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dale vandermeer

3233浏览    56参与
殁_

ICHTHYOPHOBIA

一时兴起 很意识流的短小流水账 dale中心向第一视角 不要试图让一个半吊子画手写文.JPG

————————————————————

   粘腻的触感、冰冷的体温、覆盖身躯的鳞片。无神的眼、张合的鳃,还有它脱离水后挣扎的脆弱模样。

     鱼的一切都令我感到恶心和厌惧。


  小时候我曾和父母去过一次水族馆,只记得阴湿展馆里一条鱼仿佛不受控地一次次撞向玻璃。不知是因被困发了疯、还是因此对自己的生命感到了厌倦。我记得它的眼神,所有鱼的眼神都是如此涣散和不堪。它拼了命地撞击也最多让玻璃...

一时兴起 很意识流的短小流水账 dale中心向第一视角 不要试图让一个半吊子画手写文.JPG

————————————————————

   粘腻的触感、冰冷的体温、覆盖身躯的鳞片。无神的眼、张合的鳃,还有它脱离水后挣扎的脆弱模样。

     鱼的一切都令我感到恶心和厌惧。


  小时候我曾和父母去过一次水族馆,只记得阴湿展馆里一条鱼仿佛不受控地一次次撞向玻璃。不知是因被困发了疯、还是因此对自己的生命感到了厌倦。我记得它的眼神,所有鱼的眼神都是如此涣散和不堪。它拼了命地撞击也最多让玻璃稍稍震动,那微小的震荡却撞得我脑袋发昏。


  而现在抽屉里那条死鱼就这样躺在那里,失焦的眼睛也就这么紧盯着我,一副无所谓谁来把它开膛破肚的模样——其实已经被对半切开了。柜子底部还留有它死去过程中残留的水渍。

  我关上了抽屉,鱼的味道却没有和那条尸体一起被封闭。

  那不是海的味道。是湖。

  它来自那片湖。


  Laura Vanderboom,那起谋杀案的被害人。有关她的线索、不如说她整个家庭的线索都是一团迷。像错综复杂的树根,与时光一起深埋地底,不知牵扯了多少人卷入其中。而我又不幸是他们中陷得最深的一个,夜以继日地存活于这个家族和这片湖留下的阴影里。

  我应该找到真相。似乎是我又在自言自语。

  我应该拯救她。

  

  而这里的名字,好像叫锈湖。钓鱼与心理健康中心?在我经历这一切后我愿以我的职业担保,这起名绝对是个幌子。在这种地方呆久了谁还能让精神康复?再加上钓鱼这个活动,这应该是一生都不该和我扯上关系的地方。

  可我该死的被困在这里了。

  就因为我那该死的同情和职业操守,我被困在这里了。

  

  自从接下了那起没头没尾的谋杀案,正常人的生活和精神状态似乎都与我背道而驰。

古怪的教堂和剧院,湖底的白色屋子,亦或是穿插其中的……9岁生日派对。如今又不清不楚地醒在这诡异的房间。

  或许是这几天发生类似的事情太多,思维和行为方式也彻底被改变了。也只好苦笑几声,为自己点一支雪茄作罢。额前的血还没有办法解决,想必是来时不知怎么回事搞成这样的。

  只要可以走出这个房间,就能找到真相吧。


  ……

  这样应该就是正确的了。

  环绕四周留下的线索,我还是选择拿起红色的那瓶液体。正确的使用方式大概是……一饮而尽。我就这样把一种颜色奇怪的不知名液体喝了下去。连我自己的理智都在劝我这样太不理智和谨慎,可我似乎只能这样做。

  也就是几秒左右吧,喉咙深处涌上无法呼吸的痛感。起初我以为是那药水导致的窒息,自觉像一条缺水而垂死挣扎的鱼,开始自嘲这样的死法也太讽刺 。

  紧接着因为察觉到锋利的刀片摩擦着喉管的感觉,才明白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卡在了我嗓子里。

  

  咳嗽声在空荡的房间里格外刺耳。想把那玩意从喉咙里弄出来,这应该是不可避免的。我没想到会有这么难受。好吧,可能是因为我从来不可能被卡住鱼刺,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的原因。只是,这实在是太痛苦了。当我终于从嘴中掏出来什么东西的时候视线已经被生理性泪水模糊,以至于在用手感受到它冰冷的金属质感和形状时才意识到那是把钥匙。

  

  打开门后我瞬间理解,为何我会本能在离开前依依不舍般回望这个房间。外界是一片森林,像极了劣质恐怖片里会发生凶杀案的那种森林。干枯的老树林、雾气几近要掩盖我所见一切。身后的空间也迅速在门合上的一瞬间坍塌,只留下那个红色的门把手躺在落叶堆里。

  我仍然坚信出来是个正确的选择。


  “你做了正确的选择吗?”

