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rnm

46.9万浏览    1510参与
一团黯紫色的不明物

星空上的梦与黑暗[4]

缩写:梦巡


oM现代世界  cross x nightmare

ooc属于我  并不带x-chara玩

⚠️有窒息ATTENTION。

dream成分很少我知道啦……


————


15

稍微有点挤……cross的后背死死靠着墙壁,将一只手撑到nightmare背后的墙上作支撑……nightmare的空间就此被让出很多,若是除去背后的触手他甚至可以很悠哉地转身……


气氛稍微有点微妙……nightmare抬头,透过微弱的光看着cross。


“………我们为什么要躲……现在出去………”


“......

缩写:梦巡


oM现代世界  cross x nightmare

ooc属于我  并不带x-chara玩

⚠️有窒息ATTENTION。

dream成分很少我知道啦……


————



15

稍微有点挤……cross的后背死死靠着墙壁,将一只手撑到nightmare背后的墙上作支撑……nightmare的空间就此被让出很多,若是除去背后的触手他甚至可以很悠哉地转身……



气氛稍微有点微妙……nightmare抬头,透过微弱的光看着cross。



“………我们为什么要躲……现在出去………”


“…别别前辈…我是偷偷进来的……不行啦……”


“……什么时候这么怂了……嗯?……”


“……前辈……小点声………”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来这里………”


“……我…呃……别说了前辈…过来了……”



两个人的脚步声渐近……



nightmare仍然张嘴打算说什么……但刚张嘴就被cross大力捂住,冰凉的手几乎盖住了nightmare的半张脸,毫无防备的nightmare差点给推倒撞到墙上。



“……前辈……就委屈一下好不好………”



……这是什么…用可怜的语气在求我?………



cross下一秒就感觉有湿浊温热的东西在手心处蠕动了一下………身体措不及防抖了一下,下意识想把手抽回来,但,手臂被触手死死扣住动弹不得……



nightmare正眯着眼睛看着他。



脖子也被前辈的触手缠住,只要他有什么动作就可以马上收紧,捏碎他的脖子……届时他应该就可以看到自己没有头的身体了。



嘶…完犊子……先救命…命比较要紧一点……



“………前辈……我…我错了…我放手……”



cross逐渐感觉呼吸有点困难……救命…会死……



“……前辈……唔……我都说……前辈……”



触手慢慢收紧,cross的脸色肉眼可见的苍白而青紫下来……吸入的空气稀少得可怜,眼前开始模糊,浮现了能称之诡异的色彩,意识也开始混乱而模糊……



“……我都会说的……您…能不…能…放开……”



伸出去的手也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没有丝毫多余的力气再去捂住nightmare的嘴。



“………哈啊…………”



狭窄的小隔间里只剩下了喘息声和嘶哑的干呕。



cross近乎昏厥过去。



nightmare看着这幅模样的cross……似乎突然有点不是滋味……不过刚刚cross痛苦的样子倒是取悦了他一点点……那就放过你一次……



“……………我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他翻了个白眼,放松触手。cross终于得以大口呼吸,几乎脱力的身体还是勉强靠着墙支撑着,不让自己倒在前辈身上给前辈添麻烦……



nightmare在等后辈缓气的时间里自己倒是在无聊地听外面的动静……和之前猜的一样,dream他们从这里走过来了,走进了这条走廊的其中一个隔间,似乎离这里不远……



过来的时候似乎cross正好在说话……该说幸好没听到吗……




16

“………唔…呃……前辈………”


“……休息好了……?”



nightmare抬眼看着他,做出一副自己正在听着的样子。



cross的脸色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他一边喘着气,一边和nightmare解释着前因后果。



……cross以最快的速度几句话把事情讲清楚了。



“………是这样?……”


“……是………是的前辈………您完全可以相信我……”



nightmare歪着头,眸子里还有些猜疑。



“……我可以信你……不过你应该知道骗我的下场……是吧?……”


“……知道的前辈………”



妈耶……我就只是跑出来了而已……前辈……不至于吧………很可怕诶……



……不会是别的原因吧………



“……呃……而且,那个…昨天晚上……我没有生前辈的气啦………”


“………怎么可能……小鬼………”



nightmare用触手给cross脑壳上来了一个暴栗。



“………这句话我不信……”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触手推开隔间的门。刚刚听到人离开了……大概是没什么事了……得赶紧走……



“……诶走了吗前辈…怎么直接开门了………”


“……闭嘴……然后跟上……”




17

“……nightmare先生?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往出口走的两位身形一怔。



“……啊……dream……我的助理他违规偷跑进来了我来抓他回去………”


“……诶……啊…这个…………”



cross:草。

dream:?


