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lamp

25.9万浏览    3735参与
KAKESU

指標星(10)在線,熱播

“testtest咳咳!”女主持人清嗓,“……歡迎來到本次節目,我是「在線熱播」的笠子,今天的嘉賓是當紅影帝櫻塚星史郎先生以及超新星皇昴流先生,有請兩位打個招呼。”

“大家好,我是皇昴流。”

“晚上好,我是櫻塚星史郎。”

整點一到,準時開播,在線熱播的youtube頻道的在線觀看人數直線上升。

「給我男神刷愛心!♡♡♡」

「要用分割螢幕?怎麼還暗著?還是我瞎了?」

「樓上別急,影片說明有註明不會馬上開鏡頭」

底下留言如海嘯般滔滔不絕,主持人笠子當然也看到了。

“看來粉絲們已經迫不及待一睹兩位的風采,請問兩位晚餐都準備好了嗎?”

“隨時可以。”星史郎游刃有餘還帶了點自信的應答。...

“testtest咳咳!”女主持人清嗓,“……歡迎來到本次節目,我是「在線熱播」的笠子,今天的嘉賓是當紅影帝櫻塚星史郎先生以及超新星皇昴流先生,有請兩位打個招呼。”

“大家好,我是皇昴流。”

“晚上好,我是櫻塚星史郎。”

整點一到,準時開播,在線熱播的youtube頻道的在線觀看人數直線上升。

「給我男神刷愛心!♡♡♡」

「要用分割螢幕?怎麼還暗著?還是我瞎了?」

「樓上別急,影片說明有註明不會馬上開鏡頭」

底下留言如海嘯般滔滔不絕,主持人笠子當然也看到了。

“看來粉絲們已經迫不及待一睹兩位的風采,請問兩位晚餐都準備好了嗎?”

“隨時可以。”星史郎游刃有餘還帶了點自信的應答。

“我也是。”昴流聽起來倒是有些緊張。

“那麼我數到一時麻煩兩位將鏡頭遮擋物取下……三、二、一!”

粉絲們終於重見光明,激動的刷起屏來。

「為什麼昴流面前是豪華便當!?說好的不會煮飯人設呢???」

「我家兒子全能煮夫♡(?)」

「影帝是吃炒飯嗎www」

「等等我!我也要去買蝦仁炒飯,四捨五入就是跟我星吃同一碗飯!」

“那麼,兩位主角介紹一下你們的晚餐吧?”

星史郎把炒飯稍微傾斜,“第一次做,賣相也許不算太好,不過保證有熟,能安心食用……話說昴流君那個煎蛋卷怎麼做的啊?色澤很美。”

“見笑了,其實這不是我做的。”青年拿出發票,“剛剛拍了個廣告,回來路上又塞車,所以只好請助理小姐幫我外帶了餐盒。”

“原來如此,辛苦了,那麼請問皇先生在家會做料理嗎?啊,兩位可以一邊開動了。”

“叫我昴流就可以了,也稱不上是料理,就是有時候太晚回家買不到便當時我會隨便炒盤青菜配飯吃。”青年穿著套頭黑色毛衣、格子外套,一臉認真的夾起剛剛被星史郎稱讚的煎蛋卷,要是再加個黑框眼鏡,一定看起來更像居家大學生,絲毫沒有明星架子。

“希望下次還有機會讓粉絲們見識下昴流先生的手藝。”

“啊……會有機會的。”眼看主持人還是把他說的宛如大廚似的,昴流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

「我家兒子臉紅了><超級可愛」

「好想吃昴流親手炒的菜……餓了」

觀眾來的差不多了,正是炒熱氣氛的好時間!笠子提出整理好的問題,“話說前幾天昴流你更新了推特呢?大家都很好奇這是什麼意思呢?”

“那個企鵝送禮截圖啊?真的很可愛呢,我那天也有看到。”星史郎飛快地插入話題,甚至看起留言區開始跟觀眾聊天起來。

而此時昴流突然靈光乍現,莫非那天星史郎洗完澡盯著手機就是在看這個?原來打斷他完美計劃的就是自己發的推文!?

人生太難了。

“……企鵝送禮本身算是一種示好,甚至於可以說是求偶行為……”

咦?等等,影帝你為什麼那麼了解?而且這說的讓人很害臊啊,求偶什麼的……要不是正在直播,昴流簡直想要馬上飛奔逃走。

“我想昴流君可能--”

這是什麼釣人胃口的停頓,在場觀眾連主持人都緊張了起來。

“--很喜歡企鵝。”

留言區頓時刷出一大排的(昏倒.jpg)。

“難道不是嗎?動物表現出像是人類一樣的行為時,讓人特別有親近感,昴流君一定也是看得有感而發吧?”

昴流連忙點頭贊同,看著對方勾起的嘴角弧度,他突然覺得此時星史郎是在看著他笑,雖然感覺話中有話,但總歸是一邊調戲他,一邊又幫他解圍。

不得不承認星史郎又成功刷了自己一波好感度。

“哎呀,一眨眼昴流已經吃完飯了,隔壁影帝還有半盤,那麼我們就來集中問問話不多的昴流,影帝你不可以幫忙回答哦!”

星史郎苦笑著擺了個投降的手勢。

“那還請笠子小姐請手下留情。”

“那麼,對於最近人氣上升,昴流有什麼感想呢?”

