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cross

12.2万浏览    1465参与
艺舞磷
第二只cross,他真好:〉

第二只cross,他真好:〉


第二只cross,他真好:〉



今天黑雪沙雕了吗

论黑白色的花和奇怪的乐章

咳咳,这里黑雪,提示!ooc注意!沙雕注意!憨憨文笔注意!cross×nightmare中心

请不要吝啬用评论砸死我谢谢!

有黑雪自家儿子patient出场(你们可以当没看见谢谢),有@阿泽(日常抽风)家裕镹客串

看看就好

不喜左上谢谢

[图片]

咳咳,这里黑雪,提示!ooc注意!沙雕注意!憨憨文笔注意!cross×nightmare中心

请不要吝啬用评论砸死我谢谢!

有黑雪自家儿子patient出场(你们可以当没看见谢谢),有@阿泽(日常抽风)家裕镹客串

看看就好

不喜左上谢谢

狄子还是不想画画

亲情向?

过年就要团团圆圆


cross又毫无估计的跟着兄弟俩走了

(无视我潦草的烟花吧)

亲情向?

过年就要团团圆圆


cross又毫无估计的跟着兄弟俩走了

(无视我潦草的烟花吧)

咸水湖.
水一下(我是屑)

水一下(我是屑)

水一下(我是屑)

轴
cross快点冲(赞美亲妈)...

cross快点冲(赞美亲妈)

趁寒假结束前多摸一点

cross快点冲(赞美亲妈)

趁寒假结束前多摸一点

潮流年糕🌈

腐烂的鱼尾(上)

这片深不见底的海,有两个守护者,他们是蛟

他们生来就是为了保护这片迷人的海

他们不能陷入爱恋,这是不被允许的

他们本身就是一把钥匙

不允许在这硕大的海里生锈

哥哥nightmare陷入爱河了

他爱上了住在海边的渔夫,没有人知道渔夫的名字,但他很善良,他每天都驾驶着他的那艘破船来捕鱼,没有人愿意靠近他,因为他脸上有一道恐怖的伤疤

最后的最后,蛟和渔夫恋爱了

渔夫亲吻了蛟的唇

蛟给了渔夫三个愿望

愿望实现了

渔夫背叛了…


d:“哥哥,看吧,他不要你了!我给你把刀,去杀了他吧,我不想看你这么痛苦,你当初就不应该替他实现愿望,他的伤疤留在你的身上,你却是这么傻,轻信了...

这片深不见底的海,有两个守护者,他们是蛟

他们生来就是为了保护这片迷人的海

他们不能陷入爱恋,这是不被允许的

他们本身就是一把钥匙

不允许在这硕大的海里生锈

哥哥nightmare陷入爱河了

他爱上了住在海边的渔夫,没有人知道渔夫的名字,但他很善良,他每天都驾驶着他的那艘破船来捕鱼,没有人愿意靠近他,因为他脸上有一道恐怖的伤疤

最后的最后,蛟和渔夫恋爱了

渔夫亲吻了蛟的唇

蛟给了渔夫三个愿望

愿望实现了

渔夫背叛了…


d:“哥哥,看吧,他不要你了!我给你把刀,去杀了他吧,我不想看你这么痛苦,你当初就不应该替他实现愿望,他的伤疤留在你的身上,你却是这么傻,轻信了他的鬼话!他不会回来的,哥哥,听我的话啊”

n:“…我还是相信他”

d:“无可救药!你疯了!既然如此,我就替你取他的命!没有他的血做的药,你会死的”

dream为了哥哥掀起一片腥风骇浪,海水染红了整个王国,可nightmare在最后还是不忍心让cross死亡,他阻止了弟弟的毁灭

……

渔夫的愿望实现了,是用nightmare的容颜和一部分生命和海水的力量换得的

他成了国王,有权有势有钱,其间发生了很多,但为了cross的愿望,nightmare付出了代价,他还信着他曾经说着爱他的鬼话

……

cross抱住nightmare被海水推上岸滩的尸体,nightmare全身已经腐烂生蛆,海水也早已破败不堪,是一片猩红,等到dream要把nightmare带走的时候,cross只抓住了一条鱼尾,它从nightmare的半人身上脱落,就像当年他贫穷时吃过的鱼尾

“嘎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ream失去哥哥痛苦的悲鸣与海水的响声充斥着,他举起那把魔法刀,砍下了跪在岸边cross的头,和哥哥葬在一起

c:“…我后悔了”

d:“你早该想到!罪人!!!”

nightmare和cross

cross和nightmare

谁更爱谁呢?

