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dante

16.3万浏览    5888参与
CuAoiko
现在就要准备一枪打爆教皇,然后...

现在就要准备一枪打爆教皇,然后被大侄子捅胸口了(蛋看着剧本说)

……没细节 暴躁瞎涂了个感觉…(溜了)

现在就要准备一枪打爆教皇,然后被大侄子捅胸口了(蛋看着剧本说)

……没细节 暴躁瞎涂了个感觉…(溜了)

床底的粮仓

【VD】无论哪个你都属于我

·3V5D。

·之前那两篇【我弟被我自己抢走了怎么办】和【被抢走的就要亲手夺回来】的后续。

·虽然是后续但这篇其实可以单独看来着。

·答应了小伙伴们要补偿3V哥所以就写了2333

·没有逻辑,别扭年轻的小哥哥+温柔成熟又宠哥的大弟弟=特别特别甜的俩兄弟。

·所以这到底是年上还是年下.jpg

·为作区分,5代双子写作维吉尔和但丁,3代双子写作Vergil和Dante。


被Vergil按在书库的桌上时,但丁完全没有任何要抵抗的意思。他顺从地抬起下巴,任由Vergil极其不...

·3V5D。

·之前那两篇【我弟被我自己抢走了怎么办】和【被抢走的就要亲手夺回来】的后续。

·虽然是后续但这篇其实可以单独看来着。

·答应了小伙伴们要补偿3V哥所以就写了2333

·没有逻辑,别扭年轻的小哥哥+温柔成熟又宠哥的大弟弟=特别特别甜的俩兄弟。

·所以这到底是年上还是年下.jpg

·为作区分,5代双子写作维吉尔和但丁,3代双子写作Vergil和Dante。

 

被Vergil按在书库的桌上时,但丁完全没有任何要抵抗的意思。他顺从地抬起下巴,任由Vergil极其不温柔地抓握着自己的脖子,然后偷偷将目光下移去打量他的小哥哥此时的神情。

 

“你又是从哪里来的?”Vergil紧紧拧着眉头,右手捏着身下这个男人的脖颈,左手稳稳地握着阎魔刀的刀鞘,随时防备着准备出刀。

 

“我……”但丁才刚微微抬起头发出一个音节,就被Vergil再次用力按回了桌上。

 

嘿嘿。但丁在心里偷笑。和他记忆里的小哥哥一样,真凶。

 

不过表面上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不断试图上弯的嘴角,抬起手轻轻扣住Vergil的手腕,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示意Vergil这样子他们可不能好好交流。

 

Vergil闷闷地冷哼一声,虽然略略放松了一些手指和掌心的力道,但却依旧牢牢地箍着但丁的脖子,完全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但丁呼出一口气,清了清嗓子,“嘿,你好呀,小Sparda先生,真高兴你看起来精神不错的样子。”

 

他的喉结在他说话时不断小幅度上下滚动着,在Vergil的掌心上来回摩擦。又麻又痒的触感细微地窜上Vergil的皮肤,像是一只小猫舌头一样在他掌心的软肉和厚茧上不断舔舐。

 

Vergil不由自主地往上抬了抬手,避开这种奇妙的麻痒感,但他很快回过神来,微眯起眼睛盯着但丁,冷声说道:“不管你是谁,‘Dante,’也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回你自己的地方去!少在这里对现状乱搅一通。”

 

但丁当然知道Vergil是最了解阎魔刀特性的人,任何一个不属于这个时空却出现或滞留在这个时空太久的人或物都会或多或少对时间线造成影响,所以立刻离去当然是最稳妥也最理智的。对Vergil本人来说,穿越时空或许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对其他人来讲,可能情况就没那么顺利了。

 

但是。

 

“什么叫不管我是谁,你明明都叫出我的名字了。”但丁故作委屈地撇起嘴,“我可是你可爱的弟弟呀,亲爱的Verge,怎么就直接翻脸不认人啦?”

