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ravity

5317浏览    107参与
麋鹿迷路

今日的安安也非常可爱呢~~

今日的安安也非常可爱呢~~

酒窝没有揪

谁都别挡我吃粮,嗑死在里头了 (阿门

谁都别挡我吃粮,嗑死在里头了 (阿门

酒窝没有揪

身高差,体型。 


太好这口了 直戳👼

身高差,体型。 











太好这口了 直戳👼

酒窝没有揪

日常凶哥哥(。 ́︿ ̀。)


:谟仔是自打免疫了吧 hhhhhhhh


日常凶哥哥(。 ́︿ ̀。)


:谟仔是自打免疫了吧 hhhhhhhh


MooN

《熙柠》烟花

渣文笔

宋亨俊视角


『看着夜空升起一朵朵的烟花,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某处正在看着同一座风景』。


想起去年的今天,2019,也是在汉江的夜景上遇到他,那时候的业余职业是摄影师,漫步在夏夜凉风吹拂的道路上,看到了远离人群,独自站在道路边界的棕色卷发人儿,身子算高,抬头静静的观望着源源不断的烟花。


我走近了他,却又靠得不是太近,小心翼翼的将这幅景象收藏进我的胶带里。


把眼睛对上了焦点,在按下快门的那刻他转头过来,一边紧张自己的举动是否会打扰到他,一边自私的想收藏如此的盛世美貌,于是连拍了四张才终于留恋的放下了相机。...


渣文笔

宋亨俊视角









『看着夜空升起一朵朵的烟花,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某处正在看着同一座风景』。






想起去年的今天,2019,也是在汉江的夜景上遇到他,那时候的业余职业是摄影师,漫步在夏夜凉风吹拂的道路上,看到了远离人群,独自站在道路边界的棕色卷发人儿,身子算高,抬头静静的观望着源源不断的烟花。




我走近了他,却又靠得不是太近,小心翼翼的将这幅景象收藏进我的胶带里。



把眼睛对上了焦点,在按下快门的那刻他转头过来,一边紧张自己的举动是否会打扰到他,一边自私的想收藏如此的盛世美貌,于是连拍了四张才终于留恋的放下了相机。





只见他微笑,歪着头看着我,我不由自主的走向他,他露出了笑容。

啊,那一定是他的招牌动作吧。

他轻声的喊出『敏熙』,看我愣了愣,又再重复一次,随后指着自己的衣服,又指了我的衣服。

我低头往下看,噗哧,原来是穿了同色系的淡黄色T恤吗。









后来我们没有多说什么,我只是静静的在他旁边,趴着栏杆看烟花,偶尔指着又大又漂亮的黄色烟花给他看,他都会笑笑的回应。




不过在那之后,时间晚了,匆匆的道别就离去。虽然不怎么认识他,可是我估计他一定会看到烟花没了才肯罢休。












2020年,我又来了,带着一台相机。

看见你老早就把视线固定在我身上,于是小跑着过去,想跟你分享不见的一年四季,还有,再一起创造新的烟花回忆吧。







————

💕🌟

敏民牌杂粮

酷暑冬阳

严重ooc

与现实不符

纯粹个人瞎写,xxj文笔

雷勿入

勿上升真人

如有雷同一定删

教师姜or抑郁安


4.0

          夏夜的星星闪烁着

          带来了美好与希望

           他们迎来了明天!...


严重ooc

与现实不符

纯粹个人瞎写,xxj文笔

雷勿入

勿上升真人

如有雷同一定删

教师姜or抑郁安





4.0

          夏夜的星星闪烁着

          带来了美好与希望

           他们迎来了明天!

          安成民趴在姜敏熙的肩上哭了许久,直到他哭累了。

          安成民气息平缓的呼吸着,胸口慢慢起伏,泪珠还挂在修长的睫毛上。

          姜敏熙这才发现安成民已经睡着了,他蹑手蹑脚地将安成民轻轻抱起,一只手臂挽过安成民的双腿,另一只手抱起安成民的肩膀,让安成民的头靠在自己宽厚的肩上。

          院长阿姨进了屋,看见姜敏熙,似乎有点惊讶,问:“姜先生,那么晚了还没走吗?”

