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h英

20140浏览    1386参与
阿美丽卡什么时候解体呢

【英法】小情侣打架要什么名字嘛

  诶嘿嘿就这个狗样子

  是江南老师点的梗。

  背景大概是一战之前?不用细究,毕竟我是个史盲(捂脸跑路)

  

  

  

  

  

  

  

  

   

  

  

  

  下雨了。

  

  血顺着雨水往下掉,流过英吉利的脸庞,然后掉落在法兰西的脸上、头发。

  

  “……你在哭吗,英国佬?”法兰西被压在地上,控制住了手脚,他反而无所谓了,眼里浸了点笑,像在调情。

  

  英吉利没有说话,他凑上去,像是要吻他。

  

  法兰西呼吸停滞了一下,率先闭上了眼。

  

  他们在雨幕中亲吻,即便上一秒还在厮杀。

  ......


  诶嘿嘿就这个狗样子

  是江南老师点的梗。

  背景大概是一战之前?不用细究,毕竟我是个史盲(捂脸跑路)

  

  

  

  

  

  

  

  

   

  

  

  

  下雨了。

  

  血顺着雨水往下掉,流过英吉利的脸庞,然后掉落在法兰西的脸上、头发。

  

  “……你在哭吗,英国佬?”法兰西被压在地上,控制住了手脚,他反而无所谓了,眼里浸了点笑,像在调情。

  

  英吉利没有说话,他凑上去,像是要吻他。

  

  法兰西呼吸停滞了一下,率先闭上了眼。

  

  他们在雨幕中亲吻,即便上一秒还在厮杀。

  

  

  法兰西不动声色地活动了一下手腕,刚才被英吉利折断了,好在意识体恢复能力强,他挑逗地舔吻着英吉利的唇齿,带着点暗示意味地用大腿蹭他。

  

  “……英吉利,我好想你……”他用英语说,贴着英吉利的耳朵故意说得含含糊糊。

阿川
发癫搞的生草玩意儿

发癫搞的生草玩意儿

发癫搞的生草玩意儿

祈酒认为国家利益大于一切

当五常进入娱乐圈.拾

上一章改了一下,推荐去看一下最后的一些,不然接不上。

----------------------------


ooc致歉 自行避雷 小学生文笔


切勿上升三次元 ​纯属虚构娱乐


-----------------------------


PS:我不追娱乐圈,写这篇文纯属个人爱好,对娱乐圈有些东西不了解,欢迎指出,但不要开骂。不喜左上角不送,是你避雷而不是雷避你😅🙏


-----------------------------


现在美丽卡也越看越眼熟了。


“这条路线很熟悉呐。”英吉利喝了一口茶,感叹到。


“……地点...

上一章改了一下,推荐去看一下最后的一些,不然接不上。

----------------------------


ooc致歉 自行避雷 小学生文笔


切勿上升三次元 ​纯属虚构娱乐


-----------------------------


PS:我不追娱乐圈,写这篇文纯属个人爱好,对娱乐圈有些东西不了解,欢迎指出,但不要开骂。不喜左上角不送,是你避雷而不是雷避你😅🙏


-----------------------------


现在美丽卡也越看越眼熟了。


“这条路线很熟悉呐。”英吉利喝了一口茶,感叹到。


“……地点说不定更熟悉。”法兰西也说到。


“……”俄看着熟悉的大洋。


“不会吧!”美丽卡有些无语,“咱们才休假几天,又要回去了!?”


“……”瓷已经麻木了。


到了熟悉的国,熟悉的州。


除了地方不一样。


“瓷,你家综艺那么有钱?”美丽卡问到。


“……我也不知道。”瓷打量了四周。“这里是纽约州的哪里?”


“雪城。”美丽卡看了看周围,接着像是自言自语到,“夏天来这里干什么?又不能看雪。”


“我们是不是应该庆幸没去纽约市?”法兰西适时的出来破坏气氛


“你是对的,亲爱的。”英吉利附和。


(某屑:狗粮的酸臭味。)


---------------end--------------

616字,

欧克欧克,凑完字了码完字了,

/被打

没有思路了,这几次写的有些短。

相信我,以后会更短(bushi),

我努力给你们写长一点,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只有我一个作业还没写完吧,

毁灭吧!!!

安洛淮.🇫🇷

纠缠(5)

英×法        伦×黎(微)

题目依旧乱编

请不要过于联系历史和时政

垃圾文笔

‘’代表心想


由于长期形成的生物钟,英吉利每次都会醒得很早。英吉利下意识的往旁边看,结果发现旁边空无一人。


‘居然起得那么早。’英吉利


英吉利下了楼,发现莱诺拿着那个英文版的《傲慢与偏见》,时不时的喝一口咖啡。


英吉利坐到莱诺的旁边,喝了一口红茶。


“昨天睡的怎么样?”