 

Vergil显然还从来没有面对过这种性格的但丁,他微微抬起头,作出一个不太好分辨的疑惑又不太适应的细微表情,松开手立即抽出刀朝但丁砍去。

 

但丁继续忍着笑,也不起身,直接双腿一抬,用脚踝左右钳制住Vergil握着刀的手腕,然后在Vergil举着刀鞘的那一只手挥过来之前一个挺身,让阎魔刀锋利的刀刃从自己的脸侧错开,双腿转而迅速缠住Vergil的腰,顺手抓住了他年轻的哥哥左手握着的刀鞘。

 

Vergil反应很快,立刻就反握住阎魔刀的刀柄朝但丁反挥过来,但却因为但丁的下一个动作而硬生生将手止在了半空。

 

但丁眼见他脾气不太好的年轻哥哥真要跟他打起来,见势不妙立刻服软,双手松开对Vergil的钳制,身体前倾一把抱住了他身形还没有完全长开的小哥哥。不到二十岁的Vergil还不如数十年后的维吉尔那么高大,但却已经身姿挺拔,行动矫健。但丁依稀记得这个时间段的自己貌似还会被Vergil摁在地上揍,被揍得可怜巴巴的还得被叛逆无情捅胸,惨得不得了。

 

但这完全不妨碍他对这个年轻的小哥哥爱得不行。得了吧,他对任何一个时间段的任何模样的维吉尔都爱得神魂颠倒,包括位于遥远时光最前端的那个小小的会和他抢冰淇淋的讨厌哥哥,包括那位转瞬即逝的热爱文词的黑发诗人,包括那个长得奇奇怪怪的身上全是眼睛的大魔王,包括许多年以前的那个被Mundus折磨得不成人样的黑骑士。

 

他爱所有的维吉尔,爱得掏心掏肺。

 

于是他浑然不管Vergil向他的后背甩来的刀刃,一口亲上Vergil光滑的脸颊,用力地亲吻了他的小哥哥。


点这里二段跳看性感但丁调戏小哥哥在线翻车:https://m.weibo.cn/7364904232/4461878195736576


PS:这次真的END了2333再写下去都要成一个系列了hhhh

PPS:我好喜欢这俩家伙HE之后的生活www

PPPS:如果有VD小伙伴想和太太们愉快玩耍的话,欢迎去我的置顶里找群号哦www

红

#DMC##DV#但丁X维吉尔《得失离散 周而复始》BGM:大雨将至

5DV真的好幸福啊,魔界HE了55555


#DMC##DV#但丁X维吉尔《得失离散 周而复始》BGM:大雨将至

5DV真的好幸福啊,魔界HE了55555


三郎

【DMC】

本來的構圖其實是他們兩個撕咬彼此身上的肉,但實在太R18G了,所以改成這樣


【DMC】

本來的構圖其實是他們兩個撕咬彼此身上的肉,但實在太R18G了,所以改成這樣


东堂宏_hiro

枪与玫瑰,刀与荆棘

(趴会

枪与玫瑰,刀与荆棘

(趴会

红

#DmC:鬼泣##新鬼泣#小写DV《雨一直下》是的就是熟悉的苦情歌forV总,请收看新鬼泣斯巴达兄弟狗血的爱恨情仇八点档

感觉全程都在虐V总,但我好爽(NTM

mD其实很爱哥哥,只是V总跟他存在根本上的分歧,V总逃不过他自己的心魔


#DmC:鬼泣##新鬼泣#小写DV《雨一直下》是的就是熟悉的苦情歌forV总,请收看新鬼泣斯巴达兄弟狗血的爱恨情仇八点档

感觉全程都在虐V总,但我好爽(NTM

mD其实很爱哥哥,只是V总跟他存在根本上的分歧,V总逃不过他自己的心魔


学不会燕返的小次郎

新年明信片 纯白给 不交换 年后寄

最为司空见惯的深红,以及最为稀松平常的干果,却正是最为印象深刻的组合。

爱,喜悦,长久与祝福……再怎样反复强调也不为过。

斯巴达魔男天团四选一 先选一张留言然后私信我地址 不给多选 如果某一张余量不足了我再私信提醒 印量不是很大 目前但丁剩6张

那么ns特供版加叉烧炒馊饭会有多香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新年明信片 纯白给 不交换 年后寄

最为司空见惯的深红,以及最为稀松平常的干果,却正是最为印象深刻的组合。

爱,喜悦,长久与祝福……再怎样反复强调也不为过。

斯巴达魔男天团四选一 先选一张留言然后私信我地址 不给多选 如果某一张余量不足了我再私信提醒 印量不是很大 目前但丁剩6张

那么ns特供版加叉烧炒馊饭会有多香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红

【DV】5DV恩爱实录(音频拼接,蛋真的很会喘)

不多说了,请自行下载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Sgd_OJ3GbHGPqZtLXJ_alQ

提取码:ayit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不多说了,请自行下载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Sgd_OJ3GbHGPqZtLXJ_alQ

提取码:ayit

复制这段内容后打开百度网盘手机App,操作更方便哦


?!

