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illian murphy

6986浏览    20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7 18:30
灭人器指南

【翻译】浴血黑帮 Alfie/Tommy 《Dying out on Burnt Rage》

原作者:lunaskeeper

原文地址: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854458

在Tommy的办公室见了Solomons一面后,John和Arthur退到了厨房里。


“他在搞什么名堂?居然邀请那个家伙来家里。”Arthur恶声道,弯腰拿起半杯威士忌,他的眼中烧灼着不可名状的怒火,John有意避开了他哥哥的眼神。“甚至都没有告诉我们一声,那混蛋。”他啐了一口。“两个都是混蛋。”Arthur又喝了一大口酒,“啊,”把杯子放回桌上,“真他妈好极了。”


John看着Arthur用手背擦了擦嘴,然后从上至下抹了一把脸。Arthur看...

原作者:lunaskeeper

原文地址: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854458


在Tommy的办公室见了Solomons一面后,John和Arthur退到了厨房里。

 

“他在搞什么名堂?居然邀请那个家伙来家里。”Arthur恶声道,弯腰拿起半杯威士忌,他的眼中烧灼着不可名状的怒火,John有意避开了他哥哥的眼神。“甚至都没有告诉我们一声,那混蛋。”他啐了一口。“两个都是混蛋。”Arthur又喝了一大口酒,“啊,”把杯子放回桌上,“真他妈好极了。”

 

John看着Arthur用手背擦了擦嘴,然后从上至下抹了一把脸。Arthur看起来糟透了,他眼睛底下肿起了青黑的一片,让他的鼻子比平时看起来更惨了(Arthur的鼻子在他十四岁时被板球拍打断过),他面色苍白,脸上的雀斑像是快破出皮肤一般。

 

“我还以为你想保持清醒,”John说。

 

Arthur沉默地瞪着他。

 

“听着,”John开口,小心地措着辞,“Solomons对Tommy来说什么都不是。就是为了一个了结,没别的了。”

 

Arthur点了点头,但目光还是粘在桌子上。

 

“他依然是个混蛋。”

 

“这会儿他该走了。”

 

“嗯。”

 

John转了转眼睛,“所以,”他指着楼梯,“去看看Tom有什么吩咐。”

 

“你爱去自己去,”Arthur粗声说,“我又不是他的保姆。”

 

John猛地站起身,椅子拖动发出刺耳的声响,Arthur瑟缩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John对Arthur的不自在产生了一种隐秘的快感。

 

“去你的,Arthur,”John骂道,大步走出了厨房。他迈上楼梯,觉得自己有点幼稚,沿着走廊向Tommy的办公室走去。

 

Tommy不喜欢被人打扰,尤其是最近,但John觉得自己只身前来,Tommy应该还不至于让他滚蛋,至少不会立刻就让他滚。

 

他走近办公室的门,门半开着,从门缝里John可以看见Tommy那架顶着天花板的书柜。John站在门边朝里窥视,他差点就喊出了Tommy的名字。

 

Tommy坐在办公桌前的一把椅子上,就是之前Arthur坐过的那一把,背对着门,手肘放在膝上。他正低声向Alfie Solomons说着什么,对方坐在他身旁,身体冲着Tommy。

 

两个人都没有发现John就站在门口。

 

Tommy一句话还没说完,Solomons突然倾身向前,电光火石之间,John差点就要冲过去拦在Solomons和他的哥哥中间,但Solomons没有拿刀架在Tommy的脖子上,相反,他在Tommy的唇角印上了一个吻。

 

John暂时松了一口气。然后他的大脑反应过来了刚刚发生了什么,John只觉惊骇的情绪向他扑面而来,他满脑子只想着把Alfie Solomons从他的椅子上拽下来,扔出Tommy的宅子。

 

然后接着——Tommy笑了起来。他看起来还是很疲惫,但John终于意识到了这是几个月来Tommy第一次露出笑容。Solomons举起空着的手,用手掌贴着Tommy的头,环着他的脑袋,拇指一遍遍轻抚着对方的眉骨。Tommy闭着眼睛,微微向前倾身,引诱鼓励着Solomons歪着头挨个亲吻自己的眼睑。似乎已经演练过很多次,Solomons没有犹豫,两人额头相抵,低声交谈着什么,John听不分明,只能看见Tommy握住了对方的手指。