“谢谢,很好。昨天晚上我……”


“是我抱你上床的,现在伦敦的昼夜温差很大,在地上睡可......

英×法        伦×黎(微)

题目依旧乱编

请不要过于联系历史和时政

垃圾文笔

‘’代表心想



由于长期形成的生物钟,英吉利每次都会醒得很早。英吉利下意识的往旁边看,结果发现旁边空无一人。


‘居然起得那么早。’英吉利


英吉利下了楼,发现莱诺拿着那个英文版的《傲慢与偏见》,时不时的喝一口咖啡。


英吉利坐到莱诺的旁边,喝了一口红茶。


“昨天睡的怎么样?”


“谢谢,很好。昨天晚上我……”


“是我抱你上床的,现在伦敦的昼夜温差很大,在地上睡可能会感冒。”


“谢谢。”


“没事,今天可能会有两个人要过来。”


刚说完没多久,就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


“咚咚咚。”


英吉利起身去开门,果然,是伦敦和巴黎。


“大人,我害怕这个沙币走丢,所以我把祂带过来了。”


“早上好,英吉利大人。等等,伦敦你刚刚说什么?”


“说你是沙币老走丢。”


英吉利看着这俩,感觉如果再不让祂们进来可能就要打起来了。


“额……要不你们先进来?”


听见门口的身音,莱诺放下书走到门口看了看发生了啥。但显然伦敦和巴黎不知道英吉利还藏了一个小孩。


在看到莱诺的那一刻,伦敦和巴黎都愣住了。


“大人,这位是?”


“他是我在法国时救的一个小孩。”


巴黎看到莱诺的那一瞬间,突然抱住了莱诺,莱诺也没反应过来,任由巴黎抱着。


“咳咳。”


巴黎听见英吉利的声音立刻松开了莱诺。


“巴黎,你认识他?”


“不认识啊,我只是觉得这个小孩长的好看。”



“莱诺,我要谈一些事情,你可以先出去玩一会。”


“好的。”


“原来你叫莱诺啊,走吧我带你出去玩。”


“谢谢哥哥。”


“你不要带着小孩一起走丢了。”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沙币英国佬。”



“大人,你怎么……”


伦敦看着比自己矮将近十厘米的英吉利陷入了沉思。


“意识体不都能自己改变形态吗。对了,要先搞定莱诺的入学手续。”


“大人,你想让莱诺在这上学吗?”


“嗯,不止是他,还有我。”


“啊?这……”


“不行吗。”


“可以是可以,正好大人可以当成给自己放个假,但是那边的事……”


“那群人类,呵,不足挂齿,他们想要架空我的行为终是一场闹剧,我们只需要看戏即可。”


英吉利说完这句话后,露出了一副具有嘲讽意味的冷笑。



“大人,你怎么在伦敦啊?”


“是英吉利救的我,不然你可能都见不到我了。”


“害,这些人都说您了,我知道的时候差点晕了过去。”


“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关心我啊。”


“都这个时候您还这样,那接下来您打算怎么样啊,法兰西大人?”


莱诺愣了一下,脸上却是不属于这个年龄的苦笑。


“好久都没人叫过我的名字了,我都快忘记了。”


‘真是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啊……’莱诺


“对了大人,你的身体怎么回事?”


“应该是他们架空了我在法国的权利,我的身体已经变成人类的了(人类的身体不能随意切换形态)。不过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摸鱼了!”


“对了巴黎,你怎么来伦敦了?”


“跟大人差不多,我暗中干预他们的行动,所以他们也给我下了通缉令,只不过运气好,在之前找到了伦敦。”



在莱诺到伦敦的前几天


“别以为你是巴黎我们就不敢你了!”


“那你来,我不怕,再说意识体是不会死亡的。”


巴黎的身上伤痕累累,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结果不小心被石头给绊倒了。


“嘶。”


巴黎想起来,可是从身体上传来的疼痛却使祂无能为力。


“大人,我们把他抓走吧。”


“不用,这种半死不活才是最痛苦的,尤其是对于祂们这种不会死的意识体。”


巴黎看着那群士兵越走越远的身影,艰难地站了起来。


‘不行,法国待不下去了,大人,等我伤好了再去找你。’巴黎


伦敦


‘这段时间,他应该住在唐宁街10号吧。’巴黎


“咚咚咚!”


