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h美

15803浏览    1493参与
草意

很潦草也很随意

很潦草也很随意

Fruit tea
我又来爬了 谢美利卡的手(?...

我又来爬了

谢美利卡的手(?

算美瓷吧我不知道

我又来爬了

谢美利卡的手(?

算美瓷吧我不知道

里希特

【美瓷】不眠夜

*给@余岁 老师的文

*美瓷only

*贝斯手美x现代爱情诗人瓷

*有单独番外!!建议关注

*阅读愉快

————————————————


谢谢惠顾,先生”前台将包装好的咖啡替给东方人,瓷接过道谢。

“先生您慢走”

瓷推开店门,离开充满暖气的店铺,向外走一步,寒风像是锋利的刀片,一点点的侵蚀东方人体内不多的温热,透进骨子里,渗进心肺里,冷的结冰。


瓷打了个冷颤,他拢紧身上的大衣,雪花落在他乌黑的头发和冻红的鼻间上,灰色的巨大围巾围住了东方人的颈椎,衬得他早就冻红脸颊更加清秀漂亮。远远望去像一颗苍劲的青松。


咖啡还有热气,瓷一边在风雪走着,抿了口温热的咖啡...

*给@余岁 老师的文

*美瓷only

*贝斯手美x现代爱情诗人瓷

*有单独番外!!建议关注

*阅读愉快

————————————————


谢谢惠顾,先生”前台将包装好的咖啡替给东方人,瓷接过道谢。

“先生您慢走”

瓷推开店门,离开充满暖气的店铺,向外走一步,寒风像是锋利的刀片,一点点的侵蚀东方人体内不多的温热,透进骨子里,渗进心肺里,冷的结冰。


瓷打了个冷颤,他拢紧身上的大衣,雪花落在他乌黑的头发和冻红的鼻间上,灰色的巨大围巾围住了东方人的颈椎,衬得他早就冻红脸颊更加清秀漂亮。远远望去像一颗苍劲的青松。


咖啡还有热气,瓷一边在风雪走着,抿了口温热的咖啡,苦涩中却有着牛奶的甜香,滑过食道,驱散了许些寒冷,瓷呼了一口气,白色还带咖啡味的雾气慢慢升向灰蒙蒙的天,他抬头看着,黑色的长睫毛落了点小雪花,微微颤抖着,像是漂亮的蝴蝶落在他眼上。


他拿出手机,屏幕上的光映着他的脸更加苍白,消息还停在他刚刚发的那一条。


{你在哪?}


瓷垂眸看了一会,最后按下关机键,与此同时,路边的灯也一起暗了下去,黑色的屏幕出现了自己的脸。


他将沒喝完的咖啡随手丢到雪地上,还散着热气的褐色液体融化在白皑皑的雪地里。

他身后传来刚刚几个咖啡店员的声音。

“为什么路灯又坏了?刚刚还是好的。”

“诶,又要花钱去修了,不过这破天气上哪找人来修啊”

“要不咱换个新的吧,修修补补还不是坏了”

“哪来的钱啊?有些东西钱不一定管用”


瓷的脚步一顿,他抿了抿嘴,然后快步向前,将身后的声音和咖啡远远的甩在身后,黑暗马上就要吞噬他了。


瓷俊逸的脸上冒出冷汗。


直到回了家,连鞋都没脱,冲过去就打开灯,明晃晃的灯光刺激着他的双眼,他才回过神来。

“回家了……”

他顺着墙面缓缓的向下滑,雪花早以融成水,顺着头发丝滴落在地板上,瓷大口的喘着气,他眼前是一片迷糊,像是散不开的雾霾,空气好像被抽干了,心脏撕裂般的疼痛。

瓷像是一条濒临死亡的鱼。


“亲爱的,你怎么了?”

美刚从房间里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他连忙跑过去,将瓷扶起来,看见爱人面色苍白,身上全是水渍,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冷的透骨,美皱了皱眉。

这可不是件好事。


他低声问道“瓷,你还好吗?”瓷摇了摇头,美将他扶到卧室,帮他脱鞋袜和外衣,说道“你先躺一会,我去放水,我们洗个澡好不好?”


说完,他又将手贴到瓷的脸上,瓷刚刚还有点迷糊,现在倒是清醒不少,美的手触碰到他的脸时,瓷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么冷?



不像是外面冬天的霜冻,更像是……阴冷,从骨头里面散发出来的阴冷


瓷小声嘟囔了几句,美给他整理好被角,起身走向浴室。


瓷躺在柔软的床上,鼻腔里充满了淡淡的玫瑰香和茶香,黑色的瞳孔像是透不出光的黑曜石。


他支起身子,屏息凝神,浴室传出来放水声,瓷眨了眨眼,他刚想睡下,突然发现床下多了双头尾不一致的拖鞋,黑色的眼睛眯了眯。


努力回想美出来有没有穿拖鞋,好像……没有……


瓷咽了咽口水,窒息感再一次包围了他,浴室里的水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止了,卧室门没关,外面一片漆黑,瓷想要呼叫美,但是他的嗓子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掐住,发不出任何声音。


瓷的重心不稳,一不小心摔倒在地,眼前冒金星,脑袋疼得厉害,瓷吸了一口凉气。


他抬头环视了一圈,卧室还是跟之前一样,墙上挂着俩人的照片,书桌上还有没看完的书和他写到一半的手稿,放在角落的贝斯。以及…床头柜上的玫瑰,美每天都会换新鲜还沾着露水的玫瑰,娇嫩艳丽。


美说那是他的心脏,只要玫瑰不枯萎,他就一直在。


但是桌头的玫瑰的花瓣有些枯萎,垂落在玻璃瓶里。


瓷没来的一阵心慌,他看向卧室门,外面一片漆黑,像是无底洞。

美呢?瓷想到。


他的头又开始痛起来,瓷整个人蜷缩在地面,清瘦的身体给他添了一份无助感。

恍惚间,他好像看到门外的黑色像海浪一样涌进,逐渐逼近,他要落下去了……


“啪嗒”鞋底的声音。


瓷猛地睁开眼睛,站在一旁的美被吓了一跳,见爱人苏醒,美赶忙问道“瓷,你还好吧,到底怎么了?”

第二次了……

瓷想着,这是美第二次问他怎么了。

美伸手擦掉瓷脸上的冷汗,低声道“瓷,我帮你洗个澡好不好?洗完澡我们在睡。”


汽油……


瓷皱了皱鼻子,他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汽油味,从哪传来的?