“呃,哦…这个……其实你们完全可以直接来看看的……只要你们和我的经纪人说一声就可以,他可以带你们………”



……什么时候来的我只是回来拿个东西诶……



“……当然………如果有任何损失的话……我想那张蓝色的卡还在你那里………你可以随意用……”


“…啊,是的,在我这里………好的……”


“………那么既然没有别的事情我们就先一步离开了………”



nightmare毫不留念地转身走向门口。把解释甩给身后两只呆滞的骨。也不管信没信。



cross突然想起什么。



“……哦…对了dream,忘记告诉你密码了……”


“……呃,这个没关系……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你们如果需要这张卡的话还是还给你们吧…”


“……密码是122164……应该没记错……前辈的生日再加64………”



咦?12月21日……



“…好的,我记住了……谢谢………”


“…………呃……那…那可以再麻烦你一件事吗……”



cross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手掌大小的空白页本子,甚至还贴心的拿出一只笔。



“……我想请你…呃…给前辈……我是说Boss,一个特殊的签名或者什么………他其实很喜欢你来着……”


“………这个吗?当然可以。……我还以为他不喜欢我呢……”


“……说真的几乎没看到有人不喜欢你……他,呃……Boss只是不喜欢笑而已………”


“…啊,那可真是……有些遗憾……他笑起来一定很好看………”



……和哥哥不一样,哥哥是喜欢笑的……



只是巧合吧。



dream接过cross手中的笔,思索了几下,在本子上画了画……



“……非常感谢你dream!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的……我可以问问你的名字吗?”


“……哦,我是…cross………怎么了?…”


“……没什么……很快到表演结束的时间了,我该过去了,我们下次见吧!……”


“………嗯……”



cross看着dream往舞台方向跑了过去。他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本子,dream用黑色水笔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笔记稍微有些不同于签名板上的,名字右下方还有………这是两颗苹果吗……一白一黑………什么意思?



他没多想,把本子塞回了口袋里。



我也该去前辈那里了……




17.5

………感情前辈是直接把门口的保安全揍晕了才进来的……一路上监控还全都碎了……完了这要是被dream知道他该怎么想我……



啊………我的天呐……前辈……不带这么折腾我的……




18

cross一脸无语地走回会场。座位上没人……他看到他的前辈已经在会场门口等他了。



他快速走过去,nightmare一边触手提着东西,手里抱着他的外套,看到cross来到他面前,把衣服甩给他。



“………外套拿着………”


“……好的………”


“………包……还有吃的……”


“………好………”



nightmare看着cross把外套穿好,并再一次戴上了兜帽……松石绿的眸子晃了晃,随后似乎是不怀好意地眯起,迈步靠近cross。



“………喂……小鬼……低头………”



nightmare走到cross面前,一如既往的不愿意抬头看比自己高半个头的cross,等着他低头。



“……呃……哦…怎么了前辈……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cross当然是顺从地低头。



“…………再低一点…………”


“……好…好的…………”



nightmare干脆拽住cross的衣领,一个使劲……虽然说扯得cross重心不稳差点摔在地上,他红白的眸子刚看向前辈,却发现前辈的脸已经凑过来了……



——他的前辈在自己眼角的位置落下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吻。



“………这是……忠心的奖励…………”



nightmare说完就松开cross,后退几步,明媚地笑了起来,看着呆滞了一下才突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小后辈……尾音微微上翘,他看着小鬼迅速升温的脸笑出了声,然后转身,迈步。



“……走了……回家……小鬼………”


“……………好……好的前辈………”



前辈,前辈笑了……好好看……想一直看着………



cross把兜帽猛地拉上,低着头,试图掩盖自己红透的脸……小跑跟上自己的前辈,嗅到前辈身上安心的气息,再偷偷看一眼身边的前辈……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太好了………



这样就太好了……




19

就算是狗狗也得给点奖励才会多给你摇摇尾巴……



何况是这么忠心的狗狗。



噗………他怎么会不知道我也喜欢他呢。



我只是不答应而已嘛,这小鬼才不敢做过线的事。



切……臭小鬼。





This's the END. UwU


————

要不是因为nm生气了正常情况下nm大概会拉开cross君的袖子一路从手心舔到手腕然后在手腕处狠狠咬一口。

cross君大概会起反应的……然后被自己的前辈一脚踹在那个地方瘫下去。

嗯……总之写那几段好像暴露了什么。

要不是nm心软了cross君一定会逝掉的。

nm其实从那时用魔法那会就一直被负面情绪影响到这篇他突然心软那个时候来着。

月欣

短打,bug多(4)

     放学——

    cross与nightmare并排并走着,气氛很冷,不知道该说什么,犹豫许久,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内个,前辈”

“什么事?”nightmare歪着头看着他道。

    “就是……”cross表情很纠结,但还是深吸一口气,说出了心里所想

     “其实前辈您,应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nightmare停下了脚步


“其实那天,我都有......

     放学——

    cross与nightmare并排并走着,气氛很冷,不知道该说什么,犹豫许久,才小心翼翼地问道:“内个,前辈”

“什么事?”nightmare歪着头看着他道。

    “就是……”cross表情很纠结,但还是深吸一口气,说出了心里所想

     “其实前辈您,应该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


   nightmare停下了脚步


“其实那天,我都有看见哦,从前辈的背后伸出许多触手,一下子就把那几个人撂倒在地呢”


   nightmare没有任何表情,明明自己已经隐去了触手啊,这小子是怎么看见的?


   nightmare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看着cross,而cross也看向他,双目对视,就在此刻,nightmare背后的触手伸出来,一下子把cross固定在旁边的墙上


   “哦?原来你看得见啊”nightmare露出了笑容

    “呵呵~那小鬼,告诉我”nightmare突然贴近

    “你害怕我吗?”

