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ole

4148浏览    164参与
颛顼来咯

在学校画的一些qq人

想写文但是发现赶不上520了(悲)

尽量赶赶521吧•᷄ࡇ•᷅


在学校画的一些qq人

想写文但是发现赶不上520了(悲)

尽量赶赶521吧•᷄ࡇ•᷅


颛顼来咯

化学课画的寇子(站了半节课•᷄ࡇ•᷅)

还有一个小劳动图

化学课画的寇子(站了半节课•᷄ࡇ•᷅)

还有一个小劳动图

William·Staready
试本子rd.大失败,摸鱼rd....

试本子rd.大失败,摸鱼rd.大失败orz

是寇 suki 但我好屑 有机会再摸点(

试本子rd.大失败,摸鱼rd.大失败orz

是寇 suki 但我好屑 有机会再摸点(

颛顼来咯
杰哥不要啊~ (无cp向,仅仅...

杰哥不要啊~

(无cp向,仅仅是整活)

杰哥不要啊~

(无cp向,仅仅是整活)

颛顼来咯
尝试走出只会右侧脸大头的舒适圈...

尝试走出只会右侧脸大头的舒适圈(失败了)

尝试走出只会右侧脸大头的舒适圈(失败了)

颛顼来咯
冰川组好耶 (还是之前的无意义...

冰川组好耶

(还是之前的无意义脑洞)

冰川组好耶

(还是之前的无意义脑洞)

颛顼来咯

懒了

铅笔稿直接放上来了

细化什么的可能有(?)

懒了

铅笔稿直接放上来了

细化什么的可能有(?)

颛顼来咯

截了几张冰川贴贴

就是说有没有什么换幻忍相关的qq群什么的,想找到同好一起玩www

。゚(゚´ω`゚)゚。

截了几张冰川贴贴

就是说有没有什么换幻忍相关的qq群什么的,想找到同好一起玩www

。゚(゚´ω`゚)゚。

肉食主义

谁动了我的蛋糕

寇打开冰箱门,那只盘子跃然眼前。盘底上残存着几道奶油划痕,宛如蛋糕濒死的挣扎;一粒树莓滚落在盘底,就像一滴鲜血。盘子的角落里,一小块蛋糕

瑟瑟发抖,残缺的边缘无声控诉着偷食者的暴行。

寇双手颤抖着,将盘子取出冰箱,怜惜与悲痛几乎要溢出眼眶。他大步走到忍者们聚集的休息室,捧着那只盘子,低沉的语气中滚动着杀气:

“谁,动了,我的蛋糕。”

忍者们惊恐地看着他,异口同声地大喊:“不是我!”

没有人——没有活物——没有事物——可以动寇的蛋糕。

这无异于在杰的而面前强吻妮雅,在赞的面前拆了皮克莎,在未黑化的加满都面前欧打劳埃德。

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动他的蛋糕,没有!

寇的眼神阴沉了下来,他愤...

寇打开冰箱门,那只盘子跃然眼前。盘底上残存着几道奶油划痕,宛如蛋糕濒死的挣扎;一粒树莓滚落在盘底,就像一滴鲜血。盘子的角落里,一小块蛋糕

瑟瑟发抖,残缺的边缘无声控诉着偷食者的暴行。

寇双手颤抖着,将盘子取出冰箱,怜惜与悲痛几乎要溢出眼眶。他大步走到忍者们聚集的休息室,捧着那只盘子,低沉的语气中滚动着杀气:

“谁,动了,我的蛋糕。”

忍者们惊恐地看着他,异口同声地大喊:“不是我!”

没有人——没有活物——没有事物——可以动寇的蛋糕。

这无异于在杰的而面前强吻妮雅,在赞的面前拆了皮克莎,在未黑化的加满都面前欧打劳埃德。

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动他的蛋糕,没有!

寇的眼神阴沉了下来,他愤愤地磨着后牙槽,甩上了门。


凯拎着一只蛋糕,敲开了寇的门。

寇看见蛋糕时,两眼像发生核聚变一样地射出了亮光。他一把搂住凯,几乎要把他勒死在怀里——

“你为什么要送我蛋糕?”

凯心里大叫不妙,原本温情的拥抱不知何时变成了锁喉。寇温热的气息在他耳畔游荡,无视他的话语,这一刻可真是令人遐想:

“你小子是不是吃了我的蛋糕又不敢说,现在来将功补过了?”

