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huntryhuman

77浏览    19参与
空海城邦

【俄瓷】庆祝你的生日

     你在做什么呢。

  没什么。cn缓慢靠近他,纤细的手指拨开烟。rus只看见面前的薄唇轻轻张开,吞云吐雾,白烟缭绕。于是cn的面容也模糊起来。

  他依稀只看见了那红热的烟头,像炬火在黑夜里燃烧,划开了无边黑暗。有人划了一根火柴举在寒冷雪国的脸旁,火舌不急不慢舔舐着。

  --------好烫。

  陪我喝杯酒吧,rus。

  一杯金黄色液体被推到了面前,rus没接,僵硬道:“真没想到,你还回来这种地方。”

  cn笑了笑,仰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道:“有点高兴。”这话说的时候,礼仪之邦眉目柔和,眼中盛着...

     你在做什么呢。

  没什么。cn缓慢靠近他,纤细的手指拨开烟。rus只看见面前的薄唇轻轻张开,吞云吐雾,白烟缭绕。于是cn的面容也模糊起来。

  他依稀只看见了那红热的烟头,像炬火在黑夜里燃烧,划开了无边黑暗。有人划了一根火柴举在寒冷雪国的脸旁,火舌不急不慢舔舐着。

  --------好烫。

  陪我喝杯酒吧,rus。

  一杯金黄色液体被推到了面前,rus没接,僵硬道:“真没想到,你还回来这种地方。”

  cn笑了笑,仰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道:“有点高兴。”这话说的时候,礼仪之邦眉目柔和,眼中盛着瑰丽景象,那是他的壮丽山河,他的温热的广袤的国土孕育的人民,用最盛大最热烈的仪式为他庆生。

  永远爱着。人们呐喊道,四面八方的声音汇成洪流涌进心里,泥土下的心脏激烈的跳动。当他目视着wu  xing  hong  qi迎风飘扬,jun人站姿挺拔,神色坚定目光炯炯时。

  rus感受着cn情感的流露,他感受着这个国家鲜活又汹涌的感情,伸手抚上了中国的脖颈,向上,手心贴着对方的皮肤,一片柔和神色。

  他注视着对方,古国垂下眼,用长长的睫毛掩住浮光流转。

  “我知道,你的生日。”

  他低下头去,亲吻从额头到齿唇,密密麻麻,连绵不断。

  “生日快乐,cn。”

  

  

older six

殖民时期美利卡穿越现代后

注:美人设是神经病疯逼美人,小美有点天然呆and这篇文是之前画的一张图的脑洞:love 

!!!文笔不太好!只是想把自己想到的写下!and只是自己想象!想看时政或者史政请点X!(咳咳,补充:小美就叫美丽卡,现美就叫美

——————俺是分割线————————

   “哗哗…”

  “唔…”

  自来水那仿佛刺入骨髓的冷使刚承受一顿毒打的美丽卡被迫醒来。他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

  “啧。”不耐烦的声音在头顶想起,随即头皮就受到一阵剧烈的痛。美扯着眼前这个看着只有十一二岁的孩子的头发,...

注:美人设是神经病疯逼美人,小美有点天然呆and这篇文是之前画的一张图的脑洞:love 

!!!文笔不太好!只是想把自己想到的写下!and只是自己想象!想看时政或者史政请点X!(咳咳,补充:小美就叫美丽卡,现美就叫美

——————俺是分割线————————

   “哗哗…”

  “唔…”

  自来水那仿佛刺入骨髓的冷使刚承受一顿毒打的美丽卡被迫醒来。他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

  “啧。”不耐烦的声音在头顶想起,随即头皮就受到一阵剧烈的痛。美扯着眼前这个看着只有十一二岁的孩子的头发,将他硬生生拽到自己面前,与自己对视。

  “小孩儿,装睡可是很没礼貌的哦,想好怎么死了么?”

头皮上的痛并没有使美丽卡很在意,只是这和以往听到的声线不同时,他才重又聚焦了眸子。一双湛蓝的眼睛仿佛装的下翱翔的鹰,略微向下撇的眼尾是这双眼眸时刻散发着委屈的气息,只是越深的湖底都有越多的危险,美眼眸深处隐藏的偏执与疯狂恰好认证了这一观点。

  这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使美丽卡瞳孔一缩。“你——唔”,刚想说什么,但一阵反胃感袭来,使他的话语与震惊只能同胃酸一齐返回到胃里,渐渐消磨。毕竟,任谁一天没有吃饭又挨了顿毒打,又遭受冷水与震惊的双重袭击,还能忍住不反胃。

   美看着眼前不断干呕的美丽卡微微眯了眯眼眸“喂喂,我自认为长的还挺惊为天人秀色可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吧,要不要这个反应啊!”而美丽卡呕了好一阵拍拍胸脯才缓过来朝那个和他轮廓相似的人看去,随即又低下头。“咔哒。”手枪上膛的声音响起。

  “嗯。”

  “什么?”