         姜敏熙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了一下,险先将安成民摔下去。姜敏熙回头看,原来是院长,便回答:“这孩子心情不太好,也就陪着他一会儿,我马上走了。”

          院长听了,“唉,这孩子啊!算了,姜先生您把他放在床上就赶紧回去吧,不然太晚了不安全!”

          姜敏熙应答后,抱着安成民走到床边,正准备轻轻放下他时,安成民的手却一直搂着他的脖子,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妈…妈妈…别走。”

          姜敏熙依稀听见后,不知怎么办,硬放下,安成民不放手,不放下安成民也不行。

          院长似是发现了他的难处,却也不知道如何。只好说:“姜先生,要不您先在这儿休息一晚,天亮了再走吧?并且很晚了,实在是委屈您先在这儿休息一晚。”

         姜敏熙听了,点了点头,答应下了。

         院长瞧见,给了他拿了床被子,替他在另一张床铺好。

           院长走后,安成民依旧紧搂着不放,姜敏熙无奈,只得继续抱着安成民靠在墙上。

           夜深人静,姜敏熙耳边除了夏日的蝉鸣,便只剩下安成民轻微的呼吸声。

          约莫将近一个小时,安成民的手渐渐松开了,姜敏熙注意到后,立即慢慢将他放在床上。

          安成民乖巧地躺着,姜敏熙把被子拉开,覆盖在安成民身上,再缓缓将安成民的双臂掩盖在被子里,避免着凉。

          忙活了好一会儿,姜敏熙才可以放松下来。姜敏熙躺在另一张床上,背对着安成民,一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总是安成民方才哭泣的画面。

         姜敏熙的心里五味陈杂,就连自己也说不清这一天到底怎么了!


          太阳徐徐升起,它不再如往常般,这次所有的人们都可以感受到它的光芒,包括安成民!

          安成民冉冉睁开双眼,一手撑着床,一手揉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一夜,他睡得安稳无恙,因此今天安成民不如往常般那么疲惫,虽还是有点累但好在心情没有如此糟糕。

          安成民过了一会儿,才发现另一张床铺上了被子,但没有看到床上的人。

          安成民这才恍然想起昨日的陌生人,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安成民洗漱过后,走出了这间房屋。他看过窗外的风景,但没接触过,每一次除了去往医院,他从没出过这间破旧的房子。

          院长正端着盘子准备过来送早餐,瞧着安成民出来了。

          院长加快步伐,走到安成民身旁,问:“今个儿怎么想出来了?算了算了,快来吃早餐吧!”

          安成民没有回答,径直走向桌边坐下,看着面前丰盛的早餐,虽没有胃口但还是吃了一点。

          院长看着安成民终于能吃点东西了,高兴不已。收拾干净桌面后,想问问安成民有没有什么想吃的,给他拿过来。

           院长站起来正欲离开时,安成民突然发话:“阿姨,昨天……的……那个人呢”

          安成民小声问着,但院长还是听见了,笑着说:“姜先生一大早就回去了。如果真的有什么想吃的就告诉阿姨,阿姨走了啊”

          原来姓姜吗。安成民想着。

          姜敏熙回到公寓后,洗了一把脸,又冲了个澡。姜敏熙坐在椅子上,看着手里成堆的工作,感到顿时的压力。

          姜敏熙知道刚被调过来,自然需要整理的很多,谁知道多成这样呢。

          从上午八点半工作到下午两点,但姜敏熙总是力不从心,成堆的错误。姜敏熙感到厌烦,脑海里,心里都是安成民的模样。

          姜敏熙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先出去吃顿饭,再回来解决这些琐事。


          福利院后院花田里,有着一个双人秋千。孩子们不会来这儿玩。因为他们会害怕安成民,而安成民又总待在这儿。

         安成民独自一人坐在秋千之上,轻轻摇荡,花香围绕着他,蝉鸣声围绕着他,仿佛在宣告他并不孤独。

         安成民的思绪飘向了远方, 一切令人魂牵梦系的往事历历重现。

          那年他8岁,他坐在公园的秋千上,爸爸推着秋千。他高兴的双腿晃来晃去,妈妈在远处的郊游毯上摆好食物,看向安成民,喊着:“好了,你们父子俩快过来吃东西了!”