  (选择?我不理解他所说的是什么选择。或许是走出房间的选择,或许是接下这个案子的选择。

  又或许是我一生的选择。)

  是的。


  “你确定吗?”

  (选择或许没有对错可言。我想回答却凝噎。正确,究竟是相对谁而言?定义又是什么?获利、脱身、操纵、或者仅仅是简单的生存下去。如果只是于我来说——)

  我逃出来了。


  “但你是逃不出你脑海的边界的——

同样也逃不出你的举动所造成的后果。”

  “她也是如此。”

  (她——?)

  过多的信息量只让我捕捉到了这些日子里纠缠不休的谜团和梦魇。听到身旁的响动便条件反射地看过去。

  又是她。


  喂!

  喊叫惊吓到了附近的乌鸦。群鸦振翅,我却什么都听不见。

  挣扎着挣脱雾气的束缚般奔跑起来,伸出手想抓紧她纤细的胳膊拉她回来,可什么都触碰不到。

  就像一切无法挽回。


  Laura Vanderboom。Vanderboom。乌鸦和猫头鹰。脑海里闪现着锈湖所带来的一切。为什么,一切的一切都不愿分给我一点接受的时间。直到一切,我所认知的一切都离我而去。

我在无穷无尽的树林里奔跑着。一眼望不到尽头。

  就像一切没有尽头。


  直到阳光刹那间刺的我睁不开眼,我才停下脚步。

  可能这就是身为侦探的直觉吧,在这种森林和脑海都一样混乱的情况下还能走出来。我自嘲般笑了笑。

  不过现在也没什么用罢了。

  

  眼前居然是一片湖。

  是那片湖。

  群山环绕。一栋酒店般的洋房坐落在湖中间唯一的岛上。本应唯美的画面在我眼里格外惊悚诡异。

  因为Laura就站在我面前的湖水里。

  这次一定要——

  ——等等,她背后的是什么?

  

  “直面你腐朽的灵魂,Dale。”


  还没待我做出反应,那个黑影已经举起刀,将刃锋对准她的颈部。

  真是干净利落的一刀。

  她第无数次倒在这片湖。血水溶于水中再也不见,成为属于湖锈色的一部分。我甚至没能捞起她轻柔的、金色的发丝,没能询问那绿松石瞳孔。

  为什么。

  就这样在水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留下一个黑色的方块。

  同样外形的方块我已在那个诡异的直梯外见过无数次。可是这个……好像不太一样。

  它映出的是我醒来的房间。


  是这样啊。是这样啊。

  这场闹剧,持续了多久了?

  好像永无止境。无限的痛苦和彷徨在湖底的森林中于最后一刻化为执念泡影,化为黑方块浮出水面。仅留存于下场轮回的潜意识里。无法摆脱,不可逃离。纠缠所有因果。最后归为一个同样的结局。

   现在我不确定我是否做出正确选择了。但其实都和其他Dale做出的所有选择一样虚无缥缈毫无意义。

  真正有价值,能改变这一切的选择只有——是否拯救她,亦或是是否牺牲自己。


  一切倒带回儿时的水族馆。那条鱼的眼睛再次盯着我,却是质问着我。仍不罢休地撞着玻璃,额前溢出血来。

  放我出去。它好像说。

  也放我出去吧。我说。

  玻璃前我和鱼的影子重叠在一起。它没有说话,当然也永远不会说话。

  可我这次不会保持沉默。


  我的家庭。我的一切。都毁于这片湖和它带来的东西。

  THERE WILL BE BLOOD.