【炸耳注意】我也想画画啊,但是我停不下来啊?!
【我要把dmc的音游本质发扬光大】
斯巴达难度是真的良心,怪伤害低耐揍又好刷评价

【炸耳注意】我也想画画啊,但是我停不下来啊?!
【我要把dmc的音游本质发扬光大】
斯巴达难度是真的良心,怪伤害低耐揍又好刷评价

瓶子里的人在笑

返老还童


维吉尔变小了,原因似乎是魔果的连带效果:像植物一样,定期的返老还童。

这是他第一次返老还童,由于事发突然,事务所甚至找不到合适他穿的衣服……

尼禄很着急,但丁却乐疯了,“这不是很好嘛?你老爹这下终于形象和年龄相符了,人畜无害的,都不那么招人嫌了!”

吸取上次经验,但丁灵活的躲过了尼禄愤怒的拳头,俯身凑到变小的维吉尔面前道:“我亲爱的小维吉~要不要和大哥哥一起玩啊?”

“去死吧!大叔!(▼皿▼#)!”

但:大……┭┮﹏┭┮    尼:←_←


正值午后,维吉尔平日的领地——事务所的新沙发被但丁占据了,作为替代,...


返老还童



维吉尔变小了,原因似乎是魔果的连带效果:像植物一样,定期的返老还童。

这是他第一次返老还童,由于事发突然,事务所甚至找不到合适他穿的衣服……

尼禄很着急,但丁却乐疯了,“这不是很好嘛?你老爹这下终于形象和年龄相符了,人畜无害的,都不那么招人嫌了!”

吸取上次经验,但丁灵活的躲过了尼禄愤怒的拳头,俯身凑到变小的维吉尔面前道:“我亲爱的小维吉~要不要和大哥哥一起玩啊?”

“去死吧!大叔!(▼皿▼#)!”

但:大……┭┮﹏┭┮    尼:←_←




正值午后,维吉尔平日的领地——事务所的新沙发被但丁占据了,作为替代,他也占据了但丁的肚皮。

他漫不经心的坐在但丁的肚子上晃悠着腿,手里拿着书思绪却飘到了别处,这一切的行为都相当符合他如今的外貌。但这不过是虚假的伪装。

是的,他撒谎了。

他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变回儿童,而是……

[我的心智还成熟的很,笨蛋但丁!]

盯着弟弟难得安静的睡颜,维吉尔却在心里打着小算盘。

[哼,我愚蠢的弟弟……






九歌
听说打呵欠容易传染

听说打呵欠容易传染

听说打呵欠容易传染

红

【DV】但丁的宝物(3D5V穿越时空)

提要:想见到3D的5V,走进了3D的事务所……

3D5V恩爱现场


提要:想见到3D的5V,走进了3D的事务所……

3D5V恩爱现场


Folic-

 只要拖得够久,大家就不记得我曾经挖的坑啦(何)就是一个关于半魔兄弟各自的颜色的脑洞,终于磕磕绊绊的搞完了。也尝试了点新东西)导致三张画三个画风我泪了。希望喜欢吧

 只要拖得够久,大家就不记得我曾经挖的坑啦(何)就是一个关于半魔兄弟各自的颜色的脑洞,终于磕磕绊绊的搞完了。也尝试了点新东西)导致三张画三个画风我泪了。希望喜欢吧

Netube
太久不打理lof总觉得不太好....

太久不打理lof总觉得不太好......翻出库存半夜画个俩小时(

太久不打理lof总觉得不太好......翻出库存半夜画个俩小时(

易缺
閻魔刀斬不斷的東西 ===有沒...