 

John的脑子瞬间清醒了,他得赶快离开,他不能被Tommy发现。

 

不管怎样都没关系,John说服自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门边,Tommy的双眼始终没有睁开。

 

 

 

•    •    •

 

 

 

与俄国人见面后的回程路上,Arthur在后座睡觉,Tommy开车,John在副驾驶上抽烟。时间早得令人痛苦,浓雾紧缠着他们开往伯明翰的车,如影随形,西方的天际线上抹上了一层暗蓝色。

 

John用眼角余光瞄着Tommy,对方依然戴着他的那顶帽子,帽檐拉得很低,挡住了他的眼睛,John甚至能看见帽檐夹层里藏着的剃刀。Tommy收着下巴,嘴唇抿成了一条线,似乎为了保持镇定,同时收紧了他全身的肌肉。

 

他看起来有点神经质。

 

John把头转向车窗,脑子里回想着大宅里那个漂亮的俄国女人,她们喷了香水的脖颈和充满艺术感的凌乱内衣。他回想着Tommy在楼下和那些贵族周旋,谈着生意,John不知道具体的细节,但他们肯定会从中获利,Tommy向他们保证过。他还记得自己递给Stefan那团纸时,对方难堪的眼神和欲言又止的表情。

 

那一天,在Tommy的办公室里,他哥哥并没有露出过这种神情。自从他之前触碰到Stefan颤抖的目光后,有一个问题一直盘旋在他心头,猛然间,这个问句蹦出了John的嘴:

“你有没有吸过谁的屌?”

 

Tommy的头微微向右倾斜,但除此之外他没有给John其他回应,表明他听到了这个问题。一阵尴尬的沉默,John摆弄着他的烟。

 

“为什么?”Tommy终于应了一句话。

 

“就……就是Stefan说的,”John吸了一口烟,保持目视着前方,“他说那个王子想要吸他的屌。”

 

Tommy还是那样面无表情地盯着路面,John立刻就怂了。

 

“我是说,Stefan这么干是为了监视咱们的对手,是吧?是为了收集情报,没错吧?所以,他这是为了我们。他吸毛子的屌好让我们能抢他们个措手不及。”

 

John小心翼翼地瞥了眼Tommy,对方似乎被逗乐了,握着方向盘关节发白的手也渐渐松开了。

 

“你是想问我,我有没有吸过俄国王子的屌吗?”Tommy笑了出来,但John觉得一般人的笑声应该不会让人感到这么坐立难安。“John,我从没吸过俄国王子的屌。”Tommy又笑了笑,不过听起来更像是从鼻子里呼气的声音,和Arthur的鼾声重叠在一起。

 

John在座位上扭动了一下。他摘下帽子,顺了一把头发,把烟屁股丢出窗外,颠了颠腿。

 

“好吧,”Tommy回道,声音冷如坚冰,“你想说什么,John?”

 

“Grace知道吗?”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陌生,就像是Tommy从他的喉咙里把这几个字生拉硬拽出来的一般。

 

“Grace知道什么?我从没吸过俄国人的屌吗?”John怀疑自己被对方嘲笑了,他深吸了一口气:

 

“知道你背着她和Alfie Solomons乱搞。”

 

尽管车内温度可能瞬间下降了十度,John还是能感觉到汗水从他的肩胛骨间滑下,流进了腰窝。他下定决心不去正视对方,尽量保持视线不动,但有那么几秒钟,他还是屏住了呼吸。

 

终于,Tommy开口了。

 

“那Esme知道结婚之后,你还一直对Lizzie Stark眉来眼去吗?还是说你忘了告诉她?”

