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n

9697浏览    1935参与
L佑小君
真正的旗袍瓷爹。 再次吹爆lo...

真正的旗袍瓷爹。


再次吹爆lof滤镜,滤镜比我会画画。

真正的旗袍瓷爹。



再次吹爆lof滤镜,滤镜比我会画画。

L佑小君

P1是各种祖国爸爸,让我看看今天有没有也为了祖国爸爸而为国“捐躯”(bushi


P2是瞎涂的,不知道为什么就画了联五(原本只画了一只米团来着……)


P3是未成品,应该可以猜到是谁吧……准备画联五的团头,想象自己有金肝(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草)


今天的我依旧废话连篇(??

P1是各种祖国爸爸,让我看看今天有没有也为了祖国爸爸而为国“捐躯”(bushi


P2是瞎涂的,不知道为什么就画了联五(原本只画了一只米团来着……)


P3是未成品,应该可以猜到是谁吧……准备画联五的团头,想象自己有金肝(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草)


今天的我依旧废话连篇(??

L佑小君
俩“奸商”在说啥呢?自行脑补吧...

俩“奸商”在说啥呢?自行脑补吧!


就这个场景画了三次,前两次在茶绘里画,结果都没保存草,第三遍画的时候熟练到令人心疼(抹一下不存在的眼泪)重画到佛系(?)


日常关注时事政治画画(?

俩“奸商”在说啥呢?自行脑补吧!






就这个场景画了三次,前两次在茶绘里画,结果都没保存草,第三遍画的时候熟练到令人心疼(抹一下不存在的眼泪)重画到佛系(?)




日常关注时事政治画画(?

Doris_山兮

“Marry me,cn.”

“……”


PS:又是熟悉的我的逼逼叨叨时间。用时不长…大概三四个小时。带俄中是因为原稿!!!至于为啥原稿上有些东西木有画,可能要怪我懒,鹅鹅鹅。差不多…就说这么多

PPS:我又来污染新tag啦!

“Marry me,cn.”

“……”




PS:又是熟悉的我的逼逼叨叨时间。用时不长…大概三四个小时。带俄中是因为原稿!!!至于为啥原稿上有些东西木有画,可能要怪我懒,鹅鹅鹅。差不多…就说这么多

PPS:我又来污染新tag啦!

武岩

龙瓷,

p2线稿

感觉线稿比上色好看(?

龙瓷,

p2线稿

感觉线稿比上色好看(?

24k纯6
呱呱呱呱呱呱…… (痴呆)(神...

呱呱呱呱呱呱……

(痴呆)(神志不清)


有时间勾线咕咕咕咕咕咕

呱呱呱呱呱呱……

(痴呆)(神志不清)



有时间勾线咕咕咕咕咕咕

L佑小君
是上一篇的后续鸭 如果不出差错...

是上一篇的后续鸭

如果不出差错的话,可能还有后续。

(随缘咕不咕,bushi)

嘛,如果有人看的话会更后续耶!

【其实没有人也会更的吧?为爱发电!练就金肝!(误)】

是上一篇的后续鸭

如果不出差错的话,可能还有后续。

(随缘咕不咕,bushi)

嘛,如果有人看的话会更后续耶!

【其实没有人也会更的吧?为爱发电!练就金肝!(误)】

湘江

终结(硬核“小甜饼”)

新手小白第一次写文,不知道能不能有人看.......灵感是我在听b和声小调卡农的时候出现的,不喜勿喷喔。


不同于往日那温暖的风和阳光,今天外面的天气一直都是阴着的,本来不是很冷的风刮在CN的身上,却像尖锐的刀子一样割过他的心,是啊,今天,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了,CN甚至都没来得及见上自己的老师最后一面......

谨慎地发展着自己,仔细观察每一个和自己有关的消息,却愣是没想到苏联会解体,听说苏联解体前似乎还叫过自己的名字......想到这里,CN感受到了深深的自责。

绝望、悲伤、痛苦、愤怒和自责覆盖了CN所有的情绪,如果......如果自己能早点发现苏联的异样.....

