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p关键词

315浏览    4参与
穷到怕是要吃土
是谁杀了知更鸟 (OOC注意...

           
      是谁杀了知更鸟
    (OOC注意,园丁视角)

   凯尔的葬礼是个阴暗湿冷的雨天,墓挖在孤儿院后院,那里有很多杂草和花朵,也是我和凯尔常常一起玩耍的地方。
  我负责照顾花,等花开到最美的时候摘起来给凯尔编成花圈,我们一起相处的时光是那么美好,可惜他身体虚弱,时常得待在房间里休息。
  「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

           
      是谁杀了知更鸟
    (OOC注意,园丁视角)

   凯尔的葬礼是个阴暗湿冷的雨天,墓挖在孤儿院后院,那里有很多杂草和花朵,也是我和凯尔常常一起玩耍的地方。
  我负责照顾花,等花开到最美的时候摘起来给凯尔编成花圈,我们一起相处的时光是那么美好,可惜他身体虚弱,时常得待在房间里休息。
  「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牧师念着祷词,来参加孤儿葬礼的人寥寥无几,不大的后院即将再多一个小土丘,或许我能在上面种一朵玫瑰,当作慰问我孤独的朋友,这样我就总共有五朵玫瑰好友,等他们开到最美的时候,我会把他们摘下来,送给天使,请她不要再带走我身边的一切。
  我常想,当天使看到我的时候,她或许会对我打招呼,然后介绍她的名字,但我可能会因为太激动而没有注意听,然后她会轻轻地再次重复,当我要介绍自己的时候,她会说她知道我的名字,接着我会把花送给她,她会带着浅浅的微笑,那么美丽。
  当她站在维若妮卡的床旁边时,我就知道她是我的天使,我不惜一切也要让她再回到这里,不管是花,还是维若妮卡,又或者是其他埋在土丘里的朋友,全部都能牺牲。
  「……直到永远,阿们。」牧师念完祷词,人零零散散走了,天使蹲下身用手轻碰嘴唇再抚上土丘,看到我站在旁边,便慢慢地朝我走来,接下来的场景就和我想的一样,她轻轻张开口
  「嗨,我是艾米莉……我知道你是艾玛,接下来我会是你的主治医生,听说你有一些幻觉…...」
  接下来的都不重要,我会把花送给天使,请她不要再带走我身边的一切事物。
      而是将我带走。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我说。

绘师: @邪家白狗腿

顾

相册

#写手半次元cp关键词与cp首尾创作# #原创cp#


关键词:1.自由价更高   2.惩罚   3.七年之痒


首尾:   1.首:“今天,我偶然翻出了多年前的相册。”  

        2.尾:“请和我一起,堕入地狱吧。”


1.

今天,我偶然翻出了多年前的相册。

相册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保存完好也并未有过多泛黄的痕迹。翻着相册,一张纸飘了下来,上面是两个人的结婚照,照片很新,女人是褐色的长发,直到腰际,男人则是一头棕发,眉眼之间满是幸福和爱意。在照片的背后,用暗红近黑的墨水写着一个“...

#写手半次元cp关键词与cp首尾创作# #原创cp#



关键词:1.自由价更高   2.惩罚   3.七年之痒


首尾:   1.首:“今天,我偶然翻出了多年前的相册。”  

        2.尾:“请和我一起,堕入地狱吧。”



1.

今天,我偶然翻出了多年前的相册。

相册没什么特殊的地方,保存完好也并未有过多泛黄的痕迹。翻着相册,一张纸飘了下来,上面是两个人的结婚照,照片很新,女人是褐色的长发,直到腰际,男人则是一头棕发,眉眼之间满是幸福和爱意。在照片的背后,用暗红近黑的墨水写着一个“F”。

“F”是什么,那个女人又是谁?我问自己,可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一本写着“4月3日”的日历,再没有别的什么东西。

没有任何人能解答我的问题。


2.