     

     来啊,向我证明,你不是和那群家伙一样的人


     cross的心跳一下子加速,但还是控制着自己去直视nightmare,由于被nightmare触手掐住了脖子,所以说话很吃力

     “我才……”cross吃力地说出话,手轻轻抚上nightmare的触手,像是在抚摸一件珍宝一样

     “我才不怕前辈呢…前辈,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是在我奄奄一息的时候,帮助我的前辈!”

     “我最爱的!你啊!!!”cross用着最大的声音对nightmare说


  “就算……咳!就算前辈只是把我当一个玩具,一个消遣的物品,都是没事的!我不管怎么样……咳咳!我都爱您啊!!!”


    nightmare怔住了……应该说是脸红了,随着脖子处的空隙被放大,大量的空气又重新进入cross的肺腑,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这边,nightmare收回了触手,脸撇向一边,不做声了

     而恢复过来的cross站起来,一把牵住nightmare的手,认真得对他说

    “所以!我会尽量让自己成为前辈喜欢的类型!那就请前辈,永远不要离开我吧!”

     nightmare看着少年紫色的眸子,心底的一扇门还是被这小子砸开了啊……

     一把甩开cross的手,走了,徒留cross在原地,而此时被前辈甩手的小后辈彻底慌了神

     啊啊啊啊,不会吧!不会吧!果然是刚刚说过了吗?前辈会不会觉得我太自以为是了啊啊啊!救救我啊!

     就在cross圈地自萌的时候,走在前面的nightmare感受到后辈的负面情绪,笑了一下,果然还是小屁孩一个,装什么成熟,算了,姑且就……相信这一次吧

      “走了……小男朋友”

     声音不大,但正好cross能听见

 

     啊咧?前辈刚刚叫我什么?

小……男朋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意识到这一点的cross瞬间脸紫成茄子,前辈承认我了!!!前辈承认我了!!!前辈承认我了!!!快速跟上nightmare,一左一右地不停地求nightmare再讲一遍,而nightmare却只是笑笑不做声。

    夕阳印照着他们,留下狭长的影子……

     而此刻,正在监听的dream,一把把旁边的玻璃杯摁碎了,看着流血的手,丝毫不在意,仿佛这不是他的手一样,表情淡然,和手上的动作判若两人。摘下耳机,走进了房间……

     好啊,哥哥,你看着吧,所有人的爱……所有人的爱!都是不堪一击的!只有我!才是真正爱你的!!!



————隔天——————

    早上,nightmare踏入教室,一瞬间,所有人的眼睛都直刷刷地盯着他,一道道目光仿佛要把他扎穿似的,但nightmare不以为然,毕竟……以前还有更过分的。

    不过,另nightmare感到意外的不是这群人的态度,而是dream的变化,他没有像往常一样贴过来,而是以一种另nightmare陌生的目光看着他,那叫什么来着?……啊,对了——怜悯

   “真奇怪”但是nightmare才不管这些呢,接着往桌子上一趴。耳边传来其他人窸窸窣窣的声音


“哎哎哎,你说,昨天那个案子会不会是他干的啊”


“谁说不是啊,警方都爆出监控了,黑色兜帽衫,一身黑啊,不是他还是谁?”


“就是就是,你看看他的衣服,我们这一代谁还会那副打扮?再想想那个从镜头前一闪而过的绿色眼睛……”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看向趴在桌子上的nightmare,同样看向他的,还有dream。不久后cross也来到了教室,刚进门

   “senpai!早上好!!!”cross满面笑容,还沉浸在和前辈更进一步关系的喜悦中,dream见到cross来了,放下了手中的书,一个健步把cross拉出了教室,而nightmare抬起头没看见任何人就又躺下去了。


——门外——

   对于坏了自己心情的dream,cross有些恼怒的说:“怎么了?又想打一架?”本来以为对方还是来警告自己不要靠近senpai的,可是dream下一句话,却另cross难以置信

    “听着,cross,我不是来找事儿的…………我知道这样也许你会生气,但……请你马上离开哥哥”dream见他不想听了,立马又补上“不是因为之前的原因!”见cross又停下了脚步,于是深吸一口气,道:“其实,我并不是因为爱我的哥哥才想和他在一起的,而是因为……”

     “因为?”

     “因为,我的哥哥,nightmare他…,有心理疾病,我是为了保护大家!相信昨晚的事你也听说了,没错,那很有可能是哥哥做的”

     dream低下了头,似是正在思索到底要不要告诉cross,最后,叹了一口气还是准备说了

     “其实,我和哥哥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以前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因为有一次那些人把我的哥哥逼到没有办法,吃了一种名叫“黑苹果”的东西,才导致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受影响的不止他的身体,还有灵魂……总之,我不希望哥哥再做出伤害别人的事啊,所以!请你离开我的哥哥!”

      cross听完后一时震惊地无法说话,senpai他……以前受过那么多伤害吗?senpai他…杀了人?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看着面前像是无法接受的样子的cross,dream也不再说什么,只说了一句:“请你好好斟酌一下”抬头看了一眼时间“不早了,回教室吧,要上课了”说罢,dream走了进去,徒留cross一个人留在外面,直到上课铃打响,cross才回过神来,做到位置上,nightmare察觉到自己的小男朋友心不在焉

   “你还好吗?”

