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ross sans

6291浏览    198参与
SF板载
补完 还是很拉呜呜呜呜

补完

还是很拉呜呜呜呜

补完

还是很拉呜呜呜呜

SF板载
求求好心人进来指点一下画中的问...

求求好心人进来指点一下画中的问题吧,cross我画的还是很怪啊啊啊

T_T

求求好心人进来指点一下画中的问题吧,cross我画的还是很怪啊啊啊

T_T

Tea millet

《关于我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完全不是兔子和茶会那种童话故事而让我这个社畜更加头疼的那段旅行》第三章

本文私设众多,OOC严重,有Dreamswap全员陆续出场,涉及CP众多,NMC,EI,MH,DreamxBule。


Ds这边有Crnm,BulexError,DreamxInk


请各位自主避雷,不喜勿入。


“哎!我说,坐在轿顶的那位,您能下来了吗?那里可不是个落脚的好地方,你这家伙是不知道自己有多重吗?!”Swap远远的就看到了坐在轿顶上一脸懒散的Error,心说我知道兄弟你心里苦,可是你也不要表现的这么光明正大吧。万一那轿子顶不牢靠被你坐塌了......

本文私设众多,OOC严重,有Dreamswap全员陆续出场,涉及CP众多,NMC,EI,MH,DreamxBule。

 

Ds这边有Crnm,BulexError,DreamxInk

 

请各位自主避雷,不喜勿入。

 

 

 

 

 

 

 

“哎!我说,坐在轿顶的那位,您能下来了吗?那里可不是个落脚的好地方,你这家伙是不知道自己有多重吗?!”Swap远远的就看到了坐在轿顶上一脸懒散的Error,心说我知道兄弟你心里苦,可是你也不要表现的这么光明正大吧。万一那轿子顶不牢靠被你坐塌了不小心压死啊呸压伤了公主,你也逃不掉责任呐。

 

抬轿子的几位轿夫心里苦啊,就说感觉重量不太对劲,原来是这位爷也坐到了轿顶上。

 

Error这边刚在心里问候了十几遍Ink的一些亲戚,刚准备从轿子上下来就听见了Swap在下面喊他,还在那虚报他的体重,稍微好转的心情顿时变得很不美好,心里压下的火嗖的一下再次蹿腾了起来。

 

“'Bule,我认为我必须要纠正你一点,那就是,爷一点也不沉!”Error大吼一声就冲着Swap所在的位置跳了下去,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在他跳下去的时候还在轿顶上猛地踩了一下借了些力气。

 

但这一脚下去,那可真是不得了了。本来地穴之城木材就稀缺,如今这顶用来接亲的轿子主体都是用地穴之城里的红水晶打造而成的,本身重量就不轻。这几位轿夫千挑万选出来的轿夫运用着魔力走一段路还得歇一歇的。

 

走过特殊通道出了秘境就是沙漠,对常年跟沙漠打交道的地穴之城的人来说,松软的沙地就代表了危险发生的可能性很高。

 

Error这一脚下去,直接导致了整个轿子失去平衡,要不是那位轿夫的同伴眼疾手快,只怕是那位正面承受了这一下的轿夫就要被倾斜的轿子压在下面变成一滩肉泥了。

 

突来的变故也让还没醒来的Cross遭受了无妄之灾,轿子倒下的时候要不是猫猫扑过去主动给昏迷中的Cross当了个枕头,他怕是就要落个重度脑震荡的结局了。

 

不过这件事也并不是坏事,至少猫猫是这么觉得的,它不用再费心为Ds Cross在Cross脑壳上砸出的伤口找其他借口了,直接把过错都扣在那个造成轿子歪倒的罪魁祸首身上就行。

 

被Error一拳锤倒在地结结实实摔了个屁股墩的Swap坐在地上呆望着面前荡起的一阵沙尘久久无言,愣了得有两三秒才反应过来,从沙地上爬起来往轿子那边冲的同时命令那几个轿夫赶紧救人。

 

原因无他,Ds Cross的命要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重要,他那与生俱来的能力如果能用到建设地穴之城上就可以造福他们的子民。来迎亲之前Dream就单独来找过Swap,千叮咛万嘱咐的,一定要保护好Ds Cross的安全。可现在,被他搞砸了啊!这可怎么办!

