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rash

7480浏览    69参与
生活观察兔
XNINE Zhao Lei (X玖少年团 赵磊) - Moon Crash (进击
XNINE Zhao Lei (X玖少年团 赵磊) - Moon Crash (进击
音乐混剪a
【HD】T-CRASH - 為當下而活 [Official Music Video]官
【HD】T-CRASH - 為當下而活 [Official Music Video]官
laties
2004: 以多民族,多文化将...

2004: 以多民族,多文化将相互交融的城市LA为背景,讲述了由一起普普通通的撞车事故而引发的一些种族歧视问题的故事。该片曾获得第78届奥斯卡金象奖最佳影片。

2004: 以多民族,多文化将相互交融的城市LA为背景,讲述了由一起普普通通的撞车事故而引发的一些种族歧视问题的故事。该片曾获得第78届奥斯卡金象奖最佳影片。

树米英语
smash,crush,clash,crash,有什么区别
smash,crush,clash,crash,有什么区别
Gaby pole
撞车 Crash (2004)...

撞车 Crash (2004)真是部经典电影,上次努力理顺叙事结构还是恐怖游轮,豆瓣大神已经整理出来了!👍当真处处是隐喻,段段有线索,时时震撼人心。2021年了,电影里的事仍在活脱脱的发生着,而生活不是电影,它没有那样的好结局,无非上演的是荒诞循环的梦魇!说到这部电影的演员阵容,只有黑鹰坠落可以比吧!


撞车 Crash (2004)真是部经典电影,上次努力理顺叙事结构还是恐怖游轮,豆瓣大神已经整理出来了!👍当真处处是隐喻,段段有线索,时时震撼人心。2021年了,电影里的事仍在活脱脱的发生着,而生活不是电影,它没有那样的好结局,无非上演的是荒诞循环的梦魇!说到这部电影的演员阵容,只有黑鹰坠落可以比吧!


✝
Crash - Sarah Reeves

I'm silver in the fire

I'm a pearl in the sand

I'm a tree bending in the storm

I'm clay in Your hands


Purify, refine, change me, I pray

Wreck me for Your ...

I'm silver in the fire

I'm a pearl in the sand

I'm a tree bending in the storm

I'm clay in Your hands


Purify, refine, change me, I pray

Wreck me for Your glory

You can interrupt my day

Whatever it takes


Holy Spirit, crash into me

Like a tidal wave

Come crash into my heart

Holy Spirit, crash into me

Like a hurricane

Come crash into my heart


You're the lightning and the thunder

You're the wind and the rain

You're the potter and the maker

You're the consecrating flame


Bring the heavens down, shake me, I pray

Wreck me for Your glory

You can interrupt my day

Whatever it takes


Holy Spirit, crash into me

Like a tidal wave

Come crash into my heart

Holy Spirit, crash into me

Like a hurricane

Come crash into my heart


Bigger than our minds can understand

Stronger than the weight of every man

Too powerful, too beautiful to ever comprehend


Holy Spirit, crash into me

Like a tidal wave

Come crash into my heart

Holy Spirit, crash into me

Like a hurricane

Come crash into my heart (x2)


Holy Spirit, crash into me

Like a tidal wave

Come crash into my heart



vineta

[真探][翻译] shut up, don't touch me

翻了一下雨太发在推上的日语TD短文. 很香.

 卧底时期,Ginger/Crash

密码是"Crash卧底了多少年"(4个小写字母)

https://privatter.net/p/5921006


翻了一下雨太发在推上的日语TD短文. 很香.