新手小白第一次写文,不知道能不能有人看.......灵感是我在听b和声小调卡农的时候出现的,不喜勿喷喔。




不同于往日那温暖的风和阳光,今天外面的天气一直都是阴着的,本来不是很冷的风刮在CN的身上,却像尖锐的刀子一样割过他的心,是啊,今天,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了,CN甚至都没来得及见上自己的老师最后一面......

谨慎地发展着自己,仔细观察每一个和自己有关的消息,却愣是没想到苏联会解体,听说苏联解体前似乎还叫过自己的名字......想到这里,CN感受到了深深的自责。

绝望、悲伤、痛苦、愤怒和自责覆盖了CN所有的情绪,如果......如果自己能早点发现苏联的异样.......可惜这都只是假设,苏联已经走了,听别人说苏联走的时候是直接慢慢碎裂的,甚至连碎裂的身体也在后来慢慢消散了,连个完整的尸体都没留下,听着别人的描述,CN甚至都能感受到苏联死亡之时的那种无奈和绝望,可能......还有失望,对自己这个曾经的学生的失望。

“老师......对不起......”CN只能自责的拭去眼角渗出的泪水,但是这时候说对不起又有什么用呢?老师已经走了,自己连老师的最后一面都没见上,甚至在老师死前还对自己的老师爱搭不理,双方互相看对方不顺眼......

真是的,如果时间能倒退就好了。

那样自己肯定会给老师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和老师和好,在老师遇到困难的时候去帮助老师,或许就.......

但是,老师真的能原谅自己吗?如果重来一次,自己真的会选择和老师和好吗?

或许,这就是命吧,苏联的命,就是在自己意想不到的情况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走了,一切回忆也都涌上心头,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自己微笑,也不会再对自己做的事提出建议......也可以说,这一切在自己和老师关系恶化的时候,就已经迎来了终结。

“老师......愿您安息。”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好难写,本人文笔烂的要死,就是写不出那种绝望的感觉来!欢迎大家提出建议啊啊啊!!!

魔镜厄里斯

苏中往事1922-1991(二)国父

1925年3月11日 北京

“把那三份遗嘱拿过来。”一句话,像石子落入了池塘里。

短暂的静默过后一阵骚乱,手忙脚乱中不知是谁将三张尚留有大片空白的信纸递给了病榻上枯槁的双手,那双手拿起了钢笔,开始书写自己的姓名。

一室人始终保持着静默,递笔寻纸时的慌乱像水面上被溅起的波纹一样很快平静下去,病房里只能听见钢笔摩擦纸张的刷刷声。

很快就写完了。很简短的两个字。

他曾经有很多姓名,那是流亡的时候,他默默地登上一艘艘邮轮,为了逃离那台腐朽老旧的机器的爪牙,他像换衣服一样穿起一个姓名,在搜捕将至的时候又脱掉一层伪装。不是没被抓到过,只是命大逃过一劫而已。

逃啊逃啊的,辗转于异国他乡...

1925年3月11日 北京

“把那三份遗嘱拿过来。”一句话,像石子落入了池塘里。

短暂的静默过后一阵骚乱,手忙脚乱中不知是谁将三张尚留有大片空白的信纸递给了病榻上枯槁的双手,那双手拿起了钢笔,开始书写自己的姓名。

一室人始终保持着静默,递笔寻纸时的慌乱像水面上被溅起的波纹一样很快平静下去,病房里只能听见钢笔摩擦纸张的刷刷声。

很快就写完了。很简短的两个字。

他曾经有很多姓名,那是流亡的时候,他默默地登上一艘艘邮轮,为了逃离那台腐朽老旧的机器的爪牙,他像换衣服一样穿起一个姓名,在搜捕将至的时候又脱掉一层伪装。不是没被抓到过,只是命大逃过一劫而已。

逃啊逃啊的,辗转于异国他乡,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有时候也并不好,尤其是说明来意后又被忘祖而自命不凡的忘八蛋们从欧式的门里赶了出来,满街的电灯下,收拾收拾包里散落的东西,去下一处华侨聚集的公馆。

夜里的影子直愣愣的打在身前。

在那段日子里想必听到的最多的就是“乱臣贼子”吧。

“诸君不再是清国人矣!”