伦敦打开门,看见了全身是伤的巴黎。


“你怎么……”


“我找到你了……”


说完,巴黎便晕了过去。


“巴黎!”


伦敦在巴黎倒地前抱住了巴黎,打了120。




“既然来了这伦敦,我们也不能啥都不干,大人,那我带你在伦敦到处转转吧。”


“好。”






糖

爷们要战斗😡😡😡爷们要战斗👊🏻👊🏻👊🏻把是是非非纷纷扰扰征服😈😈😈爷们要战斗⚔️⚔️⚔️人生要战斗💀💀💀燃烧了自己🔥🔥🔥点亮了江湖🤩🤩🤩

爷们要战斗😡😡😡爷们要战斗👊🏻👊🏻👊🏻把是是非非纷纷扰扰征服😈😈😈爷们要战斗⚔️⚔️⚔️人生要战斗💀💀💀燃烧了自己🔥🔥🔥点亮了江湖🤩🤩🤩

baix🤐

茶绘的摸鱼

有德意德cb向!注意避雷

茶绘的摸鱼

有德意德cb向!注意避雷

江九味塔酥饼

  “Father,I am independent.”

“I am my own king.”

【“父亲,我独立了”

“我是我自己的王。”】


我流英美,(刚刚独立的阿美和日渐西沉的日不落带嘤,微历史向)

  

  草稿很能耐成品是个屑

  “Father,I am independent.”

“I am my own king.”

【“父亲,我独立了”

“我是我自己的王。”】


我流英美,(刚刚独立的阿美和日渐西沉的日不落带嘤,微历史向)

  

  草稿很能耐成品是个屑

安洛淮.🇫🇷

纠缠(4)

英×法

题目依旧乱编

请不要过于联系历史和时政

垃圾文笔

‘’代表心想


英吉利带着莱诺进了一个房子。


虽然英吉利跟莱诺同龄,但英吉利看着比莱诺成熟很多。


在英吉利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莱诺大概看了看里面的布局。没想到英吉利这样的人,自己的房子居然这么温馨,这让莱诺有点吃惊。


“抱歉,这次回伦敦本来不在我的预料之中,所以客房还没有整理。今天晚上你得跟我一块了。”


“啊,没事的,我随便打个地铺睡就行。”


“那我先去做个晚饭吧。”


“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此时英吉利正在厨房做饭,莱诺在客厅发现了一本英文版的......

英×法

题目依旧乱编

请不要过于联系历史和时政

垃圾文笔

‘’代表心想



英吉利带着莱诺进了一个房子。


虽然英吉利跟莱诺同龄,但英吉利看着比莱诺成熟很多。


在英吉利打开房门的那一刻,莱诺大概看了看里面的布局。没想到英吉利这样的人,自己的房子居然这么温馨,这让莱诺有点吃惊。


“抱歉,这次回伦敦本来不在我的预料之中,所以客房还没有整理。今天晚上你得跟我一块了。”


“啊,没事的,我随便打个地铺睡就行。”


“那我先去做个晚饭吧。”


“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此时英吉利正在厨房做饭,莱诺在客厅发现了一本英文版的《傲慢与偏见》,看的正入迷,突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怎么有股糊味?’莱诺


莱诺放下书朝着厨房走去,看着英吉利旁边的仰望星空派陷入了沉思。


‘这是什么玩意?死不瞑目派?’莱诺


“英吉利,要不我做饭吧?”


“可是……”


“哎呀,你放心吧。”


莱诺拉住英吉利的手,把英吉利带到了客厅。


英吉利喝了一口桌上的半杯红茶,随后拿起了沙发上的英文版《傲慢与偏见》看了起来。


但此时的莱诺在厨房里陷入了沉思。


‘我做法餐的话,英吉利可能会怀疑我的身份。’莱诺



“好了,英吉利。”


莱诺把炸鱼薯条放在了餐桌上,英吉利拿着红茶杯,和莱诺坐在了位置上。


‘看上去挺好吃的样子,不行,看来以后还是要练厨艺的,可以让伦敦试毒。’英吉利


‘这个红茶,好像是我喝过的……’莱诺


‘不能让莱诺发现我的身份。’英吉利


‘不能让英吉利发现我的身份。’莱诺



“英吉利,那我先去睡了。”


“好。”



英吉利走到了三楼的露台,打开了手机。


“先生,跟法国的的事怎么样了?”


“我回来了。”


“嗯……啊?那法国的事……”


“跟我们约定的那个老国王已经去世了,现在法国的局势很乱,对我们没有好处。”


“那大人你没有跟法国的国灵大人见面吗?”