 卧底时期,Ginger/Crash

密码是"Crash卧底了多少年"(4个小写字母)

https://privatter.net/p/5921006



icantijustcant

早晨,他是Rust,悲观的Rust,弯曲着他五英尺四寸的身体,他是穿着警服的rust。正式签名时,他是Rustin。可是在这份edit里,他是crash。

早晨,他是Rust,悲观的Rust,弯曲着他五英尺四寸的身体,他是穿着警服的rust。正式签名时,他是Rustin。可是在这份edit里,他是crash。

季世
Maybe Tomorrow - Stereophonics

电影 撞车 crash 是老师推荐的
关于种族歧视和多面冲突 各种冲突碰撞 意蕴深刻
值得一看

电影 撞车 crash 是老师推荐的
关于种族歧视和多面冲突 各种冲突碰撞 意蕴深刻
值得一看

vineta

[真探][同人文] GHOST (英文)

为a太同人漫本《GHOST》写的英文故事版。配对Ginger/Crash, 分级E,本文和我另一篇《混乱之子》是同一宇宙,内容有关联

警告:渣英语,有辣眼kink

凹3链接: 21127943

为a太同人漫本《GHOST》写的英文故事版。配对Ginger/Crash, 分级E,本文和我另一篇《混乱之子》是同一宇宙,内容有关联

警告:渣英语,有辣眼kink

凹3链接: 21127943

vineta

这个气氛这个眼神!每次看都脑内疯狂飙车停不下来

这个气氛这个眼神!每次看都脑内疯狂飙车停不下来

vineta
沉迷Ginger/Crash这...

沉迷Ginger/Crash这个罪恶的cp无法自拔

糟糕的脑内: 1) Crash对胡子男有特别的兴趣。Crash will get aroused by the beard .

                     2) IC时代的Crash一直十分skinny,但95年回到帮里Ginger发现他长肉了.


沉迷Ginger/Crash这个罪恶的cp无法自拔

糟糕的脑内: 1) Crash对胡子男有特别的兴趣。Crash will get aroused by the beard .

                     2) IC时代的Crash一直十分skinny,但95年回到帮里Ginger发现他长肉了.


vineta

这绝对是那篇抹布文里的Crash feel (。


这绝对是那篇抹布文里的Crash feel (。


vineta

[真探][翻译]high and dry 第17--20章完

第17--20章完结


被屏蔽,全文完整版见凹3 ,不让发链接,id是hieroglyphics 

后续应该就是《徒有其表》《你深陷的眼中》了。

(另外送一个中指给老福特)

第17--20章完结


被屏蔽,全文完整版见凹3 ,不让发链接,id是hieroglyphics 

后续应该就是《徒有其表》《你深陷的眼中》了。

(另外送一个中指给老福特)

vineta

[真探][翻译]high and dry 第13—16章

Chapter 13: don't leave me dry


“你说他适应起来有困难是什么意思?”


他的上司紧张地把目光跳过Crash,转而去和北岸的一个管理员谈话。她的眼睛有点红,Rust很高兴。Crash也是。


那个治疗师在保安的另一边,还在不停地对着他叫骂。她的首饰哗哗响,戒指闪着光(除了一个不见了,其它的都在)。


“你这个混蛋恶毒的杂种你最好一个人痛苦地去死你个该死的狗娘养的——”


“我觉得你应该找个心理治疗师治治你的愤怒问题,”Crash说,声音冷冰冰地在房间里回荡。保安们差点把他压在下面,就想找个理由教训他一顿。他们不该这么关注他,他们应该觉得害怕...

Chapter 13: don't leave me dry



“你说他适应起来有困难是什么意思?”


他的上司紧张地把目光跳过Crash,转而去和北岸的一个管理员谈话。她的眼睛有点红,Rust很高兴。Crash也是。


那个治疗师在保安的另一边,还在不停地对着他叫骂。她的首饰哗哗响,戒指闪着光(除了一个不见了,其它的都在)。


“你这个混蛋恶毒的杂种你最好一个人痛苦地去死你个该死的狗娘养的——”


“我觉得你应该找个心理治疗师治治你的愤怒问题,”Crash说,声音冷冰冰地在房间里回荡。保安们差点把他压在下面,就想找个理由教训他一顿。他们不该这么关注他,他们应该觉得害怕,因为他们太可悲,对这个世界如此无知——


“他么,呃,”管理员一脸紧张地说,“——他对减少用药量不配合。考虑到他进来的时候做过的测试,这并不意外。我们准备让他多留一个月让情况稳定下来——”