    突然被问话的cross一惊,一下子就扬起笑容说:“没…没事啊!senpai”说着便又转过头去了

    nightmare看着如此反常的cross,又想到dream的眼神……

        “啧,这回又是什么。”

————晚上————

         已经在家的nightmare,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举起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小男朋友

          “嗯?约自己出去么,明明都这个点了”似乎想到了什么,放手机的动作一顿,继而又放下。

————晚上10.30————

        “唔,前面左转……这边?”nightmare看着手机定位,拐进了一个小巷子,一下子周围变得黑漆漆的,空气中传来一阵刺鼻的味道,是血腥味。不用想都知道面前是一副什么光景,抬头一看,赫然是四具尸体,个个死状凄惨,但是nightmare似乎是早就料到了,完全没有感到意外,正当准备回头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自己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senpai……”

苹克
与朋友弄了个传说之下aucp同...

与朋友弄了个传说之下aucp同好群!!

入!都可以入!(cream党不建议入…我与朋友都比较雷这个…)

与朋友弄了个传说之下aucp同好群!!

入!都可以入!(cream党不建议入…我与朋友都比较雷这个…)

H_370

【crnm】绪

*角色属于亲妈,ooc属于我

*文章在微博,微博在简介

*是19年时跟朋友在qq对的戏,所以文笔垃圾很正常!(干就完了)

*那时候的我好沙皮.....
@朔笠洋 妈咪贴贴😍发完这个我就要交手机了😭😭😭


*角色属于亲妈,ooc属于我

*文章在微博,微博在简介

*是19年时跟朋友在qq对的戏,所以文笔垃圾很正常!(干就完了)

*那时候的我好沙皮.....
@朔笠洋 妈咪贴贴😍发完这个我就要交手机了😭😭😭


月欣
欢迎大家加入这个群哇,群里主推...

欢迎大家加入这个群哇,群里主推nightmare大人受Ő但是也是可以一起讨论别的CP的鸭!只要不谈论cream都可以哇

欢迎所有cp人!(cream同志慎入)我的文文可能也会先再里面更哇!加群提前享受不香嘛🌝🌝

欢迎大家加入这个群哇,群里主推nightmare大人受Ő但是也是可以一起讨论别的CP的鸭!只要不谈论cream都可以哇

欢迎所有cp人!(cream同志慎入)我的文文可能也会先再里面更哇!加群提前享受不香嘛🌝🌝

Met

座碍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520没做饭是我的错.

饭这么难吃也是我的错.

座碍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520没做饭是我的错.

饭这么难吃也是我的错.

是某L哦

循环

“cross。”

低沉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让本就清冷的环境增添了一分诡异。

“?!”

很明显名叫cross的骨被吓了一跳。他听出来了这是他的上司nightmare的声音。这是他独有的地方,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里。这让他不禁吓出了冷汗。

cross慌忙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过去,但那里却并没有骨。cross松了一口气,眼睛望着自己的双手。

“应该是最近压力太大幻听了…下次找个机会出去放松放松。”cross瘫坐在地上。

经过短暂的发呆之后,cross站起来,向邪骨团走去。

“senpai,我回来了!”cross兴致勃勃的打开房门,朝自己的上司/暗恋对象说道。

“嗯。”

nightmare......

“cross。”

低沉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让本就清冷的环境增添了一分诡异。

“?!”

很明显名叫cross的骨被吓了一跳。他听出来了这是他的上司nightmare的声音。这是他独有的地方,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这里。这让他不禁吓出了冷汗。

cross慌忙朝声音发出的地方看过去,但那里却并没有骨。cross松了一口气,眼睛望着自己的双手。

“应该是最近压力太大幻听了…下次找个机会出去放松放松。”cross瘫坐在地上。

经过短暂的发呆之后,cross站起来,向邪骨团走去。

“senpai,我回来了!”cross兴致勃勃的打开房门,朝自己的上司/暗恋对象说道。

“嗯。”

nightmare敷衍的回道。此时的nightmare坐在懒人沙发上看书。桌旁摆放着喝了几口的咖啡和几本骨生哲理书,nightmare缩成一团,看上去就像个黑色不明物体。

cross坐在nightmare的旁边,静静看着nightmare。

“cross。”

“在!”nightmare用慵懒的语气叫cross,而cross立刻回道。

“如果你发现自己得了一种不治的病会怎么办?”nightmare虽然手里拿着书,但眼神已经飘忽不定。

“我可能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这样就不会被病痛折磨了。”cross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怎么了senpai?发生了什么事吗?”cross好奇的问着nightmare。

