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olor!sans

2011浏览    12参与
Lan是个画渣

gay其实是这样的#1(很短注意)

/避雷

/严重ooc

/cp:killer x color

/文笔不好

/如有错字请见谅

/是学校中学生与学生之间发生的恋情

/是晚上做梦时梦到的脑洞

——————————正文———————————

“我不是gay…嗯…我不是gay…”killer每天早上都得去卫生间的那洁白的不寻常的镜子面前念好几句这句话,“他不是gay”嘛,说来话长:

killer刚升高中时,和一个学习优异的同桌坐在了一起,killer每次写作业都可以抄同桌的,他的同桌也不会发脾气,班里的同学都说他“好脾气”,这个人姓c,名olor。但color异常的在学校里格外的安静,最多说两句话也算是好的了。killer...

/避雷

/严重ooc

/cp:killer x color

/文笔不好

/如有错字请见谅

/是学校中学生与学生之间发生的恋情

/是晚上做梦时梦到的脑洞

——————————正文———————————

“我不是gay…嗯…我不是gay…”killer每天早上都得去卫生间的那洁白的不寻常的镜子面前念好几句这句话,“他不是gay”嘛,说来话长:

killer刚升高中时,和一个学习优异的同桌坐在了一起,killer每次写作业都可以抄同桌的,他的同桌也不会发脾气,班里的同学都说他“好脾气”,这个人姓c,名olor。但color异常的在学校里格外的安静,最多说两句话也算是好的了。killer早上,上课,课余时间,中午,下午,晚上等时间都会找color聊天,他也成了班里的“话唠子”。

俗话说的好,日久生情嘛…color和killer就这么好了起来,所以color身为班里的班长是不会告发killer做混小子做的事的,但这也让killer越来越认为color在示弱,其实color只是善良罢了。

killer和color是在同一个班和宿舍的,因此他们就这样变成了好兄弟。killer愈来愈对color有种莫名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像是…爱上了一个人似的…?

回到现在,killer完成每天在镜子面前完成的任务后,和color一起去上课。许久过后,killer和color一起去食堂里吃饭,路程中,有一个学生突然对别人说起“诶你们没发现吗?killer和color走的好近,他们会不会…hehehe~”killer刚想说回去,却被color一个及时的劝导说服了“killer…别冲动”killer看在是好兄弟的份上,乖乖的听了color的话。那边又传来声音“我赌…killer是受,你们呢?”“我也赌”“加我一个”……killer恼怒了,转过头去看向那些人的,killer对他们说了一句“我和color没那关系!只是兄弟!懂吗?!兄弟!”那些人一下子闭嘴了,当killer再次转过头时,发现color的眼神有些…害羞?

回到宿舍。只有killer和color在宿舍里。虽然有这个话唠在,但宿舍却里格外的安静…“…color…食堂那件事…你就当没发生过吧”killer在心里编写了好几句话终于说出了一句,“嗯…”color很尬地说了一句。此时killer外表是这样的:冷漠ing 但内心却是这样的:aaaaa好尬啊!到底怎么才能谈起话题来aaaaa!

就这样,他们两尬到了室友来了才肯对话

衣刀一

p1:DINTIS nightmare
p2:茶绘
p3:killer x color或者color x killer无差
p4:和hoda互相画的头像
p5:crightmoss

p1:DINTIS nightmare
p2:茶绘
p3:killer x color或者color x killer无差
p4:和hoda互相画的头像
p5:crightmoss

黑炎是頭龍

因為負能消失了一周對不起……
我回來遼。
發些骨相關的摸魚
最後一p是color

因為負能消失了一周對不起……
我回來遼。
發些骨相關的摸魚
最後一p是color

划落陈迹

是nightmare x killer和color x killer 的3p小车车

结尾有点仓促。是印象笔记的链接所以需要登录。

链接在评论里

是nightmare x killer和color x killer 的3p小车车

结尾有点仓促。是印象笔记的链接所以需要登录。

链接在评论里


偏激型水晶
是ck,官配真的不了解一下吗x

是ck,官配真的不了解一下吗x

是ck,官配真的不了解一下吗x

Raven_White
未来会画出来的脑洞中的某个场景...

未来会画出来的脑洞中的某个场景:

某骨(?)和另外三个骨玩牌,然后输了。
……
Killer:“嗯~确定要选大冒险吗?”
Color:“关于大冒险的牌面,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Epic:“放轻松啦bruh,惩罚不会太过分的~”

还没画完,过几天再删吧_(:зゝ∠)_

未来会画出来的脑洞中的某个场景:

某骨(?)和另外三个骨玩牌,然后输了。
……
Killer:“嗯~确定要选大冒险吗?”
Color:“关于大冒险的牌面,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Epic:“放轻松啦bruh,惩罚不会太过分的~”

还没画完,过几天再删吧_(:зゝ∠)_

幻小雪

上课时涂的( ˘•ω•˘ )....
[只会画这一个动作的我OTZ......]