“嗯……我覺得是我運氣好,很多人給我很多幫助,還有粉絲們不離不棄支持我,真的是十分感謝。”

一講完留言區昴流的媽粉刷起各式打氣留言,快得眼睛都來不及看。

“看來粉絲們普遍覺得昴流你太謙虛了。”笠子大致翻閱了一下,呵呵一笑,“那來給昴粉們來點福利吧?我們徵集到了不少粉絲的問題投稿---”

即使立花有幫忙想了一些‘題庫’,昴流還是有點緊張,天曉得粉絲腦洞有多大,不過……青年想起粉絲們的溫暖留言,還是可以相信他們的吧?

“請問昴流平時喜歡聽什麼音樂?”

這題可以!

“我聽得音樂類型沒有一定,不過最喜歡的歌手是松岡先生。”昴流突然騰地離開鏡頭前,約莫過了十秒,再次回來時手裡拿著一盒份量不小的CD,青年一臉開心,“第一個這個是我在發售日當天熬夜去排隊買的初回特典版。”

“原來如此,我看到你房間牆壁還貼上了他的海報。”笠子接著小聲道,“其實那天我也有去排。”

“松岡先生的歌很有意思,推薦給各位,他的舞台服裝設計也合我胃口,我服設系的姐姐也表示十分中意。”

昴流像是打開了話匣子,難得的獨自講了五分鐘以上,星史郎一邊聽著一邊搜尋了一下,原來昴流喜歡這個歌手啊。

“沒想到昴流對音樂蠻多獨到的見解,話說你是什麼學系畢業的呢?事務所那裡有關你的簡介透露的東西實在是很少。”

「只有身高和生日,連血型都沒說(汗)」

「資料好少,我沒辦法合盤,哭」

「樓上你……」

“不好意思了各位,這其實是我不想說太多。”昴流皺眉,“家人中也有不滿意我走這條路的人,實在是不想讓他們為我煩惱太多或是因此被媒體打擾……不過我是商科系畢業的,這個倒是可以說。”

“那再一題……”笠子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忍笑,“請問您的三圍?”

留言裡粉絲開心的歡呼,而他們的偶像昴流死機了,果然該來的還是會來。

“這、這……”

昴流紅了臉,而且紅色還有擴散的趨勢。

“我猜昴流君自己根本也不知道吧?”星史郎笑呵呵地吞下最後一口炒飯,“這屬於商業機密,有意者請洽詢昴流君的事務所。”

“哎呀!櫻塚影帝你吃完啦,時機抓得真好。”

「影帝老是幫昴流坦,太偏心了,之前跟別人一起上採訪都不會這樣!」

「真的!再這樣下去我都要懷疑是否幾個月前他們的緋聞是真的了!」

星史郎微笑著和觀眾們賠不是,一邊給笠子暗示道,“那麼現在進行雙人問答環節?”

她默默想著今天影帝感覺特別積極,雖然八卦之心仍然熊熊燃燒,但是也不能因此得罪星史郎啊。

“好的,那麼首先請問兩人再一次合作是什麼感受呢?”

面對教科書一般的問題,昴流神態自若,率先回答,“很榮幸也感到十分幸運,跟星史郎先生合作總是能學習到新東西,我很期待這次的合作。”

“嗯,我想這大概就是緣分吧?看著努力的昴流君,總讓我想起我剛出道時的樣子,也能提醒我選擇這條路的初衷。”

星史郎的回答意外的很感性,昴流忍不住開口,“星史郎先生為什麼想當演員呢?”

這是大家都會感興趣的問題,笠子緊接著附和,“我記得影帝從來沒說過關於初衷是怎麼樣的。”

「其實以前不少採訪問過,但是都被打哈哈過去了。」

「影帝透露一下,拜拖~」

粉絲們期待的討論起來,星史郎思考了一下,“既然很多人想知道的話,那就當作這次的訪談福利吧?”

男人拿出一本厚厚的剪貼簿,封皮原本是紅色但是現在看起來有不少地方是暗紅色,充滿歲月的痕跡。

“我雖然沒有什麼人生目標,但我覺得人生只有一次要好好珍惜,在大學畢業那天,我突然想到若是當演員,就可以演繹各種不同人的人生。”男人翻開剪貼簿,裡面每一頁都附有照片和簡短的文字說明。

“這裡面有我最初當演員直到今天的簡單紀錄,不知不覺就累積了那麼厚一本呢。”

“哇,怎麼說呢,感覺十分的厲害……”笠子驚呼,“那麼多年下來想法會有改變嗎?”

“我覺得我是享樂主義者,一開始是真的蠻辛苦的,所以也萌生放棄的念頭過,不過很快我發現演戲還挺好玩的,現在倒是覺得再演十年應該也沒問題。”

昴流忍不住笑道,“這個回答很有星史郎先生的風格。”

「因為太好玩我不知不覺成為影帝(天真臉)」

「我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天生差距……」

談笑風生背後,呆了一片人。

韫谨-星昴专用

进行一些色散滤镜的实验(混更)

进行一些色散滤镜的实验(混更)

Sylvana
【迟到的拥抱】 数万年孤独的等...

【迟到的拥抱】

数万年孤独的等待,不过是为了现在这个拥抱。


帝释天:再也……不放你走!

修罗王:不走了。


感谢画师太太@🐟爪巴爪巴 

【迟到的拥抱】

数万年孤独的等待,不过是为了现在这个拥抱。


帝释天:再也……不放你走!

修罗王:不走了。


感谢画师太太@🐟爪巴爪巴 

萧伊
当年用来练习线条和控笔的画,少...