          妈妈的笑是那么明媚,爸爸是那么的开心,以至于安成民本想他的童年永远是欢快的。

         妈妈拿着纸巾,给安成民擦着额上的汗,爸爸在一旁像吃醋了般,妈妈又笑了,又给爸爸擦了汗。

         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美好,美好得轻易就能破碎。

         记忆涌上脑海里,安成民再一次红了眼眶。安成民轻微抬起头,控制不让泪水流下……

 

         “嘿!这儿呢”宋亨俊挥起手,朝姜敏熙摆着。

           姜敏熙看到宋亨俊后,赶紧来到座位上坐着。

         “敏熙啊!今个儿怎么想出来吃了!”

           姜敏熙看着宋亨俊,无奈地说:“工作忙了,不想自己做了”

          “哈哈哈哈哈哈,我们敏熙不是什么都能做吗,就一点工作而已就把你压垮了哈哈哈”宋亨俊无情地嘲笑着。

          姜敏熙看着自己的竹马这般无情,抬起手就向宋亨俊挥去,说:“哼,想当初不知道是谁动不动就哭鼻子呢”

          宋亨俊听见,假装生气了,抱起双手,将头扭向窗外。

           两人不再闹了,饭菜上桌后就准备开吃了。

         “话说你也不会因为工作上的事这么愁眉苦脸吧!     瞧!你那脸色像我欠你钱似的!”宋亨俊说道。

           姜敏熙抬起头,不紧不慢地回答:“可能不太适应吧!就思绪太乱了”

           宋亨俊又开导了几句,才放心吃饭。

           吃完饭过后,俩人告别后就离开了。姜敏熙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街头,小贩的叫喊声,汽车鸣笛声,吵吵闹闹。

          又是夜晚,安成民还未离开秋千,他坐了一整天。

          姜敏熙好不容易把工作处理完,抬头看向钟表,才发现已经八点半了。

          姜敏熙寻思着,晚饭还没吃,餐馆里一个人太孤单,于是他打算买点吃的去福利院。

          姜敏熙买了些皮蛋瘦肉粥和小零食,来到孤儿院。院长看到他并没有昨天那么惊讶了,客客气气地招呼着,姜敏熙把手里的食物拿给院长拿下去分掉后,就带着还剩下的一点东西往后院走去。

         后院的星星更多更美,花更芳香,但更重要的是那个人在。

          远远的,姜敏熙就看见安成民坐在秋千上,头靠在秋千的绳上,双手握着绳子,但并不晃动秋千,只是静静坐着。

          姜敏熙悄悄把食物放在桌上,慢慢悠悠地走到安成民身后,双手覆盖在安成民的小手上,晃起了秋千。

          安成民惊讶地回头,看清来人后,什么也没有说,任凭自己的手在对方手心里。

          当姜敏熙快要以为安成民睡着了时,安成民忽然发声。

          安成民说:“我喜欢在世上所有人睡后独自待在仅属于自己的夜晚,但我又不喜欢这样的夜晚;就像星星喜欢人们,但又只在人们进入梦乡后才发散出最耀眼的光芒。”

         “我是不是很奇怪!”