凯结结巴巴地说:“不是!”

寇的双臂加大了力度,凯举起蛋糕盒,做势要摔下去——

“有话好好说!”寇猛地松开双臂,拉开两步。凯哀怨地瞪着他:“不就是个蛋糕吗。”

“那是范尼亚公主送的的限量版巧克力蛋糕!”寇嘶嘶地吐着气。

凯瞇起了眼睛:“范尼亚送的?那个苍白的小姑娘?”

“嘿,别这么说她——”

凯把蛋糕往地上猛地一摔,寇——几乎是本能地——扑了上去,整个人滑卧在地,双手捧住了那只盒子。

凯急忙俯身,把他搀起来:“认真的?这只是个蛋糕而己啊!”

寇气呼呼地把盒子揽在怀里:“但它是蛋糕。”

“所以你只要是个蛋糕,都很怜惜?”凯狐疑地挑起半边眉毛。

寇气呼呼地点了点头。

“不会因为那是范尼亚送的就更加怜惜?”

寇歪着头想了想:“也许会?毕竟她不常送我东西。”

凯的脸阴了下去。寇看着他夺门而出的身影,嘿,自己的气还没消,他怎么又生气了?


休息室里一片死寂。凯双手抱胸,窝在沙发上,黑着脸,一言不发。寇闷闷不乐地扒拉着蛋糕,时不时瞟他一眼,又气呼呼地鼓起了腮帮子。忍者们夹在两人之间,大气都不敢出。杰偷偷摸摸地向门口溜去,却被众人的眼刀盯在了墙上,怯生生地溜了回来。

“不就是个蛋糕吗!”劳埃德终于忍不住了,跳了起来,指着凯的鼻子:“你,如果偷吃了,向他道歉;而你,”他指着寇,“马上原谅他。”

“我没偷吃。”凯不耐烦地说,“院子里的猫偷吃的,有个傻子把蛋糕放进冰箱后没关冰箱门,昨晚我开冰箱时,那只猫已经吞了大半个蛋糕了。”

忍者们松了一口气。寇看上去十分愧疚。

“对不起。”寇两汪泉水一样清澈水润的眼睛在凯而面前忽闪忽闪。凯的内心疯狂嘶吼:没有人能拒绝这双眼睛!没有人!他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好想把他抱到腿上然后捏住两侧的脸颊然后揽住他的后颈然后——

“哼。”凯的鼻子冷淡地回了一声。

“错怪你了。”寇的眼睛染上了几丝水汽,矇眬地变化着光影。凯的内心捶胸顿足:我要死了!快收起你的眼睛!别人会看见的!没有人——没有生物能与我共享你这模样!我要把你锁到卧室然后铐在床头然后品尝这双眼睛然后——

“有人动了我的蛋糕。”凯转过身来,凝视着寇。

“你的蛋糕?可是你不吃蛋糕——”寇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凯叹了口气,戳了戳寇的额头:“这个蛋糕。”

寇瞪着他,良久,皱起了眉头:“你把我当成蛋糕?”

“我的天哪。”

背后传来忍者们的长叹。

凯扶住额头。寇瞪着他:“我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蛋糕?”

“对,他不仅想剥去你的包装盒,还想把你吃干抹净!”妮雅捂住脸,她没眼看了,“现在,你们,卧室,滚。”


第二天早上,凯神清气爽地坐到餐桌前,切下一大块蛋糕。赞看见后倒吸一口气,妮雅拍拍他的肩:“放松,伙计,这是给房间里那个起不了床的人的。”






肉食主义

复叶

他们宛如一对孪生复叶

如此相似,却各向一方

—————————————

Cole水仙有!

All寇有!

不喜忽喷!

—————————————

Cole看着对面,那个男孩坐在阳台上,双腿穿过栏杆的空隙,在空中晃动。

他来了快一周了,却从未和任何人有过来往。

小镇的消息总是传得飞快。对面刚搬来时他就听说:那家中父亲是个音乐家;母亲因病辞职,在家里疗养。

男孩身披阳光,在草坪上垂下长长的阴影。他抬头往Cole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回到房间里。Cole这才发现,他有一双璀璨耀眼的绿眼睛。他伸出手,喊了声“Hey",满怀期待地看着对面的玻璃门。而那扇门却再也没了声响。...


他们宛如一对孪生复叶

如此相似,却各向一方

—————————————

Cole水仙有!

All寇有!

不喜忽喷!