当年用来练习线条和控笔的画,少女漫画画风最爱的还是Clamp大婶们~

当年用来练习线条和控笔的画,少女漫画画风最爱的还是Clamp大婶们~

北吉星

公式书(1)

☆月野兔 Tsukino Usagi

[图片]

角色出处:《美少女战士》

初始年龄:14岁

外貌特征:月光清透的金黄色长发/如月光石清莹的蓝色眼瞳(除了眼白部分,星灵的瞳孔和眼珠是同色系的,瞳孔要比眼珠颜色更深,眼珠外还有一圈比瞳孔颜色稍浅的眼轮)/166cm(因为是星灵,体重/质量未知,可以自由变化身体规格)

暴走变化:夜蓝色或银白色长发/≥176cm~宇宙级(星灵的真貌其实比宇宙庞大很多,是可以将整座宇宙置于一只掌心的程度,类似于人类看一片叶子,体内则是无法测量的多维空间)

法灵界马甲:夜明月弓弥(Yoakeduki Yumiya)

星格:Sailor...

☆月野兔 Tsukino Usagi

角色出处:《美少女战士》

初始年龄:14岁

外貌特征:月光清透的金黄色长发/如月光石清莹的蓝色眼瞳(除了眼白部分,星灵的瞳孔和眼珠是同色系的,瞳孔要比眼珠颜色更深,眼珠外还有一圈比瞳孔颜色稍浅的眼轮)/166cm(因为是星灵,体重/质量未知,可以自由变化身体规格)

暴走变化:夜蓝色或银白色长发/≥176cm~宇宙级(星灵的真貌其实比宇宙庞大很多,是可以将整座宇宙置于一只掌心的程度,类似于人类看一片叶子,体内则是无法测量的多维空间)

法灵界马甲:夜明月弓弥(Yoakeduki Yumiya)

星格:Sailor Moon (Luna)(Sailor Cosmos/水手秩序的星位格式仅在极端情况下成立,每一个星灵都会在面临这种情况时启动相应的变位,宇宙意识会根据具体情况考量谁最适任)

星灵:Selene Artemis Soma Tinnit Iris Themis

源理:卫星 讯息 爱 正义 秩序 治愈

灵印:☽(月亮)

星启:粉色钢笔,即月亮笔,笔帽镶有一枚多切面粉红色水晶,可以变成各种趁手的武器和道具,水手月亮不太擅长使用武器,她的身手尤其是腿脚就如兔子般灵活,却远没有到矫健的程度,当然星灵之躯要比一般人强很多就是了,她更喜欢把笔变成直杆伞,只有按动笔帽上的水晶,嗵的一下,月亮笔就会变成可自动收放的伞,具备辅助飞行和降落的功能,星灵可以在宇宙中自由飞行是不假,不过有了这把伞,看起来就更显轻盈了,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兔子那样,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模拟人类通讯设备的手表,具备全息投影式可触屏、传送实物等基本功能,由星能魔法支撑,因此远超现代科技,表盘是月棱镜,表链是一串白珍珠,表盘外壳是某种镀金的轻金属,表盖上有星星和月亮的刻纹,并在上下左右分别镶嵌了绿蓝红橙的莹润石珠,壳子里的多切面月光石就是月棱镜,里面装有流动的月球尘砂;银项链,挂着心形多切面粉红色宝石吊坠,里面是月之海(静地海)的海水和月球微缩模型,实为储能器,实时连通星灵与母星的媒介,以供双方互相感知、及时救援;一对银白色猫眼石耳钉,也就是可以接听私密通话的窃听器,还可以启动风镜式计算机,具有千里眼导航功能。

水手冬装-E:星能解封级别为初级的装备,星灵的服装板型都差不多,是兼具个性和统一性的战队服,由各自的星能编织而成,水手月亮的这套衣装以深海蓝为主色,上衣是松紧口收腰的无扣衬衫,袖子是振袖,长短规格可随心而变,还能在战斗时从袖筒中自由伸缩布条,是看似飘逸实为有力的武器,振袖上是流动的星月和彩虹图案,衣领上有三道金线,关东襟上有一轮金黄色的☽星纹,领口下是一枚有两个巴掌大的粉红色蝴蝶领结,一枚月光石胸针别在领结上,右侧胸襟上有一个口袋用来别笔,及膝百褶裙的裙摆上有两圈金线,腰带在腰后延伸出一个比较大的蝴蝶结,裙子有两个侧兜,内衬白色花边衬裙和黑色打底裤,左裤腿的膝盖外侧有一个白色兔子头图案,一双便脚的深海蓝色棉靴,外披一件及腰斗篷,白色里子,立领竖翻,延伸到胸前的是西服领,梯形敞怀,但由魔法固定在肩上,所以掉不下来。

目前的一些想法:

★对于宇宙:星灵是宇宙意识的分支,是元星灵的灵魂碎片,但如果以实体降世,感觉上就不一样了,更像是脱离了母体的独立个体,也就是说,现在的我也不知道宇宙的想法,但是为什么要把我捏成笨蛋头脑啊?!好吧,其实正因为了解我,宇宙才会这么做,我只要按照它的想法走就行了。

★对于月亮:抱歉是我成为你的化身,即便如此,我也是星灵,可能宇宙也有软弱、愚钝的一面吧,星灵的强度和母星的规格无关,所以月之星灵不够强悍就是我自己的问题罢了,人类认为月球是地球的卫星,但我不这么认为,因为我还远远没有能够保卫一颗星球的能力啊。

★对于文明:美食!还有漫画!这个世界的生活确实一点也不无聊,总能超乎我的想象……不对,其实我完全没有想过,我啊,想象不到宇宙以外的东西,毕竟此前没见过嘛,但文明正是宇宙的伟大之处,是另一种形式的繁星呢。

★对于生命:它们也是宇宙运动的一种表现形式……应该是吧?看起来跟星尘没什么区别,星灵守护宇宙,自然也包括它们,反正我只要考虑宇宙的意志就行了,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对于前世:太模糊了,什么都想不起来,对前世失忆是宇宙的bug吧,喂!绝对是bug吧!不然为什么所有生物都记不得自己的前世啊?