          姜敏熙还没来得及回答,安成民又说:“你也这么觉得,对吧!我也这么觉得呢”安成民回头看着姜敏熙。

          姜敏熙听着安成民的话,有些心酸。昨夜院长虽说了安成民的病,但并未说原因。

          姜敏熙不知道,他见过学校里无数的孩子们欢愉奔跑,也见过悲痛至极的孩子。但他不敢相信眼睛这般好看的人,他的眼里曾是多么地暗淡。

          姜敏熙只知道这个孩子经历了他没经历过的痛苦,所以他无法感同身受,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希望自己可以陪着他,不再让安成民那么孤独。

         “你很好,每一个人都是值得善待的!”姜敏熙说。

         “你也很好,和他们是不太一样的。”

          姜敏熙实属被这有点傲娇的语气可爱到了,笑着说:“还没自我介绍呢,小朋友,我叫姜敏熙,你呢?嗯?”

          安成民看着这个陌生人,心想这人也太自来熟了吧,撇撇嘴说道:“安成民”

          姜敏熙笑嘻嘻地挨着安成民坐下,“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有什么不高兴的尽管对我说,我做你的大袋子,专门装下面前这个可爱小朋友的烦恼哦!”

         “……朋友吗”

         “不愿意吗?”

         “谢谢”安成民转身抱着姜敏熙,正当姜敏熙也准备回抱时,安成民早已从自己怀里离开,静静地坐着。

          姜敏熙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打哈哈着说“要不吃点东西?”姜敏熙指向后面石桌的食物。

          安成民转身看了看,摇了摇头,姜敏熙也只能静声不语。

 

          翌日清晨,姜敏熙坐在办公室里批改完作业后,准备打开电脑查找政教处刚发来的班级文件,却鬼使神差地点向另一个文件。这是凌晨时福利院院长发来的档案。

          昨夜,“姜先生,希望您不要是承一时悲悯之心,成民这孩子实在可怜,受不了苦了。我也看了他三年了,我也自是希望他能早日恢复健康,可这平日他本就一个人,在院里还有我们能陪着说说话,可要是您收养了去没人陪他啊”院长说。

          姜敏熙与她纠缠许久,院长也才松下口,说先相处相处,等到安成民亲自答应 ,她再做决定,目前先发一些档案给姜敏熙了解下情况。

          姜敏熙觉得这是一个困难的任务,先不说安成民身边带着一种生人勿近之感,现在真正了解安成民的人也没有,但姜敏熙自和安成民的第一次拥抱后,像是落下了心病,每每闭上眼就是安成民的样子。

          姜敏熙不知道为何这样,只当是或许自己一个人住着孤单,安成民刚好也是一个人,不如互相陪伴。

          姜敏熙点开档案,翻了翻,恰巧翻到了一张安成民6岁时坐在旋转木马的照片。

          照片里安成民笑得很开心,如沐浴春风,眼睛因为心情过好而眯起,眼尾微微上扬,脸上带着点因为酷暑热出的红晕,嘴里咬着一根棒棒糖,一只小手搂着木马的脖子,另一只小手向上举着,手里拿着一个海绵宝宝模样的气球。

           这样的安成民看着甚是可爱,姜敏熙盯得入了迷,连宋亨俊什么时候来到办公室也不知道。

         “哟呵!我们姜大教师想什么呢?一脸痴汉样,让我也瞧瞧?”

           姜敏熙惊得急忙退出页面,说“能想什么,就不过心情好而已!你还说我呢,最近你桃花可够旺的,怎的有空来我这儿观赏啊”

           宋亨俊听后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滚!少惹爷不高兴,跟那姓咸的一个浑样!哼”

          姜敏熙象征性地干咳了几声,但宋亨俊并未察觉其中寓意,问道“别跟我说你嗓子不舒服,我可不会因此不损你”

        “姜老师,主任找你有事。宋医生,我刚看到有学生找你。”

          听到这个声音,宋亨俊略显尴尬地转身回答道,便落荒而逃。

          姜敏熙忍不住噗嗤一声,对着咸元进说“加油啊!”

          咸元进心想你对我说加油也没用,他的心可不在我身上,唉!


