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ounty humans

23149浏览    3026参与
云瑾

当瓷穿越all瓷

  重新修改一遍

――――――――――――――――――――

 瓷:“我在……白桦林?”

  

 “如果我在白桦林,那么刚刚那是哪里?”

  

 “爹爹!”

  

 寻声望去,是小兔子跑过来了

  

 “爹啊,你怎么在这里啊,我找你找了好久啊我丢”

  小兔子气喘吁吁的说到

  

 瓷:“我也不知道啊,醒来就在这里了”

  

 “咱们先从白桦林出去吧,不然被修发现就不好了”

  

 “好”

  

 瓷:“等等,我手上的是什么东西”

  

 “什么?”

  

 瓷把紧攥的双手张开,是一个白色的玉佩,不过只是玉佩一半

  

 烨楦:“爹爹,你哪来的玉......

  重新修改一遍

――――――――――――――――――――

 瓷:“我在……白桦林?”

  

 “如果我在白桦林,那么刚刚那是哪里?”

  

 “爹爹!”

  

 寻声望去,是小兔子跑过来了

  

 “爹啊,你怎么在这里啊,我找你找了好久啊我丢”

  小兔子气喘吁吁的说到

  

 瓷:“我也不知道啊,醒来就在这里了”

  

 “咱们先从白桦林出去吧,不然被修发现就不好了”

  

 “好”

  

 瓷:“等等,我手上的是什么东西”

  

 “什么?”

  

 瓷把紧攥的双手张开,是一个白色的玉佩,不过只是玉佩一半

  

 烨楦:“爹爹,你哪来的玉佩啊,这玉佩还挺漂亮的”

  

 瓷:“这玉佩挺眼熟的,我记得有人之前好像也要送我玉佩之类的东西,可是到最后走的太急没给我”

  

 烨楦:“或许说不定是那个人送你的呢”

  

 “不知道哎”瓷

  

 烨楦:“咱们先出去吧,我觉得这里不太安全”

  

 瓷:“先回家吧,到家里再说”

  

 回到家后

  

 烨楦:“这个玉佩好精致啊,有这么多的细节”

  

 瓷:“或许这个东西应该不是我的吧”

  

 烨楦:“但是您看,上面有一个字,是“秦”字”

  

 瓷:“我也不知道是谁,好熟悉又想不起来”

  

 “或许这个人可能与我有关吧”

  

 烨楦:“要不您再仔细想想吧,我就先回去不打扰您了”

  

 “嗯好,早点休息”

  

 临近晚上,瓷躺在床上,仔细端详着这半个玉佩,端详了近两个小时也没能想起这是谁的

  

 此时的她想起一件事“哎呀,差点忘了,我跑出门了还没告诉我那34个孩子”瓷拍拍自己的脑袋

  

 此时她下楼看到自己的孩子们一如既往的在做自己的事情,她也就放心了

  

 京看到瓷走出来就立马一顿询问

 “大当家,你没受伤吧,我们还出去找你了没找到”

 “您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吧”

 “您要不吃完东西休息一下?毕竟都忙了一天了”

 “……”

 等京说完,瓷才尴尬的回了一句“啊我没事的,只是看看你们的情况怎么样,我现在还不饿”

 “我们没事,但我们还专门去各个地方找了您都没找见,就连您常去的白桦林也找了都没看到您”

  

 “估计是我在里面跑的太远了吧,你们先去休息吧,我也要休息了”

  

 “嗯,那大当家晚安啦”

  

 “爹爹晚安”湘

 “晚安”秦/其余31省

  

  

  

这里的34省指的是34个省级行政区,不是真正的34个省份,我国有23个省份,大家别整错了

迷途之人。

【CH美英】YOUR GOOD BOY,DADY.

*Country Humans

*美英预警

*有 但要走粮票

*囚⭕强⭕父子⭕


沈河哥哥我是大大滴良民

[图片]


负强

皿煮

闻冥

核鞋

自油

贫等

宫证

髮志

嗳蝈

境野

沉性

宥珊


为什么你连🐍绘zhuyi核心价值观都过不了


昏暗残破的房间内隐隐闪烁着一盏年久失修的破灯。墙上的油画上画着一幅幅狰狞丑陋的怪物图案,地上堆满了杂乱的垃圾和污渍,墙角放着两只破旧的老鼠,还有几张破席子。酒瓶、烟头和处处散落的衣物扔得到处都是,空气中弥漫着呛鼻的酒臭味。一阵微风吹过,屋顶上的灰尘簌簌飘落。英吉利蜷缩着躺在肮脏的地...