上课时涂的( ˘•ω•˘ )....
[只会画这一个动作的我OTZ......]

AL

呜呜呜他们好可爱  
以及我觉得color之前都没听只听到了:你必须杀了我。XD

呜呜呜他们好可爱  
以及我觉得color之前都没听只听到了:你必须杀了我。XD

翻车鱼鳞

【colorkiller】盲狙高考卷

不幸地狙到全国Ⅱ,这什么题目
②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和⑤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
虽说基本上看不出来啦∠( ᐛ 」∠)_彻底跑题
ooc和私设大量出没

killer在哼歌。

color总觉得这个曲调似曾相识,却又有几段旋律十分陌生。killer一边哼一边盯着他,像是在期待他的反应,他侧过头无视了那道怪异的目光。

“你不问我这首曲子是哪里来的吗?”

“如果每次你拿出我不知道的东西都要一一发问,早就被烦死了。”color不耐烦地回答,语气里充满了驱客的意思。如果揍killer一拳能让他离开的话,他早就做了,但这个怪胎只会更加兴奋地黏上来,尝试了几次后他只能选择消极抵抗。

“我以为你对这...

不幸地狙到全国Ⅱ,这什么题目
②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和⑤必须敢于正视,这才可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
虽说基本上看不出来啦∠( ᐛ 」∠)_彻底跑题
ooc和私设大量出没

killer在哼歌。

color总觉得这个曲调似曾相识,却又有几段旋律十分陌生。killer一边哼一边盯着他,像是在期待他的反应,他侧过头无视了那道怪异的目光。

“你不问我这首曲子是哪里来的吗?”

“如果每次你拿出我不知道的东西都要一一发问,早就被烦死了。”color不耐烦地回答,语气里充满了驱客的意思。如果揍killer一拳能让他离开的话,他早就做了,但这个怪胎只会更加兴奋地黏上来,尝试了几次后他只能选择消极抵抗。

“我以为你对这个会有反应。”killer凑近了一点,color就跟着将身体后仰,摆明了不想和他拉近关系,“毕竟这来自那个你曾属于过的世界。”

话音未落一道光波就向他袭来,他轻松躲过,在color身后大笑:“反应太过激了吧,明明那已经不是你的世界了。”

“你做了什么。”

color面色阴沉地将武器对准他,头骨中冒出的焰光几乎化为实质。这让killer笑得更开心了,黑色液体从眼眶中流出,随着他抖动的幅度砸在虚空的地面。

“什么都没。”他迎着color狐疑的目光,又重复了一次,“什么坏事都没做。失望了?”

“我不相信你。”

“那你要去看看吗?”

“什么?”

“去你以前的世界。”

“你在拿我开玩笑吗,我要是能去就不会在这里了。”color被戳中伤口,不满地啧了一声,却放下手臂让武器消失。

“我带你去。”

“哈?”

“我是说,我可以帮你。”killer一如既往地笑着,那笑容仿佛一个面具,令他更加难以捉摸。他向color伸出手:“我对于被讨厌可是很有经验的。”

color看着他片刻,然后握住了那只手。



雪镇,就像它的名字一样,多半时间都在飘雪。color跟在killer身后漫步,身后留下的脚印很快被覆盖,不留一丝痕迹。他抬头看向从未有过变化的虚假天空,轻轻叹了一口气。

地下世界不会因为少了一只怪物而变动太多,“sans”还没重要到那种程度。或许人员配置会有变动,但仅从周围的环境来看看雪镇与以前并无太大变化。除了一个装满调味料的哨兵站,一个形状刚刚合适的台灯,和一个谜题。

人类将会经过的第二个谜题,雪地中央曾经放着一张纵横填字谜,现在却是一张残缺不全的五线谱。但这种细节无关紧要,只要把纸倒放在地上,看起来就同以前一模一样。

“怀念吗?”

“我以为他们住在瀑布。”

“曾经是。不过前段时间他们的旧房子着火了,又在房子的废墟里发现了从没见过的箱子,里面放着一大笔钱,所以他们搬到这里来了,谜题也跟着搬了过来。”

“…什么坏事都没做?”

“搬到一个更新更大的房子里可不算坏事。”

“就为了让他们有更好的房子住?我不信你这么好心。”

killer笑了笑,没有回答他,拽着他的手向前走。

他熟悉这里,像家一样熟悉,不用问也知道killer要带他去哪。他和papyrus曾经在那里堆过雪人,不止一次。一开始他还会意思一下堆两个雪球,到了后来连捏个圆的都嫌麻烦,直接往雪堆上写个名字了事。

现在那里当然没有sans的名字了,一个强壮的雪骷髅,和一个同样强壮的雪鱼人,姿势像在互相比拼肌肉,比雪堆配多了。

他像是在这里回忆起了当年的懒散,一屁骨坐到地上,随意地把手边的雪堆在一起:“所以呢?让我看这些是想看我发现自己被世界抛弃后悲伤甚至崩溃的样子?这很无聊。”

“这只是你的看法,别总把我想得那么坏。”

“你只会远比我想象的坏。”

killer笑着耸了耸肩,对他的指证不置可否,抬脚踢散了color的雪堆:“陪我去个地方吧。”

他这一脚倒没什么惹对方生气的意思,什么目的都没有,只是有点想做,就做了,就像他许多随心所欲的行为一样。

“如果我拒绝呢?”