Rust的上司沉着脸盯着Crash。“好,当然。如果方便的话,我去你办公室签文件——”


Crash怒视着他的上司,那个闪闪发光的大号蠢蛋。马屁精官僚。他想的只是保住自己的位子。Crash一想到还要像这样再关一个月他就忍不住——


“别给我来加州旅馆那套,你这个遮遮掩掩满嘴谎话的混蛋——”


“或是六周,如果需要的话,”管理员连忙说。


Crash举起双手,从保安旁边退开,好像在忏悔。一秒钟的工夫,他脸上的表情就变得入定般一片空白。不服从权威,他就没法早点出去。他绝对不想再延长一刻钟。现有的储备大概还能坚持一个月,只要他小心分配好定量。(那些卧底技巧——总是有用的。)


“记住,我需要另一个治疗师。”Crash大声说。很有用。管理员看起来又要哭出来了。没错,Crash想,现在你又多了一个病人要应付了。你绝对不会想要我在这里超过一个月,因为我会在其他地方造成破坏的。


还要整整一个月。


我会为你祈祷,混蛋。


他觉得他已经开始摸清了心理治疗的门道。



作者注:

抱歉更文没规律——我没有时间表,写完就发出来。




Chapter 14: when you think you've got the world all sussed out



要想像Crash那样让人恨,你必须得非常努力才行,


管理员恨他。护士恨他。治疗师告假了(这是个人的胜利)。病人们像被放牧的动物一样感觉到工作人员的情绪,大多数人都害怕地躲开他。Crash不觉得这是种冒犯。正相反。


当然了,如果人们这么恨你,只说明你对他们很重要。你对他们产生了影响。你触及了,暴露出了他们不想看到的东西;丑陋而真实的东西。Crash知道他们不会很快忘记他,即使能做的只能是咒骂他毁了他们的生活。


看到人们如此失控,倾倒出心里的一切_让他感到一种自从胸口中枪以来就没有过的兴奋。Crash想看到这种事再次上演,尤其是现在,他意识到它能让他在飞车党帮之外得到类似的快感。他觉得世界正在让他揭开帷幕,露出那些更宏大的东西。它超越了他,也超越了这个疯人院和那些该死的到处乱撞的警察。好像末日即将到来。


他不再试图阻止那些话。伴随着这事实到来的恐惧是一个小小的代价——知道他能撬开人们的外壳,让他们哭泣和尖叫,痛恨Crash能站在他们面前,引诱他们说出真相,那些真相会变成一股冲击波,淹没所有挡住去路的人……知道这些,他觉得兴奋。


简直像毒品一样。


这足够让他活下去。



Chapter 15: they're the ones who'll hate you



在一本便宜的笔记本中找回你自己之后,六个星期一晃而过。


“祝贺你,Cohle先生。”


Crash没有费劲去假装微笑,或任何表示礼貌的举动。有什么意义?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逃离。为了从这该死的地方出去,他签了能签的所有表格,收拾好进来时带的东西(什么也没有),走出了这座灰暗,潮湿的建筑。


外面的空气很好,有风暴将至的气味。(他心不在焉地揉着胳膊。)


他已经想不起任何人的脸,和他们对他说的话。Crash能记得的只有他们的愤怒,恐惧和憎恨。这是他们唯一值得记住的东西——只有他们说出真相的那个时刻。


Crash留下了几片羟考酮作为纪念。他也不知为什么要这样做。



Chapter 16: two jumps in a week



墙是明亮的白色。曾经是。


厨台很窄,是最小的那种。


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浴室里的水龙头不太灵活,但没生锈。


Crash试着戳了戳那条破地毯——除了浸透了酒变得烂糟糟的那种,他已经忘了地毯什么样了。(它有点硬,被磨得很薄。)这里一点也不像个充斥着汗臭和药味的毒窝。一点也不像他熟悉的任何地方——甚至不像他曾拥有的那座有妻子和孩子的郊区房。