—————————————

Cole看着对面,那个男孩坐在阳台上,双腿穿过栏杆的空隙,在空中晃动。

他来了快一周了,却从未和任何人有过来往。

小镇的消息总是传得飞快。对面刚搬来时他就听说:那家中父亲是个音乐家;母亲因病辞职,在家里疗养。

男孩身披阳光,在草坪上垂下长长的阴影。他抬头往Cole的方向看了一眼,便回到房间里。Cole这才发现,他有一双璀璨耀眼的绿眼睛。他伸出手,喊了声“Hey",满怀期待地看着对面的玻璃门。而那扇门却再也没了声响。


三年级开学的第一天。

老师向大家介绍了寇,对面那个男孩。他从进教室便一言不发,午饭也是一个人吃的。下午Cole看见他在偷偷地哭,但他觉得自己不该去打扰。


“道歉!”

老师的吼声在走廊里回荡。周围的同学纷纷看了过来,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男孩露出兴灾乐祸的神情,而寇在众人的视线中则攥紧了拳头。

“你是要等我叫你父亲来吗?”老师危胁道。

寇咬紧了牙,双眼泛出一点水汽,但又被他竭力压了回去。他瞪着老师,浓眉下压,手上的青筋暴了岀来。

“老师,请不要这样。”Cole看不下去了,他从窃窃私语的人群中站了岀来,微微侧身,将寇挡在身后,“对方对寇进行了人身攻击,很过分的那种,换谁都会揍他一顿的。”

“他妈死了,这是事实,我只不过说了实话。”那个男生双手一摊。寇猛得冲过去,对着他下巴又是一拳。

“寇!住手!”老师大声训斥,不过她很快柔和下来,“打人是不对的,但这次,看在你母亲的份上,我不追究。下不为例。”

老师带着男生去了医务室。人群见状,纷纷散开。Cole转身想安慰寇,却被他一把推开。他看着寇逃出视线,那一整天都没再见着他。


Cole是个好人,他对谁都那么好。但这就是Cole讨厌自己的地方。他的母亲,他的父亲,他的老师、朋友、亲戚都希望他成为一个和善的人。这种温和为他带来了好到不可思议的人缘,和深夜自我挣扎。

他希望在生气时爆几句粗口而不是深呼吸;他希望在被父亲指责时直视着他而不是低下头;他希望被高年级欺负时,竖中指的是自己而不是保护他的学长。

他希望像寇那样,勇敢地反抗、搏斗,哪怕被别人称做无礼,称做怪人。

但他是Cole。

一个温和的好人。


Cole被一个不认识的女生表白了。

可想而知,他礼貌地拒绝了她。

但那个女生边哭边骂他渣,弄得年级里沸沸扬扬,连老师都要找他。

毕竟那是校花。

面对排山倒海的指责与调笑,Cole崩不住了。当达雷斯再次于全班面前调笑他时,他一把扯住达雷斯的领子,把他摁到墙上,声音嘶哑:“你他妈再说起这件事,我就踢爆你的屁股。”

他坐回座位上,迎上寇赞许的目光。


“知道吗,刚入学那会儿,我以为你是个假正经。”寇坐在球场边,狼吞虎咽地吃着三明治。

“大家都希望我做个好人。”Cole赶紧拧开水杯,递给他。

“哈,好到一定程度就是烂人。”寇毫不客气地接过来。

“是啊,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挺烂的。”Cole叹了口气,“话说为什么,你刚来这时不和人说话?”

“我的朋友都在加州。”寇抹了抹嘴,“刚来这时,我特别想他们。而且我不像你,我……我不怎么会与人打交道。”


很多人觉得寇高冷,但Cole明白,他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寇试图在派队上讲笑话,却没人领会他的冷幽默。

Cole和他正相反。他太会为人处事了,会到人们都以为他是一颗星星。但星星都是通过燃烧来发光的啊。有时他靠在门后,任由倦意淹没自己。这很累,但他没法停下。他不想让任何人不开心。