他看向美,碧蓝的眼眸满是担心,美国人冰冷的手在一次触摸他的脸,瓷抿了抿嘴。

“阿美”

“嗯?”

“你刚刚去干嘛了”

“?我去给你放水洗澡啊”

瓷盯着美的脸,什么都没说。

“怎么了吗?”美有点疑惑

良久……

瓷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做了个梦”

美耸了耸肩,说道“让我猜猜,是不是梦到我消失不见了,然后你找不到我”

瓷眨了眨眼睛。

美被他这个反映逗笑了,用手刮了刮东方人的鼻间,说道

“放心吧,梦境和现实是相反的”

瓷选择沉默。


浴室充满水雾。

瓷眯着眼接受爱人对他的“洗澡服务”,如果可以忽略那只不安份的“咸猪蹄”的话,瓷也许会打个五星好评。


他伸出手,摸了摸美的金色头发,因为长年工作,美的头发都可以在后面扎个小丸子。

手指勾了勾鬓边散下的碎发。

说道

“我想听你唱歌”

他猛地凑近,俩人呼吸交融,暧昧的气息从他俩散发出来。

“不知道贝斯手先生愿不愿意赏个脸哼一首?而且是不收费的那种”

美在水里掐了掐怀里人的腰肢,低声道。

“对你,我永远是免费的”

瓷愉快的笑出声


“想听哪首?”

“上次给你放的那一首,我想听你唱”

美挑了挑眉,说道

“那首歌挺压抑的,而且也不适合贝斯手去唱”他轻抚爱人的身躯说道,“如果你想听,那就唱吧”


美国人低沉的声音在浴室中响起,热气未散,真的就像歌曲里面说的那样。


【I'm lost, so lost...】

我是如此失落 迷离惘然,

【Will I be able to see the sky again?】

我还能否再仰望那一抹蔚蓝,

【Oh please, one more day,】

哦 我求你了 就再多上一天好么,

【Wishing, praying...】

希冀着 祈祷着。


哪怕在温水里,美的手还是冰冷的,每一次的触摸都会让瓷颤抖。


【To see one more day】

重见一次光明,

【Remember, remember】

铭记着 回想着,

【Please remember who I used to be】

别忘记曾经的自我,

【Who am I, who am I】

我到底是谁 我到底是谁,

【I'm a puppet in their game】

大抵只是游戏中受人摆弄的木偶吧,

【Dreaming of a life I never had】

幻想着永远都不会属于我的美好生活。


雾,瓷莫名的想到这个词,身为诗人的他,在浴缸旁随手写了几个字。

迷雾,雪天,凌晨三点

你的背影


【Remember, remember】

铭记着 回想着,

Please remember who I used to be】

别忘记曾经的自我,

Who am I, who am I】

我到底是谁 我到底是谁,

My reality has slipped away】

真实在我的手指缝隙间缓缓流过


瓷突然又有点呼吸不过来,可能是浴室太闷热了,他推了推美,示意他别唱了。

“太热了,我想出去”

美盯着瓷看了一会,说道“好”

随后拿了块浴巾将瓷包住,在拥抱瓷直起身的那一瞬间,瓷明显的感受到美的膝盖一僵,保持住不动。

“?怎么了?”

过了一会,上方才回答到。

“没事”


走出浴室,冰冷的空气刺激着瓷的皮肤,他们都不喜欢开暖气,瓷下意识地搂紧爱人,发现美裸露出的皮肤都是一片冰凉。

“阿美”

“嗯?”

“你很冷吗?”

美将瓷放在柔软的床上,轻轻的吻了瓷的额头,说道“我不冷”

瓷动了动嘴皮,还是沒有说出自己的疑问。


美的眼睛很漂亮,像天空,像大海,又像一块晶莹剔透的钻石。

“你还想听歌吗?”

瓷盯着他出神,一时沒反映过来,美凑过去亲亲他的嘴角。

瓷是文耻,比起电子,他更喜欢书写。

“只有笔才可以表达我的情绪,电子是冰冷的,无法拥有感情。”

他说道。


“和我一起唱浴室里沒唱完的歌吧”

瓷垂下眼眸,感受爱人的缠绵,瓷突然有点想哭,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心脏密密麻麻的疼起来,就像……如果唱完这首歌,他可能在也无法开口了。

面对爱人的注视,瓷低声道。

“好”


卧室响起俩人的声音,低低的,像是在哭泣。

【Xion, Xion...(Remember, remember),】

西昂 西昂 (铭记着 回想着),

【Isn't this the name they gave to me? (Please remember who I used to be)】

这是不是他们给予我的名字来着? (请别忘记曾经的自我),

【Promise...my friends...(Who am I, who am I)】

我的朋友们 我保证 (我到底是谁 我到底是谁),

【I'm still here (My identity is lost)】

我不曾离开寸步啊 (我的一切都渐渐消陨淡漠)。


【Remember, remember】

铭记着 回想着,

【Please remember who I used to be】

别忘记曾经的自我,

【Who am I, who am I】

我到底是谁 我到底是谁,

【Who was I supposed to be】

我应该是谁来着

…………………


瓷醒来时,美正好在换衣服,见爱人清醒,美上前讨要了一个亲亲。

“你要去哪?”

瓷问道,但是很快他就开始疑惑,这句话他是不是问过?

唔…头又疼了…


“昨天雪下的太大了,怕你着凉生病,我去给你买点水果”

“这个天气还有水果卖?”

瓷靠在一旁,身上穿着羊毛衫,乳白色的颜色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细腻。

美说道“当然,前几天还有苹果卖呢。”

东方人眉眼弯弯,他上前将爱人的围巾系好。

踮起脚尖亲了亲美的嘴巴。

“早点回来,苹果先生”

“这是什么新称呼吗?不过我喜欢”美笑着说。


目送爱人下楼,瓷刚想在回去睡会,撕裂般疼痛在胸口炸开,一时无法让他直起腰!

“唔……啊…痛”

瓷紧紧揣着离他心脏的那一块布料。

“疼……美…哈哈…”

他在一次的蜷缩在地上,心脏的疼痛让他额头布满冷汗,他大口喘着气,恍惚间看到了爱人的影子,

“美……阿美…等等”

瓷想伸手抓住,影子却像流沙般在他指缝间缓缓流走。



液体还带着药粒滑过喉咙

瓷咳了几声,悠悠转醒,他躺在卧室的床上。

“诶?”

房门被推开,瓷抬眼看去,美端着切好的苹果走过来,他脸上满是焦急。

“瓷,你这几天怎么了?”