直到两个星期以后,他的冰箱里也只有半盒外卖食品,和一些过了期的牛奶。


对任何人来说,这都是个糟糕的地方,没有历史,也没有居家气息。


对他来说,这里是个完美的所在,能沉思摇篮和坟墓。


但你们富足的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受过你们的安慰。


你们饱足的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要饥饿。


你们喜笑的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要哀恸哭泣。


人都说你们好的时候,你们就有祸了,因为他们的祖宗待假先知也是这样。①


 


①出自《路加福音》第六章。




TBC


vineta

[真探][翻译] high and dry (第五—六章)

Chapter 5: you broke another mirror


    早餐是鸡蛋,或者他觉得是。Crash吃了一口,做了个鬼脸——他受够这东西了。他们给他用的药让他精疲力尽,无精打采,没心情再去消化其它古怪东西。但要是不想去睡觉,他就得吃饭。Crash假装自己是僵尸,那些鸡蛋是脑子,咽下去就容易多了。


    Crash喝了咖啡。


    午饭有像塑料一样的奶酪,和其他神秘的东西。Crash记下了进厨房的人和时间。他饶有兴趣地注意到,有些工作人员的午餐比...

Chapter 5: you broke another mirror



    早餐是鸡蛋,或者他觉得是。Crash吃了一口,做了个鬼脸——他受够这东西了。他们给他用的药让他精疲力尽,无精打采,没心情再去消化其它古怪东西。但要是不想去睡觉,他就得吃饭。Crash假装自己是僵尸,那些鸡蛋是脑子,咽下去就容易多了。


    Crash喝了咖啡。


    午饭有像塑料一样的奶酪,和其他神秘的东西。Crash记下了进厨房的人和时间。他饶有兴趣地注意到,有些工作人员的午餐比别人分量多。注意到那些看电视的病人——谁是三两成群,谁是一个人。


    Rust喝了咖啡,抽了烟。


    晚餐是肉卷或意大利面或千层面,哪天供应没有规律,也找不到原因。Crash观察着给每个工作人员上菜要花多长时间,对象是谁。观察着给谁的笑容是职业性的,谁得到的笑容更长一点。观察着谁吃得最快,谁喜欢拖拖拉拉。


    Rust喝了咖啡,别的什么也不想吃。


    Crash和一个女人换了药片,对方看上去很羞怯,被他的自信吸引住了。她告诉他谁有最好的抗精神病药,他记下了这些人,以后好去和他们交朋友。他能看出来她想吻他。他感觉有人在背后看着他,但暗暗记住以后再去吻她。(这个换药片的法子还不错)在他们在一起看食谱的时候,Crash教她如何把药片磨碎吸进去,好让它快速起效。如果运气好,这会干扰她的用药——如果他们增加她的药量,他就能弄到更多了。


    Rust转开了视线。




Chapter 6: all your insides fall to pieces



    病人都有规定的淋浴时间,在公共浴室排队洗澡。对大多数病人是这样。Rust还在恢复阶段,需要适用于行动不便病人的设备,以防他滑倒并加重伤势。那样的话,北岸就必须解释为什么一个受了多处枪伤还在恢复中的警察会 1)在一个不安全的环境里淋浴 2)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Crash洗澡在一个专门的浴室,只有在监管之下才能使用。第一天,有个年轻人看着,根本没注意他,一直在打电话。第二天,那个派来看护他的护士一直在看Crash伤痕累累的身体,不时移开视线又看回来,显得尴尬又着迷。从还没起雾的镜子里,Crash发现那人在看他的屁股。


    第三天,那个鬼鬼祟祟的护士又来了。他摆弄着手上的婚戒,努力让自己不要盯得太明目张胆。但除了这个正在洗澡的luo体男人,他的确没什么可看的。Crash可能会扔一块肥皂,看看这护士一本正经的脸上会有什么表情。(这很有教育意义)


    第四天,还是这个护士来看护Crash。


    Rust看到挫败,骚动,和压抑。


    Crash看到了机会。



    Crash的澡还没洗完,那个男人摆弄着他的钥匙(半心半意地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Crash走向那个男人,身上滴着水,目光犀利,甚至没考虑找条毛巾。伏击猎物用不着那些。


    “你很好奇,是不是?”Crash亲热地说。


    那个男人吃了一惊,做出防御的表情,那是种在保守环境里长大的人表现出的愤怒。他比Crash年长一点,但并非没有反应——太明显了。


    “什——什么?”