寇对新环境的适应能力慢得吓人。在他们进入初中的第一个月里,寇始终没能缓过来。

于是他终日阴沉着脸,缩在最后一排,犹如一只哀怨的猫头鹰。可想而知,老师十分排斥他,甚至觉得他有精神问题。

有一天,寇翘了课。老师和他的父亲找遍了整个小镇,终于在自家仓库里发现了他。他抱着幼时朋友的合影和现在朋友的礼物,坐在满是灰尘的地上。

Cole问他发生了什么,才知道寇的父亲又打算搬家。


寇的父亲发现了他的适应障碍,但并不理解,觉得是寇矫情,木讷,不会交朋友。尽管搬家的计划被取消了,但他父亲开始着手训练他适应环境的能力。

寇翘课的次数增加了。住在对面,Cole甚至能听见寇与他父亲的争吵。寇变得越来越沉默,越来越暴躁。

Cole试图帮他。他把他拉进自己的朋友圈里,却让寇更感到格格不入。杰甚至私下里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制冷器。

寇不是听不懂人话,他的理解力甚至可以用异乎寻常来形容。他只是……他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Cole在池塘边发现了寇。

他抱着画册,聚精会神。他们置身水仙丛中,白花绿茎环绕,对面是墨绿的池塘,如一只大眼凝视天空。草木莽莽,孔静幽默。寇的笔尖在纸上脚步声,融化在含香的风里。

“那啥……”Cole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声音这样突兀,这样不合时宜,“老师叫你回去……”

“让他滚蛋。”寇说。

这样回去会被老师骂的吧,Cole想,然后他连着对我也很失望……操,我为什么要想这些,他为什么要对我失望……

“留下吧。”寇忽然说道。

“什么?”

“八面玲珑不是随时可以做到的。”寇抬起头,露出狡黠的笑容。那双绿眼睛就像一束水仙,诱人靠近。

塞壬的歌声也不会比这更甜美了。Cole在寇的身边坐了下来。几缕阳光洒下,懒洋洋地描着他的发稍。他不由昏沉失神,于这似睡非睡之际,头缓缓靠到了寇的肩上。


Cole恨函数。

初二一上来,他便连续考了好几次不及格。心态的起伏导致其他学科也一落千丈。他从班级前列一下跌到倒数几名。

他的父母——尤其是他的母亲——都快急死了;他的老师天天找他谈话,甚至开了小灶;他的朋友轮流给他补习。

但Cole也只是小有起色。

面对母亲失望的眼神,老师无奈的神色,朋友抓狂的神态,Cole感到自己要疯了。只是一个函数而已,为什么!

宛如乌云压城,宛如雾霾笼罩。Cole感到呼吸艰难。他在床上困倦不堪,却大睁着眼睛直到天明;他有时饿得两眼发晕,却面对美食都毫无食欲。他感到日益消沉,却不得不强打精神。

他让所有人都失望了。

体育课上,他逃到钟楼顶端,半个身子探出栏杆。他可以看见整个小镇,在蔚蓝的天空下,显得宁静而平淡。然而他却感到一种疏离:那就是他一直都在迎合这个小镇,以致于无论他站上多高的位置,它都像在压着它。人们熟悉了一成不变与理所当然,于是他们便习惯了他乖巧聪颖这一品质。

他感觉自己像被什么捆着,却不能确定。内心有东西在汹涌,却找不到出口,只能冲蚀自己的心房。他张大了嘴,喉头哽咽,发不出半点声响。他感到双眼发黑,四肢无力,两手逐渐瘫软——

一双手猛得抱紧了他的腰,一把把半身悬空的他从栏杆上扯下来。Cole跌进寇的怀里,整个人处于半虚脱状态。

“吃了它。”寇递给他一块巧克力。Cole抑制住自己呕吐的冲动,把它咽了下去。

然后泪水便不争气地涌了岀来。他呜咽着,向寇诉说了全部,他的痛苦,他的束缚。


如果不是寇又被抽上台即兴表演,Cole永远不会知道变声期能给男生带来多大的魅力。寇的嗓音变得低沉沙哑,烟嗓黑嗓金属嗓的切换毫无痕迹。

只是歌词……

“礼貌地说一句你他妈

僵硬的笑脸让您满意吗

竖起中指表达我的感谢

啊让我上来咿咿呀呀

杰,你他妈就是故意的

40张纸上39张我

'来看制冷器的笑话吧'你说

'我赌他就是一个呆瓜'

老子要在你楼下弹电吉他

插电失真音量最大

我会弹到凌晨三点的宝贝

祝你好梦,晚安卷发”


说来奇怪,寇这么一唱,他的人缘反而好了起来。杰也从一开始的挖苦,到现在跟他天天打嘴炮。

Cole十分欣慰。然而才过两周,寇又开始翘课了。

“又怎么了?”依旧是池塘岸口,水仙花畔,Cole找到了他。寇看了他一眼,摇摇头。

Cole蹲了下来:“我保证不说出去,而且我不会对当事人有任何意见。”

寇沉默了一会:“杰向我表白了。”

Cole的眼睛顿时瞪圆了:“什么?”