*Country Humans

*美英预警

*有 但要走粮票

*囚⭕强⭕父子⭕


沈河哥哥我是大大滴良民


负强

皿煮

闻冥

核鞋

自油

贫等

宫证

髮志

嗳蝈

境野

沉性

宥珊


为什么你连🐍绘zhuyi核心价值观都过不了





昏暗残破的房间内隐隐闪烁着一盏年久失修的破灯。墙上的油画上画着一幅幅狰狞丑陋的怪物图案,地上堆满了杂乱的垃圾和污渍,墙角放着两只破旧的老鼠,还有几张破席子。酒瓶、烟头和处处散落的衣物扔得到处都是,空气中弥漫着呛鼻的酒臭味。一阵微风吹过,屋顶上的灰尘簌簌飘落。英吉利蜷缩着躺在肮脏的地面上。他的脚腕和双手上死死缠着银色的铁链铐子。铁链将他的手和脚捆绑起,锁住他本能自由活动的权力。铁链的另一端连接着床底下的铁栅栏。英吉利身上布满了鞭痕,伤口触目惊心血肉模糊,他的身体不断颤抖着。


尽管整个破屋子是封闭的,可他仍感到有寒风在倒灌。因为全身上下他只挂着一件单薄的西装。英吉利觉得就算不被弄死也要被冷死了。眼神恍惚迷离毫无生机,原本碧绿通透的眼眸已经黯淡无光。合着昨日的高贵冷艳一同被扫去只剩下了英伦绅士最后的倔强。


英吉利在恍惚中听见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和钥匙叮当作响的声音,再是“吱呀”一声。老旧的铁门被人打开,一股刺骨的冷风从门缝中钻进来,夹杂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轻轻颤栗着。英吉利的耳朵灵敏地捕捉到了开门者的声音。他的眼皮动了动缓慢抬起了头,眼神茫然而又呆滞地看向门口。眼神正面对上的是一个漂亮的美国人。一头洒脱的金发随意地搭在额头上,身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黑色牛仔裤,手里拿着一把钥匙,嘴唇上叼着一根香烟,还有那一副标志性的黑色墨镜。这人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英吉利眼里的绝望更加浓烈。在重度昏迷中艰难醒来就算是失去记忆还是意识模糊,他都能一眼认出这个混小子——美利坚。


其实他从一开始就应该猜到这一切都是美利坚做的。不管是那一杯下了东西的红茶还是千里迢迢的把自己从市中心扛到贫民窟,最后再把自己兼静每天让四五六个男人瘧待自己都是美利坚一手策划的好局。但美利坚到现在才现身属实有点出乎自己意料了,所以英吉利才不敢确定这是美利坚干的好事。毕竟馋自己的人也不少。英国人才不屑做这种下彡濫的勾当——不过钱给够还是行的。


美利坚随手把钥匙丢在桌上,烟头踩灭。摘下墨镜用挑衅的口吻说“Good morning.My dady~今天过得怎么样?那群人有没有好好对你呢?”


英吉利的眼里闪过一丝怒气。美利坚的语言里有着浓浓的侮辱意味,他愤恨地瞪着眼前的美丽的男孩子,恨不得立马把这个该死的家伙撕碎。但英吉利知道现在他没有这个能耐,所以他强忍着心里的怒气低下头。“你tm(不知道藏话给不给过所以就酱紫)的到底要干什么,我警告你别太猖狂。”英吉利狠狠咬着后槽牙,尽量让自己不吼出来。他的声音已经够嘶哑的了。美利坚随意地坐在破烂的沙发上,瞧着二郎腿“Oh,honey.”美利坚摇晃着右手食指,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这样子可不是好孩子。”美利坚的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表情,眼睛弯起的弧线恰到好处。“想想您现在的处境吧,我亲爱的父亲。”他不明所以地看向英吉利。回应他的是英吉利倔强固执的眼睛。就算多窘迫,英吉利还是改不掉老样子,一副憔悴的冷漠和傲慢。不过是最后的自尊在强撑罢了。

真的是良民,沈河哥哥您看就给我给过吧


美利坚耸了耸肩膀,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瞰着英吉利“我亲爱的父亲,您应该清楚现在的处境。一副高傲的样子可不是求人的态度,”“这是您教给我的,不是吗?”英吉利不可思议地喊着“你究竟要干什么?!”美利坚笑了笑,脸上露出了不怀好意的表情。他缓缓走到英吉利跟前蹲下来,强硬的抓着英吉利的脸颊。英吉利挣扎着想把脸扭向一旁,但美利坚却用力地捏住了自己的下颚。英吉利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凑近自己,他的呼吸扑到自己脸上,痒痒的,麻麻的。湛蓝的眼睛和碧绿的眸子对视着,美利坚的眼神里充斥着嘲讽与恶作剧的快意。“您的脸蛋真是太美了,dady”美利坚的语气轻佻而又邪魅,英吉利冷哼了一声,眼里闪过一丝鄙夷和厌恶。“怪不得那些钕仁(不知道给不给过,但是我真的被沈河哥哥整怕了)总是想要爪巴上你的bad 我有点嫉妒了。”美利坚用鼻尖碰了碰英吉利的鼻尖,眼里的笑意更甚。“不过如果您愿意,我也会奉陪的。”英吉利愤怒地瞪着他,眼里满是愤懑与不屑,他的嘴唇紧紧抿成了一条直线。