改变这一切的,是黄花岗起义后紧随而至的武昌起义,辛亥革命席卷了大清,为这条破碎不堪的黄龙敲响了最后的丧钟,为新生代的人们展现一个更好的世界,民族,民权,民生,《临时约法》《清帝退位诏书》,喜报如雪花一般飞来,却也像雪花般消融。

宋教仁遇刺,护法运动也是独木难支。

现在啊。

春天就快要到了。

是啊,三月了,春天就要到了。

“把这一份,发电报,寄到苏联去,我走之后,以俄为师的方针不能变,要继续联共,推翻军阀,新生的中国容不得这些蛀虫把中国搅得四分五裂的。”

“是,先生。”

“黄埔那边,在开着罢。”

“第二期正在筹办招生工作。”

“好,将来推翻军阀,建立新的政权,这些年轻人才是中流砥柱。”

“是,先生。”

门外站着苏和瓷,瓷听了一会儿房内的谈话声,最终还是不忍心,叹了口气。缓缓地走向窗户边。

“人不是我们,总是要死去的,从最早的莫斯科大公到现在,光是沙皇都不知道换了多少届了,我们依然在。”瓷不做声,只是点了点头。

“确实,现在新一代的领袖和以前不一样了,弗拉基米尔去世的时候我也迷惘过,想起以前的什么称雄称霸的沙皇们一个个躺进沙土堆,突然感觉自己以前所做的一切,拓展版图,修建奇观,其实都没那么重要了,底下这些小民们,和他们一起生活,一起做事,那才快乐。只有他们才能理解你,而不是以前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的皇帝,和弗拉基米尔一起很容易让人有一种错觉,尤其在他演讲完后全场震上天地高喊乌拉时,那一瞬间,我感觉,我属于那些工人和士兵,而不是什么彼得或者尼古拉。”

“民为邦本”

“什么意思?”

“我们本来就属于他们。”瓷扭过头来,脸上悲色抹不去,但是嘴角微微露出了笑意。

“谢谢你,苏。”

每次一笑都是倾城倾国,这个五千岁的老家伙。苏看着愣在原地。心里十分复杂,好像有根心弦被触动。

“我的祖国,这是孙文先生给你的信件,没想到你就在这里。”鲍罗廷不知何时已经来了,苏瞪了一眼鲍罗廷,而鲍罗廷则郑重地将一张纸递给苏,苏看完信纸,也叹息一声。

“发去莫斯科吧。”

《致苏联遗书》

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一日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大联合中央执行委员会亲爱的同志:

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念此时转向于你们,转向于我党及我国的将来。

你们是自由的共和国大联合之首领。此自由的共和国大联合,是不朽的列宁遗与被压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遗产。帝国主义下的难民,将借此以保卫其自由,从以古代奴役战争偏私为基础之国际制度中谋解放。

我遗下的是国民党。我希望国民党在完成其由帝国主义制度解放中国及其他被侵略国之历史的工作中,与你们合力共作。命运使我必须放下我未竟之业,移交与彼谨守国民党主义与教训而组织我真正同志之人。故我已嘱咐国民党进行民族革命运动之工作,俾中国可免帝国主义加诸中国的半殖民地状况之羁缚。为达到此项目的起见,我已命国民党长此继续与你们提携。我深信,你们政府亦必继续前此予我国之援助。

亲爱的同志,当此与你们诀别之际,我愿表示我热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将破晓,斯时苏联以良友及盟国而欣迎强盛独立之中国,两国在争世界被压迫民族自由之大战中,携手并进以取得胜利。

谨以兄弟之谊,祝你们平安!

孙逸仙

苏又看向了瓷,他的手中也拿着一份遗嘱,只是豆大的泪不断地滚落,在信纸上纵横流淌,文章不长,只有四五句话。文笔很重,凝聚着一代伟人的一生。

“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

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务须依照余所著《建国方略》、《建国大纲》、《三民主义》及《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继续努力,以求贯彻。主张开国民会议及废除不平等条约,尤须于最短期间促其实现。是所至嘱!”

