多开,连忙闪开去。



  “小先生为什么要走”英又拉住瓷的手,在手背上又落下一吻。



  玩脱了?这人怎么如此!bt啊!!!



  瓷赶紧顺走英的储物袋,想赶紧溜。



  一面火墙又是拦住他的去路。



  “乖徒儿……你怎么认了其他人作师傅”苏从阴影处走来,吹动着手里的火花,身后还跟着黑着脸的俄。



  瓷回首,看向也往这边走来的法与美,心中不妙更胜,往后又闪了闪。



  “喂……你们…不去找她了?离我远点…冷静冷静”



  众人本来这就被瓷刺激的不清,谁聊瓷又飘出几个字。



  “各位都是好兄弟,我想不至于…再让我私一次吧”



好……什么??




  好兄弟?……



  好人卡??



  “哦!甜心,你这样说可不对啊”美摸到瓷的身后抚摸着瓷的头发。



  “……去去去”瓷挥挥手,又顺走美的储物袋。



  “占我一个大男人的便宜,还好意思”瓷不留痕迹又离美远点。



  “我有急事,就先走了”说罢瓷的身影就不见了。



  “确凿了,不是吗”



  “机会会有的”



  “给他点资金吧”



  瓷溜后,就去了东面,按巴的气息是去了那的。他欣喜的打开二人的储物袋,看见可以闪花眼的金银珠宝,笑开了。



  等瓷梳理好了财富,披上黑袍,戴上口罩,又剪了头发这才启程出发。



  嘀嗒嘀嗒……



  下起了毛毛雨,那蒿草上弥漫着朦朦胧胧,像是已经来了大雾,或是像是要变天了。好像是要下了霜的早晨,混混沌沌的,在蒸腾的白烟。



  瓷巡了一处客栈,推看门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



炽热星河

  我流法法和瓷

  我流法法和瓷

乍渊

[图片]

大元,咕了三周(

我们又双叒叕网课了,无奈,开学二个半月四次网课。

一月之前不开稿了(你还有脸说,咕一个月的不也是你?)

大元,咕了三周(

我们又双叒叕网课了,无奈,开学二个半月四次网课。

一月之前不开稿了(你还有脸说,咕一个月的不也是你?)

拾年
  给个机会各位

  给个机会各位

  给个机会各位

瓷爹家的集训高三狗

有没有人看芬瓷啊或者别的

如题,最近想写点冷cp但是不知道写谁的,有人给提个建议吗?有我就在另一个号上面发,没有就算了

如题,最近想写点冷cp但是不知道写谁的,有人给提个建议吗?有我就在另一个号上面发,没有就算了

六阶堂穗玉

最大的敌人

参考外网波兰球短剧《德意志帝国》

改编,ooc警告,

德三和现德(父子向)微俄德

雷者勿入


全篇3500+


见下

[图片]


参考外网波兰球短剧《德意志帝国》

改编,ooc警告,

德三和现德(父子向)微俄德

雷者勿入



全篇3500+


见下


哎嘿嘿

花和你

似乎标题和正文没啥联系啊…

不管了gogogo!

——————————————

苏联家里有一幅画。

诺大的花田里,祂和德三坐在一起,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大地,两人微笑着,画的右下角用德文签了个大大的花体名字。

在俄罗斯的记忆里,这幅画在39年的时候就挂在那了,即使是后来德三撕毁条约时,苏联也没有把它摘下来。

俄罗斯也曾问过苏联为什么要留着这幅画,但苏联只是说“…没什么原因,摘它太麻烦了。”“…明白了,父亲。”

俄罗斯不明白苏联为什么会留下这幅画,祂不是恨透了德三吗?那么祂的画也不应该会被留下吧。

这幅画最后在1991年的时候还是被摘下来了,跟着苏联一起进了fm。

德三家里有几棵向......

似乎标题和正文没啥联系啊…

不管了gogogo!

——————————————

苏联家里有一幅画。

诺大的花田里,祂和德三坐在一起,明媚的阳光照耀着大地,两人微笑着,画的右下角用德文签了个大大的花体名字。

在俄罗斯的记忆里,这幅画在39年的时候就挂在那了,即使是后来德三撕毁条约时,苏联也没有把它摘下来。

俄罗斯也曾问过苏联为什么要留着这幅画,但苏联只是说“…没什么原因,摘它太麻烦了。”“…明白了,父亲。”

俄罗斯不明白苏联为什么会留下这幅画,祂不是恨透了德三吗?那么祂的画也不应该会被留下吧。

这幅画最后在1991年的时候还是被摘下来了,跟着苏联一起进了fm。

德三家里有几棵向日葵。

金黄色的向日葵和紫蓝色的矢车菊栽在一起,相互辉映,美丽至极。

在东德的记忆里,它们自自己出生时就在那了,就算后来德三和苏联开战,也一直栽在那里。

东德问过德三,为什么栽向日葵在那里,它们太突兀了。德三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让祂离开,“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东德!”“啊,好,父亲。”

后来德三s了,苏联带走了东德,但是,祂却没有动过德三的屋子,而且,祂还叫人去照顾着德三的花园,让矢车菊和向日葵继续生长在一起,漂亮极了。

东德不理解为什么苏联不摘了它们,或者任其荒废,不过祂不会再去问了,毕竟时过境迁,苏联也不是德三。

最后,随着苏联的解体,花园再没人会去,直到几年之后,几个孩子偷偷钻进了那个小花园,他们惊讶的看见,向日葵和矢车菊枯倒在了一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