“自己国家发生这样的事,国灵是不可能察觉不到的。只有一个可能,法国的国灵出事了。”


“国灵出事可不是小事啊,那这……”


“法国的国势迟早会发生变化,这件事情英国能不参与就不要参与。”


“可是大人,现在英国的局势和法国有点像,他们想架空你的权利。”


“呵,他们只会适得其反。伦敦,不用太担心。”


“那大人我先挂了,巴黎这几天在我这里,他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好,明天记得来找我。”


“好。”



英吉利悄悄地走进卧室,看着打地铺睡觉的莱诺有些出神。


英吉利小心翼翼地抱起了莱诺,轻轻的把莱诺放在床上。


‘英国的昼夜温差大,他这样迟早得感冒。’英吉利


英吉利躺在床上,在快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有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身上。


英吉利微微睁开眼,看见莱诺抱着自己,愣了一下,然后轻轻地摸了摸莱诺微卷的白金色头发。


‘做个好梦’英吉利



浅说一下,英吉利是英国的国灵,他不能跟莱诺说自己的真实身份,但他可以跟法兰西说自己的真实身份(我也没搞清楚我说了个啥)。

他俩是一直隐瞒自己的身份却从来没有怀疑过对方身份的那种。


















子汐

大冤种美丽卡(41)

嗨害嗨41了!

ooc,雷者勿进

隔壁在存稿二次鸦片战争,这边也写到英法……有点气😶

—————————————

  过了许久,祂们的焦点终于离开了美丽卡会不会有别的鱼上停留这件事……

  

  瓷只是笑,这不是挺有英法的作风吗?看祂们说话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群人开会呢,口才真不错。


  

  其实有没有别的鱼并不重要了,以祂们现在去攻打美丽卡都可以,如果不是那种种原因,祂们直接开战的胜率也不低。

  

  “所以,怎么报复?”这一看就是法提出的问题。为什么?因为别的两个人对报复没兴趣啊?

    

  英从古至今都对瓷家的茶情有独钟,对这个不知为何而来的赠礼...

嗨害嗨41了!

ooc,雷者勿进

隔壁在存稿二次鸦片战争,这边也写到英法……有点气😶

—————————————

  过了许久,祂们的焦点终于离开了美丽卡会不会有别的鱼上停留这件事……

  

  瓷只是笑,这不是挺有英法的作风吗?看祂们说话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群人开会呢,口才真不错。


  

  其实有没有别的鱼并不重要了,以祂们现在去攻打美丽卡都可以,如果不是那种种原因,祂们直接开战的胜率也不低。

  

  “所以,怎么报复?”这一看就是法提出的问题。为什么?因为别的两个人对报复没兴趣啊?

    

  英从古至今都对瓷家的茶情有独钟,对这个不知为何而来的赠礼很是喜欢。祂喝了一口茶,看着法。

  

  休息室里有一间更小的房间,祂们此刻就坐在里面,这是一个小圆桌,虽然只有五个位子但由于联的诚意,圆桌的大小少说可以做十几人……

  

  英和法的座位是挨着的,瓷坐在对面,座位顺时针依次是瓷美英法俄。

  

  瓷也看向法,像是在询问其有何高见。

  

  法笑了笑,英瞥了祂一眼:“哎呦?想到什么好主意?还舍不得说?”

  

  法没再看祂,抿嘴没有说话,看着倒真像是一副思考状。

  

  “不舍得说嘛?那我猜猜你在想什么?”似乎英对于报复美丽卡的兴趣还不如调戏法兰西来得大呢?

  

  瓷在一旁恬静地……当电灯泡……

  

  “你想一起做了祂?”尾音里带着笑意,“诶呀法兰西,思想挺龌龊的嘛?你舍得让我们碰?”

  

  法盯祂:“这不是你的想法吗?怎么还骂起我我龌龊了?”

  

  “不过亲爱的,你的想法很花嘛,试试也不是不行……”只要你不怕把你亲爱的甜心干坏了。

  

  当然,后面的话伪绅士还是没有说,可以揭短但还是要维持形象嘀嘛,况且还有个瓷在场,祂发展不开。

  

  瓷似乎一直在维持那个笑的表情,看到祂们说到这突然插了一句:“不觉得太简单了点?”

  

  哦?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呢?

  

  其实祂们也没什么可报复的,祂们遭受的如果说是心理上和感情上的伤害,那美丽卡已经遭受了不少肉体上的爽快(哦不,是伤害)。

  

  毕竟……无论如何,上面的是祂们……嘛。

  

  见瓷的插话,法连忙询问。虽然说祂们两个日常交流打情骂俏的,但和瓷说话的时候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既然美如此厉害,不如给祂点快乐爽一爽?”