          周六下午,姜敏熙照例去福利院帮忙。时间长了,院里的孩子们早已把他当成无言不欢之人,偶尔有些还会向他讨糖果吃。

           待陪那些小朋友待了会儿,他起身去后院。

           后院里安成民一个人蹲在花盆旁,不知道捣鼓着什么。

          姜敏熙悄悄走到他身后,伸出手抱着安成民的腰,安成民不做任何反应,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他早知道这男人比他更像个孩子。

          安成民拍了拍男人的手,一个眼神也没给,顾自走开。

          安成民回到屋里,整理了会儿衣裳。姜敏熙尾随着安成民进屋,看到桌上摆着还在冒着热气的饭菜,无奈地叹气,“你又不好好吃饭了”

          安成民听到,怔了几秒,随后又不管不顾地继续收拾自己的物品。

          姜敏熙瞧见,“我也还没吃呢?我一个人吃好无聊哦,我们小朋友陪我吃好不好~”

          安成民转身看着这只大狗狗,仿佛还在摇着尾巴招呼主人快去陪陪他。

         安成民知道,姜敏熙太清楚怎样才能让他乖乖吃饭了。

          安成民坐回椅子上,端着碗低下头吃起来。姜敏熙不停地给他夹了许多菜,接着又撑着下巴,看安成民进食。

          安成民一直吃得很慢,小口地咀嚼着,腮帮子也被姜敏熙喂得满满的,实属可爱极了。

          安成民感受到自己头上炽热的目光,叹了一口气,放下筷子,抬头看向姜敏熙,姜敏熙顿时慌张地看向别处,嘴里还吹着口哨。

        “你不吃吗?”

       “啊!…哦哦”


          晚上姜敏熙正准备离开,又突然拉住安成民的手腕,安成民被迫转过身。

         “我过两个月要出差,你要一起去吗”姜敏熙紧张得手都在细微颤抖。

          安成民久久不作答,姜敏熙赶紧说“没事!你要不想去便算了”

          姜敏熙说完,便匆匆离去。

          自从那次,姜敏熙已将近一个月没来了,安成民感到有些不自在,担心是不是自己没答应他生气了。


          姜敏熙坐在办公室,双手抱头,仰天哀嚎,“宋亨俊!你说你,咋就那么烦呢!”

          宋亨俊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这不是没法子了吗?谁让他天天缠着我,我也只能粘着你,毕竟我都和他说了你是我男朋友!”

          姜敏熙此刻十分不想认这个竹马,无奈地趴在桌上。

         “哎呀!想明点,你这是在阻止兄弟入虎口,再说你每天除了公寓和学校,哪也不去,也没啥事吧”

          姜敏熙也只得帮这个无关紧要的小忙,反正你迟早都要入虎口。


         临近冬季,风也不再如酷暑般暖和,反是刺骨的凉意,北风大力呼啸,树也被吹得东倒西歪,窗外电闪雷鸣,雷声震耳欲聋,响彻云霄。

          安成民从睡梦中惊醒,浑身冒着虚汗,身上的睡衣也早就被汗水浸湿了,他大口呼吸着,手里紧紧攥着被子。

          他睡不着了,与其说是睡不着,不如说是不敢睡,他不想再看到那个画面了。

          安成民虚弱地靠在墙上,抱着手将脑袋埋在曲起的双膝,他想念那个温暖的怀抱了。


          大雨过后的清晨,一切都是明亮的,空气也是清新的,若不是那寒冷的秋风,估计都想着出来呼吸下新鲜空气。

          姜敏熙早早起来收拾行李,他看了看手机,嗯,是早上十点的飞机,距离现在还有四个小时。

          姜敏熙收拾好行李后,离开公寓,开着车来到了福利院,他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八点三十二分。他从车上离开,起身去敲响福利院的门。

         等了将近十分钟,院长这才过来开门。打开门,瞧见是姜敏熙,“姜先生来得真早啊,孩子们还没起呢,不如先坐会儿?”