“可能是累着了,这些天在忙出版社的事”瓷无奈的笑着说。

美怛心的皱了皱眉,他将切好的苹果放在小桌子上,伸手揉了揉瓷的头发。

“我帮你买了苹果,快吃吧”

瓷盘上的苹果被削成了漂亮的小兔子,趴在盘上,看起来可爱极了。

瓷忍不住笑道“你在哪学来哄女孩子的把戏?”

“才不是呢,我看到网上有人这么做,然后给他爱人吃,他爱人的病瞬间就好了”


瓷的眉眼满是柔情,他叉起一块,低声道“这么可爱的小兔子我都不舍得吃了”

“吃了病就会好”美说道


酸涩苹果的甜香充满味蕾,瓷舒服的眯了眯眼。


美起身打了个电话,回来时脸上有些失落,他将头塞到东方人的颈椎,闷声道“刚刚英吉利给我打电话,跟我说有个巡演,今天要走”


瓷看他那表情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素白的手指勾了勾美国人的头发,温言道

“那就去啊,你看,你现在是一位很厉害的贝斯手,这难道不是你高中的梦想吗?”


“可我不想离开你”


瓷一愣,随后说“你要去哪巡演?几天回来?”

“那个地方挺远的,一个礼拜才可以回来…”

瓷突然不想让他去了,爱是自私的

他抿了抿嘴“你哪天出差不是出三天就是一个礼拜啊?到现在就舍不得了?”

“因为你生病了”

瓷的手一顿

“我买完苹果回家,看到你倒在地上,我都要吓死了”

美抱紧瓷的腰,贪婪的嗅着东方人身上的茶香。

“我没有生病,只是这几天太累了”瓷说道,他又笑起来,“吃了苹果先生给我买的苹果后,我感觉我已经好了,精神充沛”

美没说话,金色的头发,在瓷的眼中看起来像一只大型的金毛犬


“好了,起来吧,我帮你去整理行李”



瓷清点着行李箱的物品,确保没有丢失什么,美抱臂站在一旁,蓝色的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瓷给美套好大衣,嘱咐道“外面很冷,晚上还要下暴风雪,在别的地方照顾好自己,不要吃外卖,不要熬夜写歌,我会让英吉利给我打电话的,要是被我抓到,回来的时候你就完了”

美点点头,他用鼻尖蹭了蹭瓷的额头。


最后俩人又在门前磨蹭好一会,瓷推开美,气喘吁吁的说“好了,到时候谁都走不了”

美还是偷了个香。


“诶!等等”瓷说道,“怎么了?”美一脸茫然,瓷连忙从餐桌上捞了几个苹果,那是吃剩下来的,拉开挂在美身上的背带包,一股脑的装进去。

“?”

“路程这么遥远,你每天吃一个苹果,病毒就不会来找你啦!”瓷笑着

美看了他一会。将头抵到东方的人的肩上。

“我不想去”

……怎么又是这句话?


外面还下着雪,瓷坚持要把美送到出租车上,他们的车拉去维修了。

“甜心,快回家吧,外面还下了雪,生病了怎么办?”美说道

“没事,还有你剩下来的苹果呢”瓷满不在意的笑笑。


车载着风雪越来越远

瓷站在原地看着,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回公寓。


少了爱人…房子变得好空旷……

瓷扫着地,周围静悄悄的,没有声音,没有声音……


【My voice is drowned】


瓷一愣,他抬头,谁在说话?

他深吸一口气,可能是阿美走了,太想念他了所以出现了幻觉,瓷默默的想到。


【Buried by roses】


手心全是汗,瓷的脑袋又疼起来,他扶着墙壁,想要回卧室休息。


【confused】

【emptiness】

【who are you?】

【l am your love】


“别在唱了!”瓷大叫道,他紧紧捂住耳朵,他想要逃离,离这个地方远远的!

“别在唱了……”


雪花缓缓落下,瓷抬头看着眼前抱着贝斯的美,他站在公园新建的舞台上,身上只穿着一件黑色的单薄风衣。

瓷的声音抖的不成样子

“阿美…我不是让你……多穿…衣服吗?”

美没有回答,他只是微微一笑,手一动,开始弹贝斯,浪漫的美式英语从他嘴里唱出来。


【I think tonight is a sleepless night】

【Neon lights pick up the corner】


瓷颤抖着嘴唇“别唱了……阿美别唱了…”


【Let the world soak in wine】

【Drunken people are the craziest

【I prayed…l hope…】

【When God punishes me,Angels care for you】

【When the war comes, I hope it will let you go】

………


脑袋和心脏越来越疼,瓷看向美,他的眼神依旧温柔,但…他的目光却直直的穿过瓷。

瓷慢慢转头,呼吸停止。

有一个跟他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不对…是瓷。

在他身后,也有一个瓷。


很明显…台上的美是在唱给他听……

瓷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他跪坐在地上,雪花无情的打在他身上。

在这,他像个狼狈的失败者。

公园的灯暗了下去,歌声也停止了……


瓷双手抱膝,他不知道这是哪里,四周都是黑的,它们要把他拖进地狱。


“下面播放一条新闻,在联合街发生一起酒驾车祸,该警方确认,被撞车内有二人,司机身受重伤,目前已到ICU进行抢救”

“除外…另一位是家喻户晓的贝斯手美利坚先生”


瓷抬起头,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连滚带爬的来到电视机前,屏幕的光映的他血色全无。


“美利坚先生因为失血过多,在去医院的途中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瓷捂住嘴巴,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古怪的声音从他喉咙里传出来。

黑色的眼睛瞪大,眼泪几乎要浸湿他的衣裳,滴落在地板上,汇成小谭。



“为此,在这里提醒广大民众,酒驾危害你我他,不要因一时贪欢毁了家。”


后面播放的内容,瓷什么也没听到,脑子里回放着车祸现场的照片。

美是贝斯手,他每天都要给他的手做护理,白白净净,瓷之前还嘲笑他是个大姑娘,最后被“姑娘”按在浴室好一顿收拾。

但现在,十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几乎被碾压成泥。

瓷是靠那枚戒指…大学时,他翘课冒雨去拿自己做的戒指,美拿到了喜欢的不得了,一戴就是好几年,换都没换过。



【I think tonight is a sleepless night】

【Neon lights pick up the corner】


“别在唱了……”

瓷双眼无神,他呐呐道“阿美…别在唱了…”


【The fog is before my eyes】

【I can't catch it】

【Because it will run away everywhere】

【It's like the sun will pass through my fingers】

【you are my sun】

……………


“啪嗒”

英吉利面无表情的将灯打开,法兰西从卧室里出来。

站在瓷旁边的俄将留声机和电视关掉,瓷跪坐在地毯上,双眼无神,眼泪早就泪干了。

他动了动嘴,像是想要说什么。

法兰西从厨房接过一杯水,蹲坐在瓷身边,低声道“瓷,喝完水”

瓷的确需要水的滋润,法兰西给他灌了半杯水,询问道“还喝吗?”