  

  ???

  

  瓷继续说:“我有一个想法……你们可要听?”

————————————————

鱼鱼的反击战。

法前面写得那么变态,感觉遇上英就又恢复了那个下面的形象……不行不行,写着写着又有点英法的赶脚了。

下一站彡妖界

当你穿越进了ch世界中『5』

前景提要,文笔不好,请慎重阅读

美厨建议绕路

审核大哥,真没什么奇怪的东西,求求别屏了


瓷转动会议室把手,进入了会议室,和往常一样,只有阿联在,刚刚还在整理文件的阿联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了瓷

“是瓷啊,你总是第一个到呢”

“毕竟是工作,宁可早一小时也不能晚一秒”

瓷边说边做到的自己位子上,阿联看着瓷打心底喜欢祂

〖可真是多亏五常里有瓷,不然这会也别想开下去了〗

五常会议开到一半时阿联是真的镇不住这群祖宗,没有瓷后半会议可能就是混战了,此时时间是8:13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门把再次被转动,这次进来的是英和法,英看了下瓷,边坐到自己的位子上边说

“瓷,你还是和以往...

前景提要,文笔不好,请慎重阅读

美厨建议绕路

审核大哥,真没什么奇怪的东西,求求别屏了





瓷转动会议室把手,进入了会议室,和往常一样,只有阿联在,刚刚还在整理文件的阿联听到声音抬起头看到了瓷

“是瓷啊,你总是第一个到呢”

“毕竟是工作,宁可早一小时也不能晚一秒”

瓷边说边做到的自己位子上,阿联看着瓷打心底喜欢祂

〖可真是多亏五常里有瓷,不然这会也别想开下去了〗

五常会议开到一半时阿联是真的镇不住这群祖宗,没有瓷后半会议可能就是混战了,此时时间是8:13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门把再次被转动,这次进来的是英和法,英看了下瓷,边坐到自己的位子上边说

“瓷,你还是和以往一样早啊”

瓷笑了笑并没有回应,英坐下后不知从哪拿出了茶开始喝,一旁坐下的法调侃道

“你可真是悠闲啊”

法说着也不知从哪拿出画板开始画画

“彼此彼此,你不也一样吗”

8:30,离开会还有半个小时,上三常还有两位没来

十五分钟后,门把被转动,进来的是俄,俄做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离开会还有十五分钟,英法完全是在打发时间,而瓷则是在想开会的事

十五分钟过去了,已经到了9:00这个开会时间,生活不易,阿联叹气

〖看来这个祖宗又是迟到了〗

英看了下时间,说道

“看来美又迟到了”

“祂哪次开会没迟到过”

法边画画边回应道

“我们先开始吧”

阿联无奈地说道,法放下了手中的画板,开口说道

“瓷,这次会议可能你也猜到了,是针对这次疫情的”

“准确来说是针对你的,瓷,毕竟是在你那边最先发现的”

英接过法的话题说道

“所以呢?”

瓷听着英法的话回应道

“我和法的疫情还要先整顿好,不会和美趟这浑水,我们两人(国)会保持中立,后面的就只能看你的了”

一旁没说话的俄这时说

“达瓦里氏,美丽卡祂肯定会用‘你那边最先发现疫情’来攻击你的”

瓷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我知道,我倒是没什么,可是那些小国家……我主要还是担心孩子们”

瓷看着手里的世界确诊人数资料单,很是无奈

“现在世界疫情怎么严重,应该是团结起来一起对抗而不是在这整这些有的没的”

“俄,你这话应该说给美丽卡听”

“我知道英,可是达瓦里氏已经控制住了,都有答案了抄个作业都不会……”

“俄,这话不能乱说,这个方法恐怕只适合我那,我那里人民听从政府部门的安排,而其他的地方就不知道了,比如美丽卡那里,讲究人权、自由,生命竟没有人权和自由重要……”

瓷说着手上的资料被弄得有些皱,祂松了松手上的力道

“现在问题是……”

“彭!”

瓷的话被突然踹开的门发出的巨响打断

“honey~想我了没”

果不其然,是美

〖妈耶,我的门〗

阿联心疼自己的门

瓷看了看时间,很好迟到半小时

“美,你迟到半小时了”

“哎呀,别在意那些细节了,honey~况且这次会议的主要人物并不是我啊”

“美丽卡,你几个意思”

“还能是几个意思啊,你说是吧,honey~”

瓷没有回答

“怎么,被说中不敢做声了?”

