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p

27.4万浏览    23054参与
九九归龄龙

彩蛋

明车不暗开。


之前写过两篇链接小电驴,一篇瞒天过海苟延残喘,还有一篇葬身文海至今遗恨。


老被吞我都累了,所以才爱写写词香语艳的明车。


补一个老被吞的吧不然不完整👍

明车不暗开。


之前写过两篇链接小电驴,一篇瞒天过海苟延残喘,还有一篇葬身文海至今遗恨。


老被吞我都累了,所以才爱写写词香语艳的明车。


补一个老被吞的吧不然不完整👍

洗刷刷是隻貓

(藝旭)About Love 15

藝旭長篇,虐虐的慎入눈_눈

ooc,人設是我的,劇情純屬虛構,如有雷同不是我抄別人的(-`д´-)


15


  金鐘雲的車停在金厲旭他們那間出版社樓下,嚴格來講他已經有好幾天都是這樣了。
  想著或許賭一把,如果可以堵到金厲旭一定要去抓住他。

  抓住他之後呢?

  這他就沒多想了,只是很想很想見到他,見那好久沒看到的金厲旭。
  其實他應該也清楚的,這樣等下去根本不是方法,他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會見到他想見的人,像一隻無頭蒼蠅沒規劃也只能在外面守株待兔了。
  等著就越來越煩躁,不如直接進公司找人就問吧。

  好巧不巧,讓他抓住了朴正洙。

  「您好,請問你們公司裡...

藝旭長篇,虐虐的慎入눈_눈

ooc,人設是我的,劇情純屬虛構,如有雷同不是我抄別人的(-`д´-)


15


  金鐘雲的車停在金厲旭他們那間出版社樓下,嚴格來講他已經有好幾天都是這樣了。
  想著或許賭一把,如果可以堵到金厲旭一定要去抓住他。

  抓住他之後呢?

  這他就沒多想了,只是很想很想見到他,見那好久沒看到的金厲旭。
  其實他應該也清楚的,這樣等下去根本不是方法,他也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才會見到他想見的人,像一隻無頭蒼蠅沒規劃也只能在外面守株待兔了。
  等著就越來越煩躁,不如直接進公司找人就問吧。

  好巧不巧,讓他抓住了朴正洙。

  「您好,請問你們公司裡面有一個作者叫雲旭,他會來公司嗎?」金鐘雲開口問,眼神不斷的四處看著。
  朴正洙看了看眼前的人,西裝筆挺,應該不是壞人。又歪了頭想想,還是現在的瘋狂粉絲都會穿成正式的服裝來打聽消息?
  好像是注意到了朴正洙的臉部表情轉換,金鐘雲又開口介紹自己:「我叫金鐘雲,小旭…雲旭他是我的同學,好久沒見到他,看見他出書了我想給他祝賀。」
  朴正洙皺眉,厲旭出書當作家也好一陣子了怎麼這人現在才發現。但是看眼前這人也許不壞,又或許是自己天生的第六感強烈,感覺上這兩人一定有什麼。
  「雲旭他平常不會來公司的,稿子不是電傳就是我去他家取,你在這邊等也等不到的。」朴正洙聳肩,一邊思考著是要給他其他聯絡方式還是官方點跟他說我們不接受任何簽名會贊助合作方案。
  「那你方便給我他家裡的住址嗎?我帶了點禮物想要看看他,當然也有辛苦的編輯的。」金鐘雲手裡提著禮盒,臉上笑的燦爛。


  於是朴正洙就這樣把金厲旭給賣了。

  金鐘雲的車停在金厲旭家樓下,他下了車還心想躲的真遠真偏僻,這裡幾乎鳥不生蛋、狗不拉屎。
  提起精神鼓起勇氣,等等就可以見到金厲旭了,到底該說些什麼好。
  很快就到金厲旭所在的樓層,金鐘雲在門外還不斷想如果金厲旭不在又或是這個雲旭根本不是金厲旭的話該怎麼辦,這麼想著手還是提起按下了門鈴。
  一直到開門的前一刻他還在心中揣摩著金厲旭看到自己的場景,他會說什麼,看到自己是驚訝還是趕自己走。
  「你是誰?」幾乎是同時說出,金鐘雲與李赫宰互相對視著。

 

 

  金鐘雲坐在沙發上雙手盤在胸前,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心裡很不是滋味,金厲旭啊金厲旭,沒想到你背著我外面還有個男人!


  「喝茶嗎?」李赫宰端著茶杯放到他面前:「你是誰?怎麼會知道這裡?」
  「我才想問你是誰吧,你怎麼會在這裡?」不理會那杯還熱的冒煙的茶杯,金鐘雲靠在沙發上的姿勢非常目中無人。
  李赫宰挑了一下眉,看著這來頭不小或許脾氣還很糟糕的人,想著到底要揮他出家門還是讓他等著。
  按密碼鎖的聲音是時候響起,兩人同時看向門口,提著大包小包袋子的金厲旭顯得有點狼狽。
  「金厲旭!」
  「厲旭!」
  金鐘雲惡狠狠的瞪了李赫宰一眼,他憑什麼這樣親膩的叫他的厲旭。
  金厲旭幾乎是下意識的看了過去,那個熟悉的聲音怎麼會在自己家裡:「鐘雲哥?」

 

 


  把李赫宰先支開了之後,金厲旭又重新替金鐘雲沏了一杯茶:「說吧,誰告訴你的。」心裡的人選除了曹圭賢之外還是曹圭賢,等等一定要殺去他家把他給宰了。
  「朴正洙。」金鐘雲若無其事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他是你的責任編輯吧?」
  「怎麼會是他。」金厲旭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切入了正題:「好吧,你說說你來幹麻?」
  「金厲旭,你還是很愛我的吧。」語氣堅定的不容懷疑:「不要裝了也不要否認,我都知道了。」
  本還想開口說你知道什麼,卻被金鐘雲遞過來的書給打斷了。
  「雲旭,難道不是我的雲你的旭嗎?」手指敲了敲書的封面:「你的作品我全部都看過了,寫得幾乎都是我們吧,你還想要說是捏造的嗎?」
  被問的回不出話,金厲旭只是看著地板不說話。沒想到自己匿名的創作,居然有天會被金鐘雲發現。
  「小旭,我們走吧。」金鐘雲的聲音雖小,但是此刻卻如此清晰。


  走吧,一起走吧。去哪都好啊,只要有你跟我,哪裡都會是天堂。

  「別說笑了,你還有妻有家,說不定還有兒。」依然沒抬頭,只是聲音難掩顫抖:「你不可能會為了我放棄這一切吧,包括你的家族你的企業。」
  「小旭…」
  「鐘雲哥,如果當初我們就有這樣的覺悟的話,現在就不會在這邊說些讓彼此難過的話了。」他淡淡一笑,卻充滿了許多不明的情緒。
  「我…」頓時之間卻不知道該回些什麼:「我只想說,我愛你如當初一樣,從未改變。」
  金厲旭笑了笑:「那麼,這樣就夠了吧。」閉上了眼:「回去吧,我知道你的心意,這樣就夠了。」
  「小旭…你怎麼就是不願意跟我走?」有些生氣的提高音量:「難到就這麼不相信我會給你幸福嗎?」
  「是我知道,有人更比我更適合擁有這份幸福。」金厲旭的聲音聽起來像在哭,而且夾雜了很多情感,讓人聽著都心疼。
  金鐘雲的手機突然響起,鈴聲打破了兩人對視的沉默。煩躁的拿出手機,看著是自家的電話便接了起來。
  『少爺,快回來吧,夫人臨盆!』話筒的聲音很大,大到金厲旭都聽的一清二楚。
  「什麼?快點叫醫生啊!不然就快點送醫院!」講到孩子,金鐘雲不免慌張。
  交代完事情之後掛了電話,回過身還想要跟金厲旭說些什麼,卻先被捂上了嘴巴。
  「噓,你別再說了,都是個要當爸的人了,還想跟我這一個男人繼續生活下去嗎?」金厲旭的聲音很溫柔,溫柔到金鐘雲眼裡擒滿了淚。
  「記住,回去之後就別再來找我了。」還是親手將他推開了啊…
  「還有,你一定要幸福。」

 


  一定要幸福。

 

 


/////////////TBC//////////////

沒錯,渣雲他(假)老婆要生了...