    “你感觉到的东西。看着我。”


    那个护士装作义愤填膺,象征性地抗议了几句,但他两腿间的bo起已经支起了帐篷。Crash得寸进尺(如果意识到rou体的欲望能算优势的话)。他逼近到那人面前,近得让对方无法脱身,除非用手推开他,或是用自己的身体挤过那些吸引着他——也让他恐惧——的一切。


    “拉斯汀,你不正常——”


    “所以?”Crash柔声说,又向他靠近。“我‘不正常’,但你很‘正常’。说不定我能从你那里分点理智。”


    Crash的胳膊碰到了对方,水滴在护士的衬衣上。水从Crash的手肘滴在那人的裤子和鞋上,声音清晰可辨,软化着,腐蚀着。


    “不,病人和员工交往不合适——”


    “你不想知道么,”Crash说,眼睛半闭着。“——我想让你对我做什么?”


    “我……我——”


    啊,就是这个。在纯粹本能面前的犹豫。一个突破口。


    “我是病人,没错,”Crash提高了声音。“如果我发了疯,谁又会怪你?”


    Rust能看出来,但他无能为力。这个男人的欲 望,和他的需要。


    Crash让自己贴上那个护士,直到对方感觉到Crash想让他感觉的东西。以前的某个时候,他或许还会有所保留,但当Crash经历过一切之后,这只不过是了结事情的一个简单方法,而现在,他沮丧地意识到,这个结局正是Rust想要的。


    那个男人向他伸出手,Crash的手滑进那人的大 腿之间,掂量着服从的代价。没错,对方已经迫不及待了。


    那男人的手摸上他的tun,手指向下滑进那个黑暗紧致的地方,Crash发出一声虚假的呻吟。对方忽然畏缩了,好像才意识到Crash想让他做什么。


    白痴。


    Crash缩了回去,眼神幽暗。


    “我们开始干之前,还需要点东西。”


    哈。瞧瞧那男人脸上的表情。错愕,绝望。太完美了。


    “首先,是润 滑剂——什么都行;凡士林就不错。还要羟考酮,或氢吗啡酮,只要你能搞到。”


    “……什么?”


    Crash把湿漉漉的头发从脸上拂开,他的脸颊发红。“多片密封装,别那么小气。”


    “但你——”


    Crash伸手抓住那人的老2,懒洋洋地玩弄着。对方像狗一样呜咽起来。


    “不行?好吧。我明白了,但去他妈的,我还以为你会……抱歉,我太想要你了……但太难受了,我的伤还没好,心烦意乱……没有那个我什么也干不了,抱歉,你懂的。”


    Crash闭上眼睛,靠在墙上,感到那个护士的眼睛把他看了个遍。上钩了。


    护士走了,留下Crash一人,浑身湿透。


    他很快就回来了。当他把带回的东西给Crash看时,Crash笑了,带着胜利者的宽容。




    早上,一个护士发现Crash用脚敲着公共休息室里的咖啡桌。从十分钟前他摊手摊脚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开始,桌子已经被他挪动了好几吋。很自然地,她问他是不是还好。


    “很好。一根烟也没抽。我想戒烟,就这些。”


    她显得很同情。“当然,你好像精神很差。”


    如果你刚跟一个深柜色 鬼干了一发,就为了弄点药,你也会这样的,Rust阴郁地想。


    不过,药还不错,Crash想,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作者注:

我纠结了一阵这章是不是有必要……后来想去他的我在想什么呢,这就是篇同人嘛



TBC

vineta

[真探][翻译]high and dry (Chapter1—4)

hadaly的Crash文好像就剩下这篇没翻译了,因为比较难而且内容也比较致郁,但还是一直想把它翻出来,给自己看也好。这两天忽然有了点感觉就动手了,能翻多少不知道,尽力吧