閻魔刀斬不斷的東西 

===
有沒有上色後醜哭的掛
我不管了我要去摸魚了(哭哭啼啼

閻魔刀斬不斷的東西 

===
有沒有上色後醜哭的掛
我不管了我要去摸魚了(哭哭啼啼

红

#DMC# #鬼泣# #Dante# #Vergil# #DV#

《你哥的爱都给了你》
不会起名字……虽然名字傻了吧唧但是它是个正经视频
开场DV打架踩点,主要是刚弄好素材想爽爽,之后就是正常DV,注意1080P观看呦~ 

#DMC# #鬼泣# #Dante# #Vergil# #DV#

《你哥的爱都给了你》
不会起名字……虽然名字傻了吧唧但是它是个正经视频
开场DV打架踩点,主要是刚弄好素材想爽爽,之后就是正常DV,注意1080P观看呦~ 

炼金术士Eleanor

【DMC】【VD】上校和他的情人

Warning:普通人设定。包含:宠弟的哥,活泼的蛋,捏造生平,纯糖带点肉渣。

维吉留斯·斯巴达·马罗上校和但丁·斯巴达·马罗到达他们的故乡时,这里已经作为世界边缘的城市荒废多时了。青蛙在长满荒草的花园水池中呱噪地叫着,蚂蚁在台阶缝隙筑窝,而木制的阶梯栏杆被蛀得精光。倘若停下脚步,侧耳倾听,几乎可以听到杂草的生长声。年代久远的植物,蒸腾着水汽的低洼和小水坑,蜥蜴在这附近的石头底下躲藏。墙壁悲惨地开裂,藤蔓遍布,几乎完全看不出此处曾是斯巴达·马罗家族的故居,承载着他们世代积累的孤独和曾经的光辉。

但丁·斯...

Warning:普通人设定。包含:宠弟的哥,活泼的蛋,捏造生平,纯糖带点肉渣。

维吉留斯·斯巴达·马罗上校和但丁·斯巴达·马罗到达他们的故乡时,这里已经作为世界边缘的城市荒废多时了。青蛙在长满荒草的花园水池中呱噪地叫着,蚂蚁在台阶缝隙筑窝,而木制的阶梯栏杆被蛀得精光。倘若停下脚步,侧耳倾听,几乎可以听到杂草的生长声。年代久远的植物,蒸腾着水汽的低洼和小水坑,蜥蜴在这附近的石头底下躲藏。墙壁悲惨地开裂,藤蔓遍布,几乎完全看不出此处曾是斯巴达·马罗家族的故居,承载着他们世代积累的孤独和曾经的光辉。

但丁·斯巴达·马罗充满活力的态度和他的兄弟大相径庭。他生来就是使用枪械和其他工具的艺术家,对于武器有着他独一套的审美眼光,还有着强烈的预见性。他和他的兄弟一样相貌英俊,不受任何拘束,而且似乎能自然而然地将身边的人以有意无意的各种方式从麻木中唤醒——他的到来似乎在死气沉沉的小镇里掀起一阵波澜。当他从皮卡上跃下,在呛人尘土中面对着一堆故居残骸时,他也显然没有被吓倒。

“这儿一点活人的气息都没有。”他惊叹,用手摁住自己的帽子,耳垂上的蓝色耳钉闪闪发亮。

他们的财产虽不至于过剩,但足以他们轻松过活。但显然,若是年轻的这位要在这里生活,他的那位伴侣不会拂逆他的意愿,而且已经爱他到了会被他用一只手拉扯进一家又一家披萨店,或是放弃大男子主义而甘愿坐在摩托车后座的程度。但丁显然不是处于心血来潮才决定回到老宅,而是打满了算盘要在这久居,用他奇妙的活力去拯救这个废墟。但丁接下来强迫维吉尔脱掉他厚实的外套,换上和季节相符的服饰,然后就着手开始改造他们的房间。事实证明,虽然但丁看上去轻松而不着调,他精妙敏捷的思维和出色的动手能力却让修复进程加快了许多。在维吉尔添置那些沉重的书柜和桌子的时候,他已经很快地弄出了一间具有家庭风味的卧室。他扫掉占据了各个角落的蚂蚁和蜘蛛,试图在花园里种植玫瑰和一些香草。他指挥几个木匠和泥瓦匠修补墙的裂缝和窗户,重新钉牢门框,加装干净的多层窗帘。没有人能像他一样不知疲倦,边忙活边哼歌,如此迅速地将老宅重塑,以至于重现多年前老斯巴达和伊娃在寂静下午弹奏钢琴的时代。当维吉尔从市中心采购回来,发现但丁双手撑在自动钢琴的琴盖上,手托着下巴正在沉思,毫无防备而眼神迷离,正在回想早些时候的音乐——这让维吉尔感觉自己的血液加速涌动,翻滚着沉闷的声响。