我可保不准

“爸爸,爸爸,妈妈真的是蛟嘛?”

“对,你妈妈,是海里最可爱的蛟…”

这个故事,等我在下一章细细道来…别急


轴

摸鱼来凑凑

ds!cross喜欢企鹅🐧设定戳我

摸鱼来凑凑

ds!cross喜欢企鹅🐧设定戳我

潮流年糕🌈

小红帽改编版(看到后面的孩子有惊喜)

妈妈:dream

小红帽:ink

大灰狼:error

猎人:blue

奶奶:nightmare

OK!let's start!

c:“等等,为什么没有我的戏份?”

团:“安啦安啦,演完就把nightmare给你送过去抚慰你受伤的幼小心灵”

c:“哼,这还差不多”

i:“你们在讨论什么虎狼之词!?”

n:“呵呵,我变成女生了…”(捏了捏胸前的两团,咔嚓,触手把表演的衣服撑破了)

c:“senpai!是故意的吗?胸,胸露出来了啊啊啊!”(鼻血涌流)

团:“等等,我给nightmare的奶奶服后面开个洞”

n:“怎么?你不喜欢?哎呀,想不到啊cross”(快点开,太紧了)...

妈妈:dream

小红帽:ink

大灰狼:error

猎人:blue

奶奶:nightmare

OK!let's start!

c:“等等,为什么没有我的戏份?”

团:“安啦安啦,演完就把nightmare给你送过去抚慰你受伤的幼小心灵”

c:“哼,这还差不多”

i:“你们在讨论什么虎狼之词!?”

n:“呵呵,我变成女生了…”(捏了捏胸前的两团,咔嚓,触手把表演的衣服撑破了)

c:“senpai!是故意的吗?胸,胸露出来了啊啊啊!”(鼻血涌流)

团:“等等,我给nightmare的奶奶服后面开个洞”

n:“怎么?你不喜欢?哎呀,想不到啊cross”(快点开,太紧了)

c:“不,不是!senpai保持这样就好!”

d:“???我有姐姐了?!真好…打不得,骂不得”

b:“我就知道人类会把重要的角色交给华丽的blue去演!Ney hey hey~”

e:“。。。”

好了,开始了(瓶子里的AU是假哒)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可爱的小守护者ink,哪个AU的sans见了都喜欢,但最喜欢他的是他的外婆nightmare,简直是他要什么就给他什么。一次,nightmare送给ink一顶用丝绒做的小绿帽,(e:你找打是吧!团:“错了,我给ink换掉”)戴在他的头上正好合适。从此,ink再也不愿意戴任何别的帽子,于是sansy们便叫他“小红帽”。

一天,妈妈dream对小红帽ink说:“来,小红帽,这里有一个石油苹果和一瓶AU,快给外婆送去,外婆生病了,身子很虚弱(d:“……虚弱个屁呀!”),吃了这个石油苹果就会好一些的。趁着现在天还没有黑,赶紧动身吧。在路上要好好走,不要跑,也不要离开大路,否则你会摔跤的,那样外婆就什么也吃不上了。到外婆家的时候,别忘了说‘早上好’,也不要一进屋就东瞧西瞅。就你那破记性一会就忘了”

“呸,小辣鸡,真懒,自己不送让我送”小红帽ink对妈妈dream说,并且比了个中指(d:“让你去就去,哪来的废话!”i:“哦”)dream用手掐住了小红帽ink的脖子,温柔且关心的说道:“别忘了啊,孩子路上小心点!”

i:“额,唔咳咳,知,知道了,妈妈”(i:“dream我错了”d:“知道就好”)

外婆nightmare住在村子外面的森林里,离小红帽ink家有很长一段路。小红帽ink刚走进森林就碰到了一条狼,狼叫error。小红帽不知道狼error是坏家伙要抢AU,所以一点也不怕它。

e:“你好,小红帽”狼说。

  

i:“你好,error先生。”

e:“小红帽,这么早要到哪里去呀?”

i:“我要到外婆家去。”

e:“你那围裙下面有什么呀?”

i:“(有dick,不是)一个石油苹果和一瓶AU。昨天我们家才摘了下来,可怜的外婆生了病,要吃黑成碳的苹果才能恢复过来。(那苹果闻着真恶心)”

e:“你外婆住在哪里呀,小红帽?”