  枪声、尖叫、溅到9岁的我脸上的 温热的血。细雪从被破开的门中飘洒进来,盖在现场的所有血迹上。耳鸣,无休止的耳鸣。

  后来的日子便稀里糊涂的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我也竟然成长成了一名侦探。一切回归平凡。

  直到接到那起案子后。

  

  我的记忆分崩离析,化为无数方块飘散在直梯周围漫无目的地飘着。而我当然找得到那个黑色的记忆。

  可是它变了。爷爷……应该有爷爷吗?在时光倒转后击毙了闯进家中的兔人。

  几声枪响,却改变的是我的童年。仿佛有这个家,我就能永远温暖幸福……在家人厚重的羽翼下,只用担心生日蛋糕的分配问题,一切寒冷和鲜血皆与我无关。

  记忆应该是这样的吗?

  我不清楚。

  

  我却搞清楚了一件事情。

  我就是一条垂死挣扎的,脆弱的鱼啊。

  多么可笑,都这样了还想着什么拯救和真相。

  但这样能拉回一个人,不是吗。既然我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这个交易好像也不亏。

  

  笑了笑,我淹没于锈色的湖水。


  我厌惧鱼。因为我厌惧成为那样的自己。

  可我不过也是它们中的一条罢。

  我腐朽的灵魂将永生永世徘徊在这片湖底森林。没有逃离出那个方块,亦或是那片湖。

  

  可我无悔。

  这样,

  就好。————————————————————

  是谁天天网易云循环锈湖歌单甚至年度歌曲终于忍不住爬回坑 是我

  多年前圈本身就冷 侦探厨更冷 现在回来一看好家伙dale的tag都有54参与了那我不得回来吃一口饭orz 由于鱼类恐惧症真的很少见很值得写一写(不过不排除锈湖官方恶趣味加的设定)遂写之 里面悖论的剧情是官方视频和游戏的混合版(大概) 有些细节时间太久记忆模糊可能有错误  真的意识流 纯当是我锈湖回坑的个人纪念用作品罢TT

无

他,九岁生日时目睹父母被神秘兔头人枪杀,他,在追寻当年真相的过程中经历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超自然事件,被引入蓄谋已久的陷阱,却为救人甘愿牺牲自我,他就是大难不死的男孩——Dale Vandermeer 【手动狗头.jpg】

这一世他来到了霍格沃兹,将如何展开复仇之旅,又能否揭开关于锈湖的黑暗秘密?V我50即看后续内容——


PS:视频中背景是我在HPMA建的锈湖主题小屋(HPMA是哈利波特手游)单纯整活,如若不喜还请手下留情 ∠( ᐛ 」∠)_讲真,玩锈湖的时候感觉Dale就一纯纯大冤种,所有角色里除了Laura最令人心疼的就是他 ......

他,九岁生日时目睹父母被神秘兔头人枪杀,他,在追寻当年真相的过程中经历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超自然事件,被引入蓄谋已久的陷阱,却为救人甘愿牺牲自我,他就是大难不死的男孩——Dale Vandermeer 【手动狗头.jpg】

这一世他来到了霍格沃兹,将如何展开复仇之旅,又能否揭开关于锈湖的黑暗秘密?V我50即看后续内容——


PS:视频中背景是我在HPMA建的锈湖主题小屋(HPMA是哈利波特手游)单纯整活,如若不喜还请手下留情 ∠( ᐛ 」∠)_讲真,玩锈湖的时候感觉Dale就一纯纯大冤种,所有角色里除了Laura最令人心疼的就是他 (இωஇ )



黑鸟。

  不会画叔好难过TT,胡子也不会画TT

  不会画叔好难过TT,胡子也不会画TT

阿燎ser是个小恐龙呐
  事生日 可能会在12.18...

  事生日

可能会在12.18Dale生日时发,当然如果我提前画完了或者是等不急会提前发的就是说()

  

有分镜参考,甚至是为了最后一页的醋包了一盘饺子()

可恶啊啊啊不会画小正太啊啊啊感觉把九岁的Dale画得像十几岁的青少年一样对不己

  事生日

可能会在12.18Dale生日时发,当然如果我提前画完了或者是等不急会提前发的就是说()

  

有分镜参考,甚至是为了最后一页的醋包了一盘饺子()

可恶啊啊啊不会画小正太啊啊啊感觉把九岁的Dale画得像十几岁的青少年一样对不己

去了inner_详情看置顶
  大⚡鱼⚡在⚡梦⚡境⚡的⚡缝...

  大⚡鱼⚡在⚡梦⚡境⚡的⚡缝⚡隙⚡里⚡游⚡过

  

  

  @一只法厨qwq 的点图(记不清了)

  大⚡鱼⚡在⚡梦⚡境⚡的⚡缝⚡隙⚡里⚡游⚡过

  

  

  @一只法厨qwq 的点图(记不清了)

任白珉
烟,酒,苦难的男人      ...