 

维吉尔·斯巴达·马罗上校——人们这么叫他是因为他曾经的军衔——则是个更为冷淡,几乎没有情绪表露的男人。据说他更年轻时曾经参与过大大小小一共三十多次内战,在其中不带枪支,只用武士刀杀敌。他父亲同样曾是内战中的军人,但老斯巴达的故事已经过于扑朔迷离,没人能确切说明。他对于语言和诗歌有他自己的见解,而且天赋和他兄弟对火药或流行乐的一样高超。然而他的冷漠仅限于表面程度——他比他欢快的弟弟更具有平日积累的爆发力和强烈的欲望。在夏日迷离的酷暑中,他们赤着身子在细麻布床单上纠缠,在白色的太阳和锌皮月亮下接吻,让情欲的气息弥漫紧闭窗户的大宅。但丁在高潮中的尖叫和抽泣充斥着几乎每个下午的两点半,在维吉尔书房的办公桌上,或是餐桌上,或者是大沙发上。有时候他们甚至在浴缸里做爱,让浴室里像发了洪水,要知道把两个男人塞进一个浴缸本就不是容易的事情。在情欲的低潮时刻,他们在高热的喘息中抚摸对方的肉体,嗅闻空中弥漫的药膏和糖浆的气息。但丁用手指划过维吉尔胸膛和手臂上的刀疤和弹痕,叹息像是夏天的骤雨般滚动着越过他耸动的脊骨和蝴蝶骨,像云朵越过乞力马扎罗。

 

周日他们去了镇上吉卜赛人和阿拉伯商人居住的街道,这里是母亲曾常常带他们来寻找便宜货品的地方。维吉尔很少显露出怀旧的念头,然而在香草和没药的气息中,在占卜往昔和未来的最后留存处,他的脸色也有所变化。昔日镇民云集的摊子中,只有最后一批老人默默等待死亡来临,有的交握着手,神色不明。维吉尔觉得身边的但丁久违地感到了忧郁,因为他握紧了维吉尔的手。维吉尔回握回去。

在那群算命者环绕的藤椅上,一位老妇人在熏香的迷雾中看到了上校和他的情人,顿时悚然的灵感如电流般流过她的脑海,在她核桃般皱褶的脸上露出惊奇和敬意。这仿佛时光倒流,但对于如此苍老的人来说,过去仿佛在昨日,她很容易把静态的时间节点像浓汤般搞混。

“老天爷。”她感叹道,苍老的脸上充满惊讶的神情。“斯巴达和……伊娃!”

她仿佛跨越了时间,看到了多年以前的那对爱侣。男人有着银发和坚毅而瘦削的颧骨线条,而女人有着及肩的金色卷发和柔美的臂膀。两个人的双眼都明亮得像是阳光下的冰块,其中仿佛有着上帝给予信徒的印记,或者也许是恶魔刻下的符号——两者都标志着他们的命运。当她问,你们要去哪里,去哪里才能躲开那些追杀的人呢?男人握紧了女人的手,而女人说,我们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他们的脸色非常坚定,以至于让老人回想起旧日世界的残余和殉教者。现在,维吉尔与但丁看上去像是他们两个的结合体,但同时又是他们自己。

——维吉尔向她致意,因为多年前正是她的无心之语指出了他罪恶却应走的道路。他是兄弟间年长的那一个,而且也是更早意识到他对于他兄弟的渴望的那一个——维吉尔打一出生以来就没有感受过那种无助感,那仿佛深入骨髓的空洞。当但丁还用不带情欲的晚安吻正大光明地将柔软的嘴唇印在他的脸颊上时,他发现自己身上充满某种贪婪,狂热和爱混合而成的,某种手足之情以外的东西。如果但丁率先明白了这一点,他可能会用他擅长的连绵不断的明示表现,而维吉尔却只能在愈加沉默的压抑中等待——他已经为了下一场无趣的军事会议预定了巴黎的机票,准备借此暂时逃离家里。按照常理,这天下午但丁在酒足饭饱后一时兴起,抱着吉他坐在台阶上准备试音的时候,维吉尔的视线堪堪越过他弟弟光滑的后颈和裸露的脚踝,匆忙出门去了。维吉尔来到母亲熟识的占卜师面前,按常理他本该一吐为快,他却还是选择咽下自己的想法,因为他不愿意思考另一种可能性。