“那就算了。”

killer偏过头正对color,那对没有瞳孔的眼眶却让人不敢确定他是否真的有看向对方。难以理解,变化无常的家伙,与他对话总会轻易偏离预料:“怎么,你还以为我会说出你不陪我我就毁了这个世界这种话不成?又不是骷髅宝宝了,没有谁会成天把这种事放嘴边还拿来威胁的。”

他顿了一会儿,又添了句:“nm除外。”

这下color又不知道如何应对了,他盯着killer,判断刚刚发言的真伪性,最终也只能叹一口气:“我陪你去。”

他实际上是并没有太多选择的,陪killer散散步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最多就是他会被烦到,但就算拒绝了killer也有更多方法来烦他,只要他想。

“那跟我来,我知道一条捷径。”

他最后看了眼互相比拼肌肉的两个雪怪物,跟在killer身后离开了这里。

一滴水珠落下,泛起道道涟漪,又一个熟悉的地方。他一点都不奇怪killer会知道这里。他们都曾是“sans”,在这里独自度过了相同的时光。

killer霸占了整个长椅,以一种熟悉的姿势躺在上面,从椅子下方摸出一个蛋派,分了他一半。

“我还没有准备好。”

水珠滴落,回音花不带任何感情地机械重复着一句话,蛋派是他熟悉的味道。身处这里,他确实有了一切都未曾改变的错觉。

“我说。”

killer咬了一口蛋派,躺着的姿势让一些碎渣掉到了他身上,很邋遢,但这里的两个骷髅都不会在意这些。

“我能住在这个世界吗。”

他平静地说着,毫不在意正指向他的武器,又咬了一口。

“只要有我在,人类就无法随心所欲重置。或者更进一步,我可以强迫他们选择最好的结局,然后当个乖孩子,再也不碰那个按钮。我不会做坏事的,我会…像个sans一样,关心他的朋友和现在已经不是亲人的弟弟,工作,偷懒,骑自行车,偶尔一起野餐。”

狭小的空间中火焰安静地燃烧,空气变得闷热。color将手臂上装备的武器抵上killer头骨,全然不掩饰语气中的敌意与戒备:“你想做什么?”

“我想试着当个好骷髅。”

“如果你真的这样想,就回去你的世界,如你所说那样像个sans一样生活,没人会拦着你。但是别想着染指不属于你的世界,永远别想。”color头骨中透出的焰光逐渐稳定下来,不再切换于六种颜色中,只有黄色火焰熊熊燃烧,“你只不过是不敢面对自己的罪过,想要借助其他世界来进行假惺惺的角色扮演罢了,懦夫。”

killer若无其事地眨了眨眼:“那就算了,我不再干涉这个宇宙了。”

color用力抵住killer的头骨,在上面留下几道划痕:“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做了什么?!”

他开始消失了,就像他上一次从世界中被抹除时一样。

“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不打算做。所以一切开始向应有的轨迹发展。”killer阖起眼眶,像是打算小憩,真的如他所说般不再做任何事,“等会儿虚空见。”

color挥舞了一下武器,却无法对killer造成任何伤害。他已经无法对这个世界造成任何干涉了,很快就会彻底消失。真是讽刺,世界的原住民被驱逐,不怀好意的外来者却安然无恙。

“你…不要想着对这个世界做任何事情!我会一直盯着你,永远不会信任你!永远!”

在留下这些话后,color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然后,在很久以后,很多事情发生又结束后,他终于有机会再次回到这里时,color又想起了当时的话,深感“永远”这个词不能随便使用。

这里通常是没有人来的,回音花会保留他上次最后说的话,如今听来真是羞耻感爆满的惩罚。他心情复杂地靠近回音花,想着用什么话覆盖过去。

“我失败了。”

他愣住了。

“他说的对,我是个懦夫,从一开始就是。”

会在他离开后留下这段话的,无论怎么想都只会有一个。

“这是我应得的。

“所以我想,就这样吧。只有这样了。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必要再挣扎了。”

killer当时究竟是以怎样的心情,为了什么目的才说出这些,对color来说就和他做的很多事一样无法理解。

他无法理解以为抓住了救命稻草,却反而被按进水中狠狠踩了几脚的溺水者的心情。

他静静地听着回音花一遍遍重复相同的话,然后小心翼翼地离开,不发出任何会被回音花记录的声音。

他终有一日会回来,改掉回音花所记录的悲观话语,但不是现在,该覆盖掉那段话的也不该是他,而是那时会陪着他的某个骷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