 

加入抢救喜轿的队伍前,Swap还抽空看了眼Error。

 

阳光照射不到的地窟里,只能凭借着地穴之城里产出的水晶作为照明物来驱散黑暗,同样由水晶打造而成的床榻若是直接躺上去,那硬度得硌的人腰疼,虚得在上面铺上几层厚厚的野兽皮毛才能缓解一下,让人躺的舒服些。

 

Swap看看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Cross又看看坐在床边皱着眉头为他包扎伤口的Dream再看看离他不远站着的Error多少有些欲哭无泪。这下可怎么办呐,他俩这可是实打实的闯祸了。

 

“抱歉Bule,是我的错。”接收到Bule的视线,Error心里稍稍有点过意不去。他也着实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不过这事他确实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不是他那一脚,这场意外也不会发生,牵连到Swap也并非他想看到的。

 

“我去君王那里请罪...”

 

“我跟你一起去,这事我也有责任,要不是我说的话你压根不会那么跳下来...”

 

“不需要请罪,对外只宣称是她自己摔伤的。”就在Swap还在和Error商量着去找Nightmare请罪的时候,他正好从外面进来还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啊?”Nightmare这话一出,Swap都傻了。他们犯了这么大错,却被君王这么轻易地原谅了?难道是因为...像是想到了什么Swap眼前一亮立马将视线投向了一旁的Error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情,接着又将目光投向了还躺在床上的Cross,心里满是歉疚与同情。果然传闻是真的,这位公主啊不对到这就该称呼为巫女大人了,实在是太可怜了。

 

被Swap的那个眼神看的有些莫名其妙的Error隐隐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但又觉得麻烦没去深思。Nightmare不追究这事对他和Swap来说是件好事,其他的他也没去多想,至于给Cross道歉这事也完全不在他的考量之内。

 

“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明明就是我们这边出了问题!怎么能把过错推给受害者呢!”到是还在给Cross包扎伤口的Dream,一听Nightmare说的这话立马就炸了。三下五除二的帮Cross处理好伤口,下一秒就走到了Nightmare面前,愤怒的质问他。

 

“有什么不可以的?这是我的地盘,凡事我说了算...”

 

“哼,很遗憾,派人去迎亲这事是我掌管的这一块,Bule有错我会罚他,而没有提前跟我打招呼就擅自跟过去的Error,也同样要受罚!”

 

“Dream,你是在忤逆你的兄长么?”

 

“哥哥,你是在妨碍我履行我的职责吗?”

 

两兄弟间剑拔弩张紧张的气氛让旁边的Error默默的后退了一步。这可不太妙啊,虽然他都差不多习惯了这俩兄弟的日常争吵。

 

“呃,那个”

 

“闭嘴!”

 

“闭嘴!”

 

“唔...”Swap还想站出来打圆场,可惜话还没说完就被两兄弟异口同声的给吼了,只得讪讪的笑了笑。

 

“唉,傻子...”Error微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声,接着又小声嘲讽了一句。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Swap犯蠢,竟然让他想到了Ink,那不让人省心的混蛋,现在不知道在做什么。

 

“阿嚏!!”与此同时,一处不知名的古祭坛上,Ink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噫...感冒了就滚远点,别把病毒过给我!”原本还打算走过来跟他做个交接把衣服换回去的Ds Ink差点被喷了一脸口水,好在他身体敏捷,一个后仰躲开了Ink的这一发突然袭击。但之后还是一脸嫌恶的凑过去递了方巾给他。没办法,Ink身上的衣服是他的,他可不想等会衣服换回来的时候上面沾上Ink的鼻涕和口水什么的。暂且忍忍,等到衣服换回来有他好看!!