i:“进了AU交界处还有一段路呢。她的房子就在dreamtale下,邪骨团周围全是AU。你一定知道的。”

error在心中盘算着:“这小东西手里有AU,我要讲究一下策略,把AU都抢过来。”于是它陪着ink走了一会儿,然后说:“小红帽,你看周围这些骨长的多奇怪啊!干吗不回头看一看呢?还有这horrortale,horror做的热狗多棒啊!你大概根本没有闻到吧?这里的一切多么美好啊,而你却只管往前走,就像是去守护AU一样。”

ink抬起头来,看到鸟儿在歌唱,美丽的鲜花在四周开放,便想:(哪个sansy开审判了!)“也许我该摘一把鲜花给外婆,让她老人家乐呵乐呵。现在天色还早,我不会去迟的。”他于是离开大路,走进林子去采回音花。她每采下一朵花,总觉得前面还有更美丽的花朵,便又向前走去,结果一直走到了花丛的深处。

就在此时,error却直接跑到nightmare家,敲了敲门。

n:“是谁呀?”

e:“是小红帽。”error回答,“我给你送石油苹果和AU来了。快开门哪。”

n:“你拉一下门栓就行了,”外婆大声说,“我身上没有力气,起不来。”

error刚拉起门栓,那门就开了。狼二话没说就冲到外婆的床前,把nightmare吞掉了然后他穿上外婆的衣服,戴上他的帽子,躺在床上,还拉上了帘子。

可这时ink还在跑来跑去地采花。直到采了许多许多,他都拿不了,i:“诶,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看了一眼围巾,上面写着,(表演中,别忘了)他才想起在演戏,重新上路去nightmare家。

看到nightmare家的屋门敞开着,他感到很奇怪。他一走进屋子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心中便想:“天哪!怎么全是石油!”他大声叫道:“早上好!(都快下午了)”,可是没有听到回答。他走到床前拉开帘子,只见外婆躺在床上,帽子拉得低低的,把脸都遮住了,样子非常奇怪。“哎,外婆,”他说,“你的触手哪去了呀?”

e:“砍掉给horror吃了,乖乖。”

i:“可是外婆,你的眼睛一边没有石油还有蓝条条?”小红帽又问。

e:“为了更清楚地看你呀,乖乖。”

i:“外婆,你手上怎么有蓝色的线呀?”

e:“为了给你织毛衣呀。”

i:“外婆,你的嘴巴里怎么有五条蓝舌头呀?”

e:“可以一口把你吃掉呀!”

error刚把话说完,就从床上跳起来,把ink吞进了肚子,e:“哈哈哈,这下AU都是我一个骨的啦”,这时,一位猎人blue碰巧从屋前走过,看到了这一幕

b:“Ney!坏家伙!不准你毁灭AU”blue进了屋,“啪啪”两声开了枪

e:“啊!我死了(棒读)”

从衣柜门后跳出来的两骨(事先躲好了)

i/n:“哇,太棒了!你救了我们”

n:“哈哈,这下AU就是我的了,ink把那瓶AU给我”

i:“给你,外婆”

nightmare咬了一口石油苹果大叫起来

n:“这些AU是假的!”

d:“怎么可能给你真的嘛”

n:“哼,打一架?”亮出了触手

d:“那算了,好男不跟女斗,cross,来把我哥带走,演完了”

c:“好的,senpai!我来了!”

由于刚才nightmare乱丢的假AU瓶子,cross着急的跑过来以至于没看到瓶子,被绊倒了,啪叽,撞到nightmare的怀里,(由于衣服挡住,石油在衣服里面)

c:“…呜,好软啊”

cross第一反应,这是什么,伸手捏了捏

c:“等等…这,这是,senpai的胸啊”

n:“哎呀!cross真色哪!没关系想埋就埋吧”

cross撑着nightmare的肩膀刚想从软绵绵的物什间离开就被nightmare两手托胸把cross的脸埋住

n:“哦呵呵!这样的负面情绪我很喜欢”

cross发出了不知名的呜咽,我翻译一下

c:“sen…senpai,虽然很软很舒服,但是要窒息了啊!!!”

dream连忙用手捂住了blue的眼睛

b:“dream,发生了什么?让我看看!”