        “不了,我就找下成民,说点话就走了。”

          院长也没有多问原由,把大门钥匙给了姜敏熙就接着再去睡会儿。

          姜敏熙来到后院,缓缓敲门,没听到声音,就推开了门,随后又关上,避免屋外的冷气涌进来。

          姜敏熙转身发现安成民静静坐着,一动也不动,就那么看着他。

         姜敏熙着实被吓了一跳,接着又走向床边,轻轻拉过安成民的手,把他拥在怀里,轻声说:“又睡不着,嗯?”边说边用手撸着安成民温顺的头发。

        “嗯”安成民小声应答,有气无力的,让姜敏熙更是心疼,轻声细语地哄着他。


          姜敏熙看了看表,已是九点二十,他得去机场了,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对安成民说:“我得走了” 说完,正准备放下安成民。

          安成民突然拉住他的衣袖,抬头看向他,问“是出差吗?”

          姜敏熙点了点头,安成民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又抬起了头,“……我可以一起去吗”

           姜敏熙愣了一会儿,原本以为安成民不愿意,所以后来在再没说过。

          姜敏熙说了句那收拾收拾走吧。

          安成民在姜敏熙的协助下快速收拾好了行李,与院长匆匆告别便离开了。

           坐在飞机上,安成民由于一夜未睡开始犯困,昏昏欲睡。姜敏熙看了看安成民眼下乌青的黑眼圈,原本想叫安成民吃点东西的念头也因此作罢。

          姜敏熙抬手将安成民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伸出手将安成民揽在怀里,避免待会儿头敲到窗户。

          安成民在彻底入睡前,想着姜敏熙可能真是上天派来守护他的星星。


         万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而姜敏熙绝对是安成民黑暗世界里意料之外的意外。


酒窝没有揪

일루와 졍모 일루와 도와줄께 도와줄께

过来这 廷谟 过来这 我帮你X2


OK姜珉熙你暴露了,平常镜头前死不帮你哥,这次心软了吧。


谟应该很常请熙帮他,我猜姜珉熙每次都口是心非心软操作⋯


结论:姜·闷骚·珉熙&具·得逞·廷谟


일루와 졍모 일루와 도와줄께 도와줄께

过来这 廷谟 过来这 我帮你X2




OK姜珉熙你暴露了,平常镜头前死不帮你哥,这次心软了吧。


谟应该很常请熙帮他,我猜姜珉熙每次都口是心非心软操作⋯




结论:姜·闷骚·珉熙&具·得逞·廷谟


從兔子星球來的安晟民

20.06.20🌸 :||#來至兔子星球的安晟民🌌

……………………………………

又來挑戰飯繪(๑•̀ㅁ•́ฅ)

雲9打歌服 x1

如果可以大家可以去關注一下我的ig站子

如果轉發請標明出處🙇‍♀️🙇‍♀️

(走評論)


20.06.20🌸 :||#來至兔子星球的安晟民🌌

……………………………………

又來挑戰飯繪(๑•̀ㅁ•́ฅ)

雲9打歌服 x1

如果可以大家可以去關注一下我的ig站子

如果轉發請標明出處🙇‍♀️🙇‍♀️

(走評論)


酒窝没有揪

所以要不要让具谟赢取决于姜吸


初放姜吸出布赢了具谟,这次出剪刀把你哥逗得可乐地咧。


小子,预谋犯案啊!


所以要不要让具谟赢取决于姜吸





初放姜吸出布赢了具谟,这次出剪刀把你哥逗得可乐地咧。



小子,预谋犯案啊!



酒窝没有揪
谟:是男人就要出石头 只出石头...

谟:是男人就要出石头


只出石头的哥哥和宠谟的弟弟 


请看下一篇

谟:是男人就要出石头


只出石头的哥哥和宠谟的弟弟 


请看下一篇

Misoo

🖼️summer


🎤CRAVITY


自截修‖多多点❤️按👍🏻喔‖转载请注明出处🈲all

🖼️summer


🎤CRAVITY


自截修‖多多点❤️按👍🏻喔‖转载请注明出处🈲all

柴郡猫

【CRAVITY】《Cloud 9》MV公开

【CRAVITY】《Cloud 9》MV公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