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h法英

325浏览    7参与
竹紫笙

圣歌(法英)⑤

哈哈想不到吧!我今天双更!!!

菜鸡ooc的法英避雷注意一下


  法在种植着什么,一个小小的盆栽,老的掉牙的种子,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浇灌,然后在日落的时候把花盆搬到室外,这不合常理,种子也久久不愿意发芽,法对这件事孜孜不倦,村里最好的花匠也总是提醒着法,年轻的少年只是笑着回应他的好意。

  他就像是在玩耍的调皮少年,做着一件不可能成功的事情,但是法又让人找不出什么不对的,他只不过是个少年,又生的好看,纯洁的美少年总是会让人产生包容感,村里的人就把这个当做少年的突发奇想。

  终究还是一个小村庄。...


哈哈想不到吧!我今天双更!!!

菜鸡ooc的法英避雷注意一下



  法在种植着什么,一个小小的盆栽,老的掉牙的种子,在太阳升起的时候浇灌,然后在日落的时候把花盆搬到室外,这不合常理,种子也久久不愿意发芽,法对这件事孜孜不倦,村里最好的花匠也总是提醒着法,年轻的少年只是笑着回应他的好意。

  他就像是在玩耍的调皮少年,做着一件不可能成功的事情,但是法又让人找不出什么不对的,他只不过是个少年,又生的好看,纯洁的美少年总是会让人产生包容感,村里的人就把这个当做少年的突发奇想。

  终究还是一个小村庄。

  穿着白色斗篷的少年,戴着村庄里面的教士送的小圆帽,成人的帽子还是太宽大,包裹住法漂亮的金色头发,虽然看起来滑稽,但是也算是有了信徒的模样,压不住的金色碎发从帽子中漏出,就像从古老的油画中走出。

  沉稳而美好。

  英也顺利的加入了预备骑士团,主教很慷慨,除了牛皮包裹的厚重崭新《圣歌》之外,还有好几本大书。

  文字是一段史诗。

  英几乎随时都在看书,粗糙的麻布简单的套在一位充满了天赋的骑士身上,他的天赋就连教皇也为之赞叹,那把神秘的剑也是泛着温和的白光,他说是友人赠送。

  战斗起来,温润的绅士就像是爆发而来的暴风骤雨,隐忍却饱含着技巧。

  他是连教皇都称赞的“恒星”,不出一个月,英就很轻松的就从预备骑士爬到了审判骑士的位置,强大的魔法天赋和剑术甚至在审判骑士中也是顶尖的,他穿上了丝绸与礼服,审判骑士的银色盔甲烫着太阳与星星的花纹。

  红色的眸子总是让人怀疑的。

  他收到的挑战来自另一个骑士,质疑着年轻的绅士,高傲的向他发出挑战。

  他说,你的眸子让我想起黑暗的颜色。

  这是事实,英无法反驳,他那天看到的黑色羽翼的家伙和曾经自己几乎一样,只是有些不同,他并没有遮天蔽日的黑色羽翼,气息和自己的格外相像,但是教廷的人不会检测不出来一个带着恶魔血的人。

  英在教皇观战之前就用剑柄把对方暴揍了一顿。

  如果不是恶魔,那么自己会是什么东西。

  他思考着,忽然有了一种全身发冷的感觉。

  “精湛的剑技。”对方甘拜下风,顿了顿,“你紧张什么,你可是赢的人啊,英!”

  骑士拍拍英的肩膀,同伴在远方等他,他们可以脱下笨重的银色盔甲,再到哪个酒馆里面喝一杯,不至于醉,迷幻般的晕眩是骑士们乐此不彼的追求。

  英还是一个人。

  紧张。

  他开始想念一位白色的知更鸟。

  那个带着光跳进自己黑暗的一生,把光留下,自己悄悄离开的知更鸟。

  他听见了自己心脏中传来的冰块破碎的声音,恍惚间有什么东西消失,他在人类之中混迹,在骑士预备营里面没日没夜的研究着书籍,他看看自己的钱袋,几枚金色的钱币,足够开销,法说,他是流浪者。

  英把钱币装入口袋。

  没有脏兮兮的脸和手,也没有破旧而宽松的可笑的布袋衣服,法的身上带着花朵的芬芳,白色的衣服从未染上其他的颜色,流浪者就像是蜷缩在黑暗中抵舔自己伤口的虫豸,英出于本能的对这样的虫豸不屑一顾。