d:“噫…小孩子别看比较好”

e:“ink我也想…”

i:“哎哎,我没有胸”(皮得一批的ink,边扭屁股,边说)

e:“…我拿了药”

i:“滚吧!你身上乱码都增加了”

error表示:痛并快乐着






铁龙\lorn dragon

(underWW)crossxdream 第一章

cross原来是不良少狼,后来因为某个原因并放弃了不良少狼,是dream的前辈,和blue是室友

dream是学生会的一员,总是不让给其他狼进入宿舍房间,但是房间有时候会传出第三个狼的声音,和nightmare是室友

-----------------------

dream慢慢的从床上起来“你醒来了梦做的怎么样?”nightmare看着正在喂一个小灰狼的“虽然又做了那个梦,但是还是很好,pfwy怎么样?”pfwy是nightmare意外带回来的小灰狼,因为太可怜了,dream所以决定照顾,而且pfwy不会自己吃食物,所以是nightmare来喂,dream从床上下来,然后换好衣服“哥哥...

cross原来是不良少狼,后来因为某个原因并放弃了不良少狼,是dream的前辈,和blue是室友

dream是学生会的一员,总是不让给其他狼进入宿舍房间,但是房间有时候会传出第三个狼的声音,和nightmare是室友

-----------------------

dream慢慢的从床上起来“你醒来了梦做的怎么样?”nightmare看着正在喂一个小灰狼的“虽然又做了那个梦,但是还是很好,pfwy怎么样?”pfwy是nightmare意外带回来的小灰狼,因为太可怜了,dream所以决定照顾,而且pfwy不会自己吃食物,所以是nightmare来喂,dream从床上下来,然后换好衣服“哥哥我要去上学了”说完就打开宿舍房间的门出去了,而nightmare给pfwy擦好嘴巴然后全身变成石油跟说了几声,然后背上书包去上学了

随着几分钟后“dream你到老师那边拿几本书过来”“好的”说完后就跟到老师那边拿这几本书向教室那边走过去,但是书太重了。没走几步就有一些书掉了下来,如果突然有一只穿着黑白衣服,脸上有个红刀子刮过的伤口的白狼接住了那些书“cross前辈你怎么在这里?不过谢谢你帮我接住的书”“没事,我刚好在这附近,所以就帮你接住了,天真的dream没发现cross一直跟着,dream和cross在路上有说有笑,直到刚好碰到了学生会白狼队长“dream我有事找你”“队长有什么事?放学后开一下会,帮我跟ink说一下”“好的”没过多久,就把书放到了教室里,dream就去找ink,cross就回到了教室里的位置上,然后cross心里想“drem太可爱了!”就回忆起以前的事,cross和一些不良少狼打过架后,因为受伤太重,cross在一个地方靠着墙坐了下来,dream这时路过刚好看见了“你没事吧?”“这不关你的事!”dream听到后虽然生气,但是还是跑开拿急救箱给cross治疗,cross看样子感觉很很可爱“嘿,伙计,你在想什么?”epic突然打断了回忆,不过很快的上课铃声响了,不得不回位置上

随着一个下课后,dream无聊的看着窗外发现pfwy被一些白狼围着,dream就立马从位置上站起来跑着过去,顺便还打电话给nightmare“哥哥!pfwy她跑出来了!”“什么告诉我位置!我马上过去!”这时围着白狼不停地讨论着“这是一只灰狼吧?”“是啊,是一只灰狼,就是为什么是差不多上白狼小学的样子”“我去告诉老师”“国王和皇后一定会把这个把灰狼杀掉的”“不用国王和王后来杀我们来杀就行了”一只白狼说完就拿起石头准备向丢过去,pfwy害怕的闭上眼睛捂住头,这时dream跑了过来挡在pfwy面前“你为什么保护她,她可是一只灰狼”“我知道,但是我一定保护她的”“你这是护着灰狼,算了,你们一起死吧”那只白狼就生气的把石头丢了过去,这时一个触手把石头抓住然后捏碎了,所有白狼都转过去一看发现是nightmare都吓呆了,nightmare想杀掉那些白狼的时候,“老师来了”一个白狼这样子说一个白狼老师气呼呼的跑过来“dream!nightmare,你们两个去皇宫见国王和王后!”随后他们两个都被带进了皇宫里,国王听nightmare解释后“嗯...你们可以照顾她,但是她必须要去上白狼小学”“但...但是她如果在学校里被欺负了怎么办?”“没事的,我的两个孩子在那里上学,所以那孩子肯定不会受到伤害,我们会跟你们校长说说,让你们放学后去接那个孩子”“谢谢,皇后”dream很激动的看着皇后“叫我Torie就行了”是的,Torie皇后”nightmare和dream带着pfwy离开了皇宫,dream因为有开会,nightmare将pfwy带回宿舍房间里后,nightmare全身的石油都消退了,nightmare生气的向pfwy骂了几下就安慰了,没过多久,dream就开完会回到了宿舍房间里将会上说的话告诉nightmare“看来得麻烦你们学生会了”“哥哥,你有什么办法吗?”“没有,哥哥什么时候带pfwy去见白狼小学的老师和校长”“明天是休息,所以可以带pfwy去见白狼小学的老师和校长,所以晚安”“嗯,晚安哥哥″nightnare抱起哭睡着的pfwy躺在床上一起睡了,dream而关掉灯换好衣服上床睡着了

