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hansaw

33浏览    10参与
香蕉鲨鱼马芬糊
我叫希德,现在我已经是鬼魂了。...

我叫希德,现在我已经是鬼魂了。

维罗妮卡递过来的清洁剂杀死了我。

我不知道原因,但我会在维罗妮卡愧疚的时候出现,所以现在我出现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她确实是我认识的所有人里最聪明的。

所以如果她装傻的话我也拿她没办法。

在她打开储物柜后,我又存在于世上,真正自由地度过了一整天,唯一的区别是没人能看见我。

后来再次出现的时候我也没问她打开储物柜的事。

如我所说,我已经死了。

死在很久之前。

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还存在的理由。

我想起听说过的一种说法,鬼魂弥留是因为有未了的心愿。

我不信这套。

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许我的愿望,就是看见她打开柜子时的表情吧。

真蠢。

我叫希德,现在我已经是鬼魂了。

维罗妮卡递过来的清洁剂杀死了我。

我不知道原因,但我会在维罗妮卡愧疚的时候出现,所以现在我出现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她确实是我认识的所有人里最聪明的。

所以如果她装傻的话我也拿她没办法。

在她打开储物柜后,我又存在于世上,真正自由地度过了一整天,唯一的区别是没人能看见我。

后来再次出现的时候我也没问她打开储物柜的事。

如我所说,我已经死了。

死在很久之前。

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还存在的理由。

我想起听说过的一种说法,鬼魂弥留是因为有未了的心愿。

我不信这套。

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也许我的愿望,就是看见她打开柜子时的表情吧。

真蠢。

香蕉鲨鱼马芬糊

是给@换了头像的Discord 老师的sub rosa 的画!请大家都去看discord老师的文😭

已经问老师要过授权,画技拙劣,虽然画了很久但还是没达到我想要的效果

p1是“我早该知道害死我的会是蓝色,我一直都知道害死我的会是蓝色”

p2和p4是p3的变体 

因为p3略血腥而放在后面,这里预警


是给@换了头像的Discord 老师的sub rosa 的画!请大家都去看discord老师的文😭

已经问老师要过授权,画技拙劣,虽然画了很久但还是没达到我想要的效果

p1是“我早该知道害死我的会是蓝色,我一直都知道害死我的会是蓝色”

p2和p4是p3的变体 

因为p3略血腥而放在后面,这里预警




香蕉鲨鱼马芬糊

Chansaw | 无题

希德钱特勒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美貌摄人心魄。五分钟前,她走进了卫生间,于是原本站在那里叽叽喳喳的女高中生们四散开来。她得意而习以为常地从镜中看见她们逃似的离开。

就算是这样她也不忘记嘲笑她们的倒影,那个穿条纹的小胖子——斑马,那个鼻孔朝天的土妞——猩猩。兽群从即将枯涸的水坑旁四散时必然有猛兽袭来,她自己就是那头打头阵的母狮。

现在,补完妆之后的她打量起自己的妆容和造型,颜色介于樱桃和草莓之间的唇彩,完美,恰到好处不会太厚重以至于完全盖住雀斑的粉底,完美,卷曲蓬松的金色长发,完美。

有时她会觉得这样就像偷师了那些打量她的男高中生们。“蠢爆了。”她抿了抿唇,喃喃自语道。身后的维罗妮卡刚刚旋开唇彩...

希德钱特勒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美貌摄人心魄。五分钟前,她走进了卫生间,于是原本站在那里叽叽喳喳的女高中生们四散开来。她得意而习以为常地从镜中看见她们逃似的离开。

就算是这样她也不忘记嘲笑她们的倒影,那个穿条纹的小胖子——斑马,那个鼻孔朝天的土妞——猩猩。兽群从即将枯涸的水坑旁四散时必然有猛兽袭来,她自己就是那头打头阵的母狮。

现在,补完妆之后的她打量起自己的妆容和造型,颜色介于樱桃和草莓之间的唇彩,完美,恰到好处不会太厚重以至于完全盖住雀斑的粉底,完美,卷曲蓬松的金色长发,完美。

有时她会觉得这样就像偷师了那些打量她的男高中生们。“蠢爆了。”她抿了抿唇,喃喃自语道。身后的维罗妮卡刚刚旋开唇彩的盖子,偏过头后她的眼神顺着维罗妮卡的面庞爬下。但在发觉自己在盯着维罗妮卡的嘴唇之后,她还来不及尖叫就怔住了。