“苏卡……”

俄刚要动手被瓷拦了下来

“美,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控制住全世界的疫情,而不是在这里谈论谁是发源地!”

“哟~honey~你急了?”

“并没有,美,你也不看看现在世界确诊人数有多少,多拖一秒就会有更多人被感染和逝去,我只是希望你能有作为一个大国和常任理事国的责任感”

……

…………

………………

……………………

12:00

“本次会议先暂停,下午2:30继续”

阿联及时制止了这大型甩锅现场,整理起了上午这场会议的对话

英法收拾东西回了各自办公室,两人(国)会有厨师去做饭,瓷整理完东西就出了联合国大厦买午饭了,俄也一起出去了,美见瓷没有回办公室而是出了联合国大厦

〖嗯?honey竟然没有回办公室里,难不成祂办公室里有什么东西吗?〗

美来到瓷办公室门口,转动门把手,很好,没转动,是锁着的,这下美更确定里面有东西了

而在里面的你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开会期间你把带来的东西都收拾了一下,不过你没有动瓷的箱子,出于对陌生环境的戒备,你在办公室里并没有把帽子和口罩摘下来,你从卧房出来时刚好美就在门口想办法进了,不知情的你去办公桌边上的书柜拿书看

美在外面试了各种不留痕迹的办法都没有用,就干脆一脚把门踹开了,门开后美就和你大眼瞪小眼

你盯着面前这个突然闯入的人(国)看着,黄色的头发,红白相间的皮肤,右眼附近的皮肤是蓝色的,脸上带着墨镜,看不清眼睛的颜色,耳朵上有耳钉,穿着一身休闲装,手上带着半指手套(只到覆盖靠近手心的第一个指关节)

【卧~槽~这谁啊,突然闯进来】

美看着你,心里犯嘀咕

〖瓷办公室里就这小子?〗

你仔细看了看美

【等等,这熟悉的颜色,这熟悉的墨镜,卧槽这TM是美丽卡啊,这下是不是完犊子了】

美看到你心里这样叫祂,瞬间起了火

“你这小子怎么回事,竟敢那样叫我”

美冲上去要抓你,你反应快的躲了开来

“我就不信抓不住你这小子了”

美更快的冲向你,誓要把你抓住,你听了后知道这办公室可不兴待了,你快速溜了出去,干怕干不过,你想着

【一定要撑到爹爹回来QWQ】

“哟,还想着让honey来救你,那我就在那之前抓住你小子”

你跑着大喊回应

“美丽卡,你TM有毛病啊!我招你惹你了?”

“就你叫的那声美丽卡”

“你TM不讲武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美丽卡欺负小孩啦!!!”

整个楼层都听到了你的叫声,英法听到后开门出来查看,就看到美追着你,阿联刚好整理完了会议上的对话开门出来了,你不清楚英法的立场(其实就是没看清是谁)没往那边跑,你直冲进了会议室里找了个角落猫了起来,美追你追累了,扶着会议室门框休息,阿联在你冲向祂时闪到了一旁,没有看清楚你,就问起来美

“美,你刚刚追了个什么东西”

英法这是也走了过来

“honey办公室里的小子,应该是一只兔子”

美缓了一会儿径直走向你躲藏的地方

“小子,别躲了,我知道你在哪”

法问了一句

“你追那兔子干什么?”

美没回答,一把掀开了椅子,你乘着空隙窜走了,你靠着墙爬到了天花板上,紧紧抓着不放手(被逼急了)

“卧槽!”

下面四人(国)一起惊呼

“瓷家兔子这么厉害的吗?”

法感叹道

瓷和俄买完东西回来了,看到会议室门还开着,里面还站着另外四人(国),俄疑惑道

“祂们怎么了?”

瓷看到自己办公室门是开着的,感到不妙,祂把东西交给俄让俄帮忙放到办公室里就跑过去了,俄到了瓷办公室门口,看到开着的门,明白了,匆匆把东西放在办公室的地上也跑了过去

“阿联,发生什么了?小兔子呢?”