 

John猛地把头转向他的哥哥。笼罩着这辆车的咒语好似终于被解除了,John发现自己又能自如地讲话了。

 

“Lizzie Stark?”John被搞晕了。“你用Lizzie Stark来威胁我?”他哼了一声,摇了摇头。John感到愤怒的情绪震颤过全身。“不,不,Tommy。这他妈在搞什么?你他妈在搞什么?”Tommy依然没有看他一眼。

 

“小声点,John,Arthur在睡觉,”Tommy警告道。

 

John回头看了一眼,Arthur正好在后座上翻了个身,一只胳膊放在脑袋上挡着眼睛,一只胳膊搁在腹部,Arthur轻轻地打着呼噜,自从Tommy用板球拍打断了他的鼻梁之后,他睡觉就一直是这个姿势。

 

John转过来看着Tommy,对方平静地直视着窗外的景色,天亮得很快,晨曦照进了他的眼睛里。

 

“你他妈什么意思,Tommy?”John冲着对方嘶了一声。

 

“什么什么意思,John?”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在你办公室里,”John坦白了,一只眼睛留意着Arthur一动不动的身影。“你和那个人渣。”

 

不知怎的,John的脑海中生动地浮现出了Arthur鼻子被打断那天的情景。John那时九岁,Tommy十一岁。Arthur幼稚地惹恼了Tommy,就在学校操场上,John当时目瞪口呆地看着Tommy捡起操场上的唯一的一个板球拍,照着Arthur的脸就用力抡了过去,Arthur一下子倒退了好几步。John僵在原地,目睹着涌出的血流过Arthur的嘴和下巴,流过他的脖子,流进他的衣领里,染上了他的白衬衫,像是续续绽开的一串花朵。

 

John鼓起勇气看向Tommy,他发誓,对方的脸看起来像是一个恶魔。Tommy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俯视着躺在地上的Arthur,手里还攥着那杆板球拍。他并没有喘着粗气,实际上,他看起来像是根本没在呼吸,而且整座操场好像都跟他一起屏住了气。Tommy一脸漠然,把板球拍扔到到了Arthur叉着的双腿旁。他的双眼毫无生气,John除了傻站在那儿之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眼睁睁看着Tommy的身影笼罩在他们两人身上。

 

现在,Tommy的眼睛就和那时一模一样,眼睑半阖,盯着前方的路面。车子依旧沿着小路飞驰,John有一瞬间很佩服Tommy居然能保持着稳稳地握着方向盘的姿势,要知道,他现在怕是随时都可以尖叫起来。

 

“如果我是你,John,做这种暗示,我会很小心的。”Tommy冷静的语气和他的面部表情很违和。

 

“‘暗示?’天哪,Tommy。”John笑了,他自己都觉得这笑声歇斯底里。“你应该当个律师的,Tom。真的,特合适。”他再次笑了出来,但Tommy没有如John预料般那样出手打他。实际上,Tommy保持着一种古怪的沉默,就像在森林与一只灰熊对峙一样,纹丝不动。“我没在暗示什么,我就是看见了而已,我他妈看见你了。”

 

“那么,你觉得你看见了什么,John?”

 

John觉得Tommy就快掏出一把枪对着自己了,但他还是决定继续,他回想起Solomons的手指轻轻梳理着Tommy头发的样子,愈发怒火中烧。“所以,你现在变成基佬了是吧?Tommy?”

 

Tommy的左眼痉挛了一下,John不自觉地向后退去,他简直在得寸进尺。

 

“John,”Tommy声音低沉,带着一种难以言明的暴虐。“我再说一遍,小心你的措辞。”

 

“为什么?”John哂笑一声,“你要杀了我吗?”

 

“不,”Tommy的声音里没有一丝情绪,“但Alfie会。”

 

John心底一片冰凉。“你就让他杀我?”Tommy一言不发。“你就这么让他杀了你的亲兄弟?”沉默依然。“你就他妈是个混蛋。”

 

“你管不住自己的嘴,John。”Tommy叹了口气。“是个人都知道。”

 

“这是在威胁我吗?”John压低声音问。

 

Tommy终于转过头,他的目光懒洋洋地扫过John的脸,搞得他不觉紧张起来。

 

“对,”Tommy直言不讳,接着他把视线转回了前方的路面,没有一点停顿。

 

有那么一会儿,John僵坐着,全身肌肉紧绷。他能感到愤怒和恐惧的情绪同时表现在了他的脸上。他不禁脑补了Solomons像个屠夫一样把自己开膛剖肚的画面,对方站在那儿,露出了染血的笑容。

 

John闭着嘴,他知道要是此时说话的话,他的声音铁定会打颤。

 

两人相顾无言,沉默长得令人痛苦。最后,Tommy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John……我不该用Lizzie Stark威胁你,这算是我错了。”John大气都不敢出,等着Tommy接着说,但是Tommy再没说一个字。

 

John在座位上动了动。“就这些?没了?”他用眼角余光看见Tommy点了点头。“所以,关于Solomons,你的‘Alfie’,没什么说的?”