劇情進展的慢,但依然感謝給貓貓心心的每個你♥

坎摩的

04宇宙邵年恋爱实录

林哲宇乖乖地在门口等着,手叉在腰间却又不自觉想到刚刚的那个熊抱,想到斑马的手指轻轻触碰的感觉。

等了一会,林哲宇试探着拉开门,准备叫斑马出来。“碰”的一声,急忙拉门的斑马正好撞上正准备进来的哲宇。刹那间,两人的鼻息离得好近好近。斑马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

湿润的唇流转着灯光的皎然,微微张开的嘴唇带有天然的挑逗。

林哲宇低垂着眼眸,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暖色的灯光在他高挺的鼻梁边留下大片的阴影,隐去了他晦明莫辩的眼神。

鬼使神差地,林哲宇勾下脖子,缓慢地靠近了那对他梦寐的唇。舔舐,摩挲,碾压,仔仔细细领略每一寸的甜。

邵浩帆红着脸,却也情不自禁地搭上林哲宇的脖子,踮起脚,认认真真地回吻过去...

林哲宇乖乖地在门口等着,手叉在腰间却又不自觉想到刚刚的那个熊抱,想到斑马的手指轻轻触碰的感觉。

等了一会,林哲宇试探着拉开门,准备叫斑马出来。“碰”的一声,急忙拉门的斑马正好撞上正准备进来的哲宇。刹那间,两人的鼻息离得好近好近。斑马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

湿润的唇流转着灯光的皎然,微微张开的嘴唇带有天然的挑逗。

林哲宇低垂着眼眸,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暖色的灯光在他高挺的鼻梁边留下大片的阴影,隐去了他晦明莫辩的眼神。

鬼使神差地,林哲宇勾下脖子,缓慢地靠近了那对他梦寐的唇。舔舐,摩挲,碾压,仔仔细细领略每一寸的甜。

邵浩帆红着脸,却也情不自禁地搭上林哲宇的脖子,踮起脚,认认真真地回吻过去。舌头仿佛受过训练一般,自然地任求任予,纠缠着,仿佛这就是永恒,就是所有。

好不容易结束,斑马经不住地低喘,第一次亲这么长时间,斑马的嘴唇都发了肿。林哲宇死死地抱住他,脑袋埋在斑马的颈窝:“和我在一起吧。那一天,我是真的在和你告白。牵起身边人的手什么的——你知道的,舞台上我一直站在你身边。”

状况外却的确是意料中,斑马环住哲宇的腰,头埋在胸口闷闷地开口:“我知道,我看到那张纸了。”

那天的正式录制是林哲宇状态最好的一次,四个人也非常有默契地配合着。林哲宇望着认真弹吉他的斑马就笑得见牙不见眼。

灯光闪烁的舞台,欢呼雀跃的观众,没有一个知道这个男孩终于和他在一起了。躁动热烈的音乐,指间的撩拨,都变成林哲宇暗暗地宣告:“我们!在一起了啊!”

录制结束后,宣发大哥又召集四个人拍了几张照片。尽管受到了大哥的口头警告,林哲宇还是忍不住看向邵浩帆。于是官方发出来的花絮照片里,总有一两张是他直白灿烂的眼神,和斑马微微上扬的嘴角。

世界女孩儿

碎念

搞BLcp被父母發現好像當場出櫃_(:3」∠ )_

搞BLcp被父母發現好像當場出櫃_(:3」∠ )_

坎摩的

03宇宙邵年恋爱实录

03宇宙邵年恋爱实录

邵浩帆伸出修长的手指勾了勾:“过来。”

林哲宇赶忙凑到跟前头去,不自觉地想要靠得更近一些。

看到林哲宇点头哈腰的可怜样,邵浩帆也起了玩心,顺势扯了扯哲宇的衣领,摆出一副高冷总裁的样子:“看看你穿的是什么。”

看到斑马演戏,林哲宇忍不住抿嘴,低眼看向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邵浩帆。两人的距离无形之中好像更近了一点,连日来的抗力变成了引力,引得邵浩帆也抬起眼,两人的眼神撞了个正着,像是月老把两人之间的磁铁掉转了方向,两人的心终于不可抗力地贴在了一起。

尽管借由宣发大哥的临时台词躲了一劫,邵浩帆打了电话后仍然作死地把林哲宇的手机向后抛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心里还暗爽:“哼哼,...

03宇宙邵年恋爱实录

邵浩帆伸出修长的手指勾了勾:“过来。”

林哲宇赶忙凑到跟前头去,不自觉地想要靠得更近一些。

看到林哲宇点头哈腰的可怜样,邵浩帆也起了玩心,顺势扯了扯哲宇的衣领,摆出一副高冷总裁的样子:“看看你穿的是什么。”

看到斑马演戏,林哲宇忍不住抿嘴,低眼看向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邵浩帆。两人的距离无形之中好像更近了一点,连日来的抗力变成了引力,引得邵浩帆也抬起眼,两人的眼神撞了个正着,像是月老把两人之间的磁铁掉转了方向,两人的心终于不可抗力地贴在了一起。

尽管借由宣发大哥的临时台词躲了一劫,邵浩帆打了电话后仍然作死地把林哲宇的手机向后抛出一条完美的抛物线,心里还暗爽:“哼哼,这就是你最近不理我的下场。”

林哲宇匆忙地上赶着接手机,后来林哲宇看到粉丝P的图:[斑马的爱心我要接住!]瞬间感觉被粉丝窥探了内心。那时,他是多么希望他能看到,能走近,能爱他啊。

“麻烦大家了,可以先去后台进行采访么?”BTV的工作员姐姐掐点赶在视频拍完后敲开了化妆室。

一行人于是到了后台临时搭建的幕布前。没想到工作员姐姐笑起来挺和蔼,问问题却一点不含糊:“都说一说自己的理想女生是什么样的吧!”

这个问题回答过不止一次,但每次林哲宇心情都会不太好。为什么一定要是喜欢的“女孩类型”呢?我喜欢男的不行吗?

吐槽归吐槽,林哲宇还是得老老实实看着邵浩帆磨叽地吐出:“善良的。”这几个字来。没有说女孩,林哲宇心中一喜。

没想到工作员姐姐乐了:“你刚刚那个完全是敷衍的嘛,不行,这样吧,假如说一个女孩向你走过来,你是先看腿还是先看脸?”