美利坚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轻轻解开了两颗纽扣。英吉利惊慌地看着他的动作,眼里掠过恐惧。他知道美利坚想要做什么。但是绝对不行,负仔鸾稿是什么新型艺术。美利坚看着英吉利的反应,脸上带着笑容,(过不了这一段,我真服了)


哥哥你看看我本人多帅,就让我过了吧

……

……

……



一夜过后,英吉利终于艰难地睁开眼。入目是一片肮脏的天花板,英吉利只能感受到全身酸痛和喉咙火辣辣的疼。叫喊和大开大合的方式弄得他生不如死,一开始还能获得一些快感,但不久后就会生不如死。现在英吉利只想喝水。他艰难地挪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没有办法移动,哪怕是一点点都疼痛难耐。

您不要酱紫我害怕


可怜的衬衫可怜的挂在自己可怜的身上。英吉利的身子没有一块是好点的,已经被妧農弄透了。想死的心都有了,F**K。英吉利暗暗骂f娘又不禁回想起昨晚上美利坚说的话。“I'm your good boy,right,dady?”好男孩,真是好男孩啊。


“You are my good boy,America.”莫约是在17世纪的时候自己说过这样的话。不太记得了,只能记得那时美利坚,不,是十三州的脸庞。他的微笑是那样的充满童真洋溢的是怎样的可爱。可惜,现在却变成了丧家犬。英吉利苦笑着闭上了双眼,他不想再回忆那些不堪的记忆了。他觉得自己的脑袋里都是那些令人作呕的画面。可是他又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他觉得自己就快疯掉了。

(你再不给我过今晚两只眼睛轮流站岗)




YOUR GOOD BOY.

豫独亖出地球
  五分钟速摸,不想细画😔?...

  五分钟速摸,不想细画😔💔

  五分钟速摸,不想细画😔💔

psinse.玖

里森堡简史

——————————————

大约公元前1600年,欧洲西部出现了一个国家,它名为——里森堡,最初这个国家只是一个地名,国家没有完全统一,直到一个人的出现,名为阿尔努斯,他英勇善战,最终统一了里森堡,亚历山大帝国扩张曾试图攻入里森堡,亚里战争爆发,亚历山大帝国惨败,从此里森堡建立了

里森堡建立了一个里森堡王国,国王是阿尔努斯二世,可是这个国王胆小、懦弱,让当时强大起来的法兰克王国给攻占,可是有一个勇士,阿尔努斯二世的儿子,阿尔努斯三世,看见自己的父亲那么堕落,决定改变这个国家的现貌,与法兰克王国大战300回合,里森堡又再一次胜利

可是国家不可能一直强盛,崛起的奥斯曼帝国想要攻占里森堡,于......

——————————————

大约公元前1600年,欧洲西部出现了一个国家,它名为——里森堡,最初这个国家只是一个地名,国家没有完全统一,直到一个人的出现,名为阿尔努斯,他英勇善战,最终统一了里森堡,亚历山大帝国扩张曾试图攻入里森堡,亚里战争爆发,亚历山大帝国惨败,从此里森堡建立了

里森堡建立了一个里森堡王国,国王是阿尔努斯二世,可是这个国王胆小、懦弱,让当时强大起来的法兰克王国给攻占,可是有一个勇士,阿尔努斯二世的儿子,阿尔努斯三世,看见自己的父亲那么堕落,决定改变这个国家的现貌,与法兰克王国大战300回合,里森堡又再一次胜利

可是国家不可能一直强盛,崛起的奥斯曼帝国想要攻占里森堡,于是奥里战争打响,这场战争持续了300年,直到奥斯曼帝国胜利,可是奥斯曼帝国并没有夺得里森宝的土地,被崛起的西班牙王国抢占了先机,从此里森堡纳入西班牙版图

可是葡萄牙看着不乐意,于是跟西班牙大战300回合来抢夺里森堡,于是西葡战争打响,西葡战争打响之后,西班牙请了外援,英国,也看中了里森堡的土地,于是先帮助西班牙打败葡萄牙,在打败西班牙将里森堡纳入自己的版图,那个时候的英已经是日不落帝国,可是英国遇到了一个对手,英的冤家——法兰西

于是英法战争爆发,为了抢夺里森堡,可是里森堡不想成为别人的殖民地,当时国内混乱,英法在抢夺时,里森堡内战打响,这次是皇室和贵族之间的战争,因为利益关系那个时候贵族也要交税,于是贵族很不满开始抗议