★对于星灵:我的同伴还是很优秀的,她们个个都是人才,如果需要拯救世界那还是她们更合适,我跟着摸摸鱼就行了吧。

★对于神祇:大部分使魔比起自己,都更在意人类的存亡,祂们是人类的远古先祖预知未来而创造的智慧结晶,获得了世间源源不断的信仰,从现代人的角度来看,就像明明是机器,却备受人类崇拜,不过,如今的人类对待科技不正是这种态度吗?比如断电、停气,会让人受不了吧,其实使魔就是古人创造的可以代代相传的魔法装置。

★对于灵能者:除非是抵达神域的修行者,不然在我们看来都和其它生物没什么两样,啊…我并没有贬损的意思,只是陈述事实,星灵也不是全能的,太过完美意味着规模庞大,世界是承载不下的。

★对于学派生活:呼……还好不是念普通学校,升学压力真的是个沉重的负担,我的主业是完成宇宙的任务,可不能被学习给耽误了。不过学派也有考试排名,两科不及格而且补考也没通过的话,就会被劝退。但是呢,我完全不用担心这些~况且在这里,排名并不能代表什么。

★对于老师:四月一日先生啊,他是个温柔的人,就算是我也很容易用星灵之眼看穿他的本质,只是他那双异色的眼睛,他应该……是历尽了沧桑、苦尽甘来的人吧。

★对于同学: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啊!但是花户小鸠!她应该是我交到的第一个朋友,真希望能一直这样,嗯!一定能一直是朋友的!Auld Lang Syne!

★对于情感:朋友当然是越多越好啦,至于这个家人嘛,说实话,万物之灵长根本承受不住星辰的力量,所以我们从不投胎进人家,不过星灵之间其实也差不多啦,也有类似于家人的关系,恋爱的话,我还没体验过,如果可以,我确实很想试试看,假如我爱的人被星球杀死了,那我应该也会和这颗星球同归于尽吧,但是不可能了,星灵和生命的视点截然不同,从始至终,双方就注定无法互相理解,表面上搞好关系就行了,这一点我还是清楚的。

★对于暗涡:这玩意儿相当奇怪呢,以前世界上是不存在这种东西的,对,是元星灵托梦告诉我的,——常识哒!

★喜欢的动物:原本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不过可能是受到这个名字的影响吧,我现在格外喜欢兔子,还有猫,因为两者都善于跳跃呀,和我一样呢!要是我的头脑也能有这么灵活就好了……(目死)

北吉星

1

这次是以学派生徒的身份醒来的,上次是在何时何地来着?很多事又不记得了,星灵就是这么回事吧,作为宇宙意识的分支,在宇宙需要的时候,就会突然现身世间,至于身份什么的,早就被宇宙全方面安排好了,星灵拥有操控他人认知的能力,这些只需随心而生。但还是有诸多困扰,因为只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大事,才会被宇宙唤醒,却并不知道具体的使命,想先从找寻同伴入手,可根本不记得她们的脸,也不晓得这次的队友会轮到哪些星灵,以往的经验也几乎为零,脑子里一片混乱。

月野兔轻轻叹了口气,她又在为这件事发愁,老师在讲什么,她几乎完全没听。这里是塔和大学派,和法灵界的其它学派一样,没有年级划分,一个班里的生徒年龄各异,个人修为也深浅...

这次是以学派生徒的身份醒来的,上次是在何时何地来着?很多事又不记得了,星灵就是这么回事吧,作为宇宙意识的分支,在宇宙需要的时候,就会突然现身世间,至于身份什么的,早就被宇宙全方面安排好了,星灵拥有操控他人认知的能力,这些只需随心而生。但还是有诸多困扰,因为只知道肯定是有什么大事,才会被宇宙唤醒,却并不知道具体的使命,想先从找寻同伴入手,可根本不记得她们的脸,也不晓得这次的队友会轮到哪些星灵,以往的经验也几乎为零,脑子里一片混乱。

月野兔轻轻叹了口气,她又在为这件事发愁,老师在讲什么,她几乎完全没听。这里是塔和大学派,和法灵界的其它学派一样,没有年级划分,一个班里的生徒年龄各异,个人修为也深浅不一,大家都是根据各种因素选择老师,不过既然选择了探索灵异神怪的领域,心智自然要比普通人成熟许多。其实真正走学派路线的灵能者在法灵界并不占多,天赋异能的灵能者反倒很少会进入勤勤恳恳的学派体系,民间野路子就更多了。所以塔和虽说是日本法灵界最大的学派,每个班的学员也就零零散散最多三十几人,想通过踏入学派的方式来接触堪称现代神秘领域的法灵界,其门槛可是很高的。

下雪了,因为一直注视着窗外走神,月野兔应该是这个教室里最早看见了雪花的人,思绪也突然被老师的话给捞回来了:

“其实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每一片雪花都是结构不同的六角形冰晶。”

原本正在讲别的内容,因为一个溜号学生的目光,四月一日君寻也注意到了窗外的天气,便想起了一些常识,至于仔细观察,灵能者的眼力确实比常人要强很多倍,况且,在他那副眼镜片后还有一双异色的眼瞳。

“世上没有两片结构一致的天然雪花,就算外形真的一模一样,构造出来的过程和过程中的顺序也不会完全一致,每一个灵能者构造出来的术式也是如此,即使效果相同,起构方式也因人而异,正如命运的纺线只有三束,而这三束要贯通世界,所以每一束都是由千丝万缕的命运不断交织而成的。”

月野兔确实没有心情听课,但老师的只言片语偶尔也能照进心间。

当然,无关心情,图书馆也不是她会主动去的地方,她更喜欢食堂一类洋溢着幸福香气的场所,星灵之躯明明无需饮食眠休,但她还很爱赖床。

那是什么?