林哲宇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身子也向邵浩帆那边倾了几度,眼神更是死死地锁定了这只拿着话筒有些羞赧的斑马。

“看脸。”

听到回答后,林哲宇点点头,下巴也扬了一下,“果然是看脸,我也觉得应该是看脸。”暗自肖想了一会儿,等到话筒递到嘴前时,林哲宇顿了顿,“喜欢笑起来很甜的。”说完又望向左手边的斑马,正好他也在笑——嘴唇的弧度是林哲宇的最爱。

采访结束后,邵浩帆拉着呱要去卫生间,但呱一脸“我懂,我懂”的表情,把林哲宇一把推到斑马的身上。邵浩帆呆呆地回抱住撞上来的哲宇,手不自觉地搭在他的腰间。

林哲宇的耳朵瞬间有些血压高,感受了一秒斑马绒绒的头发蹭在脖颈的幸福后,便麻溜地站起,领着斑马去了最近的那间。

楚长街

愿你眉眼如初(九辫同人)伍拾捌

B站,老福特同名。

⚠️禁上升正主⚠️

声明立场:九辫双人粉,社粉。

毒唯给老子滚蛋。

我就写着玩儿的,您各位愿意看的受累担待着看。


✨我一直愿你眉眼如初。只是,这世间的污秽涌向你时,我除了缄默,便是无能为力。✨


周九良和王九龙住一间房,两人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了好半晌,王九龙才如梦初醒一般:“九郎……真的回来了?”

周九良低眉,接了刚刚响起来的手机:“先生。”周九良的声音淡淡的。

王九龙看着周九良,悄无声息的做了个嘴型:“您先生?”

周九良点了点头,王九龙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窗外的夕阳西沉。

孟鹤堂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栾队这边说九郎回来了。”...

B站,老福特同名。

⚠️禁上升正主⚠️

声明立场:九辫双人粉,社粉。

毒唯给老子滚蛋。

我就写着玩儿的,您各位愿意看的受累担待着看。

 

✨我一直愿你眉眼如初。只是,这世间的污秽涌向你时,我除了缄默,便是无能为力。✨

 

周九良和王九龙住一间房,两人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了好半晌,王九龙才如梦初醒一般:“九郎……真的回来了?”

周九良低眉,接了刚刚响起来的手机:“先生。”周九良的声音淡淡的。

王九龙看着周九良,悄无声息的做了个嘴型:“您先生?”

周九良点了点头,王九龙安静的坐在一边看着窗外的夕阳西沉。

孟鹤堂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栾队这边说九郎回来了。”

周九良轻轻的笑了:“嗯,我知道。您想说的,不是这件事吧。”

孟鹤堂清了清嗓子:“九良……我知道你只是想去看看九郎,但是照片被人家拍了……现在……”孟鹤堂顿了顿,声音低下去:“影响很不好。”

周九良长叹:“先生,天下悠悠众口,我堵不住。”

王九龙的眉眼带着冰冷,他看着微信界面何九华刚刚分享过来的微博,看了一会儿,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周九良接了,低眼看了看,眉心紧锁。

孟鹤堂的声音隔着半个地球的距离和声波,听起来异常的不真切:“九良,这件事你知道一下,我这边会和栾队解决的。”

周九良垂眸,死死的盯着王九龙手机上的那条微博,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开口说话:“先生……”周九良清了清嗓子,喉间发出一声讥诮的笑:“什么时候,我们被这些莫须有的言论左右到这个地步了……这件事我会告诉九郎的,等他本人选择如何处理比较好……想来,这些事情,他经历的其实很多。”

沉默了一下,周九良的声音隔着大洋和距离远远的传到孟鹤堂的耳边,听起来是他从没有的冰冷语气:“或者,他本人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并且……已经选择如何处理了。不信,您问问栾队。”

难得的,周九良没等孟鹤堂回复就挂了电话,他看着王九龙冰冷的眉眼,好半晌,才说:“九郎呐,做事情已经周全到这一步了,我实在是没想到,就这么几张照片,能编出这么绚烂的花儿来……”

夕阳西沉,海平面折射了今天最后一秒璀璨的阳光,整个屋子里异常的亮堂了起来,周九良和王九龙的脸被夕阳映着显出红彤彤的色彩,而后整个房间飞速的漆黑下去。

周九良的声音疲惫且失望:“真恶心啊,那些人。”

王九龙在黑暗中回头,声音淡淡的:“我要给老大打电话,就说九郎回来了,大家开心开心。”他这样说着,语气里却没有半分的积极。

周九良的声音带着点儿叹息:“想来……那天那个电话来的时候,九春就看见这些东西了吧。”

王九龙沉默了好半晌,才说:“应该没有,不然,他那么护着九郎的人,怎么……”王九龙顿了顿,而后苦笑:“也对,他那么护着九郎,看见这些东西,他第一时间想的,怕不是解决吧,而是藏起来,等着它和九郎要走的那件事一起,被藏起来,沉下去,不再被看见,永不被提起。”

那天张九龄说的话其实很对。

他走了,世人只会更加肆无忌惮的伤害和揣测。

王九龙的手机静悄悄的躺在周九良的手心里,屏幕上没有生命一样的黑白照片发出的惨淡的白光在漆黑的房间里异常的刺目,上面的杨九郎在柔和的笑着,头顶上写着刺目的奠字。

两个人相对无言,半晌,周九良起身开了灯,王九龙闭了闭眼睛,再睁眼,看见周九良面上的淡淡笑意。

“开心点吧。”周九良的声音轻轻的:“九郎回来了呢,多值得开心啊。”

王九龙捏了捏鼻梁,声音带着疲惫的沙哑:“啊,对啊……值得开心呢。”


文氓

(还好是你)沁爱cp双影后线

   小张总出乎意料自小齁甜,不管是什么菜,都喜欢加点糖,比起这点沁家乡的口味倒是很适合她呢!

   这从小的喜好可能是因为母亲是江浙人的缘故,嫁到东北,但还是改不了做菜的习惯,也养成了小张总这习惯,看到江浙人的小张总总是意料之外的惊喜啊,那晚的小张总说出的话看起来胸有成竹,其实心里是比谁都慌的,毕竟那是李沁啊,谁也不敢保证会发生啥~但这么丰厚的条件,不答应的人真的是没脑子呢。

   第二天一早还是一如往常的开着豪车来公司上班了,刚坐下没多久,小张总就收到微信 ,

李沁:小张总,我想好了,...

   小张总出乎意料自小齁甜,不管是什么菜,都喜欢加点糖,比起这点沁家乡的口味倒是很适合她呢!

   这从小的喜好可能是因为母亲是江浙人的缘故,嫁到东北,但还是改不了做菜的习惯,也养成了小张总这习惯,看到江浙人的小张总总是意料之外的惊喜啊,那晚的小张总说出的话看起来胸有成竹,其实心里是比谁都慌的,毕竟那是李沁啊,谁也不敢保证会发生啥~但这么丰厚的条件,不答应的人真的是没脑子呢。

   第二天一早还是一如往常的开着豪车来公司上班了,刚坐下没多久,小张总就收到微信 ,

李沁:小张总,我想好了,我答应你。

张天爱:什么时候来公司谈一下

李沁:今天下午小张总有空?

张天爱:晚上七点一起吃饭,老地方。

发完,小张总阴谋得逞,嘴角带笑,也不再看下文了。一天的工作从小张总的微笑开始,李沁越想是越觉得这小张总也好怪呀!人品好不好不知道,但这个脾气是真的很怪吖!

   说完就打电话给助理小夏:“你帮我善后一下和公司那边的事吧,明天麻烦你帮我收拾一下那些东西,我就不过去了,你要是想来我的工作室也可以来,工资照开,比以前多。”

“姐,你真不来了吗?”

“嗯,不想在这么浑浑噩噩打工了,本来这行就是青春饭,我不想让自己就这么下去。”

  “嗯嗯,姐,我跟着你,你去哪我去哪!”

“那明天见。”

“好,拜拜姐!”

算是彻底解决啦,意料之外的轻松,又是意料之外的结局啊~呼了一口气的李沁选择约人一起去泡温泉做美容,这不就约上了泉姐吗....

  “姐,有空吗?约你泡温泉啊~”温温柔柔李沁撒娇。

“嗯?沁沁,今天不忙呀?”