 

鬼使神差地上前抱住,任由怀中的人儿哭的涕泗横流。


下附孙中山先生所写《挽刘道一》

半壁东南三楚雄,刘郎死去霸图空。尚余遗业艰难甚,谁与斯人慷慨同。

塞上秋风悲战马,神州落日泣哀鸿。几时痛饮黄龙酒,横揽江流一奠公。


魔镜厄里斯

苏中往事1919-1991(一)

老早就想写个历史向的文了,这回搞个红色组的。

此作者是一只毛色锃亮的鸽子,喜欢记得备杀鸽刀片。

废话不多说,上正文。

————————————分鸽线————————————

“为什么你不理解我呢,我帮过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虽然刀很锋利,但听话,让我抓住你的手,我们一起挥刀劈向可恶的美帝,他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了多少小国,多少弱者深陷剥削与战火,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的霸权梦,这都是资本主义的剥削,资本主义的诡计。”
“我是为了你啊,全世界只有我对你最好了,瓷”

瓷:“松手。”

苏抓着瓷,仿佛听到了最不可能听到的话:“什么?”

瓷:松手!

你做的这一切和美国有什么区别。

为了自己的意愿而把小国当...

老早就想写个历史向的文了,这回搞个红色组的。

此作者是一只毛色锃亮的鸽子,喜欢记得备杀鸽刀片。

废话不多说,上正文。

————————————分鸽线————————————

“为什么你不理解我呢,我帮过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虽然刀很锋利,但听话,让我抓住你的手,我们一起挥刀劈向可恶的美帝,他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了多少小国,多少弱者深陷剥削与战火,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的霸权梦,这都是资本主义的剥削,资本主义的诡计。”
“我是为了你啊,全世界只有我对你最好了,瓷”

瓷:“松手。”

苏抓着瓷,仿佛听到了最不可能听到的话:“什么?”

瓷:松手!

你做的这一切和美国有什么区别。

为了自己的意愿而把小国当做筹码肆意摆布。

你真敢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打碎全世界在饥馑与寒冷的弱者吗?

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自己的霸权?

......

...

.

1919年

当北洋那帮子还在瓷家当家的时候,第一次群架的硝烟尚未落尽,然而所谓文明的吃相也不过如此,就在尸骨堆上,新生的强权开起了人肉宴席。

“啊呀,菜好像不够多呢,但‘客人’们也不好赶走呢。”

“这有什么的,从殖民地再拉几个人来不就行了吗。”

民国嘛,不过是胜利的祭品之一,和其他的祭品一样被吊在公理的十字架上,可能唯一的与众不同,就是他比较大,能多让人品尝几口。

被学生和工人们救下来的时候,他看了一眼电灯彻夜,西装革履的权贵和那个象征胜利的牌坊,然后回头看向工人们,几年前,他亲手把他们送出了家,从此生死未卜,而今天他们却搀扶着自己,缓缓地走着。

所谓文明,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么虚伪过。

“回家吧。”

然而回到家里,依然被指手画脚着,瓷家的人命没洋人的命值钱,瓷家的命不是命。

一切似乎也没变。

“孙文?”他猛地回头,看向那个将他带领走向共和的身影。

“你的身体。”“没事,一点小毛病,不打紧。”

“倒是你不能走向真正的独立与强大,我们家还在被别人欺负着,这才是大病。《临时约法》不能废,但以美为师走不通,我给你想了一条新的道路。”

“什么道路?”一想起那些尸位素餐的身影,瓷不禁咬紧牙关,直想双眼冒火。

“不再依靠那些权势滔天的当权者,其实真正的力量就在我们以前所忽视的他们当中。”孙文指了指搀着瓷的,沾着油污与棉絮的衣袍说。

“工人?”

“是的,咳咳咳”突然一阵急剧的咳嗽,“逸仙!你的身子......”孙文只是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

“以俄为师。”

“以俄为师?”