在神庙里,lron dragon因为很晚回神庙gaster被骂了


某渣

求婚现场ᶘ ͡°ᴥ͡°ᶅ

(草稿流凑合看吧)

求婚现场ᶘ ͡°ᴥ͡°ᶅ

(草稿流凑合看吧)

今天黑雪沙雕了吗

这个神明/勇者不太对?(中)

果然要分上中下篇吗……感觉还会向中上,中下篇发展啊……

很抱歉还有预告的一半内容得在下篇出场!!这里致歉!!

ooc有!望喜欢!

[图片]
[图片]

果然要分上中下篇吗……感觉还会向中上,中下篇发展啊……

很抱歉还有预告的一半内容得在下篇出场!!这里致歉!!

ooc有!望喜欢!


楦渲煊

*因为我隔了太久才填坑,这篇的文风会有比较违和的地方

*避雷:拟人,性转

这是关于两个女孩(不止两个)堕落的片段


在灯光昏暗的小巷里, 她倚着布满荒诞涂鸦的墙面,一口白烟从水红色的唇中吐出,忽亮忽暗的火星是暗巷唯一的亮光。卷发披散在背后,厚重的刘海掩住了一边脸颊,墨发更衬得她雪白的半脸如新月。

打架难免会有磕碰,不过总归是年轻,大腿上只留下一条淡淡的青痕,那个位置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她散发着带着凛列的致命诱惑。就像气味浓郁的夜来香,悄然在黑暗中释放芬芳,霸道地掠夺你的嗅觉,却很少人记起她的毒性。

小巷外就是夜市,灯红绿酒无法渗入深处的黑暗,nightmare把烟夹在指尖...

*因为我隔了太久才填坑,这篇的文风会有比较违和的地方

*避雷:拟人,性转

这是关于两个女孩(不止两个)堕落的片段


在灯光昏暗的小巷里, 她倚着布满荒诞涂鸦的墙面,一口白烟从水红色的唇中吐出,忽亮忽暗的火星是暗巷唯一的亮光。卷发披散在背后,厚重的刘海掩住了一边脸颊,墨发更衬得她雪白的半脸如新月。

打架难免会有磕碰,不过总归是年轻,大腿上只留下一条淡淡的青痕,那个位置很难不让人浮想联翩,她散发着带着凛列的致命诱惑。就像气味浓郁的夜来香,悄然在黑暗中释放芬芳,霸道地掠夺你的嗅觉,却很少人记起她的毒性。

小巷外就是夜市,灯红绿酒无法渗入深处的黑暗,nightmare把烟夹在指尖,看着那细烟摇曳腾升。第三次摁灭了手机屏幕,终于有道娇小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巷口。

“呦,闻着味来了。”killer的嘴里果然没什么好话。

“……先走了。”nightmare对手中转着刀的killer翻个白眼。艺术生就是麻烦,出来打个架也要带把刮刀,还有error也是一个样。

nightmare从黑暗中迎出去,虽然到偏大的外衣让她的短裤如同虚设,但还是没能遮住那道令人遐想的淡青。

“啊啊,学姐你怎么又打架了。”

这个小学妹那里都好,就是有时候太啰哩吧嗦。现在的她在nightmare眼里,就连有些蓬炸的头发都写着聒噪。于是nightmare把自己的唇彩匀给她几分,搂着安静下来的cross走出小巷。

“夜宵想吃什么?”

“啊,什么?”

nightmare瞟了眼她泛红的双颊,抬手揉乱学妹的挑染,耐心地重复,“夜宵,吃烧烤吗?”