  轻蔑。

  英未尝拥有的东西在踏入真正人类的世界之后,就像是冰块融化一般,破碎出冰冷的声音,他还记得法的话,那个漂亮的少年,他本不是流浪者。

  教过自己剑术与魔法的少年的话,让他对自己新生的东西感到恐惧。

  于是他拥有的越多。

  一个恶性循环。

  英就这样以审判骑士的身份参加了第一次例常的巡逻。

  小村庄,据说出过好几任骑士团长的地方,狭小而富足的土地。

  法在教堂之中,他看着银色的审判骑士一位一位的到来,也看着他们最终离开,银色的盔甲反射出刺眼的光芒,更甚骑士的红眸,一团法趴在窗边,饶有兴致的看着呆头呆脑的英不安的坐在自己的马上,一匹小母马温顺的行走。

  那天晚上,月光下,法从花盆中挖出了一朵花。

  英收到了一份礼物,蒂芙尼蓝的盒子,里面带着一瓶浅色的药剂,他知道这个出自谁的手笔,他也认识这个包裹寄来的地方。

  他的心开始狂跳。

  他想骑上自己的马,狂奔到法面前,他想让法亲手摸摸自己的盔甲,他想亲口告诉法自己已经是审判骑士,他好像变得像一个人类。

  他在人类之中混迹,英已经变得和离开法之前不一样了。

  法知道英在哪里。

  他的星星在颤抖着,发出更加强烈的光芒。

  大约,是自己的礼物到了吧。

  真是的,法头疼的扶住自己的额头,在一片闪烁的星星中,他看见了死星和自己不灭的星星走在一起,交谈,然后他向自己飞来,他大致能猜到那颗几乎死亡的星星是谁,他早就该熄灭了,能混到教皇,还真是出乎法的意料。

  毕竟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法调好最后一份药剂,他应该等着一个呆头呆脑的骑士胡乱的冲进村庄,再把这个村庄翻天覆地的一阵找,最后发现路边不起眼的小药剂店里,自己用手支着脸颊看着他的闹剧,最好还能寒暄一下。

  于是,法应该挥挥手。

  “嗨,英。”

  英看见法慵懒的倚靠在窗台上,白净的手臂,还有夸张的小圆帽,一时间热情被猛烈的打碎,他怀着热情而来,现在又开始退缩,他的确想见法一面,不过他一看见少年那张脸,原本想好,甚至在马背上已经嘀嘀咕咕一路的问好都被丢的一干二净。

  “进来坐坐?”法为他打开了吱呀作响的木门。

  英木然的应下,呆呆的往里走,甚至还因为太高被磕了脑袋。

  “你想问什么?我的不告而别,还是那个礼物,或者是…我的谎言?”法自顾自的给英倒一杯茶,并不是上等品,大的夸张的茶叶甚至还带着梗,一看就是次级货色,茶具也是极其简陋,英看着面前糟糕的茶,眉毛微乎其微的一动,还是喝了。

  “不,没什么,谢谢你。”

  意料之外的答案,法的脸上绽放出一个笑容。

  “这就是你跑那么远特意要过来说的话啊,教皇那个家伙也愿意让你出来?”法从他头上揪出一片嫩叶,英闷闷的应了一声,拘谨的低头喝茶,法噗嗤一笑,“放松点,英,你的脑袋里是装满了教会的纸片片了吗?嘿,看我,我是法。”

  一个轻松的小玩笑总是可以缓解气氛。

  在这方面,法格外有天赋。


竹紫笙

圣歌(法英)④

在咕咕咕多日之后终于记起来我的老福特密码了。

祖传的ooc,祖传的菜鸡,cp法英,避雷注意。

嘿,怪押韵的。


  布料的感觉很好,就是容易掉,英只要稍稍用点自己过于常人的天赋,那件希腊长“裙”就会不堪重负的掉下来,法作为训练对象又基本上是和英在对打,结果很明显,英打不过法,被一个他眼中的小破孩子拿着剑柄揍,法还一次次的看着英就像暴露狂一样的不停的把沾湿下滑的布料往上捞。

  神明叹了口气,从墙上掰下几根弯曲钉子做固定,再用石头砸到合口,勉勉强强给英做出了一件能穿的衣服,再让英用剑划出个口子让头能钻出来,英就得到了一条更奇怪的小裙子,不过不...