“跟公司都结束工作啦,合同到期了。”

“那挺好的,放松放松,几点啊我陪你吧?”

“老地方吧,一点见!”

和袁泉姐认识很多年了, 一直算是圈内大姐姐,就是人们所说的忘年交了,泉姐也一直算是李沁信任的人,懂李沁的!交友不多,却是实打实的信任优秀体贴。这是李沁值得骄傲的一点,对于泉姐,真的算是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希望自己以后也和她一样的功成身退,享受生活。

   就这样和泉姐在云中轩泡温泉泡到了下午四点,聊了很多,受益匪浅关于初心关于未来关于实力和颜值。好好上了一课,好好的充了电的李沁,回家打扮,换衣服,会一会自己的新老板,小张总。

  这是她们第二次见面,李沁说,这也是她们开始的镜头啊~

@嗑cp的小透明 来来来看!

花乔二浅

【博肖】开始了,是吗37(写实甜)

*日常被限流,更新戳主页;

*产出汇总:(戳)

*建议搭配隔壁论坛体食用:(戳)


开始了,是吗37



01


昨夜冲动的触碰亲吻,今天的唇膏间接接吻,两人心照不宣的都没有再提,却挡不住身体的自然反应。


比如,开始在片场频繁的舔自己的嘴唇,比如开始不自觉的偷瞄对方,奈何两人的对手戏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可以很直接的看着对方。


肖战强迫自己专注背台词,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可却控制不住身边幼稚的某人,走个戏还要来撩拨他。


“哎呀,东西太多了,让我好好找一下……”


余光中,肖战看得到身...

*日常被限流,更新戳主页;

*产出汇总:(戳)

*建议搭配隔壁论坛体食用:(戳)



开始了,是吗37



01

 

昨夜冲动的触碰亲吻,今天的唇膏间接接吻,两人心照不宣的都没有再提,却挡不住身体的自然反应。

 

比如,开始在片场频繁的舔自己的嘴唇,比如开始不自觉的偷瞄对方,奈何两人的对手戏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可以很直接的看着对方。

 

肖战强迫自己专注背台词,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可却控制不住身边幼稚的某人,走个戏还要来撩拨他。

 

“哎呀,东西太多了,让我好好找一下……”

 

余光中,肖战看得到身边的王一博夸张的歪着身体从广袖中掏东西,然后借着从袖子里掏随便的动作冲他比个心。

 

“给你随便~”

 

如果换一个人,肖战都会觉得对方太油腻或者是对自己有什么别的不纯洁的想法了,但王一博实在是太耿直太干净。

 

眼神又过分直接清澈,他那样一尘不染的小朋友,哪怕是做了什么类似撩拨的事情,肖战都觉得是可爱的,善意的。

 

就像小动物那样,喜欢跟你玩就特别粘着你、关心你,有什么好东西都想跟你分享,特别大大方方,坦坦荡荡的,让肖战特别熨帖。

 

再加上王一博跟自己年龄相反的那些个经历,让肖战分外的怜惜。所以他也就收起来那些在圈子里呆久了之后的自我保护机制,在王一博身边很放心的去袒露一个从来不曾袒露的真实的自己。

 

 

 

02

 

肖战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但现在确实不太想搭理他,于是只是低声说了句“幼稚”就继续看台词了。

 

如果换成别人,那一向有礼貌又体贴周全的社畜肖设计师,肯定是要回应一下捧个场的。

 

果然,身边的少年也不尴尬,收了玩笑的表情,凑了过来,从肖战肩膀侧面看着他手里的剧本。

 

“魏婴,我也要看。”

 

“你就几个‘嗯嗯嗯’看什么看?”

 

“‘嗯嗯嗯’也要看!”

 

“去一边儿去,别打扰我。”

 

肖战拿着剧本在王一博胳膊上拍了一下,少年皮皮的笑笑去找武术指导老师聊打戏去了。

 

一直等王一博离开,肖战这才拿着剧本扇了扇脸,真的是,这家伙,刚刚才拍完什么“柔弱的男子”而且又是亲了又是唇膏的,竟然还跟没事儿人一样傻兮兮的,不知道装自然很难么?

 

果然,王一博是个感情小白铁憨憨,他真的都不会觉得尴尬的啊?

 

还又是比心又是凑近的……

 

肖战最终把自己这种微微恼人的情绪归咎于是剧本里的魏无羡对蓝忘机太嗲了,跟他自己没关系,嗯。

 

 

03

 

做好心理建设,下一段打戏也拍完了,接下来的戏份肖战没那么多台词,而且已经背熟了,于是工作人员置景的时候,肖战连忙把王一博抓来补课。

 

毕竟今天晚上他就要赶行程,明天就要录制快本跳舞了。

 

“蓝湛——”

 

剧组人多,蓝家白衣人更多,看不到王一博,肖战直接发挥了vocal的优势飚着高音喊他。

 

“蓝忘机——蓝二哥哥!!!!!!!!”

 

另一边王一博正拿着戴着耳机跟负责花絮的大哥一起看摩托车比赛讲解,突然肩膀被负责宣传的姐姐拍了一下。

 

王一博摘下耳机,询问的望着她。

 

宣传组的姐姐指着肖战的方向,毫不避讳的大声说:“蓝湛,你老婆喊你。”

 

这话自从上次两人一起睡觉一起练舞,外加在片场被王一博本人cue了之后,就经常出现,所以两人听得多了也就佛了。

 

只是今天稍微有些不同,毕竟……

 

王一博抿着唇露出了小括号,礼貌的点点头说:“好,我这就过去。”

 

跟花絮大哥也说了一声,就去找战哥了。

 

 

 

04

 

刚到地方,肖战吼了半天灌了几口绿茶才算是舒服,蹙着眉问:“哇哦,惊了,蓝忘机老师你去哪了?我喊你半天没听见啊?”

 

王一博看着他手里的绿茶,挑眉笑了笑:“我渴了。”

 

平时王一博就好像是个挂件似的,一直出现在肖战周围,这会儿不知怎的,肖战略微的不爽挪开了绿茶杯子,怼道:“想喝自己泡,你又不是没有杯子?”

 

刚这么说着,临时助理妹子就端着王一博的杯子递了过来,然而王一博摇摇头不伸手接,眨巴着眼睛看着肖战:“我的是白水,我想喝战哥的绿茶。”

 

得,这小眼神就跟传说中的小狗狗眼似的,看的肖战有种莫名的负罪感,然后想想,唇膏都共用了,再多一个杯子好像也没啥的。

 

更何况,王一博跟他一样都挺爱干净的,略有洁癖,又不脏是吧?

 

肖战想着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不小心又瞥到了王一博有些干涩的嘴唇,他记得昨晚还是水润润的……

 

“咳,喝吧,喝完刚好教我跳舞。”

 

“好~”

 

王一博弯着眼睛带着小括号,心满意足的“咕咚咕咚”就着肖战的杯子喝了起来。清新的绿茶里面隐隐地透出好闻的茉莉花香,就像肖战身上的味道一般。

 

啊!原来是这个味道!

 

王一博一边喝一边偷瞄肖战,他就说之前跟战哥靠近的时候,不小心压倒的时候,总觉得战哥身上很好闻,原来是他常喝的茉莉绿茶啊~

 

这么想着,就连喝茶的嘴角都上扬了几分。

 

 


05

 

肖战望着自己的片场助理手里被喝空的杯子无语了,都二十了,还在长身体嘛?怎么这么能喝?

 

再加上刚刚找不到王一博的小小的不爽,肖战也不说前因后果,直接说:“快教我跳。”

 

然后开始做舞蹈动作,做了一个之后问:“然后呢?”