“没事。”nightmare低下头继续看着自己的书。

cross若有所思的闭上眼睛。

“cross。”

cross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于自己独有的地方。而刚才与nightmare的一幕幕仿佛都是做梦一样。

cross觉得应该是自己出现幻觉了。便收拾了一下向邪骨团走去。

“太像了…怎么会…”cross快跑关上房门。他刚才又经历了一次与上司nightmare的谈话,但是nightmare的一言一行全部与他梦里的一样。这让cross感到疑惑与不解。他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下。

“cross。”

cross快速睁开眼,身体冒出了冷汗。这是他第三次听到与前两次一模一样的声音。他向四周望去,却找不到任何骨。

cross又上演了一次去邪骨团,然后找nightmare,最后一闭眼,又回到秘密基地的经历。

他明白了,他被困在了循环里,但是他找不到任何能突破循环的办法。只要他每次一闭眼就会被送回到这里。

cross开始渐渐的麻木。他什么办法都试过。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又重新回到这里了。而他心中对上司nightmare渴望也越来越大。

cross忍不住了。

cross今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选择与nightmare谈话,而是低头向nightmare说。

“senpai。”

“嗯?”nightmare发出闷闷的声音

“您爱我吗?”

cross坐起身,站在nightmare的面前。

“怎么?对我有意思?”nightmare调情。

cross压在nightmare身上,在nightmare耳边轻轻说道。

“是的,我爱您。”

nightmare这才意识到不对,但身体被cross控制住,触手也被巨量的积极情绪弄得没有力气。

“你在干什么?!停下!”nightmare慌了,双手捶打着cross的背。

“我爱您…我爱您。”cross用着充满磁性的声音不停地重复着这一句话。语气是那么温柔,但身下的动作却与这形成剧烈的反差。

nightmare不停地挣扎着,但是没有用的。

nightmare的声音渐渐的从大声叫着变成了轻微的喘息声。

nightmare带着哭腔求着cross停下,但这只会让cross更想狠狠的欺负他。

“呜…停下…呃!…哈啊…”

nightmare晕了过去。

这场表演结束了。

cross把nightmare抱到浴室清洗了一下,眼神中尽是温柔。

“晚安。”

一觉醒来,cross并没有再次出现在他的独有地,怀里缩着睡着的nightmare。cross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结束循环的钥匙,就是得到您的心。”

-·-

HY阿叶(不定期诈尸)
《关于我忘了我还有LOFTER...

《关于我忘了我还有LOFTER这件事》随便画画是crnm

(我绝对不会说我这段时间都在摸鱼 对 

《关于我忘了我还有LOFTER这件事》随便画画是crnm

(我绝对不会说我这段时间都在摸鱼 对 

摆 烂 若 之 子💥
crnm向(๑✦ˑ_✦) 无刀...

crnm向(๑✦ˑ_✦)

无刀,相信俺,毕竟画风这么可爱

crnm向(๑✦ˑ_✦)

无刀,相信俺,毕竟画风这么可爱

wish_predecessor

521【dnm】【cnm】(没错我就是懒得取标题)

人物ooc行吧

雷者自退

很短

背景是邪骨团和星星眼战队休战时期

接受的话就以下正文


今天是521,是小情侣们出动的日子

就拿邪骨团来说吧

平时水火不容的error和ink今天竟然罕见的一起出去了

killer跟color跑了

m和h也不知所踪

整个邪骨团只有cross和nightmare在基地里


星星眼战队基地~

“Dream,伟大的blue要回去陪伟大的blue的兄弟了,所以只能dream一个人留在这儿了,但是没关系的,伟大的blue很快就会回来的,咩嘿嘿”

Dream看着桌上的纸条陷入了沉思

ink一大清早就跟自己说有事要去邪骨团,本来以为今年的521...

人物ooc行吧

雷者自退

很短

背景是邪骨团和星星眼战队休战时期

接受的话就以下正文



今天是521,是小情侣们出动的日子

就拿邪骨团来说吧

平时水火不容的error和ink今天竟然罕见的一起出去了

killer跟color跑了

m和h也不知所踪

整个邪骨团只有cross和nightmare在基地里


星星眼战队基地~

“Dream,伟大的blue要回去陪伟大的blue的兄弟了,所以只能dream一个人留在这儿了,但是没关系的,伟大的blue很快就会回来的,咩嘿嘿”

Dream看着桌上的纸条陷入了沉思

ink一大清早就跟自己说有事要去邪骨团,本来以为今年的521要和blue一起过的,但是没想到blue也走了

唉,自己还做了那么多的甜点

dream看着空无一人的基地,无意中瞥到了上次ink用来整邪骨团的工具

“对哦,我还可以去哥哥那里……”说完,dream便把桌子上的甜点打包好,利用ink之前偷偷在邪骨团基地不远处开的墨水传送门来到邪骨团附近


nightmare在沙发上看书,cross就在不远处偷偷的欣赏自家前辈的颜值

“前辈坐在沙发上好小一只!好想R(一词多义:)”Cross在无声的尖叫着

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

“开门,cross”nightmare实在懒得动

“好的前辈”工具人cross


Dream此时正忐忑不安的敲着邪骨团的大门

“咔嚓”门开了,他和Cross对上了眼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请你赶快离开”