 

“我想对话已经结束了。”

 

John差点就想同意了,如果现在就这么算了,他们都会当作这段话从没被提起过。

 

“Tommy,”John又开口了,把身子转向驾驶座,“告诉我,我错了。”

 

“其实,John,我不想告诉你任何事,也无意把你的想象力导向任何方向。”

 

John看见Tommy轻笑出来,他皱着眉,“这一点都不好笑!”John大声说。

 

Tommy心情愉悦地看着他弟弟,笑容无声地扩大,“我就要笑。”

 

John差点就要冲对方的脸吼出什么收不回的话了,他的愤怒却卡在喉咙里。这太让人愤怒了——简直是出离愤怒了,Tommy太莽撞了。John的脑海中又生动地浮现出Tommy染血的残破身躯倒在巷子里的画面。一股不舒服的感觉堵在他的气管里,让他丧失了组织语言的能力。John不敢开口,怕一开口就要吐在Tommy的鞋上。

 

突然,Tommy把手放在了John的胳膊上,安抚着他。John把目光移到Tommy身上之后,才发觉眼前多了一些黑色的斑点,模糊了他的视线。

 

“——还好吗?”

 

“什么?”John问,为什么他听起来像是喘不过气?

 

“我刚才问,你还好吧。”Tommy审视着他。然后他突然把车子靠边停下了,John因为惯性晃了一下身子。等车子完全停下来,Arthur打了声呼噜,翻了个身,脸冲着里面,避开了前座的两人,他俩看着Arthur,直到对方不再动弹,重新打起鼾来。

 

“John,”Tommy说,语气听起来就像是他一直伪装的那个体贴的兄长,“你看起来精神不大好,你怎么了?”

 

John没法直视Tommy的眼睛。“我……”他顿住了,松开握紧的拳头,接着道,“你会死在不知哪个臭水沟里的。”

 

“反正我总归会是这个死法。”

 

John沮丧地抱怨,“不,我的意思是……有人会害你……”

 

Tommy打断了他,“让我来担心这种事就好了。”

 

John想反驳他,想冲着他大吼大叫,想告诉他家族忠诚和Shelby,但相反,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点点头,把自己的想法咽了回去。

 

Tommy温柔地笑了笑,尽管他满脸倦意,这是自办公室那天以来,John看到对方露出的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那就好,John。”

 

Tommy启动了车子,驶离了路边,接着向伯明翰开去。

從淵

原图→(x)

墨菲实力演绎什么叫困到生无可恋……

之前看到有人形容他是—— Cillian Murphy always looks like someone somewhere is disappointing him.

大概是这种感觉↓↓↓

笑裂。

原图→(x)

墨菲实力演绎什么叫困到生无可恋……

之前看到有人形容他是—— Cillian Murphy always looks like someone somewhere is disappointing him.

大概是这种感觉↓↓↓

笑裂。

白水

无法回报的爱与付出跟施舍一样,是种负担。融化在爱里的,是永远无法触及的自由和永远无法摆脱的杀戮。

被爱包裹着的,是误解、容忍、仇恨,是根茎、枝叶,缠绕着,撕扯着,等待着花开的那天,等待着光明到来的那天。那天注定不会来。

爱让他浮于虚幻的云端,金钱让他站上血染的土地,把可悲的阴影撒向肮脏不堪的家乡。金钱对他来说,就像沉默和死亡那样自由。只有那些用数字代替语言,量化情感的时刻,让他感觉安全。

爱让他浸泡在地狱的熔岩里,沐浴着火焰,燃烧在罪恶和痛苦中,高傲地下跪。

烟雾,像所有的挣扎一般短暂,瞬息间烟消云散。但没有哪阵烟会真正散开,哪怕是再细小的灰尘。人是会真正散开的,哪怕是再沉重的灵魂。拼...