 上次吃烧烤是一群人齐去的,horro永远是最开心的那个,cross也吃了一些,nightmare倒是没有吃多少,她不过是时不时翻转着烤串,脚旁的啤酒罐堆成一座小山。

没有人会在烧烤时还披着大外套,nightmare又不是error那个热死都要全副武装的例外。

雪白的长臂让人眼前一亮,让人联想到维纳斯缺失的双臂,吊带短衣裹着的胸部像是蛤蚌里的圆润的珍珠,难得穿上的皮质长裤勾勒出诱人的曲线。

肉片上的油脂滋滋作响,各种香料的味道弥漫在这一片区域,特点鲜明而又不互斥,炭火冒出的烟气浮动在四周。这里人来人往,说话小声些就会被周围的嘈杂抓住机会一拥而上。小贩揽客的喊声洪亮,讨价还价的声音激烈,酒杯相撞的声音清脆,划拳猜码的声音高亢,然而这些好像都与这个坐在烤架前的女人无关。她若无旁人地不时翻动架上的烤串,继续堆她的易拉罐山。

[为什么在烟火味那么重的地方,学姐还是像月光呢?]cross看得呆了,毫无意识地把nightmare刚递给她的烤串放进嘴里。

“嘶,呜哇!好烫好烫!”

nightmare无奈地看着cross吐着舌头用手扇风,把horror倒给她的饮料递了过去。

cross愣了愣,舍近求远地略过自己的那一杯接下了,触碰到的指尖浸着寒气。她先是飞快地瞟了眼众人,确定没人注意这个小插曲后,期待的视线在杯沿徘徊,却发现这无法与冰镇啤酒媲美的苹果醋根本就没被nightmare宠幸,她向对方手中的啤酒罐投去忿恨。

“……太冰了会很疼,”nightmare误解了cross的眼神,抬手和她碰杯以示安慰,“这杯已经放了一会儿。”

[这根本就不是冰不冰的问题啊!]cross内心咆哮,但是表面也就只是沮丧地喝了口饮料。

啧,酸。入口尽是酸味,气泡带来一点辛辣的错觉,冲鼻的醋酸味让人怀疑是否是化工产品,舌苔传来麻麻刺刺的感觉,让人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nightmare看着cross小脸皱成一团,淡淡的笑意在脸上扩散,“我刚刚喝过了,温度正好,不是吗?”小学妹的表情有够丰富的,真当她不知道那些小心思呀。

cross听到这话,直接被呛到了。她捂住口鼻咳嗽,背过身去躲避nightmare的视线。刚才还酸溜溜的汁水,现在回味起来就带着甜味,口齿间还残留些清新的苹果香味,恼人的刺麻感褪去,变成了略带痒意的舒适,喉间的甜腻感经久不散。

[唔,好像有些炸毛了]nightmare看着对方脸上那疑似咳嗽过力而染上的绯红,感到新奇有趣,捏着cross的下巴对她说,“还疼吗?张开嘴让我看看。”

cross依言张开了嘴,对nightmare的小题大做有些不好意思,“我觉得还好了学姐,不用太……”

话还没说完,nightmare就突然凑近,灵活的舌头熟练地在她口中扫荡一圈,冰凉的舌与温热的腔形成的温差让触感更清晰。

“嗯,没什么动作呢,看来真的不怎么严重。”nightmare见好就收,抽走了cross手里的杯子,当着她的面对着半月形的水渍印上去,将剩下的苹果醋一饮而尽。“哼,这么甜的东西也就horror会喜欢。”

话是这么说的,脸上嫌弃的神情也很到位,但眼中的笑意还是没藏好。一旁的error默不作声地把有一面微微烤焦的肉串平均地分在了ink和cross的盘子里。

nightmare拿起冰啤酒又抿了一口,啤酒罐上的水珠顺着nightmare抬起的下颌滚落,最后浸入黑色短衣。才回过神来的cross看着nightmare天鹅般优美的颈部,还是想喝她手中的啤酒来给自己降降温。

感受着四周流淌的热浪,cross用手捂住自己发烫的脸,[这个夏天真是太热]。

END


堕落是什么,是女孩子晚上吃夜宵。我在被窝里缅怀夏天,虽然当时热得崩溃。夏天吃火锅,冬天吃烧烤难道不是常态吗?

老福特屏我好多文,我都懒得补了。诶,有缘再见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