“Cross”房间里的nightmare听到动静,从沙发上站起来,向门口走去,正好看到了cross和dream在门口不知道干嘛

“这不是我们的小梦想家吗,今天怎么有时间大架光临了?”nightmare

“哥哥,我基地里没人,所以我可以和你一起过吗”

“哈?凭什么?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过?”如dream所料的回答

“哥哥,Dream一个人在那边太无聊了,所以来哥哥这里”

“……我们邪骨团可不是你想来就来的地方”Nightmare表示无语

“Dream,前辈让你快点离开”cross

“你是我哥,你不能这么对我”仗着现在星星眼和邪骨团的休战时期Nightmare不能拿自己怎么样Dream便直接抱住了他

虽然被负面情绪搞得很难受,但那都是后话了

“你这小子,算了,Cross帮我把他从我身上拽下来”Nightmare对这种死皮赖脸的Dream感到无可奈何

“前辈 为什么不直接把他丢出去呢”cross察觉到了危机感

“嗯?你这是在违背我的命令?”Nightmare挑眉

“没有 ,前辈”

“那还不赶紧把dream从我身上拽下来”nightmare已经想吐了

“好的前辈”





总之现在的场景就是十分尴尬

碍于nightmare在这,cross和dream不好 直接打起来,只能用眼神告诫对方离自家前辈/哥哥远点

过了一会,Nightmare合上书

“我要去洗澡,希望你们俩不要搞出什么岔子出来,不然,哼哼”这是进浴室前的警告

虽然但是这成功的让cross和dream打消了趁前辈/哥哥去洗澡打一架的念头

过了一会,nightmare终于洗完澡出来了

不对劲不对劲,进去的时候分明是黑骨,为什么出来时候就变白了?(洗澡时把负面能量给洗掉了?)

“哥哥!”Dream看到night样子的Nightman直接扑了上去(饿梦扑食?)

“前辈?”Cross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子nightmare,嗯,心里的犯罪指数又提升了

nightmare盯着死死黏在他身上的Dream,一个坏念头闪过

他把dream从身上扒了下来,让dream直视自己

然后他让dream重温了在情绪树下的那一幕(就是night变成nightmare的时候)

不过代价就是又得去洗一遍澡

你问Cross?他已经被震惊的呆住了(俗称:吓蒙了)

521的结尾当然是以Nightmare睡在dream旁边美美的吸收负面情绪结局了


Corss:为什么我不能和前辈一起睡!



END

为什么别人写的521都是告白呀什么的,我写的521却如此沙雕?

抓住521的尾巴将它发了出来

喜欢就点个赞吧~不要钱的~









我也不知

【ie | crnm】医院爱情故事

Summary:“不知道为什么,医院里总能出现一些狗血的故事。”

医院病友文学

第一人称预警

ooc和私设大大滴有

病友组ie

记者c×病人nm


正文

error

“那个男孩说,他把我当做一切。”


  我不明白ink的想法。

  好吧,尽管我本来就不打算明白。

  当ink知道我即将出院时,他的反应出乎了我的意料。他话语间的那种厌恶,不是来自朋友的祝贺,不是面对恋人的不舍,而是一种发自内心被至重之人抛弃的悲愤。

  我劝过他,我安慰他我会回来看望他,不会忘记他...

Summary:“不知道为什么,医院里总能出现一些狗血的故事。”

医院病友文学

第一人称预警

ooc和私设大大滴有

病友组ie

记者c×病人nm


正文

error

“那个男孩说,他把我当做一切。”

 

  我不明白ink的想法。

  好吧,尽管我本来就不打算明白。

  当ink知道我即将出院时,他的反应出乎了我的意料。他话语间的那种厌恶,不是来自朋友的祝贺,不是面对恋人的不舍,而是一种发自内心被至重之人抛弃的悲愤。

  我劝过他,我安慰他我会回来看望他,不会忘记他。但他始终不肯松动,用那双苍白无力的瞳孔凝视着我。

  好像他看破了我,看进了我内心的深渊。

  那种情感,是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无法理解,但我在我所经历的那场车祸中见过。

  人们被压在车底,抱着已死之人,感觉不到痛与冷,脸上带着殷红,眉眼中装满一股油然而生的绝望,尽管我看不见自己,但我猜我和其他人都是一样的。

  “谁快来救救我!”

  “我不想死在这里!”

  在数小时的哭喊和恐惧中,我被医疗队从废土中刨出,放在担架上,运去了医院,我的血弄脏了洁白的被子,条件性反射让我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般死抠住医生的手掌,留下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狰狞血痕。