 

王一博自然知道肖战的行程,今晚战哥就该去赶快本了,明天就要跳舞,于是立刻教他跳舞。

 

不得不说,要不怎么是王导师?穿着蓝忘机繁琐的长袖锦袍,手里还拎着避尘长剑,都不影响他教人跳舞。

 

而且极其耐心的让肖战跟着他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反复地教。

 

只不过跳着跳着,王一博做了个ending动作,类似捂嘴耍帅那种,但是因为服装限制,非常搞笑,让肖战一下子想到了他之前用袖子遮住嘴巴偷笑的模样。

 

于是肖战的笑点一下子被点燃,学着他跟b-box一样捂着嘴,弯着眼睛“噗嗤”一下笑傻了。

 

得,王一博本来笑点就不算高,更何况是战哥做的,瞬间又学了一遍也笑成了憨憨。

 

后来这两人捂嘴偷笑似的动作还被cp粉做成了憨憨的情头,这是后话。

 

 

 

06

 

肖战被他这憨憨的鹅叫一般的笑声逗的不行,想跳舞又想笑,于是360空中回旋踢了一下王一博——身边的空气。

 

这才算是好了点,不过一对视,又想起刚刚的傻样,俩人又开始笑了起来。

 

一直到最后拍了一场戏才收了笑,还因为笑场给导演道了歉。

 

可能因为晚上就要离开了,所以这天两人练舞非常的积极,一边跳一边玩,两人搞得跟小学生打架似的,还顺带着模仿经典动画里的动作。

 

王一博来个龟派气功冲击波动作,肖战来个海贼王冲鸭动作,然后不过瘾还要转个圈不知道在模仿什么。

 

看的剧组其他人一脸莫名。

 

比如纪李,摇着扇子问刘海宽:“这跳的什么啊这是?难道又是消肿的新体操???”

 

刘海宽摇摇头笑道:“我们需要懂么?”

 

纪李点点头:“有道理啊!”

 

 

 

tbc

————————————

❤推荐收藏“合集”,更新会有红点提示,因为我被限流,就算更新了,你的主页也没显示,可以考虑收藏合集;

——怎么收藏合集:先点进我的头像主页→戳合集→找到你要收藏的合集,比如《开始了,是吗》→右下角有个蓝绿色的标志,点击就是收藏;

——单篇收藏没什么用,还是请红心/蓝手哦;

 期待你的评论、推荐、和红心~

【预告】下一章dd看完天天,嗯;


攻占猪圈

当这些CP吵架之后所发生的……〖1〗贺朝谢俞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极短小甜饼👨‍❤️‍👨


1.《伪装学渣》BY木瓜黄


            贺朝/谢俞


       明媚的晨...

      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极短小甜饼👨‍❤️‍👨

   

1.《伪装学渣》BY木瓜黄


            贺朝/谢俞


       明媚的晨光照在清华大学校园中,而在此时,   医学系系草从金融系校系草的宿舍里摔门而出。

              “砰!”


       空气中安静了一会儿,隔壁管理系的A同学睁着迷蒙的睡眼探出头来,

          “朝哥,你老婆又咋了?”


        贺朝笑了笑,无奈道:

          “生气了,唉,可爱吧!”


        贺朝穿上外套,迈开长腿追了出去。


         ………………………………………………………………



                                  (夜晚)


         “滚!贺朝!我一看见你就烦!滚!”

         谢俞抬脚向正在努力把一条腿塞进他两腿之间的贺朝踹去。


        “唉唉唉,老婆我错了,别这样”

        贺朝笑着继续往谢俞身上扑,他单手一压,谢俞双手便被牵制住了。


         谢俞脸上泛起不明显的红晕,闭了嘴,向贺朝投去恶狠狠的目光。


         贺朝笑着亲亲谢俞的眼睛,又一路向下,叼住了谢俞软软的嘴唇,闲下的一只手按住谢俞的头,不让谢俞挣开,谢俞呼吸逐渐加快,眼睫不住颤动,有些喘不过气来,双手无意挣动,贺朝这才放开谢俞已经红肿的唇。


          “老婆原谅我嘛,我真不认识那个扎双马尾的女生。”贺朝一边说,一边掀起谢俞的T恤抚上他极细的腰肢。


        “你……啊!哎……嗯……”谢俞刚凶狠的想和贺朝吵一架,没料到他只要一开口贺朝就使劲揉捏他敏感的侧腰,他皱着眉头,眼睛里泛了一层水光。

          “你……你别……啊!”贺朝得寸进尺,又迅速解开谢俞腰带。


         “啊……”


…………………………………………………………………………………………


           这一夜,注定不平凡。

         

      

神秘的兔纸

【杀破狼】长庚小心肝,这么晚还不睡。试了两种上色方法,好像并没有神马卵用😂

【杀破狼】长庚小心肝,这么晚还不睡。试了两种上色方法,好像并没有神马卵用😂

幼儿园的皮皮虾

【知乎体】论有一个腹黑女友是咋样的体验?

  你们好,我是孟美岐,我又来了。我是个知乎大佬,是因为我的女友事儿太多了,而且还很好看。(还腹黑。。。)

  这孩子,害,真是天天一天到晚不是拉屎就是尿尿(划掉)她天天在那边练习她的中文,虽然是个韩国人,可是为什么隔壁程潇家的老公中文那么好,我家的……🌝🌝嘘别说她中文差,不然我死了。

  你别看她个子矮矮的,其实就像文章标题那样——十分腹黑。你们天天看我的帖子一定了解她,其实那些文字都是她让我编辑的,这次,我,孟美岐要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我要展示一下我的权威,我不是蠕蠕,I am good ……ruru(我是棒的蠕蠕)。

  每天早上,我都要跟她点外卖,...

  你们好,我是孟美岐,我又来了。我是个知乎大佬,是因为我的女友事儿太多了,而且还很好看。(还腹黑。。。)

  这孩子,害,真是天天一天到晚不是拉屎就是尿尿(划掉)她天天在那边练习她的中文,虽然是个韩国人,可是为什么隔壁程潇家的老公中文那么好,我家的……🌝🌝嘘别说她中文差,不然我死了。

  你别看她个子矮矮的,其实就像文章标题那样——十分腹黑。你们天天看我的帖子一定了解她,其实那些文字都是她让我编辑的,这次,我,孟美岐要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我要展示一下我的权威,我不是蠕蠕,I am good ……ruru(我是棒的蠕蠕)。

  每天早上,我都要跟她点外卖,还不如程潇她老公呢,但是我也不想学做饭,而且不应该是她做饭嘛?(算了我不想见她拿菜刀)好吧好吧我忍,为什么她那么爱打游戏?!不应该是我爱吗???恭喜luda女士获得第0220年迷惑人类行为大赏。

  其实吧,打到这有点怂。(不对我的气概呢?)可能以后你们就见不到我这个知乎大佬了。唉,想当年,老子也是一代风流人物!也是知乎一姐,但我这篇文发过去之后不知你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我会在天上想念你们的。I love you。


  by:不愿透露姓名的孟女士(我好像透露了?)


赞:4444 评论:2546  转发:1w➕


——————————————

奶潇不是奶昔:孟女士祝你好运,还有别cue我老公。


我中文很棒:我做了什么?为什么cue我?