这天她照例上课走神,无意间瞥到了一本厚重的古籍,泛旧的封壳上有一行不太闪亮的金色线形文字,她在更古老的时代见过这种字,不至于不认识,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但这不要紧,因为那行字下面就有日文翻译:

『天使之书』

不是吧……她不敢相信,但她的星灵之眼可以100%确定,那绝对是古书的复制本,而且年代久远,是复制本中的真品。

而那本书目前的持有者,是同班同学,叫什么来着,花鸠?花户……小鸠?没错,那本书现在就出现在对方略显杂乱的桌面上,露出了书名的部分。

“上帝啊……”赶在对方察觉到自己的目光,与自己对视之前,月野兔低下了头,心中默默哀叹,“你怎么还阴魂不散啊!”

光辉天使(疑似)竟近在眼前?这叫什么事啊!难道要创业未始就直接去逝?那元星灵(宇宙意识)可真是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虽然想不起具体的黑历史,但那种不好的感觉就像触电,令月野兔汗毛倒竖,心理阴影瞬间扩散成头顶的一团阴霾,五雷轰顶五味杂陈五马分尸,一股长久的恨意?还是别的什么,就闷在心里,缓缓回荡。

不过中午去食堂刚巧遇到了对方,就被打招呼给叫住了,看来她还是察觉到了自己的视线。

“是月野同学吧?”

明明一个班就二三十来个人,大家却彼此都不熟悉,这就是法灵界,仿佛每个踏入这个领域的人都会注孤生,抑或是正因为偏离了普通生活的轨道,才变得如此。

“你也没带便当吗?”花户小鸠的余光扫到她打了两盘油炸食品拼成的自助餐。

“嗯,我不会做饭,而且食堂的东西很好吃呀,种类也多。”

也没有家人,所有的资料和存在感方面的认知都是元星灵替自己捏造好的。

就这样自然而然搭上了伴,一番攀谈交心后,总算摸清了对方的部分底细:花户小鸠,15岁,自幼体弱,一年前还因病濒死,但因为是灵体上的问题,医生无能为力,甚至神婆之类的灵能者也拿她没辙,就那样一天天衰弱下去,直到某天灵能力突然觉醒,这才奇迹般活了下来,甚至于现在还能活蹦乱跳,胃口大增。她的灵力与水晶有关,可以用自身的灵力构造和操纵水晶,也可以把水晶当做储蓄法力的器皿和增益魔力的媒介,借助水晶构造出魔法术式和术阵也不在话下,而她之所以研究《天使之书》里记载的法术,是因为发现它们与自己的灵力相性极好,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

“那些法术,根据书上记载,是一个叫安吉伊鲁的隐秘组织留下来的,都是些使用光以太的魔法,和我构造的水晶很像。”

说着还把书翻出来给她看,月野兔忍着没来由的心悸看了几眼,全是密密麻麻的线形文字与日文对照,还有详细的注释,她看《虫之书》都不觉得有这么费劲。

“对了,我可以直呼你的名字吗?”从食堂分开前,花户小鸠及时问道。

“可以呀,「阿兔」。”月野兔笑着指向自己。

“「小鸠」!”

一段新的友谊(缘分),结成了。

到了晚上,有的人在熬夜苦读,而有的人在刷漫画,后者说的就是咱“月亮的兔子”,她趴在床上,抱着枕头,正看得津津有味,是富坚义勇大师最新刊登的连载。

「当风与光都不在,水与火止息,太阳因磁场隔绝,纯净的环境形成,以太之光与月光交汇,」

房里只点了一盏台灯,光线微微泛黄,古书中的文字映在花户小鸠眼中,似乎燃烧起来,像摇曳的星火,她读不懂其中的含义,却依旧为其深深吸引,默念的声音在心间跳动。

与此同时,一阵强烈的困意突如其来,无法抵抗,月野兔的脑袋昏昏沉沉,挣扎了几下,就彻底趴倒下去,坠入梦的深渊。

走在长长的石桥上,桥下是平静的海,虽然梦里没有人告诉自己,但她就是下意识知道,这里是月球。桥的尽头通向雪白的城壁,环绕着里面的水晶宫。水晶构成的塔高耸着,靠近顶部的三分之一却断掉了,久经星霜打磨的横截面暴露在空中。整片建筑群都散发着温暖璀璨的光辉,只是她没什么印象了,边走边忍不住往桥下张望,海水如镜,反映出来的倒影却是残垣断壁,更没有水晶塔,而是几乎夷为平地的遗迹,看不出是遭受了某种力量的摧毁,还是时间洪流的洗劫。

「世间万千愿望的结晶,吞噬人柱,人柱是空白的器皿,盛满混浊,混浊源于愿望,结晶之花盛放,长成参天树,乃至通天塔,所有愿望都将实现,」

突然间置身火海,梦境切换了,周围有许多人影,看不分明,只能听见两个声音在对话:

“所有愿望都会实现,即使不是所有愿望都值得,”

“如你所愿,我来实现一切心愿。”

“即使是邪恶的欲念,”