无法回报的爱与付出跟施舍一样,是种负担。融化在爱里的,是永远无法触及的自由和永远无法摆脱的杀戮。

被爱包裹着的,是误解、容忍、仇恨,是根茎、枝叶,缠绕着,撕扯着,等待着花开的那天,等待着光明到来的那天。那天注定不会来。

爱让他浮于虚幻的云端,金钱让他站上血染的土地,把可悲的阴影撒向肮脏不堪的家乡。金钱对他来说,就像沉默和死亡那样自由。只有那些用数字代替语言,量化情感的时刻,让他感觉安全。

爱让他浸泡在地狱的熔岩里,沐浴着火焰,燃烧在罪恶和痛苦中,高傲地下跪。

烟雾,像所有的挣扎一般短暂,瞬息间烟消云散。但没有哪阵烟会真正散开,哪怕是再细小的灰尘。人是会真正散开的,哪怕是再沉重的灵魂。拼命想要吸进肺里也没用。空气、时间都可以停滞、凝结,死亡也会沉积、附着,人却在不停地流动。

如果一定要追求某种完整,只能是完整的毁灭、彻底的坍塌。近在咫尺的完整,呼唤着所有破碎的存在。

如果一定要追求某种陪伴,只能是最敌对却又最相似、最亲密却又最疏离的那个人。

无需承诺和信任,因为同样接受必然的背叛。无需审判和宽恕,没有谁有愧疚的资格。无需说爱,因为爱从不存在。未来也不存在,所以无需惧怕彼此摧毁。

任何妄图近距离去触碰冷漠和绝望的人,不得不踩着厌恶和恐惧的阶梯,踏入虚空的门。

Psychedelia

【授权翻译/贝恩x稻草人】Pretty Little Thing

lof屏蔽图片,是辆车,走微博

https://m.weibo.cn/3490965152/4177347425455382

lof屏蔽图片,是辆车,走微博

https://m.weibo.cn/3490965152/4177347425455382

🐍弗兰的地狱之旅🐆

不知道为什么我sai上面的东西只能保存成psd格式,然后在ps上打开也无法编辑,存不了jpg格式,so,没有原图。Fuck off,my bloody computer.
说真的,我的火气是消不下去了,不想听任何人说安慰的话,sorry。此时我只想把之前没有耐下心来卖的安利好好卖一遍。浴血黑帮很好看,虽然后面剧情有些怪,但是总的来说很契合人选择看这剧的心理。我想看帅逼黑帮老大牛批的操作,ok有。我想感受那段黑帮时期的历史氛围,ok有。顺便插曲也都是选的是我极喜欢的英摇乐队的曲子,画面镜头非常漂亮。
主角太吸引我了!p3p4,总之就是一眼爱上的那种。汤老师的角色十分耐品,具体情况是,他和Cillian...

不知道为什么我sai上面的东西只能保存成psd格式,然后在ps上打开也无法编辑,存不了jpg格式,so,没有原图。Fuck off,my bloody computer.
说真的,我的火气是消不下去了,不想听任何人说安慰的话,sorry。此时我只想把之前没有耐下心来卖的安利好好卖一遍。浴血黑帮很好看,虽然后面剧情有些怪,但是总的来说很契合人选择看这剧的心理。我想看帅逼黑帮老大牛批的操作,ok有。我想感受那段黑帮时期的历史氛围,ok有。顺便插曲也都是选的是我极喜欢的英摇乐队的曲子,画面镜头非常漂亮。
主角太吸引我了!p3p4,总之就是一眼爱上的那种。汤老师的角色十分耐品,具体情况是,他和Cillian飙戏的片段总是特别刺激脑神经,意思只要他俩同框我就很紧张,角色间的冲突感很有趣。

J.

《Peaky Blinders》(浴血黑帮)S01E02

《Peaky Blinders》(浴血黑帮)S01E02

悠博感觉不妙(!

放一下我搁置了八千年的贴纸计划

放一下我搁置了八千年的贴纸计划

庄南理
梗源“根据你的生日起的fans...