 

“唔,谁在念叨我...”拿着Ds Ink

给的方巾,Ink格外用力的擤了擤鼻子,接着把沾有他鼻涕的方巾团吧团吧头也不回的扔回给了Ds Ink。不出意外的,下一秒他就被Ds Ink薅住了衣领脸上挨了一记老拳。以下场景过于血腥暴力,不适合观看,于是略过。

 

“嘶,素了号多次,憋褡裢憋褡裢。”作死惨被揍的Ink,彼时哪里还有之前的意气风发,被扒了衣服,只穿了条裤子光着膀子盘腿坐在祭坛正下方的台阶上,揉着被揍得鼻青脸肿的脸,语气很是委屈的小声嘟囔着,他连门牙都被打掉了一颗。以至于现在说话漏风,发音很不清楚。

 

“我看你是脑袋里装了不少浆糊,好心帮你清理清理,你可不要不识好歹啊Ink。”说话间,面色和善的Ds Ink又活动活动了手腕骨,故意发出一阵咔吧咔吧的清脆响声。大有一副你再敢多说一句废话我就再揍你一顿的意思,在Ds Ink强而有力的武力威慑下,饶是Ink,也老实了下来,没敢再用言语去撩拨人。

 

“你去干的那些破事我不想管,我也没你那么健忘,还记得那个保密协议。可我奉劝你Ink,别做的太过,也被给我找麻烦!否则,我就拆了你的脑袋当皮球踢!!!”

 

丢下这句话Ds Ink就气呼呼的离开了这个死寂沉沉的祭坛,他受够了,哪怕一秒钟他都不想再和这家伙一起了。但刚迈出一步,似乎还觉得有些不解气,于是又折返回来狠踢了一脚Ink的屁股才骂骂咧咧的离开。

 

“乏那末打货做甚莫,泥情场不损又不素我的搓!”等到Ds Ink离开了好一会,Ink才从原地蹦起来,叉着腰朝着Ds Ink离开的地方大吼了一声,末了吼完了,就嗖的一下躲进了角落里,由此可见,他还是怕Ds Ink听到这句话回来揍他的。

 

而且这次Ds Ink之所以会答应和他交换身份,就算那家伙不说,他心情也清楚,无外乎就是小情侣吵架呗。Ds Dream那家伙跟个木头一样,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都不出来,连带进化白雾的任务都交给Ds Nightmare做去了。唉,清官难断家务事,他还是先给自己整一套衣服再说吧。Cross啊Cross,我可是把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可别让我失望啊。

 

Cross意识再复苏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白色空间里,手撑在白色的地面上站起身,遥遥望去四周是白色的墙壁,四四方方的角,他好像是被关进了一个白色监狱里一样。

 

“有人吗?有人吗?!”

 

“别叫了,没人的喵,只有猫猫我在。”白色小奶猫应声而出。

 

“呃...”Cross也不知道它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的,但是有它在还是让Cross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下来。

 

“喂喂,你那什么表情!好像不想看到我似的喵!”

 

“我记得我救了你以后,你说要报答我然后把我带到了那里,之后,我脑袋就被人拿花瓶砸了...”想到这Cross心有余悸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脑壳上先前被砸的位置,他没觉得疼,那估计是在做梦。至于猫猫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梦里,或许它是有自己的办法吧。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不太想思考,脑仁疼。

 

“咳咳喵,哎呦~那是个意外嘛喵,人生在世,处处都是意外呀喵。”

 

“哎呀喵,别打岔,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事情可是很重要的,关乎到你最后能不能回家的!”

 

“我还能回去吗!?”这个消息让Cross的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可见他还是很想回去的,尽管在之前走马灯和鬼魂状态的时候吐槽了好久他的破烂人,不,骨生。

 

“不要打岔喵!”接连几次被打断,猫猫感觉它的小爪子又饥渴难耐了。

 

为了不惹怒这只看起来脾气好像不太好的小奶猫,更重要的听听它接下来要说什么,Cross很听话的安静了下来。

 

猫猫见状满意的点点头,继续讲述下去。

 

今天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太多了,Cross都感觉就算发生再荒唐的事情他都不会意外了。但是猫猫接下来说的话,还是让他狠狠震惊了一把。

 