不愿透露姓名的某虾:老铁666


身高两米一:mmq你死了,你见不到明天的知乎了。


……………………


————————————

@WJSN- 香芋  @九号布汀艾亦玄


老子的辅导班还有一天!等我回来我就使劲更(我已经攒了二十篇手稿了)


橘子

有幸(15)

夏天的夜风带着略微的凉意,还混杂着些许的闷热,不过比起正午的骄阳似火已经凉快了很多。


肖战躺了一下午,骨头都是酥的,懒懒的不想动,连晚饭都是王一博拿剩菜热的。


他说要去散步的时候,肖战拧着眉头摇头,一脸苦大仇深。


“外面那么热,我不想出去。”


“晚上没那么热,出去散散步多好啊,有助于消化。你的胃又不好……”


肖战被他念叨的没办法,跟在王一博身后出了门。


白天在小区里几乎见不到人,毕竟没有人愿意直面灼烫的日光,不过晚上人倒是多了些,有小孩子绕着草丛撒欢,清脆的童声撒了一地。...

 

夏天的夜风带着略微的凉意,还混杂着些许的闷热,不过比起正午的骄阳似火已经凉快了很多。

 

肖战躺了一下午,骨头都是酥的,懒懒的不想动,连晚饭都是王一博拿剩菜热的。

 

他说要去散步的时候,肖战拧着眉头摇头,一脸苦大仇深。

 

“外面那么热,我不想出去。”

 

“晚上没那么热,出去散散步多好啊,有助于消化。你的胃又不好……”

 

肖战被他念叨的没办法,跟在王一博身后出了门。

 

白天在小区里几乎见不到人,毕竟没有人愿意直面灼烫的日光,不过晚上人倒是多了些,有小孩子绕着草丛撒欢,清脆的童声撒了一地。

 

没有想象中闷热的夏风,肖战的脸色好了一些,和王一博肩并肩走在铺着鹅卵石的小路上,两个人穿的都是人字拖,鞋底不怎么厚,能清晰感受到石头的触感,踩在上面有点疼,还有些痒。

 

肖战笑着脱了鞋,光脚踩在上面,“我小时候经常这么玩,我妈说这种免费的足底按摩对身体好。”

 

王一博也脱了鞋,刺痛感自足底传来,坚硬的石头还有着被暴晒后的余热,温温的被踩在脚下,“确实和足底按摩的感觉差不多。”

 

“是吧?还不用花钱。去店里那么贵,效果可能还没这样踩两下来的好。”

 

两个人手提着拖鞋走了好一会儿,直到足底的痛感越来越明显,才老老实实穿上了鞋。

 

这条小路没什么人,大部分人都在那边的健身器材那里,小孩子也都围着那的沙坑玩。

 

王一博默默看了一眼肖战,眼疾手快的抓住了他的手。

 

十指相扣。

 

肖战被他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环顾四周,大眼睛滴溜溜的来回转了几圈,确认过周围没人以后,才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他扭头瞪王一博,“你吓死我了!”

 

“……这边没人,战哥,不用这么紧张,再说了,大晚上的,根本看不清楚。”

 

说是这么说,不过肖战还是有些紧张,被扣住的掌心不停地冒细汗,连带着王一博的都泅湿了。

 

肖战本身就是易出汗的体质,手心总是湿湿的,现下被握住更是湿的厉害,有些尴尬的想要抽回手,“好了,一手汗,有什么好牵的。”

 

王一博没有松手,不动声色的握的更紧,“再牵一会儿呗。”

 

他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语气也很平常,只是肖战还是借着月光窥见了他眼底的期待。

 

明明只是对于情侣而言,最普通不过的牵手。

 

肖战的心像被针刺了一下。

 

王一博其实已经做好了被肖战挣脱的打算,毕竟现在是在外面,依着他的谨慎小心,能让他牵这么一会儿已经是破例了。

 

可是这次王一博想错了。

 

肖战抿着唇笑,声音低低的,“那。就再牵一会儿。”

 

或许他还是很胆小,可他愿意为了小王子的笑脸,稍微勇敢一些。

 

王一博有点惊讶的挑了下眉,有些意外肖战的松口。

 

肖战佯装生气,甩了甩手,“不想牵就松开。”

 

王一博有些好笑,好心的没戳破肖战的不好意思,“谁说我不想牵?我这不是握的挺紧嘛。502估计都没我粘的紧。”

 

“……我又不会跑,握这么紧干嘛?大热的天,你不怕出痱子啊?”

 

“哪有人手心出痱子的?无语,战哥,你有没有常识啊!”

 

“……王一博!松手!我要回家!”

 

“不松就不松!”

 

 

 

 

 

两个人从小区一路斗嘴斗到家门口,像幼稚的小学鸡,嘀嘀咕咕的全是没营养的废话。

 

在外面肖战注意着自己的形象才没有上手打,如今到了屋里就没有这么多顾忌,啪啪打着王一博的手臂,兔牙露在外面佯装凶狠,“王一博!”

 

王一博倒是没有还手,直接把肖战抵在了门板上,鼻尖抵着鼻尖就亲了上去,末了还惩罚似的在他下唇咬了一下。

 

肖战捂着嘴,目光谴责,“王一博。你属狗的吗!”

 

“属狼的,专吃兔子。”

 

王一博的眼底像沉了墨,幽黑的深不见底。

 

肖战整个人都被他贴着,对于某处的变化感觉异常敏感,红着耳朵伸手推他,“好了。我要去洗澡了。”

 

王一博自然看出他想逃,抓住他的两只手抵过头顶,温热的唇又落了下来。

 

“等会再洗。”

 

肖战眼里全是雾蒙蒙的水汽,鼻息之间全是王一博的气息,纠缠不清的唇舌发出啧啧的水声,晶亮的唾液弥漫在唇角,泛着亮光。

 

双唇分开的时候,肖战看的分明,有一道浅浅的银丝,就这么悬在半空中。

 

羞耻心一下子炸了锅,肖战低着头不敢看,倚着门板微微喘气,脖颈红彤彤的一片,几乎连锁骨都泛着粉红色。

 

王一博轻笑,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银丝,漫不经心的舔了一下唇,“战哥,继续吗?”

 

继续是没有再继续了。

 

肖战狠狠踩了他一脚就躲进了自己屋,抱着睡衣进了卫生间,啪嗒一下关了门,连上锁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

 

王一博笑着摇头。

 

兔子是很可爱,不过被踩一脚还是挺疼的。

 

 

友四十

上耳的国王游戏

嘿嘿 被抽中的他们要互相拥抱/牵手/接吻 三选一

或者全都要...?

上耳的国王游戏

嘿嘿 被抽中的他们要互相拥抱/牵手/接吻 三选一

或者全都要...?

nwy8008

【少年的你】【北念】出狱后90·依赖我

*《少年的你》小北 陈念角色衍生ooc

*  和真人无关,绝不上升

*  不喜勿喷,直接退出,拒绝视奸


从瑞士回到北京后不久,

陈念就安排人把顺义的家清空,

又重新搬回了海淀区的别墅里。

美其名曰“方便工作”。

……

对于这件事,小北哥明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刚开始的时候,还不免冷嘲热讽她几句,

男人明知道,

工作和孩子,都不过是借口,

陈念,难道说句你离不开我,

会死吗?

北野闷闷的想着,嘴上却没敢说出口。

……

对于小北的旁敲侧击,

陈念显然并不想接招。

……

对啊,本质上,

肯定是我不想...

*《少年的你》小北 陈念角色衍生ooc

*  和真人无关,绝不上升

*  不喜勿喷,直接退出,拒绝视奸


从瑞士回到北京后不久,

陈念就安排人把顺义的家清空,

又重新搬回了海淀区的别墅里。

美其名曰“方便工作”。

……

对于这件事,小北哥明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刚开始的时候,还不免冷嘲热讽她几句,

男人明知道,

工作和孩子,都不过是借口,

陈念,难道说句你离不开我,

会死吗?