  等我从迷茫中醒来,我的下半身只剩下两截空荡荡的裤管,而我左右边分别躺着一个笑嘻嘻的男孩和一位面色冷漠的男人。

  男人虚虚地扭头望了一眼,伸手将白帘子拉上了,慌乱之中我只看见他的病例单上写着一行字,大概是他的名字——nightmare。

  无奈我只好将注意力放在男孩身上。

  我们交换了名字,知道了对方叫做ink,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朋友

  说实话,如果不是他告诉我我的腿被截肢了,我会觉得是他咬掉了我的腿——这不能够怪我,是ink的眼神炽热得如同饥饿了良久的野兽,那种热望,是让人恐惧的欲望。

  ink告诉我他是一位绝症患者,向我介绍了旁边那个男人也是因为车祸进来的。

  我敏锐地注意到他自述身世时的漠然,积累了半辈子的脏话最终没有脱口而出,而是冷漠地打断了他。

  在日后的相处里,我逐渐了解他更多了,但也逐渐发现他不过是一个没有情感,自以为是的蠢货。

  刚好我就看这种蠢货不顺眼。

  于是我们从来都不能好好说话,即便终于攀谈上,第三句话也总能短暂且精悍地结束这个话题。有趣的是,ink似乎不能注意到我的情感,在吵完架后总会拿着他的速写本来向我讨要夸赞。

  我也总是别扭地满足他的愿望——尽管我根本没有看见他究竟画了什么。  

  在最后的一周里,他向我表白了。

  我当然拒绝了他——我们可是死对头!但他好像没有听见,抑或是他听见了却不以为然,自欺欺人般向外宣传我们是一对恋人。

  我不在乎,随他的便。

  至少在geno问我是否真的喜欢ink之前,我是不在乎的。

ink

“我把他当做未来,他毁了我的过往。”

  

  今天是我检查出绝症的第82天。

  我不知道我的过往是怎么样的,我不知道我的生父是谁,我没有感情,当然,也不需要感情,综上所述,我是一个极其可怜的人,但我本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有和没有的区别。

  幸运的是,今天病房里出现了两个和我一样的可怜虫,让常年无所事事的我终于有了乐子可图,尤其是那个叫做error家伙,他的暴躁无可厚非,生起气来竟然意外的可爱。

  我们一起吃饭,一起聊天——如果省略error的脏话——但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对我的恨意,不过那又怎样?这样的他在我眼里才是最完美的工艺品。

  他的哥哥geno总是为error带来美味的饭菜,毕竟医院里的病号饭确实不合error的口味。

  “我不喜欢番茄,你猜甜腻的口感会让我想到什么?”

  “鲜血,腐烂的肉制品。”

  在我说出这句话后,我清楚地看到error手中的刀叉因为颤抖而砸在桌子上,他瞳孔里是那种不可置信的捉摸不透的眼神。

  “你就是这么想的?”

  error低着头,但犀利的眼神却从发丝下透射过来,一针见血地戳在我的心脏上。

  “你眼中的世界。”

  我毫无悔意地哈哈笑着,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并不像幸灾乐祸——但我赌那让我在error眼中看起来更值得别人深恶痛绝——就算是这样,我还是透过微闭的眼皮看见了error脸上的呆讷。

  “你不也是吗?”

  这场争斗最终以error的沉默结束了,我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我赢了,当然,事实就是这样。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承认我对error的爱是病态的爱,不过那又怎样?

  不过那又怎样?

  error当然拒绝了我的告白,但我知道他只是不愿意承认,不愿意承认自己真的爱上了一个疯子。

  我可以成为他的全部,他的未来,他的一部分。

  我可以糟蹋他,善待他,让他在我手下哭泣求饶。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明。

  我就是他的神明。

  error在尝试逃离我,尽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我能感受得到,他的恨意通过血液传到我的神经中,大脑被这种恨意刺激得一片空白,就好像成瘾的人再次得到惠顾。

  那天的天气依旧很好。

  纱帘不断拍打我的脸颊,光束刺穿了玻璃,扎在病床上,而病床上躺着我。

  病魔带来的疼痛不足以折磨我,他对我深入骨髓的恨意让我欲罢不能。

  我在天堂等着你。

  error。

nightmare

“当太阳静静地看着月亮逝去。”


  那些蠢货。

  我发誓我的性格并没有恶劣到一开始就爆粗口,但我也发誓我从没有见过像那两个家伙如此吵闹的人。

  不过在几天后,他们就像闹翻了,各活各的,互不搭理。

  结果没有保持一周,他们又开始吵架了。

  行吧,我已经习惯了。

  这个医院不大不小,反正对我来说都一样,但服务态度竟意外的好,就算我知道这是来自“社会的关怀”,但还是惊叹于医院的心理整询部——如果没有那个头冒五光的家伙就好了。

  不过让我更为惊讶的是那个来采访我的记者。

  他说他叫cross,是我公司里的一员。

  没有任何印象。

  但我还是装作熟识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在这个过程里,我发现这小子竟然没有过任何采访经验,甚至对于我手臂上的伤痕都大呼小叫的。

  只不过我并不讨厌他的惊讶——我是说惊讶,而不是吵闹,至少对同病房的另外两位是这样的——cross那种小心翼翼地关怀总是让我回忆起被深藏已久的一些记忆,以及和cross很像的一个人。