原文作者hadaly,已删,共20章。在北岸的Crash(Rust)为中心。R。基本无配对。有OC/Crash肉。


high and dry


by hadaly


Summary:

欢迎光临北岸精神病院。沦落者和被摧残者的假日酒店。


作者注:

写了Crash中心文“拔刀”的后续——说起来好听,但找不到合适的歌词严重影响了我填坑的能力。而且我也不想扔下可怜的Rust不管啊。...

hadaly的Crash文好像就剩下这篇没翻译了,因为比较难而且内容也比较致郁,但还是一直想把它翻出来,给自己看也好。这两天忽然有了点感觉就动手了,能翻多少不知道,尽力吧

原文作者hadaly,已删,共20章。在北岸的Crash(Rust)为中心。R。基本无配对。有OC/Crash肉。





high and dry


by hadaly




Summary:

欢迎光临北岸精神病院。沦落者和被摧残者的假日酒店。


作者注:

写了Crash中心文“拔刀”的后续——说起来好听,但找不到合适的歌词严重影响了我填坑的能力。而且我也不想扔下可怜的Rust不管啊。






Chapter 1: watching all the ground beneath you drop




    床单又粗又硬。


    他脑子里的念头也是。


    胸口上的三块肉,和四年的职业生涯——还有生命——都没了。


    “Rust,”那些没有面孔的人说。他们把他从医院塞进了另一种形式的监狱。“就把这当成——休假。调整。在这里你能得到,呃,帮助。”


    帮助。好啊。四年了,你们哪个帮过我?


    Crash在睡梦中咬着牙。


    一个都没有。


    他妈的忘恩负义。





Chapter 2: i bet you think that's pretty clever, don't you boy?





    Crash靠窗坐着,抽着烟,瞪着面前的一小杯药片。为了理解,接受,Rust已经被迫自我治疗过了 —— Crash必须牢牢记住这些词,虽然他的医生在对他进行检查之前就因为内疚做出了预判。他们好像不相信Rust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还能保持神志正常。或是表面上保持职业水准——他们停了他的职,让他等下一步通知。这简直是种侮辱,要是你知道Rust——或是Crash,他有时候觉得——怎样巧妙地逃掉警方逮捕记录的话。显然,结果并不代表一切。


    “这只是开始程序——之后我们会监控你的治疗过程,调整用药处方。”


    Crash瞪着给他送药的护士,对方好像有点发毛,这没道理,他努力在平常那副表情上加上点担心的笑容——表示他知道眼下是怎么回事,好像这事很重要,对他有什么意义似的——就像沙漏里的沙子之类。等Crash弄懂了这地方的规矩,他觉得自己又得干回老一套——低头求生存。他还得想法搞明白他们想要那个叫Rust的变成什么样。操,他需要更多白粉来应付这个。


    “你经历了很多,Rust,寻求帮助没错,你需要时间来恢复。这就是北岸存在的意义——帮助你和其他和你相似的人。”


    整个这一套都很有说服力,像个有十二页那么长的闪闪发光的美梦。谁不想一觉醒来就变成个由穿白大褂的签字认证的健全人呢?谁都想,不是吗,谁都想。


    Crash不知道这有没有用。在医院的时候是有用的——他的伤已经好了,可以到处走,安全地自己洗澡,又开始不要命地抽烟。但拉伸的时候还是会疼,不能喝酒还是让他难受,没有毒品更痛苦。简直就跟医院里的伙食一样。虽然镇静剂的劲还没过,Crash还是想拔腿就走。


    起初上头把他安置在一家旅馆里,保证会帮他回归“正常”生活和“正常”工作。正常很不错,让他有机会想想上哪去找杯喝的——


    然后他们就把他送到了这里。


    “这地方评价不错。”看得出来。


    “设施完善。”他的上司已经词穷了。


    “我们想在你回来工作之前让你好好调整一下,想想……该想的事情。”这是他听过最拐弯抹角的指责了。


    Crash喝了那杯差劲的咖啡,没有向对方指出,毒品已经深入他的骨髓,如果他们想让他烂到能当个真警察的程度,得带更多甜甜圈来才行。


    北岸的员工也同样透着一股假惺惺的味道。在这地方每次他一转身,就会发现在(他妈的)房间墙上有个玩意在监视他的尼古丁摄入量。


    “嘿,要不要给你开开窗子?”(好主意,甜心,吸二手烟会致命,试试吧。)