烟,酒,苦难的男人

  

  

是我的《酗酒》里约的上色稿,再次表扬老师画的真的太棒了,喜欢的话也可以去看看我写的《酗酒》🥰

烟,酒,苦难的男人

  

  

是我的《酗酒》里约的上色稿,再次表扬老师画的真的太棒了,喜欢的话也可以去看看我写的《酗酒》🥰

任白珉

酗酒(戴尔dale个人向)

[图片]


  dale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酗酒了,唯一记得的是在很多年前的一个下午,阳光正好,爷爷仰头一口饮下杯中的冰酒。

    “我也想喝,爷爷”小dale眨巴着眼睛盯着那瓶威士忌。

      “噢,来”爷爷将威士忌倒了一小点在杯中随后递给我。

       我也学着爷爷之前的样子仰头一口饮下。...



       


  dale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酗酒了,唯一记得的是在很多年前的一个下午,阳光正好,爷爷仰头一口饮下杯中的冰酒。

    “我也想喝,爷爷”小dale眨巴着眼睛盯着那瓶威士忌。

      “噢,来”爷爷将威士忌倒了一小点在杯中随后递给我。

       我也学着爷爷之前的样子仰头一口饮下。

      “噗”酒还没入半我就忍不住将其喷了出来——好难喝!我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大概是跟第一次吃鱼的那种感觉差不多。足够恶心,令人想吐。

       耳边传来了爷爷的坏笑。

       小dale关于酒的最后记忆是给爷爷倒酒。

       那天是他的九岁生日,那是他一辈子也无法驱散的噩梦,是在今后的日夜里,风雨中,折磨他一生的噩梦。

       是兔子的脸,是机关枪的扫射。于是肉块横飞,血沫喷溅。小dale双手紧紧地捂着嘴,他快要吐了。

     “呕”碎片化的记忆在脑海不断闪烁,最终戛然而止。dale趴在水池旁,胃中的呕吐物顺着食道,灼烧着他的咽喉。

       终于连胃酸都快吐净时,那种上涌的窒息感才开始消散。

        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下滑去,dale不得不紧靠墙壁支撑这副躯体,极力摇晃脑袋想要将这讨厌却又无比熟悉的晕眩感晃走。

        好不容易跨过一瓶瓶喝空滚倒在地的威士忌酒瓶,dale终于回到之前的位置,瘫坐在地板上。额头上的伤此时借着酒精麻痹了神经,已经没那么疼了。dale从衣服口袋中拼命翻出一根烟,用颤抖着的手点燃。于是忽明忽暗的烟头竟成为了幽暗房间里的唯一光明与温暖。

      橙红的烟光,阳光正好的下午。很多年的以后,dale才明白喝酒喝的并非酒,所谓酗酒酗的也并非酒。

       因为在很多个如今天一般失眠的夜晚,酒无一例外成为他最忠诚的伙伴,他恨不得将酒融入他的血液,一同饮下。

       烟,酒,混浊的空气,麻痹的痛苦,超脱的疯狂。他因此确定,他还活着。

————————————————————

一些后话:图是约的!老师画的超级好!老师人也很好!

文笔不佳,如果有任何ooc的地方算我 😭😭我贫瘠的言语无法形容出dale万分之一的美丽。


只是一碗稀饭

给列表画的点图侦探,p2是列表给的服装参考

给列表画的点图侦探,p2是列表给的服装参考

狗船长_
这是一些〔难以言说〕的想法 可...

这是一些〔难以言说〕的想法

可能有捏造/ooc

大概是沦为工具人结果被某个机制限制的侦探

这是一些〔难以言说〕的想法

可能有捏造/ooc

大概是沦为工具人结果被某个机制限制的侦探

狗船长_
我再一次凝视那颗树 它被我摧毁...

我再一次凝视那颗树

它被我摧毁了

它将去哪儿

消失在湖的底部

我再一次凝视那颗树

它被我摧毁了

它将去哪儿

消失在湖的底部

老徐
把几个画风不同的角色塞进一个画...

把几个画风不同的角色塞进一个画面的感觉难以言喻

把几个画风不同的角色塞进一个画面的感觉难以言喻

狗船长_

什么 原来昨天是你生日啊

什么 原来昨天是你生日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