  “…回答你刚才的问题。”

  美愣了一下,随即像是受不住是的爆发一阵狂笑,愣是把眼泪都笑出来了。他才不承认刚才确实想杀了这个小鬼,不是因为他装睡,也不是因为他那仿佛侮辱性的一阵干呕,只是因为抬头的那个眼神。像,太像英了,墨绿色的 ,带有仿佛盛不下的侵略性与野心,只是他还隐藏了一丝倔强。

“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当时英会这么虐待我,看到这一双眼睛,即使知道眼前这人是自己,即使知道对方伤不到自己,还是忍不住想把他杀掉。

  “那个…”美丽卡捂着脖子开口“你是…未来的我吧。”

  “对你来说,确实是。”美笑嘻嘻地说,完全看不出一点刚才的阴郁。

  “哦,对了”美像刚想到似的,“带你看看你爹现在的样子吧。”

  “我…”美丽卡刚想开口,就被美提溜着后脖颈快速跑了出去“快点快点!开会快要迟到了!”

  “嗒,嗒,嗒……”英的手指富有节奏力地敲在会议大桌上,叹了口气“美那个家伙,还没来吗?”

  联推了推眼镜,刚要张口,“哐—”的一声巨响,打断了联接下来的话。

   看着被踹开的大门,美满意的点了点头,甜蜜的情话张口就来“Hi,honey们,你们来的真早呀。”

  俄皱了皱眉“快点吧,就等你了。”

  美看俄这样同他——伟大的世界灯塔说话,并没有像以往那样与他呛声,只是视线环绕了一圈,在看到英的身影后,笑眯眯地说“哎呀,今天可不怪我”美侧了侧身子,露出身后一直盯着英的小身影,“今天我家来了个小客人哦!”

  “咔嚓!—”是茶杯掉在地上碎裂的声音,“你,你,他…”颤抖着双唇开口,目光不断在美和美丽卡之间游移着。奇怪的气氛在会议大厅弥漫着。

  “哈哈哈哈哈哈……!”突然,美那疯狂又瘆人的笑声想起,打破了这奇怪的气氛,使其走向另一个极端。“你不是绅士吗,英吉利?哈哈哈哈哈…!”

  “快!快!”美推了推美丽卡“别那么没有礼貌,去和英打个招呼去!”

  英这时已经差不多冷静下来了,垂眸望美丽卡,看着他那墨绿色的眸子,眼眸闪过一丝怀念,似乎回到了那个充满海腥味的年代。

  【我要自由!】

  【我的躯体会腐烂!但我的灵魂依旧展翅高飞!】

  ……

   “过来。”英朝美丽卡招了招手。美丽卡抬头看了看美明显有点不爽的脸色,还是朝英,走了过去。

  “砰——”

  “嘭——”

  两声明显一前一后的声响,使屋檐外的和平鸽都扑闪着翅膀飞走了。美吹了吹还在发热的枪口,看着跌在路上的美丽卡,眯了眯眼睛“你敢再往前走试试。”

  美丽卡回头看了看美,没说什么,站起来拖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地继续走着。

   “砰——”

   “嘭——”

  又是两声响,美丽卡的另一条腿也被击中了,美丽卡转过头,顶着满是虚汗的额头,对美笑了笑,但还是义无反顾的向英吉利的方向缓慢爬行着,路上留下了两条刺眼的红。

  “你——!”美怒目圆睁。【我要自由!】不知怎的,美想到了这句话。“切,”美最终放下了枪。

  英从第一声枪响就坐不住了,手里一直紧紧攥着刚拿上来的新茶杯,目光一直盯着那个朝他走来的小身影,嘴唇又开始哆嗦着。

  终于,英看美丽卡受了两次枪击依然朝他爬来时,放下了他那可怜的绅士包袱 ,一边朝美丽卡走去,一边将手中的茶杯狠狠扔向美,怒吼着“你个疯子!你在干什么!?”

  美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低垂着头,看着溅在衣服上的茶渍,看着它慢慢晕开,形成一个碍眼的污渍。

  “哦,我可爱的孩子 别理那个疯子。”英跑到美丽卡身旁,蹲下身,怜爱地说道。美丽卡低着头,不让英看见他疯狂的眼神与听见英那虚伪的关心而露出嘲讽的嘴角。等英慢慢将手放在他的头上,才虚虚抬头,手也向英的手方向伸去,嘴里呢喃着“父亲,父亲…”

  英任由他的所作所为,怜慈地回应着“我在 ,我在……操!你这小畜生!你干什么!?”英突然抬手一巴掌将美丽卡掀翻出去。

  英突然的爆粗口和怪异的动作使低着头的美猛地抬头,其他三联与联也抬了眸,与站在英面前的美看了个清清楚楚——那个英口中的小畜生竟然硬生生从英的手上撕咬下一整块肉!