    “看起来你需要补充维生素——想来点桔汁吗?”(真的?那玩意会让你得上癌的。)


    “我们推迟了你的疗程,等你适应一点再开始,放松点,亲爱的。”(早上已经喝了七杯咖啡,好一个笑话。希望他已经考虑到这个了。)


    “不用急,慢慢来,你会好起来的。”


    好起来?


    他要好起来有什么用?

    

    好像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拿了同一个剧本。Crash只能在屋子中间站着(不管是哪个房间),手足无措,不知道舞台提示板在哪里。那些话对他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


    “你有机会把想说的都说出来,这里的治疗师很敬业,他们会理解,知道如何倾听……”


    在这里过了七个小时的“强制假”,Crash只想让护士把那些该死的药片给他。


    都是那一类东西,镇静剂,情绪稳定剂——或只不过是Crash的猜测,他还从来没进过疯人院呢。但他还是希望能少吃点药。被塞了够一整个流氓国家用的药片,没有比这个更能让你觉得自己的存在没法让社会接受了。以毒攻毒①,Crash只不过用一种瘾换了另一种,挺不错的。(那些医生可能还没意识到这点,或是已经意识到了,但觉得自己能控制……)


    不过,那些药片看着还不错。不像他以前吃过的那些粗制滥造的山寨货,形状粗糙,切得也马马虎虎。多数都是些光滑的白色药片,大的那种还有光泽。


    他羡慕那些天衣无缝,没有情感的大工业产品包裹着凝胶的条件反射。把我埋在你的垃圾堆里吧。他想象着,它们是些巨型苍蝇的卵,正准备孵化出能被社会接受的生活理想。


    我要管理好库存,还要注意体重,好把这种时尚饮食继续下去。


    Crash拿起一片药,在手上摆弄了一阵,然后放进嘴里,用舌头转着它。他把它嚼碎了吞下去,好像吃一块硬糖。有意思。


    味道绝对怪。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


    Crash用一杯咖啡把剩下的药片吞下去,然后慢吞吞地走出大厅,去找其他病人。药片还没起效,真差劲,他显然得从什么地方多弄点来。大厅和公共休息室里永远都有人。或许他们的家人需要帮助,要不就是病人们想放个假,那里肯定有那么几个人愿意跟你交换药片的——或者,他们只是把药处理掉。他不相信所有的人都觉得自己需要治疗。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你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绝不会是唯一一个被错误地送进来的人。


    说句公道话,这里还是有工作人员在管理监控这些人的。但这并不像Crash过去曾待过的那种被严密监视的环境。他们要看的地方太多了。


    他给自己点着了一根烟,觉得手在抖。


    一个护士注意到他在大厅里。“哦亲爱的,这不行,一天只能抽三次,记得吗?能把它灭了吗?”


    Crash盯着她,很礼貌。“不,我不想。”


    她有点紧张地一笑。“哦……那好吧。你是新来的,那……下不为例?”


    她悄悄地侧身走过,从不把背朝向Crash.她抓紧了手里的文件,好像抓着盾牌。






作者注:

很显然,所有的章节标题都来自radiohead的'high and dry'.


①similia similibus curentur ,拉丁文。



Chapter 3: kill yourself for recognition



    第一天夜里是最糟的。


    起初,Crash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坐立不安,怒火中烧,在屋子里至少转了三四圈,才意识到他在不停地踢着挂在床边的毯子。


    他试图让自己安静下来,好像起了点作用,直到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抽了半包烟,却完全没感到平时那种(暂时的)满足感。


    然后他开始听见低语声,笑声。他的舌头尝到灰色颜料和青霉素的味道。


    夜里大厅没有人。他知道,因为今天早些时候有人跟他说过——磨磨蹭蹭,偷偷摸摸,到处闲逛的行为都是不允许的。工作人员通常会单独出来巡逻(这么做很蠢,但他不会抱怨);他们没理由会说话,更别说发出笑声了。尤其是在他们费了好大劲把病人们药翻以后(不管怎样,总有办得到的)。


    他知道,但是……


    “你又忘了,是不是?”