在咕咕咕多日之后终于记起来我的老福特密码了。

祖传的ooc,祖传的菜鸡,cp法英,避雷注意。

嘿,怪押韵的。



  布料的感觉很好,就是容易掉,英只要稍稍用点自己过于常人的天赋,那件希腊长“裙”就会不堪重负的掉下来,法作为训练对象又基本上是和英在对打,结果很明显,英打不过法,被一个他眼中的小破孩子拿着剑柄揍,法还一次次的看着英就像暴露狂一样的不停的把沾湿下滑的布料往上捞。

  神明叹了口气,从墙上掰下几根弯曲钉子做固定,再用石头砸到合口,勉勉强强给英做出了一件能穿的衣服,再让英用剑划出个口子让头能钻出来,英就得到了一条更奇怪的小裙子,不过不会再滑落,这是一个好兆头。

  英还是和法对剑。

  英还是被法用剑柄暴揍。

  至少他和法都是鼻青脸肿的去吃晚饭的。

  法的药水在慢慢的生效,英可以看见自己的角和尾巴在慢慢的消失,每天都可以看见它们的缩短,自己在慢慢的变的像一个人,英开始相信自己真的能够变成一个人。

  法看起来心事重重。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每次看见法坐在钢铁城堡的某个破损的口子望向外面一望无际的黄沙的时候,那些白色的羽翼可以轻松的暴露他的位置,英猜想也许他是在看风景,但是又有一种想要问他到底在看什么或是想什么的冲动。

  法说自己没有感情,他说这是一个优点。

  他们默默相处了两个月,法和英已经把整个城堡都晃悠了个遍,推测着有没有密室,法的确精力过剩了,他会开着无关紧要的玩笑来缓和气氛,他对事物充满了好奇心,英就陪着一个年轻的少年胡闹,脸上带着寒冰,无论是装神弄鬼或是笑话,感觉不到任何东西的英显得格外笨拙。

  两个月,英被法照顾的很好,他富有经验,他太接近完美,有时候成熟的不像个少年,这些都是英后知后觉的——他只见法一个少年,目前来说。

  两个月的时间,法像一只知更鸟一般来,他也像一只知更鸟般飞走。

  英在苏醒之后看见了新的药瓶,新的早餐,甚至是一套完整的男装,但是知更鸟已经飞走,穿过钢铁的囚笼,那个天使般的少年留下了一点自己的羽毛,默默的离开这个压抑的囚笼,他说过药剂不够的问题,英只是用剑气斩断声音,擦下白色的羽毛。

  要是他没有控制住魔法的话,剑上附带的水流会切断少年的整条腿。

  法觉得已经足够,太让小怪物依赖自己可不是一个好剧本。

  他蹦蹦跳跳的踢着沙子,周围的毒虫蛇蝎纷纷退让,法用手架在眉弓之上做出一个小小的遮阳棚来眺望远方,指腹微微摩挲着自己的额头某一点,心情大好的继续留下一大串乱七八糟的脚印。

  风会为他掩藏每一个经过的痕迹。

  法在风中行走。

  最终还是会和英相遇,法蹦蹦跳跳的接近了一个小村庄,这里是有名的信仰主神的村庄,法借着自己的少年伪装,成功的混入教堂工作,审判骑士会一个月三次来这里巡逻,这里是好几任审判骑士团长出生的土地,也被称为“神选之地”。

  什么神选,法嘲讽的撇撇嘴,这玩意就不归他管。

  再说了,如果真的要说神选的话,应该是那座钢铁城堡矗立的地方吧。

  英换上了法给的男装,他带着《圣歌》和剑离开这座破败的废墟,与法完全相反的方向,银白色的头发依旧整齐的梳理到脑后,他选的方向带着法过去的视线,知更鸟眺望远方,那么也许那就是他期待的方向。

  他不是一个猜谜的好手。

  但是他是一个好赌徒。

  他遇到了教皇出巡,一个白胡子的老头,就像是歌唱的那样慈祥却又严肃,教徒虔诚的跪在路边,他的苍老的手中端着精致的陶瓷碗,他挥洒着,好像在挥洒他的仁慈,英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仿佛和黑暗融为一体,一簇金色的头发一闪而过,英往前走了一步,脚尖步入阳光,身体任在黑暗,那不是他的法,他的金发比这更闪亮,就像是阳光的颜色。

  那个孩子唱着圣歌,清脆的歌声掉落在地上。

  教皇慢慢悠悠的行走,他太老了。

  孩童的歌渐渐远去,英心底的歌声掩盖了孩童的音色。

  教皇太老了,挥洒的动作晃晃悠悠。

  在教堂准备好的花瓣洒落之前,黑色的翅膀盖过了天空。

  柔和的圣歌衔接了一个惊慌失措的尖叫,教皇还未反应过来,审判骑士把他团团围住,红色的角,还有尖锐的尾巴,英熟悉那个模样,他看着那团黑色的东西冲破了光,巨大的黑色羽翼划裂阳光,迟来的花瓣被黑色污染,英听见人们在呼号恶魔之前跳跃而出。

  是恶魔。

  英意识到这个黑色而丑陋的东西的名字。

  他斩断了对方的半边肩膀,连着巨大的翅膀,他与恶魔同时落地。

  审判骑士的银色盔甲从身边闪过,太阳的光照亮了那张苍老的脸,那张脸上还带着不知所措。

  面前的青年银发红眸,背对着阳光,天生的温润而略带忧郁的面孔,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审判骑士的银色盔甲在阳光下反光,他的身后宛如绽放了钢铁做成的花朵,唱着圣歌的金发少年跪坐在他的脚边,地面上黑色的花。

  “你…你是谁?”