晚上,我做梦了。梦见照片上的那个人和别人在争吵。

激烈的争论,东西碎裂的噼啪声与越来越快的心跳混合在一起,然后他说,他选择自由,然后夺门而出。

真巧,我一向认为自由是最重要的,他在梦中说的那些话也是如此熟悉,与我对这次争论的看法不谋而合。

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我们本来就应该是一对。


3.

我睁开眼睛,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和白色的床单,墙壁也是白色的,一切都是纯白色,我不喜欢白色,因为白色并不纯净。白色远没有红色漂亮。

我最讨厌白色了,可现在竟然把我关在一个满是白色的房间里,这难道是对我的带着恶趣味的惩罚?

可我又做了什么?


4.

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进来了,他问我:“你是谁?”

我回答他,我就是我,还能是谁?他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他准备离开时,我叫住他,向他表示房间里没有镜子,而我认为这对于爱美的女士来说是十分不理貌的行为。他却没有听到一般,木然径直走了出去。

“天啊,我的一头黑发乱糟糟的!”我嘶吼着,抓起床上的枕头砸在了闭合的门板上。“噗”的一声,枕头落地了,门板却仍是一动不动,好像从来就没有开过。


5.

我和他在一起七年了。在交往的第五年,他提出了结婚,我欣然同意。

我好开心,二月的婚姻过后,我们就是夫妻了。寒冷又算得了什么,二月可是冬天的最后一个月呀。冬天过去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真的好爱他。到了那一天,我会挽着他的手走过还未完全解冻的草地,彻底和他在一起。


6.

任何人都别想破坏我们的幸福。


7.

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他也没有,可我在他房里发现了一本日记。红色的真皮笔记本没有任何磨损,可见这本日记的主人对它的珍惜。M把它摆在书架上,侧面像小学生写名字那样,写着一个“F”。

又是F。他没回来,我出于好奇翻开了它,一行行娟秀的字体映入我的眼帘。

“1月21日:M出差终于回来了。”

——这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M出差了?

“1月22日:M为我买了蛋糕,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好开心!”

——今天不是我的生日,M为什么要给这个人送蛋糕?

……

“1月31日:M向我求婚了……我们马上就可以成为夫妻了!到时候我要送上我为他亲手织的围巾!2月真是一个令人期待的月份啊~”

——他竟敢给别的女人求婚?!为什么?他在这一天,同时对两个人求了婚……


8.

M回来了。依然是那一头棕发,眼里满是温柔的光。我好爱他这个样子,很爱很爱。

我没有问那个女人是谁,那都不重要了。

因为在婚礼那天,我会给他们送上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


9.

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我们的幸福,任何人。


10.

七年之痒不过如此,我在那一天,用红色克服了它。

红色的东西,除了玫瑰还有什么呢?

我的爱使他回心转意了。


11.

我和M,是在一次聊天中认识的。他的风趣与热情感染了我,我爱他胜过最炽烈的火。

不像泰坦尼克中的杰克与露丝,我们并没有经历过什么生离死别的考验,只是那样平凡又不平凡的相识,相知,相爱。对于我来说,认识他就是我最幸福的事。

他赞美我的温和知性,我爱他的幽默热情。

“我挚爱的F,你是我的光,遇见你是我最幸福的事。我们的性格虽然不同,但互补才能让我们的爱更加完美……”

“就像拼图的碎片,对么?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片拼起来却又如此契合,这就是我们的爱情。”我笑。

他向我求婚,说嫁给他,我当然同意。天知道我有多盼望这句话。

纯白的婚纱,纯白的新婚夫妻……到那时一切都将是那么完美,红酒的深邃在纯白面前不值一提。

夜晚的星空很美。


12.

有一个像医生的熟悉的人端着托盘进来了,他递给我一份2月3日的报纸,“著名艺术家F小姐杀害新婚丈夫”的标题赫然在目。而照片上的M倒在血泊中,一身白色的西装被染成鲜红。

接下来的内容,我再无心去看。

“这不可能……M死了?是我杀的?!这不可能!我那么爱他,不可能下得去手啊……我……”


13.