  “你!你…”

  美丽卡看了看英那仿佛震惊到还没缓过神来的神情,嘴里含着英的肉块又笑着叫了声“父亲…”然后也不等英反应过来便开始咀嚼嘴里那不小的的肉块。

  “咔哧、咔哧…从昨天到现在…咔哧…我还没吃饭呢…咔哧…”美丽卡的口腔与英的肉块碰撞的声音,牙齿刺穿肉块的声音,一阵一阵的吞咽声,还有美丽卡轻轻的呢喃声 缓缓回荡在空旷的会议大厅。仿佛空气也随着美丽卡的咀嚼的肉块慢慢变得粘糊,压得人喘不过气。

  “唔…哈哈哈哈…!!”美随之而来的爆笑声不仅没有使大厅的氛围放松,还使得氛围变得诡异疯狂。

  “不,不…”美丽卡的咀嚼声与美的狂笑声混在一起,刺激着英的神经,他呆呆地望着手上露骨的伤口,似乎下一秒神经就会崩断似的。

  【父亲,父亲…】

  突然的幻听使英下意识望向了美丽卡,不经意就就与美丽卡那墨绿色的眸子对上,他,从那墨绿色的眸子仿佛看到了了以前那个厌恶的带着海腥味的自己。

  突然!英像发了疯似的从腰后面摸到自己的枪“咔哒”一声打开保险栓。“砰砰砰砰砰砰……”连续的十几声枪响打断了美的狂笑,也惊地剩下三联猛地站起来,法更是往前探了一步。

  英的十几声枪响 ,并没有集中一个点打,而是现将美丽卡那两颗漂亮的眼珠打烂,又将他的嘴巴打的千疮百孔,后又向是怕美丽卡死的不够彻底,“砰砰砰…”又是几声,将美丽卡的心脏都给打碎了,身体破了一个大洞似的,仿佛从洞口可以看到身体的内部结构一样。喷溅出来的血液溅的英的身上与地面一片血红,与飞溅的肉糜混在一起,组成了一副地狱般的景象。

  “你!…”美从英开第一次枪有点惊诧外,随即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站在那儿。等英打完了,跪在原地喘着粗气,美才像散步似的朝会议桌走去,路过英身边时,看也不看美丽卡一眼,只是随口丢下一句“无聊…”

  “呼…”英这时也反应过来,站起身,装模作样地理了理衣领“联,找人把地清理一下,我换个衣服就继续开会。”

  “是。”

  法想下去看看美丽卡的尸体,但看到美丽卡渐渐消散后,也就摇摇头,返回座位了。

  十分钟后,会议大厅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祥和。

  “咳咳”联开口,“会议开始。”

  …………

  美丽卡睁开眼,果然又回到了那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碰巧英带着人来看他了。

  看着美丽卡嘴角惹眼的血渍,英蹲下身,用指腹轻轻抹擦掉,不顾美丽卡微微颤抖的身体,站起身,对手下说道

  “去,打碎他的牙齿。”

  “是。”


  END

———————————————————

就是说,一时兴起写文,才发现好难呀,再也不想写了(也不是

咳咳,文笔有点烂,果咩

  

  


  




older six

呼,画的是关于夏日祭的事,可惜画的有点慢,(最近好像还有秋日祭什么的就是说。灵感来自dy

真的,越刷我越觉得内心悲愤,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然后,因为画的时候没考虑太多,衣服都是随便糊的,果咩orz


呼,画的是关于夏日祭的事,可惜画的有点慢,(最近好像还有秋日祭什么的就是说。灵感来自dy

真的,越刷我越觉得内心悲愤,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然后,因为画的时候没考虑太多,衣服都是随便糊的,果咩orz


older six
美瓷美来袭!(非原创,灵感来自...

美瓷美来袭!(非原创,灵感来自dy的一位太太,但是时间太远了忘了是哪一位了,果咩orz如果侵权了请立即联系我!)

美瓷美来袭!(非原创,灵感来自dy的一位太太,但是时间太远了忘了是哪一位了,果咩orz如果侵权了请立即联系我!)

older six
嘤,殖民时期还不是屑的小阿美

嘤,殖民时期还不是屑的小阿美

嘤,殖民时期还不是屑的小阿美

older six
叮~掉落一只睡着的屑阿美(过过...

叮~掉落一只睡着的屑阿美(过过过!审核给我过!)

叮~掉落一只睡着的屑阿美(过过过!审核给我过!)

漫花寻篎
半厚涂摸鱼阿美

半厚涂摸鱼阿美

半厚涂摸鱼阿美

-三千璃-

“拉勾上吊  一百年不许变。”

“拉勾上吊  一百年不许变。”

漫花寻篎

 迟到的生贺图 左赶右赶六个小时还是晚了QAQ


 迟到的生贺图 左赶右赶六个小时还是晚了QAQ


chuci.

苦逼人上课摸鱼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全拟美瓷,注意避雷!

(果然还是在书上画有感觉啊)

苦逼人上课摸鱼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全拟美瓷,注意避雷!

(果然还是在书上画有感觉啊)

漫花寻篎

【美瓷】“利益维持的爱情。”

【美瓷】“利益维持的爱情。”

shen
虽然但是,阿美瑞卡在很多方面确...

虽然但是,阿美瑞卡在很多方面确实都比我们好,然而屑。


彩蛋是更屑的阿美,低质勿点。

虽然但是,阿美瑞卡在很多方面确实都比我们好,然而屑。



彩蛋是更屑的阿美,低质勿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