国王为了压制贵族,联合平民百姓,压制贵族,贵族惨败之后,人民又不满皇室开始推翻王朝,建立自己的制度,人民大抗议,贵族干下去了,又要把皇室干下去,人民达到了这一个目的,成为了一个共和制的国家,简称里森堡共和国,国王被人民抛尸野外,任野狼随意啃食,然后英法战争,当时他们两个都是王国,看见里森堡实行共和制,于是便放弃了里森堡,里森堡实现独立,时间1月29日,被定为里森堡的国庆

———————————————

V我50,继续看里森堡历史🥺

咳咳,别当真了,这只是整活🌚

在群里突如其来的灵感

谢谢法法🌚

至于oc,没说自己的oc对吧🌚

求产苏皖粮

【苏瓷苏】来瓶二锅头

之前写的 可能要退圈先发了。

其实我也不确定写的是cp还是cb。

含美瓷美成分。但我没打美瓷美tag,打了苏瓷苏和苏美瓷。

女体 文笔小学生 有那么一丢丢的史向。千字短打 ooc现场

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正文——


  黑色短发的少女越过积雪的白桦林,轻捷如燕。敲响那扇木门。

  苏看了看鼻尖通红松松垮垮的围巾包住了嘴的瓷,示意她先进去。

  “坐。”苏抿抿唇开口,“穿得还是有点少了。”

  瓷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笑:“因为要找您呀,太急了。”

  “为什么不跟在国内的人讲一下直接就跑来找我了,教员没说你吗?”

  赤金眸...

之前写的 可能要退圈先发了。

其实我也不确定写的是cp还是cb。

含美瓷美成分。但我没打美瓷美tag,打了苏瓷苏和苏美瓷。

女体 文笔小学生 有那么一丢丢的史向。千字短打 ooc现场

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慎入


正文——


  黑色短发的少女越过积雪的白桦林,轻捷如燕。敲响那扇木门。

  苏看了看鼻尖通红松松垮垮的围巾包住了嘴的瓷,示意她先进去。

  “坐。”苏抿抿唇开口,“穿得还是有点少了。”

  瓷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笑:“因为要找您呀,太急了。”

  “为什么不跟在国内的人讲一下直接就跑来找我了,教员没说你吗?”

  赤金眸子转了转接着眯起,她缓缓开口道:“上个月你私自来的时候我可没问你‘啊,你没告诉慈父吗’那晚月黑风高的你都敢来,现在大白天我来又怎么了?”语毕便用手虚掩着嘴笑了起来。

  苏一手搭在沙发上眼底满是笑意,瓷看她憋笑忍不住了笑得更猖狂了。

  笑了半晌,瓷蹙眉:“你笑什么?”苏起初有些诧异,再瞥了她一眼:“神经病。”

  瓷又笑了。


  后来日子越来越忙了, 两人再见面是在莫斯科——慈父的葬礼上。

  3月份是初春,在莫斯科依旧不温和。她们站在红场上看着抬棺的人们又看看身旁哭泣的人们心里头五味杂陈。

  红场上红旗飘扬。“在中国的葬礼上是普遍使用黑白两色的吧?”苏打破沉默。

  瓷张张嘴:“对。红色在民间往往代表着喜悦欢庆的含义,所以大家是很避讳在葬礼上出现红的甚至过于鲜艳也不行。”瓷叹气,“不过,红色也是信仰的颜色,是我们的信仰,是导师们的信仰,更是人民的信仰。你是因为信仰而出现的,我也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这无法改变,保持初心吧,不要辜负红色的信仰。”

  “我们一起,带着全世界向前。”


  故事到后来,两人的关系愈发紧张,相看两厌,仅仅勉强着绷紧最后一根线。

  苏来的时候瓷一个人,头发长了些许,两指捏着象棋,一手托着头,好像在思考如何破局。

  太假了。

  只潦草看了一眼对方便垂下眼帘,语气倒是柔软:“你玩过中国象棋吗?”

  “我找你来是商量之前联合舰队的事。”苏有些生气,连同麻花辫都炸毛了。

  瓷没搭理她自顾自地说:“相传象棋起源于楚汉相争期间,在垓下汉王刘邦将西楚霸王项羽包围,项羽不肯过江东于乌江自刎而亡。”

  “项羽虽骁勇善战但刚愎自用,最后落到了这般田地。”

  苏突然冒一句:“你觉得你像虞姬还是吕后。”

  瓷抬头看着她,眼里的失望一闪而过,似是讽刺的笑了笑:“我可能更像司马迁吧。”