  “英。”诚实而简短的回答,“我来是为了成为审判骑士的。”

  他宛如天神。

  教皇不会拒绝一个有能力斩断恶魔半边翅膀的人的简单邀请,看起来英并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有多么的引人注目,一个可以断绝恶魔再生能力的青年,还有一把威力十足的剑,他也许是神的礼物,只要他还存在着,光明就会永不落下。

  苍老的灵魂如此思考着,叫来了一位主教。

  另外半边,法还是一个毫不出众的少年,同时也是一个天才般的药剂师,他在村庄中如鱼得水,审判骑士还是一月三次的来转,法挂在小药剂铺的窗户上,兴致勃勃的看着银白色的骑士一位一位的到来,再井井有条的离开,一切都在秩序之下。

  他开始期待看见一双与众不同的红色眸子。

  为了娱乐。

  等待是有价值的娱乐。


竹紫笙

圣歌(法英)③

菜鸡并且ooc的写手

cp法英注意避雷


  “听着,如果你真的想报答我,那就成为审判骑士。”法在英享用完他的早餐之后才开口,很明显的是,英并不知道审判骑士是什么东西,疑惑的看着饶有兴致的法,他又无法拒绝一个眸子里闪闪发光的充满期待的少年,只能勉强的应下。

  “那我就要教你很多东西了。”法一下子来了兴致,咻的跳了起来,动作幅度略大,白净的小腿上是同样纤细白嫩的大腿,羽毛飞快的掩盖了淡粉色的膝盖,但是英的好视力让他看得一清二楚,他似乎…没穿内裤?

  得了吧,自己也没有,这是个奢侈品。

  可以理解...

菜鸡并且ooc的写手

cp法英注意避雷



  “听着,如果你真的想报答我,那就成为审判骑士。”法在英享用完他的早餐之后才开口,很明显的是,英并不知道审判骑士是什么东西,疑惑的看着饶有兴致的法,他又无法拒绝一个眸子里闪闪发光的充满期待的少年,只能勉强的应下。

  “那我就要教你很多东西了。”法一下子来了兴致,咻的跳了起来,动作幅度略大,白净的小腿上是同样纤细白嫩的大腿,羽毛飞快的掩盖了淡粉色的膝盖,但是英的好视力让他看得一清二楚,他似乎…没穿内裤?

  得了吧,自己也没有,这是个奢侈品。

  可以理解。

  “很多?”英看着法向自己招手,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从门里头探出一条腿,接着是另外一条腿,看起来没有什么凶神恶煞的东西会冲出来对英大吼大叫指指点点,他放心的探出了身子,最后是弧度优美的尾巴。

  “当然当然,你总不会以为靠些礼仪就能当上审判骑士的吧?”法从囚牢的墙上抽出一把剑,没有上锈,看得出来,伟大的神明动了点手脚,不算犯规,他把剑丢向比自己高了不少的怪物,后者笨手笨脚的接了过去,险些砸了自己的脚。

  法展颜一笑,握住了英的手,耐心的为他调整握剑的姿势,法还是少年,胳膊短腿短的,为了调整英的站姿,只能紧紧贴住对方的背部,再艰难的一点点调整,少年蓬松柔软的金色头发隔着破败的衣服软软的在英的后背轻柔的蹭蹭,羽毛带着还没蜕干净的奶味,淡淡的芬芳,英不懂流浪者是什么,他只知道自己身体紧绷,而心跳又跳的过快。

  英不喜欢这样,他的身体上一次感受到这种快速的心跳留给他并不好的回忆。

  法自称是流浪者,那就应该相信他。

  “腿打开,手抬高,你重心太高了。”法艰难的调整这一副宛如枯骨的身子,神明完全无法忍受英的抗拒,短短的咒语之后,一大团水劈头盖脸的从英的上方直下,法提早跳开而不受波及,一团冷水落下,英也稍稍清醒了点。

  “认真点,英,审判骑士必须会点什么。”

  法扶额叹气,就像是看见了一个顽劣的孩子,英拎着剑,刚好合适的重量。

  他凭着记忆,重复着法刚刚念出来的咒语。

  空气在变得潮湿,包括那把剑,上面泛着淡淡的水雾,英的衬衫本就已经破烂,加上水汽的冲刷,更是支离破碎,剑身上微微的雾气凝结成水,钢铁的堡垒中,知更鸟般的少年惊喜的看着一个富有魔法天赋的新物种焦头烂额的面对自己面前嗡嗡作响的剑,上衣已经完全破碎,其实裤子也没差,几乎要碎成一堆屑。

  “挥出去,骑士,把你的剑挥出去!”