在广州附近的古港,也许就是二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近海的风吹过官州水道,黄埔岛上尚是一片荒地。

“初次见面,我是苏俄。”摘下了大毡帽,帽子上有一颗灼热的红星,红星上嵌着镰刀锤子。一身大衣上布满弹孔与血尘,但说起话来中气十足,眼神中燃烧的烈火燃尽了西伯利亚的寒冬。

“你好。”瓷与苏的手握在一起,热量从手心传来,炽热而温暖。苏则是觉得一种在西伯利亚的冰原上从未感觉过的一种清凉滋润着心。

“以后我负责指导你训练军队,保证都是百战百胜的雄师。”随后他挠了挠金发“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请多指教了。”

之后苏联曾无数次地回想起那个微笑,像春天到来时田间的清泉,露珠从草尖滚落,麦子出芽。那是经过了寒冬摧残过仍不失风采的一笑,哪怕身上的刀痕尚未结痂,衣服上仍然沾着灰尘,但是他仍然能如此纯洁的一笑,就这么烙进了苏的心底。

永不服输,永不屈服。

“请多指教。”平仄音听起来就像唱歌一样悦耳。

也许帮个忙也并不坏呢,尤其是这样的国家。


Sleigh_Wolf

不出所料,五星活不了

那就fafa

不出所料,五星活不了

那就fafa

夏漠

沙俄撇下眉眼,佯装清纯可爱。可说出的话那般令人不寒而栗

你别忘了,这是我的地盘

得不到你的心,我就得到你”


第一张是送给我可❤️的宝贝@❄️T I❄️ 的绘图。纪念宝贝他把我拉进了沙清【其实也是俄中不过不同时代笑】。我要在此谢谢他

【当然我没有忘记另外一些可❤️。我下一章就会给你们惊喜。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笑)】

第二张我想表现的是清瓷的灿若流银的头发【不好意思宝贝我真的没有金色的笔了哭】

最近更新速度有些慢。非常抱歉。因为我发现我的画技退步了所以去闭关了一阵子【也许会继续闭关修炼😭】

❤️你们!感谢你们的喜欢💕


沙俄撇下眉眼,佯装清纯可爱。可说出的话那般令人不寒而栗

你别忘了,这是我的地盘

得不到你的心,我就得到你”


第一张是送给我可❤️的宝贝@❄️T I❄️ 的绘图。纪念宝贝他把我拉进了沙清【其实也是俄中不过不同时代笑】。我要在此谢谢他

【当然我没有忘记另外一些可❤️。我下一章就会给你们惊喜。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笑)】

第二张我想表现的是清瓷的灿若流银的头发【不好意思宝贝我真的没有金色的笔了哭】

最近更新速度有些慢。非常抱歉。因为我发现我的画技退步了所以去闭关了一阵子【也许会继续闭关修炼😭】

❤️你们!感谢你们的喜欢💕




自命甘蔗

[日中/漆瓷]风月同天 1

“叮——咚——”


门口的铃声响了,cn强行支撑起身子,缓缓地打开门,门外是一脸笑意的jp。cn迟疑了一下,恍惚想起来这是不久前购买的一百万只口罩。


他用沙哑的声音说:“你就把东西放在门口吧,我现在拿钱给你,你拿到钱就走吧,不用进来了。”cn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用传染给jp了,又不禁轻咳两声。


但向来敏锐的jp怎能察觉不到这前后的区别吗?他轻声问道:“cn君,您的嗓子似乎有些不太舒服的样子,可以让我进去看一下吗?”


“不……不行!”cn有些慌乱,急忙捂住自己的嗓子,“你不能进来!”


强闯别人的家不是一种好的礼仪,这点jp知道,所以他也没打算强行进去,只是在门外静静地...