“他说我唱歌时就征服他了。”寇抱着膝盖,缩成一团,“还说那句'宝贝'融化了他。”

“……那你喜欢他吗?”

寇的头摇得像波浪鼓。

Cole发现自己松了口气,就像之前一直吊着一样。他怎么会忘了呢,寇依旧是那个不知道该说什么的人,依旧是那个需要他的男孩。


杰回到家哭得稀里哗啦。他的父母还好,十分开明,做了蛋挞来哄他。但是寇的父亲,卢,就不同了。小镇的消息总是传得飞快,卢在听说这件事后便扔掉了寇所有紧身的衣服,包括大卫•鲍依的同款紧身条纹皮裤。

“那是大卫•鲍依的同款啊!我排了七个小时才买到的同款啊!”寇哀号。

“我要杜绝一切可能。”卢冷冷说道。

“可能?什么可能?他喜欢上我说明我优秀!”寇怒吼,“关我的衣服什么事,这两周我穿的都是校服!”


然而事情就像卢所担心的那样。小镇的消息总是传得飞快。在路上会有人冲他吹口哨,总有男生盯着他发呆。

寇不明白他对男性的吸引力有多大。十五岁的他身高已逼近一米八,肩宽腰窄,挑眉浓密,碧眼翠绿,嘴唇丰厚,就像古希腊的少神,散发着雄厚的荷尔蒙气息。他总觉得像Cole这种温和体贴的生物才是人类的最优选择,事实上这是女生偏爱的类型。

但寇毫不自知。

他只觉得卢把自己当女生看待,不仅不了解他,还不尊重他。他把摇滚乐放得振天响,像嗑了药一样甩着头发弹吉他。他去酒吧卖唱,肆意地与盯着他笑的男人女人对视。

他没有在放飞自我。相反,他在躲藏。


如果你想隐藏你的恐惧,就挺起胸膛。

如果你想隐藏你的悲伤,就放声大笑。

如果你想隐藏你的愤怒,就和颜悦色。

如果你想隐藏你的绝望,就歌颂希望。

Cole太清楚这种策略了。它就像一株寄生植株,从他不想让任何人失望的性格生长。这种策略使他成为了他的母亲、他的父亲、他的老师、朋友、亲戚都希望他成为的那个人,这种策略为他带来了好到不可思议的人缘,带来了他永远摆脱不了的期待与标签,带来了他内心最沉处的绝望。

他和Cole是如此相似,都那样地害怕外界,不同的只有他们的伪装。

所以在笙歌散尽的黎明,寇翻入Cole的卧室,搂着他,无声流泪,直到天明。


“我要去当摇滚歌手了。”寇说。

“哦,你要去哪所音乐学校?”Cole问。

“不知道……随便找所,最后能上伯克利就行了。”


他们高中分开了。

Cole在重压之下旧病复发,但寇不在身边。他们每周一次的书信根本不能缓解他的病情。在他自残被发现后,他的父亲带他去看了心理医生。

“叫我赞就好。”银发男人冲他笑了笑,“你说的所有话,我都会保密。”

Cole点了点头。他开始陈述病情,说着说着,他开始呜咽,抽泣,号淘大哭。他靠在赞的怀里,用力搂着他的肩膀,倾出这十六年的压抑,悲伤,伪装。

但他没能说出,对那双绿眼睛的思念。


寇在一所普通的音乐高中就读。他的隔壁是体校,两所学校的男生经常在一起打球。做为唯一一个不会被对方吊打的球员,寇在体校竟然赫赫有名。

那天他去球场,一个跟他差不多高的男生约他打了几场one on one。他总觉得对方眼熟,又想不起来。

“所以,你就是寇了?”男生扔给他一瓶水,他接住,半瓶喝了,半瓶浇在身上。“对啊,怎么了。”他没注意到男生的喉结动了一下。“早闻大名。我叫凯,凯•史密斯。”

寇一口水喷了岀来:“凯——咳咳——加州 ——”

“洛杉矶。”凯冲他露齿一笑,“七年不见,你变帅了。”


赞知道自己已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眼前这个比他小了六岁的男孩。他从未见过如此知性的孩子,这样温柔体贴的男生。