首先,他们来到的这个世界叫做虚世,这里是个崇尚魔法的世界,基本上虚世的大部分人类和怪物都可以使用魔法,具体的没做详细描述,猫猫说他现在知道这些没用,只挑了重点跟他说。

 

这世界名叫虚世,而他所在的那个世界叫现世。

 

虚世有两个大国,一是云巅之上的云巅秘境,二是荒漠之下的地穴之城。两国关系并不融洽,追溯到十几年前还发生过声势浩大的战争。

 

据悉十几年前并没有地穴之城的存在,它是在那场大战过后才建成的,云巅秘境的君主化作不死鸟,燎原的火焰让地穴之城上的大草原变成了一望无际的荒漠,地穴之城的君王因此震怒,化身为山神狼同样带给了云巅秘境诅咒,漫天的白雾遮盖了云巅秘境,夺走了他们的太阳。

 

这场战争,最后谁都没有赢。

 

最近秘境的云雾腐蚀能力大大增强,秘境君主闭门不出,亲王又独木难支,无奈之下秘境只得和地穴之城达成了协议,用拥有水木双元素的公主换取那位君王出手,缓解白雾的对秘境的侵蚀。

 

可那位公主殿下总觉得地穴之城的君王似乎另有所图,他不愿妥协,想去寻找别的可以一劳永逸解决白雾侵蚀的办法,还因为他已经有所爱之人。没错,那位公主其实是个男性,为什么男扮女装,猫猫说还不到告诉他的时候。

 

于是那位公主想出了个办法准备逃走,好巧不巧的,那个时候他就刚好掉进了公主的卧室里。

 

于是乎,他现在的身份,就是是Ds Cross,云巅秘境的公主,洞穴之城的君王迎娶的现任妻子,当然是冒牌的,在这边被称为巫女大人。

 

理由想想也知道,原本的那位公主拿花瓶把他砸晕后逃跑了 自然是由他这个冒牌货顶上,他俩长得都一模一样,试问还能有哪个倒霉鬼能担负起这个责任,也就只有他了。

 

“等再见到那混蛋,我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Cross再次摸了摸脑壳上先前被砸的地方,不由握紧了拳头,咬着牙愤恨到。

 

“是个伟大的梦想喵,你加油!猫猫我在心理上支持你!”猫猫不忍心打击Cross,就没和他说实话。明显在气头上的Cross也忘记问他和Ds Cross的实力差距有多大了。

 

“听你这话的意思,怎么感觉我像许了个不太可能成功的愿望似的?”

 

“怎么会呢,咳咳”

 

“唔...”Cross对此表示怀疑。

 

“那么,你之前说的要送我回家什么的,都需要我做什么?”但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了解,他可不认为这只猫猫会无偿的送他回去,不然,他就不用来这了。

 

“当然,我需要你完成以下几个任务。划重点喽,仔细听喵。”

 

“知道啦,快说。”

 

“年轻人就是着急喵,化解两国之间的矛盾,促成Ds Cross和Ds Nightmare的婚事,最最重要的一点,在保证自己生命安全且身份不被泄露的前提下,完成这一切。”

 

“要是失败了我会怎样?”

 

“要是失败了,到时候再说。”

 

“喂!你这也太,其实你也不知道吧?”

 

“你到底还想不想回去呀喵,想就听我的!”

 

“啧,好吧。”

 

“啊,对了喵,先前你被人拿花瓶砸了,后面的事情不知道,洞穴之城那边迎亲的时候出了些意外,反正你脑袋受伤那都是他们的错,你就装作失忆,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和Ds Cross身高差太多了。要是到时候有人问你是因为什么”

 

“我就说不知道。”

 

“喵孺子可教也,不过以防万一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地穴之城这边的磁场对秘境人的力量有限制,你,DsCross的身体缩水,能力受限,就是因为这个。还有,你现在是个女人,这两点你要牢记在心。”

 

“明白。”

 

“那么现在,你可以醒了。”

 

“我怎么可能说醒就醒”

 