“维罗妮卡?要么快点走了,要么自己在厕所吃午餐,总之别像个傻子一样杵着。”

维罗妮卡看看她又看看唇彩,有点不情愿地叹了一口气,“是,希德。”



高中生的自杀总是比梅雨季还毫无征兆,她们的眼泪与崩溃也总是和青春期一样毫无来由。周一的时候希德钱特勒自杀了的传闻传遍了全校,让维罗妮卡回想起小学时那场给她们带来两星期假期的流感。一片嘈杂中她竟然还听得见弗莱明老师在与校董们争辩。

在每个人的手中都有一份影印遗书后教室沉寂下来,她听见啜泣声渐起。但维罗妮卡没有眼泪,她只是站在角落里,脱力地倚着jd的肩膀。

跳下校车后维罗妮卡仍然听得见呜咽和低语声追着她,在她爬上二十八级木台阶后也没有停止,一直追到她用力地甩上房门。甩上房门后她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希德死了,我会被抓,现在还没有…但那是哪部电影来着,凶手在葬礼上被捉拿归案?希德的葬礼——对,葬礼。

不管会不会被抓——当然答案是“不”最好——我都得挑一套丧服好去参加希德的葬礼。

毕竟是我杀了她。

对啊,我杀了她。


希德钱特勒的葬礼上红色被滥用到一种近乎滑稽的地步,以至于维罗妮卡分不清人们到底是在以她最喜欢的颜色哀悼她的离去还是在庆贺她的死亡。轮到她对希德表达哀思的时候,她一时无话可讲,她只是看着希德安卧在繁花中央。

实话说她记不起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了。

下一段记忆开始的画面就是她在圣水池里净手。清水汩汩流过指尖,不知道教堂往里面掺了些什么香料,但略带粘腻的感觉就像她惊惶地蹲伏下去查看希德身上的伤口时的触感。

麦克纳玛拉想要她取代钱特勒的位置参与四人约会,她絮絮叨叨地说些什么他们不会再推到奶牛之类的话来试图说服她。

维罗妮卡想说什么,但是她的喉头似乎被哽住了。

她的眼泪还没来得及掉下就被迎面而来的微风给拂去了。

倘若希德看见她这副样子一定会像往常一样毫不吝啬地把刻薄话倾倒在她身上吧。可惜希德已经死了,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在韦斯特堡的学生和老师的记忆中风化褪色。

这时她却开始同情希德,又庆幸误杀了希德的是她,维罗妮卡有预感希德的尖叫会一直纠缠她直至她沉眠于六尺之下。用委婉点的说法来说,至少她会永远记得希德。

但想想又觉得讽刺。之前最憎恨希德的不就是你吗?

麦克纳玛拉没有注意到维罗妮卡的情绪变换比那天的流云被风吹散还快,她似乎把所有精力都集中于晚上的四人约会和即将到来的假期。

尽管那是希德钱特勒的死换来的。

“维罗妮卡?你在看什么?”麦克纳玛拉有些疑惑地想拉回她的注意力。“没什么,”维罗妮卡笑,“阳光太刺眼了。”



fin

Discordofneverland

*这可能是我看的第九十三遍外百版heathers!外百版在有些细节上和电影还是很一致的。

  p1Veronica你唱这句词了吗?一定唱了吧!

  HC嘴上嫌弃,甚至连V随手写的请假条都塞到胸口的口袋里。我猜这张由Veronica的手写就的字条会被HC塞进locker里珍藏起来,像她对待她和V的合照一样。笔迹这一点细究起来也很有意思。Veronica聪明绝顶,几乎能模仿身边所有人的笔迹,但是笔迹真的重要吗?只有Veronica觉得重要吧,警察、老师甚至被自杀的孩子们的家长都不在乎、只有HC提过两次,第一次夸Veronica伪造的请假条妙,第二次说JD模仿V的字迹不错。(不过她那时已经死了这......

*这可能是我看的第九十三遍外百版heathers!外百版在有些细节上和电影还是很一致的。

  p1Veronica你唱这句词了吗?一定唱了吧!