  英如他所愿,剑气带着水流一起重重的砸在了钢铁城堡厚重的大门上,大门不堪重负的呻吟了一声,发出破碎的声音,生锈的大门在这一剑之下被打碎了不少的铆钉,现在已经不堪重负的倒在了地上。

  英站在神明面前,除了剑,他一无所有。

  法上下打量了一下英,他很瘦,这是不用说都可以看得出来的,如果被喂胖一点,说不定还会有好看的肌肉,流线状的肌肉,就像法拥有的一样,少年的身体还是单薄,但是并不代表他没有。

  只不过平坦的小腹着实有些伤人了。

  英的记忆里,知更鸟般的少年,在破碎的门边赤着脚,远处的沙漠和天空接壤,阳光透过带着苔藓的城堡大门而入,照亮了知更鸟的半边脸,英在心底背诵着圣歌,自出生以来见过的第一缕阳光,现在满满的倾泻在自己的面前,照亮了这个永远暗无天日的城堡。

  他踏上湿软的土地,剑气带来的水让脚下松软湿滑,自从那个少年的到来之后,他的生活就像是被神眷顾了一般,少年好笑的跳到英的身边,他的脸上还是没有表情,但是眼睛却不愿移开,少年踢了一脚英的小腿。

  “看什么看,这可是你自己干的,别感谢那个破老头。”法意识到这好像也是在说自己,吐了吐舌头,趁着英还在当机的功夫,找了个拐角,恶趣味的摸出一大块酒红色的长布料,他想不出英会拒绝的理由,所以理所当然的满足自己的恶趣味用。

  “嘿,英,这里只有这块布料了,你得穿点什么。”法蹦蹦跳跳的过来,啪的一下拍在了英的细腰上,英被吓得一激灵,差点挥剑。

  很明显,英并不知道这样的布料可以怎么用。

  法纵容的叹了一口气,意料之中,那不是更好,他甚至不敢想象如果英在自己掉马了之后,回忆起当初那个毫无羞耻心,大方的把自己的身体全部展现在自己心爱的神明面前,甚至还要自己亲手给他穿个衣服的自己,会不会羞愧到自裁。

  很有可能。

  “好吧好吧,这是破例。”法故意摆出一副为难的模样,手上的动作却又不给英反悔的余地,三下五除二的把布料叠成恰好的长度,再缠绕到英的身上,一套希腊风的衣服,还露了半边结实的胸肌,下面,下面不是法能够解决的,英心知肚明,能拿到这块布都应该算是谢天谢地了。

  于是英变相的穿了一条裙子,还是暴露度相当高的裙子,完全真空。

  他没有羞耻的情感。

  但是以后,他就会有了。

  法冲着英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灿烂微笑。

  英不知道他在笑什么,这是他无法理解的领域,但是少年看起来很无害,而自己的心跳也很快,这是正常的吗?或者,这是异于死亡的另一种状态?

  但是毫无疑问,法在英的心中地位已经慢慢的偏离了正常的轨道。

  对此,英毫不知情。


竹紫笙

圣歌(法英)②

菜鸡ooc选手更新一下表示自己还活着

cp法英,避雷慎重


  外面——除了钢铁囚笼的那一小圈可怜的土壤之外,黄沙将这片孤岛构建成失落的无人区,无趣的沙漠,空气也毫无水分,生命只能生存在神的怜悯之下,只有青苔和蜗牛,还有钢铁城堡中囚禁着的小怪物。

  法在沙土中行走,踢踏着沙土,他的脚下是无穷的沙漠,没有生命接触自己的神明,人类的感官迟钝,在神的造物敏感的向神表达自己的敬意的时候人类还在靠自己的眼睛做愚蠢的判断。

  什么都没有,没有生命,看腻的阳光,无穷无尽的生命等待着自己。

  还真是让人腻味。...