“呃...”好吧,还真是说醒就醒。别说这床躺着还挺舒服的,既软和又暖和,好像是动物的皮毛。

 

隐隐作痛的脑袋似在提醒着Cross,他已经回到了现实,面前正对着的石壁也是如此,可身下真实的柔软触感让他不自觉的在床上翻了个身。想好好的感受一下这份难得的舒适时光,但也是这一翻身让他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一个浑身黢黑的陌生怪物。

 

这冲击性的一幕让他的大脑都没有来得及思考,身体就下意识反应了,直接一脚将那个陌生怪物踹下了床。期间,眼角余光不小心瞄到了那人身上的衣服以及床上的一些痕迹,意识到昨晚可能发生过的事情后Cross愣了得有一秒,就大喊大叫起来。

 

“来人呐!救命!有人非礼我!”如果仔细去倾听就能察觉到Cross的语气里带有的那么一丝丝悲愤的情绪。因为看那床上的痕迹还有他身体的一些不适感就能判断出,他昨晚上绝对是失身了。Ds Dream!Ds Cross!可恶的混蛋!我跟你们没完!按照猫猫说的,他现在的身份是个失忆的公主,巫女,所以只要扮演好这个就可以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或者怪物告诉他,会出现昨天那种情况。

 

 

 

 

 

 

 

 

卡利Caley

立体几何!我超你大坝!!!!!!!!!!!!!!!!!!!!!!!!!!!!!!!!!

有人相爱,有人夜里看海,有人数学基础题两个小时解不出来

立体几何!我超你大坝!!!!!!!!!!!!!!!!!!!!!!!!!!!!!!!!!

有人相爱,有人夜里看海,有人数学基础题两个小时解不出来

卡利Caley

🐟🐟。      超,不会画男的

🐟🐟。      超,不会画男的

卡利Caley
在寝室画的,室友夸我x癖很怪

在寝室画的,室友夸我x癖很怪

在寝室画的,室友夸我x癖很怪

阿 楠

把原来删的东西给米娜桑发发QAQ      p1是今天画的

剩下的全是原来画的

把原来删的东西给米娜桑发发QAQ      p1是今天画的

剩下的全是原来画的

清汤猫方便面(健康)

哇!!!你怎么又不画正经东西!?

画了好多糖豆人hhh太可爱了!🥺

哇!!!你怎么又不画正经东西!?

画了好多糖豆人hhh太可爱了!🥺

逆岁欧

b站已上传:BV1Q3411n7E1

(lust)阿姨停电啦!

多骨沙雕向,ooc注意避雷

lust有私设

有自家儿子:

EM(electronic music)sans


b站已上传:BV1Q3411n7E1

(lust)阿姨停电啦!

多骨沙雕向,ooc注意避雷

lust有私设

有自家儿子:

EM(electronic music)sans


阿 楠

昨天晚上的摸鱼

大概是相声组的情头

昨天晚上的摸鱼

大概是相声组的情头

卡利Caley

发一下速涂,昨晚又把uv看了一遍,成功失眠了,我真的意难平

发一下速涂,昨晚又把uv看了一遍,成功失眠了,我真的意难平

宠物石头
给@time 的烤肉丝,觉得很...

@time 的烤肉丝,觉得很卡瓦就发出来看看(臭不要脸

@time 的烤肉丝,觉得很卡瓦就发出来看看(臭不要脸

写不完作业的龙默天天失眠

【UV】苦口非良药(0)

请问有什么严肃向好文推荐吗?最好是带作者的那种。最近垃圾爽文看口区了想换换口味谢谢了


267个回答----------------------------------

泻药,人在UV市,刚.......算了还是直入正题吧

说到严肃咱可就不困了呀,强烈推荐涂鸦球新开的文字专区的Black Apple老师!黑暗向致郁风妥妥的()

涂鸦球决定引流文手真的是管理有史以来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之前苹果老师的旧文库被爆破的时候全网哀声一片,都以为他要就此封笔了呜呜呜,感谢涂鸦球救我们这些自虐爱好者苟命

扯远了哈,说回苹果老师的文风。说实话其实他写网文真的是屈才了,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