瓷着急的问道

“我只知道美追着兔子过来的,兔子的话,在那里”

阿联说着指了指天花板,瓷顺着阿联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了紧紧抓着墙的你

“小兔子!这怎么上去的”

“就……就顺着墙爬上去的”

阿联能感受到一向温和的瓷现在真的发火了

“美丽卡,这事晚点找你算账”

瓷走到你的下方,柔声安慰着

“小兔子,我回来了,不用怕了,快下来吧,上面待着危险”

你听到瓷的声音,往下瞟了一眼

“爹爹……”

你的声音颤抖,被吓得不轻

“我在呢,快下来”

你小心翼翼的慢慢下去了,在你下到一定高度时抱住了你





乘没开学前赶紧把能想到的写写完,省得更新慢,虽然可能会鸽了

如果你有不错的想法可以和我说,我会尝试写写的,你不嫌弃的话

下一站彡妖界

主要人物人设

名字:美

年龄:200+

性格:欠兮兮,阴阳怪气,偶尔正经

身高:181

介绍:武力值高,听别国说过瓷的武力值很高,但从来没见过祂动手,酒量一般,不太会做饭(遗传祂爹的?)


名字:英

年龄:1600+

性格:温和

身高:185

介绍:武力值一般,酒量不太行,不会做饭(但就硬要做),和法不对付,喜欢茶,茶包不离手


名字:法

年龄:1500+

性格:温和

身高:180

介绍:武力值一般,酒量还好,会做饭,和英不对付,喜欢画画,敢动祂白颜料祂就和你急


名字:阿联

年龄:70+

性格:温和

身高:184

介绍:武力值一般,认真对...

名字:美

年龄:200+

性格:欠兮兮,阴阳怪气,偶尔正经

身高:181

介绍:武力值高,听别国说过瓷的武力值很高,但从来没见过祂动手,酒量一般,不太会做饭(遗传祂爹的?)




名字:英

年龄:1600+

性格:温和

身高:185

介绍:武力值一般,酒量不太行,不会做饭(但就硬要做),和法不对付,喜欢茶,茶包不离手




名字:法

年龄:1500+

性格:温和

身高:180

介绍:武力值一般,酒量还好,会做饭,和英不对付,喜欢画画,敢动祂白颜料祂就和你急




名字:阿联

年龄:70+

性格:温和

身高:184

介绍:武力值一般,认真对待工作,会做饭,拿五位祖宗没办法




知道有些水,我对英法的性格拿不稳,自己平时画画也很少画英法,阿联的话就只画过一次,那个标志对于手绘太难画了,后面大概是没有人设介绍了,主要的就这几个,如果还有主要的人物还是会加的

༺抚笙༻
  带嘤:谢谢,有被内涵到

  带嘤:谢谢,有被内涵到

  带嘤:谢谢,有被内涵到

合鸟米青

【联五】关于我和我的苦逼同事们穿越到了霍格沃茨这件事(二)

!国设,除英法外无其他cp向

本章英法浓度高

我在狗叫什么(


1.

“想不到你竟然去了格兰芬多。”


法在座位上微微侧身,清澈的少年声音中透出一丝讶异:“我原本以为你会被分去斯莱特林呢。”


“是么?”东方人一提嘴角,亦侧过身子。


“金红色,不是我的代表么?美他们倒是一幅早已料到的样子。”


“话是这么说啦……”


蓝红异瞳微微眯起。


兔子的确是柔弱可欺的动物。但你曾经,是一条龙啊。


在你温和儒雅,与世无争的外表下,又藏着怎样的一颗野心呢?


“法?”...

!国设,除英法外无其他cp向

本章英法浓度高

我在狗叫什么(

 

 

 

 

1.

“想不到你竟然去了格兰芬多。”



法在座位上微微侧身,清澈的少年声音中透出一丝讶异:“我原本以为你会被分去斯莱特林呢。”



“是么?”东方人一提嘴角,亦侧过身子。



“金红色,不是我的代表么?美他们倒是一幅早已料到的样子。”



“话是这么说啦……”



蓝红异瞳微微眯起。



兔子的确是柔弱可欺的动物。但你曾经,是一条龙啊。



在你温和儒雅,与世无争的外表下,又藏着怎样的一颗野心呢?



“法?”



“啊,怎么了?”法回过神来。



“我也想问问你,为什么会去斯莱特林?”瓷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我以为你会选拉文克劳,它更符合你的气质。”



“呃,这个么……”被誉为演讲天才的法国人迟疑了一下。


“拉文克劳的象征不是鹰吗?一提起鹰我就想到美丽卡那张欠扁的脸。梅林啊,我可不想和那个能在第五大道上穿敞胸背心的傻……”他硬生生吞回即将脱口而出的优美语言,“和那个小傻瓜扯到一块去。”



“……‘小傻瓜’???”瓷一阵恶寒,正待说话,头部突然一冷,他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一抬眼,法那双蓝红的异色瞳正直勾勾盯着他头顶,瞪得快从眼眶里掉出来了,瓷不由得疑惑地向上望去——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英注意到惊吓过度以至于当场石化的二人,从法对面探过头来:“哎呀,尼古拉斯爵士!”