“叮——咚——”


门口的铃声响了,cn强行支撑起身子,缓缓地打开门,门外是一脸笑意的jp。cn迟疑了一下,恍惚想起来这是不久前购买的一百万只口罩。


他用沙哑的声音说:“你就把东西放在门口吧,我现在拿钱给你,你拿到钱就走吧,不用进来了。”cn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用传染给jp了,又不禁轻咳两声。


但向来敏锐的jp怎能察觉不到这前后的区别吗?他轻声问道:“cn君,您的嗓子似乎有些不太舒服的样子,可以让我进去看一下吗?”


“不……不行!”cn有些慌乱,急忙捂住自己的嗓子,“你不能进来!”


强闯别人的家不是一种好的礼仪,这点jp知道,所以他也没打算强行进去,只是在门外静静地候着。


cn将钱通过门缝扔到地上,眼见着jp捡起钱,越走越远,才大胆地推开门,将口罩一箱箱搬进屋里。


正搬着,突然感到肩膀被按住了,cn扭过头,惊得手中的箱子都滑了下来。


jp急忙接住箱子,帮cn搬进了屋里,跟在后面的cn心里十分矛盾,不知道该怎么和jn解释。此时jp一脸担忧地看着cn,cn面带口罩,因为发烧,脸憋得跟跟烤熟的鸡块似的。


jp用两只手握住cn的手,能大致感受到对方身体的高温程度,柔声说:“不用怕,请放心地告诉我您的身体状况。”





end.

7777777777

图一大概会有后续?

图二图三图四是一点关于ch的脑洞

想看在评论区留言我就画……吧?

哦图三致歉,看个乐算了,不拿战争ghs

图一大概会有后续?

图二图三图四是一点关于ch的脑洞

想看在评论区留言我就画……吧?

哦图三致歉,看个乐算了,不拿战争ghs

辞江.

【苏中】睡前故事

考据不清预警。 含国设。

你可以打开一首安静的纯音乐,慢慢地看。

 ----“嘘,安静听我讲个故事。”     

我死在一九九一年的冬天。那年莫斯科和北京都比现在要冷的多。我们认识的时间并是很长,当然,是对于他来说。    

1922年,还是什么时候----我记不清了。我杀死了沙俄,我父亲。于是理所当然地由我当家了。   真正注意CN大概是在30年代吧?那时候真是乱啊,二/ 战 还没有结束。他那时候还在和日/本 打仗。...

考据不清预警。 含国设。

你可以打开一首安静的纯音乐,慢慢地看。

 ----“嘘,安静听我讲个故事。”     

我死在一九九一年的冬天。那年莫斯科和北京都比现在要冷的多。我们认识的时间并是很长,当然,是对于他来说。    

1922年,还是什么时候----我记不清了。我杀死了沙俄,我父亲。于是理所当然地由我当家了。   真正注意CN大概是在30年代吧?那时候真是乱啊,二/ 战 还没有结束。他那时候还在和日/本 打仗。

现在他身上还有那次战争留下的痕迹,我与他拥抱的时候能感觉到。    


当然,这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1949年10月1日,新的中/国成立了。从莫斯科到北京的距离有点长。    十月一号的最后一个小时,我来到了他家首都。    北京时间11:49,我到了天安门广场。这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没有什么人。

那样一个空荡荡的广场上,他坐在三级台阶上抱膝缩成一团。当时我是什么心情呢......可能什么心情都有吧。(笑)    

我过去揉了揉他的头。他抬头,眼里闪耀着星星。我们有同样的信仰。于是我选择站在他身旁。   

“我亲爱的CN同志,”我这么,半弯着腰,手扶着膝盖,围巾松松垮垮从颈上垂到了地面。我这么叫他。“我亲爱的小布尔什维克。” 他抬眸望我。于是我道:“你肯定记得,去年八月......”“我当然记得。JP无条件投降以后,同样在这个久经风雨的皇都,在南苑机场,你对我说,天亮了。”他接过话头

“然后你眼里的光暗了下来。你说, ‘黎明前最黑暗的那段时光,还没来呢。’”

 “马上就有光了。”我看着他坚定地说。这是我印象里我们的第二次拥抱----第一次就在南苑机场----我拍拍他的背,在他耳边轻声道,“会好起来的,CN。会好起来的。”