  HC嘴上嫌弃,甚至连V随手写的请假条都塞到胸口的口袋里。我猜这张由Veronica的手写就的字条会被HC塞进locker里珍藏起来,像她对待她和V的合照一样。笔迹这一点细究起来也很有意思。Veronica聪明绝顶,几乎能模仿身边所有人的笔迹,但是笔迹真的重要吗?只有Veronica觉得重要吧,警察、老师甚至被自杀的孩子们的家长都不在乎、只有HC提过两次,第一次夸Veronica伪造的请假条妙,第二次说JD模仿V的字迹不错。(不过她那时已经死了这点还两说)字迹不重要,甚至内容也不重要,社会对美国青少年对自己作的所有恶都想当然。

  V和HC也许在还是陌生人的关系时就彼此看对眼了,在远处凝视过彼此。(V给我一种很冲的INTJ的味儿,我也不懂,谁能分析一下)她有很强的洞察力,说不定早就把姐妹帮尤其是HC的行事规律摸透了,因为她接近她们的方式绝非偶然,她肯定不是恰好同时和姐妹帮在厕所,她肯定不是恰好带着纸笔,她精心计划,巧妙部署然后gets her way。一切都按照她的计划进行,但是谁说她是唯一的猎人?HC见她投诚火速上手,拍下巴真的很像逗小猫猫,她一定等她很久。HC女士自此眼睛长在V身上,她叫HD闭嘴的时候都懒得看她一眼。她之后做的很多事都像是在试探V的底线,挑衅她,试着刺激她,占有她,比如整蛊欺负V最好的朋友Martha,让她在JD面前冲自己下跪。我甚至觉得她以Ram的口吻给Martha写的字条是对V说的话,她并不在乎摧毁一个她看不上的同学,她在派对堵上了V的所有后路,她向V说明自己是她的唯一选择,所有人都背向V,只有HC得意洋洋地面对着她。神派个人来教教HC怎么正确爱人吧。

  HC和V也许都没意识到自己对对方有多了解。HC信任V,正是这份信任害死了她,她甚至都不看一眼自己在喝什么。

  关于手表,姐妹帮每个人都有个swatch,而且V直到误杀HC手腕都是空的,在HC死后才戴上手表,对应了电影整理HC柜子发现了本要送给V的手表。外百都穷得没布景了还能注重这些服装细节,我哭死。既然没布景,灯光就很重要了,炸弹爆炸时,红光一闪,JD死于红色,HC死于蓝色。

  外百版还有一点我很喜欢,就是复刻了电影里一群老师人手一支烟开会的场景,十分冷漠和荒诞,他们不可怜小兔子也不可怜学生,只在乎他们的工作。

  

  

香蕉鲨鱼马芬糊

  食腐、化蝶

  p3是原来的草稿

  食腐、化蝶

  p3是原来的草稿

Discordofneverland

【Chansaw】sub rosa

  把她放下泥土里去:

愿她娇美无暇的肉体上,

生出芬芳馥郁的紫罗兰来!


有一件事需要在玫瑰之下被讲述,我从来没和别人讲过:我死时仍是一个处。女,严格意义上的。


我的希德和希德分享的所有性经历都是在《阁楼论坛》之类的杂志上读到的,那些姿势和道具什么的。我一般会说我只和年长的有钱男人做,比如我爸的合伙人什么的。我知道作为学校食物链的最顶层,我应该有一大群追求者随时愿意躺倒在我脚边央求我施舍一个眼神,我也的确拥有这些,找到一个性伴侣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一想到和男人做就让我......

  把她放下泥土里去:

愿她娇美无暇的肉体上,

生出芬芳馥郁的紫罗兰来!