那个坐在瓷的头上——不,或许并不该说是“坐”,因为他的身体整个穿过了瓷的脑袋——半透明的灰色人影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嘿,竟然还能听到新生叫我爵士,还是个斯莱特林的小子!哎呀太难得了,自从1492年我死掉后,那帮家伙只知道叫我‘差点没头的尼克’……真抱歉,刚才出来的时候没注意到你。”他一边说,一边移开了身子。



“我是格兰芬多的常驻幽灵,你们可以叫我‘尼古拉斯爵士’。“尼克热情地向一众惊奇不已的新生打招呼,熟练地把自己的脑袋往后一掰“脱头致意”,把几个女孩吓得尖叫起来——然后消失在了地面中。



瓷从震惊中缓过神,片刻,发出一声虚弱的悲鸣:



“……这世界观居然还有幽灵的吗……”

 


 

 

2.

“……又是一个全能的,你们这届新生都是吃什么长大的?”



分院帽的口气已经从最开始的震惊变为了麻木:“你比较适合拉文克劳,不过斯莱特林也不错……自己选一个吧。”



“那就……”



选拉文克劳吧,那里挺安静的,是我喜欢的类型。



可是……



他脑中响起英的那句话。



“……拉文克劳在高塔上,而斯莱特林在黑湖湖底……”



他不自觉地扭过头。那人正坐在长桌边,一脸嫌弃地避开美刚抓过鸡腿的、油兮兮的脏手,胸前银绿相间的领带闪着碎光。



高塔和湖底么。



“那就斯莱特林吧。”



还是,不想离你太远呢。



 

“法兰西!”



英的脸在眼前突然放大,单片眼镜金色的流苏坠下,冰冰凉凉地打在脸上,吓得法一激灵:“英国佬你凑这么近干嘛?!”



英一言不发,手伸入法敞开的校服外套,揽住了他的腰,把他往自己身上拉去。温热感透过夏衣轻薄的袖子浸入肌肤,带着淡淡红茶香气的呼吸扑面而来,法震惊之下竟忘了反抗,只觉得耳根烫得像要起火,心脏一下一下跳动时发出的沉闷响声清晰可闻。前方带队教授手上魔杖发出的莹莹光芒映在英吉利脸颊上,法几乎能看见他脸上细小绵密的绒毛。



他脑子里“轰”一声,直接短了路。



英没好气的声音响起:“你是想通过跳湖来回归家园吗,法国青蛙?”



法愣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只顾想今天分院的事没看路,差点掉进黑湖。他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道谢还是反讽,两人以非常暧昧的姿势搂在一起,倒让他尴尬得无以复加。等了半天英还没有要放手的意思,法国意识体的一口伶牙俐齿也失了效,许久才憋出一句:



“……你他妈能不能把你那该死的牛蹄从我腰上拿下来?”



英这才反应过来这不合礼数,虽然他认为礼数什么的没必要在青蛙身上用,但在这一帮新生面前最好还是维持一下形象。于是他松开了搂着法的手。



温热感离开腰部的瞬间,法就跟被狐狸放下的兔子一样蹿到了离英几米远的队伍前方,转瞬消失在了人群里。



“啧。”



英回过头,美正面无表情地嘬着不知道从哪搞来的可乐,墨镜后的眼神中竟隐隐透出一丝属于单身狗的悲伤。



“果然有奸情。”


 



法慢慢跟着带队的教授往斯莱特林寝室走着。彼时已是夜间,黑湖上升腾起一团一团的白雾,被夜风拂到脸上,带来清凉的触感。



他仰起头,静静感受这阵阵凉风,试图让自己一片混沌的大脑清醒一些。



真是奇怪……



他对英吉利,本不该有任何感情的。



国家之间,从来都只有利益。



他一点也不想承认,但是……



在那一瞬间,英的手放开他的一瞬间……他竟然,有一丝小小的失落呢。



法轻轻偏过头,不动声色地在人群中寻找着那个身影。英正没好气地训美“把自己教过的礼仪全用来给自家总统充智商了”,美回之以“有对象就想上天吧你”,英气得想赐予他红茶的洗礼,目光不经意一扫,正好与法晚霞色的双眼对上。



“!”



法急忙扭回头去。



糟糕,脸好像又烧起来了。


法兰西断头台推销员
给船上的罐头们做的夜宵

给船上的罐头们做的夜宵

给船上的罐头们做的夜宵

瓦离念
是给朋友的无偿🌹🌹

是给朋友的无偿🌹🌹

是给朋友的无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