  “砰——”苏摔门而去。

  瓷只是静默地靠在椅子上,盯着这幅残局。窗外阳光很好,翠鸟掠过林木,不留痕迹。

  瓷拍拍身上的灰,回屋去。


  12月严冬,凌冽的冷风钻进人的骨头吸吮骨髓。白桦林的树长得参天,一圈年轮好似斯拉夫人深邃的眼睛又像年迈者脸上的沟壑。

  瓷从未这么着急过,嘴里不断吐出热气,跑过白桦林。门虚掩着,地板那一摊血上躺着个人。

  一定很冷。

  伊人暗红的双眸眯着,快要睡着了。她蹲下来摸摸苏的脸,又晃晃苏的身子。

  毫无回应。

  瓷像是惊醒一般,身子不住颤抖,手上沾满鲜血。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滴,滴到苏的脸上,顺着滑下,看起来像是苏哭了一样。可苏眼睛已然闭合,漂亮、年轻。

  瓷本来不想哭的。

  只好跌跌撞撞推开木门走出去,再也不回头。


  圣诞夜。华盛顿灯火通明,广场中央的圣诞树挂满了灯泡。

  瓷拍打着美的家门,听起来焦急不安。屋内一片昏暗。

  大步流星进屋,脱掉外套。美夜视能力极好,颇为夸张地唏嘘道:“姐姐,你去杀人啦?”

  “如果你想,我今晚再杀一个。你给苏陪葬去,这样你们在阴曹地府里还能争谁是地府NO.1。”

  “我真不想理你。喝酒吗。”美摇晃着自己手里的高度数酒酒瓶。

  “不要。我怕你趁我喝醉偷我钱。”

  “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

  “……不是吗?”

  结果两人坐在沙发上还是喝上了。高度数的酒精让美脸颊绯红,头晕乎乎的。

  借着酒劲,美问瓷:“苏死了,你什么感受。”

  “又熬死一个。”瓷笑颜如花,“你什么感受?”

  “高兴和失落。”

  “200岁的孩子活得简单一点啦。”瓷拍拍美的肩,又揉揉美的金发把头发搞的一团乱。

  “你以后怎么办?”美冷不丁来一句。

  “什么?”

  “我说,你以后怎么办?”

  “你这是出于你自己的角度吗。”

  “你怎么理解都行。”

  瓷沉思了一会,说:“我想来瓶二锅头。”

零点零一

怀念他的眼睛

一些我流美瓷,含暗喻的历史向

(无任何不良引导和负能量的传递仅仅是表达个人观点求求过被屏怕了😭)


如果非要说我在怀念的话,我可能,会怀念你初生时那双澄澈的碧眼吧


宴会上闪烁着的黄光,西装革履的身影以及酒杯壁上挂着的水珠,在喧闹又嘈杂的金色大厅中,面不露色的服务员端着的香槟和展厅角落里高级钢琴高的弹奏声。


那些虚伪的笑容,客套的话术,无疑都激不起美的兴趣。直到一抹红色映入了他的眼帘,他收起了无聊的目光,舌尖舔底过尖牙,在那只墨镜的遮挡下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却也只能看到他嘴角勾起,一下便从沙发上离开了。


“瓷先生,对于上次会议中我们提到的,我还有些想法想和您……”...

一些我流美瓷,含暗喻的历史向

(无任何不良引导和负能量的传递仅仅是表达个人观点求求过被屏怕了😭)


如果非要说我在怀念的话,我可能,会怀念你初生时那双澄澈的碧眼吧


宴会上闪烁着的黄光,西装革履的身影以及酒杯壁上挂着的水珠,在喧闹又嘈杂的金色大厅中,面不露色的服务员端着的香槟和展厅角落里高级钢琴高的弹奏声。


那些虚伪的笑容,客套的话术,无疑都激不起美的兴趣。直到一抹红色映入了他的眼帘,他收起了无聊的目光,舌尖舔底过尖牙,在那只墨镜的遮挡下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却也只能看到他嘴角勾起,一下便从沙发上离开了。


“瓷先生,对于上次会议中我们提到的,我还有些想法想和您……”


美还没有走到瓷的面前,就看见了碍眼的身影,他毫不客气的走在了瓷的一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哟,好久不见,Honey~”


刚才和瓷交流的人不禁打起了冷颤,美只是撇了一眼拿着那份资料一直抖个不停的手,只见美冲他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还有些事要和瓷先生单独谈谈,可以,先离开一下吗?”


那个人害怕极了,毕竟谁都不知道美的墨镜下究竟是会有多么可怕的面孔。可能对于弱者来说,他们不需要见到强者的面貌,有时,只是听到他的声音,闻到他的气味,看到他的身影,便都会拒之千里而仓皇逃之。


所以这个人也不例外,他冒着冷汗急忙回答道“好……好的,美先生,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


美很快转向了瓷“要不我们去沙发上坐着慢慢谈?”说完他便转身走向了沙发,而瓷跟在他的后面,叹了口气,眼神中略显出几分的不耐烦。


而旁边的人仿佛早就知道一定会发生这样的事,于是,大家都有意无意的避开那个地方。美很随意的坐了上去,而瓷坐在了他较远的一旁。每向一旁的服务员勾了勾手,不一会,便送上来了两杯香槟。


瓷不清楚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先开了口“不知美先生找我是有何贵干呢,不过容我说一句随意打断别人的谈话,可是不大讲礼仪的表现吧?”