“如果需要恶,就由我来成为恶。”

“抱歉,又一次,因为我不够格,带来更为巨大的不幸,”

“不要哭,那就赶快强大起来,强大到无论有没有愿望都能肆意活下去。”

一觉醒来,冰雪覆盖了城市,离开独自一人生活的房子,和往常一样嚼着炼乳吐司三明治去上课,进了教室,发现气氛约略与以往不同,平时是比较安静,大家都是熟悉的陌生人,今天却出现了三三两两的窃窃交谈。

等四月一日老师走进教室,在讲台上站定,放下书本,推了下眼镜,与往常一样面色平静,以他那温和而友善的目光环顾了一圈在坐的学生,才说:

“你们也知道现在外面正在发生什么吧,课后该出阵就去吧。”

月亮兔子OS:发生什么了?我不知道啊!怎么就要出阵了?

也就是说,有什么不得了的灵异事件发生了,需要学派生去解决,顺便从中做点儿调研,这就是出阵,而避免灵异事件扰乱正常社会秩序,也是法灵界门生义不容辞的责任。

“昨晚空气很干燥,却突然下起这么大的雪,而且到现在都没有停的意思,”还是课后花户小鸠跟她聊天时,说起了这件事,“可能是灵脉流动出了问题。”

她们走在教学楼之间的玻璃桥通道上,外面的风雪时而平息,时而呼啸,下了楼,一出门就迎面灌来一股湿冷的气流,如冰刀刺骨。

“要一起teamwork吗?”小鸠投来闪亮的目光。

“好呀!”反正也没应对过这种事,就算有经验也早忘得一干二净了,月野兔自打被元星灵唤醒以来,就整天稀里糊涂,现在能有个伴,她正是求之不及,先建立合作一起刷经验,万一真的是敌非友那到时候再说。

而且学派会根据灵异事件的玄怪等级,给解决事件的学生奖金。星灵在刚刚降临人间时,宇宙是会给一笔启动资金,但之后所需的经费,就要靠自己努力融入社会去赚取了。

她们来到室外,月野兔看向戴在左腕上的手表,现代科技的支撑让通讯工具等电子设备套上了美丽饰物的外型,功能上当然也远超上个世纪,所以星灵的启物也顺应时代模拟了这样的外壳,并涵盖了更丰富的功能,其原理当然仍以星能魔法为主:一部分化作钢笔,储存文件、全息投影、照明只是基本功能,在魔法方面则可以变成趁手的武器和道具;一部分化作手表或手链,如今人们使用的通讯设备就是这种外型的,相当于上世纪的智能手机,但功能自然是更多了,投影式可触屏都是小意思,还可以时空传输实物;一部分化作耳饰,这倒是人类不常用的通讯道具,对于星灵而言,按动耳饰可以接听秘密通话,还可以令眼前展开一道或数道风镜式显示屏,这层薄薄的屏幕既是高精度、高密度计算机,也是千里眼导航,是元星灵参照人类文明创造出的超前发明,但人类文明迟早也会赶上这一步,届时元星灵的能力还会更胜一筹;最后一部分是项链,实为星能存储器,其中浓缩着母星上的能量,上面的吊坠是星灵母星的超微小模型,也是连通星灵和母星的媒介之一,可以让双方实时互相感知状态,毕竟双方是互相守护的关系。

月野兔的手表是金壳子的,表盖刻有星月纹饰,上下左右镶嵌着绿蓝红橙的莹润石珠,表链是一串白珍珠,也是只有她手指肚上的隐形星纹才能按动的键钮,其实对于星灵来说,怎么按都一样,星启实际上是按照她们的想法去操作的。表盖弹开,露出里面的表盘,是一枚多切面月光石多棱镜(月棱镜),而非指针和数字,因为星灵并不需要真的去看时间,身为宇宙意识的分支,她们本来就能感知时空。

于是月野兔装模作样用手指灵活敲击珍珠,表盘就已经根据她的需求放出了投影,显示出来的是城市的微缩版鸟瞰图,其中有几个位置旋转着不妙的小黑洞,正是暗涡所在。

“有暗涡,看来真的是灵异事件了,”小鸠凑过来围观,道出想法,“如果现在的异常天气真的是某种灵脉泄露所致,就要找出根源才行了。”

“从一开始你就在强调灵脉,你怎么确定是灵脉出了问题呢?”月野兔只是单纯好奇。

“因为这场风雪里夹杂着灵力的气息啊,你感知不到吗?”小鸠反而诧异地看向她。

“哦……哦!原来如此!我对这种比较迟钝啦,所以常年排班级倒数嘛。”

这倒是真话,星球级以下的异能对于星灵而言都是自然力的一部分,严格来说算不上异能,这种灵异程度只是相对于生物而言的,在星灵面前都是正常现象。

说罢,两人就以法力加持脚程,奔着暗涡所在地踏风疾行。

想着待会儿到了暗涡恐怕免不了战斗,月野兔还在路上就给自己换了身装备,她手中紧握月亮钢笔,开启了初级规模的星能封印:

“Era Anchored,

Moon Universe Power Release,

E-Level Start Up!”

就这样换上了一身符合时令的水手冬装,压抑着对于未知战斗感到的紧张和恐惧,月野兔,不,现在这个状态应该是Sailor Moon,用仪式感尽可能冲散胆怯,新的衣装也稍微缓和了内心深处不得不战的悲伤和忧郁:

“好,就像兔子一样跳跃吧!”

她拐住花户小鸠的胳膊,突然大幅加速腾跃,几个瞬间就带着队友到达了其中一个目的地。

月亮隐于海.