瓷愣愣的点点头

俄站在一旁,将病历单收起来,上面用粗体写的是:xxxx心理医院报告单

英吉利手里拿着:xxxx精神报告单

他们对视了一眼,将病单放进茶几下,等待第二天主人亲自来拿。


白色的药粒和水液滑入胃里,不一会瓷的脑袋就开始发晕,眼皮沉重到仿佛下一秒就要睡过去。

“瓷,我带你去卧室睡觉好吗?”

瓷还只是点点头,法扶瓷起来,给后面俩人使了个眼色。


卧室门关后,英吉利和俄开始打扫房间,将一切都回归原样。


风雪还没停,呼啸而过,瓷抱紧被子,想在上面吸取点温暖。

今晚是黑色的……

瓷迷迷糊糊的想。


第二天

瓷睁眼,他看向旁边凌乱的床铺,喊道“美”

过了一会,美跑来,身上还系着围裙,他说道“怎么了?”

“你在干嘛啊?”

“昨天夜里风寒,我在给你熬烫”

“熬烫?”瓷笑着说“小少爷还会熬烫?”

“肯定啊”美有点骄傲,他说道“遇到你后,我什么都想学一学”

“快起床吧,烫马上就要熬好了”

“嗯好,等等我”

……


瓷看向床下的拖鞋,伸手将它摆得头尾不一致,然后抬头。

一片漆黑,也没有熬烫的声音


“美?”

无人回答……



———————————————————

ps:我终于写完了!!(哭泣)

这是写给群里老师的。

非常非常感谢大家,让我在一个月的时间内破了200粉,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躹躬)


这篇文章其实还是有很多伏笔和细节的

如:

鞋子的头尾摆放不一致

因为有一个民间传说是如果把死掉人的鞋头对齐向着床的话,那么就会鞋对上鬼上床

如果把它们摆的头尾不一致,那么死者就会找不到床在哪里


汽油

因为美是车祸死的,所以闻到了汽油


四肢僵硬,体温降低

懂得都懂


这篇文章出现的歌

浴室内瓷让美给他唱的那首歌(有翻译)的是

hush(前面要加一个爱心,这里打不出来)


后面没有翻译的歌,是我自己写的,会在番外提到它,因为番外大概就是这首歌


这个故事大概讲的就是因为美死了,瓷受不了打击得了心理疾病和精神疾病,然后英法俄为了帮助他走出那段阴影,所以就陪他演戏。

(大概吧……)

有番外有番外!

所以还是希望看完的宝子可以给我留下小红心和小蓝手,如果再加条评论的话,那就更好了!


彩蛋瓷写给美的情书









四四か
官方我爱你么么么么么么叽 这只...

官方我爱你么么么么么么叽

这只是一个女生而已么么么么么

官方我爱你么么么么么么叽

这只是一个女生而已么么么么么

坟.

小段子 四

这天,瓷在教阿美,RUS,霓虹三个人学中文


瓷提问:勤俭的意思是什么?

阿美回答:很简单你讲过,勤劳与节约

“很好,下一题。那勤劳又是什么意思呢”

俄回答:勤奋与劳动。是这个吗?

“不错,下一个,美丽的近义词是什么?”

霓虹回答:近义词是漂亮。


瓷:回答正确,最后再考你们一个自由回答题

【词汇:美德是什么意思】

俄:......美丽德国?

美:我和GER?

霓虹:瓷你居然好这对?

瓷:......💢(妈的你们都别学了)

【正确答案,美好的品德】

这天,瓷在教阿美,RUS,霓虹三个人学中文


瓷提问:勤俭的意思是什么?

阿美回答:很简单你讲过,勤劳与节约

“很好,下一题。那勤劳又是什么意思呢”

俄回答:勤奋与劳动。是这个吗?

“不错,下一个,美丽的近义词是什么?”

霓虹回答:近义词是漂亮。



瓷:回答正确,最后再考你们一个自由回答题

【词汇:美德是什么意思】

俄:......美丽德国?

美:我和GER?

霓虹:瓷你居然好这对?

瓷:......💢(妈的你们都别学了)

【正确答案,美好的品德】

糖烁.格尔多兹
“可他真的难过啊” “可他真的...

“可他真的难过啊”

“可他真的恶心啊”

“可他真的,忘了自己了啊……”


他们不顾一切地跑

却忘了扬起帆的缘由了


版权归作者所有

👏⚠❌禁止盗文


“可他真的难过啊”

“可他真的恶心啊”

“可他真的,忘了自己了啊……”



他们不顾一切地跑

却忘了扬起帆的缘由了



版权归作者所有

👏⚠❌禁止盗文


糖烁.格尔多兹
美:来看我<≥_⊥㎡【自动屏蔽...

美:来看我<≥_⊥㎡【自动屏蔽】


美:来看我<≥_⊥㎡【自动屏蔽】







南宫瑞祺
一点小短漫 感觉最近的ame做...

一点小短漫

感觉最近的ame做的事好像完全不是靠自己的想法或者是直接疯了。。。

一点小短漫

感觉最近的ame做的事好像完全不是靠自己的想法或者是直接疯了。。。

青归

美共

我们中间出了个叛徒,是你?或者,你们?


总有一些人是自诞生以来就不受喜欢的。


美共就是。


资本主义的殿堂与社会主义格格不入,却诞生了红色正营的匹夫,这是耻辱,这绝对是几百年来最大的耻辱。


美丽卡坐在会议桌上,漫不经心的摆弄着他的手枪。


枪头抬起少年的脸,与他一样的金丝卷发,碧绿色的眼睛,如同天使一般的面孔,只是脸上少了一丝疯狂,多了一丝稚嫩天真。


这实在是一个另人不爽的发现。


为什么明明都是诞生,他却得踏着满身血污,踩着垒垒白骨,几尽疯癫。


而有的人,......

我们中间出了个叛徒,是你?或者,你们?