菜鸡ooc选手更新一下表示自己还活着

cp法英,避雷慎重



  外面——除了钢铁囚笼的那一小圈可怜的土壤之外,黄沙将这片孤岛构建成失落的无人区,无趣的沙漠,空气也毫无水分,生命只能生存在神的怜悯之下,只有青苔和蜗牛,还有钢铁城堡中囚禁着的小怪物。

  法在沙土中行走,踢踏着沙土,他的脚下是无穷的沙漠,没有生命接触自己的神明,人类的感官迟钝,在神的造物敏感的向神表达自己的敬意的时候人类还在靠自己的眼睛做愚蠢的判断。

  什么都没有,没有生命,看腻的阳光,无穷无尽的生命等待着自己。

  还真是让人腻味。

  法无聊的顺着钢铁囚笼转了整整一圈,毫无趣味与发现,他创造的土地什么都没有带给他,只不过他依旧无比宽容的对待自己的造物,无趣还是无趣,他开始怀念起自己的小怪物了,那个分不清种族的物种的家伙反而给了神明一种新奇的感觉。

  漫长的生命里难得有了一段快乐的时间,法都不知道自己还会有这种创造的快乐。

  那自己活的还真是…值得纪念?

  法晃悠的时间也足够久了,至少他手上的怀表已经足足转了五圈了,太阳已经开始落下,法决定去看看自己“很久”没见的小怪物,他想了想,手中呈现出葡萄与葡萄酒,再是熟悉的黑麦面包,他不想在一开始就给自己的小怪物最好的,这将毫无乐趣。

  轻微的脚步声,法在到达牢底之前就可以听见锁链的响声,从深处往外传,他看见银色的短发在灯光下微微泛着金属色,法端着陶土做的盘子踏入地牢,英一度觉得他不会再回来,曾经的人在离开之后就不再出现,无论是囚笼之内还是在囚笼之外,他们不再回来。

  英习惯了离别。

  法的出现是他意外的,离开,再回来,足够与众不同。

  “我出去转了一圈。”法自顾自的说着,把食物推进囚笼,毫不意外的看见了干干净净的盘子,将原本的盘子替换出来,英帮了他一把,也就触碰到了神明的手,英就像触电一样快速收回,法轻笑一下,不做评价。

  “出去,外面吗?”英喝了水,声音明显柔和了不少,就像是优美的低音提琴或者是什么弦乐,发出低沉而柔和的音色,法点了点头。

  “外面…怎么样?”

  外面?法回想起漫天的温暖黄色,太阳的颜色。

  “是沙漠,很无聊。”法如实回答。

  “至少天空没有栅栏的阴影,对吗?”

  “...是。”

  “那就足够了。”

  黄昏已经落幕,星夜即将到来,他的星星在沙漠中发光,孤独的启明星。

  “为什么不和我离开?你可以去教会,也可以加入教会,你要侍奉你的神,那就侍奉去吧。”然后你会看见你信仰的假神是多么虚伪,法的嘴角微微勾起,如果能够看见那颗漂亮的星星当着自己的面碎裂,那也是足够纪念的事情了。

  法从来不代表正义,就让正义成为约束人类的东西吧,法追逐着自己的快乐,摧毁所谓的不灭的星星,为了自己的愉悦,法愿意看这昙花一现。

  “...我不可以。”英也明白,无论是自己的角,还是自己的背后的恶魔尾巴,教会不会容纳一个这样的自己,神也不会。

  “我可以帮你。”

  法有个有趣的想法,他勇于尝试,反正神明不死,随他怎么浪。

  “真的?”英的眸子头一次出现了光芒。

  “当然,我是个流浪者。”法的少年脸孔真的太有欺骗性了,纯洁的银灰色眸子,金色的发丝柔软的顺着他的面庞,就像是幼鸟,导致英对他生不出什么怀疑。

  所以英点点头,心中升不出什么喜悦他的生活从未有过什么波动,他也从来没有感受到什么情感的存在,但是少年的脸上从未消失过微微的笑意中,他看见了自己丑陋的倒影,他就是所谓的怪物,在黑暗中苟延残喘,只要有一点点的光就会毫不犹豫的去追逐。

  曾经是神,然后是面前的少年。

  “可是你要清楚,得到与失去是同步的,你要做出选择。”法提醒英,这也是他的恶趣味之一,法跪坐在地上,少年的小腿实在是漂亮,英克制的别开目光,尽管是个流浪者,但是这不影响法的精致。

  英无法理解法的话,这好像是一笔没有什么损失的买卖,英已经没有东西可以失去。

  法打开了牢笼的门。

  “嘿,英,我想摸摸你的角,可以吗?”