“百物语么……虽然说不清,但那应该是心中微小期待的源头”

“那年盛夏,绒球花开的绚烂,那些说不出口的心意渐渐变得清晰”

“他总是这样,把什么都谁自己身上揽,这样不爱惜自己,这样傻”

“她走了,他的心也随着她走了,我却无能为力,也罢,我守着他”

……

……

“那就让四月一日的身边永远有一个叫百目鬼的人陪着他吧。”

“百物语么……虽然说不清,但那应该是心中微小期待的源头”

“那年盛夏,绒球花开的绚烂,那些说不出口的心意渐渐变得清晰”

“他总是这样,把什么都谁自己身上揽,这样不爱惜自己,这样傻”

“她走了,他的心也随着她走了,我却无能为力,也罢,我守着他”

……

……

“那就让四月一日的身边永远有一个叫百目鬼的人陪着他吧。”

折染

【百四】归

前篇【百四】梦回廊·四月一日君寻 

店里的一个小故事 

是《戾》的时间 


“青草绿呀落叶黄,远行游子想归乡。日也忙呀夜也忙,黑布白烛泪两行。” 


四月一日正在店里做饭,摩可拿在一边捣乱,东摸摸西碰碰,掀开还没热好的锅盖,偷吃案板上刚刚切好的菜,气的四一想把黑馒头一脚踢出去。 

小多和小全拉开厨房门走进来。 

“四月一日,有客人来了——” 

这次的客人是一个老婆婆,八十多岁的年纪,但没有拄拐杖,精神很不错。 

“不知道怎么的...

前篇【百四】梦回廊·四月一日君寻 

店里的一个小故事 

是《戾》的时间 

 

 

“青草绿呀落叶黄,远行游子想归乡。日也忙呀夜也忙,黑布白烛泪两行。” 

 

 

四月一日正在店里做饭,摩可拿在一边捣乱,东摸摸西碰碰,掀开还没热好的锅盖,偷吃案板上刚刚切好的菜,气的四一想把黑馒头一脚踢出去。 

小多和小全拉开厨房门走进来。 

“四月一日,有客人来了——” 

这次的客人是一个老婆婆,八十多岁的年纪,但没有拄拐杖,精神很不错。 

“不知道怎么的,就到这来了。”老婆婆被领到四一面前,语带歉意,似乎对自己为什么进店有些疑惑。 

“您进店来,说明您有需要的东西。”四一推了推眼镜,“您还记得吗?” 

老婆婆抬头思索了一番,然后摇头说:“我不记得了……” 

四一拿起桌台上的烟斗冲着老婆婆眉心的方向一指,说:“您是来等人的。” 

老婆婆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我好像是在等一个人。” 

“啊!四月一日,锅里的汤咕嘟咕嘟冒出来了!”摩可拿从厨房跑出来,向四一宣布这个“噩耗”。四一从椅子上站起,一把拎起摩可拿,对老婆婆说:“您要等的人还在路上,如果不介意,来一起吃个饭吧。” 

饭桌上的菜十分简单,但做法却有些不同。 

“这些菜的味道,跟我小时候吃的很像啊。真是怀念啊。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这样的方法做菜了,没想到你这么年轻,还会几十年前的手艺啊。” 

“嗯。”四月一日淡淡开口,“我记着很多事。” 

“小小年纪心事太重啊。”老婆婆叹气,“我的孙子也是一样,他总是很发愁的样子,让我这个老婆子很担心啊。” 

“您很记挂他?” 

“是啊,他在外地工作,我又不好去打扰他。也不知道他吃的好不好,身体棒不棒。” 

有人记挂,和有记挂的人,都是很好的事情。四一这样想着,却并没有说出口。他问老婆婆:“他不常回家吗?” 

老婆婆眯着眼睛笑了:“他说新年就回来啦。” 

“新年啊。”四一喝了一口味增汤,算了算日子:“好像很快了。” 

 


老婆婆要等的人还没有来,她要在店里住几天。 

饭后,四一让老婆婆去院子里坐一会,自己则一边收拾着餐具,一边说:“小多小全,去收拾个房间出来。” 

“哪一间?” 

“随便哪一间都可以。” 

小多小全歪头问:“都可以吗?” 

四一忙碌着的动作停了一秒,随即一贯如常道:“走廊最头上的房间不要收拾了,其他的都可以。” 

“好——” 

小多小全“蹬蹬蹬”得跑远了,摩可拿站在四一脚旁,皱着眉头抬头看他,忧心道:“四月一日……” 

“啊,我知道,”四一打断他的话,“我过两天会去收拾的。” 

“你已经说了很多很多很多年了。” 

“是吗?我不记得了。” 

“你的记性明明很好的!” 

“你再多说话今晚你洗碗。” 

“好讨厌的四月一日~~~” 

 


新年的前一天,店里来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人。 

庭院的空地上晾着几床被子。青年人突然想到自己小的时候也常常见外婆把被子挂在院子里的架子上晾。他不忍再看,便跟在两个女孩子身后,走进了店里。 

店主好像是一个高中生,但整个人都带着仿佛垂暮老人的沉稳与……麻木。  

“你有什么愿望?”四一问到。 

“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只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什么愿望都可以。” 

“我想……再见一面我的外婆。我答应她新年要回来看她的,可是……没赶上。” 

“可以。”四一拿出一块怀表,交给男人。这块怀表外面的玻璃罩已经碎了,时针和分针左右晃着,显然是不再走字了。四一让他拿着这块怀表,去院子里看看。 

男人迈步走向庭院,身后的障子缓缓合上,隔开了另一个空间。眼前的场景徒然变化,是他小时候和外婆生活过的院子。 

他看到了,站在院子中央,拍打被子的外婆。 

男人轻轻喊了声:“外婆……” 