瓷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微微的笑着。关知道这是瓷一贯的假笑,美已经习惯了,因为那张脸上总是那么心有余力,整好以暇的笑容。可他并不会因此厌烦那张脸,因为那张脸上总是充斥着神秘又富有魅力的东方色彩,他总归是希望能在这张脸上看到更多的表情。


美不太在意的回答道“我看他走的挺急的,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吧?再说了,你知道我讨厌那些条条框框的老东西,况且,只要是他教的那一套我早就忘了。”说完美不禁飘向大厅一旁角落的英,瓷看不见美墨镜下的眼神,但他心里十分清楚,他知道美在望着英。美的目光很短,一下就收回了。


瓷顿了顿,问“那美先生找我究竟是有什么事呢?”“哦,没什么,honey,我只是想要找你叙叙旧而已。”


瓷颇有些无奈的看向对方“我们之间……”


还没等他说完,美先开口了“我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旧可叙的〗对吧?我知道你的内心是怎么想的~”瓷牵起嘴角笑了一下,“有些话不宜直说,免得伤了感情”美颇有趣味的看向瓷“哦,honey~你还记得我们之间有感情,这可真是让我感动。”


“不过你们东方人那一套说话婉转的艺术,不用你告诉我,我已经在你的身上,领略过千百遍了。”


“是吗,美先生明白就好。”瓷不想再和他浪费时间,单刀直入“现在我们可以步入正题了吧?”


“别这么着急,Honey,没什么大事,我只是单纯的有点好奇,你为什么总是能置身于外呢?”


“我不太能明白你的意思”瓷撑起脸颊问“你具体指的是什么呢?”


“霸凌者,受害者,旁观者,告诉我Honey,你为什么总是能置身于外,你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你可以给出我答案。”


瓷停留了很久都没有声响,他忽然瞟向了西装下一处老旧的伤口,轻轻吐了一口气。


“或许是能够深深的体会到受害者,才不想做一个霸凌者屹立于世界,而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冷漠,无疑也是一种加害。”瓷冷冷的说道。


“Honey,你给我的答案总是能令我不满意,但是却也能给我带来惊喜。就像每次我都快对你厌烦时,你又会重新勾起我对你无尽的兴趣”


美笑着问“那么利益呢?置身于外这个格局,会让你错失许多利益的”


这次,瓷没有半分的犹豫,很快,就做出了回应“利益至上,但人民同样也是。况且,利益有不同,格局也有大小。”


美噎住了,瓷给他的答案永远都是这样能做到否定他的坚持自己的同时,又从来不会明着得罪自己。就像一把不痛不痒的按刀,刺得美心痒难耐。


“我还是怀念那个时候的你,Honey,那个1979年的你,那个同我一样恨着苏的你,是格外的迷人”


瓷没有急着先开口,这个死去尘封了多年的名字,突然从这个人的口中说出总是会让他心头一颤。


他慢慢的靠近美,脸上还是那副骄好的笑容,他睁开了那双冷艳的黑眸。


“可你不也同我一样吗?”瓷转头默默的看向一旁的英,又转过来面对着美说“你同我一样讨厌别人的压榨与欺迫,束缚与控制。”


是的,无论是英一开始的贪婪,还是苏后期的控制。从本质上来说都是人性的丑恶,是同种的悲哀。


美不得不转向看了一眼英,他知道瓷说的是对的,可他就是不愿意承认。就像一个强者永远都不会承认自己曾是弱者的证明,就像是丑陋的伤疤都应该被鲜丽的外表所包裹。


还没等美回应,瓷就凑上了他的身体,在美的耳边用了一种旁人都听不到,而只有美听得到的不重不轻的语气说道“说实话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和苏其实很像,都诞生于人类最伟大的思想,败于人类最卑劣的欲望”


美气的咬了咬牙,也不甘的冷笑着,他一把还住了瓷的腰,狠掐了几下。但瓷并不意外,他挺直着身子,俯视着美的面容。


突然,他摘下了美的墨镜,“你的双眼依旧是那么的深蓝,可惜却没有以前那样透彻了”


“如果说你是来找我叙旧的,非要我怀念的话,我可能,会怀念你那双初生时澄澈的碧眼吧。”


世界的灯塔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自身散发着自由的光芒那般明亮了,剩下的,只不过是用敌人的鲜血浇灌出的燃料,在支撑着灯塔本身燃烧罢了。


瓷的身体微微前倾,亲吻过了美的眼角。美的眼睛睁的极大,睫毛好似金蝶在颤动,瓷抽开美搂在自己腰上的手,起身离开。



“我也只是单纯的好奇,你为什么在室内会议那样正式的场合上都要戴墨镜呢?”