“孩子,”老妇人一眼看穿了年轻的斯巴达,因为她料到斯巴达家族的人该代代如此。她发出苍老的笑声,继续抽着她的水烟。“不用担心,因为猎人中最强大的都是那些脑袋笨的;而其中更强的则是装作脑袋笨的。他很坚强,就如你一般。”

 

他们的父亲自母亲病逝后鳏居郊外,并不在他们家中,然而维吉尔还是尽量避免在走进但丁房间时发出声音,仿佛这么做会惊起谁。他之前已经躲避但丁很久,他的罪恶感让他躲避但丁的笑声和响动,那让他饱受煎熬,因为他还没过那个会为情欲荼毒而骨头酸痛的时期,甚至无法合眼睡觉。当他走进卧室时,但丁显然刚洗完澡,正坐在自己的床上。他披着外套和单薄的睡衣,正在把玩他的那把枪。

“……维吉尔。”他放下手里的猎枪,压低声音说。

维吉尔怪异地轻笑了起来,声音也同样压抑着,像是从野兽喉咙里流出的低吼声。他粗暴地把但丁扔到沙发上,忽视了对方半真半假的挣扎,觉得自己像是在折断幼树细嫩枝杈的入侵者。这和他想象的有所不同又完全一样,但丁似乎在奋力反抗,柔韧的腰肢张开又收紧了肌肉,试图挣脱他的怀抱,但这只让维吉尔更为跃跃欲试,把对方剥个精光。他在但丁身上闻到椰子油和草莓的味道,蛇一样的狡猾和狼一样的凶猛,在这时却像兔子般颤抖,尖叫出声。他们在沉默中厮打着,仿佛某种殊死的搏斗,但充满了情爱的湿润气息,而非全然是暴力的血腥,而是爱欲的试探和慎重的接吻。然而但丁还是忍不住为了这荒唐事笑了起来,而维吉尔仍旧沉默,因为他的情欲更容易在寂静的黑暗中燃烧,直到点燃黑夜的帷幕。维吉尔在军旅生活中习得了忍耐和等待,在战争的爆发中等待,在战争的结束时等待,然而但丁才是那个永恒的具有耐心的人,在唱片和维护自己的猎枪间隙等待,因为他抱有的情感和他的同胞兄弟并无两样。

于是维吉尔退掉了去巴黎的机票,在弥漫着煮豆和香精气息的路边餐馆里给自己的父亲写信,文字里混合着他平日里的那种严肃口吻和不像他的那种热意,请求他饶恕自己和但丁,以及他们乱伦所得的一切。他们攒下的钱财快用尽了,但就像但丁用他愚蠢而荒唐的才华统率家庭里的快乐一般,维吉尔证明自己无论如何都可以统治他们的痛苦,这两样都给予他们祝福。在熏香的迷雾中,斯巴达家族的命运永远如此流转,他们老去,交握着手一同消逝在沉默中。

“——如果我一次都不曾到那激情的漩涡中去过,那我无疑是幸福的——将永远不会被贬低为悲剧,亵渎,无价值。然而一种热情攫住了我引以为豪的理智。众人所追求的永远不是我们追求的,而众人唾弃的却写在我们孤独的坟墓上——但有一种热情,它不是别的而是太阳,永远热烈而信守它的黄道。”他在信中这么写道,“无论如何……这就像奇迹,从一开始起就是,现在也是,在寻常的日子中相爱并不会让疯狂的日子崩塌消失。……我现在毫不怀疑那是魔鬼,但还是让我们屈服……我们的生活会很拮据,但我们要活到世界末日。”


我等着,等着,等着你,就象等待我的命运。

——茨威格《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这篇写作灵感来源于《百年孤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