 

总有一些人是自诞生以来就不受喜欢的。

 

美共就是。

 

资本主义的殿堂与社会主义格格不入,却诞生了红色正营的匹夫,这是耻辱,这绝对是几百年来最大的耻辱。

 

美丽卡坐在会议桌上,漫不经心的摆弄着他的手枪。

 

枪头抬起少年的脸,与他一样的金丝卷发,碧绿色的眼睛,如同天使一般的面孔,只是脸上少了一丝疯狂,多了一丝稚嫩天真。

 

这实在是一个另人不爽的发现。

 

为什么明明都是诞生,他却得踏着满身血污,踩着垒垒白骨,几尽疯癫。

 

而有的人,只是在阳光下遮蔽出一片阴影,黑暗下做只下爬虫,在夹缝里萌生出几个念头,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挤进自己头破血流的地方。

 

美丽卡承认,他确实有点不可控制的嫉妒美共。

 

小孩怎么看都是稚嫩的,美丽卡新奇的揪了揪他的头发。

 

刚诞生的意识体还是很脆弱,在绝对的威压下瑟瑟发抖。

 

美丽卡倒也不想为难他,收了枪,揉了揉小孩的脑袋:“怕什么?”

 

小孩懵懂的望着美丽卡,眼前人笑的一脸温良:“不论怎么说,我们始终是一家人。”

 

一家人…么?

 

美共还在发愣,美丽卡却已没了耐心,三言两语打发走该死的社会主义,“砰”的一声,把会议室的门关了个震天响。

 

他倚在门上,毫不客气的开口:“各位都活的很舒服嘛?”

 

意识体们下意识检讨。

 

场面一度沉默。

 

半响,传来一句微弱的“谢…谢谢?”

 

Fuck ?是哪个蠢货?

 

一群愚蠢的家伙。

 

“知道他的诞生这意味着什么?”

 

华盛顿抿唇:“知道。”

 

“知道?”美丽卡轻佻着眉,不屑的嗤笑。

 

“你们倒是冷静。”

 

“可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一位意识体插嘴到。

 

美丽卡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怪不得近几年与瓷的较量已经落入下风,不知道他身边还藏着怎样一群蠢货来阻止他的发展。

 

美丽卡失笑,“都滚蛋吧。”

 

叛徒不会自己跳出来张扬,爬虫不会离开保护着自己的湿土。

 

他揪不到人。

 

有这个时间,应该再去看看那个小孩。

 

如果能实现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转化,就更好了。


短打(✓

 

猫与狗

每日入圈学会一个小知识

占tag抱歉,但是我真的想吐槽一下。


顺便向我朋友介绍一下我的人物设定。


妈呀,我现在才知道国设和普设是啥意思,昨天才知道瓷左和瓷右是啥意思,😂,所以各位,瓷右的有些文真的真的好开放啊。


所以学习是一种信仰,每天学习一个关于ch圈小知识。


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我朋友说我写的有点像国设了,国设没有爱情,😂😂,全是利益和人民,难怪我的一个朋友看我写的《英法小彩蛋》(我标注了平行世界,她可能没看到)就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竟然写cp。


md,等我将“国设”五常都写完了,我直接开另外一个坑写国设穿普设,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从来没有谈恋爱的国设们看见普设们的恋爱......

占tag抱歉,但是我真的想吐槽一下。


顺便向我朋友介绍一下我的人物设定。


妈呀,我现在才知道国设和普设是啥意思,昨天才知道瓷左和瓷右是啥意思,😂,所以各位,瓷右的有些文真的真的好开放啊。


所以学习是一种信仰,每天学习一个关于ch圈小知识。


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我朋友说我写的有点像国设了,国设没有爱情,😂😂,全是利益和人民,难怪我的一个朋友看我写的《英法小彩蛋》(我标注了平行世界,她可能没看到)就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竟然写cp。


md,等我将“国设”五常都写完了,我直接开另外一个坑写国设穿普设,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从来没有谈恋爱的国设们看见普设们的恋爱日常会是什么样的啊,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特别是美利坚,我的设定里,美利坚就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野心家,看见普设美利坚,哈哈哈哈哈,会不会一拳把他打死啊😂。


美利坚:md,败坏我的名声,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美丽卡:f**k。


还有最近写的英法,特别是法法,普设法法俏皮可爱,我的法法,大忠犬(为了国民吧),满身荣耀(毕竟历史雄伟),能屈能伸(2战,懂得都懂)……,所以,你们两个差别不要太大😂


英吉利早就说了,我的设定是美强惨,主要是战火影响,有只眼睛受了伤,为了日不落的荣耀,永不服输。但是普设的英吉利,那眼镜是装饰品😂,当美强惨伪绅士遇上普设伪绅士会咋样?


瓷爹,大家的普设和国设应该性格一样吧,就有一个应该不一样,就是不谈恋爱,谈利益,哈哈哈哈哈,还有就是,我的瓷爹,共瓷一体。我不管,我的cp要永远在一起,呜呜呜~也算是我的私心吧。(话说我的瓷爹去了瓷右的世界会咋样,会不会当场宕机)


苏老大哥设定好像和普设差不多,但是有一点除外吧,反正我的设定里,苏修和苏维埃是同一个,苏修是苏维埃的错误思想,没有精神分裂,我在写的那一段苏维埃和苏修的对话,也是和自己内心的对话。毕竟他也是为了国家利益走了一条错误道路。他也纠结过,直到忘记初心,太惨了。当然,也亏了他老爹的大沙文主义思想的影响,md,最讨厌这个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这么没了。


俄罗斯还没写,所以设定什么的暂时待定,但是和普设应该也是天壤之别吧,毕竟小熊软糖啊,哈哈哈哈,可可爱爱的熊熊,可以rua。


子汐

大冤种美丽卡(3)

ooc,雷者勿进!

美利坚再怎么样只有两百多年,就算做了再多次,这些方面总归还是有所欠缺的……嗯。

————————————————

          美对着瓷的嘴亲了上去。瓷愣了一下,美没有用什么力气,故瓷轻易地转身便把美抵在了墙上。


        四片薄薄的唇瓣辗转反侧,瓷能听到美的心跳声,祂们先前亲了那么多次也没见祂这么羞的嘛。...


ooc,雷者勿进!