 



 

 

 

 

 

有一件事需要在玫瑰之下被讲述,我从来没和别人讲过:我死时仍是一个处。女,严格意义上的。

 

我的希德和希德分享的所有性经历都是在《阁楼论坛》之类的杂志上读到的,那些姿势和道具什么的。我一般会说我只和年长的有钱男人做,比如我爸的合伙人什么的。我知道作为学校食物链的最顶层,我应该有一大群追求者随时愿意躺倒在我脚边央求我施舍一个眼神,我也的确拥有这些,找到一个性伴侣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一想到和男人做就让我恶心。我讨厌他们闻起来就让人反胃的味道,讨厌他们的声音,简直烦透了他们的愚蠢,每一个韦斯特堡的男学生都蠢得让人无法忍受,性是驱动他们做任何事的动机,他们的想象力唯有在这件事上大发光彩,一个马克杯,一个贝壳,一支铅笔都能和性扯上关系,这和畜生没两样。不然就是只在乎藤校的怪人,我是说,他进了普林斯顿又有什么意思呢,还不是去做和在韦斯特堡一样的事——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搞进更高级的地方。

 

杂志上说这种情况等我结婚了以后就会好。好了,现在我一直会想着结婚这件事了,婚姻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东西,我们都知道,很多人说完结婚誓词就赶不及要出轨。我的父母不爱对方,他们更像是同事而不是夫妻,事实上我都不能经常见到他们,他们彼此也不常见面,我也不在乎,只要我的卡里有钱就好;麦克纳马拉的父母闹离婚,她很少和我们提起这些,但是能看出这事打倒了我们的啦啦队长;维罗妮卡的父母很友好,但是出于某些原因,维罗妮卡觉得他们是假人。我不能想象我处在一段婚姻里的样子,实际上连不在韦斯特堡的样子我都想不出来,我似乎一直都在这里,最后我也确实留在了这儿。这让我喘不过气来,也许西尔维亚·普拉斯当初就有这样的感觉。我在读《钟形罩》,我读得很慢,可能我真有什么阅读障碍,同我不想做作业时拜托我爸搞到的诊断书上说的那样。上个学期我说我有阅读障碍的时候,阅读障碍瞬间在韦斯特堡流行了起来,我做什么都会有人模仿。只要我说什么,别人就会受到影响。比如我对希德说“你也太胖了”她就会在午餐后催吐;“你的胸应该再大点”她就会向她妈要钱做隆胸手术。我几乎是读个十几页就要停下来喘口气,去酒柜倒上一杯我妈收藏的红酒,她通常会醉得以为是自己喝完了那些发酵的葡萄汁。我也不是个书迷,相反,读书总是让我头大,我只不过是因为这本书的火爆而去读它,但是它却像一条寄生虫牢牢吸在我的腿骨上,等我要忘记它的时候它就在我的肉里扭动起来,疼痛从大腿传到骨盆。谢谢维罗妮卡替我写了一星期的写作课作业,省了我的力气和钱,虽然这是她该做的。

 

啊,对了,维罗妮卡,维罗妮卡。

 

女人们让我稍微不那么恶心,她们都是我的臣民,有几个勉强能算我的朋友,我像下象棋一样把所有人放置到他们应该在的位置。世界是个大棋盘,每一次移动都需要我的许可。天呐,我真享受这个过程。总有人需要担起领导这个责任,那个人刚好是我,希德·钱德勒。但是维罗妮卡·索耶,她太不一样了。在我的管理下,每个人都各有其位,各负其责,这个维罗妮卡好像不在乎我一手创造的并且引以为傲的等级制度。甚至我自己也不知道该把她放在什么位置上。

 

我通常会按照希德教教义里的七宗罪:肥胖、丑陋、胆小、无趣、土气、贫穷、廉价,给人划分等级,犯的罪越多的,越是低级,如果七条都犯了就只配和垃圾桶一起吃午餐了。维罗妮卡一条都不沾边,于是我见她第一眼就觉得,她配成为我的朋友。我等了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等着她来向我投诚,而不是加入那个脑残的时刻不忘她的新毛衣的柯特妮,结果她两边都不选择,她宁愿和贝蒂·费恩玩芭比,像个小学生!我从远处看着她,从高一开始。我看着她在更衣室里解开衬衫的扣子,花洒里的水流过她棕色的头发;她总是在写她那本该死的日记,在法语课上她戴着滑稽的单片镜写啊写,写到世界都不存在。我从来没有花过这么长的时候去注视另一个人类,这算是很高级的赞美。我好奇维罗妮卡是否知道,也许没有,她仿佛不在乎我,我怎么能容忍?于是我给她的人际关系施加了点压力,然后在一节法语课后,我来到她的桌前,向她提供了一个和我们一起玩槌球的名额。她应该感激我,自那以后她也是一个希德了。我多希望维罗妮卡能看清楚,她选错了站立的位置,她属于我这边,她属于创造秩序的人,因为她身上有无穷的能量,甚至超越我的能量,如果不用,就太浪费了。希德·杜克没有这样的能量,她只是想着成为红色,却没有成为红色需要的本事,如果她有,她可以把绿色变成主导,而不是处心积虑取代我成为红色。我死后,虽然她看起来成为了韦斯特堡的统治者但是实际上她永远只能是绿色。更别提麦克纳马拉,谁是红色对她来说没有区别。