北野闷闷的想着,嘴上却没敢说出口。

……

对于小北的旁敲侧击,

陈念显然并不想接招。

……

对啊,本质上,

肯定是我不想离开你……

可让我嘴上直接说出来,

我可做不到。

……

不得不说,

在讨刘北山欢心这件事情上,

陈念可能还不如刘念渝的十分之一。

这个丫头,实在是古灵精怪的很,

不知道怎么,明明是自己肚子里蹦出来的小姑娘,

性子却和自己完全相反,

有的时候,女人不得不承认,

也许“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这句话”,

就是为他们父女俩量身定制。

……

能回海淀的别墅住,

最开心的人无外乎九儿了,

毕竟……这里有她从小到大的玩伴们,

生活环境,也远比顺义区的那个小公寓好的多。

……

“你吸引你闺女最大的利器,估计……就是有钱。”

一天,北野正在工作室化妆的时候,

陈念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

“……”

什么跟什么……

听到女人这句话,小北哥明显很不服气,

……

“当初分居的时候,你也不选个居住环境好点儿的地方,”

……

“现在,还在这里说我闺女嫌贫爱富。”

……

“你说你这么说公平吗?”

……

男人明显一脸不满,

他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陈念,

一副要给闺女打抱不平的样子。

……

“我……哪有钱买海淀区的别墅?”

……

“她跟着我,就得选择吃点儿苦。”

女人手里还在看着合同,

很快就怼了他一句。

……

什么?

选择你就要跟你吃苦?

听到这句话,北野明显较起真儿来。

……

“不是,你好端端的老公不靠,”

……

“却非得让我闺女跟你吃苦,”

……

“陈念,这究竟是什么逻辑?”

男人怒气冲冲的瞪着她,

显然,他想要她给个说法儿。

……

“好了好了……我现在不是搬回海淀了吗?”

……

“你闺女不会再吃苦了,放心。”

看小北认真起来的样子,

陈念心里不免有些发虚。

……

是啊,

当初是她非要带着孩子出来住,

小北找过她那么多次,劝她搬回来,

陈念一次也没接过招儿。

……

而现在……自己又主动要求回到海淀,

这一波自打脸面的操作,着实不是陈总一直以来的作风。

……

“你一个女人,还带着两个孩子,”

……

“偶尔服服软不行吗?”

忽然,北野沉声说了这么一句。

……

男人沉吟了一会儿,又继续说,

……

“念,其实强大这件事,是由内而外的,”

……

“并不是你什么都和我分的很干净,才叫你所谓的女性独立。”

……

说到这里,小北忽然伸出手来抓住了她,

男人酝酿了一下情绪,才开口说,

……

“念……你偶尔依赖一下我,其实并不丢人。”

……

就像十七岁那年,

我们共患难的那些时光里,

报团取暖的你和我,

才最强大。

……

可为什么,

现在我们什么都有了,

你却忽然难以接受这滔天的富贵?

……

是啊,

有的时候,我是真的不懂你,

陈念。


库基尤弥路
给臭弟弟打针,以报今天数次痛击...

给臭弟弟打针,以报今天数次痛击队友之仇

给臭弟弟打针,以报今天数次痛击队友之仇

灕敔

墨祁和诺斯的人物简介,很重要!

墨祁

ROD公司的创始人,最大股份持有者。

ROD,全名Realize one's dream,意思为实现梦想。

ROD创立时间:未知,据不完全资料统计,在秦朝往前的时候就有了。当然,当时不叫ROD ,叫梦岭阁。而梦岭阁的阁主,姓墨名祁单字一个言。

身高:192

年龄:未知,据公司元老级的人物说起,他们年轻的时候墨祁就长这样,他们现在最年轻的都80了,墨祁依旧长这样。

家人:父母健在,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他的父母,包括诺斯也只听他提起过,还跟他父母通话过一次,但并没有见过。

爱好:无

性格:冷的要死,整个就一移动的冰山,走到哪儿冷到哪儿。也就诺斯...

墨祁

ROD公司的创始人,最大股份持有者。

ROD,全名Realize one's dream,意思为实现梦想。

ROD创立时间:未知,据不完全资料统计,在秦朝往前的时候就有了。当然,当时不叫ROD ,叫梦岭阁。而梦岭阁的阁主,姓墨名祁单字一个言。

身高:192

年龄:未知,据公司元老级的人物说起,他们年轻的时候墨祁就长这样,他们现在最年轻的都80了,墨祁依旧长这样。

家人:父母健在,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他的父母,包括诺斯也只听他提起过,还跟他父母通话过一次,但并没有见过。

爱好:无

性格:冷的要死,整个就一移动的冰山,走到哪儿冷到哪儿。也就诺斯那个缺心眼儿的能靠近他。

爱人:诺,据不完全资料得出,他的身边就没有见过一个女性,而问他他就说他有爱人了。但是各大媒体依旧没有扒到他的爱人是谁,只是经常听他提起他的爱人——诺。对,单字一个诺,其他的就什么也不知道。






诺斯

肖战的助理。

身高:190,这也是为什么肖战不相信诺斯是下面那个的原因。

年龄:30,虽然已经30,但依旧看不出来(肖战到现在还认为诺斯只是一个20刚出头,大学还没毕业就出来打拼的小伙子)

家人:无,据他自己说,在他的世界观里,没有家人这个概念。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墨祁。

爱好:撩拨墨祁,但每次都得不偿失,因为撩着撩着就撩到床上去了,每次后悔的都是他,隔天又跑过来撩的也是他。

性格:欠、皮,非常之欠,非常之皮。那是走到哪儿皮到哪儿啊。全天下也就墨祁说话他稍微能听进去点儿。

爱人:无,还是据他自己说,在他的世界观也里没有爱人这个概念。如果非要说有,那就还是墨祁。





这俩人的简介看明白了吗?他俩身份可复杂了呢,还有墨祁的父母!

提一句,他俩是对A!(。・ω・。)ノ♥



咦-是熙熙哦

林本川的独白

一个情太浓,一个恨太深。

一个念着复仇,一个全力纵然。

扭曲的爱情也是爱情啊。

https://shimo.im/docs/gDYDwKkrhRvvGCHq/ 


一个情太浓,一个恨太深。

一个念着复仇,一个全力纵然。

扭曲的爱情也是爱情啊。

https://shimo.im/docs/gDYDwKkrhRvvGCHq/ 


伊恩喜欢乐事薯片
我和我cp喵喵(左我右喵) 别...

我和我cp喵喵(左我右喵)

别抱。

我和我cp喵喵(左我右喵)

别抱。

Syieabbon

【博君一肖】圣湖

八月的高原是冷的。冷到冻齿,冷到刺骨。王一博和肖战一路奔波,到达农家小屋时,天早已经黑了。


王一博把车停好后,和肖战一起把大大小小的笨重行李搬进了板子房。


他们要一早日出,所以得在离湖近的地方安歇。然而青海湖旁边根本没有连锁酒店,只有当地农民搭的板房。虽然比不上正规酒店,但也干干净净,有营业执照,也都有政府补贴。


「我的天,好冷啊!」

肖战揉着通红的鼻子,把最后的行李堆到桌子上,就一下子瘫在床上。然而,他以为的温暖床铺,其实冰凉至极。他一下子弹了起来。


王一博笑了,哈着气搓手手,拿着暖水壶找这家主人要了点热水,然后慢慢地...