但他能感觉到,Cole始终对他隐瞒了一件事,一件无论他用什么方法,都问不出来的事。

直到Cole十八岁生日那一天,赞送了他一份医嘱,证明他已完全痊愈。

“心理医生是不能与患者发生关系的对吗?”Cole忽然问。

“是的。”

“但我已经不是患者了。”Cole露出狡黠的笑容。赞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他凑上去,得到了一个水仙气味的吻。

如他不想说就算了,赞想,反正他们有的是时间。


“好吧,嗯……”寇沉思了一会,“我刚到那个小镇上时,特别想你和你妹妹,所以那段时间我谁也不想见,还会躲在厕所里哭。”

“哦,哇哦。”凯挑了挑眉毛,转动水瓶,“受宠若惊。呃……好吧,到我了。”

“你走后的这七年……”凯顿了顿,忽然抬起头来凝视着寇的眼睛,“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眼睛。”

“哦,”寇僵住了,“哦。”

“这七年,”凯缓缓勾住他的小指,然后是无名指,“你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绿眼晴。”寇干巴巴地说。

“但我只记住了这一双。”

寇扭过头去,耳尖通红。凯握住他的整只手,落下轻轻一吻:“好,或者不好。”

寇闭上眼,点点头。他自暴自弃地捂住眼睛,等凯来吻自己。过了许久,他疑惑地睁开眼,却发现凯的睫毛离自己只有几厘米。

“看着我,吻你。”凯一把扣住他的脖子,覆上了那双丰满的唇。

我是不是该庆幸,寇胡思乱想着,现在他只剩下一个秘密了,一个不能说的,开在水仙丛中的秘密。


“我不知道你喜欢摇滚。”赞看着Cole买来的一大堆海报、专辑、明信片。

“不是很喜欢。”Cole点点头,“但这个人例外。”

“寇?”赞看着那个人的简介,“代表作《城》。好吧,他的音乐确实不错。而且人辣爆了。”

“是啊。”Cole想再说些什么,喉头却被堵住。他只能沉默着把海报全部贴完。那双绿眼睛从纸中看向他,宛如每一个梦境。


多年之后,寇和他的父亲终于和解。他在小镇上住了几天,打听到了Cole的住处。

“哦,嗨。”Cole看见他,愣了一下。

“呃,嗨。”寇抱着一大丛水仙花站在门外,有点窘迫。

“怎么了?”赞迎了出来。

“哦,我的朋友来看我。”Cole反应了过来,把他纳入门内。

“我不知道寇还是你的朋友。”赞打趣到,同时他对Cole一直隐瞒的事也猜到了一二分。

“你不知道的多得去了。”Cole喊了回去,把寇拉到花园里。

整个花园,除了几盆多肉,种得全是水仙。晶莹剔透,玲珑芬芳,苁蓉得开在阳光里。

“哦,”这下轮到寇傻眼了,“哦。”

“这是我与你共享的唯一了。”Cole转过身,露出一个忧郁的笑。

寇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么多年来,他就没知道过。现在的他光芒四射,独领风骚。人们会传播他的冷笑话,却不会有人在镜头面前帮他解围。凯会把他圈进怀里,却对他的适应障碍一无所知。父亲也认可了他,却无法忍受他过于性感的演出服。

他的生活缺失了一部分,但他取不回来。

“我的灵魂总是比我的脚步要慢。”沉默良久,寇才发声。

“因而滞后,缩在壳中。”Cole接到。他的心脏快跳出来了。那唯一一个完全理解他的人,那唯一一个真正需要他的人,那唯一一个向他敞开所有的人——

“我——我想,我落下一部分灵魂于此。”寇的声音干涩,他蹲下来,手托住一朵水仙的花冠。

“我也遗落,但不欲取回。”Cole跟着蹲下,看向那双翠绿的眼。

“相爱是两个灵魂的事,但我们……”寇的喉咙哑住,Cole凝视着他的眼:“我们共享一个灵魂。”

宛如一对孪生复叶,

如此相似,却各向一方。










凉春京初
发呆 。 。 趁作业还没有攻过...

发呆

趁作业还没有攻过来赶紧摸下

发呆

趁作业还没有攻过来赶紧摸下

十斗
终于完成寇哥啦 从开始到现在拖...

终于完成寇哥啦

从开始到现在拖了半个月😂

终于完成寇哥啦

从开始到现在拖了半个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