 

我其实不是很怕死,也不太后悔被JD那混蛋一刺激就喝下洁厕灵,只是我担心我死以后我的储物柜会被打开,而我无法阻止。储物柜里放了太多我和朋友们的合照,还有和维罗妮卡的。我本应该不在乎她们,就像我不在乎学校的其他人一样,可惜内心深处,我在乎她们,我们几乎形影不离。即使,杜克那个没良心的为我的死赞美上帝,麦克纳马拉想借我的死讨假期,而维罗妮卡......她们依然是我的朋友。更衣室的柜子里那块斯沃琪手表原先是为了维罗妮卡的生日准备的,我还没来得及送给她就死了。维罗妮卡糟糕的配饰品味该怎么办呢?蓝色看起来太冷漠了,我想要她身上带一些红色。最后她从杜克头上抢走了我的发带,我算是如愿,如果非要有一个人继承红色,我希望是她。

 

维罗妮卡很少送我礼物,鉴于她帮我做的这么多作业和伪造的请假条,她被原谅了。她在我上个生日的时候送了我一个马克杯,上面有我们四个人的颜色。维罗妮卡说那是她自己做的。我觉得这个杯子很傻,然后还是收进了厨房的柜子里。我没有下一个生日来看维罗妮卡会送我什么傻玩意了。多无聊啊!如果最后杀死我的洁厕灵被装在那个杯子里,事情就更讽刺了。

 

 

我早该知道害死我的会是蓝色,我一直都知道害死我的会是蓝色。当蓝色的消毒液流进我的喉咙,灼烧着我穿着红色的身体的时候,我竟然想说的是:维罗妮卡,你个脑瘫妹,你昨天买的玉米豆是原味的。结果,同样是四个音节的词,我喊的是玉米豆而不是维罗妮卡,我的遗言也太可笑了,某种程度上我感谢维罗妮卡替我写的遗书,多亏了她的妙笔生花,我甚至比生前更受欢迎了。同时我惊讶于她对我的了解,如果真的让我写自己的遗书,我估计也会写出一样的东西,只不过我不像优等生维罗妮卡·索耶一样能用文字写出我心中所想,对这世界的感觉堵在我的喉咙里,吼不出来。可惜维罗妮卡依然恨我。我一点也不在乎。

 

我安排谁和谁睡觉,这是个传统,是我权力中的一部分。但是维罗妮卡选择打破这个传统,把那个雷明顿大学男孩丢在派对上,她应该像我一样给他吹箫,这样别人就会高看她一眼。虽然给人吹箫简直太恶心了,男人的那玩意长得像生肉,我漱了三遍口还是不能摆脱嘴里腐烂植物那种味道。我还是这么做了,维罗妮卡凭什么不?她想像多萝西杀掉东方女巫那样杀掉我也无所谓,谁能想到她最后真的杀了我呢?虽然这是一场荒唐的意外。该死的JD,我能看出来她完全迷上他了,狗屎。这个穿黑风衣的男人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个好选择,我看一眼就知道他是什么东西,他差点把我幸苦建立起良好秩序的学校炸成灰烬,他是混乱本身,他就是个疯子。但是维罗妮卡那时没听进我的话,我怀疑她甚至都没听见我说了什么,我知道维罗妮卡会喜欢上他,她就爱和我对着干,她也是个疯子,只不过需要划根火柴把她引燃。我说过的维罗妮卡有太多的能量。维罗妮卡永远是我肉里的刺。

 