八月的高原是冷的。冷到冻齿,冷到刺骨。王一博和肖战一路奔波,到达农家小屋时,天早已经黑了。



王一博把车停好后,和肖战一起把大大小小的笨重行李搬进了板子房。



他们要一早日出,所以得在离湖近的地方安歇。然而青海湖旁边根本没有连锁酒店,只有当地农民搭的板房。虽然比不上正规酒店,但也干干净净,有营业执照,也都有政府补贴。



「我的天,好冷啊!」

肖战揉着通红的鼻子,把最后的行李堆到桌子上,就一下子瘫在床上。然而,他以为的温暖床铺,其实冰凉至极。他一下子弹了起来。



王一博笑了,哈着气搓手手,拿着暖水壶找这家主人要了点热水,然后慢慢地灌到暖水袋里,递给了肖战。自己又开始疯狂搓起手来。



「崽,要不要暖宝宝啊,我专门带了。」

「不用不用,我扛冻。」



肖战知道王一博早年赴韩国,早都适应了高纬度的寒冷,然而这儿不仅高纬度,还是高海拔。温度低,紫外线还强,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地方。



但是,也只有这儿的日出美。



「别逞强啊一博,过来。」



王一博心里暖暖的,于是和肖战挨着,沿着床边挤在一起,和他蹭一个暖水袋。



暖水袋上面是狮子和兔子的卡通图案,他俩同时看上的。



两人都冻得无话可说,只是拼命地把手紧贴着暖水袋。王一博的手背上,针管的痕迹因为寒冷又明显了。肖战心疼,于是把手紧紧贴在了王一博手背上。王一博瞬间感受到了手背的温暖。



……他好暖,我好幸福。



王一博想。



王一博表示爱意,头乖乖地靠在了肖战的脖颈,心满意足地蹭了蹭。



「明天我们要看日出了,得五点起。」

肖战掐着时间说。



「不行,得四点半起!」

王一博信誓旦旦。



肖战哭笑不得,伸出手狠狠揉了揉王一博肉乎乎的脸蛋对他龇牙。



「小坏蛋,你能起来嘛?是不是准备只吵醒我,然后自己呼呼大睡?」



「你想想啊,多少人慕名来看这儿的日出。好多人都搭帐篷在湖边,根本不想离开半步!咱离湖还有点距离,不提早走,到时候看个屁……」



「好了好了闭嘴吧!」

肖战轻轻打了一下王一博。



「四点半就四点半!」



为了看日出,肖战也妥协了。文艺青年他可不想到时候镜头里全是黑压压的人头。



-九点半-



两人哆哆嗦嗦地洗漱完,哆哆嗦嗦地钻进被窝。



高原夜,静谧,清冷。

不一会儿,两人开始吸鼻涕,搓手手。



然后,两人不约而同……

「咱俩……一起睡!」

「咱俩……一起睡?」



一个是疑疑惑惑的问句,一个是坚坚定定的肯定句。不用问,后者是王一博。



然后王一博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肖战被窝。拉了拉黑压压的被子,把两人包得严严实实。



虽然被子也是冰冷的。



黑暗中,肖战感受到自己的手被冰冷覆盖。



「战战,暖暖手……」

王一博声音黏糊糊的。



「你的手这么冷,还让我怎么暖……」

肖战无奈叹气。



「一起嘛……一起就不冷了。」

王一博拥着肖战,哆哆嗦嗦地取暖。



肖战轻叹了一口气,笑了。

「好嘛。」



谁让他三生修得这么黏人又温暖的狗崽崽。



于是,在冰冷的黑夜,他们相互拥抱着,紧握着彼此的手,然后奇迹般地脸贴着脸睡着了。



-四点半-



滴滴!滴滴!滴滴!……闹铃冲破宁静。



「起床了起床了快!」



王一博睡眠浅,加上夜里太冷,他率先醒来了。

肖战还蒙在被子里晕乎乎地睡着。



王一博急忙揉了揉男友的脸。看他睡得那么沉,不好意思大声叫他。



肖战被脸上的冰冷冻得一个激灵,一瞬间就醒了。



两人哆哆嗦嗦地穿好衣服,拿上摄像机,三脚架,还有两个小凳子就冲出板子房,朝着车奔去。



「等一下!一博,拿上大棉被!!要不然冻死了……坐那要披上……」

肖战看着男友跌跌撞撞,突然想起来还要防冻。



凌晨的高原,冷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们里里外外裹得跟个粽子似的,牙齿还是不停打颤。到了湖边,风大,就更加冷。



车嗡嗡打火,还得等个几分钟才能整个热乎起来。



高原开车就是这么麻烦。



天上星子还在,摇摇闪闪,分外清明。

肖战坐在副驾驶,把棉被往身上一缠,又晕乎乎地倒头睡过去了。



王一博异常清醒,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蛋,然后油门一踩,往青海湖边奔去。



「快,下车!那边已经有人了,我们赶紧占个好位置。」

「好,一博,赶紧搬凳子,披上毯子!」



「不冷不冷,快走……」



两人哈着气,哆哆嗦嗦地在湖边抢了一个绝佳位置。前面就是宁静的夜湖。



湖边,两人歪歪斜斜地瘫坐在两只小凳子上,肩并肩。



三脚架已经就绪,摄影达人肖战早已准备好了。



现在,两人冻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手握在一起,互相哈着气,搓着手。



掐指一算,今天的日出应该是五点四十。现在已经快五点了。



湖边渐渐拥满了人。有拖家带口的,有一对一对的,有纯粹来摄影的,还有独自过来思考人生的……



湖面突然嘈杂了起来。



肖战一睁眼,看到了一个高原小伙子骑着马趟过湖面。马儿甩甩蹄子,溅起水花,几滴洒在王一博脸上。王一博脸都快吓歪了。



肖战笑得背过气去,嘴边的白雾不停地冒着,咕嘟咕嘟。



但他还是温柔地用手擦干王一博脸上的水滴,顺便把棉被又给他身上堆了堆。



人声鼎沸,东方渐明。

所有人都等着那明媚璀璨的动人一刻。



肖战和王一博两人都彻底醒了。



肖战又反复调试了摄像机,王一博拿出暖水瓶倒了一杯热水——他实在冷得受不了了。



「太阳出来了!!」

不知道谁大吼了一句。



然后大家不约而同就开始尖叫,肖战和王一博定睛一看——东边才泛起鱼肚白,哪里有什么太阳?



带啥节奏呢,无语。

两人心想。



就在大家都嬉笑怒骂那个起哄的人时,肖战突然一瞥,嘴里不住地念:

来了,来了,这回真的来了……



只见东边那朵彩云身后,瞬间放射出万丈光芒。夺目的太阳从云后一瞬间露了出来,缓缓升起。湖面瞬间变得五光十色,反射着七彩光芒。云,阳光,还有激动的飞鸟,都一五一十地倒映在碧波之中!



好美,好美哇……


两人彻底看呆了。



肖战甚至忘了拍照,摄影机已经待机了。



青海湖的日出,确实太震撼了。渺小的我们,怎么也比不上大自然。然而,见到这摄人魂魄一刻,还是和最爱的人,也是三生有幸。



日出总是一瞬间。

现在,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在云彩头了。



肖战这才反应过来没有拍照。他哆哆嗦嗦地低骂:

他丫的,忘拍照了!最关键的给忘了!我的日出哇……



王一博一把揽搂过肖战,在夺目的日光下,在碧波荡漾的碧海前,虔诚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肖战的嘴唇变得温热。



他到了王一博的眸子,全是未褪去的星子,日出,碧波,和他的影子。他陶醉了,笑着,回吻着。



「去他的日出照。」



「咔嚓!」



王一博的手机上多了一张自拍照。



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拍下的接吻照,日光璀璨地见证,飞鸟高

地见证,圣湖静默地见证。


照片上,两人裹着棉被,鼻尖通红,被温柔虔诚的高原日光笼罩着,隆重接了一次吻,两人都没有闭眼,眼里尽是温存。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