老婆婆拍打被子的手一停,转过身,眯着眼睛仔细瞧了瞧来人的样子。待看清楚之后走过来拉着他的手,笑着说:“呀,乖孙回来啦——饿不饿,外婆给你做饭吃去呀——” 

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十多年前。 

“乖孙爱吃的菜,我都买回来啦,你去客厅坐着等等。” 

男人拉住了老婆婆的手,“我来帮你吧。” 

老婆婆拍拍他的手。 

“好啊。” 

男人小时候从来没有帮外婆做过饭。他去厨房的时候也是去偷吃还没做好的饭菜,要不就是把厨房搞的一团糟。外婆从来不怪他,一直是笑眯眯的。远行工作的时候,外婆一路送他去车站。巴士走到拐角转弯的时候,他看见外婆还是站在原地,一直看着他。 

现在,他站在外婆身后,看着外婆佝偻的身躯一步一步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一切都无比真实。 

他上国小的时候,外婆做的饭是最好吃的。但随着她年纪一点点大了,眼睛花的看不清菜叶子上的蛀眼,手抖得总是放多了调料,做的饭就不好吃了。现在,外婆做好了一桌料理,他闻着鼻翼间隐约腾起的香气,夹起一片鱼肉放入口中,突然湿了眼眶。 

老婆婆坐在桌子对面,探过身子给男人擦了擦眼泪:“乖孙,怎么哭了?是不是外婆又放多盐了?” 

“不是。”男人把嘴里的鱼肉咽下去,勉强笑了笑:“是我好久没吃外婆的饭了。” 

男人跟老婆婆吃完了这顿饭,他突然听到口袋里传来“咔嚓”的声音。他从口袋里拿出怀表,发现它突然在一点一点的逆时针转动。时针离数字0无比接近,分针也不过只差两个格子而已。 

他猛地抬头,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模糊,面前的碗筷碎成了一块一块的光斑。老婆婆坐在他对面,整个人也要融在背景里。 

男人走过去,蹲在地上,抓住老婆婆的手,颤着声音问:“外婆,能不能别走?”  

老婆婆拍着男人的手背,哄着他说:“时间到啦,不走不行啦。” 

他不敢放开抓着老婆婆的手,哽咽着,却又努力平静着说:“我还……我还没有让你住上大房子呢,我还没有好好照顾你呢……都是我不好,如果我能经常回来看你就好了。” 

老婆婆把手放在男人的头上,像小时候安慰同学骂他没有爸妈时一样,一遍又一遍地摸着他的头发。 

“现在这样就很好了。你工作忙,外婆都知道的。” 

秒针走动的声音停止。 

男人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听到老婆婆的声音飘到他耳边。 

“乖孙,要好好的啊。” 

 


男人睁眼,发现自己躺在店的走廊上。 

有足音响起,店主的身影从走廊的阴影处走近。他身后跟着两个女孩,手上端着托盘。 

四一坐在他身边,接过小多小全手里的托盘,把茶壶和茶杯摆放在两人中间。 

“你醒了。” 

“不好意思,我好像睡着了。”男人揉了揉脑袋,笑得有些勉强,“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梦见外婆还活着,给我煮饭吃……我……”喉咙间弥漫的哽咽让他不得不停下话语。 

“你觉得是在做梦吗?”四一倒了一杯茶水,递给男人。 

男人怔愣许久,然后失声痛哭。 

四一看向院子的樱花树,视线逐渐飘远。 

院子里的樱花簌簌而落,在送别一个远去的灵魂。 

人死后,灵魂会变成最想成为的样子。 

老婆婆未曾变过,是怕她的孙子认不出他来。 

她只是想啊,再见自己的孙子一面,再给他做一顿饭,再好好的拥抱他啊。 

 


男人哭过之后,捂着脸冷静了一会,平复了情绪,起身对着四一深深鞠了一躬:“谢谢你,满足我的心愿。”他从怀里拿出一个木盒子,交给四一:“你说满足愿望需要代价,这个可以吗?” 

看向木盒的瞬间,无数的记忆突然在脑海里翻涌。他感觉自己沉寂多年的躯体突然恢复了活力。在胸腔急速跳动的心脏,带着一股温暖的血液流向他的四肢百骸。 

四一的指尖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 

他打开了那个木盒。 

木盒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副眼镜,眼镜腿上印着一个名字。 

「静」 

“我去给外婆送花的时候,在旁边捡到的这副眼镜。我总感觉……它想让我带它走,它想来这里。”见四一没有作声,男人的笑了笑,“是不是挺离奇的?但我真的有这种感觉,如果不合适……” 

“合适。”四一颤抖的手指抚摸着镜框上的名字,轻声道,“这代价足够了。” 

一切皆是缘分,一切自有定数。 

远行的人啊,回来了。







————————————

谢谢你可以看到这里

这是我之前准备考试的时候构思好的不让四一独自一人看店的可能

关于静的归来下一篇会写到


故事内容是因为我做的一个梦

梦见我的奶奶了

梦见她给我做饭

醒来就很难过 

所以就写到故事里啦


很久没写东西了算是复健吧

希望大家多担待

我们下一篇文再见啦

——折染 2022.1.19



韫谨-星昴专用

今天直播零零散散摸的两对情头草稿,大家想先看细化哪个⭐

今天直播零零散散摸的两对情头草稿,大家想先看细化哪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