我还记得钟形罩的结尾:我怎么知道有一天——在学院,或者欧洲,某个地方,任何地方——那个钟形罩,还有它那种种叫人透不过气来的扭曲视像,不会再度降临呢?我有些恶毒地希望没有了我的韦斯特堡化成一团散沙,没有秩序,一片混乱。蜂群没有了蜂后就会这样,希德·钱德勒永远站在权力顶峰,即使她已经死了。所有人都会怀念我。希望所有人都怀念我,所有人。

 

维罗妮卡,如果有你的祝福,我腐烂的身体上就会长出紫罗兰来。

 

红与蓝自此不可分离。

 


 

 

Discordofneverland

  首先是jd和Veronica到Heather Chandler家给她做“醒酒汤“的场景,在HC家众多红色元素中背景里装饰画的一抹蓝色很亮眼。查了一下,这幅画描绘了两位分别身着红衣和蓝衣的女子打槌球。不要太爱了......接下来JD打开了橱柜,里面有一个马克杯,上面四色条带的排列顺序:红、绿、黄、蓝。HC身上的特质都代表着秩序,姐妹帮用来联络感情的槌球游戏也时刻体现着韦斯特堡统治阶级内部的食物链:红、绿、黄以及游离的蓝。象征秩序的HC和崇尚混乱的JD只能是死对头。(今天读到幼儿秩序敏感期的内容,大致是幼儿1-3岁时有强烈的追求外在事物秩序化的欲望,秩序一旦遭到破坏,就会不安、焦虑,......

  首先是jd和Veronica到Heather Chandler家给她做“醒酒汤“的场景,在HC家众多红色元素中背景里装饰画的一抹蓝色很亮眼。查了一下,这幅画描绘了两位分别身着红衣和蓝衣的女子打槌球。不要太爱了......接下来JD打开了橱柜,里面有一个马克杯,上面四色条带的排列顺序:红、绿、黄、蓝。HC身上的特质都代表着秩序,姐妹帮用来联络感情的槌球游戏也时刻体现着韦斯特堡统治阶级内部的食物链:红、绿、黄以及游离的蓝。象征秩序的HC和崇尚混乱的JD只能是死对头。(今天读到幼儿秩序敏感期的内容,大致是幼儿1-3岁时有强烈的追求外在事物秩序化的欲望,秩序一旦遭到破坏,就会不安、焦虑,再过后就会要求我守的秩序别人也要守。我:这不就是Heather Chandler baby吗)电影里HC和HM的房间都出现过,分别有很多她们各自代表色的元素,但是HD的房间没有明确出现过,我可以猜想里面有很多隐秘的红色元素。我爱她的野心。

  然后,最重要的问题其实一开始就被提出来了。前后对应!

  电影真的很好,真的很好,浪漫透顶!

香蕉鲨鱼马芬糊
  一条小鱼🐟   (脚底下...

  一条小鱼🐟

  (脚底下的是南瓜

  一条小鱼🐟

  (脚底下的是南瓜

香蕉鲨鱼马芬糊
一发摸鱼🐟 人体很烂透视也很...

一发摸鱼🐟

人体很烂透视也很烂

大概是另一个大家都活下来了而且关系还不错的世界线(?)

某一天没抢到图书馆座位的V和借机包场了自家咖啡厅好给(和)V复(约)习(会)的Heather C

  

一发摸鱼🐟

人体很烂透视也很烂

大概是另一个大家都活下来了而且关系还不错的世界线(?)

某一天没抢到图书馆座位的V和借机包场了自家咖啡厅好给(和)V复(约)习(会)的Heather C

  

香蕉鲨鱼马芬糊

一些Heathers小动物🐆🐶🐱🐰

Heather C 金钱豹

Heather M 金毛

Heather D 狐狸

Veronica 猞猁

Martha 水豚

Betty 兔子

最后两p由于导出时出了一点问题所以和原图色差有点大,看起来会有一点怪(?

(但我实在是不想再动工一遍了🤐


一些Heathers小动物🐆🐶🐱🐰

Heather C 金钱豹

Heather M 金毛

Heather D 狐狸

Veronica 猞猁

Martha 水豚

Betty 兔子

最后两p由于导出时出了一点问题所以和原图色差有点大,看起来会有一点怪(?

(但我实在是不想再动工一遍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