  礼貌而大胆的请求,英做不到拒绝,法还是少年的模样,英行了一个单膝跪地礼,也许用处不对,但是这是满足一个少年小愿望的最好方法,少年的手从羽翼一般的白衣之下伸出,抚摸暗红色的恶魔角。

  是恶魔的角,只是他完全没有恶魔的气息,法清楚那个气息,只不过是外表相似。

  法的动作轻柔,因为角真的很敏感,他摸了几下也就停手了。

  神明不会知道自己的任性会带给英什么,他是第一个抚摸英的角的人,他也是唯一一个可以抚摸恶魔的角的存在,少年白色的羽翼深深的映入英的红色眸子中,英想要揽住对方的腰肢,仿佛只要他再动一下,这位天使一样的少年就会真的飞离。

  神明已经赐予了他的礼物。

  第二天的清晨,陶制的盘子之中除了清泉,黑面包和一点少的可怜的浆果之外,多出了一瓶闪亮的药剂。

  “这个是…”英拿着小瓶子晃了晃,里面的液体发出了清亮的响声。

  “药剂而已,效果嘛…只不过是藏住你的角和尾巴而已。”法眨眨眼睛,一副无辜的模样,“不过效果不强,你得多次服用,等你需要的时候我会给你的。”

  合适的理由,英点了点头。

  “英,你会笑吗?”法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英的与众不同。

  英发出了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音节。

  然后僵硬的对着少年扯出了一个上扬的嘴角。

  “...你还是别笑了。”怪吓神的。

  好吧,法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不灭的星星是个小怪物了,还是个无感情的独特小怪物,怪有趣的,就好像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生物,他没有创造过的东西每一次的了解都带给法更加新奇的感受,就像是一个重重包裹的礼物,每一次打开都可以给法一点惊喜。

  法看着面无表情的英,也许他可以胜任一位审判骑士,毫无感情的审判骑士,教廷最忠诚的存在,倒是适合这个又古板又固执的怪物的。


竹紫笙

圣歌(法英)①

cp法英,随机更新,ooc与菜鸡写手

是白切黑主神法x无感情怪物信徒英


  金色与毫无沾染的白,已经厌烦了只有一个人的生活,法懒懒的躺在云层之上,他是当世所崇拜的神,高雅,完美,还有毛茸茸的翅膀。

  他是位拥有足够感情的神,他拥有足够多的信仰,就像在地上的星星一样闪烁着,断断续续的传递着信仰的力量,已经厌烦了看每一颗星辰,重复的生活和时间都毫无意义,法从云层上一跃而下。

  他必须找些什么去做。

  金发的少年一身白色的长袍,底端散发开的羽毛形的花边让他宛如一只幼鸟般纯洁,脚踏上了松软的土地,潮...

cp法英,随机更新,ooc与菜鸡写手

是白切黑主神法x无感情怪物信徒英



  金色与毫无沾染的白,已经厌烦了只有一个人的生活,法懒懒的躺在云层之上,他是当世所崇拜的神,高雅,完美,还有毛茸茸的翅膀。

  他是位拥有足够感情的神,他拥有足够多的信仰,就像在地上的星星一样闪烁着,断断续续的传递着信仰的力量,已经厌烦了看每一颗星辰,重复的生活和时间都毫无意义,法从云层上一跃而下。

  他必须找些什么去做。

  金发的少年一身白色的长袍,底端散发开的羽毛形的花边让他宛如一只幼鸟般纯洁,脚踏上了松软的土地,潮湿的青苔,不起眼的蜗牛,面前的钢铁城堡,它在这里已经待得太久,就像是被人遗忘,包括神明。

  腐朽的门已经没办法打开,法并不会被这种无趣的东西拦住,他的星星在钢铁做的牢笼之中,在这座囚笼的最深处,法就像是终于舍得打开自己的宝箱的少年,顺着信仰的气味一路往下走,黑暗的黑暗中,神明点燃了火把,在最角落里,有他的神奇的信徒。

  人的信仰总是会为零碎的事情打断,就像是星星闪烁,就算是教皇也不例外——那老家伙的星星很少会亮,法撇撇嘴,让教皇大人的脸滚出自己的脑子,他的星空中闪烁的星星太多,直到某一天,一颗星星孤独的站在了那片广阔的土地上。

  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毫无人烟,就像是大海中的岛屿,那里升起了一颗明亮的星。

  它不会闪烁。

  在沙漠中的一小片神奇的土地上建造的钢铁城堡,就像是沙漠的孤岛,法闲着没事的杰作,用来建造监狱可就太让他伤心了,但是那里确确实实亮起了一颗星星。

  从未被打断,他在角落里找到了那个怪物,很明显,这不是他的造物,两脚兽的模样,山羊的角,魅魔的尾巴,说不上来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恶魔,但是法可以确定那些穷凶极恶的家伙应该在地狱里享受每一天。