后来我们的感情逐渐地升温了,他家百业待兴,他自然忙得很。他有一次来我家找我的时候,听着我规划着我们的未来,靠着我的肩睡着了。莫斯科比北京冷,我尽量小心地把他拥着,大衣刚好能把他围起来。东方人骨架小,我很轻易地就能把他环在怀里。

我的小布尔什维克。我喜欢这么叫他。我亲吻他眼角的星星。

他动了动,大概是下意识地靠近暖源。

后来他醒来,我笑呵呵把他放开,“CN,工作别太辛苦了。以后还长呢。”他带了点睡意地点点头,忽然说,“别动。”我眨了眨眼不解其意。他张臂搂住我脖子,把头贴近我身体。“让我抱一会。”他闷声道。“好几天没睡个好觉了。”

我无声地咧咧嘴角。

好近。近得能听见心跳。

该死。CN这副疲惫的样子很少能见到。大概是被信任了吧?这感觉真是好的要死。


现在想想,我们唯一一次长时间的拥抱大概就是那次了吧。


后来我被我家的人囚禁了一段时间,他们给我灌输新的思想,上面也换人了。他们说,要我拿下CN。US那家伙这时候硬是要插一脚,我和CN,US的关系都越来越差。他们俩自然而然地进入了蜜月期。什么嫉妒啊。我不在乎。

CN那边给了我一个名字,叫做苏/修。我不喜欢这个名字,但是我对此毫无办法。这时候离我的死期已经不远了。

我能感受到——我以往强而有力的心脏的悸动。我能感受到我从内部的溃烂。我的皮肤上逐渐浮起尸斑,于是我穿更多的衣物来掩盖。


1991年的冬天不太冷。我拖着已经垮了的躯体在我们初见的那个白桦林等他。他果然来了——他从来守时。我给了他一个信封。里面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

小家伙,你真的想知道?那么告诉你罢,是一颗红星。我多年随身带着的。

别看我,快闭眼睡觉!

那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我回答完你就赶紧睡觉。CN和我什么关系...。他是我最得意的学生,是曾经我可以交于后背的战友,是个独立而倔强的同志……仅此而已。


好了孩子,现在你必须休息了。熬夜对于你的事业没有任何好处。



(……我的小布尔什维克,我想你了。)

CoFeer
稍微改变了一些画风… *一张垃...

稍微改变了一些画风…

*一张垃圾摸鱼吧…全是一个尝试

*过会会补上法英日韩之类der…画不下了

*奇怪的人体…(叹气)

tag私心…抱歉

稍微改变了一些画风…

*一张垃圾摸鱼吧…全是一个尝试

*过会会补上法英日韩之类der…画不下了

*奇怪的人体…(叹气)

tag私心…抱歉

夏漠

我指着画册里跪坐的那个人,问:

“曾祖父,为什么唯独这位红冠天使没有逃出西伯利亚?”

曾祖父面容和蔼,笑眯眯地摸了摸我卷曲的头发

“噢,你知道……这是一位愚蠢的天使。他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不属于他的极寒之花,心甘情愿地陷入了西伯利亚施予他的困境……”

我有些心疼,

“可是花上带刺……”

“所以他爱得遍体鳞伤。”


……现在想想,那真的是愚蠢吗?


人体两分钟,细节五小时。我见证了东方太阳的升起🌚


我指着画册里跪坐的那个人,问:

“曾祖父,为什么唯独这位红冠天使没有逃出西伯利亚?”

曾祖父面容和蔼,笑眯眯地摸了摸我卷曲的头发

“噢,你知道……这是一位愚蠢的天使。他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不属于他的极寒之花,心甘情愿地陷入了西伯利亚施予他的困境……”

我有些心疼,

“可是花上带刺……”

“所以他爱得遍体鳞伤。”


……现在想想,那真的是愚蠢吗?


人体两分钟,细节五小时。我见证了东方太阳的升起🌚




7777777777
论CN是怎样战胜病毒的

论CN是怎样战胜病毒的

论CN是怎样战胜病毒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