美利坚再怎么样只有两百多年,就算做了再多次,这些方面总归还是有所欠缺的……嗯。

————————————————

          美对着瓷的嘴亲了上去。瓷愣了一下,美没有用什么力气,故瓷轻易地转身便把美抵在了墙上。


        四片薄薄的唇瓣辗转反侧,瓷能听到美的心跳声,祂们先前亲了那么多次也没见祂这么羞的嘛。


        瓷不知道的是,美是真的很紧张……祂能否获得石油的命运可是掌握在瓷的手上的。


        瓷没有再进行下一步动作,在美的唇上轻轻咬了一下,便结束了这一场吻。美的耳尖有些泛红,眼角也荡漾着春色,祂可能不知道祂如今的神色有多么诱人。


        瓷向后退了一步,舔了舔唇:“抱歉,我失礼了。”发于情止于礼,虽然是美先动手的,但祂的确是失态了。


        美的喉结动了动,呼吸渐渐平复:“honey,当我男朋友吧。”


        “……好。”瓷想了想,应了下来。祂在想,能从美的身上得到些什么……


        美知道瓷在想什么可能会吐血吧……嗯……或许不会。祂不也是为了拿到石油的嘛。


        一个是为了石油,一个是为了利益,在某些方面来说,祂们也真是绝配。不过现在的合作谁不是为了这个呢……?


         “honey,我们暂时先不公开关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系统的温馨提示总应该是有什么用意的。


        “也是。”祂们突然开始谈恋爱会引起恐慌吧……不知道的恐怕以为祂们想联和统一全球了……


        见瓷也同意,美笑了笑并和瓷道了别。


        系统系统?


         【您好~目前瓷好感度68%,增加了5%,恭喜您获得5经验值~您目前共计5经验值哦~】


        增加好感度也能涨啊?


        【嗯呢~】


        所以这项任务不应该算完成了吧?祂不是已经和瓷确立关系了吗?没有经验值吗?


        【可是亲,您还差三个没有完成呢啊~】


        啊?!所以我要和祂们四个每人谈一次?


        【不完全是,您要和他们四个一起谈才算哦~】


        你怎么不早说?!


         【您也没问啊?】


         我当时不是问过你是不是四选一吗?


         【哦?有吗?】


        ……


        【您若是不继续下去,您的经验值将要兑换出来的石油都会没收了哦~反悔当然也是有别的惩罚的啦~】


         美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被赶鸭子上架的大冤种。嗯,祂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能痛快的答应祂……就算全部答应了,祂们也不一定会真的干什么吧……


         要不祂跑吧,跑也跑不掉系统啊……别的惩罚会是什么?就算不重祂也放不下自己的宝贝石油啊……!


        祂觉得自己的命运已经没有办法掌握在自己手里了,除非祂用石油和惩罚赎身……f**k……!

79

好娇(bushi

我在画什么...

好创 致歉

本来只是个联系画柴的摸鱼产物

又看了一遍 还是好创

微微瓷美向

好娇(bushi

我在画什么...

好创 致歉

本来只是个联系画柴的摸鱼产物

又看了一遍 还是好创

微微瓷美向

噶
阿美莉卡 是个只有几百岁的小孩...

阿美莉卡

是个只有几百岁的小孩,但是很疯狂

也很屑

阿美莉卡

是个只有几百岁的小孩,但是很疯狂

也很屑

小鲨鱼

独立

          我是加拿大,我现在很慌,因为我的哥哥美和先生吵架了,哦,先生就是英吉利。虽然现在我和哥哥跟着英吉利,但是我还是习惯叫法为父亲,叫英吉利先生。


          说回正题,哥哥现在和先生的矛盾越来越大了,以前他们两个就经常吵,但是从未像这次一样严重过。早上的时候,哥哥直接对先生说他要独立,可把先生气坏了,就相当于是触了先生的逆鳞。要知道作为一个殖/民/国/家,听见自己的殖...

          我是加拿大,我现在很慌,因为我的哥哥美和先生吵架了,哦,先生就是英吉利。虽然现在我和哥哥跟着英吉利,但是我还是习惯叫法为父亲,叫英吉利先生。


          说回正题,哥哥现在和先生的矛盾越来越大了,以前他们两个就经常吵,但是从未像这次一样严重过。早上的时候,哥哥直接对先生说他要独立,可把先生气坏了,就相当于是触了先生的逆鳞。要知道作为一个殖/民/国/家,听见自己的殖/民/地说要独立,和领导有别的国/家要入侵自己没什么两样。两个人大吵一架之后,哥哥被先生关进了房间,直到现在也没出来过。


           我纠结了许久,还是打算给哥哥送点饭进去,尽管意识体可以不用进食,但是我觉得这样会更有家的感觉,就是不知道先生会不会生气,虽然这也不重要。


           和哥哥吵过架之后,先生也气的出门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到现在也没回来,不过照这种情况来看,大抵是不会回家吃饭了。


          我内心有点忐忑,虽然哥哥不怎么凶我,但是我还是头一次见他和人争执的那么面红耳赤。做了一下心理建设,我敲了敲门。


          “哥哥,吃饭了,先生出门去了。”


           他没有理我,但是我知道依照他的脾气没有让我滚开就不错了。尽管可能我被骂一顿,但是我觉得吃饭还是比较重要的。


          “那我进来了。”


           我推开门进去,果然,他没有开灯,坐在窗台上,不知道看向哪里,外面连星星都没有,街边的路灯得到他半张脸。


          “吃饭吧,哥哥。你一天没吃饭了。”我想把饭菜放在他桌子上,但是他的房间乱糟糟的,根本就没有地方放,估计又在房间里疯了好一会儿。他总是这样,不过也还好,他不会去糟蹋客厅,如果被先生看见了,又会被骂一顿。


           “老头子出去了?”


           “嗯。”我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回答他,“先生走挺久的了,估计是去找父亲了,他应该不会回来吃晚饭的。”


           “切,他们能有什么好聊的?那老东西要是被法兰西气到了,回来又只会冲我发火。”


           我没有说话,对于先生和父亲之间的关系,除了他们本人以外,任何人都不好去评价。我虽然是父亲的儿子,但是对他们之间的关系了解不多,只知道他们争吵百年,大概在对方心中都是极其特殊的吧!


           我一边低头默默收拾着,一边听着哥哥的动静。


           哦,听声音,他从窗台上下来了。


          “别收拾了,加,我不想吃。”


          “放心吧哥哥,不是先生的仰望星空派,是我自己做的。”我知道现在说这个可能有点不合时宜,但是看他满脸阴郁的样子,我想让他多笑一笑。


           “噗,你知道不是因为这个。”听见他笑了,我知道他心情可能好一点了。


           “收拾好了,吃饭吧,哥哥。”


           “嗯。”





          看见他终于动叉子了,我也放心了。不过还一口没吃呢,就听见他问我:


          “又是肉汁奶酪薯条?你不会只会这一样菜吧?”


           看见他不怀好意的笑,我立刻反驳到:“哪有!”


           “脸都红了,还说没有?”