  这种时候我的头都会隐隐作痛,内心悲愤得像是要喷涌而出。这种心情我并不熟悉,因为这是我身体里第二个家伙的情感。

  当我快要想起我的过往时,那个叫nighty的家伙总是会堵住那些蓝色的回忆。

  就算我感知到他自己都快要哭死在我脑海中。

  没错,我想我是个双重人格的精神病患者,但周围的人没有一个知道这件事的。

  cross对我突如其来的悲伤也总是点到为止,识相的绕开话题,那家伙对我的体贴让我觉得他很熟悉身体里有第二股意识是什么感觉。

  我告诉他我没有家人,这当然是谎言。

  我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天真烂漫得就像他的名字一样,dream,他以为世界上都是光明呢。

 像他那样的想法,在我幼年时就被父亲亲手扼杀了,所以面对dream那充满朝气的希望,我总是嗤之以鼻,而他对我的冷漠总是表现出痛心疾首,就好像我曾经待他不是这样一般。

  在那之后我就搬离了那所房子,开始了只属于自己的生活,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公司,如果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我认为我的一生还是圆满的。

  但是在看见cross因为出糗而脸红的样子时,我才发现自己彻底被这小子吸引住了。

  兴许是因为我从小缺爱,在这时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容易为他人而心动——也许只是面对cross,也许是面对每一个人,谁知道呢。

  但我更感觉这种热恋的情感是来自nighty,不过我既然干涉不了,便也就放任他“为非作歹”了。

  而且cross似乎也对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认为那并不是所谓的“爱”,也许只是对一个车祸病人的好奇。

  真是可笑啊。

  我就像上帝一样,冷漠地俯视着众生,看着自己和cross是怎么样一起犯蠢的。我得承认这种感觉真是好笑,至少对我来说是如同相声一样滑稽的。

  我知道这种情感是不稳固的,我明白这种情感经不住时间的磨炼,我也清楚这种情感对我有害无益。

  但爱上cross的人不是我。

cross

“为了避雨,沉入海底。”

  

  我好紧张啊!

  今天可是我第一次正式采访!

  一百头奶牛放在我面前都不会比现在更可怕了!

  就算Chara浮在我身边,轻蔑地嘲笑着我的想法,但我还是觉得天旋地转。

  更何况躺在床上的人是senpai!

  senpai啊!就是公司里的那个!超级冷漠的那个!超级难搞定的那个senpai啊!

  当然,我本人并没有见过他,这些都是公司里广为流传的怪谈。

  尽管心中早已建设了防备心理,但当我见到他的时候,我依然无法回过神来。

  senpai躺在病床上看书。

  他戴着眼镜,很专注,甚至没有发现我的打扰。

  你们知道吗?他像一只猫——缅因猫。把自己埋藏在雪白的被褥里,只是黑色的触手会有节奏地敲打床杆,发出叮叮的金属声。

  “抱歉……”

  出于理智,我不得不从senpai的美色中脱离出来,并且很不礼貌地打断了他的休息。

  令人意外的是senpai没有因此指责我,反而扭头向我笑笑。奇怪的是,这份笑容虽然美丽可鉴,里面可是冷冰冰的,连一丝笑意也没有。

  是娃娃吗?牵线木偶一样。

  我打了个寒颤,唯唯诺诺地请教完senpai,看着senpai朝我点点头,然后若无其事地去看书了。

  然而,我就算知道他是在下达逐客令,神使鬼差的,我没有离开,而是选择坐在病床边。

  希望他不会讨厌我。

  但我的确对他一见钟情了——用Chara的话来说。

  我不承认。

  我认为我对senpai的情感更像是怜悯。毕竟他身上有种忧郁气息,像背景音乐一样缠绕着他的生活,使他和他身边的朋友不得轻松。

  这样的人我很熟悉,不记得在哪见过,但我曾认识过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senpai褪去眼中的玩味,满脸疲倦地打了个哈欠,然后翻身睡着了——好像我不存在一样,抑或是他并不把我放在心上。

  看着他静谧的睡颜,我便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了。

  说来惭愧。

  我在他睡着时偷亲了他。

  只是在我的唇触碰到他额头时,senpai的睫毛颤动了一下。

  他是否醒着呢?我不得而知。

------------------------------------------

是521特辑呀!求评论 求红心!!!(眨眨)

突然诈尸

祝有对象的没对象的521快乐()

雨薇·花晨

今天是521,画老婆了(Nightmare我爱你

今天是521,画老婆了(Nightmare我爱你

蓝鱼子15
“不要说出来” 我赶上了!看得...

“不要说出来”


我赶上了!看得出来吗我用触手比了个爱心看得出来吗!


lof我要口了你,520的饭你521才给我放出来

“不要说出来”









我赶上了!看得出来吗我用触手比了个爱心看得出来吗!




lof我要口了你,520的饭你521才给我放出来

黑雪senpai

《寻》2

nightmare失踪的身体出现了?!!

《寻》2

nightmare失踪的身体出现了?!!

若璃存在据点三

crnm-❤️5.20❤️  第二round


可爱的bg

nm美女请多看我几眼(死去

crnm-❤️5.20❤️  第二round


可爱的bg

nm美女请多看我几眼(死去

若璃存在据点三

crnm-❤️5.20❤️  第一round


咱在学校啦没办法只有质量不好的铅笔画💦

crnm-❤️5.20❤️  第一round


咱在学校啦没办法只有质量不好的铅笔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