    Crash盯着他的上线,那人坐在门口,腿上放着一本笔记本。像往常一样,从他难看的西装上的每一根线到红扑扑的脸颊上的每一颗汗珠,反对的态度触手可及。


    “忘了什么?”


    “老天,我就知道会这样。你有一份工作,唯一的工作。”


    Crash威胁地用烟指着他。“没错,我已经不干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混——”


    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的腿。


    一只小手。孩子的手。


    Rust浑身颤抖,好像被恶魔抓住了。他低头看去,但那里什么也没有。


    “闭——”


    “看,你忘了。”他的上线得意地说。


    “妈的闭上嘴。”Crash厉声说,但当他又抬起头来,发现自己面前空无一人。


    他的手又开始抖。恐慌和烂肉的味道充满他的嘴。他站起来,小心地吸了口烟,但味道还在。腐朽,污秽,清晰可辨。


    “真他妈荒唐,”Crash小声对自己说,往后退了一步,差不多瘫倒在床上。他无力应付这个。他快坚持不下去了。


    不……不要。你逃不掉了,Crash。


    疼痛在他的嘴里,在他的神经和脊骨中。Crash想从床上起来,但他连脖子都动不了,肩膀好像被锁住了。他的每根骨头都在抗议。他笨拙地翻了个身,想换个能受得了的姿势。(他心里某些阴暗的部分明白,想舒服是不可能的)


    Crash努力呼吸,让自己平静,但他还是感到皮肤在蠕动,胳膊上汗毛直竖,好像要在他和世界之间立起一道屏障。汗水从他的颈侧流下,他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在流血。在所有感觉当中,有一个微弱的声音。


    你没法保护我。


    “你觉得我是自己想到这儿来的?”Crash喘息着,他的腹内在翻腾。他捂住肚子,叫出声来。他嘴里发酸。如果他呕吐出来,能不能把那些受伤的器官和正常的部分分开?


    “你一直都想。”Ginger说,声音里带着嘲笑。


    Crash猛地一缩。他在这儿;Ginger在这儿,热乎乎的,贴着他的后背笑着。


    Crash感到恐惧,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被锁住了。他动弹不得,不能站起来;也不能逃离。


    “Ginger,滚开,”他说,声音在发抖。


    “我不会放过你,混球,”Ginger说。Crash闭上眼睛,感到一只手滑上他的后颈,抚摸着他,几乎算得上温柔。但他能感到那些手指在伸进他的骨头该死——


    他的视野模糊了,身体在抽搐,好像着了魔。他从床上滚下去,听见Rust在叫,手在空中乱抓。这一定惊醒了值夜人员,因为门开了,他听见咒骂声,然后是Crash听不懂的话。


    “该死,他还没过戒断期。按住他,把他的头侧一侧,别让他窒息——”


    “你们谁有苯二氮卓(benzos)吗——劳拉西泮(lorazepam)或别的起效快的——”


    “我的天,你知道他抽了多少烟吗?有东西干扰了现在的药量——”


    太好了。Crash模糊地想。是个梦。


    没有哪个正常人会这么说话。



    早晨,Crash醒来的时候浑身酸痛,口干舌燥。他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几个护士同情地看着他,他呆呆地回看她们,直到对方移开眼睛。


    顺行性遗忘(Anterograde amnesia)。有个声音在他心里小声说。你永远不会知道了。


    你又知道什么。Crash气愤地想。他被绑住了,正在输液,滴进他血管的东西冷冰冰的,让他不舒服。虽然他很想把那些东西拔掉,针头扎进身体的感觉却让他安心。


    这是他能认出的唯一感觉。



    

Chapter 4: kill yourself to never ever stop



    第一天夜里是最糟的。


    直到第二个夜晚。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