一派胡言。全是虚构的。

受到的刺激过大,意识一片模糊,只持续了短短的一下。

我拿起枕头,砸在了医生身上,想阻止他的胡言乱语。他没有躲,可用力过猛砸在他身上的枕头反弹回来,差点砸到了我。

我听到他说,你还不认罪。

我摇头,他很满意的点点头,摘下了脸上的蓝色口罩。然后他愣了一下,疯狂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双手颤抖着,抓起托盘中的手术刀,刺向他的胸部。他只中了一刀,我却因动作幅度太大感到窒息。


14.

刚开始认识F时,的确被她吸引,她的一切都是那么令我着迷。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摸着自己的褐发,看着我抱怨着自己黑发太难看,想要染成红色。

我问她,你说什么?她说,她希望我去陪她染发。

从那以后,我知道了“她”的名字——G。


15.

G不知道F的存在,F也不知道G的存在。

我不知道F是什么时候患上人格分裂的,可G的神秘比F本身更加吸引我。G看起来是个不具有危险性和攻击性的女人,于是我开始默许G的存在,并没有告诉医生的打算。我默默享受着G清冽的爱和F绵软的爱并维持着这种微妙的平衡,我的生活无比幸福。

直到有一天,G发现了F的日记。


16.

F有写日记的习惯,我知道,可G没有。为了不让F生疑,我把她的日记放在了一个不那么起眼的书架上,并告诉F日记本的位置,以便她随时取用。这件事G是不知道的,她也不会知道。

看过日记的G的行为和平时无异,我想她或许意识到了F和她的关系,怕她被存封着的创伤记忆再次复原,我没有去逼问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是默默的,比之前付出更多的爱。


17.

一切都错了,一切都错了。

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

在和F的婚礼上,G突然苏醒,情绪失控的告诉我我只能是她一个人的,并试图杀了我。我拼命躲过致命的攻击,但还是被刺中,昏了过去。

混乱中最后看到的是G扭曲的笑容。


18.

大难不死,那么我的幸运是什么?

——总之它绝不是来到这个地方重新看到我最不想看到的人,F。

F是无辜的,我还爱着她,可我不希望让她身体里的另一个存在得知我还活着的事实,于是作为医生来到治疗F的这所精神病院,一方面照顾着她以免她遭受电击等残酷的治疗方法,一方面监视着G的动向。

我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没有人可以说清楚。可我想帮F摆脱G,然后重新拥有我们的幸福。


19.

我看到她,用报纸试探她的反应,看她到底是G还是我爱着的那个人。而她的反应告诉我她对谋杀我的事一无所知,所以我摘下了口罩,迫不及待的告诉她,我还活着。

谁知她在愣了一下过后,眼神变得平静却带着高傲,那不是温和的F的眼神——

G在看到报纸上的那一行字时醒来了。

她不认罪并不是因为她是F,对此一无所知,而是因为G认为自己的行为没有任何错误。

“她看到我的刀了。我本来用来防身的刀。”

“如果我不杀掉她,她一定会想办法杀了我!”我的大脑一直在向我传递这样一个危险讯号,于是我动手了,掐住了她的脖颈,与此同时她抓住了那把刀,刺向我的心脏。

她又刺偏了,而这一次,我再也没有那么好运的躲开。


20.

剧痛向全身蔓延,掐着她的手愈发无力,她也已经是强弩之末,挣扎的动作渐渐变得微弱。一个不留神,我放开了她。而她,拔出了那把刀。

血气胸造成的窒息感太过强烈,这次的我基本必死无疑。我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使出浑身解数用口型问她为什么。


21.

G把刀刺入了自己腹部,我们的血都是红色,在银色的刀柄上美的妖异。

G笑的温柔,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这样笑。

她颤抖着说了一句话,那也是我的生命中听到的最后一句。


22.

“请和我一起,堕入地狱吧。”




Fin.


顾同归

2.21

小盒盒盒盒盒子
坐着等……看看会不会可以写呢…...

坐着等……看看会不会可以写呢……貌似挺带感?

坐着等……看看会不会可以写呢……貌似挺带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