请问有什么严肃向好文推荐吗?最好是带作者的那种。最近垃圾爽文看口区了想换换口味谢谢了



267个回答----------------------------------

泻药,人在UV市,刚.......算了还是直入正题吧

说到严肃咱可就不困了呀,强烈推荐涂鸦球新开的文字专区的Black Apple老师!黑暗向致郁风妥妥的()

涂鸦球决定引流文手真的是管理有史以来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之前苹果老师的旧文库被爆破的时候全网哀声一片,都以为他要就此封笔了呜呜呜,感谢涂鸦球救我们这些自虐爱好者苟命

扯远了哈,说回苹果老师的文风。说实话其实他写网文真的是屈才了,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老师早年出的诗集《致树母》,反正我看完以后整整自闭了三天xxx

苹果老师的文字不是那种血次呼啦用力过猛的风格,一般是哥特或者黑童话,【听说最近在尝试克苏鲁】就,很平静,但是震撼。他是那种,在给你一个拥抱的同时把刀子捅你心窝子里,你以为要雨过天晴了他直接给你小茅草屋掀了()心理描写非常细腻,再粗神经的人也会有共鸣,真的可以体会到一点点被绝望淹没的过程,看完以后要么对世界失望要么对自己失望总而言之是心里拔凉拔凉的www 

他的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篇he,最接近的《月食》也只是开放结局【顺带提一嘴最近涂鸦球上《月食》的好结局向同人都莫名被狙了,连管理员都一头雾水,现在悬赏呢抓到那个肮脏黑客有钱拿嘿嘿】;没有绝对的正反派,大家都是灰色的,不会硬反转,立场转换自然而然;最重要的是,内心世界上的无 人 生 还,没有人受伤但所有人都被毁掉了,一片荒芜

www我这张笨嘴不能表达出黑苹果老师万分之一的伟大,要感兴趣的话直接去涂鸦球搜名字就可以找到的。不过兄弟啊听哥一句劝,要是你是生活过得太好了单纯想找点刺激那哥不拦着你,但是如果你平时就有点小小小小丧的话......不建议你去看,最好绕着走,权当避雷啦!苹果老师内力太深厚不是我等凡人承受得起的,真看出疾病来了那就芭bQ了哈

毕竟谁都不想看到理想中的世界在眼前崩塌不是吗?

祝你找死愉快【wink =)】









------------------------------------------

“对不起,也许你不适合这里”

桌前的白发青年无言的垂着头,放在膝头的双手渐渐握成拳

“请另谋高就吧,这里容不下你,Cross先生”

武警老队长眼中有些微鄙夷,更多的是怜悯——大好的前途啊,说不要就不要了。当时还真没看出眼前安安静静的后生是这么个火爆脾气

本来想培养这孩子接班来着……

还是不够稳重啊

老队长看着年轻人交出制服和警徽,目送他离开办公室,丝毫不掩饰满脸惋惜

而Cross自始至终都冷着面孔

他一点也不后悔离开

这个地方从未给过他归属感,只有无穷无尽的竞争和压榨

他从不后悔把拳头挥向那些口无遮拦的人渣。警局基层腐烂的气息让人恶心

他原本只是想在这里寻找一点过去的影子......

只身来到这里已经整整一年了,UV市在他眼中依旧陌生

“家”在哪里?胸前的心形吊坠早已冰凉

一张儿时的可笑涂鸦就像天真的幻想

和父亲染血的扭曲面孔一样虚幻




“妈妈,那个大哥哥好像在哭啊?”

“别过去,脸上那么长一道疤看着就不像好人”

“哎哟,是失恋了吧?现在的年轻人心理承受能力就是差,哪像我们以前......”



......蠢货





清汤猫方便面(健康)

《动物哦》

看点不同的👁👄👁

《动物哦》

看点不同的👁👄👁

卡利Caley
[含nmc请注意]一点在学校的...

[含nmc请注意]一点在学校的🐟,用炭笔画的没法修改所以很拉

[含nmc请注意]一点在学校的🐟,用炭笔画的没法修改所以很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