梗源“根据你的生日起的fansite的名字”。得到梗名heaven fever。加之本来就有很强烈的非典型abo的想法,顺手写了一个很短的,就当我用爱发电了。

梗源“根据你的生日起的fansite的名字”。得到梗名heaven fever。加之本来就有很强烈的非典型abo的想法,顺手写了一个很短的,就当我用爱发电了。

温暖北极发起人—你车

浴血黑帮 / 自截自调

墨菲老师这种眼神很冷清的样子,太撩了。QAQ

[禁止任何二改和外传] 

浴血黑帮 / 自截自调

墨菲老师这种眼神很冷清的样子,太撩了。QAQ

[禁止任何二改和外传] 

莎乐美salome

【混剪】Gadence/拔杯/batman×scarecrow/论抖m怎么变成抖s

cillian,ezra,mads三个人的气质真的太适合小疯子了,每次听到crazy in love就开始不停脑补,不剪出来我要死了

三个故事分别由莲妹、E宝、麦子三个病娇组成,首先莲妹无比痴迷杯面,但是妾有情郎无意,被狂殴一顿之后莲妹黑化成黑帮霸道总裁。E宝被黑心部长坑的不要不要的,到了21世纪,E宝一不小心被不可描述了,于是回想起部长,想找部长复仇,请不要问我魔法师怎么转职成弓兵的,最后结局请自想象。麦子在被初恋不可描述后被蛋蛋7欺骗感情,同时遇见了茶杯,激发了抖S的属性,于是虐了蛋蛋7的蛋蛋,同时走向调教茶杯的康庄大道。

内含意识流的肉☜

走b站

cillian,ezra,mads三个人的气质真的太适合小疯子了,每次听到crazy in love就开始不停脑补,不剪出来我要死了

三个故事分别由莲妹、E宝、麦子三个病娇组成,首先莲妹无比痴迷杯面,但是妾有情郎无意,被狂殴一顿之后莲妹黑化成黑帮霸道总裁。E宝被黑心部长坑的不要不要的,到了21世纪,E宝一不小心被不可描述了,于是回想起部长,想找部长复仇,请不要问我魔法师怎么转职成弓兵的,最后结局请自想象。麦子在被初恋不可描述后被蛋蛋7欺骗感情,同时遇见了茶杯,激发了抖S的属性,于是虐了蛋蛋7的蛋蛋,同时走向调教茶杯的康庄大道。

内含意识流的肉☜

走b站

庄南理

【文】涨潮(alfie/ tommy)
标题是亚美尼亚语啦……
这儿一点注解:

*亚美尼亚语:“回来吧。”
*亚美尼亚语:“回来吧,要涨潮了。”
*亚美尼亚语:“为看起来无法随时间褪去的伤悲造成的摧残调制”
*梗源S4E6,汤米失手(?)一枪打烂了艾尔菲的左脸
*德语:“你他妈再喝…”
*德语:“享受一下海滩与风景,最近几天不下雨,你在这儿会重新成为汤米,亲爱的。”
*德语:“你才是最重要的。”

终——于写了相关的文啦——【趴】没有文化只能用亚美尼亚语代替吉普赛语,德语代替依地语了x
乱打tag丑ooc致歉啦【鞠躬】

【文】涨潮(alfie/ tommy)
标题是亚美尼亚语啦……
这儿一点注解:

*亚美尼亚语:“回来吧。”
*亚美尼亚语:“回来吧,要涨潮了。”
*亚美尼亚语:“为看起来无法随时间褪去的伤悲造成的摧残调制”
*梗源S4E6,汤米失手(?)一枪打烂了艾尔菲的左脸
*德语:“你他妈再喝…”
*德语:“享受一下海滩与风景,最近几天不下雨,你在这儿会重新成为汤米,亲爱的。”
*德语:“你才是最重要的。”


终——于写了相关的文啦——【趴】没有文化只能用亚美尼亚语代替吉普赛语,德语代替依地语了x
乱打tag丑ooc致歉啦【鞠躬】

沉思不语

刚刚追完peaky blinders S5,汤老湿居然复活了,连癌症都没有了,这一波大糖甜得猝不及防,加上蝙蝠侠系列 盗梦,简直可以脑补个湿莲三生三世爱情故事了

刚刚追完peaky blinders S5,汤老湿居然复活了,连癌症都没有了,这一波大糖甜得猝不及防,加上蝙蝠侠系列 盗梦,简直可以脑补个湿莲三生三世爱情故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