            这下好了,他倒是开心了。


            不过他说的也算实话。以前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他在做饭,现在到了先生家里,一般不是点外卖就是组团去父亲家蹭饭,自己做饭少之又少。


          不过能让他开心一下也好。








          “加,你愿意跟我走吗?”


          就在我刚以为气氛缓和一点,就听见他这么说。


          “哥哥,你说什么?”


          “我说,”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放下了叉子,突然就抓住了我的手腕,燃烧着野心的海蓝色眸子盯着我:“我想独立。”


           他顿了一下,我简直不敢想他接下来会说出什么来。


          “如果我独立成功了,你愿意跟我走吗?你可以自己独立,也可以跟着我,我们一起,好不好?”


          “哥哥……”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知道他有多想独立,但是,先生一定会阻挠的。失败的话,我们连现有的自主权都会失去,那样的话……


          “算了,我在想什么啊,你这么乖的孩子,”他摸了摸我的头,“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


          我知道,我又让他失望了。


          但是我没有办法,先生是那样强大。作为殖/民/地,我的心智永远不会像正常意识体那样成熟。


          背叛先生,我做不到。


           哥哥最后还是把肉汁奶酪薯条吃完了。


           退出房间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父亲。我不确定先生会不会去找他,但是我希望父亲能帮忙劝一下。他们虽然总是吵,但是总算是有个能说的上话的。















           我原本以为这件事可以先缓和一下,没想到第二天,哥哥就失踪了。


         哥哥一连七天都没有回来,先生气的差点连自己最喜欢的茶杯都摔了。但是,这不合常理啊,哥哥虽然想要独立,但是从事实来看,他依旧还是先生的儿子,作为一个被殖/民/地意识体,他是不能离开自己的主权国/家太久的。 我能意识到这一点,先生当然也能,他这几天都在查这个。


           后来我才知道,这都要归功于父亲的老对手——法兰西,也就是我的父亲,是他一直在帮助哥哥。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提前泄露了消息给父亲,虽然这件事情迟早都会曝光但,是我心里还是有一种做错了事的感觉,甚至不太想面对先生。先生也不知道是因为要防我还是怎么的,并没有告诉我这件事情,我得知这个消息已经是好几天后了,还是恰巧撞见的。


           那是哥哥失踪的第十四天,第八天的时候,他回来过一次,但也只是草草交代了几句,并没有说清楚情况就离开了。我想着,去了几家哥哥常去的咖啡馆碰碰运气,就看见哥哥和父亲坐在同一桌上,然后我亲耳听见他们这样说:


          “你觉得我的提议如何?这样我们双赢不是很好吗?”父亲用手撑着下巴,就差把算计两个字写在脑门上了。


          “可是我并不觉得你会无缘无故的帮我。”


          “怎么能说是无缘无故呢?能把英吉利气死,这多是一件美事儿啊!难道你不想这么做吗?”


          “……”


          “而且啊,他把我儿子加抢走了,我抢他一个儿子,有问题吗?”父亲低头拿着勺子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也许是在想我吧。


          突然一下子听到我的名字,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心跳猛地重了一下。 


          虽然明知父亲竟然说只是在说笑,但是还能从父亲口中听到我的名字,我竟然还依然觉得开心,我真的是,太失败了啊。


          后面的内容我没听进去,大概是哥哥答应了父亲的要求,他们开始合作和先生对抗。


          有了父亲的帮助之后哥哥越来越大胆了,基本上已经不回家了,或许他根本不把那里当家了吧?家里的人,他大概也不再当做家人了吧?而我这个捡来的弟弟又算什么呢?


          哥哥的独立战争爆发后,父亲也常常不回家了,家里就我和阿三他们。我也甚少和父亲联系了。虽然知道无论是父亲还是先生,现在都管不到我这里,但是我还是觉得愧疚。而且就算我见到了父亲,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我第一次感到,我的存在,我的处境,是如此的尴尬。










           波士顿倾茶事件发生后,哥哥算是彻底和先生扯破脸了,偌大的别墅整天被低气压环绕着。我甚至能感觉得到先生对我和阿三他们的管制越来越严格了。


           趁着先生不在,我像很多个晚上一样坐在哥哥房间的窗前往外看,想知道哥哥那天到底在看什么。突然,一个黑影从我面前一晃而过,我吓了一跳,仔细一看,竟然是哥哥!他翻墙进来了。


          “哥哥……”我和哥哥已经有一年多没见了,我虽然每天都想他,有很多话想和他说,但是这样突然见到他,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加,你……那个老东西没有为难你吧?”


           我知道他在说什么,我也知道我这样说他不会信,但是我还是摇了摇头。


          “加,等我独立了,等我变强了,我会保护你的,如果你也想要独立,我一定会尽全力支持你,帮助你的。”


         “可是哥哥,先生在整个别墅的周围都做了封锁,你这样不安全的。”


         “我知道。”一向极擅言辞的哥哥突然就不说话了,我感到这样的场景有些熟悉,怕他又说出些什么惊人的话来,“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有一天那个老东西让你来对付我,你会怎么样?”


         “……”我心里很难受,对付哥哥,我自是不想的,但是如此弱小的我,是不可能违抗先生的命令的。


         “算了,我问什么幼稚的问题啊。”


          看见哥哥打算从窗台上跳下去了,我连忙叫住他,虽然我并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


          “反正,我也就是回来看看……”后面的话我没听清,显然,哥哥没管我在喊他,这样就跳了下去,就留下了轻飘飘的这句话。


          自那以后,哥哥再也没有回来过。













          十几年后,在父亲的帮助下,哥哥成功独立了,虽然不是很强大,但是至少拥有了主权。而我在痛苦和愧疚中挣扎了十几年。要说有什么好事的话,大概是因为先生的失利,我又变得成熟了一点吧。但是越发成熟,我越发觉得不仅是我,甚至连阿三他们以后也会一个个的离开先生,我知道我不该这么想,但是很明显,哥哥独立以后,阿三他们的独立想法也越来越强烈。


          哥哥独立以后,性格也变了,也没再来找过我。























          可是哥哥,我现在知道了,如果有那一天,我不惜一切代价都会帮助你。
















尝试一下用第一人称,写崩了,我就是小丑,那万一要是没崩,说不定这玩意儿还能有个后续

解释一下有关人物性格问题,我觉得国/家意识起的性格可能会和他们的国/家性质以及国力状态有关,所以说会和其他时候写的有一些不同,觉得有问题的可以跟我说,我能解释的就解释,解释不了的我就去改

老坟头,你要是再给我挂掉,我就……

浅浅赶一个末班车,阿美和白俄生日快乐呀!今天刚刚考完试,没时间写,对不起白俄

ID1284616795

白色钢琴房

       二编:ch au tag打不打都对文章和圈子没有任何影响,擅自制定圈规的小鬼手别太闲哦到处出警,你大可以试试能不能管住国内全网,反正这里不欢迎,来一个俺拉黑一个


       英法顿时屏住呼吸仔细倾听,是脚步声,在向他们所在的房间靠近!