  难怪在这种鬼地方待了这么久都没事。

  法把墙上的火把一一点燃,在黑暗中他的启明星冷漠的注视着陌生的少年的到来,闭着眼睛适应昏暗的亮光,完全是石雕一样的状态,法要想撒个谎,就得做出样子。

  他把火把插在墙上,转身出门,凭空造一盘黑面包和一小罐水轻而易举,金发少年再回来的时候,一罐水和一碟面包从微微抬起的门缝中塞了进来。

  腕子白的像他看到过的最好的书页,在橙色的灯光下泛着皮肤的光泽,因为是坐在地上传递食物的,羽翼般的衣服下面是少年纤细的小腿,他低垂眸子,金色的睫毛在灯光下是温暖的颜色。

  他就像是神明身边的天使,在黑暗中的怪物睁着红色的眸子,就算是被囚禁于此依旧体面,礼仪与着装是早已过时的时尚,让人怀念,神明评价。

  “我只是一个流浪者。”法抢在对方的信仰再次加强前打断了对方的思路,那样绝对会很无趣,“叫我法。”

  “...英。”

  声音嘶哑的可怕,就像是野兽的低吼,他局促的蜷缩在黑暗中,已经太久没有说话,几乎丧失了语言的能力,他本以为将会在这个局促的地方死去,但是法突如其来的闯进了这座钢铁囚牢,点亮了灯。

  他的灵魂为此赞美神明。

  “你一定渴了,这些是给你的。”法抬起头看着黑暗中的人,预料之中的骨节噼啪响声和锁链声,红色的山羊角早于他的面孔出现,法打量着眼前的先生,看起来就足够让人知道他有多么一本正经的面孔,还有梳理的整整齐齐的银色短发,他看起来比法足足高一个半头,举止却是上等贵族的姿态。

  面前的少年还尚且幼稚,看到英就像是看见了一只大型的毛绒玩具,英不理解他的反应,自从在这里出生之后,独自的生活,无穷无尽的囚禁,漫长的岁月,唯一的书。

  只不过有什么慢慢的从自己的体内渗出,没有人教导的事情,那就无师自通。

  一个奇迹,不是吗,法饶有兴致的看着英吞咽着黑面包,不紧不慢。

  “英,你想离开吗?我可以和你一起离开。”

  “不,我是被诅咒的。”英诚实的回答了金发少年的问题,“我出不去。”

  法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彻彻底底的观察了以后才发现一个气息微弱的法阵,就在这座城堡之下,它曾经足够强大,但是它已经太老,老到微弱的几乎察觉不出,法吐了吐舌头,还真是古板的性格,如果他乐意展现一下他的力量,也许自己就可以判断出他到底是个什么了,好奇心驱使着神明留下来。

  这是一个巨大的鸟笼,那么自己的星星就是鸟笼中的金丝雀,法看着面前的星星,无法想象他停止闪烁的样子,但是一定会足够有趣,因为未知,所以期待。

  他的腰间别着一本书,破旧不堪,那是一本《圣歌》,用一些花里胡哨的语言把自己虚构成一个白胡子严肃老头的书本,就因为教皇是这样,所以神明也要长成这样?法在心底不屑的冷哼一声。

  “你崇尚主神?”

  明知故问。

  “是。”

  简单明确。

  那么恭喜你,你崇拜的偶像现在明晃晃的站在你的面前,刚刚还给你投食并且邀请你一起旅行,只不过你相信那个所谓的主神是个该死的白胡子老头。

  “哦,我不信那个白胡子老头,他就是谎言。”

  英听得出厌恶的口吻,但是他不对此做出任何评价,只是把吃了一半的面包放下,默默的退回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安静的不像个正常人。

  “...呆子。”

  “浪费食物可是会被神罚的。”嘀嘀咕咕的还是摆出了身份来压他,法倒是觉得这人古板的很,但是在一些特殊的地方又可爱的不行,就像是打破规则的快感,法从来不是个正义的神,他有什么义务一定要成为一个“正义”的神?法和英说了一声出去转转,离开了黑暗。

  自他到来,光将不灭。


洙清zq

“去那边看看吧”
p2原图,第一张加了点颗粒
cp看tag

“去那边看看吧”
p2原图,第一张加了点颗粒
cp看tag

茶色

我不会画画 我画画好难看

〖委屈〗

我不会画画 我画画好难看

〖委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