“墨镜是可以遮住人那双欲望的双眼,可别忘了,他同时也会让人看不见光的”


瓷整理了一下领带,还是那副令美为之动容又厌恶的东方神秘面孔,依旧保持着整好以暇的笑容。和初来时一样,那抹红色的身影又在他的眼中渐渐远去,只留下了桌上一口未动的香槟,美便将它一饮而尽了。


后来大大小小的会议都和以往一样,只不过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有瓷出场的会议,美就不再会戴墨镜。


一次会议结束后,华盛顿跟在美的后面,忍不住问道“boss,您为什么不在开会的时候戴墨镜了?”


美的脚步突然停下,“是啊……我为什么不戴了呢?”他喃喃自语着,忽然间他好像是猛地意识到了什么,仿佛听到了一个极其幽默的笑话般狂笑起来,这不禁让一些小国冒出冷汗。


“是啊,为什么不戴了呢?”他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接着用一种琢磨不透的语气说道“可能,是我怕他看不见吧。”


“怕谁看不见?”华盛顿又问起。


只望见美一边向前走,一边答非所问道“我怕他看不见,看不见我的眼睛。”

















qiangrende

  西方国家:你是资本主义国家为什么和社会主义国家关系更好

  俄:你猜

  

  

  朝(被迫营业):服了这些哈批

  西方国家:你是资本主义国家为什么和社会主义国家关系更好

  俄:你猜

  

  

  朝(被迫营业):服了这些哈批

西里

是之前修女pa的惡魔美。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可以是相當單純了。【畢竟現在還是個小孩子×】 因為在英的無意識調教下,逐漸形成了一種“幫助你的人都是傷害你的人”這種不大對的思想。看著一個個乞求上帝的寬恕,而上帝又遲遲不肯幫助他們,更肯定了上帝是個壞傢夥的念頭。大概是這樣x

是之前修女pa的惡魔美。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可以是相當單純了。【畢竟現在還是個小孩子×】 因為在英的無意識調教下,逐漸形成了一種“幫助你的人都是傷害你的人”這種不大對的思想。看著一個個乞求上帝的寬恕,而上帝又遲遲不肯幫助他們,更肯定了上帝是個壞傢夥的念頭。大概是這樣x

阿晏

半夜睡不着的发疯产物

一点我笔下美加的相处关系,剧情逻辑遣词造句都没过脑子大家当个乐子看就好

半夜睡不着的发疯产物

一点我笔下美加的相处关系,剧情逻辑遣词造句都没过脑子大家当个乐子看就好

Qian8622
  灵感经常来的很快,就像这样

  灵感经常来的很快,就像这样

  灵感经常来的很快,就像这样

全场MVP壹佰

难眠🥀🥀

中美/瓷美

雷者勿入- - -


可能有点时政?

短打可能会有后续?


作者是小学生文笔且是顽强不化的瓷左美右人呢

因词汇量而至歉!

如果那里搞错请指出!

语句不通顺错别字请无视阿里嘎多!

毕竟是即兴乱写

就一千三多笔

  

  

正文:


“灯塔的不可一世是永远不会被抹平的——



Ame有着一双克莱因蓝的眸子

就像一颗纯正的蓝宝石嵌入铺了些许血丝的眼白中


又是一滩死水

充满自私与危险

似乎一不小心就会陷入被漩涡紧紧围绕不可自拔

这也是祂本人


蓝宝石的眼珠之上是那微翘的睫毛

随着视线微微颤动


Ame睫毛很...

中美/瓷美

雷者勿入- - -


可能有点时政?

短打可能会有后续?


作者是小学生文笔且是顽强不化的瓷左美右人呢

因词汇量而至歉!

如果那里搞错请指出!

语句不通顺错别字请无视阿里嘎多!

毕竟是即兴乱写

就一千三多笔

  

  

正文:





“灯塔的不可一世是永远不会被抹平的——



Ame有着一双克莱因蓝的眸子

就像一颗纯正的蓝宝石嵌入铺了些许血丝的眼白中


又是一滩死水

充满自私与危险

似乎一不小心就会陷入被漩涡紧紧围绕不可自拔

这也是祂本人


蓝宝石的眼珠之上是那微翘的睫毛

随着视线微微颤动


Ame睫毛很长

活像个女孩


但祂却总喜欢用那漆黑的墨镜遮住眼睛

让别人看不透祂的情感

猜不出祂的想法

只能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想

搞砸了这宝贵的印象


这也是遮住眼睛的理由之一


除去装帅还有一个极少人知道的理由

遮住那美中不足的黑眼圈


祂不会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感受

因为祂是世界灯塔

那不可一世的称号


怎会让别人小心翼翼的安慰呵护祂呢?