       “砰!”...


       二编:ch au tag打不打都对文章和圈子没有任何影响,擅自制定圈规的小鬼手别太闲哦到处出警,你大可以试试能不能管住国内全网,反正这里不欢迎,来一个俺拉黑一个






       英法顿时屏住呼吸仔细倾听,是脚步声,在向他们所在的房间靠近!


       “砰!”


       糟了,对方在砸门!


       “啊啊啊,肯定是那怪物!英国佬我们该怎么办!?”法兰西被突然的砸门声吓得不轻,又赶紧捡起地上的台灯防卫


       “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我把门锁了它也许进不来,谁能想到它会砸门啊!”英格兰现在很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有彻底消灭那个怪物,现在它一定是跟踪自己找到这里来了


       “砰!”


       怪物砸门的动作一次比一次狠,仿佛下一秒就会破门而入


       但是很快,门外就没了动静


       “它……走了吗……?”法兰西仍有些不安


       “应该没有,它能一路跟着我找到这里来,不可能那么快地离开,估计在门口守着我们。”英格兰判断道


       “所以不管怎样……我们还是得离开这个房间的,但我们能打得过那家伙吗?”


       “到时候再说吧,法国佬,外面的可不是德国鬼子,如果你连面对那个恶心的物种都要举起你的白旗,那就这辈子都别想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英格兰走向门口,在解锁门之前看了一眼法兰西


       “喂!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打就打,谁怕谁!”英格兰的激将法成功了,法兰西气到撸起袖子向英格兰走去,“那就来比比谁对那怪物造成的伤害更高啊!”


       “哈哈,求之不得呢!”英格兰见成功刺激到了对方,毅然接受挑战书,用钥匙打开门


       怪物果然在门口等着祂们


       【战斗开始!】


       英格兰 对 ??? 使用 【荣耀


       『古老的雾都之上闪烁着新生的光芒』


       法兰西 对 ??? 使用 【革命


       『正义是杀不完的,因为真理永远存在』


       ??? 对 法兰西 使用 【禁锢


       『你……逃不掉的……』


       英格兰 对 ??? 使用 【日不落之辉


       『帝国的足迹遍布全世界,那是永不落下的太阳,那是祂的颂歌』


       法兰西 对 ??? 使用 【革命


       『正义是杀不完的,因为真理永远存在』


       ??? 战斗不能


       英格兰的队伍取得胜利!


       获得100EXP


       获得250Heta


       英格兰现在等级3!


       法兰西现在等级2!


       【战斗结束!】


       怪物再一次消失了


       “嘿,这不公平,压根没办法判断谁对它造成的伤害更大啊!”法兰西气呼呼地把台灯摔在地上,虽然身上挂了彩,但这无法消除祂那该死的胜负欲


       “别告诉我你和那东西战斗还上瘾了?那一爪子打下去没把你直接送走真是奇迹。”英格兰不可思议地看着对方,然后扔给法兰西两个饭团


       “我在你心里到底有多弱啊……咦?这是什么?”法兰西看着手里的饭团,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治伤的。别误会,只是觉得如果你被那个怪物弄死,我以后就没竞争对手了。”英格兰看都不看法兰西一眼就往楼上走


       “这东西你从哪弄来的?”法兰西追了上去


       “厕所。”


       “哦……等等,什么?!”


       ……


       “所以你的意思是,美利坚不知什么原因变成了一个这样的糯米团子,然后还卡在了墙里?”法兰西本以为得知英格兰从厕所弄到饭团一事就已经很刷新三观了,直到祂看见了四楼的团状物


       “我本来打算去找一些工具把祂翘出来的,结果没走几步就碰上了怪物。话说你能把祂弄出来吗?”


       “我试试。”


       法兰西抱住团子开始往外拖拽,“咿呀……祂卡得好紧!可能是因为太胖了,肯定是平时汉堡可乐炫多了……”


       “那我再去找找工具,顺便看看另外两个家伙在哪里。”


       “你不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吗——欺负一下美利坚。”法兰西开始揪团子软乎乎的脸


       “花Q!花Q!”


       “我劝你善良,这小子容易记仇。”英格兰说着便退出了房间


       嗯?起居室对面的房间门什么时候开了?


       英格兰不好的回忆一下子涌了上来,要回去喊法兰西吗?可是这样就显得自己很胆小,再说如果这时刷一下战绩,不就可以对法国佬炫耀一番吗


       尽管抱着些许侥幸的心理,英格兰还是没敢放下一丝警惕,小心翼翼地摸向门边的墙……有灯,这下好办了!


       打开灯后,看见房间里没有怪物,英格兰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不过没完全放,墙上抢眼的拉杆引起了祂的注意,拉杆旁边还贴着一张纸


       “上面是天堂,中间是地球,下面是地狱。”英格兰扫了一眼纸片,果断地把拉杆拉到中间


       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拉到地狱?”虽然很不喜欢那个词汇,不过英格兰还是把拉杆拉到最下面


       房间突然剧烈晃动起来


       “发生了什么?地震了吗?!”英格兰一个没站住脚被晃在地上,祂刚想去钻桌子或者往墙角躲,但是晃动随即停止了


       房间里没有什么很大的变化,除了床,英格兰明明记得两张床之间的地板上没有窟窿的


       祂从窟窿处往下看,下面貌似还有一个房间,那应该是三楼的房间……


       “哎哟!”


       窟窿边缘的地板承受不住英格兰的重量,迅速裂开,英格兰还没来得及思考窟窿的由来,就结结实实地摔到了三楼


       “好吧,直接从最高层探索起,那就让我看看这个房间有什么稀奇的东西。”


       英格兰摔下去的一瞬间,美利坚走进了这个房间


       “上面是天堂,中间是地球,下面是地狱?什么乱七八糟的……”


       实话说,刚才那一摔,英格兰险些脸着地,“上帝,真是够了!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鬼宅啊!”


       英格兰仔细打量着房间,这里是钢琴房,布置很独特,白钢琴,白天花板,白墙壁,就连地板都是渗人的白色


       “从视觉冲击的角度来说,我不是很喜欢这个房间……”


       “还是赶紧离开较好。”


       ………………


       …………


       ……


       To be continue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