祂从没有想过被别人关心

更不知道该如何回报别人的关心




American ,你疯了啊!”


平常沉稳狡诈的那位中国人也开始心慌了

事情的原于是那关于美//国毒//品多地区合法化的新闻


“哈,我要你管呢!”


瓷叫祂全名一般都是真的生气了

可美////坚合众国代表意识体又能做什么呢

祂只不过是那肮脏政府的可爱传话筒吉祥物而已


祂只能作为美////坚合众国

帮着自己这一方笑着怼回他人的嘲笑辱骂与愤怒


祂对这一切也无能为力

只能用自己那可悲的心灵安慰着自己



“一切皆会好起来的”




油腻的大麻味充斥着美的房间

即使房间的主人没有吸

美正不成体统的趴跪在沙发上摆玩着任天堂游戏机


房间摆设十分混乱就如前不久经历过一场乱战一般

玻璃质感的物品被狠狠的碰撞至地板

尖锐的玻璃片纷飞扎的到处都是


些许幼稚的玩偶也被狠狠的遗忘在地上

被玻璃片划破了布料棉花懒散的躺着


玩具也是看一个不顺眼就把一个拆的四分五裂

垃圾被遂意的乱扔


祂只能如此发泄

随后调整

最后面对会议室不堪的嘴眼


美不带墨镜的样子可稀罕了

祂几乎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挂着那黑溜溜的镜片

更甚至睡觉时


可现在却罕见的露出双眼

砸碎的墨镜被抛弃于美脚后


看到这个顽固不化的小孩现在红着眼睛一脸茫然的望着祂

瓷多少也有点语塞


无神的双眼警惕的望着暴力闯入的人

眼睛晕染着层层赤红

那糖栗色正无力的搭在肌肤上的头发


让祂一时失了神

自己是不是来的不对时候

那家伙没露出往日的笑

没带那死死遮住眼睛的墨镜


感觉很是别扭

但又清秀的那么点



//毒是多么一件可恶的事?

当年晚清就因贪婪吸//

葬送了那一切

但有林则徐禁烟


可美呢?

暗夜并没有给那杂乱却空虚的房间射进一丝暖光

只有仍在深夜party的霓虹灯彩在闪烁



“天好暗啊”




瓷尽量控制怒气和力量把美按住

可祂却赌气般摇着腿

随后突然停下


“亲爱的原来你也会私闯民宅呢~”


还是那令人作呕的调子

与祂那柔弱样做成对比


“美////坚,你就没有想过会怎么样吗?!”


随着瓷的语气逐渐暴躁

美也不给好脸色了



“昂昂昂!我就一定没想过吗我能怎么办!!!”


滚烫的泪水同时从俩人的脸颊无声的滑落了


中国人愣了愣

随后抹了泪花

抱住了面前人


祂害怕过

祂亲自看过大清的覆灭

看过革命党鲜血的炸裂

也看过毒//品的危害


祂俩温柔的抱在一起

暴躁的口勿了上去

中国人的舌头向美国人的口腔移动

不知不觉俩人的手也搭在了对方的背后

可笑的是美国人不会换气一股脑的咬了上去

铁锈似的血腥味与泪水味同时融在口中


“孩子,错的是那肮脏腐败的政府”

希望你能有个好梦

H

  画了瓷妈

  参考唐制齐腰

  右图是参考对象

  不喜勿喷  如有不妥的地方还忘点明

  无暴击血腥  正经中国红  审核大哥让我过吧😭

  画了瓷妈

  参考唐制齐腰

  右图是参考对象

  不喜勿喷  如有不妥的地方还忘点明

  无暴击血腥  正经中国红  审核大哥让我过吧😭

食人究极异兽
“天空就快要放晴了” 好久没画...

“天空就快要放晴了”

好久没画画了,复健锻炼一下。

给朋友画的@摆烂的屑鹤.  ,没技术含量,滤镜瞎糊的,,, 


头一次发东西好紧张啊()

“天空就快要放晴了”

好久没画画了,复健锻炼一下。

给朋友画的@摆烂的屑鹤.  ,没技术含量,滤镜瞎糊的,,, 


头一次发东西好紧张啊()

云中鹤

  不造有没有人喜欢非正式会谈!🤤

  我想搞一个把国家们代入一下非正式会谈来写

  

  真的很喜欢这个节目 ୧⍢⃝୨

  不造有没有人喜欢非正式会谈!🤤

  我想搞一个把国家们代入一下非正式会谈来写

  

  真的很喜欢这个节目 ୧⍢⃝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